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大佬

一马案26亿门 巴拿马文件 名牌包巨钻项链

[复制链接]

307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356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0-9-9 19:30:14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前秘书:阿末扎希允用基金支票付卡账

2020年8月25日

(吉隆坡25日讯)前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的前执行秘书马兹丽娜表示,阿末扎希允许使用慈善组织健康思维基金的支票,来支付其个人信用卡账单,同时允许在支票上使用其签名印章。

她指出,阿末扎希在2016年在内政部办公室告诉她,停止使用健康思维基金帐户中的支票,来支付他的个人信用卡账单。

“据我所记得,当时拿督斯里命令我,不再使用健康思维基金的支票来支付信用卡,因为据说反贪会已开始进行调查。”

“我没有进一步询问。我被要求用现金为信用卡付款。”她表示, 阿末扎希过后给她现金,来支付之后的信用卡账单。“我对上一次使用健康思维基金的支票支付信用卡,是在2 0 1 6年初。”

马兹丽娜今日作为控方第90名证人,出庭为其前雇主阿末扎希涉嫌挪用健康思维基金资金案供证。另外,马兹丽娜说,从2011年12月9日至2018年5月,她担任阿末扎希执行秘书已有大约7年,横跨阿末扎希担任国防部长、内政部长和副首相的时期。

处理扎希个人账单

她说,自己初入职时,前任执行秘书拿督罗西亚告诉她,她的工作包括处理阿末扎希的个人账单。她指出,罗西亚当时将健康思维基金档案、该基金的艾芬银行支票簿、健康思维基金官方印章、阿末扎希签名印章,以及阿末扎扎希名下的马银行支票簿,交给她。她表示,她随后将这些支票簿收在一个可以上锁的抽屉,她只有

在阿末扎希的允许下,才会使用健康思维基金的支票,来偿还阿末扎希个人信用卡、汽车保险和路税、付款给大马皇家警察足球协会和两间公司。

她提到,阿末扎希有4张大马伊斯兰银行的信用卡,其中两张是其妻子名下的附属卡,另外还有以他个人名义的两张马银行信用卡和美国运通信用卡。

“在与拿督斯里工作的整个过程中,我准备使用健康思维基金的支票来支付他的个人信用卡账单。我是在拿督斯里的允许下这样做的。”

马兹丽娜进一步指出, 她为每月信用卡付款准备的所有此类支票,阿末扎希都没有预先签名。

她说,自己都会向阿末扎希出示健康思维支票以及每月的信用卡月结单,以寻求他的签名,也说阿末扎希都会仔细检查支票,然后再用自己的钢笔(通常用黑色墨水)签名,当她仍然在场的时候。

“每次我出示用来支付信用卡账单的健康思维基金支票时,他从未质疑。拿督斯里也从未质疑我为什么不使用他的私人支票,即银行的账户。”

此外,马兹丽娜表示,她大约在2014年左右开始在健康思维基金的支票中使用阿末扎希签名印章,但仅用于他的个人信用卡账单,以及当他不在办公室时。

她是在获得阿末扎希的允许后,才开始这样做。

她指出,相较担任国防部长期间,阿末扎希担任内政部长和副首相时比较忙,经常出差到外州以及国外,导致她难与他见面和寻求他的指示。



左右首相对付违抗者 “公仆都怕了罗斯玛”

2020年9月9日

(吉隆坡9日讯)前首相夫人拿汀斯里罗斯玛的前特别助理拿督里扎曼梳今日在高庭供证时认为,罗斯玛令公务员生畏,因为她在他们眼中是一名凶悍的首相夫人,并可左右首相对付他们。

他说,他的这番看法是源于他在2009年以合约形式受委后,与公务员共事的经验。

“在公务员的看法中,拿汀斯里有能力左右首相,以将违抗她要求的政府官员,转调至不重要的职位,公务员惯用的术语是‘雪藏’,或将他们调往离居住地很远的地方。”

“此外,我也发现拿汀斯里罗斯玛在政府行政机关内,有很大的影响力,政府机构和官员常常觉得难以拒绝来自大马第一夫人组(Bahagian F.L.O.M)和罗斯玛的要求。 ”

“政府官员常常试著满足和得到拿汀斯里罗斯玛的欢心,他们将尽力满足拿汀斯里罗斯玛的所有要求,一直到成功为止。”

作为控方重要证人的里扎曼梳(46岁)在为罗斯玛的砂拉越学校太阳能计划舞弊案供证时,这么指出。

里扎曼梳也是本案第21名证人,他今日在主控官阿末阿克兰副检察司引导下,读出书面证词。

他说,他当时认为上述一切并不属实,以及只是要破坏罗斯玛在公务员眼中的形象和名誉。

“作为拿汀斯里罗斯玛的特别助理,我常会捍卫她的形象。”

他指出,他也经常看到罗斯玛与其丈夫拿督斯里纳吉沟通,以及根据他们相处的经验,他可以证实,纳吉非常尊重其妻子的意见。

较早前,里扎曼梳指出,他于2009年5月1日至2018年5月期间,在纳吉于2009年4月初宣誓出任第6任大马首相后,所成立的大马第一夫人组任职。

他说,该组随后易名为特别组,正式职务是为罗斯玛安排日常的官方和非官方活动。

他说,他在大马第一夫人组任职期间,他发现政府机构非常敬畏该组,因为除了罗斯玛的地位和名望,该组的时任主任拿督斯里阿兹扎也是罗斯玛大学时代的旧相识,所有来自该组的要求将迅速的被政府机构执行,不会有繁文缛节的问题。

他说,他于2012年在罗斯玛的指示下,成立一支网军,以监督社交媒体上对罗斯玛有批判性或负面印象的内容,以及必需消弭和向公众澄清每一项指控。



罗斯玛被指为注重形象 每月花10万管理网军

2020年9月9日

(吉隆坡9日讯)  前首相夫人拿汀斯里罗斯玛的前特别助理拿督里扎曼梳揭露,罗斯玛非常注重个人形象,每月会耗费10万令吉成立网络军团,来反击网络上关于她的负面新闻及消息。

罗斯玛被控砂州学校太阳能计划贪污案,特别助理里扎曼梳今日作为第21名证人出庭。

他在庭上供证时表示,在2012年,他在罗斯玛的指示下成立了网络军团,罗斯玛每月也会自费10万令吉作为管理经费。

“这个网络军团由我管理,主要人物是监督社交媒体上,针对罗斯玛的极端及给予负面形象的内容。 ”

他说,网络军团也必须反击及向民众解释有关罗斯玛的诽谤及指控。

他指出,这个网络军团的经费全权由罗斯玛出资,而罗斯玛也会每月给他10万令吉现金,作为经费。

“她将自己的形象,声誉和人民对她作为首相夫人的地位的看法,放在首位。”

“罗斯玛一直希望自己的活动得到宣传和媒体报道。”

里扎曼梳也称,罗斯玛要求的媒体报导不仅限于慈善活动而已,她也希望媒体报导可以增加她的知名度,并改善她在公众眼中作为首相夫人的印象。

“罗斯玛经常与我联系,以获取有关她以及目前政治局势的最新消息。”

他说,每当出现关于罗斯玛的负面消息时,罗斯玛都会询问他,并高度信任他可以处理好这些争议。



沙鲁:纳吉从一马公司中获益

2020年9月3日

(吉隆坡3日讯)一马发展公司舞弊案今日续审,该公司前首席执行员拿督沙鲁今日作供时强调,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个人从一马发展公司中获取利益。

沙鲁也是此案的第9名证人,他今日在法庭作供时指出,纳吉对于一马发展公司的情况并非毫不知情,纳吉也了解一马公司相关的事务。

他说,纳吉据称是透过在逃商人刘特佐,针对公司的事务提供指示。

案件主控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今日向沙鲁进行覆问时(re-examination)时,沙鲁将纳吉列为一马发展公司转账的受益人之一。

哥巴斯里南:“在事后看来,你认为谁从这些转账中收益。”

沙鲁:“在事后看来,根据在法庭内和调查期间,向我展示的文件,受益人至少包括刘特佐、唐敬志(Casey Tang)、卢爱璇(Jasmine Loo)、奥贝德(Tarek Obaid)、马奥尼(Patrick Mahony)、卡迪(Khadem Al-Qubaisi)、莫哈末巴达维(Mohamed Badawy Al-Husseiny)、还有拿督斯里纳吉。”

沙鲁也坚持早前的供词,表明自己没有从消失的一马发展公司资金中受惠。

哥巴斯里南随后指出,就如法庭内提呈的新闻报导内容,表示刘特佐在一马发展公司中扮演欺诈的角色,而沙鲁早前也反对纳吉代表律师的建议,表示纳吉对于刘特佐扮演的角色毫不知情。

哥巴斯里南接著再问沙鲁:“在早前的交叉盘问时,你反对被告毫不知情的建议,所以,你能否继续向法官解释,是什么导致你相信被告知道刘特佐的所作所为?”

沙鲁作答时指出,纳吉非常清楚一马发展公司的事务。

“这不仅是我在2009年至2013年,担任首席执行员期间的行动与决策模式。在2013年,2014年,2015年和2016年,实际上便是如此。这与我早前所说的要点吻合,包括管理层和董事局所作出的决定。”

“实际上,我曾经在1至2个特别的场合与纳吉浅谈,我发现他对公司内部了如指掌。”

哥巴斯里南:“所以,这好像他没有蒙在鼓里?”

沙鲁:“没有,至少在我的观点和任何时间点上,我不认为不知情。”

要求须“受保护”

沙鲁也指出,数名人士包括刘特佐、首相署办公室和国会监督机构的国阵成员都曾要求纳吉在一马舞弊案件中,必须“受到保护”。

沙鲁指出,在2009年至2016年期间,曾接获来自刘特佐黑莓手机讯息或电邮,超过100个要点(talking points)或书写指示,并相信这些有关公司资金转账与协议都是刘特佐代替纳吉所发。

沙鲁在接受纳吉代表律师,拿督斯里沙菲宜交叉盘问时说,他在2015年,接获来自刘特佐的指示后,销毁这些电邮,来自黑莓手机的短讯,在过一段时间后将依据手机的自动消除系统销毁;刘特佐也销毁了他从黑莓手机中,复制的数码档案和资讯。

“来自黑莓手机的短讯,文字档案,我有将部分文件抄袭,但,接获某些指示后,我基本上删除了所有的要点,因为指示非常清楚:首相遭到攻击,你最好保护他。”

沙鲁也确认,基于刘特佐的指示,他在2015年销毁了每一份文件,并同意这是在一马发展公司成为争议课题后发生,碰巧国会公帐会在同样的时间点针对一马发展公司进行第二次的查询。

法官科林劳伦斯最后择定,案件在下星期一续审。



民调:过半马来人认同纳吉有罪裁决

2020年9月2日

(吉隆坡2日讯)默迪卡民调中心指出,随著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于7月28日被高庭定罪后,61%的受访者同意高庭的裁决,另外18%则表示不同意。

该中心在文告中说,有57%的巫裔认同法庭的这项裁决。

根据该中心的调查显示,华裔和印裔则分别有高达74%和63%受访者认同高庭对纳吉的裁决。

高庭于7月28日宣判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SRC公司4200万令吉资金挪用案的的7项滥权、刑事失信及洗钱罪名成立,并判处纳吉监禁12年和罚款2亿1000万令吉。

法官在聆听各方的求情陈词后宣判,纳吉在一项滥权罪中,被判监禁12年和罚款2亿1000万令吉;3项刑事失信罪各被判监禁10年;3项洗钱罪各被判监禁10年。

基于法官谕令刑期同时执行,因此纳吉面对12年监禁。


307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356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0-9-15 08:41:06 | 显示全部楼层
光华日报

纳吉案最严重滥权案 法官:裁决震慑犯罪人

2020年9月09日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滥用权力,从SRC国际公司提取4200万令吉转入自身账户等同出卖国家,并促使他成为马来西亚首位被起诉和定罪的前首相。

SRC国际公司案承审法官纳兹兰说,纳吉的案件是大马过去至今最严重的滥权案件之一,而他的裁决将会对未来的犯罪人起着震慑作用。

“他涉及的7项控状,即在滥权、刑事失信、洗黑钱中的定罪,完全构成了对信托的绝对背叛。”

纳兹兰在长达536页的裁决书,如是写道。吉隆坡高庭是在7月28日判决纳吉7项刑事罪名成立,即3项刑事失信、3项洗黑钱和1项滥权。

同时也是北根国会议员的纳吉被判处监禁12年和罚款2亿1000万令吉,如无法缴付罚款则要再监禁5年。

纳兹兰说,该案最令人发指的是纳吉在任相期间,让最大的公共服务退休基金贷款40亿令吉给SRC公司。

他说,考量所有情况,特别是意识到7项严重罪行的控状反映出的局面,几乎是可以想象出的最恶劣案件,即这些罪行是经过深思熟虑和预谋的过程,SRC公司4200万令吉公帑的损失是基于被告将其用于个人利益,而且这些严重罪行是在他担任公众信任中最高职位,即首相时所犯下的罪行。

纳兹兰说,辩方指纳吉从沙地阿拉伯已故国王阿都拉获得资金的说法无法成立,因为没有证据显示纳吉曾经尝试去核实和了解该资金捐献来源和目的。



诗华日报

证人:1MDB只是巫统的摇钱树

2020年9月14日

(吉隆坡14日讯)一马公司前总执行长莫哈末哈金指出,由政府成立的一个大马发展公司(1MDB),其实是为了提供政治资金给巫统,以及保护时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地位。

莫哈末哈金今日在法庭供证时说,在他于2012年7月15日,与暗中另一名关键人物刘特佐在布城香格里拉酒店首次会面时,刘特佐告知他1MDB与巫统的关系。“在那次的会面,刘特佐告诉我成立1MDB的真正目的,是要通过这个生意来帮助巫统,不过他没有详细讲述1MDB如何帮到巫统。”

他说,据他所了解,刘特佐当时是1MDB与纳吉的顾问。

他补充,他当时印证1MDB的总执行长职,之后通过纳吉私人秘书拿督阿兹林的引领,与刘特佐会面。

他说,刘特佐告知他,1MDB是按照纳吉的指示来运作的,纳吉的决定是绝对的。

莫哈末哈金说,刘特佐指1MDB的资金是用来帮助巫统,因此他猜测1MDB的资金沦为纳吉的“政治资金”。

莫哈末哈金是在2012年8月成为1MDB的总营运长,然后在2013年成为总执行长。

他说,他与1MDB的高层,都不知道刘特佐是如何从海外筹集资金,以及是否有用在1MDB的项目上。

他说,他曾多次质问刘特佐,即是否能将在海外筹得的资金,用来偿还1MDB的债务以及在大马的计划,不过都被刘特佐拒绝。

“刘特佐告知我,那些钱是给巫统的,不能碰。”

“我好几次生气了,就追问刘特佐有关1MDB的资金,他一直都说是巫统的。”

他说,1MDB主席丹斯里罗丁也曾要求纳吉将海外资金调回来,以偿还1MDB的贷款,不过纳吉拒绝,并说有关资金无法带回国。

“刘特佐亲口告诉我,纳吉成立1MDB是要确保巫统的资金,就是要通过这家由首相管辖的公司来获得政治资金。”

“在1MDB工作时,刘特佐也跟我说明,1MDB是一家照顾纳吉利益的公司,以及提供资金给巫统。不过我不懂刘特佐与纳吉是如何获得资金。”

他说,就连阿兹林,也说过相同的话。



罗斯玛前助理承认 曾收近100万“政治献金”

2020年9月14日

(吉隆坡14日讯)前首相夫人拿汀斯里罗斯玛的前助理拿督里扎曼梳承认,他曾接受日拔控股董事总经理赛迪及其商业伙伴雷恩给出近100万令吉的“政治献金”。

罗斯玛被控的砂州学校太阳能计划贪污案今日续审,里扎曼梳今日在庭上供证时坦言,向赛迪和雷恩要求10万令吉,其中3万令吉已存入其商业伙伴拿督阿末法立的银行账户中。

他在接受罗斯玛首席代表律师拿督加吉星的交叉盘问时指出,二人还支付了他与其家人在2016年前往麦加进行小朝圣的部分费用。

加吉星询问他是否对使用所谓的贿金,在小朝圣时享受包机和头等住宿“不感到羞耻”时,里扎仅表示同意。

加吉星问:“您还得到赛迪和雷恩赞助的旅行吗?”
里扎答:“部分赞助。”

加吉星问:“那你是用贿金去旅行的?”
里扎答:“那是政治献金。”

加吉星问:“如果从一开始就是政治捐赠,那么你将不会受到指控?”
里扎答:“我不同意。”

里扎梳曼早前被控4项控状,他是被控在砂拉越学校太阳能计划下,为自己和罗斯玛索取和收受共计550万令吉贿款,因而触犯2009年大马反贪会法令第16(a)(A)条文;该案原定于今年2月审理,但控方在1月撤销了对里扎梳曼的控状。

于是,加吉星询问里扎是否私底下与控方达成协议,为罗斯玛案件供证,以撤销他最初面对的指控时,但是里扎多次表示不同意加吉星的说法。

加吉星指出,里扎的证词与其被撤销的贪污控状,相互抵触。

里扎在供词中承认,获得由赛迪和雷恩给出的50万令吉的“谢礼”,以感谢他协助确保拿下砂拉越学校太阳能计划。

加吉星对此表示,里扎不诚实的陈述“丑化了法庭”,并指控里扎“与控方一起参与了刑事阴谋”,但里扎对此表示不同意。

加吉星询问里扎如何以7000令吉的公务员月薪,积累大量的物质资产,包括三辆宝马、奥迪和奔驰的豪华车,以及价值超过350万令吉的房子。

因此,他认为里扎只能通过贪污的金钱来积累这些资产,里扎对此也表示不同意。

里扎坚称,他收到的任何款项都是政治献金。

他重申,他是罗斯玛的助理,并指他的第一个正式任命是她的特别事务官员。

承审法官莫哈末再尼择定,明日继续此案的审讯。



贪污罪犯数据库 纳吉高居榜首

2020年9月14日

(吉隆坡14日讯) 大马反贪污委员会贪污罪犯数据库,将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列为贪污罪犯之一,更高居数据库榜首。

纳吉的挪用SRC公司4200令吉资金官司,其7项滥权、刑事失信和贪污罪在7月28日于高庭被判全部有罪,刑罚为罚款2亿1000万令吉及坐牢12年,目前案件在上诉阶段。

纳吉目前针对此判决提出上诉。而他所面对一马公司案件则在审讯当中。

反贪会贪污罪犯数据库内共有632名贪污罪犯,网站都有列明罪犯名字、照片、身份证或护照号码、贪污案件的编号,以及案件的上诉情况。

民众可以通过点击罪犯的照片,来了解其控状、所犯的罪行、刑罚、控辩双方阵容、个人资料等等。

纳吉的个人资料上写著,雇主为大马政府,职位为首相,贪污类别被归为公务员。

根据反贪会官网,贪污罪犯数据库的主要目的是证明预防措施,并明确表明向贪污宣战。

网站说,数据库是重要的意识工具,可帮助公众和组织在员工雇用、任命或升职前的实研究和评估。

“数据库可以充当警惕工具,防止他人犯下贪污行为,还可以作为一个因人而悔改的因素,因为贪污罪犯的信息以及所犯的罪行,将会刊登在反贪会官网,被所有人看见长达3年。”

307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356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1MDB前首席执行员 离任前薪水达9.7万

2020年9月17日

(吉隆坡17日讯)前一马发展公司(1MDB)首席执行员莫哈末哈仄离任前的薪水高达9万7000令吉。

莫哈末哈仄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面对的一马公司案控方第10名证人,他今天在法庭供证时表示,他在一马公司担任首席执行员所获得的最后薪水是9万7000令吉。

现年48岁的莫哈末哈仄说,他在2013年开始担任首席执行员时获得了9万3000令吉薪水,同年还获得了5个月的花红。

“在担任一马公司首席执行员期间,我获得2次花红,第二次是在2014年获得10个月花红。”

莫哈末哈仄表示,他在2012年加入1MDB担任首席营运员,次年接替了拿督沙鲁,成为首席执行员。

“担任首席运营员时,我的月薪是6万5000令吉。”

在加入1MDB之前,莫哈末哈仄担任Sime Darby Auto Connexion的董事经理,薪水为3万8000令吉。

莫哈末哈仄也表示,沙鲁是在八打灵再也的颐思殿酒店(Eastin Hotel)面试他。

不过,他强调,沙鲁并不是介绍人,是前老板拿督诺巴迪推荐他去一马公司

他说,诺巴迪是1MDB董事会成员之一丹斯里依斯米的朋友。

“拿督诺巴迪告诉我,1MDB正在寻找首席运营员,如果我有兴趣,可以将简历直接发送给依斯米。”



涉收纳吉100万未通报 沙里尔不呈陈情书

2020年10月15日

(吉隆坡15日讯)联邦土地发展局前主席丹斯里沙里尔涉嫌收取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100万令吉,却未向内陆税收局通报案有新进展,沙里尔已打消拟议向地庭提呈陈情书的念头。

沙里尔的律师沙鲁说,沙里尔决定不提呈陈情书,因为他想要通过法庭审讯为自己讨回清白。

他今天通过WhatsApp通讯应用程式向《马新社》这样指出。

5月21日的审讯当天,沙鲁在庭外告诉记者,其当事人将提呈陈情书,而他们会先研究相关文件,再商议提出陈情书的申请。

此外,沙鲁说,辩方已申请将此案转移到高庭审理,法官莫哈末纳兹兰将于10月30日聆审这项申请。

“我们已于8月17日提出上述申请,原订于10月8日由法官莫哈末纳兹兰聆讯,但由于本案的主要律师因新冠病毒疫情隔离而延后。”

另外,来自反贪污委员会的莫哈末阿里夫副检察司说,控方将会对辩方的申请提出反对。

地庭法官阿祖拉原订于10月12日至15日期间聆审此案,但由于主要律师在隔离中,因而展延至11月9日至12日以及12月3日;控方将申请传召9名证人。

现年71岁的沙里尔被控涉嫌洗黑钱,在2013估税年所得税报税表没有如实申报所得,即没有申报接获纳吉开出志期11月27日的100万令吉大马回教银行支票。

该支票于2013年11月28日汇入沙里尔的大众回教银行户口。

他因而抵触1967年所得税法令第113(1)(a)条文(遗漏或少报收入)。

沙里尔被控直接涉及一项非法活动收益,他被控于2014年4月25日在位于端姑阿都哈林路的税收局分局犯下罪行。

他因而抵触2001年反洗钱、反恐融资及非法活动收益法令,一旦罪成,最高刑罚监禁5年或罚款500万令吉,或两者兼施。



前情报头子 5千万公帑买名表

2020年10月6日

(吉隆坡6日讯)控方将力证马来西亚对外情报组织(MEIO)前总监拿督哈莎娜在职期间,挪用1210万美元(5040万令吉)的部份款项,来购买6只手表等贵重物品。

哈莎娜失信案副检察司莫哈末依斯干达表示,他们将证明哈莎娜在职期间,利用其职权的便利,滥用属于政府的资金。

“控方将证明,被告以总监的身份,于2018年4月30日收到来自外界的1210万美元。证人的证词将证明她犯下失信行为。”

“证人的证词也将证明,这笔资金是有特定的用途,但哈莎娜并没有履行责任,导致大马政府亏损1210万美元。 ”

“我们也将证明,她已经用这笔钱还清了第三方,并在未将其退还给政府或首相情况下,带离情报组办公室。 ”

他说,控方也将在刑事法典第409B条文下,推断被告滥用这笔款项的欺诈意图。

另一方面,高庭司法专员拿督阿末沙里尔也批准控方的申请,让哈莎娜失信案的11名证人以清堂审讯的申请。

哈莎娜(61岁)是在2018年4月在布城首相署情报组总监办公室,失信于受委托掌管的1210万美金(5040万令吉)。

他在2018年10月25日被提控,惟她否认有罪。

她被控抵触刑事法典第409条文,一旦罪成,可被判监禁最多20年、鞭笞和罚款。

11证人获准清堂供证

高庭今日批准控方的申请,允许37名证人当中的11人在大马对外情报组织(MEIO)前总监拿督哈莎娜被控失信5040万令吉公帑案清堂供证。

司法专员拿督阿末沙里尔说,他以国家安全为由批准上述申请。

他指出,若11名准证人在庭上供证,此诉讼将把国家安全课题曝露在公众眼前及获得媒体广泛报道。

他说,法庭是考量到首相署研究组总监所确认的宣誓书后作出这项决定,该宣誓书阐明,若没清堂供证,准证人的身份将公诸于世。

“这将影响他们为国家安全利益有效履行职责的能力,甚至可能令他们面对重大危险。

“同时,首相署研究组的诚信也会严重受影响,其隐蔽角色将很大程度被削弱。”

阿末沙里尔说,法庭有责任行使在司法法庭法令下赋予的权力,谕令部分审讯以清堂供证方式进行,以维护司法公正。

“通过这么做,我认为答辩人(哈莎娜)在有效自辩的过程中不会面对偏见……答辩人仍可在盘问环节挑战证人的供词,为自己辩护。”

2018年10月25日,哈莎娜在地庭被控身为公职人员,失信1210万美元(约5040万令吉)公帑。

她被控在2018年4月30日至5月9日期间,在首相署对外情报组织总监办公室犯下上述罪行。

她因而被控抵触刑事法典第409条文(失信),一旦罪成,最高刑罚为监禁20年和鞭笞,以及可被罚款。



纳吉:”cash is king”并不是用来贿选

2020年10月17日

(吉隆坡16日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说,在上届大选落败后,他要求妻子拿汀斯里罗斯玛在家中照顾孙子低调生活,让自己出外工作。

纳吉接受网媒《Malaysia Gazette》访问时指出,他不希望其他人有任何错误的诠释。

不过,提及在柏威年公寓被扣押的现金,他强调有大部份是属于巫统的资金。

他透露,当时刚结束全国第14届大选,全国有222个国会议席和505个州议席,需要庞大的资金。

“敦马不是不知道,也不是不明白,因此必须要有竞选捐款,必须使用现金,反对党也需要资金。”

他指出,当时国阵有13个成员党,除了巫统,国阵以外的政党也寻求资助,直到现在也无法证明那些资金与一马发展公司有关。

此外,纳吉也澄清在柏威年内其他的物品,包括自己孩子的结婚礼物也被充公,而且与一马发展公司没有任何的关联。

他指出,有些是自己身为国家领袖所接获的礼物,包括来自卡塔尔与汶莱苏丹的礼物。

“收藏这些礼物,不是作为私人用途,而是置放在展览厅,让人观赏。有些礼物价值太高,根本不能使用。”

他强调,将这些礼物放在展览厅,让许多人参观之馀,也包含自己在担任首相时的一些我国历史。

他透露,这些礼物也包括生日礼物,以及来自女婿家庭的礼物。

“当这些东西被公开后,显示我拥有庞大的资产,这旨在污蔑我的形象,我视为政治手段,而事实上,这些东西与一马发展公司无关。”

另外,纳吉也强调,所谓的“cash is king”,并不是用来贿选,而是自己与敦马的经济理念有所不同。

纳吉说,他将国家的收入用作资助贫穷的人民,尤其是B40低收入群体,拉近B40群体与富有群体收入。

“这是刺激本地经济。例如派发人民一马援助金,若人民拥有购买能力,商店就会客户,刺激和转动本地市场。”

他指出,若人民需要帮助,就会获得援助,因此纳吉强调,这不是贿赂。

“只要收入3千令吉一下就会获得,所有人都会拿到,包括反对党。”

提及“bossku”,纳吉在访问中透露,“bossku”并不是由自己所开始,而是由年轻人自己发起,因此变得广为人知。

他指出,自己当时抵达的一个地方,被那里的居民要求呼喊“bossku”。

纳吉解释,所谓的“bossku”不是老板,其意思是好朋友,而“maluapa”,则是工作赚钱,因此没有必要感到羞耻。

他说,敦马因此完全错误诠释了“maluapa bossku”。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20-10-23 01:29 A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