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968|回复: 13

沙巴13新选区 无华人占多数区

[复制链接]

303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2531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16-9-30 23:50: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亚洲时报

选委会今展示沙巴13新选区草案 无华人占多数城市地区

September 15, 2016

(本报讯)选举委员会将于今日(星期四)起展示的沙巴重新划分选区草案所增加的十三个新选区,并无来自被视为华人占大多数的城市地区。

这十三个选区分别为冰哥卡(N.02 Bengkoka)、曼加利(N.06 Mangaris)、宾达山(N.08 Pintasan)、班带达立(N.13 Pantai Dalit)、达劳(N.17 Darau)、丹容东比(N.24 Tanjung Dumpil)、担拜(N.27 Dambai)。

杜立(N.44 Tulid)、杜鲁毕(N.47 Telupid)、双溪马尼拉(N.51 Sungai Manila)、拉末(N.58 Lamag)、西加麦(N.61 Segama)及古古山(N.70 Kukusan)。

这些新选区所在的国会选区是:古达、哥打马鲁都、古打毛律、斗亚兰、沙邦加、必打丹、吧巴、冰湘岸、比鲁兰、里巴兰、京那巴登岸、诗南及卡拉巴干。

这正如反对党较早时所预测,重新划分的州议席,由六十席增至七十三席,并没有涉及州内三大城市,即州首府亚庇、山打根和斗湖。

根据选委会将于今日公布的十三个新选区的选民分布数据,即冰哥卡有10,032名选民、曼加利有13,798人、宾达山有9,864人、班带达立有13,659人、达劳有16,552人、丹容东比有13,070人、担拜有11,654人、杜立有7,564人、杜鲁毕有6,990人、双溪马尼拉有10,726人、拉末有8,725人、西加麦有14,059人以及古古山有11,938人。

选举委员会沙巴总监拿督依德鲁斯依斯迈表示,有关的新选区名单将于明日在沙巴选委会总部、亚庇市政厅、古打毛律县议会、兵南邦县议会、吧巴县议会、保佛县议会、根地咬县议会、山打根市议会、仙本那县议会和斗湖市议会展示。

同时,各地的县署也有展示有关建议图,包括了必打卡士、古达、哥打马鲁都、古打毛律、斗亚兰、必打丹、兵南邦、吧巴、保佛、瓜拉班尤、实必丹、兰瑙、担布南、根地咬、丹南、纳巴湾、德鲁必、必鲁兰、东古、京那巴当岸、拿笃、古纳和仙本那。

各个县办事处、城市地区邮政局、某些地区的工程局以及昆达山的乡村发合作社办事处等地点也可以览阅该建议图。

选举委员会秘书拿督阿都干尼沙烈前日表示,该委员会将于本周四开始展示重新划分沙巴及西各州选区的草案,为期一个月。

他指出,选委会是在已于上个月十八日在宪报上颁布的沙巴州宪法第十四条文第二节修正法案,以及联邦宪法第一百一十三条文第二节之下,展开是项工作。

他说,在展示该草案后,只有那些在联邦宪法下受允许的人士方可提出反对,即是州政府、地方政府以及由一个选区内一百人组成的集团,均可提出意见。所有要反对的人士须在本月十五日至十月十四日之前以书面方式向选委会提出。



谢秋菊吁朝野施压选委会 划出新华裔选区

September 22, 2016

“新增13州议席,全来自国阵胜选区,选委会无法摆脱不扁担一方之嫌”

(本报讯)沙巴进步党署理主席谢秋菊昨日力促选举委员会停止以「杰利蝾螈」手段重新划分沙巴选区,并且呼吁沙巴华裔州议员及朝野政党领袖携手向选委会施压,逼使该委员会划出新的华裔选区。

她指出,在华裔选民增加前提下,理应增加华裔选区,例如拥有四千五百多华裔选民的拿笃州选区,很明显地可以在新增西加麦选区的情况下,添加一个华裔占多数的州议席。

她说,此外,拥有三千八百多华裔选民的摩罗带州选区,在新增古古山选区之际,把华裔选民保留在摩罗带,可让摩罗带正式成为华裔选区。

谢秋菊也是前路阳区州议员,她是在亚庇接受报界访问,评论于本月十五日起展示的沙巴重新划分选区草案时这麽表示。

她表示,丹绒加布州选区也应如是划分,因为该区拥有接近五千名华裔选民,如果在冰哥卡新增后,可以成为华裔选区。

她说:「还有,双溪马尼拉州选区的新增,理应分担双溪西甫架州议席的选民人数,事因双溪西浦加州议席已占了里巴兰国席的三分之二选民人数。」

●谢秋菊指出,目前由首席部长拿督慕沙阿曼代表的双溪西甫架拥有超过五千名华裔选民,理应重划为华裔选区。

她表示,此外,新增的达劳州选区位于拥有一万名以上华裔选民的沙邦加国席,选委会应该在沙邦加辖下的达劳、下南南及加拉布奈三个选区当中选出一个重划为华裔占多数的选区。

提到选委会以不公平手段重划选区时,她指出,选委会此次将在野党于上届大选中获得多数票的投票站,搬迁去邻近在野党高票胜选的州选区,借此降低在野党在沙巴州选的胜算。

她说,这不仅令投在野党的选民比率与在野党胜选的选区比率失去均衡,致使在野党人民代议士需要负荷更多工作量,为更高比率的票投在野党选民,反映他们的反对声。

谢秋菊举例,就以原属甘拜园州议席的3641名丽都投票站选民,被搬迁去路阳州议席,如此「杰利蝾螈」例子,选委会简直是明目张胆地为国阵重夺甘拜园州议席所设。

她质问,所有选委会新增的十三个州议席,都是来自国阵胜选的国会议席内,因此,选委会为执政联盟增加更多可胜选的选区,是无法摆脱不扁担一方之嫌的。

她说,还有新增的冰哥卡(位于古达国席内)、宾达山(古打毛律)、达劳(实邦加)、丹容东比(必打丹)、双溪马尼拉(里巴兰)、拉末(京那巴登岸)、西加麦(诗南)及古古山(卡拉巴干),相信都是为稳固巫统在沙巴州的江山而设,与此同时也进一步削弱国阵本土政党的势力。

谢秋菊说,如果按照上述推测,巫统将从竞选的卅一州议席,增加至卅九席,也即是从五一点六巴仙增至五十三点四巴仙,「竞选州议席都不超过简单多数的国阵本土政党,还有说服力去辩称他们能捍卫沙巴自主权吗?国阵沙巴本土政党有必要争取上阵更多新增州议席。」

她说:「既然选委会辩称增加州议席与选区划分,没有偏袒任何一方,以及沙巴国阵多位重量级领袖都为选委会辩护,指称『新增与重划选区没有以种族作考量,并呼吁在野党别以种族角度看待选委会』,因此,在增加友族选区之际,也应增加华裔选区以示公平。

「除非他们都认为华裔必定是在野党的票仓,以及国阵的华裔候选人再也无法获得华裔的支持。」

谢秋菊也指沙巴选民人数的日益增加,沙巴州政府有必要敦促联邦政府,增加沙巴的国会议席,以期东马在全国的国会议席比例,恢覆至三分之一。

她表示,这项争取是完全遵照一九六三马来西亚协议,那就是西马在全国国会议席比例不应超过三分之二。



杨德利:分划选区草图显示 国阵只求赢简单多数

September 24, 2016

(本报讯)沙巴进步党主席拿督杨德利昨日指出,目前展示中的全国各地国州选区重新划分草案,显示国阵政府已放弃谋取来届大选中大多数人民投票支持,只求赢得简单多数议席而继续执政。

他表示,最好的例子就是将甘拜园州选区内的丽都投票站之三千六百四十一名选民搬迁至路阳州选区。

他说:「国阵如今仅以『杰利蝾螈』(仅有利执政党的不公平划分选区现象)及任何方式保住政权,而不计较是否获得大多数人的支持,或是重新赢得人民的心。」

杨德利是在亚庇发表的文告中,驳斥马华籍路阳区州议员邱庆洲的言论时这麽表示。

他表示,邱氏指「将丽都投票站之三千六百四十一名选民搬迁至路阳州选区,是为了让甘拜园及路阳两个选区人数相若,即均是两万三千余人」是无知的,因为如真要让选区人数相若,为何同在亚庇国会选区的里卡士及亚庇亚庇两个选区选民人数却相差甚多。

他说,里卡士及亚庇亚庇的选民人数分别是一万五千人及一万四千余人,「如果真要让选民人数相若,就应将丽都投票站之三千六百四十一名选民,让路阳、里卡士及亚庇亚庇平分,那就是每区各有约一万八千人。」

杨德利指出,将丽都选民只搬到路阳,除了要提升国阵在甘拜园州选区的胜算,又不要降低国阵在亚庇亚庇的机会。

他说,如果将该批丽都选区均分到三个州选区,则会导致亚庇亚庇成为国阵的「黑区」,对国阵是无利的。

他说:「在上届大选中,当时的国阵亚庇亚庇州议员极力为保全自己——虽然最终依然失败,而自丹容亚路及沙邦加三千名支持巫统的选民搬迁到亚庇亚庇,以致亚庇亚庇成为混合区。」

杨德利表示,必须直言不讳的是,国阵为了提升在甘拜园的胜算,宁可牺牲路阳予反对党。

他说:「我们无须一名天才人物来说明为何沙巴这回增加十三个州议席,其中七个是所谓的巫统选区、三个是混合选区,另三个是来自乡区嘉达山杜顺选区。

「邱庆洲应运用他作为前任沙巴民主行动党领袖、前任国会议员及现任马华籍州议员的丰富经验,向选举委员会说一些有意义的话。」



沙巴淨选盟表示不排除 兴讼阻止新选区草案生效

September 17, 2016

(本报讯)沙巴淨选盟昨日申明反对沙巴增加十三个州议席,并表示不排除兴讼以阻止已公开展示的沙巴重新划分选区草案生效。

无论如何,沙巴淨选盟主席碧华莉佐曼表示,在采取任何的法律行动之前,该组织得先行与其他非政府组织如淨选盟2.0属下的选区重新划分与研究队(DART)乃至政党等磋商。

她坦言,兴讼是相当庞大的工作,包括觅得合适律师履行工作等,「但愿我们能够在这方面达致协议。」

她是在社区伙伴组织(PACOS)信托会总部举行的记者会上宣布举行淨选盟5.0亚庇集会后受询时这麽表示,在者的有沙巴淨选盟顾问珍妮拉欣邦及副主席艾迪山苏丁及一眾执委等。

碧华莉表示,沙巴淨选盟无法接受有关方面以改善代议士服务及人口已告增加等理由来增加该十三个州议席,「沙巴各区设施与生活水平依然差劲。」

她说:「尽管每每大选时,有关方面都会作出提升人民生活水平的承诺,但这些承诺迄今未获得兑现。」

与此同时,珍妮拉欣邦,民主原则并非增加人口就得相应增加选区,这就是为何美国等先进国许多年来甚少增加选区,而且最重要的是代议士的服务效率。

无论如何,碧华莉表示,淨选盟尊重州议员上个月在州议会辩论修改沙巴宪法以增加该十三个州议席法案时投支持票。

在回答一项问题时,他表示,沙巴淨选盟准备与任何人合作详细研究各地选区状况,以便提出更加有力的反对行动。她说,在提出抗议行动之前,淨选盟将寻求会见选举委员会沙巴总监拿督依斯鲁斯依斯迈,以进一步了解情况。

她说,选区重新划分与研究队早前也曾针对砂拉越增加州议席行动兴讼,结果法庭一度宣判该增加州议席草案无效,只是后来有关方面采取其他行动还是它生效了。

碧华莉指出,根据初步研究,沙巴这次增加十三个州议席之行动,与砂拉越情况相若,包括选举委员会未能提出各选区详细图表,只是一个全州图表,「这意味著,我们必须在无法获得详细资情况下提出抗议行动。」

她说,彼等也发现,选委会将一些选区如甘拜园州选区辖下的一个投票站多达三千六百四十一名选名,他们高达八成在上届大选中投选反对党的,集体搬迁至毗邻选区,以将反对票集中在反对党区,让执政党有机会赢得有关选区。

她表示,其实这就是「杰利蝾螈」现象,那就是透过不公平划分选区范围举动,以提升执政党胜算。



当今大马

增13议席无一是城市选区 沙在野党质疑巩固巫统霸权

发表于 2016年9月15日 晚上7点35分     更新于 2016年9月15日 晚上7点40分

选委会今日公告13个建议新增的沙巴州议席,沙行动党斯里丹绒州议员陈泓缣揭露,当中没有一个是城市选区。

陈泓缣说,根据斗湖市议会、斗湖工务局和斗湖教育部办公室展示的新选区划分图和选民册,选委会这次建议新增的13个州议席,根本就是为了巩固巫统霸权。

质疑国阵怕城市选民

陈泓缣(见图)发文告说,选委会建议新增的13个州议席,跟沙巴行动党之前的预测完全吻合。

“我们预测这13个州议席所属的国席全都猜中,只有名字有些出入。现在最迫切的问题就是,这13个新增州议席,是不是如我们预测般,9个是巫统出战的穆斯林土著区?”

陈泓缣斥责,从新增选区无一个是城市选区看来,显然国阵与巫统害怕城市选民。

“这样的选区划分,证明选举委员会不是为了人民服务,而是为了他们的政治主人服务。怎么城市选区一个都没有增加?这明显是国阵巫统怕了城市选民掀起的海啸!”

选委会建议新增的13个州议席是:



马华与民政分不到羹

陈泓缣相信,除了巫统、团结党、民统与人民团结党之外,其他的国阵成员党全都无法在新增州席中分得一杯羹。

他挑战其他的国阵成员党,尤其是自由民主党、马华和民政党勇敢抗议。

“因为它们完全被排除在选区划分之外,看起来连一个席位都抢不到。”

嘉夫父女打一国一州

陈泓缣也进一步分析斗湖区内新增加的州席——古古山(Kukusan)。他说,古古山坐落在卡拉巴干国会议席之下,是该国席内的投票区(Daerah Mengundi)重新组合的结果。

根据陈泓缣,古古山州议席由以下的投票区组成:原本摩罗带州议席的Muhibbah Raya与 Sentosa ;原本丹绒巴都州议席的Kukusan;原本西巴迪州议席的Padang Terbang和Banyan。另外,丹绒巴都州议席的投票区Luasong、Kalabakan和Umas-umat 搬迁去西巴迪州议席;摩罗带的Pasir Putih划去丹绒巴都州议席。

“看来,古古山州议席的出现,是为了安抚不断呛声要巫统拿回摩罗带的卡拉巴干国会议员阿都嘉夫。下一届全国大选,我们会不会看到阿都嘉夫父女同时竞逐卡拉巴干一国一州?”

“我呼吁人民拒绝这些政治恐龙!”

城乡选民选票不等值

另外,陈泓缣说,他所属的斯里丹绒州席则将从N57变成N69,选民人数2万5104人,其人数乃斗湖和卡拉巴干两个国席内州议席的选民人数之冠。

“换言之,一个西巴迪选民,其选票价值相等于斯里丹绒区选民的三倍。我们要投三张票,才有相等于西巴迪一张选票的价值。这不是歧视城市选民吗?”



陈泓缣呼吁,人民必须让国阵与巫统知道算盘打不响。

他指出,整个选区划分,逻辑就是小型的穆斯林土著乡区,全是巫统的定期存款。

但他说,越是巫统的堡垒区,则越不能享受发展,如卡拉巴干国席,当地选民多年支持巫统,只是换来卡拉巴干小镇的两排店。

他呼吁人民觉醒,一同改变。

选委会今日在报章上刊登公告,建议增加13个州选区。早在上月,沙巴州议会就通过修改沙巴州宪法的法案,以将目前60名的州议员人数增加至73名。

303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2531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6-9-30 23:59:22 | 显示全部楼层
亚洲时报

州选区重划草案展示 选区人口差距竟达四倍半

September 17, 2016

(本报讯)根据目前公开展示的沙巴选区重新划分草案,州内选民最少及最多的州选区之间的差距,居然高达四倍半之多。

选民最少的是邦基区,只有5485人;选民最多的是斯里丹绒区,共计25104,只比最少选民的国会选区,即是丹南少200人,丹南国席仅有25309人。

选民最多的国席是斗湖,共计55126,与丹南的差距是二点二倍。

令人感兴趣的是,与邦基同在古达国会议席的丹绒加布,即是传统上由华人出战的州选区,选民却多达22489人。

拥有53451名选民的亚庇国会选区内的三个州选区,虽然彼此范围极靠近,也有极大的选民人数差距,即是里卡士15008,亚庇亚庇14451以及路阳23992。

据指出,沙巴全州现有选民共计995729人。

选委会于本周四起展示的沙巴重新划分选区草案所增加的十三个新选区,并无来自被视为华人占大多数的城市地区。

这十三个选区分别为冰哥卡(N.02 Bengkoka)、曼加利(N.06 Mangaris)、宾达山(N.08 Pintasan)、班带达立(N.13 Pantai Dalit)、达劳(N.17 Darau)、丹容东比(N.24 Tanjung Dumpil)、担拜(N.27 Dambai)、杜立(N.44 Tulid)、杜鲁毕(N.47 Telupid)、双溪马尼拉(N.51 Sungai Manila)、拉末(N.58 Lamag)、西加麦(N.61 Segama)及古古山(N.70 Kukusan)。

这些新选区所在的国会选区是:古达、哥打马鲁都、古打毛律、斗亚兰、沙邦加、必打丹、吧巴、冰湘岸、比鲁兰、里巴兰、京那巴登岸、诗南及卡拉巴干。

根据选委会将于今日公布的十三个新选区的选民分布数据,即冰哥卡有10,032名选民、曼加利有13,798人、宾达山有9,864人、班带达立有13,659人、达劳有16,552人、丹容东比有13,070人、担拜有11,654人、杜立有7,564人、杜鲁毕有6,990人、双溪马尼拉有10,726人、拉末有8,725人、西加麦有14,059人以及古古山有11,938人。

选举委员会沙巴总监拿督依德鲁斯依斯迈前日指出,选委会将在下个月杪召开公共听证会,以听取各造针对沙巴选区重新划分草案提出的抗议;他也说,倘明年六月才举行大选,该新选区草案可派上用场。



指幽灵选民问题不存在 拉津重申支持增13州席

September 20, 2016

(本报讯)沙巴州议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拉津奥金昨日重申支持沙巴增加十三个州选区计划之际,并谓州内出现「幽灵选民」问题并不存在。

他表示,这是因为各个选区都有地方上领袖,他们必定知道那些人士才是来自该地区的选民,一旦发现这些人士并不合格,可以提出抗议及反对他们投票。

他说:「增加选区有多个好处,我们认为这是合适及应该的。」

拉津也是沙巴人民公正党主席,他是在接受《第三电视》的访问时这麽表示。

他的这项言论与公正党全国妇女组主席朱莱卡玛鲁丁相违,后者指增加十三个州选区,乃国阵「卖国」的行径。

拉津指出,沙巴与联邦宪法允许每十年重新划分选区及增加选区,而沙巴已十年未增加选区了。

他在上个月举行的州议会会议中表态支持修改沙巴宪法以增加十三个州选区,他当时表示,本州人口已告增加,有必要随之增加州选区。拉津当时的立场引起多方包括同属希望联盟的同僚大感意外与不满。

民主行动党籍斯里丹绒区州议员陈泓缣当时就指出,沙巴希望联盟一眾州议员其实早前已经达致共识,要针对修改州宪法增加十三个州议席之法案投反对票,但不知为何突然来个大逆转,令他深表失望与费解。

他表示,反对党阵营如今有人赞成修宪,日后选举委员会重划选区惠利国阵,反对党难以「站在道德至高点」采取司法行动加以挑战;他也表示「最失望的是反对党议员太天真,相信选委会将公正透明的重划选区,以为选委会将友善对待反对党。」

沙巴州议会当时在罕见的反对党议员意见大分裂情况下,以记名表决方式三读通过修正州宪法,以让本州原有六十个州议席增加十三个至七十三个。

在由六十人组成的整个州议会中,仅有三名反对党议员,即是民主行动党籍的陈泓缣(斯里丹绒区)以及同是人民公正党籍的谢铭圣(下南南)及泰伦斯贤文(摩约)反对该法案,形成「反对仨」。

与此同时,有一人弃权、一人缺席,投赞成票的共有五十五人,除了一眾国阵籍议员,还包括沙巴州议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拉津奥金(克里亚斯)却联同同是在野的希望联盟的同僚刘静芝(亚庇亚庇)及艾德温博西医生(甘拜园)却投赞成票。

弃权的是行动党籍王鸿俊(里卡士),而缺席的是巫统籍拿笃区州议员拿督尤索阿达。

赞成的尚有同是在野但不是希联成员的爱沙党主席拿督威弗烈邦布宁(担波罗利)及沙巴立新党主席拿督杰菲里吉丁岸博士(冰谷)亦投赞成票。甫于月前退出巫统的拿督赵占山巴贡(苏拉巴央)及向来自称是「亲国阵」惟迄今无党籍的拿督杰兰尼韩丹(马东贡)也投下赞成票。



张志刚谈新州议席观点

September 19, 2016

(本报讯)州特别任务部长拿督张志刚局绅认为,各民族是时候释放种族界线并以大马民族自居,也不该以种族角度来看待任何事,包括十三个新增选区多数为穆斯林选区。

他以本身为例,虽然他是华裔人民代议士,但他所服务的是整个社群或不仅是华裔社群,穆斯林人民代议士也一样,不分种族肤色服务整个社群。

“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国阵领导层要如何在成员党之中分配这些新选区,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当然,国阵在这方面会有它的一贯做法,就是从不公开讨论席位分配。”

他认为,与其公开表态哪个成员党可以在哪个选区胜出,故应将之分配给其政党的这种不明智做法,不如设法加强成员党之间的团结。

张志刚也是自由民主党主席,他是前晚主持里卡士社区发展领袖办事处与自民党西海岸各区部联办的「马来西亚日和中秋联欢晚会」开幕礼过后受访时,这麽表示。

选举委员会日前开始展示重划选区版图,本州选区数目建议增加十三个,由原来的六十席增至七十三席;十三个新席主要分布在穆斯林和非穆斯林土著区。

无论如何,张志刚称还未详阅新增选区里的选民结构,故未能做出深入置评,不过自民党会对新增选区进行研究,若觉得有何不妥或有需要的话,会向选委会做出反映。

针对沙巴行动党主席黄天发指十三个新选区中有九个是巫统囊中物的言论,除了回应没听说过和质问对方消息来源,还奉劝对方顾好自己的党内事务,不是去管国阵要怎麽做。

另一方面,他质问人民公正党妇女组主席祖莱达凭甚麽根据,做出本州新增十三个州选区之用意,是让外来移民在来届大选成为幽灵选民的指控。

他认为这是一项很严重的指控,其领导应该要向她了解为何她会发表这样的言论,她是否握有这方面的证据来证明她所言正确或属实。

祖莱达日前指出,眾所周知沙巴是外来人进入大马的后门,在重划选区下沙巴获增十三州选区,她担心这些外人在来届大选会手持大马身份证进行投票。

她认为国阵正透过增新选区典当国家,因为如今已经有外民出任巫统区部主席,这让她担心外民进入国会殿堂乃迟早的事。



选委会:依法履行职务 重划选区无偏袒

September 20, 2016

(本报讯)选举委员会主席拿督斯里莫哈末哈欣阿都拉昨日否认该委员会在目前展示的增加十三个州选区的沙巴选区重新划分,以及西马各个州属选区重新划分草案乃偏袒特定政党的利益。

他强调,选委会仅仅根据联邦宪法授予的权力履行职责。

他说,至于最终批准该草案的一方是国会,任何不满的国会议员大可在该草案提呈国会辩论时提出彼等的见解。

莫哈末哈欣阿都拉是透过选委会办事处发表的文告中这麽表示。

他表明,选委会不会回应一些政党对该草案作出的批评,因为那还只是草案。

他说:「我们还在展示该草案,这并不是定案,因为我们仍在等待各造针对该草案提出抗议,然后会举行听证会,以及在展开第二轮的展示后并接受第二轮的抗议后,方才提呈予国会辩论。」

莫哈末哈欣表示,选委会是在本月十五日起在沙巴及西马各个州属举行该展示,「我们欢迎公眾提出抗议,但这必须依然既定程序提出。」

在选委会展示该草案后,反对党及淨选盟已纷纷批评该草案其实出现仅利于执政党的「杰里蝾螈」现象,这对非执政党并不公平。

沙巴民主行动党及沙巴淨选盟已表明不排除采取法律行动,力阻该不公平草案过关。

早前的报导指出,沙巴重新划分选区草案所增加的十三个新选区,并无来自被视为华人占大多数的城市地区。

这十三个选区分别为冰哥卡(N.02 Bengkoka)、曼加利(N.06 Mangaris)、宾达山(N.08 Pintasan)、班带达立(N.13 Pantai Dalit)、达劳(N.17 Darau)、丹容东比(N.24 Tanjung Dumpil)、担拜(N.27 Dambai)。

杜立(N.44 Tulid)、杜鲁毕(N.47 Telupid)、双溪马尼拉(N.51 Sungai Manila)、拉末(N.58 Lamag)、西加麦(N.61 Segama)及古古山(N.70 Kukusan)。



增州议席是让外民成为幽灵选民论 耶耶叫祖莱达拿出证据

September 17, 2016

(本报讯)副首长拿督耶耶胡申昨日谴责人民公正党妇女组主席祖莱达发表沙巴新增十三个州议席,用意是让外来移民在来届大选成为幽灵选民的言论。

他形容对方的言论纯属反对党的凭空想象,这一类指控无根据可言,倘若是真的,应该拿出证据然后带上法庭。

“涉及伪造身份证等文件而被带上法庭受审和定罪的案件不少,除非祖莱达信口开河,不然请她拿出证据,并且以行动将之带上法庭。”

耶耶也是沙巴巫统秘书,他是在里卡士综合体育馆代表首长出席州级大马日庆典活动过后受访时,这麽表示。

他强调,政府有一整套程序让人们申请大马公民权,若发现任何人以不正当手法获取公民权,最好是报警,而不是用嘴巴来指控。

选举委员会日前开始展示重划选区版图,本州选区数目建议增加十三个,由原来的六十席增至七十三席;十三个新席主要分布在穆斯林和非穆斯林土著区。

祖莱达前天指出,眾所周知沙巴是外来人进入大马的后门,在重划选区下沙巴获增十三州选区,她担心这些外人在来届大选会手持大马身份证进行投票。

她说,国阵正透过增新选区典当国家,如今已有外民出任巫统区部主席,她担心外民进入国会殿堂乃迟早的事。

303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2531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7-8-16 12:55:23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杨德利 : 若国会不通过沙新增选区 州议会须解散捍卫尊严

2017年7月28日

(本报亚庇廿八日讯)沙巴进步党主席拿督杨德利表示,倘若今次的国会不通过沙巴新增的13个州议席,沙巴州议会必须解散重选。

他说,沙巴州议会于去年以三份之二票数通过修改州宪法,将原本的60个州议席增加至73个,政府提出各种增加13个州议席的理由。

选委会较后也为增加13个州议席做好准备,并划分了新选区示众,举办听证会,花费了不少金钱和努力。

然而,经过了一年时间,却没有迹象显示选委会划分的新选区获得批准。

他置疑,国阵政府是否担心新选区的划分将对反对党有利?是否国阵内部针对新选区发生严重纠葛?国阵领袖赞同增加新选区的言论是否还成立?

他表示,倘若在下届选举时,新选区没有准时出炉,这意谓着政府在愚弄沙巴人民。

“倘若国会没有通过沙巴的新划分的选区,这意谓着沙巴州议会通过沙巴要增加至73个选区的法案,完全作废,这对沙巴州议会和沙巴宪法都是严重的打击,毫无尊严可言。”

他声称,倘若目前召开的国会不通过沙巴新增选区,沙巴州议会就必须解散,以便沙巴人民可以选出新的州议会来捍卫沙巴州议会的地位和尊严,因为沙巴州议会像征着沙巴最高的权位。

IMG_20170816_120741.jpg



亚洲时报

冯晋哲:一人一票标准 庇应增一国会议席

October 7, 2016

(本报讯)沙巴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冯晋哲昨日指出,该党认为亚庇国会议席范围内理应增加多一个选区,以符合「票票等值、一人一票」的标准。

他指出,这是任何民主都选举应该采用的标准,以符合民意选出适任的议员和政府。

他说:「亚庇国席范围内增加后的平均每个选区人数大约是一万三千人,这对比全州其他相对小的议席才几千人或一万人仍然多出很多,而且对比全州约一百人选民,七十三州议席的平均人数是一万三千七百人左右,亚庇新增一个选区,符合平均值。

「否则六千人可选一位议员,对两万四千名路阳选民并不公平,比例是一比四,即是路阳选民的投票民意不比六千人的邦基州议席来得更加重要,这也是政治学所指的『杰利蝾螈』,透过不公平不符合比例的方式,来扭曲选举民意的结果,致使少数人也能做政府。」

冯晋哲是在前往路阳邮政局翻阅最新国州选区重新划分草案后这麽表示。

他说,由此可见,新选区划分建议不只是低估和剥削了亚庇市民的民意,更是进一步削弱主要集中在亚庇居住的华裔选民,他呼吁选民到有关地点进行上诉,并提出行动党的建议,那就是亚庇必须增加多一个州议席。

他说,本在甘拜园州议席的丽都投票区共三千六百四十一名选民搬到路阳州议席,增加了这些选民后的路阳区,新的总选民人数是近两万四千人,占了亚庇国会议席总选民五万三千人几乎一半,亚庇国席的里卡士和亚庇亚庇州议席分别只有一万五千人人及一万四千人。

冯氏指出,净选盟团体已经准备好所有反对信件的范本和反对途径,行动党也愿意配合帮助选民提出反对,亚庇选民可以在办公时间到行动党沙巴州总部去了解更多详情,同时也鼓励选民自行到选委会办公室和市政厅等机构提出相关抗议。

他也再次呼吁还没登记为选民的年轻人,尽快到选委会办公室或邮政局去登记为选民,以便能在来届大选投票履行公民责任。



沙巴选区重新划分草案 被指违宪至少三宗兴讼

October 26, 2016

(本报讯)选举委员会于本月中结束展示的最新沙巴选区重新划分草案,将招徕至少三宗遭状告划分不公。

这三项诉讼分别有关斗湖丶兵南邦及斗亚兰三个国会议席及辖下州议席划分情况,全国淨选盟将给予协助。

全国淨选盟指导委员黄进发昨天透露,这些案件中的重划选区之行动,均视联邦宪法为无物,因此须依法讨回公道。

他是在选委会于亚庇某著名酒店举行的最新沙巴选区重新划分草案闭门听证会场外,接受记者访问时这麽表示。在场的尚有全国淨选盟财政范平东及沙巴淨选盟主席碧华莉佐曼等人。

彼等是前往现场了解人民公正党兵南邦区部主席蔡德和等向选委会供证,惟不获准入场。

斯里丹绒区选民人数过多

据指出,由民主行动党籍斯里丹绒区州议员陈泓缣及人民公正党斗湖区部主席拿督江汉明率领的逾一百名斗湖区选民,向选委会投诉斯里丹绒州选区选民人数过多,居然是沙巴最小州选区邦基的四倍,及全州平均数的一点八九倍,严重违反联邦宪法第十三附表下规定的「各区选民人数须相若」。

彼等是前往现场了解人民公正党兵南邦区部主席蔡德和等向选委会供证,惟不获准入场。

斗亚兰挑战“马来亚”字眼

斗亚兰区方面则将由爱沙党主席兼担波罗利区州议员拿督威弗烈邦布宁率领,挑战选委会在该草案中采用「马来亚」字眼,因为在联络宪法中并无该字眼。

兵南邦反对搬迁丽都选民

至于兵南邦区,蔡德和等逾百名当地选民原本是抗议选委会将丽都投票站的三千六百四十一人由甘拜园州选区移往路阳州选区,惟彼等昨日到场时,却不获允许联同代表律师入场,引发另一项法律行动。

蔡氏原本欲联同律师罗列杜巴都亚入场,遭选委会官员挡驾,结果只由蔡氏及当地抗议选民入场。

蔡氏过后向媒体发表谈话时表示对选委会决定感到不满,他说,结果选委会只在会上听他陈词,完全不发问。

不可有律师陪同不合理

他说:「虽然选委会早前发函通知我出席这次听证会已说明不可联同律师出席,除非这名律师是当地选民,但我们认为这是剥削我们的权力。」

罗列杜巴都亚表示,根据联邦宪法第十附表及选委会援用于举行该听证会的一九五零年大马调查委员会法令第十八条文,彼等拥有聘请律师的权力。

他说,只允许亦是当地选民的律师出席是不合逻辑的,因为有关选区不一定有律师。

参与该抗议行动的其中一名当地选民密奇章基表示,将丽都投票站由甘拜园州选区移往路阳州选区是不公平的,因为这将造成路阳选民人数更多,以致各选区之间人数失衡。

他说,选委会应做的是在兵南邦国席内增辟一州席,以让各区选民人数均衡。



当今大马

沙巴会闪电选举吗?

陈泓缣     发表于 2017年3月13日 中午11点36分     更新于 2017年3月13日 中午12点10分

【只欠东风】

从农历新年之前开始,沙巴会闪电选举的消息,不胫而走。1月26日,全国英文主流媒体《星报》不惜以独家新闻、封面头条的方式,为此揣测推波助澜。一时之间,沙巴州议会提早解散,成为州内的热门话题。

诚然,这一切不是空穴来风。历史上,直到2004年,沙巴州选才和全国大选合在一起,之前一直都是分开的。接近首长慕沙阿曼的圈子,言之凿凿,认为沙巴闪选,乃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然而,慕沙阿曼要闪选,未必代表首相纳吉也有同样的心思。经过媒体大肆渲染之后,巫统全国副主席希山慕丁旋即表示,只有首相才有闪选的决定权。

另一方面,公正党雪州州务大臣阿兹敏忽然在2月初在推特放话,谓“有资深部长”要辞职。真巧副首相阿末扎希路经沙巴亚庇,和联邦外交部长阿尼法阿曼(慕沙阿曼的胞弟)wefie一张,揭露阿兹敏指的资深部长,就是阿尼法。有趣的事,阿尼法非但毫无解释,翌日径自出国公干,留下一片猜疑。

宁愿不等新增议席

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就认为,阿尼法的辞职闹剧,和沙巴闪选有关。本来沙巴州议会于去年8月通过,增加13个新的州议席。程序上,这13个新增议席需要提上3月的国会以求通过,至少在5月后才能派上用场。我认为,为何慕沙宁愿不等新增议席,也要赶着提早州选,在于以下几个因素的考量:

一、沙巴巫统内斗。首长慕沙和身为沙州巫统老二、官居联邦通讯及多媒体部长的沙烈赛益暗中较劲,一个要留任一个要回乡当老大。对慕沙不利的是,他在位太久,去年又爆发了一单震惊全国的水门案,虽说他将全部责任都推给前任联邦乡区发展部长沙菲益,但是州政府完全不懂水务局的严重纰漏,任谁都觉得不足取信。慕沙面临首相想换人当首长的风险,他必须想方设法自保。闪选若成功就多一个5年任期,况且,全国大选时纳吉还得依靠他的支持。

二、要在最稳定的状态下出战。13个新增议席固然超过一半都是巫统席位,但是国阵成员党之间要如何平分,各路人马都争出线,不容易权衡轻重。与其花时间内耗,倒不如直接开打,新增议席分配拖到选后才算。

三、趁反对党之间还未完成议席谈判就开战。希望联盟吸取砂拉越三角战教训,在沙巴必能敲定方程式,绝不重蹈覆辙。问题出在本土党要不要和全国党合作,尤其是沙菲益的民兴党,不断公开放话说能给单独执政,仿佛走回上一届选举时前首长杨德利领导的沙巴进步党的老路。

四、学习砂拉越模式。所谓砂拉越模式,就是照着去年阿德南主导的砂拉越选战模式,专注州内课题和自主权,和丑闻缠身的纳吉切割。于是,一马公司变成是“西马课题”,纳吉的执政包袱不会拖累到沙巴国阵。必要时,全国反对党来自外州的助选人士,也可以一并禁止入内。若要抗议,就是不尊重东马自主权。

纳吉没有十足把握

为了可能的闪选铺路,从1月开始,就可发现许多有意无意的“新政”,以营造良好气氛。例如,州内阁沙巴权益委员会破天荒邀请反对党也一起提供意见,在农历新年前赶着召开听证会,朝野一起商量怎样让中央下放更多的权力给州;慕沙也难得的在媒体上作秀,公开反对联邦政府意欲向宗教团体征收所得税。

接下来,纳吉访沙时在泛婆罗洲大道的不同路段上举行动土礼,表示联邦不忽略沙巴的发展;交通部长廖中莱在2月18日宣布开放沿海港口政策,让外国商船前来实邦家码头卸货后,可以继续航去国内其他码头。

然而,糖果派了、风声紧了,却迟迟未能拍板定案。这两个星期,虽然首相、副首相连续访沙,也不见“非选不可”的气氛。上周纳吉和沙巴巫统开会,亲自聆听各区部的意见,看来像意见咨询多于宣布出师表。阿末扎希这个周日在斗湖,出席资深的卡拉巴干国会议员阿都嘉夫(Abdul Ghapur Salleh)的活动,表面上是诸侯造势大会,其实是巫统党内游说出征权的皮影戏。

沙巴闪选的关键在于,国阵能不能赢得比第13届大选更亮丽的成绩?若无十足把握,以纳吉“拖得就拖”的个性,是不会亮起绿灯的。沙巴不是国阵定期存款州吗?为何要不要闪选顾虑这么多?让我们回看前两届的沙巴选举成绩,就可理解纳吉的疑虑。

沙巴民意狂吹反风

沙巴国阵的总得票率,从2008年的76%、77%左右,锐减到2013年的55%上下,转向高达20%!全国反对党组成的民联/希盟,在国席的得票率,从17%跃升36%,成长多于一倍;在州席方面则因为12%选民青睐本土反对党,而得票率比较低。

拜“头马赢家通吃”的选举制度,沙巴国阵虽然只赢得55%的选票,却能够胜出高达80%的州席(60席中的48席)。全国党和本土党之间的争执、甚至本土党之间也乱打一通的结果,就是反对票没法集中,直接让国阵受惠。

假设历史可以重来,反对党能达成一对一对垒国阵的共识,上一届国阵则不只输掉3个国席(亚庇、山打根和宾南邦),反之会增加多4席(哥打马鲁都、根地咬、丹南和冰湘岸);州席则可以否决国阵三分二霸权,除了原有胜出的12席,可以赢多8个,这还没有计算一对一对垒国阵的综合效应,能够带动那些微差落败的选区翻盘。

这12个州席中,公正党赢得7个(Moyog, Inanam, Api-api, Matunggong, Kadamaian, Tamparuli, Klias),行动党4个(Kapayan, Luyang, Likas, Sri Tanjong),本土党之立新党1个(Bingkor)。反对票若集中可以拿下的额外8个,分别是Kiulu, Kundasang, Paginatan, Tambunan, Liawan, Melalap, Nabawan, Elopura。这额外8席中,只有Elopura一席是华人城市选区,其他通通都是原住民卡达山选区。

原住民在早在上一届就已经掀起海啸了。只是没有任何一个反对党能压倒性独享此社群的支持,海啸变成海浪冲得岸边一片狼藉,让国阵卡达山成员党吓出一身冷汗,虚惊一场。

随着政治重组,3名反对党议员跳槽去国阵,以及沙菲益率另一巫统州议员自立门户,成立民兴党,原本的反对党版图大变。其中公正党受创最重,剩下2州;行动党保持原有2国,以及剩下2州;立新党1席不变,多了3个新本土党,爱沙党、民望党和民兴党。

前两者个别1席,都是公正党退党者另立山头,后者则一夜之间因为希联议员的过档,坐拥了2国3州,变成州内第一大反对党。一时之间,沙巴反对党的政治版图变成三足鼎立:全国性政党希望联盟、民兴党,以及沙巴联盟(由沙巴进步党、爱沙党、民望党和立新党结盟,最近还有一小党也加盟)。

闪选空窗期非常短

纳吉不敢小看的,正是沙巴民意狂吹反风。假设最佳状态下,这三股反对党势力达成协议,除了本来的12州席,加上8个上届当胜不胜的州席,以及民兴党沙菲益掀起的苏禄巴夭反风,保守估计其势力范围内的仙本那国会下的3州席,反对党州议席分分钟可以一跃而至23!也就是说,别奢望一夕变天,单单否决沙巴国阵的三分二多数,就可以让全国人民重燃改变的希望,半岛国阵巫统就会崩盘!

政治是可能的艺术。只要反对党之间就算不合作也不要乱打,就可以在本来的基础上,因为政治重组和经济持续不景,成绩有望大跃进。沙巴闪选的空窗期非常短,只能介于4月中(今年第一季州议会落在4月6日至13日)至5月27日(斋戒月开始)之间。一旦过了此空窗期,国州分开选的可能性就大大降低,因为国阵也没有这么多资源在半年内打两场选战。毕竟,经济真的不是很好。

陈泓缣,沙巴州斗湖人。本来是水务工程师,2013年当选沙巴斯里丹绒区州议员,行动党沙巴州秘书。著有《沙巴民主攻略》。



303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2531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3-24 22:1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净选盟追问:选区重划报告为何遗漏沙巴

发表于 2018年3月24日 16:00  |  更新于 2018年3月24日 16:05

选委会的选区重划最终报告将于下周三在国会辩论,但净选盟质问,为何该报告不包含沙巴的选区重划。

净选盟秘书处成员曼迪星今日在净选盟记者会上表示,本周四交上国会以让朝野国会议员先行参阅的选区重划报告,只涵盖半岛议席,不包含沙巴。

“我们要求首相和选委会回答。沙巴的报告在哪里?”

“他们是否会在周三才突然呈上(国会),抑或他们不准备提呈之,同时不准备重划沙巴的选区?”

“抑或他们有其他计划?若沙巴报告没在本周四交上国会,这代表首相和选委会可等,那为何还要强行通过半岛的选区重划报告呢?”

他质疑,选委会是否基于州内的政治情况,而选择不重划沙巴的选区界线。

玛丽亚不代表净选盟

另外,净选盟代主席沙鲁表示,玛丽亚陈宣布在公正党旗帜下出征来届大选,不应视为与净选盟运动有关联。

“我们祝福她,而不管她作任何决定,都不代表净选盟。”

“她是自己作决定,净选盟会维持无党派,以为选举改革和干净与公平选举奋斗。”

选区重划报告已于本周四(22日)交上国会,以让朝野国会议员先行参阅,而政府将至下周三(28日)才向国会正式提呈报告,以辩论和表决。



诗华日报

庇国会选区 兵家必争之地 国阵或“借将”上阵

2018年3月24日

亚庇24日讯|随着选举跫音越来越近,朝野各政党已在各国州选区布署候选人,有传国阵有意在亚庇国会向外「借将」,多位有潜能华社男女性领导人都已被「面试」。

亚庇是沙巴首府,是政经文教界精英云集之地,亚庇花落谁家,可说是关乎执政党面子问题,上两届选举,亚庇国会都相续落在行动党手中,国阵今次要面对严竣考验,在挑选为国阵扛大旗候选人方面,肯定要格外郑重其事,万人挑一,以提高胜选的机会。

反对党保垒区

亚庇国会选区及属下3州选区计亚庇亚庇、里卡士及路阳等华人区,向来都是反对党堡垒区,在上两届选举,都落在行动党手中,2008年,尚在行动党的邱庆洲得票9464张,得票率为33.8%,打败第2高票公正党候选人刘静芝,刘静芝得票9358张,沙团结党的陈德明当年啼声初试,得票8420张。

2013年的505选举,行动党黄仕平挟着沙巴州主席头衔,由斯里丹绒飞象过河在亚庇国会上阵获得狂胜,得票28,516张,力挫第2高票的沙团结党陈德明,大多数票高达18,959,在这种声势之下,沙国阵要在下届选举收复庇国会这片失土,挽回败局,备受挑战。

行动党陈泓缣守土

行动党方面已放出风声,将派遣该党秘书长陈泓缣攻打亚庇国会,之前也有传出沙行动党主席黄天发要在亚庇首府竞选,但后来黄天发说即使亚庇是「安全区」,他却不愿意离开山打根选民,如此看来陈泓缣代表希望联盟竞选亚庇国会已成定局。

陈德明有意卷土重来

而在国阵方面,亚庇国会是沙团结党地盘,2008及2013年分别是由该党最高理事陈德明上阵,但两次都铩羽而归,虽然有风声表示今次陈德明有意卷土重来,正在积极向党高层争取,但另有可靠消息指出,沙国阵高层另有盘算,环顾沙团结党人选后,可能有意向外借将,情况就如斗湖国会在上届选举中,「借来了」拿督叶娟呈,高举学术形象及在公共领域表现,挫败政坛老将公正党拿督江汉明,证明「借将」虽可能引起党内一些不满,但成功率是存在的。

物色多位华社领袖

倘若国阵要在亚庇国会「借将」,这个人选将深受瞩目,这人选必须具有很高声望,且能力要受到亚庇人民高度认可,有传国阵高层正在积极物色这般的人选,并相中了多位商界及华社领导人,多位华社领导人都亲口承认,国阵方面有人向其伸出橄榄枝,并派出人员向其「面试」,探询其出来担任国阵候选人可能性,惟目前这些人选有者已明言拒绝,有者还在郑重考虑,尚未有定案。

扮演着第3股势力角色的沙联合阵线,对亚庇国会也兴趣浓厚,亚庇这华人区交由沙巴进步党上阵,沙巴进步党在2013年没有派人在亚庇国会竞选,相信这也是导致选票集中行动党狂胜原因之一,但今次大选沙巴进步党是否依然会让路给希盟?

杨德利料加入战围

根据本报探得的消息,该党主席兼沙巴前首长拿督杨德利很有可能会转战亚庇国会,虽然他目前是该党实邦加国会协调人,但若要移师亚庇国会,也不会令人感到太意外,基本上亚庇选民对杨德利都相当熟悉;杨德利2013年选举时在里卡士州选区上阵,遭当年的政坛小鲜肉行动党王鸿俊所挫,但无可否认,身为政坛老兵的他经验丰富,出来竞选,还是有一定的基本盘。

如此分析下来,除了国阵外,其他政党的亚庇国会候选人都已敲定,面对行动党这个劲旅,是谁将会是国阵百里挑一的千里马,为国阵在亚庇插旗?这将是城中近期最炽热的课题。



环球凤凰馆

沙州议席不从现有60增至73个 按宪法沙巴州将不能举行选举

January 24, 2018

(亚庇24日讯)沙巴联合阵线(Gabungan)今日在沙巴进步党总部召开联合新闻发布会。

进步党主席拿督杨德利指出,如果沙巴州议席不从现有的60个增至73个,按沙巴州宪法第14(2)条文规定,沙巴州不能举行选举。

他指出,2016年修宪前,沙巴州议席是60个,修宪并在宪上颁布后,第14(2)条文规定州议会成员必须是73人。

这意味着,来临的州选,必须达到73个州议席,才是符合州宪法;反之,将视为违宪。

杨德利表示,2016年7月28日,沙巴州政府宣布修订州宪法法案,将州议员人数由60人增至73人。

8月9日,州议会通过州宪法第14(2)条文修正法案,该法案是由州特别事务部长拿督张志刚提呈。

经过辩论后,该法案以55票赞同、3票反对、1票弃权和1人缺席的情形下通过。投反对票的反对党州议员为谢铭圣(公正党下南南区)、特雷斯希安本(民兴党摩约区)及陈泓缣(行动党斯里丹绒区),民兴党里卡士区州议员

王鸿俊选择弃权,拿笃区州议员拿督尤索阿达没有出席会议。州元首在2016年8月17日同意修宪,州议长接着在11月21日的州议会会议上,作正式宣布。

杨德利表示,既然这是法定的事实,那么沙巴在来届州选,必须按宪法规定达至73个州议席,如果国阵州政府一意孤行,不遵照宪法,在州选时仅选出60个议员,那必定引发“宪法危机”。

选举委员会已于2016年及2017年,发布重新划分的73个州选区,并举行公听会,期间付出很多的人力和财力,唯一剩下的步骤,就是将沙巴重新划分选区的报告,呈交国会。

他表示,国会下议院会议将在3月5日召开,沙联阵慎重要求国阵沙巴州政府尊重和遵守州宪法,采取必要行动,力促国会下议院通过“沙巴选区重新划分法案。

由于选委会较早前宣布沙巴选区重新划分是可以和西马分开进行,所以联邦政府没有理由不把沙巴选区重新划分法案呈上国会。

不过,据报导,州政府试图重新修宪,废除2016年修宪法案,在来临大选中恢复60个州议席,那就证明他们藐视州议会,不尊重州宪法和州元首,浪费资源,愚弄沙巴人,人民也必然对国阵失去信心。

如果国阵一意孤行,沙联阵将召集民众集体在州议会大厦前抗议,以示强烈不满。

在场的沙巴立新党主席拿督杰菲里吉丁岸不解国阵这边厢通过修宪增加议席,那边国会下议院迟迟不通过,两种极端的做法,是否显示国阵其实对增加议席信心不足。

他们临时退缩,想必担心重新划分选区将对他们不利,要不然就是他们内部为了新议席抢个你死我活。无论如何,他们的个人利益与人民无关,增加议席才是关乎人民的利益。



华侨日报

沙巴选区重划建议出了什麼状况? 杨德利促政府明确交代

2017年 09月 26日

【亚庇廿五日讯】沙巴进步党主席拿督德利指出,选举委员会主席丹斯里莫哈末哈欣阿都拉上週指选区重新划分建议祗是在等国会批准即可在沙巴生效,说明了选区重划建议运动完全由国阵政府操控。

他说,选委会已经澄清,与西马分开进行的沙砂选区重划建议,并未被带上法庭挑战,祇有柔佛、檳州和雪州的选区重划建议被带上法庭挑战。

他说,沙巴选区重划建议包括增加十三个州议席,意即下个州立法议会将有七十三名代表,而不是现在的六十名。

他说,州议会已通过修改州宪法以增加十三个州议席,部长们於去年八月也已经向州议会解释原因。

他说,不仅是选委会增加开销,民眾也参与听证会和提出反对意见,但是一年后,似乎是在浪费时问和金钱。

杨氏指出,修改沙巴州宪法是否已颁佈宪报,如果修宪增加州议席至十三个,已得到州元首同意和颁佈宪报,但来届大选祇竞选六十个议席,那么可能已违反州宪法。

他说:「反过来说,如果去年八月的修宪行动未得到州政府认可,抑或未颁佈宪报,那么,是在愚弄州议会的威信和至高為上的地位,也意味著法治失败。」

他说:「然而,如果是联邦内阁没有把沙巴选区重划建议呈上国会寻求通过,这是联邦政府不关心沙巴州议会的意愿与尊严的一种可耻行為。

他说:「不管实际情况如何,鑑於选举已近在眉睫,政府欠人民一个紧急 和明确的交代到底沙巴选区重划建议出了甚麼状况。



民兴党促选委会彻查/甘拜园选民暴增原因

2017年 08月 02日

【亚庇一日讯】沙民兴党指一千四百卅名摩约区选民被大举搬进甘拜园,今日向选委会上书提出抗议。该党甘拜园区会主席伯利杰昆巴力斯今日拉队,在选委会展示2017年第二季度新选民名册供民眾提反对意见二週期限结束前提交抗议书。

较后在新闻发佈会上,伯利杰指经过仔细审查后,他们发觉一千四百卅名摩约州选区选民被大举搬进甘拜园州选区。他说,这是件极不寻常的举动,他们还发现丽都四季公寓一带选民人数剧增,成為一大新票仓。

他说:「我们还发现十一名华,巫,印族选民的登记地址是在同一间公寓单位。」 他怀疑这些人『得到好处』后被搬到甘拜园投票,借用他人的地址。他说,通常一个选区所增加的选民以新选民居多,但这一千四百卅人不是新选民,而是原本在摩约投票,却又被搬去甘拜园投票。

他说,根据建议中的新选民名册,甘拜园州选区选民人数已从二万八千人增至三万二千人。他要求选委会彻查甘拜园选民暴增原因,倘若投议不受理,该党不排除付诸法律行动。



303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2531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4-1 19: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国阵未呈沙巴选区重划,因担忧民兴党获利?

发表于 2018年3月30日 08:01  |  更新于 2018年3月30日 08:02

首相纳吉未提呈沙巴选区重划引发各界揣测和非议。分析家认为,国阵担忧沙巴州议会建议增加13个州议席,恐有利于近年成立的民兴党,因此宁愿采取以不变应万变。

选区重划报告昨日已在国会提呈并通过,惟沙巴州的选区重划尚未提呈。沙巴州政府澄清,早已把该州的选区重划和增加国州议席的建议呈交联邦政府。

政治学者黄进发指出,目前有者揣测沙巴选区重划建议将使巴瑶族社群出现“过度代表”(over-representation)问题,而这最终将有利于沙巴民兴党。

由于民兴党的创党人沙菲益是巴瑶族后裔,因此相信可获得巴瑶族社群的一定支持。

沙巴行动党秘书兼斯里丹绒州议员陈泓缣则指出,沙巴选区重划建议所计划增加的13个州议席,是在民兴党创党前决定的,因此尚未把“民兴党因素”纳入考量。

沙巴州议会是在2016年8月通过沙巴州选委会的选区重划报告,赞同将现有60个州席,增加至73个州席;然而,当时民兴党尚未成立。

沙菲益吸走穆斯林选票

沙菲益从巫统出走后,在2016年10月17日成立沙巴民兴党。陈泓缣认为,随着民兴党的创立,沙巴国阵害怕失去更多议席。

“执政的菁英原先认为这些(新增的)议席会让他们获得更多好处,但‘民兴党因素’出现后,原本可得到的利益就被翻转了。”

“这次,沙巴东海岸的穆斯林土著选区将不在国阵的定存区。”

这13个计划薪增的州议席选区,有6个是穆斯林为多数的选区。

“国阵原先认为这些地区都是他们的定存区,但沙菲益把定存拿走了。”

国阵忧无法取胜新议席

此前,沙巴州秘书苏卡迪瓦基曼(Sukarti Wakiman)发文告澄清沙巴已向联邦政府提呈选区重划建议,“沙巴的选区重划和增加13个新州选区的建议预计将跟同步提呈到国会。”

不过,陈泓缣抨击,苏迪卡只不过是在找借口。

“苏卡迪提出的解释只不过是在找借口,以辩解这13个新的议席被搁置的原因。”

“这样的解释是非常讽刺的,因为国阵目前在国会已失去三分之二多数,因此无法让他们轻易通过选区重划来增加国席数量。”

“倘若国阵真的想要增加沙巴的国会议席,而他们同时又知道自己无法做到,他们又何须急于在国会通过并宪报呢?”

“所以,背后唯一的原因就是,沙巴国阵没有信心能够在这新增的13个州席中取胜。”

按照宪法,如果要增加国会或州议席,必须获得超过三分之二国会议员的支持。目前国阵并无三分二绝对优势。日前,纳吉仅是提呈选区重划,则只需国会简单多数即可通过。

沙首长盼通过选区重划?

有者揣测指沙巴选区重划因有利民兴党,所以未提呈予国会;有者则指出,沙巴首长慕沙阿曼(Musa Aman)其实原本希望这份报告能提呈到国会。

民兴党署理主席达里尔雷京(Darell Leiking)指出,纳吉未将沙巴选区重划报告提呈国会,慕沙阿曼想必非常失望。

“我猜想他们是因为害怕这13个州席的选举结果。与此同时,若最终只在沙巴73个州席中的60席举办选举,他们(民兴党)预计将会兴讼。”

达里尔雷京指出,根据联邦宪法第9条文,首相无权拒绝提呈选委会的选区重划报告,因此纳吉应当将之提呈到国会。

“(宪法中阐明)首相‘应当’(shall)提呈,因此他不能拒绝提呈,首相没有权力拒绝。”

“只有国会能够拒绝(选区重划)报告,因此选委会(将报告)提交给他后,他应当提呈国会。”

选区重划独漏沙巴

国会昨日强行力推半岛及纳闽选区重划报告,引起朝野议员攻防战。最终,投票结果是129票支持,80票反对,通过这份报告。

不过,沙巴选区重划报告却未提呈到国会,因此引发各界揣测。沙巴州秘书苏卡迪随后澄清,早已把该州的选区重划和增加国州议席的建议呈交联邦政府。

副首相阿末扎希昨日为半岛选区重划报告总结时表示,纳吉在去年2月已接获沙巴选区重划报告,但是有权决定何时提呈至国会。

这引发沙巴民兴党的不满。该党主席沙菲益阿达抨击,纳吉此举形同无视沙巴州议会动议,并且违法。

由于纳吉没有提呈沙巴选区重划报告,沙巴预料在来届大选使用旧有边界。希盟已表明,来届大选将与沙巴民兴党合作。



亚洲时报

选委会重新划分选区报告内不含沙巴选区 沙进步党主席拿督杨德利感到震惊

March 23, 2017

(亚庇讯)沙巴进步党主席拿督杨德利对选举委员会重新划分选区报告内,不含沙巴选区一事感到震惊。

他说,根据走漏的消息显示,即将提呈国会的报告只是研究马来亚州属的选区,并没有包含沙巴州。

“在联邦宪法113(6)条文下,检讨沙巴和砂拉越选区划分的工作同马来亚州属是分开进行的。所以,事实上,针对沙巴州的研究,早已完成,并在2017年初提呈首相。”

拿督杨表示,批准选委会报告的权力在于国会,而非首相,所以首相没有权力扣押选委会提呈重新划分沙巴州选区的报告。

根据官方媒体报道,选委会主席丹斯里莫哈末哈欣透露,马来亚州属的报告因为受到法律挑战而拖延了将近一年,但是沙巴州的报告并没有这方面的困扰,选委会甚至在比两年期间更早的时间内完成了任务。

最近,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都拉曼达兰曾经公开表示,首相和沙巴州首席部长仍然有协商的空间,以决定沙巴州在第14届大选会有60还是73个议席。

“不论是在法律上,政治上和行政上,有关协商已经在2016年八月进行, 沙巴州立法议会已经通过修正沙巴宪法,将州议席数量增加到73个。”

杨德利强调,沙巴是个以法律来治理的州属,不是随首相或首长喜欢,要如何便如何的州属。

他说,如果首相无法在国会解散前将沙巴州的重新划分选区报告提呈国会,便再次证明了首相和国阵政府不尊重沙巴宪法、无视立法议会,以及侮辱州元首和州民。

“同时,这也反映了国阵和首相承诺要实践1963年马来西亚契约的诺言都是空头支票!”



诗华日报

选民结构改变 亚庇亚庇华人仅46%

2018年3月27日

亚庇27日讯|2017年第4季度选民册显示,亚庇亚庇州选区华人选民急速下跌至华人只占46%比率。

据2017年第4季度选民册,亚庇亚庇马来人选民有1,728(9.62%)、华人8,210(45.72%)、印度148(0.82%)、沙巴土著6,858(38.19%)及砂拉越土著165(0.92%)。

2008年选举时,亚庇亚庇华人选民比率为80%,2013年则下降至60%,如今直线下跌至46%。

沙进步党主席拿督杨德利谴责国阵为自救,强势改变亚庇亚庇州选区的选民结构。

另外,根据2017年第4季度选民册,亚庇国会议席总选民人数为54,809,马来人2,992(5.46%)华人35,666(65.07%)印度520(0.95%)、沙巴土著13,915(25.39%)、砂拉越土著241(0.44%)。

里卡士州议席选民人数为15,225、亚庇亚庇17,956及 路阳21,628。

里卡士和路阳华人种族比率分别为73.93%及74.90%。

里卡士州选区选民比率为,马来人617(4.05%)、华人11,256(73.93%)、印度人167(1.10%)、沙巴土著2,888(16.84%)及砂拉越土著27人(0.18%)。

路阳州选区选民比率为,马来人647(2.99%)、华人16,200(74.90%)、印度人205(0.95%)、沙巴土著4,189(19.37%)及砂拉越土著49(0.23%)。



王鸿俊:砂增州席无须等待 苏卡迪理由不可接受

2018年3月29日

亚庇29日讯|沙巴民兴党副主席王鸿俊表示,砂拉越于2015年通过增加新增州议席时,并无需等待国会重新划分「才一并通过」,可见这个理由并不能被接受。

也是里卡士州议员的他指出,州政府方面没有一个部长级人马,出面向人民解释州议会通过13个新增州议席,不被提呈到国会通过的理由,反而派了一个没有代表性的州秘书苏卡迪来出面,还提出了一个不成理由的理由。

他说:「我认为,这件事情的发生,只有两个原因,其一是显示联邦政府根本不尊重沙巴,连沙巴最神圣殿堂州议会通过的议案,他们也不看在眼里。」

他表示,倘若沙巴国阵政府连这样的议案都无法争取,更甭说要为沙巴争取权益了。

「其二,国阵不敢落实新增的13个州议席,因担心这会导致他们在来届大选中落败。」

他说,砂拉越于2015年通过新增11个州议席时,并没有要等待国会重新划分才「一并通过」。

IMG_20180401_082620.jpg



当今大马

首相可不呈沙巴重划报告?沙菲益直斥违法

发表于 2018年3月28日 19:58  |  更新于 2018年3月28日 20:09

联邦政府解释,即便首相纳吉接获沙巴选区重划报告,也有权不呈国会寻求通过。沙巴民兴党主席沙菲益阿达抨击,纳吉此举形同无视沙巴州议会动议,并且违法。

沙菲益也是仙本那国会议员。他今日与一众希盟领袖在国会记者室召开记者会时表示,宪法规定首相必须提呈沙巴州议会通过的选区重划报告至国会。

“首相身为国家执行长,必须提呈选区重划报告至国会。首相别无选择。”

“不幸的是,沙巴人声音遭到忽视。纳吉不能推翻沙巴州议会议决……这是州法律,首相不能废除或删除州议会通过的法律。”

有权决定是否提呈

较早前,沙菲益在国会追问副首相阿末扎希,为何联邦政府没有提呈沙巴选区重划报告。

当时,阿末扎希为半岛选区重划报告总结。他回应,首相确实在2017年2月21日接获报告。

“不过,首相有权按照宪法第13附表第9条文,决定是否提呈这份报告。”

沙巴州议会增73席

宪法第13附表第9条文阐明,只要选委会向首相提呈选区重划报告,首相必须向国会下议院提呈这份报告,除非这份报告阐明,没有更动任何选区。

2016年8月,沙巴州议会通过选委会选区重划报告,赞同将现有60个州席,增加至73个州席。

由于纳吉没有提呈沙巴选区重划报告,沙巴预料在来届大选使用旧有边界。

政府今日在国会强行力推半岛及纳闽选区重划报告,引起朝野议员大混战。最终,投票结果是129票支持,80票反对,通过这份报告。



303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2531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4-2 22:26:59 | 显示全部楼层
亚洲时报

反对党议员意见大分裂 州会通过修宪增席

August 10, 2016

“风下之乡”州议会通过动议,把州议席从60个,增加到73个。

反对党议员多数投赞成票;行动党陈泓缣、公正党谢铭圣、泰伦斯投反对票;另一行动议员王鸿俊弃权。

(本报讯)沙巴州议会昨午在罕见的反对党议员意见大分裂情况下,以记名表决方式三读通过修正州宪法,以让本州原有六十个州议席增加十三个至七十三个。

在由六十人组成的整个州议会中,仅有三名反对党议员,即是民主行动党籍的陈泓缣(斯里丹绒区)以及同是人民公正党籍的谢铭圣(下南南)及泰伦斯贤文(摩约)反对该法案,形成「反对仨」。

与此同时,有一人弃权、一人缺席,投赞成票的共有五十五人,除了一眾国阵籍议员,还包括沙巴州议会反对党领袖公正党的拿督拉津奥金(克里亚斯)却联同同是在野的希望联盟的同僚也是公正党的刘静芝(亚庇亚庇)及行动党的艾德温博西医生(甘拜园)却投赞成票。

弃权的是行动党籍王鸿俊(里卡士),而缺席的是巫统籍拿笃区州议员拿督尤索阿达。

三反对党三种不同立场

这意味著,同是反对党有三种不同立场,即是反对、赞成与弃权。

赞成的尚有同是在野但不是希联成员的爱沙党主席拿督威弗烈邦布宁(担波罗利)及沙巴立新党主席拿督杰菲里吉丁岸博士(冰谷)亦投赞成票。

甫于月前退出巫统的拿督赵占山巴贡(苏拉巴央)及向来自称是「亲国阵」惟迄今无党籍的拿督杰兰尼韩丹(马东贡)也投下赞成票。

州议会就该修宪法案进行两轮、即是分别于二读及三读时点名表决,惟结果一样。

赞成票超过三分之二

由于州议长拿督赛阿巴斯也是巴隆区州议员,需要对法案表决,因此,他把会议交予副议长拿督郑观良主持,自己返回议员位置参与表决。郑氏在点算表决后宣布该法案获得通过,即是超过所需的三份之二大多数议员之支持。

较早时,沙巴特别任务部长拿督张志刚代表州政府提呈该法案二读时指出,增加十三个州议席是合时宜的,以有更合适的代议士人数,为人民提供更有效率的服务。

选委会可依法重画选区

他表示,根据法律,国州选可在每八年进行重划,而上一次沙巴重新划分国州选区是二零零三年,迄今已达十三年之久。

他说,俟州议会通过增加州议席之法案后,选举委员会则可援引联邦宪法第一百一十三条文,重新检讨国州选区范围,及提出新草案。

张志刚指出,彼等是考虑至沙巴人口及选民人数增加的比例、诸如道路等基本设施的增加而建议增加十三个州议席,以便在州内多元种族当中,有更公平的代表性。

总共有十四人参与辩论,谢铭圣在参与辩论时主张暂搁修宪,先去了解选委会如何划分选区;陈泓缣即认为不应该支持,因为不知道选委会如何划分选区。

有不满可向选委会提出

首席部长拿督慕沙阿曼解释,州议会通过增加议席,选举委员会即会执行选区划分工作,因此州议员和民眾对选区划分不满,应通过选委会于稍后时进行的听证会时提出。

他表示,选举委员会是一个独立机构,州政府及任何人都不能干预其如何重新划分本州国州选区。

另一方面,张志刚也代表州政府提呈另一项法案,寻求修正沙巴立法议会(民选议员)法令,即是将该法令中提及的「六十个州议席」改为「七十三个州议席」,以附合该修宪行动。

无论如何,并无任何州议员参与辩论此项法案。



增选区没详情有内情? 首长陈泓缣掀舌战

August 10, 2016

(本报讯)沙巴州议会昨日辩论修改州宪法以增加十三个州议席引来弥漫硝烟,首席部长拿督慕沙阿曼怒斥民主行动党籍斯里丹绒区州议员陈泓缣,结果造成双方一轮舌战。

表明不支持该法案的陈氏是在参与该辩论时,指该法案没有提供增设选区详情,怀疑建议增十三个州议席必有内情,而惹火了慕沙。

他进一步指出,选举委员会于今年四月展开运动重新调整投票中心时,把三千名选民从摩罗带、阿拔士和西巴迪州议席被搬到斯里丹绒投票,相信是为重划选区铺路。

陈氏的这番言论马上令得慕沙火滚,后者直指对方故意无中生有,误导州议会殿堂与人民,用意不良。

陈氏马上反唇相驳,他拉高声线指出,自己是做了功课才参加辩论,绝非无中生有,他还指慕沙过份维护选委会,这导致双方舌战升级,以致当时主持会议的副州议长拿督郑观良费了极大努力加以调停。

慕沙表明,增加十三新州议席乃根据选举会之建议提出,由不得国阵主张。

他表示,纵然他认同一些地区如冰湘岸和杜鲁毕需增新州选区,但基于选委会是个独立机构,他不能、也绝对不会滥用首长职权,干预选委会的运作方式。

他说,州议会通过增议席法案后,将由选举委员会拟出选区重新划分草案,然后公开展示并接受选民抗议并举行听证会,及提呈予国会通过后,届时,议员们仍可以提意见。

反对该法案的谢铭圣亦起立辩论,要求州议会延后讨论增州议席法案,先与选委会来个对话会,让议员们都清楚了解增十三个州议席,数目如何得来。

王鸿俊在参与辩论时也与谢铭圣有同感,表示选委会应尊重州议会,提供增设新州议席详情。

质疑选委会独立性王鸿俊表决弃权

(本报讯)民主行动党籍里卡士区州议员王鸿俊昨日解释,他是基于本身原则而在州议会表决修改州宪法增加十三个州议席之法案时弃权,因为他认同沙巴需要更多代议士为民服务、但与此同时,有关方面又未能针对日增加州议席作出具体说明。

他表示,作为沙巴最高的立法机构,州议会不应只是通过增加州议席之数目,然后交由选委会去「填充」,以致沦为「橡皮图章」。

他说:「沙巴现有一些选区确实很大,需要更多代议士来为民服务,例如冰湘岸(国会议席)面积那麽大,有必要增加一名代议士,更何况沙巴在过去十三年都未曾增加州议席了。」

王鸿俊是在州议会休会后接受报界访问有关反对党议员未能针对新增十三个选区法案一致投票时如此表示。

在回答一项问题时,他表示不相信选举委员会是「绝对不听国阵的意见而独立运作的」,其实,选委会应先行向一眾州议员解释会如何重新划分选区,才要求州议会决定要增加多少议席。

他说,如今的情况是「掉回头」,以致身为州议员的也对如何重新划分选区毫无了解。

国阵成员党支持增13议席 加比林:惟不能根据种族宗教划分

(本报讯)沙巴国阵成员党支持修改州宪法增加十三个州议席,沙巴进步党选区重新划分委员会主席加比林昨日指出,该党全力支持将沙巴目前的六十个州议席增至七十三个。

他表示,此举肯定惠及更多人民,减轻代议士的负担,惟他希望新选区不是根据种族和宗教背景划分。

他是在接受记者访问时这麽表示。

较早时,副首席部长兼团结党主席丹斯里百林吉丁岸在州议会昨日休会后接受报界访问时指出,一旦选举委员会展示重新划分选区草案时,民眾倘有异议应善用有关听证期限提出建设性抗议。

他说:「州议会通过增州议席法案后,选委会将会受知会,然后履行责任重划选区,同时聆听民眾反馈。」

他表示,民眾也可以善用社交和新闻媒体发表意见。他相信增加十三个州议席仍然可被讨论,但根据来自政党的声音,增加十三个或许是个合理的数目。

百林表示支持增十三新州议席法案,但新议席不能根据某些种族因素划分。他说,凭某些种族因素划分乃狭隘的思维,因为沙巴是个多元种族社会,各族人民和睦相处。

自由民主党主席拿督张志刚在受访时则指出,沙巴增新州议席是合时的,因为上回重划选区迄今已十三年。

他说,如今,人口已经增加,沙巴需要更多议席以满足更多人的需求,增加议席能确保民代更有效服务选民。

陈泓缣:反对党原已达共识投反对票 不知为何突然变卦

(本报讯)民主行动党籍斯里丹绒区州议员陈泓缣昨日指出,沙巴希望联盟一眾州议员其实早前已经达致共识,要针对修改州宪法增加十三个州议席之法案投反对票,但不知为何突然来个大逆转,令他深表失望与费解。

他表示,反对党阵营如今有人赞成修宪,日后选举委员会重划选区惠利国阵,反对党难以「站在道德至高点」采取司法行动加以挑战。


指反对党议员太天真

他说:「我最失望的是我们反对党议员太天真,相信选委会将公正透明的重划选区,以为选委会将友善对待反对党。

「我个人看法是,今天我们投了赞成票,以后划出十三个有问题的选区,那时我们又有什麽『道德至高点』去采取法律途径来抗争?

「当然,我很了解,即使全部反对党议员投反对票,这项法案还是会通过,因为我们人数不够,但我们决定展开拖延战略,申请司法检讨,至少下届选举十三个新(只利惠国阵的)州议席不能生效。」

陈泓缣是在州议会休会后接受报界访问有关反对党议员未能针对新增十三个选区法案一致投票时如此表示。

每次增席巫统就大胜

他表示,为历史上已经证明,每次增加选区,接下来选举巫统就大获全胜。

他说:「我没有意思要批评我的同僚,但发生了这件事,我只能说州议会反对党的党纪和党立场,远远无法达致一贯性和连续性的地步。」

陈泓缣表示,虽然有些反对党议员会认为「增加州议席后,反对党也有更多上阵的机会」,这是很短视的,因为这项举措,最终是国阵得益,反对党赞成的话,最终只能继续当反对党。

他感叹沙巴的反对党抗争精神不够强烈,大家似乎认为朝野应该「好来好去」,不习惯面对冲突,以至划不清界线。

证明行动党良心投票

他说:「行动党本身也针对增加州议席问题一分为三,有人赞成、有人反对、也有人中立,我只能说,这证明行动党是『自由的发表自己的声音』,真是『良心投票』。」

提及他昨日在州议会与慕沙大开舌战时,他说,这是预料中事,因为对方要保护选委会。

他表示已将经将此事向行动党中央报告。



拉津:增议席反对党虽立场不一 选区有别考量不等同分裂

August 10, 2016

(本报讯)沙巴州议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拉津奥金昨日否认沙巴希望联盟曾达致共识反对修改州宪法增加十三个州议席之法案,他也申明,反对党尤其是希望联盟议员在表决该法案时立场一分为三,彼等并未闹分裂。

他表示,彼等之间也没有任何的误解,而是各人基于本身选区情况有别,而在表决时作出不同决定。

他说:「当然,有人支持、有人反对(也有人弃权),但我本身(赞成)的立场是明确的,因为沙巴人口已增加,需要更多代议士为人民提供服务。

「更何况纵然我们全体反对,国阵也能够以大多数议员支持情况下加以通过。」

拉津也是沙巴人民公正党主席,他是在州议会休会后接受报界访问有关反对党议员未能针对新增十三个选区法案一致投票时如此表示。

在回答一项问题时,他表示,其实,增加议席与选举委员会日后是否不公平重新划分选区是两回事,倘出现不公平重新划分选区,则反对党依然可以提出反对。

他说:「法律规定州政府、地方政府及每一百人均可以针对重新划分选区草案提出反对,我的六届州议员经验告诉我,皆是先行通过增加议席,然后才提呈重划选区草案,这是程序。」

刘静芝与威弗烈:人口增故同意增议席

人民公正党籍亚庇亚庇区州议员刘静芝则表示,她之所以同意增加州议席,纯粹是因为沙巴人口已经有所增加。

她说:「虽然我听说我的选区不会受这次重新划分选区影响,其实,在上届大选,却突然增加四千名选民,不知他们从何而来,我最近去检查,发现又增加了两千人,也不知从何而来。」

爱沙党主席兼担波罗利区州议员拿督威弗烈邦布宁表示,他亦是考虑到沙巴人口已经增加,才同意增加州议席之法案。

他说:「当然,选举委员会必须公平重新划分选区,包括透过稍后展示该草案及举行听证会时,听取公眾的意见。」

未能提出相关资讯 泰伦斯贤文表决反对

公正党籍摩约区州议员泰伦斯贤文表示,他是因为有关方面并未能提出任何的资讯就说要增加十三个州议席,才表决反对。

他说:「我建议,如果要增加代议士为民服务,大可援引官委议员条例。」



支持增州席是沙巴希盟窝里反先兆

神山派掌门 August 17, 2016

沙巴增加13个州议席法案,在州议会获得朝野州议员携手以压倒性投票赞成下,已成定局地成功通过,其实是项须修正州宪法的法案,本来就在国阵在州议会占超过三分之二人数优势下,毫无悬念地通过的,可是值得引人瞩目甚至预料之外的,竟然是超过半数的在野党州议员,反传统地去与配合国阵,大家并肩合作去支持沙巴增加州议席。

为何笔者会说反传统的呢?皆因在野党不管是从民联到希盟,都是认为选举委员会,会依照国阵的意愿,来划分出对执政党有利的选区,也即是在野党经常形容为杰利蝾螈的为某方利益而设计的有违一人一票之划分选区方式。

因此,自2008年起,国阵被在野党瓦解了在国会占三分之二的优势后,执政党虽然还能自持简单多数票,来促使其由内阁制定的法案在国会通过,可是要在国会通过须修改宪法的法案,例如增加国会议席的数量,除非获得在野党议员窝里反投赞成票,以凑足超过三分之二之人数优势,来在国会意外通过,否则就别痴心妄想。

基于在野党都认为选委会以杰利蝾螈方式来划分选区,因此在国会失去三分之二优势的国阵,是不可能获得在野党在国会里的配合,来增加国会选区,纵然砂拉越州议会的国阵占有三分之二优势,但该州的在野党也在上年同一阵线地在州议会,为砂州增加州议席的法案,积极投下无法改变现状的传统式反对票。

回到沙巴,目前有九位州议员的在野党,却仅有三位州议员秉持在野党的传统立场,无关痛痒为增加州议席法案投反对票,另五位与国阵连成一线,还有一位立场暧昧不清地投弃权票,那为何沙巴的在野党,特别是希盟的行动党与公正党州议员,会在法案三读投票之际,有半数的人反传统,顺水人情配合国阵去投票支持是项法案呢?

五位配合国阵投赞成票的,不谈两位属于本土政党的爱沙党主席威弗烈邦布宁及沙巴立新党主席杰菲里吉丁岸,但隶属希盟的公正党沙巴主席拉津奥金、与同僚刘静芝还有行动党的艾德温博西,这回竟然违反了希盟对增加选区方案的投反对票方针,他们的理由不外乎沙巴人口已增加,需更多的州议员为民服务。

真如秉持希盟传统立场而投反对票的陈泓缣所言,希盟一众州议员早前已达致投反对票的共识,如今却来个大逆转,在有在野党议员窝里反去赞成修宪,日后选委会重划有利国阵的选区,反对党难以「站在道德至高点」来采取法律途径去进行挑战。

为何同在希盟的州议员却会对增加州议席法案的立场同床异梦貌合神离?笔者只能说配合国阵的在野党州议员各怀鬼胎各有盘算,笔者认为反对党领袖拉津是冀望州选区的增加,让公正党像砂州选那般,有更多上阵的选区,这让在砂州选进军土著区而吃尽全军覆没苦头的行动党无利可图,同时也让一直把自主权挂在嘴里的拉津,向中央来个下马威,以反希盟传统的投票方式,来树立其自主权威望。

至于行动党的艾德温博西,虽然在四月间与陈泓缣举行记者会,指出沙巴选区不公平的现象,可是如今却来个三百六十度大逆转,去配合国阵投赞成票,相信与他最近的退党传闻脱离不了关系,且他还在州议会后交代将在一个月后公布其政治动向,可见他对行动党的忠心已有所动摇了,大家就拭目以待他下个月所公布的消息吧。

还有那位王鸿俊,既然都表明了质疑选委会的独立性,就理应以站在党立场的陈泓缣马首是瞻投下反对票,可是他却基于认同沙巴需更多州议员的本身原则,而立场暧昧不清地投弃权票,亏里卡士的选民当初还在投党不投人的情况下,把这新丁送入州议会,结果投出一位党立场、选民权益及本身原则都轻重倒置,而选择逃避现状的州议员。

假借改变不了现状而搬出诸多缺席国会的理由,让国阵有惊无险在国会通过极争议性的2013防范罪案法案和2015防恐法案,笔者觉得希盟议员的消极态度完全辜负了选民送他们进国会的期望,如今还发生沙巴希盟州议员在州议会配合国阵通过增议席法案,试问这是反对党支持者所要的吗?笔者只能说,沙巴希盟州议员目前人数寥寥无几就已不像样是先兆,若往后再多胜选的达到可让国阵岌岌可危时,顶多也是促成多几位投机政客,不是中选跳槽就是在州议会投票时唱反调窝里反。

303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2531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4-2 22:27:51 | 显示全部楼层
亚洲时报

反对党议员支持增议席修宪 沙巴国阵意外收获

August 11, 2016

【本报特别报导】为期三天的沙巴州议会本季会议通过修改沙巴州宪法增加十三个州议席尘埃落定,不仅有反对党议员支持该法案而令人意外,沙巴国阵也在这场政治角力中获得「意外收获」。

砂拉越州议会及国会分别于前年杪及去年杪提呈增加州议席法案及接纳砂州重划选区草案动议,但均受到在野的希望联盟代议士的全力反对拦路,惟同样的剧本这回却未在沙巴州议会上演。

州议会是于本周二在罕见的反对党议员意见大分裂情况下,以记名表决方式三读通过修正州宪法,以让本州原有六十个州议席增加十三个至七十三个。

在由六十人组成的整个州议会中,仅有三名反对党议员,即是民主行动党籍的陈泓缣(斯里丹绒区)以及同是人民公正党籍的谢铭圣(下南南)及泰伦斯贤文(摩约)反对该法案,形成「反对仨」。

与此同时,有一人弃权、一人缺席,投赞成票的共有五十五人,除了一眾国阵籍议员,还包括沙巴州议会反对党领袖拿督拉津奥金(克里亚斯)却联同同是在野的希望联盟的同僚刘静芝(亚庇亚庇)及艾德温博西医生(甘拜园)却投赞成票。弃权的是行动党籍王鸿俊(里卡士),而缺席的是巫统籍拿笃区州议员拿督尤索阿达。

这意味著,同是希望联盟的就有三种不同立场,即是反对、赞成与弃权。

赞成的尚有同是在野但不是希联成员的爱沙党主席拿督威弗烈邦布宁(担波罗利)及沙巴立新党主席拿督杰菲里吉丁岸博士(冰谷)亦投赞成票。此外,沙巴进步党选区重新划分委员会主席加比林也在州议会殿堂外指出,该党全力支持将沙巴目前的六十个州议席增至七十三个。

他表示,此举肯定惠及更多人民,减轻人民代议士的负担,惟他希望新选区不是根据种族和宗教背景划分。

如此一来,打著本土旗帜的该三党组成的「沙巴联合阵线」的共同立场是支持增加十三个州议席,尽管他们也常指责选举委员会偏颇执政党。

也是沙巴行动党大选备战委员会主席陈泓缣在一周前已表示反对沙巴州议会修改州宪法以增加十三个州选区,倘有关方面一意孤行,不排除循法律诉讼加以阻止。他指出,这是因为有关行动必定出现偏颇,只是利惠执政集团,以及让沙巴国阵从中赢得更多州议席,进而巩固州政权。

他说:「过去的数度增加议席及重新划分工选区运动,一再证明执政集团会利用予巩固州政权,反对党在州议会代表比例不及三份之一,我们要求该如何划分,都不会受到政府尤其是选举委员会的接纳。因此,我个人认为,我们应仿效淨选盟于去年反对砂拉越重新划分选区之行动,包括先在展示时集眾反对,以及透过司法途径加以阻止。」

陈泓缣在增席法案获得通过后接受报界访问时指出,沙巴希望联盟一眾州议员其实早前已经达致共识,要针对修改州宪法增加十三个州议席之法案投反对票,但不知为何突然来个大逆转,令他深表失望与费解。

他表示,反对党阵营如今有人赞成修宪,日后选举委员会重划选区惠利国阵,反对党难以「站在道德至高点」采取司法行动加以挑战。他表示最失望的是反对党议员太天真,相信选委会将公正透明的重划选区,以为选委会将友善对待反对党。

沙巴行动党主席兼山打根区国会议员黄天发同意对这种情况感到不悦,他在陈氏向报界发表谈话之际就在一旁经过,他当著记者面前向陈氏说:「你是真正的反对党!」

一名国阵籍州议员昨日在受询时也表示对这回有反对党议员支持增加州议席感到意外,「反对党固然是反对的。」

政治观察家指出,沙巴反对党日后如何凝聚力量及以何种态度来处沙巴议席增加的问题,令人关注。



陈泓缣:坚持在野制衡立场 反对增席无灰色地带

August 11, 2016

(本报讯)沙巴州议会表决修改州宪法增加州议席居然有反对党议员支持,「反对仨」成员之一的民主行动党籍斯里丹绒区州议员陈泓缣昨日再度针对该课题发言,直指反对党议员以为在议会内和当权者好来好去的良好互动必能带来公平的对待,是「好傻好天真!」

他强调,作为议会内的反对党,就需要有反对党的样子。

他说:「尤其是增加州议席,事关修宪的改变政治局势等大事,就必须要反对,没有中间灰色地带。这不是为了反对而反对,这是在野党监督制衡当权者应有的立场。」

陈泓缣是于昨早在其社交网站《面子书》贴文中这麽表示。

他表示,如果选举委员会这麽独立不受政治干扰,「那大马还需淨选盟来干甚麽?这些年来上街不是白费了?」

他说:「以为增加多一点议席,大家有地盘分,可以照顾跟随者们的政治野心,是急功近利的短视;以为法令阐明每隔多少年就要重划选区等于增加选区,徒有『法制』精神、不是『法治』精神,是抗争意志的匮乏。」

无论如何,陈氏表明「就说这麽多」,之后对此课题不愿置评。

州议会于前午在罕见的反对党议员意见大分裂情况下,以记名表决方式三读通过修正州宪法,以让本州原有六十个州议席增加十三个至七十三个。

在由六十人组成的整个州议会中,仅有三名反对党议员,即是陈泓缣以及同是人民公正党籍的谢铭圣(下南南)及泰伦斯贤文(摩约)反对该法案,形成「反对仨」。

陈氏当时接受报界访问时直指沙巴希望联盟一眾州议员其实早前已经达致共识,要针对修改州宪法增加十三个州议席之法案投反对票,但不知为何突然来个大逆转,令他深表失望与费解。

他表示,反对党阵营如今有人赞成修宪,日后选举委员会重划选区惠利国阵,反对党难以「站在道德至高点」采取司法行动加以挑战。



反对党议员支持修宪增席 宾曼梳直批“愚拙”

August 11, 2016

(本报讯)沙巴淨选盟负责人宾曼梳昨日直言批评沙巴反对党议员,在未获悉任何详情及影响情况下就支持修改州宪法增加州议席实是「愚拙」!

他指出,这简直就如同给予他人一张未填上银码的支票,「这就是民主?请为沙巴及沙巴人祈祷,我的天!」
他是在州议会通过修正沙巴州宪法增加十三个州议席之法案后,在其社交网站《面子书》上贴文中这麽表示。

宾曼梳过后接受记者访问时也坦言对通过该法案感到失望,尤其是对反对党亦支持该法案深感意外。

他说:「他们可能是想法错误,说甚麽每隔八年就一定要增加州议席……有关表决结果,更令人感到混淆。」

他指出,事实上,州议会应先行让有关方面透露如何重划选区,以及在何处增加州议席,然后才决定是否同意增加州议席,而不是「逆道而行」。

●无论如何,宾曼梳表示,沙巴淨选盟依然会密切监督接下来的情况,包括跟进选举委会如何重新划分国州选区,并且在既定的期限内提出抗议,甚至展开司法挑战。

他说:「我们会依据规定在有关地区聚集一百人提出抗议。」



陈泓缣:12州选区选民分配不公平 有违一人一票精神

April 14, 2016


陈泓缣(右)联同艾德温博西举行记者会指出沙巴选区不公平现象。

(本报讯)民主行动党籍斯里丹绒区州议员陈泓缣昨日指出,沙巴现有的六十个州议席当中,有七个是「杰利蝾螈」问题,而选民人数分配不公平的共有十二个,严重违反环球性的一人一票精神。

他在引述「淨选盟2.0」针对沙巴最新选民名册及选区所作的最新分析时指出,所指的「杰利蝾螈」问题甚至出现一个选横跨两至三个地方政府,甚至省份范围的问题。

他说:「因此,我在明日(指星期四)开始的州议会会议中提呈拒绝国会于一九七六年修正联邦宪法行动之动议,以及修正一九六五年民选议员法令之法案。

「要解决沙巴选区不公平现象,得从恢复沙巴作为大马立国三大伙伴地位开始……恢复三大伙伴地位及重设州内五个省份,就让这些省份拥有如同西马州属的地位;试想一下,如果在马六甲有一个选区横跨至雪兰莪州,是多麽的离谱。」

陈泓缣也是沙巴行动党选举总监,他是在亚庇区国会议员及甘邦园区州议员办事处举行的记者会上这麽表示,在场的尚有甘邦园区州议员艾德温博西医生。

「杰利蝾螈」(Gerrymander)乃指选区划分之方式是专为某方选举利益而设计的。这个字词从美国麻萨诸塞州州长埃尔布里奇格里的名字,及当时划分后的选区形状貌似蝾螈(salamander)此两者而来。

根据「淨选盟2.0」针对沙巴最新选民名册及选区所作的最新分析,七个「杰利蝾螈」州选区是邦基、马东贡、下南南、路阳、昆达山、担布南及苏高。

十二个选民人数分配不公平的选区是:邦基、丹绒加布、卡拉布奈、下南南、甘拜园、纳巴湾、苏骨、双溪西甫架、伊罗普拉、苏高、拿笃及西巴迪。

陈泓缣也表示,选举委员会早前将沙巴州内原有的六百八十八个投票区(Polling District)增至七百四十个,并谓这是为了日后增加选区而准备;问题在于,这次增加投票区,将一些地区作不合理的调整。

他举例,在其选区内的新安投票区的投票站(Locality),如今重划为古哈拉投票区内,「但我不认为新安人民在情感上,会认为自己如今是在古哈拉。」

他表示,据其猜测,选委会这麽做是要于日后将该投票站列入摩罗带州选区,以减少人民对反对党的支持,让执政党更易取胜。

他表示,在同样的「杰利蝾螈」问题下,他的选区人数是毗邻的西巴迪的三倍,完全违反一人一票精神。

303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2531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4-6 22:50:14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未呈沙13新增选区议案 杨德利与6政要 起诉首相与选委会

2018年4月2日

亚庇2日讯|里卡士区选民拿督杨德利与另六名选民,今联合入禀法庭起诉首相与选举委员会,要求宣判首相须执行职责,向国会提呈沙巴13个新增选区,以在下届大选采用。

七名入禀人:拿督杨德利(沙巴进步党主席),进步党副主席拿督苏益慕达立,沙巴联阵秘书爱德华达古,进步党选举委会主任查毕利苏海明。

另三名入禀人为土著团结党署理主席爱德华林古,沙巴人民希望党青年团长佐威利斯马查米及沙巴人民团结党执行秘书阿妮丝蒂西雅。

他们的诉状列首相与选委会为第一及第二答辩人;诉状乃通过电子入禀系统提呈;他们由三名律师代表:拿督迈佐马哈、碧娜姬与杨奕智。

他们均以大马选民身份,入禀诉讼杨德利与苏益慕达立来自里卡士区及亚庇(N14及P172),第三人来自吧巴及高坑(P175及N21),第四入禀人来自兰瑙及昆达山(P179及N29),第五人来自斗亚兰及担波罗里(P170及N09),第六人来自马鲁都及丹狄(168及N05)及第七人来自古达及丹绒加布(P167及N2)。

他们要求高庭作出以下宣判:

(一)第一答辩人须行使宪法职责,尽快将沙巴13个新增州议席,提呈国会通过以便在来届大选采用。

(二)要求发出庭令谕令第一答辩人行使在宪法赋予职责,将第二答辩人的报告提呈予国会。

拿督杨德利在其宣誓书中指出,2016年7月28日沙巴州政府宪报颁布,沙巴州议会选区由60个增至73个。

2016年8月9日州立法议会辩论后,以超过三份二多数通过该法案;2016年8月17日州元首赞同上述沙巴州宪法修改法案。

拿督杨德利较后发表说,选举委会的报告,有须寻求国会的决定,并非首相是否批准或拒绝,所以诉方要求法庭发出庭令,谕令首相行使其宪法赋权下的职责,因为我们已给予他足够的时问。

他也表示,他们的诉讼并非要求法庭宣判即将来临的大选中,沙巴的选举无效,而是寻求让首相将沙巴的选委会报告提呈予国会。

「我们不能任由这么重要的课题,现阶段或将来没有解决。」他说。



黄仕平守土 团结党要雪耻 斯里丹绒谁主沉浮

2018年4月2日

斗湖2日讯│随着第14届大选即将来临,斗湖及卡拉巴干两个国会议席及属下六个州议席候选人争夺战,就属唯一以华裔选民占大多数的斯里丹绒州选区(N57)最为热闹。

根据选举委员会的最新统计记录,斯里丹绒州选区选民人数达2万6247人,当中华裔选民占64%。

同时1990年以后出世(现年28岁以下)的适龄投票公民,共有1781位,占该州席选民人数的6.78%。

过去连续两届大选痛失斯里丹绒州议席的沙巴团结党,在随即到来的第14届大选,将会派出何人来收复失地,也成了斗湖坊间广泛揣测的热议话题。

事关早前有消息传出,团结党为了收复斯里丹绒这块失地,有意在来临大选派出年轻的新面孔上阵,顿时党内早在半年前就开始有新「准」候选人的名字陆续传出,而这些有意出线的新人当中,不乏是年轻、高学历及专业人士。

这些准候选人都以不同的形式来争取出线,当中有的运用现有的权势,有的依靠党内高层关系,甚至有的是借助外面的强势力,总之就是各使奇招,凭藉各自的优势「各显神通」,为的就是为自己增添筹码,赢得最终出线权。

团结党罗思辉黄嘉立呼声最高

纵使这些盛传的准候选人都各有千秋,可是最后还是要得到党最高领导的认可才能作准。然而事情演变至今为止,团结党内争线上阵斯里丹绒州议席的候选人当中,目前就以斗湖中华商会前任会长罗思辉,以及拥有博士学位的黄嘉立的呼声最高。

早前报章有报导,罗思辉在今年二月份农历新年,在私邸举办的新春门户开放,难得邀请到州首长丹斯里慕沙大驾光临。然而另一派系的黄嘉立博士也不落人后,在同一天传出团结党主席丹斯里百林及署理主席拿督于墨斋突然造访,而且还密谈了近一小时。

从上述形势来看,罗黄两人各别均得国阵大家长和团结党大当家的「加持」,两位候选人之争也随即进入白热化阶段,双方的实力暂且是平分秋色、势均力敌。

有可靠的消息透露,罗黄两人获得上层的「钦点」,已在上周飞往亚庇接受团结党执行主席拿督斯里邦里玛麦西慕亲自主持的「候选人」面试。此后两人在斗湖继续「你有你开场邀请群众演讲,我有我受邀担任各社团活动主宾」,各自行动捞取最大的政治筹码,以争取大选最终的出线资格。

尽管第14届大选脚步迫在眉睫,但是团结党迄今仍未针对斯里丹绒州议席候选人的人选透露出半点风声,使到许多一直虎视眈眈该席位上阵的各路诸侯,包括上届候选人或一些意气风发的新人,难免会气急败坏,担心在最后关头榜上无名。

火箭预料换将守土

至于守城的行动党方面,现任斯里丹绒州议员陈泓缣与亚庇国会议员黄仕平,预料将在第14届大选对调选区,从陈泓缣近期在多个政治活动中释出的信息,以及频密地走访亚庇的种种迹象显示,陈氏准备在来届大选上阵亚庇国席,要在政治生涯寻求更上一层楼。

谈到黄仕平这位在2008年第12届大选中,在历史上成功把第一支火箭射入沙州议会的开疆功臣。他后来在2013年第13届大选移师到亚庇国会后,在时隔将近5年时间,如今要再次班师回朝斯里丹绒选区,似乎还要面临一些党内人事障碍。

毕竟在黄仕平担任亚庇国会议员期间,火箭在斯里丹绒选区除了由陈泓缣当家掌门外,还有一人也不能受到忽略,那就是行动党沙巴社青团团长兼斯里丹绒支部主席洪诗杰。洪氏过去在处理民瘼,包括在干旱季节,挨家挨户送水皆获得民众高度好评。

据悉,有一部份党基层及斗湖民众认为,火箭应该委派年轻壮丁上阵斯里丹绒,才能突显火箭重视及重用年轻接班人,况且洪诗杰已具备出任候选人资格,据传有关呼请已经上达予州级领导层,惟最后定案仍有待州领导层商讨后公布。



当今大马

不满选区重划遗漏,爱沙巴党兴讼阻止州选

发表于 2018年4月5日 15:50  |  更新于 2018年4月5日 15:56
   
选区重划报告获国会通过,却没有纳入沙巴新增的13个州席的争议,再次引发司法诉讼。爱沙巴党今天入禀法庭,申请暂缓执行令,阻止沙巴举行州选举。

爱沙巴党主席威佛烈邦布宁 (Wilfred Bumburing)今日向亚庇高庭申请,要求国会须先接纳这13个州席,抑或州议会撤销新增州议席的法案后,才得举行州选举。

沙巴民兴党主席莫哈末沙菲益、沙巴进步党主席杨德利等人之前指出,若第14届大选并未涵盖新增州席,则日后必触发宪政危机。

两天前,杨德利更向申请执行令(mandamus order),强制首相履行其宪政赋职责,提呈选委会报告给国会下议院,为沙巴增添13个州议席。

疑消弭民兴党优势

选区重划报告在国会提呈并通过,惟沙巴州的选区重划尚未提呈。沙巴州政府澄清,早已把该州的选区重划和增加国州议席的建议呈交联邦政府。

沙巴州议会是在2016年8月通过沙巴州选委会的选区重划报告,赞同将现有60个州席,增加至73个州席;然而,当时民兴党尚未成立。

分析家认为,国阵担忧沙巴州议会建议增加13个州议席,恐有利于近年成立的民兴党,因此宁愿采取以不变应万变策略。



亚洲时报

苏观山:沙巴在来届大选 续用60州席不违宪

2018年3月31日

(本报讯)沙巴法律协会主席苏观山昨日指出,尽管沙巴州宪法已修正为沙巴共有七十三个州议席,但来届大选倘继续采用原本的六十个州议席之制度,并不违法。

他表示,这是因为联邦宪法允许连同修正州宪法有关州议席数目条文而一并进行的有关选区重新划分行动可以两年内完成,有关行动迄今尚未完成。

他说:「沙巴州议会是于二零一六年八月通过修改州宪法增加十三个州议席(全部七十三个)及后在宪报上颁布,选举委员会就展开重划选区之工作,有关报告须交由首相提呈至国会以简单大多数票通过方才生效。

「这意味著,首相只须在今年八月或之前在国会提呈该报告,我们视现阶段为选委会仍在进行重划工作。」

苏观山是在亚庇接受记者访问,评论沙巴选区重新划分报告并未呈予国会本季会议时这麽表示。

他表示,重点在于,整个程序必须包括在国会通过有关报告,及由国家元首签准及在宪报上颁布后方才生效。

沙巴希望联盟策略主任陈泓缣前日指出,希盟研究针对沙巴州议会于两年前通过增加十三个州议席,却迄今未提呈国会寻求通过,是否违宪的问题提出司法检讨。

他表示,事实上,选举委员会早就完成了有关重划选区之报告,并已提呈予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拉萨,纳吉就有责任将之提呈到国会。

在此之前,州秘书丹斯里苏卡迪华基曼发表文告解释,沙巴州政府已要求联邦政府重划及增加州内国会议席,以符合沙巴在马来西亚联邦内的地位,是为于两年前获沙巴州议会通过之新增十三个州议席措施迄今仍未能生效之原因。

他在强调「沙巴有必要增加国会议席」时指出,选举委员会仍在处理该问题,「当选委会完成有关研究工作及拟就有关报告后,即可提呈国会寻求。」

沙巴人民复兴党署理主席德雷尔莱金早前表示,由于沙巴选区重划报告未提呈国会本季会议,沙巴州大选可能不会与第十四届全国大选一并进行。

他表示,国阵的如意算盘或是在全国大选后才在国会提呈该报告,过后才举行州大选。

沙巴民主行动党主席兼山打根区国会议员黄天发已针对这个问题促选举委员会解释,为何沙巴并没有被纳入在该报告内;他质问这是否不尊重沙巴州议会的所通过的议程吗。

他指出,如果来届大选沙巴继续采用六十个州议席之原有选区制度将引起宪政危机,因为一方面州宪法已修正为规定沙巴共有七十三个州议席,但大选却只选出六十名州议员。

沙巴人民复兴党主席兼仙本那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沙菲宜亦质疑为何州议会通过修宪后,该建议却没在提呈到国会。

沙巴州议会于二零一六年八月通过修改州宪法增加十三个州议席之法案,将州议席由现有的六十个增至七十三个。无论如何,有重新划分选区草案动议须提呈国会通过后方能生效。

沙巴联合阵线(沙联阵)也于早前警告,倘来届大选沙巴继续采用原有的六十个州议席之制度,将引发严重的宪政争议。



星洲日报

根国席仅2党表态出征林明河迎战黄天发

国阵反对党兵戎相见庇国会选区大混战

亚庇亚庇新选民暴增异常刘静芝:“我没信心胜选”

东岸沙卡兰-内陆吉丁岸-沙上演政治家族内讧

WhatsApp Image 2018-04-06 at 12.05.24.jpeg

11

主题

3万

帖子

13万

积分

积分
136030

敦丹斯里拿督斯里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星章(累积乐捐RM500以内)

发表于 2018-4-7 14:47:02 | 显示全部楼层
根据  路边社  消息,乃是因為某方担心新增13个州选区之选民极有可能会对某方不利,為了万全起見,不予提呈国会通過
採用旧选区

以后的事以後再說吧
美女我喜歡看。
性感尤物是我的最愛。
攝影是我的生命。
拍攝性感照是我的夢想!

303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2531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4-8 23:57:50 | 显示全部楼层
华侨日报

12万新选民取向关键、朝野全线开打火花四射  沙巴选战排山倒海

2018年 04月 08日

【亚庇八日讯】十二万新选民加上沙巴政治格局出现显着改变,被喻为『所有选举之母』的第十四届全国大选势必更加戏剧化,竞争比人们的记忆中选举更加激烈。

根据选委会,沙巴选民人数达一百一十一万九千零九人,比二〇一三年的九十九万八千八百四十四人增加十二巴仙,新选民人数达十二万零一百六十五人。

虽然国州议会今日才正式解散,大选急速升温,各政党启动竞选机制,摸拳擦掌对六十州议席廿五国会议席决一死战。

三大反对阵营围攻国阵

沙巴国阵今回面对三大反对党阵营围攻,沙巴民兴党已经与希望联盟正式结盟及完成议席分配,由民兴党主席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统率以在第十四届全国大选联手出击震憾国阵。

另一个反对党阵营是由四党组成的沙巴联合阵线,即冰谷州议员拿督杰菲里吉丁岸领导的沙巴国民立新党,克里亚士州议员拿督拉京奥金领导的沙巴人民希望党,前首长拿督杨德利领导的沙巴进党党,以及沙巴人民统一党。

邦布林于去年脱离沙巴联合阵线后,与沙巴子民党结盟。

沙巴国阵在六十个州议席中佔四十九席;廿五个国会议席中佔廿一席。

巫统(30),团结党(7),民统(4),人团党(2),自民党(3),民政党(2),马华(1),以及一名亲国阵独立人士,即马东贡州议员拿督再兰尼韩旦。

反对党获十席,民兴党(3),公正党(2),行动党(1),立新党(1),爱沙巴党(1),沙巴人民希望党(1),沙巴子民党(1)。

首席部长兼沙巴州国阵主席拿督斯里慕沙阿曼昨日指出,他有信心人民继续做国阵的后盾,继续让国阵在州立法议会有三份二优势。

他说,国阵已作好充份准备收复失地,从反对党手中夺回在上届选举中落败的选区。

国阵准备收复失地

他相信人民会看在国阵兑现承诺的良好记录,继续给力支持国阵。

沙巴部分州议席选民架构在过去五年出现关键性转变,更陆续传出1万2000名选民被转移到其它选区投票的问题,淨选盟要求选举委员会提供合理解释。

淨选盟综合多个反政党提出的投诉个桉发表文告指出,只是沙巴复兴党就点出5000选民遭人转移选区,人民公正党也指责,自从第13届大选结束后,亚庇的州选区就"系统性"的增加了7456名选民。

依据选举委员会于今年二月宪报颁布的2017年第四季度选民册,被视为传统华裔选区的亚庇亚庇州选区如今已变成溷合区。

华裔选民比例曾一度在2008年佔八成的亚庇亚庇州选区,华裔比例降至43.09% ,土着近四成。

代表公正党的亚庇亚庇州议员刘静芝指其选区早在上届二〇一三年大选时出现选民大搬家来了大批外来选民,截自目前为止,其选民在增加了七千名选民的同时,也有一千名华裔选民相信在不知情下被搬到其他选区。

目前,华裔选民比例过半的州选区祗有路阳(75.16%)、里卡士(73.85%)、斯里丹绒(64.05%)、丹绒巴拔(51.17%)以及伊罗普拉(50.44%)。

华裔为主的溷合区有亚庇亚庇和加拉敏丁(41.08%)。

根据截至2017年第四季度的选民册数据显示,亚庇及山打根国会选区作为传统华裔选区的地位不变,华裔选民分别佔63.81%和50.71%。

斗湖与三脚石国会选区为溷合区,斗湖华裔与马来选民比例相差0.21%,三脚石国会选区的华裔选民只佔30%。

与上届大选完全不一样

沙巴大学政治分柝员兼资深教授李国楝(译音)接受马新社访问时指出,第十四届全国大选的政治格局与上届大选完全不同,第十三届全国大选前,盛传希联入主布城似乎会成为事实,但这回反对党阵营因议席分配谈不拢,造成四分五裂。

他说,国阵政府认真解决基设发展需求和保安问题对国阵有利。

他说,东岸保安指挥区的成立大大改善东海岸治安情况,去年全年完全没有发生涉及大马公民的绑架桉。

他说,泛婆罗洲大道计划惠及广大人民。

他说,大部份政党试图将本地课题,尤其是一九六三年马来西亚协议资本化以赢取沙巴民心。

他说:「沙巴的政治人物抄袭"砂拉越人的砂拉越"一点都不出奇,朝野阵营皆把六三年立国协议放进个别竞选宣言,我们希望这不是政治戏码。」

国阵不易攻下火箭堡垒

李教授预测,国阵难以攻下行动党保垒区如亚庇,山打根,斯里丹绒,里卡士和路阳,也在市区和半效区面对反对党的严峻挑战,这包括仙本那、诗南、三脚石、斗湖、保佛、兵南邦、实邦加、冰湘岸、根地咬、哥打马鲁都国会议席,以及亚庇亚庇、下南南、摩约、担波波里、九鲁、依罗普拉、加拉敏丁、冰谷、卡达迈央、甘拜园、马东贡、克里亚士、西贡、古纳、东谷、史纳浪、苏拉巴央以及布加雅。

另一名政治观察员路易士里东指出,虽然形势对国阵有利,但民兴党与沙巴希联结盟,由拿督斯里沙菲益统率三军作战,国阵不能掉以轻心。

他说:「政治上是没有不可能的事情,正如没人会料到人民党政府会在一九八五年倒台。」



诗华日报

国阵女将卫冕东谷选区 张仕文马哈末表态支持

2018年4月8日

(拿笃8日讯)沙巴自由民主党拿笃区部主席张仕文,也是拿笃区人民志愿警卫团荣誉警监与沙巴人民团结党(人团党)拿笃区部主席马哈末(Mahamud Ahmad)皆表态支持东谷州议席选区由女将代表国阵在这次的大选披甲上阵。其中,米兹玛(Mizma Appedullah)、莎丽哈(Saleha Abdul Wahid)或拿汀麦查都(Datin Maizatul Akmam Alawi)为理想人选。

张、马支持女将卫冕东谷

张、马二人皆异口同声地表示,上述三名女将都是本地政坛资深的巾帼英雄,女中豪杰,而且,除了米兹玛是国阵与巫统诗南区妇女组主任外,另外两名辈份较高的莎丽哈与麦查都,也曾担任过同样的职务。其中,莎丽哈如今还是沙巴州房屋局董事,麦查都则是现任本州首席部长的政治秘书。

据悉,自从原任东谷州议员拿督苏海里赛益于去年3月24日病逝后,该选区人民代议士一职一直悬空着,由当地的社会发展领袖默曼昂才代理其议员部份工作至今。由于苏海里赛益病逝距离今届大选期限很近,因此该选区并没有进行补选。

首相兼全国国阵与巫统主席拿督斯里纳吉,前天宣布国会将在周六解散,本州首长拿督斯里慕沙阿曼随后也宣布同期解散州议会,因此,相信国阵候选人名单会在今月中旬或下个星期便会揭晓。

诗南选区乃不败诗南神话

据探悉,诗南区的一国三州议席,包括诗南国会选区以及拿笃、东谷和古纳州选区,自国阵与巫统入主沙巴“中原”以来,一直都是国阵与巫统的“定存区”,甚至被美誉为国阵与巫统不败的“詩南神话”。

以上选区之所以被称为国阵的“东方(东海岸)不败”,主要因当地反对党的势力,与其它选区比较更为单薄,而且每次选战都陷入混战之中,从未试过“一对一”的战局,这让国阵巫统每每都轻而易举地卫冕。因此,只要国阵巫统中央领导层公布了此间的候选人名单,都会被人直接认定为“候任人民代议士”,选举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循例仪式”罢了。

记者明查暗之下发现,由于此间(诗南)一国上州对国阵候选人来说是块肥肉,所以毛遂自荐的本地国阵领袖大有人在。一些坊间“政治评论家”认为,诗南一国三州的原任议员全部被中央撒换,并且由新人取代,也有的推测全部蝉联,其中悬空的东谷选区候选人,机会较高的是目前已活跃于基访活动的米兹玛。

国阵稳住政权沙举足轻重

放眼整个国家的局势,西马反风的声势或许比上届的“505”还来得大,尤其是我国前任首相敦马哈迪与多位被巫统赶走、名望不小的马来领袖,坊间许多人都认为国阵在西马半岛的地位已是摇摇欲堕,沙巴在稳住国阵继续执政国家方面,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另外,反对党在沙巴的势力相对较弱,其中一个原因是沙巴不像西马的希盟,有一个较统一的战线。在西马,只有单纯的“支持政府”或“反政府”两极化,可沙巴除了有这两方面的选票,另还有第三股势力,那就是“本土化”或“沙巴人的沙巴”。

而且,虽说本州一、二线城市反风高,但由于郊区多,一般要说服村民支持反对党,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IMG_20180408_085044.jpg

IMG_20180408_121710.jpg



星洲日报

矢夺回乒南邦-摩约-民统党-打-“名人牌”

比上屆增1397-沙近112万选民

及时评论:反对党知易行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20-8-5 03:42 P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