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3|回复: 4

[新闻] 吉兰丹人习惯没有电影院

[复制链接]

348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7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22-7-6 20:32: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今大马

伊青州团长:吉兰丹人习惯没有电影院

Jun 28, 2022 12:38 PM  更新: 1:22 PM

电影《末基劳》票房大卖,却意外掀起吉兰丹应否开设电影院的论争。

丹伊青团声明,丹州政府并没有禁止任何企业在丹州经营电影院。

丹州伊青团长莫哈末卡玛(Mohamad Kamal Mohamed)向《当今大马》指出,任何企业有意经营电影院,就必须遵守州政府的条件与法律,也就是伊斯兰法。

“换句话说,电影院需遵守伊斯兰法。”

不过,他也说,现今社会人们有许多选项可看电影或看剧,也不一定需要电影院。

民众习惯没电影院

莫哈末卡玛续称,丹州人民已习惯没有电影院的生活。

“会吵闹的只是一小撮人和部分政党而已。”

5月18日,伊党在社交媒体推广讲述抗殖电影《末基劳》(Mat Kilau),并呼吁民众在6月23日上映时,到电影院观赏这部片。

诚青抨击双重标准

《末基劳》主要讲述彭亨马来战士末基劳,在1892年眼见英国殖民者掠夺马来人的土地、干涉马来风俗和宗教时,与殖民者作战的故事。

诚青团随后批评伊党持双重标准。惟伊青团解释,丹州政府不同意开设电影院,是因为电影院没有满足伊斯兰教的条件,包括电影演员有遮蔽羞体、观众遵守界限、剧情没有引导观众进行不道德行为等等。

值得一提的是,时任丹州伊青团长阿末法德里(Ahmad Fadhli Shaari)在2016年强烈反对丹州重新开设电影院。他认为,重新开设电影院不符合丹州作为知识中心的形象,并且会衍生种种社会问题。

2019年,丹州政府同意不在州内设立电影院。



“丹州人家中看网飞”,副大臣坚持无需设戏院

Jun 30, 2022 1:43 PM  更新: 1:49 PM

电影《末基劳》面世意外掀起讨论,吉兰丹应否重设电影院。吉兰丹副大臣莫哈末阿玛却认为吉兰丹人可以在家中看网飞,因此没必要再开设电影院。

莫哈末阿玛(Mohd Amar Abdullah)也是伊党副主席。他昨天在《锋人馆》访问节目中表示,丹州政府认为没有开设电影院需求,因此才没有撤销禁令。

他说,吉兰丹人能够从其他管道看电影,而州政府也不会阻止他们。

“吉兰丹人并没有因为电影院(禁令)而闹意见,因为他们可以在家中看网飞(Netflix)。他们什么都可以看。”

“既然你可以在家中边看电影边吃瓜子,为什么还要付钱买戏票?”

指电影院已是夕阳工业

莫哈末阿玛也说,丹州政府认为,丹州的情况与其他州属不同,所以才必须维持禁设电影院。

他也否认丹州政府是担心被批评为亲商,才禁止重设电影院。

“这无关商业。很少人有兴趣开电影院了……即使是在吉隆坡,很多电影院都关闭了,包括歌梨城戏院(Coliseum Cinema)、联邦戏院(Federal Cinema),GSC也在关闭电影院。”

“因此,即使我们没有这种禁令,(电影院也是夕阳工业),电影已经走入家中了。我认为,这并非大课题,我们没有阻止人们自找娱乐。”

“只是在丹州的情况,我们认为(设立电影院)不合适,仅此而已。”

伊党议员吁观赏《末基劳》

1990年伊党执政丹州,就开始禁止赌博业与电影院。不过,伊党曾执政的吉打与登嘉楼,却允设立电影院。然而,丹州伊党坚持不重新评估禁令。

5月18日,伊党巴西马国会议员阿末法德里呼吁民众到雪隆的电影院观赏抗殖电影《末基劳》(Mat Kilau),其政治对手诚青团随后批评伊党持双重标准。

值得注意的是,阿末法德里在2016年担任丹州伊青团长时,曾强烈反对丹州重新开设电影院,因担心开设电影院会导致衍生种种社会问题。



拒设影院又邀民众看戏?伊青团促批评者先查证

Jun 27, 2022 4:53 PM  更新: 4:53 PM

诚青团日前批评,伊党拒绝在其执政的丹州开设电影院,伊青团却呼吁民众观看讲述抗殖领袖的电影《末基劳》(Mat Kilau),乃双重标准。惟伊青团不点名反击对方说,先了解情况再批评。

伊青团在面子书贴文指出,如果电影演员有遮蔽羞体、观众遵守界限、剧情没有引导观众进行不道德行为,那就不算非法(haram)。

“我们不同意在吉兰丹开设电影院,是因为电影院没有满足上述条件。”

“如果有关电影院可以区隔男女及家庭的座位、在祈祷时间不放映电影、确保上映的电影剧情确实遵守伊斯兰教义,那就没问题,我们也会同意。”

“看看登嘉楼,当地就有电影院。那里所有电影院都有区分男女及家庭的座位。在那里祈祷时间不会有电影上映,伊青团有反对吗?我们很欢迎。”

尽管没有点名,据信伊青团是在回应吉兰丹诚青团团长哈兹米哈山(Hazmi Hassan)三天前(24日)的文告。

当时,哈兹米批评伊党是个原则不一致的政党,在邀请民众看电影之际,却不肯在吉兰丹开设电影院。

没有坐在女性旁边

此外,伊青团也透露,他们购买了20张男性观众的专票,以在吉隆坡的电影院观赏《末基劳》。

“(有人要批评)‘哦完蛋了,难道在吉隆坡看《末基劳》,没有男女混座吗?’”

“我们买了20个座位,都是男性。没有任何人坐在女性旁边。我也是,先问再批评。”

5月18日,伊党在社交媒体推广电影《末基劳》》,呼吁民众在6月23日上映时,到电影院观赏这部片。

《末基劳》主要讲述彭亨马来战士末基劳,在1892年眼见英国殖民者掠夺马来人的土地、干涉马来风俗和宗教时,与殖民者作战的故事。



“能网购就不要商场?”,林立迎抨聂阿玛言论丢脸

Jul 1, 2022 3:45 PM  更新: 4:11 PM

吉兰丹副大臣莫哈末阿玛声称看“网飞”可取代上电影院,行动党甲洞区国会议员林立迎反驳说,既然人民也可在家网购,难道就不需要购物中心?

“如果说在家中看网飞(Netflix)可以取代上电影院,那为何还要设立购物中心,直接在家网购不是好?”

“现在有虾皮,Lazada 等等购物平台。”

他今天发文告批评,莫哈末阿玛的狭窄思想已让吉兰丹州政府蒙羞。

他指出,巴生谷一些伊斯兰党国会议员和伊青团也到电影院看戏,明显有着双重标准。

“我强调,电影院在促进国家电影业领域很重要。尽管现在有网飞和其它媒体平台的竞争,但以海外制作公司如漫威或华纳兄弟为例,一部电影的成就是以电影院的票房来呈现。”

如何培养本土电影?

林立迎接着质疑,马来西亚政府常说要培养本土电影,但却不愿提供看电影的地方?

“本土电影也在努力争取高票房,但有时却不如意。”

他说,随着电影院重开,大家也看到看电影是一个趋势,证明有必要兴建更多电影院,让更多的人可以去观看,继而重振国家经济。

“长期以来,电影院一直被视为家庭娱乐中心之一。伊斯兰党州政府拒绝在吉兰丹兴建电影院的行为等同在退步。”

他表示,伊斯兰党说电影院会制造社会问题,但事实上,人们能够享受看电影的知识和娱乐,反而可以避免严重的社会问题。

“我们希望本地电影与好莱坞电影一样受到重视,但我们却不提供放映场地?真的说不过去!”

1990年伊党执政丹州,就开始禁止赌博业与电影院。不过,伊党曾执政的吉打与登嘉楼,却允设立电影院。然而,丹州伊党坚持不重新评估禁令。

5月18日,伊党巴西马国会议员阿末法德里呼吁民众到雪隆的电影院观赏抗殖电影《末基劳》(Mat Kilau),其政治对手诚青团随后批评伊党持双重标准。

莫哈末阿玛日前受询及时辩称,吉兰丹人可以在家中看网飞,因此没必要再开设电影院。



网民批《末基劳》法西斯电影,遭遇围剿后关闭留言

Jul 6, 2022 4:17 PM  更新: 4:23 PM

本地电影《末基劳》票房大卖,但有网民批评这是一部法西斯电影,独尊马来民族主义,贬低其他族群。这名网民艾伦(Terence Aaron)的影评引起广大回响,也受到许多抨击,最终他决定关闭贴文的留言区。

艾伦是昨日早上6点37分在面子书发表影评。由于反应“激烈”,艾伦在昨天早上9点24分即关闭留言区。

他并写道:“或许,下次我们可以有更好的对话。”

艾伦在文章一开始就开宗明义指出,《末基劳》是一部法西斯电影。

贬低非马来族群

他表示并不厌恶动作电影,也不介意动作电影的一些历史事实偏差,毕竟动作电影的目的本来就是要娱乐群众。

不过,他认为,《末基劳》电影里含有不当的讯息及符号。

“非常凑巧的,电影把每一个非马来人角色描绘成坏人。有一个华人角色按照刻板印象设计成狡诈的华人,却没有推进剧情的作用,只是在电影尾声被残忍杀害,似乎只是要发泄对华裔社群的不满。”

“另有一个来自婆罗洲虚构地方Mata Satu岛的角色,电影暗示他与查尔斯布洛克(砂拉越第2任白人拉惹)亲近,借此影射砂拉越人都乐于当英国人的杀手。”

此外,他说,电影也把锡克族描绘成英国殖民者雇佣的士兵。

“所有的非马来与非穆斯林角色,都遭到残忍杀害,完全没有任何人性。所有马来穆斯林角色则是遭遇压迫的受害者。”

鼓吹种族优越主义

艾伦指出,在今时今日的大马,民族主义与宗教认同将导致非马来族群成为假想敌,似乎非马来族群都是外来者,没有资格在同一空间生活。

他批评,《末基劳》不负责任,在电影里炒作马来民族主义情绪,只会进一步分裂国家。

他甚至比喻,《末基劳》就像是1915年美国电影《一个国家的诞生》(The Birth of a Nation),鼓吹种族优越主义与三K党。

至今天下午3点40分,艾伦的贴文已获得超过1800次分享,208个留言。不过,大多数的留言者都批评与讥讽艾伦。

《当今大马》已获得艾伦允许,报道他的观点。

《末基劳》是由贤苏(Syamsul Yusof)导演,主要讲述彭亨马来战士末基劳,在1892年眼见英国殖民者掠夺马来人的土地、干涉马来风俗和宗教时,与殖民者作战的故事。

电影在大马、汶莱与新加坡上映11天后,已经累计4700万令吉票房,只差100万令吉就能打破纪录,成为大马史上最卖座的电影。


348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7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2-7-8 12:32:47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希盟议员请看《末基劳》惹议,三苏欣赏戏中二叙事

刘存全  Jul 6, 2022 8:06 PM  更新: 8:09 PM

虽然本地电影《末基劳》惹来鼓吹马来民族主义的争议,但一些希盟领袖在选区举办观影会,并自掏腰包请民众免费看戏。

这些希盟领袖包括公正党宣传主任三苏依斯干达与行动党宣传秘书张念群,他们都送戏票给民众到电影院一同观影。

行动党组织秘书沈志强也与一班“义子”(anak-anak angkat,沈志强语)到电影院看戏。不过,他并没透露是否免费送戏票。

此外,行动党爱极乐州议员郭子毅则“叨光”出席三苏举办的观影会,与三苏及民众一起看《末基劳》。

三苏承认有马来民族主义

三苏也是汉都亚再也国会议员。他今天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坦承,《末基劳》的叙事的确存在马来民族主义,且立场倾向巫统等马来政党。

不过,三苏认为,电影中反对霸权与叛徒的元素更重要,于是他决定举办观影会,与民同乐。

“我承认电影叙事似乎倾向巫统与马来民族精神(Semangat Kemelayuan),这点能够诠释为电影中的政治元素。”

“但在电影的脉络中,有两个重要的事,那便是反对暴政及反对叛徒。”

“若我们要诠释这部电影,这两点与我们的政治背景有关联……在抗争中必有叛徒,我们需要提防他们,而我们也不同意执政者像英殖民政府那样的态度执政。”

询及电影中提到“马来人要团结”,三苏称,电影中提到的团结是为了国家利益而团结,同时将叛徒拒于门外。

至于“穆斯林不应让异教徒(Kafir)统治”的对白,三苏则认为,异教徒的说法仅仅是指涉英殖民者。

三苏与郭子毅是在刚过去的星期天(7月3日),偕同200名民众到戏院观看《末基劳》。两人也有在社交媒体分享这场活动。

黄勃杨不认为是政宣电影

身为古来国会议员的张念群则是在选区举办观影会,邀请150名公众免费观影。古来国席底下两个州选区的议员,即行动党士乃州议员黄勃扬及公正党武吉峇都州议员张善深都有受邀出席。

黄勃杨受询时告诉《当今大马》,张念群办公室是为了支持本地电影创作,才会主办这场观影会。

“虽然整部片一直强调马来人大团结,但电影讲的是团结对抗外敌的故事。如果要说电影里有政治内容,其实电影没有提到国阵,它的台词反而有提到Harapan(希望)、Pejuang(斗士)、Bersatu(团结)。”

“就看你怎么诠释,电影都是个人观点的不同。”

因此,他不认为《末基劳》是政治宣传(propaganda)电影。

沈志强与“义子”一起观影

另一方面,身兼大山脚国会议员的沈志强在7月2日(星期六)于面子书发帖说,他与“义子们”一起到电影院观看《末基劳》。

“希望他们长大后像末基劳,对抗剥削、叛徒与贪腐者。”

沈志强、张念群与郭子毅受询时皆拒绝回应《末基劳》的争议与批评。

林宏祥问张沈二人何感想

时评人林宏祥前天在网媒《亚洲电视新闻》的专栏撰文,以<Mat Kilau与行动党>为题,点评张念群与沈志强的“观影会”。

他说,《末基劳》不断强调马来穆斯林务必团结才能抵抗外敌,而若将电影放置到晚近几年本地马来政治的情境,就会耐人寻味。

他写道:“姑且不论电影中几个以刻板印象塑造的角色,会否让非马来人、非穆斯林感到不自在;比较关键的问题是:‘马来人团结以对抗外来者’这么一个历史桥段,放置到独立逾半个世纪后的马来西亚社会,应该有怎样的诠释和解读?”

他也写道:“或许张念群只是纯粹想支持本地‘爱国’电影,也许沈自强能够取巧地将末基劳精神转换成反贪、反强权,惟我们有兴趣知道,他们对电影中‘马来人必须团结对抗外敌’这个频频出现的对白,作何感想。”

本地向来不乏主旋律电影

虽然《末基劳》票房大卖,但网上也有一些批评声音。电影爱好者艾伦(Terence Aaron)昨天在社媒贴文中,更直指《末基劳》是一部法西斯电影,独尊马来民族主义,贬低其他族群。

他甚至比喻,《末基劳》就像是1915年美国电影《一个国家的诞生》(The Birth of a Nation),鼓吹种族优越主义与三K党。

不过,艾伦的影评引来许多网民留言抨击,他最终决定关闭贴文留言区,并期待“或许,下次我们可以有更好的对话。”

《末基劳》是由贤苏(Syamsul Yusof)导演,主要讲述彭亨马来战士末基劳,在1892年眼见英国殖民者掠夺马来人的土地、干涉马来风俗和宗教时,与殖民者作战的故事。

本地电影过去一向不乏类似的主旋律电影。2013年,国家电影发展局与私人界合作,以513事件为背景的 《王者之风》(Tanda Putera)也一度掀起轩然大波,当时行动党也极力抗议。



不满《末基劳》丑化非巫裔,锡克协会担心种族误解

Jul 8, 2022 11:59 AM  更新: 12:17 PM

大马锡克联合会批评,本地电影《末基劳》把非马来与非穆斯林描绘成坏人,可能会造成种族与宗教误解。

大马锡克联合会(United Sikhs Malaysia)今天发文告表示,《末基劳》虽说是历史改编电影,但当中一些虚构的成分足可构成种族与宗教误解。

“电影突显马来精神,马来人矢志捍卫马来土地。遗憾的是,电影将其他族群与其他宗教的信徒刻画成坏人。”

“我们相信这会导致族群不和谐。尤其是,电影中戴头巾的锡克裔英军对付老人、小孩和无助民众。”

不符锡克教原则

大马锡克联合会指出,虽然制片方加入这些元素可能是要加强故事说服力,但锡克教严禁信徒杀害老人、小孩、妇女和手无寸铁的人,即使是在战争。

“尽管这些有争议的场景是虚构情节,但却令人反感且伤害锡克人的情感。”

它呼吁,大马影视业切勿生产会伤害宗教与种族情绪,并且造成误解的电影。

希盟议员请看戏

《末基劳》主要讲述1892年彭亨马来战士末基劳对抗英殖民军的故事,电影在大马上映13天后已累计5300万令吉票房,成为马来西亚史上最卖座的电影。

时评人林宏祥认为,电影几个非马来人与非穆斯林角色呈现刻板印象,故事也不断强调马来穆斯林务必团结才能抵抗外敌,放在当前的马来西亚社会可有不同的诠释及解读。

电影爱好者艾伦(Terence Aaron)更是批评那是一部法西斯电影,独尊马来民族主义,贬低其他族群。不过,他的贴文引来许多网民留言抨击,最终他决定关闭贴文留言区。

公正党宣传主任三苏依斯干达、行动党组织秘书沈志强、行动党宣传秘书张念群等部分希盟领袖皆邀请民众观影。

社青团长俞利文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为同僚缓颊,认为他们本意为推广本地制作,而非推广电影中的价值。



《末基劳》之内之外:你我的民族主义病症

吴小保  Jul 7, 2022 10:40 AM  更新: 11:38 AM

《末基劳:英雄崛起》(Mat Kilau: Kebangkitan Pahlawan)上映后,马上创造本地电影“现象级”的票房纪录,究竟这是否如同很多人所乐观认为的,本地电影迎来春天?还是说,我们应该悲哀地认为,马来西亚的政治寒冬离我们不远?

就个人观看影片感受而言,我完全无法和大部分马来观众一样那么地享受。说实在,那不是“不享受”三个字所能形容,应该说那过程简直是在“受苦”。

这是一部非常难看的电影,要演技没演技,角色塑造扁平,剧情又简化到极致,武打场面也不见得精彩。

如果这部电影真的那么一无是处,为何还可以打破票房纪录?

看完《末基劳》,我心中有个疑问,类似的疑问,我在一位脸友的贴文中也看到:这部马来史诗电影,有没有被“当代化”处理?换个问法,电影会不会有意或无意间套用今人的概念去诠释与演绎过去的历史?

之所以有此疑问,因为电影中有很多概念是我们今天耳熟能详的,仿佛我们与那个时代没有任何文化距离。放在那个英殖民前夕的变幻时代,这似乎有点超乎常理。

电影讲述19世纪末的彭亨抗英斗争,这场战役被讲述为马来土地被侵略,马来人必须团结一致捍卫“马来主权”(Ketuanan Melayu)。那个年代是否已经有“马来主权”的概念?即便有,会不会跟今天的有所不同?

无论如何,电影毕竟不是纪录片,也不是历史书,它是一门艺术,虚构丶夸张丶改写是其表现手法,按理不该对艺术工作者有太多“忠于历史”的苛刻要求。

因此,问题不在于电影是否有把“末基劳”当代化,而是在于它如何呈现?这种操作又透露了什么讯息?

电影中的民族主义话语

《末基劳》中有两大对抗的势力,即英殖民者以及本土的马来社会。前者的成员以英殖民官员为首,其下统领着多元种族丶语言丶宗教和文化的跨地域群体,包括印度雇佣兵丶东马原住民丶华人等。而马来社会则清一色是马来穆斯林,尽管电影中出现统治者和平民两个阶层,但他们的差异却是无关紧要的。

换言之,电影中的两大势力,其实也表征着由殖民者带来的“多元文化”,与其对立的则是本土马来社会的“单一种族文化”。因此,在殖民主义入侵马来土地的叙事之内在,隐含的是“多元vs单元”的深层结构。

而这“多元vs单元”的结构,并非客观陈述,而是予以道德化。电影极尽所能地把“多元”描绘成凶残丶卑鄙丶贪婪丶无耻丶浮夸的入侵者,让人见了无不感到咬牙切齿。反之,对“单元”的描述,则是散播悲情,突出抗争者的勇武,歌颂其道德精神。

电影的故事就是在这样的二元化架构下展开:强大的外敌入侵马来土地,一盘散沙的本土力量该如何排除万难,捍卫自己的权益。

在上述的架构之下,电影的情节上有以下四大设定:

首先,把强大的外敌(殖民者)虚弱化。让人感到突兀的地方在于,这个被描述为强大的敌人,其实是不堪一击的。也因此,它(坏蛋)的强大是虚假的,如此才能衬托出马来人(正义)的真正强大。

其次,一盘散沙的马来社会,面对这强大敌人,在起初无法给予有力的反击。电影也安排了一位被英方胁迫而成为内奸的角色,处处搞破坏。

其三,男主(末基劳)拥有所有一切近乎完美的人设,雄赳赳的男性气概丶具有领袖风范丶身手敏捷丶武功高强丶精神力量强大。

值得一提的是,末基劳三番几次反对族人密谋夺取敌人的火器,他更相信的是自己的拳头丶马来武术(silat)丶短剑(keris)以及以伊斯兰为底蕴的精神力量,这是末基劳认为马来人所独有的武器。即便后来族人夺取大批火器,在战斗中纷纷以敌人之火枪灭敌人的威风,唯独英勇的末基劳由始至终是以其肉身与精神练就的武器在抗敌。

其四,大翻转:团结一致的马来人终于(短暂地)抗英胜利,故事于此结束。

“武术”满足民族主义者的幻想

以上的电影叙事结构与手法,其实一点都不独特,甚至可说是毫无创意,看过李小龙丶叶问等电影的观众相信对此不会陌生。

这些电影之所以让华人观众有既视感,是因为马来半岛与中国在近代同样遭遇了帝国主义丶殖民主义的入侵,那是近当代的亚洲民族屈辱史的一部分。

除了主题,这些电影的呈现手法或人设也多有雷同。例如,同样身处热兵器的时代,男主角都是坚持用拳脚来教训敌人的武林高手。这恐怕不仅仅因为拳打脚踢的功夫片有美学上的卖点,事实上以自己的传统武术来让西方殖民者跪下求饶,那种拳拳到肉的痛快感,多少会让受创伤的被殖民心灵得到补偿。

这一类武打片毫无例外地在电影外引起观众对马来传武(或咏春拳)的浓烈兴趣。或许我们应该反过来想,不纯然是电影带动这些习武热潮,而是传武所表征的传统,承载饱满的民族主义的想象力,电影不过是挪用了传武来为自己添加魅力。

右翼民族主义者对末基劳的诠释

毫无疑问,《末基劳》如此的叙事手法有重大的缺陷,对跟这段历史有着共享集体记忆与情感的观众而言,这些缺陷可以视而不见,不止不会影响他们观影的兴致,反而会加分。而这也是电影的成功之道:民族主义在作祟。

尤其在2018年之后,马来政治趋向分裂,希盟(象征“多元”)夺权,形同电影中狰狞的殖民者,让人咬牙切齿丶恨之入骨。

故此,这部电影不仅是在召唤马来观众遥远的被殖民屈辱史,同时也在回应着当下的政治现实。《末基劳》所欲传达的,不仅仅是马来人必须团结一致抗敌。更深层的意思是,单一的马来民族必须合作对抗多元的外来族群。马来人不能在自己的家园失去权力,马来人就必须团结一致,拒绝政治分裂。

这是近年马来右翼势力崛起後,对“末基劳”以及19世纪抗英斗争史的诠释与叙事。

然而,利用“末基劳”来达到政治目的的,只有马来右翼吗?

一百二十岁的奇人

末基劳生于19世纪中期,长久以来人们都以为他在抗英斗争中离世。让人始料不及的是,1969年12月,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突然现身,这位著名的马来武术大师宣称自己就是那该死未死的末基劳。

当年为了逃离殖民者的追捕,他东藏西躲,隐姓埋名,苟且求生。随着国家独立,殖民者的撤离,经旁人多番劝导,他决定现身宣告:我末基劳还未死!

此事惊动全国,彭亨州政府更煞有其事的成立调查委员会查明真相,结果是确认老者就是那位该死不死的末基劳。

当年英武的末基劳,如今已垂垂老矣,瘦弱的身躯,苍白的头发,有人说他已经122岁,官方认定他只有104岁。在官方确认他的本尊身份后的十天,他猝然离世。

传奇般的存在。

马来社会出现一位现代的传奇人物。

还是说,这个社会需要一个传奇人物?

1969年,那一年执政党选举失利,然后发生了513事件。“马来土著主义政策”正酝酿出台。在这样的年份,一个老人,以百岁之躯宣告他的在世,这不仅是对已故的殖民政权的嘲弄(你们以为把我打死了,其实我一直活得好好的),也难免让我怀疑这是否一场设计好的政治戏码。

在当年,历史学家邱家金对此事研究一番后表示,以目前所呈现的证据来说,他个人还未被说服此人就是末基劳本尊。而其他人,包括左翼与右翼马来政治与文化人物,大多倾向于相信他就是那个传说中的马来斗士。

我承认,我上述的怀疑(他的出现是被设计的)并没有任何根据,我之所以会提出来,是因为我认为,“末基劳”已经不纯粹是个历史中存在的人物。事实上,他成为本国抗争史的重要符号,如何打造他的形象,无可避免都将成为民族主义工程的一部分。

对“末基劳”不同的挪用

“末基劳”作为政治符号,不仅被《末基劳》电影以及背后的右翼民族主义者所利用。有学者指出,马来左翼民族主义运动(包括马来马共丶马来国民党等)早年有不少重要成员来自彭亨,这些人自小在长辈口中听闻发生在19世纪的抗英斗争,包括末基劳事迹。长大成人,在拉拢其他青年加入抗英队伍时,他们也向别人述说这些故事。

在当时,“末基劳”长久以来都被殖民政府当局视为叛徒(pemberontak)而非斗士(pejuang)。左翼马来民族主义者讲述的末基劳故事,正是对殖民者的历史叙事作逆向操作,鼓动人们憎恨英殖民,并以其精神来感召马来青年加入武装抗英行列。

这是左翼对“末基劳”的历史挪用,其目的显然跟今天马来右翼有很大区别,这从左翼的《人民宪章》支持非马来人归化为“马来人”(由多元族群构成)一事可看出。对右翼而言,这根本是在践踏马来主权。

事实上,挪用“末基劳”来为自己的理念服务的,不仅是马来左翼和右翼。多年前我参与一场由非政府组织举办的反莱纳斯抗争活动,一位公民社会领袖就曾以马来语讲述当年末吉劳的抗英事迹,然后号召大家一同向末基劳学习,把殖民者(莱纳斯)赶出去。环境保育课题也可以跟民族主义挂钩。

问题在于,如果“末基劳”的抗争精神正如右翼所诠释的,是一种马来主权论的雏形,它该如何跟多元的丶进步的公民社会运动整合起来?

马来民族主义与中国民族主义共享病症

多年来,末基劳的事迹与抗争精神,在民间或官方不断地被人们召唤,包装成各种版本的爱国主义精神。如此看来,“末基劳”作为政治符号,具备一种历史功能,那就是让后人对他予取予求。

这当然并无不可的。只不过,为何马来社会今天仍然着迷于那段抗英历史,而不是其他?《末基劳》中以肉身抵挡殖民主义外敌的精神,真的能让马来民族在这现代世界变得更强大?这种尚武精神与马来右翼丶马来主权论的结合,会不会是一种现代的病症——因自卑而自大,因忧患而偏执,从而赶不上时代的进步?

据悉《末基劳》上映后,有不少马来家长为孩子报名马来传武班。此情此景怎会那么叫人眼熟。

多年来中国(特别是香港)的武打电影创造了一种传武迷思,让人们以为中国传武是世界上最强大的人间凶器,是杀人技,是国粹,是人类文明的精华。

然而,这些年传武大师的谎话纷纷被揭穿,原来这一切不过是吹嘘出来的假象。传武根本不是现代搏击术的对手。

现代搏击讲究理性丶科学的训练方式,注重抗击打的训练丶不断累积实战经验。反之,中国传武只会练套路丶师傅跟弟子套招,然後靠吹牛皮把自己捧上天。而这些吹牛大师最爱的就是吹嘘自己收了多少个洋人弟子,以此证明自己丶传武有多么了不得。

一边是科学理性,一边是自吹自擂,高低立判。

问题在于,“中国传武”这个金漆招牌沉沉地压在人们(以及中共政府)的身上,反对它就是反对中华民族。改革之路难以启动,因为一切的改革都会被视为破坏传统丶勾结外来势力丶长洋鬼子的志气丶灭自己的威风。

马来武术会不会也走上这条路,靠吹嘘出来的神话自我膨胀,活在纯粹的丶精神的自我世界中自鸣得意,拒绝革新丶拒绝外来事物(但却以传授洋人习武为荣)丶坚持自己的纯粹马来性(Malayness)?

如果不幸言中,在这个意义上,马来右翼民族主义者成为了中华民族的难兄难弟。这也许不是偶然,而是因为那段共享的帝国侵略史所致,一个被侵略的受害者共享的普遍病理现象。

随着《末基劳》票房屡创新高,乃至被看好可以打破好莱坞电影在本地的记录。这现象级的票房,告诉我们,寒冬不是离我们不远。我们就身在寒冬中,究竟何年何月才能走出寒冬,看来并不乐观。

吴小保,太平人,目前任职于华社研究中心。

348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7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2-7-11 09:06:2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不干预制作惟吁保持敏感,影发局回应《末》争议

Jul 8, 2022 9:15 PM  更新: 9:32 PM

大马锡克联合会批评本地电影《末基劳》的虚构情节,可能会造成种族与宗教误解。国家电影发展局为此呼吁,从事创意产业业者必须对多元文化与宗教组成的观众保持敏感。

国家电影发展局(FINAS)主席祖莱娜慕沙(Zurainah Musa)发文告强调,该局不会妨碍或限制任何人产制电影,只要他们遵守政府的相关法规。

不过,她希望电影业者尊重多元文化与宗教的环境。

“国家电影发展局作为电影产业的领导机构,呼吁所有创意产业业者要对国内观众的敏感度保持敏锐的警觉,以符合大马一家愿景。他们拥有丰富的文化和宗教。”

她说,所有电影内容都必须符合隶属内政部的电检局(LPF)之指南。

她续称,该局也通过数码内容基金(DKD)等服务,为电影后制创造有力的环境,支援电影业的发展。

协会不满丑化非巫裔

大马锡克联合会(United Sikhs Malaysia)批评,《末基劳》虽说是历史改编电影,但把当中一些虚构情节把非马来与非穆斯林描绘成坏人,可能会造成种族与宗教误解。

该联合会指出,虽然制片方加入这些元素可能是要加强故事说服力,但锡克教严禁信徒杀害老人、小孩、妇女和手无寸铁的人,即使是在战争。

影发局拨180万资金

《末基劳》主要讲述1892年彭亨马来战士末基劳对抗英殖民军的故事,电影在大马上映13天后已累计5300万令吉票房,成为马来西亚史上最卖座的电影。

7月5日,国家电影发展局发文告恭贺《末基劳》成功荣获第28届大马电影节最佳导演奖,同时在短时间内创下票房纪录。

根据文告,该局为《末基劳》提供180万令吉的资金,其中150万令吉为制作资金,另外30万令吉则是市场资金。

希盟议员请看电影

时评人林宏祥认为,电影几个非马来人与非穆斯林角色呈现刻板印象,故事也不断强调马来穆斯林务必团结才能抵抗外敌,放在当前的马来西亚社会可有不同的诠释及解读。

电影爱好者艾伦(Terence Aaron)更是批评那是一部法西斯电影,独尊马来民族主义,贬低其他族群。不过,他的贴文引来许多网民留言抨击,最终他决定关闭贴文留言区。

公正党宣传主任三苏依斯干达、行动党组织秘书沈志强、行动党宣传秘书张念群等部分希盟领袖皆邀请民众观影。

社青团长俞利文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为同僚缓颊,认为他们本意为推广本地制作,而非推广电影中的价值。



丹州政府令商家哈芝节休业,违令者或吊销执照

Jul 9, 2022 8:46 PM  更新: 8:53 PM

吉兰丹州政府下令,州内所有的购物商场、超市、便利店及快餐店,不得在明天的哈芝节营业,违令者可面临严厉对付,包括了吊销营业执照。

根据哥打巴鲁市议会秘书莫哈末赛夫丁(Mohd Shaifudeen Md Salleh)发出志期7月6日的指令,所有的州内商家都必须遵守这项规定。

根据《新海峡时报》,莫哈末赛夫丁证实这是吉兰丹州政府发出的指示,包括了非穆斯林所经营的所有商店,都必须在哈芝节首日休业。

他也促请所有商家必须遵守规定,否则将面临严厉的法律对付行动,包括了被吊销营业执照。

并非新的指令

丹州地方政府行政议员办公室的消息人士告诉《当今大马》,这项规定已有多年,并非是州政府的新指令。

不过,他指州政府有意“加强“执行休业令。

据了解,往年受影响的商家,都会向州政府申请豁免休业一天。



破解末基劳和彭亨叛乱的迷思

蓝吉星茂昔  Jul 11, 2022 8:50 AM  更新: 8:50 AM

最近的马来卖座电影《末基劳:英雄崛起》吸引众人前往戏院观赏,以及粉丝的众多好评。我也观看了这部电影,为其成就感到光荣,同时希望它能为我们本土电影注入强心剂。

不过,这部电影却触发不少争议,它们围绕在1891年至1895年之间的彭亨起事,当时人物所扮演的角色,以及他们如何为后人所定位。

我知道,剧情片是创作,经常旨在捕捉观众的想象和情绪,它跟纪实的纪录片不同。

诚然,《末基劳》开头就有免责声明说“电影里的角色和事件都是虚构。”

不过,我们仍有必要把事实和真实事件,跟电影虚构分开,避免错误讯息在公众之间散播开来,毕竟我们身处一个多元族群和宗教的社会。

《末基劳》使人以为,马来酋长和战士反英是为了捍卫“马来主权”(ketuanan Melayu),捍卫马来人权益,以及维护伊斯兰的圣洁。不但如此,电影也给人“马来人反叛是为了结束外国人对彭亨经济宰制”的印象。

观众在看了电影后也会以为,由锡克人和欧洲警官组成的英国打击部队,在履行职务时无情残暴。这些军人隶属于殖民警察和半军事化部队。

本文旨厘清彭亨起事的真相。

英国在彭亨的统治

首先,简单介绍英国在彭亨的间接统治,以及它对部分酋长的影响,这些酋长领导了后来的起事。

罗杰于1888年10月受委出任参政司之后,英国人在彭亨引入一系列的改革和法规,这侵蚀了世袭马来酋长的权力和收入。

马来酋长不再获准在自己的领地内征收通行费和税金,但是作为收入损失的补偿,他们每个月将获得一定的津贴。

不但如此,英国人规范旧有的苛拉(kerah,一种传统强迫劳动制),同时引进奴隶法规,允许他们在缴纳一定金额后赎身。为了逐步废除奴隶制,马来酋长也不得拥有新的奴隶。

彭亨当时最著名的反英马来酋长是拿督巴哈曼(Bahaman),他是士曼丹的酋长,可以说,他反对英国统治主要基于个人原因,而非“为了捍卫马来主权和伊斯兰”(demi memperjuangkan ketuanan Melayu dan agama Islam)。

首先,巴哈曼要求把他的每月津贴从70叻幣(Straits Dollars)增加到500叻幣,跟四大酋长同等,以补偿他不得在自己辖区内征收税务和过路费损失,但英国参政司拒绝了,这大大触怒巴哈曼。

针对这次拒绝,巴哈曼明确告诉推事欧文(JF Owen),除非他拿到每年6000叻幣的津贴,否则他和他的人民不会遵从英国法律。

其次,英国人在没有通知下于其辖区兴建警察局,也冒犯了巴哈曼。

据说,巴哈曼后来写信给英国驻扎在雪兰莪的参政司麦斯威尔(WE Maxwell),要求把他的辖区纳入雪兰莪,而不是彭亨,以便得到6000叻幣的年津贴。

反对英国统治的主因

因此,巴哈曼的爱国主义,以及对彭亨苏丹阿末的效忠令人质疑。

学者阿璐娜(Aruna Gopinath)在她的专书《彭亨1880至1933年:一部政治史》(Pahang 1880–1933: A Political History)表示,巴哈曼这种行为“证明他并不完全遵从自己的统治者”。

英国人最终没有理会巴哈曼的要求,而他因此违抗英国的命令和法规。基于巴哈曼的违抗,苏丹阿末于1891年10月下令褫夺他的衔职。

巴哈曼于1891年12月中起事,而直接原因是他的三名追随者在森林非法采集而遭到逮捕。

巴哈曼等人袭击进入士曼丹河的英国部队。这支部队由包括15名锡克人、6名马来警官组成,而领军的是淡马鲁县的税收官兼推事德斯伯勒(Desborough)。

在这次冲突,三名锡克警官被杀,他们的遗体更遭到肢解。

历史学者章爱丝查(Jang Aisjah Muttalib)在她的专书《彭亨叛乱1891至1895年》(Pemberontakan Pahang 1891–1895),给1891年彭亨起事的成因下了最佳的结论:“这次事件其实是一宗地方事件,而非一些人因为不满在彭亨的英国人而发动的阴谋。”

有趣的是,很多人并不知道,苏丹阿末于1892年1月中曾亲率约500名马来人出征,试图逮捕巴哈曼,但后者却遁入森林。

这次征讨摧毁巴哈曼在文冬设立的12个栅栏。

必须注意的是,苏丹阿末原本暗中支持反叛的马来酋长,但随后却遭英国人施压支持他们在彭亨的统治。

1892年4月5日,隶属彭亨探勘公司的两名欧洲人,即哈里斯(Harris)和史都华(Stewart)遭到仁保少将军(Panglima Muda)杀害。

另外,末基劳在乌鲁彭亨(Ulu Pahang)的布度(Budu)募集到一群支持者,他随后于1892年4月10日攻击瓜拉立卑(Kuala Lipis),并劫掠中国人商店的粮食。

1892年5月21日,末基劳拒绝和平谈判后,英国人攻击和烧毁布鲁,而末基劳跟着60个随从和他们的妻儿逃进森林。

误解反叛是为伊斯兰

针对电影使人误会彭亨马来人的反叛是为了捍卫伊斯兰圣洁,我们必须了解的是,伊斯兰事务落在彭亨统治者的手上。

此外,英国人并没有干预宗教事务,因此,马来酋长反叛是为了捍卫伊斯兰圣洁的说法并不正确。

不过,必须指出的是,在较后的阶段,彭亨马来人在受到督谷巴罗(Tok Ku Paloh,一名登嘉楼圣人)的召唤下,向异教徒发动圣战,为他们的斗争注入新的动力。

此外,彭亨起事也并没有获得马来百姓的普遍支持,因为马来酋长之间并不团结。在起事的整个过程,他们顶多只有700到800人的支持。

反叛马来领袖之一的末克鲁彼(Mat Kelubi),连同他的7名随从,乃为督拉惹(Tok Raja)和“勇猛将军”(panglima garang)尤索夫(Yusof)领导的马来部队所杀。

1890年初,彭亨警察部队包括一名欧洲警长(萨姆纳H Sumner)、一名马来警长(端克祖Tuan Kechut)、104名锡克人,以及142名马来人。在同时,他们也招募了一些达雅人担任治安官(constables)。

马来警官大部分从吉兰丹和登嘉楼招募而来,在同年较后,他们另外招募了50名锡克人。

针对锡克族警察,罗杰在报告写说,“锡克人行为十分良好,从来没有人投诉过他们。”

根据我所知,没有任何的历史档案显示,锡克警官在平息彭亨起事时残暴对待马来人。任何人若渲染不同的说法,则对锡克社群并不公平。

针对1891至1895年彭亨起事是为了终结外国人对彭亨经济宰制的说法,必须点出的是,苏丹阿末在1880年代,英国统治还未来到之前,就已经把关丹、立卑、文冬、劳勿、士曼丹和哲莱(Jelai)的大片土地,出售给欧洲、中国和阿拉伯探矿家。

苏丹这种做法触怒一些马来酋长,包括立卑酋长以及哲莱的馬哈拉惹佩巴(maharaja Perba)督拉惹。马来平民的利益也严重受损,特许商人无偿接收了他们的采金活动。

总的来说,一如其免责声明所说,电影《末基劳》虚构了不符合历史事实的角色和事件。

本文译自《当今大马》英文版的特约文章“Mat Kilau and demystifying the 1891-95 Pahang uprising”,而作者蓝吉星茂昔(Ranjit Singh Malhi)是独立历史研究者,出版过19本关于马来西亚、亚洲和世界史的专书。

本文内容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当今大马》立场。



斥行动党急捞马来票,柯嘉逊问何不推《王者》

Jul 10, 2022 6:39 PM  更新: 7:31 PM

行动党领袖广邀民众观赏《末基劳》,并以推广本地电影自辩。社运人士柯嘉逊质问,若此之故,当年何不推广同样是本地制作的《王者之风》?

柯嘉逊是前行动党议员,也是人权组织“人民之声”创办人。他昨天发文告批评,行动党议员推广这部电影,要不是“文化白痴”,就是太急于争取马来选票,抑或两者皆是。

“这让人疑惑,行动党领袖之间是否有讨论过这部电影,还是这纯粹是行动党为了争取马来选票而做出的民粹举动。”

柯嘉逊说,行动党应该告诉支持者,究竟这部电影本身有什么是值得推广的,并且说明为何要在选区免费放映。

“我有兴趣知道,他们是否也会在非马来选区推广《末基劳》。”

“如果不会的话,理由是什么呢?”

《王》指控华裔挑起513

行动党古晋国会议员俞利文声称,其同僚宣传这部片是为了推广本地制作。

柯嘉逊质问:“为何行动党当年不宣传《王者之风》?那也是本地制作。”

柯嘉逊说,《王者之风》丑化华裔并指控华裔挑起513事件,行动党还因此受殃及,因此当时曾撰文为行动党辩护。

《王者之风》是2013年8月放映的本地电影,因描述513流血冲突事件而备受争议。有批评者质疑,该电影旨在丑化华裔为主的行动党,同时诬蔑该党成员是挑起513事件的祸首。

当年,《王者之风》面子书专页一度出现一张照片,指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在513事件爆发前,曾经率队到时任雪州大臣哈伦的住家,然后在其家前的雪州旗杆下小解。这张照片随后已删除,林吉祥也否认有类似的举动。

《末》不忠于史实

柯嘉逊指出,反抗英殖民的马来斗士督卡查(Tok Gajah)以及末基劳(Mat Kilau)的事迹值得推广,但如何真实、公平地呈现历史十分重要。

他认为,非巫裔对于争取独立的贡献不应受到漠视,因为马来民族主义并非独立运动的唯一要素。

柯嘉逊指出,当时华裔、印裔、沙巴与砂拉越人都受“马来亚民族主义”感召,投身其中,反抗法西斯主义与反殖民主义。

“不应该为了打造马来人主权的迷思,而忽视他们的牺牲。”

刻画族群刻板印象

柯嘉逊也不满,电影将非巫裔角色丑化,甚至出现华裔角色被残杀的桥段。

“锡克社群不满,电影将非巫裔穆斯林角色刻画成奸角,这是令人反感的。”

“电影尾声,有一名诡计多端的华裔角色遭人暴力残杀,另一名来自婆罗洲的角色则甘于做英殖民政府的刺客。”

“这些非穆斯林角色在电影中都遭到报应,而这些廉价的族群刻板印象,只是为了喂养马来人至上主义的思维。”

非巫裔可拍摄同类电影?

柯嘉逊也指出,倘若非巫裔导演拍摄电影丑化巫裔角色,则其后果堪忧。

“如果非巫裔导演同样(丑化)巫裔角色,你可以想象巫裔社群的反应吗?”

“例如,如果有导演基于历史事实,拍摄日本占领时期与反殖民运动中与英国、日本共谋者(结果会如何)?”

柯嘉逊说,坚持捍卫言论自由,不会呼吁查禁这部片子,而是质问政府若允许《末基劳》播映,为何却审查其他同类型的历史电影,例如《新村》、《最后的共产党》等。

《末基劳》主要讲述1892年彭亨马来战士末基劳对抗英殖民军的故事,电影在大马上映13天后已累计5300万令吉票房,成为马来西亚史上最卖座的电影。

行动党宣传秘书张念群在古来邀请选民免费观影,行动党组织秘书沈志强则是与一班人到电影院观影,结果引起坊间批评。《当今大马》联系他们,惟都拒绝回应。



诗华日报

丹州政府指示商场哈芝节休业 吴添泉:开倒车作法

2022年7月10日

(吉隆坡10日讯)华总会长丹斯里吴添泉对吉兰丹州政府指示州内所有购物商场、超市、便利店和快餐店须在哈芝节休业的措施感到纳闷失望,形容这是一项开倒车的作法。

他说,有关措施对引进外资、提高州内生产总值和经济动态都会带来不利影响。

他指出,根据当局所发出的指示,任何不遵守的商家将被吊销营业执照,显示出当局是硬性规定来执行这项措施,对国州政府向来所强调和秉承的亲商政策,可说是背道而驰。

他表示,全国各州都没有类似的政策或措施,而且政府应该贯彻的是自由商贸活动,通过亲商和利商政策来促进地方日常经济动态,尤其是目前整个国家正朝向各领域复苏进程,有关政策或措施是应该检讨的。

也是沙巴中华大会堂总会长的吴添泉今天发表文告说,在标榜自由商贸和民主精神下,任何有关民间商业合法合理经营活动的施政基础,都应该以被鼓励、协助和配合态度看待。

根据媒体报道,这也是丹州政府继规定开斋节首日和华人农历新年正月初一这两天,上述商业单位必须硬性休业后,再次发出类似的指示。

吴添泉认为,不论是农历新春正日或其他佳节庆典首天,民间商场作业流程动向,只要符合正常法规操守,都不应受到施施政当局的“指示休业”对待。

他说,哥打峇鲁市议会引述州政府有关决定而发出的指示中,希望商家合作与配合而遵守,同时表明将对违反的商家采取严厉执法行动,包括吊销营业执照在内,但是却没有对当局作出这项决定的合理原因,这是让人感到纳闷和不解的。

另一方面,吴添泉对吉隆坡市政局陆续批准更新杂货店、便利店及中药店的售酒执照的措施,表示欢迎,同时希望当局正式宣布有关详情。

他也认为,为了配合吉隆坡身为一个国际大都会,各族人口和不同社群活动发展的不断扩大与需要,当局也应该在一些符合非穆斯林人口聚居和社群活动区,适度的批准新的售酒执照申请。

348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7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2-7-28 12:25:5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电检局禁《舞女大盗》上映,过多色情镜头不符国情

当今大马  |  发表于 2019年9月21日中午11点48分

大马电检局(LPF)以含有太多色情镜头为由,禁止由珍妮佛洛佩兹(Jennifer Lopez)等主演的《舞女大盗》(Hustlers)在马来西亚上映。

大马电检局主席赞比利(Mohd Zamberi Abdul Aziz)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解释,由于《舞女大盗》不适合马来西亚的国情,故无法通过审核。

“电检局不批准,是因为它的内容含有太多过份的色情画面。”

“所谓的过份是指,露出胸部及男性的性器官。”

发行商未先提呈审核

赞比利表示,《舞女大盗》被禁止上映的另一个原因是有激情的钢管舞。

此外,他说,当局也担心《舞女大盗》中滥用毒品的画面会影响到观众。

“提炼和使用毒品的方法很清楚地呈现出来。”

此前,TGV电影院宣布,原定本周开始上映的《舞女大盗》因技术问题而展延上映。之后,TGV电影院透露,电检局其实并未批准《舞女大盗》上映。

询及戏院曾预告《舞女大盗》上映日期一事,赞比利表示,这是因为片商先宣传才提呈给电检局审核。

“外国电影的发行商一般上会先登广告才送去电检局,这就是后果。”

“做决定的是电检局,不是发行商。我们审核,如果可以播,我们就会允许。”

舞娘报复上流社会

《舞女大盗》是由罗琳丝卡法莉亚(Lorene Scafaria)执导,除了珍妮佛洛佩兹,其他演员有茱莉亚史提尔(Julia Stiles)、吴恬敏、柯克帕尔莫(Keke Palmer)、莉莉莱茵哈特(Lili Reinhart)、莉佐(Lizzo)和卡迪比(Cardi B)。

电影改编自杰西卡普莱斯勒(Jessica Pressler)2015年在《纽约客》的同名文章,

剧情讲述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纽约,一群脱衣舞娘为了报复手段龌龊的上流社会人士,决定联手策划一场骗局的故事 。

《舞女大盗》今年9月7日已在多伦多电影节举办首映。

虽然电影褒贬不一,珍妮佛洛佩兹饰演雷蒙娜(Ramona)的演技却获得好评,并被视为明年奥斯卡影后的热门人选。



《雷神4》确定不在马上映,GSC调侃“爱已没了”

Jul 28, 2022 11:59 AM  更新: 12:05 PM

本地电影院线GSC证实,迪士尼影业不会在大马院线上映《雷神4:爱与雷霆》

GSC今天在面子书专页发文调侃,迪士尼影业拍板决定后,《雷神4:爱与雷霆》(Thor: Love and Thunder)确定成了“爱已没了”(Love and Takde)。

“敬爱的客户,谨此通知迪士尼影业已告知,不会在马来西亚放映漫威影业的《雷神4:爱与雷霆》。”

“谢谢您的耐心等候,不便之处请见谅。”

“请买我们的商品好吗?”

不过,GSC并没有进一步说明此电影不在大马上映的原因。

这则消息发布后,在短短13分钟内有1200多条留言、接近两千次分享。

有赤裸与性少数场景

马来西亚两大院线GSC与TGV两周前相继在社群媒体上,发布《雷神4》展延上映的消息,惟未透露原因。

目前尚不清楚这是出于商业考量,抑或迪士尼影业拒绝向电检局低头。

在《雷神4》里,澳洲演员克里斯海姆斯沃斯(Christopher Hemsworth)饰演的雷神有一幕全身赤裸。

此外,《雷神4》里有两个角色是性少数(LGBTQ),即美国演员泰莎汤普森(Tessa Thompson)饰演的女武神(King Valkyrie)与纽西兰演员塔伊加维迪提(Taika Waititi)饰演的寇格(Korg)。

上个月,电检局要求迪士尼动画片《巴斯光年》(Lightyear)删减部分画面,但迪士尼拒绝从命,结果《巴斯光年》无缘在马来西亚上映。



《雷神4》在马上映无期,迪士尼证实无限期展延

Jul 13, 2022 4:47 PM  更新: 4:55 PM

漫威影业制作的超级英雄电影《雷神4:爱与雷霆》本月初开始陆续在全球各地上映,但马来西亚影院上映遥遥无期。迪士尼影业证实,已无限期展延在大马上映《雷神4》。

GSC与TGV院线今午陆续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这项消息。

GSC院线的推文写道:“迪士尼通知我们,《雷神4》在大马的上映日期‘TBA’(to be announced,有待宣布之意)。引起不便,我们为此道歉,并感谢大家的耐心。我们正在等待迪士尼更多的消息。”

TGV院线的推文则写道:“迪士尼影业大马分区证实,无限期展延在大马上映《雷神4》。我们还需再等一等迪士尼公布新的上映日期。”

电影院退款

《雷神4:爱与雷霆》(Thor: Love and Thunder)是由漫威影业制作,迪士尼影业发行,于2022年7月8日起在美国及世界各国上映。

大马电影院之前已预先售票,但本月1日宣布展延至7月21日才能上映《雷神4》,并为此退款给预先购票的影迷。

根据GSC与TGV院线的说法,展延上映是迪士尼影业,而不是大马电检局的决定。

目前不清楚这是出于商业考量,抑或迪士尼影业拒绝向电检局低头。

在《雷神4》里,澳洲演员克里斯海姆斯沃斯(Christopher Hemsworth)饰演的雷神有一幕全身赤裸。

此外,《雷神4》里有两个角色是性少数(LGBTQ),即美国演员泰莎汤普森(Tessa Thompson)饰演的女武神(King Valkyrie)与纽西兰演员塔伊加维迪提(Taika Waititi)饰演的寇格(Korg)。

《雷神4》也无法在中国上映。

上个月,大马电检局(LPF)要求迪士尼动画片《巴斯光年》(Lightyear)删减部分画面,但迪士尼拒绝从命,结果《巴斯光年》也无缘在大马上映。



《末基劳》暴杀的“坏人”:检视郭辉的虚与实

费沙德拉尼  Jul 17, 2022 10:26 AM  更新: 10:26 AM

电影《末基劳:英雄崛起》劈头说明,其故事情节纯属虚构,但不少人依然以为它是基于历史的一部电影,甚至是史诗电影,因此我们有必要检视它的“虚构”叙事。

我们将检验电影的某些角色,它们被刻意渲染,或成为众人憎恨的对象。如果不加谨慎处理,则这部电影或会违反其爱国主义的本意,反而造成国内种族和族群的分裂。

例如,《末基劳》所唯一突出的中国人角色,即演员法立阿米鲁(Farid Amirul)所饰演的郭辉(Goh Hoi)。电影把郭辉描述为贪婪的商人,他偏袒和跟英国人合作,欺凌马来人,但在故事尾被杀。在此必须点出的是,有人投诉,一小撮观众在看到郭辉被打败和残杀时,不禁高兴喝彩,也有不少人直接在电影院高呼真主伟大。

不过,在历史文献里,郭辉又是个怎样的人?他真的跟英国人沆瀣一气,同时欺压马来人吗?

在电影《末基劳》的叙事里,郭辉是个中国富商,在“末基劳崛起的时代”,拥有一座用以扣押和虐待马来人的监狱。但若我们查看史实,郭辉早在彭亨马来酋长于1890年代起事之前便已去世。换言之,电影《末基劳》所呈现的,太过脱离事实。虽然不能确定导演或编剧是否别有用心,但我们不希望是如此。必须点出的是,电影《末基劳》的要角之一,乃某个右翼政党活跃份子所饰演。

根据历史档案,无论是本地或外国历史学者所提出,郭辉于1888年在彭亨北根(Pekan)离奇被杀。根据一些说法,郭辉命案很可疑,因为他的妻子阿春(Ah Chu)是当时彭亨统治者,即苏丹阿末所觊觎的对象。据称,郭辉的财产遭到没收,以偿还他所拖欠苏丹的债务。

凶器是贵族专有马来剑

本土历史研究者布勇阿迪佑(Buyong Adil)在1983年出版的著作《十五到十九世纪的马来人反殖民斗争》(Perjuangan Orang Melayu Menentang Penjajahan Abad 15-19)写道,郭辉在王宫庭院遇刺,并且于1888年2月到3月之间去世。以下引述布勇阿迪佑的说法:

“1888年2月,居于北根而且据称是英国属民的中国裔郭辉,在彭亨苏丹的王宫遭人行刺,他较后在1888年3月去世。虽然行刺凶手身份不明,而且逃过追捕,但是英国方面把苏丹阿末扯入这次事件,因为郭辉生前,苏丹阿末据称便垂涎郭辉的妻子阿春。但当时众人所知的是,郭辉欠苏丹阿末大约一千块钱,而在郭辉死后,苏丹阿末向阿春索要郭辉所留给她的现金和财产,以偿还她先夫所留下的债务……”

历史学者林尼汉(W Linehan)在1936年出版的《彭亨史》主张,郭辉命案的主谋来自宫中,甚至传闻副王(Tuan Muda,王宫守卫长)就是凶手。此外,刺中郭辉口部的凶器,是一把仅贵族才拥有的墨勒拉(melela)马来剑。

“郭辉是中国裔的英国属民,在北根担任店员,1888年2月某个晚上,他在王宫附近遇刺,口部受伤。(海峡殖民地总督)克里福要求苏丹悬赏缉拿凶手,并提醒说,如果中国人定居彭亨却面对威胁,则彭亨无法得到发展。但宰相(Bendahara)和大法官把罪行归咎于魔鬼!克里福反驳说,没有人看过魔鬼,但是众人却看得见那个剑伤。传闻说,身为王室守卫长的副王是奉主子的命令行刺郭辉,他的主子觊觎郭辉的妻子。在没有苏丹的指示下,没有人胆敢在王宫范围内行凶,或对居住在北根的中国人下手,因为这些中国人享有苏丹的特别保护。行刺的武器似乎是一把墨勒拉马来剑,在彭亨,只有北根马来人在用这种剑。”

郭辉其实是到北根经商的中国人,跟苏丹交好,他的谋杀成为英国要在彭亨“整顿情况”的借口之一。更何况,郭辉的妻子阿春出于恐惧,请求英国人的援助。

苏丹否认英国政府指控

学者阿卢娜(Aruna Gopinath)1991年出版的《彭亨1880至1933年:一部政治历史》指出,彭亨的“混乱”(kacau)及治理不彰,为英国人打开插手之门。无辜百姓和外来投资者,包括赛益沙林(Syed Salim)以及苏锦(Su Kim,另一名遭人毒杀的中国商人)遭到谋杀,都是英国人用于介入的琐碎理由。

“1888年2月,英国属民郭辉被杀,使得英国人找到(在彭亨)设立管理机构的正当机会。对苏丹阿末,虽然他继续抗拒英国的控制,但这无疑是他独立统治的终结。郭辉于2月4日遇刺,而在3月3日死亡。基于郭辉是英国属民,英国政府因此追究。苏丹阿末否认知情,并承诺协助英国政府揪出凶手。另一方面,英国政府指控苏丹阿末谋划郭辉命案,因为他十分垂涎郭辉妻子阿春的心思早就表露无遗。当时的说法是:……苏丹渴望得到她,并非因为她的美貌,也许有人能跟她一样闭月羞花,但是在这个国度内,只有她斗胆拒绝他,这引燃苏丹内心的疯痴。苏丹阿末否认这种指控,捍卫自己的尊严说,只要他想要,他绝对可以拥有她。苏丹竭力避免管理不善的标签,因为英国人过去利用它为干预其他马来邦的借口。”

特此说明,《彭亨国志》(Hikayat Pahang)声称,郭辉不是英国属民。

我们肯定无法裁决阿春的命运,也无法为被人谋杀的郭辉讨回公道。

柔苏丹劝接受英国殖民

根据勇阿迪佑,眼见郭辉被谋杀以及他妻子被扣,柔佛苏丹说服他的好友苏丹阿末接受英国殖民者。这也是为了避免英国人调查和追究到底。

“柔佛苏丹以及苏丹阿末的王子东姑玛目(Tengku Mahmud)都倾向跟英国人做朋友,在他们的影响下,苏丹阿末于1888年8月24日写信给新加坡总督说,他愿意为英国属民郭辉在北根的死负起责任,但是此事不该再提起,而英国政府可以派人到彭亨协助苏丹的统治。总督回信说,他会派遣一名参政司到彭亨。从此(1888年),彭亨州开始进入英国政府统治和庇护。英国后来委派海峡殖民地的一名行政官员,即罗杰(J.P Rodger)出任彭亨的首任参政司。”

这就是英国殖民彭亨的起因,也是电影《末基劳》开头时,演员艾丽(Ellie Suriaty)所饰演的角色高呼真主伟大的背景。

直到审判日来临,我们无从直到郭辉被杀的真相,伟大的上苍届时会让我们观赏从郭辉角度来拍摄的真实电影。我们都不知道真相,但肯定的是,所有受压迫的人,无论他们的种族和信仰都会在接受上苍裁决后,在审判日广场高呼真主伟大。

除了偏离事实的虚构窜改,如上述的郭辉角色,其他配角也有严重偏离事实的情况,我会在未来的文章加以论述。

本文译自《当今大马》国文版的专栏文章“Siapa Goh Hui dalam filem Mat Kilau?”,而作者是费沙德拉尼(Faisal Tehrani),他任职于马来西亚国立大学的马來世界与文明研究所。译文的标题皆为译者所修改和添加。



没要所有商店哈芝节休业,丹副大臣称“纯属误会”

Jul 27, 2022 6:54 PM  更新: 7:12 PM

吉兰丹州所有购物商场、超市、便利店及快餐店,遭勒令于7月10日的哈芝节首日休业,引发民怨。惟丹州副大臣莫哈末阿玛指称,这是政策执行上的误解。

《前锋报》报道,莫哈末阿玛昨天说明,丹州政府原本仅要求购物中心在哈芝节首日休业,好让劳工可以休假迎庆佳节。

他强调,这项禁令并不涵盖其他商店。

“可能执行上出现误解。州政府会关注此事。”

他解释,州政府是接到购物中心员工的投诉,即无法在佳节期间休假后,才会下令休业一日。

莫哈末阿玛是昨晚在哥打巴鲁出席“2022年吉兰丹发展与经济繁荣”对话会晚宴时,回应吉兰丹车商公会会长黄健凯的提问。

根据《南洋商报》,黄健凯当时指出,州政府禁止所有商店在佳节期间营业,不仅为人民带来困扰,也无助恢复国家经济。

他续指,这项禁令也涵盖餐馆、药店、杂货店、汽车维修店等,导致人民无法享用日常所需的“基本服务。

因此,他呼吁州政府应该体恤商家。

佳节休假一天很平常

根据《前锋报》,莫哈末阿玛也提到,就个人观点而言,每逢重要佳节时,所有人都会放假,是很平常的事情。

他举例,农历新年首日,所有人也会关店休息。

“通常,大家第一天都会休假,各自迎庆佳节。”

“因此,我们会关注这个问题,可能会更新政策执行,避免影响任何一方。”

市议会:非临时新指令

哥打巴鲁市议会秘书莫哈末赛夫丁(Mohd Shaifudeen Md Salleh)发出志期7月6日的指令,要求所有的购物商场、超市、便利店及快餐店必须在哈芝节首日休业。

根据《新海峡时报》,莫哈末赛夫丁证实,这项禁令涵盖非穆斯林所经营的商店。他促请所有商家必须遵守规定,否则将受到严厉的法律对付,包括吊销营业执照。

丹州地方政府行政议员办公室的消息人士告诉《当今大马》,这项规定已有多年,并非是州政府的新指令,惟州政府有意“加强”执行休业令。

据了解,往年受影响的商家,都会向州政府申请豁免休业一天。

348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7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非仅锡克人服务英殖民者,学者强调是“各族共业”

陈泓凯  Aug 4, 2022 9:31 AM  更新: 9:46 AM

热门电影《末基劳》将非马来人描绘为反派角色引发争议。博特拉大学农业系副教授哈菲兹认为,这部电影并未精确描绘各族在英殖民时期的角色。

哈菲兹(Hafidzi Mohd Noor)举例,在霹雳州首位英国参政司毕治(JWW Birch)于1875年遭暗杀后,英殖民政府随即从印度调入200名训练有素,且装备精良的锡克族士兵。

然而,他引述历史学家布永(Buyong Adil)的著作《马来人抵抗殖民的斗争》(Perjuangan Orang Melayu Menentang Penjajahan)提醒,英殖民者策划的所有行动,并非是由锡克士兵独自执行,而是与马来王宫护卫所共同完成。

“如果这些都在电影中呈现,我相信不会引起锡克族群的反弹和抗议,因为这仅仅是呈现事实。”

“所有族群的共业”

哈菲兹提醒,不应将英国殖民这一段历史,归咎于任一族群。

“当时并非如同电影描绘般,只有锡克士兵侍奉于英殖民帝国,这是我们所有族群,包括巫裔在内的共业。”

“我们不应相互归咎。历史是历史,我们无法改变,但我们可以从中学习。我们必须共同承担这个罪责。”

“末基劳(Mat Kilau)当时面对的不仅仅是殖民者,还有整个体制。布永在《马来人抵抗殖民的斗争》里已清楚写明。末基劳面对的是彭亨政府,不仅仅是殖民者。”

“无论从何种面向、何种角度来看,我们所有族群显而易见都对英国殖民负有责任。”

马来西亚锡克联合会此前批评《末基劳》电影,把非巫裔皆描绘为反派角色,或将造成种族与宗教误解。

全国教育改革行动委员会(IPPN)前日在隆雪华堂举办座谈“末基劳:电影与历史教育”。其他讲者为电影制作人阿米尔(Amir Muhammad)、国民大学(UKM)马来西亚与国际研究学院(IKMAS)副教授陈穆红,主持人则是马来西亚学术运动(GERAK)主席扎哈隆(Zaharom Nain)。

冀拓展本土锡克电影

阿米尔则半开玩笑地表示,自己喜欢电影《末基劳》的其中一个原因即是这部电影为许多锡克族演员提供工作机会。

“马来西亚不曾有部电影,有着数十名锡克族演员。我挑战你们列出(雇用大量锡克族演员)的其他电影。”

“这部电影让数十名锡克族演员获得薪资,但愿他们获得薪资。”

“或许他们以后还能够在其他叙事的电影中,获得其他工作机会。”

阿米尔随后正色道,想起纪录片《赛璐路壁橱》(The Celluloid Closet),叙述的好莱坞电影描绘同性恋角色的转变。

“其中一名受访者表示,‘我成长于50年代,荧幕上看到的同性恋者,都是愚昧、女性化、虚伪等等负面呈现,但至少显示我就在这里,我存在于这个宇宙,你在此后制作更好的电影,并纠正此事’。”

他希望马来西亚电影,也能在此基础上拓展出本土的锡克电影。



末基劳为民族或私利抗争?论者争议历史教育分歧

陈泓凯  Aug 4, 2022 8:21 AM  更新: 9:44 AM

电影《末基劳》大卖后,那段尘封的彭亨历史往事再度受到关注,甚至成为学者的争议焦点。

国民大学(UKM)马来西亚与国际研究学院(IKMAS)副教授陈穆红,与博特拉大学(UPM)农业系副教授哈菲兹(Hafidzi Mohd Noor)前晚就针对末基劳和巴哈曼等人的反抗动机,发生一番争辩。

陈穆红引述历史学者兰吉星(Ranjit Singh Malhi)的研究指出,巴哈曼(Dato Bahaman)和末基劳(Mat Kilau)或非如同电影所述,是为了捍卫马来主权和伊斯兰而斗争。

她表示,根据兰吉星研究,巴哈曼的抗争是缘于要求每月津贴从70叻币调涨至500叻币遭拒;酋长(Orang Kaya)头衔因违反英殖民法规遭彭亨苏丹剥夺;以及不满彭亨苏丹下令通缉。

陈穆红是前晚在全国教育改革行动委员会所举办,题为“末基劳:电影与历史教育”的座谈上,发表上述的看法。

调涨津贴仅抗争托词

然而,陈穆红说法却引起哈菲兹的不满。

哈菲兹著有多本历史专书。他认为,巴哈曼要求调涨每月津贴,仅仅是其抗争的托词。

“自己的家园遭侵占,为自己的家园而战是人之常情。”

“我认为,(巴哈曼要求调涨每月津贴)只是托词,英殖民者并不会满足他的要求,因为他们当时到来的目的,即是为了剥削这个国家和资源。”

他举例,彭亨、吉兰丹、登嘉楼、森美兰各处都有诸如断山战役(Perang Bukit Putus)的反英殖民抗争。

“他们为此献出生命,我们不应轻视他们的决心,声称当地人并非真心捍卫自己的国家。”

“历史学者声称巴哈曼起义,是因为每月津贴从70叻币调涨至500叻币(遭拒)遭拒,我认为这是个偏见。我认为这是(巴哈曼的)托词。”

“别忘了,英殖民者当时来到这里时,更改了既有的伊斯兰习俗法。督江谷(Tok Janggut)正是因此而起义,英殖民者以印度的民法取代了习俗法。”

研究历史应实事求是

陈穆红则提醒,历史学家必须阅读历史文献、官方记录等档案,探寻历史面貌,而非仅凭臆想做结论。

“我相信 ,历史教育能够形塑出共同的历史身份认同,乃至国族认同和爱国主义。”

“然而,却不应是未经批判的爱国主义。”

“我很认同一套政治哲学,即历史教育虽对形塑国族认同尤其重要,却应当按照史实正确教导历史,尽管这些史实可能是负面的。”

“我们应当共同承担历史的荣辱,无论它是个错误,是起冲突,抑或是负面的。”

强调马来土地遭侵占

哈菲兹则回应道,解读历史应当纳入当时的时空脉络。

“当时是19世纪,马来土地(Tanah Melayu)被前来的英殖民者占据。”

“我们不能仅仅为了维护国际关系,就否认这项(历史)叙述。”

“我们以马来西亚人的身份,捍卫这族群间的和谐关系,但我们必须将纳入当时的时空脉络。”

此次讲座是由全国教育改革行动委员会(IPPN)所举办。该委员会也推介所研拟的《国中历史教科书检讨与建议报告》。

读历史培养批判思维

此前,陈穆红也在座谈举例,国中三年级历史课本第七章讲述本地人反抗英殖民者时,并未让学生评断事件中的矛盾、动态、证据。

“我认为,我们历史教育的问题是,国族(建构)框架限制我们该如何解读历史、如何建构历史事件。”

“你能够想象课堂内讨论,末基劳并非国民英雄,只是为个人利益斗争吗?我很怀疑。”

她认为,既有的历史教育并非培养学生的批判思维,以评断《末基劳》电影,乃至任何历史叙述。

陈穆红表示,历史教育并非旨在给学生灌输“正确的历史”,而是培养分辨历史叙述的能力。

“如果我们提议发行多于一本历史课本,当权者势必会说,‘这会混淆学生’。”

“然而,如果你对学生分辨复杂历史叙述真伪的能力没信心,你又要如何期待他们能够在大选中决定我们国家的走向?”



《末》不符合史实?论者提醒观众诠释亦是关键

陈泓凯  Aug 5, 2022 9:40 AM  更新: 9:40 AM

本地历史题材电影《末基劳》上映后引发多项争议,其中有者批评电影内容不符史实。然而,论者对于历史题材电影需否需要符合史实,观点南辕北辙。

电影制作人阿米尔(Amir Muhammad)认为,并不存在所谓的史实电影,所有电影都是在当下时空拍摄,且作为大众消费的一环,因此胥视其当下的意义。

“在此情境下,电影中呈现或未呈现的内容,皆反映出我们当下的思考,以及我们希望人们在当下思考的内容。”

此外,他提醒,电影观众其实拥有主观能动性,并非被动接收电影传达的价值。

“黑白分明的事务,你能够理解成灰色地带;灰色地带的事务,你也能够理解成黑白分明。”

“这一切取决于你带着什么(意识型态)去观看电影。”

阿米尔认为,重要的是让观众能够接触到多元叙事,并交由他们决定接受哪些价值。

全国教育改革行动委员会(IPPN)周二举办座谈“末基劳:电影与历史教育”。其他讲者为国民大学(UKM)马来西亚与国际研究学院(IKMAS)副教授陈穆红,以及博特拉大学(UPM)农业系副教授哈菲兹(Hafidzi Mohd Noor)。

理解历史才能谈事件

然而,国民大学(UKM)马来西亚与国际研究学院(IKMAS)副教授陈穆红驳称,确实存在能够呈现历史事件复杂面向与矛盾的电影。

“电影是个三维呈现的媒介,理应能够更好地做到(呈现历史脉络)。”

她表示,唯有理解历史脉络,才能够更准确谈论历史事件。

博特拉大学(UPM)农业系副教授哈菲兹(Hafidzi Mohd Noor)认同陈穆红说法,即谈论事件必须符合历史脉络。

“这也是为何我认为,《末基劳》电影有着许多缺陷,(实际上)我们所有族群都对英殖民负有责任。不仅仅锡克族涉及(协助英殖民者),巫裔当时也和英殖民者共同合作。”

“我们必须维护马来西亚的和谐,但在论及历史叙事,我们必须从当时的时空脉络看待它,不应以现今情境超译(extrapolate)。”

不过,他同时也认同,不应苛求《末基劳》电影必须符合史实。

“我会放轻松地观看《末基劳》电影,将它视为消遣,而不去评论它是史实或杜撰。”

“所有史实电影理所当然是杜撰的,或是掺杂史实的杜撰,如果你寻求的是史实,就去看纪录片好了。”



本土电影过去仅反共反日,《末基劳》获赞罕见反英

陈泓凯  Aug 5, 2022 8:24 AM  更新: 8:57 AM

尽管坊间对电影《末基劳》的评价褒贬不一,惟电影制作人阿米尔指出,这部电影是马来西亚影史上鲜有的反英殖民电影,地位相当独特。

阿米尔(Amir Muhammad)透露,自己撰写《120部马来电影》(120 Malay Movies)一书期间,曾观遍1948年至1972年期间出版的所有马来电影,却未见任何一部触及反英殖民题材的电影,只有反日反共题材相关电影。

“大马是个被直接或间接殖民的国家,但我们不曾拍过任何一部反英殖民电影,这相当不寻常。这与印尼、菲律宾有着巨大差异。”

“《末基劳》电影无论有着什么样缺陷,在这一面向上仍是相当独特。它是一部非常含蓄的反英殖民电影。”

全国教育改革行动委员会(IPPN)周二在隆雪华堂举办座谈“末基劳:电影与历史教育”。其他讲者为博大农业系副教授哈菲兹(Hafidzi Mohd Noor)、国大马来西亚与国际研究学院(IKMAS)副教授陈穆红,主持人则是马来西亚学术运动(GERAK)主席扎哈隆(Zaharom Nain)。

恶行都归咎于荷兰人

哈菲兹随后接过话茬,感叹电影上映后,马来西亚社会才忽然意识,马来西亚此前原来是被英国殖民,而不是日本或共产党。

他讽刺道,电视台每当临近独立日时,都会重复放映一些老电影,惟影片中的敌人却是日本和共产党,“好似我们是从日本人和共产党人手中独立的。”

此外,哈菲兹分享,马来群岛在过去主要是被荷兰和英国两股势力所殖民,然而,马来文化对两者的刻画却天壤之别。

“马来谚语中,经常将荷兰人与负面印象挂钩,例如‘paku belanda’(荷兰钉子,意为价格无法改变),‘seperti belanda minta tanah’(像荷兰人索取土地,意为贪得无厌),却没有马来谚语反映英国人的恶行。”

“所有恶行都被归咎到荷兰人身上,因为荷兰殖民者不隐藏其恶行,而英殖民者非常狡猾,以致未能察觉其恶行,但其影响却远比荷兰殖民者来得深远。”

他因此支持这部电影,协助马来人认清马来西亚的殖民历史。

不曾被殖民论点荒谬

哈菲兹在总结发言时补充,《末基劳》电影反驳了此前盛行一时,马来西亚不曾被殖民的说法。

“尽管这部电影或许带有政治动机,却也向我们证实,马来西亚曾被殖民过,否则不会有末基劳(Mat Kilau)、督雅嘉(Tok Gajah)、拿督巴哈曼(Dato Bahaman)这类战士。”

“我希望从今以后,不会再有人提出荒谬的观点,声称马来西亚不曾被殖民。”

2011年,时任苏丹依德利斯师范大学(UPSI)历史系教授再纳克林(Zainal Kling)宣称,马来半岛不曾被英国殖民,仅仅是受到英国的“保护”。



《末基劳》演员赴“马来文明日”,穆团吁列官方节日

Jul 30, 2022 10:44 PM  更新: Jul 31, 2022 5:35 PM

编按:本文原本提到“马来文明日”现场播放《末基劳》,但经读者提醒与查证后,发现翻译有误,我们也随之修正并更改题目,希望读者垂注。谨此致歉。

伊斯兰捍卫者组织今天举办马来文明日,本地电影《末基劳》的演员还身穿马来传统服装到场出席。

这场庆典从今早开始在吉隆坡足协(KLFA)学院足球场举行。

现场还有其他活动包括马来文明展览、儿童涂颜色比赛以及马来传统游戏等。

伊斯兰捍卫者组织主席阿米努丁今天为活动主持开幕礼后,呼吁政府将伊斯兰历首日列为“马来文明日”。

阿米努丁(Aminuddin Yahaya)强调,马来文明日并不是鄙视或边缘化其他种族的节日,反之要成为吸引游客的旅游项目。

他也建议政府设立一栋建筑,收藏马来文明的遗产。

“因此,我们呼吁政府聆听怀念民族的语言和文明的马来人之心声。”

“我们要求政府将伊斯兰历首日(1 Muharam)列为马来文明日。”

激发马来人的身份认同

知名导演尤索夫(Yusof Haslam)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大赞今日活动,认为这项活动能够激发马来人对身份的认同。

他鼓励人们要多办这种活动,尤其是为了下一代。

“尤其是为年轻人。(他们)忘了历史、忘了为马来主权斗争的身份等等。”

“对我而言,我们应该举办这种活动,激发人们的斗志;而且可以观赏现在的热门电影《末基劳》。”

尤索夫也是《末基劳》导演贤苏(Syamsul Yusof)的父亲。

《末基劳》主要讲述1892年彭亨马来战士末基劳对抗英殖民军的故事,电影在大马上映13天后已累计5300万令吉票房,成为马来西亚史上最卖座的电影。

但部分评论人和宗教组织认为,这部电影强化非穆斯林的刻板印象,可能会造成种族与宗教的误解。

让年轻人认识马来文明史

现场观众哈兹克(Haziq Hailkal,21岁)认为,这样的活动对年轻人而言深具意义,而且能够补足年轻人对马来文明认识的不足。

“众多年轻人都不知道许多马来文明史。”

“譬如,很多人都不知道‘tanjak’礼帽的历史,穿戴目的、象征什么。”

另一名观众扎其(Mohd Zaki Ismail, 52岁)受访时则建议,每年定期主办马来文明日,以强化马来民族的文明,甚至可以将此列为旅游项目。

“我敦促政府将这项活动列入国家旅游的日历。”

“这项活动应该可以成为旅游业的新项目,让他们认识马来民族。”

日本盆舞节在7月中圆满结束后,伊斯兰捍卫者组织(PEMBELA)批评,尽管盆舞节含有偶像崇拜元素,但仍然获得众多穆斯林出席,因此矢言另办“马来文明日”与之对抗。

两天后,伊斯兰捍卫者组织声明将在7月30日举办“马来文明日”,惟改变说词,否认这场活动是为了反制盆舞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22-8-8 09:25 P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