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31|回复: 5

林吉祥指巫统从廉变贪 暗示行动党拒与之合作

[复制链接]

318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573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20-12-25 15:00: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今大马

林吉祥指巫统从廉变贪,暗示行动党拒与之合作

2020/12/25 12:33 pm

虽然一些巫统领袖近日相继指“拒绝安华及行动党”的立场非一成不变,似乎不排除日后与行动党合作。但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指出,今时今日的巫统已由盗贼统治和恶人政治的领袖所领导。

他说,行动党依然坚守原则,反而是巫统今非昔比,早已沦为盗贼统治和恶人政治的政党。

他说,巫统创党初期的领袖刚正不阿、诚实正直,好比东姑阿都拉曼就曾卖掉槟城住宅来资助巫统活动。

此外,他说,第二与第三任首相阿都拉萨及胡先翁都以廉信诚实著称。

林吉祥也是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他今日发文告说,若是在这三人掌政下,一马公司丑闻案绝不可能发生。

他称,巫统背叛了正直诚实的原则,才会在2018年大选中败落,因为巫统把马来西亚变成了一个盗贼统治的国家。

行动党诚信党拒巫统

林吉祥说明,这也是为何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及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公开声明,严正拒绝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和前首相纳吉。

他指出,如今再有多一人的名字列入拒绝名单之中。

虽然林吉祥没有点名,但相信是指前联邦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

东姑安南最近因为受贿200万令吉案罪成,获判监禁12个月及罚款200万令吉,但获得暂缓刑罚,以待上诉。

“除了关于巫统能否回到正直诚实的创党年代,现在还有另一个问题就是,盗贼统治的领导已成为马来人最大的敌人。巫统元老东姑拉沙里会同意这点吗?”

他批评,巫统领袖过去不仅没有拥抱马来西亚的多元社会,反之还散播谣言,妖魔化行动党为反马来人、反伊斯兰甚至是反王室的政党,荼毒马来人对行动党的看法。

他强调,行动党过去五十年的核心价值和原则不变,即维护多元种族语言文化社会,反腐倡廉。

“但巫统领袖却从诚信反贪的领袖,变成了把马来西亚转为以一马公司案件进行盗贼统治的领导人。”

“60年过去,马来西亚迷失了方向,没有成为世界一级大国,反而面对盗贼统治、恶人政治和失败国家的危机。”

“拉沙里会否同意,我们需要一个全新的国家共识让马来西亚重返世界一级大国的道路,将之从盗贼统治、恶人政治和失败国家的命运之中拯救出来?”

巫统能与行动党合作?

昨天,东姑拉沙里说,所谓的“拒绝行动党,拒绝(公正党主席)安华”之说,并非巫统一成不变的立场。

在此之前,巫统最高理事卜艾也发表过相似的谈话。

不过,国阵总秘书安努亚慕沙却说,巫统内部已多次决定“拒绝行动党,拒绝安华”策略,却仍有人试图破坏这样的决定。



姑里重申国盟政府不合法,无需参与财案表决

2020/12/24 6:58 pm

国盟政府的2021年财案在国会寻求闯关时,巫统话望生国会议员东姑拉沙里从未出席投票。他今天重申,基于国盟政府不具合法地位,所以他没有参与财案表决。

他今日在加影出席一场讨论马来西亚前景的论坛时,受到一名出席者询问为何缺席财案的表决环节。

东姑拉沙里答说,既然国盟政府不具合法地位,其提呈的财案也非法。

“我的答案很简单,因为财案是由这个政府所提呈,而这是一个没有合法地位的政府。”

“对我而言,要出席投票一个不合法政府所提呈的不合法财案,并没有意义。”

他声称是遵循宪法,来判断此事。

“拒行动党安华”非最终决定

东姑拉沙里也是巫统顾问理事会主席。他也批评,巫统所谓的“拒绝行动党,拒绝(公正党主席)安华”之立场,只不过是巫统制造的强烈情绪,但却非最终决定。

他说,巫统应该以人民利益为先,而不是采用这个立场。

“我认为这只是个强烈的情绪而已。对我来说,政治里面可以不理会其他东西,但最重要的是人民,必须考量到人民的利益。”

“如果有出现问题,需要我们造福人民,那么这才是应该优先的事项。”

“我们和行动党之间的问题,我们作为领袖应该懂得处理,懂得分配权力,确定和观察什么是我们(政治)朋友可以给或可以做的事情。”

“所以,若我们能够掌控局势,那就不成问题。最重要的,还是人民。”

东姑拉沙里是受到出席者询问,巫统所谓的“拒绝安华和行动党”立场是否还合时宜。

霹巫统与希盟一度探讨合作

近月以来,不断传出巫统国会议员密谋“倒慕”及支持安华的消息。虽然巫统领袖一再否认这些传闻,巫统最高理事会也强调维持“拒绝安华拒绝行动党”立场,但巫统内部对此立场似乎开始有了不同声音。

其中,巫统最高理事卜艾就认为,这个立场不一定牢固不变,而巫统党员应该抱持开放的心态,看待任何政治合作。

此前,霹雳巫统与希盟联手把土著团结党署理主席阿末费沙拉下大臣职位,还一度探讨合作组政府。无论如何,霹州巫统最终与团结党及伊党重修旧好,再次组织州政府。



巫统不一定永拒行动党,卜艾呼吁党员变通

2020/12/14 11:59 pm  更新: 2020/12/15 12:28 am

公正党主席安华努力争取巫统国会议员倒慕之际,一些亲慕的巫统领袖如安努亚慕沙多次强调党的立场是“没安华没行动党”。不过,巫统最高理事卜艾却表示,这个立场不一定牢固不变。

卜艾今晚在面子书贴文说,政治局势不断变化,人也会变,而政治思想更是变得更快。

他说,巫统党员应该抱持开放的心态,看待任何政治合作。

“的确,巫统最高理事会的决定是‘没安华没行动党’。安努亚慕沙也利用这个口号来捍卫国盟。”

“身为最高理事的我,则不要巫统过于死板。”

“这不是建立新联盟的问题,而只是政治合作的课题。就像希盟在霹雳支持巫统动议一样,没有错的。”

“巫统不是国盟成员,国谐也还没注册。”

仅数巫统领袖说辞

卜艾指出,一些有官职的领袖利用“没安华没行动党”的口号,想要守护国盟。

不过,他质疑这些领袖虚伪。

“他们是否是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和宗教家?就让党员和人民评估看看,他们是伪君子还是真正的好人。”

“如果这番批评过于强烈辛辣,请原谅我。可是,我不想往后缩。我不会为此道歉,也不害怕遭人责难。”

“你要骂就骂吧!我相信很多人会同意我的说法,只是他们将话藏在心底。”

列举各种政治合作

接着,卜艾列举过去所发生的各种政治合作。

“行动党和公正党也曾在国会内,支持巫统反对以色列攻击巴勒斯坦的课题。”

“以前,谁会想到伊党会跟行动党合作,以击倒巫统?谁会想到伊党穆斯林会在大选和补选期间,高举火箭旗帜?”

“谁会想到马哈迪和慕尤丁会跟行动党联手击垮巫统?”

“就因为他们在安华和行动党的协助下,击垮了马来政府,我们就把他们视为马来人和伊斯兰的叛徒。这样合理吗?”

吁组霹州团结政府

卜艾主张,巫统应该为了人民的福祉,率先在霹雳组成“团结政府”,而无需受限于僵化的政党联盟框架。

“因此,若有需要,在霹雳开始组成团结政府又有什么错?巫统必须为了人民,勇敢地成为先锋。为什么要怕?”

他强调,凭靠多年丰富的国家治理经验,巫统无需惧怕处理政治合作的问题,重要的是政治上的能力、智慧、共识和诚实。



霹州为契机,卡迪听闻巫统行动党大选会合作

2020/12/6 5:20 pm

霹州政局万变,亦牵动全国政局。前报人卡迪耶欣听闻,行动党与巫统可能会借着这次的霹州契机,而在来届大选合作。

卡迪耶欣曾是土著团结党最高理事,也曾是前首相马哈迪的媒体顾问。他今日在面子书贴文说,霹雳政变当天早上,他已提早接获风声,随后也见证巫统与行动党联手推翻霹州大臣。

他宣称是在12月4日早上9点28分,收到公正党主席安华的亲信通风报信,指巫统将与行动党合作倒霹雳大臣。

“我于是回信息询问,谁会执政?巫统与行动党?”

“他回我信息说‘巫统25席,行动党16席,诚信党5席,公正党3席。巫统当大臣。行动党同意与巫统在来届大选合作。’”

行动党中委否认

根据卡迪耶欣,当天傍晚他向一名行动党中委求证,行动党是否同意第15届大选与巫统合作,惟对方一口否认。

“这些有关巫统和行动党合作的讯息,究竟只是空穴来风,还是即将发生的事实预演呢?”

“巫统这么急切地夺回权力,怎么会没想过要跟像行动党这么强大的党合作呢?”

卡迪耶欣还声称,阿末费沙下台当天,一名驻香港的大马华裔基金经理发讯息给他,指巫统与行动党合作乃是“梦幻团队”。

行动党取代马华?

卡迪耶欣认为,巫统、马华及国大党共组国阵的模式已成为过去,而如今行动党才是获得华印裔支持的政党,巫统也想必曾经盘算与之合作。

“国阵已经名存实亡,马华和国大党根本没法获得非马来人的选票。华裔和印裔票都给行动党囊括了。”

“行动党透过希盟已经尝过权力滋味,如今它若渴望透过包含巫统的新政治联盟来重回布城,这也不意外。”

“如果马哈迪都可以跟行动党、公正党及诚信党合作推翻国阵,巫统怎会没想过同样的事?”

“这种政治策略及阴谋诡计就是这样啦!阴谋论不再只是纸上谈兵,而是可能成为真实。但这就只有天晓得了!”

巫统与行动党过去一直互相攻击对方为种族主义者,但前天却联手把土著团结党署理主席阿末费沙拉下霹州大臣位。

巫统主席阿末扎希与霹州行动党主席倪可敏今天分别受访时,不排除两党会合作组成新的霹州政府。

318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573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1-4 23:07:01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再益:林吉祥应停骂巫统是盗贼

2020年12月27日

(吉隆坡27日讯)前首相署部长拿督再益依布拉欣表示,行动党元老林吉祥应该停止标签巫统为盗贼政党,因为他“曾与盗贼同床”。

再益也是吉兰丹行动党前州主席,他昨晚在推特发文,影射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与前巫统人包括那些离开巫统另创新党的政治人物合作。

他说:“他(林吉祥)可能还在与他们同床。”

“只因为这些盗贼还未被提控并离开巫统,不代表他们‘比巫统来得干净。”再益没有点名林吉祥的合作对象是谁,但一些离开巫统或被巫统开除出党的人,之后创立了土著团结党。

希盟政府今年2月垮台前,由时任首相敦马哈迪领导的土团党,是希盟政府的一份子。

希盟叛将后来发动“喜来登行动”,丹斯里慕尤丁主导的土团党慕派脱离希盟,导致希盟政府垮台。

土团党慕派在巫统、伊党、砂拉越政党联盟的支持下,成立国盟政府,并由慕尤丁出任首相。

林吉祥一直形容涉及一马公司(1MDB)丑闻的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是“盗贼”,并把巫统标签为盗贼政党。

林吉祥于圣诞节发表的文告中,也称奉行盗贼统治的巫统领袖已成了马来人最大的敌人。



林吉祥:火箭不与窃国者合作

2020年12月10日

(吉隆坡10日讯)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终于打破沉默,回应过去一周来的霹雳州政治危机,他表明,行动党将会秉持原则,不与窃国者合作。

惟他指出,行动党仍抱持开发和富有弹性的态度,与来自各个民族、宗教或党派的具有诚信的马来西亚人民合作,建立一个团结、公正、富裕和伟大的马来西亚。

他今日发文告说,霹雳的政治危机随著来自巫统的新任州务大臣宣誓就任而告终。

“我们可以从这为期六天的霹雳政治危机吸取到什么教训?首先,霹雳危机应该是2020年的最后一个政治危机。”

他说,今年有太多的政治危机了,从今年2月的喜来登行动,它推翻了合法的希望联盟政府并以非法的国盟政府取而代之;到引发第三波新冠肺炎疫情的沙巴州选,这波疫情到现在还没有受控。

“然后是2021年度预算案以及它在11月26日在国会表决时所爆发的争议;最后就是霹雳政治危机。”

林吉祥说,应该回到历史性的2018年5月9日的第14届大选,那届大选把看似坚不可摧的国阵政府拉下台,并终结首相纳吉的贼狼当道的统治。

“巫统领导层在2018年5月9日的分水岭之后似乎只著眼在一个目标上,那就是让巫统在马来西亚政治的霸权复辟,它也决议滥用资讯时代来进行极为危险和恶毒的假新闻行动,好让国内的巫裔以为他们的权益、地位和前景都随著民主行动党入主布城而岌岌可危。”

他强调,行动党必须经常秉持我们的原则,这样该党才能一直是一个有原则的政党。

“我们不与窃国者和那些滥用权力为己牟私利的人合作,但我们也必须抱持开发和富有弹性的态度,与来自各个民族、宗教或党派的具有诚信的马来西亚人民合作,建立一个团结、公正、富裕和伟大的马来西亚。”



光华日报

纳吉列不廉洁8大例 回呛林吉祥“先照镜”

2020年12月26日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与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再次杠上,互批对方不廉洁!

周五,行动党元老林吉祥发文告称巫统领袖已不再诚实廉洁。纳吉隔天打破沉默,列出林吉祥不廉洁8大例,回呛对方:“批评别人前,先照照镜子。”

纳吉今日(26日)在脸书贴文,胪列林吉祥不廉正的8大例子,以正视听。

“第一,林吉祥曾声称本身握有我谋杀副检察司凯文莫莱斯的随身碟。然而,当我要求提供随身碟时,林吉祥却没有给予回应。随后,他又否认对我做出指控。”

“第二,他曾指控前首相敦马哈迪,长达数十年包括掌政时期炒外汇导致亏损330亿令吉。然而,当马哈迪政府于去年撤回皇家调查理事会对RCI的调查时,他再次默不作声。”

“第三,林吉祥的儿子(林冠英)面对的低价购屋案,中途撤回有关的控告,只因他的律师被委任总检察长。”

“第四,希盟成员受委任领导反贪污委员会。然而,他儿子涉及的槟州海底隧道课题,调查了这么久却毫无进展,却没有见到林吉祥说不公正或存在利益。”

纳吉表示,林吉祥对于自己的儿子林冠英,涉嫌在63亿令吉槟城海底隧道案,向发展商索贿而被控,也没听发表任何声明。

“怎么没有见到他叫自己的儿子辞职或是休息,以让路给法庭进行审讯?”

“第六,林吉祥几个月前对我做出各种指控,而我也同意回答他的指控。他却U转拒绝跟我辩论,甚至称会引发种族矛盾。”

“第七,林吉祥曾承诺,如果马哈迪没有将首相职交棒给安华,他将退出政坛。但,他装作没这回去,尽管请愿网站已取得5万7000人多的联署,要求林吉祥退出政坛。”

他补充,林吉祥最新的指控是指国民联盟政府在购买新冠疫苗时买“贵”了,还贵了20倍。

“虽然事实证明他的指控不实,但他选择沉默。没有道歉,也没有认错。”

“林吉祥,你所谓的‘廉正‘在哪?”



当今大马

抨团结党威胁巫统生存,达祖丁不排除与希盟合作

2021/1/4 10:40 pm  更新: 2021/1/4 10:55 pm

土著团结党逐渐壮大且挖巫统基层墙角,巫统最高理事达祖丁称,为了巫统的政治生存,该党不排除与宿敌希盟合作,甚至是该党敌视的行动党。

达祖丁今日下午在国家基建公司召开记者会时,受询对国阵与希盟传闻联手的看法。

“政治里什么事都有可能,你不能轻易排除。”

他声称,土著团结党持续挖走巫统议员,甚至是基层党员,已经是威胁巫统的生存。

他认为,虽然两党同样掌握联邦政权,但巫统却没有得到应有的要职。

“故事是这样的,按照现有的政治发展,巫统觉得有可能会被消灭。”

“巫统在政府里没有掌握任何职位或资金来源以巩固政党。”

“土著团结党挖走巫统党员来开设支部。这绝对会威胁到巫统基层的生存。”

指伊党靠拢团结党

达祖丁也是巫统选举主任兼巴西沙叻国会议员。他宣称,团结党花费巨资,只为削弱巫统的实力。

“我们怀疑他们想要壮大后,让巫统成为一个小党。即使现在同在执政党,巫统只得到小职位。”

他表示,巫统拟与伊党合作迎战下届大选,但后者如今渐渐靠向团结党。

他形容,现有的状况如同婚后的夫妻,心里却有了别人。

“我们希望伊党会忠于我们,因为我们在国民和谐中也对他们忠诚。那是伊党的承诺,但现在他们却摇摆不定。”

点名批安努亚慕沙

他也反驳部分领袖捍卫“拒绝安华拒绝行动党”的立场,并点名国阵总秘书安努亚慕沙。

“他的言论不是最终的……这只不过是一小撮人。”

询及这样会否分裂巫统国会议员,达祖丁表示,要拉倒国盟政权,不需要动用到巫统39名国会议员,因为首相慕尤丁在国会只有两票的微差多数。

不过,达祖丁称,目前为止无法确定国阵会否脱离慕尤丁政权。

“但是无法否认(巫统)对团结党的不满。”

他补充,巫统最高理事会将在星期三的会议中商量此事。

191个区部要求割席

昨日,安努亚慕沙说明,若是因捍卫“拒绝安华,拒绝行动党”的立场遭对付,愿甘之如饴接受。

他是因极力捍卫国盟政权而遭部分巫统领袖攻击,其中巫统巴西富地基层党员以其不尊重党主席为由,动议开除之。

此外,巫统全国191个区部上周末同步召开年度大会,如今传出总共189个区部同意提呈议案,要求不要在第15届大选时跟土著团结党有任何合作。只有来自玻璃市和吉兰丹的两个区部继续支持首相慕尤丁的领导。

《当今大马》探悉,其中一个区部即是吉兰丹的格底里(Ketereh)区部,即安努亚慕沙的选区。

318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573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3-10 12:39:29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火箭愿在对人民有利前提下 与任何政党包括巫统合作

2021年3月7日

(金宝7日讯)“行动党有42个国会议员,马华只有2个,没理由行动党要取代马华,这不合逻辑!”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今日为行动党双溪古月州选区服务中心主持开幕仪式后,针对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马汉顺出席马华妇女组代表大会时,声称行动党向巫统献媚,有意取代马华与巫统合作一事,这么简短做出回应。

此外,当媒体询及行动党否与巫统合作时,他则直言,行动党准备与任何能为人民带来有利政策及拥有共同点的政党,包括巫统进行合作。

“如果对人民有利,同时能够拥有共同点,我们准备为了人民的利益而(与巫统)合作。”

惟他重申,有关合作必须以人民是否受惠及得利,作为衡量标准,因为对人民有利才是重要,而不是对政党有利。

他举例,行动党也愿意与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合作,一同施压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以尽快恢复召开国会会议。



巫统与火箭蓝眼合作 纳吉直言并非完全不可能

2021年2月22日

(吉隆坡22日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不排除,巫统会和“政敌”,比如行动党和公正党合作的可能性。

他表示,巫统是一个对所有选择持开放态度的政党,但是所做的决定必须获得领袖和基层的同意。

“政治是各种可能的艺术……我认为没有任何理由使我们不能对合作持开放态度,但前提是巫统党员和领袖必须能够接受,而且他们真诚地、有信任的合作。”

“但是,如果我们要组建一个新的政治联盟,而不是建立在可靠或信任基础上,它将崩溃,迟早崩溃。希盟曾经发生过这种情况,因为这种信任的基础不存在。”

纳吉在《Astro AWANI》的访谈节目“与拿督斯里纳吉的专访”中,如是指出。

他说,在我国,政党或政治人物与一直被视为政敌合作,已经不是一个新鲜事。

希盟成员之间 越来越多不信任

“以希盟为例,谁能想到敦马哈迪和拿督斯里安华可以在同一个政治联盟合作,打倒国阵。”

“这确实发生了。敦马哈迪和行动党,可以同桌,甚至委任行动党(议员)担任重要职位。”

他补充,由于希盟成员党之间越来越多的不信任,导致希盟无法撑到来届大选。

因此,纳吉重申,任何涉及巫统政策或原则变化的决定,特别是与其他政党合作的决定,都必须经过透彻讨论,并得到巫统基层同意。

另一方面,前首相敦马哈迪日前表示,自己愿意重返巫统,只要巫统可以回到最初为民族、宗教和国家奋斗的初衷;对此纳吉表示,任何退党的人都可以申请返回巫统。

“谁都可以申请返回巫统,但是我们一直以来忠于巫统,不曾出走。”

他也说,那些出走的人要回来,巫统可以给予考虑,而不是向巫统开条件。

“他要进巫统,就接受巫统的原则和现有的领袖,因为巫统不是被某人拥有的,而是由300万党员所有。”



前首相署部长:希盟巫统合作是最佳选择

2021年3月10日

(吉隆坡10日讯)前首相署部长拿督再益依布拉欣认为,希盟要在第15届大选取胜,最好的方式就是与巫统结盟。

他在脸书上发文指出,希盟在第14届大选获胜,就是与具影响力的马来领袖合作,而如今最好的选择是巫统。

“(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和行动党联盟,需要与另外一组具有影响力的马来领袖保持紧密合作,最适合的选择就是巫统。”

“巫统拥有能影响马来选民的领袖,而公正党与巫统联盟将赢得最多的议席。”

不过,再益认为,要成功实行这简单计划最大的阻碍,是来自公正党和巫统内的派系。

他说,安华阵营必定有反对声音,因为他们不认为巫统是能推动机构改革和打击贪污的前进力量。

“安华作为领导,必须做出这个决定,这将会是他政治生涯里转折点。”

“巫统必须成为公正党的工作伙伴,要告诉该些愤世嫉俗的人,这个国家几乎所有政党领袖,都曾在他们的政治位子上,获取金钱方面的利益。”

他促请希盟和巫统不要为了过去发生的事,而相互斗争。

“抛开自负,不用彰显自己比别人更干净或更光荣。”

“要高人一等的态度,不会带来政治稳定,这会阻止让优秀的领袖掌权,因为他们才是处在能改变国家最好的位置。”

再益指出,首先,巫统和公正党必须针对一些关键机构改革,达成共识。

“巫统领袖会同意改革,因为这是他们掌权多年以来,第一次受到不公平待遇。”

“他们就像安华一样,希望可以改变,以便利用政治力量来消灭对手的手段能告一段落。”

“我们需要赋权予民的政策,而不是他们的身份。”

“巫统和公正党结盟将会是朝向这方向的第一步。”

至于该些支持土团党和伊党联盟的巫统领袖,再益认为,就让他们继续这样。

他也认为,许多巫统领袖都有务实的思想。

“他们获得保障,因为巫统是土著权益的捍卫者,而土著权益不容被置疑。”

他说,巫统需要联盟,不仅是为了确保获得大多数议席,也因为它知道这个国家需要由不同种族、不同见解,且有能力的领导人来管理。

“领袖是时候寻求务实,并停止沉浸在夸张的幻想中。”

“该些希望看见真正改革的人,必须与具影响力的马来政治团体合作,否则,改革将再次失败。”

“巫统也必须停止相信其所宣扬的,即安华和行动党是人民的敌人。”

“要走出过去的阴霾,这样才能实现新的梦想。”



当今大马

希盟已开始大选议席谈判,不排除与巫统合作

2021/3/8 2:09 pm  更新: 2021/3/8 3:17 pm

第15届大选可能会在2019冠病疫情结束后举行,希盟各党也已开始谈判议席分配。

希盟主席安华今日在公正党总部召开记者会时说,希盟主席理事会已作出数项决议,例如来届大选的合作竞选机制及议席分配。

他补充,议席分配主要涉及希盟三党,同时亦考虑其他友党。

愿意考虑民统献议

今日公正党妇女组配合国际妇女节推介援助活动,身为公正党主席的安华也一同出席。

目前希盟共有三个成员党,即公正党、行动党及诚信党。另有一些在野党如民兴党与民统党并不属于希盟,但与希盟维持友好关系。

公正党通讯主任法米表示,希盟各党之间的议席谈判已是“超前阶段”(advanced stage)。

他强调,希盟会优先专注成员党之间的议席分配,之后才会与其他在野党谈判。

不排除与巫统合作

无论是安华或法米受询时,都不排除在来届大选与巫统合作。

安华对记者说,“与谁合作的事情,这个当下还不是问题。”

“但我们很清楚知道,只要是接纳希盟对良政、杜绝贿赂、贪腐、滥权,以及维护马来人、土著及各族权益的人,我们都支持,都可以一起。”

法米受询时则说,希盟与巫统合作不是不可能之事。

“我认为这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但我们指标就是,像安华说的那样清楚。”

“我们有自己的原则和准则,只要不会违背原则及准则,我们可以和任何一方合作。”

“即便是我们之前与马哈迪合作,也必然是依据原则。”

安华扎希文告相似

近期,巫统宣布及土著团结党在来届大选割席,而国阵主席阿末扎希与希盟主席安华所发的文告极其相似,皆请求国家元首召开国会。

当记者询及此事,法米只是打趣地回应,没有提出正面解释。

“我不否认,很多人看到(文告之中)相似的段落时有所忧虑,最忧心的人应该是安努亚吧!”

“他是最受影响的人,我想因为这可能会让他丢掉职位。”

安努亚慕沙是联邦直辖区部长,同时也是前国阵总秘书。他被视为过于靠拢国盟,今年1月已遭革除国阵和国谐总秘书职。

身兼巫统主席的阿末扎希在2月26日向首相兼团结党主席慕尤丁发出“割席信”,宣告巫统第15届大选时不再与土著团结党合作。团结党3月4日则宣布,专注加强跟国盟友党的合作,以期胜出来届大选。

希盟及国阵在巫团割席之后所发出的文告相似,安努亚则指巫统已逐渐倒向安华和行动党,忘记过去团结马来人的议程。

首相慕尤丁之前表示,只要疫情结束,就会解散国会,以举行大选。



谢奥马批安努亚,把行动党当沙包掩饰政府不足

2021/1/18 10:02 am  更新: 2021/1/18 10:18 am

柔佛行动党宣传秘书谢奥马抨击联邦直辖区部长安努亚慕沙,利用行动党当出气沙包,以掩饰国盟政府的施政不足。

谢奥马也是巴罗州议员。他今早发表文告,引述《星洲日报》昨晚(17日)夜报封面报道,有关安努亚慕沙列举巫统必须拒绝与行动党合作的3大原因。

根据报道,安努亚慕沙提到的其中一个重点,指巫统若与行动党合作,则将在第15届大选完败。

谢奥马就表示,慕尤丁一年前也以同样的理由,策动喜来登政变。

批骑劫马来人名义

“这些骑劫马来人名义的政党十分可笑。喜来登政变后,行动党不再是政府一份子。但国盟内部一出现分歧,就拿行动党来出气。”

“此现象凸显他们外强中干,甚至被迫借用行动党当出气沙包,来掩饰施政不足和内讧,更何况国盟联邦政府早就失去议会多数支持。”

他也表示,在面对水灾、2019冠病疫情和经济不景之际,全体行动党领袖和基层正忙于服务人民。

“行动党全力协助人民,特别是不幸的一群人,而不是怪罪他人,掩饰自己缺失。”


318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573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3-21 10:41:31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不排除巫统希盟合作,姑里唱好能赢得大选

2021/3/11 7:50 am  更新: 2021/3/11 8:00 am

前诚信党副主席胡桑慕沙倡议希盟与巫统在来届大选策略性合作后,巫统资深领袖东姑拉沙里也表示,双方合作不无可能。

东姑拉沙里也是巫统话望生国会议员。他接受《透视大马》直播访问时表示,他表示,巫统希盟合作,或能在下届大选拿下联邦政权。

“我怎么知道(巫统希盟合作)可以赢?只有上苍知道。(但)上苍若要我们取得胜利,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但是,在我们面对大选时,有许多东西都必须纳入‘菜单’,包括竞选宣言、选民服务计划,以及人民未来5年的期望等等。”

“这就要看我们如何呈现,符合男女老少所有选民期望的策划和建议。”

“这些全都应该纳入考量,以免重复目前的局面,很多人都在质疑政府的合法性。”

“我自己也提出这个问题,不是因为我反对首相(慕尤丁),毕竟他是在国家元首面前宣誓(任相)。只要根据联邦宪法,这当然是合法的。”

慕尤丁需证明有112票

“不过,现在的问题是,他是否仍然掌握国会(大多数议员的)支持?他应该在222名国会议员当中取得(至少)112人的支持。”

东姑拉沙里也表示,慕尤丁必须满足宪法要求,证明他仍然掌握过半国会议席。

“他必须要掌握至少112名国会议员的支持。如果没有112张票,你就下台。”

“任何掌握(首相)权职的人,都应该有勇气面对国会和选举,以确认他是否仍获得人民的支持。”

巫统不应派涉贪领袖上阵

此外,东姑拉沙里也指出,民众认为,巫统身有庭案的领袖在下届大选都不应该再上阵。

“我无法说我们应该如何改进。我听巫统党员说,人民认为我们(在大选)派出的领袖(候选人),不应该包括那些卷入庭案的人。”

巫统表明与土著团结党在下届大选将分道扬镳之后,坊间就不断传出希盟会与巫统合作的传闻。

公正党主席安华日前也表示,不排除在来届大选与巫统合作,但对方必须“接纳希盟对良政、杜绝贿赂、贪腐、滥权的要求,以及维护马来人、土著及各族权益”。



公正党巫统协商,传为了一对一战团结党

2021/3/20 9:26 am  更新: 2021/3/20 10:14 am

公正党主席安华日前坦言,正与巫统非正式协商。根据公正党内部消息,两党是讨论在来届大选以一对一迎战土著团结党,尤其是要瞄准赢回巫统及公正党叛将的议席。

公正党消息人士告诉《当今大马》,“肯定是为了协商一个(在团结党议席)不对战的方法。”

其他两名公正党消息人士也提出同样的说法。

目前,土著团结党籍的31名国会议员中,就有10人是公正党叛将,另15人则是从巫统过档。换言之,只有5人是在上届大选中,以团结党的身份胜选。

巫统及公正党有意避免彼此在这些叛将议席上演三角战,以便掌握更大的机会夺回这些选区,进一步削弱团结党的势力。

不过,尚不清楚这场议席谈判,是否会延伸到公正党及巫统目前掌握的议席,如公正党上届从巫统手中拿下的新山及冬牙峇株(Tangga Batu)国席等。

若两党可以赢回他们在2018年大选拿下的议席,公正党将掌握47席,巫统则会有53席。

希盟领袖无意大选联巫

不过,另一个问题是,希盟一些领袖并不打算在来届大选中与巫统联手。

另一名希盟消息人士告诉《当今大马》,希盟授权公正党与巫统谈判,仅限于尽快协助希盟夺回政权,而非商谈下届大选的计划。

“希盟迄今的(联巫)立场,都不包括要在下届大选合作。”

诚信党署理主席沙拉胡丁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也重申这点。

“针对与其他政党的协商,希盟主席理事会的议决是,恢复人民委托,而不包括第15届大选。”

大选后或有新联盟伙伴

另一方面,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则暗示,若第15届大选没有一方大胜,则任何合作都可能发生。

“若下届大选没有明确的赢家,你就必须思考如何组成新的合作关系,新的联盟伙伴,那只能在大选后谈。”

无论如何,陆兆福、沙拉胡丁及数名公正党消息人士都表示,他们的底线是不与巫统的贪腐领袖合作,如巫统主席阿末扎希等。

不过,传闻正与安华谈判的巫统派系,据信就是这批有庭案在身的所谓“法庭簇群”巫统领袖,如前首相纳吉、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总秘书阿末玛斯兰等。

部分政治观察员认为,“法庭簇群”倾向安华,跟亲首相慕尤丁、掌握正副部长职位的巫统派系不咬弦。

巫统理事称不知道进展

另一方面,数名巫统最高领袖受询时,皆称不清楚巫统正与安华商议何事。

3月16日,安华坦承与数名巫统领袖举行非正式协谈,惟一切还是初步讨论,没敲定任何事情。

随后,不同政党的5名在野国会议员就联名敦促安华团结所有在野党,拒与“盗贼统治者”(kleptokrat)合作。

巫统宣传主任沙刘(Shahril Hamdan)随后表明,去年的巫统大会议决是不与公正党及行动党合作,而此立场迄今没有改变。



安华能否说服友党,接受联巫策略?

2021/3/21 9:59 am  更新: 2021/3/21 10:13 am

公正党主席安华推动联巫统策略,但他所面对的最大阻碍,却是来自希盟友党的反对。

自安华证实与巫统非正式协商以来,迄今已有两批在野党国会议员分别发文告反对,当中包括不少是希盟友党的议员,甚至是公正党自家议员玛利亚陈也提出反对。

他们抗议安华与所谓的巫统“法庭簇群”合作,即以巫统主席阿末扎希为首,官司缠身的巫统领袖。

这是否意味着,安华的谋算正走向死胡同?

政治分析员郭艾薇告诉《当今大马》,在野党议员上周发表反对声明,旨在提醒安华有关其他希盟盟党的底线,即任何政治重组都不得损害希盟的基本原则。

郭艾薇也是行动党智库,即义腾研究中心(REFSA)研究总监。她强调,希盟的基本原则就是打击盗贼统治者,那也是盟党当初结盟的根本原因。

不过,工艺大学(UTM)地缘战略学者阿兹米哈山(Azmi Hassan)则认为,数名在野议员发表的“拒绝盗贼统治者”声明,其实是彻底反对安华的联巫计划。

“对我而言,那份声明和所谓的拒绝盗贼统治者只是个借口,要阻止安华继续(与巫统)谈合作。”

巫统行动党难和解

阿兹米哈山指出,这是因为巫统很难跟公正党的盟友,尤其是行动党弥合彼此的分歧。

“巫统就是巫统,他们很难接受希盟里面的几个政党。”

“希盟也是一样。尤其是行动党及其基层,他们很难接受巫统,反之亦然。”

巫统多年来不断妖魔化行动党,使其基层深信,与行动党合作等同于背叛马来穆斯林议程。

同样的,行动党及其支持者数十年来都在反对巫统的种族政治。

政治没有永恒敌人

不过,政治没有永远的敌人。如同希盟曾与过去的宿敌马哈迪结盟;伊党从前标签巫统为“叛教徒”(kafirs),如今也透过国民和谐联手合作。

马来亚大学政治学者阿旺阿兹曼(Awang Azman Awang Pawi)指出,即便希盟与巫统无法立刻合作,但双方携手并非永远不可能。

“政治里永恒不变的是各党利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我相信如果他们有共同目标,共同的敌人,他们最终能够一起合作。”

尽管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表明拒绝盗贼统治者,但他并不排除在来届大选后与巫统合作的可能。

他日前告诉《当今大马》,若下届大选没有一方大胜,则须思考如何组成新的合作关系,邀请新的联盟伙伴合作。

不依赖斗士民兴党

实际上,希盟与行动党曾在去年12月与巫统合作,在霹雳州联手拉下团结党籍的大臣阿末费沙。后来,希盟虽然没能与巫统共组州政府,但成功与巫统达成信任与供给协议,让在野州议员首度享有与在朝议员同样的选区拨款。

拉拢巫统,或许会是安华夺回政权,重返布城的最后一招。

大马国会共有222席,目前朝野各有一名国会议员逝世,因此任何政治联盟只要掌握超过110席,即可达成简单多数组新政府。

希盟现有88名国会议员,巫统则掌握38人。若双方合作,126名国会议员要成立新的联邦政府则绰绰有余。

如此一来,安华就不再需要依靠政敌马哈迪的斗士党,以及亲马哈迪的民兴党。



诗华日报

安华:蓝眼与巫统拥相同目标

2021年3月15日

(吉隆坡15日讯)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坦言,公正党与政敌——巫统在意识形态上并未有太大差异,拥有相同目标的两党或能达成一致的协议。

他在接受《马来西亚前锋报星期刊》访问时说,因良好施政理念而成立的巫统与公正党相似,而前者为提升马来人社会经济的目标,也是公正党的斗争基石。

曾任巫统署理主席的安华直言,两党的不同在于,公正党计划如何落实理念。

“我们在落实与执行上有所不同。”

他在被询及公正党基层是否同意与巫统结盟时,这么回应。

“当说到提升马来人,巫统仍可与马华及国大党合作,那有什么问题?打击贪腐是党的核心理念。捍卫伊斯兰和促进经济成长,我不认为当中有什么矛盾。”

安华接受《马来西亚前锋报星期刊》访问,令坊间揣测他已靠向巫统。

他过去曾多次暗示,他愿意与政敌结盟,以推翻目前的国盟政府,让希盟重新执政。

他这次接受访问,或清楚表明,他已打算与政敌结盟。

安华续说,我国需要摒弃“边缘化特定团体”的政治,并认为,若巫统愿意接受希盟的理念,与该党合作没有任何问题。

“如果了解情况,就有可能合作,就像我们与行动党及诚信党合作,现在巫统的理念与我们吻合,而不是因为我们要拯救他们的派系或部长,而摒弃我们的理念和斗争。”

“如果他们(巫统)接受(合作),就必须基于理念。”

询及希盟其他成员党是否会反对公正党与巫统的合作,安华认为,反对声量并不大。

安华坦言,他不确定他的主张是否可获得公正党内部的全力支持,但他会努力说法他们。

“当然,在巫统方面,他们也必须解决他们的问题;而在公正党方面,我可以向基层解释。”

另外,提及与巫统领袖的接洽,安华承认与数巫统领袖会面,而且成果“正面”,但未透露有关巫统领袖的名字。

他强调,会面并非是为了谈如何夺权,而是商谈国家的共同利益课题。

318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573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4-3 10:53:38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民统反对希盟联巫,否则大选必遭选民惩罚

2021/3/21 7:24 pm

公正党推动联巫策略,除了希盟盟党有异议,非希盟的友党民统(UPKO)也反对希盟与巫统展开政治合作。

民统党主席马迪奥斯今天发文告提醒,希盟与巫统就算有合作,也应只限于政策层面,否则双方都会在来届大选遭到选民惩罚。

马迪奥斯也是沙巴斗亚兰国会议员。他今天发表文告指出,若情况需要,希盟与巫统需为第15届大选后共组政府做好准备。

惟他强调,若双方赤裸裸地为了追求权力,而进行激烈的政治联盟重组,只会招致选民的愤怒。

“如果具有改革思维的选民认为,希巫联盟只是为了便宜行事的政治婚姻,他们可能不会在来临大选中出来投票。”

“投票率低迷会导致希盟在摇摆选区的多角战中落败,减少希盟手中的议席,让希盟无法成为够格谈判组新政府的联盟,甚至只能下野。”

安华巫统非正式协商

公正党主席安华3月16日透露,他正与巫统展开非正式协谈,惟尚未敲定任何事情。

迄今已有两批在野党国会议员分别发文告提出反对。他们抗议安华与所谓的巫统“法庭簇群”,即以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及前首相纳吉为首,官司缠身的巫统领袖谈合作。

此外,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今天也提出类似马迪奥斯的看法,即行动党可以为了人民利益与巫统展开政策合作,但却绝对不包含大选的政治合作。

端出政策牛肉更实际

马迪奥斯续批评,希盟的形象“渐渐被一些不切实际的数字”所影响。

他呼吁,在野党必须订出务实的目标,而非短视近利,以免赔了夫人又折兵。

“希盟领袖需谨记两个事实。首先,喜来登政变13个月后,慕尤丁政府在冠病疫情期间落实一系列混乱、短视、无序的政策,但希盟无法端出一套完整的替代方案。这不是慕尤丁或马哈迪的错。”

“第二,若18岁投票及自动登记选民制度如期在今年7月落实,我们将会迎来800万新选民,他们大多不会原谅那些沉迷追求权力职位的政党及政治人物。”

马迪奥斯强调,希盟+的当务之急,是准备一部足以吸引选民,且获潜在执政伙伴接受的务实政见及政策,作为竞选宣言。

“与巫统的合作必须奠基于更广泛的政策制定上。”

“如果下一份竞选宣言又是坐在冷气房里完成,没获得各成员党及基层之间的辩论及审慎讨论,选民将不会再信任希盟。”

“如果希盟的承诺再度因为执政伙伴的反对而彻底搁置,选民会觉得遭到背叛。”

希盟在2018年大选上台后,选前的诸多政见承诺一一跳票,其中包括废除大道收费站、暂缓偿还PTPTN、20%石油税等等。

时任首相马哈迪更发表“宣言不是圣经”论,直言“在作出承诺时没想过会胜选”,来解释何以没按《希盟宣言》施政,一度引起诸多批评。



除非公正党给丰厚“嫁妆”,否则巫统难与之合作

2021/3/24 11:48 am  更新: 2021/3/24 12:17 pm

巫统本周末即将举办中央代表大会,会否通过议案在来届大选与土著团结党断交,备受瞩目。

目前,公正党主席安华据信正与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展开非正式讨论,探讨两党合作的可能。

不过,巫统恐怕不会将公正党视为与团结党“分手”后的替代盟友,除非公正党答应给予丰厚的“嫁妆”。

亲希盟者仅巫统少数

政治观察员认为,阿末扎希与其派系愿助安华入主布城,乃是为了摆脱身上的贪腐官司。

但对巫统其他领袖来说,与公正党及希盟合作的好处有限。

政治分析员拉比雅(Rabi'ah Aminudin)接受《当今大马》采访时指出,阿末扎希要说服巫统“部长簇群”与公正党/希盟合作,挑战极大。

“(部长簇群)知道有了这层合作后,他们难以再获得目前手上的官职。”

所谓的“法庭簇群”即刑事案件在身的巫统领袖,如前首相纳吉与巫统主席阿末扎希等;而“部长簇群”则是指亲首相慕尤丁,掌握正副部长职位的巫统领袖。

拉比雅续说,即便是巫统的中间派也未必乐见党与希盟合作,毕竟如此一来,巫统就不再能居于主导地位。

“如果巫统与公正党/希盟同船,巫统内部可能会发生激战,地方诸侯会争夺大选候选人及职位。”

另一名政治分析员泰拉(Tyra Hanim Razali)也同意,巫统内部倾向与公正党/希盟合作的领袖只是少数。

泰拉也是公正党党员。她坦言,要说服巫统大部分领袖接受公正党的合作提案,恐怕会需要相当多的“政治润滑剂”。

“由于盛传大选就要到来,巫统内部一些派系会想借执政之便,利用政府资源来提高地位,加强胜算以赢得更多席位,一扫上届大选的霉运。”

“如果了解巫统的运作,就不会认为扎希可在不提供丰厚补偿给‘部长簇群’下,说服党(靠拢公正党)。”

“不过,现在的安排与第15届大选真正到来时的做法,可能完全不一样。”

希盟较易说服支持者

据信,阿末扎希自从去年9月起,就试图与安华谈合作。当时,安华高调宣称已经掌握强稳多数。

然而,阿末扎希当时并未迈进一步,也没有与安华一同在国会反对2021年财政预算案,让安华的希盟盟友非常失望。

拉比雅和泰拉皆认为,比起巫统,公正党及希盟以“打败共同敌人”的论述说服支持者接纳巫统,或许会相对容易。

“或许会牺牲一些选票,但选民大多会根据情绪投票。之前是一马公司案,这次是后门政府及在疫情期间失败的治理。”

公正党消息此前向《当今大马》透露,公正党向巫统提出的合作方案,包括避免在25个土著团结党国席中上演三角战,以赢回他们各自的叛将议席。

这25个议席,有10个是公正党叛将掌握,另15人则是从巫统过档。

实际上,避开三角战的安排给巫统的好处将大于公正党,毕竟公正党失去的议席,大多是原本就支持在野各党的城市选区。

因此,拉比雅说,“若安华可以说服希盟盟友让路(放弃上阵团结党另外15个议席),巫统可能会同意这点。”

另一个可能促成巫统与公正党/希盟合作的契机,就是下届大选没有明显的赢家。

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此前就提过这点。

组织政府谁占上风?

不过,拉比雅认为,如果真的出现这种情况,巫统或团结党将会在组建执政联盟时占据上风。

“我不认为巫统及公正党/希盟可以在政府里建立长期的伙伴关系。”

“我还是认为马来政党,不管是巫统或团结党会回归执政(占主导地位)……大马政治还是高度受到种族政治的影响。”

拉比雅说,独立议员及其他小党,比如伊党、砂盟、民政党、国大党及马华等,也可能与新政府结盟,让新政府更为稳定。

不过,泰拉相信,若希盟可以上阵更多席次,则可在谈判组织政府时有更大的话语权。

她提醒,不管是选前或选后组建的联盟,都有很大可能出现议员跳槽的情况。

“即便组成政府后,没有反跳槽法令,这个政府都可能不稳。除非执政联盟掌握三分二国会绝大多数议席,他们才更有理由提呈这类法案来巩固权力。”



加兹兰称为阻行动党掌权,才与‘侏儒’政党合作

2021/3/29 9:18 am

已宣布撤回对国盟政府支持的丹州巫统主席阿末加兹兰宣称,当初乃是为了避免行动党掌权,所以才会支持成立国盟政府。

阿末加兹兰(Ahmad Jazlan Yaakub)也是巫统马璋国会议员。他是自国盟执政后,首名公开宣布撤回对首相慕尤丁支持的巫统国会议员,当时也一并辞去大马棕油局(MPOB)的职位。

根据《巫统在线》报道,他昨天在巫统大会上致词时表示,当初是党主席阿末扎希下令巫统国会议员,全力支持成立国盟政府。

“推翻希盟政府就如推翻行动党。巫统主席应当负责。”

“我们愿意战斗并作出牺牲,因为党主席担心行动党会重新掌权。”

阿末加兹兰昨天声称,在希盟倒台后,巫统一开始是要求解散国会重新选举,但却未能实现。

“由于不够人数,所以我们感到担心。希盟会有足够人数再组政府。”

“所以,党主席要求国会议员、甚至是整个巫统容忍,以便和‘侏儒’政党合作。”

抨团结党都是叛徒议员

阿末加兹兰虽未点名是哪个政党,但相信正是指从巫统分裂出去的土著团结党。

“那个政党有许多(国会议员),但都是因为叛徒。15名来自巫统,10人来自公正党。(源自团结党)自己的只有6人。”

昨天召开的巫统母体大会,一致同意交由党主席和最高理事决定何时应该离开国盟政府,而最后期限正是紧急状态结束之际,即8月1日,但可以更早。

阿末扎希昨天也在代表大会上重申,在面对第15届大选上,巫统将采取“双拒独行”路线,即继续以国阵旗帜竞选,同时拒绝跟土著团结党合作,同时也拒绝跟安华和行动党合作。



巫统老大威权性格不变,论者不看好巫希选后结盟

吴湘怡  2021/4/3 9:37 am  更新: 2021/4/3 9:38 am

巫统与土著团结党正式决裂,与伊党关系也生变,使得马来政治板块变移,不仅牵动国盟政府存亡,也冲击第15届大选后的政治版图。

此外,巫统大会表明“双拒独行”路线出战大选,更高呼“拒绝安华及行动党”之下, 也一举粉碎巫统与公正党私下密商选举合作的揣测和联想。

既然选前结盟已不可行,那是否又存在选后结盟的可能呢?

对此,时评人潘永强、隆雪华堂执行长王维兴和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三人各有看法,惟潘蔡两人皆不看好希盟和巫统在选后有结盟的可能。

三人昨晚是在一场题为“希盟与巫统结盟,可行吗?”的线上讲座,分别剖析巫统与团结党割席后的局势变化。

这一场讲座是由大同韩新学院、《东方日报》及Axismatics学院联合主办。主持人则是大同韩新学院文化事业处主任陈锦松。

预测选后谈判无可避免

潘永强也是政治学者。他指出,虽然2018年大选后,政党联盟有极大改变,但实则各个政党的选票基础和实力没有太大改变。

他认为,不管是明天或一年后大选,巫统、伊党与希盟的基本盘大致固定,相信没有一个阵营能够赢得绝对多数议席。

他指出,大马半岛有165个国席,而巫统与伊党预测将能守住大约70席,希盟则大概掌握65至70席,剩余的灰区则占25至30席左右,这也是各政党能否取得政权的关键议席。

“只要得到半岛政权,就能比较容易得到东马的支持。按照这个局面,我们可以相信在来届大选,没有一个阵营可以得到多数或100席以上。所以,选后还是需要谈判组织联合政府。”

巫统有老大心态难合作

惟潘永强坦言,选后结盟存在着很大的问题,不仅议席少的输家可以加入政府,也存在很多不确定性,甚至是违背选民委托。

他也指出,即使此前存在巫统与公正党商量合作的可能,也已经引起希盟及公正党内部的严重分歧,而且还会造成大量非马来选民和支持者的反弹和唾弃,继而导致投票率和支持率下跌的问题。

“最后一点,巫统没经历过改革的过程,希盟就打算与巫统合作,不见得是好事和妥当。”

蔡添强同样不看好希盟与巫统选后结盟的可能。他指出,巫统与国盟之间如今存在如此尖锐的矛盾和分歧,一切出于巫统不甘于没有政坛老大的地位。

他点出,若选后,巫统依然是掌握大多数议席的马来政党,巫统届时将有很多的结盟选择,根本不需要与希盟,特别是行动党合作。

“除非国盟或土著团结党的议席可以超越国阵,使巫统甘拜下风,否则任何以巫统主导的联盟,土著团结党将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支持巫统。”

他也说,巫统为了抑制国盟的优势,在代表大会上赋予扎希全权决定何时拉倒国盟政府。

“若巫统明天不愿给国盟继续执政,(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就可发信给巫统部长,要求他们在24小时辞职。这个(解散政府的)主动权显然落在巫统,而非首相手中了。”

巫统“民主化”可能吗?

潘永强主张,若巫统内部出现改革力量,愿意淡化其威权主义性格,到时希盟再来谈结盟或合作,则相对容易向支持者交代。

“这对巫统永续生存也是好的,对国家政治发展也有正面影响。若国家有非常保守和威权性质的政党,发展就会面对阻力。”

不过,蔡添强并不认同潘永强的说法。他指出,巫统大会上的言论传达出最清晰的讯息就是,巫统思维不曾改变,最终谈论的还是如何重新夺权,如何回到政治的主导位置。

“巫统习惯了以自己为主,与其他较小的政党为辅。如今与国盟一起,合作关系却在短短六个月内就完全瓦解,显然巫统不能适应自己重新当政府却是老二的局面。”

“他们当初为何会参与喜来登政变?正也是因为巫统也不能接受自己当在野党。如今执政后也不能接受自己是老二,因此巫统的态度不可能改变。”

他说明,巫统部长和领袖如今能够对18岁投票、颁布紧急状态等等课题提出异议和激进的看法,纯粹出于巫统不是这些政策的既得利益者。

蔡添强:巫统不会进步

蔡添强形容,巫统是一个“极端务实主义”政党,它会否在执政后落力改革,主要还看执政盟友为何者。

他举例,若是选后需要与东马政党结合,相信巫统会务实满足东马政党的要求,如恢复《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的沙砂权益和地位。

“如果被逼和行动党结盟,他们可能也会愿意为华社的要求,而大幅调整。”

无论如何,蔡添强认为,国阵要向希盟招手的可能性非常低,若要期望巫统改变进步,更是太遥远和不切实际的想法。

潘永强较后也在问答环节中解释,希望巫统往中间靠拢和拥抱进步价值,其实更多的是为了国家利益和民主进程的一个愿望。

他坦承,在目前情势下,巫统没有转型或改革的需要,除非巫统彻底失去资源和权力,残余的力量为了求存才可能思考改变。

对此,蔡添强回应说,与其寄望巫统会否改革,还不如扩大现有的进步力量,筹足足够的谈判筹码,改为迫使巫统向进步力量低头。

他主张,希盟应该结集所有理念相近的力量,包括各个零星的新政党和公民社会,以团队姿态对战国阵和国盟。

王维兴认为选后合作可行

相较于潘蔡两人的观点,王维兴不仅认为,巫统在大选之后与希盟合作可行,土著团结党还可以因为当前的分裂,突围而出。

王维兴也是隆雪华堂执行长。他认为,巫统举行党选的时机将会是影响巫统能否在下届大选取得胜利,甚至是会否与希盟有选后谈判的关键。

他点出,如果巫统党选在第15届大选之前举行,那么阿末扎希将无可避免受到另一派系的挑战和逼宫,当中以当官派为主,包括外交部长希山慕丁、国防部长依斯迈沙比里和科艺部长凯里等人。

“如果先举行党选,他们肯定会先发难推倒阿末扎希。如果此事发生,我想阿末扎希会处于劣势。”

他说,就连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都公开笑称自己是首相人选,阿末扎希能否挡得住挑战派的攻势,关键还是举行党选的时间点。

他指出,若巫统党选展延至大选后,阿末扎希则能运用手中王牌,即签署候选人委任状的大权控制党内势力。

“我说,他们都在等着党选到来以发动攻势。巫统是否会与希盟结盟,大选前看样子是不可行,但我认为大选后可行。”

多角战则团结党占便宜

王维兴表示,任何政党要执政中央,都需要有占优势支持的马来政党的支持。按照目前局势而言,单靠希盟三党势力难以执政,而巫统是唯一较有可能合作的对象。

不过,他坦言,这个做法肯定会遭来希盟内部的一些反弹和责难,但一切还是要看当时情况的演变。

他甚至认为,如果希盟和巫统都在第15届大选中单独应战,形成多角战的局面,那么“眼前看起来最没实力的土著团结党或许会占上风”。

他指出,这是因为土著团结党还有着伊党和砂拉越联盟的支持,这将能进一步促进巫统的内部分裂,因此即使慕尤丁看似弱势,但实则国盟正在通过政治操盘,一步一步地占据优势。

318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573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4-4 19:40:25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指若火箭变“更温和” 巫统:或可合作

2021年4月4日

(八打灵再也4日讯)  巫统最高理事拿督斯里达祖丁指出,若行动党变得“更温和”,未来巫统或与行动党合作。

“之前我已经说过,一切皆有可能。但就现在来说,马来社会仍将行动党视为是一个以华人为基础的种族主义政党。难以接受。”

他是在接受网媒《自由今日大马》的独家访问时,如是指出。

然而,他说,若行动党变得“更温和”,未来巫统仍有可能与行动党合作。

过去行动党拒绝了有关该党是种族主义政党的指控,并且经常将其与马来政党,即巫统及伊斯兰党做比较。

也是巴西沙叻国会议员的达祖丁指出,马来人意识到,拥有新“政治意识型态”的重要性,这将对国家有利,尤其是能减少种族冲突。

“即便是现在,一些马来人意识到,(我国)需要新型的政治。马来人和非马来人,不必争吵。这对国家来说没有益处。”

根据达祖丁的说法,新的想法是,巫统有可能与其他政党合作,包括行动党,以为国家发展建立一个有利的环境。

上周末,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在巫统代表大会上公开宣布“拒绝行动党,拒绝安华”的口号,表示巫统在第15届全国大选时,不会与这两个政治敌对合作。

巫统代表大会也已决,来届大选不与土著团结党合作,以及继续在国盟政府里直到国会解散。

早前,巫统格底里区部主席丹斯里安努亚慕沙曾指控巫统领导人与行动党及公正党合作,但遭巫统领导人否认。

此外,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曾表示,只愿意在对人民有利的课题上,如要求召开国会,才与巫统合作,而不是在来届大选合作。



当今大马

马哈迪以马华为例,认为巫统行动党合作不无可能

2021/4/4 6:00 pm

前首相马哈迪认为,既然巫统可以跟一度“极端”的马华合作,所以它和行动党合作也并非不可能。

无论如何,马哈迪认为这要看巫统的决定。

“这要看巫统。巫统已经和马华合作,而马华也曾一度很‘极端’。”

马哈迪今天是在安邦出席“电影发展局前路在何方”的论坛后,接受记者的采访时如是表示。

《今日自由大马》报道,巫统选举主任达祖丁表示,基于行动党的党员大部分都是华裔,因此巫统要与行动党合作不易,但也并非绝无可能。

不能只服务“自己人”

而马哈迪随之也批评行动党,必须了解大马的多元族群社会,而不要只是服务“自己的族群”。

“行动党也必须清楚认知,大马是个多元族群国家。所以,不能只是服务自己的族群。”

政党太多分合乃常事

另外,在谈到巫统大会议决与土著团结党割席一事,马哈迪则表示,这种事情在大马政坛乃常事。

“在马来西亚有太多政党了,而每个政党都有分裂的问题。”

巫统在过去的星期天举行的代表大会上议决退出国盟政府,而且委托党主席和最高理事会决定适当时间。

此外,巫统主席阿末扎希也在大会上重申,在面对第15届大选上,巫统将采取“双拒独行”路线,即将继续以国阵旗帜竞选,同时拒绝跟土著团结党合作,同时也拒绝跟安华和行动党合作。



行动党会否跟巫统合作?黄进发认为端视公正党选绩

刘存全  2021/4/4 8:41 am  更新: 2021/4/4 9:11 am

盛传大选即将举行之际,时评人黄进发分析说,下届大选谁会执政取决于马来半岛66个混合选区的成绩。

而这66个关键议席当中,目前多数由希盟掌握,所以一旦有失,则会重大影响希盟阵营的未来。

黄进发更提醒,倘若公正党届时失去大部分议席,反之,行动党保住议席数目,则在巫统“选后结盟”的模式下,后者就可能因情势,选择与巫统一同执政。

黄进发昨天在一场线上座谈上说明,上述的66个混合国会议席中,马来选民与非马来选民都没有超过人数的三分之二。

他指出,国阵在上届大选只赢下其中8席,大多数议席则由希盟胜出。

丢混合区则没有筹码

“希盟在来届大选可能在这些议席兵败如山倒,或者稍微减少(当中的一些议席)。”

“如果这66个选区的投票率低,就很可能是希盟的选民(拒绝投票给希盟)。”

“希盟如果断送这些选区,几乎就确定它不会是联合政府的老大,甚至连联合政府的老二也做不到,可能是(联合政府的)老三或直接成为在野党。”

他说,随之出现的局面就可能是由国阵/巫统主导的政府。

黄进发是昨天出席巴生18乡团联谊会主办的“巫统大会后:国家政局何去何从?”线上座谈时,如此表示。另一名主讲人是隆雪华堂执行长王维兴,讲座主持人是陈亚才。

巫统争取挤下公正党

黄进发剖析,行动党或能够在下届大选保住大多数议席,但是公正党与诚信党的情况则不明朗。

他说,这是因为巫统的目标不仅是要重夺政权,更要收复其他马来政党所竞选的席位。

“巫统最想要消灭的当然是土著团结党。因为消灭了它,就基本上可以稳住保守派马来选民的地盘。”

“之后剩下的、唯一可以和巫统争权的就是伊党。除了消灭伊党,巫统更有兴趣的是乘机歼灭公正党。”

他说,此举可以让巫统重回2004年以前的主导地位。

行动党或成“马华二号”

黄进发说,公正党下届大选的成绩非常关键,倘若公正党一席不剩,行动党就可能被迫与巫统合组政府,成为“马华二号”。

“如果公正党被歼灭,在野党就不会出现另一个足以领导行动党的马来领导人。”

他说,当公正党被击溃,行动党领导层就要思考是否加入政府。

“当(选后的)政府没有华裔、非马来人代表,基层就会要求行动党识时务为俊杰,加入政府。”

他预料,大多数选民届时会对这种结局失望,因为这形同回到国阵时代,甚至连行动党也受到收编。

他提醒,行动党是否会成为“马华二号”,不由行动党本身与其支持者决定,却端视公正党与诚信党能否捍卫自身议席。

伊党竞选议席料翻倍

黄进发也预测,巫统与土著团结党竞相争取与伊党合作,最终会导致伊党在下届大选所获议席翻倍,而巫统领导的政府也会在选后致力于防范伊党。

“伊党下届大选应该有办法赢得比今天多一倍的议席,主要是因为巫统和土著团结党都要讨好它,而会让出一些议席。”

“到时候,巫统、行动党、沙砂政党所组成的政府……会着重于面对伊党的竞争。”

黄进发也警惕,如果伊党以伊斯兰议题挑战巫统,而新任政府无法妥善应对的话,马来西亚就会再次面对伊斯兰化的问题。

或缓解政党敌对情绪

黄进发认为,虽然民众认为当前政局纷乱,但他乐观认为,此时国家可能处于变好的转捩点。

他举例,霹雳巫统与行动党联手,拉前霹州大臣阿末费沙下台,这意味着国内各敌对政党之间的敌对情绪可能会缓解。

“行动党与巫统一起成立政府的好处是,政党之间的仇恨会解决……合纵连横的结果是,因为大家要分享权力、要抱在一起,就需要缓和。”

黄进发说,当每个政党都有可能在选后以结盟方式加入政府,他们就不能再以“原则、理念、气节或堂而皇之的话”自我标榜,或通过领袖魅力来吸引选民。

他说,否则政党选前抨击对手,选后却与对方结盟,他们就很难向选民交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21-4-22 07:25 P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