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917|回复: 43

马共总书记陈平逝世 无法回国留终生遗憾

[复制链接]

318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5597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13-9-16 14: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今大马

马共总书记陈平逝世 无法回国留终生遗憾

2013年9月16日 中午12点06分



下午1点半更新

马共总书记陈平今早在泰国逝世,享年90岁,遗留下无法回国的终生遗憾。

根据泰国媒体《曼谷邮报》报道,陈平由于年迈,今早6点20分在泰国一家医院逝世。

陈平原名王文华,1924年在马来西亚霹雳实兆远出生,是马共与马来西亚政府签署停火协议前的最后一任马共总书记。

领导马共一生传奇



根据维基百科,陈平一生传奇,他在1939年加入马共,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他加入了抵抗日本侵略的游击队,与英军并肩而战,因此贡献获得英政府颁授英帝国官佐勋章。不过,陈平后来领导马共反抗英国殖民统治,英政府收回有关勋章。

1947年,马共原任总书记莱特,被揭发为间谍被杀后,陈平接任马共总书记一职,当时他年仅23岁。

1948年6月,马来亚进入紧急状态时期,陈平更成为大英帝国的首号通缉犯,遭到悬赏25万元(等同于今日的100万令吉)。

1955年,第一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领导的联盟,在选举中取得大胜后,就提出在吉打州的华玲与马共进行和谈。当时马来亚联邦和谈团由东姑阿都拉曼、陈祯禄与大卫马沼领导,而马共则由陈平、陈田与拉昔迈丁(Rashid Maidin)负责。由于当时政府无法接受马共不用投降字眼等的要求,和谈以破裂告终。

马共、马来西亚政府与泰国政府最终在1989年签订《合艾和平协议》,马共自愿解除武装,其成员则被允许选择在泰国或马来西亚定居。陈平在1990年按照和平协议申请回国,但却在1991年年杪被拒。

他之后一直居于泰国南部,在2003年以英文写成自传《我方的历史》(《My Side of History》),并在2004年,获新加坡政府特许,以学术研究为理由,短暂访问新加坡。

交由国人评断功过



陈平于2005年两度入禀法庭申请回国安享晚年,以及禁止新闻部诽谤他,并要求宣布《合艾和平协议》对政府有约束力的诉讼,但皆以失败告终。

陈平在2009年11月于泰国合艾接受大马中文媒体联访曾说过,他不介意政府暗中安排他以低调的方式回国。不过他却斩钉截铁地表示,拒绝以公开道歉的方式来换取回国的最后心愿。

陈平在2009年接受《当今大马》独家专访时指出,相信是种族主义情绪作祟,导致他成为唯一不被允许回国的马共成员。

他也表示,应该交由马来西亚人来评定其历史功过,但他不认为自己是大环境下的悲剧人物。

一些历史学者认为,马来西亚历史应该记载陈平领导马共,对抗日军与英国殖民统治的事迹。

不过,政府则坚持认为,马共在紧急状态时期残暴不仁,滥杀无辜,并且表明不原谅陈平,也不允许让陈平回国。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41213


318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5597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9-16 17:59:25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骨灰归乡安葬最大遗愿 战友指政府欠陈平道歉



高嘉琪   2013年9月16日 下午2点37分

马共总书记陈平直至今早咽下最后一口气,仍无法一圆回国的梦想。他生前的最大希望,就是在死后,起码骨灰能够回乡安葬。



根据陈平的前战友方山,他去年年杪跟陈平会面时,后者向他表达这项心愿。

“陈平生前多次说过想要回国,(若本人不能回来,)死后也要将其骨灰运回家乡安葬。”
 
“我1年前在曼谷最后一次见他,他还是同样的一句话,生要回国,否则死后骨灰也要回来。他在生时无法回国,成为他的遗憾。”

协助安排运骨灰返马

现年75岁的方山当年在马共负责宣传教育工作。他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表示,他将协助安排,以运送陈平的骨灰返马,安葬在陈平的霹州实兆远家乡。

他在电话中的声音,听起来非常难过。
  
为了履行陈平的遗愿,方山准备与太太赴曼谷送殡,并做出相关的安顿工作,但这一切仍胥视陈平家属的意愿。

回马成员约有三百人
 
方山相信一批定居在大马的同志们,跟他一样想要履行陈平的返国遗愿。
 
他说,从1991年起,大约340名前马共份子陆续返国,目前散居在全国各地。

他相信,如今仍健在者仍有300人,但年龄都超过60岁。

方山于上世纪70年代加入马共,他也是1991年起陆续返马的其中一批人士,目前住在吉隆坡。
 
陈平留下断后回不来

他强调,马、泰政府与马共在1989年签署的《合艾和平协议》阐明,马共成员在解除武装后,可以回马定居。
 
“陈平当时为了保障我们这一批人可以安全回马,他本人就断后,结果他回不来了。”

“当时,逗留在山上的有逾百人,报名回来者则有超过400人,最终340人成功回马,但仍有部分人无法回来。”
 
“我认为,大马政府在此毁约,没有遵守和平协议书内容,在此就对不起他。”
 
政府也承认独立贡献



方山坚决表示,前全国总警长拉欣诺(右图)作为当年的大马谈判团成员之一,也承认马共对国家独立的贡献,而且以白底黑字写在协议书中,更有录音可证明。
 
“但政府在其之后的宣传中,就妖魔化马共与陈平……这一段的历史应该要还原,不能长期掩盖。”

“拒绝还原历史真相,就是对国家与民族做出犯罪行为……我的看法是,政府欠陈平与其家属一个道歉。”

去年健康已大不如前
 
方山尊重陈平,并认为后者对国家事业与独立付出贡献。
  
“我最后一次见他是在一年前,那时他已有老人病,患有高血压,不良于行,必须以轮椅代步。”
 
方山表示,他们这一批同志中,有人在今年农历新年期间赴曼谷探望陈平,当时陈平健康已不好,身体瘦弱。
 
根据方山,他们以往每年新春初三时,都会赴泰国勿洞时向陈平贺年,后期因陈平健康变差,就改在其定居的曼谷的酒店或公共场合见面,庆祝新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41225



“生或死,陈平都不能回国” 土权宣称历史不应有其注脚

2013年9月16日 下午3点52分



马共总书记陈平终其一生无法回国,马来右翼土著权威组织今日表示,即使陈平逝世,其遗体也不应该被运返马来西亚安葬。

土权主席依布拉欣阿里说,陈平不只是一名凶暴的共产党头目,还是犯罪份子,应该从马来西亚历史中删除,也不不应该为人民,特别是年轻一代所知。

“陈平已死,我完全不惊讶,因为他的年事已高,所以他早就应该死了。至于其遗体是否应该获准运回来,我认为不需要。”

“如果他在生时,我们不同意允许陈平回马,那么他死后,遗体也不应该获准在大马安葬。”

要记得的是陈祯禄



依布拉欣阿里今日向《当今大马》发文告说,跟陈平相比,马来西亚人民应该记得的是马华领袖,如陈祯禄与陈修信的历史。

他说,作为国家的借镜,国人确实应知道一些“黑色历史事件”,以作为教训,但就不应该知道“恐怖与犯罪分子”的历史。

“大马人应该记得陈祯禄与陈修信的历史,而不是陈平,最好还是忘记陈平。”

同情者应死在异乡
  
巫统上议员依占跟依布拉欣持有相同的看法。他透过推特,“劝告”陈平的同情者。
 
“对于陈平的同情者,包括一些非政府组织与在野党人士,若你要捍卫陈平(回国)的权利,你最好追随其步伐,离马并客死异乡(mati di luar)。”

依占恭喜人民与政府,一直都坚持立场,拒绝让陈平返马。
 
政府是否允许陈平回国,社会上声音不一致。一些历史学者认为,马来西亚历史应该记载陈平领导马共,对抗日军与英国殖民统治的事迹。

不过,政府坚持认为,马共在紧急状态时期残暴不仁,滥杀无辜,并且表明不原谅陈平,也不允许让陈平回国。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41229

这禽兽不如的,如果有天善终,肯定天是无理的。



内长:即使骨灰也不能回国 总警长指陈平并非大马公民

2013年9月16日 下午5点39分



马共总书记陈平与世长辞,前战友方山等希望能把陈平遗体带返故乡安葬。不过,内政部长阿末扎希今日否决这项呼吁。

难消殉职军警家属恨意

他今午透过手机短讯,接受《当今大马》访问,回应是否允许陈平骨灰回国时表示,虽然陈平已死,但难以消弥跟马共作战的殉职军警家属恨意。

“陈平的死未能磨平死者,特别是殉职军警遗留下的寡妇们的恨意。这名马共武装份子头目,导致军警所组成的国家斗士,在紧急状态时期牺牲。”
 
“退伍军警绝不可能接受,让陈平的遗体或骨灰在大马安葬。陈平并非如一些政党、非政府组织与特定人士等所指的独立斗士,他是一名不被这片国土所接受的马共武装份子头目。”

卡立指陈平要葬在泰国



另外,全国总警长卡立阿布巴卡也告诉《当今大马》,陈平并非一名马来西亚公民。

“他虽然在实兆远出生,但他并不是大马公民。当他加入马共时并没取得公民权。我相信,他乐于在一个他逗留最久的地方(泰国)安葬。”
 
“我不能确定他是否拿到泰国公民权,但他不是马来西亚人。”

生前多次申请回国不果

陈平曾在2005年3月4日,通过律师向槟城高庭申请,要求法庭允许他及所有马共成员返回祖国马来西亚定居。这起案件较后移至吉隆坡高庭续审。

高庭在2007年7月31日裁决,陈平必须在14天内出示报生纸及公民权证件,证明他是马来西亚公民,方能继续向法庭提出申请,但这些文件在陈平早年逃亡时已遭当局没收。

陈平随后上诉联邦法院,不过联邦法院在2009年4月30日驳回陈平申请回国的上诉准令,导致他回国安享晚年的心愿最终宣告破灭。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41235



陈平生前最后媒体访谈: 交由国人评断历史功过

2013年9月16日 下午4点45分



马共总书记陈平一生传奇,也充满争议。他前半生领导马共对抗日军与英国殖民统治,晚年则在泰南争取返乡。对于自己的历史功过,他表示应该交由马来西亚人来评断。

陈平原名王文华。为了完成回乡梦想,他在2009年年杪曾安排多项媒体访问。他在泰国合艾接受大马中文媒体联访曾说过,他不介意政府暗中安排他以低调的方式回国。但拒绝以公开道歉的方式来换取回国。

他在2009年接受《当今大马》独家专访时指出,相信是种族主义情绪作祟,导致他成为唯一不被允许回国的马共成员。

“大概因为我不是一名马来人(perhaps I am not a Malay)。”

当时86岁的他说,如果要由他去评估自己的一生,或要求大马历史给予他评价,似乎有点狂妄。

反之,他认为,应由大马人来判断,他的一生做了多少事情,对大马有利或不利。

但他始终不认同,自己是大环境下的悲剧人物。


【点击阅读陈平2009年合艾联访一联访二《当今大马》专访


【点击观看陈平2009年访问短片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41232



冷眼横眉

愛國志士,抗日英雄,反殖先鋒,陳平,於大馬日逝世。享年九十。
然芻狗流竄,是非混淆,愚民充斥,大節不顯,公道不彰,以至九旬老翁,扼憾而逝,一縷英魂,不抵家門。
預計從此,世道紛亂,豬玀當道,歷史當改,黑白顛倒,平反無期。
在此以清香三支,朝天,祭。
秉祈,天理昭彰,善惡到頭報,走狗卜街咸家產。
陳總書記,好走!

老兵不死

曾何幾時
那濃密的翠綠是我的傘蓋
曾何幾時
夜深的山谷縹緲的重霧
是我遮寒的毛毯
和迷彩服

天際的獵戶座
向南的匕首是否指着我的家
已逝的老母
是否幻化天上的流星
指引我歸家的路

衝鋒陷陣的熱血
震耳欲聾的爆破與嘶喊
歸寂於八旬老翁的目光中
那是你們的歷史嗎?
那可是我人生閃爍的霓虹呢

仍舊堅定
依然固執
信念未變
然而
滄海幾度桑田

從與鬼子的血戰
到大半世身陷雨林
游魂般的漂泊
六親斷絕
只有餐風露宿的經歷
沒有迴腸蕩氣的回憶
我沒有眼淚
因我無悔

站在異域的邊界
就那幾百里的路
我竟然過不去
倔強的我不想求人
卻移不動腳步
是老了嗎?

當年縱橫山林的英姿
神出鬼沒的傳奇
今天期盼南歸的痀僂殘影

媽媽, 我已收拾好包袱
待我騎牛吹笛
和你一起往天邊雲霞去

http://botakray.blogspot.com.au/2009/05/blog-post_29.html


11

主题

3万

帖子

13万

积分

积分
136030

敦丹斯里拿督斯里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星章(累积乐捐RM500以内)

发表于 2013-9-16 19:0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陳平要獲得应有历史地位,可能要等到现有掌权政治人物大部份死光了才有机会。。。。
美女我喜歡看。
性感尤物是我的最愛。
攝影是我的生命。
拍攝性感照是我的夢想!

11

主题

3万

帖子

13万

积分

积分
136030

敦丹斯里拿督斯里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星章(累积乐捐RM500以内)

发表于 2013-9-16 19:05: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管怎樣说,馬共解散也是定案。。。。。
美女我喜歡看。
性感尤物是我的最愛。
攝影是我的生命。
拍攝性感照是我的夢想!

318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5597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9-16 20: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吁政府允陈平回马安葬 民联领袖承认历史贡献

2013年9月16日 晚上8点01分



正当巫统与其外围组织一面倒批判马共总书记陈平,拒绝让其遗体回国安葬之际,民联领袖认为,陈平的历史贡献不容抹杀,而其回马安葬的遗愿也应该获得允准。

吉祥:一个时代的结束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在推特上呼吁,政府允许让陈平的骨灰,带返霹雳州实兆远的家乡安葬。

“陈平在实兆远出生。如果他的遗愿是骨灰能够返家,应该获得允准。”

林吉祥也是振林山国会议员,他也说,陈平的逝世标记一个时代的结束。

“不管同意他的斗争与否,他的历史地位获得保障。”

添强形容爱国独立斗士



人民公正党主席蔡添强也在推特上形容,陈平是一名爱国的独立斗士。

“正当马来西亚在今天庆祝立国50周年之际,我们失去了一名争取国家独立的爱国者。安息,陈平。”

不过,一些网民随即在推特上批评蔡添强肯定陈平的历史贡献。蔡添强则回应说:“人在历史上都是演员,没有全对或全错。我们不能否定其贡献。”

祖基菲里呼吁原谅陈平



伊斯兰党中委祖基菲里则表示,虽然他不认同陈平的意识形态与马共的错误,但基于公平与正义,我国应该允许陈平回国安葬。

他发文告说,即便是英国与日本人,在犯错后也获得国人的原谅甚至拥抱,陈平更不应该例外。

“陈平抗日与英国殖民军,甚至获得英女王的一项勋章。马来西亚在大马日原谅他,才显得公平与威信。”

再益批评政府违反协议



除了民联领袖之外,前首相署部长再益也呼吁政府,实现陈平回国长眠的遗愿。

“陈平要死在自己的出生地,我们之前签署和平协议时,已经同意此事。但过后政府食言,拒绝履行协议。现在只是他的遗体,我们应该让他回国长眠。”

陈平自1960年代就流亡泰南,他曾多次申请回国,包括诉诸于法律途径,但一直未能如愿。根据其前战友方山,陈平生前的最大希望,就是在死后,起码骨灰能够回乡安葬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41246


11

主题

3万

帖子

13万

积分

积分
136030

敦丹斯里拿督斯里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星章(累积乐捐RM500以内)

发表于 2013-9-16 21: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再益说:政府食言,拒绝履行协议,这是也是沒说錯。。。。1989年的事其实过去不是太久。
美女我喜歡看。
性感尤物是我的最愛。
攝影是我的生命。
拍攝性感照是我的夢想!

17

主题

1693

帖子

1万

积分

积分
15178

良民

发表于 2013-9-16 22:21:08 | 显示全部楼层
鄙视一群鸵鸟。
真能心平气和,就是福气。(我是山猪)

318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5597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9-17 19: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内长指陈平辞世难消恨意 首相:绝不容骨灰带回国

2013年9月16日 下午5点39分



晚上9点21分更新

尽管民间传出希望政府允许今早辞世的马共总书记陈平落叶归根的呼声,但是首相纳吉表明,陈平的骨灰决不能带回国安葬。

根据《马来西亚前锋报》网站报道,他在沙巴州亚庇表示,就算家属提出要求,政府也绝不会允许一名对国家和人民进行许多残暴行为的恐怖分子骨灰,被带回国。

他也指出,政府绝不会涉及陈平葬礼的任何事务。

另一方面,内政部长阿末扎希今日较早时也同样否决把陈平遗体带返故乡安葬呼吁。

难消殉职军警家属恨意

他今午透过手机短讯,接受《当今大马》访问,回应是否允许陈平骨灰回国时表示,虽然陈平已死,但难以消弥跟马共作战的殉职军警家属恨意。

“陈平的死未能磨平死者,特别是殉职军警遗留下的寡妇们的恨意。这名马共武装份子头目,导致军警所组成的国家斗士,在紧急状态时期牺牲。”
 
“退伍军警绝不可能接受,让陈平的遗体或骨灰在大马安葬。陈平并非如一些政党、非政府组织与特定人士等所指的独立斗士,他是一名不被这片国土所接受的马共武装份子头目。”

卡立指陈平要葬在泰国



另外,全国总警长卡立阿布巴卡也告诉《当今大马》,陈平并非一名马来西亚公民。

“他虽然在实兆远出生,但他并不是大马公民。当他加入马共时并没取得公民权。我相信,他乐于在一个他逗留最久的地方(泰国)安葬。”
 
“我不能确定他是否拿到泰国公民权,但他不是马来西亚人。”
大马所有入境处受监督
他在推特也表示,大马所有入境处都会受到监督,以防止陈平遗体被运进国内。

“这无关政治,去读历史,我们有多少警察因为为了捍卫国家免受这名‘自由斗士’侵扰而牺牲。”

生前多次申请回国不果

陈平曾在2005年3月4日,通过律师向槟城高庭申请,要求法庭允许他及所有马共成员返回祖国马来西亚定居。这起案件较后移至吉隆坡高庭续审。

高庭在2007年7月31日裁决,陈平必须在14天内出示报生纸及公民权证件,证明他是马来西亚公民,方能继续向法庭提出申请,但这些文件在陈平早年逃亡时已遭当局没收。

陈平随后上诉联邦法院,不过联邦法院在2009年4月30日驳回陈平申请回国的上诉准令,导致他回国安享晚年的心愿最终宣告破灭。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41235






哈迪茫然不知陈平死讯 拒评遗体是否回国安葬

2013年9月17日 傍晚6点27分



傍晚7点更新

尽管媒体已经大肆报道马共总书记陈平的死讯,但是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今日受询时却看来不知情,令采访记者会的记者大感惊讶。

记者是提问哈迪是否认为陈平的遗体应该获准运回大马安葬,但是他却看来一脸惊讶,并且别过头询问一旁的副主席玛夫兹,“他已经逝世了?”

无论如何,哈迪随后拒绝评论陈平遗体是否应该获准运回国的课题。

未组政府拒绝评论

“我们不是政府,所以我不要评论。”

当记者再次追问时,哈迪仍然重申,该党仍未组成政府。

“我们让政府来作决定。我们还未组成政府。就算我说任何东西,它都不能执行。”

政府反对运回国内



陈平(右图)昨日早上是在泰国曼谷一家医院逝世,享年89岁,遗留下无法回国的终生遗憾。

尽管民间传出希望政府允许今早辞世的马共总书记陈平落叶归根的呼声,但是首相纳吉等高官都已经表达强硬立场,绝不会允许陈平遗体或骨灰回国安葬。

伊斯兰党中委祖基菲里阿末昨日曾表示,陈平遗体应该获准带回国内安葬。

援助应该不分种族

另一方面,纳吉上周宣布土著经济赋权系列措施也招致哈迪阿旺的批评,认为任何经济援助都应该公平分配个种族,而非只是派发给土著而已。

哈迪阿旺今日在伊斯兰党总部召开记者会表示,“以土著权益为名派发援助,却忽略其他种族是不对的。”

他重申,伊斯兰党奉行的是福利国政策,所有种族都能根据需求,公平获得援助。

“据了解,土著社会拥有最多(经济地位)落后的人。”

“但是,同一时间,这个概念也必须公平对待所有人。”

民联三党关系强稳

受记者询及政府的扶助土著措施是符合宪法,哈迪也表示,全体大马人的权益也一样重要。

“宪法是根据基层显示情况。但是,人民的权益和基本人权也同样重要。”

针对伊斯兰党宗教师理事会主席哈伦泰益呼吁检讨,伊党与民联特别是人民公正党的合作,哈迪则表示,该党与公正党和行动党的联盟仍然强稳,甚至强过国阵的联盟。

“我们还在民联,而我们的联盟强过国阵。我们更强大,所以巫统出招试图(与伊斯兰党建立)友谊。”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41341



政府跟中共建交却难容马共 安华呼吁“过去就让它过去”

2013年9月17日 上午11点56分



随着联邦政府坚拒让马共总书记陈平骨灰回国安葬,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今日以“过去就让它过去”(yang sudah, sudah lah)回应,并批评政府没有遵守1989年合艾和平协议。

批国阵没遵守合艾协议



安华也是前副首相,他昨晚在槟城举行的一场政治演讲中说,当政府与马共及泰国政府签署合艾和平协议时,他也是内阁的一员,清楚知道当时的详情。

“我们是否认同他(陈平)?不。我们是否认同共产主义?不。我们是否认同陈平过去的行为?不,我们不。

“我们是否认同跟陈平签署,双方同意解除武装的和平协议?我们认同。”

“为何国阵政府不认同?为何你不认同,但又签署和平协议?这是获得内阁认可的协议。当时,我是一名部长,协议书还呈上内阁会议讨论。”

签署协议时马哈迪任相

安华指出,那些反对陈平落叶归根的领袖,应该回溯历史,接受政府已跟陈平签署合艾和平协议的事实。

他说,当时的内阁阁揆,正是他的“好友”——前首相马哈迪。

“签署和平协议时,陈平领导马共代表团,而马哈迪则代表我们。”

“在协议中,陈平同意解除武装,归还所有武器。他们也同意以一个好方式回国。”

巫统媒体炒作支持共产

安华表示,在紧急状态时期,马来西亚人选择了民主,对抗共产主义,而当时许多警员被杀害。

但他说,大马已跟马共签署和平协议,过后第二任首相阿都拉萨还与中国共产党政府建立邦交。

“中共资助马共,为何我们跟中共建交,但却不能解决跟这里共产党的问题?”

安华说,他之前表示应该允许陈平回到实兆远故乡,或其母亲的坟墓时,一些单位曾经对他的表态带有保留,巫统媒体更是趁机炒作。

“第三电视说我支持共产党,我只是要解释,让你们明白,因为第三电视或其他媒体将会扭曲我的言论,然后说我支持共产党。”

冀晤教宗不会引起争议

另外,安华也声称他即将在罗马会晤教宗方济各,并希望民众不要误会这项会面。

根据安华,他是受邀出席一场在罗马举行,由穆斯林、基督教徒与其他宗教领袖所出席的高层次对话。

“教宗要求会见数名代表,以进行一些讨论,我将是其中一人。如果是首相纳吉或前首相马哈迪会见教宗,就没有问题。如果是我的话,将被视为犯错。但差别是,并非我自己要求会见他。”

马哈迪曾在2002年6月会见时任教宗若望保禄二世,而纳吉则在2011年7月会见时任教宗本笃十六世。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41276



阻止陈平骨灰回国太不近人情 胡栋强斥巫统土权如同“鞭尸”

2013年9月17日 中午12点04分



民青团全国署理团长胡栋强批评中央政府和巫统领袖,不让已故马共总书记陈平的骨灰或遗体回国,太不近人情。

他批评巫统和土权领袖在陈平去世后仍不放过后者,继续炮轰陈平,其举动有如鞭尸,是一项非常不尊重华人传统。

他认为,马共早已经解散,加上陈平已经去世,马共根本不会再威胁我国政府,也不会对人民的安全有构成威胁,所有恩怨应该随着陈平的去世而消失,巫统领袖不应再咬着陈平不放。

人道立场应准安葬

他今日发表文告时促请政府网开一面,让陈平的骨灰或遗体带返霹雳州实兆远的家乡安葬。

“陈平在实兆远出生。他的遗愿是骨灰能够返家,基于人道立场应该获得允准。”

胡栋强也批评内政部长阿末扎希和土权主席依布拉欣阿里,不应该在陈平去世后做出无情和刻薄的炮轰。

何不与日本断交?


他说,这对华人传统来说是属于“鞭尸”的行为,阿末扎希和依布拉欣阿里应该向陈平及其家属道歉。

他指出,阿末扎希和依布拉欣阿里声称马共是恐怖份子,批评陈平是凶暴的恐怖份子头目,但在二战时期,日本人凶暴的残害我国千千万万人民,许多平民百姓被虐死、打死、炸死,那么日本算不算是恐怖份子的国家?为何我国不和日本断交?

“如果阿末扎希和依布拉欣阿里的理论可以成立,我国早就应该和日本断交,甚至禁止国民使用日本进口的货品。”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41280



劳师动众防陈平遗体成笑柄 行动党议员促政府展示度量

2013年9月17日 中午12点32分

民主行动党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以四大理由,呼吁政府重新考虑允许陈平骨灰运回国,让他永息家乡。

她说,这些理由足以构成政府让陈平叶落归根的必须条件。

她在一篇文告中指出,这四项理由是:

(一)依据1989年的合艾和平协议精神,所有前马共分子皆可归国定居,或回来拜访,陈平生时不获得回国定居或拜访,死后起码应获得永息家乡。

(二)陈平曾反抗侵略我国的日本军队以及英国殖民统治,对国家做出贡献。

(三)陈平曾于2009年11月23日通过本地报章,对马共曾错杀无辜,向遭受残害的危难者、受害者以及他们的家属道歉。

(四)死者已矣,政府允许陈平永葬家乡,了决他最大的遗愿,是符合人道精神的做法。

否认漠视军警感受

郭素沁强调,允许陈平骨灰回国,并不意味同情或支持马共主义,也更不是漠视一些人,包括退伍警察和军人的感受。

她指出,1989年合艾和平协议功臣的前总警长拉欣诺于2009年就曾说,如果谈判时只想到马共杀害人民的罪行,那么有关谈判就不会有结果。

郭素沁说,马共已经放下武器20多年,此时再以“陈平是恐怖份子”或”马共曾杀害人民“的理由拒绝陈平骨灰被运回国,不只显示政府没有度量,同时也复杂化整个问题。

彰显伊斯兰教宽宏

另一方面,行动党武吉免登国会议员方贵伦也同样表示,政府应该以宽容的态度让陈平的遗体能够回国安葬,而非不断通过各种平台来妖魔化陈平以达到他们的政治议程。

方贵伦认为,首相纳吉应该彰显伊斯兰教的宽宏及原谅来让陈平的遗体回国,并且设立纪念碑来纪念他曾经为了国土而不惜与日军及英殖民政府抗战的历史,而非劳师动众的去提防他的遗体会被偷偷运进国土,那样会让国际认为马来西亚国阵政府太过于小题大做。

另外,方贵伦也引用华人俗语所说的人死为大,生者应该原谅死者的一切,以让双方能够放下仇恨的包袱,因此国阵政府更应该在陈平死后还原历史的真相,让历史能够更客观的呈现,而不是刻意将陈平及马共的角色扭曲成恐怖分子,当成国阵政府的假想敌一般来继续捞取政治资本。

历史贡献不可质疑

也是民主行动党全国财政的方贵伦表示,陈平在争取我国独立时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若非马共当年与英军内战,相信英国是不会那么轻易让我国独立。

方贵伦也说道,虽然彼此间的政治意识形态不同,共产党的理念也无法让马来西亚社会普遍接受,但是他所做出的贡献是没有人可以质疑的,因此国阵政府不应该不断妖魔化陈平来合理化英殖民政府的合法性,因为历史的对错人民自然会自己判断。

方贵伦认为,国阵政府应该让陈平回国安葬,兴师动众的去对付一个已经逝去的老人只会让国家的名誉在国际社会上进一步的下滑,让马来西亚沦为国际的笑柄之余,也让人为马来西亚的人权发展感到悲哀。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41283



盼政府宽宏允陈平落叶归根 前警官:安息吧,我的朋友

2013年9月17日 早上9点16分



尽管曾差点命丧马共手下,不过前警察政治部副总监袁悅凌对逝世的马共总书记陈平已经不怀抱恨意,并希望政府能够宽宏大量允许其遗体回国安葬。



袁悅凌(右图)表示,这项决定在目前种族和政治环境,特别是巫统党内政治,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不过他指出,如果政府能够允许陈平回国安葬,这对政府将是非常正面,因为这将清除许多偏见,同时也证明伊斯兰教是一个宽宏的宗教。

“我知道你也明白在目前的种族和政治环境,特别是巫统的党内政治,政府就算能够理解(允许陈平回国安葬)的重要性,他们也很难去考虑。”

“如果他们不能,那是因为政治,而这是问题。”

陈平昨日早上是在泰国曼谷一家医院逝世,享年89岁,遗留下无法回国的终生遗憾。

两次遭马共枪击

袁悅凌在警察生涯曾多次与马共交手,他在1951年仍是新进探员时,就遭遇马共成员袭击和开枪射中,不过却成功幸存。

他随后在同一年,突击马共基地时也曾再次遭到枪击,不过同样无大碍。

袁悅凌在陈平逝世后受访时就表示,尽管两人当年是敌人,不过目前已经是朋友。

“在战争,我们是长期的意识形态敌人;当谈判和平协议时,我们彼此变得更加互相尊重和理解彼此互相矛盾的立场。”

“现在他死了,我只能说,安息吧,我的朋友!”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41257



“若信纳吉是全民首相很天真” 唐南发促巫统勿再妖魔化陈平

高嘉琪   2013年9月17日 早上9点50分



时事评论员唐南发认为,马共总书记陈平生前为独立作出奉献,带领马共顽抗日、英军,仅因之后的内战而败走,因此首相纳吉与大马政府应有宽容与度量,允许陈平的骨灰安葬在大马。

唐南发昨晚在一项论坛上表示,“陈平为马来亚独立牺牲与奉献,后来被逼潜入地下,无法重回大马。”

他指出,我们可以不相信共产主义,但不能不承认马共的地下抗争,在日治与英殖民时期对抗外来者,对国家做出了贡献。

不应妖魔化失败一方 



唐南发表示,身为国阵前身的联盟当时获得英殖民政府认同成立,并且提出其独立方案;反之,马共在爆发的内战中失利,成王败寇,加上陈平是华人的关系,因此才会在巫统所书写的历史上一直被妖魔化。
 
“媒体一直追捧为开明、自由,且高度掌握议题的首相纳吉,都说不允陈平回马。....我觉得执政党既已在内战中胜利,它应拥有宽容与气度让陈平的骨灰回马,更不应把这个内战失败的一方视为妖魔。”

这项名为“916建国论坛:政党轮替不成,青年还可以做什么?”的论坛兼隆雪华青28周年晚宴,昨晚在隆雪华堂光前堂举行,宴开近60席。

其他两位主讲人是公正党霹雳迪遮区州议员郑立慷及行动党柔佛居銮国会议员刘镇东,论坛主持人为前隆雪华青团长吴仲顺。

巫统靠种族政治起家

隆雪华青也趁着这场晚宴,向与会者筹款隆雪华堂的装修会所基金。

进入问答环节时,一名公众询问纳吉是否一名全民首相,同时表达本身对国内拥有67%土著人口,土著愈见壮大的现象表示忧虑。

唐南发表示,他从不相信纳吉是一名全民首相,原因在于巫统是一个靠种族主义起家的政党。

他指出,巫统渗透与垄断这个国家的各层面,不断用种族、宗教来影响大马,令大马无法真正融合。

国人若相信就很天真



“纳吉说要改革,却依然留在巫统,不敢与这种种族政治切割。对不起啰,若你相信(他是全民首相),你真的很傻很天真。”

他透露,在一些议题里,甚至可以窥见纳吉不敢违背前首相马哈迪的意愿,尤其突显他无法与党内保守派系切割。

唐南发也从巫统党史里点出,敢跟巫统切割的高阶领袖其实寥廖无几,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是其一。

向马哈迪靠拢后上位

“看回纳吉,1987年巫统分裂为A、B队时,纳吉在最后关头出卖了B队,与当时的首相马哈迪站在一起,之后顺利上位。”

同理,唐南发也提醒说,那些表面上看来颇开明的巫统领袖,如巫统中委赛夫丁阿都拉与巫青团长凯里,也不一定是真正的自由与开明。

唐南发表示,纳吉近来因“新经济政策2.0”出台而被视为选择放弃做全民首相,事实上只是露出真面目而已。

批媒体人写狗屁文章

唐南发所指的“新经济政2.0”说的便是上周末出台,由首相推介的系列扶助土著措施--“土著经济赋权”议程

他非议华社资深媒体人,都看不到这一点,反撰文指纳吉有苦衷,受到保守派牵制而感到为难。

“现在,新经济政策2.0出台了,纳吉也宣布不让陈平遗体回国,我不知这些人要怎样面对他们写过的狗屁文章?”

支持国阵代价会更大

唐南发也把提醒一些选后担忧遭秋后算账的华裔选民说,“你们会否后悔投错票,若政府因你投票支持在野党而对采取报复行动,这个政府并不相信民主。”

“它用新经济政策2.0、华人还要什么与华人海啸来吓你,你若受惊吓而把票投给他,届时要付出的代价恐怕更大。”

淡化以族群自我定位



针对同一名公众提出的土著愈见壮大的忧虑,刘镇东就回应说,若大马人不再以族群来自我定位时,那各族人士的多寡就不是一个问题。

刘镇东期许,大马青年或青年组织应敢于想像未来10年、20年的国家发展,更应着重强调马来西亚人作为一个单位,就能超越巫统的种族政治。

“如果我们把华人的想像看得很淡,并加强马来西亚人的想像,那你会发现在很多议题上,我们根本不需要谈族群。”
 
刘镇东表示,华青关怀的议题可以包括全民的就业、医疗、教育与社会问题等,而非局限某一个族群的议题。

应超越巫统种族论述

“当我们思考的全民与大马的未来,这会超越巫统的政治,我们要提出的是要超越巫统政治的一个论述。”

“巫统最近提出新经济政策2.0,根本没有用。它从2005年巫统大会时就重提,但巫统在大选的支持率并没有增加。巫统的模式是照顾马来人,但受惠的(也只是马来钜富)赛莫达。”

刘镇东认为,今天大马人再从族群角度切入,就会陷入巫统的政治模式,且不会成功。

推动合作社结果失败

为了说明本身的理论,刘镇东就以上世纪令华社闻之色变的合作社风波为例。

刘镇东说,上世纪80年代时,时任马华总会长的陈群川做了英雄,冀透过合作社令华社自救,结果引爆的是合作社风暴。

“这一套我们在80年代已做过,我们要超越,不需再谈。”

大马华人概念不到百年

刘镇东也举出历史例子,阐明超越族群是可能实现的。

“尽管华人有5000年历史,但‘马来西亚华人’(这个名词)的概念,根本不到百年。当时,只有英国人这么叫而已。”

他表示,当时,国内的华人只是根据籍贯来自我定位,但随着孙中山革命,大马有了学校、中文报,不大再以籍贯来区分华人。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41259



“历史将控诉背信弃义者” 陈平遗体下周一曼谷火化

2013年9月16日 晚上10点00分

随着马共总书记陈平今早与世长辞后,其生前的战友也公开悼念他,称他是勇敢的自由战士,为国家带来和平并作出卓越的贡献,却被拒绝回归祖国。

他们指出,历史将会控诉那些背信弃义的人。千秋功过,自有评说。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他们也透露,陈平的遗体定于9月20日移置泰国曼谷Wat That Thong庙(第11亭),9月20日至22日为各界吊唁的时间(每天晚上开放至8点30分为止),并于9月23日上午10点诵经,下午3点至3点30分举行公祭,同日下午5点举行火化仪式。

以下是治丧处联络电话:
66-(0)81-832-4602 (英语)
66-(0)90-960-9802 (马来语)
66-(0)83-016-4679
66-(0)83-067-3082

Wat That Thong庙位于曼谷Sukumvit 路,就在Ekkamai BTS车站旁边,步行半分钟即可到达。

这份声明是由陈平同志的亲密战友阿布杜拉西迪(Abdulah CD),以及朱拉蓬公主第九发展村(邦朗和平村)、朱拉蓬公主第十发展村(勿洞和平村)、朱拉蓬公主第十一发展村(也哈和平村)、朱拉蓬公主第十二发展村(苏基林和平村)、马来西亚二十一世纪联谊会、合艾和平联谊会和邦朗和平村联谊会联署。

以下是声明全文:

人虽离去,却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我们怀着沉痛的心情宣布:我们敬爱的领袖、我们亲爱的同志陈平(王文华)同志经过与病魔搏斗了很长的时间,终因医治无效,不幸于2013年9月16日凌晨6时20分(大马时间7时20分)在泰国曼谷安详逝世,离开了他牵挂的我国各族同胞、同志战友、亲朋好友和他为之奋斗终生的人民事业以及亲爱的祖国,走完了他战斗的、光辉的一生,终年89岁。

他与疾病的斗争中,充分体现出他那坚强无比的性格,诚如他一生的事迹:始终坚持不懈地与逆境斗争,不断挑战常人之所不能。“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可充分表达出他的坚毅和勇气、钢铁般的意志、浸润着睿智的沉稳冷静、面对任何艰难险阻都能泰然处之的大无畏性格。如果不是如此遇事不惊、镇定自若  ,那他早就“战败”了。

可是,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终归不可避免地发生了,他已离我们而去。兴许,经过数十年如一日地不息奋斗,他也需要休息了。我们亲爱的同志,安息吧!

陈平同志虽然离开了我们,但他的精神永存,铭记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取代那维系着我们的同志情谊。过去,我们为了保家卫国,与外国侵略者战斗不息,不惜牺牲。我们一道鼓起勇气与社会的邪恶势力和非正义作斗争。我们一道向所有欺凌弱者和被压迫者的恶势力挑战。

共同的理想和政治信仰将我们一生凝聚在一起。我们共同盼望一个更美好的世界。我们向后来者揭示,变革的道路漫长而曲折。我们正是一群为了实现更美好的世界而敢于斗争、敢于牺牲的人们。

我们充分理解陈平同志的最后愿望:将身躯归还他从未有机会照顾的子女。他们感受的苦难和他本人的内心苦楚,外人也许永远无法理解和体会。他的态度让全世界看到,他也是一个充满谦卑和人道主义价值,顾及别人感受的人。我们向他致敬!也向他的孩子和家属致崇高敬意!我们向他们表示沉痛地哀悼。

陈平同志深爱着他的祖国—他出生的地方。他以大智大勇,果断地为国家带来了和平。他做出了卓越贡献,却被拒绝回归祖国。历史将会控诉那些背信弃义的人。千秋功过,自有评说。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再见了,陈平同志 – 我们敬爱的领袖、我们的同志、勇敢的自由战士!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41250

318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5597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9-18 18: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冷眼横眉

一篇文章就讓這許多傻駭民粉(民聯粉絲)雞飛狗跳,也實在過癮。本地網民不只是反智,閱讀能力也差。看了兩行便迫不及待的留言,他們選的人,不是用來做事的,是拿來擺的。擺在那兒,誰敢說壞話,我就罵誰。
順便教育一下那些肯聽的,我今天不收費。別灰心,別以為《國陣民聯都一樣》。你這麼想,是因為你懶!
踏出去,打電話給你的代議士,去他的服務中心吵,和他說你選他出來,你繳稅養他的,叫他做事。
民粉懶,是因為他們以為他們選的不是人,是神!神是懂得自動做事的。所以我只需要投票,然後就坐在那裡等神解決問題,你們別罵神。
老天,你進廟拜拜都要祈求啦,你以為神會 automatic 幫助你?

民聯的自我閹割

Tuesday, 17 September 2013

也真多得陳平掛了,民聯眾領袖都鬆了口氣,總算有課題得以轉移民眾注意力,按了許久的懶耙,終於可以鬆開了,趕快眾口一詞的譴責政府不讓陳平回國,咦?火箭也出聲了呢!當所謂的《土著經濟賦權政策》出爐,除了公正黨說幾句沒有後續動作的門面話,其他的都靜得可以。那國會最大反對黨的火箭,不知道還以為他們死了。

看人家林立迎多厲害,為了陳平的事和總警長對著幹。怎麼不見他為這個《土著經濟賦權政策》和政府對著幹?這就叫做課題有分輕重啊,當官第一戒,柿子選軟的嗑。君不見連馬華的也來抽陳平的水了。這趁機抽水啊,學問可大。

選你們出來,讓你們領國會議員津貼,不為我們吵,難道只為黨爭吵?握著51巴仙的民意,就是如此的狗樣?當然,民聯的領袖還沒人有明知不可為而為的情操,沒有不平則鳴的公民意識和修養,沒有教育群眾不討好愚民的膽量。在這瘋狂的輪椅政策(比拐杖高一級)宣布後,前所未有的89席民聯國會議席,就像89副棺材,Lifeless。真有替他們打齋的衝動。

噢不,或者,人家不出聲,是因為贊成國陣的政策呢!畢竟人家要照顧“友族”支持者,而“友族”,不管支持民聯與否,只要看到是特權政策,就不會出聲。這種短視,自私,和逃避現實的民族性,使大馬政改變為不可能,使改朝換代失敗,使反對黨成為笑話,使國陣穩住了40%選票就能執政,使我們50多年來原地踏步。

但是民聯就算不敢罵種族特權,也應該指出這種“獎賞”投票給自己的人的方法是就算最落後的民主國家也不敢說出來的國際笑話,更應該指出這樣也構成賄選。不過,畢竟民聯注重的不是大是大非,而和國陣一樣,是小恩小惠。所以人家始終忍,沒出聲,

告訴你們,大馬其實沒有種族主義。真正種族主義的人,是很有自尊心的。他們一方面看不起別人,一方面只靠自己,不會靠別人繳的稅養。要人養又要欺壓人,是極度的懦弱和令人鄙視的。斥責這種人,需要道德勇氣。民聯有嗎?

民聯的懦弱,其實反映了愚民的認命。你選的代議士,你不要敢要求,你認為理所當然的東西你也替他著想,“想必然尊貴的代議士也是為難哦。”所以,這輪椅政策出爐後,每個人罵臭了,就沒有人問他們有51%民意的代議士為何不替他們出頭。然後看到代議士挺陳平,又覺得代議士是英雄。宣傳和抽水之妙處,在此。

公正黨說了幾句話就沒有聲音了,火箭更加不用說,假假埋頭忙黨選。回教黨忙著和上蒼互動,開明派和保守派在角力。國陣看死了馬來人的死穴,看死了民聯的無能。

我再推出多十個更加極端的輪椅政策,就算民聯上台後,誰敢拆?懂得大是大非的政治領袖就敢,懂得教育群眾,而不是討好群眾的領袖就敢。多慮,是料事在先,自我閹割,是畫地為牢。二者全然不同。人是你們選出來的,要他們做什麼,快和他們說去!

http://botakray.blogspot.com/2013/09/blog-post_17.html



当今大马

重夺历史

朱进佳   2013年9月18日 上午11点25分



【时政】星星之火

四十年前,1973年9月11日,智利军事强人皮诺切发动政变,出兵包围并轰炸圣地亚哥总统府,推翻左翼民选总统萨尔瓦多阿连德。这番行动得到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支持。

阿连德自杀身亡,皮诺切夺权后取缔左翼政党、解散国会,实行军事独裁统治,并在芝加哥学派经济学家们们的协助下,大力推动削减社会福利、降低关税、贸易自由化、取消市场管制、国有资产私有化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

皮诺切独裁统治下的智利,成为了后来横行全球新自由主义政策的“实验室”,用反民主的高压统治,去推行压榨底层人民让财团累积更多财富的经济政策,被自由市场原教旨主义大主教米尔顿.弗里德曼吹捧为“智利奇迹”。

政党对黑暗史仍立场分歧

皮诺切政府在政变后三年内,超过35000人被囚禁及遭酷刑折磨,被杀害或“失踪”人士至少有3000人。军事独裁统治维持了17年,直到1990年皮诺切下台为止。

皮诺切下台前后智利国内掀起争取自由与人权的民主化浪潮,让智利政治制度逐步走向民主。曾在皮诺切政权下因支持阿连德而被酷刑折磨的受害者米歇尔.巴切莱特于2006年当选为智利总统。

不过,对于皮诺切统治时期的那段黑暗历史,支持与反对皮诺切的人士,都持着不同的立场和解读。
来自右翼政党的智利现任总统塞巴斯蒂安.皮涅拉认为当年政变是局势动荡不可避免的结果,并不完全是军政府及其支持者的错;而将于今年总统大选寻求再次当选的巴切莱特则驳斥“军事政变是不可避免”的说法,认为要解决当年的困境是“需要更多的民主,不是政变”。

非缅怀过去,而是想象未来

四十年前智利的政变,到了今天仍然是智利人民无法卸下的沉重历史包袱。但是,这个历史包袱不是靠遗忘历史就可以消除。智利人民没有选择遗忘,每年都有人举行大型游行集会,举着死难人士的照片,要求公布真相,惩治应对践踏民主负上责任者。

智利好些地方墙上的壁画,都是承载着智利人民反抗军事独裁暴政的记忆,这些历史记忆是难以磨灭的。

智利人民不愿让这些历史记忆淡化甚至消失,并不是因为他们缅怀过去种种,也不仅仅是对过往“智利奇迹”的批判,而是要想像并实践一个更加自由与平等的未来。

当今拉丁美洲的左倾政治浪潮,就是当年智利总统阿连德未完成遗愿的延续,是一种历史记忆的苏醒,也让拉丁美洲人民对未来有着另类的想像。

沿用英殖民立场标签马共

横跨太平洋,回到了历史错乱模糊的马来西亚这片土地上。两年前伊斯兰党领袖末沙布被指控发表“马共英雄论”,而遭到一堆道貌岸然的“爱国人士”口诛笔伐。

当时末沙布在一个讲座会上提及1950年柔佛州麻坡县武吉哈蓬警局遭马共袭击事件,认为当时率领马共战士发动攻击的末.英德拉才是真正的反殖民英雄。末.沙布过后还被控刑事毁谤。



独立前七年发生的武吉哈蓬警局遇袭事件,曾被马来西亚占士邦京三苏丁(Jins Shamsuddin)自编自导自演于1982年拍成电影,几乎每年国庆日期间都被电视台拿来当“爱国教育片”来播,就好像为英国殖民政府效力、打击反抗英殖民游击武装的警察,才是真正的独立英雄那样。

然后,有一名在苏丹依德利斯师范大学任教拥有“教授”头衔的“官方御用”学者再纳克林,在布城高教部举行的记者会上发表马来半岛“不曾被英国殖民。只是受到英国保护”的伟论。要针对历史问题进行学术辩论而提出反证,当然是好事,但是再纳克林之流却是挟着“学术权威”去封杀人们对我国独立历史问题的讨论。

今年的马来西亚日当天,前马共总书记陈平去世,陈平在世的功过肯定又是众说纷纭。当年得到英国殖民者扶持与祝福而在独立后掌控国家政权的巫统及其现在的领袖,仍然沿用英国殖民者的那套标签去形容马共,甚至选择忘记二十多年前在合艾跟马共和泰国政府订立的和平协议,让一位曾经为了反抗日本侵略及英国殖民而奉献一生的独立斗士,最后客死异乡后连骨灰也回不了自己的祖国。最匪夷所思的是警方甚至会监督所有入境处,防止陈平遗体或骨灰运回国内。

垄断历史就是扼杀想像

我国当权者所做的种种,无非是要强迫人民只接受一种历史观,也就是被当权者垄断的历史诠释。



历史从来就是争论不休的,不同的政治立场和意思形态的人都会有自己的对历史的诠释。所有人都应该全面地认识过去的历史。更全面地认识我们的历史,并不仅仅是为了让我们缅怀过去,更重要的是我们可以从历史的认知中发掘未来社会发展的可能及想像。

当权者企图垄断历史的诠释权,其实是在扼杀我们对未来的想像。在这个民心求变的时代,我们更加需要重夺属于我们的历史。重夺历史,就是要夺回我们未来可能的替代选择,并让我们可以更坚定地参与在为自己书写未来历史的当下社会抗争中。

朱进佳,曾因反对内安法令而被停学,也担任过人民之声协调员。目前为社会主义党中委。

http://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241368



575268_220138604816437_305364506_n.jpg

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德国和日本,战败之后的表现,在世人心目中地位差别太大了。

德国勇敢面对自己的过错,对于屠杀百万犹太人的残酷罪行深深忏悔。1970年12月7日,大雪过后东欧最寒冷的一天。刚刚对捷克、波兰进行国事访问后,当时的联邦德国总理维利•勃兰特冒着凛冽的寒风来到华沙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前。他向纪念碑献上花圈后,肃穆垂首,突然双腿下跪,并发出祈祷:“上帝饶恕我们吧,愿苦难的灵魂得到安宁。”勃兰特以此举向二战中无辜被纳粹党杀害的犹太人表示沉痛哀悼,并虔诚地为纳粹时代的德国认罪、赎罪。

当时的联邦德国总统赫利同时向全世界发表了著名的赎罪书,消息传来,世界各国爱好和平的人们无不拍手称赞。1971年12月20日,勃兰特因此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反观日本,直到今天仍然不肯承认曾经干下南京大屠杀的罪行,也不承认当年在东北曾经设立【黑太阳731】人体试验解剖工场;对于他们侵略中国导致中国人死难超过千万人的血债,一点都没有悔意。当然,他们更加不理会马来西亚二战时期惨遭日军屠杀者的后裔索偿的要求。

当年日军占领马来亚的时候,曾经在森州知知港及各州大肆屠杀华裔,血泪斑斑,铁证如山。而当年协助马来亚英国殖民地政府顽抗日军的,正是马来亚共产党。若非马共,马来亚无辜人民伤亡的数目肯定更多。

就因为战后英军回返马来亚继续殖民统治,马共坚决反对,不惜拿起武器武装对抗。而参与马共斗争的成员并不局限于华人,马共也有不少成员是马来人。

今天的巫统领导人,对于前马共领导人陈平表现得深恶痛绝,矢言绝不原谅当年马共对抗英军时,对参与英国殖民统治军的马来人进行杀害的【罪行】。

其实在战场上,刀枪无眼;双方敌我分明,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打完战了,和平之后,交战双方都化干戈为玉帛。纵观世界古今中外历史,莫不如此。如果巫统说马共杀害英国部队中的马来人是不可原谅的罪行,那么,那些被英国部队中的马来人杀害的马共成员呢?是不是也要说马来人干下的杀人罪行不可原谅?

我们人民是宽宏大量的;只要对方认错道歉,往往就能既往不咎;很容易就原谅敌人,这一点,巫统那些心胸狭窄,目光短浅的所谓精英领袖,是永远学不会的。

看看这张历史照片,是从博物院的文献记载中拍下的,证明现任首相纳吉的爸爸敦拉萨,在日军占领马来亚屠杀无辜人民期间,接受过日军的军事训练。按照历史的审核标准,敦拉萨这张照片足以构成战犯的罪名;人民是不是应该视他为公敌?不可以被原谅?

不!我们人民不会这样做,我们华人都选择了原谅敦拉萨;也不会对他的后人纳吉翻旧账。甚至,也从来没有要求敦拉萨忏悔和对华人进行任何补偿或报恩。因为我们华人都是宽宏大量的。

现在我们也希望巫统的马来人真心忏悔(注意,我说的是巫统的马来人),不要学日本人那样死不认错;只有勇敢认错,面对历史,才能放下愧疚的包袱,领导国家向前迈进。

PS:巫统领袖们,现在面对世人的质疑时表现的声色俱厉,你们外表的强悍,是不是为了掩饰你们虚伪的内心呢?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220138604816437&set=a.213180425512255.1073741826.206406536189644&type=1&ref=nf

318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5597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9-19 19:0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冷眼横眉

光頭短篇小說系列之:骨灰

Wednesday, 18 September 2013

他看起來就像路邊擺攤的,平庸,老實,呲著一口煙屎黃牙,誰看到他都不會多瞧一眼。他把手裡小杯的蓋子打開,望著前面金碧輝煌的首相署,黝黑粗糙的臉上一雙朦然的眸子突然精光一閃,整個人脫胎換骨般散發著威嚴。

身邊幾個人頓時神經一繃,嚴肅起來。他蒼涼的大笑,“總書記,首相署一遊啊!”接著把小杯一倒,裡頭一股極細灰土瀉出,隨風飛散。他頭一轉,厲聲問身旁的小伙子,“拍了嗎?”拿著小相機的年輕人笑笑,“沒問題,老大,放心。”

“總算辦妥啦。”他鬆了口氣,又恢復那平庸老實的模樣,活脫脫就是一個遊首相署的鄉巴佬。這是第二份骨灰,是小份的。大份的那一份已經灑在總書記家鄉,不立碑,不放塔,就在家鄉的土地隨風飛揚,結結實實的親吻著鄉土。“總書記回了家,也探望了首相。”他裂齒而笑,一口黃牙。

那是經過精心策劃的。總書記不是報章所說的那天死的,而是早三天前就死了。

臨死前總書記握住他的手,他感到那一握的孱弱無力,和無比堅決。“那些豬崽,我看透得剔透.......”總書記聲音微弱,“他們從來沒贏過我,現在,他們不會輸在最後一著的。所以我預測,就連骨灰也不讓我回去的。你要照我的話做,明白嗎?”

他含淚點頭,黑黃的牙齒咬著下唇。總書記一嚥氣,他們秘而不宣,只有幾個人知道,都是當年第六中隊的後代。他叫個當地僧人來念了些經,想到總書記是無神論者,不禁莞爾。

遺體放了一晚,第二天就焚了。眾人把骨灰輕易的運過了邊境,大包的撒在總書記家鄉,留一點給他家人。小包的,即拿來示威挑釁的,撒在首相署外面。從火葬場開始,到首相署結束。全程錄影,除了交給家人那段。

三天后,報章報導了總書記死訊,電視台拍到的是另一具蒙頭的遺體了。網絡炸開了。華人被壓制已久的怨氣無處可伸,大舉替總書記哀悼。政府果然如總書記所說的,輸不起,宣布禁止總書記骨灰回家鄉。此話一出,全國嘩然。然而政府一洗被鄰國叛軍攻擊時的懦弱,英勇的檢查邊界來往車輛,連嬰兒奶粉也不放過,以致邊界雞飛狗跳,婦人罵,小孩哭,怨聲載道。

一個星期後,小伙子把撒骨灰的視頻放上Youtube,名為總書記回家記,也不說什麼。頓時網絡第二次爆炸,在三天內點擊過百萬。然而,由於人的臉都打馬賽克,沒有人找得到這些人到底是誰。

政府馬上滅音,網絡媒體全被查封,面書討論者被捕。 Youtube 以理由不足為由,拒絕政府要求抽起該視頻。一個星期後,點擊率破一千萬。被羞辱又不能砍掉視頻,政府毛都炸了,誰提起總書記的,或被警察看到說話口型相似的都被捕。兩個星期後,首相在黨選中下台,總警長被繼任者開除。

在國境的另一邊,他在山頭抽著煙,望著天邊晚霞,微笑。

(內容純屬虛構,如有雷同,是你的幻想和錯覺)

http://botakray.blogspot.com/2013/09/blog-post_18.html



当今大马

归咎陈平错过献议成为公民 纳吉否认违反合艾和平协议

李龙辉   2013年9月19日 下午4点50分

首相纳吉矢口否认,政府不准马共总书记陈平回国,也不许其骨灰带返大马的做法,已违反合艾和平协议。

反之,纳吉指称,陈平当时没在合约签署后的一年内,接受成为大马公民的献议,因此无法成为公民。

纳吉今日召开记者会,否认政府没有遵守与泰国政府及马共,于1989年所签署的合艾和平协议。

“那是不对的,我已查阅1989年合艾和平协议,陈平有被给予机会,在一年之内申请成为大马公民。

“但陈平拒绝这么做,也没有任何行动来让自己成为大马公民,因此他的权利就逾期了。”

【点击观看短片】不会委代表赴丧礼吊唁

纳吉也强调,政府不会委派代表,出席陈平的丧礼吊唁,因为陈平要为杀害数千人一事负责。

“不需要,我们不会向那些杀死数千人的人士吊唁。”

否认抹杀马共抗日功劳

他表示,国内很多人基于人道主义,对政府应否允许陈平骨灰回国有不同的看法。

惟他提醒说,人们不应忘记那些深受马共伤害的受害者,因为他们强烈反对,陈平遗体被运回大马埋葬。

在这个脉络下,他也否认,政府是抹杀了马共抗日的功劳。

“你必须从他(陈平)杀害数千名军警人员和百姓的脉络下,来评估此事。”

询及大马没有法律禁止陈平骨灰运回国,纳吉说,这是政府的决定,而若有人不满,那大可上法庭挑战此事。

大马政府拒绝陈平回国

原名王文华的陈平,是于9月16日大马日在泰国病逝,享年89岁。

根据陈平的前战友方山,陈平生前的最大希望,就是在死后,起码骨灰能够安葬在家乡,即霹州实兆远。

较早前,纳吉等多名部长已坚决表明,把陈平视为恐怖分子,因此政府绝不允许其骨灰被带回国安葬。

大马政府是在1989年12月2日与马共与泰国政府,在泰国合艾签署和平协议,允许放弃武装斗争的马共成员返国定居,但是大马政府却于2003年以“威胁国家安全”为由拒绝陈平回国。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41543



捍卫政府禁陈平骨灰运回国 纳兹里指奥沙马也尸沉大海

李龙辉   2013年9月18日 下午5点18分



政府禁止已故马共总书记陈平骨灰,运返大马安葬而引起争议;不过,旅游与文化部长纳兹里今日以美国处理基地组织领袖奥沙马尸体的方式,来捍卫政府的立场。



纳兹里今日为大马艺术旅游展主持开幕后,向记者表示,奥沙马被美国军队射杀后,其尸体就被葬于大海,因此政府不允许陈平尸体或骨灰运回大马的做法,并非不寻常的事情。

“我不认为,我们应向任何人道歉,因为你知道,奥沙马也被视为恐怖分子,(美国)总统奥巴马做了什么事情?”

“(奥沙马)尸体消失了,没有被运回沙地阿拉伯、美国或其他地方。它被投进大海。我们所做的东西不是什么非比寻常的事情,它背后有是有原因的。”

“那些美国人和那些蒙受(911恐怖袭击)伤害的人也没有反对,所以,我不认为,我们今天所做,是非比寻常或不曾发生过的事情。你告诉我,现在奥沙马的尸体在哪里?”

赞颂爱国乃不懂历史

尽管陈平所领军的马共被指抗日有功,但纳兹里认为,那些赞颂陈平为爱国的人士,其实并不懂大马历史。

他说,马共与大马之间的战争一直持续到上世纪70年代中才结束,而很多因对抗马共而受伤的军警人员,直到现在还在世。

禁止回国非种族考量

他进一步说,政府禁止陈平骨灰回国,并不是出于种族考量,而是基于国家的整体考量。

他指出,这是因为,陈平为国家和人民带来巨大破坏与伤害。

“那些军警人员死了,他们并非(全部)都是马来人,也有非马来人。他也因为反对这个国家的成立而抗争。”

“今天,我们是‘马来西亚’,一个很成功的国家,如果我们屈服于这个压力,那我们就不是今天的我们。”

陈平大马日泰国病逝

原名陈文华的陈平,是于9月16日大马日在泰国病逝,享年89岁。

根据陈平的前战友方山,陈平生前的最大希望,就是在死后,起码骨灰能够安葬在家乡,即霹州实兆远。

不过,以首相纳吉为首的多名部长已坚决表明,由于陈平被视为恐怖分子,因此政府绝不允许其骨灰被带回国安葬。

奥沙马是于2011年5月2日,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郊外被美国军队击毙。美国在24小时内,就将其尸体埋在北阿拉伯海。

不过,美国此举一度引起首相署部长贾米尔的不满,他认为,将奥沙马埋葬海中是侮辱穆斯林的做法。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41433



兑现和平协议公平对待马共 颜炳寿促允许陈平骨灰返乡

2013年9月18日 下午1点59分



马华副总会长颜炳寿指出,政府应该允许马共总书记陈平的骨灰返回家乡,否则政府在签署合艾和平协议时的态度,将让国际社会重新评估马来西亚的法治精神。

他认为,“死者已矣”一切已成为过去,若政府在现阶段仍因为部分的政治压力而清算旧账,将使历史伤口无法愈合。

“马共是抗日之功臣,这是历史事实。陈平领导的马共,因为政治意识形态斗争而杀害马来亚百姓也是历史事实。但这一切都是历史。”

“这段历史纠结随着合艾和平协议的签署,都已成为过去。政府有责任公平对待所有放下武器,选择回归马来西亚的马共成员,包括其领袖陈平,兑现有关协议。”

宽容对待历史

颜炳寿指出,日本二战的侵略行为,屠杀百姓,政府尚能与日本建交,向东学习;英国人在吃尽共产主义的苦头后,依然允许共产主义鼻祖马克思安葬在伦敦,政府及国民应该对已走进历史的陈平释怀。

他指出,尽管奥沙马满手血腥,国际伊斯兰社会尚且严厉谴责美国处理奥沙马遗体的方式,是对死者不敬。各正信宗教都倡导宽恕的普世价值观,如果我国不能够宽容对待历史,就将永远纠结于历史伤口。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41392



反指陈平没接受回国献议 凯里反对骨灰运返马安葬

李龙辉   2013年9月19日 上午10点27分



尽管马共总书记陈平生前多番表明要回马,并希望能在死后安葬在其家乡霹州实兆远,但青体部长凯里声称,当政府与政府在1989年签署合艾和平协议后,陈平并没接受回国的献议。

凯里今日推介青年社团电子注册服务后,在受访时也以陈平不曾成为大马公民为由,来捍卫政府拒绝陈平骨灰回国安葬的立场。

“不,我不认为(陈平骨灰应被带回大马安葬),因为我相信,他在签署和平协议后,没有接受返回大马的献议。”

“我也相信,他不曾成为大马公民。”

骨灰回国伤害军警人员

凯里表示,若允许陈平骨灰运回国,将严重伤害我国军警人员,以及那些有家人在紧急状态时遭马共杀害的国人。

“所以,为了尊敬我们的军人,为了尊重那些在紧急状态被杀害的大马人,我不认为,他的骨灰应该被运回来。”

询及马华呼吁政府遵守合艾和平协议,允许陈平骨灰回国,也是巫青团长的凯里仍坚持本身立场,并说马华可以表达他们的看法。

大马政府拒绝陈平回国

原名王文华的陈平,是于9月16日大马日在泰国病逝,享年89岁。

根据陈平的前战友方山,陈平生前的最大希望,就是在死后,起码骨灰能够安葬在家乡,即霹州实兆远。

不过,以首相纳吉为首的多名部长已坚决表明,把陈平视为恐怖分子,因此政府绝不允许其骨灰被带回国安葬。

大马政府是在1989年12月2日与马共与泰国政府,在泰国合艾签署和平协议,允许放弃武装斗争的马共成员返国定居,但是大马政府却于2003年以“威胁国家安全”为由拒绝陈平回国。

联邦法院驳斥回国上诉

陈平是在2005年3月4日,通过律师向槟城高庭申请要求法庭允许他及所有马共成员返回祖国马来西亚定居。这起案件较后移至吉隆坡高庭续审。

高庭在2007年7月31日裁决,陈平必须在14天内出示报生纸及公民权证件,证明他是马来西亚公民,方能继续向法庭提出申请,但是这些文件在陈平早年逃亡时已遭当局没收。

陈平随后上诉联邦法院,惟联邦法院在2009年4月30日驳回陈平申请回国的上诉准令,导致他回国安享晚年的心愿最终宣告破灭。

现有银行土著贷款足够

另外,询及大马马来总商会呼吁政府,为土著特别设立一间银行,虽然凯里并没拒绝这个建议,但他强调,现有的金融机构已提供土著足够的贷款。

“我相信,现有的金融机构,特别是现有的政府金融机构,已提供很多贷款予土著企业,所以我相信,现有的金融机构已足够。”

他补充,本身将会会晤马来总商会,以了解他们的不满。

马来总商会主席赛阿里(Syed Ali Alattas)昨日呼吁政府,特别为土著设立一间银行,因为他认为,政府刚刚出炉的土著经济赋权政策,并没照顾到马来中产企业家。

同时,凯里以本身不了解,苏丹依德利斯师范大学无限期暂停学运分子阿当阿迪的学业一事,而拒绝评论该课题。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41473



一生用多少化名 陈平也说不清楚(面对面)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七日 晚上九时三十三分

“初出茅庐时,他叫吴杰,参加马共后改名王平,抗日时期变成陈金生,紧急状态被称为陈平,到中国后改作洪韬,访问苏联时又换成马吉德……。一生用了多少个化名,陈平自己也说不清楚了。”陈平面对面第一篇文:胡一刀陈平,本来不叫陈平,他原名王文华。

根据1948年英政府马来亚情报局档案:陈平(代号7115-1627),又名王文华(代号3769-2429-5498),约于1922年出生,父母为兴化人士。妻李坤华。高5尺4寸。他是实兆远万丰隆脚车店店主王声彪之子。

情报局档案未必就准。其实,陈平出生于1924年。78岁那年我们碰头,他也不止5尺4寸,至少5尺7寸高。

2011年10月3日至4日,我在泰南合艾蠡园酒店,和陈平访谈16个小时。陈平有问必答,侃侃长谈。无论如何,这一个系列,尽量不与陈平回忆录的内容重覆。

我们先从陈平这个名字说起。为什么陈平会叫陈平?

初出茅庐时,他叫“吴杰”,参加马共后改名“王平”,抗日时期变成“陈金生”,紧急状态被称为“陈平”,到中国后改作“洪韬”,访问苏联时又换成“马吉德”。

因着环境的变迁,他使用过不下20个化名,当时没有想到,历史的阴差阳错,“陈平”竟然成为他一生的代号。

针对这一个化名,母亲关南洋一直不能释怀:改名也就罢了,为什么要改姓“陈”,姓“王”有什么不好?

陈平主动提起这段无奈的往事,似有对母亲无限的歉意。

陈平使用过的许多化名。日侵时期英联军联络官卓曼(SpencerChapmen),在他的回忆录《森林是中立的》(Thejungleisneutral),便这样形容陈平:“陈平原名王文华,陈平为其化名,另一化名为王平。陈平在学生时代,便醉心于马克思主义,18岁在实兆远加入共产党。”

早年的一些报道和资料,更指他拥有30多个化名。

针对这一点,陈平摇头笑称:“没有这么多吧,那是因为在搞马共活动时,为免情报落入政府人员手中,每转移一个地方就换一个名字。但也因不断转移,一共用了多少个化名,一时也记不清楚了,大概是十多二十个吧。”

陈平接着透露了一个小秘密。原来,早在实兆远南华中学求学时期,就有了第一个化名“吴杰”,那是他搞学生运动的化名,但是比较亲近的朋友和同学都昵称他“阿平”。

当时年仅15岁的陈平,与几位学长学姐杜龙山、伍天旺、应敏钦,搞学运搞得热火朝天。陈平许多同学先后被捕,唯独他是漏网之鱼,他猜测大概是英政府放长线钓大鱼,所以中学还未毕业就转移到别的地方去了。

抗日战争爆发,陈平加入马共,带头入党的正是杜龙山,并为他取名“王平”。

陈平先以“王平”之名,代表马共到丹绒马林,建立霹雳州人民抗日军第4中队当党代表。

1945年,英军部署反攻马来亚,陈平以马共霹雳地委的身份,前往邦咯岛接应英联军和136部队登陆。这时,陈平用一个很峇峇式的名字陈金生(TanKimSeng)。不过,英联军军官戴维斯(JohnDavis)和布伦(RichardBroome),觉得这个名字很难记,习惯以广东话叫他“陈代表”(Chan代表),或简称C.T.B.。

可是,“陈代表”又如何变成“陈平”?根据陈平对我说,这是当时马共总书记莱特(LaiTek),阴差阳错摆下的乌龙。

原来,负责和英军谈判的莱特,并不知陈平何名何姓,只知英军称他“陈代表”。

战争结束,英方要莱特提供一份马共军委会名单,莱特欲举荐陈平,正感头痛,反而莱特太太江小燕和陈平有数面之缘,知道陈平有个昵称叫“阿平”,莱特灵机一动,便把“陈代表”和“阿平”二合为一,大笔一挥,从此世上有了一个“陈平”。

陈平笑说:“当时我不知军委会榜上有名,直至名单公布,始知陈平就是自己,要改也改不了,只好接受这个名字。不过,起初心里有点不安,因为改名换姓一定会引起家人非议。”果然,不知就里的母亲,得知儿子“王文华”变成“陈平”,很不高兴。陈平苦笑说:“我也知道有点不对,但是乌龙既成,唯有将错就错。”

1955年华玲和谈前夕,陈平父亲接受新加坡报章访问,最不认同就是王文华改名为陈平:“他从小就叫做文华,从来没有什么乳名,现在陈平这个名字怎样来,我也莫名其妙。我是读过一点旧书的,所以对于名字并不乱叫。”

可是,在陈平眼中,却又是另一回事:“父亲10多岁到新加坡,有一点半洋化,不太理中国的事情。”

1948年,马来亚颁布紧急状态,英政府通缉ChanPing,这个广东话拼音,显然是源自“Chan代表”,使到刚接任马共总书记的陈平一炮而红。

可是。英政府旋即又把陈平的译名改为ChinPeng。这点连陈平也觉得奇怪。“我觉得有两个可能,一是有许多客家人参加马共,英政府大概错以为我是客家人;二是负责译名的政治部官员是客家人,所以才会拼出一个客家译名。”

不论什么原因,ChinPeng已经成为陈平的官方译名,一直沿用至今。

1961年,陈平离开马泰边境,代表马共长驻中国。这个时期,他弃用“陈平”之名,改用“洪韬”。洪韬,乃取自“洪秀全的雄韬伟略”,又因洪秀全是太平天国运动首领,含有起义造反之意,陈平对这个名字倒也相当满意。

根据陈平,洪韬之名,是当时马共驻中国代表刘一帆所取。刘一帆是华人和牙买加人的混血儿,样貌有点像西方人,战后出任马共驻吉隆坡公开代表,1955年被英政府驱逐出境,留住中国,后来被马共开除党籍,1980年代病逝。

也有一些马共驻中国代表,尊称陈平为“陈总”,熟悉陈平的人则直称他“老陈”。

但是,出访中国以外的国家,陈平却选用马来化名,比如出访苏联时便用“马吉德”(Majid),后来亦用过“阿里”(Ali)。他说,用马来名有代表马来西亚之意。

1989年签署合艾和平协议,陈平弃用ChinPeng,改用汉语拼音“ChenPing”,两个拼音只是i和e互相对调之别。虽然如此,泰方认为,ChinPeng早已深入民间,大家耳熟能详,换成ChenPing反而易成误解。最后,陈平顺应主家的意思,以ChinPeng代表马共签约。

不过,在马共的马来部队,ChenPing很早便已取代ChinPeng,成为马共文件的党用名字。马共马来领袖,口头上依然习惯称他ChinPeng,惟在文书处理,包括在写回忆录时,则一律采用ChenPing。

陈平说闽南话最流利

对陈平的祖籍,曾经众说纷纭。陈平父亲王声彪来自中国福建,有人说陈平是福清县人,因为王声彪曾任实兆远福清会馆会长。也有人说陈平是福建莆田人。

问陈平怎么回事?他说,这些说法,不全对也不全错。

“其实,我祖籍是兴化县仙游。在新加坡出世的母亲,也是原籍兴化。”说完了,不管莆田、仙游,数百年前都是一家。

可是,由于周遭环境以讲闽南话居多,所以他说得一口流利闽南话,反而陈平家乡话不太流利。陈平还说,由于如此,母亲经常受苛责为何没有教好孩子说家乡话。

但是,那时候陈平并不知道,他的闽南话地方口音很重。起初,他来到吉隆坡活动,以闽南话交谈经常受人嘲笑。

陈平一直把这件事放在心里。后来的后来,他到了中国,走了一趟福建,在漳州发现当地乡音和自己一样,这时他才恍然大悟,原来过去几十年来,自己说的都是漳州腔闽南话。

传说中的陈平,是个语言天才,除了能说多种华人方言,还通晓华、巫、英、日、泰文。陈平听了大乐。笑称:“这些人太抬举我了。”

陈平的广府话,是在怡保活动时学习的。后来,他在朱毛(Chemor,今称珠宝),学了一点河婆客家话,到了美罗又学了点惠州客家话,以及在关丹再学了点海南话。

陈平客家话说的不错。后来陈平到了中国,中共客家将领叶剑英,还以客家话询问陈平是否客家人呢。

他知道我会说惠州客家话,谈到特定字眼就说客家话,比如锡矿场的“沙屎芭”。

基本上,陈平受中文教育,华语自然没有问题。但是,马来西亚的华语,带有浓厚的本土腔调,陈平到中国北京之初,中共领袖都笑他“普通话讲得不准”。

至于日语,陈平是在日侵时期学的,只会简单几句日用语;泰语也是一般几句客套话。

抗日时期,陈平代表马共与英军联系,据说是因为他英语了得。不过,陈平谦虚说,他虽读过英校,底子不算太好。而且,当年他和英俊联络官,一般都是说广府话。“即使广府话,我也不如英军的戴维斯,因为他曾在香港和广州受训。”

在1955年华玲和谈,陈平由始至终都说华语,由马共宣传主任陈田翻译成英语。

到了1989年合艾和谈签约,这次陈平坚持用马来语而非华语了。“其实,原本我只会巴刹马来话,后来是跟马共马来领袖拉昔迈丁,苦学马来文和爪夷文Jawi。日久有功,马来语才能朗朗上口。”

究竟陈平最拿手是什么话呢?他毫不犹豫就说闽南话。从小和福建人一起,闽南话已经成了是陈平的家乡话了。

陈平是不笑的男孩?

1955年,华玲和谈前夕,新加坡英文报访问陈平父亲。标题尤其有趣,一篇题为ChinPeng:Theboywhoseldomlaughed,大意为“陈平:不笑的男孩”;另一篇为MysonChinpeng:byafather,大意为“我的儿子陈平”。

当时,年方31岁的陈平,俨然已是一方风云人物,马来亚首席部长东姑,正准备与这位马共总书记和谈。这项和谈,不但关系到马来亚的前途,也将影响东南亚及国际大形势。

和谈前夕,在槟城一家脚车及汽车零件店,头发半白、戴着眼镜的王声彪,少有的接受记者访问。这一年王声彪54岁。

陈平父亲提到,“在家中,他沉默寡言,孝顺父母,从来不苟言笑,行为端正。”

在这之中,“不苟言笑”似乎很难被接受,不论见证1955年华玲和谈、1989年合艾协定,或是见过陈平的人都知道,他其实是个笑口常开的人。但是,当年王声彪这番话,却被当成重要线索,许多描述陈平的简历,都会加上“沉默寡言,不苟言笑”。

对于当时东姑提出的“大赦”,以及陈平会否出山见东姑,王声彪能避则避,一概表示毫无意见。

王声彪说,陈平一生出来,身体肥胖结实,因此后来的10多年里,除了伤风之类的小毛病,并未患过任何大病,只在5岁左右,嬉戏时不慎,跌过一大跤,不过其后也没什么事。陈平7岁起上学,起初就读中正小学,成绩是在第1、第2名内,而且小学时代,就到甘文阁英华学校读英文下午班。

“他一早就起床,到学校上课,放学回来,手不释卷,读书不停,对于游戏、运动,比如游泳、足球,从不参加,不过他身子生来结实,所以从未生病。”

陈平读书,不限于学校中的课本,什么课本书,一到手就读,整天就是读书,不用父母催促,所以他很少帮助家务。

王声彪相当强调一点:“他晚上早睡,早上清晨起床,生活有纪律,并无参加任何其他活动之事。”

这个“其他活动”可圈可点。后来,王声彪曾经提到,报载陈平曾经在求学时代,在校内分发油印传单,连校长及教职员的桌上都分发一事,王声彪认为陈平没有做过。

王声彪始终强调,他是一介商人,对政治不感兴趣。可是,微妙的是,王声彪又自称是马华党员,而且还是中华总商会会员。

杜乾焕指陈平爱国者

(槟城17日讯)我国政府不允许前马来亚共产党总书记陈平骨灰送回国,曾多次呼吁政府允许陈平返国的林连玉基金会主席拿督杜乾焕为陈平打抱不平,并指陈平是“爱国者”,政府对陈平不公平。

杜乾焕曾于5年前出席在泰国合艾举办的“合艾和平协议”签署20周年纪念活动,对陈平相当敬佩,陈平在生时,他曾多次呼吁政府允许让陈平回国。陈平916逝世,终究回不了国,而且骨灰也不允许运返我国,杜乾焕对此认为政府对陈平不公平,毕竟陈平对我国独立有很大贡献。

他周二告诉《光华日报》,陈平是他敬佩,也值得大家尊敬的人物,他很年轻就已参与争取民主和社会公平斗争,反英殖民和对抗日军统治,对我国独立作出伟大贡献。他说,陈平出生于霹雳实兆远,是我国公民,若其家属要把陈平骨灰接回我国,政府应该给予批准。

“陈平是爱国者,我很敬佩他,若家属要把陈平骨灰运返我国,政府应该批准”。由于他因要处理私事,不会到泰国曼谷送陈平最后一程。

陈平逝世于9月16日,他的灵柩将置放在曼谷WatThatThong庙(第11亭),从20日至22日,为各界吊唁(每晚开放至8时30分止),并于23日上午10时诵经,下午3时至3时30分举行公祭,同日下午5时举行火化仪式。

该庙位于曼谷Sukumvit路,就在EkkamaiBTS车站旁边,附近道路交通较繁忙,有意前往吊唁者建议乘搭BTS高架铁路较宜。

黄泉安:抗日贡献大

日落洞区国会议员黄泉安说,据他看过外国历史记载,陈平在对抗日本侵略大马时的确作出很大贡献,但我国政府却没有对此给予考量,认同他的贡献。

黄泉安5年前也在“合艾和平协议”签署20周年纪念活动上与陈平有一面之缘,在简短的谈话中,黄泉安发现陈平对政治已没有热情,一心只想返回主国,他当时呼吁政府考虑让陈平回国。

一晃5年,陈平已离世,黄泉安认为,政府在处理马共事件上有不同的道德观和对待标准,马共中央委员拉昔迈丁和马来亚迷住解放同盟主席依布拉欣莫哈末可允许回国,但陈平和他的跟班却不能。

他说,陈平的这段历史,就让国际历史作出评价。他会于本周五晚飞往曼谷出席陈平的丧礼,对陈平献上最后的敬礼。

方山以个人身份送别

陈平生前在大马的友好方山说,多名21世纪联谊会的成员都会以个人身份到陈平灵堂吊唁,相信20日后会有更多友好前往凭吊。

他正更新护照,过后就会启程到曼谷出席陈平的丧礼。其他21世纪联谊会成员都是以个人身份到曼谷送陈平最后一程。另外,阿李(参与马共者多使用化名)说,他未能到曼谷送陈平最后一层,不过,未来或许会到置放骨灰处膜拜。

他说,陈平这样的高龄随时会离开人世,大家都已有心理准备,只是遗憾他始终未能回国。

国民遗体骨灰准回国

王敬文律师说,根据一般程序,只要是我国公民,都可以申请把遗体或骨灰运回国。

他说,在国外逝世我国公民,可向我国驻有关国家领事馆报备,家属也要向移民局和登记局进行申请手续,把骨灰或者遗体运回国。“在国外遇难或就医不治的我国公民,都可以到移民局和登记局申请把遗体或骨灰送回国,并向我国驻有关国家领事馆报备即可。”

黄泉安抨巫统领袖历史盲

(槟城17日讯)日落洞区国会议员黄泉安批评,巫统一众领袖不是一群“历史盲”就是故意扭曲历史的真相,特意淡化甚至抹杀马共在建国史上贡献,突出及夸大马共残害人民的一面,为的只是巩固巫统在马来社会保守派的支持。

黄泉今日发表文告抨击首相兼巫统主席拿督斯里纳吉、内政部长兼巫统副主席拿督斯里阿未扎希,为了即将举行的党选保住党内地位及巩固保守派的支持,无情的拒绝陈平遗体返马治丧,甚至形容陈平和马共为凶暴的恐怖份子,妖魔化陈平。

他说,自从1989年12月2日,以陈平为首的马共中央派,在泰国合艾与泰国和马来西亚政府签署《合艾和平协议》后,当年与陈平一起并肩作战的马来马共领袖和眷属,包括拉昔迈丁,都陆续获得允许回国安乡晚年,唯独陈平例外,可见国阵和巫统的对道德观和对历史价值的评定,纯是马来种族主义作祟,一个大马,两个制度。

他说,当时代表大马政府签署《合艾和平协议》的是內政部秘书长拿督旺西迪、武装部队参谋总长丹斯里哈欣莫哈末阿里將军和全国总警长丹斯里韩聂夫;代表泰国军方签约者则是当时的陆军总司令查瓦利上將;马共则由陈平、主席阿都拉西迪及中委拉昔迈汀代表。

因此,他要求当年见证《合艾和平协议》的马方活证人,能够挺身出来,为历史还原,而不仅是只为陈平讲公道话。他也促请国阵政府,不要忘了马共和陈平对我国建国史上有一定的贡献,如在二战时期马来亚半岛被日本人侵犯时,马共组织极力抗日,当年不少马共份子做出了壮烈的牺牲,为国捐驱,但我国的历史课上从来没还原历史真相,许多国人并不知道马共曾为抗日做出的积极贡献。

他指出,基于人道立场和马共曾经为国家做出一定贡献,政府须网开一面让陈平的遗体或骨灰回国安葬。何况,陈平已经去世,一切恩怨都应该随着他的去世而烟消云散。

“无可否认,马来亚政府军对抗马共的过程中,我国军队死伤无数,但试问,世界上那一个国家内战是没有死伤?同样的,马共成员也为了和马来亚军队作战也一样死伤无数,不要忘了这些马共成员同样是我国人民。”

黄泉安曾于2008年一次难得机缘下在泰国合艾与前马共总书记陈平会面,双方交换了意见和交流,当时陈平告诉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可以回国安享晚年,若死了也要安葬的家乡,毕竟马来西亚才是他的家乡。

“当时,我告诉他,若民联执政中央,我和其他行动党的国会议员一定要求政府让他回国,遗憾的是第13届大选,我们虽然赢了51%的选民支持,却因选举不公导致民联无法赢取中央政权,而我也无法为陈平争取回国,这是我人生中最大的遗憾之一。”

他获悉陈平去世的消息后感到难过与遗憾。

胡栋强促政府网开一面

民青团全国署理团长胡栋强促请政府网开一面,让已故马共总书记陈平的骨灰或遗体带返家乡安葬。

他认为,不让已故马共总书记陈平的骨灰或遗体回国的做法太不近人情。

胡栋强指出,马共早已经解散,加上陈平已经去世,马共根本不会再威胁我国政府,也不会对人民的安全有构成威胁,所有恩怨应该随着陈平的去世而消失,某些巫统领袖不应再咬着陈平不放。

他今日发表文告时也指出,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和土权主席拿督依布拉欣阿里不应该在陈平去世后,向后者做出无情、刻薄的炮轰。

“这对华人传统来说是属于“鞭尸”的行为,阿末扎希和依布拉欣阿里应该向陈平及其家属道歉。”

胡栋强说:“阿末扎希和依布拉欣阿里声称马共是恐怖份子,批评陈平是凶暴的恐怖份子头目,但在二战时期,日本人残害我国千千万万人民,许多平民百姓被残害,那么日本算不算是恐怖份子的国家?为何我国不和日本断交?

“如果阿末扎希和依布拉欣阿里的理论可以成立,我国早就应该和日本断交,甚至禁止国民使用日本进口的货品。”

马共时代的结束

文:迦玛

陈平让我们从历史中领会到人生价值,也让我们学会尊重我们的先人,学会珍爱我们当下的生活和我们生存的这片土地。

1969年,也就是在吉隆坡发生513事件的时候,马共从中国湖南省益阳开播了一个超强讯号的短波电台——马来亚革命之声,这个电台以马来语、英语、华语和泰米尔语四个语言播出,整个电台有70多位马共成员,播出的主要内容是揭露“马来亚拉曼李光耀集团”如何欺压残害人民,以及马共游击队如何深入敌后,击毙敌军及警官,切断敌人交通要道等胜利消息。

2000年我参观了那个电台的遗址,还在陈平住过的房间拍下了照片。这也让我想起1981年,陈平在中国长沙的湖南宾馆约见我父母的一段往事。他当时希望我父母搁下党内斗争的阴影,重新归队,并愿意就过往冤案道歉,恢复我父母职位和名誉。我父亲说,现在大环境变了,中国政府已经叫停泰共电台,不用多久也会轮到马共电台了。我父亲也提醒这位老领导,要平反不只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所有在党内斗争中被冤枉的人,不论在党或离党,都应该给予平反。

这是我父母与陈平的最后一次见面,一年多之后,马共电台也被关闭了,在泰南的马共分裂成三派,即马列派、革命派和陈平派。那些年我也听说不少在泰南边境马共内部进行肃反的消息,有很多无辜的游击战士没有死在敌人的枪下,却做了自己同志的枪下冤魂。历史从那时起出现了转折,1989年马共与泰马政府签署了合艾和平协议,马共从此走出了森林。

不久前,我刚去了一趟勿洞,见到好几位儿时在北京的哥哥姐姐们,他们离开中国后把美好青春献给了泰南大森林,当初都抱着解放马来亚,建立社会主义国家而投注了自己的满腔热忱。他们也是这个国家的雕刻者,而非英殖民者所描述的恐怖分子。陈平的传奇不是他一个人的传奇,而是马共传奇,是一代有理想有抱负的年轻独立斗士们的传奇。

其实大马政府非常清楚马共在这个国家的历史贡献和定位,但出于意识形态因素,国家为了某种政治需要而将马共妖魔化。二战后的冷战时代,西方世界从俄国、中国、古巴、朝鲜及相关东欧国家的社会主义公有制中感觉到体制和意识形态的威胁。从当年的东姑,到现在的纳吉,都继承了英国人这种意识形态。吊诡的是,中俄两个大国如今都已放弃了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这也是为何今天巫统与中共走得越来越近。

遗憾的是,我国政府错失了一个可以达成国民和解的良机。如果纳吉政府大方地接受陈平回国的要求,给予这位为国家独立做出贡献的老人应有的认同与尊重,这不仅能够赢得与马共有千丝万缕联系的华裔社会的掌声,同时也能得到各族左翼的释怀,甚至还能平息反对党的指责。至于这个社会中的右翼及退休军警,其实他们并不存在巫统所描述的那种深仇大恨。

陈平的离世宣告了一个时代的结束,那就是马共时代的结束。让我们从历史中领会到人生价值,也让我们学会尊重我们的先人,学会珍爱我们当下的生活和我们生存的这片土地。

曾与陈平儿共事

文:陈思源

王武国给予我最深刻的印象是,他的思维异常快捷敏锐、辞风及笔风俱犀利,具备了做为名律师的能力。从他在法庭上的雄辩英姿,不难想到王文华的雄才伟略。

“王文华死了”。“王文华是谁” ? 绝大多数人都会有此一问。

陈平死了。

这,却是震撼人心的消息 !

王文华,就是陈平的原名。

同一个人,世人对其逝世的反应竟有如此天壤之别。原因是,陈平太出名了。

陈平,是一位令大马政府非常头痛甚至恨之入骨的敌人。也是闻名丧胆的魔头。

他在“行将就木之年”想回大马这个家不得其门而入是否反映出其余威依然震慑著许多人?

当年,他和国父东姑阿都拉曼在华玲谈判破裂后远逝深山,继续领导地下组织和政府进行对抗。

大马人记得陈平,是因为他曾经站立在历史的风口浪尖舞台上。历史记载了华岭谈判的一幕。当然,那是成王败冠的历史 。

随着陈平逝去,环绕着他的一个时代已经完全结束。陈平,离我们太遥远了。

光华日报总编辑胡锦昌要笔者访问陈平的儿子,让他说上几句话。我婉拒了。因为知道陈平的儿子肯定会予以严拒。

陈平的儿子叫王武国。

1974年,当思源在关丹《区亚华律师楼》的文德甲分行担任师爷期间,曾经和王武国做同事一年多。当时首都名律师苏天明也在一起共事。王、苏两人负责区亚华律师楼吉隆坡办事处。

王武国给予我最深刻的印象是,他的思维异常快捷敏锐、辞风及笔风俱犀利,具备了做为名律师的能力。从他在法庭上的雄辩英姿,不难想到王文华的雄才伟略。

后来王武国在吉隆坡某著名律师楼落地生根。受到慧眼识英雄的多家银行邀请为商业顾问。可惜司法界从此就少了一位驰骋法庭的大将。

王武国谈吐斯文、待人彬彬有礼、却绝口不提其私事。他,肯定是大马最低调的大状。从王武国谈吐间自然散发出来的将才魅力,不难让人 “隔山” 看到王文华的过人才干与魅力。

然,一切就像毛泽东沁园春笔下名句所说,“俱往矣,还看今朝!”

除偏见让他回国

文:前警察政治部副总监袁悅凌

“在战争,我们是长期的意识形态敌人;当谈判和平协议时,我们彼此变得更加互相尊重和理解彼此互相矛盾的立场。”

(吉隆坡17日讯)尽管曾差点命丧马共手下,不过前警察政治部副总监袁悅凌对逝世的前马共总书记陈平已经不怀抱恨意,并希望政府能够宽宏大量允许其遗体回国安葬。

根据《英文星报》报道:袁悅凌表示,这项决定在目前种族和政治环境,特别是巫统党内政治,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不过他指出,如果政府能够允许陈平回国安葬,这对政府将是非常正面,因为这将清除许多偏见,同时也证明伊斯兰教是一个宽宏的宗教。

《当今大马》也报道说:“我知道你也明白在目前的种族和政治环境,特别是巫统的党内政治,政府就算能够理解(允许陈平回国安葬)的重要性,他们也很难去考虑。”“如果他们不能,那是因为政治,而这是问题。”

陈平昨日早上是在泰国曼谷一家医院逝世,享年89岁,遗留下无法回国的终生遗憾。

袁悅凌在警察生涯曾多次与马共交手,他在1951年仍是新进探员时,就遭遇马共成员袭击和开枪射中,不过却成功幸存。

他随后在同一年,突击马共基地时也曾再次遭到枪击,不过同样无大碍。

袁悅凌在陈平逝世后受访时就表示,尽管两人当年是敌人,不过目前已经是朋友。

“在战争,我们是长期的意识形态敌人;当谈判和平协议时,我们彼此变得更加互相尊重和理解彼此互相矛盾的立场。”

“现在他死了,我只能说,安息吧,我的朋友!”


■ 胡一刀2001年和陈平在泰南合艾面对面访谈16个小时。


■ 华玲和谈的陈平,较为丰润饱满。

http://www.kwongwah.com.my/news/2013/09/17/133.html





陈平就是陈平,死了也将了一军,让青蛙满地呱呱叫~~

不久前,全国总警长下达全国总动员,在马泰边境严格把关,慎防骨灰入境,比防恐还夸张。

后又看到纳吉的亡父敦拉萨原来曾经是日本走狗,论罪名,不比陈平轻,叛国者和其后代竟然当起了首相!大马的颜面都被这些走狗丢玩了。

今天,看到更愚蠢的人跑出来呱呱叫,那就是土著权威组织主席青蛙阿里竟然在【五毒散】公开呼吁政府,把每年的【马来西亚成立纪念日】从9月16日改去9月17日!只因9月16日的马来西亚日变成了陈平的纪念日,纪念日可以改的?历史要来干嘛?难怪大马的历史只有神话,让他人尊敬不起.

如果再来一个巫统领袖痛恨的敌人好死不死,偏偏在8月31日去世,那么,大马国庆日是不是也要改成9月1日了?

没脑袋的人说话就是不需要思考,青蛙坐井观天和阿鸡一样蠢~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210457045788575&set=a.111013809066233.20603.110051635829117&type=1&ref=nf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21-4-11 12:04 P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