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4|回复: 3

苏禄苏丹后裔执行仲裁结果,扣押国油两家子公司

[复制链接]

348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7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22-7-15 20: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今大马

苏禄苏丹后裔执行仲裁结果,扣押国油两家子公司

Jul 12, 2022 3:16 PM  更新: 4:17 PM  下午4点16分更新

随着今年2月底,西班牙仲裁员裁定大马政府必须赔偿苏禄苏丹后裔约129亿美元,如今后续效应开始发酵,国油在欧洲的两家子公司遭到扣押

英国媒体《金融时报》报道,苏禄苏丹后裔透过律师,已扣押国油阿塞拜疆(沙蒂尼兹)公司(Petronas Azerbaijan (Shah Deniz)),以及国油南高加索公司(Petronas South Caucasus)。

报道指出,国油这两家子公司在卢森堡注册,市值为20亿美元。

而上述律师表示,卢森堡的法警于昨天(11日)代表他们的当事人,扣押了国油的两家子公司。

大马政府停止付款酿祸

苏禄苏丹贾迈阿兰(Jamal Al Alam)在世时通过签订1878年协议,把当时称为“北婆罗洲”的沙巴割让给 Dent & Overbeck 公司。

根据协议, Dent & Overbeck公司买下北婆罗洲,以便开采当地的矿产资源。作为回报,Dent & Overbeck 公司则必须每年向苏禄苏丹支付1000美元的割让金。

到了1963年,沙巴跟砂拉越和马来亚半岛共组马来西亚后,大马政府继承上述协议的条件,每年都通过菲律宾政府,支付苏禄苏丹的后裔5300令吉。

2013年拿笃事件爆发后,大马政府便停止向苏禄王室后裔支付5300令吉年金,而对方于2019年7月入禀西班牙法庭,指控大马政府未履行义务,违反1878年协议,因而要求仲裁。

2月28日,西班牙仲裁员裁决,大马政府必须赔偿苏禄苏丹的后裔巨额的129亿2000万美元,折合约625亿9000万令吉。

大马政府当时表明不承认西班牙仲裁员斯丹帕(Gonzalo Stampa)的裁决,但同时也准备挑战这次裁定。



为何没阻拦苏禄苏丹后裔?陈泓缣抨检长律师怠职

Jul 12, 2022 6:36 PM  更新: 7:00 PM

行动党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抨击总检察长依德鲁斯和国油法律团队玩忽职守,导致所谓苏禄苏丹后裔得以执行仲裁结果,扣押国油在欧洲的两家子公司。

陈泓缣今日在面子书专页发文,质问联邦政府为何容许所谓苏禄苏丹后裔扣押国家资产。

“马来西亚政府怎么可以让国家资产发生这种事情?”

“为什么没有入禀申请禁制令或限制令,以避免所谓的苏禄苏丹后裔造成更多恶意损害?”

“仲裁令发布至今,(马来西亚政府)究竟做了什么,以便搁置该仲裁令?看来没有!”

“总检察长和国油法律团队全然玩忽职守!”

依德鲁斯随后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表示,总检察署已获指示研究此事。

扣押国油二子公司

英国媒体《金融时报》报道,所谓苏禄苏丹后裔代表律师透露,卢森堡法警代表其当事人,扣押国油于当地注册的两家子公司。

这两家公司分别为国油阿塞拜疆(沙蒂尼兹)公司(Petronas Azerbaijan (Shah Deniz)),以及国油南高加索公司(Petronas South Caucasus),市值为20亿美元。

苏禄苏丹贾迈阿兰(Jamal Al Alam)在世时,签订1878年协议,把当时称为“北婆罗洲”的沙巴割让给 Dent & Overbeck公司,而作为回报,该公司必须每年支付1000美元割让金给苏禄苏丹。

1963年,沙巴、砂拉越与马来亚半岛共组马来西亚,马来西亚政府继承上述协议,每年透过菲律宾政府,支付苏禄苏丹后裔5300令吉。

2013年拿笃事件爆发后,马来西亚政府停止向苏禄王室后裔支付5300令吉割让年金,而对方则于2019年7月入禀西班牙法庭,指控马来西亚政府未履行义务,违反1878年协议,因而要求仲裁。

2月28日,西班牙仲裁员裁决,马来西亚必须赔偿苏禄苏丹的后裔巨额的129亿2000万美元,折合约625亿9000万令吉。

马来西亚政府当时表明不承认西班牙仲裁员斯丹帕(Gonzalo Stampa)的裁决,但同时也准备挑战这次裁定。



如何防范苏禄赔偿案扩大?林立迎促首相上电视交代

Jul 13, 2022 10:53 AM  更新: 11:23 AM

行动党甲洞区国会议员林立迎要求首相依斯迈沙比里,通过电视直播,向国民解释国油两家子公司遭所谓苏禄苏丹后裔扣押一事。

林立迎今天发文告指出,早在今年3月1日,大马政府已受到警告,大马在167个国家的资产可能遭到扣押。

为此,他质问政府,是否有相应措施以避免上述糟糕情况发生。

“依斯迈沙比里和他的内阁部长有什么防范措施?”

“谁应该为这些赔偿负起责任,辞职下台?”

他也说,首相有责任义务告知人民,政府到底采取了什么措施,保护国家在海外的资产。

“人民也想知道,大马在167个《纽约公约》签署国的资产是否也正遭到所谓的苏禄苏丹后裔扣押。”

将有损投资者信心

林立迎称,继一马公司丑闻后,国油在欧洲的两家子公司遭到扣押,再次让大马成了国际笑柄。

他表示,所谓的苏禄苏丹后裔所要求的赔偿高达129亿2000万美元,折合约625亿9000万令吉,因此,若依斯迈无法提供合理的解释,这必将有损投资者的信心。

沙巴原属于苏禄苏丹领地,1878年割让给Dent & Overbeck公司,每年支付1000美元割让金。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马来西亚政府也继续支付苏禄苏丹后裔每年5300令吉。

2013年拿笃事件爆发后,马来西亚政府停止支付款项。苏禄王室后裔于2019年7月入禀西班牙法庭,指控马来西亚政府未履行义务,违反1878年协议,因而要求仲裁。

今年2月28日,西班牙仲裁员裁决,马来西亚必须赔偿苏禄苏丹的后裔巨额的129亿2000万美元,折合约625亿9000万令吉。马来西亚政府拒绝承认这项裁决。

英国媒体《金融时报》昨天报道,苏禄苏丹后裔透过律师,已扣押国油在卢森堡注册,市值为20亿美元的阿塞拜疆(沙蒂尼兹)公司(Petronas Azerbaijan (Shah Deniz)),以及国油南高加索公司(Petronas South Caucasus)。



议员纷纷呈动议,要求辩华玲洪水及国油资产扣押

Jul 13, 2022 6:09 PM  更新: 6:12 PM

行动党武吉牛汝莪国会议员蓝卡巴今天向国会下议院提呈两项紧急动议,以在来临周一开议的国会中,辩论华玲大水灾及国油两家子公司遭苏禄苏丹后裔扣押一事。

蓝卡巴也是行动党法律局主任。他今天发表文告指出,该动议已按照议事常规第18(1)条,提呈给国会下议院议长阿兹哈。

“我希望这两项动议可以获准,我认为它们是紧急且迫切的公共课题。”

根据蓝卡巴所提供的动议信函,他要求三名部长允准在国会辩论华玲洪灾的肇因及政府采取的措施。

这三名部长是负责特别事务的首相署部长阿都拉迪夫、环境部长端依布拉欣、能源及天然资源部长达基尤丁。

蓝卡巴说,华玲洪水夺走三条生命后,政府迄今没有透明及彻底地解释悲剧的起因,以及采取哪些措施避免事件重演。

他也质问,当地的猫山王榴莲种植计划以及古邦上游的21公顷种植园是否水灾的主因。

“吉打乃至全国民众有权了解悲剧的起因。此外,这场悲剧不仅导致灾区居民蒙受严重的财务损失,槟城居民也因而面对水供干扰。”

扣押令索赔影响国库

另一方面,蓝卡巴要求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旺朱乃迪,解释苏禄苏丹后裔扣押国油二家子公司一事。

他提问,大马已入禀上诉,并申请暂缓令,为何苏禄苏丹后依然能执行扣押资产?上诉及暂缓令的申请进度如何?

“政府会采取什么行动反对有关扣押,以及遏制苏禄苏丹后裔以这项扣押令夺去国家资产?”

“这严重影响大马的地位,扣押令索赔金额非常庞大,将影响国内经济和福利,以及人民的未来。国家资产如今处境危险且令人担忧。”

此外,民兴党古打毛律国会议员慕丽娜(Isnaraissah Munirah Majilis)同样提呈动议,直指苏禄苏丹后裔的行动威胁大马主权。

她在动议信函中解释,此事乃“紧急的公共课题”,因此需要带到国会辩论。

“这可能会在沙巴引起骚乱。沙巴再次面对永无止境的安全威胁。”

昨天,诚信党埔莱国会议员沙拉胡丁也向国会提呈紧急动议,要求辩论国油两家子公司遭扣押一事。

扣押国油二子公司

英国媒体《金融时报》日前报道,苏禄苏丹后裔代表律师透露,卢森堡法警代表其当事人,扣押国油于当地注册的两家子公司。

沙巴原属于苏禄苏丹领地,1878年割让给Dent & Overbeck公司,每年支付1000美元割让金。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马来西亚政府也继续支付苏禄苏丹后裔每年5300令吉。

2013年拿笃事件爆发后,马来西亚政府停止支付款项。苏禄王室后裔于2019年7月入禀西班牙法庭,指控马来西亚政府未履行义务,违反1878年协议,因而要求仲裁。

今年2月28日,西班牙仲裁员裁决,马来西亚必须赔偿苏禄苏丹的后裔巨额的129亿2000万美元,折合约625亿9000万令吉。马来西亚政府拒绝承认这项裁决。



把苏禄索偿案归咎希盟,诚青报警要求对付纳吉

Jul 14, 2022 7:18 PM  更新: 7:43 PM

苏禄苏丹后裔扣押国油子公司后,前首相纳吉把问题归咎于希盟政府以及当时的总检察长汤姆汤姆斯,引起诚信党青年团的不满。

诚青团三名领袖今天到吉隆坡金马警区总部报警,指控纳吉操弄事实,混淆人民,要求警方调查和对付。

诚青团策略局主任阿玛阿旦(Ammar Atan)报案后指出,他们认为纳吉抵触《通讯与多媒体法令》第233条(滥用网路设施)及《刑事法典》第505条文(破坏公共安宁)。

“纳吉数天前的声明公然指责他人,但对自己执政时所引发的问题却视而不见。”

“他的声明显然旨在混淆人民,抛出(不实)指责,扰乱现任政府。”

除了阿玛阿旦,一同前往报警的还有诚青团律师法德里(Fadhli Umar Aminolhuda)及阿兹里(Azri Abdullah)。法德里也是诚信党法律局主任。

审讯从2017年开始

阿兹里指出,纳吉最近的三则社媒贴文试图混淆和煽动人民。

“纳吉在3月及两天前的贴文中声称,苏禄苏丹后裔是在2019年才入禀诉讼,即希盟执政时期。”

“但根据记录,案件审讯其实从2017年开始,即希盟执政的两年之前。”

法德里则斥责纳吉在贴文撒谎,意图破坏国家和谐。

“这些声明也会让时任希盟政府成员蒙上不白之冤。我们希望纳吉停止‘网军’行为,别再杜撰不实的故事。”

批国阵疏忽停止付款

无论如何,阿兹里强调,他们报警要求对付纳吉,并不代表诚青团支持苏禄苏丹后裔的索赔行为。

“我们想让人民明白,当时(国阵)政府疏失停止付款。但他们没有因为疏失而受到法律制裁,才让我们陷入如今的乱局。”

沙巴原属于苏禄苏丹领地,1878年割让给Dent & Overbeck公司,每年支付1000美元割让金。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马来西亚政府也继续支付苏禄苏丹后裔每年5300令吉。

2013年拿笃事件爆发,导致8名警员及2军人殉职后,大马停止支付款项。苏禄王室后裔于2019年7月入禀西班牙法庭,指控大马政府未履行义务,违反1878年协议,因而要求仲裁。

今年2月28日,西班牙仲裁员裁决,大马政府违反1878年所签署的一项条约,必须赔偿苏禄苏丹的后裔巨额约625亿9000万令吉。

获临时庭令暂缓赔偿

3月13日,纳吉贴文声称,苏禄苏丹后裔胜诉关键在于汤米汤姆斯的一封信函。

汤米汤姆斯当时致函苏禄苏丹后裔代表律师,表明大马政府为2013年到2019年拖欠约4万800令吉的款项“表达遗憾”。

汤姆斯在其回忆录中透露,他不同意大马政府鲁莽停止付款,因为没有足够法律证据显示入侵的苏禄武装分子跟苏禄苏丹国有关。

他担心大马或需在未来付出高昂代价。

英国媒体《金融时报》2天前报道,苏禄苏丹后裔成功申请,扣押国油于卢森堡注册的两家子公司。纳吉于是再度贴文,“感谢”希盟政府及汤姆斯。

无论如何,首相署部长旺朱乃迪表明,法国上诉庭昨天已发出临时庭令,允许大马暂缓赔偿苏禄苏丹后裔。

348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7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2-7-19 18:54:19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民兴党议员将再动议辩扣押案,“沙巴不重要吗?”

叶蓬玲  Jul 18, 2022 2:57 PM  更新: 2:57 PM

民兴党国会议员将再次提呈紧急动议,要求国会辩论苏禄苏丹后裔扣押国油子公司一事,同时促政府公开回应攸关国家主权的课题,并盼议长勿再阻拦。

他们不满,在菲律宾国会公开讨论要夺取沙巴之际,大马国会却不愿讨论是项课题。

民兴党加拉巴干国会议员玛目(Ma'mun Sulaiman)在国会召开记者会时质问,对马来西亚政府来说,沙巴是否还重要?

“为何沙巴的起源地位总是遭到否决,但沙巴富饶的资源带来的收益,总被带到这里(半岛)用作发展?沙巴继续贫穷而落后,沙巴的安全问题经常被当做笑柄。”

要等遭外国攻击才讨论?

另外,古打毛律国会议员慕丽娜(Isnaraissah Munirah Majilis)表示,非常失望议长自今年三月至今,三度拒绝她提呈的动议,不许国会辩论沙巴主权课题。

“既然(副)议长(拉昔)刚刚给予希望,说我们可以再次按照议事常规第43条提呈动议,那么我今天就会这么做,这也是我第四次提呈这项动议。”

“我要求政府即刻回应并一次过解决问题,不要再有租赁费用等问题。”

她直斥,三月国会时政府信誓旦旦说会妥善解决此事,但最后国油子公司却被扣押。

她接着质问政府,是否要等到沙巴遭到外国攻击才允许国会讨论此事。

不满外长没促菲国放弃

实邦加国会议员阿兹加曼则认为,外交部长赛夫丁阿都拉应该在主持国际会议时,明确要求菲律宾勿再声称拥有沙巴主权。

“以前,菲律宾只在大选时期谈论要夺取沙巴,但现在他们公开在国会讨论,看来他们并不尊重与大马的外交关系,而为何大马国会还不敢讨论此事?”

“我们刚才要求国会辩论,乃因刚好外交部长有在议事厅内。我们想问外长,既然我们经常主持国际会议,为何不在会议上促请菲律宾打消夺取沙巴的念头,否则就是侵犯大马主权?”

“我们经常讨论沙巴东海岸的安全问题,但七年了当地仍因此而实行宵禁。”

纳闽国会议员罗兹曼也有出席记者会。

逐出议会厅并禁足两天

国会今早复会时,慕丽娜为首的多名在野议员起身要求议长通过紧急动议,允准辩论国油子公司遭苏禄苏丹后裔申请扣押一事,但遭议长阿兹哈拒绝。

慕丽娜持续高声提出要求,而遭副议长拉昔逐出议会厅并禁足两天。

慕丽娜拒绝离开,并在能源部长达基尤丁宣读法案时,连同其他在野议员持续提出要求,高喊“先处理国家主权问题”,导致议会厅喧闹持续近半小时。

最后,拉昔告诉慕丽娜,可以援引议事常规第43条再度提呈有关紧急动议。

英国媒体《金融时报》在7月12日报道,苏禄苏丹后裔成功申请,扣押国油于卢森堡注册的两家子公司。

无论如何,首相署部长旺朱乃迪表明,法国上诉庭已发出临时庭令,允许大马暂缓赔偿苏禄苏丹后裔。



民兴党议员坚持问国油扣押案,下议院混战廿分钟

叶蓬玲  Jul 18, 2022 12:36 PM  更新: 3:33 PM  下午3点半更新

国会今天复会,在野党挑起国油子公司遭苏禄苏丹后裔扣押一事,但议长阿兹哈拒绝理会。民兴党哥打毛律国会议员慕丽娜坚持要求辩论,副议长更一度下令逐出议事厅,禁足她两天,引爆国会混战。

在一轮混战后,副议长拉昔最终退让,指若慕丽娜愿意守规矩,则可以撤销其禁足令。

多名在野党议员此前要求国会下议院辩论国油子公司遭苏禄苏丹后裔扣押一事,惟他们的紧急动议皆被驳回。

今天国会复会后,慕丽娜(Isnaraissah Munirah Majilis)质问议长,何以三度拒绝她要求国会辩论国油子公司遭扣押一事。

在议长坚持拒绝之际,慕丽娜持续高声提出要求。

议长检长是兄弟关系

行动党武吉牛汝莪国会议员蓝卡巴也附和慕丽娜。他说,议长阿兹哈不能决定是否通过上述紧急动议,因为国油子公司遭扣一事涉及阿兹哈胞兄依德鲁斯所掌管的总检察署。

惟阿兹哈反驳说,“我不跟他(依德鲁斯)谈工作。”

阿兹哈接着要求能源部长达基尤丁继续提呈2022年森林法令修订案二读。

但部分在野议员没有罢休,慕丽娜等人持续抗议,指国油子公司一事牵涉国家主权问题,比森林课题更加重要,使得阿兹哈最后向他们喊道:“帮帮忙!请坐下!”

议长阿兹哈较后把主持棒子交给副议长拉昔,拉昔则要求能源部长达基尤丁继续念出所要提呈的法案,以继续国会议程。

一度混乱超过20分钟

不过,慕丽娜仍继续高声要求辩论国油公司扣押案,拉昔最终把慕丽娜驱逐出国会,并禁足两天。

但慕丽娜坚持拒绝离开,导致国会陷入混乱超过20分钟。

多名议员们围在她身边,以防止国会职员强行驱逐她。他们也在一旁持续施压要求辩论国油公司扣押案,导致达基尤丁宣读的法案难以听得清楚。

一阵子后,拉昔退让,指若慕丽娜愿意守规矩,则可以撤销其禁足令。

他也指出,今天议程紧凑,有许多事项要辩论,并要求这些不满的议员今天提呈书面上诉。

慕丽娜则继续待在议会厅内,直到中午前往国会媒体室召开记者会。



沙议长不准辩论苏禄课题,请沙菲益带上国会处理

Jul 18, 2022 9:46 PM  更新: 9:52 PM

民兴党国会议员要求国会辩论苏禄苏丹后裔扣押国油子公司一事,在国会遭议长挡下;而民兴党主席沙菲益在沙巴州议会提呈紧急动议,要求辩论苏禄苏丹课题也同样遭否决。

《马新社》报道,沙巴议长卡金雅也(Kadzim Yahya)今天是以议会常规规定,紧急动议必须在会议召开前24小时提呈为由,拒绝沙菲益的辩论申请。

“这项动议是在早上11点25分提呈,即不符合24小时(前提呈)的要求,所以按议会常规第23(2)驳回。”

沙菲益是实那浪(Senallang)州议员兼仙本那国会员。

要求任何一天辩论

他在州议会上表示,这紧急动议涉及沙巴的主权课题,因此希望在长达4天的州议会上,可以辩论这项课题。

“这不一定要在今天辩论,或许可以在星期四辩论。这个课题困扰我们65年了。”

“我不承认苏禄苏丹,但我们有法律,我也会把这个课题带到下周的国会。”

不过,卡金雅也则劝请沙菲益把课题带到国会,因为这涉及联邦政府,因此应该由联邦来处理。

英国媒体《金融时报》在7月12日报道,苏禄苏丹后裔成功申请,扣押国油于卢森堡注册的两家子公司。

无论如何,首相署部长旺朱乃迪表明,法国上诉庭已发出临时庭令,允许大马暂缓赔偿苏禄苏丹后裔。

而民兴党加拉巴干国会议员玛目(Ma'mun Sulaiman)、古打毛律国会议员慕丽娜(Isnaraissah Munirah Majilis)、实邦加国会议员阿兹加曼等多名在野议员,今天在国会会议上也起身要求议长通过紧急动议,要求辩论国油子公司遭苏禄苏丹后裔申请扣押一事,但遭议长阿兹哈拒绝。



任相时便知道苏禄索偿,拉菲兹反批纳吉才是祸根

Jul 15, 2022 6:15 PM  更新: 6:45 PM

国油二子公司资产遭苏禄苏丹后裔扣押,前首相纳吉把问题归咎希盟政府以及时任总检察长汤姆汤姆斯。公正党署理主席拉菲兹反指,由于纳吉执政时期的失败和疏忽,才会导致国油等机构的资产遭扣押。

拉菲兹今天发文告扬言,下周将报警要求彻查纳吉。

拉菲兹不满纳吉撒谎,斥责他玩弄种族政治,转移人民视线。

他引述志期2022年2月28日的仲裁裁决书指出,早在纳吉于2017年任相期间,前朝国阵政府就已获悉,当时的法律诉讼可能会导致国油资产遭扣押。

根据拉菲兹,仲裁裁决书第23页清楚阐明,“苏禄苏丹后裔在2017年11月2日已向马来西亚驻(西班牙)马德里大使馆提呈初步通知,表明要开始仲裁的意愿。”

他也附上长达124页的裁决书供参考。

纳吉当时忙着掩饰丑闻

拉菲兹指出,人民也知道是纳吉政权在2013年停止付款给苏禄王室后裔,结果导致国家资产遭到扣押。

“结果,由于纳吉任相时期的疏忽和失败,官联企业和政府机构如国油、玛拉等所拥有的所有国家资产,如今遭到扣押。”

他说,幸好国油提前将遭扣押的资产变卖,并且这些收益已经汇回公司。

“幸好,与纳吉及当时的部长相比,国油领导层比较聪明,善于规划和处理风险。”

他指称,苏禄苏丹后裔在2017年11月2日发出通知时,纳吉正在深陷一马公司丑闻,将大部分精神专注掩盖丑闻并稳住政权。

沙巴原属于苏禄苏丹领地,1878年割让给Dent & Overbeck公司,每年支付1000美元割让金。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马来西亚政府也继续支付苏禄苏丹后裔每年5300令吉。

2013年拿笃事件爆发,导致8名警员及2军人殉职后,大马停止支付款项。苏禄王室后裔于2019年7月入禀西班牙法庭,指控大马政府未履行义务,违反1878年协议,因而要求仲裁。

今年2月28日,西班牙仲裁员裁决,大马政府违反1878年所签署的一项条约,必须赔偿苏禄苏丹的后裔巨额约625亿9000万令吉。

上诉庭发庭令暂缓赔偿

3月13日,纳吉贴文声称,苏禄苏丹后裔胜诉关键在于汤米汤姆斯的一封信函。汤米汤姆斯当时致函苏禄苏丹后裔代表律师,表明大马政府为2013年到2019年拖欠约4万800令吉的款项“表达遗憾”。

英国媒体《金融时报》在7月12日报道,苏禄苏丹后裔成功申请,扣押国油于卢森堡注册的两家子公司。纳吉于是再度贴文,“感谢”希盟政府及汤姆斯。

无论如何,首相署部长旺朱乃迪表明,法国上诉庭已发出临时庭令,允许大马暂缓赔偿苏禄苏丹后裔。



阻议员辩主权课题,律师轰议长决定沦国际笑柄

Jul 19, 2022 12:05 PM  更新: 12:09 PM

国会议员试图在国会辩论,所谓苏禄苏丹后裔扣押国油子公司的课题,惟遭下议院议长阿兹哈拒绝。律师哈聂夫认为,阿兹哈的裁定不妥当,可能沦为国际笑柄。

哈聂夫(Haniff Khatri Abdulla)在社交媒体发文表示,“正待审理法则”(sub judice)不适用于民兴党哥打毛律国会议员慕丽娜的的动议。

他说,慕丽娜仅要求政府解释事件,而非质疑法庭裁决。

“议长给的理由很浅薄,不适于正待审理法则的定义和运用。”

“议员要求的是,政府需向人民解释国油子公司遭扣押事宜,包括政府接下来会采取什么行动,以及在法国仲裁庭与西班牙马德里最高法庭的上诉进度。”

仲裁审讯是在他国

哈聂夫也提到,由于仲裁审讯是在其他国家进行,正待审理法则不适用于马来西亚。

“最重要的是,即使我们要套用正待审理法则,它也不适用于我们的当事人,那便是要在国会下议院商讨此事的议员。”

“这宗案件涉及代表3200万人民的大马政府,他们有权透过国会下议院的民选代议士,在彼此之间商讨。”

担心沦为国际笑柄

哈聂夫接着举例,国阵时期的议长班迪卡也犯下相同错误,阻止国会议员辩论一马公司丑闻。

“如今议长阿兹哈要重犯。我担心,国际社会将视之为笑柄,因为人民询问主权事宜却遭到拒绝。”

因此,哈聂夫呼吁阿兹哈改变主意,允许国会议员尽早辩论国油子公司遭扣押事件。

“根据议会常规第43条文,慕丽娜可以上诉(阿兹哈的决定)。”

非要剥夺言论自由

诚信党雪邦国会议员哈尼巴则说,他认为阿兹哈并没有正确,且适当地引用正待审理原则。

他认为,这项原则不是为了全面剥夺宪赋的言论自由权。

国会昨早复会时,慕丽娜为首的多名在野议员起身要求议长通过紧急动议,允准辩论国油子公司遭苏禄苏丹后裔申请扣押一事,但遭阿兹哈以“案件正待审理”为由拒绝。

慕丽娜持续高声提出要求,而遭副议长拉昔逐出议会厅并禁足两天。慕丽娜拒绝离开,连同其他在野议员持续提出要求,导致议会厅喧闹持续近半小时。

英国媒体《金融时报》在7月12日报道,苏禄苏丹后裔成功申请,扣押国油于卢森堡注册的两家子公司。


348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7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2-7-27 23:43:15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苏禄苏丹后裔2019年提诉求 纳吉:当时希盟什么都没做

2022年7月16日

(吉隆坡16日讯)对于公正党署理主席拉菲兹扬言下周要报警,投诉自己因疏忽和失败,导致我国在卢森堡的马石油资产被苏禄苏丹后裔扣押,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反而调侃对方:“所幸你的愚蠢不算刑事罪,否则我一早就向警方举报你了”。

纳吉昨晚在面子书撰文时,针对拉菲兹要对他采取的行动,而作出上述回应。

“马石油资产在2022年被扣押,即我卸下首相职的4年后,为何这算我的错?”

对于拉菲兹引述仲裁文件的其中一段内容,即“苏禄苏丹后裔早在2017年11月2日,向大马驻马德里大使馆发出通知,表明‘有意’(Niat)展开仲裁。”

纳吉解释,这只是‘有意’或‘意向’,并反问:“知道有意是什么意思吗?就是‘还没’展开任何行动。”

他说,在那不久后,就举行第14届大选后,后来也换了政府。

他说,苏禄苏丹后裔是在2019年提出诉求,当时是希盟政府执政(包括土团党)。

“苏禄苏丹后裔采取行动时,希盟做了什么?他们什么都没做。而希盟内阁根本没讨论此事。”

纳吉还说,大马政府的立场是,从不承认那个自称是苏禄苏丹后裔的任何诉求。

他说,也正因如此,希盟政府不委派或委任律师,去当时的仲裁庭上捍卫大马立场。

他说,最可恶的是,尽管希盟政府表明不承认苏禄苏丹后裔的任何诉求,但希盟时代的总检察长,却致函表示马来西亚对停止年度付款感到遗憾,还献议偿还4万8000令吉的欠款。

“一边说好不承认,转头又在书信上承认?”

他说,结果,这封信变成了仲裁庭的证据,指明大马认错,还需向苏禄苏丹后裔支付149亿2000万美元(约660亿令吉)。

他说,后来,希盟政府里一个接一个的部长尝试撇清关系,声称不知道时任总检察长丹斯里汤米汤姆斯致函给苏禄苏丹后裔。

对于拉菲兹的“玩弄种族政治”指控,纳吉反击:“喂!指控汤米汤姆斯种族主义的不是我,是你的老板安华啦”。

“拉菲兹真是够蠢。”



汤米促纳吉解释 为何在2013年停止支付苏禄后裔割让金

2022年7月27日

(吉隆坡破27日讯)前总检察长丹斯里汤米汤姆斯认为,时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应该针对大马政府于2013年停止支付苏禄苏丹后裔5300令吉割让金的决定,做出解释

他今日发文告指出,大马政府自1963年马来西亚成立以来一直在不间断地支付年度款项,并且从未质疑支付这些款项的法律义务。

“据我所知,大马政府在2013年没有公开解释为什么停止向苏禄苏丹后裔每年支付赔偿金。这发生在纳吉执政期间。”

“时任的首相、外交部长、国防部长或总检察长应该发表公开声明,为他们的决定做出解释。事实上,直到10年后的今天,当时的政府一直保持沉默,这导致了不必要的猜测和混乱。”

他说,当时政府给出的“非官方解释”是由于2013年入侵沙巴拿笃的武装事件。

“然而,似乎没有证据表明从苏禄苏丹后裔索赔与拿笃的武装入侵事件有关联。”

他指出,如果马来西亚政府有具体证据将苏禄苏丹后裔与当年入侵拿笃的武装分子联系起来,它应该提呈上法庭,并获得正式批准以停止这些付款。

“如果政府有这样的证据,审慎的做法是在亚庇沙巴高等法院对苏禄苏丹后裔提起诉讼,寻求沙巴法院的命令,证明苏禄苏丹后裔直接参与了拿笃入侵事件,因此已经丧失了获得未来付款的权利。”

“如果发生这种情况,政府停止付款的行动将获得司法认可。遗憾的是,2013年的政府没有行使这一选择权。”



汤米:苏禄苏丹后裔无权索取更多 只可按协议索取5300美元割让金

2022年7月27日

(吉隆坡27日讯)前总检察长丹斯里汤米汤姆斯指出,8名自称苏禄苏丹后裔的人士,没有权利向大马索取每年超过5300令吉的割让金,因为当时1878年及1903年的协议中,已经说明了割让金的固定金额。

他今日发文告指出,苏禄苏丹于1878年1月22 日签署了一项协议,将沙巴的土地“永久地”授予和让与两名英国北婆罗洲公司的代表,并强调这不是租约,而是这是每年5000美元的固定金额割让金。

“割让的“代价”是每年5000美元的补偿,这也暗示也是永远的。这笔款项是固定的,不受任何增加或审查的影响。”

“其后,苏禄苏丹于1903年4月22日与英国北婆罗洲总督签署确认契约,确认部分未在1878年文件中命名的岛屿也被割让或交给英国北婆罗洲政府,割让金也每年增加300美元。”

“因此,自1903年起,每年的固定割让金为5300美元。 ”

后来,在1946年,当北婆罗洲也成为英国的殖民地时,英国政府成为英国北婆罗洲公司的继承人,该政府在1946年至1946年间每年向苏禄索赔人支付5300美元。

随著1963年马来西亚的成立,政府继续每年支付这种款项,直到2013 年才中断。

汤米汤姆强调,每年必须支付给苏禄苏丹后裔的金额已经在1878年和1903年确定,而马来西亚每年只需支付5300令吉。

他说,作为时任总检察长,他曾在2019年9月19日致函苏禄苏丹后裔的代表律师,提出支付2013年至2019年的3万7100令吉欠款以及10%的单利1万1130令吉,总额为4万8230令吉,来化解大马与苏禄苏丹后裔的争议。

“但是,苏禄苏丹后裔在2019年10月21日的信函中拒绝了大马政府的献议,声称鉴于沙巴重要自然资源的意外发现和开发,每年5300令吉割让金已不符合沙巴的实际价值。”

他指出,苏禄苏丹后裔无权就沙巴2022年的发展,做出这样的争论,因为苏禄苏丹在1878年已经签署文件放弃沙巴,不再拥有这篇土地。

他表示,在1878年事件后对沙巴土地提出任何索赔在法律上是不可持续的,在接下来的130年中没有提出过此类索赔,但争议却在2018年西班牙仲裁庭首次发生。

汤米批评,西班牙仲裁员贡萨洛·斯坦帕(Gonzalo Stampa)是一名“流氓”仲裁员,他在2022年2月28日决定指令马来西亚向其苏禄苏丹后裔支付149亿美元的赔偿,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纳吉:汤米犯“小学生错误”

2022年7月23日

(吉隆坡23日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批评前总检察长丹斯里汤米汤姆斯犯“小学生错误”,因后者致给前苏禄苏丹继承人代表律师的信函中,没注明“不能作为呈堂证据”(without prejudice)的字眼。

纳吉今日在面子书发文,抨汤米汤姆斯在致函予前苏禄苏丹继承人的代表律师中,除了承认马来西亚犯错及感到抱歉之外,汤米汤姆斯所犯下最基本的错误便是在信函中没注明“不能作为呈堂证据”(without prejudice)这个字眼。

他也在贴文配图4张由汤米汤姆斯亲笔签署,日期为2019年9月19日的信函。

“这是个有经验的律师不能犯下的小学生错误,除非他打算将这封信呈上法庭当证据。”

他说,当时最荒谬的是,希盟政府以不承认西班牙法庭为由,决定不派代表为大马辩护。

“但他却可以直接将信函翻译给西班牙法庭的法官。作为当时的总检察长,你在代表马来西亚认罪。”

他指出,汤米汤姆斯致函予西班牙法庭法官,亦不派代表在法庭上为国家辩护:“那么我们怎么可能不输?”

他表示,对方聘请了昂贵的国际律师向我国索赔数百亿令吉,而汤米汤姆斯却写了一封愚蠢的信,再提供4万8300令吉来要求和解,对方怎么会同意?

“他们怎么可能会同意?你的常识在哪里?”

此外,纳吉也在另一则贴文指出,前首相敦马哈迪曾促请政府停止向前苏禄苏丹王朝继承人支付2013年拿笃入侵的赔偿金。

他配上一张2013年3月13日,来自《马来西亚前锋报》报导的剪报图片,而图中内文则是马哈迪促请政府不应支付赔偿金,因为前苏禄苏丹继承人违反条规。

“你知道图中是谁吗,敦?”

“他(马哈迪)现在却斥责国阵,在当时执政中央时不向前苏禄苏丹后裔支付赔偿金。”

他指出,敦马哈迪并没有责怪前总检察长丹斯里汤米汤姆斯,这是否意味著是马哈迪批准了汤米的信函,抑或是马哈迪本人也同意?



需赔前苏禄王朝继承人630亿 张盛闻:汤米一封信导致大马败诉

2022年7月13日

(吉隆坡13日讯)马华总秘书拿督张盛闻称,我国和菲律宾政府(代表前苏禄王朝)在沙巴领土上的纠纷因为前总检察长丹斯里汤米汤姆斯的一封信使得我国在国际法庭上败诉,从而遭前苏禄王朝继承人索取630亿令吉。

张盛闻称,政府根据1878年协议每年支付5300令吉给苏禄王朝继承者,但是自从2013年拿笃入侵事件导致马来西亚10名警察被杀害后,马来西亚停止支付这笔费用。

“但希盟上台后写了这封信给苏禄王朝的律师代表,表示我们延误了这笔费用,所以愿意支付支付2013至2019年的费用。”

他今日在面子书发文与相关报导称,很多人可能没有注意到这新闻,国际法庭因为这封信而判决马来西亚败诉,必须赔偿630亿令吉,或充公马来西亚资产,而国油就属于马来西亚资产。

他补充,国际法庭也真的采取行动对付国油在海外的资产,不过国油说该资产已经脱售。

他认为,这是一项希盟执政期间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这封信让我国“承认错误”,并被采取行动。

348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7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阿兹哈谴责“肉身护人”行为,斥在野党不尊重王室

叶蓬玲  Jul 19, 2022 1:39 PM  更新: 1:39 PM

国会议长阿兹哈今天谴责多名在野议员不尊重议会,因为他们昨天在议会厅内,以肉身阻拦传令官把民兴党哥打毛律国会议员慕丽娜带离。

阿兹哈也要求这些在野议员反省自己的行为,因为他们不尊重赋予议会合法性的王室权杖。

阿兹哈今天主持国会时表示,在野议员阻止国会传令官执行工作,令他非常失望。

“他们站在那里40分钟,(部分在野议员)完全不尊重我们在议会工作的青年。如果你不尊重我,没问题,我是议长,我可以承受,这是我的工作。”

“但请尊重我们在国会担任传令官的青年,他们只是执行工作。”

不过,诚信党瓜拉雪兰莪国会议员祖基菲力起身捍卫在野议员,澄清议员们并非针对传令官。

斥在野党不尊重王室

但阿兹哈随即指向国会议事厅内的王室权杖,直指在野议员的做法不尊重王室。

“他们(传令官)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不受理睬。他们的权威不受尊重。”

“王室权杖就在我们前面,我们昨天不尊重它。权杖的意义是什么?”

王室权杖象征着君王的权力以及议会的权威。

国会网站阐明,没有王室权杖,国会上下议院就没有合法性,不能开议。

阿兹哈是在民兴党纳闽国会议员罗兹曼起身询问,哥打毛律国会议员慕丽娜的两天禁足令是否还有效后,开腔谴责在野议员。

慕丽娜为首的多名在野议员昨天要求议长通过紧急动议,允准辩论国油子公司遭苏禄苏丹后裔申请扣押的事件。

虽然遭回拒,但慕丽娜持续高声要求辩论,以致副议长拉昔宣布把她逐出议会厅并禁足两天。

不过,慕丽娜仍拒绝离开,其他在野议员也围到她身边,阻止传令官把她带走,使得议会厅陷入一片喧闹,近半小时。

议长说明禁足令有效

僵持过程,拉昔一度表明,若慕丽娜愿意守规矩,则他愿意撤回禁足令。

无论如何,阿兹哈今天说明,慕丽娜昨天并没有如拉昔所说,坐下并停止打扰议会,因此禁足令有效。

他续谴责朝野议员不尊重议事常规和议会先例。

他说,根据西敏寺(Westminster)议会制的“圣经”《厄尔斯金梅》(Erskine May),议长是否通过紧急动议的决定乃是最终决定,若要上诉则需透过另一项动议提呈申请。

阿兹哈提醒国会议员,不应该只在对他们有利时才引用《厄尔斯金梅》。



议长坚拒苏禄案辩论,避免“泄露政府诉讼策略”

Jul 20, 2022 12:39 PM  更新: 1:43 PM  下午1点43分更新

虽然多名国会议员一再要求辩论苏禄苏丹后裔扣押国油资产案,但国会下议院议长阿兹哈今天再次拒绝,而这次他搬出的理由是“避免向外泄露政府的诉讼策略”

他辩称,一旦国会辩论这件事,势必向敌方泄露大马政府的诉讼策略。

“当我们辩论时,我不知道会讨论些什么。我们是否要泄露政府的策略,然后批评它们?”

“那么,另一方就会知道我们的策略。这难道不会伤害到政府在诉讼程序中的利益?”

“我们难道要向全世界揭示我们的策略?”

阿兹哈今天在国会下议院指出,诉讼第一原则的要素是出其不意,就跟战争的第一原则一样。

因此,他认为,身为议长的他有责任保护马来西亚政府,避免向外泄露诉讼的策略。

阿兹哈是回应希盟诚信党雪邦国会议员哈尼巴的反对时,发表上述言论。

他强调,他昨天和前天拒绝接纳动议,并没有妨碍司法。

辩论不涉庭审内容即可

今日较早前,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指出,国会应当获许在不触及庭审内容下,辩论这项课题。

他解释,只要政府举措正确,国会议员可以借此正式支持政府保护国家利益。

他也表示,不支持在国会辩论这项课题的沙巴议员,将受到沙巴人民的惩罚。

然而,阿兹哈认为,《议会常规》第18(2)条文下的紧急动议仅是“讨论”,而不是能够产出任何具体结果的真正辩论。

反之,他建议,国会议员透过口头提问将这项课题带到国会下议院。

口头提问一般需在下议院会议召开前提交,惟国会议员可以在每周二和周四,向部长提问环节提交问题。

在野议员屡次呈动议

英国媒体《金融时报》在7月12日报道,苏禄苏丹后裔成功申请,扣押国油于卢森堡注册的两家子公司。

首相署部长旺朱乃迪较后披露,法国上诉庭已发出临时庭令,允许大马暂缓赔偿苏禄苏丹后裔。

前天,民兴党加拉巴干国会议员玛目(Ma'mun Sulaiman)、哥打毛律国会议员慕丽娜(Isnaraissah Munirah Majilis)、实邦加国会议员阿兹加曼等多名在野议员,在下议院要求议长通过紧急动议,辩论国油子公司遭苏禄苏丹后裔申请扣押一事,惟遭议长阿兹哈拒绝。



拉曼达兰挺慕丽娜再呈动议,盼国会允辩国油资产案

Jul 20, 2022 11:23 AM  更新: 11:44 AM

虽然不属同一阵营,但巫统最高理事阿都拉曼达兰支持民兴党哥打毛律国会议员慕丽娜再次提呈动议,争取国会下议院辩论苏禄苏丹后裔扣押国油资产案

阿都拉曼达兰也是前哥打毛律国会议员。他昨天在面子书贴文指出,许多国会议员,尤其是来自沙巴的议员想要追问政府有关问题。

“国会是我们要求政府回答这些问题,解释解决方案的最佳平台。”

他相信慕丽娜将会再次向国会提呈动议,同时希望议长批准辩论。

“议长和政府必须理解,仲裁裁决和沙巴安全是沙巴人民的重要课题。”

“别再拒绝动议,否则将激怒沙巴人民。”

阿都拉曼达兰曾任两届哥打毛律国会议员,也曾在联邦政府担任内阁部长。2018年大选,他代表国阵巫统上阵昔邦加(Sepanggar)国席,惟败选。

三度呈动议惟遭拒

英国媒体《金融时报》在7月12日报道,苏禄苏丹后裔成功申请,扣押国油于卢森堡注册的两家子公司。

首相署部长旺朱乃迪较后披露,法国上诉庭已发出临时庭令,允许大马暂缓赔偿苏禄苏丹后裔。

7月18日,以慕丽娜为首的多名在野议员在国会会议上,要求议长通过紧急动议,辩论国油资产扣押案,但遭议长拒绝。其他议员包括加拉巴干国会议员玛目(Ma'mun Sulaiman)和实邦加国会议员阿兹加曼。

自今年三月至今,慕丽娜已经三度提呈上述动议,惟国会不准辩论沙巴主权课题。

另一方面,民兴党主席沙菲益同一天在沙巴州议会提呈紧急动议,要求辩论苏禄苏丹课题也同样遭否决。



马哈迪认定安华失支持,惟需时观察拉菲兹底细

Jul 21, 2022 3:38 PM  更新: 3:41 PM

公正党主席安华和新任署理主席拉菲兹之间是否存有间隙,成为坊间热议话题。

根据《阳光日报》报道,斗士党总裁马哈迪表示,仍需一些时间来判断此事。

“我们还需观察往后发生的事。拉菲兹是真的拒绝安华,抑或这是(公正党的)策略,旨在制造印象并非所有党员或领袖都支持安华?”

“我相信拉菲兹明白,安华已不再如同以往般受欢迎。安华一再谈论自己如何遭到迫害,人民并不在意。”

“安华已没有什么好分享的了。他只是(一再)说要当首相。”

“因此,我需要更多时间来审视拉菲兹。他是真的拒绝安华,抑或只是公正党的政治策略。”

自2018年起,拉菲兹即不时公开批评安华。

2020年12月,他警告安华,身边多有机会主义之徒,因此应该远离小人;而在近日的公正党大会上,更向安华表明不会改变有话直说的性格。

苏禄后裔索偿乃纳吉过失

另一边厢,马哈迪也将苏禄苏丹后裔索偿一事,归咎于前首相纳吉。

马哈迪解释,纳吉于2013年停止支付苏禄苏丹后裔5300令吉割让金,原因是他们疑似涉及当年的沙巴拿笃事件

然而,马哈迪提醒,纳吉曾证实这种指控。

“(因此)苏禄苏丹后裔没做错任何事。那(纳吉)为何停止支付(割让金)?他这么做导致政府被认为违诺了。”

此前,纳吉以仲裁始于希盟执政时期为由,将此事归咎于希盟政府,要求希盟领袖在国会解释在执政22个月期间,如何处理苏禄苏丹后裔的争议。

法庭允扣押国油属下资产

所谓苏禄苏丹后裔于2019年7月起诉来西亚政府违反1878年协议。西班牙仲裁员于今年2月28日裁定,马来西亚政府须赔偿129亿2000万美元,折合约625亿9000万令吉。

由于马来西亚政府拒绝承认上述裁决,法庭批准所谓苏禄苏丹后裔的申请,于7月11日扣押国油阿塞拜疆(沙蒂尼兹)公司(Petronas Azerbaijan (Shah Deniz)),以及国油南高加索公司(Petronas South Caucasus)。

联邦政府于翌日获法国上诉庭发布的暂缓令,暂缓执行仲裁结果,理由为“(西班牙仲裁员斯丹帕的)最终判断(Final Award)会危及大马的主权豁免权。”



强调苏禄协议没仲裁条款,汤姆斯也建议对付律师

Aug 1, 2022 5:29 PM  更新: 5:29 PM

苏禄苏丹后裔索偿案引来众多批评后,前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强调1878年协议并没有仲裁条款,而且把矛头指向苏禄苏丹后裔的代表律师

汤米汤姆斯今天在受访时主张,布城应该立即采取行动,阻止苏禄苏丹后裔的英国代表律师保罗科恩(Paul Cohen),到其他地方继续仲裁程序。

他也敦促政府立即任命一名顶级大律师,向英国法庭投诉科恩,并申请藐视法庭庭令。

“如果英国法庭满意大马的论据,便会下令科恩不可到其他国家入禀仲裁申请。如果他还这么做,就形同藐视英国法庭。”

汤米汤姆斯也说,布城也应该向管理律师事务的英国纪律局举报科恩。

“(政府)也可以在西班牙采取类似的行动,希望西班牙法庭对他(科恩)感到愤怒,因为他违反庭令,将(仲裁程序)转移到法国。”

法瑞两国没仲裁依据

汤米汤姆斯强调,1878年协议并没有仲裁条款,即订约双方遇到纠纷时需要交付仲裁,因此法国和卢森堡当局并没有理由允许仲裁。

“他们在没有仲裁条款下兴讼, (苏禄王国与英属北婆罗洲签署的)1878年协议并没有(仲裁条款)这种事。”

“法庭理应驳回这项单方申请,1878年协议不能以任何其他方式来诠释。”

坚持大马有付款义务

不过,汤米汤姆斯坚持过去的立场,依然认为大马政府有支付款项的法律义务。

汤米汤姆斯今天在吉隆坡出席活动后受访时表示,他至今未改变看法,认为大马应该要遵守协议。

“这并没有改变,因为在我看来,大马自1963年来仍有这法律义务,所以我们应该要支付(给所谓的苏禄苏丹后裔)。”

今年2月28日,西班牙仲裁员裁决,大马政府违反1878年所签署的一项条约,必须赔偿苏禄苏丹的后裔巨额约625亿9000万令吉。

3月13日,前首相纳吉贴文声称,苏禄苏丹后裔胜诉关键在于汤米汤姆斯的一封信函。汤米汤姆斯当时致函苏禄苏丹后裔代表律师,表明大马政府为2013年到2019年拖欠约4万800令吉的款项“表达遗憾”。

而沙巴马华随后把矛头指向汤米汤姆斯,并向警方报案要求调查汤姆斯。

英国媒体《金融时报》在7月12日报道,苏禄苏丹后裔成功申请,扣押国油于卢森堡注册的两家子公司。纳吉于是再度贴文,“感谢”希盟政府及汤姆斯。

无论如何,首相署部长旺朱乃迪表明,法国上诉庭已发出临时庭令,允许大马暂缓赔偿苏禄苏丹后裔。



诗华日报

苏禄苏丹后裔向大马索赔 阿尼法:沙巴人有必要团结

2022年7月21日

(亚庇21日讯)前外交部长,现为沙巴爱沙党(PCS)主席的拿督斯里阿尼法阿曼表示,针对自称苏禄苏丹后裔人士向大马索赔的课题,沙巴人有必要团结,要求政府在国油事件后,必须重申主权。

他今日在一项文告中表示,这不只是国家主权问题,也是国家安全问题,特别是对沙巴人而言,毕竟索赔的症结,就在于沙巴。虽然目前联邦内阁已成立专案小组调查此事,而国油也已经发表声明,解释其资产问题已经获得解决,但人民有必要知道更多的真相。

「这次国油资产的扣押事件,对方只是依据一项我们不承认的沙巴索赔主张就成功进行。对方不但不尊重我们对沙巴领土的主张,扣押我们的资产更形同于外交干涉。这些所谓的后裔,在境外势力帮助下还能做什么?抢夺我们的土地吗?真的发生的时候,沙巴人能做什么?沙巴人最终会在自己的土地上成为乞丐吗?」

他强调,这些都是政府必须向所有人民解释的事情。特别是日前古打毛律国会议员慕尼拉在国会上动议辩论有关课题时,国会应该批准并进行辩论,而不是肆意驳回辩论动议。

「不愿意在国会上辩论该课题,也显示出马来西亚如何处理这个问题的策略,可说是不明智的。我们应该对这件事保持沉默多久?马来西亚人民,尤其是沙巴人民,想知道我们的主权是否受到侵犯,以及政府是否尽其所能,捍卫国家的主权。」

他说,人民并没有要求政府,在辩论时必须透露任何机密信息。相信每一位国会议员都知道,有些机密事情只有内阁的高级成员才知道。但国会议员绝对有权力要求在国会辩论这个问题,因为他们代表人民的声音。

「国会议员,特别是沙巴国会议员希望讨论这个问题,因为这是每个沙巴人都关心的课题。他们有权在议会提出这个问题。我知道有关动议也已经再次提交给国会议长办公室,希望议长允许就该问题进行辩论。如果与我们主权有关的基本问题都无法辩论,那么实行民主制度有什么用?」

作为爱沙党主席,他表示爱沙党也非常乐意与任何政党或非政府组织(NGO)合作解决这项问题。不分宗教、种族甚至政治派别,每个沙巴人都关心这项课题,因为关乎沙巴的主权和安全。

「沙巴人民已经厌倦了一直有人,声称自己是已解散苏禄国后裔的说法。爱沙党将与任何希望结束这场斗争的人合作。这是为了沙巴的未来,我们需要保证政府真的认真看待沙巴的安全。」



亚洲时报

进步党庇区多个支部全力支持 杨德利不受挑战续任党主席

2022年7月25日

(本报24日讯)沙巴进步党亚庇区多个支部全力支持拿督杨德利不受挑战,继续担任党主席。

亚庇区有8个支部,即路阳、加拉布奈、达劳、下南南、亚庇亚庇、丹容亚路、甘拜园及摩约。

路阳区联委会主席余田雄呼吁全体党员在今年九月三日党选中,全力支持杨德利继续担任主席至少多两届。

这名进步党副主席也宣布更上一层楼,在来临党选攻打署理主席职。

加拉布奈区和达劳区联委会代表拿督苏依慕达立认为应该维持党主席不受到挑战,因为在党主席的带领下,进步党才有今时今日的地位,所以不能忘恩负义。

他也宣布蝉联党副主席职。

下南南区联委会主席约翰史蒂芬希望党主席不要出现挑战,继续由杨德利担任党主席。

他也指党署理主席和副主席出现40多份提名,显示进步党没有青黄不接的问题。

亚庇亚庇区联委会主席杨进勇全力支持党主席的领导,同时宣布竞选最高理事职。

摩约区联委会主席阿莱修同意党主席在不受挑战下蝉联主席职。

甘拜园区联委会主席张碧华呼吁党员勿质疑他对党的忠诚度,因为他在进步党创党二十八年来一直追随党主席至今没有离开过。

这名进步党副主席也交由党代表决定他在党内的职位,如果有人提名他竞选署理主席职,他愿意接受。

杨德利单挑民兴党25国州议员  辩论苏禄苏丹后裔声索课题

(本报24日讯)沙巴进步党主席拿督杨德利今日单挑沙巴民兴党所有25名国州议员辩论苏禄苏丹后裔声索课题。

他向一直要在国会和州议会辩论上述课题的民兴党领袖下战帖。

“我可以单挑民兴党7名国会议员和18名州议员,若有本事就和我辩论,过了我这关再讲,我有很多问题要问他们。”

他说,苏禄课题是他大学时期研修的项目之一,多年来收集很多相关文件、协约及书册。

杨德利也是官委州议员,他今日主持沙巴进步党亚庇区支部常年大会开幕礼后,向媒体发表谈话。

他指出,苏禄苏丹后裔通过律师于2019年6月向我国政府发出索函后,索赔事件才浮出水面。

“我曾在2020年6月两次发文告质问政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皆得不到回应,时任首长拿督沙菲宜及时任首相署法律事务部长已故拿督刘伟强皆保持沉默。”

“现在,民兴党国州议员却来大玩政治把戏,喧嚣着要在国州议会动议辩论此课题,还在州议会外边搞示威活动。”

他补充,沙巴史上从来没有在州议会外示威的先例。

杨德利也是前首长,他对联邦政府应对苏禄苏丹后裔声索课题的态度,大表不满和感到沮丧。

“我曾和联邦政府官员进行闭门会议,我告诉他们可以有多种方式处理此事,因为索赔方只涉及个人(苏禄苏丹后裔),并不涉及菲律宾政府及摩洛自主区。”

“但我们在国会所见到的,以及从多位联邦部长先后发表的言论,可以看出联邦政府不懂如何应对,对此事缺乏反应及行动。”

“虽然对方(苏禄苏丹后裔)是错的,但他相信自己是对的,并自信会成功而越来越勇于索取。刚才我也收到一则播放欢庆沙巴回归菲律宾歌曲的视频。”

“我已说过很多次,政府必须全面加强沙巴保安,尤其是沙巴东海岸地区,以封堵非法移民偷渡。”

他认为,只要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各司其职,这个课题就算需时处理,也终究会得到妥善解决。



冯晋哲依温将在州议会动议 撤销国家石油合约

2022年7月13日

(本报讯)沙巴希盟的两名州议员冯晋哲及拿督依温宾尼迪昨日表示接受前任首席部长丹斯里哈里士沙烈的挑战,以在下周开始的沙巴州议会会议中动议撤销沙巴州政府签署的国家石油合约,如果被州议会驳回,彼等不排除入禀法庭寻求司法覆核。

两人认为,任何牵涉沙巴权益的决定或在国会通过之前,应先行获得州议会的批准。

「他(哈里士)认为沙巴州政府当年与联邦方面签署的国家石油合约,获得沙巴人民代议士的支持,他还挑战我们把此事带到州议会,我们接受他的挑战。

「如果州议会驳回我们的动议,我们也不排除就此事兴讼,尤其是该合约是在紧急状态下签署的。」

冯晋哲及依温分别是民主行动党籍路阳州议员及民统籍卡达迈安州议员,他们是在亚庇发表的联合文告中这麽表示。

据指出,两人坚持哈里士及丹斯里百林吉丁岸于1976年代表州政府签署该合约是错误的,进而损及沙巴人民权益。

「因此,沙巴需要不向吉隆坡低头的领袖,而我们决心捍卫大马协议下的所有权益。」

两人表示,沙巴希盟领袖最近入禀法庭寻求裁决联邦政府必须归还40巴仙淨税收予沙巴,证明彼等的决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22-8-8 09:39 P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