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0|回复: 2

彭亨修宪设最多委5官委议员制

[复制链接]

318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573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20-11-20 23: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今大马

彭亨修宪设官委议员制,最多委5人进入州议会

黄凯荟  2020/11/20 6:20 pm  更新: 2020/11/20 7:47 pm  晚上7点45分更新

彭亨州议会今日通过修宪案,允许州议会委任最多5名官委议员。希盟州议员反对不果下,最终离席抗议。

根据修宪案,官委议员将与民选议员一样享有同等权利与特权,能参与州议会辩论,能出任议会委员会的成员,也能参与投票表决。

不过,官委议员将没有资格出任州务大臣与行政议员。

彭亨州议会今午是以33票通过,修改州宪法第二部分。

希盟8议员离席抗议

修宪案通过后,只要提呈动议获得至少7名州议员附议,且以简单多数表决通过,即能委任官委议员。

目前彭亨州议会共有42席。国阵掌握25席、伊党8席、希盟9席。若增加了5名官委议员,则彭州议员数量可能会加至47人。

根据行动党美律州议员李政贤及都赖州议员邹宇晖,国阵及伊党今午联手以33票通过这项修宪案三读时,希盟州议员集体离席抗议。

他们指出,修宪案违反了民主原则,所谓的官委议员乃是“后门议员”。

希盟共有8名州议员离席抗议,公正党士满慕州议员李健聪则缺席议会。根据《马新社》,他目前在国外出席研讨会。

大臣声称非政治委任

修宪案是由彭亨大臣旺罗斯迪(Wan Rosdy Wan Ismail)提呈。

《马新社》报道指出,旺罗斯迪否认官委议员制存有政治目的。他宣称,这是让贤能之士进入议会,以更好地服务人民。

“因为我们的州属很大,增加了官委议员能降低每名议员需要服务的人口数量,这是相辅相成的,不会跟现有的议员服务重叠。”

“这不是政治委任,而是以民为本。我们看到能让他们服务民众的机会,所以需要将他们带入议会。他们受委前,必会证明他们专业资格。”

旺罗斯迪也强调,沙巴及登嘉楼亦已落实官委议员制。

州宪法修改了什么?

根据修宪案,彭亨州宪法第18条文原本的“民选议员”(elected member / ahli yang dipilih) 字眼后面,将加入“以及不超过5名官委议员”。

与此同时,州宪法第18条文之下也会加入第18A、18B及18C新条文,以阐明官委议员的委任条款,细节如下:

第18A条文阐明,官委议员必须透过7名州议员支持动议,并通过议会简单多数支持才能受委。

第18B条文则规范,官委议员在四种情况下应卸任:

(一)接受议长所发出卸任函之后,按照议长规定的日期卸任;
(二)至少7名议员提出动议,并获议会简单多数通过,撤除任何一名官委议员;
(三)州议会解散;
(四)第188条文之下基于公共利益终止其委任;

至于第18C条文则阐述,州宪法的第19、20、21、24、25、28及31条文应比照适用(mutatis mutandis)于官委议员。

修宪案也阐明,这涉及额外财政开销,惟金额目前尚无法判断。



李政贤痛斥彭政府“开后门”,官委议员制违反民主

2020/11/20 8:48 pm

彭亨州议会今日通过修宪案设立官委议员制,在场所有在野党州议员离席抗议。他们斥责国阵为维系权力,竟然允许委任“后门议员”。

在离席抗议后,彭亨州议会反对党领袖李政贤发文告批评,国阵及伊党议员以人数优势仓促通过修宪,允许绕过选举直接委任至多5名官委议员。

他认为,此举已严重违反民主精神。

“原本州议会中的每一名议员,都是在选举中获得人民委托,堂堂正正地进入州议会为民请愿。”

“然而,官委议员制度绕过民主程序。他们除了不能受委为州务大臣和行政议员外,其他权利基本上与民选州议员无异。这是赤裸裸地为州议会打开后门,受委议员就是后门议员。”

希盟集体离席抗议

李政贤也是行动党美律州议员。他强调,国阵过往的做法已显示,官委议员本质上就是政治酬庸,经常在“分赃不匀”时用来安抚不同派系。

彭亨州议会今午通过《彭亨州宪法》修宪案,允许州议会委任最多5名官委议员。这些官委议员可参与辩论、投票及受委进入议会委员会。

目前彭亨州议会共有42席。国阵掌握25席、伊党8席、希盟9席。

希盟共有8名州议员离席抗议,公正党士满慕州议员李健聪则缺席议会。根据《马新社》,他目前在国外出席研讨会。

质疑“弱势代表”论


《马新社》报道指出,前大臣兼巫统柏朗埃州议员安南耶谷(Adnan Yaakob)附和这项修正案称,官委议员制之下,弱势群体的代表若选举失利,也能进入议会为民喉舌。

根据离席在野党议员的记者会直播,彭州行动党吉打里州议员西芙拉(Young Syefura Othman)则回应道,若国阵真在乎弱势群体的声音,应在来届大选推举弱势群体代表在安全议席出战,那就不必担心弱势败选而没有代议士的问题。

行动党沙拜州议员卡玛哲(Kamache A Doray Rajoo)则点出,虽然国阵宣称要让弱势受委,但法案内容完全没提及受委的议员必须来自特定弱势群体。

“他们给出的理由是要让弱势有代表,但这项修正案完全没写必须要委任弱势,而我不相信他们会这么做。我认为这只是要让他们继续当朝做主,所以我反对这项法案。

伊党或遭国阵反噬

行动党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强调,任何身在州议会中辩论及投票的议员,都必须要有选民的支持及委托。

他续称,倘若国阵真心想要纳入弱势声音,应做的是修改选举制度,例如引进比例代表制,以保障弱势在议会拥有特定比例的代表。

“在比例代表制下,若特定政党选举落败,但获得特定支持率。举例来说,一个小党在选举中获得5%的支持率,它就能有权委任一名议员。这就不会违反民主精神,因为它拥有一定的选民支持率。”

行动党都赖州议员邹宇晖则指出,伊党今日支持国阵设立官委议员制,未来极可能遭日益壮大的国阵反噬。

“我认为伊党支持这项法案并不明智,它会被国阵欺骗。他们现在已经有25席,还想要多加5席来巩固巫统的力量,往后他们就可不靠伊党了。”

今日参与离席抗议的在野议员还包括公正党德伦敦州议员沈春祥、行动党的直凉州议员梁耀雯及文德甲州议员胡智云。

318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573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3-13 20: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堂食只限1小时 新措施仅限彭州餐饮业

2021年3月13日

(八打灵再也13日讯)政府规定堂食只限一小时? 经过查证,这项新措施仅影响彭亨州内餐饮业,其他州属并没有限制堂食时限。

近来,多个社交媒体流传一则信息,指如今政府规定在餐厅堂食的时间只限一小时,并提醒民众必须每小时使用MySejahtera手机应用程式扫描一次,以免遭执法单位开罚单。

无论如何,经过本报查证,堂食限制一小时乃是彭亨州政府宣布的附加防疫措施,这也意味著只限一小时堂食的规定,只影响彭亨州餐饮业,其他州属则没有这项规定。

根据彭亨州天灾管理委员会日前的宣布,随著彭亨州于本月5日进入复原行管令,因此彭亨州政府决定推出附加防疫措施管制餐饮店,以防止疫情扩散。

新的附加防疫措施,包括餐饮店的桌子之间距离为1公尺,餐桌人数是取决于桌子的面积或大小,同时每人须保持人身距离。另外,餐饮业者也须在入口处注明可容纳的顾客人数,并时刻遵守,以方便执法单位监督。

文告也说,新措施即刻生效,并会随著州内疫情作出调整。

此外,一名居住在关丹的张姓读者向《东方日报》表示,昨日他与同事到关丹某家酒吧餐厅时,入门前已经扫描MySejahtera一次,但坐超过一个小时后,就有工作人员主动把二维码拿到他们面前要求再次扫描。

而另一名居住在关丹市区的杜女士也告知,最近到茶室和餐馆用餐时,店员都会事先提醒说,只有一个小时的堂食时间。而她所到的店家,几乎都有遵守新附加的防疫措施,本身也在一小时内用完餐就离开,以免中罚。

由于新的附加防疫措施宣布得太突然,不仅引起部分人民代议士的不满,商团华团也提出异议。

公正党彭州士满慕州议员李健聪昨日就在面子书发文指,有关宣布事先并没有经过餐饮业讨论,而且在毫无预警下宣布,加上如今政府加重罚款的措施已开跑,无疑加重了小商家的负担。

而行动党美律州议员李政贤昨日也发文炮轰国盟政府,推行不近人情的防疫管制;他认为,彭亨州政府限制市民只许堂食一小时,完全没有医学根据,也根本没有必要。

另外,关丹中华总商会会长拿督林冈龙也表示担忧,限时堂食的举措,会让步步为营的餐饮业,反而会因为各式各样的标准作业程序,而面对更大的损失。



当今大马

张玉刚批彭大臣为巩权力,官委议员破坏议会民主

2020/11/22 4:56 pm

彭亨上周通过修宪设立官委议员制引来在野阵营的炮轰,行动党彭亨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再度抨击,该修宪案政治意味浓厚,是州政府扩大朝野议席差距的手段。

张玉刚今天发表文告指出,彭州政府通过修宪案,允许州议会委任最多5名官委议员,且让这些官委议员也能参与议会辩论和投票,已严重侵蚀议会民主精神。

他促请彭亨大臣旺罗斯迪勿再漂白官委议员,乃至发表似是而非的观点混淆民众。

张玉刚也是社青团署理团长。他说,旺罗斯迪所谓的“官委议员可让州政府委任具相关专业才能的贤人进入议会问政”,只不过是在粉饰太平,实际上则有着浓厚的政治意味。

“在州议会问政的每位民选议员,都经历过民主选举的洗礼,获得民意委托和拥有民意正当性;而官委议员是由执政党所委任,没有民意正当性,必然只会对政府唯命是从,不需对任何选民问责。”

“这些官委议员与其他民选州议员一样,享有同等的问政资格和能够参与投票表决,已经彻底违反了议会民主精神和产生对选民的不公不义。”

反对官委投票影响法案

此外,张玉刚也提醒旺罗斯迪,彭亨与登嘉楼官委议员有所不同。毕竟登嘉楼的官委议员在议会没有投票资格,不能左右影响人民权益的法案表决。

“彭大臣不应该鱼目混珠,把两者相提并论,试图混淆舆论。”

“更何况,修宪案根本没有明文规定,官委议员必须是具备相关专业才能和知识的贤能之士,或代表少数群体或族裔的社会贤达,这明显只是州务大臣空口说白话,搪塞舆论。”

“彭亨州试图绕过民意,通过后门委任议员来巩固权力,试图扩大朝野差距,不管嘴里说的多么好听,已经赤裸裸地强奸了人民的意志。”

应改选举制度维护少数

他重申,政府若真心要维护少数群体在议会的权益,则应向选委会倡议改革选举制度,推行比例代表制,让在选举中落败但拥有一定选票基础的政党,也能在立法议会拥有一席之地。

彭亨州议会11月20日通过《彭亨州宪法》修宪案,允许州议会委任最多5名官委议员。这些官委议员可参与辩论、投票及受委进入议会委员会,惟不能担任州务大臣及行政议员。

法案通过时,在场所有在野党州议员离席抗议。彭亨议会反对党领袖李政贤发文告批评,国阵及伊党议员以人数优势仓促通过修宪。他强调,国阵过往的做法显示,官委议员本质上就是政治酬庸,经常在“分赃不匀”时用来安抚不同派系。

目前彭亨州议会共有42席。国阵掌握25席、伊党8席、希盟9席。



忧彭大臣权力过大不受制,净选盟反对官委议员制

2020/11/24 1:39 pm  更新: 2020/11/24 1:58 pm

彭亨州议会上周修宪设立官委议员制,引来在野党抨击,如今净选盟也加入批评的行列,认为此举意图篡夺民主,赋予彭亨州务大臣的权力过大。

净选盟今天发文告形容设立官委议员制是“阴险”(insidious)的做法,让彭亨大臣旺罗斯迪(Wan Rosdy Wan Ismail)不受制衡。

“这会给予州务大臣绝对的权力,委任忠实支持者作为州议会的啦啦队,或让潜在候选人利用公帑,去对付在野议员驻守的选区。”

“净选盟担忧,这5个额外议席会让彭亨州务大臣成为强势军阀(warlord),不只不受在野党制衡,也不受联盟政府中的盟党所制衡。”

净选盟进一步指出,彭亨州的纳税人每年要为此付上300万令吉巨额的代价。

何不修宪增加州席?

接着,净选盟也驳斥旺罗斯迪以“虚假借口”来合理化,需要更多议员服务选民的说法。

该组织强调,彭亨州议员在2019年全年仅开会11天,事实上并不需要再支付数十万令吉,来委任多5个州议员。

“更好的服务也来自于更好的拨款和更有效的政府机构,包括民选地方官员,而非增加州议员。”

此外,净选盟指出,彭亨州实际上没必要降低每名议员所需服务的选民人数。

它说明,彭州选民每年增长率只有2%左右,若按议员与选民的比例,是半岛排名第4低的州数。

在2018年,彭亨的每个州席只有1万9619名选民,远低于雪兰莪的4万3142人、柔佛的3万2464人以及吉打的3万1847人。

“如果彭亨需要更多州议员,州政府应该修宪增加州席,而不是创造受委议席。”

旺罗斯迪上周也曾在州议会指出,官委议员制不存在政治目的,并且会在委任前证明他们具备专业资格。

净选盟质疑若专业资格是官委的关键,为何彭亨州议会在修宪时,没有把专业资格的要求纳入第18A或其他条文?

倡高票落选与补偿制

净选盟反对彭州政府推行官委制度,惟支持推行非选区议员制度。

它建议,彭州政府若坚持要在非选举下推行非选取议席,则应通过“高票落选”(best-loser)与“补偿”(top-up)的做法,来确保受委议员具有正当资格。

高票落选议席指的是,把席位分配给落选者中的最高票者。此举能够让“领先者当选制”(FPTP)中的输家能够获得议席。

净选盟举例,新加坡政府在国会中保留12席给在野党。在2020年大选中,工党有10名国会议员当选,新加坡前进党(PSP)的两名获得最多票的候选人就受委为非选区议员。

补偿议席则是确保女性、少数族群在议会中的比例。例如,2003年登嘉楼就曾修宪,若没有女性或非穆斯林当选州议员,则州政府可以委任最多四名州议员。

净选盟指出,祖莱答(Zuraida Md Noor)就是受委为登嘉楼的第一名官委女州议员。

“净选盟呼吁,彭亨与沙巴州政府应调整他们的额外议席,改为高票当选或补偿机制。”

彭亨州议会11月20日通过《彭亨州宪法》修宪案,允许州议会委任最多5名官委议员。这些官委议员可参与辩论、投票及受委进入议会委员会,惟不能担任州务大臣及行政议员。

法案通过时,在场所有在野党州议员离席抗议。彭亨议会反对党领袖李政贤发文告批评,国阵及伊党议员以人数优势仓促通过修宪。他强调,国阵过往的做法显示,官委议员本质上就是政治酬庸,经常在“分赃不匀”时用来安抚不同派系。

目前彭亨州议会共有42席。国阵掌握25席、伊党8席、希盟9席。



彭政府欠联邦13亿全国居冠,张玉刚担忧转嫁州民

2020/11/8 7:41 pm

总稽查署近日公布《2019年总稽查司报告:联邦政府财务报表》显示,彭亨州是全国欠联邦政府最多债务的州属,截至2019年12月31日拖欠共13亿8827万令吉。

彭亨州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今日发文告表示,联邦政府应与州政府商洽摊还事宜,勿让州政府将债务恶果转移给子民,甚至债留子孙,祸害无穷。

根据《2019年国家总稽查司报告:联邦政府财务报表》,彭亨州拖欠联邦政府的款项为13亿8827令吉,需在未来1至38年内偿还。

张玉刚说,虽然总稽查司报告没有道明债务的源头,但根据往年官方信息和记录,彭亨州拖欠联邦政府的债务主要是来自提升水供设备及推行水供重组计划。

提高征税转嫁于民?

张玉刚指出,尽管彭亨州务大臣旺罗斯迪多次强调州政府财务健康,州政府过去一年却祭出了“杀鸡取卵”的征税措施,以解决财政入不敷出的问题。

他续称,政府大幅提升彭亨的商业地、工业地和农业地税,导致州内各县子民苦不堪言。

他举例,彭州政府今年转换金马仑高原农地的管理方式,将农业土地临时使用准证 (TOL)转换成地契交给州秘书机构(PSK)负责管理。

“这些土地较后再抵押给彭州企业公司(Pahang Corp),改以租赁方式把土地出租给农民。新农业地的年租金为1英亩4500令吉,若以原有的TOL收费以及水费的每一英亩884令吉作比较,涨幅高达500%!”

“尽管彭亨州希盟州议员通过各种管道和手段,包括入禀法院要求司法审核,挑战彭州政府调涨土地税的决定,彭亨州政府依然不为所动,拒绝检讨高昂的土地税收。彭州子民在2019冠病疫情施虐和百废待兴的这段期间,这更是雪上加霜。”

疫情下人民雪上加霜

张玉刚认为,彭亨州政府是因为债务压力才“向人民开刀”。

他认为,透过提高税收来解决债务只是治标不治本,长远来说牺牲的不只是人民的福祉,还包括州属的未来发展契机。

“联邦政府应该积极介入,与彭亨州政府商洽债务摊还问题,别让州政府把债务恶果直接转移给彭亨州子民,让州内子民能安然度过疫情接踵而来的经济寒冬。”

“……彭亨州地广人稀,山明水秀,东海岸铁路建竣之后,更享有东南亚和中国贸易圈的地域红利。这不仅有利发展旅游业,也应该发展高科技产业和高端农业。冠病疫情的影响并非只带来萧条和衰退,还有许多新的发展机遇,向人民开刀是最糟糕的施政选择。”

彭亨州政府自2019年开始停止发出及更新农业土地临时使用准证 (TOL)。彭州政府在今年1月要求1018名持有TOL的农民,改以租约方式继续经营农地的政策。

根据《星报》,彭亨州政府已向约百名农民发出通知,要求征收和清除巴登威利(Bertam Valley)的菜园,此行动命名为“永续行动”(Ops Lestari),大限之日预计就是2020年11月。


318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573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4-7 11: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彭亨州巫统和伊党维持结盟的三大讯息

张玉刚  2021/4/7 10:07 am

3月31日,伊党宣布将会在下届大选,与土著团结党以国盟(PN)的平台持续合作。较后,伊党主席哈迪阿旺也公开抨击巫统乖离国民和谐(MN,简称国谐)的成立初衷,并促请所有穆斯林转而支持国盟。

尽管巫统和伊党在中央层级的合作关系生变,然而,这两党在不同的地方和州属级别的合作关系却拥有不同的立场。譬如说,在吉兰丹和登嘉楼,这传统上对立多年的世仇早已经公开决裂。

在另一个以马来同胞为大多数的彭亨州,这两党的关系反而走向紧密。4月6日,彭亨州务大臣旺罗斯迪在主持了一场两党元老会的交流会议之后宣布,彭亨州巫统将持续加强国谐的合作关系,共同迎战第15届大选。

国谐一点也不和谐

这种种现象透露了三大讯息:

第一,在马来政治板块出现重大分裂之际,巫统和伊党都各自选择最能够利益最大化的战略选项,极有可能在来届大选形成各州诸侯各吹各把号的局面。在吉兰丹和登嘉楼这两个巫统和伊党各据半壁江山,土著团结党和希盟皆难成气候的州属,几可预见国谐一点都会不和谐,双方势必楚河汉界,继续对立。

在彭亨州,由于地方政治气候,伊党长期只能在北彭一带盘踞,无法在西彭和南彭取得突破(伊党在彭亨州东海岸和北彭一带赢得8个州议席,占全州总议席20%),因此巫统大臣一直以来对伊党都采取怀柔政策,以获得议会三分二力量。

去年彭亨州政府就是在获得伊党8名议员的全力支持下,在州议会成功通过多项修宪案,包括允许州议会委任最多5名官委议员。除此之外,巫统也在伊党的全力动员下,赢得金马仑国会和珍妮州议席的补选。

而且,希盟(包括土著团结党)在巫统和伊党赢下的这些州选区,几乎都是大比数落败,甚至输掉按柜金。除非局势有变,否则两党只要持续合作,来届大选赢下原有选区几乎毫无悬念。

巫统、伊党和土著团结党在彭亨州至今仍无法调解的矛盾,只剩下5个在上届大选输给希盟的国会选区,即如今已跳槽至土著团结党的赛夫丁阿都拉的英德拉马哥打国会、关丹国会、淡马鲁国会、劳勿国会和文冬国会。

金马仑刘备借荆州

第二,巫伊联盟,彭亨无敌,在不需要非土著支持也能够赢下州政权乃至国会议席的情况之下,巫统更加是对其盟友马华和国大党弃之如敝屣。

这是有迹可循,2019年补选从国大党手中“借来”的金马仑国会,可说是刘备借荆州,一去不回头,这也导致国大党近来频频向巫统开火,甚至放话转向支持国盟,皆因其传统上阵议席一个接一个被巫统”夺走“。

马华在彭亨州的处境也好不到哪里去,巫统地方基层已经多次放话索回觊觎已久的劳勿国会,甚至连马华的传统堡垒文冬国会也不放过,多次传出前州务大臣安南耶谷将会弃州攻国的消息。

第三,巫伊联盟日益嚣张的极端气焰,势必在彭亨州掀起一波又一波的种族和宗教极端风气,摧毁多元和谐的社会。较早之前,彭亨州爆发的多个民生课题,譬如说金马仑菜园摧毁行动、劳勿猫山王榴莲风波、高昂离谱不合理的土地税务、地方政府强制爪夷招牌,皆被巫伊联盟及其外围组织扭曲成种族或宗教冲突议题,模糊了舆论焦点。

巫统和伊斯兰党在希盟执政后鼓吹的‘优先购买穆斯林产品运动’(BMF),煽动族群情绪仇视非穆斯林商家,严重破坏经济市场的平衡,其实就是源自彭亨州。

今年初,彭亨伊斯兰党宣传主任兼班珍州议员莫哈末达米兹也语出惊人,要求国盟政府制定框架和路线图,准备落实全国禁赌。国盟执政一年以来,伊斯兰党已经多次公开发表禁赌宣言,包括反对博彩业复业和吊销云顶赌场执照,导致人心惶惶,让投资者失去信心止步不前。

简言之,巫统、伊党和土著团结党这三个马来政党,如果真的要捍卫马来人权益,就不需要在中央层级和不同的州属有不同的合作及结盟战略,事实上却是嘴巴说的漂亮,实际上各怀鬼胎,捍卫的不过是自己的利益。

本文作者张玉刚是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21-4-22 07:18 P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