「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大佬

沙巴巫统玩完 民兴党准备接受他们加入

[复制链接]

309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4160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0-10-26 23:00:54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陈泓缣轰慕沙阿曼文过饰非 国盟应加紧抗疫不是玩政治

2020年10月20日

针对前国阵首长丹斯里慕沙阿曼企图推脱责任,置身事外于新冠病毒疫情再起的文告,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怒斥他文过饰非,因为慕沙阿曼本身就是拉拢泛民兴党议员跳槽导致政变的主谋人。

也是沙巴行动党秘书的陈泓缣表示,慕沙致马来西亚人的公开信,读之令人发指,尤其这已经是沙巴人民联盟(沙盟),一个由国盟、国阵和沙巴团结党组成的松散联盟,已经胜选执政了三个星期之后。

在这封公开信里,慕沙还是指责时任首长拿督斯里沙菲益,为何解散议会重选,而不是“交回”执政权给他。慕沙的声明是毫不需要的。为什么要在连续几天数以百计的新增确诊冠病案例(甚至破八百)的当儿发表如此的声明?这难道不是表明了沙盟在逃避责任吗?

现在不是玩弄政治的时刻。慕沙的文过饰非、推诿政敌摆明是“马后炮”,并无助于应对疫情的现状。反之,他应该学习另一位前首长,拿督斯里沙列日前提醒政治人物,与其图利个人搞政治,倒不如专注在应对冠病大流行造成的社会影响。

沙列此言甚是,人民开始认为政客都是贪婪自私的一群。人们已经厌倦了一年365天、每天24小时不停的搞政治。慕沙和其他沙盟领袖现在要做的,是抗疫,绝不是玩弄互相指责的游戏。

反之,他们应该力促联邦政府将早在八月份国会会议上通过的450亿的抗疫预算法案,尽快完成已经超过两个月了的宪报程序,以使钱可以用在刀口上,申请并采购相关的医疗器具,例如床位、氧气筒、检验仪器等,作为治疗冠病病患的用途。

今年8月25日,马来西亚国会已经通过了《2020年减少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临时措施》法案,拨款450亿令吉抗疫惠民、振兴经济。当时,包括陈泓缣在内的希盟国会议员们,认为450亿令吉是不足够的,反建议预算应提升至900亿令吉。

然而,当时国盟联邦政府执著于自己所提的数目,认为450亿令吉是足够的,因此对希盟的反建议不当着一回事。

但是现在,卫生部正困于钱不够多的窘境。不单只10月18日专业的马来西亚医疗协会敦促联邦政府发放紧急拨款以应对日渐严峻的沙巴疫情,卫生部自己也重启抗疫的特别户口,甚至提供税务减免,向外界筹款。

沙巴公共医疗体系敲了警钟,全沙9所抗疫医院1,018张床位已经占用了71百分比,深切治疗病房的床位也占用了72百分比。在京那律,也发生了确诊冠病病患在家里等了两天才送去医院治疗的事故。

这等因为资源不足而拖延的病例,根本不应该发生。陈泓缣再次敦促联邦政府尽快将抗疫预算法案完成宪报程序,并加速发放拨款给卫生部,以应对沙巴政府医院里日益增长的冠病病患。

不要再搞政治了。请慕沙不如闭上嘴巴,别再发表文过饰非、推诿别人、毫无价值的搞政治文告。



政府抗疫无力遂转移焦点 冯晋哲抨慕沙嫁祸沙菲益

2020年10月20日

亚庇20日讯|为回应前首长丹斯里慕沙给马来西亚人民的公开信,民主行动党籍路阳州议员冯晋哲抨击慕沙,指他正试图归咎责任于拿督斯里沙菲益,以试图转移公众对现任政府无力应对沙巴州冠炎危机的焦点,这种行为实在令人发指。

冯晋哲认为,这种策略实属低级且不负责任。无谓的指责和谩骂毫无意义,反之,慕沙与国盟政府应为沙巴人努力改善抗疫措施,以减轻对人民的伤害。

慕沙自私及毫无原则的一举一动,都看在人民眼中。当确诊人数曲线在6月已经变平时,是谁试图策划一场政变?就是慕沙阿曼本人,而现在他竟试图辩解,这场政变都是毫无根据的指控?

冯晋哲说,慕沙阿曼始终向沙巴人民展现他的权力狂作风,并牺牲沙巴人民的福祉等,以重获首长的职位。在过去的两年中,他有多少次在州议会为沙巴人出声说话?没有。他仅仅狂想着,一定要回锅担任首席部长。

在2018年大选之后,慕沙一直在干扰时任民兴党为首的州政府。尽管法院做出了公正判决,他还是在法庭上,挑战拿督斯里沙菲益担任首长的正当性。然而,他依然不满,并想尽办法组成后门政府。

反之,是谁带领沙巴人克服了沙巴第一波和第二波爆发的疫情?都是沙菲益领导的民兴党+政府。

冯晋哲表示,当时,州政府透过引入2.4亿令吉的「沙巴新政」配套来刺激和恢复沙巴州经济,试图加强与促进州内经济的力度。另一方面,慕沙阿曼却忙于策划政变,以推翻民兴党州政府。

当州政府继续遏制疫情,并恢复沙巴州经济时,慕沙和他的人马,无数次地试图推翻政府。

7月下旬,慕沙阿曼阵营再次发动攻击推翻州政府,但沙菲益处透过解散州议会,而制止了这一举动。

尽管慕沙知道沙巴人在疫情期间面临经济困难的事实,但他仍不负责任地策划了政变,并间接引发了州选举。谁责任该归咎于谁?是慕沙还是沙菲益?

沙菲益必须在当下解散州议会,因为他不应将权力移交给慕沙,而还政于沙巴人民。

决策缓慢代价巨大

现在,选举结束而人民已经做出了决定,我们也尊重人民的决定。沙巴团结联盟是现任的州政府,而州政府当前不应责怪前政府,而是应努力遏制新冠肺炎疫情,并帮助沙巴人民苦不堪言的生活。

如今,医疗体系在沙巴州逐渐无法应对,新政府似乎没有能力遏制疫情。即使每天增加数百名的确诊人数,政府却重新开放所有的经济领域,也不提供任何补贴。

目前的国盟联邦政府和州政府本可以做得更多,但是缓慢的决策,为公众带来了巨大的代价。

回顾第一波和第二波疫情中,拿督斯里沙菲益领导的州政府,为人民拨款超过2亿令吉。其中包括用于前线的700万令吉、用于购买消毒液的400万令吉和用于购买口罩的650万令吉。在MCO期间,我们还帮助了人在西马的单亲母亲、小贩、学生和B40群体。

当我们以前在政府任职时,我们还通过沙巴社区发展领袖单位(UPPM),向每个选区发放了高达4000万令吉的援助金,用于向沙巴50多万名同胞发放食物援助包。

「慕沙应该面对一个事实,即今天的新政府正在使人民崩溃。他不应将他们的无能,试图嫁祸于前任政府身上。」

冯晋哲称,这次第3波疫情危机中,不仅州政府使人民失望,而且自称沙巴人民「阿爸」领导的联邦政府,也无济于事。

「我一直敦促联邦政府延长行动管制令,特别是在政府重新实施CMCO后的沙巴人在所有业务、财务上皆受困。但此呼吁根本没有获得任何回应。」

冯晋哲认为,不仅是慕沙阿曼,而且整个国盟都应该向沙巴人民道歉。因为这不仅触发了州选举,而且还展示了政府在疫情危机期间,无法帮助沙巴人的无能。

联邦政府和新任州政府应停止操弄政治,赢得选举后应集中精神管理政府。人民正处于水深火热的氛围之中,而政府根本无济于事,毫无作为。



光华日报

巫统和土团党就此熄火?

2020年10月26日  文:黄子豪

巫统和土团党之间的矛盾,在这个星期来了一个大U转。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宣布停火并支持国盟政府。话虽如此,土团党和巫统会否就此熄火呢?情况只怕远没有这么乐观。

首先,喜欢与否,慕尤丁现在的国盟政府虽然没有过渡之名,但确确实实,以他拥有的多数议席及盟党之间的矛盾性,他根本就是一个“过渡”政府中的“临时”首相。

撇开正规的政府职能,现在的内阁,其实只是巫统、土团党和伊党的蓄水池;通过所掌控的政府部门获得所需要的政治资源,为下一届大选做战争的准备。子弹的多寡将直接决定未来三党所能掌控的议席,也将决定未来首相的位子归于哪一个政党。因此,高层中的激烈的搏斗将无可幸免。

这三党当中,巫统和土团党无论在党组织人员、竞选议席和政治课题上都高度相同,因此在马来选票市场当中,这两党只能进行零和的博弈。土团党的骨干都是巫统的叛徒。土团党要竞选的议席都是巫统的传统强区。土团党高举的意识形态旗帜,和巫统也完全相同。

对巫统来说,土团党只不过是一个党内分裂出去的异见组织,要和根正苗红、历史悠久的巫统相比简直就是笑话。偏偏这个巫统瞧不起的小老弟,在喜来登政变过后却掌控了最重要的首相职位。这个小弟也就顺势把老大哥压在胯下。

沙巴州选举对巫统来说是一个警钟。土团党这个小老弟,原本在沙巴州一个州议员都没有,但却通过巫统跳槽过来的议员在沙巴站稳了阵脚。州选时巫统妥协,让这些判将以土团党的身份在原区上阵,结果这些属于巫统的稳胜议席辗转变成土团党的,更让土团党一拼夺下沙巴首长位子。让巫统恐惧的是,同样的戏码可以随时在马来半岛复制。

土团党已经招揽了大量巫统的议员。下届大选如果巫统依然阻止不了这些判将上阵原本属于巫统的地盘,那么土团党将复制沙巴州选的胜利方案。一旦土团党继续掌控行政大权,那最后的结果必然是把巫统消化掉。

总结而言,基于以上根本无法调解的因素,巫统和土团党根本不可能停火。现在,两党的专注力将会放在议席分配的搏斗上。谁在议席分配胜出,谁就是最后的赢家。至于输家,则将被历史洪流淹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20-12-4 10:46 P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