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9|回复: 1

[转载] 需秀血卫生棉甚至摸查,女学生控诉“月经检查”

[复制链接]

320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5942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21-4-23 11:46: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今大马

需秀血卫生棉甚至摸查,女学生控诉“月经检查”

2021/4/22 8:02 am  更新: 2021/4/22 10:46 am

在马来西亚,不少穆斯林女学生曾在中学时期被迫接受“经期临检”,向老师证明她们正经期来潮,而非故意逃避集体祈祷。

日前,一名网民在推特上询问,校园里是否仍存在检查月经的习惯。

该贴文旋即引来许多网民回应,分享自己的故事,她们都希望终结这种骚扰及正常化“月经羞辱”的做法。迄今,这则贴文至少已获得超过6000次的转发。

她们呼吁,女学生、家长及老师都应该意识到,学生有权决定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事。

为此,《当今大马》在网路征求这类故事,24小时内便接获十来人的联系。她们忆述,检查女学生月经的羞辱行为,常被视为寄宿学校的例行事项。

一些在籍学生、甚至离校长达20年的校友都告诉《当今大马》,校方“验证”她们是否来月经的方式,包含要求她们出示占了经血的卫生棉,或以棉花棒、卫生纸或手指擦拭阴道检查,或让老师、宿舍监护人检查她们是否戴卫生棉。

现仍受创伤与耻辱困扰

这十数名受访者大部分来自寄宿学校,但《当今大马》获悉,一些日间学校及伊斯兰私人学校也有这类检查月经的做法。

对这些受访者而言,在她们从小女生长成少女期间,月经来潮成了创伤和耻辱的源头,且这种创伤与耻辱迄今仍困扰着她们。

其中,触动她们神经的关键因素是,师长要求那些没有参与寄宿学校或宗教学校的集体祈祷活动者,提供“月经证明”。

由于“检查月经”的做法存在已久,女学生普遍认为这是应该接受的事,因此即便感到受侵犯,她们也没有向母亲或监护人提起此事。

在伊斯兰教里,月经来潮的女性不能参与祈祷。

为了保护受访者,本文的采访对象皆以化名处理。

从后方触碰臀部做检查

现正就读大学的西蒂曾在一所私立伊斯兰学校就读,该学校包含中小学课程。

她告诉《当今大马》,当时,每逢周一到周四,学生都必须参与集体祈祷,而月经来潮的女生则须待在一个房间,她们的经期会记录在一本簿子上。

“有时候,他们会给我们纸张或卫生纸,要我们去厕所,出示一些经血(作为证据)。”

“记得有一次,他们要我们在足球场集合。老师及代表逐一摸我们的背后(臀部)检查我们的内裤。这非常侮辱人,我感到非常恶心。”

最终,西蒂在中二那年转学,到另一所中学完成学业。虽然这个过程让她焦虑,但她同时也松了一口气,到新的环境重新开始。

“当时,我曾以为这些行为(月经检查)是正常的,是为了我们好。”

被逼以沾血卫生棉为证

另一名受访者,今年21岁的阿蒂莲娜(Adriana)则透露,刚进入寄宿学校时,她不太了解自己的经期及身体运作,比如如何区分正常的阴道分泌物及经血。

一天晚上,她以为自己月经来潮,于是没有参与集体祈祷,而待在经期女生所待的预备室里,结果却在月经检查时被发现没有出血。

“负责的学姐以为我撒谎,与其他学姐一起咒骂我。”

“这成为我的阴影,那之后,我会一整天重复使用同样的卫生棉,以确保上面有血。”

“回想起来非常恶心,我得一整天使用同样的卫生棉,只为了证明我真的月经来潮。”

老师言语粗俗禁用棉条

过去在吉兰丹两所公立女子学校就读小中学时,DH从未公开谈论这些令人不适的经历。

今年35岁的DH说,少女时期面对的月经检查,迄今还影响着她如何面对自己身体,她拒绝使用卫生棉条,也在筹组家庭方面犹豫不决。

她提到,所有学生都必须参与午间集体祈祷,并接受随机的月经检查。

“如果值班的是女宗教师,我们最好躲起来,她会抓我们到厕所,要我们用卫生纸擦拭经血。”

“如果发现有人使用棉条,她会羞辱她们,问说‘痒到想要阴茎进入你吗?’这句话让我一直到20岁后才开始用棉条。”

“20年前这么做是不对的,放到今天这个时代,自然也是不对的。”

因此,DH呼吁,马来西亚学校应将性教育作为独立的课程来教授。

因经期不准常引起怀疑

此外,艾思(Ash)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说,就在5年前,她就读的南部一所公立住宿学校仍频繁发生这类事件,主事者来自一个“宗教小组”,专门针对没有参与集体祈祷,坐在学校祈祷室外的一群女孩。

“他们会要求我们在厕所外站成一排,轮流进去,然后一两个小组成员会直接用他们的手指触碰我们的阴道部位。通常是隔着裙子触摸,但这样也很奇怪。”

与其他受访者一样,艾思说,她当时因为不了解这些事情而恐惧、沉默,至今仍为此阴影寻求心理健康治疗。

“过去我的经期非常不准,那个小组的成员常常怀疑我。有时候他们会叫住我,4、5个人跟我对峙,甚至威胁说要我完全脱下内裤。”

最终,艾思在16岁那年离开了寄宿学校,进入一所普通中学就读。

法怡佳(Faekah)同样是在中一那年,于寄宿学校接受月经抽查。她说,这不仅让她留下阴影,而且显然影响了她在青春期的私处卫生情况。

一开始,她曾因不了解月经知识,误把阴道分泌物当成经期来潮,没有出席集体祈祷,而待在预备室。结果月经检查时,学姐误以为她在撒谎。

此后,与阿蒂莲娜一样,法怡佳会在经期期间,一整天使用同一片卫生棉,以通过检查。

一般上,女性在月经来潮时,每隔3到4小时就需更换卫生棉。根据健康网站healthline.com,使用同一片卫生棉太久,可能会导致女性私处感染,比如酵母菌感染等等。

月经检查至今仍在执行

此外,至少两名目前就读寄宿学校的女学生告诉《当今大马》,月经检查至今还在执行。

其中一名学生毕仪更提到,不仅月经检查,其学校现在正以一种更加恶心的方式来处罚月经来潮的女生。

“刚刚入学时,我们当中许多人被要求扭干我们渗血的卫生棉,因为他们说我们没有正确地丢弃它。直到现在,这件事还困扰着我。”

值得一提的是,毕仪目前就学的寄宿学校,与艾思过去就读的正是同一所。

除了肢体骚扰,另一名在籍学生迦娜也申诉,该校老师会以刻薄的言语,斥责那些逃避月经检查的学生。

“她说,那些月经经常没来的人一定是怀孕了。我们当时才中学一年级,她的言语非常伤人。”

专家:月经检查太过分

槟城宗教司旺沙林(Wan Salim Mohd Noor)接受《当今大马》采访时指出,无论出于任何原因,没有人有权检查别人的私处,人人都有自尊,有权拒绝让外人看到私处,而旁人必须尊重。

“伊斯兰都严禁信徒端看别人的私处,即便其理由是要求对方履行必要义务,比如防止女学生找借口逃避祈祷。”

伊斯兰医生组织(Perdim)主席阿末苏克礼(Ahmad Shukri)也认为,为阻止学生逃避祈祷而检查她们私处的做法太过分。

他强调,校方只需口头询问学生就足够了,不需要检查她们的卫生棉。

“伊斯兰不含强迫成分,别让人们认为伊斯兰如此僵化。”

马来西亚国立大学(UKM)医学院妇产科(临床教学)教授哈丽娜(Harlina Halizah Siraj)亦表示,月经检查侵犯女性隐私,且她不明白何需这么做。

“身为妇产科医师,我认为少女不需要证明自己正来月经。在这方面你应该相信一个女人的话。”

公正党妇女组法律和社区发展局主任法丽娜(Fadhlina Siddiq)受询时直斥和反对,这种“月经羞辱”的行为。

“抚摸女孩来确定她们是否月经来潮属于性骚扰行为,要求她们出示带有经血的卫生棉作为证据,则是一种霸凌、侮辱及干扰女孩情绪的犯罪行为。”

妇女组织要教育部回应

另一方面,数个妇女组织,如妇女行动组织(AWAM)、伊斯兰姐妹会(SIS),与妇女及女性自我发展组织(WOMEN:girls)纷纷要求,教育部彻底及有效地解决这类性骚扰、侵犯身体自主权及身体羞辱的情况。

这些组织发表联合文告指出,月经检查的做法简直是以纪律处罚为借口,游走于骚扰及滥权边缘的行为。

她们提到,马来西亚学校所实行的月经检查、公然羞辱亲密关系、穿着及身体、诱骗儿童、非礼、拍打和捏乳头等惩罚,最近因为报道而引起了民众的瞩目。

她们续说,据报道,这些事件发生在各个教育机构,包含幼儿园、中小学、寄宿学校及大学。

“这反映了一种系统性的有毒文化,包括父权制、性别歧视、骚扰、虐待、恃强凌弱和宗教监管等,而受害者是国内的年轻人。”

“更糟的是,大多数的幸存者在事情发生时都还未成年,她们在未经同意下被侵犯了身体及个人界限。”

“根据《2017年性侵儿童法令》以及《刑事法典》第354条文(非礼),这些事件都可被视为犯罪行为,能受处罚。”

“若大马校方让老师或舍监采取这种行动,无疑是在告诉学生,别人可在未经同意下侵犯她们的身体,不必尊重她们的自尊。”

同时,前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受访时则表示,目前尚不清楚教育部是否有任何指南,来鉴定女学生是否来月经。

“我想不起我们是否有任何书面指示,说明老师是否可以这么做。但我觉得这涉及基本礼仪。”

“我想,一旦教育部收到一定数量的投诉,他们会更容易制定书面规则,阐明老师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

无论如何,《当今大马》已联系教育部长拉兹吉丁寻求回应。



月经检查有辱学生人格,马智礼斥违教育关爱原则

2021/4/23 11:19 am

穆斯林女学生控诉校园“月经检查”引发讨论,前教育部长马智礼批评该措施有辱学生人格,且毫无必要。

马智礼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说,类似的措施不管在哪里都不该发生,更不要说是在校园之内。

“这明显是侵犯个人隐私,构成身体上的骚扰和苛待。(校方)以纪律和教育为名行事,但不管是按照教育、文化、宗教还是规范来辩解,都是说不通的”

“教育应该关乎爱、幸福、培养诚信、自尊、责任感和相互尊重。”

“该报导的案例是社群的耻辱,应该谴责和停止这种做法。”

“我们应该维护校内孩童的安全,避免任何形式的伤害和苛待。”

检查月经避免逃避祈祷

《当今大马》日前访问的女学生和毕业生忆述,为了避免学生逃避祈祷,检查女学生月经的羞辱行为经常被视为寄宿学校的例行事项,并已在多所学校实行至少20年。

她们控诉,校方“验证”她们是否来月经的方式,包括要求她们出示沾了经血的卫生棉,或以棉花棒、卫生纸或手指擦拭阴道检查,或让老师、宿舍监护人检查她们是否戴卫生棉。

槟城宗教司旺沙林(Wan Salim Mohd Noor)、伊斯兰医生组织(Perdim)主席阿末苏克礼(Ahmad Shukri)和妇女组织纷纷质疑和批评此做法。

教育部第二副部长慕斯立敏(Muslimin Yahaya)受询时,以未掌握资讯为由,暂不予置评。



阴影20年挥之不去,月经检查毁女生校园生活

2021/4/23 9:11 am  更新: 2021/4/23 10:49 am

继多名穆斯林女学生控诉校园“月经检查”恶政后,陆续有受害者现身说法。虽然20年过去了,查丽娜(化名)仍无法忘记,月经检查给她带来的创伤。

查丽娜形容,校方的“月经检查”行径彻底摧毁了她的校园生涯。

要求匿名受访的她通过简讯告诉《当今大马》,她对该段经历仍心有余悸,至今还畏惧周五祈祷。

查丽娜当年就读于北马一间女子国中,她说,校方规定所有学生必须参与周五祈祷。

“高四时,他们开始检查那些声称来月经的学生。”

她补充,自己每个月都受免不了检查,直到毕业为止。

配合检查避免遭责备

据查丽娜描述,学生受促在厕所附近排队,女宗教师将站在她们的背后触摸她们,以检查是否戴卫生棉。

她说,女宗教师若不能通过触摸来鉴定,则会要求学生出示染血的卫生棉。

由于害怕被针对,查丽娜表示,她被逼在检查时乖乖就范。毕竟,她早从初中一拒绝在宗教课穿马来装校服(Baju Kurung)的经验中,吸取了教训。

“太可怕了。(如果拒绝配合),我们将被痛骂一顿,并送去校长室,仿佛我们是吸烟还是什么的。每当我们上宗教课时,这些女宗教师甚至会开始嘲弄我们。”

她举例,她们会嘲笑学生的谈吐举止和成绩,偶尔甚至质疑学生在未来会有什么前途。

“当我在中一拒绝穿马来装校服时,这发生在我身上。我不要重复这种经验,所以我遵守检查。”

“头巾是另一个课题。我到毕业为止都拒绝穿戴,我只曾在宗教课上戴过一次。”

“女宗教师告诉我说,根据我现在对宗教毫不虔诚的样子来判断……我在离校后将变成坏女孩……她们将当我是坏女孩。”

20年后仍怕周五祈祷

查丽娜仍然记得,一名出示卫生棉给女宗教师的女学生在发现其裙子沾到血后,差点哭了出来。

“她需要乘搭巴士回家,该名女宗教师甚至没向该名学生道歉。”

“我的母亲很生气,但我告诉她别来学校,因为担心自己会被秋后算账。”

她补充说,当时根本无人敢投诉该名女宗教师。

“这是个悲剧。我若能够让时光倒流,再度变年轻,我不会选择回到13岁至17年(的时侯)。我没有孩子,但如果我有女儿,我不要她经历这一切。”

“就算过了20年,我现已经36岁了,我仍害怕周五祈祷。”

虽然《当今大马》的报道唤起了不好的回忆,查丽娜觉得,她有义务分享自己的故事,为施压学校停止此恶习尽份绵力。

需秀血卫生棉和摸查

《当今大马》日前访问的女学生和毕业生忆述,为了避免学生逃避祈祷,检查女学生月经的羞辱行为经常被视为寄宿学校的例行事项,并已在多所学校实行至少20年。

她们控诉,校方“验证”她们是否来月经的方式,包括要求她们出示沾了经血的卫生棉,或以棉花棒、卫生纸或手指擦拭阴道检查,或让老师、宿舍监护人检查她们是否戴卫生棉。

不过,槟城宗教司旺沙林(Wan Salim Mohd Noor)、伊斯兰医生组织(Perdim)主席阿末苏克礼(Ahmad Shukri)和妇女组织却纷纷质疑和批评此做法。前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上图)则敦促,教育部制止校方的这种恶劣做法。

针对此,人民信托局(MARA,简称玛拉)主席阿兹扎(Azizah Mohd Dun)表示,他们将研究涉及旗下玛拉理科初级学院的投诉。

教育部第二副部长慕斯立敏(Muslimin Yahaya)受《当今大马》询及时,则以未掌握资讯为由,暂不予置评。

320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5942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月经检查属欺凌行径,专家担心埋下心理阴影

2021/4/24 9:11 am  更新: 2021/4/24 9:14 am

心理专家认为,女学生遭遇的“月经检查”是一种欺凌形式,将对年轻女孩产生多年的负面影响。因此,他们呼吁教育部制止这种做法。

大马精神健康协会主席兼精神科医生安德鲁(Andrew Mohanraj)指出,最近揭露的女学生月经检查事件非常可耻,并可归类为一种欺凌形式。

“像所有其他形式的欺凌一样,女孩们的心理阴影会导致焦虑、抑郁和自卑,以致在学校表现不佳或对学习提不起兴趣。”

此外,他指出,重复的“月经羞辱”也会对成年人构成长期的心理影响。

“将月经与羞耻、诅咒和禁忌联系在一起,在世界各地的许多文化都非常普遍。”

促调查和给相应指示

因此,安德鲁代表大马精神健康协会吁请当局调查此事,并给予学校相应的指示。

《当今大马》日前报道,大马的多所学校里,女孩们都必须接受月经检查,尽管此举侵犯她们的隐私。据悉,这些措施包括出示沾了经血的卫生棉,或以棉花棒、卫生纸或手指擦拭阴道检查,或让老师、宿舍监护人检查她们是否戴卫生棉。

有十几个人在24小时内联系《当今大马》,讲述寄宿学校检查月经的羞辱行为,但却被接纳为 "正常的做法"。

此事源自教师或学姐要求,缺席集体祈祷的学生提供“月经证明”,而这在寄宿学校或宗教学校中很常见。

在伊斯兰里,月经来潮的女性不能参与祈祷。

不过,槟城宗教司旺沙林(Wan Salim Wan Mohd Noor)反对该做法。他表示,任何人都无权通过检查女性私处,以确认她们是否有月经来潮。

月经周期是个人隐私

临床心理学家怡雯(Evone Phoo,音译)称,虽然不是每个人都感受到相同程度的创伤,但这不能改变这些女性在青春时期受到羞辱的事实,而这些遭遇在当时已经影响了她们。

“对一些人来说,这种经历挥之不去,并会在未来多年后继续困扰她们。虽然(对每个女孩来说)外部的经历可能相似,但主观经历却不一样。 ”

因此,她向《当今大马》指出,当局不仅需要调查发生在她们身上的事情,更重要的是,别否定她们对此事件的经历。

怡雯补充,女孩的月经周期是一个非常隐私的课题。在青少年时期,她们经历了剧烈的身体和心理变化,而她们试图探索和理解这些变化。

“这个生理周期是女性的成长过程,本应是自然、且该被接受的,但却受到了侵犯和骚扰。这确实可能影响到女孩对自己、身体或性的看法。”

针对一些学生声称,因要面对月经检查,她们被逼一整天重复使用同样的卫生棉,以确保上面有血,怡雯警告,千万别这样做。

“因为随时要检查,而害怕不能提供‘证据’,学生在月经检查时可能会过度焦虑和担心,并试图保留‘证据’直到被要求出示为止。”

“但这不仅不卫生,也对学生的心理健康有恶性影响。”

“她们在那几天会处于高度焦虑的状态,再加上身处荷尔蒙变化的时期,更不用说检查后可能出现的生理和心理困扰了。如此私密的东西,居然要作为‘证据’来呈现。”

教师的管束会造创伤

怡雯不排除,这种病态的做法,很可能是由信任问题演变而来。

“由于多年来面对各种类型的学生,一些教师或许产生某种观念,觉得有必要严格地管束她们。”

“而这可能意味着,需要使用威慑或惩罚来改善学生的行为。不幸的是,有的方法可能会导致创伤经历。 ”

“也许是因为怀疑学生不听话和欺骗自己,有些人觉得,需要通过这些侵犯式的检查来获得控制权。”

前贸工部长拉菲达(Rafidah Aziz)、国会下议院副议长阿莎丽娜(Azalina Othman)和前教育部长马智礼(Maszlee Malik)已纷纷表态反对此事。其中,拉菲达要求教育部遏制这种做法,并提供学校,包括寄宿学校对待学生的正确方针。

马智礼表示,必须制止和谴责这种有辱人格的做法,任何地方都不应该发生此事,更何况是学校。学校应维护校内孩童的安全,避免任何形式的伤害和苛待。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丽娜哈仑则表示震惊,并下令相关部门彻查,确保事情不再重演。

教育部第二副部长慕斯立敏(Muslimin Yahaya)声称,他仍然没有收到关于此事的任何信息,因此将暂时保留他的评论。

《当今大马》正试图联系教育部长莫哈末拉兹(Mohd Radzi Jidin)寻求其回应。



若要追究月经检查,律师愿免费协助家长起诉校方

2021/4/24 6:33 pm

校园“月经检查”课题持续发酵。一群律师如今自荐,免费协助家长及学生起诉那些执行这类检查,以免女学生逃避集体祈祷的学校。

律师加哈柏丁(Jahaberdeen Mohamed Yunoos)告诉《当今大马》,他与数名律师愿意免费帮助想要兴讼的家长,起诉涉事的学校及老师。

“如果这类事件发生在去年或今年,除了刑事行动,家长还可以对校方及老师提出民事诉讼。”

否则,他呼吁,家长或学生向警方投报,举发那些侵犯隐私,要求检查女学生月经的人士。

刑事诉讼没有时限

加哈柏丁指出,月经检查显然已触犯各种罪行。毕竟,骚扰和侵犯等违反礼仪的做法均属犯罪。他甚至提醒,刑事诉讼没有时间限制,无论事发多久,一旦有人投报,肇事者仍会被调查和控告。

“因此,若家长有证据,最好可以现身投报,以免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其他孩子身上。”

“我们不能让这种病态的习惯,在伊斯兰的幌子下,成为社会的常态。”

“太多人滥用伊斯兰的名义了,我们应该停止这一切。”

《当今大马》日前报道,大马的多所学校里,女孩们都必须接受月经检查。据悉,这些措施包括出示沾了经血的卫生棉、棉花棒、卫生纸,或让老师、宿舍监护人摸身检查她们是否戴卫生棉。

教育部未明确表态

此事源自教师或学姐要求,缺席集体祈祷的学生提供“月经证明”,而这在寄宿学校或宗教学校中很常见。在伊斯兰里,月经来潮的女性不能参与祈祷。

不过,槟城宗教司旺沙林(Wan Salim Wan Mohd Noor)反对该做法。他表示,任何人都无权通过检查女性私处,以确认她们是否有月经来潮。

心理专家也认为,“月经检查”是一种欺凌形式,将对年轻女孩产生多年的负面影响。他们呼吁教育部制止这种做法。

迄今,前贸工部长拉菲达(Rafidah Aziz)、国会下议院副议长阿莎丽娜(Azalina Othman)和前教育部长马智礼(Maszlee Malik)已纷纷表态反对此事。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丽娜哈仑则表示震惊,并下令相关部门彻查,确保事情不再重演。

无论如何,教育部第二副部长慕斯立敏(Muslimin Yahaya)声称,他仍然没有收到关于此事的任何信息,因此将暂时保留他的评论。

《当今大马》已多次联系教育部长莫哈末拉兹(Mohd Radzi Jidin)寻求其回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21-5-13 06:19 P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