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809|回复: 16

呈假照露馅而输掉白礁岛案

[复制链接]

346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37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13-11-7 18: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今大马

呈假照露馅而输掉白礁岛案? 前警官促政府彻查总检察长

2013年11月7日 中午12点55分



已故柔佛苏丹玛目依斯干达在2008年向柔州议会致词时表示,“请各位谨记,我没有忘记白礁岛……白礁岛不是新加坡的,而是属于柔佛的。不管要用多久,我将找出办法,取回这个属于柔佛的岛屿。”

如今,5年之后,一名前警察高官正领头,推动掌权者索回白礁岛,同时对付涉嫌渎职丢失这个岛屿的总检察长阿都甘尼。

这个人就是著名,但却鲜少在媒体曝光的前吉隆坡刑事调查主任末再因(Mat Zain Ibrahim)。他在1998年受委调查安华被撤除副首相职务相关的案件,从此跟政治扯上关系。

末再因退休之后,他不断撰写公开信函给大马权贵,要求对付那些涉及安华首宗肛交案的贪腐官员。

立下宣誓书揭露新资讯



这次,他将注意力转移到白礁岛课题上,立下法定宣誓书,揭露他所掌握的白礁岛新资讯。

《当今大马》记者有机会阅览了这份宣誓书,而末再因(左图)声称,宣誓书副本也交到首相纳吉手上。

末再因在宣誓书指出,他这次的立誓动作是为了说服大马政府,设立皇家委员会来调查丢失白礁岛的课题。

大马与新加坡从1980年开始对白礁岛主权问题出现争议。最后,两国同意将问题带上海牙国际法庭寻求解决,而国际法庭在2008年5月裁决新加坡胜诉。

不满阿都甘尼打输官司

末再因在宣誓书指出,今年8月10日,他曾跟前首相马哈迪、跟巫统关系密切的资深律师沙菲宜(Muhammad Shafee Abdullah),以及前警方全国商业罪案调查组总监蓝利尤索夫会晤。

他指出,在这次会晤中,他们讨论了安华黑眼圈事件,以及白礁岛的课题。

沙菲宜当时告诉末再因,马哈迪不满领导大马诉讼团队到海牙跟新加坡打官司的阿都甘尼,因为后者隐瞒了某些关键事实。

马哈迪其实在白礁岛案败诉之初,就公开表达他对此事的不满,指“新加坡派出他们的大法官,以及一名过去曾在联合国工作的律师。我们却只派出不是十分著名的总检察长。”

假照片呈堂被逮个正着

末再因指出,阿都甘尼所领导的大马代表团向国际法庭提呈了一张备受争议的照片,而照片竟然是来自某个匿名网站。



这张照片声称白礁岛距离柔佛比较近,但新加坡却提呈了另一张照片,质疑大马照片的真假。

末再因认为,这张假照片严重打击大马的辩证努力。

“我认为,我们并不是因为缺乏证据或事实、历史证明等,而输掉白礁岛案。”

“我们的(诉讼)团队准备不足,而且加上他们在试图以‘假造’照片来说服国际法庭,白礁岛距离大马比较近时,被逮个正着。”

“我不认为国际法院会对我们如此无情,将白礁岛主权完全判给新加坡。”

“至少,他们理应会拟出某种的联合主权或‘两方共享’白礁岛的机制。这是因为法院承认柔佛(一度)拥有白礁岛的主权。”

“我知他做得出什么事”

末再因也将假照片的做法,跟当年安华黑眼圈案联系起来;作为该案的调查官,他过去曾指控阿都甘尼在黑眼圈案捏造证据。

阿都甘尼当时还是只是一名高级副检察官。他在黑眼圈案中,向法庭提呈一份由医生阿都拉曼尤索夫(Abdul Rahman Yusoff)所撰写的医药报告,声称安华黑眼圈是自己造成的。

末再因向《当今大马》表示,“由于我过去跟阿都甘尼多次交手,包括负责调查黑眼圈案时,我知道他做得出什么事情。”

新国专书透露审讯异常

新加坡前律政部长贾古玛和律师许通美(Tommy Koh)联合撰写的《白礁岛:迈向国际法庭》专书的内容,也支持了末再因的论调。

《自由今日大马》报道指出,两名作者表示,大马代表团在审讯过程使用了一些可疑的手段,透露他们有某种狗急跳墙的心理。

他们声称,大马代表团故意错误翻译某份文件,隐匿了某段足以支持他们论点的文字,同时提呈假照片作为证据。

把自己儿子纳入代表团



末再因也认为,大马代表团的准备功夫不足。而阿都甘尼(右图)将自己儿子,甫从马来工艺大学毕业不到两年的法依祖阿兹拉(Faezul Adzra)纳入代表团的做法,足以说明大马队伍欠缺经验和火力。

“这不禁让人质疑,难道没有其他更有能力或资深的人可以协助大马法律队伍吗?”

阿都甘尼之前因为接受马航前主席达祖丁(Tajudin Ramli)密友沙希淡(Shahidan Shafie)赞助到麦加朝圣,而受到舆论质疑。当时,法依祖也随父亲一起出行。反贪会之前曾调查这项指控,惟最后撤案了结。

敦促首相设皇委会彻查

末再因表示,首相纳吉应该立即设立皇家委员会,彻查大马在国际法庭丢失白礁岛的课题。

“这攸关国家主权。这关乎叛国和背叛元首和国家的指控。”

末再因提醒,纳吉政府之前尚且为沙巴身份证计划的指控,设立皇委会调查,因此这项关乎丢失国土的课题,更不能不为之。

“不但是柔佛州失去了白礁岛和水域,而且更重要的是,它沦丧了尊严和对这个岛屿的正当主权。”

慕尤丁有责任促成调查

他补充,若纳吉不愿为之,则副首相慕尤丁就有责任实现皇委会调查,因为他的故乡就是柔佛州,有义务满足已故苏丹的遗愿。

末再因表示,慕尤丁和所有的柔州议员都应该谨记苏丹玛目依斯干达要取回白礁岛的誓言。

此外,末再因在宣誓书内要求政府中止阿都甘尼的职务,同时设立调查庭来调查阿都甘尼举止不当的指控。

《当今大马》联络阿都甘尼要求回应末再因的指控时,阿都甘尼只说,“要刊出就自负后果。”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45968



巫统律师引线晤前警官 马哈迪剑指总检察长?

2013年11月6日 傍晚6点31分


      
独家报道

3个月前的开斋节期间,一名前资深警官接到一通突如其来的电话,要求他与前首相马哈迪会面。



拨打这通电话的是与巫统有密切联系的资深律师沙菲宜(Muhammad Shafee Abdullah,左图),而接听电话的是前吉隆坡刑事调查主任末再因(Mat Zain Ibrahim)。

8月10日,即开斋节3天后,末再因就在沙菲宜位于吉隆坡高尚住宅区武吉东姑的住家兼办公室,与之会面。

两人在会面时,讨论总检察长阿都甘尼的“渎职行径”,包括备受广泛报道的2008年白礁岛案件,国际法庭宣判大马败诉,该岛主权归新加坡所有。

马哈迪住家聚餐

数小时后,末再因和沙菲宜就到马哈迪位于加影绿野山庄的住家会面。马哈迪当时看来刚从其家乡州属吉打回来。

出席这场会面的,还有马哈迪前政治秘书郑文杰和前警方全国商业罪案调查组总监蓝利尤索夫。蓝利也向马哈迪汇报,本身与阿都甘尼之间的过节。



这场开斋节聚餐的话题始终围绕在阿都甘尼(右图)被指涉及的弊行。他们从前副首相安华的黑眼圈案件开始谈起,这宗案件是由末再因担任查案官,最终导致前全国总警长拉欣诺(Abdul Rahim Noor)治罪入狱的。

指阿都甘尼捏证

末再因告诉马哈迪,本身当年调查发现阿都甘尼涉及捏造证据。

阿都甘尼当时是安华首宗肛交案与滥权案的主控官,他被指找来法医阿都拉曼(Abdul Rahman Yusoff)供证,指安华的伤势可能是自己所造成,而这个说法与其他医生的医药报告相悖。

结果,政府宣布成立皇委会来调查黑眼圈事件,并查出拉欣诺拳打安华。

反贪会小组违法

为了进一步追查阿都甘尼被指捏造证据一事,安华在10年后的2008年报案,要求警方调查阿都甘尼,与担任首宗肛交案查案官的前全国总警长慕沙哈山。

反贪委员会随后就此成立以一名前资深法官为首的三人委员会,来调查针对阿都甘尼与慕沙哈山的捏造证据与渎职指控,而最终调查结果证明两人无罪



沙菲宜在与马哈迪聚餐时,认同上述反贪会委员会的委任并不合法,声称只有仲裁庭的审讯,才能洗脱阿都甘尼或慕沙哈山的罪名。

无论如何,末再因不解,为何马哈迪与沙菲宜要求他出席这场饭局,因为他所搜获的证据,已被广泛报道。

他告诉《当今大马》,“网上已经有这些证据,他们可以搜索我的公开信。沙菲宜在那场会面后,要求我所持有的信件副本,而我已于9月24日寄了给他。”

法定声明交首相

末再因在那场8月10日的会面后,于10月7日立下一份法定声明。他在两天后,把副本寄给首相纳吉。《当今大马》也看过这份法定声明的副本。

另外,末再因也将法定声明副本寄给律政司依德鲁斯哈仑(Idrus Harun)和全国总警长卡立阿布巴卡,并相信已通过副首相慕尤丁的助理,交到慕尤丁手上。

《当今大马》已联络沙菲宜与郑文杰,目前正等待他们的回应。

讽刺的是,阿都甘尼不久前才委任沙菲宜,担任安华第二宗肛交案的主控官

讨论白礁岛官司



末再因告诉《当今大马》,那场会面的谈话,也围绕在大马所输掉的白礁岛官司,还有阿都甘尼为何会搞砸这宗案件。

另外,蓝利与慕沙哈山和阿都干尼之间的斗争亦持续不断。蓝利于上周五入禀吉隆坡高庭,起诉阿都干尼、慕沙哈山、大马政府等12造,当年恶意将他提控上法庭,并索偿1亿2850万令吉。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45919

346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37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11-18 18:31:37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输掉白礁岛未曾受质疑 安华国会剑指总检察长

2013年11月18日 下午4点52分


      
随着《当今大马》独家报道前高级警官末再因立下宣誓书,揭露总检察长阿都甘尼涉嫌渎职而导致我国丢失白礁岛的主权,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今日在国会挑起此事,并批评中央政府没有追究阿都甘尼的责任。



安华(右图)在下议院辩论财政预算案时表示,他对中央政府甚至没有就这起案件落败寻求解释感到费解。

“我们输掉一座岛,但是总检察长却不曾受到质疑。这就好像(政府和总检察长之前)存在着谅解,或是双方都害怕一些东西?我不明白。”

“他们为什么害怕向总检察长询问问题,以获取妥当的解释?”

阿都甘尼是在2008年率领大马法律团队出席国际法庭审讯,和新加坡争夺白礁岛的主权。

“假照片”影响大马辩证

末再因在今年10月立下宣誓书指出,他曾在8月10日开斋节期间跟前首相马哈迪、跟巫统关系密切的资深律师沙菲宜(Muhammad Shafee Abdullah),以及前警方全国商业罪案调查组总监蓝利尤索夫会晤,除了讨论了安华黑眼圈事件,也触及白礁岛的课题。

末再因指出,阿都甘尼所领导的大马代表团向国际法庭提呈了一张真伪备受争议的照片,而照片竟然是来自某个匿名网站。

他表示,这张“假照片”严重打击大马的辩证能力,进而导致大马最终输掉了白礁岛案件。

此外,据媒体报道,柔佛州苏丹也在本月9日褫夺柔佛州前经济策划组主任韩山(Hamsan Saringat)的拿督勋衔。

韩山曾是大马白礁岛案法律团队的一员,不过目前并不清楚他被褫夺拿督勋衔是否和该案有关。

美特工潜伏指控须厘清

安华也敦促,总检察署应该出面厘清前首相马哈迪指有两名美国特工在该署工作的指控。

“这需要明确的答案。如果他们不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特工,那么这两名美国官员在总检察署的角色又是什么?”

安华表示,首相纳吉同样不能就阿都甘尼面对的指控保持沉默。

“这是关系到叛国,但是我们的首相却没有勇气去谴责美国的过分行径。”

为何森州大臣未受对付?



另一方面,行动党芙蓉国会议员陆兆福也同样在国会辩论中批评总检察署双重标准,没有对付被指涉嫌通过货币兑换商非法汇钱1000万令吉出国外的森州大臣莫哈末哈山(左图)。

陆兆福表示,莫哈末哈山的案件是发生在2009年,但是当局至今都没有采取任何对付行动。

相反,他引述一篇媒体报道,指一名“丹斯里”因为通过货币兑换商非法汇钱而被罚款200万令吉。

“当普通生意人非法汇钱,他们受到罚款,但是当森美兰大臣兼巫统最高理事这么做时,(当局)却没有任何行动。”

“我要问,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双重标准和选择性提控?”

陆兆福也声称,他被告知大马反贪会已经完成针对莫哈末哈山的调查,但是总检察署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我通过9月25日的国会提问向总检察署跟进此事,而他们说他们已经审查此案,并发现这1000万令吉并非是贪污所得。”

“但是这个课题并非是这笔钱是否非法所得,而是其汇钱的方式违法。为什么总检察署没有采取行动对付大臣?”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46910

346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37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4-5-30 11:59:13 | 显示全部楼层
辣手网

设特别小组对白礁岛主权判决上诉 柔佛苏丹:白礁岛是柔州领土一部分

29/05/2014 14:24



柔佛州苏丹依布拉欣今日谕令设立一支特别小组,以针对白礁岛主权裁决向国际法庭提出上诉。

他说,海牙国际法庭之前做出有利于新加坡的判决,是因为这起案件是由“外人”(非柔佛州人民)处理所致。

“做为外人,他们不了解柔佛州的历史。我还记得我的父王告诉我,白礁岛是属于柔佛州的,它必须是柔佛州的一部分。”

苏丹依布拉欣殿下是于今日,在为柔佛州议会主持开幕时,发表上述谈话。

在2008年,国际法庭裁决新加坡拥有白礁岛的主权,过后,许多人都促请政府提出上诉,但政府至今未提出正式上诉。



家长投诉没足够时间陪孩子 柔苏丹建议统一各领域周假

29/05/2014 13:23

柔佛州苏丹依布拉欣吁请柔佛州政府重新检讨将周5及周6例为官方周假的措施,以找出适合公共及私人领域的统一周假。

殿下说,柔佛州在更改官方周假后,很多在私人领域工作的父母都投诉没有时间陪伴孩子。

“在私人领域工作的父母投诉没有足够的时间倍伴孩子,因为他们被迫要在周5工作。基于这个情况,我要求州政府研究将所有领域的周假统一在周5及周6。”

苏丹依布拉欣殿下是于今日,在为柔佛州议会主持开幕时,发表上述谈话。

柔佛州从今年1月1日起,将官方周假改为周5及周6。



大馬政府1987年放棄檢討生水價 新國外長稱大馬已無權要求檢討

07/03/2014 13:10

新加坡外交部長山姆甘說,根據馬新兩國簽定的水供合約,大馬在1987年決定不檢討生水價格後,就已沒有權力再檢討水價。

“新加坡的立場是大馬已經失去檢討生水價格的權力。水供協議闡明檢討必須協議簽署的25年後進行,這意味著檢討水價的權力是在1987年。”

他指出,大馬在清楚了解條文的情況下選擇不檢討生水價格,同時也有充足的理由不這麼做。

他說,新加坡已經表明對這項課題的立場,並已數次向大馬政府做出正式通知。

他表示,大馬外交部長阿尼法在今年的2月17日也表明,大馬將尊守合約條款。

“如果有必要檢討,我們會通知他們,如果他們反應正麵,我們將展開協商。”

山姆甘也說,由於大馬在1987年選擇不檢討生水價格,因此新加坡也采取了一些能使大馬受惠的舉措,包括耗資3億新元興建哥打丁宜的林桂水壩,使柔佛及新加坡能夠在旱季獲得水供。

346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37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7-2 14:17:4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新国证实:大马撤回白礁岛主权案

发表于 2018年5月30日18:31  |  更新于 2018年5月30日18:38



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证实,大马已经撤回要求国际法庭司法审核白礁岛主权判决的案件。

维文在面子书发布帖文表示,海牙国际法庭已通知新加坡,大马撤回两宗有关白礁岛(Pedra Branca)中岩礁(Middle Rocks)和南礁(South Ledge)主权争议的司法审核案。

维文透露,大马是在5月28日通知国际法庭撤回该司法审核案,而新加坡隔日表明欣然同意大马的决定。

国际法庭在5月29日也通知大马和新加坡,基于双方的同意,大马在2017年2月2日和6月30日提呈的司法审核案,将予以撤销。

维文表示:“我们对此案件有信心,并且深信国际法庭的原判决是正确的。大马要求撤回案件,不再争执。我们欣然同意。大马和新加坡经历了妥当的法律程序,并搁置此问题。”

大马拟扩展中岩礁

今日较早前,首相马哈迪主持第二次内阁会议后,在记者会上表示,马来西亚正在考虑撤回白礁岛主权案。

不过,马哈迪说,马来西亚正在考虑扩展中岩礁(Middle Rocks)。

“我们已在当地建有设施。我们的意愿是扩展中岩礁,在那里建造小岛。”

白礁岛争议逾十年

2008年5月23日,海牙国际法庭宣判,新加坡获得白礁岛(Pedra Branca)主权,至于另两个礁岛的主权即中岩礁(Middle Rocks)则判给马来西亚;南礁(South Ledge)的主权则视它所在海域位置而定。

大马在去年2月向国际法庭提呈新证据,要求司法审核将白礁岛主权判给新加坡一案。再者,由于国际法庭并未明确判定南礁岛主权归属,大马也要求国际法庭阐明南礁属于大马海域,因此主权应属大马。

白礁岛距离柔佛Tanjung Penyusop7.7海里、新加坡25.5海里,面积不超过一个足球场。而在过去150年以来,新加坡是在没有任何国家反对的情况下,一直对它行使主权及负责管理岛上的霍士堡灯塔。

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外长是在2003年签署特别协定,同意把白礁主权争执提交到国际法庭判决。



就白礁岛主权申请司法审核 大马提出三大历史文件为证

发表于 2017年2月10日 下午1点50分     更新于 2017年2月10日 下午1点54分

海牙国际法庭在2008年将白礁岛主权判给新加坡,时隔多年,总检察长阿班迪率领法律团队,向国际法庭提呈新证据,以要求司法审核。

早在2008年5月23日,海牙国际法庭宣判,新加坡获得白礁岛(Pedra Branca)主权,至于另两个礁岛的主权即中岩礁(Middle Rocks)则判给马来西亚;南礁(South Ledge)的主权则视它所在海域位置而定。

《南华早报》昨日报道,马来西亚法律团队在2月2日提出申请司法审核,所提呈新证据包括:1958年新加坡一名高级殖民官员的信函;同年一宗海事意外报告;及1966年新加坡一张地图。

《南华早报》引述文件指出,去年8月4日至今年30日之间,马来西亚法律团队搜集英国档案资料,发现这些证据。

三份历史文件

这篇报道引述入禀书指出,第一份文件是新加坡总督向英国殖民地部发送的秘密电函,显示他“不认为白礁岛隶属新加坡领土。”

至于第二份文件,则是提呈予新加坡总督的一宗海事意外报告。报告写道,一艘大马军舰被印尼炮艇跟随,但由于他们仍在“柔州海域范围”,英国海军舰队无法出手协助。

第三项证据则是在一份地图。地图志期1962年,但上面的标示却注明1966年2月。入禀书写道,根据这份地图,新加坡水域并不包含白礁岛。

《南华早报》指出,新加坡官员正在详阅马来西亚的入禀申请,并筹组一支法律团队,其中包括2008年判决时的关键成员。

超过十年官司

白礁距离柔佛Tanjung Penyusop7.7海里、新加坡25.5海里,面积不超过一个足球场。而在过去150年以来,新加坡是在没有任何国家反对的情况下,一直对它行使主权及负责管理岛上的霍士堡灯塔。

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外长是在2003年签署特别协定,同意把白礁主权争执提交到国际法庭判决。



现有价格太荒谬,马哈迪要检讨马新水供合约

发表于 2018年6月25日16:51  |  更新于 2018年6月25日16:55

继叫停马新高铁计划,首相马哈迪如今考虑检讨马新水供合约,为马新关系再添变数。

马哈迪接受《亚洲新闻台》专访时直言,如今大马仍以超低廉价格售卖生水予新加坡,实属荒谬。

“我们以3仙出售1000加仑生水,这显然荒谬。1930或1960年代还可以,但你现在3分钱能买什么?什么都没有。”

“我们正在研究此事,然后会提出建议。”

有意检讨水供合约

根据1962年马新水供合约,大马同意以每1000加仑生水3仙马币的价格,把每日最多2亿5000万加仑生水售给新加坡,而大马会以每1000加仑50仙马币价格向新加坡买回过滤水。

这项合约将在2061年结束。

早前,《彭博社》报道,马哈迪以1962年马新水供合约不利大马为由,指联邦政府有意检讨此份合约。

新加坡近半水供源自马来西亚。倘若大马联邦政府检讨水供合约,则新加坡会深受影响。

今年1月,时任首相纳吉和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发表联合声明,两国将会继续履行现有水供合约。

没回答展延或取消

针对马新高铁是否展延或取消时,马哈迪并没正面回答这项提问。

问及联邦政府是否已通知新加坡有意退出高铁计划时,马哈迪否认此事。

“有时我们会在敲定一件事之前就公布出来。我们不会先通知新加坡才来决定。我们会先说出来。当然,他们要知道的话,我们会在适时通知。”

追问大马是否会通知新加坡时,马哈迪四两拨千斤,只说:“这并非紧急。”

取消后再说仅展延

5月28日,马哈迪宣布取消马新高铁计划,预料赔偿额将近5亿令吉。

到了6月12日,马哈迪接受《日经亚洲评论》访问时改称,政府是展延马新高铁计划。

马新两国是在2016年12月,签署马新高铁项目。这个项目被视为前朝首相纳吉的重要计划,原定在2026年完成,以将两地通勤时间缩减至90分钟。



柔新水供问题在吵什么?:带您探析柔新水供协定

发表于 2018年7月2日13:05  |  更新于 2018年7月2日13:54

随着首相马哈迪形容马来西亚以“荒谬”的价格售卖生水给新加坡,马来西亚与新加坡之间的水供问题又重新浮上台面。

希盟政府在废止或展延马新高铁事宜未与新加坡政府完成协商之际,马哈迪又挑起水供问题,指柔佛售卖生水予新加坡的价格过于低廉。

新加坡外交部则随之回应说,马新两国应严格遵守合约规范;马哈迪受询时则宣称水供问题 “并不紧急”。

究竟马新两国曾签署哪些合约?其中有什么规范呢?本文拟探看马新两国的水供合约细节。

签了多少份合约

首先,马新两国在水源供应方面到底签了多少份合约?

柔佛政府与新加坡政府在1927年、1961年、1962年及1990年签署了4份合约,其中2份合约至今仍有效。

值得注意的是,新加坡在1963年以前属于英国殖民地,并在1965正式脱离马来西亚联邦宣布独立。

哪些合约仍有效

《1962年新柔水供协议》允许新加坡每日从柔佛河抽取2亿5000万加仑(11亿4000万公升)生水,其中每1000加仑生水售价为马币3仙。该合约期限为99年。

暂时难以查得当年新加坡的水供需求量,不过,为求方便理解和比较,新加坡去年6月的水供需求量为4亿3000万加仑。

新加坡设立抽水站所占用的土地,则依据“在该城镇建筑占地标准费率”来缴付租金给柔佛政府。

这份合约也阐明,新加坡抽取生水并过滤后,马来西亚有权以每1000加仑马币50仙价格,向新加坡买回其中2%过滤水。

据报道,新加坡提供给柔佛的过滤水量经常比合约所规定的高出数倍。

这份合约当年由柔佛政府与新加坡市议会签订,将在2061年到期。

1990年柔佛州政府与新加坡公用事业局签署合约,作为《1962年新柔水供协议》的附加协定,此协定同样将在2061年到期。

这份合约允许新加坡公用事业局(Public Utilities Board , PUB)自费在柔佛林桂河(Sungai Linggiu)兴建水坝及滤水厂,而柔佛政府可在合约满期后接管这些设施。

此外,新加坡必须将此计划中所提取和过滤的水售回给柔佛,过滤水价格则依据特定方程式计算,其中包括柔州的水源费率、公用事业局的分销成本及其他因素,并加上附加费。

为了实施这项计划,柔佛州政府出租2万1600公顷的森林保留地,新加坡则支付3亿2000万令吉补偿金。

此外,新加坡必须每年支付每公顷1万8000令吉的地价(land premium)(总共约为3亿8880万令吉);以及每1000平方英尺(92.9平方米)30令吉的地租(rent)。地租每年总共达7000万令吉,而柔佛州政府有权修订此数额。

另外,马来西亚政府及新加坡政府同日也签订了另一份合约, 双方承诺将遵守协议直至合约到期。

1000加仑水有多少

1加仑等同于4.5461公升,而1000加仑就是4546公升,或是4.54立方米体积可装载的水量,大概可以想象成5个普通大小电冰箱的体积。

暂且不论柔佛州家用户水费的最低收费是7令吉,以家用户水费来说,1000加仑的水就是你缴付3令63仙的水费所使用的水量。

柔佛目前是全马水费最贵的州属。若你在身在槟城,那么1000加仑的水大概是1令吉(暂且不论槟州的水费最低收费每月2令吉50仙)。如果你身在雪州,你用了1000加仑的水,那是免费的。

大马供应多少水呢?

根据《海峡时报》在2015年的新闻报道,新加坡从马来西亚进口的水源可满足新加坡60%的水供需求。

之前签定的其他合约说了些什么?

1927年的水供协定规定了新加坡在柔佛埔莱山(Gunung Pulai)水源专有权,新加坡可在这2100英亩(8.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抽取全部的水。

新加坡必须向柔佛当局支付每英亩0.30元(总共630元)的补偿金;而柔佛政府有权以每1000加仑(4546公升)0.25元的价格,每日购买80万加仑的水。换言之,两者相互抵消后,柔佛每日需付200元来购买这80万加仑的水。

该合约的货币是以马来亚元及英属婆罗洲元计算,当时是马来亚、新加坡、沙巴、砂拉越、汶莱和廖内地区的通用货币,直到1967年才停止。

1929年,经柔佛政府提出要求后,柔佛每日可购买的水量提高到120万加仑(360万公升)。

此外,柔佛政府也拨出另外25平方英里(64.7平方公里)土地,新加坡在其中任何土地抽取水源,并以每年每英亩5元的价格支付予柔佛当局。此协议也规定,柔佛在接下来21年未经新加坡当局的同意不得背弃协议。

这份1927年的协议后来被《1961年地不佬及士古来水供协定》取代,1927年的协议正式宣告无效。

根据1961年的协议,柔佛当局拨出埔莱山、地不佬河(Sungai Tebrau)及士古来河(Sungai Skudai)的土地,新加坡当局有权在这些土地上抽取水源,并缴付每年每英亩新币5元的地租(rent),而生水价格则是每1000加仑3分。

这份协定也规定新加坡当局每天至少供应400万加仑(1820万公升)的过滤水给柔佛,售价为每1000加仑50分;而新加坡提供给柔佛的水量上限为新加坡抽取水的12%。如有必要,柔佛则必须供应更多量的水。

这份协议已在2011年到期,而新加坡政府也无偿地将4座抽水及滤水设施移交给柔佛政府。

新加坡独立后有何转折

新加坡在1965年脱离联邦独立建国时,《1965年新加坡独立协定》规定新加坡公用事业局及柔佛政府必须遵守1961年及1962年两份协定直至合约到期。

根据新加坡国家图书馆的网路百科Singapore Infopedia,当时马新两国在这两份协议改用令吉计算收费,而马新两国在1973年开始停止使用相同货币兑换率。

在1973年以前,马币、新元和汶莱元的兑换率都是1:1:1。

可否检讨生水价格

1927年、1961年和1962年的协议之中,都附有重新检视价格的条款。因此,这意味着价格是可以检讨的。

1927年协议规定,价格检视须在生水首次供应的15年后,即于1942年“尽速进行”。顺带一提,当时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战。

新加坡当局原本向柔佛政府提呈账目,以判断新加坡是否从交易中获得“过多”利润,并进一步决定是否需要修改协议。

如果柔佛政府和新加坡之间不能达成协议,海峡殖民地的总督可以介入,要求新加坡抽取的生水支付专利费(按1927年协议,生水不收取任何费用),并且降低新加坡供应给柔佛的过滤水价格;或者两者择一。

至于1961年和1962年协议,其中也附有相近的条款,规定可在协议签订的25年后重新检视价格。

该条款阐明,价格重审时必须纳入其他考量,例如货币的购买力,劳动成本、电力成本和材料成本等。若出现任何争议,可提交予第三方裁定

2002年8月,新加坡辩称,马来西亚在协议终止的25年后,即1986至1987年期间,并没有提出重新检视价格的要求,因此马来西亚已失去了议价的资格。

无论如何,协议并没有清楚阐明“25年后”的意思是指“当年的特定时间点”,抑或是“25年后的任何时间”。换言之,合约条文也有可能意指马来西亚可以在协议于2061年终止时重新议价。

至于1990年所签订的协议,其中并没有任何关于重新议价的条款。不过,按理而言,随着调整柔佛土地租金,或柔州水费率,过滤水价格也会跟着调整。

为何这些争论似曽相识

若你在多年前曾听过以下论点,你或许真的听过,这些争论都不是新的。

1990年代后期至2000年代初,柔佛和新加坡的水供交易已成为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外交争端,那也是马哈迪首次任相的最后几年。

在1999年,新加坡提出新合约,要求马来西亚把每日提供的生水从3亿5000万加仑增加至7亿5000万加仑,并建议新合约于2061年结束,但马来西亚拒绝。

新加坡之后建议,马来西亚出售给新加坡的生水,每1000加仑收费调高至45仙,但马哈迪建议,价格应调高至每1000加仑60仙,并且每5年需检讨价格一次。

双方僵持不下,并且在媒体上互相指责对方不负责任。直到马哈迪于2003年退位后,僵局才逐渐消退。

之后,新加坡已决定停止依赖马来西亚供水,反之,该国扩大了集水区,并转向回收水和海水淡化技术,以获得水供。

新加坡环境与水资源部旗下的新加坡公用事业局(简称PUB)曾表示,新生水(NEWater)废水回收站能够在2060年,满足国内55%的水供需求,而海水淡化站则能满足30%的水供需求。

今年1月,时任首相马哈迪和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发表联合文告,确定新柔水供协议的内容与条款将继续落实。

346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37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20:45:39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马哈迪认为,供新国生水价应涨十倍以上

发表于 2018年8月14日11:36  |  更新于 2018年8月14日11:40

继6月底后,首相马哈迪再次表达要调高给新加坡生水供应价格的意愿,而且售价至少应该提高10倍,以助大马清还国债。

《美联社》专访报道,马哈迪认为,随着生活成本上涨,马新两国旧日所签订的水供合约需重新修订。

马来西亚与新加坡之间的水供问题向来备受关注。马哈迪也在今年6月25日透露,大马政府希望重新检讨协定,因为目前价格低廉到“荒谬”的程度。

马来西亚目前是以每1000加仑马币3仙,为新加坡供应生水;相反地,再以每1000加仑马币50仙的价格向新加坡购买经处理的净水。

柔佛给甲州售价更高

马哈迪表示,反观,柔佛目前向马六甲供水的售价为每1000加仑30仙。他认为,这样的价格已算“仁慈”。再说,这还是本地水供交易价。

“就国外而言,我们应该得到更多。”

惟,马哈迪仅称目前还在协商,并拒绝透露交易细节。

不过另一边厢,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Vivian Balakrishnan)则坚持,马来西亚政府应该效仿新加坡,继续履行原来的协议。

无法承担马新高铁

另外,针对马新高铁计划,马哈迪依然表达反对的立场。

“我们不能承担。除非价格降至我们想要的范围内,那我们就有可能继续。”

无论如何,他说明,比起马新高铁,政府更倾向透过改善现有铁路来缩短行程。

马哈迪早在5月28日正式宣布,政府决定取消马新高铁(HSR)计划,不过,新加坡政府却声称至今尚未收到正式的取消通知。

经济部长阿兹敏正在与新加坡政府协商适当的日期,商讨马新高铁的事宜。



柔南领空由新国掌控,交长称大马有意收回主权

发表于 2018年12月4日11:56  |  更新于 2018年12月4日12:00

交通部长陆兆福宣布,大马政府有意收回由新加坡掌控的柔南领空主权。

陆兆福今日在国会部长问答环节回答公正党巴西古当国会议员哈山卡林提问时说,按照吉隆坡-新加坡协议,1974年以来,柔南领空是由新加坡所控制。

“大马政府在2018年11月29日通知新加坡,大马计划分阶段收回领空主权。第一阶段将在2019年末完成,接下来将在2023年完成。”

“我们需要分阶段收回大马位于柔南的领空,以协调两国空中导航服务供应商的空中交通管制,以确保飞航安全、有效及秩序。”

“大马将会与新加坡仔细详谈,收回半岛南部领空。若有必要,将会交给国际民航组织。”

外交部将发抗议函

陆兆福,尽管大马政府反对新加坡实里达机场(Seletar Airport)擅自开发跨越大马领空的路线,但新加坡当局仍然批准,因而将会向新加坡提出抗议。

他说,倘若新加坡实里达机场获准开发新路线,不但将打击巴西古当发展及柔佛港口,也威胁大马主权。

“如果我们准许新加坡发表(实里达机场)航行资料汇编(Aeronautical Information Publication,AIP),那么巴西古当发展将受遏制,因为当地建筑物必须符合国际标准高度。”

“此外,新加坡发表这项AIP,将会打击巴西古当船运业。”

”为了保障大马领空主权和柔佛巴西古当发展不受威胁,政府议决不准新加坡发表新的AIP,更在2018年11月28日及29日告知新加坡。”

AIP是一国民航局所发表的机师地图,充作导航。

抨击新国擅自批准

无论如何,陆兆福点出,新加坡当局在没获得大马政府批准下,擅自在12月1日发表AIP,而且在明年1月3日生效。

他说,此举已经违反1944年芝加哥国际民航协议的主权原则。

“因此,大马政府将通过外交部,立即发表抗议通函予新加坡,抗议违背一国主权。”



新加坡跟进大马做法,取消士关卡摩哆收费

发表于 2018年11月5日10:53  |  更新于 2018年11月5日10:55

随着大马政府宣布明年起取消马新第二通道的摩哆过路费,新加坡政府跟进这种做法,取消新加坡大士关卡(Tuas)的摩哆收费。

新加坡《海峡时报》报道,新加坡交通部发言人指出,基于马来西亚将在2019年1月1日取消马新第二通道的所有摩哆收费,新加坡也会取消摩哆在大士关卡的40仙过路费。

“如果马来西亚减少或取消马新第二通道的摩哆收费,新加坡也会根据马来西亚的脚步给予检讨过路费。”

新加坡交通部表示,此策是为了配合马来西亚的过路费收费标准。

“这体现了马新第二通道的共享特性。”

财长林冠英在上周五于国会提呈2019年财政预算案中,宣布取消柔佛马新第二通道摩哆的过路费。

根据柔佛移民局总监罗海兹(Rohaizi Bahari)披露,每天大约有4万摩哆骑士使用马新第二通道。

目前,摩哆骑士使用马新通道,在柔佛方的过路费为马币1令吉10仙,新加坡大士关卡则收费新币40仙。



新山港侵入新加坡海域?马哈迪允测量检视

发表于 2018年12月5日18:56  |  更新于 2018年12月5日19:02

新加坡昨日抗议大马扩大新山港口,入侵对方海域后,首相马哈迪说,大马可以测量柔佛新山港口边界,确认是否入侵新加坡海域。

“我们可以测量,看看这我们是不是真的侵入(新加坡领土),还是我们还在自己的海域内。”

他今日在沙亚南出席大马邮政局工会职员大会推介礼后,对记者这么说。

《马新社》报道,新加坡交通部昨日指出,大马政府通过宪报等数份公文,扩大新山港口边界。这些公文包括10月25日刊登在联邦政府宪报的“新山港口限制修改声明”,以及分别在11月11日和22日,发出“2018年88号港口通令”(Port Circula No. 88/2018)和“2018年第164号航行通告”(Notice to Mariners No. 164/2018)。

新加坡称已强烈抗议

新加坡指出,已向大马政府强烈抗议,同时要求修改上述3份文件。

此外,新加坡交通部也要求,大马不得单方面行动。

按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沿海国家可从该国的基线开始算起,扩充至最多12海里(约22公里)的领海主权。

会面时没提其他问题

另一方面,新加坡交通部昨日发文告回应,新加坡民航局(CAAS)在11月秒才与大马民航局(CAAM)会面,讨论新加坡实里达机场(Seletar Airport)着陆新协议时,大马并没有提出任何新的问题,包括擅自开发跨越大马领空路线的问题。

“11月29日,新加坡民航局与大马民航局在新加坡会面。大马民航局当时提到,实里达机场仪表降落系统(ILS)程序的技术问题。”

“新加坡民航局听取大马民航局的问题后,表示将在12月1日发布相关程序。”

“在11月30日,新加坡民航局与大马民航局在吉隆坡会面,(继续)讨论11月29日的事宜,大马民航局没有提出任何新的问题。”

此外,新加坡交通部也称,大马民航局今年8月也没有回复一系列的电邮。

称ILS符合国际规定

新加坡交通部昨日强调,新加坡实里达机场发布的仪表降落系统程序,符合国际民航组织(ICAO)规定,以及与马来西亚达成的“双边协定”。

该部门否认,该程序会对任何航空服务使用者、生意人与柔佛居民构成影响。

昨日,交通部长陆兆福表示,尽管大马政府反对新加坡实里达机场(Seletar Airport)擅自开发跨越大马领空的路线,但新加坡当局仍然批准,因而将会向新加坡提出抗议。

他说,此举不但将打击巴西古当发展及柔佛港口,也威胁大马主权。同时,他说,政府已议决不准许新加坡采取仪表降落系统(ILS)程序的技术,并已在11月28日及29日告知新加坡。


346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37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4 17:04:39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声称大马14次闯入领海 新加坡怒扩大港口海域界限

2018年12月7日

(新加坡7日讯)新加坡宣称大马政府船只14次闯入新国大士一带的领海,决定即日起扩大大士附近的新加坡港口海域界限(Singapore Port Limits)。

综合新加坡媒体报导,新加坡交通部长许文远周四召开记者会表示,上述扩大是在新加坡的水域范围内,并且沿着1999年柔佛新山港口海域界限的东部界限。扩大通告已在宪报上公布。

他指出,自从大马单方面修改柔佛新山港口水域界限后,大马政府船只持续非法进入新国水域,并把此形容为“侵略性行为”。

大马在10月25日发布政府宪报,修改了柔佛新山港口海域界限。这次的修改,还超越了它原本声称所拥有的海域界限。

许文远说,自上个月24日至本月5日,共有14艘大马船只入侵新国大士一带的领海,有些在行驶时非常靠近新国船只,最短的距离仅约一公里。目前仍有3艘大马船只停留在新国大士一带的领海。

许文远呼吁这些船只尽快撤离,否则新国的保安机构将进一步采取行动。

他也对大马侵犯新国领海表示失望,但仍希望两国能建立良好的双边关系,合作寻找解决方案。

“我们寻求与其他国家展开合作、建立友谊的当儿,绝不能让其他国家占我们的便宜。当我们的国家利益遭到挑战,我们要沉稳地坚定立场,保持团结上下一心。”



当今大马

不满《星洲》为新国辩解,交通部促捍卫国家主权

发表于 2018年12月11日下午5点58分  |  更新于 2018年12月11日晚上11点45分

《星洲日报》今日刊登一则报道,列出首相马哈迪二度任相后,马来西亚与新加坡爆发的五大新旧账。不过,由于遣词用字被指倾向新加坡,引起交通部强烈抗议。

交通部长陆兆福的新闻秘书林芮光今午发表声明,促请《星洲日报》尊重和捍卫马来西亚国家主权。

他列出报道的3项问题,并促请《星洲日报》解释:

一、何谓“马来西亚单方面扩大柔佛港口的海域界线,严重侵犯新加坡主权和违反国际法”?

二、何谓“马来西亚这次重划的港界也超出自称所拥有的领海范围”,并声称“马来西亚政府船只仍多次入侵大士一带的领海”?

三、在柔南空域事件上,马来西亚政府及交通部长陆兆福清楚阐明,新加坡实里达机场启用的新起降程序“侵犯大马主权”,《星洲日报》却为新加坡辩解!

未刊登在纸版报章

林芮光强调,作为马来西亚媒体,《星洲日报》有责任从马来西亚国家利益的角度审视国家课题,特别是涉及国与国之间的国际争议。

“我促请《星洲日报》不要肆意操弄国家课题,破坏政府在马来西亚与新加坡议题上所作的努力!”

林芮光也附上《百格时事》面子书专页的截图,可见上述的争议报道。

《百格时事》是《星洲日报》属下的网络电视。

《当今大马》检查发现,有关报道并未刊登在《星洲日报》今早早报。

报道源自联合早报

不过,《星洲日报》网站刊登今早刊登了这则报道。《星洲日报》网站文章指出,这是新加坡《联合早报》所整理的马新五大新旧账。

《星洲日报》网站也附上图表说明所谓的五大新旧账,但图表却没有注明这是源自《联合早报》的报道,同时全盘采用《联合早报》的用词。

《百格时事》面子书专页上载的报道,同样没有注明这是源自《联合早报》。

《当今大马》已发电邮给《星洲日报》,以征求对方回应交通部声明。



互动地图看马新领海争端

发表于 2018年12月24日13:35  |  更新于 2018年12月24日15:36

马来西亚与新加坡最近爆发外交争端,两国争论柔佛海峡西边,靠近新加坡大士(Tuas)的海域属谁。

再次出现外交争端,这一次是发生在两国在柔佛海峡的海域边界。

同一个月内,马新两国也在不久前争论新加坡实里达机场仪表降落系统(ILS)所引发的领空争端。

马新两国在1995年8月7日签署协定,划分两国的海域边界。

不过,在界线以南的海域,两国并没任何共同协议。

新加坡填海酿争端

2002年,新加坡计划在大士一带填海,导致两国爆发争端。

马来西亚声称,新加坡的填海工程将影响船只进入马来西亚港口的海域通道,并将污染柔佛海峡。

2003年10月8日,马来西亚把新加坡填海一事,带上国际仲裁庭。最终,两国同意一项折衷方案——新加坡能继续填海,但须保护马来西亚的权益。

根据双方于2005年9月1日的和解协议,两国同意“友好地协商”,以解决领海边界问题。

但一名匿名受访的马来西亚政府官员告诉《当今大马》,两国从未谈判此事。

双方避开争议海域

同时,双方也为各自的港口划定了明确的界线。不过,双方避开了有争议的海域范围。

这导致新山与新加坡港口海界之间,出现一个“三不管”的灰色地带。

尽管如此,马新两国各自声称,那片海域是它们的领海。

大马率先延长海界

2018年10月25日,马来西亚交通部在宪报上公布,新山港口的新海域边界。

在靠近大士的海域,新山港口的新海域界线延长了2.8公里,直到新加坡港口的海界。

一名马来西亚官员告诉《当今大马》,此举是为了管制在这片海域的非法活动。

官员补充,交通部已观察了这片海域许久,并发现没有任何单位巡视那片海域。

双方通告各执一词

大马海事局于11月11日向海运业发出港口通告,之后再在11月22日通知海员有关海界变化。

同一个月30日,新加坡海事港口局也发出通告,告知海运业忽略马来西亚的通告。

新加坡海事港口局的通告指出,新加坡海域从大士的港口海域边界往西延伸,因此在该海域的船只应该遵守新加坡法律。

12月4日,大马海事局发出另一则港口通告,坚称新山港口的海域界线,落于马来西亚海域之内。

大马海事局也指出,除非另有通知,否则在新山港口海域界线内,进行船对船货物转运的船只,可以留在原地。

新加坡在同一天内公开反对这项通告。这项争端也因而首次在媒体上曝光。

马来西亚否认侵占新加坡海域,并坚持这片海域属于马来西亚。马来西亚也说,新加坡填海不表示能延伸其海域边界。

新加坡则表示不认同,并坚称其海域从大士往西延伸。

新国扩展港口边界

12月6日,新加坡在宪报上公布,将其港口海域边界扩展至马来西亚最近重划的新山港口海域内。

如此一来,新山与新加坡的港口海域边界重叠,涉及面积超过1100公顷。

新加坡交通部长许文远说,这是为了回应马来西亚政府船只,多次入侵那片海域的行径。

他呼吁马来西亚停止“侵入”行为,并在双方谈判期间,恢复到2018年10月25日之前的状态。

新加坡海事港口局在同一天向海运业宣布扩大港口海域边界,并提醒船只在其海运界线内,遵守“适用的港口条规”。

2018年12月7日,马来西亚建议在谈判结束前,双方应停止派遣更多船只进入这片有争议的海域。

惟新加坡否决这项建议。另一边厢,马来西亚也否决新加坡要求恢复10月25日前港口海域边界的建议。

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说,大马船只将继续留在该片有争议的海域。

双方谈判图化僵局

目前,双方正尝试为紧张关系降温。马来西亚已减少在该海域的船只,但拒绝完全撤出。

马来西亚官员告诉《当今大马》,双方仍有计划化解僵局。大马希望透过这件事,迫使新加坡重返谈判桌。

马来西亚官员声称,根据之前的协定,新加坡应该与大马协商边界事宜,但对方迄今都没开展谈判。

马新官员预计在2019年1月第2周会谈,以化解僵局。

346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37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1-4 20:38:12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大马自动通关停用 民众怨声载道及质疑

2020年3月7日

为防止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我国从周三(4日)起暂时关闭全国各地入境关卡的电子自动查验通关服务(E-GATE)和自动通关系统服务。有关举措造成往返马新两地的关卡大排长龙,通关大厅“人满为患”,民众怨声载道,更质疑大批人潮长时间聚集更容易引发感染。

不少网民在社交媒体面子书“新柔关卡路况情报站”专页留言,指周三(4日)清晨5时,新山关卡的柜台就开始大排长龙;直至周四晚上10时,依旧可见不少人聚集在关卡等待通关。

更有网民形容,现场完全看不清队伍,情况一片混乱;加上只有数个柜台开放服务,关卡拥堵的情况比周五高峰期来得更“塞”。此外,不少网友也对周五入境高峰期的情况感到担忧,并预测人潮情况会更严重。

也有网民提出质疑,政府向来都在提醒人民避免聚集在人潮多的地方,降低受感染风险,这次却暂时关闭自动通关系统,将造成人潮长时间聚集,提高病毒感染风险。

部分网民留言,指周四就已经开始出现人潮拥堵的情况,加上周五是越堤族返马的高峰期,预料周五的情况将会更严重,让不少越堤族感觉恐慌及“心累”。

大马客工黄韦玲(29岁,工厂员工)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表示,自己将在周日返回新加坡工作,如今遇上关卡自动通关系统关闭,让她担心长时间与人潮聚集在一个空间内,增加感染病毒风险。

“毕竟自己还有家人和孩子,长时间待在拥堵的人潮中,难免会害怕自己受到病毒感染。”

也有网民建议关卡应该增加人手,再开设柜台,加强通关效率,减少长时间人潮拥堵的现象。

虽然这项政策引起网民反弹,但也有网民表示支持,认为在多人接触自动关卡系统感应器的情况下,容易增加受新冠肺炎病毒感染的风险。

也有人认为,使用自动通关系统无法得知入境者之前到过什么国家及地区,若有新冠肺炎确诊者顺利通关,后果不堪设想。

促移民局弹性处理

行动党士都兰州议员曾笳恩促请大马移民局弹性处理关闭全国各地入境关卡的电子自动查验通关服务(E-GATE)的举措,因为新山苏丹依斯干达大厦(CIQ)和马新第二通道苏丹阿布峇卡的通关人流量远超国内其他出入境处。

为了预防新冠肺炎,大马移民局安全与护照组主任莫哈末祖菲嘉指出宣布暂时关闭全国各地入境关卡,所有的电子自动查验通关服务(E-GATE)、马新及马泰关卡的自动通关系统(MACS)。

曾担任柔佛长堤拥堵协调委员会成员的曾笳恩感谢移民局采取预防新冠肺炎的举措,而他希望当局在对抗病毒的当儿,也必须以关卡庞大人流量作为参考,减少人群聚集中病毒的传播风险。

他建议,有关当局能在繁忙时间启动电子自动查验通关服务,以应付庞大的通关流量,他也建议当局可安排人员在电子自动查验通关闸门前测体温,置放消毒洗手液,同时频密的清理电子自动查验通关闸门。



大马麦当劳广告引新国人不爽 网民建议炒粿条叻沙也列国菜

2019年8月31日

新加坡的“辣死你妈”(Nasi Lemak)真的不如大马?近期,大马麦当劳配合国庆日推出“老麦”版的椰浆饭,在过去两周推出一系列的椰浆饭广告,共计4则。

其中一则30秒的广告就以“椰浆饭:马来西亚对垒狮城”为题,只见一名相信是扮演新加坡人的男子,带著拖著行李的马来西亚女子到新加坡小贩中心用餐。

狮城男到了一家写著“狮城最强椰浆饭”招牌的摊位排队,顺利买到两盘椰浆饭后要跟马来西亚女子共享,岂料对方一边露出礼貌性笑容,一边把狮城椰浆饭推开。接著,马来西亚女子掏出一包写著“马来西亚制造”的椰浆饭开心享用,狮城男想试吃,女子也不让。

结果引发马新两国网民争论,这个广告引起新加坡人“不爽”,他们说新加坡椰浆饭也很有特色。甚至,有大马网民还发起了网上联署行动,要在9月16日的马来西亚日前,集结百万个签名支持将椰浆饭列为国菜。

在新加坡工作9年的沈芊宜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表示,在大马吃到的椰浆饭多数都由巫裔同胞烹煮,所以其味道会比较道地及纯正。

客工更爱大马美食

“反之,新国的椰浆饭比较偏向配套式,即在经济面食档口售卖,一般会有鸡翅膀加鸡蛋配套。”

对她而言,她并不认为新国的椰浆饭难吃,但也不算好吃,属于“可填饱肚子”的等级。

针对大马麦当劳的“辣死你妈”宣传手法,她认为没有所谓的恰不恰当。

她解释,大马麦当劳的角度很清楚,对方了解,一旦挑起该课题,肯定会引起两国之间的讨论,例如哪一国的比较好吃,就像以前的海南鸡饭和辣椒螃蟹也是这种的情况。

她说,使用这种宣传手法不仅可提供大家对该食物的讨论和关注,网民还会抱著“大马的椰浆饭真的好吃,但麦当劳是否同样好吃”的态度去试一试。

在两国之间的美食的比较,她觉得,大马食物还是胜过新国,尤其是一些食物,是她来到这么久后还是无法接受的,即肉骨茶、Mee Siam(暹面)及福建虾面。

她解释,新国的肉骨茶汤底是胡椒汤底,并非像大马的是药材汤底。此外,新国的福建虾面也不像是槟城的汤食,反之是以炒面方式呈现。

另外,在新加坡工作3年的胡小姐表示,在新国,无论是使用香蕉叶包裹或是可以自选菜色的椰浆饭,都无法跟大马比较。

记者追问新国的椰浆饭是饭或是酱料不好吃?她则回答,两者皆不好吃,虽然新国的椰浆饭比大马大份,但是味道却一般。

食物喜好口味非常主观

马新两国网民为了美食和小贩文化的争议这几年可谓从不间断,如今连快餐店也来“插一脚”,这回的主角正是两国人民都热爱的椰浆饭。

在新加坡工作近10年的林丽婷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不认同大马麦当劳的宣传手法,麦当劳属于国际品牌,这样的广告或会对消费者产生一些影响。

针对在广告里女生表示,就算是新加坡之最也不是最好的,她解释,或许该女生只是想表达最爱的还是自己最熟悉的椰浆饭,无关好不吃的问题。

食材新鲜是关键

她说,食物好不好吃是非常主观的,新国的椰浆饭选料很多,甚至有一些档口的椰浆饭味道不输于大马,重点还是因为食材新鲜及使用香米烹煮。

提及食材新鲜,她表示,新国的快餐店在采用新鲜食材是胜过大马的,大马的快餐店一般都是采用冷冻鸡,反观,新国快餐店所使用的鸡肉都是新鲜的,鸡只从大马载送到新加坡进行处理后再分配给每一间分店。

对她而言,新国也有许多美食,如鱼汤、鸡饭、福建虾面、肉挫面及薄饼。

建议大马炒粿条叻沙也列国菜

大马网民发起了网上联署行动,要在9月16日的马来西亚日前,集结百万个签名支持将椰浆饭列为国菜。民众杨景翔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表示认同。

他说,除了椰浆饭可列为国菜外,国人也应把炒粿条及叻沙列为国菜。本身虽到过新加坡游玩,也品尝过当地美食,但他认为,食物好不好吃是非常主观的,有些人会觉得某些食物好吃;有些人则觉得不好吃。

因此,他指新国还是有好吃的食物,但并非是大马的道地美食,如椰浆饭及炒粿条。

针对大马麦当劳的“辣死你妈”宣传手法,他则认为没问题,因为以商家的立场,广告宣传的目的就是吸引顾客,若将广告拍摄得很无聊,是该如何吸引顾客呢?

他认为,这只是一种宣传手法而已,无论是大马或是新国的网民都不该过于认真,毕竟美食是主观的。



当今大马

新国解释HSR破局主因,乃大马拒设共同管理公司

2021/1/4 5:39 pm  更新: 2021/1/4 5:45 pm

马新高铁计划取消,事后首相署部长慕斯达法以“财政吃紧”为由解释原因。不过,新加坡交通部长王乙康今天披露,两国在高铁计划合作破局的主因,乃是马方要求撤除高铁的共同管理公司。

根据新加坡《海峡时报》,王乙康今天在新加坡国会指出,新加坡无法接受马方要求打消成立“资产管理公司”。

按照原本的规划,马新两国将通过公开招标,以选出一间“资产管理公司”负责马新高铁计划的设计、融资、建造、运作与维修等工作。

原要招标共同管理公司

王乙康指出,马方建议取消成立“资产管理公司”,已偏离最初的协议。

他解释,根据原本的协议,若马新高铁计划成事,高铁必须由划一系统来运作。

“两个国家都没有运作高铁的专业与经验。我们之前在马新高铁双边协议中同意,通过公开透明的国际招标,从业界中委任一个最好的业者来执行管理公司的角色。”

若没有这家资产管理公司,马新两国将就各自领土的高铁部分招标,也无法插手对方的招标过程。

王乙康表示,基于上述原因,新加坡拒绝接受马来西亚的建议,进而导致合作破局。

“新加坡于是告知马来西亚,撤除资产管理公司等同在根本上偏离马新高铁计划的双边协议,无法接受。”

大马建议KLIA加设站点

王乙康也提到,马来西亚要更换高铁的路线,以在吉隆坡国际机场设立一个站点,且与现有的机场快铁(ERL)共用轨道。

“吉隆坡机场快铁所使用的系统模式只达到马新高铁的一半速度。所以,若我们采纳这个建议,就需要解决许多技术问题。”

“无论如何,对于我们来说,(破局)主因还是撤除资产管理公司。”

王乙康也说,双方协议已经明确注明马方需要向新加坡支付的赔偿金额,乃至付款时间表。

不过,他说,基于保密条款,新加坡无法公布更多的赔偿细节。

王乙康披露,新加坡迄今已为胎死腹中的马新高铁计划投入约3亿新元(约马币9亿1300万令吉)。

大马解释是“财政吃紧”

马新两国是在2016年签署双边协议,要兴建马新高铁。2018年4月,马新两国公开招标,遴选高铁计划的资产管理公司。当时,共获得6家公司竞标。

不过,当年5月马来西亚大选换政府,之后希盟政府寻求削减高铁计划开支,而高铁计划也一度搁置,并预定在2020年5月前完成重新谈判。

不过,希盟政府却在2020年2月垮台。国盟政府上台后接手谈判,并预定在2020年12月完成谈判。

随着双方无法在限期内达成共识,马新高铁计划双边协议因而失效。

慕斯达法至少两次说明,由于财政吃紧,而被迫取消马新高铁计划。



纳吉陆兆福难得齐声,促公布HSR取消详情

2021/1/1 7:02 pm

马新高铁(HSR)计划取消之后,前交通部长陆兆福与前首相纳吉不约而同地呼吁,政府应透明公布详情。

陆兆福今日发文告敦促政府,公开马来西亚需付给新加坡的赔偿金额。

“政府必须要透明,告诉人民到底需要还多少钱给新加坡,MyHSR公司自2016年以来花了纳税人多少钱?”

陆兆福也指出,吉隆坡至新山的路线目前已有铁路系统,高铁并非必要。

“虽然双轨电动火车(ETS)不像马新高铁那么快,但我认为已能满足国内需求。政府只需要确保有足够的火车,并增加班次即可。”

陆兆福也强调,政府取消高铁计划已成定局,如今应尽速完成其他既有的基建计划。

他举例,政府可以考虑增加电动火车的货柜箱容量,或者推展巴生谷MRT3计划及新山的快捷巴士系统(Bus Rapid Transit)。

计划改为只达新山?

马新高铁计划是在纳吉担任首相的时期启动。在计划取消的消息传出后,纳吉也在面子书发帖,要求联邦政府解释,此前是否曾考虑以“吉隆坡-新山”高铁方案,取代马新高铁计划,并在三个月后公布此事?

“国盟政府在此事应保持透明,不要利用经济或2019冠病疫情为借口,很多本地及外国媒体都已引述消息,报道了这项计划的发展方向。”

此外,纳吉也质问政府,高铁的技术及管理方面,是否像特定媒体报道所述,未经招标就颁给了特定私人公司?

他质疑,若高铁没有通往新加坡,搭客量预计减少许多,那么政府会否承受亏损。

马新两国是在2016年签署双边协议,但希盟执政后,马新高铁计划工程在2018年9月暂停。前朝希盟政府曾预测,计划将耗资1000亿令吉。

暂停期限原定在去年12月31日到期,马来西亚数次要求延长暂停期限,也曾提出要把高铁衔接到吉隆坡国际机场,但新加坡决绝此建议。

新加坡交通部今日发文告证实,马新高铁计划已取消,而马方将需要赔偿新加坡,但赔偿金额并无公布。财经媒体《The Edge》先前报道,马方的赔偿金额可能为3亿令吉。

346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37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1-30 17:39:15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经LRT3承包商投诉,国家基建终还款3.75亿

2021/1/10 9:32 pm  更新: 2021/1/10 9:37 pm

在第三快铁承包商于去年梢投诉遭拖欠7亿工程款项后,国家基建公司终于在上周,发放其中的3亿7500万令吉欠款给总承包商。

熟悉此事的消息人士证实,该计划的总承包商“马资源乔治肯特私人有限公司”(MRCB George Kent Sdn Bhd)已经收到来自国家基建公司(Prasarana)的工程款项,款项也已在周五发放给其他副承包商。

一名消息人士指出,这些款项是根据截至去年7至8月的工程进度,发放给各承包商。

根据这名消息人士,截至去年10月,承包商所申索的工程款项共达7亿2388万8000令吉,而国家基建公司这次只支付了大约一半的欠款。

“国家基建公司支付(马资源乔治肯特公司)3亿7500万令吉,作为7月和8月的工程款项。”

“他们(国家基建公司)还没有支付9月和10月的工程款项。”

消息人士也补充,11月和12月的工程款项申请仍在等待核对。

否认指示扣押欠款

马资源乔治肯特是由马资源有限公司(Malaysian Resources Corporation Berhad ,MRCB)与乔治肯特集团(George Kent Bhd)共同持有的联合企业,双方各握有50%的股权。乔治肯特集团是土耳其公司。

马资源乔治肯特公司是第三轻快铁计划的总承包商,该公司把计划的数个项目转包给另外16家公司。

2020年12月31日,马资源乔治肯特公司与其旗下16名承包商联署致函财政部长扎夫鲁及交通部长魏家祥,投诉国家基建公司拖欠他们7亿令吉的款项,导致第三轻快铁计划(LRT3)受影响。

熟悉此事的数名消息人士告诉《当今大马》,这是因为达祖丁有意让特定的数家承包商加入第三轻快铁计划,而不断施压刁难,不惜拖欠工程款项。

达祖丁上周一召开记者会,否认指示扣押7亿令吉欠款,反而指控马资源乔治肯特公司违反优待土著公司的国家方针,更坚持国家基建公司具有身为计划主人的权利。

不过,马资源乔治肯特私人有限公司在同一天旋即反驳,澄清第三轻快铁计划有近40%的土著二手承包商参与其中。

言论影响银行借贷

而马资源乔治肯特公司的其中一家分包商,家盟吉(Gabungan AQRS Bhd)告诉《当今大马》,该公司一共申索约6000万令吉的工程欠款,目前他们已收到2300万令吉的款项。

家盟吉的执行长阿兹占(Azizan Jaafar)受询时证实,他们已在上周五收到欠款。

“我们希望在这个月尾能够收到其余欠款。”

“同时,我们也对(国家基建公司)主席(达祖丁)的声明,指没有拖欠款项的言论感到惊讶。”

“他那不正确的言论,引起一些后果。”

“我们(副承包商)也向银行借贷,若银行认为我们对财务状况有所隐瞒,可能会撤回原本的借贷。”

至于达祖丁曾否认“干预”马资源乔治肯特私人有限公司,更指仅是要捍卫国家土著政策;阿兹占表示,这对该公司和其他副承包商来说,并不是问题。

“不成问题。我们没有要求任何特权,只是希望拿到已完成项目的款项。”

他补充,他的公司需要支付300名职员与1000名工地劳工的薪资。

完工期限延至2024年

轻快铁三号线从巴生Johan Setia站衔接至八打灵再也万达镇,全长37公里。 这个项目在国阵执政的3年之间成本暴涨,从2015年的90亿令吉暴涨逾3倍至2018年所预估的316亿5000万令吉。

希盟执政后,时任财政部长林冠英宣布,政府透过削减建造计划以调整工程成本,将计划建费猛削至166亿3000万令吉,时任内阁也批准继续建造第三轻快铁。惟完工期限从原订的2020年,延至2024年。



太贵也不利本地包商,政府欲改高铁计划而破局

2021/1/5 10:09 am

政府终结马新高铁计划,引来众多的反弹,首相署部长慕斯达法表示,马新高铁计划原本的运作模式下,大马必须跟新加坡共同为工程招标,而这么做太昂贵。

慕斯达法补充,国盟政府所倡议的新模式更有利大马,包括政府有权利委任本地的承包商和顾问公司。

“从大马观点,这个2016年所同意的旧模式会增加成本。这就是为何我们决定检讨这个资产管理公司(AssetsCo)模式以期削减成本。”

慕斯达法是昨晚接受《Astro Awani》专访时,回应新加坡交通部长王乙康昨天说法时,发表上述的解释。

王乙康昨天披露,马新两国在高铁计划合作破局的主因,乃是马方要求撤除通过资产管理公司来发包高铁工程的模式。

改模式能减30%成本

慕斯达法也指出,政府需要减低高铁成本,因为2019冠病疫情已伤害国家的财务状况。

他估计,去除资产管理公司模式能够为大马剩下30%的成本。

“我们也会掌握委任的权利,例如本地的承包商和顾问公司。”

在原有的资产管理公司模式下,马新两国必须执行联合国际招标,委任适当的公司来担任资产管理公司的角色。

上述的资产管理公司将负责高铁的设计、兴建、融资,以及轨道资产管理,而马新两国则会共同监督这家公司。

一旦废除共同资产管理公司的模式,马新两国极可能会各自为自己境内的高铁计划招标,而对方就难以过问。

否认为利朋党而变卦

慕斯达法表示,马新政府最终无法就模式变更达致协议,导致高铁计划最终告吹。

马新高铁原订长约350公里,连接吉隆坡和新加坡裕廊东(Jurong East),而行程只需90分钟。

慕斯达法强调,大马政府要求撤除资产管理公司模式,并非为了图利任何的朋党,因为它已经实施公开招标的做法。

政府目前正在探讨在建立国内高铁系统,链接吉隆坡和柔佛新山。

“不管这个计划形式如何……它都会使用公开招标方式。”

马新两国于2016年签署马新高铁计划双边协议,但计划却在2018年希盟政府上台后搁置。当时,希盟政府要求削减高铁成本,而两方同意谈判到去年5月。

不过,希盟政府于去年2月倒台,国盟政府接受谈判,而期限延长到去年12月。但期满后,两国未能达致协议,使得计划告吹,而大马因此必须赔偿新加坡。



新加坡宣布,暂停马新互惠绿色通道三个月

2021/1/30 11:52 am

基于马来西亚的2019冠病疫情持续加剧,新加坡今天宣布暂停与马方的互惠绿色通道(RGL)安排。

新加坡外交部今早发文告说,新国政府持续关注全球疫情局势,在有需要时调整边境措施,决定暂停互惠绿色通道三个月。

这项宣布将从2月1日开始生效。不过,之前已经获准使用互惠绿色通道通关的旅客,则获准继续以此入境。

除了马来西亚,新加坡也一并暂停与德国及韩国的互惠绿色通道。

大马疫情失控

根据马新互惠绿色通道,马新两国的商务与公务旅客可在严格防疫措施下跨境,包括进行检测与隔离。

在2019冠病疫情初期,马新两国都能控制疫情。不过,去年4月新加坡多个工人宿舍爆发疫情,冠病病例也节节上升。

到了去年8月杪,新加坡才重新控制疫情,单日新增病例维持在一或双位数。

马来西亚去年3月开始出现三位数的单日新增病例,但在6月中逐渐控制疫情。

不过,去年9月沙巴州选开始,马来西亚的冠病疫情再次失控,昨天更是增加5725宗病例,打破单日新增病例的记录。

目前,马来西亚以限行令与紧急状态来对抗疫情。



柔议员抨慕政府抗疫无能,担忧新国一并关闭PCA

2021/1/30 4:30 pm  更新: 2021/1/30 4:42 pm

新加坡今天宣布暂停与马来西亚的互惠绿色通道(RGL)长达3个月,两名柔佛州议员担心,若2019冠病疫情持续加剧,不排除马新两国的定期通勤安排(PCA)也会暂停,甚至重演去年边境全面关闭的情况。

行动党的士都兰州议员曾笳恩及柔佛再也州议员廖彩彤今午发联合文告说,新加坡今早的宣布,正是在马来西亚单日新增冠病病例突破5000宗新高的隔一天,乃是首相慕尤丁政府抗疫失败的直接结果。

“目前失控的疫情,源自沙巴州选举开始,慕尤丁政府标准作业程序不一致所造成。这一点,马来西亚人需牢记。”

“政府抗疫无能,造成了绿色通道被暂停、罗里司机严重堵车的问题。若情况持续恶化,不难排除马新两国的定期通勤安排会被暂停,甚至重演去年边境全面关闭的情况。”

新山中小企业遭遇重击

他们指出,新山成千上万的中小企业仰赖新加坡与新山的人流,目前都受到非常严重的打击。

他们说,若慕尤丁政府持续让疫情失控,经济复苏遥遥无期。

“慕尤丁政府必须马上采取行动。首先,我们不需要一直实施限行令(MCO)或有条件限行令(CMCO),抑或是持续更改标准作业程序。这种种只会让公众混淆,也会逐渐让人不再遵守程序。”

“我们当前迫切需要的,是一个以科学数据为准,清楚、透彻的标准作业程序。”

他们指出,现阶段多数的感染群来自工业,但这些出现感染群的领域依旧获准运作,反而许多中小型企业不获准运作。

违限令惩罚有双重标准

他们认为,这样的操作标准毫无意义。

“不仅如此,标准操作程序应公平,对不遵守程序的人给予同样的惩罚,包括高官在内。”

“只有当总病例数下降时,马来西亚才会看到经济复苏的曙光。”

“只有当总病例数下降时,马来西亚边境才有望全面开放,新山的经济才能复苏起来。 ”

去年8月,马新两国启动边境互惠绿色通道(RGL)和定期通勤安排(PCA)。前者旨在恢复两国必要的商务和官方跨境往来,后者则允许两国在对方国家经商工作、持有长期居留证的人民能定期回国。

不过,新加坡外交部今早发文告宣布,暂停与马方的互惠绿色通道(RGL)安排长达三个月,从2月1日开始生效。

346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37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8-29 14: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大马付款3.2亿予新加坡,作为取消HSR计划赔偿

2021/3/29 6:05 pm

马新两国政府今年元旦宣布取消高铁计划(HSR),经过将近三个月处理后续后,马来西亚已经赔偿3亿2027万零519令吉24仙给新加坡。

首相署部长慕斯达法与新加坡交通部长王乙康今午发表联合文告说,马新两国已经敲定赔偿额。

“马来西亚政府已赔偿新加坡1亿零281万5576新币(马币3亿2027万零519令吉24仙),作为发展与之前展延马新高铁计划的成本。”

慕斯达法与王乙康指出,马来西亚政府在鉴定赔偿金额后,最终与新加坡达成一个“和睦的协议”。

他们也强调,为了两国人民的好处,马新将继续维持友好关系及密切合作。

HSR计划取消

今年1月1日,新加坡交通部率先发文告说,马来西亚要修改高铁路线,而经由两国政府讨论后,最终决定终止双方合约。

马新两国领袖之后相继发文告证实此事,并强调两国将维持良好关系。

两国是在2016年签署马新高铁计划双边协议,但工程却在2018年9月暂停。

前朝希盟政府曾预测,计划将耗资1000亿令吉。

计划暂停期限原定在去年12月31日到期,马来西亚数次要求延长暂停期限。

马来西亚原本要把高铁衔接到吉隆坡国际机场,但新加坡拒绝这项建议。

根据原有计划,马新高铁的站点包括马来西亚的大马城、雪邦-布城、芙蓉、爱极乐、麻坡峇株巴辖、依斯干达公主城;以及新加坡的裕廊东。



专家促效仿新国,发出室内通风指南加强防疫

2021/5/28 4:09 pm  更新: 2021/5/28 4:15 pm

传染疾病专家阿迪芭(Adeeba Kamarulzaman)呼吁政府效仿新加坡,针对如何改善室内的通风状况发出指南,以遏制2019冠病病毒的扩散。

她在推特上表明,通风状况是一个重要的课题,急需就此设立跨部门专案小组。

“发出类似新加坡那样的指南来宣传(良好的通风),以避免出现职场和学校簇群等。这需紧急去处理,已经过了好几个月。”

随着有证据显示,冠病病毒可藉由空气传播,全球各国的政府已开始针对如何改善室内的通风状况发出指南。

新加坡卫生部周二发出通风指南,包括要求维持最大的新鲜空气量,减少室内和空调室的空气再循环。

根据指南,没有机械通风系统的封闭空调室,包括零售商店和诊所需经常打开窗户,并考虑在窗口安装风扇系统。

至于有自然通风的空间,如巴刹和没空调的咖啡店,则需打开窗户和在窗口安装面向外部的风扇,以加强空气的流通。

因接触空气中的飞沫

相对于改善通风状况,各界在疫情初期更专注于消毒工作,包括耗资朝路面和行人道喷洒消毒液,而被批评者戏称为“卫生剧”(hygiene theatre)。

上个月,美国美国疾病控制及预防中心(CDC)指出,冠病的主要传播模式是接触到空气中的飞沫,通过触碰物体表面感染的风险相对低。

世界卫生组织也指出,冠病经空气传播的状况是涉及留在空气中的飞沫,就算距离超过1公尺也会传染给他者。

从去年7月起,世界卫生组织已呼吁,改善室内的通风状况来遏制冠病的传播。

暗示大马未草拟指南

尽管如此,首相公共卫生特别顾问惹米拉玛目(Jemilah Mahmood)昨天回应阿迪芭的推特时暗示,当局尚未拟定马来西亚版本的指南。

她认为,与其等待跨部门专案小组,如果公共卫生和建筑环境专家能一起合作草拟指南,则会更加快速。

“大马建筑师协会也可以帮忙。今天会尝试去索取一份新加坡的指南。”

至今,贸工部的“安全职场”(Safe@Work)计划的标准作业程序,未针对封闭的工作环境提供一套详细的通风指南,只指示雇主参考卫生部的冠病职场管理指南的附录25。

针对通风问题,附录25阐明,举行室内活动和会议的人士需“考虑打开窗户,以允许自然采光和更好的通风。”

刚在2月15日更新的附录25也鼓励,在露天的地点召开会议。

此外,“安全职场”计划的标准作业程序要求,公共区域的表面每天至少消毒3次,办公位置则需在每次轮班时消毒。

昨天,卫生总监诺希山表示,虽然实施限行令,职场的病例始终不见下降。5月12日至26日期间,共有5392宗源自115个职场簇群的病例,半数簇群涉及工厂。

限行令期间,私人界只能有60%的员工到职场上班。



“马劳”请愿返马豁免隔离,陈泓宾力挺有情有理

2021/7/22 8:02 pm  更新: 2021/7/22 8:13 pm

旅新大马人发起请愿,要求国安会批准让已经接种两剂疫苗的国民,入境后无需隔离14天,以方便他们往返马新两国跟家人团聚。

这份在《change.org》网站上收集签名的联署,迄今已获得超过1万人签名。联署的诉求说,许多旅新的大马人已接种两剂疫苗,而新加坡的单日新增病例也非常低,因此国安会与卫生部应豁免从新加坡入境者的14天隔离规定。

联署也说明,许多旅新大马人与家人分隔,承受巨大压力。

隔离费用上万令吉

行动党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也呼吁政府简化隔离规定,同时交待马新两国相互承认疫苗护照的进展。

陈泓宾今天发文告表示,马新边境自去年3月18日开始封锁,迄今已491天,许多家庭因而分隔两地。

“我本身就接触到好一些留在新加坡打拼的父母亲,他们和留在马来西亚的孩子无法见面已经超过一年。”

“很难想象,为人父母的通过手机视讯看到一年半前出世不久的宝宝婴儿,现在已经是可以奔跑的孩子了。但这确实发生在我们的周围。”

他感叹,许多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马人错过了与孩子相处的珍贵时刻,却碍于上万令吉的隔离费用,无法越过长堤与家人团圆。

“看到有人自发地发起网络联署运动,对马新两国政府提出诉求,我非常支持。民众的诉求温和有理据,当局需要做出正面和积极回应。”

疫苗护照有何进展?

陈泓宾也说,外交部长希山慕丁及新加坡外交部长维文今年3月会晤时曾提及,正在商讨两国互相认证冠病疫苗接种证明书的细节,但迄今4个多月,却没有进展。

“两国的疫苗接种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因此,两国政府必须根据现况提出具体的时间表,至少先让已经完成疫苗的民众了解,是否可以简化通关和隔离程序,早日回家团圆。”

“老实说,大家都等的很不耐烦了。两国疫苗互相承认的进展如何,必须给大家清楚交代。”

陈泓宾坦言,边境解封相信需要更长时间,但政府在开放边境前“总不能什么都不做”。

“政府应让已经完成疫苗接种的民众可以简化隔离,在严格遵守防疫标准的情况下让他们先可以回家探亲,这是大家的诉求,也是一个最卑微的愿望。”



诗华日报

前情报局长爆料 有大马政客接受外国援助

2021年8月29日

(吉隆坡29日讯)我国政治人物被指控在追求政治生涯的过程中接受外国,尤其是美国的个人和组织的资金援助。

国防部前情报局长拿督莫哈末沙烈依斯迈中将向《马来西亚前锋报星期刊》揭露,发现相关政治人物,还和国外有影响力的人会晤。

他指出,情报显示,外国一些人对这些领袖“相当感兴趣”,给予物质援助和支持,以协助他们继续政治生涯。

“我们没有证据表明是直接提供的援助,但我们收到的情报,比方说美国的一些机构发挥了作用。”

“我们得知国内部分领袖,非常渴望延续他们在政治上的地位和实力。”

“他们也得到了道义上的支持,这一点很明确,(一些政治领袖)一直和国外有影响力的一方会面,这是我们得到的情报。”

他表示,军事情报部门拥有相关会议日期、地点以及在几个国家与外国一方举行会议的政治人物身份的完整信息。

“当他在不同国家的时候,我们进行了监控,他和谁会面等,但是我们不知道讨论的话题,但确实有和国外的几个人会面。”

另外,对于美国副总统哈里斯于8月22日访问新加坡,莫哈末沙烈质问,为何哈里斯是在巴耶利峇军用机场降落,而不是在新加坡国际机场的樟宜机场。

“降落在军用机场更多是安全问题,也是向大马表明,新加坡军队仍然受到美国的大力支持,这是他们想展示的。”

“我认为,这是新加坡安排的,想向大马展示,别惹我,你只是个小玩家,所以这是对我们的警告,我相信这全是他们的把戏。”

346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37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10-23 19:28:05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柔苏丹谕令彻查白礁岛主权争议案

2021年10月14日

(新山14日讯)柔佛苏丹依布拉欣陛下针对白礁岛主权争议案开腔,直言希盟政府当初对该案件放弃上诉,如同“未战先降”,谕令政府彻查该案。

依布拉欣陛下谕令中央政府,针对前首相敦马哈迪在2018年执政时期,撤回要求国际法庭司法审核白礁岛主权判决的案件,进行彻查并给予清楚的解释。

陛下直言,若调查发现白礁岛主权案判决放弃上诉确实存在疏失和错误,必须对当初放弃上诉案的负责人采取严厉行动,因这涉及我国主权问题。

依布拉欣陛下今日下午2时13分在官方面子书专页,针对白礁岛主权争议案,发出上述谕令。

陛下形容,政府放弃上诉的举动,就好像在未进入擂台前,就已承认失败。

“为甚么在我们发现有利的新证据时,却决定放弃上诉。这是最让我感到沮丧的原因。”

陛下反问,为什么柔佛州的主权问题对当时的政府而言,看似不重要?

“难道柔佛州是继子?若不喜欢柔佛州,试想大马如果将浮罗交怡给了泰国,吉打人会有何感受?”

海牙国际法庭是在2008年5月23日以12对4票,判决白礁主权属新加坡,中岩礁的主权判给大马,南礁主权则判给拥有它所处的海域主权国家。

我国在2017年2月2日向国际法庭提交司法审核申请,法庭定同年6月进行公开听证会,希盟上台后,通知新加坡和海牙国际法庭终止案件的决定。

《国际法院规约》只允许在2008年5月23日判决后10年内提出上诉申请,如今申请复核案件的10年期限已过,这意味著马新双方已经不能再针对白礁岛主权案提出上诉申请。

内阁日前同意成立一个特工队,通过征求国际法律专家的意见,针对白礁岛主权进行全面研究、审查和推荐适当的选择。

柔佛州务大臣拿督哈斯尼对此表态,柔州政府对内阁成立白礁岛主权案的特别调查委员会表示欢迎,同时也赞成对没有继续申请司法审查的人士采取行动。

他并表示,柔州政府保证将会和中央政府合作及配合,提供提供各类文件和建议。



贴文数落敦马 纳吉支持成立白礁岛主权案特委会

2021年10月10日

(吉隆坡10日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支持内阁昨日议决设立白礁岛主权争议案特委会,还张贴了多篇新闻让人回顾另一位前首相敦马哈迪在白礁岛主权争议案时的做法。

纳吉指出,同意让新加坡将白礁岛主权案带上国际法庭的是第四任首相,而在他担任首相之前,马来西亚在这起案件中败诉。

他今日在面子书发文及相关链接时,还指出,第4任首相(意指马哈迪)在第14届大选前,还因失去白礁岛主权而落泪。

纳吉说,他出任首相后,即第6任首相领导的政府向国际法院提出上诉以捍卫我国在白礁岛的主权,但在第14届大选之后,终止马来西亚向国际法院上诉的人正是第7 任首相领导的政府。

“终止国际法庭上诉并表示大马没有兴趣拿回白礁岛主权的,是第7任首相(意即马哈迪)领导的希盟政府。”

他说,根据《国际法庭规约》,20058年5月23日判决后的10年内必须提出上诉,这意味著大马及新加坡双方已不能再提出对白礁岛主权的上诉申请。

他补充,希盟政府当时委任的总检察长曾表示,大马在白礁岛主权案的胜诉渺茫。

为此,纳吉支持政府调查这起案件,还用上了“调查,不要不调查”来表达他力挺特委会的成立。

国际法庭于2008年5月以12票对4票,裁决白礁归属新加坡,同时将中岩礁的主权判给大马。大马在2017年2月2日向国际法庭提交司法审核申请,法庭定同年6月进行公开听证会,但马来西亚在2018年5月28日通知海牙国际法院终止案件的决定。



新国医院招聘大马医护员越堤工作 每周工作4天月薪逾万

2021年10月18日

(新加坡18日讯)新加坡冠病确诊病例持续攀升,由于面对医护人员人手不足问题,该国一家医疗集团便公开在网上招聘,邀请大马医护人员以约聘方式到新加坡工作,每周工作4天,月薪逾万令吉。

根据“自由今日大马”报导 ,有关征聘启事由新康集团(HMI)医院发出,除了所开出的薪水具吸引力,该集团会尽速帮忙处理到新工作需要的文件,如隔离、工作准证、新加坡医学委员会的执照等,以便大马医护人员抵达后就能立即投入工作。

报导中指出,即使不是卫生部旗下的医学院的毕业生同样可申请,有兴趣加入该医院的医护人员需有3年工作经验。

根据报导,该集团将以合约方式聘请大马医护人员在旗下医院工作,月薪3500新元(1万796令吉),每周工作4天,每天12小时。如果愿意加班,12小时将获得300新元(925令吉)报酬,每次进行远程看诊将获得10新元(30令吉)。

新康集团指出,合约期至少6个月,并有可能根据医护人员的表现获得更长期的工作。

“医护人员需负责照顾冠病患者,医院会提供培训、个人防护装备和居住方面援助。”

根据新加坡卫生部数据,目前有1651名病患在医院接受治疗,其中327例需要呼吸帮助,66例在加护病房。



当今大马

冠英问政府何以重启油管计划,却放弃隆新高铁

Oct 23, 2021 4:42 PM  更新: 4:49 PM

政府悄然重启跨沙巴天然气管道计划(TSGP)一事曝光后,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质问,政府为何不重启隆新高铁,而选择赔偿新加坡逾3亿令吉?

林冠英今天发表文告指出,隆新高铁项目应该继续启动,以串联柔佛、马六甲、森美兰、巴生谷和新加坡,为这些州属带来更大的经济利益。

“政府早前公开承诺继续启动隆新高铁项目,但最终却赔偿3亿2000万令吉作结;现在政府则是把终站设在柔佛新山而不是新加坡,凡此种种,做法是否明智,已引起许多质疑。”

“希盟没有质疑隆新高铁不合理,但希望能重新审视前朝国阵政府所同意的昂贵定价和成本结构。”

不到新国没经济效益

林冠英进一步指出,隆新高铁如果不能抵达新加坡,而只停靠在柔佛新山,并不符合财政效益。

“这将让高铁面对财务问题,及限制高铁对国家的正面经济影响。柔佛、马六甲和森美兰州无疑将成为取消隆新高铁项目的最大输家。”

因此,林冠英质问,为何政府能够重启沙巴天然气管道计划,却不愿重启隆新高铁?

他提到,沙巴天然气管道计划的丑闻满天飞,未经审计的工程进度仅有13%,但政府却支付了83亿令吉,占项目经费的88%。

“随着政府做出这样令人震惊的决定后,人们不禁想问,为何吉隆坡-新加坡高速铁路(HSR)项目,却没有得到类似的重启?”

他认为,政府应该向民众解释交代,并且基于透明和问责,而应对付负责人。

沙巴天然气管道(TSGP)与多元产品输送管计划(MPP)造价高达94亿令吉,希盟政府曾在2019年终止该工程。

此前,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透露,政府已在今年2月10日的内阁会议决,继续执行TSGP计划,并将与承包商研究MPP计划细节,以决定明确方向。

政府正研究马泰高铁

今年年初,前朝国盟政府取消与新加坡的协议,撤销隆新高铁计划,因而赔偿3亿2027万零519令吉24仙给新加坡。

掌管经济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慕斯达法(Mustapa Mohamed)当时透露,政府或将高铁最终站设在新山。

10月7日,《自由今日大马》报道,慕斯达法指出,当局已经完成吉隆坡——新山高铁的研究,惟尚未提呈内阁。而且,当局也正在研究前首相慕尤丁的主张,即建造从新山衔接泰国的高铁计划。



慕尤丁重提高铁计划,建议从新山衔接至泰国

Sep 30, 2021 3:46 PM  更新: 3:51 PM

前首相纳吉日前建议,政府恢复隆新高铁(HSR)原本的路线,唯另一名前首相慕尤丁却主张,建造从新山衔接泰国的高铁计划。

马来西亚政府在慕尤丁执政时期宣布取消隆新高铁计划,并为此赔偿3亿2027万零519令吉24仙给新加坡。

但慕尤丁今天在国会下议院表明,支持政府落实吉隆坡—新山高铁计划。

“事实上,(我建议)延伸到北部,而在马泰边境与来自曼谷的高铁衔接。”

他也建议,由国内财团融资落实这项计划。

相信能创造经济效应

慕尤丁相信,延伸至泰国的高铁计划将带来庞大的经济效应,并创造数十亿令吉的价值,其中包括就业机会、商机甚至是沿途的市镇。

马泰高铁并非全新的概念。纳吉和泰国首相巴育(Prayut Chan-o-Cha)在2016年首度提出这项建议,但之后未见有太多的后续进展。

当年,马新两国则签署双边协议,以落实隆新高铁计划。

尽管如此,有关工程却在2018年9月暂停。计划暂停期限原定在去年12月31日到期,马来西亚数次要求延长暂停期限。马来西亚原本要把高铁衔接到吉隆坡国际机场,但新加坡拒绝这项建议。

但根据新加坡交通部长王乙康,两国在隆新高铁计划合作破局的主因,乃是马来西亚要求打消成立资产管理公司(AssetsCo)的决定。

纳吉促恢复原有路线

根据AssetsCo的模式,马新须联合公开招标,委任一家适合的公司来扮演AssetsCo的角色。

AssetsCo将负责设计、建造、融资和维修隆新高铁的所有铁路资产,并由马新两国共同监管。

若放弃成立AssetsCo,两国很可能会各自为境内的工程招标,最终另一方将在招标程序中缺乏话语权。

时任首相署部长慕斯达法则表示,AssetsCo的模式过于昂贵,而且在马来西亚建议的新模式下,联邦政府可自由委任本地承包商和顾问公司。

前天,纳吉建议政府重新考虑多项霸型工程计划,比如大马城以及隆新高铁。

但他认为,政府应该恢复隆新高铁原本的路线,而不是换成吉隆坡国际机场—新山的路线。

今年年初,前朝国盟政府取消与新加坡的协议后,慕斯达法透露,政府或将高铁最终站设在新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22-7-1 01:01 P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