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大佬

土团党马哈迪培育新人上位

[复制链接]

318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571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4-3 22:13:1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涉拥价值6万令吉大麻,一团青领袖被捕

2021/1/22 3:42 pm  更新: 2021/1/22 5:40 pm  下午5点39分更新

一名土著团结党青年团领袖涉嫌拥有大量毒品,而遭警方逮捕,惟团青领袖否认,指“团青领袖”当中,无人被捕。

来自警方的匿名消息向《当今大马》透露,警方充公了超过1.5公斤的大麻叶、9棵大麻树,以及大量含有疑似毒品的液体。

消息指称,警方接到线报后,在本周三(1月20日)中午于吉隆坡星狮商业区(Fraser Business Park),发现这些违禁品后,而逮捕了现年35岁的嫌犯。

接着,警方也在同一天,搜查嫌犯位于雪兰莪安邦某一公寓的住处。

“结果,警方在嫌犯家里搜获7棵大麻树、两棵大麻树苗,还有数瓶疑似装有大麻液体的瓶子。”

“我们也在数个塑料袋和容器中,发现大麻干叶。”

根据消息,警方估计这批充公毒品约值6万令吉。

嫌犯妻子佣人也被捕

此外,警方也逮捕了嫌犯的妻子(34岁)以及一名外籍人士。据信,这名外籍人士是这对夫妻的家庭帮佣。

警方是援引《危险毒品法令》第39B条文调查此案。一旦罪成,可获判强制死刑。

希盟前朝政府曾致力推动废除强制死刑,并设立特委会研究替代刑罚;惟如今国盟政府表明,仍需深入研究这项建议,并得考量民众的需求。

由于此案正在调查中,而且嫌犯尚未被控和担任公职,因此故隐其名。

没有“团青领袖”被捕


随后,团青今午发文告指正,“团青领袖”当中,没有人因涉毒被捕。

“团青完全交由警方调查此案,并依法采取合理的行动。”

团青强调,党员若涉及任何不当行为,将会交由最高领导层处置。

上届大选竞选霹国席

这名嫌犯并没有在土著团结党获选出任任何党职,惟受委为团青团的委员。

2018年全国大选,他代表土著团结党在霹雳竞选一国会议席。

武吉阿曼肃毒局总监拉查鲁丁(Razarudin Husain)受询时向《当今大马》证实确有此案,目前交由吉隆坡警方调查。

不过,吉隆坡总警长赛夫阿兹里(Saiful Azly Kamaruddin)受询时,则拒绝置评。

已非首次有领袖涉毒

土著团结党不是首次有领袖卷入毒品相关的案件。

去年1月,团结党籍龙溪州议员阿迪夫(Adhif Syan Abdullah)在警方临检中,因为涉毒而被捕

全国总警长阿都哈密透露,警方在吉隆坡蒲种路一间公寓展开临检时,逮捕了11男子和6名女子,同时起获多样毒品和赌博筹码。初步调查也显示,除了一名男子,其余16人的毒品尿验均呈阳性反应。

两个月后,即喜来登政变后,武吉阿曼毒品刑事调查总监南利丁(Ramli Din)却表示,根据检验报告,阿希夫等多人的测试结果都呈阴性,意即他们并没有吸毒。因此,所有案件列为‘没有进一步行动’(NFA)。



大红花结合大麻叶成讽刺图,团青抨法米惹扎污蔑

2021/1/23 11:20 am  更新: 2021/1/23 11:23 am



团结党青年团一名成员因涉嫌拥有大量毒品被捕,社运艺术家法米惹扎以团结党大红花党徽结合大麻叶图像,制成一幅嘲讽作品。此举引起团青震怒,直斥这是蓄意污蔑。

团结党青年团昨天在面子书发文谴责法米,指其作品污蔑该党党徽。

“我们再次强调,我们不支持任何犯罪或滥用毒品的行为。”

“因此,我们呼吁民众勿把该案与团青连结在一起,也不要在社交媒体上使用 #Armadadah 的标签,以免损坏党的名声。”

团结党青年团的马来名称为ARMADA,#ARMADADAH标签则是网友戏谑地将该团的名字与毒品(dadah)连接起来。

质疑部分报导不准确

团青较后再度贴文说明,被捕者仅是团青的普通党员,并呼吁警方依法查办。

团青也强调,一些媒体针对该逮捕的报道不准确,因此将采取法律行动。

昨天,警方匿名消息人士向《当今大马》透露,一名团结党青年团领袖涉嫌拥有大量毒品,而遭警方逮捕。

警方充公了超过1.5公斤的大麻叶、9棵大麻树,以及大量含有疑似毒品的液体,估值约6万令吉。

武吉阿曼肃毒局总监拉查鲁丁(Razarudin Husain)受询时向《当今大马》证实确有此案,目前交由吉隆坡警方调查。惟吉隆坡总警长赛夫阿兹里受询时则拒绝置评。



诗华日报

纳兹里:倘慕尤丁不再是首相 土团就崩塌

2021年4月3日

(吉隆坡3日讯)巫统前最高理事拿督斯里纳兹里指出, 土团党只是一个依靠著首相丹斯理慕尤丁支撑著的政党,只要慕尤丁不再是首相,土团党就会崩塌。

纳兹里在接受马来报《阳光日报》时表示,土团党选择和伊斯兰党继续合作,是因为伊党拥有强大的基层根基。

“对我而言,土团党是没有前途的政党,只因为慕尤丁成了首相。当慕尤丁再也不是首相,土团党就是崩塌。”

“这就是为什么土团党对我来说,不具备基层力量的原因,该党只想倚靠伊党的基层力量,而他们也做到了。”

他形容,土团党是没有真正的信念的政党,因为该党充斥著公正党及巫统的叛徒,甚至是土团党自己的叛徒。

针对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早前表示,三党继续合作才是迎接下届大选的最佳方式,纳兹里认为,这纯粹是政治属性的发言。

“我不在乎伊党领导层的发言。那是一项政治声明。我们明白,这是政治。重要的是的现实。伊党支持者对巫统支持者非常满意。”

“的确,伊党与土团党没有合作上问题,因为它们(伊党)的国会议员并未被土团党抢走,不像巫统。”

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早前在巫统大会中表明,巫统领军的国阵决定在来届大选以本身旗帜单打独斗,不与土团党、人民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和民主行动党合作。

但是,该党仍然通过2018年达成的全民共识协议,与伊党保持联盟关系。



土团混合区插一脚 打乱国阵备战工作

2021年3月13日

(吉隆坡13日讯)根据本报探悉,当外界把目光聚焦在土著团结党与巫统争选区的当下,土团党实际上也放眼物色适合的华裔候选人出征原本由马华上阵的混合选区。

消息指出,外界有传巫统有意在多个巫裔占半的选区出征,但在“国阵精神”下,成员党有谈判的空间与条件,但若是土团党插一脚的话,则打乱了国阵原本备战的工作。

可靠消息告诉《东方日报》,这些选区包括柔佛的拉美士及地不佬国会议席。

虽然马华在509大选痛失这2个席位,但是在之前的多届选举都算是“囊中物”,在当地有一定的基层。

但在华裔选票仍倾向希盟之际,若国盟的土团党派候选人攻打形成三角战,大大增添马华要收复失地的难度。

其中,原属公正党的地不佬国会议员锺少云如今也已表态支持国盟政府与首相丹斯里慕尤丁。

马华在2004年开始一连三届大选,分别由拿督邓文村及拿督邱思祥当选国会议员,直到2018年509大选时,时任副总会长拿督何国忠以3万7296张多数票,输给行动党候选人锺少云。

而拉美士国会议席更曾是马华的“重量级选区”,从1986年大选一连七届胜选,一直到2018年509大选战败为止。

马华前总会长敦林良实从1986年开始一连四届当选拉美士国会议员,随后交由另一名前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当时为副总会长)上阵,并成功在2004年捍卫此席,即便后来发生“光碟事件”,其儿拿督蔡智勇也成功在2008年308大选捍卫此席,同时也在2013年继续当选国会议员,一直到2018年509大选,以3408张多数票败给行动党的彭学良,这也是行动党首次在拉美士国席胜出。

据了解,除了柔佛州之外,国盟的土团党附属党员与刚加入国盟的民政党料会放眼出征雪兰莪、彭亨、霹雳、吉打及槟城等多个华裔混合国州议席,这对马华是一个警钟。

据政治观察,土团党积极在各地招收各族党员及附属党员,以强化土团党的组织,并非近期才开始,而是早在由房屋与地方部属下的地方社区动力(PeKT)及华人新村联邦发展与治安委员会主席(联邦村长)等人事任命时,就有所部署,当时也引起朝野政党的质疑,因被指是亲公正党前署理主席拿督斯里阿兹敏派系的属意名单。

国际贸易工业部高级部长兼国盟宣传主任拿督斯里阿兹敏被视为土团党招兵买马招收非巫裔附属党员的幕后操盘手,而房地部长祖莱达则是利用职位之便,在全国扩大势力,以并逐步吸纳他们过去在公正党的各族支持者。

从土团党的角度来看,在巫统喊话仅支持国盟到解散国会为止,那么他们扩大参选议席,则是保障本身在来届大选的权益,避免在国盟与国阵谈判选区的时候,处于绝对的劣势。

从土团党的动作来看,他们正朝向不依赖国阵的情况下,凭本身赢得更多席位,以在来届大选又与国阵合作组政府时,能继续把首相之位留在土团党。

318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571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4-4 10: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黄进发预测团结党大选惨败,阿兹敏届时或投伊党

刘存全  2021/4/4 9:14 am  更新: 2021/4/4 9:28 am

巫团割席后,土著团结党来届大选的胜算蒙上阴影,政治学者黄进发直言,就连首相慕尤丁都有可能丢掉自身的席位。

他也预料,一旦土著团结党在大选惨败,国盟宣传主任兼贸工部长阿兹敏届时可能转投伊党。

黄进发昨天在一场线上座谈上剖析,土著团结党在下届大选获胜的机会并不大。

他解释,团结党目前虽然掌握31个国会议席,但其中15席原本属于巫统、10席原属公正党,土著团结党只有6个国席是真正属于自己的。

他说,土著团结党的情势岌岌可危,就连党主席慕尤丁都有可能失去其巴莪(Pagoh)选区。

“这6席包括巴莪选区,慕尤丁本身的选区。上一次(他赢)是因为聚集了所有反巫统的选票,如果这一次选票集中给巫统,他就倒了。”

“因为巫统的选民不会支持他,希盟的选民也不会放过他。所以他很容易被干掉。”

黄进发昨天出席巴生18乡团联谊会主办的“巫统大会后:国家政局何去何从?”线上座谈时,如此分析。座谈的另一名主讲人是隆雪华堂执行长王维兴,主持人是陈亚才。

公正党叛将或覆灭

他指出,叛离公正党的一众国会议员皆来自混合选区,包括鹅唛(Gombak)国会议员阿兹敏、昔加末国会议员山塔拉、安邦国会议员祖莱达、英迪拉马哥打(Indera Mahkota)国会议员赛夫丁阿都拉,因此他们斗很难在来届大选捍卫自身议席。

“(估计)阿兹敏会移去一个相对安全的选区。”

黄进发进一步指出,倘若阿兹敏得以保住国会议员职位,但土著团结党却溃败,阿兹敏就可能加入伊党。

“他不可能去巫统或去公正党,他唯一的选择是伊党。”

“对伊党的好处是,伊党可能会变得务实一些。”

去年2月杪发生“喜来登政变”,阿兹敏率领10名公正党国会议员退党,导致希盟政府垮台。

上个星期天举行的巫统大会正式议决,来届大选不与土著团结党、公正党主席安华、行动党合作,此举相信会改变马来西亚的政治版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21-4-20 06:28 P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