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10|回复: 17

摊贩申诉遇到警察索贿,拿五百元还倒掉炖汤

[复制链接]

348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7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21-6-23 23: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今大马

摊贩申诉遇到警察索贿,拿五百元还倒掉炖汤

2021/6/6 3:15 pm

两名炖汤摊贩清晨准备前往茶室开档,却遇到三名警察拦截索贿。警察还以搜查毒品为由,倒掉小贩辛苦准备的炖汤,使到小贩当天无法做生意。

这两名摊贩是现年21岁的档主林添福与年仅13岁的助手陈俊杰。他们是在吉隆坡甲洞Ice 22茶室经营炖汤生意。

根据林添福,他们在6月2日(星期三)清晨6点许,开车出门前往茶室准备开档之际,途中遇上三名骑着摩哆的制服警察拦截。

他透露,由于当时为限行令的第二天,他们还来不及取得贸工部的营运批准函,警方于是对他们诸多刁难。

“他们要检查我们,我们没有问题。但由于那时身上还没有贸工部的信,他们就找很多借口(刁难),还怀疑我们身上有毒品。”

根据林添福,警察为了“搜出”毒品,还把放在车内总共33盅的炖汤,一盅一盅地倒掉,让他心痛不已。

“我问他们,为什么要倒掉我的汤?他说是要倒掉看看里面有没有毒品。”

警方拿走五百元才离开

根据林添福,警察当时威胁他们,如果没有能力偿还一人1500令吉的罚款,则准备进去扣留所。

他续称,警察也检查过他的钱包,发现里面有不少现金,接着开始暗示要用钱解决。

“他们查过我的钱包,发现里面有不少钱,但我说这些现金是要用来购买材料、打油和吃饭的。所以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最终从原本的3000令吉,减到500令吉。”

林添福表示,警察拿走了500令吉现金后,才放过他们。

根据林添福,整起事情前后历时大约一小时45分,即大约早上6点45分至8点半。

他透露,警察倒掉的汤内含药材、鸡肉、排骨等等,给他们带来大约三四百令吉的损失。

“汤被倒掉之后,我那天已经没办法开档,所以之后就直接拿东西回家洗干净。”

“这里是新开张的茶室,我们才开档两个月,想出来创业赚点钱,没想到遇到这种事情。”

“我们其实没有做错事情,但遇上这种情况,我们当时也很慌张,不懂如何应付。而且那时他们戴着头盔和口罩,我们根本认不出他们,也没记下摩哆车牌。”

“他们拿走500令吉,我没什么要紧,但看到他们把汤一碗一碗倒掉,我很心痛。”

林添福与陈俊杰今日上午在行动党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和团队陪同下,在茶室外召开记者会,说明此事。

林立迎自掏腰包协助

林立迎透露,两名小贩当天下午向他的团队投诉后,他们便联系冼都警局,要求警方调查此事。

他指出,警方当天派出三名警官向小贩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并承诺会安排他们到警局认人。

不过,林添福坦言,事发当时他们都很慌张,加上警察戴着口罩,已经记不得对方的长相。

记者会上,林立迎也自掏腰包,移交500令吉给林添福和陈俊杰,借此鼓励他们不要灰心。

“我希望他们不要灰心,因此在这里散播一些正能量,鼓励他们。”

林立迎直言,全马各地都有发生警察索贿的事件,而从第一次限行令至今,他也一直接到许多民众的相关投诉。

他说,在前任总警长阿都哈密仍在位时,他曾致函哈密要求改善这些问题,但始终不了了之。

可寻求当地议员协助

记者询及若有民众遇上类似情况,应该如何应对时,林立迎建议,若遇上警方敲诈或勒索,民众可以直接寻求当地议员的协助。

“有一招是相当管用。若有警方敲诈勒索,你们可以去找自己的YB(国州议员)。警方一听到YB这个字,他们会比较怕,这个很管用。”

此外,林立迎也再次促请政府设立警察独立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并让执法人员包括警察配戴随身摄像机,以记录他们执勤时与公众的互动。

他也要求政府制定更严格的法令,对付贪污警员,如执行监禁刑罚。

“政府应该执行更严格的惩罚。如果有警方触犯法律和贪污,不要只是调职换他们到其他地方工作,我们要送他们去监牢。不管警方是贪污50令吉还是500令吉,他们都会被送进监牢的话,其他同僚才会感到害怕。”



警方传召炖汤摊贩父亲女友,林立迎直言“不合理”

叶蓬玲  2021/6/8 6:00 pm  更新: 2021/6/8 7:18 pm  傍晚7点03分更新

昨天传召炖汤摊贩林添福录口供之后,冼都警方如今也要传召他的父亲及女友给供,助查警察拦截索贿的案件。

冼都警区主任马永来今天接受《当今大马》采访时证实此事。

他说,这是警方一般的调查程序,旨在全方位角度查案,厘清事实真相。

“我们必须在调查过程中消除所有疑点,涵盖所有角度,找出真相。”

“这是一般的调查程序,我们无法详细透露内部调查过程。”

马永来较后告诉《当今大马》,警方今天早前也已亲自走访林添福做生意的茶餐室,向当事人和及茶餐室东主录取口供。

他说,林添福家属目前皆未前往警局给供,其中父亲人在丹绒马林,而女友正在工作。

申诉遭警方拦截索贿

事缘,甲洞炖汤摊贩林添福偕同行动党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召开记者会申诉,上周三(2日)清晨6点许,他带着13岁助手陈俊杰开车前往茶室准备开档途中,在大马森林研究院(FRIM)附近遭三名骑着摩哆的制服警察拦截。

他们指控,三名警察以“搜毒”之名,倒掉车内的33盅炖汤,随后更拿走500令吉现金,才愿意放过他们。

《马新社》前天报道,冼都警方已援引《刑事法典》第384条文(勒索罪)调查,并将传召两名当事摊贩及林立迎助查。

今天下午,行动党甲洞行动小组面子书专页贴文透露,警方今天通知小贩,要求其父母、女友及弟弟给供助查,引起网民热议。

抨无需传召不在场者

另外,《中国报》报道,林立迎今天受访时表示,警方传召不在场的人给供之举非常不合理;况且林添福已经21岁,无需传召其父母给供。

林立迎认为,林添福的家人和女友无需理会警方的传召,并敦促警方大可联络他本人。

他称,警方原安排当事人在昨天认人,但最终没有成事。



炖汤摊贩改口供,谎言穿帮或息事宁人?

吴湘怡  2021/6/15 6:20 pm  更新: 2021/6/15 7:01 pm

甲洞炖汤摊贩林添福申诉警员索贿案件出现巨大转折,林添福向警方改口供,但改口供的原因却成了罗生门。

林立迎与其团队今午前往林添福做生意的茶室,与林添福一同召开记者会。不过,双方说辞却互相矛盾。

林立迎指林添福“欺骗他、媒体与警方”。不过,林添福则强调没有撒谎,反而是为了息事宁人才改口供。

林立迎向各方道歉

根据林立迎,昨日他的两名助理陪同林添福前往警局认人和给供,不料林添福却更改口供,承认之前捏造对警方的指责。

“这几天我们都发现到他的说法有点出入,直到昨天他在我的助理和查案官面前改口供,承认他对警方的指责是假的,还说从来没发生过这件事。”

“为何要制造谎言呢?他的说法是,6月2日那天他们为了不要开档,所以制造这个谎言。”

根据林立迎,当林添福改口供时,其助理和查案官曾多次提醒林添福,一旦改口供即等同报假案,后果非常严重,但林添福依然坚持要改。

“当天他蒙骗了媒体,也欺骗了我和警方,报假案给假口供。为了这件事,我要向所有方面、警方、媒体、还有受新闻误导的民众诚恳地道歉。”

林添福的13岁助手陈俊杰今天没有在场。

林添福坚持没撒谎

林立迎发言后,即邀请林添福向媒体说出事情的真相。

让人更为意外的是,林添福的言论却与林立迎的说法矛盾。

林添福坚称没有说谎,当天确曾遭到警员索贿。

他称,没料到事情闹大之后,持续受到警方长时间调查和问话,还有媒体多方面的关注,让他无法承受压力,只想息事宁人。

“我只是一名小贩。但现在每天要来往警局……我也需要工作,不想这个事情一直延续下去。太浪费时间,也认不到人,希望事情可以快点解决,所以才说没有发生过这件事。”

根据林添福,迄今他已前往警局给供三四次,而警方也曾多次前来他的档口问话,昨天更是从中午12点就开始待在警局,直到晚上8点才能离开。

“光是昨天就用了我八个小时,我无法开档做生意,什么也做不到……我真的不想再每天这样下去,我只是想用自己的方式解决这件事。”

愿意面对可能后果

询及是否清楚知道改口供的后果,林添福说,确实有想过此事,也愿意面对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后果。

他再三强调没有撒谎,纯粹为了息事宁人才改口供。

他也称,整件事发生以来,自己一直处在被动的位置,但他其实无心闹大这件事。

他说,就连当初召开记者会,也不是其本意。

“我一开始都没什么准备要开记者会,我是处在一个被动的位置……现在我真的受不了这个压力,所以才想快点结束。”

“我也觉得我应该道歉,但这是因为我不想把这件事情闹大,所以才临时改口供。”

“单单是录口供,有试过一天三四次,有时到半夜。我只是想好好做自己的小生意而已,加上昨天也认不到人,我就觉得算了,所以改口供。我当时也不知道可以选择销案。”

“我只是想尽快解决而已,我不是自导自演,我只想继续做回我自己的事。”

“以警方口供为准”

对于林添福的说法,记者较后也要求林立迎回应。

林立迎强调,一切都是以警方录取的口供为准。

“他在警方面前所讲的口供,才是立足法律的言论。他现在讲的都是不能立足(法律)。”

林立迎也说明,6月4日召开记者会前夕,其助理曾与林添福确认和沟通,获得对方同意才一同召开记者会。

另一方面,冼都警区主任马永来接受《当今大马》联系时证实,林添福向警方承认报假案。

“昨天他也为他的过失,向我道歉。”

昨日,马永来也证实,两名小贩已经前往警局认人,但无法认出涉事警员。

申诉警方拦截索贿

林添福6月6日在林立迎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申诉,本月2日清晨6点许,他带着13岁助手陈俊杰开车前往茶室准备开档途中,在大马森林研究院(FRIM)附近遭三名骑着摩哆的制服警察拦截。

林添福指控,三名警察以“搜毒”之名,倒掉车内的33盅炖汤,随后更拿走500令吉现金,才愿意放过他们。

冼都警方援引《刑事法典》第384条文(勒索罪)调查此案。


348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7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6-23 23: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亚洲时报

骂警巫裔妇女已落网 再迪:将延扣调查

2021年6月22日

(本报亚庇21日讯)怒罵挑衅警方的巫裔妇女己被警方上门逮捕,并延长扣留调查。

这名34岁妇女是日前在甘拜园沙巴警察总部路障,向在场执行任务的警察作出怒罵挑衅行为,于昨日上午11时30分遭警方扣留警查办。

亚庇警区主任莫哈末再迪今日在记者会上表示。警方今天早上把嫌犯带往亚庇法庭申请将延长扣留2天。

他表示,落警网的该名嫌犯是于亿达路一座公寓的住宅被警方逮捕,当时她被逮捕时没有反抗,给予警员合作。

他表示,当时黑色上衣,牛仔裤和戴上头巾的妇女本月1日向执行任务警员作出重重的恶言,包括怒罵,挑衅及恐吓。

“嫌犯向警方扬言,好才你是男的,但若果你是女的我会把衣服扒光,然后拥抱你。"

他说,警员也在她里把当天身穿的衣服,牛仔裤,手机,逾期路税车辆的注册卡及车锁匙。

她是本月1日在路障因车辆路税和保险逾遭警方开罚,才导致巫裔妇女怒火冲天现场怒罵警员。

而受到言语怒罵的警员也己向警方作出投报。

再迪表示,警方己向当天在现场7名警员及1名警官和志愿警卫团录取口供,以协助调查。

他说,警方将会援引刑事法典第509条文(以特定语言及身体姿态侮辱他人)作出深入调查。

在该条文下,一旦罪成可被监禁5年或罚款或两者兼施。



诗华日报

路税保险逾期被开罚单 火爆女司机竟向警叫嚣

2021年6月18日

(亚庇18日讯)车辆路税和保险过期遭警方开出罚单,巫裔妇女司机心有不甘而向在场执行任务的警察作出怒骂挑衅行为。

沙巴州警察总监拿督哈扎尼证实这起事故中表示,受到言语怒骂的警察己向警方作出投报,也将会援引刑事法典第509条文(以特定语言及身体姿态侮辱他人)作出深入调查,一旦罪成可被监禁5年或罚款或两者兼施。

据悉,这名年约40岁的巫裔妇女驾车沿着必打丹路网亚庇方向行驶抵达位于甘拜园沙巴警察总部军警路障时发现该车路税己过期多个月而被警察指示停到路旁接受进一步检查;同时也查获其车险也过期,而一同向她开出两张罚单。

此刻,该身穿黑色上衣,牛仔裤和戴上头巾的妇女在警方向他开出罚单过程中,突然怒气冲天、把声量提高及充满挑衅性言语向着执勤的警察谩骂;拥有高素素质及执勤能力的警察多次尝试稳定其情绪时依然不休地出言不逊,持续地辱骂警察。

较后,警方当场开出两张罚单后,让她签署名字时妇女一边谩骂和举起手机拍摄警察的样貌,同时也仔细地检查罚单写上违法条规,签名后仍然大声喃喃自语谩骂上车离开。

这起怒骂警察事故的视频也在近日于社交媒体上广传,引起各界议论纷纷。



黄明志更愿相信小贩说词 为讨生活迫于无奈才翻供

2021年6月21日

(吉隆坡21日讯)大马歌手黄明志午夜再发文,声明更愿意相信年轻小贩的说词,并指年轻小贩是“被迫翻供的”,而不是“他翻供”!

他指出,小弟弟(年轻小贩)为了怕迟到被骂,开记者会污蔑警察贪污,然后最后翻供承认自己报假案,因此换来更高的刑法。这样的“剧情”比起来比较难让人相信。

他说,既然小弟弟翻供的原因是因为生活窘迫,需要开摊。那就应该从他经济方面下手去解决,让他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去指证黑警,而不是放他去承认他做的是假口供。这样会让他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中。

“虽然,小弟弟上报的那几天生意很好。但接下来警方三天两头动不动找他去录口供,录到三更半夜,导致他没有办法去开摊做生意好几天。”

“所以,他才决定要翻供,因为他想去开摊赚钱,不想继续耗下去了。这是在你们记者会之后,他私底下对记者说的。所以很明显,他翻供是因为迫于无奈。整件事情的重点在于,‘他是被迫翻供的’,而不是‘他翻供’。”

黄明志今日午夜在面子书发布长文,回应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昨晚的视频谈话时,如是表示。

他说,警方说有闭路电视证明,小弟弟是9点才出门,不是6点出门,所以警方证明了小弟弟说谎。他质问,请问闭路电视的链接在哪里?

“就算闭路电视证明了小弟弟迟到。就代表警察没有贪污吗?就证明了警察没有倒他的汤吗?迟到和贪污这两件事情有什么关系吗?我上课迟到,就代表我考试作弊吗?”

“警察贪污,欺压百姓,为了保护黑警,想办法让小弟弟知难而退。这样的‘剧情’我比较愿意相信,因为我是马来西亚人,这种事情太多了。。。重点是,这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我身上无数次了。我就是当事人之一。”

黄明志说,反之,一个连迟到都怕被骂的人,不怕警察?还开记者会污蔑警察?怕迟到,不怕坐牢?

此外,针对林立迎献议安排义务的律师团队帮助黄明志打官司,黄明志则回应说:“我自己的官司,我自己会想办法。自己跌倒了自己爬,这些年来都是如此。但还是感谢YB愿意提供援助。”

“身为一个平民百姓,我不能够做什么,只能够用我仅有的钱硬硬去帮助他。我只是一个歌手,不是议员,也没有靠山。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在此他希望YB可以用自己的专业和行动党的力量去解决黑警的问题,让事情圆满解决,绝不妥协。不然黑警只会继续猖狂下去,到时候你我都会是下一个受害者。感谢YB。



炖汤小贩捏造被黑警勒索风波 林立迎指有网红借机炒作蹭热度

2021年6月22日

(吉隆坡22日讯) 民主行动党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直言,许多网红在炖汤小贩捏造被黑警勒索500令吉事件上,伺机炒作蹭热度赚钱,并非真的为小贩打抱不平。

林立迎表示,若他们评论这件事的影片含有广告,他们就是借此事来赚钱,而不是为小贩申冤。

“他们纯粹因这件事很火红,希望更多民众点阅他们的视频,越多人点阅,广告费越多。”

“他们甚至可以拍摄第二部,第三部,第四部,因为事件的热度还在。”

“真相未出炉,检察署一天还未提控,大家都在热论,这些网红都会继续炒作。”

他透露,其中一名网红还未上载其视频时,对方的贴文仅有逾千人点赞,逾百人转发,然而当该网红上载自己的视频后,就有6万多人观看,3万多人转发。

林立迎今天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如此表示。炖汤小贩捏造被黑警勒索事件纷纷扰扰,事件发展至今,林立迎仅表示,自己只有一个回应,那就是本身向媒体,警方和公众道歉,因为对方报假案欺骗了自己和大家。

他表示,尽管如此,本身助理也会继续和两名小贩保持联络,自己也告诉两人,若警方再传召他们或要上庭就必须面对,本身也会安排律师协助他们。

对于小贩指召开记者会是被“通知”一事,林立迎回应说,事情曝光后,本身和其助理都有清楚和多次告诉小贩,召开记者会寓意著将会有电视台和其他媒体,前来拍照采访,并问小贩是否可以应付。

他说,这名小贩表明本身可以应付,大家可以自行判断他们在记者会上回应各类提问的表现。

由于警方今日已证实会再传召林立迎和两名小贩录口供,林立迎表示,他会第一时间联络两名小贩,安排律师陪同他们,前往警局录口供。

林立迎早前为2名年轻小贩召开记者会,指有警员在小贩前往开档途中截查他们,2人由于未能出示营业批准信,被警员以“藏毒和贩毒”嫌疑之名,勒索500令吉“喝茶钱”,甚至公然倒掉耗时5小时熬煮的炖汤。

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后,未料林立迎日前临时召开记者会,指事主在本周二应警方传召到警局进行认人程序后,向警方提出欲更改口供的请求,并就此更改口供内容,指早前所提事件是子虚乌有。

不过,21岁小贩林添富则对媒体表示,其第一份报案书内容皆属实,惟自己因不堪事件所带来的压力,才选择更改口供。

他也说,本身起初并不知事件会引起如此大风波,并称当时是被林立迎“通知”召开记者会,而非自己本意。


348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7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6-30 15:26:2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甲洞摊贩又变卦,转用回最初口供

2021/6/23 7:51 pm  更新: 2021/6/23 7:56 pm

甲洞炖汤摊贩林添富案再有转折,林添富今天再度要求警方改口供,转用回一开始指责黑警勒索他的供词。

根据《中国报》的面子书直播,林添富今天到警局给供时,推翻6月14日的“报假案”口供,反而回到他首次给供的立场,即他确曾遭到黑警勒索。

他向警局外的媒体表示,警方是针对6月15日的记者会事件传召他问话,以向他查问整件事情的由来。

“今天来(警局)的主要目的是讲回我原本讲的东西,就是我要(这个案件)继续调查下去,看能不能把这些坏人绳之以法。”

感谢黄明志鼓励相助

根据林添富,艺人黄明志也鼓励他坚持原本的口供。

“他叫我敢敢去面对,所以我今天不打算再翻供,就讲回我原本所发生的事,从头到尾讲回去一遍,保持我第一次报案时的口供。”

他表示,黄明志亦献议为他提供经济援助,虽然他没有接受,但十分感激黄明志的相助。

林添富表示,不管是黑警勒索事件或他6月14日推翻口供一事,他都会全面配合警方的调查。

当记者询及有关“睡迟来不及开档而撒谎”的说法,他则一口否认。

“我本身是档口的老板。如果我睡迟怕被骂的话,没理由我不怕进监狱……是比较没这个可能的。”

警方交由检控官决定

林添富6月15日记者会隔日,冼都警区主任马永来陆续向多家中文报章透露,警方检查林添富公寓住家外的闭路电视画面后,证实对方早前指控遭遇警方勒索的说法,皆为“睡迟来不及开档,害怕被老板责骂”而捏造的谎言。

林添富表示,将把所有后续事情交给律师处理与警方调查。

马永来向《当今大马》证实,林添富选择坚持先前的说法。

至于警方会否采取行动对付他6月14日推翻口供之举,马永来简短指出,警方将交由检控官决定。

林立迎早半小时抵达

根据媒体报道,林添富是在律师蓝研綪陪同下,于下午1点40分抵达冼都警局。

行动党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则在大约半小时后,即下午2点左右抵达。

不过,两人没有碰头。林立迎较后接受《当今大马》联系时说明,警方是针对他于6月15日所召开的记者会,传召他问话。

他透露,查案官主要询问和向他了解,为何林添富6月14日向警方承认给假口供后,却在15日的记者会上坚称受到警员勒索。

“查案官问我是什么原因,我说我也不知道。”

他指出,警方向他问话大约耗时一小时,这也是他第二次向警方给供。

林添富拒林立迎协助

林立迎重申,依然愿意向林添富提供法律援助,但林添富已经婉拒。

根据林立迎,他的团队昨天多次电话联系和传简讯给林添富,以表明愿意提供法律援助,但对方没有接听电话,迟至晚上9点许才给予一个简短的回复。

“根据他的回复,他只是说:没关系,谢谢。”

不过,林立迎为林添富找到律师,感到高兴。

“看到他有律师陪同至少是件好事。我相信,没有律师会劝这个小贩欺骗警方,我相信律师会劝他说出实话。”

对于此事,林添富受询时坦承拒绝了林立迎给予的后续援助。

他直言,林立迎两度在未正式取得他的同意下召开记者会,因此如今他选择拒绝来往,但依然感谢对方曾给予的援助。

“对,我选择拒绝(林立迎的援助)。首先我很谢谢他帮助我那么多,但整个过程中,包括一开始的记者会是没有完全经过我的允许和意见就进行的。”

“首先是他的助理来问我,我说我先要考虑,不想把事情闹大。但过了一阵子又有另一个助理前一天来说,隔天上午11点会有记者会,所以我只好说OK,没办法。”

“第二次说我报假案的(15日)记者会,当时他助理先来问我那天有没有在咖啡店,说有东西要拿给我,所以我就过去。但去到的时候,事情却和我想象中完全不一样,是一场记者会。”

“所以我个人觉得……我也是很谢谢他们啦,但我也不想再麻烦他们下去,我想自己解决我的问题。”

同场记者会各执一词

林添富6月6日在林立迎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申诉,本月2日清晨6点许,他带着13岁助手陈俊杰开车前往茶室准备开档途中,在大马森林研究院(FRIM)附近遭三名骑着摩哆的制服警察拦截。

林添富指控,三名警察以“搜毒”之名,倒掉车内的33盅炖汤,随后更拿走500令吉现金,才愿意放过他们。

冼都警方后来援引《刑事法典》第384条文(勒索罪)调查此案,并在6月14日要林添富及陈俊杰前往警局认人,惟他们无法认出“涉事警员”。

隔天,林立迎与林添富一同召开记者会,但双方各执一词。林立迎透露林添富向警方改口供,承认之前对警方的指责是假的,还说从来没发生过这件事。

但林添富却向记者坚持没有撒谎,反而是为了息事宁人才改口供。



民众一路之隔接五千元罚单,警坚称依SOP执法

2021/6/27 1:57 pm  更新: 2021/6/27 2:19 pm

行动党马六甲市国会议员邱培栋前日为一名马六甲妇女打抱不平,这名妇女到离家约8公里的商场采购日用品,但因为商场旁边马路属于另一个县,结果警察向妇女开出5000令吉的罚单。

邱培栋召开记者会后,马六甲中央县警区主任阿菲占尼查(Afzanizar Ahmad)今日强调,警方是遵照限行令标准作业程序(SOP)执法,而女子没有正当理由跨县。

到姐姐的家?

根据《马新社》,阿菲占尼查称,这名40岁女子是在6月13日上午11点半左右,于马六甲中央县峇株安南(Batu Berendam)的Jalan Angkasa Nuri遇到路障时遭罚。

他续称,执勤警员得知女子从位于亚罗牙也县榴梿洞葛(Durian Tunggal)的Taman Desa Idaman,外出8公里跨县。

“警方询问时,女子说她跨县要去Taman Merdeka的姐姐家。”

“她并没有说因为她要去宜康省(Econsave)采购日常用品,虽然日常用品在榴梿洞葛就可以买到了。”

他接着说,警方是根据《2021年传染病防治条例》第4(1)条文开出罚单,因为这名妇女无法出示文件或提出正当理由就跨县。

他也补充,若受罚者不满可向马六甲中央县的卫生局提出上诉,以寻求降低罚款额。

离家仅8公里

6月25日,邱培栋召开记者会说,这名妇女当时只是到住家8公里外的宜康省商场购物。

根据邱培栋,事主住家与商场皆属于亚罗牙也县范围,但商场旁边的马路却属于中央县。

“这里一步之差,不到100米的距离,那边是亚罗牙也县,这边是马六甲中央县。”

邱培栋的面子书专页也有上载记者会影片。影片显示,邱培栋指出,事主当时在宜康省旁边的马路遇到警察,而警方指她无故跨县开出罚单。

他质疑,警方开罚的逻辑是否意味着,住在相隔一条马路的Taman Merdeka居民,全都不可跨县到眼前最靠近的,但属于“跨县”的宜康省采购。

他认为,警方执法时应斟情处理,不应让无辜的市民遭殃。他也承诺会协助这名女子向卫生局上诉,倘若无法成功,则准备上法庭申诉。



申请跨州信接到警员私讯,隆市女子举报骚扰

2021/6/30 12:00 pm

吉隆坡一名女子透露,曾到文良港警局申请跨州信函,岂料之后却接到警员的私下讯息联系,因此报警举报警员的不当行为。

这名女子昨天在推特发文指出,昨天到警局申请跨州信函时,其实是与女警员交涉。

因此,她认为,私下传讯的男警员可能曾处理其申请,因此得以取得电话号码,并使用WhatsApp发讯。

这名女子昨晚就此事报警。

旺沙玛朱警区主任阿沙里(Ashari Abu Samah)较后发表文告指出,女子报警前,警方已鉴定私下传讯的警员。

“警方不会包庇任何做错事的警员,反而会毫不犹豫对付他们。”

他补充,吉隆坡警方廉正和遵守标准局(JIPS)正在调查此事。

借职权之便联系女性

这并非是2019冠病防疫期间首次发生民众个资遭执法人员“滥用”。

今年2月,也有女网民投诉,警员在路障临检时,借故索取个人资料,之后使用手机即时通讯程式联络,声称想要“交朋友”。

6月初,一名女网民则投诉,在接种2019冠病疫苗后,收到自称是接种医生的“关心”讯息。女子认为,这种趁着职务之便滥用他人资料的做法,实在令人担忧。



诗华日报

在社媒辱骂警员“疯人的作法?”兵南邦警方开裆调查

2021年6月26日

(亚庇26日讯)一名人士接到违反防疫标准作业程序(SOP)罚单后,在社交媒体辱骂警员,兵南邦警方将开档调查。

据兵南邦警区主任莫哈末哈理斯依布拉欣表示,有关人士的辱骂简讯,是涉及一名兵南邦警察局高级警官。他是在这次行动管制令3.0期间,执行任务时开出罚单予该名违反防疫SOP的人士。

事后有关人士将相关图片以及「从丽都(亚庇)到兵南邦实威霸级市场(兵南邦),没有合理理由下跨县,罚款5,000令吉,疯人的作法?」的字句,在社交媒体流传,并引起民众热议。

哈理斯表示,在确认情况之后,确认的确有来自兵南邦警察局的警官,对该名违反防疫SOP的人士开出罚单。有关人士的作法,违反了刑事法典第509条文(以特定语言及身体姿态侮辱他人)。

警方将引用刑事法典509条文调查有关案件,一旦罪成,将可被判坐牢不超过5年或罚款或两者兼施。

他也劝告民众勿在社交媒体,随意上传及分享任何抵毁他人的字句,特别是影响大马警方的言论。同时也希望民众时时遵守所规定的行管令防疫SOP,否则将被执法单位採取法律行动。

348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7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7-2 20:26:16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关丹居民举白旗求援,警方命撤下不然罚5万

黄凯荟  2021/7/1 7:20 pm  更新: 2021/7/1 7:33 pm

大马冠病疫情未缓和,民间发起升白旗自救运动。惟公正党德伦敦州议员沈春祥申诉,关丹居民升旗求助,却遭警方勒令取下,甚至扬言开罚5万令吉

沈春祥向《当今大马》指出,今日走访武吉士东阁(Bukit Setongkol)的13户家庭,以便了解详情。

他说,居民是在星期二从网路上看到升白旗自救呼吁,并在6月29日下午在住处路口两处升起白旗求助。昨日,这些家庭收到非政府组织的救援。

沈春祥宣称,岂料昨日下午,村长前往要求撤下旗帜,惟劝说不成,随后就带着警员再度要求撤旗,而警方甚至扬言开罚5万令吉。

“星期三的时候村长过去看,跟他们说要把旗拿下来,因为这样有错。居民说真的是没有东西吃所以求助,到底错在哪里?”

“村长过后出去,不到五分钟这样就叫了警察来了,村长带着警察进去。警察就命令这些村民,说这是不对的,要他们拿下来。”

“警察也说,如果事情在网路上闹大了,就会开罚他们5万令吉。”

质疑警方执法根据

沈春祥透露,这13间住家居民多是小贩及打工族,实施限行令后已没法工作近2个月。

“我们要问的是,到底哪个条例说不行?警方现在用什么法律、什么条例来说这是犯法?”

“人民已经是真的没饭吃,把白旗升起来,这是求助的意思,告诉别人他们需要帮忙。”

沈春祥也补充,村民昨日指示后撤下两面白旗,但警方的要求并不合理,因此今日巡访时重新升起一面白旗。

“我刚刚也买了一些物资给他们,其他社团看到也会来帮助他们,这到底是错在哪里呢?”

等待关丹警方回覆

《当今大马》已联系关丹警区主任莫哈末诺(Mohamad Noor Yusof Ali),并等待回应。

全马自6月1日落实全国封城,原定6月28日届满结束。不过,政府推出新的复苏期四阶段标准,全国封城令预计将延长到单日确诊数降回4000例以下。

行动限制遥遥无期,6月28日晚间民间开始在网路发起白旗自救运动,标语是“不必感到羞愧,就挂起白旗盼望有人会前来支援。”



“白旗是挂在屋外凉棚”,关丹居民将报警自清

黄凯荟  2021/7/2 1:59 pm  更新: 2021/7/2 4:30 pm

关丹武吉士东阁居民昨日指警方禁止张挂白旗并勒令除下,甚至扬言开罚。虽然彭亨总警长蓝里宣称那是因为居民将白旗挂在电线杆上,但根据公正党德伦敦州议员沈春祥,警方要求拆下的白旗其实是挂在居民屋外的凉棚。

沈春祥告诉《当今大马》,武吉士东阁(Bukit Setongkol)的居民6月29日在两处挂上白旗,一个在路口的电话线杆,另一个则是在居民屋外的凉棚。

他续称,警方6月30日到访时乃要求居民拿下凉棚的白旗,而非蓝里所说的电线杆上的白旗。

沈春祥说,由于居民坚持曾接获警员警告,因此准备在今午到警局投报备案。

“居民觉得冤枉,他们真的是被警察要求一定要把旗拿下来。当时听到的有5、6个人,他们待会将会去报警备案。”

警方否认勒令及威胁

沈春祥昨天告诉媒体,这些居民升白旗求助,却遭警方勒令取下,甚至扬言开罚5万令吉。

不过,蓝里(Ramli Mohamed Yoosuf)随后发文告说,警方并没有威胁居民。反之,他解释,由于居民将白旗挂在电线杆上,警方才会要求居民拿下。

全马自6月1日落实全国封城,原定6月28日届满结束。不过,政府推出新的复苏期四阶段标准,全国封城令预计将延长到单日确诊数降回4000例以下。

行动限制遥遥无期,民间近日发起白旗互助运动,呼吁生活面对危机这不必感到羞愧,可挂起白旗表达需要支援。



关丹事件掀寒蝉效应?甲洞居民挂了白旗又撤下

黄凯荟  2021/7/2 4:28 pm  更新: 2021/7/2 4:31 pm

彭亨州关丹传出警方勒令居民撤下白旗的事件后,吉隆坡甲洞一户人家据称担心类似的遭遇,而自行撤下白旗。

根据行动党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他先前接到通知指增江一户木屋家庭升白旗求援,于是今早走访探视,并送上粮食救援。

林立迎告诉《当今大马》,这户家庭昨日在自家铁门升起白旗,但后来却担忧警方滋扰,而又撤下白旗。

“因为有人告诉他们说,这样放警察会开罚,他们今早就拿了下来。昨天的新闻说关丹那里警察去警告,新闻传得很厉害。”

根据林立迎,增江这户家庭有一名中年男子及两名老妇。男子原本是家中主要经济支柱,但无奈疫情期间失去工作和收入,生活陷入困境,才无奈在7月1日挂起白旗求援。

林立迎吁别怕挂旗求助

林立迎强调,民众挂旗寻求援助并无触法。

因此,他说,若任何民众遇到执法人员的骚扰或开罚的问题,也应勇于求助。

他稍后也推文讽刺,民众如今生活已水深火热,有人却为了照顾政府的面子而阻止人民求助。

“如果我晚一点收到消息,这户人家可能就无法收到帮助。我为他们感到可怜,这种情况下,还有人不要让受苦的人获得帮助。”

“如果我们没法帮忙,他们就继续静静……我敢肯定,还有其他人因为害怕对付而不敢升白旗。”

“请你们不要吓唬这些已在受苦的人,这是我们相互帮忙的时刻,不是照顾政府颜面的时刻!”

警澄清不会对付挂旗者

昨日,公正党德伦敦州议员沈春祥向媒体指出,关丹武吉士东阁居民挂上白旗后,警方勒令撤下旗子,甚至扬言开罚。

彭亨总警长蓝里随后发文告说,警方并没有威胁居民。反之,他解释,由于居民将白旗挂在电线杆上,警方才会要求居民拿下。

蓝里也已澄清,目前没有任何法令或标准作业程序禁止升白旗,他也已下令警方勿对付挂旗的居民。

根据沈春祥,警方要求拆下的白旗其实是挂在居民屋外的凉棚。



诗华日报

殡葬业者接2万罚单 将通过法律途径争取公道

2021年6月30日

(北海30日讯)殡葬业者控诉其载送一名逝者棺木前往武拉必进行安葬仪式时,遭警员指其违反禁止殡葬游行标准作业程序(SOP)而被开出2万令吉罚单。

这名业者表示不满被警方开出的罚单,因此,除了报警,也已咨询律师意见,准备通过法律途径争取公道。

37岁的988殡葬服务业者廖祥钧(亚坤)今日在代表律师斯哇古玛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

他指昨日早上11时30分,当他在北海拉惹乌达丹绒阿曼住宅区,坐在车内准备载送一名逝者棺木前往武拉必进行安葬仪式时,突有4名警员包括一名警长趋前,指其已违反SOP。

他解释,当时是坐在车内驾驶,其一名员工在前方指挥交通,而死者家属则从住家外走动约200公尺路段,以送他们的先人最后一程。

他认为自己只是坐在车上,并没违反SOP,因而质疑警方开出罚款的理由。

他说,当天中午1时许处理殡葬事务后,前往麦曼珍警局接领2万令吉罚单。

“我不满被警方开出的罚单,所以下午2时46分到北海警局报案。”

廖祥钧的代表律师斯哇古码表示,周三上午他与廖氏前往威北警局与副警区主任及卫生局官员询问及了解情况。

他说,若警方不取消罚单,其当事人将通过法律途经解决。

另一方面,威北警区主任诺再尼助理总监受询时说,警方当时接到民众投诉,而业者是因为游行及群聚有违SOP而接罚单。

他强调,国安理事会制定的SOP,严禁殡葬仪式上的游行。

他认为,事主作为殡葬业者,有责任去厘清殡葬服务的SOP,也应该向丧府说明禁止游行的条令。

他说,若事主对罚单感到不满,可通过法律途径处理案件。

“警方做为执法单位,有责任就有违SOP条令的案件采取行动。”

警方发出的罚单上,注明廖氏违反2021年紧急状态(2021年传染病预防和控制紧急修正法令),即举办葬礼游行有违SOP。

该罚单的罚款额是2万令吉,必须在7月14日缴付罚款,否则将面对提控。


348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7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7-28 21:53:15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加限区孕妇不得出外看医生,丈夫归咎警察致流产

2021/7/15 8:18 pm

吉隆坡冼都新镇目前正在实行加限令,当地一名孕妇的丈夫申诉,由于他们不得离开加限区看医生,最终妻子流产。

冼都警区主任马永来证实,警方已经接获这名孕妇的丈夫投报,并将会调查此事。

根据马永来,孕妇丈夫在报案书中指出,警方在7月6日禁止其妻子离开加限区,到诊所看医生。

“检查发现,那名丈夫在7月6日申请离开加限区,好让他的怀孕妻子接受治疗。”

“但值勤警员劝他向加限区内的卫生部人员求诊。他们之后获得离开求诊。”

“他报案后,警方将仔细调查,并采取相应行动。”

网上发表文章引关注

目前无法确认,那名孕妇是否因为耽误求诊而流产。

这名男子后来撰述他们的经历,并把文章投到网站《In Real Life》。经发表后,在网上引起极大关注。

由于冼都新镇的2019冠病病例暴增,政府从7月3日起在当地实行加限令。

根据《In Real Life》的文章,这名以阿毅(Ayie)自称的男子说,其妻子下体出血,于是在6月29日到邻近诊所看医生。

他表示,当时诊所医生只给了一周的药,并建议若其妻子继续出血,就事况紧急,必须马上回到诊所处理。

7月6日,这名孕妇再次出血。于是其丈夫要求警方,允准他们离开加限区看医生。

根据阿毅的文章,一名女警禁止他们离开加限区,还声称这不是紧急事件,可以等候驻扎在加限区的卫生部医疗团队前来协助。

“他们说会派一辆救护车过来。我们不获准离开,只能等救护车来……”

“所以我们等,从一小时变成两小时。我一直问警察,救护车在哪。他们说‘等多一下啦,卫生部的车会来接你们。’”

“我们继续等候。2小时变成3小时。这时,我们已很恐慌。我太太从早上开始出血。现在已经是下午了。终于,救护车在下午3点半抵达。”

繁文缛节与官僚作风

文章指出,他们后来终于到了一间政府诊所看医生,医生只给了他们叶酸片(Folic Acid),也没有为孕妇做超声波检查,即送他们回家,但说明若流出大量的血即拨电999求助。

文章说,他们回家担惊受怕几天后,在另一队警员值勤下,获准离开加限区,到一间私人诊所检验。遗憾的是,孕妇发现自己已经流产。

阿毅之后在7月11日向执法廉正委员会投报。

《当今大马》询问马永来,孕妇流产是否因为警察耽误了孕妇看医生的时间。

马永来回复称:“我们相信有关联,但不是(流产)原因。”

妇产科医生塔马斯兰(NKS Tharmaseelan)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则说,这件事显示执法人员缺乏类似状况的训练,也突显政府的官僚作风。

他说,非医护前线人员应该受训,懂得区分何为紧急或非紧急事件。

询及为何孕妇只能去政府诊所,而不是到平日的私人诊所求诊,塔马斯兰表示,这是因为卫生部的作业程序规定,政府救护车不能载病人到私人诊所。

虽然,政府救护车可以到私人诊所接载病人到政府医院。

塔马斯兰认为,卫生部应该改善作业程序,以弹性处理类似事件。

“这是一件紧急事件,没有理由拖了4个小时。太多繁文缛节,为什么救护车可以到私人诊所载病人,却不能载病人到私人诊所?这显得很吊诡。”

“最重要的是,如果救护车无法办到,病人应该获准坐自己的车到诊所求诊。”



改装警局开毒趴饮酒作乐,警察局长等8人被捕

2021/7/21 4:14 pm  更新: 2021/7/21 4:43 pm

武吉阿曼警方接获公众举报后,发现雪兰莪加影一名警局局长与三名警员将警察局改装成"夜店",与四名女性开派对饮酒。

《每日新闻》报道,武吉阿曼警察总部接到举报后,昨天傍晚突击检查涉案的警察局,并逮捕了8人。

据报道,那场派对是在警察局二楼一间“特别房间”举行,里面备有灯光音响器材,还装有迪斯科球。

报道指出,警方昨天傍晚6点突击检查时,发现房内有8人在跳舞和唱卡拉OK。

警方在现场充公了一瓶酒瓶、五瓶哥冬(Ketum,学名Mitragyna speciosa)和灯光音响器材。

此外,警方还发现多张涉及被捕的警员和女子的色情照。

另一方面,《中国报》报道指出,由于房内音乐声量过大,涉案警员完全没有听到武吉阿曼警员在房外不断敲门。后来,武吉阿曼警员发现房门没上锁,就直接开门逮捕8人。

援刑事法典调查此案

《每日新闻》报道指出,廉正和遵守标准局(JIPS)主任阿兹里(Azri Ahmad)证实此案,并指出涉案警官和警员等人涉嫌违反防疫标准作业程序。

“若发现任何一方违令,我们决不妥协。”

他透露,警方将会援引《刑事法典》第269条文,即可能散播传染任何危及性命的疾病之疏忽行动,调查此案。

一旦罪成,将获判最高监禁长达6个月,或罚款,或两者兼施。



警察开枪扣捕儿子,酒楼东主喊冤搞错对象

吴湘怡  2021/7/28 4:13 pm  更新: 2021/7/28 6:07 pm

警察办案掀争议,半山芭喜来登酒家老板杜汉光今天控诉,警方无缘无故逮捕与羁押其儿子,在逮捕过程中甚至朝车子开枪,危及车内儿子与孙子的性命。

杜汉光也是喜来登(半山芭)海鲜酒家有限公司的董事主席。他的儿子杜锦湧(35岁,电脑工程师)7月22日被捕,一直无审讯扣留至今,已将近一个星期。

杜家今天在律师黄启斌的陪同下,在杜锦湧的蕉赖金山路(Jalan Cheras Hartamas)住家召开记者会,向媒体揭露这起事件。

在场者包括杜锦湧的父亲杜汉光、母亲丘秀凤、妻子杜晓文与两名年幼孩子。

他们怀疑警察搞错对象,才会以贩毒罪逮捕与羁押杜锦湧。

根据律师黄启斌,杜锦湧上周四(22日)下午3点,载着7岁和3岁孩子返回住家时,遭警方突袭逮捕。

他说,警方当时埋伏在住宅区的保安亭外,杜锦湧的轿车一转进住宅区路口时,多名警员随即冲出车外拦截,更朝杜锦湧的轿车开枪。

闭路电视画面显示,现场的警员至少开出三枪,随后直接驱车追捕杜锦湧。

扣留三天后再遭逮捕

黄启斌指出,警方随即逮捕杜锦湧,并为他戴上手铐,接着驾驶杜锦湧的轿车直接前往住家搜查。

“警方完成搜查后,直接把杜锦湧带回沙登警区总部,扣留了三天。沙登警方当时没有再申请延扣,并获得警方保释外出。”

“不料,他一获释就再次遭雪兰莪警察总部的警员逮捕,直到今天他都还未获得释放。”

根据黄启斌,沙登警方是援引《1952年危险毒品法令》第39B条文(贩毒)罪名逮捕杜锦湧,而雪州警方则是以《1985年危险毒品法令(特别预防措施)》扣捕杜锦湧。

他批评,雪州警方所援引的法令允许当局无审讯扣留嫌犯长达60天,这导致杜锦湧无法上庭自辨,家属亦无法入禀法庭争取释放。

“杜锦湧正直顾家”

杜家不满警方在逮捕过程过度使用武力,严重威胁杜锦湧和车内两名年幼孩子的生命。

此外,他们不满警方只穿便装,一度让家属误以为遇上抢匪,惊恐不已。

家属表示,杜锦湧为人正直顾家,没有犯罪记录,不解为何警方以贩毒罪名逮捕他。

杜晓文已于星期日(25日)前往金銮镇警局报案,而黄启斌的律师楼也在当天致函雪州总警长阿祖乃迪(Arjunaidi Mohamed),寻求解释,但迄今仍未获得回应。

致函指警方搞错身份

黄启斌在信中要求警方检讨援引《1985年危险毒品法令(特别预防措施)》逮捕杜锦湧的做法。

他声称警方在这起案件“认错人”,并呼吁警方纠正错误,而不是延扣杜锦湧长达60天。

“在沙登警区总部时,毒品案调查官林姓警长告知家属,调查显示当事人完全没有涉及贩毒活动,因此获得警方保释。”

“基于如此,我的当事人不理解为何雪州警察总部依然援引《1985年危险毒品法令(特别预防措施)》抓人。”

“我们恳请总警长重新调查此案,尽快释放当事人。这显然是身份错误(认错人),希望警方尊重联邦宪法赋予我当事人的基本权益。”

黄启斌也批评,警方在逮捕杜锦湧过程中,杜锦湧并没危险动作,但警方却开枪追捕,已是执法不当且过度使用武力。

以为被打抢才没停车

根据杜晓文的报案书,当时约有五名男子在保安亭外冲向丈夫的轿车,企图打开上锁的车门。

“我丈夫以为是抢劫,为了自身和孩子的安全赶紧驱车逃跑。这群男子便向丈夫的轿车开了几枪,并追捕他。”

根据杜晓文,警方最终在家外逮捕丈夫,并直接驱车停在家门前,表露身份和入屋搜查。

“我的丈夫被带进家里后,大约有六个警员直接进来我们的睡房和锁门。我的家翁家婆都被禁止进入。”

她说,当时在房内上网参与视讯会议,看见身穿便服的警员时一度以为遇上劫匪,惊慌不已。

她说明,丈夫当时说警方怀疑其涉及贩毒和藏毒,所以需要搜查房间。

“他们(警方)问我,家里有多少现金、保险箱或其他值钱的东西。我说没有,钱都是存在银行的。他们搜查房间后,有带走几样东西,包括婚戒、丈夫的护照、手机和一个啤酒纪念品。”

根据杜晓文,警方之后把丈夫连人带车离开,直到星期一(26日)当天,她把丈夫的甲状腺肿药物带到前往雪州警察总部,才终于见到丈夫一面。

她也在报案书中说明,由于不满警方使用过度武力逮捕丈夫和危害孩子安全,因此报案要求警方彻查此事。

目前,雪州警方说明,负责调查杜晓文投报的加影警局将会发文告说明此事。

充公物件却未作记录

黄启斌也补充,警方带走杜锦湧家中的数件物品后,充公文件却说明“没有任何充公”,警方有必要交代。

此外,杜汉光也质疑,警方若要调查其儿子,大可驻守在住家外面,而不是如此大动作开枪追捕,制造恐慌之余,还惊动两个年幼的孩子。

他称,儿子十分顾家,平日出门工作和负责载送妻子上下班之外,都没有私自外出,但周末兼职Lalamove快递服务,赚取外快。

杜晓文也频频强调,丈夫清白无辜,不应无故承受这样的无妄之灾。

综合闭路电视画面和杜锦湧家属的说辞,以下为此案的演进表:

7月22日下午3点:

杜锦湧载孩子回家时,埋伏在保安亭的警员冲出车外,试图拦截轿车但不果。多名警员随后向轿车开枪,并追捕杜锦湧。

杜晓文透露,孩子当时在车内也看到警员用枪敲击车窗,两个孩子当时吓哭。

警方在途中逮捕杜锦湧,架上手铐,并驾驶杜锦湧的轿车停在家门前。

警方表明身份,入门上楼搜查杜锦湧。丘秀凤尾随在后,使用手机拍摄但遭到警方阻拦和拿走手机。

警方前后逗留超过一小时,之后把杜锦湧和轿车带走。

7月25日:

沙登警局允许杜锦湧保释外出,但随即遭雪州警察总部警员逮捕。

杜晓文报案控诉警方执法过度,不当使用武力逮捕丈夫。

代表律师黄启斌致函雪州总警长,寻求解释。

7月28日:

杜汉光一家召开记者会,要求警方给予合理解释及尽早释放杜锦湧。



诗华日报

诺奥玛指警方不应在国会内执法 议长:议员应有好榜样

2021年7月28日

(吉隆坡28日讯)巫统丹绒加弄国会议员丹斯里诺奥玛质疑执法人员在国会范围内执法的举动,并声称国会理应是个拥有豁免权的地方,执法人员要执法应在国会范围外。

他今日在国会特别会议发言时,针对副议长拿督莫哈末拉昔早前指国会期间会有执法人员执法一事,向议长提出询问。

“我所知道的是,国会是个拥有豁免权的地方,执法人员理应不能进入然后直接开出罚单,除非获得议长的指示。”

“但是,现在执法人员可以进入国会大厦范围,我们的豁免权在哪里?如果我说错了我道歉,但我在担任国会议员的这25年来,以前是不可以的。”

诺奥玛也提到,两年前卫生官员曾到国会针对吸烟者执法,当时已经说不可以,为何现在又可以?

他也提起巫统巴西沙叻国会议员拿督斯里达祖丁“无罩被罚”事件,指警方进来,还拍照。

“要执法,可以。但必须在国会范围外等待,而不是直接在国会范围内执法。”

对此,议长则劝说,身为国会议员必须成为外界的榜样,重要的是,我们严格遵守标准作业程序(SOP)。

他说,目前还在国家复苏计划第一阶段,理应不能召开实体会议,虽然国会是个独立的地方,但也必须给予全国人民良好的印象,即必须遵守条规。

“根据法令,议员仅在议会厅内的发言有豁免权,是的,因此,我呼吁所有议员遵守SOP,让卫生部官员执行他们的任务。”

348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7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8-11 20: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希尔曼友人性侵案下周若无进展,女子将起诉警方

2021/8/11 7:54 pm

土著团结党鹅唛斯蒂亚州议员希尔曼与两名男子卷入的强暴案,自5月迄今迟迟没有进展。当事女子如今要求警方在7天内交代调查结果,否则便对簿公堂

女子的代表律师阿席阿里(Asheeq Ali Sethi Alivi)今天在面子书直播记者会指出,其33岁的当事人是因为报案9个月后,案件仍然没有进展,而考虑入禀民事诉讼。

“我与我当事人今天到吉隆坡警察总部送律师信……我们已在6月10日透过电邮向全国总警长及警方发出第一封信,因为当时雪隆一带正落实加强限行令(无法亲自送信)。”

“现在已好几个月了还是没有回音,实在太久了,我们不能再等了。我们因此再次于今天8月11日发出第二封信,要求警方在7天内书面回复案情进展。”

“我的当事人要求,如果警方没有满足要求,则入禀民事诉讼。”

其他案件很快就提控

阿席阿里强调,其当事人报案后,绝对有权利要求了解警方对该案的调查进展或结果。

“这是涉及大人物的性侵案,已经报案了但为何要花那么长的时间(调查)?已经9个月了,为何却没有向我或我的当事人提供任何调查结果或进展?”

阿席阿里接着以另外两宗涉及政治领袖的案件,即端洛州议员杨祖强性侵案,及诚信党峇东巴西州议员法依兹涉嫌的强行非礼案件作比较说,当局都在两三个月内完成调查并提控。

“但为何这起案件,近9个月了还没有进展?”

5月24日,吉隆坡总警长阿兹米卡欣(Azmi Abu Kassim)曾透露,警方就快完成此案调查,并将在当周内把报告提呈给总检察署。

阿兹米卡欣也证实,警方除了先前逮捕两名嫌犯,并允许他们口头保释之外,并没有逮捕任何其他人。

《当今大马》此前多次联系希尔曼以寻求回应,但对方没有答复。

女子称去年底遭强暴

事缘,一名34岁女子去年12月报警,指控希尔曼的两名朋友强暴她,其中一人是团结党某区部领袖,另一人则据称是希尔曼认识已久的伙伴。

这名女子12月5日报案,但在三天后的12月8日撤案。不过今年1月又再次要求警方重启调查,并声称此前遭威胁恐吓才撤回报案。

第一份报案书中,她指12月4日希尔曼带她去吉隆坡一家酒店庆祝生日。当天晚餐后一行人到酒店的卡拉OK房玩乐喝酒,而她喝了几杯后醉倒了。

12月5日凌晨4点,她于酒店房中醒过来,发现自己全身赤裸,觉得自己受到性侵。她在酒店房沐浴间的垃圾桶内找到一个用过的保险套。

她在5月8日再度报案促警方加速调查希尔曼及其两名友人,并指控强暴事件乃希尔曼设下的圈套。



家属否认杜锦湧企图谋杀,“用这条罪查警察才对”

2021/7/30 8:10 am  更新: 2021/7/30 8:41 am

警方昨天指控杜锦湧退车冲撞警察,涉嫌“企图谋杀”,不过杜锦湧家属驳斥这种说法,更把“企图谋杀”罪名抛回给警方,抨击他们恣意开枪。

杜锦湧的妻子杜晓文昨日透过律师向媒体发文告,回应警方说法。

根据杜晓文,其7岁儿子接受加影警区总部录供时已说明,杜锦湧准备回家驾车到保安亭时,7名持枪的便衣警察冲向车。

她强调,警方当时大可在他们住家门口等候,再行逮捕杜锦湧,无须在保安亭拦截,甚至朝汽车开枪。

“警方知道他是往内开车,不是往外。他们可以在家门口等他回家时逮捕他,而不是在大马路(制造)骚乱。”

“他(杜锦湧)当时没有武器,怎么犯下刑事法典307条文的企图杀人罪呢?相反的,开枪的警察才应该在307条文下被调查。”

往内逃脱并无去路

杜晓文表示,警方当时上前敲打车窗,并尝试强行打开车门。因此,她认为警方已看见车内有两名小孩,却仍然选择开枪。

她续指,警方未在杜锦湧退车时开枪,而是在杜锦湧往前行驶时才开枪。事实上,汽车在通过自动闸门已加速前行。

她解释,这个峇尤马士花园(Taman Bayu Mas)住宅区只有一个出入口,因此杜锦湧“逃入”住宅区之后,势必需要再经过保安亭才能离开。

“(警方)射击后,他朝左边驾车经过住家,随后遭两辆警车截停,一辆从后面,一辆从前面。”

“其实峇尤马士花园只有一个出入口,必须经过保安亭,所以他根本没有路逃,因为没有其他的出口了,(警方)根本没必要开枪射击。”

杜晓文也质疑,丈夫在7月22日至25日遭警方扣捕时,为何警方完全没提及所谓“企图谋杀”罪名。

警方遭指过度用武

杜家前日召开记者会,控诉警方无故逮捕及连环扣押杜锦湧。家属说杜锦湧是一名正直顾家的电脑工程师,没有犯罪记录,并怀疑警方搞错对象。杜晓文也已经报案,要求厘清这件事。

根据律师黄启斌说法,沙登警方先是援引《1952年危险毒品法令》第39B条文(贩毒)逮捕杜锦湧。他随后获得释放,但雪州警方再以《1985年危险毒品法令(特别预防措施)》扣捕。

昨日,加影警区总部则指,武吉阿曼肃毒组逮捕杜锦湧时,嫌犯尝试逃跑才会开枪射击他的轿车,并援引刑法307条文“企图谋杀”罪名调查他。

这边厢,家属指当时便衣警察没表露身份时,因而令人误会是遇劫匪而逃;另一边厢,警方则指,嫌犯行为过激且退车撞警察,才迫使警方开枪制服,并以企图谋杀罪扣押调查。



杜锦湧涉企图谋杀?警方称“试图退车撞警员”

吴湘怡  2021/7/29 1:12 pm

警方原以涉嫌贩毒连环逮捕35岁男子杜锦湧,之后再援“企图谋杀”罪名调查。警方解释,杜锦湧顽抗缉捕,企图倒退车子撞警员,才以此罪名调查。

加影警区总部查官阿兹鲁(Muhammad Azrul Nizam Zainal)说:“他当时试图撞向我们一名警员,导致警方被迫开枪以截停对方。”

他说,杜锦湧因此抵触《刑事法典》第307条文,即“企图谋杀”的罪名。

阿兹鲁今日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说明,警方还在调查此案,但对方退车和逃跑的举动属于过激行为,才会迫使警方开枪对付。

画面显示杜锦湧退车

不过,杜家昨日协同律师召开记者会时申诉,由于警方当时身穿便衣,杜锦湧以为遭抢劫,才赶紧驱车逃跑。不过警员却开枪射击车子,让车上两个年幼孩子饱受惊吓。

根据杜家出示的闭路电视画面,7月22日当天下午3点,警方正埋伏在住宅区的保安亭外。

杜锦湧的轿车一转进住宅区路口时,警方随即驾车停在路中央,并冲出车外拦截杜锦湧的轿车。

画面显示,由于警方的轿车挡住住宅区的左边入口,杜锦湧便退车,以便从右边的出口处进入住宅花园。但基于闭路电视镜头只朝向保安亭的出入口,无法看见杜锦湧退车时是否有撞到警员。

接着,四名警员追向杜锦湧的轿车,并开枪射击。

杜家也控诉,警方无故逮捕及羁押杜锦湧,且警方缉捕过程过度使用武力,并怀疑警方搞错对象。

杜锦湧的妻子杜晓文接着在7月25日前往金銮镇警局报案,并由加影警区总部负责调查。

加影警区总部昨日证实,逮捕杜锦湧的是武吉阿曼肃毒组,并强调嫌犯当时不配合执法企图逃跑,肃毒组警员才会开枪射击轿车,最终在不远处制服嫌犯。

加影警方遂援引《刑事法典》第307条文,即“企图谋杀”罪名调查杜锦湧。

此外,雪州总警长阿祖乃迪(Arjunaidi Mohamed)昨日受询时说明,警方将会全面调查杜锦湧家属提出的质疑,但由于案件正在调查,不便评论太多。

他也证实,开枪逮捕杜锦湧的警员来自武吉阿曼肃毒组,若嫌犯出现过激行为,警方开枪是避免嫌犯逃跑的标准作业程序。

警方原援毒品法令

昨日,家属律师黄启斌在记者会上指出,沙登警方援引《1952年危险毒品法令》第39B条文(贩毒)罪名首次逮捕杜锦湧,雪州警方则在对方获释后,再以《1985年危险毒品法令(特别预防措施)》扣捕。

他续称,警方所援引的法条可无审讯扣留嫌犯长达60天。

家属说,杜锦湧是电脑工程师,没有犯罪记录,不了解为何大阵仗实施缉捕,并怀疑警方搞错对象。



遭援煽动法查十小时,莎拉凌晨一点获释

2021/7/30 11:44 am

青年社运人士莎拉依迪娜因发布一则黑旗运动贴文而遭警方逮捕,并扣押在增江扣留所。扣捕引发争议,民众声援不断,莎拉最后在今天凌晨1点获释

换言之,从前往录供到获释,莎拉依迪娜(Sarah Irdina Mohammad Ariff)一共被问话10个小时之久。

莎拉的代表律师吴佳豫凌晨在推特发文,透露莎拉依迪娜已从增江扣留所获释。

“莎拉刚刚获释了。我今天在警局和她一起。”

“为了让她放松,跟她开了一些玩笑。这是她第一次被警方问话。”

“我尊重她和她的朋友所做的事情。”

庞大声援或发挥作用

吴佳豫也在另一则推文中提到,暂时还不知道莎拉获释的原因,但或许“并非巧合”,庞大的声援可能发挥一定作用。

截至昨晚,推特共有超过8000则贴文使用 #释放莎拉(#FreeSarah)标签。

此外,社会主义党青年团也到增江扣留所外举办烛光会,高喊“释放莎拉”的口号。

20岁的莎拉是青年组织Misi Solidariti共同创办人之一。

她是在昨天赴金马警区总部给供后被逮捕,原本预计会在增江扣留所过夜,其手机也被没收。

吴佳豫昨天告诉《当今大马》,警方是援引《1948年煽动法令》第4(1)条及《1998年通讯与多媒体法令》第233条文,调查Misi Solidariti在社媒上载一则涉及“黑旗运动”的贴文,继而逮捕莎拉。

吴佳豫也告知,武吉阿曼特别罪案调查小组(D5)没有搜查令,就于昨天傍晚搜查莎拉的住家。

警方已传召31人问话

“黑旗运动”乃由青年组织组成的“人民团结互助秘书处”所发起,在社交媒体上以 #Lawan 作为该社运标签。他们此前已举办快闪及“举黑旗车队”抗议行动,也准备在明天,即7月31日,于吉隆坡独立广场举办第三场示威行动。

根据“18岁投票”组织创办人努琪拉(Nur Qyira Yusri)昨天推文称,莎拉被调查的原因,是Misi SOlidariti的推特于7月1日发了一则文,列出“黑旗运动”的诉求,即要求首相慕尤丁辞职、重启国会,以及终结紧急状态。

警方近来连续数天传召参与者问话,截至7月27日已累计31人。


348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7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8-21 20:38:26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团助办集会悼念冠病死者,警方强行逮捕31人

2021/8/19 9:47 pm  更新: 2021/8/19 10:42 pm  晚上10点26分更新

人民团结互助秘书处今晚在独立广场举办集会,悼念冠病死者,抗议国盟前朝政府抗疫失败。不过,警方却强行逮捕31名集会者,甚至阻止律师协助被捕者。

警方强行将集会者带上警车,返回金马警区总部助查。

根据《当今大马》记者在现场的观察,集会者不断要求警员交待他们是否被捕,惟警方不予理会 。

这些被捕者包括主办方代表、社会主义党中委张玉珊和5名党员,以及前马大新青年主席黄彦铬等。

他们一共有17名男性和14名女性,大部分为年轻人。

最后一人9pm被捕

今晚的集会是在晚上8点开始,位于吉隆坡的独立广场举行,大批警员在现场执勤。

集会者手持各种标语牌,包括列出大马累计死亡病例的数据——1万3480人。

晚上8点半,主办方代表阿斯拉福(Mohd Asraf Sarafi)宣读集会声明,半途中却遭警方打断阻扰。

起初,警方要求集会者出示身份证,然后充公之。

接着,多名警员以“文件处理”为由,要求集会者跟随他们回到金马警区总部。

最后一名集会者大约是在晚上9点被捕。

禁止律师进入警局

根据“斗争集会”Telegram,大部分律师仍不准进入警局内,支援被捕人士。他们正在向人权委员会求助。

据悉,警方充公集会者的手机,禁止他们寻求律师援助。

警方百般阻扰集会

黄彦铬一小时前在面子书贴文指出,全体集会者确定被捕,包括他本人在内。

他指出,警方态度恶劣且百般阻扰集会,逮捕过程不惜动用暴力,甚至拉扯集会者。

他强调,人民并非警方的敌人。

“我也被逮捕,手机会被扣押,无法持续更新。估计会在扣留所过夜,明天上庭申请延扣。”

“人民团结互助秘书处在独立广场做追思会,悼念因政府抗疫失败而死去的老百姓,反遭警方包围羞辱,如今威胁出席跟回警局,若不配合,就直接逮捕出席者回警局。”

“警方态度恶劣,在追思会的过程,用警鸣声干扰。结束时则搞得自己像中学的纪律老师,要求出席者排排坐,站在广场中间,用言语羞辱。”



曝露个资又未递交庭令,人权律师拟起诉警方

2021/8/20 8:55 pm  更新: 2021/8/20 9:21 pm

警方在人民团结互助秘书处取消明日集会后,仍申请庭令禁止民众参与,甚至点名禁33人到场示威。惟被点名的律师指出,迄今未收到庭令,也不满警方随意曝光其个人资讯。

律师阿希阿里(Asheeq Ali Sethi Alivi)发文告指出,他透过吉隆坡警方面子书的贴文获悉,警方已在今天申请庭令,禁止他参与8月21日的示威游行。

不过,他强调,警方迄今未将庭令发给他,反而将之上传到社交媒体,申请庭令时也搞错他的身份,误将他当作集会参与者。

“庭令里关于我的资料有误,我在7月31日的集会中的身份是律师。”

“警方用错误的资讯来申请针对我的庭令。警方也错误或疏忽地把我的个人资讯,即身份证号码上载到‘吉隆坡警方’(Polis KL)面子书专页。”

“警方应该要将庭令交给我,但迄今我未收到有关庭令。”

曾批评警方调查律师

如此一来,阿希阿里表示,正考虑对警方采取法律行动。

本月初,警方开档调查人民团结互助秘书处(SSR)于7月31日举办的“斗争集会”(Lawan protest)时,也曾传召阿希阿里问话。

阿希阿里当天同样批评警方,连到场支援的律师也查。

据警方估计,“斗争集会”当时获得约400人参与。

警方已删除庭令贴文

人民团结互助秘书处此前曾放话,若时任首相慕尤丁拒绝下台,则该组织会再度于明天(21日)上街抗议施压。但慕尤丁已在16日宣布辞职,这场示威也在昨晚宣告取消。

然而,吉隆坡总警长阿兹米卡欣(Azmi Abu Kassim)今天却在面子书发贴指出,吉隆坡推事庭今日发出庭令,禁止公众于明天到SOGO购物广场、占美清真寺,以及方圆一公里以内示威游行,独立广场也严禁集会。

吉隆坡警方原本也在面子书张贴推事庭的庭令,列明33人名字,严禁他们到场示威。除了阿希阿里,被点名的有人民之声执行主任斯文(Seven Doraisamy)、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等人。

上传的庭令也附有33人的身份证号码。无论如何,警方如今已经删掉该则贴文。



团助集会31人凌晨获释,每人遭罚款2000

2021/8/20 8:49 am  更新: 2021/8/20 9:33 am

31人昨晚响应人民团结互助秘书处号召,赴独立广场悼念冠病死者,却遭警方强硬逮捕。警方今天透露,调查发现31人违反防疫规定,因此每人罚款2000令吉。

换言之,31名被捕者必须缴交共6万2000令吉

吉隆坡金马警区主任诺德汉(Noor Dellhan Yahya)今天发文告指出,警方昨晚将31人带回警局录供后,随即发出罚单。

昨晚逮捕者包括17名男性和14名女性,大部分都是年轻人。

这场悼念冠病死者集会于昨晚8点开始,集会者手持各种标语牌,包括列出大马累计死亡病例的数据——1万3480人。

到了晚上8点半,主办方代表阿斯拉福(Mohd Asraf Sarafi)宣读集会声明,半途中却遭警方打断阻扰。

接着,警员以“文件处理”为由,要求集会者跟随他们回到金马警区总部不果,再强行将集会者带上警车。

警援引2法令开档调查

根据净选盟今天凌晨在面子书贴文,透露31人都已在今天凌晨1点10分左右获释。

诺德汉昨晚发文告表示,警方已援引和平集会法和传染病预防及控制法令开档调查。

他也劝请公众要遵守防疫的标准作业程序。



劳师动众阻已取消的集会,郭素沁抨浪费警力

2021/8/21 5:57 pm

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炮轰,警方今天劳师动众封锁吉隆坡市中心,阻止一场已经取消的集会,简直是浪费警队的人力与时间。

她今天发文告指出,警方在吉隆坡市中心封锁88条道路及改道,已为许多市民带来不便。

因此,她对许多办理要事的车主无故受困车龙中,感到遗憾。

“可笑的是,警队动用如此大批的交警,竟只是针对一场已宣布取消的集会。”

不如善用资源查案

郭素沁指出,人民团结互助秘书处(SSR)已表明,曾于8月18日递交取消集会的通告给金马警区主任德尔翰(Noor Dellhan Yahaya)。

“这意味着,今天在吉隆坡市中心的所有封路行动,都是白费的。”

“警方根本无需针对不存在的集会,牵涉大批警队的人力,更甚的是,封路已为欲前往吉隆坡市中心的许多车主带来不便。”

她认为,警队应该更善于安排人手,包括动用警力去处理人民的投诉,以及因限行令而拖延的案件调查工作。

不如善用资源查案

人民团结互助秘书处此前曾放话,若时任首相慕尤丁拒绝下台,则该组织会再度于今天上街抗议施压。但慕尤丁已在16日宣布辞职,这场示威也宣告取消。

然而,吉隆坡总警长阿兹米卡欣(Azmi Abu Kassim)昨天却在面子书发贴指出,吉隆坡推事庭已发出庭令,禁止公众于今天到SOGO购物广场、占美清真寺,以及方圆一公里以内示威游行,独立广场也严禁集会。

吉隆坡警方更宣布从今早9点开始,关闭吉隆坡的其中88条道路。

结果,今天许多网民投诉路障引发大塞车,有者甚至迟到接种疫苗。


348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7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9-2 20:04:28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阻“集会”路障令隆市大塞车,部分接种预约者迟到

2021/8/21 2:46 pm  更新: 2021/8/21 6:10 pm

警方今天设下约88个路障控制驶入吉隆坡市区的车流,以防止民众参与已经取消的集会,结果引起交通大阻塞

加上吉隆坡快捷通(Rapid KL)以“保护民众安全”为由,暂时关闭轻快铁、捷运和单轨火车的部分车站,情况变得更糟糕。

根据全球卫星定位程序“位智”(Waze),通往原定集会地点吉隆坡独立广场的数条道路,出现了长长的车龙。

一些道路使用者在推特投诉,他们的路程耽误了逾1小时。

有者甚至因而迟到接种疫苗。

预约者称塞车导致迟到

吉隆坡某疫苗接种中心的职员在推特上透露,她拨电联络的数名人士纷纷告知,他们因为塞车而迟到。

“我今天联络的每名疫苗(接种预约者)近乎都说,‘小姐,吉隆坡到处都疯狂塞车’、‘小姐,我卡在路障’、‘小姐,很多道路关闭’。”

另一名推特用户@hamidizuhdi提到,他在吉隆坡绕了两个小时都还未抵达接种中心。

“我该用哪条路去吉隆坡会展中心(KLCC)疫苗接种中心?我已在吉隆坡兜了两个小时,始终无法到达。”

取名为@luqqmandowski的推特用户则表示,他共花了3个小时才回到家,而他就住在吉隆坡市中心,比邻独立广场。

主办方抨警方反应过激

人民团结互助秘书处(SSR)此前曾放话,若时任首相慕尤丁拒绝下台,则该组织会再度于今天上街抗议施压。但慕尤丁已在16日宣布辞职,这场示威也在昨晚宣告取消。

然而,吉隆坡总警长阿兹米卡欣(Azmi Abu Kassim)昨天却在面子书发贴指出,吉隆坡推事庭今日发出庭令,禁止公众于明天到SOGO购物广场、占美清真寺,以及方圆一公里以内示威游行,独立广场也严禁集会。

吉隆坡警方原本也在面子书张贴推事庭的庭令,列明33人名字和身份证,严禁他们到场示威,唯之后已经删掉贴文。

针对此,人民团结互助秘书处谴责吉隆坡警方的做法过激,因为他们早已把取消集会的决定告知警方。

另一方面,吉隆坡警方昨天也宣布从今早9点开始,关闭吉隆坡的其中88条道路。吉隆坡快捷通(Rapid KL)则告知,将在今早9点到下午3点之间,暂时关闭34个捷运及轻快铁站。



乐手发行摇滚专辑《搞掂》,抗议警方暴力滥权

2021/8/31 4:50 pm  更新: 2021/8/31 5:18 pm

警方暴力和滥权事件引发民怨,数名年轻音乐人联手发行音乐专辑《搞掂合辑:反对暴力和行为不当》(Kawtim Compilation Against Brutality and Misconduct),用音乐申诉不满。

该张音乐选辑共收录9首歌曲,即Viona的《羁押》(Custody)、Nik Jidan,Bangsart和Pyanhabib Rahman合唱的《残暴》(Brutal),以及雷鬼乐团King I & the EasyBaba Sound的《不要巴比伦》(No Babylon)。

制作人莫哈末阿萨提(Mohammad Alshatri)透露,该音乐选辑将在音频和视频流媒体平台,如Spotify、Apple Music和Youtube等上架。

用艺术对抗压迫和歧视

莫哈末阿萨提也是人民之声协调员。他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指出,人民之声一直都谴责警察暴力和滥权行为,并呼吁改革警务。唯普罗大众仍然避忌公开讨论类似的课题。

“虽然,民众了解这多少影响到他们,但谈论时仍难免会恐惧和自我审查。”

“这是因为马来西亚有审查言论的历史,而民众知道,公开讨论这种事将有特定的风险。比如你或遭援引各种恶法调查,如煽动法令和通讯与多媒体法令。”

相对的,莫哈末阿萨提认为,艺术是强大的媒介,可以讨论社会问题,甚至推动改变。

“从60年代的反战时期、70年代的庞克运动到当代,艺术总是在政治上对抗压迫和歧视。”

“所以我认为,艺术能用在倡议工作和抗争运动。这就是为何我接洽这些乐团和艺术家,制作一张抗议警察暴力和行为不当的音乐合輯。”

专辑包含不同音乐类型

虽然参与的音乐人均属年轻世代,莫哈末阿萨提表示,合辑收录不同类型的音乐,包括民谣,庞克,雷鬼,说唱和电子流行。

“之前,或许只有特定的音乐类型,跟政治斗争和对抗压迫比较相关。”

“但这些艺术家已经证明,他们能把社会课题转化为任何类型的音乐。他们关心社会课题、鼓吹改变、批判本地和国际上的压迫和歧视。”

尽管2019冠病疫情妨碍面对面的互动,他分享说,这些音乐人仍然有办法利用科技来完成这项计划。

“在疫情的限制下制成这张合辑,是相当大的挑战,因为涉及许多录音和需通过电邮互相交换单曲。”

“我们顺利安排所有人各自录音,然后呈上来做音乐剪辑、混音和母带处理。这是人民之声主动落实的项目。”

讽刺执法者的贪污恶习

莫哈末阿萨提解释,选择以粤语用词“搞掂”作为合辑名字,是因为跟主题很贴切。

“在马来西亚,我认为这个字眼也用来形容使用非法途径或贿赂摆平事情。这是用来形容大马执法机构的贪污恶习。”

“至于人民之声和所有参与的艺术家则需要‘搞掂’(排除万难),制作这张合辑来反对暴力和行为不当。”

“Shh...Diam!”是整张合辑中名气最响的乐团,他们贡献了一首名为《对我来说太慢了》(Too Slow for Me)的作品。

该乐队自称由4个怪咖组成,经常创造歌曲,调侃反性少数(anti-LGBT)言论和获政府背书的政治宣传。他们也创作一些跟水果、马等主题相关的歌曲。

受够了警方长期的欺压

“Shh...Diam!”乐团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直言,受够了警察的滥权行为,尽管许多人在扣留所中死亡,但警方不曾为此承担责任。

“我们厌倦了被警方欺压。没有人信任他们,虽然他们应该要保障我们的安全。”

“我们也厌倦了被索取贿赂,或者被指控不曾犯下的罪行。他们总是认定你有罪,直到证明无辜为止。而在这之前,我们将受到他们的摆布。”

“他们对我们为所欲为,甚至是否定我们的基本权利。”

他们预告,这张合辑的作品将给乐迷带来一些惊喜。

“这是新鲜出炉(的作品)。这不是我们平常的风格,但我们认为,不能轻视扣留所死亡这种课题。”

“这是献给那些在扣留所中无故死亡者的家属。”



团助募款一天内达标,668人捐逾9万元

2021/8/25 7:44 am  更新: 2021/8/25 7:54 am

人民团结互助秘书处发动众筹为31名集会者缴罚单,获得热烈反应,短短一天内所募得款项便超过原订目标。

人民团结互助秘书处(简称团助,SSR)8月19日在独立广场举办烛光集会,悼念冠病死者,抗议国盟前朝政府抗疫失败。

不过,警方当晚强行逮捕31名集会者,甚至阻止律师协助被捕者。警方之后以被捕者违反防疫规定为由,向每人罚款2000令吉。

为此,团助前天发动众筹,为31名集会者缴付总额6万2000令吉的罚款。

共668人捐款

团助昨晚宣布已筹得9万2800令吉,超过他们的目标,因此停止募款。

根据团助昨晚文告,共有668人捐款,当中不乏捐款10令吉、20令吉的民众。

“这显示了社会各阶层都支持斗争的诉求,以推动大马的民主程序,保障一般平民的生活。”

团助也表示,他们正整理财务报告,并允诺许将对外公开他们开销账目。

“团助也要强调,我们会继续斗争的诉求,以确保人民当权者聆听到人民的心声。



斗争集会观察报告:警方较友善唯未改恐吓作风

2021/9/2 3:20 pm  更新: 2021/9/2 3:21 pm

观察7月31日斗争集会(#Lawan)的公民组织指出,警方当天对示威者相对克制和友善,唯未改恐吓作风,包括拍摄示威者和事后传召他们录口供。

独立新闻中心(CIJ)昨天召开记者会公布,8个组织联合撰写的观察报告。有关报告纪录侵犯表达和集会自由的事件,以及网络上对“斗争集会”的反应。

根据报告,“斗争集会”之前,警方已至少针对主办单位人民团结互助秘书处(简称团助,SSR)和示威者展开28项调查,令人担心会影响集会者和向政府问责。

报告指出,警方在集会当天拍摄示威者的脸孔,以作为调查用途。不仅如此,警方在集会后的一周内传召了十多人问话,助查违反防疫条例等罪行。

“警方也到社运份子和集会主办者的住家,拍照和盘问他们的家属,而被视为缺德的恐吓举止。”

不过,他们赞扬,警方在集会当天保持克制。

“还是有好的一面。警方(在集会上)很友善,他们未抱有敌意。”

“有些观察员能跟他们交谈,因为他们很友善,且操劳过度。”

赞团助做足防疫措施

报告也表扬,团助采取防范措施,包括在集会前发出指南和派员确保参与者遵守标准作业程序。

“他们设有一个Telegram频道,并联络律师公会、大马人权委员会和公民组织担任观察员。”

“他们也在集会期间分派洗手液、水、紧急联络号码,同时也有医疗团队在现场。”

8月13日,卫生总监诺希山指出,斗争集会并没有衍生出任何2019冠病簇群。

指参与者遭荼毒思想

除了政府当局的反应,观察团发现,一些非政府势力攻击和骚扰集会者与主办单位。

其中包括在有关集会新闻的留言板,出现许多假资讯和仇恨言论。包括人身攻击和恐吓集会者与主办单位。

观察员林瑟琳(Serene Lim,译名)举例,“许多人说,好可怜前线人员。有者甚至表示,假如示威者确诊冠病,请他们别去医院,死在家里好了。”

“有各种对示威者的臆想,如说他们遭到政治人物荼毒思想,或遭到特定政治人物操纵,以达到他们的政治议程。”

此外,曾上载斗争集会视频的社运分子莎基拉(Shakila Zen,下图)于8月30日收到来自不明人士的包裹,里面有一封恫言泼硫酸的恐吓信及一个‘流血’的断手模型。”

隔天,她在Whatsapp又收到一封含有性意味的短讯,同时附有一张具有其个人资料的不雅海报。”

抨公开照片侵犯隐私

观察团也提到,警方刊登示威者的相片及吉隆坡总警长阿兹米卡欣(Azmi Abu Kassim)公开要求媒体提供示威者相片的做法。

“在示威后向公众分享集会者的照片,不是一种可被接受的调查方式。”

“这绝不能被容忍,这侵犯他人的隐私和出席任何抗议的人权。”

观察团在文告中呼吁,警方立即撤销示威者的所有控罪,拟定符合国际标准的政策和标准作业程序,以保护和宣扬集会权利。

“请改革法律,以便我国的法律框架符合对国际人权的义务,包括废除1948年煽动法令、修改1998年通讯与多媒体法令、2012年和平集会法令、刑事法典的诽谤和国家安全相关的条文。”

他们也建议,人权委员会针对警方对待斗争集会的手法召开听证会,同时促媒体拟定疫情期间采访集会的标准作业程序,因为他们发现,许多媒体工作者在集会期间未听从指挥人员的命令,保持社交距离。

数百人响应团助集会

数百人响应团助的号召,在7月31日早上参与“斗争集会”。他们迈步向独立广场出发,惟途中遭警方拦阻,最终停留在隆市政厅大厦的十字路口之间坐下抗议。

团助此前也曾放话,若时任首相慕尤丁拒绝下台,则该组织会再度于8月21日上街抗议施压。但慕尤丁已在16日宣布辞职,这场示威也宣告取消。

8月19日,团助在独立广场举办烛光集会,悼念冠病死者,抗议国盟前朝政府抗疫失败。不过,警方当晚强行逮捕31名集会者,甚至阻止律师协助被捕者。

警方之后以被捕者违反防疫规定为由,向每人罚款2000令吉。

348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7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9-15 13:49:24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炖汤小贩面控后有感而发 发贴文透露无奈心声

2021年8月27日

(吉隆坡27日讯)于昨日在蓄意报假案罪名下面控,但否认有罪的炖汤小贩林添富于社媒上发文,透露自己对民众对其身分存有意见一事感到无奈。

林添富在贴文中提及,自经历面控经历后,自己发现两项难以被接受的问题。

他提及,自己的父亲为华裔,至于母亲则为巫裔,因此从小便是华裔穆斯林,而非为了特定原因信奉伊斯兰教。

“华裔穆斯林有问题吗?我没有种族歧视的现象所以我不理解你们的看法。我平时也常常被华人骂我是马来人,马来人骂我是华人,我也习惯了。”

他表示,民众对于其身分及工作持有意见,但不见得会给予协助,更强调自己靠著双手赚钱谋生,不偷不抢,比整天只会讲闲话的人干净很多。

他续指,尽管大马歌手黄明志人在国外,仍不断关注案件进展,更与律师一同给予支持和意见,但如今却被人说成不见踪影。

“这个时候却有人说他不见,跑出国,那是因为你们看不到。难道他一直帮我需要登报纸上新闻给全马人知道吗?”

“这些都只是生活上的必经之路,至于别人说什么也没必要去在意,反正又帮不了我什么。”

民主行动党甲洞区国会议员林立迎早前为2名年轻小贩召开记者会,指有警员在小贩前往开档途中截查他们,2人由于未能出示营业批准信,被警员以“藏毒和贩毒”嫌疑之名,勒索500令吉“喝茶钱”,甚至公然倒掉耗时5小时熬煮的炖汤。

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后,未料林立迎临时召开记者会,指事主在应警方传召到警局进行认人程序后,向警方提出欲更改口供的请求,并就此更改口供内容,指早前所提事件是子虚乌有。

不过,21岁小贩林添富则对媒体表示,其第一份报案书内容皆属实,惟自己因不堪事件所带来的压力才选择更改口供,而大马歌手黄明志也拍片公开声援。

尽管如此,警方仍获总检察署指示援引刑事法典第182(蓄意报假案)条文,于本月26日提控林添富,惟后者并不认罪。



女网民申诉友人遇路检 遭警性骚扰“别哭,亲一个”

2021年9月15日

(吉隆坡15日讯) 女网民于社交媒体推特申诉,其友人在被警方拦截接受检查时,被执勤警员言语性骚扰,包括向友人说“别哭,亲一个”,女网民更标记警方的官方推特账号要求警队正视此事,而警方随后已回应,要求她提供案发时间,地点及详情,以便展开调查。

一位名为阿米拉“Amira Azuar”的女网民是在本月13日,于推特上载两张与友人的WhatsApp对话记录,内容显示其友人向她申诉遭警方语言性骚扰的经过。

对话内容指,其友人因驾照的问题,遭警方拦截检查,没想到,却因此遭到警员的言语调戏。

内容显示,警员要求其友人穿上连帽衫(hoodie)之外,更直言“万一你指我发痒就不好了”。

内容也称,友人因为被警方截查太久,还要求警员赶紧开罚单让她离开,友人甚至在现场急得哭了,然而,警员却对友人说“别哭,亲一个”。

阿米拉说,她获得友人的同意后,才将对话内容公开,更在贴文标记警方的官方账号,并质问警方这样的事件在今年内已发生数次,为什么还会发生?警员的道德在哪里?

不过,警方的官方账号随后已迅速回应此事,要求阿米拉提供事发的日期,地点和时间,让警方可以针对此事展开调查。



当今大马

821斗争集会案:警方扣押7人手机

2021/9/4 2:52 pm  更新: 2021/9/4 2:59 pm

警方今天二度传召7人助查人民团结互助秘书处(SSR)已取消的第二场“斗争集会”,同时也扣押所有人的手机

这7名社运分子今早大约10点15分,是在律师的陪同下,到金马警区总部给口供,全程将近一小时。

现场有一批支持者在警局外守候,声援和迎接他们7人。

莫哈末阿都拉(Muhammad Abdullah AlSyatry)是团助成员之一。他给供完毕后,在警局外接受媒体访问时,谴责警方扣押手机的作法。

“我们是在煽动法令下遭调查大约一小时。所有人的手机都被扣押。”

“目前,我们还不知道会否受到提控或是其他。”

“我们认为这个作法太过火,因为我们已经配合警方,但他们还是扣押我们的手机。”

“所以,我们谴责这个作法。”

浪费警力持续调查

另一名给供的团助成员兼发言人阿斯拉福(Mohd Asraf Sarafi)则批评警方浪费警力,持续调查他们。

“这些社运分子只是履行他们的宪赋职责,警方调查他们是一种持续骚扰和恐吓的形式,试图让争取民主治理的人们噤声。”

“更甚的是,执法者调查和施压平民百姓,往往比对付部长或执政领袖更严厉和快速。”

除了莫哈末阿都拉和阿斯拉福外,另外受到传召的5人是努琪拉(Nur Qyira Yusri)、莎拉依迪娜(Sarah Irdina)、周铨洋(Dobby Chew)、塔玛林甘(Tharmelinggem Pillai)和阿米尔阿都(Amir Abdul Hadi)。

促立即废除煽动法令

促进改革公民社会组织平台(CSO Platform for Reform)协调员艾德林(Edylyn Beverly Joeman)今天也到场声援。他在现场代表80个公民团体宣读声明,敦促政府立即废除《1948年煽动法令》。

“单单是今年的1月至8月期间,我们发现至少有17宗案件,涉及37名个人、人权分子和艺术家,遭到这个过时且压迫的恶法调查。”

“国盟前朝政府从2020年3月执政后,持续利用煽动法令和其他压迫法律,压制马来西亚批判性的讨论和异议。”

试图干扰声援者发言

虽然,警方本次并无阻止小批声援者在警局外聚集,但却多次提高声量提醒他们保持社交距离,试图盖过正在发言的声援者之声量。

部分声援者身穿各族传统服装,期间出示国旗和数面州旗,同时还手持“废除煽动法令”的标语牌。

现场有便衣警察记录集会过程。此外,不远处也有一名身穿西装的外籍人士在旁观察,相信是来自外国大使馆的代表。

此前,警方于8月13日传召上述7人录取口供,询问他们在筹备第二次“斗争集会”中扮演的角色。

这一次,警方同样是援引《1948年煽动法令》第4条文(发表煽动内容)和《1998年通讯及多媒体法令》第233条文(不当使用网络设施或服务)调查上述7人。

团助在7月的第一次“斗争集会“结束后放话,将于8月21日发动”更大型“的”斗争集会“,继续施压时任首相慕尤丁下台。然而,慕尤丁在16日辞职后,该集会也随之取消。



国会开会却受查广场集会,黄书琪自嘲不会分身术

2021/9/6 5:36 pm  更新: 2021/9/6 5:36 pm

警方又再调查8月2日国会议员“集会”案,并传召行动党居銮国会议员黄书琪给口供。甚至要开罚单。不过,黄书琪强调,当天只不过是到国会大厦出席公账会会议。

黄书琪今天发文告说,警方明明知道她当天到国会履行公账会成员的职责,却依然要求她就独立广场集会一事给口供。

“今天,我意外收到警方发来的传召通知,调查一个我个人完全不在场,也没有参与的集会。”

除非学会火影分身术

她自嘲,除非学会火影忍者的分身术,否则断不可能同一时间出现在不同地点。

“8月2日当天,我先是在端姑阿都哈林路分岔前往国会路的路障被拦下,禁止接近国会大厦范围。在我出示公账会会议通知之后,负责该路障的警察要求我使用另外一条道路前往国会。”

“最后,在公账会通知所有执勤警方放行公账会成员之后,我才在当天早上9点55分,从苏丹依斯干达大道衔接国会路的入口处进入国会周边路段,成功进入国会。”

“显然警方有完整的公账会成员名单,知道我们当天必须进入国会履行国会议员职责。公账会甚至也已在国会网站上载当天会议的所有照片记录。可是,我却依然收到警方通传,要我就出席独立广场集会一事录口供,似乎是有人提供假供指我也参与了独立广场的集会。”

“我还真不知道原来我已学会火影忍者的分身术,可以同一时间出现在几个不同的地点。”

履行议员职责也有错?

根据黄书琪,警方发讯息给她,除了要求她在9月8日早上10点到吉隆坡金马警区给口供,也透露会发罚单给她。

黄书琪质问,莫非履行公共账目委员会成员职责也有错?

她强调,作为一名只想履行职责的国会议员,她对警方的调查深感困惑与失望。

“尤有进者,警方不仅是要求我到金马士警局录供,甚至还准备就一个我根本没有犯的错误,开出罚单给我,此举实在荒谬。”

国会特别会议原定8月2日最后一天开会,但会议期间爆发废例风波,国家元首于7月28日斥责首相署部长达基尤丁误导国会,撼动议会,翌日下午政府以冠病为由宣告国会无限期休会。

在野党议员坚决在8月2日赴国会,但当天早晨警方封锁国会大厦附近道路,在野议员无法入内。随后,他们转移到独立广场集合,原本计划游行走到国会大厦,唯警方进一步出动镇暴队制止,最终宣告和平解散。

警方已向数十名在野党议员录供,包括了国会反对党领袖兼波德申国会议员安华。



中国报

16军、警、消拯员-非法夜店寻欢被捕

348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7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10-13 17:25:3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单亲妈妈迟缴保扣三天?古拉抨霹警方蓄意刁难

Sep 18, 2021 2:47 PM  更新: 3:13 PM  下午3点13分更新

行动党怡保西区国会议员古拉揭露,霹雳太平一名单亲妈妈因宠物致伤邻居遭扣押,惟保释金缴交后警方却迟迟不放人。

古拉今日发文告指出,警方明知道这名单亲妈妈已遭扣押了三天三夜,拘留者的女儿明明已转账缴付,警方却不愿去验证保释缴付事宜,刻意为难及继续扣押。

“当局给的理由是,她(拘留者的女儿)没能获得法院出具的释放公函。……这全是因为,她宣称保释金已经交了,但警方拒绝却验证查核。”
ADS

“警方非但没协助保释者,反而在星期五(保释金缴交当日)继续把她的母亲扣押在监狱中,且已知她已经在监狱里关押了三个晚上。幸好推事阿迪巴(Adibah Kadir)介入,才确保她在隔日星期六获释。”

太平警方否认违反程序

《当今大马》已经联系霹雳州警长米尔,而后者称太平警方已澄清此事。

太平警区主任奥斯曼之前发文告否认,警方未遵守保释程序。

他在文告中列出保释程序中须完成的5个步骤,包括得在限定时间内缴付保释金,并促请媒体在报道类似案件前先向警方查证。

他也表示,警方将对发表不实指控的人士采取后续行动。

无论如何,他透露,沙洛扎已获保释,但须在10月25日到太平推事庭出席审讯。

宠物伤邻居被查问扣押

根据古拉的文告,遭扣押的是46岁女子沙洛扎(Saroja Devi Krishnan)。今年7月,她的宠物狗攻击和致伤邻居,遭警方铐上手铐带回警局查问扣押。

她的女儿是22岁的朗姬塔(Rangita Gobi)。根据朗姬塔的报案书,9月10日星期五的中午时分,到霹雳太平法院去保释母亲沙洛扎。

朗姬塔按照警员指示完成线上转账保释金之后,却被告知需要等到9月13日,即隔周的星期一母亲才能获释。

她续称,当时查案官说下午4点半交保释金“太迟了”;而法院官员则说,法庭的柜台已关闭,所以无法开立收据。

她随后到太平警区总部报案,并且再经历漫长等待,才等到查案官前来解释,是因为太迟缴保释金,而导致尚无法院的签章,所以警方无法放人。

古拉批评,这样的官僚体系缺乏同理心。他也质疑,是因为无人监督警察才导致这类的事件。

重申设IPCMC监督警方

古拉也提到,警方拘留前死亡的情况猖獗,因此亟需设立警察独立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以监督警察执法。

“现在人民会害怕去报警来投诉警察,(这样的投诉渠道)完全没有道理,IPCMC因此会非常有帮助。”

“沙洛扎已经在《刑事法典》第289条文下,认罪承认疏失。她的保释金已经付了,事情就应该告终了。”

古拉认为,此事凸显体制败坏,应加强改善警方逮捕及提控的相关标准作业程序,勿让民众继续承受官僚体系的不称职行为。



警官涉嫌借钱买警衔,再激警队改革呼声

Oct 13, 2021 4:55 PM  更新: 4:55 PM

高阶警官涉嫌借款10万令吉购买警衔,不仅拒绝归还,还向债主发出死亡威胁。事情一经传出即引起哗然,政界人士纷纷呼吁改革警队。

“起初,我们听说国会议员、从政者待价而沽,如今是警衔?”

前首相署部长再益(Zaid Ibrahim)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说,前总警长阿都哈密(Abdul Hamid Bador)在下台前数周,曾严厉指控警队腐败和行径不当,并点名警队廉正和遵守标准局(JIPS)官员掩盖案件。

针对上述高阶警官恶行传闻,再益表示,首相须全面改革警队。

“最好是任命新的内政部长。 找一个至少会尝试肃清警队的人。情况需要恶化到什么程度,政府才愿意采取行动?”

暴露警队的贪腐程度

另一方面,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Charles Santiago)认为,上述如果指控属实,则暴露出警队的贪腐程度更上一级,警衔是买来的,而非努力换来的。

与此同时,他补充,高阶警官涉嫌发出死亡威胁,进一步削弱公众对警队的信任。

查尔斯敦促政府着手改革警队,并强调建立警队监督机制的重要。

“我们需要立即成立‘独立警察投诉和不当行为委员会’(IPCMC),而不是任何缩水版本。”

“首相已承诺推行大范围改革,因此我敦促他立即着手召集专家组建IPCMC。”

昨日,多个公民组织前往国会呈交备忘录,反对政府预计提呈的《独立警察投诉委员会法案》(IPCC),认为IPCC远不如民间一再诉求的IPCMC。

《当今大马》昨日报道,一名女子报警,指控一名高阶警官拒绝归还借款10万令吉,甚至威胁要杀害她全家。

据悉,该10万令吉借款是用以“购买”警监警衔。

警方已援引《刑事法典》第323条文(蓄意伤人),以及第506条文(刑事恐吓),开档调查此案。



末哈山提醒韩沙,呈IPCC前务必获警队支持

Sep 28, 2021 10:12 AM  更新: 11:07 AM  上午11点06分更新

政府预计将在这季国会下议院会议中提呈《独立警察投诉委员会法案》(IPCC),而巫统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就提醒内政部长韩沙,在提呈这项动议前,务必先咨询警队看法。

莫哈末哈山今天发表文告表示,政府在提呈法案前,应该先接洽主要的利益相关者,并确保解决警方的福利等问题。

他也重提由前大法官莫哈末再丁(Mohamed Dzaiddin Abdullah)所领导的皇委会,在2005年所提出的改革警队建议。

第5任首相阿都拉执政时,成立以莫哈末再丁为首的警队改革皇委会,以提出建议加强警察单位的运作和管理,改善警队的滥权和工作态度。

是否按报告落实改革

莫哈末哈山质问,《独立警察投诉委员会法案》是否有按该皇委会所提出的建议,推动警队改革精神。

“皇委会报告提出125项具体的建议,以改善我们警队体系的运作与管理。”

“《独立警察投诉委员会法案》必须落实所有皇委会报告中的建议,才算是达到目标。过了17年,该皇委会报告还有待以完整和全面的方式落实。”

莫哈末哈山也问,韩沙是否已咨询警方有关该法案的看法。

他表示,《独立警察投诉委员会法案》是作为取代希盟所要推动的警察独立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而IPCMC曾遭到警队的大力反对。

“基于IPCMC过去遭到警队的反对,这个《独立警察投诉委员会法案》又是否已和真正的利益相关者,进行深入而全面的讨论?”

“《独立警察投诉委员会法案》必须获得警队的支持,在缺乏警队的看法、支持和有意义的参与下,将无法成为有效的法令。”

促提升警员薪资福利

此外,莫哈末哈山也提醒政府,这个法案只是落实警队改革的其中一项建议。

“还有许多关于人力资源、福利、权利架构和改革的建议都应该要落实,以让我们的警队体系与世界标准接轨。”

“我呼吁政府,立即提呈计划以改革和推动警队现代化。”

他说,警员作出许多牺牲,因此政府应该优先处理警队改革,并且改善警员的福祉,包括了薪资、事业发展、福利和技术提升等。

前朝希盟政府在2019年7月于国会提呈IPCMC法案一读,允许IPCMC委员会有权直接对付犯错的警员,罚则从警告到减薪皆有。

该法案原定在2019年12月提呈国会二读,不料希盟却临时踩刹车,把法案展延至下季国会,即去年3月。不过,法案等不及在3月提呈国会就发生喜来登政变。

之后,国盟政府执政宣布撤回IPCMC法案,并提呈IPCC法案。



社媒流传豪华警车照片,总警长澄清“纯粹试驾”

Oct 8, 2021 5:05 PM  更新: 5:21 PM

社交媒体近期流传几张豪华警车的照片,唯全国总警长阿克里沙尼澄清,警方纯粹测试有关轿车,而未下单购买

他告诉《每日新闻》说,有关涉及宝马M3、宝马M3和大众途观(Volkswagen Tiguan)款式的5辆汽车正处于两周的测试期。

他解释,有关汽车仍处于概念验证(POC)的阶段。

“警方只是测试这些车子两个星期,暂时没签署任何(购买)协议。”

“我们的目标是为了获得反馈,到底有关汽车是否适合用来执行警方的任务。”

近期内不会购买

近期,社交媒体上流传照片,显示几辆附有警方标志和装备的豪华轿车。

有关照片引起网民的两极反应,有者赞许警方提升装备;但有者质疑,警方是否有必要在2019冠病疫情重挫国家经济之际,如此花费纳税人的金钱。

另一方面,武吉阿曼内部安全及公共秩序局总监哈扎尼(Hazani Ghazali)向《每日新闻》披露,有关交通工具是由一家公司所提供。

但他强调,考量到政府在疫情下面临财务限制,警方近期内不会采购有关车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22-8-8 09:00 P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