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3|回复: 1

COMWEL争取大选30%议席予女候选人

[复制链接]

318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5592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21-3-8 23:25: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南洋商报

祖莱达:将致函选委会 争取大选30%议席予女候选人

2021年03月08日

(巴生8日讯)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拿督祖莱达领导的大马女性政治领袖理事会(COMWEL),近期将致函选举委员会,建议在来届大选保留三成的国会议员议席予女候选人。

她说,该理事会也将争取州议席、地方政府和其他领导层和决策层保留3成名额予女性参与。

“自我国独立至今,仅有84名女性当选国会议员,而在第14届大选,只有33名女性代议士,占国会议员总数的14.86%。”

祖莱达今天在该理事会成立推介礼上,这么指出。

“邻国也一样存在国会缺乏女性代表的情况,如印尼女议员占20.3%,泰国只占5%,菲律宾占28%,柬埔寨占20%,以及缅甸占11.3%。”

下议院议长:落实有一定限制

另外,也有出席仪式的下议院议长拿督阿兹哈说,增加女性代表的建议涉及修改条例方面,若要落实有一定限制。

不过,他认为政府可采纳提供奖掖的建议,鼓励参选政党委派更多女候选人上阵,这样就能在无需修改条例下达成促进女性参政的目标。

当受询及国会何时复会,阿兹哈拒绝回答。



当今大马

从性别到身心弱势,维权律师盼推改革应对挑战

2021/3/8 12:59 pm  更新: 2021/3/8 4:06 pm

今日是国际妇女节,女律師协会副主席米拉点出,国际妇女节的今年主题“选择挑战”(Choose to Challenge)可理解为挑战个人、机构及政策层面的现状,因此盼望推动改革,应对各种挑战。

米拉(Meera Samanther)在《当今大马》英文版撰文指出,性别不平等现状在疫情时昭然若揭,经济不稳定及性别暴力有增无减,女性的照护劳动也未能获得重视及合理报酬。

“即便许多女性受雇且获得报酬,但疫情造成无酬照护劳动情况大增,而且不符比例低落在女人身上。因此,如何消除家庭责任分担上的性别不平等,就是政策制定者的挑战。”

她建议,可行的方案有亲职假(paternity leave)、工作场所设立托育服务、为亲职及照护提供性别平等的灵活工时,以及为家庭老年照护者提供其他支持措施等。

她也提到,政策经常假定男性为在外工作的“前线人员”,但其实许多女性也在医疗、照护及其他重要服务领域任职,例如医院清洁工。

她感叹,尽管清洁人员与医护人员都承受疫情风险,但清洁人员却仍要苦于为基本健康权及工资权益抗争及游说。

“我们必须确保经济政策能保护女性前线人员,她们才不会从制度的裂缝中掉出去。”

拓宽所谓的“正常”

米拉也强调,政策制定必须看到社会中身体及心理障碍者的需求;女性寿命一般比男性长,也应妥善考量年长女性长期照护等等问题。

此外,她认为媒体也应该协助转化社会对身心障碍的态度,如不计外表尊重每个人的尊严、能力及自我价值,摒弃性别刻板印象、年龄歧视及因障碍而出现的歧视和污名。

“我们应该拓宽对于‘正常’的理解,拥抱多元及个体之间各种差异,让年老、女性和身心障碍也能是很酷的事。”

“我们也应该提升公众对心理健康的认知,以及对各类影响女性的课题有所理解,例如身障人士照护者以及身障女性等等。”

米拉认为,老年身心障碍者的照护工作应迈向性别平等,未来也应该打造数位及实体更友善身心障碍人士的空间。

实体建设方面,公共交通的近用应能让各种性别、年龄及能力程度的人,包括老年及女性能自由且独立地移动。

数位方面,则是确保各类网站、社群媒体平台、应用程序或线上银行服务的近用,包括视力不佳的老人。

此外,她倡议让所有媒体节目、纪录片、娱乐影片等等内容,包括给学生、家长、求职者、选民、医疗服务使用者及消费者各类群体的内容,都应该打上字幕和提供手语翻译。

“那些此前没能考量各种女性多元身份及生活经历的定义,我们都应该去挑战。”

修法提倡包容社会

米拉也提出多项立法及修法建议,期盼创造更具包容的社会。她认为国会应通过《性别平等法令》,以落实大马1995年就已签署的《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CEDAW)。

此外,她也倡议尽速设立《性骚扰法令》及《反跟踪骚扰法》(Anti-stalking Law),保障对女性安全的环境。另外,《1995年雇佣法令》的修缮也势在必行,以期杜绝性别及身心障碍方面的就业歧视。

她认为有必要修订《2008年伤健者法令》,以符合《身心障碍权利公约》(CRPD),纳入矫正机制,并删除政府机构豁免补偿的条款。

她也点出,目前印度已设立委员会处理身心障碍者的匿名歧视投诉;至于新加坡及香港都有相关法律,确保公共交通及转运站的近用性。

“在这个2021年的国际妇女节,让我们一起来的挑战并创造性别平等及障碍敏感的马来西亚吧。”



从社运菜鸟到妇女力量领导,葛若琳不懈争取平权

2021/3/8 9:22 am  更新: 2021/3/8 10:01 am

维权组织“妇女力量”(Tenaganita)执行长葛若琳(Glorene Das)原本想要当一名歌手或警察,但或许是命运使然,她的哥哥在1999年12月推荐她查看这个移工与妇女权益组织的空缺,从此让她踏上一条完全意想不到的道路。

那一年她27岁。回首参与社运廿年,葛若琳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说,这些年来之所以能够坚定不移走在这条路上,其动力是来自那些谦卑又坚毅的幸存者。

"我相信,是这些人们让我坚定地选择这条路——种植园里淳朴的当地妇女、谦卑的移工、勇敢的性工作者、坚强存活的艾滋病患者、顽强抵抗的难民和寻求庇护者、寻求归属的无国籍儿童和坚守希望的人口贩卖的受害者或幸存者。

"他们是我在这个组织继续工作的动力。多年来,他们努力争取平权和尊严,令我变得谦卑。"

对人权概念一无所知

葛若琳原本是社会运动圈的菜鸟。她第一次踏进妇女力量办公室时,对人权概念一无所知,从未接触过移民工和难民、艾滋病患者、劳工和其他边缘化群体。

“我到办公室的第一周,一整天都泡在图书馆里爬梳资料,学习人权的含义。”

起初,她是妇女力量移民权利项目职员,此后致力于人权、移民、性别和人口贩运等课题,2010年晋升为项目主任。

4年以后,妇女力量创办人艾琳(Irene Fernandez)突然去世,葛若琳即出任执行长职,肩负起领导组织的任务,以建立公正、自由和民主的社会。

“ 在那样的社会里,人人生而平等,享受着尊严和权利,”但她直言,在推动社会运动与民主的过程中,难免经常会落入那种“进一步退两步”的窘境。

“但了解和肯认了我们个人和团体所具备的权力,是可以通过组织工作,尤其是跟社会底层合作,改变人们的命运时,这给了我无限的能量。"

回想当初,葛若琳虽然未必准备好接下执行长的重担,但她知道自己必须勇敢起来。这跟组织内的两个灵魂人物有莫大关联。她们是促使她不断前进的精神导师,也是她特别感谢的人。

"我必须感谢(妇女力量前执行长)艾吉尔(Aegile Fernandez)给我机会,成为妇女力量的一员,并把我介绍给已故的艾琳。”

艾琳是艾吉尔的姐姐,是马来西亚人权斗争的灵魂人物,曾赢得有“另类诺贝尔奖”之城的名誉生活权利奖项。她曾因揭发大马政府扣留所不人道对待无证移民,而在1996年面对“恶意刊载假新闻”的起诉。案件经过7年审讯后,她在2003年被判罪成,判处监禁1年,直至2008年上诉得直后,才获判无罪释放。

在葛若琳眼中,艾琳是个充满激情的领导者,也是个能言善辩的人,时时为无声群体发声。“所以,即使工作上碰到瓶颈,我也会和了不起的战友们继续经营妇女力量这支团队。”

“即使前路非常狭窄、陡峭和坎坷,带领这样的组织经常会鞭策我采取另类的做事方法,绝不牺牲任何人的权益和尊严。”

"最重要的是,我最大的动力来自艾琳她本人。她不仅仅是我的精神导师,更是我非常怀念的朋友、同志和伙伴。在我相信自己之前,她已坚定地相信我可以成功。她给了我成长的空间,让我发现自己内心的潜力。”

葛若琳和伙伴们的工作,难免经常要与他人对立,如要求对付人运贩子和罪犯,或是点名羞辱某些行业,进而受到各种威胁和恐惧。不过,她说,“每次面对这种情况,我总会想起艾琳教我的一句话——"永远不要害怕说真话"。这是我一生的口头禅!"

当然,除了艾琳和艾吉尔两姐妹外,已故的WAKE创办人卡特琳(Catherine Arumugam),以及妇女援助组织(WAO)创始人艾薇(Ivy Josiah)都是为她鼓舞打气的重要人物。

一度昏迷不醒的小米拉

对葛若琳而言,那些她所接触过的幸存者,不仅仅是她要倾全力支援的“案主”,还是彼此成为对方人生路上的见证者。譬如,米拉(Mila,化名)。

那一年,小米拉才14岁,为了想要追求更美好的生活,而只身从孟加拉来马当家庭帮用。工作不到数周,她就受到雇主夫妇严重的虐待和殴打,人生突然跌倒低谷,掀开了最暗黑的篇章。

葛若琳说,“她躺在医院好几个月。当我去看她时,她处于昏迷状态,我甚至一度以为她会死掉,但她在3周后恢复意识。我们接下了她的案子,鼓励她起诉雇主进。她出院后,我们负责为她安排庇护所。"

几周后,米拉转移到政府庇护所。由于之前受到严重虐待,她的结肠和肠子需要接受治疗,但政府并没有提供完善的跟进。结果,米拉无法正常排泄,肚上还必须挂个结肠造口袋(colostomy bag )。

葛若琳提到,“一名官员在政府庇护所看见米拉的情况后,拒绝将她遣返,直到她接受适当的治疗。他把米拉转介给妇女力量,因为他知道我们有能力处理她的医疗个案,并为她所遭遇的种种不公讨回公道。"

米拉住进妇女力量庇护所时,她们一边筹募手术经费,一边等待法庭过堂。

就在这段期间,葛若琳和米拉建立起亲密的关系。“她叫我 "妈妈"。我们和妇女力量的朋友们、鹰阁医院(Gleneagles Hospital)和瑞士政府联手,为她筹集到了手术资金。”

那是一场9小时长的手术,她们在手术期间和之后轮流陪着米拉,而葛若琳照顾她整整两天。米拉术后进展不错,医生说,那是她近5年后,终于第一次可以尝试排便。

"我陪了她一整夜。我非常害怕,但她很勇敢,还告诉我不要担心。她很坚强,可以忍受任何痛苦。”

葛若琳记得米拉用马来语对她说,“妈妈,我经历过地狱般的痛苦,别担心,这种痛苦我也能承受,没问题”。不到5分钟,米拉冲到她跟前,喊道,”妈妈,我可以上厕所了!"

作为社运组织者的她,虽然需要毫无畏惧地善用谋略,替外来的弱势者争取权益和本地资源。但是,葛若琳叙述的经历却恰恰告诉我们,这个漫长的声援过程中,脆弱的“受害者/幸存者”却有可能是赋予组织者能量的重要支柱。

"对我来说,米拉是个活生生的奇迹,正是像她这样的女孩才有可能将痛苦转化为力量。”

现在,葛若琳仍和米拉保持联络,而且,数周前,她还收到米拉结婚的好消息。“当她说自己要结婚的时候,我哭得像个孩子一样。”

人口贩运的幸存女孩

另一个令人心碎但励志的案例,是在人口贩卖中,幸存下来的越南女孩。

葛若琳回想道,”当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她完全木无表情,一动不动地。两个多星期以来,我一直在等她放下戒心。她受到人贩子和顾客的严重虐待、强暴和折磨,身心灵饱受创伤。”

她亟需接受心理治疗,但由于她没有任何身份证件,很难到任何一家医疗部门或医院诊所接受治疗。

“有一天早上,当我走进办公室时,她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当时的她脊柱骨折,服用重剂量的药物,但依然缓缓地走近葛若琳,做了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

"她把我那多色卷发握在手指里,再按不同颜色分开,在手指上转来转去,玩了好一会儿。”

"然后,她把脸埋在我的头发里,紧紧地抱着我。当时我一直叮嘱自己——千万不要在她面前泪崩!”

这个美丽坚强的女孩在满身创伤、心绪紊乱的状态下,肯认了葛若琳的存在和援助,令葛若琳永生难忘。

"感谢上帝,这个女孩总算对重生萌起了兴趣,愿意紧紧抓住着我这根绳索。”

女孩康复后,安全地回到越南。虽然现在仍需接受治疗,但她过得快乐幸福,还有了自己的孩子。

妇女力量团队一次又一次地,得面对各种各样令人心碎的案例。“这些男男女女和孩子们是如此的破碎,甚至生命几乎遭人夺走,一度放弃所有存活的希望。但我为自己能够和最优秀的人们并肩作战感到自豪。他们从未放弃努力修补伤口,重建生活。”

土生土长吉隆坡人

葛若琳是个在吉隆坡土生土长的典型城市女性。父母在小康之家,抚养他们七个兄弟姐妹长大。后来,父亲在2000年过世,他们也相继各自成家。

父母亲的善良和无私奉献,形塑葛若琳的工作态度;现在,她主要透过侄子侄女,了解Z世代的日常生活与价值观。

"坦白说,跟他们在一起很有趣。我的家庭和我们的价值观,总是让我抱着敦厚的心态生活。”

“虽然他们很担心我的安危,但还是非常支持我。他们一直鼓励我,推动我把工作做到最好。”

虽然葛若琳后来没有实现她的歌星梦,但依然对音乐充满热诚,那也是她舒缓工作紧张的管道。

她一直都在改变放松自己的方式。每次独处时,她会边听音乐和阅读,边让毛小孩“库柏”先生在腿上玩耍。有时候则是涂涂心灵艺术书,或是睡前闭上眼睛冥想,从内心寻获平静。

她喜欢妈妈的菜,也喜欢自己在周末探索新的食谱,还学会做很棒的红酱意大利面。

从简奥斯汀(Jane Austen)、狄更斯(Charles Dickens)、乔治艾略特(George Eliot)、托马斯哈代(Thomas Hardy),到艾米莉勃朗特(Emily Bronte)、伊丽莎盖斯凯尔(Elizabeth Gaskell)及奧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都是她非常喜欢的英国文学作家,她甚至读过詹姆斯奥古斯丁(James Joyce )的全部作品集。

现在,葛若琳希望自己能够鼓励更多年轻女性,勇于选择自己的道路,包括投入社运。

"我相信女孩长大后会成为伟大的女性! 所以,我会鼓励她们全力以赴地工作,让视野变得宽阔,为自己敞开许多可能性,展开很棒的冒险旅程。即使过程中会有起有落,但这一切只会让她们变得更强大、大胆、自信。”

“当她相信自己,就会开始看到自己内心拥有改变生命和处境的力量。我也会提醒她与别人分享她所发现的力量。那是建立人生的好方法! "

突然幻灭的改革之梦

2018年大选,希盟击退巫统/国阵,结束了马来西亚数十年来一党独大的僵局,惟过了22个月后,“喜来登政变”爆发,希盟又匆匆下台。

葛若琳坦承,目前的政治局面并不是她几年前所料想到的。

“虽然希盟政府刚开始成立时并不完美,由我自1990年代起就从不相信的领袖引领,但是过去那三年还是促成了许多变革。”

“但是,后门政府去年掌权后,上演了一幕接一幕的政治剧码,击碎了每个希望和梦想,随后又碰上了疫情。如今,他们只是继续沿用分而治之的概念执政,促使劳工阶级按出身、种族和肤色划分。”

此外,她认为,社会对边缘群体的仇外心理也越演越烈。

"让我感到惊讶的是,这种权力游戏一直演变至今,人民仍然不清楚当前的政治议程。目前,我对民主的希望已经幻灭了,但这也意味着若要实践人民民主,仍然有许多功夫等待着我们去做。“

虽然过去有很多人试着说服她,但从政从来就不在她的人生蓝图里。

“我非常清楚自己不会从政。我觉得我跟妇女力量和其他盟友可以做得更多,组织人民和边缘社群抵抗和斗争。”

“统一战线是必要的工作,避免民主和人权受到攻击。此后,我们将利用那些知识和经验和年轻人合作,培养他们成为更优秀的个体和领袖,并更新社会正义的论述。”

她始终相信社运这一条路。

318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5592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3-9 10:55:49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学者指疫情加剧性别不平,担忧女性撑不过风暴

2021/3/9 9:16 am  更新: 2021/3/9 9:23 am

麻省理工大学斯隆商学院研究员美拉蒂指出,女性过去在家庭分工和劳动市场所面对的性别歧视问题,在2019冠病疫情下变得更为尖锐棘手,亟需政策制定者正视。

配合昨天的2021国际妇女节,美拉蒂(Melati Nungsari)在《当今大马》英文版撰文指出,2019冠病疫情爆发初期,许多政府单位、组织团体和领袖为了动员全社会抗疫,纷纷提出“同舟共济”、“共同进退”,或是“照顾好彼此”(Kita jaga kita )等口号。

不过,她形容,事实状况并非如此。

她说,女性占大马人口约49%,遍布各行业和角色,包括医生护士、老师教授、清洁工人、客服人员、送餐送货员、飞机师、社区照顾者、厨师和多功能母亲。

尽管如此,她指出,即使是在疫情爆发前,职业女性就一直受到制度性的歧视,而处于经济弱势。

她说,疫情爆发后,女性的地位更为脆弱。

她说,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几乎三分一的职业女性从事服务和销售行业,占29%。

她指出,大部分受雇女性的行业都需要身体现身(physical presence),如酒店和餐饮业。

此外,她说,制度性歧视也导致女性主要在组织里担任底层工作。

“当经济萧条时,首当其冲的都是这类职业,致使许多女性失去生计。”

“从众多方面来看,这远大于‘失去收入’这么简单,它还意味着失去独立的地位。部分女性或许被迫在经济上依赖他人——也许是还有工作的家人、配偶和伙伴,才能支付各种账单。现在有的失业女性,其实是家庭的唯一挣钱养家的人或单亲妈妈。”

她指出,对许多女性而言,尽管过去数十年经济发展进步,但最令人失望的是,这是许多女性斩荆披棘,克服制度障碍,进入劳动市场辛劳工作后,所牺牲而来的成果。

“过去一年,那些保住工作的职业妇女必须应对各种各样的难题,其中主要是生产力明显下降。”

“生产力下降是许多因素所致,但最主要的因素是,职业妇女照顾孩子的工作量大幅提升。”

疫情下无偿劳动变尖锐

美拉蒂提醒,女性经常需要付出无限时间,担负起无偿的育儿和照顾工作,而这已是过去数十年,乃至数百年的老掉牙问题。

不过,随着疫情爆发后,原本分担照顾工作的学校和托儿所被迫关闭,导致女性必须付出更多兼顾家庭,而加剧了性别分工不平等。

她以“邻居吉雅姨(Mak Cik Kiah)”为例,阐述职业妇女如何因为性别本身,而必须比男性承受更多负担。

“那个在路边摆摊卖美味椰浆饭的邻居吉雅姨,每天可能试着赚取50令吉、100令吉的收入,同时挂念着留在家中的孩子们。”

她指出,这种性别化负担(gendered burden)的现象,出现在各个阶级和教育程度的家庭里。易言之,即使在教育程度高的家庭,也会出现性别分工不平等的问题。

“虽然,跟大多情况一样,低收入女性经常要比较富有的女性,承受更多磨难。”

“学校和托儿所关闭后,女性需要比男性付出更多时间做家务和照顾孩子。过去一年,学校和托儿所关闭,大大加剧了性别化负担。“

“过去在办公室工作的女性,突然发现自己同时要身兼多职,平衡工作与家庭需求,照顾孩子、监督孩子网课进度、做家务等等。“

她指出,数据显示,马来西亚首次落实限行令期间,女性的担子变重,精神压力也随之提高,同时还得照顾受疫情冲击的配偶家人。

例如,她说,吉雅叔失业后,吉雅姨就必须承受吉雅叔在家发脾气和烦躁的情绪。

根据美拉蒂,首阶段限行令期间,妇女援助组织(WAO)全国危机热线所接到的电话突然暴增60%。当人人都必须待在家里时,原本处在家暴关系的妇女,就必须长时间在家面对施暴者,处境更危险。

接着,她提到,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从去年年中开始,跟进和评估人民组屋(PPR)低收入户受疫情影响的程度,前后长达9个月。之后,该基金会发布报告揭示,单亲妈妈的低收入家庭受到最大冲击,这些家庭的贫穷率正在飙升,从2020年9月的47%,飙升至同年12月的60%。

看不见未来的曙光

除了这些家庭的社会流动急速下滑,美拉蒂说,最令人难过的是,低收入家庭已失去希望,看不见未来的曙光。

“将近半数以女性为首的B40低收入家庭预测,他们的财务状况将会在未来6个月变糟。2020年9月,仅34%家庭这么悲观。”

她说,报告也指,将近一半的母亲,以及超过60%以女性为首的家庭,担忧自己无法抚养他们的孩子。

她指出,比起东盟周边国家,马来西亚的女性劳动率向来较低,仅得56%。越南在2016年就破70%,而泰国则约有60%。

她表示,在疫情不稳定和经济萧条下,中小型企业相继倒闭,失业率上升,导致女性更不易重返职场。

她称,虽然校园已经重开,但未来会否关闭,仍是个未知数,而这又为女性参与职场增添变数。结果,她们要么干脆不工作,要么非正式劳动。

零工经济:出路或陷阱?

“问题在于,非正式劳动是非常不牢靠的工作。在疫情期间,许多女性做起小生意,大部分与烹饪或烘培有关。这些工作并不容易,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完成,而且也是育儿外的额外负担。”

“试想想,吉雅姨需要平衡育儿和路边摊生意。”

美拉蒂提到,许多年轻大马人趁疫情期间,投入零工经济领域,在各种寄送服务平台,如Grab、FoodPanda和GoGet,负责载送餐饮。

她分析,虽然零工经济成为正式劳动市场的替代管道,让收入少开支多的女性,有另外赚钱糊口的管道;可是,这种经济模式却没有提供任何社会支援。

“没有退休福利、工时不定、没有雇主负担的私立医疗保险。”

“例如,英国最高法院最近裁定,Uber电子召车应该把旗下司机视为劳工,按一般员工比照,赋予他们所有员工福利。”

“零工经济可能会改变马来西亚的未来,但在员工福利方面,还没有发展到英国那个地步。”

她担忧,当女性从零工经济或非正式劳动中赚取更多收入时,她们可能会更不愿意追求更好和稳定的工作。

对美拉蒂而言,这看似是个人选择,但更可能是逼不得已,进而让劳动市场的女性参与率陷入呆滞,进一步落后于周边国家。

女性复原速度较缓慢

她形容,数个月后,疫情和经济可能会好转,许多“船只”会顺利冲过风浪,甚至慢慢靠岸,而平安无事。

“不过,许多女性的船只会否被迫继续行驶,而且大部分船只将卷入更恶劣的天气和风暴之中?”

“多少家庭可以从疫情中复原,这很难说。可是,我们几乎可以肯定地说,普遍而言,许多女性和以女性为主的家庭,她们的经济复原速度肯定会比男性或以男性为主的家庭来得缓慢。”

“所以,我们要如何确保她们的船只可以安然完成这趟旅程?我们要如何确保她们未来可以度过下二、三波的风暴?”

四建议缓解性别不平等

最后,美拉蒂向政府提出四项建议,缓解疫情下性别不平等的问题。

这包括:(一)提高女性为主的家庭的援助金;(二)失业女性的技术培训计划;(三)负责养家且需要照顾家属的女性应该优先获得疫苗接种;(四)加强所有人口的社会支援,尤其是零工经济和非正式经济的劳工。

她认为,在劳动市场的性别歧视问题悬而未决下,许多问题很难通过政策解决,但仍然无阻政府从小问题开始着手。

“在准备下一场疫情之前,我们需要创造出让每个女性,无论她们的脆弱程度,都有机会胜出的环境,”

她呼吁人们在度过这场风暴时,应该感谢女性为人们撑船,拿出实际行动支援她们度过难关;而这比我们在国际妇女节,穿上特定颜色的衣服,或是在社媒喊喊口号,来得有意义多了。



诗华日报

大马女权捍卫者之一病逝

2021年3月9日

据透视大马报导,马来西亚最早的女权捍卫者之一Sukumari Sekhar女士昨晚(8日)于国际妇女节在吉隆坡心脏血管中心病逝,享年87岁。

Sukumari Sekhar女士担任全国妇女组织理事会创始副主席后,本身就取得了成就;她还是儿童权利和福利的坚决拥护者,包括为非婚生子女的权利而战。

同时,她也是已故的橡胶研究所前主席丹斯里塞克哈尔(Sekhar)博士的妻子,塞克哈尔被称为天然橡胶先生,他彻底改变了该国的橡胶和棕榈油行业。

据了解,她的葬礼将于今日上午11点至下午2点在吉隆坡一处火葬场进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21-4-11 11:17 A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