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大佬

希盟大胜 阿兹敏继任雪兰莪州大臣

[复制链接]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69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9-25 20:38:5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NGO抨许来贤误导,认定沙亚南森林未撤宪报

Sep 25, 2021 3:01 PM  更新: 4:20 PM

雪州行政议员许来贤澄清,沙亚南社区森林(SACF)的开发土地已经撤除宪报,早已不是永久森林保留地。不过,沙亚南社区森林协会却质疑这个说法

沙亚南社区森林协会(SACF Society) 今天发文告强调,许来贤所指的那份编号PW1443文件并不是宪报通知,而是土地测绘图(survey plan)。

因此,它指出,土地测绘图不算是撤除宪报的证据。

“编号PW1443土地测绘图是在2006年9月7日,由(时任)雪州土地测绘和制图总监约翰(John Elvis Koh)所签署。”

“这份文件确实是显示雪州政府打算撤除森林的宪报地位。但是,土地测绘图不是森林地已经撤除宪报的证据。”

它强调,宪报本身才是证据,而这是雪州林业法令(Forestry Enactment)第13条文的规定。

“我们已经检查宪报,发现策拉卡山森林保留地并没有在2006年撤除宪报。”

抨许来贤误导他人

沙亚南社区森林协会批评,许来贤的说法误导他人。

“直至刊登宪报之前,这个地区仍然是森林保留地的一部分。”

它强调,根据民主程序以及透明问责的原则,政府的决定必须刊登于宪报。

“试图走捷径是违法的。”

它要求雪州政府,立即停止破坏沙亚南社区森林。

此外,它也要求雪州问责与透明委员会召开公听会,调查此事。

沙亚南市政厅在最新的地方规划中,拟将沙亚南社区森林(SACF)用以发展为道路、墓园及房产等等计划。这个社区森林不是市政厅或任何政府机构认可的“森林”,而是当地社群多年来主动维护及规划的休闲胜地。

当地居民及环保组织基于环境、社群及法律等多方面因素,反对这项发展。其中沙亚南社区森林协会认为,由于找不到撤除宪报的通知,因此推定这块地仍然是策拉卡山森林保留地。

前行政议员黄洁冰则解释,即便无宪报通知,州政府亦可事后发回溯性的公告来弥补,而断定土地情况的关键文件是地契。

许来贤昨天指出,经检查后发现,这项发展计划的用地不在永久森林保留地范围,但他没有详细说明,究竟撤除森林保留地时有没有宪报公告。

他指称,相关开发地是前朝州政府从策拉卡山森林保留地撤除的部分土地,这块土地已经在2006年撤除宪报地位,转为州政府所拥有的的土地,宪报地图(Pelan Warta)编号为PW1443。



雪政府澄清,沙亚南社区森林早已不是保留林

Sep 25, 2021 12:36 PM  更新: 1:15 PM

沙亚南社区森林(SACF)的开发案引来反对,惟雪州行政议员许来贤澄清,此地早已不是永久森林保留地

许来贤昨日发文告指出,经检查后发现,这项发展计划的用地不在永久森林保留地范围。

他在文告中驳斥非政府组织的说法,但没有详细说明,究竟撤除森林保留地时有没有宪报公告。

《当今大马》已联系他寻求进一步说明。

“报道提到拟兴建道路及住宅的地区,是前朝州政府从武吉哲拉卡森林保留地(Bukit Cherakah Forest Reserve)撤除的部分土地。”

“它在2006年撤除宪报地位,转为州政府所拥有的的土地,宪报地图(Pelan Warta)编号为PW1443。”

国阵时代已撤宪报

2000年至2008年之间,雪兰莪由国阵执政,而州务大臣则是巫统领袖基尔。

根据许来贤,这块地在撤除武吉哲拉卡森林保留地之时,并没有宪报另一块地作为替代,因为“以林换林”的政策,其实是在那之后才开始落实。

“雪州政府2011年修订《1985年雪州森林法案(纳入)法案》,要求在建议撤除永久森林保留地前须举办公听会。”

“但这块地从武吉哲拉卡森林保留地撤除的时候是2006年,比这项修法更早。”

“因此我们发现,当时并没法(要求)落实撤除永久森林保留地时以林换林。”

计划建墓园与房产

许来贤认为,目前尚存的1299公顷武吉哲拉卡森林保留地,包括沙亚南国家植物园,已可充分足够作休闲用途。

他也强调,雪州政府必会确保任何发展计划符合法规,例如进行环境影响评估,并获得环评批准。

沙亚南市政厅在最新的地方规划中,拟将沙亚南社区森林(SACF)用以发展为道路、墓园及房产等等计划。

这个社区森林不是市政厅或任何政府机构认可的“森林”,而是当地社群多年来主动维护及规划的休闲胜地。

当地居民及环保组织基于环境、社群及法律等多方面因素,反对这项发展。其中非政府组织沙亚南社区森林协会(SACF Society) 认为,由于找不到撤除宪报的通知,因此推定这块地仍然是武吉哲拉卡森林保留地。

前行政议员黄洁冰则解释,即便无宪报通知,州政府亦可事后发回溯性的公告来弥补,而断定土地情况的关键文件是地契。



沙亚南策拉卡山将开发,居民担心酿闪电水灾

Sep 25, 2021 10:26 AM  更新: 10:26 AM

正当公民社会力阻沙亚南社区森林开发计划之际,临近的策拉卡山却已悄然被砍光,让路发展计划。当地居民担心,森林锐减后,闪电水灾也随之而来。

沙亚南U10区的居民向《当今大马》解释,策拉卡山(Bukit Cerakah)有多个湖泊,向来扮演自然蓄水区的角色。

“发展计划会使湖床上升。下雨若没有树木吸收降水,就极可能爆发闪电水灾。”

这些居民的代表在沙亚南会晤时向记者表达他们的担忧。由于担心遭到报复,这些居民选择匿名受访。

《当今大马》多次向沙亚南市政厅(MBSA)索取回应,惟至截稿为止仍未有答复。

林地改为住宅区

《当今大马》于9月7日造访在策拉卡山的工地时,发现发展工程紧邻两个湖泊,而其中一个湖泊旁边就是Perdana Heights社区。

新工程发展区域是在策拉卡山35区(Compartment 35)。根据城乡规划局(PLANMalaysia)网站,这块土地是Lot 57621,土地拥有人雪州政府。

根据该局网站资料,35区的森林地(包括两个自然湖泊)已划为住宅。

县土地局(PDT)的资料显示,发展商于去年8月11日取得99年的地契。不过,卫星照片显示,这个区域在更早之前就开始清理。

工程现场的县土地局标示牌显示,土地清理准证的有效期限是去年9月至11月。

叹野兽不再到湖边喝水

当地居民告诉《当今大马》,他们担心州政府不顾策拉卡森林的生态价值,硬是开发这片森林。

“我们之前常看到野生动物到附近的湖泊喝水。自从开始动工后,就再也看不到了。”

他们也指出,策拉卡山也有马来貘出没,是一个生态多样的森林。

今年8月17日,野生动物和国家公园局(Perhilitan)在策拉卡山森林保护区范围内营救一只马来貘,之后重新安置这只濒危的野生动物。

未宪报撤除应视作无效

策拉卡山的历史悠久,英殖民政府在1909年就把它宪报为森林保护区。这座森林以南是沙亚南社区森林(SACF),它们原本相连,但后来为道路所切开。

早在2002年,雪州行政议会就已同意把“武吉策拉卡森林保留地”部分撤除宪报,所划的区域包括沙亚南社区森林的所在地。

去年,林泽伟、林务专家及大马律师协会的环境与气候变化委员会成员一起研究这块森林的土地状况,他们发现雪州政府并没有公告撤除武吉哲拉卡森林的保留地地位,由于撤除森林保留地的程序不完整,他们认为应视作无效。

此前,在地方规划公听会上,雪州行政议员许来贤及黄思汉都承诺进一步探究这块土地的现有情况,但后来始终没有明确答复。

除了策拉卡山,沙亚南社区森林也面对巨手开发的威胁。根据《2035年沙亚南地方规划草案》,沙亚南市政厅计划要开辟一条新路,连接实达阿南和沙亚南的U10区。这意味着一条新路将会贯穿现有的沙亚南社区森林。



仁嘉隆村民反对电池厂重开,忧再酿环境污染

Sep 24, 2021 11:38 PM  更新: Sep 25, 2021 12:11 AM

一群仁嘉隆村村农民今早到瓜拉冷岳市议会前抗议,反对曾因造成环境污染而被令关闭的电池制造工厂,如今却获准重新营业。

仁嘉隆村(Kg Jenjarom)村民代表今早会见了瓜拉冷岳市议会主席阿米鲁(Amirul Azizan Abd Rahim ),表达他们的反对意见。

之后,村民一行人以及市议会和环境局官员,也前往巡视该家位于苏柯比路(Jalan Sukepi)的电池制造厂,并由该工厂管理层代表接待。

该工厂因为曾在2019年造成附近环境污染,因此遭政府勒令关闭。

不过,据说另外一家公司Federal Power 控股私人有限公司已收购该工厂,并打算重开以生产太阳能电池。

未曾咨询附近居民

居民就表示,他们担心工厂重开,将影响当地居民的健康。

村民代表莫哈末纳兹里(Mohd Nazri Afrizal)在巡视工厂后向《当今大马》表示,对雪州政府批准工厂重开感到失望。

“问题不只是会造成附近土地的污染。”

“最大的隐忧,是超过9000名村民,包括了3000名中学生以及150名幼儿园学生的健康问题。”

他也批评雪州政府,在此之前并未先咨询村民,或关心他们的难处与不满。

“我们只是像雕像般受邀来这里,而且无论我们有没有来,工厂都已经获准(重开)了。”

“或许,雪州政府认为,关系到村民健康的课题并不重要。”

村民厂方多次争执

而一行人在巡视工厂时,工厂代表也与莫哈末纳兹里及瓜拉冷岳环保行动协会的成员,针对工厂的安全问题发生多次争辩。

工厂代表辩称,他们在向市议会申请营运准证时,已经落实尽责调查,确保不会对附近环境造成破坏。

因此,管理层代表认为,村民应该给机会新业主,让他们证明可以安全运作。

不过,村民并不接受解释。他们质疑工厂经营者的能力,也多次与市议会官员争执,认为不该批准工厂运作。

重整后邀村民巡视

此外,工厂内也可见到许多前业主留下,都是违反环境部门规定的旧机器。

新业主就承诺,会尽快撤走这些旧机器。

瓜拉冷岳市议会执照局主席诺蒂拉(Nordila Yasir )也捍卫发出执照给新工厂营运的决定。

她承诺,一旦新业主移走所有旧机器,并重整工厂后,会再邀请居民来查看工厂。

“我们会和业主约定,而村民可以来查看(工厂)。”

11组织要求撤执照

而稍早前,11个支持村民的非政府组织代表,也提呈了备忘录给阿米鲁,要求撤回该工厂的营运执照。

这些非政府组织表示,就算新业主是要制造太阳能电池,而非铅电池,但这并不能提供村民任何保障。

“我们希望瓜拉冷岳市议会不要发出营业准证,给这家在仁嘉隆村,或任何靠近住宅区的工厂。”

“未来,对于任何可能影响人民健康和环境平衡的计划,瓜拉冷岳市议会都应该咨询公民组织的意见和看法。”

他们也认为,生产电池属于重工业,而这类工厂不应设在轻工业地段。

“更何况是一家曾经违反法令,造成附近环境污染的工厂。”

此外,对于该工厂因曾造成污染而遭雪州经济行动理事会吊销制造,这11公民组织也要求市议会公布调查报告。

联署备忘录的11个非政府组织包括了反贪污与朋党主义中心(C4)、Five Arts Centre、大马绿色和平、Misi Solidariti、社会主义党、环境之友社运分子协会(Kuasa)、大马环境和谐协会(GRASS Malaysia)、大马生态组织(PEKA)、大马环境之友(SAM)、优待环境组织(TrEES)以及人民之声(Suaram)。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69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12-2 17:33:3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为何瓜冷保护林仍未重新宪报?

Dec 1, 2021 1:17 PM  更新: 1:41 PM

自雪州政府向民意低头,同意将瓜拉冷岳北区森林重新划为永久保护林,至今已过了3个月。

但直到今天为止,雪州政府仍毫无动作。

上个月,州务大臣阿米鲁丁解释,雪州政府和联邦政府首先须就东铁计划(ECRL)将采用北部路线,抑或南部路线一事达成共识。

雪州政府长期以来宣称,东铁计划是他们撤销瓜拉冷岳北区保护森林宪报地位的部份原因。

然而,这一说法与环境部于2020年6月,通过的南部路线环境评估报告有出入。

南部路线涉及保护林

2021年5月,雪州政府悄悄地撤除991.9公顷的瓜拉冷岳北区森林中,536.7公顷的宪报地位。

根据雪州森林局的地图,雪州政府已撤除保护林的北部宪报地位。

然而,环评报告的地图却显示,东铁计划的南部路线并未穿越该区域。

反之,拟定的南部路线将与仍是保护林的瓜拉冷岳保护林最南部走廊平行。

这与阿米鲁丁的说法不符,即东铁计划的决定妨碍了重新宪报瓜拉冷岳北区保护森林。

这也与他先前的声明,即雪州政府将考虑维持撤除一小部分森林保留地的宪报,以作为东铁计划路线用途的说法不符。

对此,阿米鲁丁的办公室仍以阿米鲁丁11月11日的声明,即须先解决东铁计划路线后,才能重新宪报瓜拉冷岳北区保护森林作为回应。

这也意味着,在2020年6月环评报告通过时,东铁计划南部路线可能已经遭到修改。

不过,根据《当今大马》了解,当局未正式检讨过有关南部路线。

《当今大马》正联系负责东铁工程的大马铁路公司(Malaysia Rail Link)以取得回应。

影响原住民村和墓地

《当今大马》于10月报道,联邦政府偏好的北部路线,将会损失11.5公顷的保护林。

相较之下,东铁计划南部路线涉及28.9公顷的永久保护林,等同于约40座足球场的面积,是北部路线的2.5倍。

其中,大部份为瓜拉冷岳北区保护森林,达21.7公顷。

剩下的7.2公顷则位于雪州蚶山2区(Jugra Blok 2)、彭亨直凉(Triang)、森美兰枧唐尾(Kenaboi)和良冷(Lenggeng)保护林。

此外,根据环评报告,南部路线也将直接影响两座原住民村庄,以及与另12个原住民聚落相距不到3公里。

“预计雪兰莪洁诺山原住民村(Kampung Orang Asli Bukit Jenuk)和森美兰鲁姆原住民村(Kampung Orang Asli Lumut),以及瓜拉冷岳北区保护森林附近的原住民社区将受到严重影响。”

“影响从养鱼池的损失、征用房屋、移除种植区到侵占放牧区,不一而足。”

南部路线也将穿越两座墓地,即淡马鲁纪念公园,以及吁噜峇玲珑(Ulu Beranang)和武来岸(Broga)华人义山。

相较之下,北部路线将不会直接影响原住民聚落,但其中4个聚落将位于铁路不到2公里处。北部路线环评报告也未提及墓地。

承诺今年内敲定路线

东铁计划于2016年,即纳吉在位时启动,旨在透过铁道,连接马来亚半岛东海岸和马六甲海峡。

然而,马哈迪掌政时期即冻结这项计划,并提出南部路线,使东铁不会结束在巴生港。

这条路线因其穿越雪州南部而得名。

它从彭亨淡马鲁,在进入森美兰以前转向西南方去到百乐(Bera)和文冬(Bentong),然后穿越日叻务(Jelebu)和芙蓉(Seremban),再从雪邦(Sepang)进入雪州,并在巴生英达岛(Pulau Indah)终止。

三条“支线”则从主道转向文德甲(Mentakab)、布城和巴生港。

淡马鲁-金马梳(Kemasul)-格拉旺(Klawang)-汝来(Nilai)-布城中环(Putrajaya Sentral)-仁嘉隆(Jenjarom) 路线概览:

到了慕尤丁掌政时期,国盟政府也于今年初提出一条新的北部路线。

雪州政府和联邦政府在东铁计划路线上一直谈不拢。根据报道,双方在东铁计划课题上的僵局,导致每天损失125万令吉。

尽管东铁计划是联邦政府的建设计划,惟由于雪州政府拥有土地的管辖权,因此需雪州政府参与其中。

阿米鲁丁已向首相依斯迈承诺,将在本月决议东铁计划路线。

只有到那个时候——按照阿米鲁丁的说法,即2021年杪或2022年初——雪州政府才能决定要重新宪报瓜拉冷岳保护林多少面积的土地。



雪州政府提高在野议员拨款,从15万增至40万

Nov 27, 2021 4:00 PM  更新: 4:01 PM

雪兰莪政府明年将会把在野州议员的拨款,从15万令吉增加至40万令吉。

雪州大臣阿米努丁指出,国阵与国盟州议员也会获得联邦政府发放的40万令吉,如此一来,他们所获得的拨款总额将与希盟州议员相同。

“配合‘我们雪州’(Kita Selangor)的精神,在野州议员的拨款将会从现在的15万令吉,增加至2022年的40万令吉。”

“雪州政府获悉,在野州议员也会通过联邦政府的执行协调单位(ICU)获得40万令吉拨款。”

“这意味着拨款总额是80万令吉,与雪州政府州议员的拨款同额。”

阿米努丁昨天在雪州议会提呈雪州2020年财案时,宣布上述拨款。

希盟的雪州议员可以直接获得州政府发放的80万令吉拨款,因为联邦政府并没有提供任何拨款。

亲政府独立议员获50万

接着,阿米努丁宣布,亲州政府的独立州议员将会获得50万令吉拨款。

按照过往惯例,雪州议员不会直接获得整笔拨款。

除此,他说,雪州政府也会依据州议员按个别项目申请,再逐步拨出款项,如老人院筹款、社区活动、修缮房屋或其他计划。

“我们承诺无论政治立场,都将以民为先,立志要让雪兰莪成为马来西亚的典范州属。”

他提到,联邦政府明年将会拨款给在野国会议员,而雪州政府也会额外增加50万令吉给州内的国会议员,让他们维持服务中心的运作。



雪州去年收入破22亿,今年预计亦可达标

Dec 2, 2021 1:33 PM  更新: 1:33 PM

雪州大臣阿米鲁丁透露,雪兰莪在去年,即2020年的收入突破原本所设定的22亿令吉目标,有22亿5765万令吉入袋;而今年的收入,也已经达到目标的超过九成。

阿米鲁丁是在雪州议会以书面答复议员提问时透露,州政府2020年的收入是22亿5765万令吉,比原本的目标22亿令吉还要多,达到102.62%的成绩。

根据阿米鲁丁公布的表格,雪州的税收达到6亿1931万令吉;非税收收入则有13亿6048万令吉,以及非收入进账则有2亿7785万。

除了税收以外,其他两项收入都比预期目标多。

另一方面,雪州截至2021年11月11日的收入则有20亿3380万令吉,距离目标22亿令吉完成了92.45%。

换言之,雪州距离今年的收入目标仅差7.55%。

去年3配套总额558亿

针对雪州的对抗2019冠病疫情措施,阿米鲁丁则指出,雪州政府去年共端出了三个经济振兴配套,其中包括2020年3月宣布的首个总值1亿2778万令吉的援助措施。

他强调,这些配套都是由州政府、州政府子公司,以及联邦政府所融资,以提供前线人员现金资助、解决社会经济问题,重建经济弹性等。

根据阿米鲁丁,所有三个经济振兴配套共价值558亿5000万令吉。

他续说,雪州今年也推出经济复苏计划,分为三大主轴,即保障粮食供应充足、经济永续计划,以及建设能力领域(building capacity)。

他举例,2021年的雪州就业计划,就与超过50个雇主合作,提供2万5000个就业机会;该计划是从10月23日开始,已在11月27日结束。

阿米鲁丁强调,尽管目前尚未可知国家或雪州还需多久来复苏经济,但雪州政府作为国家经济成长的驱动力,必须加快复苏经济的步伐。



雪州政府终于首肯,东铁C段敲定走北线

Dec 2, 2021 3:42 PM  更新: 4:13 PM  下午4点12分更新

雪州政府与联邦政府此前因为东铁计划(ECRL)C路段在雪兰莪州究竟要走南线或北线而各执一词。不过,雪州政府最终同意联邦政府的北线路段。

雪州政府与联邦政府今天下午将会在吉隆坡一家酒店举行签约仪式,而活动名称就是“东铁C路段(北线)记者会与文件缴交仪式”。

雪州政府相信已经同意联邦政府的北线建议,即铁道路线将从鹅唛开始,途经双文丹(Serendah)、本查阿南(Puncak Alam)、加埔(Kapar),最终止于巴生港口(Port Klang)。

雪州大臣阿米鲁丁及交通部长魏家祥料将出席这场活动。

东铁计划几经波折

东铁计划原本是国阵时期所发起,后来在希盟执政时期,联邦政府调整计划的路线,其中包括把涉及雪州的东铁C部分,改为走南部路线(文德甲-汝来-巴生港),而非原本的北部路线(瓜拉雪兰莪-雪邦-巴生西港)。

2020年国盟政府上台后,交通部长魏家祥在同年4月宣布,东铁计划的最新路线采纳回国阵时期制定的北部路线,但微幅调整,成为东铁计划3.0。

但雪州政府不同意联邦政府的决定,理由是北线会途径雪州集水区,将破坏吉冷结石英岩山脊(Klang Gates Quartz Ridge)。该山脊曾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认证为国家自然遗产。

雪州行政议员邓章钦也指出,雪州政府此前已初步完成南部路线的征地工作,联邦政府易主后交通部要翻转政策,等同白费雪州政府先前的时间和精力。他因而放话,若联邦执意要用北线,则雪州不会协助征地。

魏家祥则说,比起南部路线,东铁北部路线将能承载多96万名乘客及17.12吨的货物,而且征用的土地更少,整体成本也更低。此外,他表示,北部路线只会影响两个原住民村落、切开两个马来保留地,但南部路线却将牵涉七个原住民部落,经过三个马来保留地。

今年3月,政府首席秘书祖基阿里指出,雪州政府迟迟不同意更改东铁计划路线,使政府每日蒙受125万令吉的损失。联邦政府也在10月公布东铁C段北线环评报告,供公众查阅。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69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12-22 10: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阿米鲁丁:若我是雪国安会主席,必动员军警救灾

Dec 21, 2021 8:01 PM  更新: 8:01 PM

半岛多个地区上周末发生大水灾,雪隆更是重灾区。雪州大臣阿米鲁丁表示,若他是国家安全理事会的雪州主席,他肯定会动用国安会的资源,包括动员军警人员去救灾。

阿米鲁丁解释,上周五雪州发生水灾时,他并非国安会的雪州主席。

他今天在沙亚南召开记者会说,在水灾发生后,国安会才联系他,以让他重新担任国安会的雪州主席。

“从11月开始,首相署之下的国安会通知我,雪州主席已换成一名联邦部长担任。”

“所以(水灾)当天我无法以国安会的身份,动员警方与军方。”

“如果我有机会的话,当天我早已动员国安会(救灾)了。”

重新领导雪国安会

传统上,国安会的一州主席会由州务大臣或首长担任。

不过,根据媒体早前报道,首相依斯迈沙比里在11月份委任雪州巫统主席诺奥玛,以取代阿米鲁丁出掌雪州国安会。

诺奥玛也是企业发展与合作社部长。

根据网媒《透视大马》报道,阿米鲁丁并无点名谁是此联邦部长。

但他强调之所以会揭露这件事,并非要怪罪任何人,只是要交代水灾至今的救援状况。

“现在我们应该救助人民。”

根据阿米鲁丁,国安会已经联系他,要求他重新领导雪州国安会。

“我将会召唤各方,包括在野党,一起处理灾后重建工作。”

沙立占质问诺奥玛

阿米鲁丁也透露,他已在上周五晚上联系首相依斯迈沙比里与国防部长希山慕丁,以告知灾情状况。

他说,翌日即周六,他即跟依斯迈沙比里一起巡视巴生灾情。

他说,自那时候开始,雪州的救灾工作比较有序。

根据阿米鲁丁,雪州水灾迄今一共有17人丧命,其中一人是志工。

今天较早前,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的政治秘书沙立占质问,何以首相违反传统,不让雪州大臣领导雪州国安会,反而委任诺奥玛出掌?

他也质问,诺奥玛身为雪州国安会主席,为何没有开会安排救灾?



雪行政议员曾斥水利局官员,警告水灾一语成谶

Dec 21, 2021 12:29 PM  更新: 7:49 PM

雪兰莪沙亚南太子园沦陷为水灾重灾区,网民随即广传一段影片,雪州行政议员甘纳巴迪劳两个月前动怒大骂联邦水利灌溉局(JPS)官员,并警告可能大水灾,结果一语成谶。

雪隆地区自上周五傍晚爆发大水灾,多个地区水位已经消退,惟有太子园依然还是一片汪洋。

网民这几天在社交媒体翻出该影片,感叹甘纳巴迪劳当时生气有理。

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政治秘书沙立占昨日在推特写道:“还记得数个月前广传行政议员大骂JPS官员的影片吗?”

“还记得那时如何地说他不懂得尊重、无礼等等的。现在知道为何这个YB(议员)生气了吗?”

抽水泵坏了没有修理

根据影片,甘纳巴迪劳(V Ganabatirau)巡视沙亚南太子园的排水站时,情绪失控大骂在场的水利灌溉局官员。

他当时狠批,年尾正值雨季,排水站的一个抽水泵坏了却没有修理,曾多次提醒水利灌溉局关注,当局却迟迟没有改善问题。

“气象局已经警告,最严重的雨季会在这两个月内发生,10月和11月是这里最危险的时候,但是排水站其中一个抽水泵却不见了!我追问了一个星期,抽水泵还是没在!”

他当时警告,一旦发生水灾,整个太子园都会淹没,住家、学校、清真寺统统都会遭殃。

“这完全无关种族或宗教课题,拜托停止这些废话。每次我训斥你们,我就受到种族歧视和标签为共产主义。但你们不知道,这是人民会面对的问题,所有种族都会面对!不要扭曲事实!”

他也痛斥水利灌溉局无能,拿着联邦拨款却毫无作为,即使多番敦促,却什么也没做,敷衍了事。

甘纳巴迪劳负责掌管社会福利与政府关爱事务,也是哥打哥文宁州议员。

水利灌溉局隶属于联邦政府,由环境及水务部管辖。

甘纳巴迪劳被迫道歉

甘纳巴迪劳当时也把其动怒的影片上载至面子书,不料却引起外界谴责。大马公务文员职工总会(CUEPACS)主席安南末狠批甘纳巴迪劳不专业,辱骂官员只为“逞英雄”。

根据媒体报道,安南末当时发文告要求雪州大臣阿米鲁丁介入,并促甘纳巴迪劳道歉。

迫于舆论压力,甘纳巴迪劳之后召开记者会道歉,并强调无意对官员抬高声量。

《阳光日报》报道,甘纳巴迪劳声称,当时质问水利灌溉局官员何时会安装抽水泵,却得不到答案才不满发飙。

“之前太子园有两个抽水泵,但其中一个坏了却没有替换。所以我问他们,何时会装上新的抽水泵,但他们却无法回答,让我很不满意。”

“照理他们应该答复,这件事会调查和处理,而不是知悉此事罢了。”

努鲁事先也曾经警告

雪隆地区上周五爆发大水灾,上万人流离失所,更有民众因水灾失去性命。然而,政府却反应缓慢,许多民众受困许久,无法及时获得疏散和援助。太子园的民众更是受困超过48小时,饥寒交迫。

网民也广传公正党峇东浦国会议员努鲁依莎的一个影片,努鲁依莎于7月26日在国会警告联邦政府,应为东北季候风季节提早做准备。

努鲁依莎提醒,疫情已让政府承受巨大压力,若联邦政府不将东北季候风因素列入国家复苏理事会计划,届时恐将面临严重后果。



雪政府拨款900万,予华小独中华中与教会学校

陈泓凯  Dec 11, 2021 3:00 PM  更新: 3:00 PM

雪州政府今天宣布拨款900万令吉,予州内的华小、独中、国民型中学(通称华中)与教会学校。

雪州大臣阿米鲁丁与多名州政府高官今天于巴生滨华中学,出席移交拨款仪式。

这笔900万令吉拨款包含:114所华小获得600万令吉、4所独中各得50万令吉(合共200万令吉)、17所国民型中学及教会学校(Sekolah Mubaligh)共得100万令吉。

雪州政府将在今天的仪式后,陆续发放这些拨款。

改一年一次但总额不变

阿米鲁丁表示,由于受到疫情影响,雪州政府近两年将往年的一年两次拨款改为一年一次,但拨款总额不变。

“当然,我很抱歉,我们不得不这么做。因为2019冠病阻碍了很多事情。”

“(疫情)导致我们(雪州政府)必须将我们的项目、计划及财务专注于应对疫情。”

“2020年至2021年的一年多间,州政府将近70%的专注力,都放在协助雪州人民应对疫情上。”

阿米鲁丁在随后的记者会上表示,自2016年起,雪州政府每年都会拨款2400万予各源流学校。

他说,雪州政府此后将恢复一年两次拨款。

此外,他透露,他随后将主持另两场教育拨款仪式,分别拨款予宗教学校和淡米尔小学。

雪州政府今年共拨款2320万9732令吉予华淡小、独中、国民型中学、教会学校和宗教学校(Sekolah Agama Rakyat),包括今天的900万令吉。

许来贤:受惠学校增加

雪州行政议员许来贤透露,相较于去年只有101所华小和14所教会学校申请这项拨款,今年共114所华小、4所独中、17所国民型中学及教会学校获得总数900万令吉的拨款。

“今年我们很高兴,搬迁至万津(Banting)的福隆港华小也将近竣工,而位于加影新城(Bandar Kajang 2)的新城华小也已正式开课。”

“此外,我们也考虑到小型学校、乡区学校及半津贴华小需要更多援助。因此,个别学校今年的拨款会和去年有别,希望大家本着教育一家,资源分享的精神,谅解州政府的苦心与用心。”

他表示,希盟州政府将以全民角度施政,绝不推行种族、宗教、语言相关的极端政策,公平分配各种资源。
谢松坤呼吁增加拨款

滨华中学董事长谢松坤则在致辞中感谢州政府自2009年制度化拨款给各源流学校,协助他们减轻经济负担。

“在这项制度化拨款的协助下,巴生4所独中得以蓬勃发展,4所独中的学生总人数从2009年的大约5000人,至今已达1万人,12年来学生人数翻倍增长。”

“独中办学靠社会热心人士的捐助,每年所收学费入不敷出。这些年来,有了雪州政府的拨款,不仅减轻了学校经常花费的负担,各项校务也能顺利推展。”

然而,他也恳请雪州政府提高拨款数额。

“随着学校软硬体设备的不断增加,维修费也必然增加。”

“因此,借由今天隆重的雪州政府拨款仪式,恳切希望雪州政府能够提高拨款,更进一步协助州内4所独中的办学经费。”

“目前通货膨涨,百物飞涨,雪州政府的拨款若能增加,必将造福更多师生,为国家培育更多人才,也是雪州政府施政的成果与光荣。”

出席该活动的包括雪州议会议长黄瑞林、行政议员邓章钦与黄思汉。



太子园居民陆续返家,质疑当局“选择性救援”

Dec 21, 2021 11:12 PM  更新: 11:12 PM

雪州沙亚南太子园是这次水灾重灾区,随着洪水渐退,居民也开始纷纷返回住家视察和清理。面对几乎全毁的房子,许多居民心碎又沮丧,有者更不满当局的救援行动

记者到访时,今年44岁的居民乌瓦拉占(M Uvarajan)站在两层楼高的屋顶上,对于过去几天所发生的事感到愤怒不已,指控当局选择性救援。

乌瓦拉占指控,当局有政治考量,来的救援船只都是选择性救人。

“人民正在受苦,你知道吗?1996年发生(水灾)时,出动军队,他们做得很好。”

“至少我们获得食物,也真的是有提供协助。这次完全没有食物。人民挨饿了2、3天,没有任何援助。”

“有什么援助?我不知道。不管是国阵还是希盟都是一样的,全都在玩金钱政治而已。”

要求提领公积金

由于洪水来得太急,许多居民都面临无法估量的损失。大卫(David,40岁)就表示,在失去一切家当后,他需要动用公积金来重新开始生活。

“甚至是我自己的公积金,他们(政府)也不给。那是我的钱。他们给我们1万块钱?给我我自己的5万块钱,以便我现在就可以用。”

“我不需要政府的钱。要更换我的居家用品需要3万块钱,还有4天就是圣诞节和新年了。”

大卫在脚踝深的水中徒步,受访时显得非常沮丧。

自费2千雇救援船

此外,他也提到救援船只选择性救人的情况。

“房子都淹掉了。我是自己找的救援船,我自己付费找的。我看到一艘船经过,向他求救……我有一名一岁大的儿子。那艘船只载了他们的乘客,然后就一直叫我等。”

“最后,我联系我的亲戚,安排了一艘船来。我自己付了2000块钱。我必须得保护我们的性命。”

大卫说,那艘船最后成功将他的妻子、两名孩子和老母亲送到安全地点。

他并不确定船是哪来的,而他也只能付费雇船以保全家人安全。

他也对官方的救援行动感到非常不满,”马来人来救马来人,华人来救华人,我们印度人可以做什么?完蛋啦,就只能看着他们(救援队伍)。”

心碎12年房子全毁

居民卡珍德拉(Gajendra )向记者表示,他和家人是在周日下午,由一艘私人船只所救起,离开他们居住了12的家。

“这实在让人心碎。我们的所有的回忆都在一天内没了。我们什么也不能做,因为每个人也都面对同样的问题。”

”我们也不能埋怨任何人。我们试图让一切恢复正常,我们祈祷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了。”

居民艾尼努丁(Ainuddin Kahar)表示,他们是在大约一年前搬到太子园的家,并特地选了当地一处较高的地点,以期能躲过水灾。

“所以,发生这事乃出乎意料。我们现在只能看看有什么可以修复的。”

“我只是来看看我的房子。如果要说损毁的东西,原本在一楼的所有东西全都毁了。”

他预估,单是其一楼住家的损失大约为8000至1万令吉。

太子园水位未全退

上周五以来,吉兰丹、登嘉楼、马六甲、森美兰、雪兰莪、霹雳和吉隆坡豪雨成灾,迁置超过3万人,多条道路封闭。

截至今天,雪兰莪一共有17人丧命,其中一人是志工。

雪州大部分灾区的水位已经下降,但太子园的一些地区仍然淹没在水中。巴生河环绕着太子园,热带气压带来的庞大雨量造成河流泛滥。

截至今早8点,州内受灾家庭高达4672户,灾民人数一共3万零632人;并安置在203个临时疏散中心。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69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12-28 17:53:16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民联掌雪州后腰斩,国阵“运河城计划”能治洪水?

Dec 28, 2021 2:51 PM  更新: 2:51 PM

雪州政府在国阵掌政时期曾欲推行运河城(Canal City)发展计划,但计划腰斩十年后,最近因雪隆一带的大水灾而重新成为焦点。

前首相纳吉此前在面子书贴文,促请雪州政府重新考虑国阵在2007年欲在沙亚南启动的运河城计划。

纳吉也在面子书贴文提到,此计划原本也包括建立数个大型集水区,为雪州居民提供水源。

国阵在2007年尚执政雪州。根据国阵州政府的建议,这个运河城计划包含一个防洪项目,即建设一条连接巴生河及冷岳河的18公里运河。

根据《每日新闻》报道,这条运河可在高峰时期,疏散巴生河30%的水流。

卡立认为无助防洪

2008年大选后,民联执政雪州,先是喊停运河城计划,接着在2011年进一步宣布腰斩计划。时任雪州大臣卡立依布拉欣当时表示,这个计划无益人民。

卡立的前政治秘书法依卡(Faekah Husin,下图)日前在面子书撰文说,雪州水利灌溉局过去的研究发现,运河城计划无法协助防洪。

她补充,卡立当时制定了一个50年的防洪计划,包含建设“河流混合增强系统”(Horas)。惟她不清楚卡立于2014年黯然下台后,该计划是否还有继续。

阿米鲁丁不感兴趣

冷岳河是从乌鲁冷岳流向瓜拉冷岳,这两个地区与巴生一样,都在上周的大水灾中遭遇重创。

雪州大臣阿米鲁丁在昨天的记者会上提到,乌鲁冷岳一带的水患是周围山区的洪水所致。

他说,目前没有任何讯息显示,东巴生谷大道计划(EKVE)工程是乌鲁冷岳水灾的罪魁祸首。

《马来邮报》报道,阿米鲁丁也不认为,运河城计划可以解决水患问题。

“运河城是解方吗?我们得看它能够排走多少水。”

“如果它不能承担300到400毫米(mm)的雨水,就不能解决问题。”

集水区容量是关键

阿米鲁丁表示,目前的问题是,如何确保集水区可以应付超过100毫米的降雨。

据了解,在过去一周的大水灾中,巴生谷一带许多地区的降雨量超过200毫米,甚至超过300毫米。

根据气象局定义,持续大雨警报分为三个等级,即警戒(alert,黄色)、严重(severe,橙色)和危险(danger,红色)。

“警戒”级别是指预计会下一至三天的大雨,或是持续下雨但不至于大雨。“严重”级别则是预计会持续大雨超过6小时,总降雨量至少60毫米(mm)。“危险”级别意指每天降雨量预计超过240毫米。



太子园水闸卡住难排涝,惟雪政府否认没维护酿祸

Dec 22, 2021 11:56 AM  更新: 1:04 PM

沙亚南太子园渍涝难退,部分民众把为题归咎于附近的水闸,但雪州行政议员依占哈欣澄清,水闸毁损确实阻碍排涝,但其损坏原因不在平日没有维护。

“在太子园还有很多水,对吗?是的,它(水闸)卡住了,但肇因并非一般。”

“水灾期间水流湍急,水闸被杂物、木头和其它东西击中。它的轴扭曲了。”

“所以它(卡住)不是因为没有维护,而是在水灾期间毁损。”

依占哈欣在雪州行政议会负责基建、公共设施、先进农业及农基工业事务。

事缘,日前社群媒体上,广传一段在水闸附近拍摄的影片。影片中,一名男子点出水闸两端的水位有相当的落差,质问当局为何还不打开水闸。

另一名网民则在面子书上传一段影片和多张水闸的照片,声称水闸未开启,是太子园渍涝迟迟未退的原因。

安装额外水泵排涝

依占哈欣(Izham Hashim)昨日在接受《当今大马》采访时抱怨,指控者未向雪州水利灌溉局(Selangor Drainage and Irrigation Department)查证实情。

“他们(雪州水利灌溉局)日夜轮班手动开启(水闸)。我告诉他们,如果我们需要换新的(水闸),那我们就换新的。”

“与此同时,为了加快抽水速度,我们已在水闸附近安装了4个额外的水泵。”

除了巴生和乌鲁冷岳,沙亚南太子园(Taman Sri Muda)也是雪州最严重的灾区之一。截至昨日早上,当地大部份房子仍淹在脚踝高的水中,而水位最高的时候,可高达6英尺。

在此次水患中,数千名灾黎被迫疏散到别处。

《马新社》报道,太子园的抽水工作,预计将在今早完成。

掌管特别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拉迪夫(Abd Latiff Ahmad)表示,“如果(今日)能在17小时内抽走80%的水,按道理,剩余的20%能够在明早抽完,只要不下雨。”



毁林令雪水灾恶化,环境律师团将采取法律行动

Dec 22, 2021 6:58 PM  更新: 6:59 PM

捍卫环境权利律师团将向法庭入禀诉讼,针对导致雪兰莪水灾恶化的混林活动采取法律行动。

但是,该组织没说明,谁是法律行动的起诉人和答辩人。

律师拉杰什(Rajesh Nagarajan)和沙则彼达(Sachpreetraj Singh Sohanpal)今天发文告表示,起诉人想藉此恢复失衡的自然生态。

他们点出,虽然侵袭巴生谷特别是沙亚南的雨量史无前例,但雪州政府恣意允许建造住宅区、公寓,购物商城及各种需破坏森林来落实的活动,已导致冲击增倍。

“雪州政府容许这些恣意妄为的发展,并肆无忌惮地允许我们的森林为此受到破坏,而同样有罪。”

对抗毫无节制的毁林

“在这方面,瓜拉冷岳北区森林保留逃过了一劫。而之前,雪州政府表明有意毁掉一部分的沙亚南社区森林(SACF)作为发展用途。”

“泛滥的伐林会造成水灾、土崩和失去动植物。我们呼吸的空气是由这些树林提供。尽管如此,我们人类却正破坏让我们赖以为生的森林。”

“若不受控制,毁林最终会摧毁我们的文明。因意识到这一点,印度和中国已种植了超过3亿棵树。”

“反观,马来西亚却积极地毁坏森林,迫使更多物种灭绝,包括将在未来5年内绝种的马来亚虎。”

他们声称,捍卫环境权利律师团(Lawyers for Environmental Rights)将到法庭,对抗毫无节制的毁林和破坏种植物的行动,寻求恢复失去的平衡。



雪志工投诉车无故被拖,议员澄清与首相到访无关

Dec 26, 2021 3:36 PM  更新: 3:58 PM

雪兰莪乌鲁冷岳有志工投诉原本停在灾区的车子,突然遭不明人士拖走,怀疑与首相到访灾区有关。惟,行动党杜顺州议员艾迪里澄清,此事与首相行程无关。

艾迪里(Edry Faizal)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说,路上的车辆之前困在水灾里,如今洪水终于退去,他们开始将这些车子拖到另一地方,避免阻挡马路。

“我们已经开始拖车。这个拖车与首相到访无关。”

“水灾发生后,很多车淹困在水里,有的还挡住马路。”

“现在,我们要清理马路,好让清洁机械可以进入灾区。”

他说,拖车是加影市议会和安邦再也市议会目前优先处理的事务。

车子拖到夜市停放

今早,志工丽雅( Lia Jamalee)在面子书贴文投诉,不明人士拖走她的三菱Triton和其他车辆,而车主皆不知情。

“我们的Triton不知道被谁拖走。突然不见了。听说他们拖走所有的车,是因为首相要来。没有任何通知,不知道拖到哪里了。”

相隔一小时后,她又更新贴文提到,所有原本停在斯里南丁(Sri Nanding)和卡莎传奇花园(Taman Casa Lagenda)的车辆已拖到Agora夜市。

妨碍救护车救援

另一方面,艾迪里批评,依斯迈今日到访灾区,扰乱了当地的救援工作。

他提到,根据一支视频,首相车队今天经过灾区时,另一端马路的车子,包括救护车被迫停在交通灯前等候。

“那是在14里村。视频显示,他正在朝向斯里南丁花园的方向去。”

根据推特用户上载一支29秒的视频显示,上述车子在警队护送下路过,在旁的救护车车顶灯亮着,显示正在载送病患。视频中更传来一把声音说,“首相,我爱首相,首相在哪里?”

依斯迈沙比里今早到杜顺出席两个“大马一家”大扫除(gotong-royong)活动,分别是在斯里南丁花园和甘榜杜顺大。

针对此,艾迪里今日较早前投诉,今早前往自己的选区参与大扫除,惟却遭警方阻拦。他所张贴的照片显示,他在摩哆上,准备离开活动现场。

他也批评,警方对待他的态度凶悍,却缺席地方灾难委员会会议。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69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2-1-8 10:40:2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太子园灾后重建艰难,家庭与业者各有苦衷

Dec 29, 2021 1:55 PM  更新: 1:55 PM

雪兰莪沙亚南太子园大水灾至今逾一星期,洪水持续了好几天。当地情况正在改善,洪水已经退去,居民努力清理家园。

然而,灾后生存也是挑战,家庭与业者各有苦衷,亟需各种援助。

居民告诉《当今大马》,目前的迫切需求是食物。许多居民的车辆被水淹没,当地大多数商店关闭,因此仍难获得食品供应。

小超市老板陈先生说:“居民还不能到我们这里买东西。他们也没有车辆出去购买日常用品。”

他说,商店重新开业还需要一段时间。当地业者的损失总额达到数十万令吉。

“我还没有时间重新开店。我们的商店严重损毁。我们需要很长时间才能重新开业。”

店主也依靠太子园以外的朋友提供食品援助。

陈先生补充说:“我们还忙着打扫商店和我们的房子。没有时间做饭。” 。

房子不获保险理赔

灾后重建困难重重。政府承诺为每户家庭提供1000令吉援助,但对于太子园的居民来说,这还远远不够。

数位居民反映,房子淹水未涵盖在保险理赔范围。

50岁的加纳帕迪(Ganapathy)说,真不知道该怎么做。

“我看到自己的房子就会头疼。就算我想卖掉,也没有人会买。”

“政府提供的援助是不够的。我所有的物品都损坏了,总损失是6万令吉。”

“我的房子没有投保,我的车也没有投保淹水保险。”

53岁的居民莫哈末阿兹万(Muhammad Azwan)的损失约1万令吉。

“(靠政府的援助)很难生存下去,即便可以生活也是非常艰辛。”

有的居民更为直接批评政府。

“1000令吉足以修复房子吗?这场洪水是人为的,”

业者物产严重损毁

受影响的不仅仅是房主。47岁的工厂巴士车主戈比(M Gobi)说,13辆巴士因洪水而严重损坏,总维修费用超过30万令吉。

“每辆巴士需要大约2万至3万令吉修复。我去车间时,机械师说我必须等待,因为有太多车辆损坏。”

“如果我等得太久,巴士会生锈,这会是更大的损失。20年的工作成果在一天之内就被冲走了。”

他希望政府援助太子园的业主和商家。

同时,被洪水围困在太子园的外地人也希望能得到1000令吉的援助。

闭路电视安装人员萨比(Sarbi)说,水灾前是从吉打来到沙亚南,在太子园的商店安装摄像头。

“周五晚上,我在这里的酒店睡觉。那天晚上,洪水来袭,我在这里被困了8天。我的车损坏了,我甚至无法打开车门,”

他希望政府能考虑其特殊情况。

除了等待政府更多援助,目前仍有许多志愿者提供食物和物资,协助灾后重建。

哥打哥文宁(Kota Kemuning)州议员甘纳巴迪劳(V Ganabatirau)透露,太子园有超过1万4000个家庭和商店。



策拉卡山发展引发污染,居民投诉湖水变“拉茶”

Jan 8, 2022 8:36 AM  更新: 8:51 AM



策拉卡山环境问题屡现,附近居民最近指控,邻近的发展计划严重污染策拉卡山集水区。

多名要求匿名的沙亚南U10区的居民向《当今大马》指出,邻近发展计划造成土地侵蚀问题,原本蓝色的湖水现在变成浑浊的褐色,像是“拉茶湖”(kolam teh tarik)。

其中一名受访者约3年前搬到这个社区。他说,湖中沉淀物越来越多,以致湖水水位不时高涨。

“很快的,湖水会淹没那里,我刚搬来这里时,景色很宁静怡人,湖水是漂亮的蔚蓝色,甚至可以看到湖中有鱼在畅泳。”

“但现在由于邻近的发展,这里的环境遭到严重破坏。”

破坏动物居住环境

他指称,基于当地的地势,发展商应该会使用炸药开山。

“每次炸山,我家的墙壁与玻璃门都会嘎嘎作响。在家听到这种爆炸声,加上撼动住家的余震,有时候也不禁害怕。”

受访者也称,当地野生动物栖息地也受到严重影响。

“最近一个男子送快递过来,就遇蛇攻击。”

他也说,居民原本还曾在当地看过马来貘。

照片显示前后对比

另一居民在受访时,同样形容湖水从绿蓝色变成拉茶的颜色。

“由于土地开发,原本清澈碧蓝色的湖水现在变成好像拉茶这样,很丑陋。”


上图:由居民提供的照片可见,湖水原本是碧蓝色。

这名住在Perdana Heights的居民表示,当地如今也有土崩或土地侵蚀的迹象。

她是在去年9月搬入这个社区。她同样表示,听到有爆炸声,相信是发展商在炸山。

“我可以感受到震动。我的邻居住得比较近,感受到爆炸的巨大冲击。”

不少居民都向《当今大马》出示照片,显示发展计划启动前后的环境对比。

其中一名居民表示,由于环境破坏,担心日后社区会有大水灾。

地主为雪州政府

当地两个湖附近都有土地开发,其中一个湖旁边就是Perdana Heights社区。

新工程发展区域是在策拉卡山35区(Compartment 35)。根据城乡规划局(PLANMalaysia)网站,这块土地是Lot 57621,土地拥有人是雪州政府。

根据该局网站资料,35区的森林地(包括两个自然湖泊)已划为住宅。

县土地局(PDT)的资料显示,发展商于2020年8月11日取得99年的地契。不过,卫星照片显示,这个区域在更早之前就开始清理。

工程现场的县土地局告示牌显示,土地清理准证的有效期限是2020年9月至11月。

《当今大马》已联系雪州行政议员许来贤,以征求他回应居民的投诉。



否认卡立批准防洪池改用,法米剑指其他直区部长

Dec 29, 2021 1:03 PM  更新: 3:44 PM

吉隆坡6个防洪池改作发展用途,是最近大水灾的肇因之一?公正党班底谷国会议员法米法兹澄清,这件事跟希盟时期的联邦直辖区部长卡立沙末无关

法米法兹也是公正党通讯主任。他今早在面子书发文说明,总稽查司报告的图表显示,郊外岭(Taman Desa)防洪池在希盟执政时期转为发展用途。

“一些人(因此)声称,防洪池的土地在希盟执政时也改为其他用途。”

“但郊外岭(Taman Desa)池的所有权事实上是在2018年6月12日转换,而卡立沙末是在2018年7月2日才受委入阁,担任联邦直辖区部长。”

希盟通过2018年大选在2018年5月上台,至2020年2月爆发喜来登政变后下野。

促三巫统领袖交代

此外,法米法兹要求近期担任过或正在担任联邦直辖区部长的政治人物,出来回应相关的问题。

“这个问题或许可以由一些人来解答,包括东姑安南(任期是2013年至2018年)、安努亚慕沙(任期是2020年3月至2021年8月)以及现任部长沙希旦……以及这期间的吉隆坡市长。”

法米法兹指出,若相关土地属于联邦政府土地,则需要政府首席秘书出面解释,包括阿里韩沙(Ali Hamsa,任期是2012年至2018年)以及祖基阿里(Mohd Zuki Ali,任期是2020年1月至今)。

同样要反贪会调查

法米也说,他赞同行动党泗岩末国会议员杨巧双与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的呼吁,要求反贪会介入调查。

杨巧双昨天援引《2019年总稽查司报告》,批评隆市厅未按蓝图发展,将吉隆坡境内15座防洪池中的6座转让给4家发展商发展公寓与住房等计划。

这些6个防洪池包括峇都池、南洋池、德里玛(Delima)池、华友花园(Taman Wahyu)池、峇都4哩半池,以及郊外岭池。

杨巧双指出,这项土地用途变更不但减损防洪池的蓄水容量,也阻碍吉隆坡防洪系统的运作,导致吉隆坡频频发生闪电水灾。

根据总稽查司报告的图表,南洋池、德里玛池、华友花园池是在2015年10月9日改用为混合发展用途,随后是郊外岭池在2018年6月12日同样改用为混合发展用途。

峇都4哩半池和峇都池分别在2020年8月5日和9月2日改用。



沙希旦否认批准转让防洪池,挑战在野党投报

Dec 29, 2021 3:39 PM  更新: 3:39 PM

在野党昨日声称政府把吉隆坡6座防洪池转让予发展商,并质问是谁批准。对此,联邦直辖区部长沙希旦否认批准这些土地转让,同时挑战在野党向执法单位举报。

沙希旦今日在班底谷(Lembah Pantai)国会选区向水灾灾黎发放援助金,之后接受记者访问。

他称,在野党在抛出指控之前,应该先行求证。

“我们必须谨记,联邦直辖区的土地不是由(联邦直辖区)部长或市长审批。大部份联邦直辖区土地是联邦土地和矿物局(Jabatan Ketua Pengarah Tanah dan Galian Persekutuan)所拥有。”

“我们要建楼,就须向联邦政府申请。”

“正如我所言,我们先求证。”

在野党质问谁批准

昨日,数名在野党议员援引《2019年总稽查司报告》指出,在2015年10月至2020年9月间,吉隆坡6座防洪池遭转让发展商进行开发。

这6座防洪池分别是峇都(Batu)池、南洋(Nanyang)池、德里玛(Delima)池、华友花园(Taman Wahyu)池、峇都4哩半池,以及郊外岭(Taman Desa)池。这6片土地转让后,用以兴建混合发展项目、经济屋、休闲公园、公寓等计划。

公正党班底谷国会议员法米今早质问,近几任联邦直辖区部长中,是谁批准这些土地转让。但他强调,这件事跟希盟时期的联邦直辖区部长卡立沙末无关。

与此同时,行动党泗岩末国会议员杨巧双昨日也要求反贪会彻查此事,并认为转让6座防洪池予发展商一事,已影响防洪池的蓄水量,且瘫痪吉隆坡防洪系统的运作。

对此,沙希旦反要求在野党议员向反贪会投报。

“没什么。他们要投报,并在国会外提出指控,意味着他们将自行面对(后果),因为他们在国会外(指控)。”

“这是他们的看法,如果他们不满意,他们可以投报。”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69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2-2-7 10: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批雪州救灾乏力不及彭亨,首相声称“被迫介入”

Jan 20, 2022 12:40 PM  更新: 2:34 PM  下午2点33分更新

雪兰莪上个月爆发严重水灾,造成超过20人丧命。首相依斯迈今天把问题归咎于雪州政府,批评它救灾乏力,迫使他不得不插手。

依斯迈今天在特别国会致词时补充,反之,灾情更严重的彭亨,则展现优秀的救灾能力。

“我必须强调,雪州的多场水灾是意料之外的事情,鉴定了州和县层面的(救灾)弱点后,我被迫介入其中。”

“在同一时期,其他州属也遭遇更严重的水灾,比如彭亨。”

“不过,由于(这些)州和县的灾难管理机制准备就绪,秩序井然,尽管面对一些挑战,当地的灾难处理仍然良好。”

马来西亚半岛多个州属从去年12月中爆发严重水灾,导致许多人死亡,以及严重的财物和基础建设的破坏。因此,巫统和希盟之前都要求召开特别会议,以商议这次的水灾课题。

首相依斯迈沙比里1月6日宣布,国会下议院今天召开特别会议,商讨水灾等相关课题。

批灾管单位无视警报

依斯迈接着详述本身如何介入雪州的救灾工作。

他说,根据国家安全理事会,州内的灾难管理控制有赖于各地警区主任以及消拯局官员。

如果县市的灾难管理委员会无力应付灾情,则有责任通知州层级的灾难管理委员会,接下来则是更高层级的联邦灾难管理委员会。

他续透露,政府早在9月就曾召开一系列会议讨论东北季风灾情管理。

“由于水域的低压系统,原本要吹向安达曼海(Andaman Sea)的东北季风,经过了马六甲海峡。这导致非同寻常的大雨,特别是在雪州一带。”

“气象局因而发布了六次恶劣气候豪雨预报。不过,灾难管理的相关单位忽视了这些警报,因为他们假设只有东海岸州属会受季风水灾的影响。”

一天下一个月的雨量

依斯迈接着说,12月18日,雪州单日降雨量达到380毫米,相当于当地一个月的降雨量。

“由于出现史无前例的灾情,雪州第一天的水灾管理情况混乱,加上城市水灾情况复杂,导致救灾团队面对困难。”

“在第二及第三天,救灾情况不见好转,许多灾民因为当局的物资和救援姗姗来迟而感到不满。”

罗列雪救灾不力原因

如此一来,依斯迈列出雪州救灾不力的数个原因,包括事发现场夜里环境很暗、许多灾民拒绝离开家园、灾区漂浮的交通工具阻碍救援船只通行、外州救援人员不熟地形、原本的救济中心也被洪水淹没,以及失去电供及通讯设备。

依斯迈指出,本身在12月18日当晚就了解到雪州情况危及,并赶到全国灾难指挥中心(NDCC)了解实际情况。

“我联系了武装部队、陆军、全国总警长,调动了雪州附近的武装部队及警察的额外资源,以协助消拯局、民防局和其他机构救援。”

“经过沟通后,武装部队下令第11部队立刻安排人员和资源到灾区。总警长也更多调动邻近州属的人手和资源协助现有团队。”

根据依斯迈,他较后亲自到数个灾区和救援中心视察,并在获悉州和县市救灾不力后,主动主持了多次与州政府官员的会议,雪州大臣阿米鲁丁也在场。

联邦跟州属缺乏了解

除了拨款14亿令吉,依斯迈强调,政府也在灾后鉴定三个必需改进的面向。

首先,他说,联邦、州及县市机构,及私人界和非政府组织之间,都不了解自己在灾难中的角色。

第二,全国灾难管理机构没有在州和县市设点,导致在地的协调、控制及指挥困难。第三,则是当局在收集资讯方面,依然使用传统方法。

为了解决上述问题,依斯迈说,政府必须改善水灾预测和警报系统,利益相关方必须了解自身在灾难里的角色,并让公民组织参与其中。

无论如何,依斯迈致词时没有提及水患背后的气候变迁,或热带气旋课题。

多个台风追踪网站都有报导,马来西亚去年12月17日到18日之间遭热带气旋冲击,这与2017年槟城的遭遇相似。



网售地点并非森林永保地,雪森林局批评广告不实

Feb 6, 2022 5:54 PM  更新: Feb 7, 2022 8:50 AM

环保组织揭露半岛有超过4万公顷森林地在网上公开出售,其中264公顷地段属于雪兰莪。雪州森林局说明出售的地段不是森林永久保护区,但却没说明这些土地的注册用途。

雪州森林局局长阿末法兹(Ahmad Fadzil Abdul Majid)今日发文告,说明出售的雪州森林地段不是永久保护区。

”根据雪州森林局的调查,所谓的出售地段,不属于依照1985年雪兰莪森林局条例所宪报的森林永久保留地。“

他说明,环保组织“森林揭弊计划”(Rimba Disclosure Project)所提及的两个地段,分别落在英达岛(Pulau Indah,192公顷)和本查阿南(Puncak Alam,72公顷),皆不属于永久森林。

“雪州森林局也要提醒民众,千万不要受到任何涉及出售永久森林地段的广告蛊惑。若有任何可疑资讯,请立即联系雪州森林局。”

调查结果只列谷歌地图

根据文告附件,雪州森林局的“调查结果”纯粹是在谷歌地图标记地点的截图(下图),并无任何详情。不过,附件照片显示当地依然是一片森林。

2月3日,环保组织“森林揭弊计划”发文告披露,根据产业买卖网站如Mudah.my、iProperty、PropertyGuru及面子书发现,目前半岛一共有28个森林出售项目。

这些“待售森林”一共牵涉半岛五个州属,分别是霹雳、雪兰莪、彭亨、登嘉楼及吉兰丹,涉及面积达4万3539公顷,相等于9个布城的大小,当中涉及原始森林、森林保留地段、原住民习俗地。

根据文告附件,上述环保组织并没有提到雪兰莪两片森林地乃“永久森林”。该组织指出,谷歌地图显示英达岛仍是一片红树林,而本查阿南则是一片森林。

永久森林扩至25万公顷

另一方面,阿末法兹坚称,雪州政府保护森林多年有成。截至2021年,雪兰莪的永久森林面积已经提高到约25万250公顷。

文告表示,这是因为雪州政府在2010年开始推行保护森林措施,其一是禁止在永久森林保留地伐木长达25年;其二是在2011年修订1985年雪兰莪森林局条例,规定若要撤销永久森林保留地宪报地位,事先须召开公听会。

其三,若要解除任何永久森林地的宪报,都必须以同等或更高价值的土地作为替换,以确保环境永续发展。

“森林揭弊计划”组织此前已在文告中列出28个森林地段的买卖项目,可查阅以下附件。



雪政府无力保护策拉卡山,烈火老将吁安华介入

Jan 12, 2022 1:20 PM  更新: 1:20 PM

雪兰莪沙亚南策拉卡山传出集水区严重污染的问题后,亲公正党的非政府组织烈火莫熄批评希盟领导的雪州政府无动于衷,同时敦促公正党主席安华介入解决。

烈火莫熄老将(Otai Reformis 1998)秘书阿都拉萨依斯迈(Abdul Razak Ismail)今日发文告批评雪州政府没有能力,也毫无意愿保护沙亚南社区森林(SACF)及策拉卡山(Bukit Cherakah)森林保留地。

他也剑指同是公正党籍的雪州行政议员许来贤,不满对方多次把责任推卸在巫统和国阵身上。

他直言,原属于雪州政府的策拉卡山35区Lot 57621地段,已经在2020年8月11日颁布99年地契给一名发展商。
ADS

“人民投选希盟有何意义?他们已经执政雪兰莪快满三届了,然而行政议员还是怪罪前朝政府,以掩饰他们的解决能力不足。”

“我们要求公正党主席安华能够指示雪州大臣阿米鲁丁,尽快停止当地的伐木和动土工程,因为那边已经出现土地侵蚀,导致湖水变成了拉茶。当地民众都很担忧,水灾会再次来袭。“

从近期大水灾汲取教训

根据文告,烈火莫熄老将已在两天前致函安华,并引述《当今大马》在1月8日题为《策拉卡山发展引发污染,居民投诉湖水变“拉茶”》的报道。

阿都拉萨(下图)在信函中说明,希盟政策应为保护环境,因此促请安华插手介入,一如对方在捍卫瓜拉冷岳森林保护区时那样。

“这个地方挺靠近沙亚南市边缘的水灾区,我相信砍伐森林保护区将会引起沙亚南地区未来面临更严重的水灾。“

“我们应当从近期的大水灾中吸取教训。破坏森林是大水灾的主因。”

当地组织也向安华求援

他也在信函中附上当地环境组织——沙亚南社区森林协会(SACF Society),志期为去年10月27日的信函,内容同样要求安华着手处理沙亚南社区森林所面对的问题。

《当今大马》在1月8日报道,沙亚南U10区的居民指出,邻近发展计划造成土地侵蚀问题,严重污染策拉卡山集水区。原本蓝色的湖水变成浑浊的褐色,像是“拉茶湖”。

虽然《当今大马》已联系雪州行政议员许来贤,但至今未果。

此前,沙亚南市政厅在最新的地方规划中,拟将沙亚南社区森林(SACF)用以发展为道路、墓园及房产等等计划。这个社区森林不是市政厅或任何政府机构认可的“森林”,而是当地社群多年来主动维护及规划的休闲胜地。

当地居民及环保组织基于环境、社群及法律等多方面因素,反对这项发展。其中沙亚南社区森林协会认为,既然找不到撤除宪报通知,因此这块地仍然是策拉卡山森林保留地。

前行政议员黄洁冰则解释,即便无宪报通知,州政府亦可事后发回溯性的公告来弥补,而断定土地情况的关键文件是地契。

许来贤后来指出,经检查后发现,这项发展计划的用地不在永久森林保留地范围,但他没有详细说明,究竟撤除森林保留地时有没有宪报公告。

他指称,相关开发地是前朝州政府从策拉卡山森林保留地撤除的部分土地,这块土地已经在2006年撤除宪报地位,转为州政府所拥有的的土地,宪报地图(Pelan Warta)编号为PW1443。

惟沙亚南社区森林协会在去年9月反驳,许来贤所指的PW1443文件并非宪报通知,而仅是土地测绘图(survey plan),因此不算是撤除宪报的证据。



日夜为泥土流失担心受怕,幸福花园不幸福

Jan 31, 2022 7:03 PM  更新: 7:05 PM

上个月起接连不断的泥土流失,已成为双文丹幸福花园(Taman Idaman)居民的梦魇。坐落在山区附近的20间排屋,如今因泥土流失而岌岌可危。

55岁居民梁亚桥(音译,Leong Ah Kiew)透露,当地去年12月20日首次发生泥土流失。

“去年的全国大雨,导致泥土流失发生。”

“大约早上6点,我听到巨响。我出去看时,发现泥土流失。”

“着实令人害怕,因为我家距离泥土流失处并不远。”

他表示,这里的居民为此担惊受怕,因为一旦发生土崩,将会造成严重的破坏,甚至导致人员死亡。

收拾物品准备逃走

66岁居民阿祖南(P Arjunan)表示,在首次发生泥土流失后,这种现象就频繁发生。

“这里的居民很是担忧,有的甚至已做好(逃走的)准备。每当下雨,我们都会感到害怕。”

“有的人已经收拾好必需品,以防不幸发生。”

他补充,除了Angsana 2巷,同样位于山区附近的双文丹国小(Sekolah Kebangsaan Serendah)操场也可能受到影响。

巡视后没后续行动

阿祖南表示,12月20日事发当天,警方曾携同土地局官员、乌鲁雪兰莪市议会(MPHS)代表访视当地,但之后却没有任何后续行动。

“他们在12月20日来过。视察我们的地区,然后就直接回去了。”

“但自此就再也没人来过。(相关单位)没有采取任何安全措施。”

“我们希望,他们在为时已晚之前采取行动。”

根据居民的说法,泥土流失现象是在山区有“项目”进行后才发生。

“我们不确定那是什么项目。但有挖土作业、造路。我们要求有关单位立即停止该项目。”

要求民代着手处理

另一边厢,公正党乌雪支部委员斯里达仁(S Sritharan)要求公正党乌雪国会议员廖书慧,立即处理此事。

“勿要等到你被要求出席,或等到灾害发生。解决人民的问题是你的责任。”

无论如何,廖书慧告知《当今大马》,她将着手处理此事。

“我刚接获这项投报。此前没有收到任何资讯。”

“我会转介(此事)给乌雪市议员。”

与此同时,《当今大马》也尝试联系土著团结党峇冬加里(Batang Kali)州议员哈鲁迈尼(Harumaini Haji Omar),惟不果。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69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2-3-21 19:01:31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环保组织纠正媒体报道,网售森林地不全是保留地

Feb 7, 2022 11:45 AM  更新: 11:55 AM

环保组织揭露网上公开出售超过4万公顷森林地后,发现某家媒体错误报道为“森林保留地”,雪州森林局也在错误理解下回应该组织的质疑。

“森林揭弊计划”(Rimba Disclosure Project)发文告点名批评,《阳光日报》(Sinar Harian)三天前(4日)的报道题目,为“RDP揭露4万3539公顷森林保留地尝试出售”(RDP bongkar cubaan jual 43,539 hektar tanah hutan simpan)。

报道内文宣称,该组织根据2021年包括面子书在内的网络资料,列出28个森林保留地的出售项目,其中包含原住民习俗地。

但该组织纠正,它在2月3日的联署文告中,并未声明网售的森林地段,全是森林保留地。

该组织也批评,雪州森林局昨天“澄清雪州出售地段不是森林永久保留地”的说法,为错误陈述(misrepresentation)。


“RDP的数据没有宣称,4万3539公顷森林保留地出售。正如上述所言,我们特别指出有3片森林保留地可能受影响,但这些地段都不在雪州。”

“本组织的联署文告(2月3日文告)没有宣称,网上出售的森林保留地落在雪兰莪。”

促媒体勿耸动报道

反观,“森林揭弊计划”强调,在网售的4万3539公顷森林地段中,森林保留地仅占2689公顷,分别涉及彭亨德甘(Tekam)、吉兰丹勒比(Lebir)和能吉利(Nenggiri)。

因此,该组织警告,媒体未来切勿耸动地报道其数据和调查,避免导致错误报道和曲解课题。

“无论如何,我们关切联署文告的任何错误和耸动的报道,以及/或后续的错误报道。”

“在这次情况下,这导致雪州森林局错误理解,其他媒体也跟着错误报道。”

该组织赞赏媒体报道他们的调查,提高民众对森林砍伐课题的意识,同时也欢迎雪州森林局的跟进调查。

“但我们鼓励记者和相关机构在采取任何行动前,先阅读和全面理解本组织的联合文告和附件,里面详细说明我们的数据和研究方法。”

雪森林局误批广告不实

2月3日,29个公民组织组成的“森林揭弊计划”发文告披露,有超过4万公顷森林地在网上公开出售,其中264公顷地段属于雪兰莪。

这28个“待售森林”项目一共牵涉半岛五个州属,分别是霹雳、雪兰莪、彭亨、登嘉楼及吉兰丹,涉及面积达4万3539公顷,相等于9个布城的大小,当中涉及原始森林、森林保留地段、原住民习俗地。

根据文告附件,雪州两个地段分别落在英达岛(Pulau Indah,192公顷)和本查阿南(Puncak Alam,72公顷)。

但该组织并没有提到这两片森林地乃“永久森林”。该组织指出,谷歌地图显示英达岛仍是一片红树林,而本查阿南则是一片森林。

尽管如此,雪州森林局局长阿末法兹(Ahmad Fadzil Abdul Majid)昨天发文告回应时,还附上“调查结果”澄清,州内出售的森林地段不是永久保留地。他也坚称,雪州政府保护森林多年有成,截至2021年,州内永久森林面积已经提高到约25万250公顷。



环保组织促雪政府守诺,重新宪报瓜冷北区森林

Mar 15, 2022 5:20 PM  更新: 6:36 PM

雪州大臣阿米鲁丁此前声称,放眼在今年三月前重新宪报瓜拉冷岳北区森林为保留地,惟至今未有进展。对此,保卫瓜冷北区森林保留地联盟要求雪州政府履行承诺,立即且无条件重新宪报瓜冷北区森林为保留地。

保卫瓜冷北区森林保留地联盟(PHSKLU)今日发表文告要求,雪州政府别拖延执行人民要求保护森林的委托。

“我们要求州务大臣履行承诺,立即重新宪报1222英亩(瓜拉冷岳北区森林为森林保留地),勿拖延这项进程。”

“事实上,最初撤除宪报(的做法)非常不受欢迎,遭致原住民社群、雪兰莪民意代表、联邦政府,以及马来西亚公众一致的抗议。”

“我们要求立即重新宪报,以确保这片森林保持原状,并对其进行保护,从而消除对当前被撤除宪报森林区域的一切威胁。”

反对预留发展地段

此外,保卫瓜冷北区森林保留地联盟提醒,在此期间,任何人都不得开发或干扰被撤除森林保护区宪报的区域。

该联盟也反对阿米鲁丁的说法,即需预留部份地段,以在未来建造东铁计划(ECRL)芙蓉绕道。

“耗时多年的基本建设项目,无法与如今显而易见的气候危机和环境持续退化的紧迫情况相提并论。我们强调,1222英亩森林必须无条件全面重新宪报。”

“与此同时,我们注意到并赞赏将104英亩(森林)划给新武述原住民村(Kampung Orang Asli Busut Baru)的做法。”

雪州政府于去年5月,决定撤销瓜拉冷岳北区森林1326英亩保留地的宪报,作发展用途,惟在引起巨大争议后喊停该项计划。

然而,由于东铁路线的争议有待解决,雪州政府一直未重新宪报瓜拉冷岳北区森林为保留地。

12月2日,雪州政府最终同意采纳联邦政府建议的东铁计划(ECRL)北线路段,并宣称希望在2022年三月前,重新宪报瓜拉冷岳北区森林为保留地,但部分森林仍然会排除在宪报之外,以保留给未来要建造的芙蓉绕道。

此外,另有104英亩森林则是保留作为雪州政府给原住民社群的赔偿。



安邦土崩源自连日大雨,雪大臣澄清无关伐木开垦

Mar 11, 2022 1:19 PM  更新: 1:19 PM

雪兰莪州务大臣阿米鲁丁指出,安邦再也武吉柏迈第二花园昨天发生土崩是因为连日大雨所致,没有涉及伐木或开垦活动。

他今天赴武吉柏迈第二花园(Taman Bukit Permai 2)视察土崩现场后召开记者会说,实地探查后,没有发现当地有任何可疑活动。

“我们之前接到有关距离当地4公里的地点的投报,即柏迈花园(Taman Permai),但没有接获任何有关当地的投诉。”

阿米鲁丁指出,土崩地点附近的48间房屋居民已紧急疏散,最迟可能要等待5天才获准重返家园。

“公共工程局将耗时2或3天鉴定当地是否安全居住。目前将用帆布覆盖,以避免下雨导致泥石滑坡。”

死者家庭获1万元抚恤

阿米鲁丁说,本次土崩事故罹难者家属将获得州政府发放的1万令吉抚恤金,州政府也考虑为受灾居民提供财务援助。

“以往惯例是发放500令吉的援助金,但如有必要加码,我会重新考虑。”

安邦武吉柏迈第二花园昨天傍晚5点54分发生土崩,导致4人死、一人轻伤,15间房屋和10辆汽车受损。



稽署指雪州财务稳定,惟体育理事会不当付费195万

马新社  Mar 15, 2022 1:21 PM  更新: 1:21 PM

总稽查暑在2020年雪兰莪州政府及州机构财务报表和合规稽查中发现,雪兰莪州体育理事会不当付款高达195万令吉。

总稽查司聂阿兹曼发文告指出,有关不当付款分别是在2020年支付55万令吉,以及2019年支付140万令吉。

他说,稽查结果也发现,八打灵县土地局向农村组别的8个农耕地征收土地税,少收取40万4978令吉。

“所收取的地税仅2050令吉,而不是根据面积及土地类别征收40万7028令吉地税。”

他说,该县土地局在2020年也发生失误,造成向7个地主额外征收3万6248令吉。

雪州财务报表完整

聂阿兹曼指出,所有州内部门或机构已提前获告知总稽查司报告提及的事项,同时也召开闭门会议讨论稽查结果,并对有关课题提出解释及反馈。

他说,目前已向涉及部门或机构提出7项建议,以改善弱点。

对于雪州政府截至2020年12月31日财务报表,总稽查司报告给予无警告式建议。

聂阿兹曼提到,整体上,雪州财务报表真实及公正地反映州政府的财务状况,会计记录完整及更新。

政府财务状况稳定

他说,雪州政府财务分析显示,州政府财务状况稳定,统一基金累积余额从2019年21亿4100万令吉,增至2020年底的24亿4500万令吉。

至于公共债务余额,从2019年11亿1000万令吉,减至2020年的11亿500万令吉,减少561万令吉或0.5%。

尽管如此,州政府在2020年拖欠的公共债务从2019年2855万令吉,增加108.5%至5952万令吉。

他说,这份报告在获得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御准后,已于2021年12月2日提呈国会下议院,并在雪州苏丹沙拉胡丁御准后,今日提呈雪州议会。

即日起,公众可在官网查阅这份报告。  



部分州席已逾7.5万人,雪政府寻求增加议席

马新社  Mar 21, 2022 6:30 PM  更新: 6:30 PM

雪兰莪州务大臣阿米鲁丁指出,雪州政府计划在来临州议会提呈增加州议席的动议。

他解释,增加议席的主要原因是,部分州席的选民人数甚至已超过7万5000或10万人,同时也有必要平衡城乡选民人数,以便议员服务能够公平执行。

“至今,我们会专注超过7万5000名选民的州席……有2至3个州席的选民更超过10万人,最多是金銮州席有11万8000名选民。不过,增加议席必须先有共识,因为无法随意增加议席。

“我们必须从州议员薪金、津贴及退休金的角度来思考这个事情。这一切都需要考虑,从实际来看,我们最快也要3个月后展开。”

他今日在雪州议会休会后,向记者这么说。

月底跟议员与选委会开会

阿米鲁丁指出,选举委员会与州议员将针对增加州席事宜,在本月30日召开汇报会。

他说,选委会及州政府将组合联合委员会研究双方建议,最终增加议席动议需要在州议会取得三分之二多数议员支持。

询及增加议席动议是为第15届大选的准备工作之一,阿米鲁丁回应,这取决于有关过程所需的时间。

较早前,他在州议会发表休会演词时提到,多个可能出现变动的议席,包括峇冬加里、鹅唛斯迪亚、莲花苑、士毛月、加影、无拉港、双溪拉玛、斯里沙登、金銮、梳邦再也、斯里斯迪亚、武吉兰樟、哥打白沙罗、哥打安格力、巴生新镇、班达马兰、圣淘沙、双溪甘迪斯、哥打哥文宁及龙溪。

他指出,目前雪州有366万名选民,若以每月自动登记选民人数逾8万9000人,意味着在12个月内雪州选民将突破460万人。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69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2-5-10 20:16:2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在野党质疑雪政府动机,惟学者支持增加州议席

Mar 23, 2022 8:22 AM  更新: 9:55 AM

雪州政府以部分州席选民人数过多为由,打算向州议会提呈增加州议席的动议。但雪州议会反对党领袖立占认为,此举背后藏有政治动机,旨在确保希盟能够继续执政。

不过,两名政治学者却不认同立占的说法。

立占(Rizam Ismail)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质疑,以希盟为首的雪州政权开始不稳定,尤其希盟在最近几场州选中连吃败仗,所以雪州大臣阿米努丁才会提出这项建议。

“雪州政府开始动摇,他们觉得,希盟最近输掉几场州选,人民开始拒绝他们,想要重返支持国阵。”

“这是雪州要增加州议席的原因之一。他们想要分割胜选的城市选区,以增加他们的议席。”

“从政治的角度看来,这肯定是雪州政府的策略之一,确保希盟继续掌政雪州。”

立占也是巫统双溪亚依斗哇州议员。

促雪州勿仓促提呈动议

尽管如此,立占认为,现在的选民越来越精明,知道如何评估哪个政党才能带来稳定和更好的未来。

“国阵也已证明其治理模式和政策更为稳固,能够获得投资者的信任。”

他提醒,雪州政府不能仓促提呈增加州议席的动议。

“我们提呈增加州议席动议以前,需要从种族和投票模式的影响程度,来确认这样做是否公平。”

“因为,每个州议席都是特殊的,人口结构、土地面积和地理形势都不同,不能跟其他州议席等同或相比。”

他续指,随着2022年雪州预算案在去年11月通过后,州政府也必须从财务能力评估增加议席一事。

“雪州政府已经宣布管理开销占52%;如果增加议席,管理开销肯定会更高。”

因此,他主张州政府必须交待此举所需花费的成本,以及在发展开支锐减下,州政府还要额外开销的正当理由。

“因为,国家还在从疫情复苏过来,州政府还不确定税收是否会增加。”

玛兹兰:雪州必须增加州席

不过,工艺大学讲师玛兹兰(Mazlan Ali)受访时,却提出截然不同的看法。

他认为,雪州有必要增加州议席,因为其选民人数不均,尤其在城市地区。

“有时候,一个州议席拥有超过10万名选民。18岁投票制度落实后,这个情况会更严重,选民人数增加更明显。”

“举例而言,万宜国会议席。18岁投票制落实后,单单万宜国席的人数就大概有30万人。”

“如果一个国席有超过30万人,试想想,每个州席会有多少人。如果一个国席有两个州席,那就意味着每个州席会有15万人。”

选民太多议员难兼顾

“所以,这是人民代议士无法胜任的原因,因为他要代表的选民实在太多。”

因此,他认为,选委会需要权衡选民比例,确保城市选区与非城市选区的选民比例合理。

“像沙白安南这种郊外选区,选民人数大约是2万至3万人,但是城市选区可以超过10万人。”

玛兹兰相信增加州议席的动议,能够在来临的雪州议会轻松通过。

“雪州政府仍然掌握强稳的多数支持,所以这项动议可以轻松通过。”

他指出,雪州议会的期限将在2023年5月结束,州政府还来得及赶在第15届全国大选之前,提呈至选委会,并在州议会寻求通过。

聂阿末:雪州人口稠密

考虑到雪州人口密集,国际伊斯兰大学(IIUM)教授聂阿末卡玛(Nik Ahmad Kamal Nik Mahmood,下图)也欢迎增加州议席的建议。

“雪州大臣的建议非常恰当,因为雪兰莪是人口稠密的州属。”

“除了像沙巴和砂拉越这样,地广人稀的州属。”

“雪州非常稠密,每个地区、每个县都很密集。”

他举例,蒲种国席拥有将近10万名选民,底下却只有三个州议席,因此应该增加州议席,避免每个州议席太多人。

不认同背后藏有政治目的

另一方面,他不认同,雪州政府要求增加州议席,背后怀有政治目的。

他指出,选委会考虑会否接纳增加州议席的因素,包括是否尚未或很久没有重新划分选区,或者是否违反联邦宪法第13列表第2条文。

“选委会不会考量政治动机,因为宪法没有阐明这一点。”

他认为,18岁投票制是选委会必须考虑重新划分雪州选区的因素。

但他提醒,根据联邦宪法第113条款,选区重新划分每次必须相隔8年。

“如果2010年重新划分过了,下一次就是2018年。如果2018年已经划分了,那就要等到2026年。”

“在雪兰莪,好像已经超过8年。这意味着我们可以重新划分一次,可是这个过程需要花费两年的时间。”

雪兰莪上一次增加州议席是在2003年,即2004年全国大选之前,一共增加了8个州议席。

阿米鲁丁在3月21日指出,州政府计划在来临州议会提呈增加州议席的动议。

他说明,增加议席的主要原因是,部分州席的选民人数已超过7万5000或10万人;同时也有必要平衡城乡选民人数,以便议员服务能够公平执行。

他指出,选举委员会与州议员将在本月30日召开汇报会商量此事;而,最终增加议席动议需要在州议会取得三分之二多数议员支持。



雪州机密文件落入嘉玛之手,郭素沁报警促查

叶蓬玲 & 黄康嘉  May 10, 2022 7:09 PM  更新: 7:26 PM

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起诉巫统大港区部主席嘉玛的诽谤官司即将开审,但这宗民事诉讼却衍生一宗刑事案的调查。郭素沁报警指控,嘉玛向法庭提呈的文件涉嫌抵触《官方机密法令》。

郭素沁已在上周六(7日)向警方报案,并在今天到警局给口供。

根据郭素沁,她原本是在吉隆坡大城堡的警局报案,惟警方通知说,这件案件应该归冼都警方管辖,因此要求她今天前往冼都警区总部给供。

郭素沁说,其律师此前曾写信到雪州政府,并在4月20日获得雪州财政机构(Perbendaharaan Negeri Selangor)证实嘉玛所提呈的文件为《官方机密法令》保护的文件。

这五份文件包括2016年“雪州乐龄亲善基金计划”(SMUE)协调系统会议记录第4卷、各州席的现金簿交付报告(Laporan Status Penghantaran Buku Tunai bagi setiap DUN)、2016年给县署提交银行对帐单(Penghantaran penyata penyesuaian bank pejabat daerah)、2016年“雪州乐龄亲善基金计划”(SMUE)协调系统会议记录第2卷等。

促雪政府一并调查

郭素沁今天在冼都警区总部召开记者会质疑,为何属于机密法令保护的雪州政府文件会落入嘉玛(下图)之手。

她并认为,除了警方以外,雪州政府也应该彻查。

“这些文件无法指证我有做过非法的事,如果我真的用银行卡到提款机提出了200万令吉,雪州政府在做稽查时早就会对付我了。”

“但雪州政府的机密文件为什么能够外泄,这让我感到非常意外。”

“我很担心,如果报警过后都没有行动,这样是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拿政府机密文件到处派送?”

警方调查程序不对

郭素沁的代表律师潘伟权今天也有陪同她到警局录供,并召开记者会。

潘伟权指出,郭素沁的律师团是最近接获法庭通知,才发现嘉玛提呈的诉讼文件受到《官方机密法令》保护。

此外,郭素沁也批评警方的调查程序不对。

根据郭素沁,上周六报警后,警方在同一天发出信函指当局暂时不会进一步调查(NFA Sementara)。但经过她向洗都警区高层警员了解,警方告知还是可以在录取她的口供,了解案情后开档调查。

“这个程序是不对的,因为不可能跟我说不进一步调查了才来叫我录供。”

警方援引OSA调查

对此,冼都警区主任马永来较后向媒体证实,此案将在《官方机密法令》第8条文下调查。

他也解释,警方在接获报案后,需在24小时内决定案件状态,但彼时当局尚未全面了解案情,因此需先给出“暂时没有进一步的行动”的状态。

不过,马永来说,警方会在录取郭素沁的口供后,将重新归类(reclassify)案件。

郭素沁和嘉玛的官司已经纠缠多年。2016年,嘉玛指控郭素沁挪用雪州子民基金会的资金,引发反贪会搜查郭素沁办公室。郭素沁随后起诉嘉玛诽谤,并索偿100万令吉。

嘉玛也是一度崛起的红衫军领袖。高庭间中曾建议双方庭外和解,惟遭拒绝。

2020年,嘉玛曾入禀法庭要求撤销这起诉讼,最终也败诉。双方这起官司将在6月8日开审。



环境组织促州政府担责,勿让发展商钻漏洞避环评

Mar 23, 2022 12:31 PM  更新: 12:43 PM

马来西亚环境之友批评发展商利用漏洞,规避公布项目的环境评估报告,并指州政府必须为此承担责任。

马来西亚环境之友(SAM)主席美娜拉曼(Meenakshi Raman)昨天发文告中指出,由于100公顷至500公顷的发展项目无需对开公开咨询意见,因此发展商透过将大型项目分割成中型项目,以规避公布环评报告。

“这种规避环评程序的做法并非新鲜事。州政府必须为无法避免这种事而负责。州政府没有理由会不知道这样的事。”

“尽管我们尝试推行林业法修订,强制(发展商)进行协商,但与此同时,我们既有的协商空间,很容易透过手段操作就规避掉。”

美娜拉曼认为,只有在500公顷土地进行单一种植,才需纳入公共参与的环评程序,是极高的门槛。

“试想象,居住在459公顷木材种植林旁边,却无权知道有关项目的更多讯息?”

“如果取得资讯是一项挑战,在地社群要如何有效反对(这些项目)?对于原住民社群而言,情况可能更糟糕,这些项目甚至可以在他们的习俗地内进行。”

《当今大马》此前翻阅环境局的环评报告纪录发现,去年获批的彭州森林开发项目中,以森林垦殖(forest plantation)为最大宗,共有18个,全数为中型项目。

提醒需重新宪报瓜冷林

与此同时,美娜拉曼也提醒雪兰莪政府遵守承诺,立即重新宪报瓜拉冷岳北区森林为森林保留地。

“雪州(政府)在承诺6个月后,迄今还未重新宪报瓜冷(北区)森林保护区部份地区。”

“马来西亚环境之友作为一员的保卫瓜冷北区森林保留地联盟(PHSKLU),才在上周要求(雪州政府)立即重新宪报(瓜拉冷岳北区森林为森林保留地)。”

12月2日,雪州政府最终同意采纳联邦政府建议的东铁计划(ECRL)北线路段,并宣称希望在2022年三月前,重新宪报瓜拉冷岳北区森林为保留地,但部分森林仍然会排除在宪报之外,以保留给未来要建造的芙蓉绕道。

雪州政府此前,撤销瓜冷北区森林536.7公顷森林保留地宪报,以作发展用途,其中包括上述东铁计划(ECRL)北线路段。



雪州豁免今年娱乐税,唯国际艺术表演者例外

Apr 8, 2022 5:00 PM  更新: 5:00 PM

随着艺术表演者和场地业主抗议,雪州政府决定,豁免本地艺术和舞台表演者2022年的15%娱乐税,惟国际舞台表演者仍需缴交税务。

根据雪州大臣办公室发出的声明,国际表演者今年不能豁免缴交娱乐税。

这项豁免也适用于无门票的乐队表演,街头艺人也不需缴付此税务。

雪州政府从2021年1月1日开始向本地艺术和舞台表演者征收15%娱乐税,国际艺术和舞台表演者则征收25%娱乐税。

门票本已难承担成本

早前,不少艺人谴责这项税务形如一种压迫,尤其娱乐活动经历长达2年封锁后才重启。

脱口秀演员卡文(Kavin Jay)告诉《当今大马》,即使不征税,他已因为入门票难承担演出成本,而无法表演。

他也感叹,他们须根据成功售出100%门票的估算来提前缴税。

由于政府需要时间针对未售出门票的税务退款,这意味制作人或演出者必须先有足够的资金演出或制作节目。

“每张门票能获得的利润平均是10%至15%。因此,一旦我们扣除生产、促销和税务的成本,收益只会呈现负数。”

去年,雪州大臣阿米鲁丁澄清,娱乐税已从原本的25%降低至15%。

他补充,政府甚至将主题公园的税务从票价的25%降至5%。

阿米鲁丁是针对艺人抗议娱乐税的备忘录,如是回应。



诗华日报

巫统声称有望夺下雪州政权 诚信党:研究显示未必如此

2022年3月24日

(莎阿南24日讯)虽然巫统对于来届大选中,颇有信心能重夺雪兰莪州政权,但雪州诚信党主席依兹汉却表示,希盟的研究结果显示与对方阵营的预期大不相同,并提及雪州政治情况不可与甲柔两州相提并论。

“透过我们希盟所做的研究发现,雪州的情况是(和马六甲还有柔佛)完全不相同的,希盟政府就任雪兰莪州政府的3届期间,都有干净利落地在管理雪州。”

“而良好、诚信及稳定的州行政管理‘成绩纪录’(Track record),已经为整个雪兰莪州及雪州子民带来了福利。”

“这段雪兰莪与甲柔两州最为之大的差异,无论是国阵或巫统都难以再次掌权雪州。”

依兹汉亦是雪州行政议员,是于今日接受《阳光日报》访问时,如是表示。

他还披露,国阵及巫统可以在甲柔州选取胜,并非人民支持率回流,而是他们从在野党阵营的分裂中获得了好处。

周一,雪州巫统代表言之凿凿地表示,基于该政党在一系列的州选举中取得佳绩,相信来临第15届全国大选时,雪州选民会再一次把票投给国阵。

雪州巫统主席丹斯里诺奥玛曾表示,国阵在多个州属的州选举中取得胜利,尤其是马六甲州选举和柔佛州选举,更可见该趋势。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69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2-6-10 10: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拉拢华印裔才能夺雪州,基尔奉劝巫统协助盟党

Jun 9, 2022 7:59 AM  更新: 7:59 AM

国阵三次大选皆无法重夺雪州政权,前雪州大臣基尔认为,巫统应该协助国阵成员党,才能争取各族选民支持。

基尔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认为,希盟在雪州势力强盛,国阵不可能单靠马来人支持就能夺回州政权,因此有必要增加非马来人的选票,才能达致目标。

“最好的方案就是强化各成员党,如此才能增强雪州国阵的势力。”

“现在,马来选民更愿意支持巫统,但是华印裔选民仍然不支持国阵。”

“因此,巫统应该协助马华和国大党走入基层,踏入华印裔社群,举办更多联系民众的活动,这样的话,我认为多少能改变华人和印度人对国阵的印象。”

2018年第14届大选,国阵在雪州只赢得两个国会议席,即沙白安南(Sabak Bernam)和丹绒加弄(Tanjong Karang);以及四个州议席,即双溪侨华(Sungai Air Tawar)、双溪班让(Sungai Panjang)、乌鲁安南(Hulu Bernam)、双溪武隆(Sungai Burong)。

基尔现56岁,在2000年至2008年担任雪州大臣,并在2008年至2010年担任雪州议会反对党领袖。基尔在2010年被控购买豪华别墅涉及贪腐,在2015年被判坐牢一年,别墅也遭充公,随即淡出政坛。

基尔近期重出江湖,有意竞选大港国席。

败着是只顾马来选区

谈及国阵在雪州连连失败,基尔认为,巫统过于重视马来选区,而忽略马华及国大党的选区。

“或许巫统党员听了会生气,但我就是想说真话。”

“我们(巫统)在过去两次大选(第13、14届大选)所犯的错误,就跟我之前(第12届大选)的一样。我们看重巫统在马来人选区的势力,但忽视马华和国大党。”

“现在还是有这样的态度……所以我们要强化国阵。”

基尔也承认过去主政雪州时犯错,导致雪州政权易手。

“所以,现在的议题是,我们怎样让雪州人民相信国阵代表所有族群。”

基尔指出,2008年第12届大选时,高层领袖吩咐只需顾好巫统选区。

“马华和国大党交由各自的党主席负责,我是基层的领袖,接到如此的指示,就跟随吧。”

2008年大选,国阵在雪州56个州席当中,只赢得20个州席而败选,相反的当时的民联(公正党、行动党和伊党组成)赢得36个州席。

基尔也是前任双溪班让州议员,他认为,雪州的投票情况和其他州不一样,马来选民和非马来选民的比例差别不大,选民的教育水平较高,拥有较成熟的政治意识。

“所以说,若有政治转型,首先就会在雪州出现。”

应宣传替代大臣领袖

询及国阵有什么州务大臣的人选,基尔没有直接回答,但认为应该多宣传自己的领袖。

“我认为不是缺乏领袖,而是没有凸出宣传领袖。”

“如果诺奥玛是雪州的中坚份子,还有其他年轻的最高理事,那么我们应该凸出他们,以便更多地接触民众。”

“这就是我认为不公平的事情……为什么不凸出他们呢?”

基尔认为,国阵的领袖应该主动讨论那些热门和未解决的问题,例如水供、淹水、工作机会、经济屋等等。

“如果(雪州巫统主席)诺奥玛要当州务大臣,他应该站出来。”

“要怎样宣传和凸出州级的领袖,这就是问题。”

“很简单,这些领袖应该讨论州内的问题,和联邦政府相比,雪州许多问题没有解决。”

“如果有领袖,我们就要凸出他们。不要藏在土里或房间里面。”

“我们应该把他们带出来,然后凸出宣传。我们应该举办活动,让他们发表意见,让他们表现自己的能力。”



不忧上阵大港遇阻,基尔深信党明智抉择

Jun 10, 2022 10:04 AM  更新: 10:04 AM

前雪州大臣基尔有意竞选大港国席,却遭巫统大港区部主席嘉玛阻拦。不过,基尔深信巫统高层将会明智地选择有胜算的候选人,因此不担忧遇阻。

嘉玛此前表态反对基尔回巢大港,并揶揄说不该”回巢“(come back),反之应该”离开“(go back)。

基尔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说:”不需要游说,因为党知道哪个候选人可以胜选,哪个候选人会输掉,因此党会优先选择有胜算的候选人。“

”至于我跟大港的关系,我确实不曾离开大港。人家说回去(go back)吧,我真的就是回到大港,因为我的家在大港。我的政治生涯是从大港开始的。“

”因此,说回去(go back)大港,我没有问题。“

此前,嘉玛劝告基尔的支持者不该争执谁是候选人,反之应该专注提升党的机制,以便应对来临的全国大选。

”他(基尔)不该回来(come back),而是应该直接离开(go back)。“

协助巫统重夺大港

基尔在1999年至2013年三度蝉联双溪班让(Sungai Panjang)州议员。双溪班让州席和适耕庄州席是大港国席底下的州席。

基尔现56岁,在2000年至2008年担任雪州大臣,并在2008年至2010年担任雪州议会反对党领袖。基尔在2010年被控购买豪华别墅涉及贪腐,在2015年被判坐牢一年,别墅也遭充公,随即淡出政坛。

基尔受访时说,现在首个任务是协助巫统重夺大港国席。大港的现任国会议员为土著团结党的慕斯立敏(Muslimin Yahya)。

2018年大选,慕斯立敏以714张微差多数票,击败国阵候选人布迪曼(Budiman Mohd Zohdi)。

基尔说,过去经常在大港附近的乡村举办各种活动,只是没有在媒体大肆宣扬。

”以前,我获得许多人支持,现在是时候协助那些支持我的人。这是我的期望。“

无意重任雪州大臣

询及是否愿意重新担任雪州大臣,基尔表示,应该让更有能力的人担任此职位。

”我已经做够了,已经耗损得很厉害。就让更有能力的人接任吧。“

”没有所谓旧人或新人的问题,雪州人民自会评估那个人有没有能力。“

”因此,我建议推举有能力建设雪州的领袖,让他们出来发声,分享看法和经验。“

深信民众重回国阵

基尔认为,从沙巴、马六甲和柔佛的州选成绩可知,巫统的声势已经恢复,因此可以重新拿下大港国席。

”其实,我们不是重夺……今天这个议席虽属于团结党,但团结党的候选人以前也是来自巫统。我们只是要将该席位还给巫统。“

他说,第14届大选后,联邦政权数次更迭,人民将会重新支持国阵。

”人民已经看到政府可以做什么,我看到许多人批评希盟和国盟的失败,从今天的形势明显可知,人民会重新回到国阵。“

”虽然没有感觉到很大一批人回流,但是回到国阵的比例是有的,不能否认的是,从沙巴、马六甲和柔佛的补选及州选可知,国阵所获得的支持增加了。“

国阵难夺绝对优势

基尔认为,目前政局不稳定,因此首相依斯迈不敢做大的改变。

他认为,国阵应该设法在下届大选赢得更多议席,以便筹组更稳定的政府。

”我们应该告诉民众,要给一个党更大的委托,虽然不足以筹组政府,但是可以在国会成为最大党,以便政府更加稳定。“

”如果我们要盖房子,就要有支柱。这样人们才可以仰赖它有力支撑(房子)。“

”但是船上有太多个船长,就会有麻烦。“

基尔认为,国阵不容易赢得国会超过三分之二议席,若能赢得此绝对优势,政府才会更稳定。



财政部“领养”瓜雪,扎夫鲁宣布本查阿南设东铁站

Jun 6, 2022 11:42 AM  更新: 11:45 AM

正当政坛揣测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可能会上阵瓜拉雪兰莪之际,他昨日宣布财政部已经“领养”瓜雪县,并已批准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在本查阿南(Puncak Alam)一带设站。

根据《马新社》,东姑扎夫鲁昨日是在其“瓜拉雪兰莪人民之宴”的活动上宣布,财政部领养瓜雪,将有助提升地方发展。

“个人而言,我对瓜雪有点感情。这里有很多潜质,值得发展和推广。”

无论如何,他说明,财政部没有偏爱任何一个县区。

“当你制定政策时,先去了解当地情况是很重要的。”

“我去过了马来西亚很多的地方,而当下最重要的课题就是,确保经济得以持续复苏。”

瓜雪是雪兰莪第二大的县,县区范围南至本查阿南,北至丹绒加弄。

瞄准上阵瓜雪?

询及是否有意在下届大选上阵瓜雪,扎夫鲁表示,他目前只专注在财政部事务。

此前,外界盛传瓜雪是东姑扎夫鲁其中一个有意上阵的国会选区。

虽然扎夫鲁也是巫统党员,但巫统瓜雪区部显然不欢迎他,并阻止区部党员参与扎夫鲁在当地的活动。

在昨日的活动上,扎夫鲁也表示,本查阿南许多居民协会都告诉他,居民希望东铁计划能在当地设站。

“因此,我要求相关方面考量这个要求后,如今已经获得批准,本查阿南将会有ECRL铁路站。”

本查阿南为东铁计划C路线的北线站点之一。根据北线建议,铁道路线将从鹅唛开始,途经双文丹(Serendah)、本查阿南(Puncak Alam)、加埔(Kapar),最终止于巴生港口(Port Klang)。

东铁全长665公里,涵盖59个隧道,耗资约502亿7000万令吉,路经吉兰丹、登嘉楼、彭亨及雪兰莪。



从未听过政府部门领养县区,陆兆福抨扎夫鲁滥用职权

Jun 6, 2022 3:55 PM  更新: 4:11 PM

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昨日宣布财政部“领养”瓜拉雪兰莪,引来批评。行动党秘书长陆兆福抨击,东姑扎夫鲁滥用职权。

陆兆福今天发文告批评,东姑扎夫鲁滥用财政部长职,通过领养瓜拉雪兰莪,为自己制造选举优势。

“我自2008年当国会议员以来,从未听过任何政府部门‘领养’县区。”

“政府部门应该为全国各地制定政策,提供服务,而不是任何特定一个地区。”

“东姑扎夫鲁不应该利用他身为财政部长的地位,为自己制造优势,以准备在特定选区上阵。”

瓜雪是雪兰莪第二大的县,县区范围南至本查阿南,北至丹绒加弄。

财长无权允东铁设站

陆兆福也是前交通部长。他续批,东姑扎夫鲁无权批准在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在本查阿南(Puncak Alam)一带设站。

他提醒,这是属于交通部底下的陆路公共交通机构(APAD)的权限。

昨天,东姑扎夫鲁在“瓜拉雪兰莪人民之宴”的活动上宣布,财政部领养瓜雪县,以助提升地方发展。同时,他也宣布,政府已批准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在本查阿南(Puncak Alam)一带设站。

此前,外界盛传瓜雪是东姑扎夫鲁其中一个有意上阵的国会选区,但巫统瓜雪区部显然不欢迎他。



雪行政会议告别打印机,换成无纸作业

Jun 9, 2022 12:15 PM  更新: 1:19 PM  下午1点10分更新

雪州行政会议告别打印机,换成无纸作业模式。

雪州行政议员黄思汉今天在面子书贴出一张照片,可见手提电脑荧幕上显示雪州行政议会的会议文件。

他说,雪州行政会议如今采用无纸作业模式,迎来“重大转变”。

“再也不会有附上各种附件的厚重会议文件了。”

“换成无纸作业后,会议文件更安全、更易于取得,而更重要的是,可以减少碳足迹。”

他也附上 #smartselangor (精明雪州)的社媒标示。

议会系统由SSDU开发

黄思汉之后向《当今大马》表示,雪州行政议会刚开始使用无纸作业方式,一切顺畅方便,而且环保又节省。

“这次的行政会议总共有303份行政议员文件,如果每份文件需要10张纸张,那就需要用上3000张纸张。“

”大臣加上10位行政议员,以及州秘书、州财政、州法律顾问,等于是14人 x 3000张纸 = 4万2000张纸。我们可以省下那么多张纸张,环保又节省。“

他也透露,雪州议会系统是州政府的精明雪州交付单位 (SSDU) 开发的云端系统。

他说,这系统也有系列的保安, 包括了密码及脸部识别。

”我们会鼓励所有的政府单位,逐步迈向无纸张会议模式。这也是雪州朝向低碳目标及电子化的政策之一。“


367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69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2-7-11 20:26:35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嘉玛大力推荐扎夫鲁,充当雪国阵代言人

Jun 13, 2022 5:12 PM  更新: 7:05 PM

继欢迎财长东姑扎夫鲁竞选大港国席,巫统大港区部主席嘉玛如今更主张,由前者担任雪州国阵下届大选的“海报人物”

嘉玛(Jamal Md Yunos)今天发文告指出,巫统需要在第15届大选为选民摆出年轻和能干的领袖。

“巫统非常需要更多年轻、有本事及人民信任的领袖。他们能为雪兰莪带来非凡的改变,特别是来自联邦政府的内阁部长。”

“财政部长兼上议员东姑扎夫鲁,是频频被提起的领袖之一,而且他已多次到瓜拉雪兰莪贴近选民。”

“如果,雪州巫统主席诺奥玛能接受这名出生于瓜拉雪兰莪的人物,何不在第15届大选推举东姑扎夫鲁为雪州国阵的海报人物?”

由党领导决定候选人

此前,嘉玛自认胜算不高,愿“自我牺牲”欢迎扎夫鲁前往上阵大港国席。

尽管如此,他向《当今大马》说明,扎夫鲁未必将成为大港国席候选人,因为决定权掌握在党领导层手中。

“我欢迎东姑扎夫鲁在雪兰莪起步。如果旧区部不要他了,巫统大港愿意接受他。”

“至于当大选候选人,这事需由领导层决定。我只是提供空间,让他活跃于雪州巫统。”

“而这样能够让他有机会选择在雪兰莪上阵。”

州选证明新人有胜算

根据嘉玛分析,国阵在马六甲和柔佛州选获胜的成绩,证明毫无争议的新面孔可以赢得民心。

“第15届大选可采用相同的方程式,即推出年轻和符合时下需求的新人。”

“这项要求在现下的社会日益受落,他们开始重新信任国阵,而国阵则提出了可行的竞选宣言,即政治稳定。”

扎夫鲁本是银行家,在2020年的喜来登政变后接受时任首相慕尤丁招揽,以受委上议员的方式入阁,出任财政部长。去年,依斯迈取代慕尤丁任相后,保留了扎夫鲁的财长职。

扎夫鲁过去多次强调,没有加入任何政党,也没有政治野心。但近日盛传他有意在下届大选以国阵旗帜出战雪州议席,而巫统总秘书阿末玛斯兰更透露,扎夫鲁在未入阁前,就已是巫统党员。



PKB坚持双溪峇鲁征地,否则政府会亏逾8千万

Jun 16, 2022 7:34 AM  更新: 7:34 AM

甘榜峇鲁发展机构声明,尽管少部分屋主反对,但吉隆坡双溪峇鲁征地计划必须继续,毕竟征地计划已经符合《1960年土地征用法令》(APT)的法律要求

《马新社》报道,甘榜峇鲁发展机构(PKB)昨天发文告声明,倘若暂停征地,政府就必须承担发展商和涉及地主的所有损失。

根据文告,这些损失包括付给土地和矿物局(JKPTG)总监的5000万令吉征地押金;居民住在过渡屋(rumah transit)与租房的费用,涉及金额高达3000万令吉;以及居民返回老家前的重置费,与房屋荒置6年的修缮费。

甘榜峇鲁发展机构表示,土地征用法令并没有规定,任何征地行动开始之前,必须至少征求多少地主的同意。

“可是,在甘榜峇鲁都更发展中,部门已经阐明,为了保障涉及居民的利益和福利,发展商必须争取到至少50%的屋主同意,才能考虑都更。”

根据甘榜峇鲁发展机构,双溪峇鲁都更计划是从2016年开始,截至今日,共获291个单位同意都更计划。

“截至目前,共有291个单位,即27间排屋和264个组屋单位同意都更计划,占整体88.72%。”

尚有37排屋屋主反对

“同时,发展商也继续接洽37名不同意度都更的排屋屋主,惟始终无法取得他们的配合。”

该机构指出,征地项目已在2021年6月21日在土地征用法令下宪报,涉及37间排屋、72个组屋单位以及一个国能(TNB)变电站。

该机构补充,截至2022年3月,72个组屋单位的征地程序已经完成,目前仅剩37间排屋的征地。

根据《马新社》,较早前的报道指出,前联邦直辖区部长卡立沙末成立包含律师在内的委员会,以挑战双溪峇鲁征地的宪报。

斥卡立抛“主席破产论”

除此,甘榜峇鲁发展机构斥责,卡立沙末日前趁机发表不实且琐碎的言论,令大部分同意都更的屋主感到为难。

该机构强调,机构主席的现况与本次都更计划并无关系。

根据《马来西亚宪报》(Malaysia Gazette)报道,卡立沙末在6月12日指控,甘榜峇鲁发展机构主席阿芬迪(Affendi Zahari)已经破产,因此质疑他出任主席的资格。

他指出,阿芬迪(Affendi Zahari)也是巫统帝帝旺沙区部副主席。

协会反对迁就少数居民

《马新社》报道指出,甘榜双溪峇鲁屋主协会主席祖法卡(Zulfakar Wahid)要求举行第二次征地听证会,好让苦等超过5年的村民能够尽快重返家园。

他说,该听证会原定去年12月举行,惟一直展延至今。

他强调,有关当局忙着“应酬”仅占11%的少数居民,这对其他同意都更计划的89%居民并不公平。

他补充,大部分居民已经同意都更计划,但却要耗费更漫长的时间,才能搬进新家。

“我们同意并且已经暂住在克灵芝公寓(Residensi Kerinchi)的房子超过5年。所以,我们认为不应该因为37个单位不同意,而让291个单位的屋主被迫等待。为什么要理会这37个单位的人?”

发展商否认压价赔偿

另一边厢,发展商Ritzy Gloss有限公司主任阿都哈迪(Abdul Hadi Ahmad )否认献议赔偿少,以及屋主没有谈判的机会。

“压迫屋主的问题并不存在。事实上,若通过征地程序,他们只能够得到5%(赔偿价值),但是发展商已经够慷慨,献议他们同意的价格。”

他强调,所有程序符合法律。



巫统将派大将征战雪州,诺奥玛赞扎夫鲁有潜质

马新社  Jul 3, 2022 5:13 PM  更新: 5:19 PM

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指出,巫统将委派包括内阁成员的国阵重量级候选人,在第15届全国大选竞选雪州议席。

他说,这是雪州国阵的大选策略之一。

“我们相信这是正确的标准,我肯定会同意,我们将确认有关候选人。”

扎希出席Anak Muda Geng 18非政府组织活动后,向记者这么说。

诺奥玛点名扎夫鲁

较早前,巫统雪州联委会主席诺奥玛表示,他欢迎内阁重量级候选人竞选雪州国会议席。

他认为,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是有潜质年轻领袖,可以成为雪州代表人物。

早前,扎夫鲁经常到访及参与瓜拉雪兰莪活动,传出他将竞选瓜雪区国席。



“策拉卡山课题可疑”,烈火老将质疑雪政府操控信息

Jul 7, 2022 2:03 PM  更新: 2:06 PM

烈火莫熄老将再度追击策拉卡山森林保留地课题,质疑雪州政府操纵数据和信息,而令当地的重新发展计划疑云笼罩。

烈火莫熄老将(Otai Reformis 1998)秘书阿都拉萨依斯迈(Abdul Razak Ismail)今天 发文告直言,对雪州政府处理策拉卡山(Bukit Cherakah)森林保留地的方式感到愤怒。

“我们觉得,雪州政府在某程度上涉嫌操纵数据和信息。”

“这导致策拉卡山森林保留地的课题疑云笼罩。”

撤宪报前有办公听会?

阿都拉萨在文告中引述环境保育学者林泽伟(Lim Teck Wyn)的发现说,政府颁布的宪报显示,策拉卡山森林保留的宪报已突然及神秘地于5月5日撤除。

但他点出,当局在5月5日撤除400公顷森林保留地的宪报前未举行任何公听会。

“若真的是在当天撤除宪报,问题是雪州政府几时举行了公听会,以处理公众的反对声音。”

他补充,律师公会曾在11月8日警告雪州政府,务必要按照法律和程序来管理有关森林区。

“律师公会已发出警告,因为政府无法正确回答森林的地位。”

曾要求安华介入解决

策拉卡山历史悠久,英殖民政府在1909年把它宪报为森林保护区。这座森林以南是沙亚南社区森林(SACF),它们原本相连,但后来为道路所切开。

早在2002年,雪州行政议会就已同意把“策拉卡森林保留地”部分撤除宪报,所划的区域包括沙亚南社区森林的所在地。

前年,林泽伟、林务专家及大马律师协会的环境与气候变化委员会成员一起研究这块森林的土地状况,他们发现雪州政府并没有公告撤除策拉卡山森林的保留地地位,由于撤除森林保留地的程序不完整,他们认为应视作无效。

除了策拉卡山,沙亚南社区森林也面对巨手开发的威胁。根据《2035年沙亚南地方规划草案》,沙亚南市政厅计划要开辟一条新路,连接实达阿南和沙亚南的U10区。这意味着一条新路将会贯穿现有的沙亚南社区森林。

无论如何,许来贤曾澄清,沙亚南社区森林早已不是永久森林保留地。

烈火莫熄老将之前批评雪州政府无能,也毫无意愿保护沙亚南社区森林及策拉卡山森林保留地,因此敦促公正党主席安华介入解决。



环保组织驳斥森林局说法,促依循法规举办公听会

Jul 11, 2022 2:13 PM  更新: 2:13 PM

虽然雪州森林局提出“撤宪报乃追溯之前决定”的解释,但是环境保育团体不买单,坚决要求政府主办公听会。

非政府组织“沙亚南社区森林协会”(SACF Society)今天发文告指出,雪州政府的做法不合法规。

他们指出,在撤销策拉卡山森林保留地的宪报地位之前,应该预先公告、举行公开听证会,同时提供替代土地。

该协会也驳斥雪州森林局长阿末法兹的说法。他们认为,若宪报程序一直拖到今年才完成,那么州政府就要按最新的规定,举行公开听证会。

“若宪报过程暂停直至今年才完成,那么州政府就必须按照要求,举行公开听证会。”

“律师劝告我们,森林法令没有条文允许州政府追溯之前的宪报通告。”

此外,该协会也指出,州政府并没有按照规定,提供替代森林地。

他们也指出,这项规定在1984年就落实了,比州森林局所称的撤销宪报决定来得早。

证明许来贤误导人

沙亚南社区森林协会也点出,阿末法兹的说法证明,雪州行政议员许来贤之前的说法错误。

“许来贤声称这片土地早在2006年就撤销保留地地位。我们要求他证实,但他拒绝见我们。”

“如今,显然2006年并没有撤销宪报,许来贤应该为误导公众道歉。”

雪大臣有利益冲突

沙亚南社区森林协会也声称,雪州大臣阿米鲁丁在这起事件存在利益冲突。

他们指出,这片土地正在清除,用以发展Sierra Alam镇,而发展商是雪州政府持有的官企雪州发展机构(PKNS)。

“基于此,沙亚南社区森林协会呼吁州务大臣暂停清除森林。”

“按照法律,在撤销策拉卡山保留地地位的宪报完成之前,必须举行公开听证会。”

他们也说,涉及的406.22公顷林地涵盖一个野生动物走廊,他们建议州政府将其纳入沙亚南社区森林。

他们也说,这座森林有许多频危野生动物,包括马来貘、长臂猿以及犀鸟。今年2月,他们在林中设置的相机拍到三只马来貘。

民间组织质疑雪州政府忽然在5月5日通告,撤销策拉卡山森林保留地的宪报。

雪州森林局长阿末法兹昨天澄清,406.22公顷的策拉卡山森林保留地是在1991年至2006年期间撤销宪报地位,但多种因素导致撤销宪报过程暂停,而5月5日的公告只是追溯20多年前未完成的撤销宪报决定。

阿末法兹也说,撤销宪报决定比2011年修订《1985年雪州森林法令》(撤销宪报需举行公听会)来得早,因此这次公告不需要咨询公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24-2-28 06:55 A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