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110|回复: 22

玛兰尊升任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东马第一人

[复制链接]

35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371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18-7-13 14:34: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今大马

玛兰尊升任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东马第一人

发表于 2018年7月11日22:17  |  更新于 2018年7月11日23:29   晚上11点半更新

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劳勿斯上个月中呈辞后,其司法界一哥的职位将由何人出任一直备受瞩目。《当今大马》探悉,沙巴和砂拉越大法官理查玛兰尊今晚宣誓接棒。

随着理查玛兰尊的上任,大马历史也写下新的里程碑,因为他是第一位来自东马的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

马来亚大法官阿末马洛(Ahmad Ma'arop)则升任上诉庭主席,填补祖基菲里阿末留下的空缺。

统治者会议今天开会同意这次的人事移动。据悉,他们两人今晚于国家元首面前宣誓就任。

理查玛兰尊现年65岁,是沙巴卡达山杜顺人,他在2005年,或52岁时升任沙巴和砂拉越大法官,是担任这个职位最年轻的法官。

目前,他是联邦法院法官当中最资深者。

而阿末马洛现年65岁,来自马六甲,于2000年受委为司法专员,并于2007年升任上诉庭法官,2011年晋升联邦法院法官。他于去年升任马来亚大法官。

黄达华与扎哈拉接棒

另外,联邦法院法官黄达华则填补沙巴和砂拉越大法官空缺,而扎哈拉(Zaharah Ibrahim)则填补马来亚大法官空缺。

扎哈拉现年65岁,是出任马来亚大法官的第二人 ,其前者是西蒂诺玛(Siti Norma Yaakob)。她2004年出任高庭司法专员,2010年升任上诉庭法官,2015年升任联邦法院法官。

而黄达华来自砂拉越,是2005年受委为古晋高庭司法专员,接着他于2013年升任上诉庭法官,今年初升任联邦法院法官。

发出清空办公室通知

司法宫的消息人士透露,劳勿斯和祖基菲里阿末已经接到通知,要求他们清空原有的办公室。

去年7月,前朝首相办公室宣布,政府将以“增设”法官方式,把已达强制退休年龄的劳勿斯和祖基菲里阿末继续留在司法界服务。

他们两人原本去年底都抵达强制退休年龄,即66岁6个月。联邦宪法第125(1)条文指出,联邦法院法官必须在66岁退休,而在国家元首同意下,其任期可以延长最多6个月。

不过,根据联邦宪法121(1A)条文,在首席大法官的建议下,政府可不受年龄限制,委任增设法官(additional judges)。

国阵政府这项决定引发希盟和民间排山倒海的抨击,就连律师公会坚称此举违宪,还召开特大议决,与两名大法官断绝私人往来。随后,包括律师公会在内的多方兴讼挑战这次的延任,但这些挑战至今未果。

无论如何,在希盟政府上台后,劳勿斯和祖基菲里阿末已呈辞,而国家元首已御准两人辞职,7月31日生效。



非穆斯林垄断三大法务职位,伊党不满玛拉尊受委

发表于 2018年7月12日13:46  |  更新于 2018年7月12日14:07

理查玛拉尊昨晚升任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惟他的非穆斯林身份却触动了伊党的神经线,认为这种司法人事变化将侵害穆斯林的权益。

伊党宣传主任纳斯鲁丁在面子书撰文指出,国家的法务掌权者如今都是非穆斯林,是穆斯林值得忧虑的事情。

这些领袖包括掌管法律的首相署部长刘伟强、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及理查玛拉尊。

玛拉尊裁决不利伊教

纳斯鲁丁以讽刺口吻“恭贺”希盟政府打破记录,委任大马自1963年起的第二任非穆斯林首席大法官。

“过去只有首位最高法院院长詹姆斯汤森(James Beveridge Thomson)是非穆斯林。但现在,3个(法律和司法)要职都由令穆斯林极担忧的人物所掌握,如此一来,人民尤其是穆斯林不得不担心伊斯兰在大马土地上的前景。”

“新任首席大法官近期的裁决记录,最令人担忧,他的多宗大案裁决都不利于伊斯兰。”

轰希盟拒理穆民担忧

接着,纳斯鲁丁炮轰希盟政府装聋作哑,拒绝正视穆斯林的心声和忧虑。

“自总检察长上任以来,穆斯林已经表达忧虑,而首席大法官的任命将会为穆斯林带来灾难。”

他也认为,前首席大法官劳勿斯要到7月31日才卸任,则理查玛拉尊昨晚就上任,或会造成司法界出现双头马车的问题。

“劳勿斯是否被迫立刻辞职?如果他继续维持在7月31日卸任,那么此举是否符合宪法?政府是否干预司法?”

前门拒虎,后门进狼?

“穆斯林接下来会看到什么事情?国阵前朝政府时期,伊斯兰动摇不稳,而现任政府高喊的改变,伊斯兰的处境更险恶。穆斯林是否前门拒虎,后门进狼?”

昨晚,理查玛拉尊正式宣誓出任新的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取代饱受延任争议的劳勿斯。

随着理查玛拉尊的上任,大马历史也写下新的里程碑,因为他是第一位来自东马的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

他现年65岁,是沙巴卡达山杜顺人,他在2005年,或52岁时升任沙巴和砂拉越大法官,是担任这个职位最年轻的法官。



法律界人士力挺玛拉尊,反批伊党活在中世纪

发表于 2018年7月12日14:51  |  更新于 2018年7月12日14:54

伊党批评希盟政府擢升理查玛拉尊为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招致前联邦法院法官哥巴斯里南反批活在中世纪。

哥巴斯里南目前是执业律师。他今日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指出,理查玛拉尊身为沙巴人,乃是一名土著。

“你不能满足那些宗教痴迷的人,伊党是否有任何杰出的法律人士?这些狂热分子只适合活在中世纪。”

“如果伊党真的那么关注,应当支持首相肃贪。”

赞誉判案能力佳

哥巴斯里南也另发文告,提出数个论据,赞扬理查玛拉尊。

“首先,理查玛拉尊是联邦法院最资深法官……他办案能力佳。我记得,当他上任古晋高庭法官时,前任法官对案子不感兴趣,因此案件拖延许久,堆积如山。”

他续称,理查玛拉尊上任后,在一个月内就判完累计的案件。

哥巴斯里南说,理查玛拉尊上任,反映马来西亚包容各区域。

“这显示,我们只有一个马来西亚,没有东西马之分。首相马哈迪应当记上一功,我希望他能在未来数年继续领导我们。”

乐观能恢复信心

另一名上诉庭退休法官希山慕丁(Mohd Hishamudin Mohd Yunus)受询时,为理查玛拉尊升迁感到高兴。

“这是首名东马法官成为首席大法官。理查玛拉尊曾发表数个重要标杆裁决,我乐观看待,他能恢复公众对司法的信心。”

人权律师沙立占也在面子书撰文,盛赞理查玛拉尊,并且炮轰批评者不懂司法运作。

“对我而言,那些批评者不是律师,抑或熟悉司法运作。理查玛拉尊是东马大法官,众多法官当中最为资深。”

他补充,理查玛拉尊之所以受到批评,可能原因是以前在丽娜乔(Lina Joy)脱教案的裁决。

丽娜乔原是一名马来穆斯林,原名是阿兹丽娜再兰尼(Azlina Jailani),她在1998年改信基督教并与一名基督教徒结婚。

不过,国民登记局拒绝承认其基督徒地位,并维持其大马卡的穆斯林字眼。因此,丽娜乔将此案带上法庭。

2007年,联邦法院以2票对1票,驳回丽娜乔要求删除大马卡上的伊斯兰的上诉。理查玛拉尊当时赞同丽娜乔的上诉。

伊党反对玛拉尊

沙立占说:“那些批评者质疑理查玛拉尊,挑起丽娜乔等过往案子。据称,若理查玛拉尊成为首席大法官,倘若出现这些案子,裁决将不利伊斯兰教。”

“对我而言,他们忘记或假装不知联邦法院法官不能独自判案。上述案件中,理查玛拉尊是异议法官,而不是发表多数裁决。”

“他是婆罗洲首名首席大法官,土著和玛拉工艺大学毕业生,但他们还是不满足于此,因此只能抛出一些没法自圆其说的借口。若有人了解宪法,他们就知道,理查玛拉尊任期最长至2019年4月而已。”

理查玛拉尊昨晚升任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惟他的非穆斯林身份却触动了伊党宣传主任纳斯鲁丁的神经线,认为这种司法人事变化将侵害穆斯林的权益。



汤姆斯国语致词视频疯传,获赞“会讲也讲得好”

发表于 2018年7月12日18:30  |  更新于 2018年7月12日18:38

汤米汤姆斯接棒总检察长以来,其国文程度一直受到质疑。惟,他今日出席活动时,却出乎意料以国文致辞,并获得众人的赞好。

面子书用户Shamsul Sulaiman今天上载了一段视频,其中汤姆斯在布城总检察署一项开斋节活动致词时,全程以国文发言。

视频长约3分47秒,上载近3小时后,获得350次转载,更有网民留言称赞他的国文说得好。

公正党副主席苏仁德兰也在面子书贴文,给汤米汤姆斯赞美,“就是这样!他不仅说(国文),他还说得很棒!”

汤姆斯拥有叙利亚人与印裔血统,自从出任总检察长以来,几乎不曾在公开场合以国文发言。

遭纳吉支持者呛声

汤米汤姆斯担任总检察长前,曾担任诉讼律师40多年。他承认,担任商业事务的执业律师多年,已令他逐渐忽视马来语的使用。

他就任之际,也有坦言自己国文欠佳,还承诺将复习自己的马来文。

尽管如此,外界部分人仍质疑他,甚至在上周三(4日),他领队就SRC汇款案提控前首相纳吉后,准备召开记者会时,遭遇纳吉支持者呛声。

当时在法庭大厦大厅的约50名纳吉支持者不断高呼“马来语”,要求他以马来语发言,迫使他一度停止记者会。


35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371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7-13 21:52:10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杰菲里: 里察受委首席大法官 与兑现大马契约无关

2018年7月13日

亚庇13日讯|委任沙巴汉当联邦首席大法官,是在兑现大马契约中的承诺吗?沙巴立新党并不以为然。

立新党主席拿督杰菲里吉丁岸认为,丹斯里里察马兰俊乃因其过人才干而被任命为联邦首席法官,并不可解说成是联邦在履行「大马契约」中的各项承诺。

他是基于本州副首席部长拿督丹敖之前发表里察马兰俊的晋陞,意味着部份的大马契约已经被履行的言论,而今天在文告中做此回应。

身兼根地咬国会议员和担布南州议员的他因此挑战丹熬,全力要求联邦政府立刻履行大马契约中的所有承诺,以表诚意。

他表示,丹敖为了安抚沙巴人的心中不满,而把此事说得天花乱坠,却忘了当务之急是要道出沙巴在大马组成半个世纪多来所遭受的亏欠。

他强调,里察马兰俊是凭其个人才识和经验,而被任命为联邦大法官,因此让所有沙巴人都引以为傲。

他指出,里察马兰俊担任联办大法官之事,能让沙巴人对国家更有归属感,有助于巩固大马联邦,而州人是时候摒弃长久积怨在心的被殖民观念。

无论如何,他指出,马来西亚联邦在成立时并没有制定一套全新的联邦宪法,而一直都是将马来亚联合邦的宪法,当成大马宪法使用。

他表示,在里察马兰俊被任命之前,所有国家高官职位都由马来亚当权者指派,包括首相、副首相、各重量级的部长的职位。

「我们的人也习惯了凡事听命联邦,不敢发言,直到大半世纪后的今天,依然如此。」

无论如何,他说,敦马哈迪的第二度拜相,也体现出了更开放和融洽的政治局面,有利于国家开创新的局面,回归当初大马契约的本愿。

他表示,制定国家新宪法的时机如今已经成熟,也是时候将将偏向马来亚的「联邦宪法」废弃。

「新宪法的设定,必须开创一个新的马来西亚联邦,巩固沙巴、砂拉越、及马来亚这3个联邦组成伙伴的同等地位。」



当今大马

前总警长依斯迈获注册为执业律师,属国内最年长

发表于 2018年7月13日16:10  |  更新于 2018年7月13日16:28

前全国总警长依斯迈奥玛(Ismail Omar)今天在马来亚高庭注册为执业诉讼律师及事务律师。

他今天在高庭法官诺丁哈山面前被接纳成为执业律师,是国内获接纳注册为执业律师的最高龄者。

65岁的依斯迈现任新海峡时报(大马)集团非执行独立主席,他获得国际伊斯兰大学法律荣誉学士学位。

在仪式上,依斯迈的授业律师凯鲁为依斯迈披上律师袍,作为他已是执业律师的象征。

依斯迈在总检察署、律师公会及吉隆坡律师委员会不表反对下,获接纳成为执业律师。

追随父亲脚步加入警队

较早前,律师末迪亚介绍依斯迈的个人背景时指出,他在10名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五,追随先父奥玛拉曼的步伐踏入警界。

据末迪亚介绍,依斯迈在1971年在新古毛警察学院以见习警长警衔接受培训,并在1972年结业后在森美兰芙蓉警区总部担任调查官,正式展开警队的生涯。

他在2010年9月13日出任第9任全国总警长。

领队时严厉而注重纪律

末迪亚说,依斯迈在警队中以重视纪律和作风严厉闻名,在任内,保安部队成功在2013年阻止苏禄军入侵拿笃,警方也成功在2010年侦破美容产品富商苏西拉华蒂命案。

“他在2013年5月17日卸任,结束警队生涯,并在2013年至2015年担任大马驻法国大使。”

依斯迈稍后在妻子潘斯里苏丽雅蒂的陪同下受访时说,他将为了公义继续以执业律师的身份为民众服务。

“我可能也会参与非政府组织活动,不为利益,而是为了帮助民族同胞、弱势者和无法捍卫自身权益者。”

11

主题

3万

帖子

13万

积分

积分
136038

敦丹斯里拿督斯里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星章(累积乐捐RM500以内)

发表于 2018-7-15 11:2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里察馬蘭俊出任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乃本应之事!

恭賀他了!
美女我喜歡看。
性感尤物是我的最愛。
攝影是我的生命。
拍攝性感照是我的夢想!

35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371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1-18 19:27:06 | 显示全部楼层
亚洲时报

自民党针对马兰俊受委课题 驳斥巫统与伊党

2018年7月16日

(亚庇15日讯)自由民主党青年团秘书王俊仲针对伊斯兰党及巫统,较早时在丹斯里理察马拉尊获委为大马首席大法官所发表的言论,深表遗憾。

他说,大马首席大法官的委任无关种族与宗教信仰,伊斯兰党及巫统何于将之政治化甚至煽动种族与宗教的和谐?

王俊仲今天在一篇文告中指出,虽然我国的官方宗教为伊斯兰教,但是丹斯里理察马拉尊的委任绝对是符合宪法的。

他认为,丹斯里理察马拉尊获委是基于其服务记录、经验、更是我国司法界里最资深的法官,是最具资格的人选,实至名归。

王俊仲说,至于种族、性别、宗教及来自那一个族群,每一名马来西亚公民都拥有同等的权力,任何一名来自沙巴或砂拉越的马来西亚公民,都与西马的马来西亚公民同等。

他说,在邻国汶箂,拿督巴杜卡史迪芬张于今年6月获委为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地方的社会并没有任何的课题,为何伊斯兰党及巫统却针对我国首席大法官的委任,而蓄意制造课题?

『我们应该致力加强及提升我国独有的种族和谐与多元文化社会,而不是破坏国民团结!』



5层楼高 设16审讯庭 庇法庭大厦正式交盘

2018年8月10日

(本报讯)位于路阳水塘路山丘新落成的亚庇法庭大厦,昨天正式由公共工程局交盘给沙巴法庭。

工程局总监拿督斯里罗斯兰说,政府是在2012年批准1亿7700万令吉拨款,在以上6.25英亩地段兴建5层楼高亚庇法庭大厦计划。

“计划工程于2014年动工在45个月即今年4月28日竣工,当时成交合约价格是1亿4790万令吉,成功为政府省下140万令吉。”

他在亚庇法庭大厦交盘仪式上表示,这座新厦也成功达到78%工业化建筑系统,超出政府原订的70%。

罗斯兰指出,亚庇法庭大厦设有16个审讯庭,即1间联邦法院、3间高等法庭、6间地庭包括儿童性侵罪案法庭、6间推事庭及其它单位。

另外,首相署法律事务组总监拿督加里尔强调,政府一直都在为人民提供有素质的司法和法律服务。

“这可以从政府在第11大马计划下拨出6亿4390万令吉,在2016至2020年期间在全国兴建6座法庭大厦,包括亚庇法庭大厦中得以见证。”

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在大马首席大法官丹斯里里察马兰俊、东马大法官拿督黄达华等人陪同下见证交盘仪式。



联邦大法官马兰俊建议改变用词 “土著”改叫“原住民”

2019年1月18日

(本报讯)联邦首席大法官丹斯里里察马兰俊昨日建议,冀政府将“土著”的身份定义,修改为“原住民”,以改变大众对于原住民的刻板印象和思维。

他透露,当人们或历史书籍提及“土著”时,大部分的印象都是归类为落后的族群、乡下人或猎人头族。

他提及,在沙巴,原住民的权益每况愈下,这在流动法庭目睹的情况,更是一清二楚。

原住民地位必须保护

“我们必须确保原住民的地位必须受到保护,因此,我们需要审核当今我国的法律是否符合联合国的声明。

我们需看看是否仍有一些法律与联合国的声明相抵触,并会提出及修改。”

里察主持婆罗洲热带雨林法律大会主持开幕后受询时,发表上述言论。

他提及,大马独立这么久以来,州内仍有许多原住民的生活条件仍处于艰难苛刻的状态,他们的地区得不到应有的发展,试问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如何能够与城镇的发展相提并论。

“大会过后会向政府提呈工作报告书以便改善原住民的权益, 我们会致力于推动此事。我希望全世界的政府都采用‘原住民’字眼。”

名称其次福祉重要

另一方面,州法律与原住民事务部助理部长珍妮拉欣邦则认为,更改名称或无必要,重要的是原住民的权益受到承认。

“我们必须让人们知道本州原住民的受到边缘化,同时需确保他们的权益受到承认。”

与此同时,澳洲著名原住民王室律师雷琳韦柏在分享该国的原住民发展史时指出,未来的挑战是将官方土地的概念与现在澳洲得到法律承认的原住民的财产权相协调。

“为实现这一目标,我建议我们必须考虑如何在官方土地上重新定义财产权,以及探讨其前景。”

马兰俊:原住民纠纷若诉诸法庭 将会落得两败俱伤 建议多用调解办法解决纠纷

(本报讯)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丹斯里里察马兰俊昨日表示,原住民纠纷若全诉诸法庭将会落得两败俱伤,建议政府应栽培更多调解员,以处置本州原住民纠纷。

他说,州内原住民涉及的纠纷大多是土地、牛只、买卖或婚嫁等问题。凡诉诸法庭则会出现胜诉和败诉的局面,这会造成当事人之间关系越来越恶化,让事情没完没了。

“如果纠纷能获得处理及调解,村人的纠纷不会超过限度,同时也会带来双赢局面,因此,我们鼓励这个做法,尤其是针对乡区人民”

里察马兰尊主持婆罗洲热带雨林法律大会主持开幕后,接受记者访问时,如此指出。

他透露,政府先前为原住民法庭栽培了许多调解人,但至今大部分已不在岗位,然而被委的新人却对相关法律缺乏了解,为此需让他们接受培训,以便了解调解程序。

此外,提及本州学子没有多少人对就读原住民法律博士学位有兴趣时,他感到相当费解。他说,“沙巴只有1或2个人就读,其他都是西马人,我不知道其中的原因是什么。”

“为此,我希望未来沙巴有更多的学子就读原住民法律博士学位,为州内原住民发声,替他们争取更多的权益。同时,也希望原住民法庭官员都是熟悉原住民法律”

里察补充,也希望本州的高等学府如沙巴大学的法律学系能专注于原住民法律。

浪巴夏一批抗日老兵 至今还未获公民权

(本报讯)联邦首席大法官丹斯里里察马兰俊昨日披露,曾在抗日战争与为大马独立作出巨大贡献,浪巴夏的一批老兵至今仍未获得公民权感到十分震撼。

他提及,前二周前往浪巴夏时,竟发现一批70岁至90岁的抗战老兵至今仍不是我国公民。

“我国独立经已六十一年,但这些人仍被边缘化。我呼吁州内律师给予援手,让这批老兵亦能享有基本公民权益。”

里察在此间出席婆罗洲热带雨林法律大会,发表主题为「沉默的原住民」主题论文时,如斯表示。

他道出,非公民与公民的待遇是有很大的差别,例如非公民在我国政府医院分娩,需收费6000令吉,大马公民住院费加登记费仅100令吉。

另外,他也提到,造成原住民被边缘化的因素包括欠缺教育机会、缺乏机会、贫穷、政治人物投机、乡城迁移等。



当今大马

查哈拉宣誓就任马来亚大法官

发表于 2018年7月17日21:42  |  更新于 2018年7月17日21:44

马来西亚史上第二名女性的马来亚大法官查哈拉(Zaharah Ibrahim)今日在司法宫宣誓就任。

首名女性马来亚大法官为茜蒂诺玛,其任期是2005年至2007年。

65岁的查哈拉是取代受委为上诉庭主席的原任马来亚大法官阿末马洛,出任马来西亚司法体系的第三把交椅。

她今日对记者说:“我对受委出任此职,感到非常高兴。”

司法界大换血

查哈拉是在高庭高级法官苏玉艳面前宣誓。

出席者包括阿末马洛及沙巴和砂拉越大法官黄达华,他俩已在7月12日宣誓就职。

根据联邦法院首席主簿官办公室企业通讯组所发出的文告,国家元首苏丹莫哈末五世御准委任查哈拉为马来亚大法官,并于7月11日生效。

查哈拉出生于柔州新山,并在笨珍市国小接受早期教育,过后在新山敦法蒂玛学校完成中六课程。

她接着前往马来亚大学深造,并在1977年取得法律学士荣誉学位。

查哈拉在2004年8月1日受委为司法专员,并在吉隆披和莎阿南高庭服务。

她在2010年4月14日受委为上诉庭法官,以及在2015年2月16日受委为联邦法院法官。

35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371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1-26 23:26:15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不满未履行义务调查2案 卡巴星女儿起诉大法官

2019年1月14日

(吉隆坡14日讯)因不满司法机构没有调查资深法官涉干预国內两宗案件,已故行动党主席卡巴星的女儿珊吉柯今日入稟法庭起诉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寻求法庭宣佈后者没有履行法定义务,维护和捍卫大马司法机构的廉正性。

这两宗案件分別为其父亲卡巴星的煽动上诉案,以及一名上诉庭法官在印裔妇女英迪拉改教爭子案写下异议判词,而遭谴责的指控。

她在其原讼传票中要求法庭宣判,她身为一名律师公会成员,也是卡巴星煽动上诉案的代表律师,绝对是一名权益受影响,以及期望司法机构不受任何干预的起诉人,因此她有权获取司法机构针对上述两宗案件所展开的內部调查的讯息。

她也要求法庭宣判,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没有履行其法定义务,针对上述两宗涉及司法干预的案件展开调查,並於2018年11月26日发出新闻稿,以等待警方调查结果为由,指示暂停內部调查,惟实际上司法机构展开的內部调查,与警方展开的刑事调查截然不同。

她指出,当时,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宣称,由於被指干预案件的资深法官已退休,司法机构不能在2010年法官操守委员会法令和2009年司法规范下,针对退休法官的错误行为展开调查。

她反驳道,2年前承审其父亲煽动上诉案的3名法官,目前仍是在职法官,因此司法机构是能够援引上述两项法令和规范,展开调查。

她也认为,首席大法官未能就涉干预其父亲煽动上诉案的法官展开调查,也无法解释暂停调查的理由,可被视为违反义务。

无论如何,珊吉柯在诉状中,並没有点出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的名字。

上诉庭法官拿督哈密苏丹是在8月16日出席大马国际法律大会时表示,他在英迪拉改教案中,因给出了不同的判决而被一名高级法官以「不文明的方式」谴责。

他在判词中写道,由於未获得孩子母亲的同意,因此改教属於违法。他也说,自此之后,他再也没有被委任聆审任何与公共利益和联邦宪法有关的案件。

在卡巴星一案中,卡巴星的女儿珊吉柯则是在8月23日,针对资深律师哈尼夫声称,因为一名高级法官的司法干预,导致其父亲在2016年涉及的煽动案上诉裁决有所变动,而向警方报案要求彻查。

卡巴星是被控在2009年2月6日中午12时30分,对霹雳州苏丹发表煽动性言论,即质疑霹州苏丹撤销拿督斯里莫哈末尼扎为霹州大臣的决定。高庭起初宣判卡巴星无罪,但上诉庭之后却撤销该判决,指示卡巴星必须自辩。2014年2月21日,高庭判卡巴星煽动罪名成立,而上诉庭之后也坚持卡巴星煽动罪成。



与亲希盟律师共舞 司法巨头遭受抨击

2019年1月19日

(吉隆坡19日讯)网上流传一段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丹斯里理查玛拉尊、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前律师公会主席拿督安美嘉和人权律师西蒂卡欣等人,在台上共舞的视频,引起对司法透明度的疑虑。

巫青团团长拿督阿斯拉夫发表文告,形容司法界重量级人物与「亲希盟」的律师共舞,已让大马司法界蒙羞。

他说,根据网上流传的视频,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理查玛拉尊、汤米汤姆斯及安美嘉和西蒂卡欣等亲希盟律师在活动上跳舞,是在侮辱司法体系。

他认为,司法界人士,尤其是法官在社交活动上应该更加谨慎,避免让人质疑其公信力、价值观、诚信和道德。

他也揶揄,司法大会让上述几个人「大团圆」了。

视频网上疯传

巫统林茂区国会议员凯里在推特上分享网友上载的视频,并留言嘲讽希盟政府。

「前总检察长也曾跟前部长跳过舞,不记得当时希盟是怎么回应的。我只记得,我没有跟他跳过舞。」

儘管视频在网络上疯传,但截至下午5时30分,影片中涉及的人物都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据今早在网上流传一段视频,显示理查玛拉尊和汤米汤姆斯等司法界重量级人物,与亲希盟的律师如安美嘉和西蒂卡欣等,在台上跳舞。

根据背景,该活动为司法年的年度晚宴上的娱兴节目,眾人隨著音乐在台上和台下跳舞。

网民阿都拉欣希米尔在推特上上载视频,并留言指总检察署和司法界高官出席这样的社交活动,已被视为违反了司法界和立法界之间权力分立的原则。

「你看,我不要评论舞跳得好不好,我也不评论部长可不可以和人权律师跳跳舞,但我不满意,总检察长和大法官可以和政治人物及爭议性人物一起。」

他认为,当法官与政治人物一起参与社交活动,是否影响案件的利益关係,法官在判决时是否受到影响,这样的行为可以被视为不公正。

「享受」普通宴会 西蒂卡欣抨批评者愚蠢

网络流传影片指司法界高官与爭议性律师共舞,引发司法公正的疑虑,主角之一的人权律师西蒂卡欣回应,当晚大家只是在「享受」一场普通宴会。

西蒂卡欣今日在面子书贴文直言挑起爭议的人很愚蠢,「我们出席的是司法活动,理所当然司法界的大人物会在那里啊,笨蛋。」

她说,最起码大家当天都没有躲躲藏藏些什么。



跳舞一点也不失礼 砂律师协会:明年办舞赛邀律师法官共舞

2019年1月20日

(吉隆坡20日讯)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和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丹斯里理查玛拉尊同台跳舞的风波未平,砂拉越律师协会(AAS)说,该会将于明年主办律师与司法人员的舞蹈比赛。

砂拉越律师协会主席蓝比尔(Ranbir Singh Sangha)今日发表文告时说,该会会趁砂州司法之年的开幕礼时,才办舞蹈比赛,届时会邀请司法界人员参与活动,这才不会让大家对“毫无根据”的批评感到难受。

“砂拉越律师协会将邀请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总检察长、法官参与即将在2020年,于砂州举办的司法之年开幕礼,及舞蹈比赛。

“那些批评者,或许不知道在类似场合,道德与操守是东马重视的文化。”

他说,司法晚宴象征成熟法律联谊会。

他说,晚宴是沙巴与砂州的庆祝仪式,欢庆司法界的成就,并指2018年中期和2019年初,我国有数项重要的司法改革,而这些改革造福大马人。

“我们赞同沙巴法律协会(SLS)主席的立场,不理会特定人士指‘跳舞是失礼行为’的说法。”

本月18日流传出来的视频画面显示,原来是沙巴法律社群(Sabah Law Society)配合2019年司法年开幕礼而主办晚宴,出席嘉宾包括汤米汤姆斯和理查玛拉尊。

汤米汤姆斯和理查玛拉尊是在主办方播放60年代摇滚乐曲《Let’s Twist Again》的氛围下跳舞。

视频画面还拍到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刘伟强、律师公会前主席拿督安碧嘉、人权律师西蒂卡欣。

不过,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总检察长、部长与律师们共舞的行为引起争议。

巫青团长阿斯拉夫说,从前,司法与立法机构都对社交活动敏感的,特别是法官之间,因为这会影响人民对他们的信心,特别是荣誉、操守、诚信和道德方面。



当今大马

政府设仲裁庭,调查选委会6卸职成员

发表于 2019年1月24日晚上6点22分



希盟政府宣布成立仲裁庭,调查选委会6名甫提早卸任的成员在第14届大选所涉及的不当行为。

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Tommy Thomas)今天发文告披露,有关仲裁庭将由5名已退休的前联邦法院法官组成。

他们分别是担任主席的沈立强、查丽哈(Zaleha Zahari)、苏里亚迪哈林(Suriyadi Halim Omar)、陈国华和巴拉萨(Prasad Sandosham Abraham)。

根据汤米汤姆斯,国家元首是根据联邦宪法第 114(3)、125(3)和125(4) 条文,委任他们为仲裁庭成员。

仲裁庭下周一召开

“仲裁庭将于周一早上10点在巴生召开,以详细研究国家元首委任他们处理6名前选委会成员的相关事宜。”

6名前选委会成员为时任选委会副主席奥曼(Othman Mahmood)、委员尤索曼苏(Md Yusop Mansor)、阿都阿兹(Abdul Aziz Khalidin)、苏莱曼(Sulaiman Narawi)、巴拉辛甘(K Bala Singam)及廖宗昌(译音,Leo Chong Cheong)。

汤米汤姆斯指出,律师公会的普拉维兰(M Puravalen)、总检察署的柯奇兰比盖(M Kogilambigai)和安江惠丽(Ann Khong Hui Li,译音)将协助仲裁庭。

前主席哈欣不在列?

尽管如此,暂时仍不晓得,为何前选委会主席莫哈末哈欣(Mohd Hashim Abdullah,见下图)没有面对仲裁庭的调查。

就此,《当今大马》已联络总检察署寻求解释。

随着希盟政府把莫哈末哈欣的合约期限缩短后,莫哈末哈欣已在去年7月初提前卸任。

选委会当时表示,时任国家元首苏丹莫哈末五世已御准,莫哈末哈欣在7月1日结束服务任期的申请。

六成员均提早卸任

《当今大马》去年10月17日独家报道,希盟政府在成立选举改革委员会后,预料将再成立一个仲裁庭,以调查选委会所面对的多项指控。

而选委会则在隔天(10月18日)宣布,其下5名选委会成员将缩短任期,在明年1月1日提前离职。剩余的唯一成员,即巴拉辛甘原本选择继续留任,但之后也提早卸任。

尽管负责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刘伟强曾强调,政府暂不设仲裁庭,但政府高层消息人士向《当今大马》坚持,设立仲裁庭的计划并无改变。

35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371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3-15 22:38:02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6前选举委员辞职 仲裁庭裁决无意义

2019年1月28日

(巴生28日讯) 选举仲裁庭今日开庭调查6名前选举委员会成员是否在第14届大选间犯下不当行为,但由於这6人已经辞职,衍生出庭讯有无意义的问题,造成仲裁庭一度陷入混乱。

6名前选委会成员分別是丹斯里奥曼、拿督莫哈末尤索夫、拿督阿都哈兹、拿督苏莱曼、拿督巴拉辛甘及拿督廖仲昌。

5人仲裁庭以前东马大法官丹斯里沈立强为首,其成员包括前联邦法院法官丹斯里扎丽哈、丹斯理拿督苏利亚帝、丹斯里陈国华和拿督帕萨山都沙。

沈立强指出,仲裁庭的最终目的就是要革除涉及不当行为的选委会成员。

「但既然他们都已经请辞,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即这个审讯是否有任何意义。」

协助仲裁庭的律师公会代表M普拉瓦叻也在开庭时告诉仲裁庭,不管决定是什么,都不会有任何的意义,因为6名前选委会成员已经辞职。

罪成革除职位

其他两名协助仲裁庭的律师为总检察署代表M柯基兰比盖及江慧丽(译音)。

奥玛认为,有关课题已经过去,因为政府已经接受了6人的辞呈,而普拉瓦叻也认为,这只剩下学术性的课题。

「所以,我们在这里召开听讯的目的是甚么?我们难道只是橡皮章吗?」

政府是在去年10月17日成立选举改革委员会后,著手成立选举仲裁庭,隔日,5名选委会成员宣布辞职,剩下的一名也在11月28日呈辞,所有呈辞於今年1月1日生效。

根据联邦宪法第114(3)条文以及125(3)条文,一旦罪成,仲裁庭法官有权革除其职位。

此外,仲裁庭也询问了代表其中4名前选委会成员的代表律师拿督沙哈鲁丁,审讯的目的是什么,以及是否应该继续。

沙哈鲁丁表示,他赞同普拉瓦叻的立场,即有关课题已不復存在。

询及国家元首是否不应同意成立有关仲裁庭时,他也表示赞同。

「这也是我的立场。」



2年前比中指件遭警方提控 西蒂卡欣:忍无可忍

2019年2月8日

(吉隆坡8日讯)「全国警察总长(丹斯里弗兹)你应该看好你的人!」

人权律师西蒂卡欣昨晚在面子书上发文抨击雪州刑事调查组主任法迪尔高级助理总监,指对方多次针对她,先是以荒谬的绑架罪名闯入其住家,今又再因2年前其对抨击者出示中指一事,援引侮辱他人条文对她进行立即提控,让她忍无可忍!

为此,西蒂卡欣对法迪尔的行为感到不满,並要求弗兹看管法迪尔。

「我于7日晚间接获一名雪州查案官的电话,对方指我因于2年前对抨击我的人比中指一事,而须在刑事法典第509(侮辱他人)条文下立即被提控。」

她表示,之前法兹尔曾以绑架罪名对其住家进行搜查,而今又再次以如此理由对她进行提控,让她感到十分不满。

「我一直保持沉默,但如今我必须要让公眾知道,法迪尔一直企图將我送入监牢。我相信若不是当初有绑架罪名一事发生时,有短片在社交媒体流传。现在的我,將会面临一项有死刑的绑架罪名。」

她指出,相信法迪尔在该事告一段落后,仍心有不甘而不断找她的麻烦。

「他一直针对变性事件处处针对我,我被告知他就是一名憎恨我胆量的穆斯林,才会有这种无聊的举动。我希望弗兹及总检察署必须严正看待此事。」

西蒂卡欣更指出,自己会不会如失踪华裔牧师许景城或社运分子安里仄一样无故消失。

「为大马人爭取公权及公平的社运分子被迫害的事件必须结束,而我也將会奋战到底。」



律师公会:希盟比国阵有交代

2019年3月15日

(吉隆坡15日讯)   律师公会主席乔治瓦鲁吉斯直言,希盟政府上台后,律师公会与政府的关係,改善了许多。

他说,过去国阵政府在位,律师公会寄发给政府的信函,往往石沉大海。

「我们过去给政府的信函,常常得不到回应,就算有回应,往往也是答非所问,给了一些与我们信函毫不相关的答案。」

他以前人力资源部长拿督斯里理查烈掌握的部门为例,律师公会针对劳工法庭的问题,致给该部无数的信函,但从不曾得过一次会见的机会。

「如果连一次会议都没有,那我们要如何討论课题,如何进步呢?」

乔治瓦鲁吉斯接受媒体联访时说,反观现在的希盟政府,律师公会所发出的信函,很快就能得到回应。

他透露,在过去数个月,律师公会已经和首相敦马哈迪、人力资源部长古拉、掌管宗教事务的首相署部长瓦塔慕迪及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会晤。

甚至登门造访

「我也见了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很多』」,但以前的总检察长丹斯里阿班迪,一次见面的机会都没有。」

乔治也点出,换了政府后,该公会与警方及大马邮政公司的合作更加密切。

他举例,律师公会可以向警方询问有关律师被控的情况,如失信罪等,以便能针对这些律师展开纪律行动;但他说,在国阵执政的时代,「你不会获得任何反应」。「很多时候,他们会说,我们不能为你们提供那些信息。」

他表示,近来,律师公会获得了一系列被控律师的名单,不只限於半岛,还包括沙巴、砂拉越,並已经把相关资料交予沙巴和砂拉越律师协会。

他也提到,大马邮政公司在去年10月为该公会改选提供协助,因为数名公会成员指他们没有收到邮寄选票。

「我们写信给大马邮政公司。(我们获得的)不只是回复,(他们)甚至还登门造访,告诉我们哪里出了问题。这都是我们从没有过的经歷。」

他补充,该公司也亲自到数家律师楼解释相关情况。

他称,在国阵时代,大马邮政公司从来就没有回应过律师公会。

「这次,我们得到了恰当的回应,而且他们確实採取了行动。」

保持中立 不偏向任何政党

律师公会主席乔治瓦鲁吉斯表示,律师公会虽然乐见改朝换代,但是在政治立场上,律师公会继续保持中立,不偏向任何的政党。

他说,律师公会欢迎希盟在509大选中胜出,因为若国阵继续执政,律师公会担心,国阵政府將修改《1976年法律专业法令》,进一步削弱律师公会的独立性。

「我最大的恐惧就是,若在5月9日,旧政府继续掌权,我相信司法专业法令將会被修改,律师公会的独立性將被削弱。」

他日前接受媒体联访时,这样指出。

据报导,2016年8月,时任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莎丽娜指出,政府有意修改1976年法律专业法令,修订建议包括委任2名政府代表进入大马律师公会;律师公会认为,这等同於干预司法的运作。

询及乔治是否对於希盟贏得第14届大选感到「非常高兴」,他表示,这是「绝对」的。

不过,他澄清,这並非因为律师公会更倾向於希盟,並强调该公会向来都是中立的。

「但当然,我很开心看见新政府入主,因为他们强调法治,也是我们公会这么多年以来秉持的原则。」



当今大马

遗憾大法官拒设皇委会,法官愿揭更多司法不公

发表于 2019年2月14日21:58

上诉庭法官哈密苏旦曾揭露改审理改教争子案写下异议判词,而招来最高法官训斥;如今更是表明,如果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RCI)调查过往司法界不公,愿意披露更多消息。

虽然如此,哈密苏旦(Hamid Sultan Abu Backer)表示,很遗憾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理查玛拉尊并无意成立皇委会。

“我的法律宣誓书就是初步证据(prima facie),能够揭露在(上届)大选前及大选后的宪法及司法的不当行为,这些情况仍未减少,因为有足够的材料指出,最高法官仍然持续误导民众,纵容司法犯罪行为。”

“律师公会两次公开要求成立皇委会,首席大法官却无意成立,这是一大失望和遗憾的事。”

11月停查让路警方

2009年,时任行动党全国主席卡巴星因霹雳前州务大臣莫哈末尼查遭撤换而质疑霹雳苏丹,结果被控抵触煽动法令。

高庭于2014年2月21日判卡巴星有罪,罚款4000令吉。卡巴星随后提出上诉。上诉庭最终驳回卡巴星家属的上诉,维持吉隆坡高庭的判决,但允许将4000令吉的罚款,减至1800令吉。

据称,上诉庭裁决前,曾面临资深法官的干预。

另一方面,上诉庭法官哈密苏旦去年申诉,2016年英迪拉改教争子案下判时,因违逆上级意向,写下异议判词,裁定父母单方面为孩子改教不合法后,招来最高法官(top judge)训斥,但未点名是谁。

随着以上两项揭露,现任首席大法官理查玛拉尊去年8月承诺展开内部调查,但却在11月宣布暂停,让路给警方的调查。

查首肛交案有无干预

哈密苏旦点出,前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阿都哈密(Abdul Hamid Mohamad)曾讽刺地质疑理查玛拉尊的公信,并呼吁应该召开内部调查,以查明过去的司法不公。

哈密苏旦指出,对于理查玛拉尊拒绝设立皇委会的看法,阿都哈密当时认为,也应该调查公正党主席安华针对其首宗肛交案的上诉。

据称,阿都哈密特别指出,联邦法院法官拉玛胡先(Rahmah Hussain)开始时原同意阿都哈密拟定的判决草案,但之后却改变注意而撰写异议判词,因此调查应该查明这当中是否有外在干预。

阿都哈密还说,要是有任何法官撰写或协助拉玛胡先异议判词,那么就应该成立内部调查,同时也要查出该名撰写或协助撰写异议判词的法官。

阿都哈密并称,理查玛拉尊不应该涉及在相关调查内,以避免利益冲突。

质疑玛拉尊公信不足

哈密苏旦也在法律宣誓书指出,阿都哈密认为理查玛拉尊基于利益冲突而不应该涉及调查,其实也是在指正理查玛拉尊行为不当。

“现在的首席大法官不曾回应(阿都哈密)这个文章。司法界高阶成员都知道他什么也做不了,因为受到他们的指示约束。”

2004年,联邦法院推翻了安华肛交案的罪名,安华当时重获自由身。

此外,哈密苏旦指出,理查玛拉尊宣誓就任首席大法官后,两名前首席大法官都在嘲笑理查玛拉尊。

“在宣誓仪式上,理查玛拉尊在众多法官面前演讲,当时律师公会主席坐在我前方。”

“致辞时,两名前首席大法官互相交谈,暗笑等等以贬低理查玛拉尊。律师公会主席非常失落,转过头来问我,为何这些人这么无礼?”

哈密苏旦认为,司法界或法官都不应该拒绝成立皇委会。

哈密苏旦在今天发布的法律宣誓书中,举例数个司法不公的事件,以便设立皇委会调查此事,同时表明若成立皇委会,愿意透露更多细节。

这份法律宣誓书是为了支持已故行动党主席卡巴星女儿兼律师桑吉柯(Sangeet Kaur Deo),有关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处理两宗案件时没捍卫司法公正的起诉案。

《当今大马》正在尝试取得理查玛拉尊的回应。

35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371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4-21 22:44:1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结束27年法官生涯,玛拉尊今日正式退休

马新社  |  发表于 2019年4月12日17:58  |  更新于 2019年4月12日18:19

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理查玛拉尊今天正式退休,结束长达27年的法官生涯。

玛拉尊出任首席大法官9个月,是首位坐上司法界第一把交椅的沙巴人。

在这之前,他担任沙巴及砂拉越大法官长达12年。

玛拉尊于去年10月到达66岁的法定退休年龄,获得延长6个月的任期至今天。

他临别赠言:“致所有我的法官同仁,尽你所能,莫求回报!”

“对我来说,我会继续尽我所能地帮助不幸和被边缘化的人士。”

推动集体管理理念

玛拉尊于去年7月11日宣誓就任第9任首席大法官,接替于同期退休的劳勿斯。

玛拉尊的特别助理艾祖丁说,玛拉尊已在这个星期初休假,目前身在国外。

他于1992年投入司法界,就任司法专员,先后成为高庭法官、上诉庭法官及联邦法院法官。

他推介4大司法巨头联合及集体管理理念,即首席大法官、上诉庭主席、马来亚大法官和沙巴及砂拉越大法官在所有司法政策倡议方面拥有平等权力和责任。

藉电子化提高效率

玛拉尊也在大马半岛法庭推介“工时系统”(timesheet system),推动电子档案系统,提升法庭管理效率及节省时间。

他过后在担任沙巴及砂拉越大法官时,也将该电子系统拓展至沙巴和砂拉越法庭。

玛拉尊也推介“电子审查”(E-Review)系统,方便在网上管理法庭案件。

他推介以抽签方式,决定聆审案件的联邦法院法官,旨在避免出现内定遴选法官审案的负面指控。

他也修改联邦法院宪法案件及公共权利案件的承审法官人数。



诗华日报

未获砂首长同意迁主簿署 赖耀松斥刘伟强违宪

2019年4月21日

(本报美里21日讯)美里资深律师拿督赖耀松今日强烈驳斥首相署法律事务部长刘伟强强词夺理,因为他身为管理国家法律事务的部长,既然可以无视于联邦宪法黑字白纸阐明的律法,在没有获得尤其砂拉越首长同意下,硬要把位于古晋的砂拉越高庭主簿署迁至沙巴亚庇。这种“自把自为”的做法,简直是“欺人太甚”且是目中无人,完全没把砂拉越人民和砂拉越的律师放在眼里!

拿督赖耀松律师针对首相署掌管国家法律事务部长刘伟强今日发表文告中指出,将古晋高庭主簿署行政操作搬至沙巴亚庇,是因为今年三月期间,已获得4名大法官(Top four judges)的决定。

拿督赖耀松指出,国家法律已经很清楚说明,根据联邦宪法121项(4)条文阐明,决定沙巴和砂拉越高等法院主簿署的地点,要由最高元首御淮,惟必须事先是获得首相建议下批准。而后者(首相)也必须要咨询沙巴和砂拉越的首席部长的同意,以及高庭大法官(Chief Judge)的同意。

“从刘伟强今天发表的文告很明显,首相之前并没有向尤其是寻求砂拉越首席部长的同意。这已是违宪做法。”

玩弄国家法律

拿督赖耀松律师指出,身为律师更要比普通人更遵重法律和国家宪法,绝对不能把国家法律玩弄于股掌。

刘伟强文告中指出,沙巴和砂拉越主簿署已经在古晋设立55年,并指出迄今没有法律阐明所述主簿署要继续或永远留在古晋。而拿督赖耀松律师认为,这是强词夺理。

反之,也没有任何法律条文阐明已经在古晋存在了55年的砂拉越高庭主簿署不能继续存在。

总括而言,他促请刘伟强律师遵重国家宪法,尤其他是管理国家法律事务的部长。因为联邦宪法121项(4)条文已经很清楚阐明,若是没获得砂拉越首长同意,要将位于古晋的砂拉越主簿署迁至沙巴亚庇,已是违宪的做法。



华侨日报

划清回教徒土着与非回教土着法律权限 沙子民党促州政府检讨土着事务管理法则

April 05, 2019

【亚庇四日讯】沙巴子民党促请州政府检讨土着事务的管理法则,以划清回教徒土着与非回教徒土着各别的土着法律权限,一如马来西亚首席大法官丹斯里里察马兰俊最近所建议般。

该党署理主席艾温波西表示,由于回教家庭法巳被採用,土着法律在回教徒土着身上的效力也引起怀疑。

他认为,州政府也有责任确保妥善管理土着事务,尤其是在委任负责审理土着法律桉件的土着酋长上,因此所有土着领导的委任,必须受到检讨,包括县官丶土着酋长及土着首席代表。

他表示,沙巴法律制度是以三大法律为依据,即世俗法丶回教法及土着法,所有马来西亚人,不论什麽种族丶宗教或性别都受到世俗法所管制,而回教法是施用在回教徒身上,土着法则是管制非回教徒土着;土着法庭制度是在殖民时期创立,供作处理涉及土着法律的桉件,然而,许多介于回教法和土着法之间模煳地带的桉件,也引发有关土着法针对回教徒土着效力问题的争议。

为甘拜园前州议员的他表示,目前最明显的争议,要数回教徒土着酋长在土着法庭,主审非回教徒土着桉件的问题,因为大部份罪名成立的人士,必须以〈畜牲〉作为赔偿,常见的赔偿方桉,是赔上猪隻作为抵偿,但猪却是回教徒的大禁忌,因此承审桉件的回教徒土着酋长,是无法根据土着法律,判令罪名成立的违例者,以猪隻作为补偿。

他补充说,回教徒土着因为宗教规律的原故,必须遵从回教家庭法及回教法,而不是土着法律。

他说:“因此涉及回教徒土着的桉件必须由回教法庭审理,而不是土着法庭,因此现在回教徒都倾向不出席土着法庭,改为到回教法庭解决问题。”

他强调,沙巴子民党虽然主张土着法律由非回教徒土着酋长所执行,但也认同回教徒土着酋长在承审土地相关桉件,包括土着地契或土着习惯法权益上的象徵性角色。



蔡德和吁请土着事务委会 委任非穆斯林人士 为下南南选区土酋长

April 05, 2019

【亚庇四日讯】下南南州议员蔡德和呼吁土着事务委员会委任非穆斯林为其选区的土着酋长。

他说,目前该职位由穆斯林担任,而之前该选区有两名土着酋长,其中一人是非穆斯林。

“虽然之前是两个,但他们现在只指定一个,他是一个穆斯林。 但是,穆斯林如何能够处理‘土着习俗’和主持涉及当地非穆斯林的习俗问题桉件?”

“我认为下南南应该有另一位非穆斯林的土着酋长是合理的。”

他是迎合马来西亚首席大法官丹斯裡理查德马兰尊所重申,认为最好由非穆斯林处理沙巴土着事务。

据他说,本州的大多数土着都是非穆斯林。他们依靠自己的习俗作为一种生活方式,而穆斯林已经拥有伊斯兰教法庭。

也是州财政部助理部长的蔡氏表示同意马兰尊的强调,因为下南南和卡兰布乃有很多土着社区。

“马兰尊所强调的也是在我的选区发生的事情。 目前,我们只有一名区长,他是一名穆斯林。”

“但是当它涉及到当地人的事务时,我同意他(马兰尊)的意见,认为由非穆斯林来领导更好。 毕竟他们是‘习俗’和社区所有生活习俗事务的专家。”

35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371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6-2 17:44:39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东姑麦文元首面前宣誓就任,成大马首位女性首席大法官

马新社  |  发表于 2019年5月6日16:28

东姑麦文今天在国家皇宫宣誓就任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成为大马历史上首位女性首席大法官。

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在仪式上颁授委任状予东姑麦文后,接着进行宣誓仪式。

首相马哈迪、副首相旺阿兹莎、负责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刘伟强、马来亚大法官查哈拉及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也出席观礼。

现年60岁的东姑麦文毕业于马来亚大学,她于1982年开始投入司法界,担任吉兰丹南部发展机构(KESEDAR)的法律官员。

她于1984年担任芙蓉市议会法律官员,并于2年后加入总检察署法律草拟组。

东姑麦文出生于吉兰丹哥打峇鲁,她曾担任推事、地庭法官、联邦律师、高级助理主簿官、前联邦法院大法官敦莫哈末再丁及敦阿末费鲁兹的特别官员。

她于2005年受委为联邦法院首席主簿官,接着于2006年受委司法专员,过后又受委为高庭法官。

2013年,她获擢升为上诉庭法官,2018年11月26日受委为联邦法院法官。



诗华日报

张健仁:草拟新律师专业法案 确保排除沙砂建议成真

2019年4月26日

(本报古晋26日讯)砂拉越律师界人士的立场﹐乃是坚持不让律师专业法令延伸到砂拉越﹐而在马来西亚律师公会有意草拟一个新律师专业法案来取代现有的1976年律师专业法令﹑但砂拉越无意让相关的现有或新法令延伸到砂拉越之前提下﹐东马的律师公会受促趁机向西马的律师公会提出3项相关建议﹐以便能够集合彼此力量来确保该些将砂拉越与沙巴排除在律师专业法令之外的建议能够成真。

砂希望联盟主席张健仁今日是以文告方式﹐如是表示。

他说明﹐马来西亚律师公会在今年1月份草拟的司法专业法案﹐是于昨日才开始在砂拉越律师群体之间流传。

同时身为联邦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副部长的他透露﹐其已就有关事项向联邦首相署(法律事务)部长拿督刘伟强进行查证﹐并确认有关法案只是一项由马来西亚律师公会所提议的拟案。

“该法案目前还在收集业者们的意见﹐而有关建议也还未获得希望联盟政府的认可。”

他披露﹐许多人就认为说﹐是项拟案将会侵蚀砂拉越的相关权益。

他还指出﹐现有的1976年律师专业法令并不适用于砂拉越﹐而砂拉越的律师专业则是受到1953年砂拉越辩护律师法令的管制。

“该两项法令也为执业律师设定了不同的入行标准。”

他称﹐砂拉越的律师同业主要是对拟案中的2大条款表示关注﹐而实际上﹐现有的1976年律师专业法令就原原本本涵盖了该2大条款。

“在该方面﹐该拟议中的草案﹐并没有做出任何的添加。”

他表示﹐其也代为向拿督刘伟强表达了砂拉越律师界人士的立场﹐即坚持不让律师专业法令延伸到砂拉越。

他还透露﹐在马来西亚律师公会有意草拟一个新律师专业法案来取代现有的1976年律师专业法令﹑而砂拉越无意让相关的现有或新法令延伸到砂拉越之前提下﹐他希望东马的律师公会能够趁机致函西马的律师公会﹐以从中做出3项建议。

他称﹐有关建议﹐就包括删除第1(2)条文中的“沙巴及砂拉越”之用词﹔以“此法令只限用于西马”的字眼来取代第2条款﹔以及删除将规定废除砂拉越辩论律师法令及沙巴辩护律师法令的第211(2)条款。

他披露﹐如果沙巴的律师同业们不予同意的话﹐那有关建议将会只限于砂拉越。

他不忘指出﹐其将扮演自身角色﹐以确保该些将砂拉越与沙巴排除在律师专业法令之外的建议能够成真。

“让我们一起捍卫联邦宪法赋予的砂拉越司法专业权益。”



新大法官是跳班生 与丹苏丹同一血统

2019年5月17日

(吉隆坡17日讯)新任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东姑麦慕除了是我国首位女性大法官,同时也与吉兰丹苏丹拥有同一血统!布城司法宫今日举办新任首席大法官就任欢庆会,司法界巨头皆受邀出席,而上诉庭主席丹斯里阿末马洛就在致词时就提到了一些关于东姑麦慕鲜为人知的事情。

母亲是王室后代

他称,东姑麦慕是在吉兰丹州哥打峇鲁的一个甘榜出生,同时也在那里度过了她的童年时光。“特别令人感兴趣的是,我们这位首席大法官的血统属于已故丹州苏丹Long Yunus的第七代后裔。”

“现在的丹州苏丹也拥有相同的血统,但苏丹是的血统属于第十代后人。”

他续称,东姑麦慕的母亲东姑莎乌达是王室成员的后代,而父亲则是在当地经营砖厂,她在家中排行最大,是8个兄弟姐妹中的长女。

他说,东姑麦慕的丈夫一直都非常支持她。

“她的丈夫拿督扎玛尼也是一名杰出的律师,从他们还是大学同学的时候,就在她身边支持她。两人育有4名孩子及3名孙子。”

从小聪明有能力

他提到,东姑麦慕的其中一名孩子是律师,另一名则正在念法律系。

另外,阿末马洛称,东姑麦慕自小聪慧,小学时曾跳班两次。“这也是为何她在相对较年轻的年纪就担任了很高的职务。”

东姑麦慕是于5月6日在国家王宫宣誓就任为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也是我国历史上首位女性首席大法官。

麦慕的委任是从5月2日起生效,政府根据联邦宪法122B(1)条款来委任她,以取代于4月12日荣休的丹斯里理查马拉尊。

东姑麦慕2006年起,在吉隆坡高庭担任司法专员,2007年受委马来亚高庭法官。她在2013年任上诉庭法官,2018年11月26日受委联邦法院法官。

今日在场者计有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上议院主席丹斯里威尼斯瓦兰、下议院议长拿督莫哈末阿里夫、大马律师公会主席阿都法力、沙巴律师公会主席苏关山、砂拉越律师协会主席兰比尔星及前律师公会主席拿督马永贵等。



刘伟强:杨德利司法挑战合宪性 成立皇家调委会暂搁置

2019年6月2日

(山打根2日讯)首相署部长(法律事务)拿督刘伟强表示,由于有人针对政府考虑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RCI),彻查司法干预指控而进行司法挑战,因此,成立该委员会一事将会耽误。

也是三脚石国会议员的拿督刘伟强,是今早在三脚石人民组屋派发开斋节援助物品予选区内的长者后接受媒体访问时,如此表示。

此外,他指出,沙巴前首席部长杨德利已向政府原诉传票(originating summons)质疑合宪性,并强调法律必须按部就班,政府将等待明日在亚庇高等法院进行的诉讼。

不过,他表示,尽管如此,警方以及反贪会仍可以继续调查上诉庭法官哈密苏丹所揭露的司法不当行为。

另外,杨德利是于4月29日提交原诉传票,也指定联邦政府为被告。

然而,此前他曾表示皇家调查委员会等同于行政干预,并辩称司法机构的任何不当行为都只能透过仲裁庭来处理。

根据原诉传票中,杨德利要求四项声明既表明布城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的决定是违宪的,因这将违反三权分立的原则以及联邦宪法第125条文,该条文概述了法官的停职和免职程序;第二项为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带有利益冲突的污点,且时机不成熟,因这事以未经证实的一般性指控为前提。

此外,他也希望高庭能够宣判适当的行动是由有关当局先调查指控。

35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371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8 10:49:41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否认有人幕后操纵,杨德利坚称皇委会违宪

当今大马  |  发表于 2019年6月3日晚上6点10分  |  更新于 2019年6月3日晚上6点10分

沙巴进步党主席杨德利入禀诉讼,试图阻止政府成立司法黑幕皇委会。政府消息宣称杨德利背后另有“藏镜人”,但杨德利严正否认此事。

“我全面否认,我上庭挑战司法黑幕皇委会违宪的诉讼有隐藏的手在背后操纵。”

杨德利今日向《当今大马》发声明表示,就如诉状所言,他曾是2000年司法干预选举诉讼的受害者。

“我相信,身为一名公民,任何司法不当行为应按照联邦宪法处理,而不是设立皇委会。若无人站起来反对受到践踏的宪法,将会打开不良先例。”

强烈充足理由才兴讼

杨德利称,出于强烈充足的理由,才入禀这项诉讼。

“我相信,联邦内阁受到错误意见所误导,才会决定成立皇委会。”

他认为,掌管法律的首相署部长刘伟强应当解释,到底是谁给予内阁错误的劝告。

杨德利续称,政府不应宣称有幕后黑手,以此当幌子推卸责任。

杨德利司法挑战违宪

昨日,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刘伟强披露,杨德利在今年4月入禀一项司法挑战,质疑政府设立司法黑幕皇委会之举违宪。

刘伟强进一步指出,基于案件已进入司法程序,因而政府必须先等待最终的裁决,才能决定皇委会的进一步发展。

杨德利之前声称,设立皇委会调查司法机关的做法,形同行政干预司法。他主张,司法若有任何的舞弊,应该通过仲裁庭来加以处理。

政府高层消息今日告诉《当今大马》,前高级法官乃至希盟内部也出现反对声,而这些人可能涉及杨德利的司法挑战。



司法危机1:88年大清算,皇委会能祛除幽魂吗?

《当今大马》团队  |  发表于 2019年6月19日早上8点13分  |  更新于 2019年6月19日上午11点12分

“这件事已过去,我不想再谈了。”

前最高法院院长沙烈阿巴斯(Salleh Abas)去年接受《透视大马》访问,受询及那次令他丢职的1988年司法危机时,发表了上述看法。

1987年巫统党选的激烈党争,触发一系列事件,最终更引爆马来西亚史上最严重的司法危机。

尽管沙烈不想要回头,但司法危机爆发30年以来,争议始终缠绕不去。在2019年2月,上诉庭法官哈密苏旦 (Hamid Sultan Abu Backer)就揭发了更多司法黑幕。

随着政府同意成立皇家委员会调查哈密苏旦的指控,如今正是时候,重温马来西亚司法制度一些悬而未决的课题。

修宪把司法从属于立法

1988年司法危机是马哈迪首次任相期间最严重的司法争议,属于行政和王室侵犯司法独立的恶例。

1987年巫统党选,马哈迪凭微差的43票击败东姑拉沙里赢得主席职。11名巫统党员旋即挑战党选成绩,高庭因而宣判巫统注册不合法,是个非法组织。

1987年巫统党选,马哈迪凭微差的43票击败东姑拉沙里赢得主席职。

隔年,案件上诉至最高法院(现称联邦法院)。1988年6月13日,沙烈原应领导最高法院九司联审这宗党争案,惟开审前两天,他却在行为不端的罪名下遭撤职。

沙烈遭对付前,最高法院在多宗案件给出了标杆性判决。其中,最高法院在1986年“伯塞尔森案”(Berthelsen case),推翻了政府取消两名《亚洲华尔街日报》驻马记者伯德森(John Peter Berthelsen)和普拉 (Rafael Pura)工作证的决定。

随着法庭判决屡次跟政府唱反调,马哈迪在1988年推动修宪,特别是修订宪法第121条文。有关条文原本阐明“联邦的司法权应归属于高庭”,但后来却被改成高庭“享有联邦法律赋予的管辖权”。

此项修宪无疑剥夺了司法独立,导致司法从属于国会通过的联邦法律。

行为不检遭仲裁庭革职

沙烈不满政府的举动,于是致函时任国家元首苏丹依斯干达依斯迈(Sultan Iskandar Sultan Ismail)和各州马来统治者表达抗议。

1988年5月27日,即“巫统11人”上诉案开审前的不足3周,马哈迪在办公室召见沙烈,并转告国家元首收到函件后,要求沙烈退休。

1988年5月27日,马哈迪转告沙烈,国家元首收到函件后,要求沙烈退休,惟他拒绝就范。

沙烈拒绝就范,随后“行为不检”的罪名就落到他的头上,需要面对六人仲裁庭的审判。

“巫统11人”上诉案开审前两天,仲裁庭冻结沙烈的职位。1988年8月8日,国家元首在仲裁庭建议下革除沙烈。

仲裁庭判决声称,沙烈在多个场合批评政府,冒用其他法官的名义致函元首,而且向媒体提供错误讯息以诋毁政府。

仲裁庭裁决前,沙烈曾向高庭入禀诉讼,挑战仲裁庭的合宪性及申请临时暂缓令,惟铩羽而归。

不过,案件上诉到最高法院时,承审的5名法官却同意给沙烈发出临时庭令。这5名法官为旺苏莱曼(Wan Suleiman Pawanteh)、佘锦成(George Seah)、尤索菲(Eusoffe Abdoolcader)、阿兹米卡玛鲁丁(Mohd Azmi Kamaruddin)和斯里旺韩查(Wan Hamzah Mohamed Salleh)。

5名法官忤逆政府的举动,为他们自己带来厄运。政府较后设立第二个仲裁庭,审判他们的“不端行为”。结果,旺苏莱曼和佘锦成被判罪成,遭元首革职,其余3人则遭暂时停职。

年轻少校受委裁决将军

两次仲裁庭的裁决,实际上等同于瘫痪了最高法院。2004年,佘锦成撰写5篇“司法危机”(Crisis in the Judiciary )文章,详述当年这段经历。

“在我看来,遭停职的5名最高法院法官,加上最高法院院长沙烈阿巴斯,他们占了最高法院法官的十分之六,或60%,这无疑瘫痪了整个最高法院。”

5名法官忤逆政府的举动,为他们自己带来厄运。

他也点出,第二个仲裁庭针对5名法官的多数判决,是由3名较资浅的高庭法官所签署。

“套用军事术语,这犹如委任年轻少校来对付将军。要形容这段马来西亚司法史上的可悲情节,这是最恰当不过的描述。这件事把司法推入了绝望的深渊。”

“我务必点出,相对于第二个仲裁庭的3名法官,马来亚和婆罗洲高庭当时仍有至少10名更资深的法官。政府完全不尊重司法,无视和践踏法官位阶。”

“第二仲裁庭的任命是否合理,我交由公众去自行判断。若把资历和绩效都弃之不顾,那标准又在那里?”

驳回“巫统11人”上诉案

最高法院停机,沙烈挑战第一仲裁庭合宪性的努力也随之搁浅。

沙烈遭革职后,以其继承者阿都哈密奥玛(Abdul Hamid Omar)为首的最高法院三司,接手审理“巫统11人”的上诉案。最终,他们驳回上诉。

与此同时,马哈迪成立了“新巫统”,同时顺利继续坐稳首相之位,而落败的东姑拉沙里则退出巫统,另外成立四六精神党,并在1990和1995年的两次大选,挑战马哈迪的新巫统和国阵。

不过,四六精神党的战绩惨不忍睹,最终于1996年解散。而东姑拉沙里不久后重返巫统。

沙烈遭革职后,其继承者接手审理“巫统11人”的上诉案,马哈迪的“新巫统”也随之诞生。

沙烈于1995年从政,在四六精神党的旗帜下竞逐班底谷国会议席,惟沦为巫统候选人的手下败将。

4年后,他于1999年大选中代表伊党在登嘉楼上阵,赢得日底(Jertih)州议席。此后,他受委为伊党丹州政府的行政议员。

马哈迪称是元首的决定

沙烈担任行政议员期间曾揭露,他于1988年停职后,一名政府官员曾企图利诱他,如果愿意悄然离开司法界,则可到沙地阿拉伯的吉达(Jeddah)任职,享有优渥的薪水。

据称由于健康欠佳,他没有在2004年大选中上阵。

马哈迪一度声称,革除沙烈乃元首的决定,他纯粹依循元首指示行事。但根据沙烈,时任国家元首之后曾向他致歉。*已故元首的儿子东姑阿都马吉(Tunku Abdul Majid Idris Iskandar)则指控,马哈迪利用其父亲来革除沙烈的职位。

2008年,在当时掌管司法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再益主导下,时任首相阿都拉宣布,给6名曾被停职或革职的法官颁发抚慰金(ex-gratia)。当时,他们6人中仅有4人在世,尤索菲和旺苏莱曼已离开人世。

不过,当时的国阵政府强调,这不代表政府承认当年错误对待这些法官。反之,只是给这些法官发退休金。



司法危机2:回溯2007年林甘短片事件

《当今大马》团队  |  发表于 2019年6月19日早上8点17分  |  更新于 2019年6月19日上午10点59分

武吉免登国会选区在1986年划出来,之后民主行动党牢牢掌控这个国席,一直到1995年才丢失。

不过,他们并非败在选举,而是一名法官的判决。

这名法官在10年后,卷入马来西亚史上其中一宗最严重的司法丑闻。

1995年8月2日,高庭法官阿末法鲁斯(Ahmad Fairuz Abdul Halim)聆审选举诉讼时,以行动党武吉免登国会议员黄朱强之前的藐视法庭案,而撤销其议员资格。

接着,阿末法鲁斯作出史无前例的判决。他在没有下令补选下,直接宣布原本落选的马华候选人李崇孟,当选为武吉免登国会议员。

当时,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是尤索夫晋(Eusoff Chin)。

事隔12年后的2007年,刚刚兴起的优管(Youtube)流传一系列阿末法鲁斯与一名律师之间的对话短片,顿时在网络上炸开。

画面模糊的短片显示,这名律师向阿末法鲁斯保证,阿末法鲁斯将升任司法界的第三把交椅——马来亚大法官,接下来还会晋升为上诉庭主席。

这名律师正是林甘。

虽然这支短片在2007年9月19日才流出,但片中场景其实发生在2002年。

短片中,只有林甘一人在讲电话,但根据通话的内容及脉络,相信与林甘通话的人士正是阿末法鲁斯。

在这通电话结束的短短数个月内,阿末法鲁斯果真在2002年12月受委为上诉庭主席,并在2003年晋升为首席大法官。

短片中,林甘声称,他跟尤索夫晋关系密切,还曾向对方献议法官任命事宜。

他也称,通过富商陈志远和巫统领袖东姑安南,向当时第一度任相的马哈迪“耳语”。

林甘在短片里让人印象深刻的谈话,如不断重复“对、对、对(correct、correct、correct)”,顿时成为马来西亚网络世界其中一个最早爆红的网络金句。

可是,但凡关注司法正义的人看了短片内容后,却感到忧心忡忡。

他们认为,这短片显示有外部力量左右法官人选,进而可能控制法官判案。

短片中,林甘就提到:“不,拿督别担心,我知道你曾经为尤索夫晋吃了许多苦。敦(尤索夫晋)曾经说过,阿末法鲁斯是110%忠心的人。为了首相和国家的利益,我们要确保我们的朋友会升迁。”

“是的,你为了选举诉讼、黄朱强和所有事情,受了那么多苦,做了那么多事。那么多事情,无人能够做到这一切。”

看到这里,不禁让人质疑当年武吉免登选举诉讼的法庭判决,连带过去的其他案件也顿时出现问号。

林甘短片爆出6天后,政府同意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RCI)调查此事。

短片揭露案中案

除了林甘和尤索夫晋外,短片也提到富豪陈志远。但事实上,这三大人物并非首次扯在一起。

早在1994年,林甘和尤索夫晋两家人被揭到纽西兰渡假,同行的还有陈志远的保镖陈忠保(Tan Chong Paw,音译)。

那一年,也是尤索夫晋成为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的一年。

这是由一家英国私家侦探社——-博门侦探(Bowman Investigations)在2000年所揭发。不过,林甘和尤索夫晋宣称,他们只是在途中巧遇。后来,尤索夫晋才改称,是林甘硬要跟随他们一家游玩。

尽管如此,皇委会报告却拒绝这种说法,“基于出现那么多的巧合,只需普通常识就能够发现这其中有可疑之处。因此,我们无法接受他们否认同游的说法。”

皇委会此一定论意义重大,因为林甘和尤索夫在纽西兰之旅后的未来几年间,不断出现在同一个法庭上。在正常情况下,法官应会出于利益冲突而退审。

但在1996年,林甘作为陈志远的代表律师,起诉已故资深媒体工作者比莱(M.G.G.Pillai)诽谤。结果,法庭裁决陈志远胜诉,并下令比莱等人必须赔偿高达1000万令吉,创下赔偿金记录。

比莱后来一直上诉至联邦法院,惟以尤索夫晋为首的联邦法院三司始终维持原判。

12年后,林甘前秘书嘉央蒂(G N Jayanthi)向皇委会供证时揭露,当年联邦法院三司的判词,其实是由林甘代为撰写,而她和另外两名秘书也参与其中。

比莱在2006年,即林甘短片事件爆发前,就已与世长辞。

违法的联邦法院三司

此外,林甘和尤索夫晋也曾在1995年4月的一宗商业诉讼案中,涉嫌操纵司法。

这宗诉讼是种植公司阿依摩立(Ayer Molek Rubber Company)和Insas公司的商业纠纷案。当时,高庭下令,阿依摩立必须在48小时内,将其54万普通份转让给Insas公司。

阿依摩立公司旋即入禀诉讼,要求撤销法庭的单方面强制庭令,惟遭到高庭回拒。

高庭也拒绝发出庭令来暂缓执行判决。于是,阿依摩立公司在别无选择下,被迫将股权转让予Insas公司,而新的股权证书也发给Insas公司。

Insas公司的代表律师为林甘。

不过,阿依摩立公司仍然继续向上诉庭入禀诉讼。负责领审的上诉庭法官陈炘铠(NH Chan)发现,有人滥用高庭司法程序。

陈炘铠为首的上诉庭三司表示,由于股权已转让,因此上诉庭无法发出庭令;但为了纠正司法不公,他们裁决,Insas公司不得脱手其新股权。

陈炘铠更在1995年7月31日的判决书中,引用莎士比亚《哈姆雷特》中的名句来形容此案:“ 丹麦恐怕有些不可告人的坏事 (Something is rotten in the state of Denmark)。”

陈炘铠引述这句话可谓语带双关,因为在上世纪90年代时,吉隆坡高庭还未搬迁,仍座落于隆市中心的丹麦大厦(Wisma Denmark)。

可是,在短短12天后,以尤索夫晋为首的联邦法院三司即推翻上诉庭的裁决,同时驳回上诉庭的部分判词,包括上诉庭指Insas公司代表律师林甘滥用法庭程序一事。

然而,启人疑窦的是,联邦法院三司阵容中,竟包含一名高庭法官。

根据马来西亚法律程序,上诉庭法官可以获选为联邦法院法官,但高庭法官不能“逾越两级”,代任联邦法院法官(注一)。

2008年4月,林甘胞弟迪鲁纳马(V Thirunama Karasu)向皇委会供证,上诉庭裁决两个月后,林甘就带时任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尤索夫晋和其妻子,到八打灵再也参观一间房子,并打算将房子当作礼物送给他们。

不过,根据与林甘同行的迪鲁纳马,尤索夫晋夫妻对此安排感到不满,并要求林甘提供更大片的土地,以建造他们想要的房子。

迪鲁纳马说,林甘答应了,并让迪鲁纳马去找一处合适的地段。

迪鲁纳马还供称,他在1996年协助林甘送礼给尤索夫晋和其家人,包括手机、皮革公事包、女装皮革手提袋、现款和补汤。

阿依摩立案下判的20年后,上诉庭退休法官沃拉(KC Vohrah)也揭露,尤索夫晋涉嫌操纵阿依摩立案的判决。

沃拉也是这宗商业诉讼案的上诉庭三司之一。除了陈炘铠和他之外,另一名法官为茜蒂诺玛(Siti Norma Yaakob)。

敢于反抗林甘的法官

皮莱诽谤案及阿依摩立商业诉讼案也受到全球瞩目。

1995年11月,国际商业诉讼杂志《欧洲货币》(EuroMoney)刊登一篇题为“大马司法面对审讯”(Malaysian justice on trial)的文章,影射林甘和陈志远与多名法官关系匪浅。

林甘就该篇文章状告多名律师、记者等人诽谤,索赔高达1亿令吉。

他辩称,上诉庭的阿依摩立案判词,已遭到以尤索夫晋为首的联邦法院三司推翻。

不过,这宗诽谤案却在2006年,遭到高庭法官希山慕丁尤努斯(Mohd Hishamudin Mohd Yunus)驳回。

希山慕丁尤努斯作出大胆的裁决,裁定上诉庭在阿依摩立案的判决“完整无缺(intact)”,且“具法律约束力”,因为联邦法院三司当时只有两名法官符合资格,而另一名法官来自高庭,并没有列入审理行列的资格。

林甘短片丑闻及2007年皇委会报告,梳理了10年间吊诡案件的脉络,包括从武吉免登选举诉讼、皮莱诽谤案到阿依摩立案。

虽然皇委会建议对付林甘短片内所提及的人物,但当局由始至终都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皇委会报告总结时提出,不仅要治标,也要治本。

“换言之,必须坚定地致力找出病源。”

两年后的2009年,时任首相阿都拉在退休前两个月,设立了司法任命委员会(Judicial Appointments Committee, JAC)。

委员会旨在协助审核和确保法官的独立性,但最终委任权仍掌握在首相手中,而且委员会也没有否决权。这说明司法独立的问题依然存在。

时至今日,马来西亚司法体系的公正独立迎来新一轮争论,2007年皇委会所提的“病源”找出来了吗?

35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371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0-2-25 23: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拥有婆罗洲司法经验 砂沙案件由东马法官审理

2020年1月20日

(布城20日讯)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宣布,砂拉越及沙巴的案件往后将由拥有审理案件司法经验的东马人法官负责审理。

他说,沙巴律师协会主席陈权芳1月17日在古晋举行的2020法律年活动致开幕词时,强调了拥有审理入禀东马法庭案件司法经验的东马人法官,在我国司法体制的上诉庭及联邦法庭应有代表的重要性。

他说,本身完全认同,多次涉及独特婆罗洲本土情况、文化及传统的案件,由拥有婆罗洲司法经验的法官来审理才是最好的。

刘伟强昨日发文告表示,联邦政府和砂、沙州政府在2019年已经认可及同意婆罗洲代表的重要性,需要由拥有婆罗洲司法经验(法官)审理婆罗洲的案件,是审查大马建国契约(MA63)内阁特别委员会所同意的17项课题之一。

他说,上述内阁特别委员会由首相敦马哈迪领导,成员包括砂州及沙巴首长,还有这2个州属的总检察长。

“总检察署及联邦法院主簿署,将在行政上解决此事。”

刘伟强也强调,审查大马建国契约内阁特别委员会的这项成就在大马法律历史上是史无前例的,也显示这个高阶决策单位的极大效率。

“联邦政府将持续与砂拉越及沙巴州政府合作,确保维护婆罗洲的利益,还有沙巴及砂拉越是联邦的平等伙伴。”



别以州宪法说事 刘伟强:联邦宪法是至高法律

2020年1月30日

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今日声明,不管别有居心者是否以州宪法说事,但联邦宪法是我国至高的法律。

他强调,州宪法不得逾越联邦宪法,这是在一九五三年沙砂两州与西马半岛共组马来西亚联邦时所同意的。

刘氏在亚庇高庭视察人工智能数据判决示范后,受询时这么表示。



东马大法官 阿邦依斯干达走马上任

2020年2月25日

亚庇25日讯|新任东马大法官拿督阿邦依斯干达阿邦哈欣,今日正式走马上任。

他今日在国家皇宫接受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颁发委任权杖,在场见证者包括联邦大法官东姑迈慕和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

来自砂拉越诗巫的阿邦依斯干达(61岁)此前是联邦法院法官,上任前数日,就曾以联邦五司会审之一的身份,在亚庇法院审理多起上诉案件。

阿邦依斯干达1983年开始,在砂拉越的美里担任推事,展开其司法服务生涯。



星洲日报

大马只限2高庭主簿署·黄达华:除非修宪

2019-11-28 08:31:30

(亚庇27日讯)东马大法官丹斯里黄达华指出,除非国会修宪,否则只能维持两个高庭主簿署。

他说,目前的宪法规定两个高庭主簿署,即马来亚高庭主簿署和沙砂高庭主簿署。

黄达华今日在亚庇法庭出席“沙巴32名已故律师追思会”后受访时坦言,他对砂人联党的建议无任何看法,惟表示任何人都必须遵守宪法。

砂人联党提出沙巴、砂拉越及马来亚应各自设立高庭主簿署,以反映马来西亚三邦地位。

沙巴律师协会主席陈权芳也赞同黄达华的说法。他说,沙、砂和马来亚共组马来西亚后,宪法已规定了我国只有两个高庭主簿署。

“除非修宪,但修宪又谈何容易?总言之,目前的宪法阐明我国只有两个高庭主簿署。”

沙砂对主簿署有争议

陈权芳也说,砂沙是否各自设立高庭主簿署的课题早已争议许久,但他看认为,高庭主簿署的系统与操作是否保持高效,远比我国是否要设立3个高庭主簿署来展示马来西亚三邦地位来得重要。

“过去因为案件转移的问题,引起砂沙应各自设立高庭主簿署的议题。或许沙、砂和马来亚各有高庭主簿署会让事情变得更好,但对我而言,系统的规范化远比高庭主簿署的数量来得更重要。”

早前,砂人联党青年总团秘书长符祥威希望,砂盟18名国会议员能帮助砂拉越在国会提呈这项动议,就上述法律做出修改。

亚庇法庭议会厅举行追思会,缅怀32名已故律师对司法及社会的贡献。

沙律师协会办追思会 缅怀32已故律师贡献

(亚庇27日讯)沙巴律师协会今日在亚庇法庭议会厅举行追思会,追思及表扬32名已故律师对司法及社会的贡献。

东马大法官丹斯里黄达华在活动后向记者表示,追思会是沙巴司法界的“传统活动”,以将已故律师对沙巴司法及社会的贡献铭记于心。

司法界“传统活动”

黄达华说,这项传统活动已持续超过25年,希望这个仪式在未来于可行的情况下持续办下去。

“它并非一项年度活动,而是当我们司法界的兄弟姐妹不幸离开了我们,我们就会办追思会来缅怀他们。”

在场的沙巴律师协会主席陈权芳表示,明年会再办追思会,以悼念这次不在追思名单内,包括地庭法官黄东泉。

这场追思会悼念的已故律师包括拿督刘沛强(前助理部长)、拿督陈君武、拿督曹展棠、拿督曹德安(前副首长)、梁志强(前助理部长)、蔡远鹏和区福财。

出席者有前首长拿督杨德利。



全马首个设在亚庇·沙砂司法博物馆开放

2020-02-18 19:17:23

(亚庇18日讯)设在亚庇法庭大厦第5楼的沙巴及砂拉越司法博物馆今日启用。这也是全马首个司法博物馆,欢迎民众于周一至五,早上8时30分至下午4时前来参观,了解我国尤其东马司法机构的发展进程。

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丹斯里东姑麦润及东马大法官丹斯里黄达华今午为东马司法博物馆主持启用仪式。黄达华致词时说,自马来西亚联邦成立以来,我国的部分历史遭到忽略,因此成立此馆正好填补不足之处,让后人更加了解我国历史。

“博物馆记录了上一代的故事,提醒我们司法机构在我国经济、社会和政治演变中扮演的角色。”

“唯有更了解历史,国人才会更珍惜彼此,继而引导我国走向更美好的未来。”

黄达华说,这是继东马高庭主簿署在砂拉越首府古晋设立56年、于去年9月15日搬迁至亚庇法庭后,亚庇法庭再写下新里程碑,开设东马司法博物馆。

英皇家徽章 无价之宝

黄达华特别介绍置放在馆内显眼处的英国皇家徽章(Royal coat of arms)。他说,已有132年历史的英国皇家徽章,原本存放在山打根法庭,是于去年4月在亚庇法庭大厦启用礼时,正式移交给东马司法博物馆。

“这徽章是无价之宝,它只能在东马司法博物馆看得到。”

他说,在1881年至1882年之间,北婆罗洲渣打公司获得了管理北部婆罗洲的特许权。1888年,英国司法在北婆罗洲设立法庭,任命法官和颁布法律,继而挂上了英国皇家徽章。直到1963年9月16日,马来西亚联邦成立,我国司法机构因不再代表英国君主,故徽章由我国国徽取而代之。

海洋生态艺术展开幕

东姑麦润和黄达华随后也为“海洋生态艺术展”主持开幕仪式。

共有54幅关于海洋生态的画作在亚庇法庭大厦2楼展出。52幅作品出自本地著名艺术家再米沙希比尔及两幅出自华裔—杜顺裔艺术家奥利维卡之手。

有关展出将持续至3月18日,有兴趣者可在周一至五,早上8时至下午5时前来法庭观赏及购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23-2-4 11:25 P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