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大佬

一马案26亿门 巴拿马文件 名牌包巨钻项链

[复制链接]

307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356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11-8 17: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沙地外长说明,26亿捐款跟该国政府无关

发表于 2018年10月26日20:39  |  更新于 2018年10月26日21:17   晚上9点17分更新

沙地阿拉布外交部长艾祖北两年前曾发表“纳吉26亿是捐款”的言论,因此他这次再度访马的行程备受瞩目。

外交部长赛夫丁阿都拉表示,艾祖北如今说明,前首相纳吉个人银行账户所拿到的26亿令吉捐款,跟沙地阿拉伯政府无关。

《马新社》报道,赛夫丁阿都拉今天在外交部接待艾祖北,两人在交流中谈到了一马公司和26亿门。

赛夫丁在会面结束后表示,“他(阿德尔)说,那(26亿令吉捐款)与沙地阿拉伯政府无关。”

艾祖北上个月在纽约出席第73届联合国大会时,就说沙地政府将配合一马公司案调查,并强调与26亿捐款无关。

他在出席艾祖北与马哈迪会面环节后说,“今天再重复一次,这与沙地政府无关。”

一度声称是投资

2015年,《华尔街日报》揭露一马公司案件。时任总检察长阿班迪声称纳吉个人账户的26亿令吉,是来自沙地阿拉伯王室的捐款。纳吉也多次否认不法,近期还在面子书公布信函,声称巨款确实是来自沙地王室。

艾祖北先是在2016年2月受访时,认为该笔钱不是来自沙地政府,也非是所谓的政治献金,毋宁是一项投资。

随后,他却在2016年4月,与纳吉在土耳其碰面后,即改口说该笔巨款确实是来自沙地阿拉伯的捐款,并期盼事件告一段落。

欲加强两国合作

赛夫丁说,他也在本次的会面中,向艾祖北表达内阁决定,即马来西亚不会插手沙地阿拉伯所发动的也门战争。

“现阶段,我们所有的军人已回来了,我们不会参与。”

针对关闭萨勒曼国王全球和平中心(KSCIP),赛夫丁说,此事仍需商榷。

“这个想法尚未落实,我们也不会落实。”

至于国油公司与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合作事项,赛夫丁也说,“双方都想加强合作。但首要的是,需提高两国之间的贸易量。”

他强调,“我们想加强合作,但这是共识需要透过正当管道进行。换言之,这仅限于外长与外长之间的讨论。”

“在希盟政府之下,我们不再有特别事务部长来处理这些事。”



揭开刘特佐与同谋的面纱

发表于 2018年11月4日08:37  |  更新于 2018年11月4日08:56

继两年前入禀民事诉讼、充公跟一马公司丑闻有关的资产后,美国司法部本周四终于把行动升级至刑事案。

美国司法部按照惯例,隐匿跟有关提控无关紧要的其他人名和个体。

但若爬梳一马公司丑闻的历史,并用来核对控状中的指控,仍可以鉴定有关不具名的人物与个体。

在此,让我们简单介绍到底他们是谁。

刘特佐、吴罗杰和雷斯纳(Tim Leissner)

这3名金融家分别在他人的控状中,以匿名共谋的身份被提到。

在刘特佐和吴罗杰的控状中,雷斯纳被称为“一号共谋”(Co-Conspirator #1)。至于雷斯纳的控状,刘特佐和吴罗杰分别被称为“一号共谋”(Co-Conspirator #1)和“二号共谋”(Co-Conspirator #2)。

只要比较两份控状对3人的描述,就可以获得上述结论。

3人被揭发利用刘特佐的人脉关系,通过承诺和支付数亿美元作为贿金,替一家金融机构(相信是雷斯纳的前雇主高盛集团)获得及维持他们的生意。

其中,包括确保一马公司让该金融机构在其债券交易中扮演角色。

雷斯纳已经认罪,吴罗杰则在大马逮捕,而将引渡至美国面控。至今,刘特佐仍在潜逃及坚称无辜。

美国司法部也提醒,针对刘特佐和吴罗杰的控状只是指控,被告在被证明有罪前仍然是清白的。

纳吉

控状再度提到声名狼藉的代号“大马一号官”(Malaysian Official #1)。而且,同样很可能是指向前首相纳吉。

在两份控状中,“大马一号官”被形容为“一名大约在2009年至2018年期间,担任大马政府和财政部高官的大马籍人士,并享有批准一马公司商业决策的权力。”

有关时段很符合纳吉兼任首相及财长的任期。一马公司顾问团解散前,纳吉是该顾问团的主席。

雷斯纳的控状指出,他和其他同谋在代号“Maximus计划”的行动中,挪用一马公司2012年通过发债券筹集的资金,同时也晓得,“大马一号官”将从中获得回扣。

来自另一个债券发行的130万美元,则据称流入一家纽约珠宝商,以支付“一号大马官夫人”的珠宝。

之前,高达6亿8100万美元被指汇入纳吉的私人银行账户,惟过后归还其中的6亿2000万美元。

纳吉坚称清白,但美国司法部早前在民事诉讼中指出,刘特佐的伙伴陈金隆(Eric Tan)已使用所谓的退款购买多项艺术品、以及给予“一号大马官夫人”22克拉粉红钻石和搭配项链。

里扎(Riza Aziz)

刘特佐和吴罗杰的控状形容,“三号共谋”(Co-Conspirator #3)为大马人,他是“大马一号官”的近亲及拥有“一号美国电影公司”(US Motion Picture Company #1)。

这很可能是指纳吉的继子里扎和他的红岩电影公司(Red Granite Pictures)。

美国司法部早前在民事诉讼中指控,红岩电影公司使用来自一马公司的资金来投资电影,即《华尔街之狼》、 《老爸当家》(Daddy's Home)与 《阿呆与阿瓜》(Dumb and Dumber)。

刘特佐和吴罗杰的控状也提到,“一号美国电影公司”有份参与制作《华尔街之狼》。

红岩电影公司已在没有认罪下,缴付6000万美元来摆平官司。在9月20日偿还所有款额前,里扎只允许从公司获得有限的薪金,以支付他的医疗保险。

根据控状,一马公司首次发行债券的其中1亿3300万美元(Magnolia计划),最终汇入了“三号共谋”控制的账户。

阿末巴达维(Mohamed Ahmed Badawy Al-Husseiny)

雷斯纳控状中的“三号共谋”(Co-Conspirator #3),跟刘特佐和吴罗杰控状提到的““二号共谋”(Co-Conspirator #2)是同一个人。

他被形容为美国公民,并从2012年至2014年担任“A外国投资臂膀”(Foreign Investment Firm A)的高层。

A外国投资臂膀极大可能是指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的子公司阿尔巴投资PJS公司(Aabar Investments PJS)。该名共谋可能是该公司的前执行长阿末巴达维。

早前,阿末巴达维和时任IPIC主席卡迪(Khadem Abdulla Al Qubaisi)成立位于英属维京群岛的阿尔巴BVI(Aabar-BVI)。

尽管名字相近,阿尔巴BVI不附属于IPIC,而是为了冒充阿尔巴投资PJS公司来骗取一马公司的付款。

雷斯纳的控状说明,“三号共谋”(阿末巴达维)的一名亲戚,也从一马公司2012年发行的债券中挪用资金。

卡迪(Khadem Abdulla Al Qubaisi)

该名IPIC前主席很可能就是两份控状中提到的“阿布扎比一号官”(Abu Dhabi Official #1)。

控状形容,他在2012年至2014年期间曾是“A外国代理机构”(Foreign Agency A)的高级官员,同时也是“A外国投资臂膀”的高层。

“A外国代理机构”可能是指IPIC,“A外国投资臂膀”则可能是IPIC的子公司阿尔巴投资PJS公司。

如上面所提到,卡迪和阿末巴达维被指成立一家冒牌阿尔巴,以盗取一马公司原本要支付给阿尔巴的资金。

根据两份控状,卡迪被指收取从一马公司发行债券中盗窃的资金。

此外,控状提到,“阿布扎比一号官”和“二/三号共谋”(阿末巴达维)虽然是一家空壳公司的账户签署人,事实上却是由刘特佐和另一名同谋掌控。

安德里亚维拉(Andrea Vella)

雷斯纳的控状形容,“四号共谋”(Co-Conspirator #4)是意大利裔。他在2007年至今受雇为“一号美国金融机构”(US Financial Institution #1)的合伙人董事经理及代理。

他很可能是高盛亚洲投资银行的前联席主管。根据《彭博社》和《纽约时报》的报道,安德里亚维拉是美国司法部提到的其中一名共谋,并已被勒令告假。

《彭博社》也提到,身为高管的安德里亚维拉上个月已被降职。

根据雷斯纳的控状,雷斯纳跟“二号共谋”(吴罗杰)和“四号共谋”(安德里亚维拉)串通规避高盛集团的内部核查。

还有其他人吗?

两份控状还有提到一些匿名者,不过语焉不详而难以鉴定他们的身份。

两份控状都提到,“一马公司一号官”(1MDB Official #1)、“一马公司二号官”(1MDB Official #2)和“一马公司三号官”(1MDB Official #3)。雷斯纳的控状更提到,一名“五号共谋”(Co-Conspirator #5)。

一马公司一号至三号官,都被形容为“任期介于2012年至2014年的一马公司高层”。而且,“一马公司一号官”和“一马公司三号官”都被认为是高盛集团和一马公司的主要联络人。

美国司法部之前在民事诉讼中提到,5名一马公司官员。虽然其中几人的名字已被隐匿,其他资料仍有助于鉴定他们的身份。

曾被提及的人士包括:前执行董事唐敬志(Casey Tang Keng Chee)、前执行长沙鲁哈米(Shahrol Azral)、前法律顾问与集团策略执行董事卢爱璇(Jasmine Loo Ai Swan)、前投资长聂菲沙(Nik Faisal Ariff Kamil)和前执行财务总监特伦斯(Terence Geh)。

至于“五号共谋”,他被形容为中国籍男子及香港居民,同时是雷斯纳的至亲。

雷斯纳的控状提到,一马公司的资金曾数度汇入,由他和“五号共谋”联手控制的帐户。



入籍7年从未入境,圣国撤刘特佐护照

发表于 2018年11月8日15:37  |  更新于 2018年11月8日15:40

虽然被多国通缉却依然逍遥在外的大马富豪刘特佐,其第二本由圣基茨和尼维斯联邦(St. Kitts and Nevis)所发出的护照,早在6月已遭该国撤销。

今年6月8日,首相马哈迪宣布,大马正通缉身在海外的刘特佐。同时,刘特佐的马来西亚护照,也在反贪会的要求下,遭到移民局撤销。

根据《圣基茨和尼维斯观察家》前天的报道,该国首相蒂莫迪哈里斯(Timothy Harris)为了谨慎起见,也在今年6月通过国际刑警,取消刘特佐的护照。

纪录显示不曾入境

报道指出,刘特佐是在圣国前首相登齐尔道格拉斯(Denzil Douglas)执政期间,于2011年成为该国的经济公民,却从未入境过该国。

根据报道,“刘特佐从未入境圣基茨和尼维斯。”

“移民局记录显示,刘特佐不曾通过任何港口入境该国。”

另一方面,报道指出,圣基茨和尼维斯已留意到,刘特佐被美国司法部提控,涉嫌参与数十亿美元的洗黑钱活动,以及支付数十亿美元贿赂大马和阿布扎比官员。

改革计划获肯定

圣基茨和尼维斯联邦是加勒比海岛国,主要由两个岛屿组成。任何外国人只要给该国的糖业多元化基金捐款至少25万美元,或在当地购买至少40万美元的房产,就可以拿到该国的经济公民权。

圣基茨和尼维斯联邦的护照允许,持有者在无需签证下,通行世界 140个国家。

根据报道,圣基茨和尼维斯联邦在批准任何申请前,执政联盟旗下的公民投资单位(CIU)会广泛地检查媒体、刑事数据库和制裁名单,以鉴定是否有任何严重或未决的法律、监管和政治问题需被纳入考量。

不仅如此,有关政府机构过去3年已针对此制度进行改革,并获得国际上的肯定。比如,2017年俄罗斯全球公民颁奖典礼承认,圣基茨和尼维斯公民投资计划(CBI)是全球最具创意的投资移民计划,并从1984年设立至今对经济公民产业做出长期的贡献。

另外,该计划在加勒比海仍然是首屈一指的项目。顾问公司Henley & Partners于2018年1月公布的护照质量指数显示,该计划排在在东加勒比国家组织的榜首。

307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356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 20:2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纳吉:我在国会谈一马案,政府代表哑口无言

发表于 2018年11月17日15:43  |  更新于 2018年11月17日16:15

前首相纳吉周三(11月14日)在国会辩论一马公司案,他宣称,希盟部长及后座议员全都一声未出,没有反驳其言论。

纳吉昨晚在面子书发文称,当时财政部长林冠英也有在场。

“在我的辩论全程,他哑口无言。我以为他可能无话可说。”

附上视频为证

他的贴文也附上一支视频。他称,从视频可见,当时没有一名政府代表反驳他。

他续称,当时行动党日落洞国会议员雷尔(RSN Rayer)也在场,同样没有站起来抗议。

“当我讲述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和一马公司和解协议的事实时,所有希盟议员一言不发,即使是日落洞国会议员也沉默不语。”

“当我在国会内谈到一马公司案时,为何希盟领袖全都静静?这不可能,但却确实发生。”

纳吉不满,林冠英在议会厅内哑口无言,出了议会厅后却批评他。

目前,希盟政府入禀伦敦高庭,以涉及欺诈等理由,要求搁置一马公司与国际石油投资公司在去年5月9日于仲裁庭中取得的“合意裁决”(consent award)和解案。

昨日,《当今大马》独家报道,希盟政府聘用了英皇御用大律師大卫潘尼克(David Pannick)来处理这次诉讼。

纳吉任相期间,鲜少透露有关一马公司与国际石油投资公司的和解协议的内容。此外,前国会下议院议长班迪卡也多次在国会阻止当时的在野党议员,向国阵政府咨询一马公司的详情。

批希盟泄资讯

此外,纳吉也在另一则贴文中抨击,希盟选择性泄露资讯,趁机攻击他和他的家人。

“他们通过他们控制的媒体和特定官员选择性地泄露资讯,依照希盟政府的指控,制造许多关于我和我的家人的虚假故事、观点和假设。”

他举例,希盟政府和媒体针对砂拉越学校太阳能供应合约弊案,作出不实的指控。

“那项计划为政府省下很多钱,而且为学校带来清洁能源。”

“我和家人的善意经常遭到扭曲和利用,通过毫无根据的指控污蔑我们。”

他称,由于此案已经闹上法庭,他们不宜多作回应。

“又或者,我们必须冒着风险(澄清),却又被人以此案尚在审讯为由,对我们追加罪名,到时候又要付出数百万令吉来保释。”

他预料,还须等到数个月时间,法庭才开始审讯此案,让他在法庭上辩白。

因此,他促请支持者和亲友耐心等待。

11月15日,前首相纳吉夫人罗斯玛和罗斯玛的助理理查,分别面临2项和4项控状,涉嫌在砂州学校太阳能供应合约弊案索贿1亿8750万令吉。不过,两人皆不认罪,并分别以100万令吉获得保外候审。



教长:一马公司案将写入历史教科书

发表于 2018年12月3日12:01  |  更新于 2018年12月3日12:04

正当希盟政府追查一马公司案,教育部长马智礼宣称,学校教科书将收录一马公司案,以警惕后代不重蹈覆辙。

马智礼今日在国会问答环节回答时,认同巫统笨珍国会议员阿末玛斯兰倡议要从历史中汲取教训,但随即话锋一转,说历史教科书要记载一马公司案。

“我保证,一马公司将写入马来西亚历史,以便下一代不会重复失误。”

“同样的,那些盗窃国家资产的政治人物,同样也会列入历史中。”

此言一出,现场希盟议员都击桌支持。

应纳入国阵说辞

阿末玛斯兰这时起立,要求政府将国阵过去捍卫的一马公司说辞,也列入历史教科书。

“这也包括,一马公司有420亿令吉资产,只有310亿令吉债务放入其中。”

他也不忘反击,政府务必把首相马哈迪第一次任相所卷入的国行炒汇丑闻案,列入历史纲要。

“炒汇丑闻案损失的320亿令吉,也要放进里头。”

前朝国阵政府设立皇委会,重新调查国行炒汇丑闻案,但希盟挞伐此举乃是政治报复。

阿末玛斯兰早前提问时说,倘若人民不懂历史,将会重蹈覆辙,而全国60间独中会否采纳国家历史纲要。



虽失圣国护照,刘特佐或凭泰、澳、纽护照续潜逃

发表于 2018年11月9日12:45  |  更新于 2018年11月9日13:07

虽然马来西亚与圣基茨和尼维斯联邦(St. Kitts and Nevis)均已撤销其护照,但通缉犯刘特佐或仍拥有其他国家的护照,让他得以继续逍遥在外。

根据《星报》消息,当局正调查刘特佐是否拥有其他国家,如澳洲、纽西兰或泰国的护照或身份。

据了解,其家人在这些国家拥有大量的投资,包括产业投资与金融资产,因此,刘特佐或也获得这些国家发出的旅游证件。

消息指,如果刘特佐拥有多国的护照,将让多个国家,包括马来西亚缉拿刘特佐的任务变得困难,尤其刘特佐大可利用这些护照与所拥有的钱财游走一些国家而不会引起关注。

根据报道,在马来西亚于6月宣布通缉刘特佐,并撤销其护照后,刘特佐相信是使用圣基茨和尼维斯联邦的护照游走他国。

不过,《圣基茨和尼维斯观察家》日前的报道,该国首相蒂莫迪哈里斯(Timothy Harris)为了谨慎起见,也在今年6月通过国际刑警,取消刘特佐的护照。

因此,当局相信刘特佐或持有其他国家的旅游证件,所以可以一再躲避当局的逮捕。

家人为泰国富商

消息来源也透露,刘特佐的祖父刘明达(Low Meng Tak)在泰国经营铁矿石开采和酿酒厂。

“事实上,他(刘特佐)的家人在泰国仍持有商业活动。刘特佐的家人也在曼谷拥有许多土地和房产。”

“他们拥有泰国亲戚,凭借他祖父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在泰国持有的巨大业务和投资,并且已成为曼谷居民很长时间,因此,刘特佐也可能拥有泰国身份。”

消息指,拥有广泛人脉的刘特佐,也有富裕的泰国朋友,并可能因此享有一些其他人所没有的特权,包括了获取泰国护照。

纽澳两国也在列

至于在纽西兰,刘特佐与家人据说拥有2亿6500万纽币(7亿4700万令吉)的信托资产。

在澳洲,刘特佐家人也在墨尔本于悉尼拥有房地产。

以贿赂游走列国

此外,当局也不排出刘特佐通过贿赂,仍然持马来西亚与圣基茨和尼维斯联邦的护照。

“虽然马来西亚与圣基茨和尼维斯联邦的护照已经被撤销,但通过使用两本护照中的其中一本,他要进出任何国家都不难。“

消息也指,刘特佐或可通过贿赂,使用真假文件进出其他国家。

刘特佐目前是一马公司案重要通缉犯,美国及马来西亚当局都已在被告缺席的情况下入禀法庭提控刘特佐。

无论如何,刘特佐两次都通过律师楼发文告喊冤,坚持自己清白无辜。



大马欲索回25亿发债费,高盛股价昨暴跌7.5%

发表于 2018年11月13日11:54  |  更新于 2018年11月13日12:12

随着大马政府表明要全额索回一马公司发债费,高盛集团在美国纽约交易所的股价周一(12日)暴跌,闭市时共跌了7.5%。

美国媒体《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报道,这是高盛2011年以来最大跌幅。该集团股价在2011年初曾蒙受8.2%单日暴跌。

大马财政部长林冠英昨天接受本地电台专访时表示,他们将寻求高盛全额退回5、6年前,替一马公司发行债券而收取的近6亿美元(折合约25亿2000万令吉)费用。

高盛集团于2012年至2013年,协助一马公司发出三笔债券,总值65亿美元。不过,一马公司给高盛集团高达10%的“佣金”,以及筹得资金的去向成为外界质疑的焦点。

美国司法部检察官办公室于11月1日,提控新加坡高盛集团前董事雷斯纳(Tim Leissner)、高盛集团前银行家吴罗杰(Roger Ng Chong Hwa,音译),以及大马一马案通缉犯刘特佐。

文告指出,雷斯纳选择认罪,而他的罪名是串谋洗钱,以及串谋违反《反海外贿赂法》(FCPA),其中涉及贿赂大马和阿布杜拜的官员,以及规避高盛集团内部监管机制。

至于吴罗杰则吃上三项刑事控罪,包括洗钱、海外行贿,以及串谋规避银行内部监管机制。文告也指出,在美国发出逮捕令下,51岁的吴罗杰上周在大马被捕。

盗窃一马资金洗白

控状声称,刘特佐和吴罗杰串谋洗白窃自一马公司的数十亿美元资金,同时串谋贿赂大马和阿布达比官员,进而违反《反海外贿赂法》。

此外,吴罗杰也面对于2012至2013年之间,高盛集团为一马公司发行逾60亿美元债券时,串谋规避高盛集团内部监控机制,进而违反《反海外贿赂法》的控罪。

对此,高盛执行长大卫索罗门表示,这两名前雇员在一马公司交易中“公然违法”,着实“令人痛心”。

307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356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1-8 15:59:08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疑刘特佐用1MDB钱购买,名模米兰达获赠天价钢琴

发表于 2018年12月10日12:41  |  更新于 2018年12月10日12:44

美国著名媒体《纽约时报》揭露,富豪刘特佐不仅曾赠送许多名贵珠宝予澳洲名模米兰达(Miranda Kerr),还曾赠她一台天价透明钢琴。

根据《纽约时报》昨日报道,米兰达所获赠的钢琴与名贵珠宝,怀疑是刘特佐以盗用自一马公司的资金所买。

延伸阅读:那些年,刘特佐豪送珠宝追女孩

报道说,刘特佐是在2014年向荷兰乐器行Crystal Music公司购买这台透明三角钢琴,并要求把钢琴送到米兰达位于美国洛杉矶顶级富豪区——马里布(Malibu)的住家。

愿意交出钢琴

这家乐器行的创办人彼得托(Peter Tol)拒绝透露这台透明三角钢琴的价格。不过,他表示,他特别订做的钢琴售价介于17万至100万美元之间。

根据报道,这台钢琴是米兰达家的重要摆设。她接受媒体访问时,就曾与这台钢琴合影,并弹奏乐曲。

随着美国司法部展开充公行动,米兰达已在2017年6月把总值810万美元的珠宝交给美国司法部。

米兰达的律师法比亚尼(Mark Fabiani)说,米兰达愿意一并交出上述透明钢琴。

不过,这当中却有个极大的麻烦。

无法移出钢琴

这台钢琴如今置于米兰达家一个偏厅,但由于这个偏厅的门口太窄,将无法抬出这台钢琴。

根据《纽约时报》,当彼得托把钢琴送到米兰达家时,惊然发现米兰达原本打算把钢琴置放在一个开放式阳台,上面只有外伸屋顶挡雨与太阳。

彼得托于是建议米兰达关闭这个阳台,而米兰达也照办,把这阳台改建为一个偏厅。

然而,阳台改建为封起来成为偏厅后,米兰达要把钢琴交给美国司法部时,却无法搬出钢琴。

《纽约时报》引述调查知情人士说,若要移出钢琴,势必要摧毁米兰达豪宅的偏厅,而这将需要十分昂贵的维修建筑费。

如此一来,这台钢琴目前还置放在米兰达家。

报道说,没有人知道要如何处置这台钢琴。

而彼得托则表示,若他制造钢琴的酬劳,源自于“马来西亚平民的钱”,那将让他很难受。

“我不喜欢。这不是我的生活方式。”



凯丽等三方抗辩,否认书中诽谤登苏丹后贪污

发表于 2018年12月19日18:47  |  更新于 2018年12月19日18:53

《砂拉越报告》主编凯丽和两名被告遭登嘉楼苏丹后诺扎希拉起诉诽谤,惟皆否认有罪。

他们在自辩书称,不曾提到登嘉楼苏丹后涉及贪污,或与大马富豪刘特佐关系密切。而且,他们也否认,曾指控登嘉楼苏丹后干预州行政工作。

“书中唯一指责是刘特佐利用和登嘉楼王室家族的关系,获取顾问角色,以设立登嘉楼投资机构(Terengganu Investment Authority ,TIA)。”

“有关指责不足以构成诽谤。”

共索偿3亿令吉

除了凯丽外,另外两名被告分别是新书《砂拉越报告:踢爆一马案的内幕》的出版社文运企业(GerakBudaya Enterprise)负责人张永新,以及印刷商永联印务(Vinlin Press Sdn Bhd)。

他们三方分别遭诺扎希拉兴讼,并索取各1亿令吉赔偿。

三方被告续称,若读者仔细阅读全书内容,尤其是第438页,即可发现文中仅指登嘉楼王室家族深切关注登州福利,因此拒绝抛弃登州投资机构。

此外,书中也称,登嘉楼王室家族发现登州投资机构倡议发出债券不妥当后,立即采取具示范性的行动。

明年1月底过堂

本案今天在吉隆坡高庭进入案件管理程序。承审此案的是高庭法官阿末再迪(Ahmad Zaidi Ibrahim)。法官阿末再迪择定下一次案件管理的日期是明年1月30日。

登嘉楼苏丹后的代表律师是威士努(Vishnu Kumar)。上个月,诺扎希拉提出法律兴讼,指控凯丽新书含有诽谤内容。

她在控状书中声明,从未干预登州行政,而且登嘉楼投资机构是一马公司的前身,是众所皆知的事实。

她也否认,有份参与投资机构的成立,也没有批准刘特佐成立投资机构或主权财富基金。

称不认识刘特佐

此外,她称,并不认识刘特佐,也不曾支持他成为投资机构的顾问。

《砂拉越报告》主编凯丽早前出版的新书《砂拉越报告:踢爆一马案的内幕》,书中的第三页写道,“刘特佐也与在登嘉楼的一名关键人物要好,即苏丹后,以获得默许成立该基金(登嘉楼投资机构),并且他(刘特佐)较后声称获得她(登嘉楼苏丹后)的支持而成为基金顾问。 ”

诺扎希拉通过代表律师莫哈末哈兹于9月14日发表声明,指从未如书中所说,与刘特佐有任何关系。

凯丽于9月27日通过其网站《砂拉越报告》回应此事,否认书中指控诺扎希拉与刘特佐有任何关系,或涉及一马发展公司弊案。凯丽也表达遗憾,为误解感到抱歉。

不过,诺扎希拉没有接受道歉,反而要求凯丽等三造从市面上撤回上述专书,否则将分别起诉三方。

11月23日,凯丽到武吉阿曼全国警察总部给口供,为时3个小时。



幕僚澄清,马智礼没说教科书将记录一马案

发表于 2018年12月4日11:19  |  更新于 2018年12月4日11:22

教育部长办公室澄清,部长马智礼并没说过要把一马公司案记入历史教科书。

马智礼新闻秘书沙鲁阿曼(Shahrul Aman)今早发文告说,一些媒体错误报道马智礼昨日在国会发表的言论。

他澄清,马智礼昨日只是说历史会记载一马公司案,但并没提到是教科书。

“马智礼完全没提到一马公司案将记入历史教科书。马智礼在回答笨珍国会议员的附加提问时,只是说一马公司课题将记入马来西亚历史。”

“媒体报道指马智礼说历史教科书将记录一马公司案,这是不正确的报道。”

“教科书会否收录(一马公司案),将由教育部的课程研究委员会决定。”

只提到将记入历史

他也呼吁媒体纠正报道,以免引起公众混淆。

文告补充,由于一马公司课题获得国内外关注,教育部并不反对大专研究一马公司案,以讨论良善管理与诚信的问题。

昨日,马智礼在国会部长问答环节中,谈及重整学校历史课程一事。

之后,他在回答巫统笨珍国会议员阿末玛斯兰的附加提问时称,历史将记录一马公司案,以便下一代不会重蹈覆辙。

不过,马智礼并没明确表明,一马公司案将记入历史教科书。



诗华日报

《华尔街日报》:中国涉金援1MDB 换「一带一路」合约

2019年1月8日

《华尔街日报》周一(8日)报导,中国曾向马来西亚提议紓困一马发展公司(1MDB),换取同意由中资企业在大马承建铁路与天然气管线。

《华尔街日报》刊登长篇调查报导,据中马双方密会纪录內容,中国高层官员2016年曾向马来西亚提出,以「一带一路」计划协助偿还一马基金(1MDB)的债务,惟马哈迪上任后立即叫停计划。

报导称,中共高层当年表示,中国可以运用影响力,尝试令美国及其他国家放弃调查时任首相纳吉等人涉嫌挪用1MDB公款案。

根据大马当局搜索纳吉办公室所得的会议纪录,中方当时还提议窃听追查一马弊案的《华尔街日报记者》住所与办公室,以寻找泄密者身份。

大马为回报中方协助,提出向中方批出「一带一路」铁路及输气管工程合约,而几个月后,纳吉与中国签订东海岸铁路和两条天然气管道合约,由中国的银行提供资金,由中国工人负责建造。

知情人士透露,纳吉更曾与北京高层密谈,有意开放两个大马港口给中共海军舰艇停泊。报导称,中国试图在南海爭议水域拓展影响力之际,大马此举形同对北京做出重大让步,但纳吉的提议最终没有实现。

307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356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3-21 23:07:31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索党产案败诉,巫统反而须赔政府7千元

发表于 2019年3月21日19:30  |  更新于 2019年3月21日19:55

巫统索党产案败诉,吉隆坡法庭今天批准警方和政府的申请,以撤销巫统的诉讼。

巫统在这宗诉讼中,把警方和政府列为答辩人,追讨对方在柏威年公寓充公1亿1670令吉的现款。

《马新社》报道,吉隆坡高庭法官聂哈丝玛(Nik Hasmat Nik Mohamad)今天批准,警方和政府要求撤销巫统诉讼的申请。

在场者包括高级联邦律师纳古纳瓦迪(Narkunavathy Sundarson)和巫统法律小组代表律师哈里哈兰(Hariharan Tara Singh)。

称巫统诉讼理由琐碎

事后,纳古纳瓦迪对记者说,法庭是基于上述诉讼理由琐碎、滥用法庭程序和超越范围,而批准答辩人的申请。

她指出,法庭也认为,巫统没有法律地位(locus standi)和入禀诉讼的合理理由。

“因此,法庭撤销巫统的诉讼,并谕令该党向所有答辩人缴付7000令吉堂费。”

巫统近日将提出上诉

另外,哈里哈兰说,巫统近期内将针对今日裁决提出上诉。

警方和政府是去年11月,以巫统没有入禀诉讼的法定地位,以及警方仍在调查有关充公款项为由,申请撤销巫统的诉讼。

去年9月21日,巫统入禀法庭,向警方追讨1亿1670万令吉的充公资金,并且赔偿4330万令吉,其中涵盖一般赔偿、加重损害赔偿和惩罚性赔偿。

此外,巫统列出5名答辩人,他们包括武吉阿曼商业罪案调查局副总监(情报/运作)莫哈末沙其阿里芬(Mohd Sakri Arifin)、助理总监惹哥巴(R Rajagopal)、时任武吉阿曼商业罪案调查主任阿玛星(Amar Singh)、全国总警长和政府。

巫统在诉状中指出,警方于去年5月17日拉惹朱兰路柏威年公寓的充公行动违法,并侵犯该党权益。

巫统指出,答辩人的行为导致该党失去使用上述资金的权利,以及面对损失。  



童贵旺给祖斯多200万美元,感谢踢爆一马案

发表于 2019年1月31日23:02

The Edge媒体集团主席童贵旺给200万美元(约值马币820万令吉)予沙地石油国际公司(PSI)前职员祖斯多,以感谢祖斯多协助揭露一马公司全球金融弊案。

根据《The Edge》网站报道,祖斯多偕同妻子萝拉(Laura)与4岁孩子占德(Zander)今日傍晚到The Edge媒体集团位于雪州灵市的办公室,会晤童贵旺与集团执行长何启达。

童贵旺称,若非祖斯多,一马公司弊案不会曝光。

“这是送给祖斯多的礼物,以感谢他对马来西亚的贡献,协助踢爆前朝政府的盗贼统治。”

童贵旺也感谢祖斯多与家人,为此所作的牺牲。

“当他在狱中时,其家人遭遇骚扰与恐吓。无人应该遭遇像他所承受的一切。”

“我也要补充,祖斯多向我证实,所谓他盗窃资讯的指控不属实。我的律师曾尝试联系沙地石油国际公司,以厘清他们过去的指控,但他们选择不回应。”

曾上庭向童贵旺索偿

祖斯多接领200万美元后,也感谢童贵旺。他形容,这笔钱将协助他一家重展新生活。

“马来西亚人最终得知真相,我也拿回我的自由。”

祖斯多可说是一马公司丑闻爆发的关键源头。正是因为他于2015年初,把PSI与一马公司交易的机密文件交给《砂拉越报告》与The Edge媒体集团,才打开“潘多拉盒子”,各个弊端逐一曝光。

2015年6月杪,祖斯多因涉嫌敲诈勒索PSI,而在泰国被捕及检控,泰国法庭尔后于同年8月宣判祖斯多罪成入狱3年。

祖斯多在泰国监狱服刑18个月,因为行为良好而获释。

2016年,祖斯多在新加坡高庭起诉童贵旺等3人,向他们索偿200万美元。据称,童贵旺等人本来同意向祖斯多支付200万美元,进而取得祖斯多所持的硬碟,内含一马公司丑闻机密。

不过,祖斯多称,童贵旺等人最终并没付钱给他。

童贵旺后来在答辩中承认,拒绝付钱给祖斯多。

据悉,双方已经达成庭外和解。



诗华日报

纳吉逐一反驳《华尔街》6项指控

2019年1月8日

(吉隆坡8日讯)在《华尔街日报》引述报告指中国金援「1MDB」换取「一带一路」合约,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逐条反驳有关报道,并提醒国人谨防某些媒体的报道,避免陷入两个大国的地缘政治竞爭,否则会对我国不利。

纳吉今晚在其官方面子书对《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做出了6项反驳,并指生意是「双向」的,政府在2016年颁发东铁及油管项目给予中企后,大马对中国的油棕及橡胶出口量也隨之激增。

纳吉反驳的指控,包括报道引述纳吉让中国海军停靠在大马的2个港口,并指大马作为一个中立的国家,过去数十年都曾授权过各国军舰停靠港口,当中也包括了美国及俄罗斯,并举例美国军舰曾2017年8月停靠在沙巴的实邦加(Sepanggar)港,蓝岭號也曾在2004年停靠在巴生港口。

此外,他也驳斥中国政府应大马要求对《华尔街日报》在香港的业务展开监控的指责,并从未发生过的情况。

纳吉也反驳中国献议金援1MDB的说法,并指阿布扎比政府拥有的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欠款项的公司,大马方面正在积极工作,并与阿布扎比国际石油投资公司签署了协议,该公司需要在2020年12月31日支付一笔拖欠的款项。

纳吉也指出,据报道指中国表示將利用影响力確保美国及其他国家停止调查IMDB,但实际上包括美国在內的国家都没有停止过调查。

关於报道指授予中国的天然气管道及东铁项目高於市价,纳吉也能给予反驳;并指授予中企的泛沙天然气管道项目长达662公里,耗资40亿6000令吉;相反的,在2008年授予印度企业的沙砂天然气管道共500公里的项目,成本已达46亿令吉。

对於以550亿令吉授予中企承建东铁项目,纳吉则提到,儘管希盟经常指这条铁路的成本仅需300亿令吉,但却从来没有给予任何证据来支持这些指控,而实际上300亿令吉是基於2009年的一项研究,但当时只有545公里的距离,之后已扩展至620公里,路线也有所改变,包括尽量避免征地,并有一条长达50公里穿梭蒂蒂旺沙山脉的隧道。

他提到,在2016年的第一阶段已耗资460亿令吉,这是受到通膨及令吉贬值的影响,若项目在7年后才开始建那將会更加重成本,并指檳城交通大蓝图计划(PTMP)的成本也从270亿270亿增至500亿令吉。

他也以希盟政府要展开的大项工程,比如全长19.5公里的第一泛檳岛高速达到,之前的成本预计为75亿令吉,即每公里3亿8500万令吉,而现在的成本据已涨至90亿公里,即每公里4亿6100万令吉。



光华日报

飞红障眼春将暮 星火燎原月为空

12/02/2019 18:01   隆门客栈   文:胡一刀

初出江湖之初,有老江湖告诫:江湖有多大,水就有多深,底下就有多阴暗!如今慢慢细嚼,确实蛮有道理。

就说伊党收取巫统9000万疑云好了。当伊党与挑起问题的《砂拉越报告》庭外和解,批评者皆指伊党寻求和解不追究,貌似间接承认《砂拉越报告》指控,尤其和解何以不包括撤下《砂拉越报告》帖文。

如此一来,虽然巫统纳爷、伊党包头老兄双双否认,所谓伊党收取巫统9000万或仍是疑云,但江湖上下几乎无不相信确有猫腻矣。伊党亦称和解乃因诉讼费用太大,惟这一回只怕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诉讼案在英伦进行,随着双方庭外和解,马上有人举报伊党,反贪会现介入调查伊党领袖收取巨款是否属实。

好了,伊党最初或许认定,庭外和解后事情告一段落,收取巨款疑云不再纠缠不清。岂料,随着新的举报,反而事情闹大,已有多名伊党领袖排队被反贪会录供。

原来,伊党领袖被举报,使用收取的巨款买豪宅、买豪车,甚至以过高价码投标心水车牌等。根据流出的资料,包括在雪州万宜一栋300万豪宅,以及保时捷跑车,还有宝马、马赛地、奥迪、丰田Vellfire等名车。

最神是,首批受召录供的聂阿都,大喇喇开着黑色马赛地前往录供。聂阿都是伊党已故精神领袖聂阿兹的公子,现是伊党鹰派主要领袖,也是哈迪老兄的急先锋。

此前,有一段疑似聂阿都的音频在网上广传,在音频中疑似聂阿都的人承认收取200万巨款,并坦承其他伊党领袖也涉及其中云云。

聂阿都在录供后对媒体说:“找错人,不是我。”他也再次指责有关音频是“垃圾和诽谤”。

然而,《砂拉越报告》引述诉讼案中,包头老兄签署的一份文件,并称包头老兄证实音频中人就是聂阿都。果真如此,包头老兄和聂阿都各有表述,这或是伊党不愿上庭对质,与《砂拉越报告》庭外和解的原因之一?

有说,现场听到聂阿都说话的约莫40人,其中两人愿意指证聂阿都云云。是耶非耶,拭目以待。

聂阿都开马赛地上反贪会隔天,有人又翻出伊青团一哥末卡立,骑着一部宝马大型摩托的照片。这部大摩托据称市值12万8000,末卡立在照片中竖起拇指摆甫士,据说对伊党的举报也有这么一部大摩托。

末卡立后来解释说大摩托不是他的,而是两年前交通安全运动上留影。末卡立是包头老兄的公子,是被指过着奢华生活的伊党领袖之一。

此外,伊党长老会大佬哈欣,也被指名下有一部保时捷跑车。他解释,跑车是其子用他国会议员的AP准证,买了一部价值10万的二手跑车。

哈欣1998年至1999年是玻璃市亚娄国会议员。1999年至2013年,哈欣也是玻璃市州议员,他称还有一子以他名义贷款买一部本田CRV。“儿子缴付贷款,他用车,不是我。”

还有还有,伊党吉兰丹副大臣末阿玛,则被指买了包括奥迪A6、丰田Vellfire、Range Rover的豪车。“我只买能力范围内的车子。如果一个老师有能力买20万的车子,何以一个副大臣不能买超过10万的车子?”

咦,看似一个比一个更理直气壮?这里面有没有什么破绽,会理财的朋友肯定比胡一刀更清楚。

就说末阿玛好了,所谓吉兰丹副大臣,薪资和行政议员其实没两样,可以同时分期付款买奥迪A6、丰田Vellfire、Range Rover等豪车?还有还有,哈欣儿子自己没有法子贷款,却有能力每个月缴付贷款?

都说“飞红障眼春将暮,星火燎原月为空。”哎呀,春将暮,月为空,江湖上任何事情都有障眼法,你看见的未必是真的,真的你又未必能看见?

307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356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4-11 09:52:04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云顶买下平静号,政府满意以5.14亿售出

当今大马  |  发表于 2019年4月3日10:59  |  更新于 2019年4月3日12:08   中午12点更新

超级游艇“平静号”终于找到新主。总检察署宣布,大马云顶公司以1亿2600万美元(折合5亿1421万令吉)的价格,成功买下这艘卷入一马公司丑闻的豪华游艇。

总检察署今早发文告披露,吉隆坡海事法庭已经批准云顶集团购买平静号。

“马来西亚政府高兴地宣布,平静号将以1亿2600万美元,售给大马云顶公司或其特殊目的机构(SPV)。“

云顶公司或其特殊目的机构将会在4月杪前,向法庭支付1亿2600万美元,以完成这笔交易。

总检察署指出,这将是迄今为止,希盟政府在一马公司案中取回的最大笔款项。

省440万美元中介费

总检察署补充,云顶公司所提出的1亿2600万美元求购价,是政府从2018年10月公开拍卖平静号以来所接获的最好价格。

“在这期间,政府获得许多求购价,只有数个求购价高过1亿美元。”

文告指,虽然英国独立评估师Winterbothams估计平静号的售价应是1亿3000万美元,但由于云顶公司是直接与马来西亚政府协商,无需缴付任何中介费,因此省下了大约440万美元。

所以,虽然平静号的售价低于估价,但政府的所得与原本定价无异。

政府也感谢法律团队、海事法庭、海军、警方在这段期间的协助。

马来西亚是于去年8月6日从印尼当局手上取得平静号。在这之前,印尼当局接获美国司法部申请后,在去年2月28日于巴厘岛附近海域扣押平静号。

去年10月19日,吉隆坡高庭宣判,一马公司的两家子公司,即一马能源控股有限公司和一马全球投资有限公司,是平静号的合法拥有人。

一马公司随后获得吉隆坡海事法庭的同意,以公开拍卖方式出售平静号套现。惟去年12月开标发现,出价皆低于低价,因此议决改采私下谈判的脱售方式。平静号游艇底价最少1亿美元(4亿零900万令吉)。



云顶买平静号:回看7年前的一马因缘

当今大马  |  发表于 2019年4月4日晚上10点19分  |  更新于 2019年4月4日晚上10点23分

随着大马云顶公司以1亿2600万美元(折合5亿1421万令吉)买下卷入一马公司丑闻的超级游艇“平静号”,大马政府如今总算可以松了一口气。

希盟政府掌政后,就着手索回和脱售那些挪用一马公司资金购置的资产。不过,索回富商刘特佐掌控的超级游艇平静号,却令政府陷入窘迫与风险。

自从获得印尼协助充公平静号后,政府需承担高额维护成本,即每个月约200万令吉来保养这艘豪华游艇。该游艇停靠在浮罗交怡海岸,供买家参观。

平静号去年8月抵达大马海域后,引起全球超级富豪的兴趣。他们也须期待大马政府低价贱卖,因为政府看似急着要脱售该游艇。

曾售瓜拉冷岳发电厂

无论如何,大马云顶公司以1亿2600万美元献购游艇,消除了一切担忧。考量到折旧和维修成本,目前难以确认平静号真正的市价,但据称刘特佐在2014年铸造平静号时共耗用2亿5000万美元。

云顶公司其实并非在一马公司丑闻即将落幕之际才首度冒现。该集团早期就曾与一马公司交易,当时一马公司还未卷入丑闻。

2012年3月开始有新闻报道,一马公司以23亿4000万令吉收购云顶公司在瓜拉冷岳的电力资产,尽管该发电厂的特许经营权即将期满。

财经报刊《储备报》(The Malaysian Reserve)引述分析员说,一马公司的收购价贵了一大截,其实该数额足以建造一座新的发电厂。

2012年,云顶公司的年度报告更承认,从该笔交易赚取18亿9000万令吉,意味该发电厂之前的估价只有4亿令吉。

当时在野党曾质疑该交易非比寻常,惟掌权者置之不理。

揣测捐款与大选有关

交易后,云顶公司和其子公司履行史无前例的“企业社会责任”,捐献足以影响该集团盈利的1亿9000万令吉。

目前仍不确定到底云顶捐给了谁,但根据兴业研究机构2013年5月30日的报告,其中有3500万令吉捐给一家名为一马辉煌基金(Yayasan Gemilang 1Malaysia)的公司。

该公司成立于2013年1月,即第13届大选前4个月。当时,鲜少人了解该公司的背景。但一马辉煌基金自称为“收取捐款,援助教育、体育和文化等”。该机构其中一名董事就是时任首相纳吉。

有揣测认为,该笔捐款跟大选有关,但没有明确的证据,因为一马辉煌基金在收取捐款后就易名为一马人民基金会(Yayasan Rakyat 1Malaysia)。

2013年大选前,一马人民基金会的名字不断出现,例如纳吉就曾宣布该基金拨200万令吉给槟城的学校。然而,当时一马辉煌基金的名字就未曾出现。

卷入了更严重的事件

一马人民基金会也被指收取富商阿南达克里斯南(Ananda Krishnan)持有的丹绒能源控股有限公司( Tanjong Energy Holdings Sdn Bhd)的资金。该公司之前也通过相似的方式,以85亿令吉脱售发电厂给一马公司。

暂不清楚一马人民基金会是否也接收来自其他来源的“捐款”,但该家公司被形容为一马公司的慈善臂膀,如今正在纳吉被控洗黑钱的SRC国际公司汇款案中面对审查。

检方团队在首日审讯时要求大马公司委员会提供一马人民基金会的额外资讯。

高价购买发电厂后慷慨捐款给“政治融资基金”的做法,固然敲响了警钟,但故事并未结束。

在幕后,云顶公司不知不觉中卷入了更严重的事件。

在高盛集团的安排下,一马公司使用以上两项发电厂交易作为发行35亿美元债券的根据,以筹资支付该交易。根据一马公司,高盛也为云顶公司拥有的发电厂做了“独立的估价”。

逾13亿美元被挪用

不过,纳吉下台后,解密的总稽查司报告却揭示,高盛集团的估价方式备受质疑。总稽查署发现,高盛对云顶发电厂的25亿6000万令吉至26亿4000万令吉估价,包含一笔11亿6000万令吉的终值(terminal value)。

“在计算发电厂的企业价值时,终值不该被纳入其中,因为该资产在特许权截止后就不再有价值。”

一马公司发行两笔总值35亿美元的债券后,只有部分的款项用来支付上述两项被指价格过高的发电厂项目。

剩余的13亿6700万美元被转移和挪用。根据美国司法部,这个阶段被称为阿尔巴BVI阶段,而至少有45亿令吉的一马公司资金在4个阶段中被挪用。

再度与一马能源交易

2012年,一马公司是通过一马(冷岳)能源有限公司( 1MDB Energy (Langat) Limited)付款给云顶公司购买瓜拉冷岳的发电厂,而一马(冷岳)能源有限公司的母公司为一马能源控股有限公司(1MDB Energy Holdings Limited)。

讽刺的是,云顶公司时隔7年后购买平静号,如今需再度跟一马能源控股有限公司交易,不过云顶公司这回是买方。

一马能源控股有限公司及其姊妹公司一马公司全球投资公司(1MDB Global Investments Ltd)和母公司一马公司,是向法庭申请充公平静号的单位。

游艇并非是云顶公司感到陌生的东西,该集团在岛国巴哈马(Bahamas)拥有比米尼世界度假村(Resorts World Bimini),且拥有该国最大规模的游艇码头和游艇。

云顶公司昨天向马来西亚股票交易所证实,该集团3月28日献购平静号,并估计在4月尾完成该笔交易。

该集团表示,购买平静号将使该公司在竞争者中鹤立鸡群,同时为其高端客户业务建立独特的优势。



被骗贵买印尼油棕公司股权,联土局报警促查纳吉

当今大马  |  发表于 2019年4月9日13:34  |  更新于 2019年4月9日13:36

联邦土地发展局清理前朝弊端,报警要求彻查过去收购印尼种植公司37%股权的交易,声称在前首相纳吉的欺骗下买贵了,蒙受逾15亿令吉损失。

《The Edge Markets》报道,联土局总监奥曼奥玛(Othman Omar)昨天向警方商业罪案组投报。

他在报案纸中声称,纳吉于2015年指示该机构,通过特殊目的公司FIC产业有限公司(FPSB),收购印尼Eagle High Plantations TPK(简称EHP)种植公司的37%股权。

奥曼披露,购买EHP股权的交易原本曾献议给多个机构,包括环球创投控股公司(FGV)、大马棕油局(MPOB)和大马橡胶局(MRB),惟最终是联土局“被迫”购买。

EHP隶属印尼富豪丹斯里彼得宋达(Peter Sondakh)的飞鹰集团( Rajawali Group),据称彼得宋达是纳吉的朋友。

比实值高出344%

奥曼在报案纸中点出,收购EHP的交易一面倒地有利于印尼飞鹰集团。该笔交易涉及太多的风险,因为EHP未拥有可持续棕榈油圆桌倡议会议(RSPO)的认证,同时也不被看好能在未来10年获得认证。

他补充,EHP 37%股权实际价值只有1亿1400万美元,而联土局的5亿500万美元(23亿令吉)出价,比它高出344%。

他指出,联土局当时向纳吉所管辖的财政部一家子公司,即GovCo Holdings Bhd (GovCo)贷款25亿令吉,才能负担有关收购。结果,联土局在2017年12月31日承受了15亿7600万令吉的损失。

他补充,EHP相关股权目前只值5亿5500万令吉。

点名7人涉各罪行

奥曼也指控,前联土局主席莫哈末依沙(Mohd Isa Samad)和其继任者沙里尔(Shahrir Abd Samad)、前第二财长佐哈里(Johari Abdul Ghani)和前副部长拉查里(Razali Ibrahim)在收购案上扮演了特定的角色。

他的报案书也进一步点名7人在该笔交易中涉及刑事共谋罪、失信罪、贪污和洗黑钱,而要求警方调查。

根据报道,联土局正尝试终止跟飞鹰集团的交易,而索回5亿美元。

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表示,政府将交由联土局管理层处理此事。



显微镜下的联土局:白皮书所载8大交易丑闻

当今大马  |  发表于 2019年4月11日08:52  |  更新于 2019年4月11日09:03

政府昨天向国会提呈联邦土地发展局白皮书,探讨联土局的永续经营之余,也点出其多笔有问题的交易,导致联土局陷入财务危机,难以向支付垦殖民派发利息。

联土局(Felda)原本旨在推行种植计划,协助土著脱贫。不过,在前巫统副主席依沙沙末(Mohd Isa Abdul Samad)的领导下,联土局却通过其投资臂膀——环球创投(FGV)和发展局投资机构(FIC)在全球各地挥霍无度。

《当今大马》阅览联土局白皮书,胪列出报告提到的可疑交易及其原由,供读者一览详情。根据白皮书,这些交易都已经过稽查公司安永会计楼(Ernst & Young)的法务审计。

一、肯辛顿公园酒店:7500万不翼而飞

肯辛顿公园豪华酒店(Grand Plaza Kensington Hotel)坐落于伦敦市中心。2014年,FIC宣称以6000万英镑(约3.21亿令吉)买下这家酒店。

事实上,FIC仅以4600万英镑(2亿4600万令吉)购入酒店,其余的1400万英镑(7500万令吉)则辗转落入多人的口袋,同时制造FIC支付6000万英镑置产的假象。

一开始,肯辛顿公园豪华酒店的卖家和FIC之间并没有签署任何买卖协议。

反观,2014年9月12日,以4600万英镑的价格收购该酒店的,其实是一家英属维尔京群岛公司(BVI)。这家公司是由大马人所有,白皮书称之为“I公司”。

随后,这个不知名的大马人在同年10月13日,将I公司价值5000美元(约2万零500令吉)的股票,以高达1400万英镑的价格,转让给两名FIC时任董事。

直至2015年,价值4600万英镑的肯辛顿公园酒店,与以1400万英镑购入的I公司股权(价值5000美元)才正式易手给FIC。随后,FIC将酒店易名为FIC伦敦酒店(私人有限公司)。

不过,FIC却在财务报告中声明,他们在2014年就已持有这些产业。

白皮书指出,“FIC在没有董事会的批准下,以两名前(时任)董事的名义,耗费1400万英镑,购买了I公司当时市值仅为5000美元的股权,造成FIC蒙受1400万英镑的损失。”

“随着可疑的收购案后,FIC已向反贪会举报,要求进一步调查。”

此外,2015年的一项评估表明,肯辛顿公园酒店市价已从4600万英镑,剧跌至2600万英镑(1亿3900万令吉)。

这项收购从未提呈给董事局批准,一直到三个月后,FIC才通知董事局。

二、大广场服务式公寓:消失的7650万

2013年7月31日,FIC通过FIC英国产业私人公司(FUPSB),以9800万英镑(约5亿2400万令吉),向“D公司”和其姐妹公司“E公司”,买入位于伦敦的四星级大广场服务式公寓(Grand Plaza Serviced Apartments)。

不过,稽查“D公司”的财务报表后发现,它和“E公司”共只收到8370万英镑(约4亿4800万令吉)。D公司的财务报告也含括了E公司的交易细节。

白皮书指出,“这表示,此项交易的1430万英镑差价无从追溯。”

此后,大广场服务式公寓的生意节节败退,导致FUPSB公寓财务表现开始衰退,导致FIC英国产业有限公司只能在亏损中经营。

当初,FUPSB预先向联土局贷款置产,如今,这也意味着它不但无法偿还贷款,还因此被迫向一家金融机构,借贷4800万英镑(2亿5700万令吉),以偿还给联土局。

目前为止,联土局为了经营这家公寓,每年亏损高达1982万令吉。

三、 印尼飞鹰种植公司:难以收回的20亿

2015年12月,联土局董事局批准购买“可交换债券”,这些债券后来以5亿零540万美元(20亿7000万令吉),转换为印尼飞鹰种植公司(Eagle High Plantations TPK,EHP)的37%股权。

双方买卖协议是在2016年12月23日签订,由联土局的FIC产业有限公司(FPSB),与白皮书內指称的“A1公司”共同签署。

白皮书指出,前首相纳吉领导的财政部也参与了这项交易,“为投资结构提供策略建议”。

联土局一共支付了5亿零540万美元,以购买飞鹰种植公司的股权,相等于每股0.043美元。但董事局批准交易时,飞鹰种植公司股权的市价,每股仅为0.0098美元,共值1亿1520万美元(4亿7200万令吉)。

白皮书指,“这表示联土局同意以高于市价344.12%的价格,购买飞鹰种植公司的股份。”

报告还披露,飞鹰种植公司的所有股份,都被“A1公司”用作向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贷款的抵押。

而且,报告指出,国家银行也曾质疑这笔交易。

“尽管已知其中风险,联土局董事局却在没有执行额外尽责调查下批准这项投资,而且会议记录也没有记载投资的理由。”

尽管如此,这项交易附带“卖方期权(put option)”的条件,好让联土局可以领取回5亿零540万美元的成本,另外再加上每年6%的回酬。

纳吉也利用这点来为这项交易辩护,同时把白皮书的相关段落上载到他的面子书,并用红色标明。

讽刺的是,纳吉所张贴的部分段落中,其下一段就表明,没有证据显示,联土局曾评估A1公司的信用风险,以确保联土局行使“卖方期权”时,该公司有能力偿还债务。

白皮书也提及,联土局购买飞鹰种植公司的股权时,获得“A2公司”提供价值3亿7100万美元的企业担保。不过,联土局同样没有为A2公司进行信用风险评估。

法务审计更发现,A2公司的市值仅有3亿438万美元。

四、吉隆坡垂直城市:背负亏损15亿的风险

吉隆坡垂直城市(Kuala Lumpur Vertical City,KLVC)是一项综合发展计划,研拟在联土局位于吉隆坡士马勒路(Jalan Semarak)的土地上发展,占地20英亩。

白皮书显示,FIC与“F公司”达成发展协议,并委托后者成为主要发展商。

然而,F公司取得委托书后,于2015年12月2日至2016年11月7日间,在联土局不知情下,把联土局的土地转售给自己和另一家“G公司”。后来,此事在2017年获得媒体关注。

根据白皮书,FIC管理层在2016年7月获悉此事,却一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而联土局董事局一直到交易的8个月后才恍然大悟。

F公司擅自代表联土局,将土地售价定为2亿7000万令吉,但其市价实际上高达6亿1800令吉。

更甚的是,F公司要求把售价的10%支付给联土局,而其余的90%则自己收入囊中。

除了土地争议之外,联土局在没有调查下,同意在F公司负责的发展项目中,租借70万平方公尺的办公空间,长达20年。实际上,联土局目前只需要3.6%的空间。

白皮书透露,“该租赁协议导致FIC在未来20年间将曝露在风险下,损失租金收入至少15亿令吉。”

五、Grand Felda House:如何两周内狠赚3100万?

2014年9月,FIC董事局同意购买位于伦敦温布利Dexion 1区的450间房,以及Dexion 2区802间房,将它们分别更名为Felda House和Grand Felda House,并改造为学生公寓。

2014年10月13日,FIC通过FIV全球有限公司(FIV Global Limited,FGL),以2400万英镑(1亿2800万令吉)的价格,从“K公司”手中买下Grand Felda House。

然而,就在13天前,即2014年9月13日,K公司才以1700万英镑(9100万令吉)的价格购置房产。

至于Felda House,FGL是在2014年10月13日(同日)以1000万英镑(5350万令吉)的价格,向J公司购买房产。

但就在16个月前,即2013年7月1日,J公司是以435万英镑(2330万令吉)的价格买下该产业,不到它卖给FGL售价的一半。

K公司后来受委为学生公寓的承包商,另外收取4850万英镑和8526万英镑,分别作为Felda House和Grand Felda House的发展成本。

除了启人疑窦的收购案,联土局的公司架构也存在问题。

FIC旗下的公司FGL,前身为Treax Innovation Limited(TIL)。根据白皮书,TIL是由两名时任FIC董事所创办,以处理上述置产事宜。但白皮书称,没有证据显示,这两名董事是以FIC委托人的身份持有TIL。

TIL更名为FGL后,FIC才接管了它,股票市值为5万美元(20万5000令吉)。

与上述其他交易类似,这些交易都没有获得联土局董事局的批准,而董事局是在交易完成3个月后才获悉。

六、Dataran Aras:花1亿购无用之地

Dataran Aras种植公司(DASB)位于砂拉越林梦(Limbang),自2007年成立,一直没有展开业务。

3年后,联土局决定以1亿4820万令吉全面收购DASB,包括该公司在林梦持有的1万零907公顷的土地。惟白皮书没有指名卖方的身份。

联土局在没有尽职调查下,就购买土地准备种植油棕,后来才发现,54%的土地是不可开发的传统习俗地(NCR)。

尽管联土局管理层实地探查,但他们并没有告知董事会,有关传统习俗地一事。

根据白皮书,独立产业估价公司说,若将传统习俗地的因素纳入考量后,这家公司的产值仅值5090万令吉,即联土局购价的三分之一。

不平等交易显然尚未结束。联土局还跟DASB持有人达成协议,允许DASB委托一家公司,于2011年至2013年期间,在该地区伐木,而且联土局分文不收。

随后,DASB原持有人以40万令吉,将伐木权卖给第三方。

七、联土局健康公司:花24万聘董事儿子

联土局健康公司(Felda Wellness Corporation Sdn Bhd,FWC),为FIC的子公司,专营生物制药。

不过,FWC的人事任命引人质疑,包括委派时任FWC董事的儿子,到其投资的一家澳洲公司,出任财务经理,并由FWC支付高达24万4000令吉的薪资和开销。

其他问题还包括,FWC在没有获得联土局或FIC的同意下,耗资2410万令吉投资一家成立才1年的美国/澳洲公司。

此外,FWC在没有公开招标下,就直接颁发了19份共值1亿1960万令吉的合同给多家公司。而且,它一共支付了4601万令吉给多家公司,惟没有证据显示这些公司已完成工作。

FWC成立于2013年,因无力偿债,已于2017年清盘。

八、婆罗洲大酒店:负债累累的酒店

2013年5月28日,联土局以8640万令吉,收购位于沙巴亚庇的4星级婆罗洲大酒店(Grand Borneo Hotel)。

然而,白皮书显示,婆罗洲大酒店当时的市价为7800万令吉,意即联土局“买贵”了840万令吉。

交易之前,尽职调查报告显示,这家酒店出现严重的现金流问题,且打从2010年就开始亏损。

截至2011年,累计亏损达1830万令吉。尽管如此,联土局仍然一意孤行,收购这家负债累累的酒店。

白皮书还指出,这家酒店也曾被用作抵押,以申请各种贷款。

307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356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5-24 09:18:58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笑林吉祥答应辩论还出题 纳吉:结果不到两天就变卦了

2019年5月23日

(吉隆坡23日讯)在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宣布退出辩论后,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嘲讽林吉祥在自说自话。

“这就是他。林吉祥长篇大论,只为了退出辩论。”

“同意辩论的是林吉祥,提出辩论题目的是林吉祥,要退出辩论的也是林吉祥,不到两天。”

纳吉日前挑战林吉祥辩论,而且题目无限制,而林吉祥较后答应,并提出辩论题目为“盗贼治国”,纳吉也答应了。

不过林吉祥今日宣布退出辩论,理由是担心辩论引发华人与马来人之间的冲突。



纳吉15万装修私邸

2019年4月18日

(吉隆坡18日讯)前首相纳吉SRC弊案的2名证人证实,他们曾经收取纳吉两张分別为10万令吉及5万6500令吉的支票,替纳吉位於吉隆坡大使路的私邸,进行装修及安装蓄水箱工程。

ABS Trendmaster公司设计师祖卡南与Moz(马)私人有限公司的前水管工人扎卡利亚,也在庭上核实了他们所收取的支票。

两人也是本案的第6、第7名证人,他们证实,这两家公司早前被证实分別在2015年2月12日及24日,收取纳吉通过大马伊斯兰银行户头,所开出的两张支票。

祖卡南接受主控官莫哈末赛夫丁副检察司主要盘问时表示,ABS Trendmaster公司是在2006年成立,而他本身在2014年8月或9月,接到首相私邸管家阿米鲁的来电,委託他为纳吉的私邸修建橱柜和储藏室。

他说,当时他是在大使路附近的Shell油站与阿米鲁会面,而后者携带他前往纳吉的私邸,他便在庭院测量储藏室的范围,估算整个工程费用是23万4000令吉或24万3000令吉。

「我们把价格电邮予阿米鲁,在收取5万令吉的订金后,我们便动工。起初谈好在4个月內完工,但我们在2至3个月內便竣工。」

他指出,该公司之后收到一张10万令吉的支票,志期为2014年12月12日,而他之后前往马银行实达阿南分行匯入该张支票。

祖卡南较后接受纳吉代表律师沙菲宜的交叉盘问时表示,他不曾进入纳吉私邸,只是在庭院工作。

「我建了一个储藏室,用来掛衣服,储藏室內也有一个小厨房,但不是用来煮食,是个喝水的地方。」

他提到,除了该储藏室,他也有修理垃圾置区,以及警卫室。

扎卡利亚表示,他在2015年初,在纳吉位於大使花园的私邸,装置一个玻璃纤维的蓄水箱,之后收到款额为5万6500令吉的支票,作为工程费用。

他说,相关工程是要解决水供的问题,而该工程也在2015年初完成。

询及如何处理有关的支票时,扎卡利亚则表示,当时他已將有关支票存入银行,之后就全部花光了。

当辩方律师沙菲宜交叉盘问,装置蓄水箱是奢侈或是必要的,扎卡利亚则表示是必要的。

沙菲宜较后在庭外接受媒体访问时指出,两名承包商在纳吉私邸安装衣柜及蓄水箱是必要开销。

他坚称,控方根本无需传召这两名承包商证人,来证明其当事人的控罪,因为只要金钱来源是非法,无论是用在好或坏的用途,依旧是非法。

辩方反对第6证人出庭供证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所涉及7项SRC国际公司洗钱和失信案今午续审,辩方律师法汉反对,控方传召第6名证人祖卡南出庭供证,並质疑控方的用意是否要祖卡南指证其当事人曾收到及使用该款项。

本案第6名证人祖卡南是ABS Trend Master有限公司的室內设计师,同时该公司也是纳吉的大马伊斯兰银行户头发出的15张支票中的其中一个接收单位,该公司在2015年2月12日曾收取10万令吉的支票。

辩护律师沙菲宜也质疑,控方传召证人祖卡南有何用意。

然而,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表示,祖卡南所提呈的证据是可以被接受的,因为这可以证明洗钱过程的非法收益內容。

副检察司莫哈末赛夫丁解释,纳吉是在《2001年反洗黑钱及反恐金融法令及非法活动收益法令》第4(1)(b)条文下,被控3项洗钱罪名,因此,收到上述支票的证据,有助於证明洗钱罪名。

拿督希旦峇兰副检察司也表示,提呈这项匯款证据,是为了证明金钱的动向以及使用。

最终,高庭法官纳兹兰驳回辩方律师的要求,认为祖卡南的供证是可被接受,並且与案情有关联,允许控方传召第6名证人祖卡南出庭供证。

较早时,基於控辩双方不约而同地向法庭申请展延明日(19日)的审讯,法官纳兹兰宣佈,將原订於明日的审讯展延至下週一(22日)进行。

今早缺庭的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也出现在今午的审讯。

汤米汤姆斯向法官指出,他与检控团队明日必须出席一项重要会议,该会议皆是討论分拆总检察长和检控官权力的课题,因此要求延期。

同时,纳吉的代表律师则说,其辩护律师团在明日需参加一项重要会议,因此明日也无法出庭。



耗近24万搞“阿Jib哥”脸书专页 监督华裔网民情绪

2019年4月23日

在国阵执政期间,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通过地产公司创办人丹斯里林顺平,发出近24万令吉支票给负责监督网上华社情绪的两家公司,其中包括管理“阿Jib哥”脸书的网络公司。

在2011年至2018年期间任职首相政治秘书的拿督王乃志是纳吉涉嫌SCR国际公司洗黑钱案的第17名证人,他周二在庭上表示,所支付的金额为23万8914令吉,是通过林顺平发给两家公司,即AD Network和大马新闻与资讯学院(AKIT),支票是由当时的首相办公室开出。

当被问及为何通过林顺平,王乃志解释道:“他(林)接近基层,每当我们需要调动人员时,如在神庙,他可以组织他们前来,他与基层有直接接触。”

“(他)有点像中介,所支付给他的每一分钱,他都悉数移交出去。”

“阿Jib哥”脸书是纳吉在第14届大选前创设的中文脸书,旨在拉近与华社关系,以赢得华裔选民的支持。

王乃志(50岁)也是马华党员,他向副检察司莫哈末赛夫丁供证说,该网络公司受聘为“阿Jib哥”脸书的管理员,以通过脸书和华社接触互动。

“脸书的管理费是是按月付款。”

随后,在接受纳吉辩护律师丹斯里沙菲宜盘问有关周刊的重要性时,他也详细地描述如何付款给新闻与资讯学院以维持另一个中文网站,以每周刊登客观与公正的文章。

“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需要在网上和平面媒体比较客观的报道,以免一切都被人从负面的角度看待,同时能够反映政府真正的政策。”

他说,这两个门户网站被用来作为纳吉权衡华社情绪,以及了解华社有何不满的平台,当时华社已开始对国阵政府失去耐心。

“我们在大选前发现华社抱持的消极情绪,所以我们想要通过一种方法来传播准确的政府政策信息。”

“这是让政府更好地了解华社,也让他们更好地了解政府的一种方式。”



纳吉关注6中文报 每月耗15万观察分析

2019年4月23日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位期间,对中文媒体也十分关注,在他掌权下的首相办公室每个月耗费15万令吉,聘请一个研究机构观察及分析6家主要中文报章的内容。

有关研究机构是“策略运用中心”(Cense),其创办人沈赛芬今日被传召到吉隆坡高庭为纳吉SRC案供证时说,她的公司在2014年12月至隔年1月期间,为纳吉首相办公室提供2个月的媒体咨询服务。

她披露,是纳吉的其中一名顾问,已故贾马鲁丁跟其公司接洽,进行民调、公共政策研究及监督中文媒体工作。当时,酬劳是由纳吉的大马银行账户支付。

谈到该公司提供的服务范围,沈赛芬说,他们每天要查看国内6家主要中文报,包括《光华日报》、《星洲日报》、《南洋商报》、《中国报》、《东方日报》及《光明日报》的内容,再把当天影响华社的课题及重点摘录下重点再给首相办公室。

检控官赛夫丁问到,当时贾马鲁丁是担任什么职位时,她则表示自己不知道,并透露两人当时是在首相办公室见面,洽谈工作内容。

沈赛芬是此案的第14名证人。她说,在那2个月期间,“策略运用中心”每天都会把内容摘要,透过手机即时通软件Whatapps传送给首相办公室。除了每日简报外,他们还提供每周及每个月的分析报告,不过确实透过电邮发送。

此外,纳吉首相辩护律师沙菲益也尝试论证时问沈赛芬,是否所有政党包括巫统国阵都需要了解华社对政府不满课题?

沈赛芬回答:“不只是国阵,所有政党都应该了解华社对政府的不满,因为华社也是马来西亚的一部分。”

在沙菲益追问下,沈赛芬进一步说,华教有很多课题如教育及统考,也包括城市贫穷及房屋等课题,很多人误以为华人很有钱,但其实很多人每月薪水少于5000令吉。

此外,沙菲益也询问沈赛芬是否同意,纳吉掌权期间曾增设华小。沈赛芬对有关询问表示不同意,因为政府只是拨款,没有增建华小。

在交叉盘问时段,沈赛芬表示自己曾担任星洲媒体集团的执行董事,也参与2005年星洲媒体集团与南洋报业控股与香港明报集团的合并,3家公司随后合并成世华媒体集团。她是在2011年10月1日久卸下星洲执行董事的职务。

她是离开世华媒体集团后才创办策略运用中心,目前是Cense Media公司董事兼执行长,并通过这家公司掌控Cityplus电台与沙巴的KUPIKUPI电台。


307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356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7-16 00: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反贪会充公2.7亿诉讼:谁是41名答辩人?

当今大马  |  发表于 2019年6月25日15:42

反贪会主席拉蒂花本月21日召开上任后的第一场记者会,宣布该会已援引反洗黑钱及反恐融资法令(AMLA)向法庭入禀诉讼,向国内41个人与单位追讨遭挪用的一马公司款项,数额达2亿7000万令吉。

41名答辩人涉嫌从前首相纳吉的私人Ambank银行账户中收取资金,而他们之中有15个为政治单位。

除了巫统党中央,另有8个州属分部和区部卷入,即雪兰莪、吉打、柔佛、沙巴、霹雳、吉兰丹、彭亨和北根。整体上,拉蒂花表示,巫统收取的款项占了诉讼的大部分,即2亿1200万令吉(78.5%)。

其他“榜上有名”的单位是:新山国阵、马华妇女组、马华彭亨联委会、沙巴人民团结党(PBRS)、人联党(SUPP)和沙巴自民党(LDP)。

巫统表明会挑战该项诉讼,而马华则解释说,他们2013年收取款项时并不晓得其来源。

《当今大马》现将带领读者更深入去了解,此项充公诉讼提到的其他人物、基金和公司。

以下名字是按反贪会的名单次序排列。

依布拉欣(Ibrahim Awang Ismail)

媒体过去报道,他是巫统北根区部教育局主任。2008至2013年期间,他是柏拉姆再也(Peramu Jaya)州议员,此州选区落在北根国会选区底下,而北根国会议员是前首相纳吉。

卡西达(Kasitah Gaddam)

他是沙巴巫统政治人物,于1999至2004年期间担任土地及合作社发展部长。

依斯迈(Ismail Abd Muttalib)

依斯迈乃彭亨巫统4届马兰(Maran)国会议员。他从2013年开始出任人力资源部副部部长,直至国阵在第14届大选丢失政权。

哈山马力(Hasan Malek)

他是前巫统瓜拉庇劳(Kuala Pilah)国会议员,并在2013年至2015年期间担任国内贸易、合作社及消费事务部长。

沈赛芬

她是Centre for Strategic Engagement(Cense)有限公司的董事,曾任星洲媒体集团执行董事。

她是纳吉SRC汇款案的证人,本案目前还在审讯中。她之前出庭供称,其公司获纳吉支付30万令吉,以于2014年12月至2015年1月之间,监督和分析6家中文报的报道。

阿都玛南(Abdul Manan Ismail)

他是两届巫统巴耶勿刹(Paya Besar)国会议员,但已在2018年2月离世。他也曾是巫统巴耶勿刹区部主席。

伊斯兰福利及宣教组织(Pekida)

这个马来穆斯林非政府组织以吉打为基地,但在其它州属设有分会。一些人认定它其实是私会党,并曾于2015年参与吉隆坡的红衫集会。

青年学院(Akademi Pemuda)

青年学院乃支援巫统青年团的智库。

根据其网站2009年的贴文,该单位当时是由(现任上议员)凯鲁阿兹万(Khairul Azwan Harun)所领导,执委包括现任巫青署理团长沙里尔(Shahril Hamdan)。当时的巫青团长为林茂国会议员凯里。

国家学前教育计划(Yayasan Permata Malaysia)

这项计划于2011年推介,隶属首相办公室,有纳吉夫人罗斯玛担任名誉顾问。

它主旨在推动教育和福利活动。

希盟政府之后已重新包装和改名为“天才计划”(Genius),并转交教育部管辖。

敦胡仙翁基金会(Yayasan Tun Hussein Onn)

敦胡仙翁教师基金属于法定机构,国会2017年立法下成立。它是教育局旗下的政府基金,以取代教师的公积金。

基金的主要目标是保障教师的福利和专业发展。

一个大马青年运动(Gerakan Belia Gagasan 1Malaysia)

这个组织成立于2011年,以支援时任首相纳吉。

PBAKM基金会

这个基金会是为社会发展局(Kemas)前会员而设,旨在照顾该局前职员和家属的福利。

Binsabi私人有限公司

这是节目策划公司于2010年成立,创办人是沙比亚玛(Sabiamad Abdul Ahad)。

根据公司网站,该公司过去的客户包括首相办公室、吉隆坡市政厅、通讯与多媒体部、教育部、马来西亚旅游局、农业及农基工业部和巫统。

Rayhar Travels私人有限公司

它是专注朝圣和小朝团的旅游公司,也提供全球其他地方的清真旅游配套。

针对反贪会的诉讼,这家公司回应说,他们因为于2013年获得“某人”赞助北根居民的朝圣团配套,而卷入官非。

K&Z Enterprise私人有限公司

这家服装制造商位于柔佛。其网站显示,该公司在柬埔寨设有一间工厂,而服装主要出口英国、美国和澳洲。

IPG Mediabrands私人有限公司

它是一家国际营销代理,在雪兰莪八打灵再也设有办事处。

Media Edge CIA(马)私人有限公司

它一家隶属GroupM集团的国际媒体机构,在吉隆坡白沙罗设有办事处。

Hattatex Trading

这是一家位于吉隆坡端姑阿都拉曼路(Jalan Tuanku Abdul Rahman)的纺织品商店。

Jakel Trading及Jakel Trading私人有限公司

该公司是著名的纺织品批发商和分销商。根据网站,它提供“服饰给政府部门的职员”,同时也投资地产和购物广场。

Perano私人有限公司

它是Jakel Trading私人有限公司的子公司,拥有Galeri Hajra Tudung和Selendang头巾品牌。

AGA Touch(马)私人有限公司

这家公司位于雪兰莪哥打哥文宁(Kota Kemuning),自称擅长“多样商业解决方案平台”,尤其是大数据。

根据其网站,该公司过去的一些客户包括:国内贸易和消费事务部和其他政府机构,如多媒体发展机构(MDec)。

Habib Jewels私人有限公司

这是一家总部设立在雪兰莪安邦的本地知名珠宝公司。

该公司回应反贪会诉讼说,所有交易都是“真诚”的,且有妥当的文件记录。

Naza Quest Auto私人有限公司

这是一家隶属纳莎集团的子公司。截至去年11月,该公司是美国通用汽车公司的雪佛兰(Chevrolet)汽车大马独家经销商。

该公司回应说,反贪会要求充公的26万9662令吉,来自出售4部雪佛兰汽车。

布斯达里(Bustari Yusof)

布斯达里曾有纳吉“得力助手”的称谓。这名来自砂拉越的商人涉足众多行业,包括种植业、保健、建筑业、甚至是石油和天然气业。

他是石油和天然气集团——必达能源公司(Petra Energy Berhad)的主要股东。

他也是前工程部长法迪拉(Fadillah Yusof)的哥哥。

转型研究基金会(Yayasan Penyelidikan Transformasi,简称Fort)

这是一个旨在研究“转型”的基金会,由纳吉的前顾问和特别助理凯利尔(Khairil Annas Jusoh)所领导。

该基金会曾在2016年,配合纳吉参政40周年出版了一本厚达467页的书籍,更获得纳吉亲自主持推介。

拉哈基金会(Yayasan Rahah)

这个基金会得名自纳吉母亲拉哈诺雅(Rahah Mohammad Noah),它为儿童及原住民推行福利和教育计划,同时也提供国内大学奖学金。



公账会指GST税金没丢失,惟前朝处置不当不合法

刘伟鸿  |  发表于 2019年7月15日11:38  |  更新于 2019年7月15日14:03   下午1点50分更新

国会报道 消费税退款失踪案公账会报告终于出炉并提呈国会,其中点出消费税收入没有丢失,但前朝国阵政府处置消费税金失当,同时有不合法之处。

报告强调,政府没有丢失任何的消费税收入。

“消费税收入没有失踪。税收没有搬入消费税退款(基金)之下,充作政府营运和发展开销。”

“前朝政府高估净消费税收入,认为能够花费65%的消费税。”

“统一税收账户(Akaun Hasil Disatukan)延迟转账至消费税退款基金,以维持国家现金流,确保营运开销没有赤字,因为营运开销不能超过收入。”

违法直接放进统一账户

无论如何,报告表示,2014年消费税法令第54(2)条文和志期2015年消费税退款公函阐述,所有消费税收入必须放在消费税退款基金。

报告点出,此举是为了能在法令指定的14天(电子报账)或28天(传统报账)归还消费税退款。

“前朝政府将所有消费税收入放进统一税收账户。过后按照需求分阶段和消费税退款委员会议决,才将退款转入消费税退款账户内。”

“此举不符合消费税法令第54(2)条文和第54(5)条文。”

此外,报告还点出,前朝政府制定35%消费税收入供退款,不足以支付商家退款。

“根据听证会听取的汇报,国会公账会认为,退款至少应占据消费税的42%。”

只是建议遵守财政程序

基于此,报告建议,政府需要遵守财政程序,确保国家财务管理有序和负责任。

报告也说,政府官员也务必无畏无惧地劝告政府守法。

询及何以报告建议只是劝告,但没有建议对付任何人,公账会主席诺莱妮在国会受访时没有正面回答。

“没有。因为我们只是建议,公账会提供建议,但其他人将会采取行动。这并非公账会责任。”

“因此,我们只是总结和建议。这是公账会。”



星洲日报

自民党被追讨1MDB资金·刘伟强:我问心无愧

2019-07-15 00:00:00

(亚庇14日讯)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表示,自民党被反贪会入禀法庭,追讨滥用自一马发展公司资金一事,他绝对问心无愧,并强调本身任职自民党主席期间,不曾做过对不起党的事。

“我没有对不起他们,也问心无愧,有没有收过那笔钱(来自一马公司的资金),他们(自民党领导层)心中有数。”

他昨晚出席西海岸四邑公会71週年暨马来西亚江门同乡总会4週年会庆晚宴后,受访时这么表示。

政党领袖有责任解释

刘伟强指出,据他了解,被追讨滥用自一马公司的2亿7000万令吉资金之单位或个人,若能够解释户头内款项的来源,反贪会就不会向法庭申请诉讼。

“已经动用的款项,相信反贪会不会再去追究,相关单位和个人需要解释银行现有的馀额来源,只要不是来自一马公司,就不会被没收。其实很简单,只要解释得到就没事,解释不到就交由法官决定。”

他也说,反贪会是向相关单位包括政党追讨,并非针对个人,因此政党领袖有责任作出解释,并向反贪会提呈宣誓书,以证明清白。

承认曾收逾300万款项

对于自民党领袖指控刘伟强在位时曾接收300多万令吉的款项,刘伟强不否认,并表示他在2013年被“踢”出党时,有将该笔款项留下。

询及他是否知道有关款项与一马公司有关,他认为应该交由自民党领导层解释。

“当时他们在未经我的同意下,更改了银行户头签名,并冻结我的党籍,种种的行为到底是为了什么,是不是因为银行有一笔钱?”

同时,他指出由于2014至2018年党大会都有接纳过财政审计报告,因此要知道2013年银行户头的存款馀额,可轻易地从报告中得知。

刘伟强也希望自民党领导层在查看财政报告后,对外公布2013年的户头究竟还剩下多少钱,届时便可知道300多万令吉被动用了多少。

307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356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9 11:09:0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久坐被告栏木椅屁股痛,律师呼纳吉遭“未判先罚”

当今大马  |  发表于 2019年8月27日16:09  |  更新于 2019年8月27日16:18

前首相纳吉SRC案经历58天初审后今天暂告一段落。不过,纳吉首席代表律师沙菲宜阿都拉控诉,被告栏木椅太硬,使其当事人久坐后屁股痛,形同“未判先罚”。

沙菲宜今日在法庭大厦外对记者点出,法庭内所有座位都有软垫,但被告栏却没有。

“你们在公众席,坐在软垫上……即便如此,一名资深记者(仍)投诉公众席坚硬,令人臀部疼痛。”

“你想象一下,被告需要坐在木椅上数个小时……我请你坐在木椅上1个小时。即便你年轻,臀部比纳吉多肉,看看你能否承受?”

“此事违反未定罪前人人清白的概念。你(法庭)已经惩罚我的当事人。”

不该受到动物般对待

沙菲宜补充,法庭在被告栏置放软垫,只需动用一点小钱。

“我肯定,你们当中若有亲戚被控,你也不愿看到亲戚坐在椅子上,面对动物般待遇,因为法庭还没有定罪他。”

他认为,纳吉已支付保释金,不会逃离审讯,不应该坐在被告栏。

“纳吉应当坐在椅子上,也应有桌子用,以便能够跟随审讯。”

记者观察,纳吉助理时常随身携带软垫,或是为了纾解纳吉的臀部疼痛。

法官纳兹兰择定11月11日,裁定纳吉在SRC国际公司汇款案中是否表罪成立,而需要出庭抗辩。



诗华日报

阿末费沙向诺莎娃妮敬礼!

2019年11月22日

(怡保22日讯)霹雳州务大臣拿督斯里阿末费沙向国家审计局的审计主任(管理)诺莎娃妮敬礼!

大臣今早在霹雳州议会进行总结时,特别提及诺莎娃妮这号人物,因为对方在其上司不知情的情况下,将一支录音笔放入后者的铅笔盒内,并录下一马发展公司(1MDB)审计报告的会议内容。

他认为,对方当时虽冒著风险,但基于爱国及有责任感,勇敢这么做,因此特她向敬礼。

当时站著总结辩论的大臣,马上立正身体并做出敬礼状,引起媒体竞相拍照。

诺莎娃妮周四(21日)为“一马稽查报告篡改案”供证,揭露她如何获取会议内容。

她供称时称,她因不获准参与于2016年2月24日针对一马发展公司(1MDB)审计报告内容召开的会议,而在其上司不知情的情况下将一支录音笔放入后者的铅笔盒内,以录下该会议的内容。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与1MDB前首席执行员阿鲁甘达被控涉嫌指示和串谋篡改1MDB审计报告杂续审,诺莎娃妮是控方第5名证人,她是在主控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高级副检察司的引导下供证时,揭露上述事宜。

另一方面,大臣今早也因说了一句“如果不是一马发展公司的小偷”,而与巫统州议员引发骂战,最后更妥协而道歉。

他当时是在2020州财政预算案终结提到发展拨款时,突然杀出一句“如果不是一马公司的小偷”,州政府有更多拨款进行其他建设。

这时,巫统孟加兰峇鲁州议员拿督阿都玛纳马上打岔,并指大臣所说的人就是前首相,只是基于报告案还未完成审讯,大臣不应该这么说。

霹州议长拿督倪可汉这时为阿末费沙打圆场,指这是阿都玛纳本身的定论而已,但阿都玛纳坚持挑战大臣说清楚到底谁是小偷!

随即哥打淡板州议员拿督沙拉尼也加入战围,他批评是大臣未以身作则,不应在总结辩论时提起有关的事宜。

这时大臣澄清,他提起的可能是人家的爸爸或老公,无论如何在一马案还未定罪之前,他愿意道歉和收回上述字眼。

过后倪可汉也对众议员的争吵不休,而援用议会常规,促请大臣继续总结,才平息这场小骂战。



诗华日报

【1MDB稽查报告篡改案】安比林:国家利益压力下被逼修改

2019年11月28日

(吉隆坡28日讯)前总稽查司丹斯里安比林供证称,因在“国家利益”压力下,别无选择被迫修改原版一马公司稽查报告。

吉隆坡高庭今日续审前首相纳吉涉嫌篡改一马公司稽查报告案,审讯进入第6天。

安比林接受纳吉代表律师丹斯里沙菲宜盘问时表示,尽管他被迫进行修改和删除一马公司稽查报告内容,但他本人和其所领导的国家总稽查署的诚信未受到损害。

安比林坚决拒绝沙菲宜说法,即他为配合修改内容请求,损害了作为总稽查司的正直和诚信。

沙菲宜:“你是否为了职位妥协而修改报告内容,出卖了专业?”

安比林:“不,我没有出卖专业。”

安比林称,虽然报告内容有所修改,但完整性保持不变,因为修改的版本保留了审计的主要发现,例如一马公司负债累累,存在现金流问题以及治理不佳,并且仍要交给警察。

“国家总稽查署调查的真相未受到损害,我对事实有把握。”

沙菲宜还盘问安比林,如果被要求采取非法或不道德的行为,将会如何应对。

“我别无选择”

安比林则回应,当然不会,因为这会影响诚信,而他是根据当时所掌握的事实,根据作为总稽查司的判断进行修改。

“正如我所说,事实就是事实,我们有权发表意见。但是在2月24日会议上,对我来说,他们没有尊重总稽查司的意见。”

“在一马公司稽查报告,我别无选择,我面临做出这些修正的压力,因为他们说可能会被扭曲,也关乎到国家利益。这样的说法来自高级官员说,就我而言,我的良知很明确。”

根据早前的审讯,原版稽查报告指出,一马公司有两份不同的财务报表以呈给不同的机构。但在2016年2月24日的会议上,安比林受施压删除有关的发现。

安比林昨天也供称,纳吉是在2016年2月24日高官会议两天前,即在2月22日要求先行会晤,要求不要将一马公司财报列入稽查报告。

“对修改一马稽查报告感到沮丧”

总稽查司丹斯里安比林表示,对于修改已完成的一马公司稽查报告,他感到沮丧。

安比林今日继续高庭为前首相纳吉涉嫌篡改一马公司稽查报告案供证,接受高级副检察司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盘问。

安比林称,他在会议结束后离开时的心情非常沮丧。

安比林所指会议为2016年2月24日在时任政府首席秘书丹斯里阿里韩沙的办公室举行,该会议是关于要求删除和修改部分稽查报告内容。

安比林解释,他已经给予1MDB充足时间向国家总稽查署提供必要文件,但他们没有这样做。

“我的沮丧有很多原因,他们对一马公司稽查报告有很多疑问,当时我们已经完成了定稿,也准备向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捍卫报告,但他们好像重新审视我们的报告,我们当然不高兴。”

“我们花了很长时间来等待信息,但没有得到,也给予他们时间回复。”

尽可能呈现事实

“国家总稽查署根据所得到的事实和信息来审稽,因此必须拥有证明文件来验证,我们尽可能在报告呈现事实,但我们没有获得所需的信息。因此我们只能根据所拥有的事实来写稽查报告。”

安比林再次表示,国家总稽查署原本已准备好在2016年2月24日向国会公共账目委员提交最初版本的一马公司稽查报告。

但是,在2016年2月24日会议后,因为受到压力而对报告进行修改。国家总稽查署于2016年3月4日和4月7日提交修改后的一马公司稽查报告。



光华日报

联土局1.6亿买独立宫酒店 3年后贬剩不及一半

2019年10月08日

联邦土地发展局投资机构(FIC)于2014年在古晋以1.6亿令吉高价购置的独立宫酒店及套房(Merdeka Palace Hotel & Suites),在3年后的市值只剩下不到8000万令吉。

联土局投资机构首席财务员阿兹兰今日在法庭上表示,该公司董事部已任命“C H Williams Talhar Wong & Yeo”私人有限公司于2017年对该酒店进行了重新估值,以回应有关FIC高价购买该物业的报道。

这位第4名证人告诉法庭,之后于2018年启动了脱售该酒店的招标行动,并交由Saville Malaysia私人有限公司进行。

“收到了两份献议-一份为6900万令吉,另一份为8500万令吉”

他说,在经过尽职调查后,8500万令吉的报价被撤销,而6900万令吉的报价则提高至7750万令吉。

他透露,在截至2016年12月31日财政年度进行的重新估值,以及截至2018年12月31日财政年度进行的招标活动,独立宫酒店及套房的市价贬值至7750万令吉。

法庭获悉,该酒店的购买导致FIC的未实现亏损达8250万令吉,这是通过比较1.6亿令吉的购买价与7750万令吉的市值之差所得出。

这是丹斯里沙礼尔在2017年初被任命为联土局主席(接替依沙)之后,所进行的重新估值。

联土局前主席丹斯里依沙是于去年12月14日被控上地庭,面对1项失信罪,以及9项收贿逾300万令吉的控状,以批准联土局投资机构(FIC)购置砂拉越古晋的一家酒店。

首控状指出,依沙身为FIC董事,并被委托管理该公司资金,但他在没有获得联土局董事局成员批准的情况下,批准以1亿6000万令吉购置砂州古晋的独立宫酒店及套房,失信FIC委托他管理的资金。

依沙被指于2014年4月29日在位于隆市城中城路(Persiaran KLCC)的联土局大厦50楼犯罪,抵触刑事法典第409条文,罪成可被判监禁最高20年和鞭笞,另加罚款。

第二至第十项控状指出,被告通过莫哈末扎西,收取来自Gegasan Abadi董事局成员依旺的309万令吉贿金,以作为协助批准购置位于古晋,价值1亿6000万令吉的独立宫酒店及套房的酬劳。

他被指于2014年7月21日至2015年12月11日,在上述大厦的49楼犯罪,抵触2009年大马反贪污委员会法令第16(a)(A)条文,并可在相同法令下的第24(1)条文治罪,一旦罪成,可被判坐牢最高20年,以及罚款不少过贿金的5倍或1万令吉,视何者为高。

307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356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12-4 09:49:25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逾2亿希望基金用罄,全拿来偿还一马公司债务

当今大马  |  发表于2019年11月30日11:56

希盟入主布城后设立希望基金,供民众捐款救国。财政部长林冠英今日宣布,政府已把总额达2亿零549万1219令吉的希望基金,用来偿还一马公司债务。

不过,林冠英指出,即使是动用全部的希望基金,也仅够偿还部分的一马公司债务。

根据林冠英,截至今年1月14日,即希望基金接受捐款的最后一天,政府总共募得2亿零271万6775令吉。此外,政府也收到277万4444令吉的银行利息。因此,希望基金总金额达到2亿零549万1219令吉。

“政府再一次向全体捐款予希望基金的人民表达衷心的谢意。”

他今天发文告指出,政府自5月起至今,陆续发出共4笔款项,偿还一马公司的部分债务。

最近一笔是今年11月28日,政府动用剩余的6168万零262令吉,偿还一马公司部分的伊斯兰中期票据利息。

仅够偿还一部分

不过,林冠英指出,这笔伊斯兰中期票据利息共达1亿4375万令吉,而希望基金缴付的6168万零262令吉,仅够偿还总利息的一部分。

“剩下的8207万令吉,是由一马公司资产追回基金所偿还。迄今为止,这个基金总计约14亿5000万令吉。”

根据林冠英,2019年5月至今,希望基金共偿还的4笔款项分别如下:

一、5月30日:偿还一马公司部分债务——伊斯兰中期票据利息,共1亿4375万令吉;

二、6月16日:无效支票退款,5万1500令吉;

三、6月25日:失误献金退款,9457令吉;

四、11月28日:偿还一马公司部分债务——伊斯兰中期票据利息,6168万零262令吉。

2039年前须还清

随着政府偿还11月28日的债务后,意味着希望基金的款项已全数用完。

林冠英重申,政府已承诺将会履行义务,清还前朝政府留下的债务。

他说,下一笔的一马公司付款,将是在2020年3月9日缴付1MDB全球投资有限公司(GIL)6600万美元的债券利息。

他指出,从2017年至2020年,政府要替一马公司和SRC国际有限公司偿还的债务,共达139亿令吉。

“一马公司目前的债务还有505亿令吉,包括须于2039年之前还清的利息。”

希盟政府上台后宣布国债达1兆令吉,随后在5月30日设立“希望基金”,以供爱国者捐款救国。



银行证人供称,扎希夫妇两年豪刷130万

当今大马  |  发表于2019年12月2日7:09 PM

巫统主席阿末扎希的贪污失信案续审。银行证人向法庭供称,阿末扎希夫妇在2014到2016年之间,通过4张信用卡豪刷近130万令吉,包括在外国奢华血拼。

杨英龙(Yeoh Eng Leong,音译)是本案第10证人,他现年58岁,是Ambank高级副主席,主要掌管信用卡发放和防杜诈骗的业务。

《马新社》报道,杨英龙读出书面证词时指出,阿末扎希和妻子哈米达(Hamidah Khamis)分别拥有两张的Ambank伊斯兰银行信用卡,而它们尾四号分别是:VISA 0344、Mastercard 1095、VISA 0419和Mastercard 1137。

而上述4张信用卡在2014年1月至2016年1月之间,总共刷掉129万6715令吉98仙,而地点在阿联酋、美国和意大利。

杨英龙说明,哈米达的两张信用卡乃阿末扎希的附属卡。

“所有这4张信用卡总共有25万令吉的信用额。”

本案进入第9天的审讯,控方副检察司李金发(Lee Keng Fatt)负责盘问杨英龙。

多地刷卡购买名牌包等

杨英龙也供称,除了上述3个国家,阿末扎希和哈米达也在吉隆坡、英国、南韩、乌克兰、澳洲、香港、越南、印尼和中国等地使用上述信用卡。

他指出,根据志期2014年4月28日的信用卡清单,哈米达曾在香港、马来西亚和澳洲的多个商店使用尾数0419的信用卡买单,而总金额是13万零359令吉83仙。

其消费细节是:在香港九龙的Burberry亚洲分店消费2万6893令吉33仙、在吉隆坡武吉免登Louis Vuitton店消费9500令吉、墨尔本Swarovski店消费7919令吉35仙、布里斯本Louis Vuitton店消费1万8568令吉66仙。

根据另一张志期2015年6月28日的清单,同样的信用卡也纽约消费21万5542令吉69仙,其中13万零313令吉20仙花在Stefano Ricci店、1万7252令吉34仙花在Burberry 400店、4万5095令吉60仙花在Brioni店。

有两次支票跳票的记录

杨英龙供称,根据2014年1月到2016年1月之间的付款记录,阿末扎希总共付款37次,其中两次的支票跳票。

“一如我之前所说,这些付款都是通过本地支票来支付。”

“2014年1月到12月之间的付款总数是53万4412令吉52仙,2015年1月到12月之间的付款总数是70万8134令吉47仙,2014年1月的付款总数是5万4168令吉99仙。”

在另一名控方副检察司拉惹罗兹拉(Raja Rozela Raja Toran)询问下,杨英龙指出,附属卡也是阿末扎希在负责付款。

支票签名并非亲手所签

另外,马来亚银行副主席阿诺星(Anoop Singh Gulzara Singh)向法庭供称,支付阿末扎希信用卡欠款的6张支票,都不是阿末扎希所亲手签署。

46岁的阿诺星是第9证人,在马银行负责防杜信用卡欺诈业务。他引述化学局化验专家西蒂诺(Siti Nur Musliha Mohamad Noor)的报告说,上述6张支票的签名是由印章所盖上。

阿诺星是在辩方律师郑宝德(Hisyam Teh Poh Teik)交叉盘问时,发表上述的说法。

针对阿诺星的“盖章人不是阿末扎希”的主张,阿诺星表示,他不知道是否如此。

阿末扎希目前总共面对47项罪控,其中包括27项洗钱罪、12项失信罪以及8项贪污罪。其中,他被控12项刑事失信罪名,控方指他涉嫌挪用健康思维基金会(Yayasan Akalbudi)的总额3109万3733令69仙的资金。

阿末扎希是在《反贪会法令》、《2001年反洗黑钱、反恐融资及非法活动收益法令》( AMLATFAPUA)及《刑事法典》下被控。

本案是由吉隆坡高庭法官科林劳伦斯(Collin Lawrence Sequerah)审理,案件将在明天续审。



诗华日报

大马史上首位因表罪成立 出庭宣誓自辩的前首相

2019年12月3日

(吉隆坡3日讯)SRC国际公司洗钱案今日进入自辩阶段,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成为大马历史上首位因表罪成立、出庭宣誓自辩的前首相。

被控挪用SRC国际公司4200万令吉的纳吉,进入证人栏内自辩,同时接受控方的交叉盘问。

根据法律规定,66岁的被告纳吉将是第一位辩方证人。辩护阶段的审讯日期即日起至12月19日。

高庭于11月11日裁决,纳吉在上述案件中面对的7项控状,即3项刑事失信、一项滥权及3项洗黑钱控状,全部表罪成立,需出庭自辩。

纳吉也是北根区国会议员,他被控在2011年8月17日及2015年3月2日,犯下上述罪行。法官当时指出,被告纳吉可选择3项自辩方式抗辩,第一、在证人栏内宣誓自辩,接受控方交叉盘问;第二、在被告栏内无需宣誓自辩;第三、保持沉默;纳吉选择了在证人栏内宣誓自辩。



SRC向KWAP申请贷款 纳吉称不知情

2019年12月3日

(吉隆坡3日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声称,他不知道SRC国际公司打算从公务员退休基金局(KWAP)申请39亿5000万令吉贷款的计划。

纳吉今日在首日自辩时,其代表律师万艾祖丁向纳吉展示在2011年6月3日,时任SRC董事经理兼首席执行员聂法依沙发出的信函,内容涉及向KWAP申请39亿5000万令吉贷款,而这封信是致给纳吉的。

纳吉强调,在看过这封信函之前,完全不知道这份贷款申请,并表示他没有被告知有这封信。

“在SRC国际公司成立之日至该信函的日期前,我与沙鲁(1MDB前首席执行官)或聂法依沙,或他们一起见过面。在会议期间,我被告知关于SRC国际公司提出的计划。”

“有可能在收到这封信之前,我已被告知有关此事(贷款申请)的信息。我不记得具体提出什么计划,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是实质性的(计划),尤其我当时向SRC国际公司提供支持。”

随后,万艾祖丁询问纳吉,为何贷款申请信函是致给他,而不是致函给KWAP。

纳吉回应,该封信函的第一段阐明,SRC国际公司将在他的建议下运作。

“我认为,这可能是致函给我的原因。实际上,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致函给我,因为我没有事先得到通知。”

根据之前审讯的供证,SRC国际公司已向纳吉寻求批准KWAP的贷款;纳吉在信中作了记录,表示他同意SRC向KWAP申请39亿5000万令吉贷款的建议,然后将这封信转发给KWAP。

KWAP前首席执行员拿督阿兹安早前供证时说,纳吉当时的特别官员拿督阿兹林告诉她,纳吉已同意SRC的贷款申请建议书。

她说,阿兹林告诉她,那封信的留言记录是由纳吉书写的。

她当时指出,留言记录当中有著纳吉的亲笔签名,并称呼她为“KWAP CEO”,同时写著“同意这份建议书”。

对此,纳吉辩称,上述留言中的“同意”并不代表绝对,因为官员有权仔细审查,也有可能提出不同意见。

纳吉也否认曾指示阿兹林在非上班时间与阿兹安在一间酒店相见,谈论SRC的信函和贷款申请,并指这可能是两人之间的安排。

他说,KWAP前首席执行员在批准贷款的过程,中并没有权力投票。

“记录信函是让阿兹安注意,告知她,我支持SRC申请贷款,因SRC要进行的事项符合国家利益。”

他也表示,自己不认为SRC的贷款申请会因该公司刚成立且没有业绩而被阻,因任何一项发展计划都需要一个起点。

“这也是首相署经济策划局批准给资金SRC的原因,并建议该公司进一步取得其他资金。”

307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356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0-2-3 21: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沙巴巫统与反贪会和解,同意归还25万一马资金

马新社 发表于2019年12月18日17:42

沙巴巫统和反贪会达成和解,并同意归还银行账户中相信是属于一马公司的25万4112令吉24仙给政府。

政府原本冻结沙巴巫统的账户,并申请充公账户内的125万4112令吉24仙。

根据《马新社》,反贪污委员会副检察司马哈蒂(Mahadi Abdul Jumaat)说,答辩人沙巴巫统通过志期12月9日陈情书,同意和解。

“控方已收到答辩人陈情书,同意25万4112令吉24仙金额归政府。至于剩余的100万令吉则归还答辩人。”

他是在案件过堂时,向高庭法官莫哈末再尼(Mohamed Zaini Mazlan)如此表示。

以无需认罪为条件

沙巴巫统代表律师哈查兰吉星(Harcharanjit Singh)也证实此事。

他说,在双方和解的同意文件中,也附上额外条件,即答辩人无需认罪。

“我们要求法庭记录和解及答辩人无需认罪,并把100万归还给我们。”

控方是援引2001年反洗黑钱、反恐怖主义融资及非法活动收益法令第56(1)条文,提出充公诉讼。

反贪会主席拉蒂花在今年6月21日召开上任后的第一场记者会,宣布援引反洗黑钱及反恐融资法令(AMLA)向法庭入禀诉讼,向马来西亚国内41个人与单位追讨遭挪用的一马公司款项,数额达2亿7000万令吉。



讥罗斯玛生“财富病”,主控官促法官把她收押候审

2020/2/3 5:28下午 (更新:2020/2/3 6:07晚上)

前首相夫人罗斯玛临时请假,导致砂州学校供电舞弊案无法顺利开审,这引起控方的不满,当庭念出罗斯玛所呈的医药报告内容,讥讽对方生的是“财富病”。

辩方律师加吉星(Jagjit Singh)在审讯开始之前向法庭呈上一份志期昨天(2日)的医药报告,向法庭说明,罗斯玛身体不适因而无法出庭。

尽管加吉星要求勿公布罗斯玛医药报告的内容,避免其当事人尴尬,但无法接受罗斯玛缺席的哥巴斯里南却依然公开念出报告的部分内容,投诉罗斯玛托病逃避。

“她投诉若躺不对就会头晕。我也有这样的问题。”

“过去几年,据了解,她患上颈椎退化、双膝关节炎。我也患上这两种病。”

“我认为,她唯一的疾病是享受过多的曝光率和财富。”

除了颈椎退化和双膝关节炎,医药报告阐明,罗斯玛患上慢性肾上腺功能不全(chronic adrenal insufficiency)。

不满辩方未提早请假

哥巴斯里南点出,既然罗斯玛过去5年都有这样的疾病,则她应该一早就通知法庭。

“如果她真有不舒服,她理应上个星期就接受检查。”

“她5年来都患有此病,意味着她接受过治疗,如果一早通知,我们可以接受这种情况。”

他也点出,罗斯玛呈上的医药报告和病假单,都只有一名私人医生的签名,但事实上,法庭只接受政府医生的病假单。

促撤回保释入狱候审

哥巴斯里南补充,既然罗斯玛不合理缺庭,法官应当撤回给罗斯玛的保释候审批准。

“除非她接受政府医生检验,否则我们无法接受这种事情,而且既然她不愿意出庭,则法官应该撤回罗斯玛的保释批准,把她关进监牢,因为这样,她就比较可能出庭。

辩方抨控方建议极端

对此,加吉星深感震惊,批评哥巴斯里南建议“极端”。

加吉星也强调,要他们预知罗斯玛会生病,进而提早通知法庭,乃不可能的事情。

“这是长期病,不时会复发。恰好的是,她2天前病情复发。我不可能提早通知。”

他表示,根据他的了解,法庭并没有要求病假单须有政府医生的签名,若对方能出示法律依据,则他愿意认错。

罗斯玛在本案面对收取日拔控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赛迪阿邦的贿赂,进而抵触2009年反贪法令的3项罪名。惟她皆否认有罪。



诗华日报

录音曝罗斯玛怒气冲冲致电纳吉

2020年1月8日

(吉隆坡8日讯)反贪污委员会公布的录音内容显示,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夫人罗斯玛曾怒气冲冲向纳吉投诉不满前反贪会首席专员丹斯里阿布卡欣,并指纳吉身为首相应该掌控全局。

反贪会今天公布的部分录音显示,罗斯玛在2016年7月27日曾怒气冲冲地致电纳吉,抱怨纳吉的手下们不知轻重,导致纳吉看起来像个反派。

在整个通话录音,罗斯玛语气一直处于愤怒和情绪激动,一开始就尖锐提问能否给纳吉一些建议,不过纳吉全程非常冷静回应。

罗斯玛在电话中称,纳吉看起来像是个坏人,而时任反贪会首席专员阿布卡欣看起来像个英雄。

根据录音通话的重点,罗斯玛一开始喊道:“我能给你一些建议吗?”

纳吉:“好,有什么事吗?”

罗斯玛:“你听我说,他们叫你缓住(slow down)阿布卡欣。阿布卡欣到处发表声明和言论,跟伯拉(前首相阿都拉)拍照等。”

罗斯玛:“他们让他(阿布卡欣)看起来像一名英雄,而你是个反派。这5个人难道他们不懂得必须尊你为优先,不是别人吗?”

纳吉:“这些人是谁?”

罗斯玛:“你办公室那些人,沙汉、东姑、安哈里,搞得我们就像坏人。”

纳吉:“我允许阿兹旺(Azwan)发表声明,效果不错。”

罗斯玛:“今天阿布卡欣上了《每日新闻》,他们允许阿布卡欣跟伯拉合照。然后,他感谢了伯拉和所有人,除了你,这是不公平。”

纳吉:“我已经签署了‘祖’(祖基菲里)的委任状。”

罗斯玛:“我不喜欢这种情况,你是首相,你应该主导,不是其他人,ok?。”

纳吉:“我明白。”

在这通电话中,罗斯玛除了抱怨外,她还建议纳吉应该怎样就一马公司问题和阿联酋沟通,请纳吉不要只通话电话联络,应该邀请涉及方面谈。

内容中提到的仲裁事件为阿布扎比试图将一马公司和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债务纠纷带上国际仲裁庭。

纳吉口中所指的“祖”是指祖基菲里阿末,后者在2016年8月1日取代阿布卡欣成为反贪会首席专员。

据了解,录音中提到的阿兹旺是“Azwan Bro”,即巫统上议员凯鲁阿兹旺。罗斯玛提到的纳吉办公室官员,则是纳吉前特别官员安哈里、前新闻秘书东姑沙里夫丁和前政治秘书沙汉。

在2016年7月29日的通话录音内容中,也有涉及安哈里向纳吉报告阿联酋方面的态度和说法,不过提及阿联酋一方的具体人名和所谈具体事务。

纳吉曾经派安哈里代表他与阿联酋斡旋,安哈里早前在法庭供证时也称,纳吉曾在2016年委派他执行一项任务,与阿联酋阿布扎比的Mubadala投资公司谈判,阻止一马公司和国际石油投资公司债务纠纷被带上国际仲裁庭,避免两国关系恶化,以及担心影响大选成绩。



纳吉:我买名表是为了安抚罗丝玛

2019年12月10日

(吉隆坡10日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2014年于美国夏威夷州檀香山豪买13万625美元(当时约46万6330令吉)的香奈儿名表给妻子拿汀斯里罗丝玛,是为了缩短旅行行程一事赔罪。

他说,他当时与家人到夏威夷旅游,不过因为12月大马国内发生大水灾,因此他必须提早回国了解灾情,这导致罗丝玛与家人不高兴。

“即使人在夏威夷,我依然跟进东海岸大水灾的灾情,我知道我必须回国,所以就缩短行程,我家人也因为我提早离开而不高兴。”

“巧合的是,那时候接近我妻子的生日,所以他们对我的决定很失望。”“因此,我决定买一些东西来安抚家人,并让妻子挑选她想要的。”在昨日,纳吉指他是用个人的大马银行信用卡,买了一只手表给罗丝玛作为生日礼物。

罗丝玛的生日是在1951年12月10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20-10-23 02:01 A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