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大佬

[转载] 北婆罗洲: 让历史说话

[复制链接]

308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3624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 19:01:01 | 显示全部楼层


亚洲时报

进步党为使下一代了解沙巴历史 加印《神山英烈志》赠华校

22/01/14



(本报讯)沙巴进步党秉持教育下一代对本州历史、尤其各族先辈通过神山游击队护国卫土的了解,决定印刷上千本神山英烈志纪念册,并免费赠送给州内华校和非政府组识。

该党主席拿督杨德利昨日披露,于1993年出版,以华语为媒介语的有关纪念册如今已所剩无几,故此有必要再加印。

“除了增印华语版,我们还会把它翻译成马来语和英语,然后免费赠送给州内八十三间华小、九间独中以及四间国民型华小,同时上载至网上,希望可以教育下一代对本州历史的了解。”

这名前首长强调,这是因为神山游击队并非全国历史事件,而且政府也对这宗史迹没有兴趣,故此学校历史课本里没有教导有关这方面的知识。

“也因为如此,我们需要靠自己的努力去灌输下一代对本州,特别是神山游击队历史的了解,让他们知道本州各民族在共同护国卫土所付出的牺牲与奉献。”

也是神山英烈志纪念册顾问兼时任副首长的杨德利是在进步党总部,联同该册另两名顾问拿督王平忠局绅和温新财召开新闻发布会时,如是披露。

温氏和王氏分别是时任丹容亚路国会议员和沙巴独中董总主席,其他顾问有时任沙巴董联总主席钱有立、时任沙巴华小工委会主席周伟怀、时任亚庇区华小工委会主席邝国扬、林惠新、刘智新、林日庆及甲必丹张友志。

杨德利指出,神山英烈志纪念册由三位文化界作家李瑞青、张瑞爵及郑诗宏担任编辑,并由编辑委员会出版和首都(沙巴)有限公司为承印者。

“由于需要一些时间找人做翻译工作和洽谈印刷事宜,故需耗费一些时间去完成。不过,我们会找回本册的赞助商如我本人、拿督陈友仁、温新财、王平忠、钱有立、周伟怀、邝国扬、林惠新等。”



杨德利:沙巴今日繁荣进步 是各族共同奋斗成果

(本报讯)本土反对党沙巴进步党昨日纠正西渡本州的外来在野党,指本州能享有今时今日的繁荣进步,是来自不同种族、宗教和社会背景人民团结一致,共同争取回来的成果。

进步党主席拿督杨德利以1976年双六空难事件导致本州领袖罹难,以及1944年一月廿一日约三百名沙巴汉(前称北婆罗洲)群体对抗日军事件为例,证明本 州各 民族在共同争取权益所作出的壮烈牺牲。

他说,冰谷区州议员拿督杰菲里吉丁岸应该很明自他自1980年为本州斗争以来,是在各族爱国之士包括华裔社会活跃分子的从旁协助。

他认为,大家不需要对杰菲里日前发表有关“本州华社改变把焦点放在商业效益过于争取沙巴特权和自主权”的言论,而感到伤心。

“虽然他的言论彷佛在指华社不曾也没有为本州争取过特权,但其实他之所以会发表这样的言论,是因为引述来自行动党领袖的言论,所以我要提醒杰菲里和行动党领袖,沙巴汉一直以来都有为本州共同斗争。”

杨德利是在进步党总部召开记者会对也是沙巴国家立新党主席杰菲里发表的“本州华社改变把焦点放在商业效益过于争取沙巴特权和自主 权”的言论,作出置评。

杰菲里日前呼吁本州华社改变把焦点放在商业效益过于争取沙巴特权和自主权之态度,也不要有把孩子送出国及鼓励他们不要回来的想法。

他也称,前行动党领袖不应该轻易就放弃为沙巴斗争,他们应该从现在起找出让华社共同参与为沙巴斗争的管道,因为沙巴也是他们祖先、祖父和家长有份协助建立的乡土。

杨德利认为,本州很少撰写和记载有关沙巴各族人民斗争的历史事迹之,故确实有必要把如神山英烈志纪念册加印和分派出去。



神山游击队烈士后裔喊出 “要和平!不要战争!”

(本报讯)“我们要和平,不再有战火点燃,因为不想看到有更多的遗孀。”

这是罗月君,其中一名神山游击队成员女儿在出席神山游击队追思悼念仪式后,接受媒体访问时这麽表示。

她说,其父亲是在游击时候为国捐躯,她父亲为了抗日投身游击队,千万般不舍之下离开家人,结果就不幸地一去不返。

另一名游击队成员儿子潘均煌表示,他和孩子每年的今天一定会在早上六时准时抵达纪念碑,缅怀在神山游击时壮烈牺牲的父亲潘必池。

他说,当时父亲逝世时,他才出生大约四十一天左右,那时只靠母亲一把带大四个兄弟姐妹。如今他和和儿子是本州著名的沙律海鲜楼东主。

“我连父亲的样貌都没看过…今年是最特别的一次,因为历年来第一次在公祭日下雨。”



昨逾百官员与烈士家属遗孀 出席神山游击队追悼会

(本报讯)逾百位政府官员和战亡烈士遗孀出席昨早举行的神山游击队追思悼念仪式,仪式在绵绵细雨之后举行,让庄严的场面更添伤感和哀伤。

上述纪念仪式从早上八时开始进行,政府方面由州特别任务部长拿督张志刚代表未克出席的首长拿督慕沙阿曼。

整个仪式在默哀和献花之下,约一个小时左右圆满结束。

其他在场人士有亚庇市长拿督阿比丁马丁基、亚庇警区副主任占特拉、前首长拿督杨德利、大马退伍军人协会和亚庇中华工商总会代表等等。

除了政府官员,也有不少战亡烈士的遗孀和子女出席追思,缅怀先贤,而一些队伍也列队参与追思默哀仪式。



华侨日报

傑菲里籲華社聯同其他社群/爭取沙在大馬平等伙伴地位

2014年 01月 15日 (星期三)

【亞庇十四日訊】沙巴立新黨主席拿督傑菲里吉丁岸博士指出,沙巴華人社會把精力放在事業和生意上,不是沙巴權益和自主權的支持者。

他說,沙巴華人社會應該加入爭回沙巴石油與天然氣資源的鬥爭。

「已脫離民主行動黨的領袖應該重新把從政目標放在爭取沙巴的權益和自主權,包括爭回沙巴的石油與天然氣資源。」 也是冰谷州議員的傑菲里今日針對數名民主行動黨領袖出走一事,發文告如是指出。

他說,沙巴漢不再能依賴西馬領袖和政黨爭取權益,因為西馬領袖的優先政治議程是入主布城,而這些議程未必涵蓋沙巴議程。

他說,無論甚麼原因導致沙巴華人社會無興趣爭取權益和自主權及石油與天然與天然氣資源,他們必須為自己的後代前途著想。

他說,沙巴華人社會不應抱着送孩子去外國深造,鼓勵他們到外國發展的觀念。

他說,畢竟沙巴是他們的先賢打拼得來的鄉土,沙巴華人社會必須與其他社群合起來爭取沙巴在馬來西亞的平等伙伴地位,共同爭回沙巴的石油與天然氣資源,而民主行動黨前領袖應可以引領華社朝這方面去爭取。



亚洲时报

杰菲里「沙巴华社对争取权益不感兴趣」论 王鸿俊:简直是谬论

17/01/14

(本報訊)沙巴民主行動黨組織秘書兼里卡士區州議員王鴻俊昨日抨擊沙巴國家立新黨主席拿督傑菲里吉丁岸博士,他指傑菲里發表的「沙巴華社對爭取沙巴權益及自主權不感興趣」言論簡直就是謬論。

他強調,沙巴州民主行動黨肯定將鬥爭放在沙巴州人民的權益,特別是沙砂權利應該在聯邦精神下獲得平等對待,是毋庸置疑的。

他說:「華社已經團結一致將希望託付給行動黨,而行動黨也證明了其鬥爭要為一個更公平的沙巴,乃至自由民主的馬來西亞而鬥爭。 我們堅信,要解救沙巴,就必須一併拯救馬來西亞。」

王鴻俊是在亞庇發表的文告中,回應亦是冰谷區州議員傑菲里日前指行動黨應和華社一起捍衛州利益的言論如此表示。

他說,他很質疑傑菲里的動機,其一,傑菲里有出席州議會,應該很清楚知道行動黨議員有很努力地為沙巴州和人民的利益奮鬥,甚至全國行動黨都在為更美好的馬來西亞而鬥爭。

他譴責傑菲里這種下三濫的言論很顯然是要搞分化、搞種族政治。其二,傑菲里應該反省自己,為何在上屆選舉要分化選票,無法與民聯合作,造成沙巴州蒙受更大的損失,無法真正帶來改變。

王氏也指責傑菲里所言是不實的,「這些人一天到晚說西馬和東馬、沙巴和半島,華社與非華社,這一切都是搞分化的動作,是國陣慣用的伎倆。華社早已不再受落,然而傑菲里卻還在玩弄這種廉價宣傳。要做到改變,要不分種族、地方和宗教,才能成功。」

他重申,即使他身在全國性政黨,但這不代表全國性政黨不能為地方服務,反之,行動黨要透過議會鬥爭來恢復更公平而平等的馬來西亞,保障沙砂的利益,才是真正務實的做法,這也是他參與火箭的原因。

他以自身為例,他本身在新加坡長大,在澳洲就讀,曾經在香港居住,但最後還是回來沙巴為沙巴奮鬥,這就打破了傑菲里說什麼華人應該回來為沙巴奮鬥,不要出國之類種族主義的思維。

他說,行動黨本身就有很多沙巴的青年黨工,不管是華裔或非華裔,都獻身自己為沙巴努力而奮鬥。因此,傑菲里的言論根本就是幼稚而無知的。

此外,王氏也對傑菲里感到失望,沙巴本來就沒有分種族和宗教的地方,傑菲里今天用這種種族性質的言論來攻擊行動黨,讓人對他的立場感到狐疑。

他說:「如果傑菲里看到有人離開行動黨就能趁機抽水,攻擊行動黨,那麼就大錯特錯了,因為行動黨只會越來越成熟和團結,為人民而服務和奮鬥。」

他認為,華社信任行動黨,因為華社很清楚知道,他們深愛著沙巴這片土地,也深愛著馬來西亞。他們很清楚知道,要改變沙巴的命運,就必須重整整個國家,而不是像傑菲里這種人的狹隘思想,自己顧自己不顧大局。

他說:「今天我們選舉全國型政黨的平台,為了確保在未來能夠透過憲政的權利來為沙巴和國家帶來改變,而不是像傑菲里那種人那樣,每天只會光說不練,而且每當選舉到了就四處放火,搞到天翻地覆,不願意和別人合作,搞到全部全軍覆沒,根本就是幫了國陣一把。與其說人,傑菲里不如好好反省自己!」

308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3624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4-2-12 12:44:30 | 显示全部楼层



辣手网

调侃沙学生无法获知三重要事项 林吉祥:课本没记载真正的历史

11/02/2014 11:43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暨振林山区国会议员林吉祥调侃,沙巴的学生无法知道州内过去50年来三大最重要的事件,因为学校课本没记载这些事件。

他完全认同民主与经济事务研究所(IDEAS)主席东姑阿比丁慕力兹所说的,无法完整地教导历史将导致其他人杜撰足以破坏国家今日团结的历史。

他指出,东姑阿比丁在IDEAS主办纪念国父东姑阿都拉曼111岁生忌的讲座上指出,我国可用以勾勒未来愿景的历史参考资料太少。在校完整地教导历史将加强批判性思维,我国青年就能思考不一致的佐证资料,并做出自己的判断。

他披露,我国今天的历史只是巫统和国阵的历史,而不是国家真正的历史。

他举例,例如在沙巴的学生,他们无法知道州内过去50年来三大最重要的事件,因为学校课本没记载这些事件。

他认为,沙巴过去50年来三大最重要的事件是:

- 20点协议及 根地咬誓言石;

- 不只改变沙巴及马来西亚历史的1976年666空难;及

- 通过”马哈迪计划”,数百万的非法移民有违宪法地授予公民权。

他说:“你认为沙巴过去50年来三大最重要的事件是什么?无论是什么都好,学校历史课本都不会记载这些事件。学校历史课本成为当权者的洗脑工具,以灌输及误导有关我国的历史。”


247

主题

1万

帖子

5万

积分

积分
53397

局长良民星章(累积乐捐RM500以内)

发表于 2014-2-13 00:40:20 | 显示全部楼层
- 通过”马哈迪计划”,数百万的非法移民有违宪法地授予公民权。

卖国贼仍然逍遥法外?

308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3624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4-2-17 21:50: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國報

讲师手记.【沙巴的故事 33】 穆斯林遇上华人餐馆

优学   副刊   20 Jan 2014 11:15



特约:刘玉玲
沙巴大学山打根分校汉语讲师

有机会和东马的朋友聊聊,你会惊讶地发现,在他们的生活里,没有你是华人,我是马来人,他是卡达山人的概念。在这里呆足了两年又三个月,这里的確做到了一个马来西亚……

照字面翻译“Serve no pork”的意思是没有供应猪肉。这个牌子在西马可能不常见,在沙巴很多华人餐馆却隨处可见,尤其是海鲜店。

沙巴的穆斯林只要看到这个句子,就明白这家餐馆他们可以进去用餐。所以在沙巴,你看到装潢富丽堂皇的餐馆,外表看起来不是黄黄就是红红,要“ong”又要“huat”,凭直觉就知道是华人开的餐馆。但当你推开门进去,可能你会惊讶,在里面用餐的都是友族同胞。

在沙巴所谓的“Serve no prok”,在广义上和清真食品相同,但在层次上却又不一样。如果你问西马人,所谓的Serve no pork和Halal是什么意思?前者是餐馆没有烹煮猪肉也不卖猪肉,后者是符合穆斯林饮食条例的食物。

西马方式东马不管用

你若再追问,你是卡达山人?学生会皱著眉头,很慎重地向你解释,嗯,我爸爸是卡达山+华人,我妈妈是华人+巴夭人,我的谁谁是苏禄+杜顺,然后我的外公和外婆又有什么血统云云。

为了省却这一番解释,东马人都习惯以区域来回答“你是什么人”这个问题。所以我之前收集到的答案是“我是Tapin人,我是Pinampang人,我是KK人……Beluran人,我来自Kota Belud……”

我那一届的同学,刚从师训毕业后,很多都被派到沙巴教书,在沙巴呆久了,把沙巴的方言说得得心应手。当初我来沙巴报到时,幸好有一批朋友接应,朋友带我去吃海鲜时,就曾说过,在西马的那一套在这里是用不上的,把脑袋里所有刻板印象,以及被荼毒的思想全部抹掉。

这里真的做到一个马来西亚,在这里呆足了两年又三个月,我也赞成朋友的话,这里的確做到了一个马来西亚。

马来同事放心用餐

这么说可能还很含糊,举个例子吧,我们在沙巴的海鲜餐馆吃饭,餐馆標明“Serve no pork”但,穆斯林仍可进来用餐。

开始的时候,马来同事建议要去海上皇吃海鲜,又或者去Sim-sim八桥吃海鲜,又或Keranamu吃海鲜,去到大门口的时候,心里总有点担心(是我担心,不是同事担心),因为华人餐馆咧,马来同事要来这吃饭,后来看到Serve no pork的字眼,我心里还是很疑惑。

对我这个西马人来说,Serve no pork和Halal是有所区別的。但在东马,只要有Serve no pork字眼,穆斯林都会放心进去用餐。

西马人和东马人的分別,很容易看得出来。有一次和一位来自西马的马来同事去吃晚餐,同事要请我和他的几位学生吃饭,我们就去了华人开的海鲜餐馆。

儘管馆內写著“Serve no pork”,但同事还是坚持到厨房去看看厨师的做法,是否符合伊斯兰教义,一直到餐馆內挤满了穆斯林同胞吃饭,同事才稍微放心,也安心用餐。

我们都是沙巴人

Serve no pork在东马对土生土长的穆斯林同胞来说,是一种信任,去到山打根老街,几乎所有几十年的华人老式咖啡店,80%客人都是友族同胞。

在这里,Halal不Halal不会是一个敏感课题,也不会有人故意刁难说,身为穆斯林不可以和华人一起吃饭,因为华人的牙齿不Halal,华人的肺不Halal;在这里不会有人做这样的诬蔑和无中生有,这种举止是故意分化,用这个课题来分化相处融洽的社会。

有机会和东马的朋友聊聊,你会惊讶地发现,在他们的生活里,没有你是华人,我是马来人,他是卡达山人的概念。

刚过来的时候,我最喜欢在上课时问学生你是什么人?东马的学生会回答:“哦,我是沙巴人。”你会对这种答案感到意外,换成我们,我们一定会以族群来分。



沙砂退出马来西亚?



1961东姑游说沙砂汶莱参与共组‘马来西亚’,沙砂汶莱人民反对,东姑与英国违反联合国宣言,并没有在沙砂举行‘公投’,只是以不合法的Cobbold Commission民意调查, 草率的调查4千人的意见,并以哄骗的手法答应沙砂的自主权,当年的条件之一即马来亚国会议席不可超过2/3,沙砂新加坡加起来才1/3。

黄脑参又不是不懂,现在还呼吁减少沙砂国会议席,为了让民联执政,你他妈的民联如果有本事就靠你西马的国会议席来赢啦!

民联东渡沙砂排挤沙砂反对党而导致多角战,布城梦碎是自找的,还无耻的责怪沙砂人没有反,这真的是他妈的够脑残啊!

新加坡退出时,15席本来应该归沙砂的,马来亚却拿去8个席位,

黄脑残在2013砂捞越庆祝独立日后口讲应该归还沙砂的国家地位,现在又自相矛盾把沙砂当“州属”来看待,这不就是‘脑参’?

沙砂以国家的身份签署马来西亚契约50年来被马来亚占尽了便宜,现在全部通过网络曝光, 我们还没跟他们算老账, 他们还想更进一步消减我们的国会议席,这种恶霸的马来亚我们为什么要再与他们为伍?

https://www.facebook.com/sskeluar/photos/a.1419318108291195.1073741826.1419306864958986/1466486800240992/?type=1


11

主题

3万

帖子

13万

积分

积分
136030

敦丹斯里拿督斯里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星章(累积乐捐RM500以内)

发表于 2014-2-18 16:37:27 | 显示全部楼层
成立瑪來細鴉李光耀使出騙字訣,影响了沙巴及砂拉越人民几十年的福祉。
美女我喜歡看。
性感尤物是我的最愛。
攝影是我的生命。
拍攝性感照是我的夢想!

308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3624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4-3-7 15:19:05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日军二战期间挖掘 避难隧道重见天日


这张摄于1945年10月8日的照片显示出在日本政府无条件投降,卸下武器的日军缓缓步行。

(本报亚庇4日讯)「埋藏」近20年的二战避难隧道终于出土!这道相信是由日军在世界第二大战时挖掘的人工避难隧道,是由沙巴文物遗产保护协会在亚庇市的山林间挖出土。

根据该协会主席理查尼尔森苏吉亚表示,其协会志工目前仅挖掘到这道避难隧道的其中一部分,并相信这衔接着另一道秘密通道,是日军于二战时期,在杰斯顿(今天的亚庇)开挖。

理查接受本报记者电话访问时表示,基于该隧道目前还未被完全挖掘,在意识到对公众所带来风险的情况下,目前还不方便对外公布真正的位置,以免发生不幸的事情。

他说,其协会志工是根据大众所提供的资料后,于两年前开始搜寻这隧道的位置,并在日前成功发现相信衔接着隧道的沙坑。

根据大众所提供的资料,日军是善用野战部署成功占领统治北婆罗洲,所以相信今天在杰斯顿(亚庇)山林间发掘的沙坑和隧道都是属于日军的防卫战略。

「经历二战的隧道在埋藏20年后终于出土,也代表着杰斯顿经历二战蹂躏的那段历史逐渐明朗,同时这隧道具有成为亚庇市旅游景点之一的潜力,就如经历越南战争的古芝隧道。」

理查尼尔森苏吉亚还解释,该隧道能够通到山的顶端,但因为去年一场大雨所照成的山泥倾泻,导致该隧道被堵住。

「我们目前所计划的就是清理这遗址内,并邀请战争历史研究者和权威与协合作挖掘这隧道到哪里,以及这隧道的功能,并向公众公开整个历史过程。」

作为非政府组织的沙巴文物遗产保护协会成立旨在提高公众,尤其是沙巴汉对保护州内历史文物和建筑的意识,所以会积极挖掘出这些古老隧道,让沙巴战前和战后的历史更为清晰。

理查还透露说,甫挖掘出土的隧道在1980年代曾经是瘾君子的避难处,但自此这隧道被埋藏倡导26年。

否认隧道内有宝物

无论如何,主席也否认该隧道中藏有二战宝物的传闻。「这隧道完全不像是有任何宝藏的地方,其实最有价值的是这在二战时期所开挖的隧道是杰斯顿经历战争的历史证物。」

「沙巴文物保护协会承诺将竭尽所能,局部揭开沙巴已埋藏在岁月的历史。」

与此同时,他也表示,随着政府的支持,将能让整个挖掘隧道的计划事倍功半,无疑对揭开沙巴历史有更胜一层的意义。



光华日报

削减东马国会比率?

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四日 晚上十时十六分

文:杨善勇

动物的世界,一如黑帮的江湖常规,也有各自的地盘:河水不犯井水。职是之故,我们看到动物本能地“圈地标记”的画面,正如土地测量师小心翼翼划地国土的界限。

当动物的领域(territory)被侵呢,200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康纳曼博士著《快思慢想》(台北:天下;2013)第28章〈坏的事件〉援引生物学家的观察说:它们将不顾一切反击,三秒的时间就解决入侵的敌人。

这套动物的生活原则,也适用在任何想要改造本身旧有运作方式的机构。为了重整、整并、节流、减税,乃至准备简化迭床架屋的官僚作业,康纳曼博士说,一定面对反抗。

缘由在于,每一个计划,都有赢家也有输家。但是,“损失规避”毕竟是股强大的保守力量,我们规避损失的动机大于成就。康纳曼博士指出,输家往往更加频密活动,甚至积极阻扰改变。结果,输家扭转了棋盘,成效不足,败事有余。(页394;397)

认识这点,我们怎么看待政治学者黄进发博士建议削减沙巴和砂拉越国会议席的比率呢?不管这一回合的选区重划,是不是巩固政权的工具,东马两州的百姓和领导,将会支持或者反对?

黄进发博士的用意,诚然是用心良苦;何况,东马选民这些年月只占总额的六份之一,议席已有25%。如果继续增加至33%,稳住“安全定存州”,显然是矫枉过正了。

但是,也因为这样,一旦参照了康纳曼博士勾画的“损失规避”定律,考量了本身最终的得失,闻之如坐针毡的当地政治人物,想必为此群起阿叽阿咗,另生不同的意见。

比率降了,就像银行存积的定存少了,这一下子,沙砂还有讨价还价的本钱吗?算计这些,如果你身在那里,是否愿意顾全政治的正规和格局,马上同意削减既有的议席吗?


308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3624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4-3-11 16:43:16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草根之声”对话会 庇150人大胆提意见


与会者与国家团结谘询理事会成员合摄。

(本报亚庇8日讯)国家团结谘询理事会昨日在亚庇国家语文出版局主办的“草根之声”的对话会,吸引了150位人士出席,其中不少人大胆地提出尖锐和敏感的宗教和种族课题,为对话会添色不少。

主持是项对话会的是前副教育部长拿督赛夫汀阿都拉,另有四名理事会成员参与,当中共有两位代表来自沙巴,分别是沙巴前律师公会主席拿督约翰西加云及拿督克罗伦斯邦克马拉昆。

出席大会的150人中来自各协会团体,其中34人积极发言,整个对话会长达3小时,不少人都不避讳地触及宗教和种族敏感课题,现场气氛依然平静,对话会顺利结束。

其中一名叫贝特鲁斯吉君的嘉籍商人提出建议,他说,加强国民统合可以透过种族通婚,这是促进种族密切连系最好的方式。另外,他也建议,若种族联婚,不同信仰者不应该被强制信奉“官方宗教”,语毕,现场有掌声响起。

来自孟加达睦邻协会的兰里翁京说,有些政治人物不应该为个人议程而发表煽动性的言论来破坏国家团结,每个宗教应该有实践本身信仰的权利,不论是回教、基督教或兴都教,政府都应该鼓励其良好发展以达至陶冶人性及社会稳定。

他后来受询对“阿拉”字眼课题的看法时,他说,在回教的教义下,“阿拉”是独一无二的神,和其他宗教的“阿拉”是不相同的,但既然其他宗教使用“阿拉”字眼多年,回教应该做的是下到基层去向回教徒解释,而不是禁止别人使用这字眼。

17岁少女也提问

一名17岁来自圣法兰西女中的嘉籍女生则提出,她的华裔同学经常向她投诉,身为华人,她们获得政府奖学金的机会比马来人及其他土著为低,如果连这基本的公平都没有,请问政府如何要求全民团结,她很想知道答案。另外一位同龄女中学生则指,领袖口口声声要全民团结,自己却不能以身作则,台上的拿督赛夫汀打趣说,很多领袖对破坏国民团结“贡献”良多。

来自必打丹甘榜班丹睦邻协会主席安尊阿都马吉则说,一些团体如土权,一直在发表煽动性及伤害其他宗教的言论,身为回教徒的他,根本不能苟同土权的行动,因为回教是中庸宗教,他促请人们要对这类破坏国家团结的非政府组织保持警愓,并促请政府要以现有的法令来对付这些极端份子。

来自巴哈伊团体的发言人说,政府应该再提倡国家原则,他说,现在每逢佳节时,路边的广告牌只看到政治人物大大的脸孔和佳节贺词,政府应利用广告牌和媒体等提倡国家原则,这情况正如在泰国,电影播放前都要播放泰皇相片,泰皇就是团结泰民的象征,我国则可透过国家原则来团结全民。

另外一位马来青年表示,他自小就思考,为什么我国要有不同教育源流的学校,这会阻碍国民团结,因为学生在学校比在家里的时间更长,若莘莘学子都能在单一源流的学校求学,就能提高各族统合交融的机会。

斗亚兰肯特师范学院一名学员表示,各政党拥有本身的议程是难以避免的,但都应该把国民团结视为大前题,因为一个国家的社经文教的发展基础就是民族团结和谐,这是不容动摇的。另外,她也对大马电视台和其他电视播报新闻偏袒一方的方式感到不满。

一名称为罗吉娜的女士指出,若要国民统合,当局首要任务是废除造成沙巴物价高昂的沿海贸易政策、沙巴非法移民泛滥及沙巴的伪造身份证问题。



杨德利冀对话会 不沦为纸上谈兵

(本报亚庇8日讯)沙巴进步党主席拿督杨德利不希望马来西亚团结谘询理事会所主办的「草根之声」对话会所拟定的报告,最终又沦为纸上谈兵。

他表示,无可否认,当局主办有关种族交融的对话会是绝好的,但必须确保最终有关政策必须落实,而不是空谈。

他说,1989年当局也推行过类似的全民团结讨论会,并将所有的建议方案结集成书,并于1991年出版,他本身也是成员之一,当中不少的建议方案迄今依然有效,值得关注。

他说:「一代人以前已经讨论过了……我们已经走过了相同的路,这些都是陈旧的课题。」

杨德利是今日出席假国家语文出版局举行的对话会后,如此向记者发表谈话。

无论如何,他说,与会者踊跃发言,这是好现象,只是现场过于正式,若能随意一点会更好。



THE BORNEO POST

Major current issues not addressed at NUCC public dialogue – Yong

March 9, 2014, Sunday


Yong showing the MAPEN 1989 Report.

KOTA KINABALU: The National Unity Consultative Council (NUCC) should use its public dialogue to examine current major issues and not just to discuss the same topics that have been brought up since over a generation ago.

Former chief minister Datuk Seri Yong Teck Lee said the latest NUCC dialogue held here yesterday had attracted an encouraging turnout and participation from the floor in the discussion session was very good.

However, he said it was disappointing that the main topic being deliberated, which was national unity, was out of date as it had been thoroughly discussed in the late 80s.

“There were many interesting issues being brought up but unfortunately the discussion centered mostly on national integration, which had been discussed during the National Economy Consultative Council (MAPEN) meeting in 1989 and its report was later documented in February 1991,” he said when met after the public dialogue entitled “Grass Roots Voices, Building a United Malaysian Race”, organized by NUCC at Dewan Bahasa dan Pustaka.

Yong, who is Sabah Progressive Party (SAPP) president and a former NUCC member, said there was nothing wrong about revisiting such an important topic, but those bringing it up should first do their homework and study what had already been covered so that the discussion can move forward.

He explained that the issues involved had been identified and thoroughly discussed and the necessary measures for promoting national unity had also been studied and documented through various forums, apart from MAPEN 1989.

He added that there were many representatives from Sabah during these forums and all that were discussed were included in the MPEN 1991 report.

“A lot of views and suggestions were given during the dialogue this time and this is a good thing. However, I hope the next session would not be another discussion that we will report to the next generation when in fact we already have the same report from the generation before,” he said.

In the dialogue earlier, Chief Executive Officer of Yayasan Gerakan Kesederhanaan Global (GMMF), Datuk Saifuddin Abdullah, said Malaysians have always had unity all this while but that unity was still far from perfect.

He said Malaysians had not achieved true unity yet due to religious contradictions as well as differences of opinions on other sensitive issues such as security, among others.

“These contradictions prevented us from achieving total unity. Fortunately, we have been able to live in peace until today despite our differences. Inputs from the public gathered from this dialogue are important to enable NUCC to compile its preliminary report by April, before submitting the final report next July,” he said.

He noted that NUCC had scheduled 18 series of open and closed door dialogues with various groups, including politicians and religious leaders.

308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3624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4-3-27 15:04:40 | 显示全部楼层
亚洲时报

渔夫之子成为律师与州元首 朱哈:法律的根本是确保正义公平永存

19/03/14



(本报讯)沙巴州元首敦朱哈马希鲁丁强调,法律的根本就是要确保正义和公平永存,这也是法律的基础,所以任何不公平的法律都不是法律。

他说:「法律是联系和凝聚整个社会的契约。我们并非要求你遵守法律,而是为了确保大家继续享有自由,因此守法是必须的事情。」

他并指出,一个没有法治的社会,只能说是无政府或专制统治,完全是属于强者欺凌弱者的自由,根本谈不上是自由。

因此,他说:「自由需以法律作为前提,而在法律之前,人人平等,无人可超越法律,包括政府在内。」

州元首是昨午在沙巴大学的校长礼堂获英国伍尔弗汉普顿大学颁发法学荣誉博士后,在致词时这麽表示。与此同时,他也以本身从渔夫之子到成为执业律师的成长过程为例,促请沙巴大学的学生应把精神和精力集中在学习上,而非参与一些不会为学习带来好处的活动

他说:「求学时应全力专注求学,玩耍是亦然,我们必须分清楚求学和玩耍的分别,并专注,才能确保日后有好的前途。」

州元首也在该项法学荣誉博士颁发仪式中,受委成为伍尔弗汉普顿大学马来西亚校友协会的主席。现年61岁的朱哈是在1953年出生于拿笃担必善岛的一个渔夫之家,在1977年毕业于当时仍称为伍尔弗汉普顿技术学校的法学学士学位。

他在返回沙巴州后,曾在山打根出任一级推事,之后就辞去该职位成为执业律师,之后进入政坛,曾中选为京那巴当岸国会议员,并先后出任国会副议长及州议会议长,过后在2011年受委出任沙巴州第10任州元首。

另一方面,伍尔弗汉普顿大学校长格奥夫莱耶表示,该大学在2013年与沙巴大学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共同探讨双方在学生交换、研究机会与跨国教育的合作可能性,并进一步加强双方在多个领域的合作。

他也以该校向来勉励毕业生的传统格言,呼吁沙巴大学学生不应放过任何一个机会、把握好每个机会,以及为其他人提供机会。据了解,前身为伍尔弗汉普顿技术学院的伍尔弗汉普顿大学成立于1827年,拥有近190年的历史,现有2万2千名学生报读36个主要领域共300项课程。



诗华日报

靠近二战避难隧道 再发现2作战坑洞

15/03/14


Borneo Spelunker地洞专家正检验二战坑洞的安全性,以让沙巴文物遗产保护协会成员能安全地进行采证工作。

(本报亚庇14日讯)沙巴文物遗产保护协会(Heritage Sabah)在近日出土的二战避难隧道附近,发现两座相信是用来作战的坑洞。

这两座坑洞就座落在升旗山的附近,是沙巴文物遗产保护协会在重新发现二战避难隧道后,借助一班地洞专家的后援,再度发现这两座相信也是建于日军统治北婆罗洲时期所筑的作战坑洞。

根据该非政府组织主席理查尼尔森苏吉亚(Richard Nelson Sokial)估计,相信市内还有多座作战沙坑有待发现,并希望借由这些大发现,能燃烧年轻沙巴汉对那渐渐被遗忘的北婆罗洲血泪史。

他说,在升旗山腰间的两座坑洞,其中一座有2.5米宽和2.5米高,大概有8.5米深;至于另外一座则是因为长期受到土石「吞噬」而几乎被埋在地底,但他们还是发现其洞口,并希望能够尽快对这两座坑洞进行调查。

当然,在这之前,理查表示,其协会将先拟定策略,和执行标准的安全守则。

他表示,这两座坑洞能被重新发现,全赖Borneo Spelunker与沙巴文物遗产保护协会战阵历史研究组主任阿兹兰加阿法(Azlan Mohd Jaffar)。

理查还补充,他与阿兹兰是经地洞勘探组批准后,方进入该坑洞进行采证,并发现该坑洞的湿度超高。

「我们在坑洞内发现人造线孔,而这与坑洞内的石壁是互相连接的,无论如何,欲进一步掀开这作战坑洞背后的神秘,还需要地方政府协助进行挖掘。」

另外,对于之前有本地英文报章指这些山坑和隧道是由海盗所开挖,主席理查并不苟同。他说,这并不逻辑,因为海盗是不会贸然登上集中着行政大楼和执法办事处的杰斯顿开挖山坑。

他强调,这两座坑洞的位置在二战期间,是能够清楚观望整个码头的策略性地点。

不仅如此,从这坑洞的位置,还可以清楚监督杰斯顿发电厂还有其他重要建筑,能够第一时间看清盟军的一举一动,是日军向来的作战方式。

有鉴于此,苏吉亚要求州政府与地方政府能够从旁提供协助,让沙巴文物遗产保护协会能够进行开挖,并组织整个北婆罗洲遭日军占领期间的历史。



全马新登记22政党 沙巴有13个

27/03/14

(本报亚庇26日讯)内政部长拿督阿末扎希表示,自去年505选举后至去年12月,大马社团注册局共登记了22个政党,其中13个在沙巴。

阿末扎希是在国会,以书面方式回答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的问题时,如此透露。

其中,有4个政党是在西马注册,包括在柔佛登记的马来西亚党、在森美兰登记的马来西亚居民党、雪兰莪注册的马来西亚印度公正党及在吉隆坡注册的新生代党。

另外,在沙巴注册的则有13个政党,计为:沙巴武吉斯团结党、沙巴华人党、沙巴和平党,沙巴人民经济党、沙巴与民联合党,沙巴州党、沙巴真理党,沙巴发展继承党,沙巴和谐团结阵线,沙巴国民团结组织,沙巴人民团结组织、沙巴人民团结党和沙巴人民合作党。

另外,有5个政党成功在砂拉越注册,计为︰新砂拉越达雅族党,肯雅兰党、砂人民团结经济党、人民联盟公平及和平党及砂拉越人民力量党。

308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3624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4-3-30 19: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沙砂真的独立过?

2013年10月29日 上午11点24分



在过去的50年,虽然沙砂贵为参组马来西亚的一方,但在马来西亚成立后,备受以半岛马来亚为主的国阵政府忽视、资源被掠夺,以及地位被矮化成为13个州属的行列。

蓝中华  2013年10月29日

马来西亚成立前,马来亚、沙巴、砂拉越和新加坡分属不同的政治实体,但都属于大英帝国的殖民地。马来亚于1957年从英国人手中获得独立,那沙巴和砂拉越在参组马来西亚前,是否曾获得独立?本文不讨论新加坡,因它在1965年取得独立后,即与沙砂情况不同。

当今现实状况是,由国阵控制的联邦政府就否认沙砂曾获得独立,但一部分沙砂本土人民认为两州早已分别于1963年8月31日和7月22日取得独立。两个不同的政治立场,使回答上述问题的努力将成为非常敏感。

但是,这道问题又必须获得解答,毕竟这涉及了沙巴和砂拉越的历史定位,乃至两州对马来西亚联邦的看法和情感归属。在回答上述的问题之前,我们必须搞清楚何谓独立,独立的定义是什么,接着才能解答问题。

主权概念17世纪成型

独立有多种层次,也有不同的定义。

独立,正如其字眼所表达的,就是一个国家,或学术上的政治实体(Political Entity),取得完全的独立自主自治,无论在任何一方面的事物,都不受到任何外国的干预和支配。打个比喻,一个独立的A国,可以制定法律限制国人吃饭,替A国人民打抱不平的B、C、D或E国却无法干涉,只能眼睁睁看着A国人民不能吃饭,只能吃麦片或面包。一般上,独立的国家等同于拥有无可争辩的自主权或主权。

从国际关系学说来看,现代意义的主权概念形成于1648年。在这之前,欧洲国家与国家的之间的关系不处于平等的状态,互相干涉对方的内务,特别是宗教事务是等常事。由于对宗教事务的安排不满达到沸点,加上西班牙、法国、丹麦和瑞典对获取新领土野心,以及大国之前的平衡博弈游戏等因素下,本来由新教徒和天主教徒之间的冲突,演变成欧洲大国之间的全面战。

这场史称为“30年战争”的争端的涉及方计有神圣罗马帝国、西班牙、英国、法国、匈牙利、普鲁士、丹麦、鄂图曼帝国和瑞典等等。战争结束后,参战方在 1648年缔结了史称为威斯特伐利亚条约(Westphalia Treaty)。该条约确认:一、主权成为国家至高无上的权利;二、每个国家是对等的;三、互不干涉对方内务。

这三个原则成为了现代国际关系的基石,并持续至今天,甚至成为联合国宪章的最主要一部分(参见《联合国宪章》第二条)。

所以,独立意味着某国取得了上述三个原则的状态,而取得独立则有千百种方法,主要分为法律上、情感上和事实上的独立。

诸种独立的形式

法律角度而言,两个或多个政治实体签署了各种有法律约束力的文件,确定一个政治实体取得无可争辩的主权,独立成国。基本上,两方或多方签署具有法律约束力的独立协议,是不需要得到其他国家或国际组织的批准。当然,若获得外国的承认和认可将是锦上添花,可巩固其独立合法性。

一般上以和平方式脱离前殖民宗主国的新国家,以及一个国家解体成几个国家,都是以此种方式获得独立。譬如印度和马来亚是与前宗主国英国签署了协议而取得独立;捷克斯洛伐克和平解体成捷克和斯洛伐克共和国,以及非洲苏丹共和国透过公投,以签订法律形式分裂成苏丹和南苏丹国。

事实上的独立,则有透过武装革命打败殖民者、被外来势力扶持成独立国,以及因内战立国的案例。无可否认的是,即使在立国当初无法受到各方的承认,这些国家在今天的国际关系已取得事实上的独立。

例如,打败殖民者取得独立的国家计有阿根廷和印尼等;由西方国家和北约主导的科索沃于2008年宣布从塞尔维亚获得独立、位于高加索的阿布哈兹和南奧塞梯被俄罗斯于2008年承认为独立国家。

必须说明的是,成为联合国成员并不是独立建国的条件之一。欧洲的瑞士独立建国数百年来从未成为联合国成员,直至2002年才申请成为会员;梵蒂冈于1929年立国后,迄今也不是联合国成员。瑞士和梵蒂冈不成为联合国成员无损它们是独立自主国家的地位。

情感上的独立则较难于衡量,但主要体现在某个地区的人民在某国内,因为文化的差异,以及政策上的歧视和双重标准,经常会导致某个地区的人民在感情上无法认同其中央/联邦政府为宗主国,感觉其居住的地区应独立成国。最好的例子是,英国的苏格兰和加拿大的魁北克省,以及近代开始发酵的意大利威尼斯和日本冲绳的独立运动。

无法避免英殖民政府干涉

回到本文的问题,即沙巴和砂拉越有否独立的疑问时,我们有必要一一检视沙砂是否符合上述的条件。

实际上,在1963年7月22日至9月16日之间,沙砂不曾获得无可争辩的主权,其外交、国防,甚至是财政和内政都无法避免英殖民政府的干涉。历史记载英女王透过驻地总督对砂沙的统治持续至1963年9月15日,而不是止于7曰22日或8月31日:

           英国驻砂总督          砂拉越州元首
1960年2月23日- 1963年9月15日Alexander Waddell1963年9月16日-
1969年3月28日
Abang Haji Openg



  英国驻北婆罗洲(沙巴前称)          沙巴州元首
1959年-
1963年9月15日
William Allmond Codrington Goode1963年9月16日- 1965年9月16日Datu Mustapha Datu Harun

由此可见,在9月16日之前,沙砂与英殖民政府不处于对等的位置,在行政安排上,英国驻沙砂的总督是说了算的人物,主权还是掌握在英国女王手上。

那1963年7月22日和8月31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当地的人民认为砂拉越和沙巴在当天取得了独立?

根据记载,7月22日,英国驻砂总督委任了刚赢得1963年4月至6月地方议会选举的Stephen Ningkang为侯任首席部长(Chief Minister Designate),以组织地方议会政府;8月31日, 英国驻北婆罗洲总督委任了Donald Stephens为侯任首席部长,以组织地方议会政府。

对当地人民而言,这两个日子是非常重要的一天,毕竟是当地人首次当上行政长官,历史性的自己人管自己人,甚至部分文章用上了沙砂取得自治的字眼。这也是部分沙砂人民强调的,即当地人各别当上两州的行政首长,并取得了自治,其意义不亚于独立。(注1)

不过,有两点值得注意,其一,英国官方文件(请看Malaysia: British Documents On The End Of Empire by A.N. Porter, A.J. Stockwell and S.R. Ashton (Nov 26, 2004) )使用侯任首席部长(Chief Minister Designate),而不是首席部长(Chief Minister)的职称。两个词语的差别在于前者为具有过渡/候任性质的职位,后者是完整的职位。其意义在于,侯任首席部长肩负着领导临时政府(尽管绝大部分高官仍然是英国人),直至9月16日马来西亚成立日,之后就名正言顺成为首席部长。

其二,Stephen Ningkang和Donald Stephens都是被英国总督委任。了解到英国总督是英女王在当地代理人的事实,两者受到总督的委任,即意味着两者接受英女王的委任,也接受英女王仍然是沙砂的主权掌握人的事实。简单来说,当时的过程是,英女王是沙砂州的主人,她授权驻当地总督委任了两人负责州行政事务,而这项委任没有受到任何一方的质疑。

以上的历史事迹似乎都指向沙砂未曾取得独立的事实,而自治日也只是在英女王授权下进行的行政长官委任仪式。

检视马来西亚协议内容

再者,有一个更重要的文件阐明了在1963年9月16日前后的沙砂主权状态。由英国、马来亚、新加坡、北婆罗洲和砂拉越代表于1963年7月日在伦敦见证签订的《有关马来西亚协议(附加条款,包括沙巴、砂拉越和新加坡州宪法、马来西亚移民法案,以及马来亚联邦和新加坡政府之间关于共同市场和财政安排的协议)》,或简称为《有关马来西亚协议》,这是成立马来西亚的基础法律文件,第4条指出:

“英国政府会采取适当和可用的措施,以确保英国国会拟定自马来西亚日起,英女王将放弃对于北婆罗洲、砂拉越和新加坡的主权和司法管辖权的法令,使有关被放弃的主权和司法管辖权依据本协议转移至协议内的附加宪法文件。”(请点击)

简单来说,该协议阐明在1963年9月16日(马来西亚日)之前,英女王是北婆罗洲、砂拉越和新加坡的合法主权掌握人。在马来西亚日后,英女王放弃对上述三州的主权和司法管辖权,并依据协议的规定移交给以国家元首(Yang di-Pertuan Agong)为代表的马来西亚联邦。

这进一步证明了无论是在事实上或法律上,沙砂不曾独立过,其主权充其量不过是从英国人手中转移至以马来西亚国家元首为代表的手中。

被矮化为州属

在过去的50年,虽然沙砂贵为参组马来西亚的一方,但在马来西亚成立后,备受以半岛马来亚为主的国阵政府忽视、资源被掠夺,以及地位被矮化成为13个州属的行列。

我曾在2013年9月1号《火箭报》撰文,当《20点协议》、《18点协议》精神被联邦政府侵蚀之日,就是沙砂被忽略和歧视之开始。(注2)

两项协议的第一点阐明沙砂承认伊斯兰教为联邦宗教,但沙砂不设立州宗教。迄今,砂拉越在宪法上仍然维持没有官方宗教,惟沙巴于1973年9月27日修改州宪法设立伊斯兰教为州宗教,违反了协议共识。

其次,第十三点阐明,沙砂的行政首长职称是总理(Prime Minister),惟马来西亚成立时,其职称改为首席部长(Chief Minister)。

其三,第十八点指出,沙砂的元首称为Yang di-Pertua Negara。在加入马来西亚时,沙巴元首维持此称呼,而砂拉越元首已改成Yang di-Pertua Negeri。两个称呼之间的差别是,Yang di-Pertua Negara具有自治邦元首的意义,而Yang di-Pertua Negeri则如没有马来统治者的槟州和马六甲的州元首般,自治意义比Yang di-Pertua Negara低一个层次。无可奈何的是,这个超然的元首职称在1976年8月27日被Yang di-Pertua Negeri取代,代表着沙巴被矮化成为13个州之一。

与此同时,联邦政府于1966年以紧急状态名义接管砂州政府,于1970年在沙巴开始推行恶名昭彰的身分证计划,并于1994年3月策动沙巴执政党议员跳槽,导致团结党政府倒台的事件,皆加深了沙砂对联邦政府的不满感觉,特别是身分证计划,使沙巴人民认为联邦政府出卖了当地人的权益。

行文至此,正如上述提及的,事实上或法律上不曾取得独立,并无法阻止人民产生情感上的独立,尤其是当面对中央/联邦政府的歧视和忽视情况下,更会驱动人民重新审视建国的初衷,以及值不值得逗留在某国的问题。

注释:

1.Musrray Hunter,Sarawak’s “Independence Day”以及Dama Chin,What is the historical significance of 22 July 1963? (part II)

2。本文相关部分内容摘自该文章。

蓝中华,大学本科修宇航工程系,25岁前曾经对物理研究有兴趣,其实现在也依然喜欢物理学,25岁后对社会科学萌生强烈的好奇心,遂在马来亚大学取得战略与国防研究系硕士,现仍在恶补社会科学理论基础。

308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3624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4-4-14 14:36:52 | 显示全部楼层
亚洲时报

沙巴人民团结党 委代表三族副主席

14/04/14



(本报山打根十三日讯)于去(2013)年11月26日成功注册的沙巴人民团结党(PPRS),拥有代表三个种族的副主席,分别是代表伊斯兰土族的阿旺奥士曼,代表华族的何镜勋,代表非土族的古斯金金。

为该党第一副主席的阿旺奥士曼表示,该党全力支持拿督斯里慕沙阿曼领导本州的同时,亦希望各族人民同样支持沙巴人民团结党。

三位副主席在受委后,也异口同声表示将会作为人民喉舌,同时为各族争取权益,因为沙巴人民团结党是多元种族政党。

在此同时,三位副主席也感谢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及首席部长拿督斯里慕沙阿曼英明的领导。

同时让沙巴人民团结党顺利注册成立,肩负起为三大族群服务与争取的使命。

代表华族的何镜勋第二副主席,也呼吁州内的华裔予该党全力支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20-10-29 04:39 A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