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44|回复: 31

纳兹里:各党党鞭同意修正法令阻跳槽

[复制链接]

348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7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20-9-17 11:25: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诗华日报

纳兹里:各党党鞭同意修正法令阻跳槽

2020年9月16日

(吉隆坡16日讯)巫统硝山国会议员拿督斯里纳兹里表示,国会各政党党鞭“原则上”已同意推动一项修正案,以终止议员跳槽的威胁。

纳兹里也是国会跨党派选举改革委员会主席,他说,各党党鞭是在一场非正式的会议上,商讨此事并达成协议。

根据《Malay Mail》报导,他指出,他们建议修正1957年选举委员会法令,以落实“政党名单”(party-list)制度,即让选民选党不选人。

他说,上述建议只需获得国会简单多数票通过即可。

“是的,各党党鞭进行了一场非正式会议,基本上我们都同意,所以这是为什么我们现在要开始走程序,我们会在10月6日与选委会见面。”

“最重要的是,我们要有推动这建议的政治意愿,我们只需要简单多数票,我们无需获得国会三分之二票数修宪。”

他也说,如今朝野政党都谴责跳槽的行为,因此他决心要推动改革,以确保这行径能永远消失。

纳兹里也以沙巴州选举为例,一切起因正是沙巴前首长丹斯里慕沙阿曼拉拢议员跳槽,才导致最终必须选举。

他坦承,巫统议员也涉及了拉拢议员跳槽的举动,因此他才决心要实施反跳槽法令。

“我相信所有国会议员都会支持这修正案,若他们不支持,就表示他们接受跳槽的行为。”

主张不要以个人名义参选的纳兹里表示,上述修正案确实不会涵盖独立议员,而这也是选民投选独立议员所要承担的风险。

“是的,你必须与他们(议员)相处5年,这是你的选择。”

“无论如何,若要组建政府,你会投选政党,怎么能投选候选人?你不能,因为是政党组成政府,不是个人。”

询及是否支持修宪以阻止议员享有结社自由时,纳兹里则不同意采取此措施。

他说,每个人都必须享有平等的自由。

他也说,他所倡导的是,若选民只投选政党,一旦有领袖跳槽,政党将会提名替代人选补上,因此无需再举办任何补选。



亚洲时报

哥宾星曹观友吁沙人民 投选泛民兴党 赢2/3议席

2020年9月17日

(本报讯)民主行动党全国署理主席哥宾星及槟城首席部长曹观友昨日异口同声呼吁沙巴人民在本届沙巴州大选中严惩青蛙,并确保泛民兴党联盟一举攻下三分之二议席。

哥宾星指出,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领导的沙巴州政府是勇敢、廉洁及可信赖的政府,而在面对不负责任议员跳槽时宣布解散州议会还政于民,是非常勇敢的决定。

他表示,选举的目的就是让人民投票选出心目的人选,如果政府做不好的话,反对派就应等到下一届选举来挑战。

他是在泛民兴党联盟候选人于亚庇达迈商业区举行的与民交流会,为来自行动党的该联盟候选人站台造势时发表演说时这麽表示。

曹观友在致词时指出,本届沙巴州选不仅决定沙巴将来,也影响大马将来;因此,沙巴人民应团结一致展示强大的力量,以实际行动拒绝政治青蛙,通过手中一票向国盟政府发出明确信息。

他说:「这次州选是沙巴人民的第二次机会,以重演上届大选的光辉历史。」

他也赞扬沙菲益是开明中庸的领袖,在他治理下的沙巴是大马民族团结合作的典范,多元与结团结成为沙巴的强项,沙巴人民必珍惜得来不易的一切。

曹观友:沙反跳槽法可行

●提到制定反跳槽法律时,曹观友指出,沙巴制定反跳槽法律是可行的,州政府只须参考世界各国推行的反跳槽法律,并在州议会通过相关法案即可。

他表示,沙巴需要反跳槽法阻止议员跳槽,以确保政治稳定,赢得政权的一方可以专心推动惠民发展计划。

他指出,至于槟城州政府本身将在下月召开的州议会会议援引反跳槽法律,动议悬空4名变节议员的州议席。

曹观友指出,各界不应先入为主,认定联邦法院在1991年裁决吉兰丹反跳槽法违宪为先例,沙巴拟订反跳槽法律亦是行不通的。

他说:「联邦宪法下的人民自由结社权定义很广,可以根据不同情况作出不同的解释,是否包括议员跳槽有商榷之处……这是因为议员是由人民选出,肩负捍卫人民权益的责任,议员跳槽是背叛人民。」

陈泓缣:大混战各有目的

●亚庇区国会议员陈泓缣在致词时指出,今次州选举有447人愿意付出8000令吉按柜金来参选,当中不少候选人肯定是各有目的。

他说:「否则的话,他们不会那么闲空,而且还要冒着赔上8000令吉的风险……就如爱沙党斯里丹绒候选人,还在隔离中,相信只有投票日才会出现;而自民党自称有很多领袖,但冰古候选人却是来自行动党基层。
「我认为这是不简单的事。所以选民的票一定要集中,全部投给民兴党。」

希盟民统:沙菲益从未建议 与菲磋商索土问题

(本报讯)沙巴希盟及民统昨日发表联合声明指出,首席部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从未建议联邦政府与菲律宾磋商解决所谓的「沙巴索土」问题。

据指出,沙巴民兴党大会主席拿督刘伟强早前在国会紧急动议辩论反对菲律宾国会外交委员会通过在护照加印沙巴地图一事,甚至建议如果菲律宾一意孤行,大马应中断与菲律宾外交关系。

「首席部长只是说明根据联邦宪法,外交事务是联邦政府的责任,任何指首长建议大马与菲律宾磋商解决所谓的『沙巴索土』问题,是完全没有根据的。」

该联合声明由沙巴希盟三个伙伴政党沙巴行动党代主席拿督潘明丰、沙巴公正党主席拿督刘静芝、沙巴诚信党主席拉希鲁拉迪古及民统主席拿督威弗烈丹高共同发出。

据指出,沙巴人民早已在柯波委员会调查行动中表明要沙巴参与组成马来西亚,这也已得到联合国的承认。

「现在是联邦外交部必须采取行事解决问题。」



指国阵持异议是他们的事 阿兹敏挺哈芝芝任首长

2020年9月16日

(本报讯)尽管土团党全国主席丹斯里慕尤丁早前「钦点」该党沙巴主席拿督哈芝芝诺为沙巴首席部长人选受到国阵的异议,但土团党最高理事拿督里斯里阿兹敏昨日却力挺哈芝芝任首长。

他说:「在听过哈芝芝的演讲后,我毫不犹豫地说,他绝对有资格出任沙巴首长。

「这不是我的个人看法,首相慕尤丁也如此认为,人民需要值得尊敬的首长,没有人比哈芝芝更为适任。」

阿兹敏是在斗亚兰团结党竞选中心举行的竞选集会上致词时这麽表示,在场的有哈芝芝及团结党秘书长拿督加布加欣。

哈芝芝及加希分别在届临的州选中捍卫苏拉曼及担波罗里。

针对国阵表明首长人选未有定案时,阿兹敏说,那是巫统及国阵的看法,而国盟已经有明确的人选,「就像首相先前造访沙巴时所说,我们已有明确的人选。」

「我认为他(哈芝芝)应该获得机会带领沙巴人民,愿上苍保佑。」

询及其立场会否惹来盟友不满,他说:「慕尤丁已经公开说明国盟首长人选就是哈芝芝,他有能力领导州政府,我们必须确保沙巴人在选举时知道此事。」

跳槽仍反映政治成熟

●另一方面,虽然议员跳槽受到许多选民的责罵,但哈芝芝在受访时却表示,在沙巴是以正面看待此事,及反映政治的成熟。

他说:「在沙巴,我们必须更换政党,因为必须配合联邦政府,我们必须与联邦政府同一阵营,以带来经济及各方面发展……别人说是跳槽,但我们成熟看待这些事,我们不争吵,还可以坐在同一桌。」

他表示,来到大选时彼此间还可以交流意见,但沙巴需要的仍是一个稳定政府。

348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7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0-9-30 21:00:46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纳兹里:议员跳槽犹如妓女卖淫

2020年8月18日

(吉隆坡18日讯)朝野国会议员支持成立国会选举制度改革核心小组,以禁止议员跳槽,并由巫统硝山国会议员拿督斯里纳兹里出任主席。

纳兹里今日在国会媒体室联同数位国会议员一起召开记者会时形容,议员跳槽是一项非常丢脸、羞耻及不道德的行为,犹如妓女卖淫。

他指出,如有阻止议员跳槽的修正案带至国会,届时还有政党人士不认同反跳槽法案,那选民应该在来届大选不要投选他们。

他说,跳槽引起政局不稳的问题已经超过30年,至今都没有解决,即便过去曾有反跳槽法令,但最终法庭判决认为该法令违反人权和抵触宪法。

“但这些问题都是人为的,所以我们要设法一劳永逸地解决跳槽的问题。”

他说,各大党都决定参与该小组,而改善选举机制和解决跳槽问题对各党、国家和人民都有好处。

另外,行动党国会议员陆兆福指出,成立该小组旨在改善我国选举机制和方式,解决议员跳槽问题,小组会在6个月完成有关报告提交给政府,以便修正相关的法案。

他指出,议会联盟(IPU)在今早的会议一致通过成立该核心小组。

他说,他和纳兹里在两周前已会见国会下议院议长拿督阿兹哈哈伦,向议长表明成立该小组的意愿,并已获得议长的同意。

他指出,这项决定是随著纳兹里早前在国会,针对国家元首施政御词进行辩论时,所提及的选举制度改革建议促成,而改革选举制度旨在遏制议员跳槽所导致的政局不稳课题。

询及这个小组会有多少成员时,陆兆福则说,国会选举制度改革核心小组并没有限制参与人数,只要有意加入的国会议员,都欢迎一起加入讨论。

另一方面,询及土著团结党主席丹斯里慕尤丁表示,土团党最高理事会已经同意加入“全民共识”(Muafakat Nasional)一事,纳兹里对此则表示欢迎,并表示他就是“全民共识”的中坚支持者。

他说,他是最早表示希望慕尤丁重返巫统的人,因为慕尤丁之前是被踢出党的。



单修选举法反跳槽?律师警告恐有违宪后果

2020年9月21日

(吉隆坡21日讯)对于前首相署部长兼巫统硝山国会议员拿督斯里纳兹里建议修改1957年选委会法令,以遏制议员叛变后受到威胁的现象,但律师认为这必须修宪才能成事。

最近,纳兹里表示,国会各政党党鞭“原则上”已同意推动一项修正案,以终止议员跳槽的威胁。

纳兹里也是国会跨党派选举改革委员会主席,他说,各党党鞭是在一场非正式的会议上,商讨此事并达成协议。

他指出,他们建议修正1957年选举委员会法令,以落实“政党名单”(party-list)制度,即让选民选党不选人。

他说,上述建议只需获得国会简单多数票通过即可。

对此,2名执业律师尼占(Nizam Bashir)和西华南淡(Sivahnanthan Ragava)不认同纳兹里观点。

根据《Malay Mail》报导,尼占表示纳兹里的建议会抵触宪法第10(1)(c)条款,因为此条款已清楚阐明,所有公民皆有结社的权利,所以任何议员随着政治倾向的改变,选择加入别的政党并无不妥。

“这项建议似乎限制公民的权利。”

他说,他知道国会可能通过一些会违宪的法律,不过,宪法是准许国会在第10(2)(C)条款下,制定一个反跳槽法令限制国会议员或州议员,像青蛙一样跳槽,这是为了维护国家安全利益、公共安宁或道德原则。

至于纳兹里建议落实“政党名单”(party-list)制度,即让选民选党不选人,尼占直言:“1958年选举法令和1957年选委会法令涵盖选举的规范与管理,并没有规范候选人中选后的举止。那么且看到时建议怎么修改,再来判断这项建议可不可行。

“这段期间,我坚持联邦法院对丹州议会与诺丁沙烈(Nordin bin Salleh)的案件判决。”

吉隆坡高庭1991年在诺丁沙烈的案件中,已宣判吉兰丹的反跳槽条文属违宪,当时法官裁定联邦宪法第10章(C)条文中所提及的“道德”只限于“性道德”而非“政治道德”,此外,限制结社自由属于联邦政府的权限,而非隶属州政府。

“别忘了,外界还有其他要遏制跳槽或倒戈的建议书。现在立即想到的是“罢免选举”(recall election),但愿最后能达到遏制议员跳槽的宗旨。”

另外,西华南淡也说,纳兹里的建议需要修宪才能实现。

“宪法是我国最崇高的法律。若大马制定任何与宪法有冲突的法律,那么有关法律就是违宪。我们需要修正的不仅是选委会法令,也包括宪法。”

另外,大马律师公会宪法委员会联席主席邱进福(Andrew Khoo)认同纳兹里说法,即修改选委会法令就足够了。

他解释,虽然宪法允赋予结社的自由,但同样允许国会通过法律来约束权利。

“因此,宪法早有说明能用法律来约束权利。

“而且还有附带条件,即国会为了某些原因而约束权利。那么纳兹里身为律师,其实没错。实在没必要修宪,因为早有权利的约束。

“换言之,当你谈及法律,你就是在说着国会的法令,不是修改宪法。那么他们可以立法的。”



亚洲时报

议员今后无法随便跳槽! 选改员提议员罢免法

2020年8月13日

(本报讯)国州议员以后不能再随便跳槽!选举改革委员会将于本月杪提呈予政府的选举改革报告中,建议实施议员罢免法律,进而杜绝一再影响沙巴乃至全国政局的「青蛙议员」问题。

据指出,这项法律有别于外国的全面罢免法,前者只主张应对议员跳槽,而非如外国般无论任何理由,皆可发动罢免。

所指的罢免法,即是一旦议员跳槽,选民可以联署要求选举委员会展开第一轮投票,如果达到某个门槛,即可正式表决罢免。

选举改革委员会主席丹斯里阿都拉昔阿都拉曼日在亚庇主持选改工作坊开幕礼后表示相信目前虽是国盟新政府,始自前希盟政府时期的彼等研究得出的有关建议不会白费。

他表示,彼等将向政府提呈49项建议,包括克服议员跳槽问题。

他说:「我已会见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他保证支持继续推动选举改革工作,我们对此感到高兴……不是直接修正联邦宪法,我们可以修改一些法律或拟定一些新机制,以做到阻止议员随便跳槽。」

无论如何,阿都拉昔表示无法预测国盟政府何时立法或制定该新机制,「政府在接获我们的报告后,可能还要另设委员会来加以落实。」

淨选盟:不必修宪

●亦出席该开幕礼的大马淨选盟全国主席范平东表示,制定有关规定若得涉及修宪可能会比较困难,但选改会的建议会比较容易落实。

他表示,大马不宜实施过去曾实施、惟已被联邦法院宣判违反联邦宪法而无效的反跳槽法律,因为该法律规定一旦议员离开他当选时的政党,就得失去议员资格,进而引发干预自由结社及其他不公平的问题。

他说:「有时一名议员跳槽是有其正当性的,例如他所属的政党或主席乖离原则,例如涉及贪污而不改变,议员只好离开;又如敦马哈迪等人的情况,在土团党斗争中被开除,如果按照传统的反跳槽法律,他们的议席就得悬空了。」

另一方面,阿都拉昔表示,选改会也建议选委会必须改变「无牙老虎」身份,因为若要减少我国选举违规案及推动我国成为真正民主国家,选委会必须被赋予一定的执法权。

他指出,唯有赋予选委会执法权,后者在执行监督选举的任务时,才能不必再依赖警方和其他机构来执法。

他说:「现在的选委会是没有牙的,甚至连开出罚单的权力都没有,改革之后,选委会可以把违规者『咬上一口』。」



光华日报

【反贪会特稿(上)】封堵舞弊漏洞 反贪会重点出击

2020年9月30日

反贪污委员会主席拿督斯里阿占巴基说,反贪会这两三年将会把人手聚焦在滥用资金、公款及国家安全的课题,尤其是涉及执法单位、采购及高度关注的贪污,协助国家降低舞弊漏洞及达到高收入。
【反贪污委员会主席-拿督斯里阿占巴基】
反贪会这两三年将会把人手聚焦在滥用资金、公款及国家安全的课题,尤其是涉及执法单位、采购及高度关注的贪污。

“我的目标是降低国家的舞弊漏洞。”

这名掌管反贪会逾半年的主席说,他没有特定设下必须完成案件的数据,最重要是解决对国家影响深远的案件。

他说,泛滥的贪腐会拖垮国家经济,采购成本的提高也会影响国家的传递系统,尤其国家现处于经济紧缩的状况,无法给予更多拨款,善用现有人手资源非常重要。
现今的贪污舞弊已倾向于组织性的经济犯罪。

他强调,在国家经济受到冠病疫情影响下,反贪会有责任协助国家降低舞弊漏洞及达到高收入,优先处理任何影响国家的课题。

“但这不代表我们没有关注其他案件,只是现阶段会聚焦在与贪污有关的经济罪案。”

“我们要求所有政府行政人员、公务员,社会与商界了解这一点,并与反贪会一起肃贪。”
社会的合作是反贪的一大助力。

他说,2009年反贪会法令第17A条文,就是要打造干净及零贪污的经商环境。

“之前是对付涉及贪污的人士,但实际上,有关人士透过行贿的方式为公司取得项目或好处,而在很多情况下,有关举动是获得最高管理层的允许。”

他续说,这项法令生效后,若有员工涉贪为公司获得项目,企业公司也可受到对付,因此法令的存在是扮演防范效应,而非惩罚。

“反贪会也与前主席丹斯里阿布卡欣领导的国家施政、廉正及反贪中心(GIACC)合作,执行2019-2023年的国家反贪蓝图。”

投报须有凭据   鼓励挺身告发贪腐

阿占巴基说,反贪会一般上不太理会匿名信投报,除非有关匿名信具有完整的资料及文件。

他说,该机构有一个资料评估小组会讨论投报的事宜,若觉得有调查的基础就会展开调查。

“基本上我们不太理会匿名信,我们鼓励人们在吹哨者保护法令下投报。”

“即使匿名信,但若是包含所有完整的文件,我们就会核实有关资料是否可以采信及值得调查,或者我们也曾经因为同样的案件接获类似的资料……若一般上只是指控某些人的匿名信,我们很少理会。”

阿占巴基说,若投报者前来提呈名字及电邮等等就会受理。
从小学开始灌输反贪意识。

别担心!   吹哨者受保护

阿占巴基披露,从2016年至2020年期间,有231名投报者在2010年吹哨者保护法令下受到保护。
告发涉贪者将受到保护,对付举报者会受到惩罚。

他说,该机构是首个采取这项法令的机构,毕竟要投诉者前来投报是困难以及巴仙率低的事情,因此反贪会会保护举报者。

他指出,该机构在过去两三年调查有关政府税收漏洞的消息就是源于吹哨者。

反贪会今年9月18日也是首次援引2010年吹哨者保护法令10(3)(b)条文提控一名公司高层,该名高层因其职员向反贪会举报涉贪行为而开除该名职员。

青蛙收钱跳槽?   迄今无实据

阿占巴基表示,至今仍没有证据证明任何政治人物收钱跳槽。

“至今没有证据显示此事,尽管有些方面提供资料,却拒绝合作。”

他是针对反贪会会否调查跳槽的国州议员涉嫌滥权或受贿,以及会否向政府建议禁止党领袖这么做时,如是表示。

他也说,至今没有任何法令禁止议员跳槽,这也是在反贪会权限以外的事情。

“若有反贪元素,例如政治人物接受款项跳槽的事情,就会展开调查。”

破最大宗贪腐案   1MDB

一马发展公司的课题,是反贪会成立以来侦破最大宗的反贪案件。

阿占巴基说,一马公司课题是其中一项国际认可反贪会解决的案件,不过,他以案件尚在审讯中而不愿多谈。

“我们还在与其他单位合作如何追讨款项,如美国、瑞士、英国、新加坡及阿联酋,这是一宗还没有解决的案件,还需要多方斡旋,尤其是美国。

他说,由于这涉及外国的司法权限,所以需要很长的时间。

另外,针对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儿子里扎及前沙巴首长慕沙阿曼的案件导致许多人质疑反贪会,阿占巴基认为,这是总检察署根据实际考量所作的决定。何况,总检察长较后也透过声明解释这是有条件性的释放。

他强调,尽管他已经多次强调,民众必须理解,反贪会是一个执行调查任务的单位,检控权是在总检察署权限。

“反贪会秉公处理所有的案件,绝不偏袒任何一方,包括高度关注案件,若发现当中有贪污因素就会开档调查,若总检察署认为没有贪污元素就不会提控。”

委员会任命主席涉修宪    须三分二议员同意

阿占巴基说,首相主持的内阁反贪委员会已经同意通过宪法程序来委任反贪会主席,由于这些涉及修宪,因此必须获得国会三分二议员的同意。

“按照宪法程序委任反贪会主席不是新课题,总稽查司、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及总检察长都是在宪法下委任。”

在现阶段,反贪会主席是在首相推荐及国家元首同意下委任。

“政府也同意设立反贪服务委员会(SPPR),同样需要修宪,获得三分二议员的同意来通过。”

他说,这是反贪会提出的建议,正如其他单位如警方服务委员会及司法服务委员会般来处理反贪会官员的委任及革除事宜。

承前启后   秉持专业

在一个被视为不稳定的情况下,原任副主席拿督斯里阿占巴基接过了主席的棒子,阿占巴基坦言,前任主席拉蒂花在任期间,不曾改变任何反贪会的原有政策。

他也强调,本身会继续反贪会的政策,只是分别在于实行政策的风格,2017至2020反贪会策略蓝图以及反贪会的理念与宏愿将会继续。

他说,拉蒂花任期虽短,但是她在反贪方面对国家贡献良多,他代表反贪会向拉蒂花致谢。

询及前主席拉蒂花的骤然辞职会否对反贪会造成影响,包括形象上的影响?阿占巴基说,他本身是第15任主席,这是获得国家元首委任的职位,任何出任此职者都必须按照法律赋予的职能执行任务。

阿占巴基是于今年3月9日接替辞职的拉蒂花,掌管反贪会。

他坦言难以控制社会大众对反贪会的看法,最重要是反贪会抱持专业态度来执行任务。

透明·问责    5机构紧盯反贪会

阿占巴基强调,反贪会是一个被5个独立机构监督的执法机构,以确保反贪会整体过程中的透明度和问责制。

他敦促人们必须相信反贪会按照符合反贪会独立、透明与专业的原则来执行任务。

他说,反贪会如香港廉政公署(ICAC)般独立,受到贪污事务特别委员会(JKMR)、反贪污顾问委员会(LPPR)、咨询与反贪污小组(PPPR)、行动评估小组 (PPO)、投委员会(JKA)的监督。

顾问委员会扮演政策与提醒的角色、反贪会咨询与防范顾问团则是教育与防范的宣导、投诉委员会处理与反贪会有关的投诉案件。

“反贪会行动评估团则是监督那些反贪会或副检察司建议关档的案件,我们不像以前只是向副检察司建议关档,或者副检察司可以随意关档,评估团在案件结案前必须先检视及提供看法,若不满意可要求重新调查。”

至于国会贪污事特别委员会是一个由朝野议员组成的委员会监督反贪会的表现,以便向首相提呈报告。

“我可以说这5个委员会是来自人民代表的监督,我们不能任意妄为。”

他说,反贪会与政治人物及社会大众紧密配合,让他们了解反贪会的作业,同时也提高社会大众及政治人物支持肃贪的工作。



【反贪会特稿(下)】大部分这样贪 抬高20%报价

2020年9月30日

反贪污委员会主席拿督斯里阿占巴基指出,根据该机构的调查显示,在公共领域的采购舞弊案件中,大部分比实价高了20%。

他说,从2015年至今的大部分案件是涉及政府采购的舞弊,这问题存在已久,只是以前在调查时可能缺乏专才。
反贪污委员会主席 拿督斯里阿占巴基

“大部分都是这样,采购时提高实价的20%,假设一项计划价值1亿令吉,为了贪污,对方就会提高价值20%--2000万加入计划中。”他透露,反贪会确实在调查相关案件,但不能进一步披露。

“也有一家负责道路工程的公司在交付服务时降低质量,因此需要有公共工程局的专才来协助调查。”

我国在独立后初期的贪污主要是公务员之间的贪污,如今则是倾向组织性罪案的经济犯罪。

反贪会从附属在其他单位的机构到2009年在“2009年反贪污委员会法令”下成为反贪污委员会,主要是当时的政治经济改变让政府意识到必须强化反贪会,尤其贪污活动已经倾向组织性罪案,导致很多政府部门在采购时面对许多损失。

前线不贪    打造零贪

阿占巴基说,只要前线人员没有贪污文化,外界就会认为有关国家是一个干净(没有贪污)的国家。
从小学开始灌输反贪意识。

他说,反贪会有两个宏愿,即成为全球优秀的反贪执法单位及将马来西亚打造成“零”贪污国家。

“不过,截至目前,没有国家是零贪污国家,我们必须拟框架朝向一个被视为很少贪污的国家。”

他举例,有一些国家展示前线人员没有贪污的文化,无论是关税局、移民局或警方皆零贪污。

他希望相关单位应致力纠正前线贪污文化,以免引起负面的观感。

电子时代    肃贪新挑战

鉴定贪污活动、社会给予的合作及大众的印象观感是反贪会至今所面对的挑战。

他说,今天的贪污不再是以往那种直接的贪污方式,或可以根据一个人的生活方式来追查。

“现在是经济罪案,他们有很多方法来逃过法网,现在肃贪要更深入,以前可以根据一个人的生活方式来追查,现在可能也看到,但是法律要我们证明他们的贪腐源头,他们的钱藏在哪里,这需要我们官员的高技能。”

“还有一个挑战是电子交易的存款,这已经开始泛滥,让我们及警方难以追查,法律需要我们证明有关罪行,我们必须知道并得到相关证人协助。”

他续说,社会大众至今只停留在谈课题的层面,要他们提供有关贪污的详细资料并不容易,反贪会必须自行追查。

“我们尽量让社会了解,我们认为我们采取正确的行动,但是社会总会从单一角度认为我们的行动不正确。”

“我知道社会的需求,这些也是我的关注,也需要在肃贪方面遵守三个原则,社会挑起的问题我们将会尽力完成。”

他说,就算不在反贪会监督范围的课题,例如流传执法单位涉嫌包庇非法活动等事件,他们也会尽快回应。

“但我们也希望大众了解我们的困难,就算是新课题也是我们关注的焦点。”

曾有一些单位指控反贪会粗暴对待录口供的证人,反贪会已经发表声明否认,若确有此事,绝不包庇涉及的官员。若指控虚假,反贪会也会报警促请警方展开公平的调查。

“就以近期的案件为例,我们将会向警方提供所有的证据展开调查,如闭路电视及行踪记录等。”

反贪会转型   强打经济罪案

反贪会正在拟2021至2025年新策略,当中包括聚焦人力资源的使用,同时会全面检讨2011-2013年的转型计划,提升官员技能。他说,反贪会从2013年至今的努力已经取得成果并进入第二阶段的转型。
在未来的反贪路上,阿占巴基与团队致力于打造专业有效的查案技能。

“第二阶段的转型包括提高反贪会官员的技能提升,例如经济鉴证方面的技能,调查官不能只是停留在一般的调查,应该精通各领域,尤其是经济犯罪贪污案件的领域,还有高瞩目的案件大多是涉及企业的案件。”

他指出,涉及经济罪案的案件需要更仔细的剥茧抽丝,以前反贪会多依靠外来专才协助,如今该机构已有12名相关专才。

他也鼓励官员自我提升,获取国内外的证书,反贪会已与诺汀汉大学合作,在反贪学院培训的29级及41级的学员以学分转移的方式在该大学延续相关课程。他说,反贪会正在拟2021至2025年新策略,当中包括聚焦人力资源的使用,以提高国家效益,其他则是防范、教育与执法的工作。

在反贪防范工作方面,他说,在疫情肆虐下会采取新做法,不再局限于传统的座谈会,也会透过电子运动“SPRM PUBG Mobile i-challenge”的电子挑战斗向Y世代传达反贪讯息,以及在小学5年级课程纳入反贪知识。

阿占巴基是配合反贪会成立53周年,接受媒体访问时,畅谈与反贪会相关的课题。

10月1日是反贪会成立53周年,反贪会会在登嘉楼举行周年庆,同时也为登嘉楼反贪会大厦开幕。

348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7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3-1 19:0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阿鲁力倡订立反跳槽法,否则选民大选投票皆枉然

2021/3/1 11:30 am

喜来登政变一周年之际,公正党国会议员孙伟瑄与锺少云昨日变节挺国盟,社党署理主席阿鲁疾呼在举行大选之前,制定反跳槽法令,否则人民投票皆枉然。

阿鲁今日发文告指出,紧急状态下制定或修订法令不是难事,而如今最重要的应是立法抑制议员跳槽,并赋权人民罢免跳槽议员。

“人民已经不是老板了,如果人民的权益和选择都不受尊重,为何还必须要投票?这令选举沦为马戏团和民主的笑柄。在下届选举来临前,我们是时候制定反跳槽法令了。”

“如果议员背叛人民的委托,我们是时候赋权人民罢免他们的民选议员。民选议员不应该随心所欲地跳槽。”

“紧急状态下法令要修改是很容易的事,现在只有反跳槽法令是重要的。”

人民意愿不受重视

他感叹,继喜来登政变之后,吉打、马六甲和霹雳政府倒台时,类似的政治乱局和政客论调不断循环,人民意愿始终不受重视。

“如果获选的人不尊重人民意志,那么我们为何必须要有选举?喜来登政变后大家感叹被判和暗箭伤人。”

“后来又是同样的轮回和同样的口号,引发沙巴州选。至今,喜来登政变一周年之后,我们再次听到孙伟瑄与锺少云跳槽。我们又听到同样的论调。”

“大局”只剩人民看到

阿鲁也提到,第14届大选人民把票投给“大局”,而社会主义党选举惨败,原任和丰国会议员再也古玛失掉按柜金,但他不曾怪罪选民。他也强调,社党乐于看到国阵倒台。

不过他强调,这个“大局”如今已不受政治人物或政党所重视。

“(上届大选)人民把票投给改变,认为那是大局。不过今天这个大局只有人民看到,政治人物和政党都不能信任。”

“人民每五年在票箱中展现意志,但选举之后马上就失去了权益。这个人胜选之后,人民就不再罢免(recall)他们的民选议员,即便国州议员那丰厚的薪资都是纳税人的钱。”

此前,净选盟也多次倡议设立罢免选举机制,来杜绝议员变节叛党。透过这个机制赋权选民,让选民有机会当他们不满议员变节时,可以要求罢免或撤除其议员资格。

巫统与在野党近期不断要求国会复会之际,两名公正党国会议员孙伟瑄与锺少云昨日退党投向首相慕尤丁,慕尤丁摇摇欲坠的国会支持率再度回升到111名国会议员。



净选盟提五建议,消除“当权者优势”遏制跳槽文化

2021/3/1 3:47 pm

两名国会议员昨天宣布退出公正党,转投国盟政府后,净选盟疾呼,大马急需消除过度的“当权者优势”,来遏制金钱政治及跳槽文化。

净选盟今天发表文告指出,喜来登政变像是开启了潘多拉盒子,跳槽及撤回支持等事件层出不穷,曝露大马“赢者全拿”政治制度的严重缺陷。

其中,当权者掌握过度的优势,是驱使议员变节的真正主因。毕竟,当权者可以享有特权、获得庇护,甚至在犯错后也免于法律制裁。

结果,在野议员为了提高地位而希望投靠政府,而政府后座议员则希望推翻政府成为部长,甚至正副部长也希望透过夺权,登上更高的高级部长或首相大位。

因此,净选盟认为,大马须解决这类结构问题,才能实行健康的多党竞争,让各党在立法及政策制定等方面一较高下。

批评希盟没能改革

净选盟也批评,赢者全拿的不公平制度,虽是国阵过去61年一党独大留下来的产物,但希盟上台后也不愿意废除之,因为想从中获利。

如此一来,净选盟提出五大建议,以便拆解这种“当权者优势”。其中包括平等的选区拨款;及把检控官及总检察长的职责分开,真正落实“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净选盟指出,一些政治人物变节,是为了避免被调查或提控,因为当权政府可以透过总检察署,及直接控制的关键执法机构,来保护或迫害其反对者。因此,检控官及总检察长的职责必须分开。

“变节者常用的理由是,他们需要选区发展拨款来服务选区。国盟国会议员一年可获370万令吉的拨款;在野党议员只有10万令吉。不平等的拨款乃是滥权,不当使用纳税人钱财,利惠执政党。”

再者,净选盟倡议,限制正副部长人数至50人上限,并全面禁止国会议员担任收入丰厚的公职,以停止政府以此收买人心的情况。

该组织批评,在慕尤丁臃肿的内阁中,许多变节者获得正副部长职位,另一些则受委出任官联公司的高薪职位。

再倡“罢免选举”制

第四,净选盟建议,国会应该成立更多特选委员会,赋权在野议员及政府后座议员,在立法或政策制定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国会只有9个特选委员会,大约40%的国会议员无法透过参与委员会,制定政策。”

“我们呼吁政府及国会成立更多特选委员会,这些委员会的组成,必须反映国会各党派的实力。”

“我们也呼吁在野阵营组成影子内阁;政府应该承认它,并提供适当的拨款及讯息流通。”

最后,该组织也再度提议,落实“罢免选举”机制,遏制跳槽文化。因为他们认为,变节之所以发生,是因为跳槽者不需要承担法律或选举后果。

“罢免选举”意即,若选民对变节议员不满,可以发动联署,只要搜集足够的签名来罢免该议员,便可触发补选。

促先在希盟州实行

此外,净选盟亦呼吁希盟,先在其执政的3个州属落实这些建议,废除过度的当权者优势,同时争取联邦变革。

“改革必须从自家开始。除了总检察长及检察官分权,上述的其他4个建议都可以在州政府中实现。”

事缘,如楼国会议员孙伟瑄及地不佬国会议员锺少云昨天宣布退出公正党,以独立议员的身份效忠国盟政府。他们俩异口同声说明,是为了获得更多拨款,处理选区人民的问题,才转换阵营。

公正党主席兼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认为,本次的跳槽事件,乃是国盟急欲在来临国会开议之前,保住政权的举动。

大马进入紧急状态后,原本已经冻结国州议会。不过,元首较后又在2月24日阐明,紧急状态期间,国会可以复会。按照国会时间表,下次国会原订在3月8日至4月8日之间召开。

今年初,巫统两名国会议员,即纳兹里和阿末加兹兰撤回对慕尤丁的支持后,国盟掌握的议员一度减少至109名,少于半数国席,成为弱势政府。

孙伟瑄与锺少云转向后,慕尤丁政权已再度回升到拥有111名国会议员的支持。国会下议院共有222席,但因朝野各有一名议员逝世,还待举行补选填缺,目前只有220个国会议员。



巫统议员人数已不多,纳兹里不支持开除姑里

2020/12/17 9:52 am 更新: 2020/12/17 10:10 am

尽管巫统宣传主任沙刘斥责东姑拉沙里与前首相马哈迪合作违反党纪,惟巫统硝山国会议员纳兹里直言,巫统国会议员人数已不多,因此不能开除东姑拉沙里。

《阳光在线》报道,纳兹里受访时表示,若在此时对付东姑拉沙里,开除他只会让巫统议员进一步减少。

“如果我们(巫统)的人数够多,要开除谁都可以,但此时非开除人的时候。”

更何况,纳兹里说,东姑拉沙里并非在大选期间游说反巫统。

“(若大选期间反巫统)那就另当别论。”

东姑拉沙里也是巫统顾问局主席兼话望生国会议员。他在周一与马哈迪在吉隆坡召开联合记者会,并声称“可能”有能力拉拢巫统国会议员,一起推翻首相慕尤丁领导的国盟政府。

不过,国会下议院还是在在周二以111对108票,通过2021年财案三读。

巫统宣传主任沙刘就抨击,指东姑拉沙里的做法明显违反党纪,而且也让党员对巫统在2021年财案的立场感到混肴。

沙刘也强调,此事不能轻易算了,以免成为党的“常态”。

议员有自由做决定

不过,纳兹里就认为,东姑拉沙里的做法并未混肴巫统基层,因为国会议员本就可按自己的考量作决定。

他也点出,巫统的国会议员也是以个人身份,支持与其他政党组成国盟政府。

“因此,国会议员可自由作决定。我们之前组成(国盟)政府时,也非党的决定。”

“是国会议员聚集一起,取得共识后再告知巫统最高理事会。”



颁紧时说要减少权斗,卜艾抨团结党挖人虚伪

2021/3/1 12:46 pm  更新: 2021/3/1 1:41 pm

国会议员孙伟瑄及锺少云昨天退出公正党,宣布支持国盟政府后,巫统最高理事卜艾讥讽国盟虚伪,有违自己要求在疫情期间减少权力斗争的说法。

巫统最高理事卜艾在面子书发文讽刺,土著团结党先前认为颁布紧急状态有助减少政治权斗,但如今却欢迎两名变节的国会议员。

“这些人真是伪君子啊,土著团结党好厉害搞政治。国家元首一说‘国会可以开会’,他们的政治就马上腿开开(指青蛙跳槽)。”

“……青蛙跳的时候真丑,跳得很近,着地时腿张得大大的。土著团结党及国盟内部越来越多青蛙。”

“之前有人吹捧首相说的,颁布紧急状态和冻结国会是要减少搞政治,难道接受2名公正党青蛙就不是搞政治?”

他续称,议员跳槽幕后必定有利益交换,并列出三个可能获得的交换条件。

“肯定有协议、有讨价还价、有理由,不会无偿地就跳过去了。一般来说,青蛙跳起来有三种理由。”

“第一、不必受反贪会调查;第二、不必受内陆税收局施压;第三、内阁部长和官联公司的职位委任。”

昨日,锺少云与孙伟瑄宣布退出公正党,并向首相慕尤丁提交法定声明,宣示支持慕尤丁政府,惟没有正式加入土著团结党。

讽诚信党跳槽公正党

另一边厢,柔州诚信党也有3名州议员转投希盟友党公正党。巫统资深领袖沙里尔(Shahrir Samad) 也在面子书贴文嘲讽,如今诚信党和行动党领袖必尴尬窘迫。

“柔州诚信党的领导层,是那些想要官职的前伊党领袖所组成。所以,第14届大选后那些投向诚信党的领袖,讥笑仍然忠于伊党斗争的前盟友。”

“因为他们身在希盟政府,很多人都有了政府官职。他们从政的目标终于达成啦!”

他宣称,随着选举呼声再起,部分诚信党州议员眼看公正党的政治前景较好,才会从诚信党跳槽公正党。

“可能他们认为,第15届大选希盟对抗的是国谐(MN)或国盟(PN),他们都深受威胁。”

“不论他们因为什么原因而成为‘政治青蛙’,(诚信党署理主席)沙拉胡丁肯定不是滋味。他说,这感觉不好受。诚信党跟行动党那么亲密,林吉祥也肯定头痛啦!”

去年以来,至少5名诚信党州议员已转投公正党。昨日沙拉胡丁高呼尊重盟友关系,希盟友党不应接纳彼此的党员跳槽。

348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7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3-24 20: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愿接受跳槽者加入,哈迪自信伊党始终不倒

2021/3/17 12:28 pm

马来西亚政局多变之际,伊党全国主席哈迪阿旺表明,愿意接受其他党的党员跳槽加入伊党。

他称,伊党是最有经验处理跳槽的政党,能够“教育”跳槽者,让他们了解伊党的斗争理念。

哈迪今日发文告指出,即使跳槽的人始终无法理解伊党的理念,这些人可以再跳走,而伊党却会持续强盛。

“伊党不会把跳槽视为阻碍斗争路线的东西。因此,跳走的人没诚信,而新进的人会调试自己来迎合伊党。”

“至于那些在栽培教养(tarbiah)过程中失败的人,那就任他再跳走,跳到他脚断吧!只要灵魂和肉身都与伊斯兰同在,伊党就会始终安全。”

修去枯枝引来新芽

哈迪引用许多宗教经典,反复强调跳槽并不稀罕,而伊党多年来应对自如。

“……伊党敞开大门,来者不拒。任何人要进要出,大门一直都是敞开,不管你是用走、用跑还是用跳的。”

“伊党这个平台开放给所有人,包括那些被各自政党革除的人,例如1969年的马哈迪、1990年的东姑拉沙里、1998年的安华。”

他也宣称,伊党经常是遭革除者暂时歇脚的地方,有的人跳槽为了“整顿立足点”,而跳进伊党则会有助于“整顿斗争原则”,犹如修建树枝可以长出新叶,使植物更为茁壮。

哈迪认为,不管是基层或高层领袖离开伊党,那仅是显示“对伊党没有助益的人会离开”,而他们的离去反倒让伊党“病愈”。

数十年“大船”坚固

他也形容,伊党自1951年创党至今,始终是一艘坚固的大船,延续着伊斯兰的斗争。

哈迪提到,伊党曾与46精神党合作攻下丹州政权,虽后来46精神党因领袖跳槽而瓦解,但那不是伊党的错。

他续称,公正党、行动党及“没有严守伊斯兰原则的朋友”曾与伊党为伍,后来伊党遭踢走,前伊党领袖另立诚信党,并组织希盟。

“现在他们也相互争执,不过这一样不是伊党的错。”

“因此,当有人跳来伊党或是跳出去,都不该怪罪伊党。要怪这些人自己,伊党只是善用了这种跳槽政治。”

“那些不是真心与伊党同在,跳出去的人,他们自己会脚断的。忠诚的伊党成员则意志不灭。”

与穆斯林政党合作

他也提及,伊党曾经为了穆斯林团结与巫统合作,如今则是与巫统、土著团结党及其他政党同在。

近期国盟政权仍然充满变数,巫统宣告来届选举与团结党割席之际,在野党多名议员再变节挺国盟。

巫统内部也出现不同派系,其中联邦直辖区部长安努亚慕沙因为被视为过于挺国盟,今年初遭开除国阵总秘书职位。



律师指除非胁迫含刑事成分,否则防跳槽宣誓书有效

2021/3/3 9:13 am  更新: 2021/3/3 10:00 am

沙巴西巴迪州议员哈山干尼以被逼为由,宣称昔日预签的辞职信函“无效”,因此不必为退出民兴党,兑现辞职的承诺。不过,数名律师却认为,除非胁迫含有刑事成分,否则协议仍然有效。

律师埃迪尔(Aidil Khalid)昨天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指出,从法律的角度来看,除非胁迫含有刑事成分,如身体伤害或财产受损,否则不能轻易取消协议。

“从法律角度来看,如果所谓的被逼宣誓是带有刑事成分,才能够取消协议。”

“例如,如果拒签合约,会受伤或财产遭人夺走。这是《1950年合约法令》第15条文所保障的事项。”

“所以,如果哈山干尼纯粹是因为自己想当候选人,那就不能指控宣誓是为人所逼。他不是没有选择。”

“如果他不同意宣誓条件,应该转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竞选,或是在其他政党的旗帜下竞逐。他可以自由选择,所以不算是被逼。”

《1950年合约法令》第15条文阐明,胁迫(coercion)是指作出或威胁作出如何刑事法典禁止的行为,或者不法扣押或威胁扣押任何财产,以意图要求他人同意协议。

民兴党只能要求赔偿

尽管如此,埃迪尔认为,倘若哈山干尼的宣誓信属实,民兴党只能通过要求赔偿,来执行合约条款,而不是要求对方把西巴迪州议席悬空。

他解释,宪法保障人们的结社自由,包括更换政党;而且,至今大马尚无任何法律,对付跳槽或转换支持对象的议员。

他补充,宣誓信函的有效与否,须交由法庭或议长判断;不过,令他更关切的是,信件预签的问题。

这封信是在哈山甘尼还没当上议员前所签下的,而信函内容则指一旦当选议员后,将会效忠原来的政党,否则必须辞职。

基于此,他说,“从法律的角度来看,一个人是不能在还未具备能力和资格时,就作出相关承诺。换言之,如果那个人还没当选,他就不能签署议员辞职信。”

“……只有议长或法庭可以裁定,这封信是否具有法律效应。”

“没人拿枪指着他的头”

另一方面,资深律师赛依斯甘达( Syed Iskandar Syed Jaafar al-Mahdzar)受访时也提到,哈山干尼不能宣称自己是被逼的,因为从法律角度而言,这个过程没有胁迫的成分。

“他不能说自己出于非自愿下签署,因为没有人拿枪指着他的头,也没有受到不当的影响。”

他说,哈山干尼的情况,与公正党要求国州议员签署宣誓信函相似。公正党要求倘若议员当选后,跳槽、加入其他政党或成为独立议员,就必须缴付1000万令吉的赔偿金。

此外,他敦促反贪会调查跳槽议员,是否是在金钱或利益诱惑下,而转为支持其他政党。

“他跳槽是否真的是为了为民服务,还是获取其他利益?如果涉及其他利益,反贪会应该介入调查。”

2月25日,哈山干尼宣布退出民兴党,改为支持由国盟、国阵及沙巴团结党组成的沙民阵(GRS)政府。哈山干尼宣布跳槽后,网上旋即盛传他去年竞选议员前的宣誓短片。他当时声明,一旦获选为州议员,将会留在民兴党,直至州议会解散为止;否则将会辞去州议员一职,现场也附上预签的辞职信。

民兴党昨天向州议会提呈他昔日预签的辞职信函,试图剥夺其州议员身份,惟哈山干尼也不坐以待毙,签署新法定宣誓书,宣布取消和撤回上述的辞职函,以保住自己在州议会的席位。



律师公会:若靠议员跳槽维系政权,政权必不持久

2021/3/19 10:52 am  更新: 2021/3/19 11:18 am

大马律师公会认为,若一个政府只靠国会议员跳槽来维系政权,那么这个政权将会不稳,随时可同样因为议员跳槽而垮台。

因此,律师公会再次促请政府和国会议员,制定反跳槽法令,以遏制议员跳槽事件。

律师公会主席卡里达斯昨晚发表文告称,基于近日的议员跳槽和传闻,因此愈来愈有必要订立新法,以制止国会议员跳槽。

他表示,议员在没有合理解释下跳槽与叛变,将大大削弱人民对政治程序的信心。

他说,若不加以制止,可能导致选民对政治冷感。

卡里达斯称,若议员是以特定政党平台获选后却跳槽,可视为是对选民的背叛。

吁修宪订反跳槽法

他说,律师公会维持其立场,即国会应制定法令,限制国会议员跳槽。

与此同时,他表示,要制定新法可能需要修改宪法,尤其是除去《联邦宪法》第48(6)条文的取消议员资格部分。

卡里达斯说,修订宪法将可让议员辞职后,重新在其原本竞选的选区,以其他政党旗帜上阵,再由选民来决定是否接受。

“虽然这(跳槽做法)可能让其中一方取得好处,但律师公会促政府和国会议员,为了大马的民主,解决这个跳槽的问题。”

自第14届大选以来,国州议员跳槽或变节事件不断。单单是在今年,即有3名国会议员,即如楼国会议员孙伟瑄、地不佬国会议员锺少云与瓜拉冷岳国会议员西维尔退出公正党,并转为支持首相慕尤丁领导的国盟政府。

此外,公正党主席安华也揭露,还有5名公正党议员宣称遭人怂恿跳槽,这5人分别为士基央国会议员娜塔拉、巴东色海国会议员卡鲁巴耶、和丰国会议员柯沙文、必打丹国会议员阿旺胡赛尼及美里国会议员张有庆。



慕克里反击公正党,别把一切归咎马哈迪

2021/3/24 1:02 pm

国盟政权仍不稳固之际,土著团结党持续策反敌营。公正党组织秘书聂纳兹米此前归咎前首相马哈迪开启策反先例,惟斗士党主席慕克里兹今天出面捍卫其父亲马哈迪。

慕克里兹今日发文告称,马哈迪并没有从接纳叛将中获益,且迄今仍然对抗贪腐。

“我要向你聂纳兹米强调,是因为你渴望让安华当首相,现在却把公正党的过错怪罪于所有人,尤其是马哈迪。”

“目前,马哈迪还是一贯地对抗贪腐。喜来登政变是前公正党国会议员和加入团结党的前巫统议员联手,但马哈迪显然没有从喜来登政变中获益。”

声称曾反对收巫统降将

慕克里兹称,他此前身在团结党时,也曾对接纳特定巫统议员表达疑虑。

“不过,慕尤丁利用主席的权力拒绝了我的建议。”

聂纳兹米近日接受《透视大马》专访时提及,国盟如今“收买”议员的做法是学自马哈迪。

“公正党别假装是君子”

慕克里兹也质问说,为何公正党自己出现内部分裂,却要责怪马哈迪。

“公正党不应假装希盟执政时,他们都是真诚的君子。”

“伊党(中委)仄阿都拉(Che Abdullah Mat Nawi)已揭露了,安华曾经寻求伊党的支持,在希盟执政时联手对马哈迪投下不信任票。这就是背后插刀的例子。”

希盟执政期间,一直存在着首相交棒问题。2020年2月底,团结党退出希盟,公正党多名国会议员也退党,当时的首相马哈迪辞职导致希盟正式垮台,随后国盟夺权执政。

为期多日的政变期间,马哈迪及安华都曾竞相争取国会议员支持以出任首相,慕尤丁则是后期杀出的黑马,获得巫统、伊党、砂盟等支持下宣誓就任。

348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7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4-30 23:59:19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青蛙跳来跳去”,总警长促反贪会彻查

2021/4/30 9:15 pm  更新: 2021/4/30 10:41 pm

全国总警长阿都哈密卸任在即,指控跳槽"青蛙"涉嫌贪腐,要求反贪会彻查。

阿都哈密今午在武吉阿曼全国警察总部召开记者会时,跳槽"青蛙"栈恋权位,不惜卷入贪污行为。

他说,反贪会不应该任由这种现象蔓延,仿佛这个国家没有法律。

他指称,他本人打击警队贪污,但政治领袖却奉行贪腐文化。

“我对抗警队内的贪污,可是我看到恋权政治内,贪污四处滋生。”

“‘青蛙’一会儿跳去那里,一会儿在那里呱呱叫,那是什么?贪污。”

瓜拉冷岳国会议员西维尔上个月宣布退出公正党及辞去副主席一职,改为“支持政府”,并成为独立国会议员。他说,自1998年创党以来便加入公正党,但对近年来的政治局势感到“极度沮丧”。

不过,公正党双溪毛糯国会议员西华拉沙宣称,西维尔乃是因为受到反贪会“选择性”调查的压力,才会退出公正党转为支持国盟政府。

上星期,希盟主席理事会指控国盟政府利用执法单位,施压在野党国会议员转向支持首相慕尤丁,最新对象便是西维尔。不过,反贪会强烈否认这项指控。

哪来钱搭私人专机?

接着,阿都哈密不点名质问一名政治人物的财务来源,以致有能力乘坐私人专机。

“他那里有钱坐私人飞机?我们要求反贪会调查政治人物。”

网上两周前流传短片显示,首相署部长祖吉菲里乘坐私人飞机前往沙地阿拉伯,结果在网上掀起争议。

惟祖吉菲里解释,这次行程完全由邀请单位全额赞助,并没有花费大马政府任何公帑。

随后前首相署部长姆加希则回应称,他过去履行同样行程时,可没有祖吉菲里那样的大排场。



派人游说南利跳槽,彭大臣斥团结党玩肮脏手段

2021/3/28 3:51 pm  巫统大会

继霹州大臣沙拉尼之后,彭州大臣旺罗斯迪也向土著团结党开火,揭露它暗中派人接洽金马仑国会议员南利,以拉拢对方过档。

旺罗斯迪声称掌握土著团结党玩弄肮脏手段的“铁证”,即有人尝试游说南利跳槽。

旺罗斯迪也是彭亨巫统主席。他今日在巫统代表大会代表彭亨参与辩论时,指责土著团结党毫无诚信,玩弄手段。

他先是批评,即便土著团结党在彭亨一个议席也没有,却对外放话要在第15届大选委派候选人,攻打彭亨的五个国席。

“他们诚心吗?根本都没与巫统商量。显然对我们毫无诚意。”

“没有诚意就算了,还玩弄肮脏手段。”

游说计划未能得逞

接着,旺罗斯迪指控,土著团结党曾经派人游说南利,要求对方过档国盟。

“我有稳固的证据,他们努力游说拉拢金马仑高原国会议员过档。”

“我们当初千辛万苦让他赢得补选,他们现在却想坐享其成,发送短讯要求见面,还提出献议邀约商量。”

旺罗斯迪声称,这些人甚至还去到南利的家中,但所幸南利没有答应,显示对方是一个忠于政党的领袖。

主张尽快解散国会

“土著团结党的做法真的很不绅士。与其这边游说那边收买,还不如尽快解散国会举行大选。”

无论如何,《当今大马》联系南利以询问更多详情时,对方却不愿置评。

南利是在2019年1月的金马仑高原补选,以3238张多数票打败行动党和独立人士,成为金马仑高原国会议员。他也是半岛的首名原住民国会议员。

南利当时以国阵直属候选人上阵,不过胜选之后,他便加入巫统。

霹州大臣兼霹州巫统主席沙拉尼今天较早指控,土著团结党籍的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在其拉律国会选区,“偷走”巫统区部委员和党员来成立自己的支部。



罢免法应纳竞选宣言,巫统领袖咸认可应对跳槽

2021/4/6 5:38 pm  更新: 2021/4/6 5:40 pm

上届大选以来,议员跳槽曾酿多项政治危机,造成联邦与多个州政权易主。如今就连巫统领袖也认同,马来西亚应制订选举罢免法,以应对议员跳槽问题,更敦促党高层将此纳入国阵竞选宣言。

巫统宣传主任沙刘与最高理事阿都拉曼达兰(Abdul Rahman Dahlan)今早参与“罢免选举:应对马来西亚跳槽的解方?”线上讲座时,表明上述立场。

“罢免选举”意即,若选民不满议员,可以发动联署,只要搜集足够签名,便可启动投票,罢免该议员,进而举行补选。

政治学者黄进发也是这场讲座的主讲人。他发表主题演讲时指出,一旦实施罢免选举制,选民不需要等5年才能投票,而是赋权选民,在议员任期内发动联署罢免现任议员。

黄进发说,政治人物转换政治立场本是民主政治的一环,但如果这么做不是为了政治原则而是为自身牟利,就成了国家的问题。

“(罢免选举制)有多个功能。我们可以罢免触法的国会议员。在现有法律,若国会议员被判一年监禁或2000令吉,他们才会失去议席。这意味若法官轻判,他们就会没事。”

“如果国会议员缺席议会长达6个月,他或她就会遭革除,但如果获议长批准,他或她就会没事。”

“(在罢免选举制)我们其实可以有一些制约,让选民掌握一些权利,以惩罚在籍议员。”

支持罢免选举概念

沙刘十分欢迎这个建议。他说,虽然触发罢免选举的实际机制仍可以讨论,但全面支持推行罢免选举制度。

“我们或许要辩论在什么情况下会触发罢免选举,以及(触法罢免选举的选民人数)门槛。”

“但就这概念而言,我们完成赞同。”

沙刘补充,若巫统想要继续关乎大局,就要将罢免选举纳入议程中。

要求纳入国阵宣言

阿都拉曼达兰也认同这说法。他说,巫统应该在下届大选,将制订罢免选举法纳入国阵的竞选宣言。

“党主席(阿末扎希)已要求巫统副主席卡立诺丁主持竞选宣言的会议。我会和卡立谈……部分改革应该纳入宣言中。”

“如我所说,我的党并不以谈论改革著称。但我们必须参与其中,不仅是罢免选举法,还包括其他改革。”

“不管是什么政党,只要提出改革议程,就会在下届大选有优势。我认为这应该纳入宣言中。”

他主张,任何党领袖在下届党选竞逐党主席职位时,也应把改革议程纳入竞选宣言。

需检验跳槽的导因

行动党居銮国会议员黄书琪表示,马来西亚亟需应对跳槽问题。

“对我而言,转换政党100%是民主的做法。但我们必须处理马来西亚所面对的问题,那就是我们的议员基于不合理的借口,或者是私利而跳槽。我们应尽可能减少此事。”

“如(黄进发)教授所说,(前英国首相)丘吉尔也曾两次跳槽。对我而言,如果他或她不认同一个政策,改换阵营是没问题的。一个人也有权利退出联盟或政党,以示抗议。”

“但需要一个机制,确保跳槽的理由合理,以便了解其中是否涉及私利,或是过于琐碎的理由。”

“因此,罢免选举是最好的解决方法。”

黄书琪补充,推行罢免选举也会让政党不再拉拢敌对政党成员跳槽,因为这不见得有利。

“没有人希望在任期内面对罢免选举。这具有非常强大威慑力。”

举办模拟罢免选举

净选盟主席范平东(Thomas Fann)也是讲座的主讲人。他透露,净选盟将举行模拟的罢免选举。

他说,这个模拟的罢免选举将会在网络上举行,目的是为了让公众更了解这个制度。

他表示,若选民的议员曾跳槽他党,就有机会参与这场模拟投票。

“我们正在与科技公司合作……净选盟会举办模拟罢免选举,对象是议员曾跳槽他党的选区选民。”

“由于现在还在面对2019冠病疫情,因此我们与科技公司合作,会在线上推行。换言之,我们正在研发线上投票系统,但其相当于实际选举的标准。”

范平东称,只有已注册的选民,可以参与罢免模拟选举。净选盟预料会在数周内公布详情。



“跳槽者多都是男的”,诺莱妮吁巫统增派女性上阵

2021/3/27 2:13 pm  更新: 2021/3/27 2:25 pm  巫统大会

由于跳槽的巫统国会议员以男性居多,巫统妇女组主席诺莱妮要求,该党在下届大选委派30%的女性候选人。

她认为,巫统应奖励妇女组对党的忠诚。

“跳(槽),青蛙跳(槽)。有那么多的男性跳槽,但女性仍然忠心耿耿。”

“女性党员没那么容易跳槽,多数跳槽者是男性。”

“所以,我要求党主席(在挑选下届大选的候选人时)考虑女性人选。”

虽然马来西亚正强化女性在国家的地位,她点出,女性在政治的代表仍然很低。

诺莱妮(Noraini Ahmad)也是高教部长,她是今天在2020年巫统妇女组大会上发表政策演词时,如此表示。

马来西亚共有222个国会议席,目前只有33名女国会议员或14.86%。主要跳槽至土著团结党的17名巫统国会议员中,只有两名为女性国会议员。

指国盟只是过渡政府

另一方面,虽然身为慕尤丁政府的阁员,诺莱妮却试图与该执政联盟划清界线,甚至标签国盟为“临时政府”。

“虽然我们已成为政府的一部分,但这不意味,我们允许这个过渡政府肆意妄为。”

“这不等于,就算我们同台,我们就需要遵循每一项足以令人民失去信心的决定和行动,”

“因此,请跟我一起监督这个政府的举动。”

支持拒团和希盟二党

此外,诺莱妮指出,妇女组支持党决定不跟公正党和行动党合作,并在下届大选与土著团结党割席的立场。

“我要在此强调,巫统妇女组支持最高理事的决定。不要行动党,不要公正党。”

“我们同意,巫统难以跟土著团结党同床共寝,因为我们的志向有别。巫统和土著团结党有利益冲突。”

巫统妇女组今天和巫青团同步举行2020年大会。原订去年12月举行的2020年巫统代表大会,因疫情而展延至今天和明天。


348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7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8-28 17:39:5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政府允系列改革“应考”:首相限任与反跳槽等

2021/8/13 6:36 pm  更新: 2021/8/13 7:10 pm  傍晚6点56分更新

为了应对9月初的国会“大考”,首相慕尤丁宣布一系列的改革承诺,包括限制首相两届任期、推行反跳槽法、落实18岁投票,及提高在野党的国会角色等。

他今天通过电视直播演讲宣布,若他在国会通过信任动议考验,就会推行多项改革议程。

慕尤丁表示,一旦在国会上下议院取得超过三分二议院的支持,国盟政府甚至会提呈修宪法案,限制首相任期至两届。

此外,他也承诺,政府会在国会下议院提呈反跳槽法案。

“倘若政府在国会上下议院取得超出三分二议员的跨党派支持,(政府)将在国会提呈修宪案以便限制首相任期至两届,以及提呈反跳槽法案。”

改革国会遴选委员会

国会方面,慕尤丁承诺改革国会民主,包括可以增加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以及确保朝野议员在特委会中的人数平均。

“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的数量也能够增加,确保所有国会议员能够通过参与委员会,更有效地扮演制衡角色。”

“为了确保国会的制衡角色,50%的特别遴选委员会将由执政党议员担任主席,另外一半则由在野党议员担任主席。”

慕尤丁也说,由于担任特别遴选委员会主席的议员工作量将增加,政府会提供额外的人力和退休金给他们。

加速落实18岁投票

此外,慕尤丁说,政府同意落实18岁投票政策,无需等待相对耗时的选民自动登记机制。

他说,政府将在国会提呈一项修宪案,以降低投票年龄至18岁。

“我希望在国会获得跨党派支持,以便通过这项法案。”

呈财案前先跟议员谈

他也承诺,政府向国会提呈任何法案,包括财政预算案之前,会事先与所有国会议员商讨,法案获得大部分国会议员支持后,才会在国会提呈。

随着巫统宣布撤挺慕尤丁,国盟政府的执政合法性顿时备受质疑。

通讯及多媒体部长赛夫丁阿都拉昨天透露,政府择订9月7日在国会下议院提呈相关的信任动议。

不过,慕尤丁今天表示,他下周将邀请在野党共商他的建议,若在野党同意,将在最快时间内召开国会,寻求通过信任动议。



纳兹里不上阵来届大选,盼隐退前推动立法反跳槽

2021/8/28 3:13 pm

巫统重夺首相权位后,巫统硝山国会议员纳兹里表露退意,声明不再上阵来届大选,准备退休

他今日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证实此事,并强调本身自1995年已经连续担任六届国会议员,如今是时候交棒给新一代领袖。

他也提到,本身无意再捍卫巫统硝山区部主席一职。

“我自1995年就是国会议员,我想是时候离开了。对我的选民来说,这已经是两个半的世代了。”

“我已经67岁,我想要在不败的巅峰时期离开。”

纳兹里指出,如今在61岁的首相依斯迈和60岁的高级部长希山慕丁等较为年轻的领袖掌舵巫统下,他认为自己应该在交棒给下一代领导。

“我觉得这是给我这一代人的讯号。我们是时候离开,支持新一批的领袖。”

国阵执政时期,纳兹里曾担任旅游及文化部长、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及企业发展部长。

1995年,纳兹里初次上阵贞德洛(Chenderoh)国席,并在1999年蝉联选举。贞德洛国席之后易名为硝山,一直是由纳兹里当选为当地国会议员。

从来不搞派系

纳兹里指称自己不搞党派派系,所以也不会点名或建议任何人来取代自己。

“我从来不搞派系,只要我的选区里有领袖得到最多人的支持,那人就能取代我。这轮不到我来决定。”

另一方面,纳兹里表示,他计划在国会议员的任期结束前,推动三项重要的民主改革议程,其中最关键的就是反跳槽法令。

“我计划做三样事情。第一是反跳槽法。我会尽可能推动尽早制定这个法令。”

“第二,我也要确保首相任期只有两届。第三,我要确保政府不分党派背景,给予所有国会议员同等的政府拨款。”

他认为,新上任的法律事务首相署部长旺祖乃迪有能力和意愿推动这些改革,而本身将会与对方合作推进此事。

他也重提政党名单比例代表制(party list system),认为这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议员跳槽行为。

“这样你就不需要修改宪法。只需要根据政党名单去竞选,但不是只放一个人的名字,而是三个名字。那么一旦第一个人有事的话,第二个名字就能取而代之。”

纳兹里多次“U转”

纳兹里的政治立场曾多次出现转变。2018年杪至2019年,他曾公开支持公正党主席安华担任首相,但他在2020年2月杪却参与“喜来登政变”,最终加入慕尤丁政府。

今年初,纳兹里宣布撤回对慕尤丁政府的支持。

不过,近几个月,纳兹里开始猛烈炮轰巫统主席阿末扎希,同时重新支持慕尤丁。

他曾表示,国阵42名国会议员中,超过半数的25人已经对阿末扎希失去信心,反而签署法定声明委托资深领袖希山慕丁代表他们向国家元首发言。他也承认负责收集这些法定声明。他也是高调支持依斯迈任相的巫统领袖之一。



净选盟明推模拟罢免选举,地不佬国席为首例

2021/6/20 1:07 pm

为了避免选民因为议员频频跳槽而对政治灰心失望,净选盟明天将推介全国第一场线上模拟罢免选举,让柔州地不佬国席选民有机会表态,是否还愿意由锺少云代表他们。

罢免选举是让心有不满的选民通过联署请愿,设法移除现有议员的一种选举程序。

净选盟主席范平东接受《当今大马》电邮采访时指出,去年2月爆发的喜来登政变,是促成净选盟倡议罢免选举的最大动力。

他表示,当时许多的国会议员变节退党或跳槽,触发瞬间政权转手,而这种现象曝露现有法令及政治制度的严重缺陷。

“净选盟于是决定专注鉴定这些直接与间接的制度缺点,倡议更为永续的改革,巩固议会民主。”

“议员得以跳槽的原因是,目前没有防止跳槽的法令或措施,足以阻止民意代表变节。喜来登行动让我们看到跳槽带来的灾难后果,联邦政府及6个州政府在10个月内倒台。”

范平东续说,今年1月又有一波跳槽风,公正党地不佬国会议员锺少云及如楼国会议员孙伟瑄退出公正党,转向国盟。

请科技公司开放系统

如此一来,范平东进一步指出,净选盟决定与科技公司合作,开发电子模拟罢免选举系统。

“我们看到这些选区选民的沮丧,并决定与我们的科技伙伴ReGov科技合作,在一个电子投票系统上开发罢免选举的功能。”

“我们请ReGov开发实用的选举系统,而今我们很高兴地宣布,这样的系统实现了。”

以上次大选选民册为凭

范平东说,新研发的系统载录第十四届大选的选民册,因此在本次模拟罢免选举中,只有涉及的选民能够参与投票。

他进一步解释,有意参与模拟罢免选举的选民必须上传自拍照片,与系统所掌握的身份证照片,透过人脸辨识方式核对。此外,系统也会发送一组验证码(OTP)到选民的手机,以资认证。

他说明,这次不仅是全马首场模拟罢免选举,他们的系统也是全马首个安全可靠的电子投票系统。

范平东指出,净选盟已邀请选举委员会从旁观察这次的模拟罢免选举。

他补充,净选盟也考虑在未来使用类似的技术,让身在海外或选区外的大马人线上投票。

罢免选举优于禁止跳槽

范平东说,若现有制度不改变,则政治不稳定将成为国内新常态,而选民也依然只能等待每5年一次大选、闪电大选,或特定民代辞职或死亡而触发的补选,才能透过选票表达他们的政治意见。

他认为,即便设置反跳槽法也无法妥善处理类似喜来登政变,如土著团结党几乎整个政党变节拉到现有政府,所挑起的代表性问题。

“罢免选举不是反跳槽法令,而是一种威慑措施,让选民在不满国州议员跳槽时,有机会罢免他们。”

“当初藉政党力量而胜选的民代,会在跳槽前三思,以免被罢免。”

争取民众支持罢免选举

针对只要现有民代或政治领袖不理会,则模拟罢免选举无法带来实质改变的问题,范平东回应表示,人民有必要持续地向议员反映他们的意见。

“净选盟过去一年询问过各党政治人物,他们如何看待罢免选举,而我们发现,他们的接受度越来越高。”

“政治人物重视民众意见,如果这些改革没有民众的大力支持,他们则不会支持落实。”

“因此,我们办罢免选举的用意,就在争取民众支持,我们希望看到政党在拟定第15届大选竞选宣言时,把罢免选举纳入其中。”

让民众熟悉操作方式

范平东补充,模拟罢免选举也旨在提高选民的醒觉,让他们具体了解罢免选举的实施方式。

“我们委托(其他单位)撰写罢免选举研究报告,对大马罢免选举提出一些建议。”

“(我们建议)在大马,若某个选区有1%或以上的选民联署请愿,同时获得另外10%的选民支持,就能触发罢免选举。”

“若要罢免某个民意代表,则需至少超过50%的选民投下罢免票;另一种情况是,投下罢免票的选民人数,比该民代在上届大选所赢得的票数还要多,那他也会被罢免。”

根据范平东,这次模拟选举将以小规模及简化方式执行,方便选民参与。

参与方式如下:

    任何有意在选区内发动罢免选举的民众,可联系净选盟申请;但本次活动仅限国州议员跳槽的选区参与。
    一旦净选盟批准申请,即会发出线上链接,让申请者搜集选区内至少3%的选民支持,时间不限,但只有第14届大选时具有投票资格的注册选民才可以参加。
    一旦搜集到3%合格选民的支持,净选盟会认证这些选民的资格,包括他们是否是该选区的选民等。
    较后,净选盟会主持一场辩论,让申请者与涉及的国州议员交流,好让双方有机会说明本身论点,包含为何应该或不应该被罢免。惟若该议员不愿参与或回应,本环节则可略过。
    接下来,净选盟会为罢免选举开设网页,让符合资格的选民投选“是”(罢免)或“否”(保留)。该网页的问题将会是:你是否要罢免_____议员?投票期限为一个月。
    投票页面关闭后,净选盟会公布结果。若有超过10%的注册选民参与投票,且投选“是”者多过“否”,代表若马来西亚有罢免法,则该议员很可能会遭罢免,触发另一场选举。

无论如何,询及这场模拟罢免选举是否会衍生法律问题,范平东相信,他们的线上模拟的选举不会惹上任何官非。

“我们也不希望它变成政治课题,我们是以一个公正的选举管理委员会的身份,实施模拟罢免选举,我们给双方机会,在辩论中提出论点,同时也为双方宣传。”



诗华日报

沙团结党:从未停止反对代议士背叛选民 高庭支持反对「青蛙」政治具开创性

2021年7月4日

(亚庇4日讯)沙巴团结党欢迎高等法庭支持选民反对「青蛙」政治的决定。

该党主席拿督斯里麦西慕翁基利博士今日说,这项决定反映了正义终于得到申张。

「我们祈祷审判的结果将有利于鹅唛选民。」

他说,自成立36年以来,团结党从未停止公开反对人民代议士无原则的背叛,跳槽而不顾及他们的选民。

他形容高等法庭的决定具开创性,也是恢复国会尊严的过程之一。

「不仅是民选领袖,公务员也需要对他们的行为负责,尤其是选民对我们的信任而产生的决定和冲击。」

「正如法庭在此案中所决定的那样,每个民选代表都对其选民负有信托义务,这种信托义务是基于信任,它应该是获得的,而不是借来、购买或交换所得的。」

也是首相署部长(沙砂事务)的麦西慕补充,人民将支持高等法庭的决定,因为它将为民选代表的行为及其服务质量设定新标准。

「民选代表的素质将通过健全的政治原则和遗产的实践来体现。」

「我在 1995 年 6 月的国会就任演说中,重点讨论了 1994 年 团结党政府仅执政五周就因『青蛙』政治而倒台。」

「这对沙巴来说确实是一个可怕的政治事件 – -由于民选和委任的民意代表无原则的政治做法,民选政府被推翻。」

麦西慕也是哥打马鲁都国会议员,他表示,拥有 8 名议员(包括 6 名官委)的大多数的团结党政府垮台,而在倒台 10 天后,团结党仅有 5 名民选议员。

翁基利在就任演説中,呼吁国会制定一项新的法律来阻止「青蛙」政治。

「时至今日,团结党认为只有议​国会才有能力禁止民选的国州议员在没有通过补选的情况下跳槽。」

「我认为有必要恢复国会或州议会的尊严,并提高马来西亚国会的地位。」

「不幸的是,跳党的行为直到今天仍在继续,我对高等法庭的决定表示尊敬,跳槽的行为是不公平的,不可原谅。」

他希望这个决定可以在未来停止国州的青蛙政治。

上月底,吉隆坡高等法庭驳回了国际贸易和工业高级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要求撤销10名鹅唛选民对他提起的诉讼申请,这些选氏指控阿兹敏作弊和违反作为国会议员的信托义务。

这起案件将于2022年6月7日至10日开始审判,案件管理将于2022年4月 22日开始。

348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7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9-6 19:31:40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纳吉不认同反跳槽法

2021年8月30日

(吉隆坡30日讯)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不认同落实反跳槽法,反建议一旦有议员跳党或被开除党籍,应以“罢免选举”或重选来取消相关议员的资格。

纳吉今日在面子书贴文说:“虽然接受最多政治蛙跳的政党希望立即落实反跳槽法(可能担心青蛙会再次跳党吧),但禁止议员在大选获胜后跳槽 到其他政党并不是解决的方法。”

他指出,如果有国会议员已想参与其他党派,惟因为法律不允许他们跳槽,所以必须留在自己原有的政党,那就更糟了。这将在原本的政党里,引发更多的问题。

“在我看来,最好的办法是执行‘罢免选举’或重选——就像其他英联邦国家的做法一样,如果议员想跳党或被开除党籍,那就会被取消议员资格,并在该国会选区举行补选。”

他表示,这种方式对原先的政党和选民更公平。



净选盟2.0:可减少跳槽 支持罢免国会议员法令

2021年9月1日

(吉隆坡1月讯)净选盟2.0指导委员会呼吁,所有政府和反对党议员支持“罢免国会议员法令”,以减少政党人士随意跳槽,牺牲选民的投票。

净选盟2.0指导委员会发文告称,净选盟2.0支持佳兰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阿莎丽娜提呈“罢免国会议员法案”的私人动议,制定有关法令。

净选盟2.0指导委员会也表示,支持阿莎丽娜的建议,即成立“议会改革和多党民主核心小组”,让跨党派议员参与。

该组织指出,在第14届大选后,一系列的政党跳槽导致大马出现政权更迭,从希盟政府到国盟政府,接著是国盟垮台。

“跳槽导致3年发生两次政权更迭,选民和人民只能旁观,没任何的权力来让民选代表尊重大选产生的委托。”

“跳槽或更换阵营的民选代表,没有坚定立场,而是为了个人利益和政党利益。”

“如果继续让跳槽行为出现,不需要对人民的选票负责,这将削弱人民对于选举制度的信任,并降低未来大选的投票率。”

因此,净选盟2.0促请,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支持这项法案,并允许在国会辩论和接受进一步审查,而不是被其他政府事务边缘化。

“我们希望下议院议长拿督斯里阿兹哈哈伦,不会以技术问题,来拒绝这项私人动议。”

“根据法律事务部长拿督斯里旺祖乃迪于8月30日发表的声明,净选盟2.0对该法案寄予厚望,该声明指出反跳槽法很重要。”

净选盟2.0指导委员会称,现在是改革民主制度,以应对当前政治挑战的时候,防止这种现象的方法之一,是建立罢免机制,赋予选民权力来对跳槽的议员做出决定,这才是真正维护选民至上的方式。

净选盟2.0指导委员会也称,国家需要更多的改革,例如政府关联公司法令、公平的选区发展资金、总检察长办公室和检察官办公室的分离、政治献金法案,以及政府关键职位任命的改革等等。

“这些改革都将可减少民选代表,为谋取私利而跳槽的动机。”



当今大马

阿莎丽娜上载FAQ,建议反跳槽法细节

2021/8/29 6:38 pm

马来西亚三年内两次更换首相,反跳槽法令再次成为政坛热门议题。根据巫统边加兰国会议员阿莎丽娜,若国会议员在议会没有遵照党的指示或立场投票,也算是抵触反跳槽法律。

阿莎丽娜也是前下议院副议长。她今日在社交媒体发布一篇有关制定《反跳槽法令》的常见问答(FAQ),向大众解答九个相关的常见疑问。

在提出“跳槽”的定义时,阿莎丽娜表示,这包括“在议会时没有遵循政党立场或指示,而是根据个人立场投票”。

她补充,另两个“跳槽”的定义则较为常见,即议员变节退党,或是政党遭到解散。

罢免选举防止跳槽

她表示,一旦落实“罢免选举”(recall election)的制度,人民将可通过机制罢免跳槽议员,重启选举,预防议员跳槽至其他政党。

“罢免选举”制度也是净选盟等公民组织长期以来的主张。若选民不满当地议员跳槽,他们可以发动联署及筹足足够签名,以便启动投票,罢免该议员和举行补选。

同时,阿莎丽娜提出“以政党作为委托的选举方式”,即选民是根据政党投票,而非选择议员的个人。

“政党会根据得票率赢下议席。但这需要改变选举制度。”

她也提到“赋权在野党和后座议员”,通过加强和照顾这些没有官职议员的福利,确保议员不会为了权位或财物跳槽。

反跳槽法再受关注

整体而言,阿莎丽娜认为,反跳槽法令有助避免议员基于个人利益而背叛民意委托,同时避免出现突发的权力转移。

国会下议院预料按照原定日期,在9月6日复会。

前首相慕尤丁在辞职前,试图说服在野党支持他。他开出的其中一张“支票”即,他将会推动反跳槽法案。

不过,在野党拒绝接受,慕尤丁在失去多数支持,被迫辞职。

新首相依斯迈沙比里上台后,朝野探讨合作,其中一个项目即反跳槽法律。



马华拟订罢免议员机制,盼政府立法杜绝跳槽

陈泓凯  2021/9/6 4:35 pm  更新: 2021/9/6 6:21 pm

继净选盟和巫统国会议员阿莎丽娜之后,马华也建议以罢免选举的机制,杜绝议员罔顾民意跳槽。

马华总秘书张盛闻今日在马华大厦召开记者会,公布马华倡议版本的罢免选举机制。

他说,马华法案小组草拟的“议员罢免法案”建议,也已获得马华中委会采纳。

张盛闻是法案小组主席。他指出,鉴于马来西亚宪法保障结社自由,而无法立法禁止议员跳槽,马华参考了英国、加拿大、台湾等多国或地区的罢免法,草拟出最适合马来西亚情况的法律。

他说,按照马华的建议,无需修宪即能以直接与简单的方式,立法确立罢免议员的机制。

二方式罢免议员

在马华倡议版本的罢免法中,有二种方式触发议员罢免。

第一种方法是,在议员未触犯联邦宪法第48(1)(e)条款所述的重大犯罪以致已失去议员资格的情况下,议长可因该议员犯下的过错,知会选委会准备罢免投票,而选委会不得拒绝。

张盛闻举例,这些错误包括该议员的出席率不足80%。

另一种则是在议员跳槽的前提下,选民可向选委会申请罢免联署。只要申请过关,选委会则得在21天内启动罢免联署,这期间若成功收集10%或以上的选民请愿,则罢免申请成功,选委会必须着手准备罢免投票。

一旦罢免投票达到25%以上的投票率,并且过半选民支持罢免,则罢免成功,该议员依据宪法54条无法参加补选。罢免失败,则该议员将会继续其任期直到结束,且选民不得以联署的方式再次发动罢免,惟第一种方法仍然适用。

盼成为政府法案

张盛闻希望,政府能够接纳马华的建议,在国会提呈政府法案,以立法设立这套机制。

“既然我们现在是政府的一分子,我们希望能够让它成为政府法案。”

张盛闻表示,马华将邀请公民团体一同开会补强此法案,也呼吁各团体或个人主动提出建议,以集思广益。

此前,净选盟拟在柔佛地不佬国席举办模拟罢免选举,惟因社会经济局势堪忧,而暂停这项活动。

9月1日,阿莎丽娜也透露,她将于9月13日的国会会议上,以个人议员法案形式提呈罢免选举法案。



有助遏止议员跳槽歪风,透明组织挺罢免选举法案

2021/9/2 1:02 pm  更新: 2021/9/2 1:55 pm  下午1点54分更新

反跳槽法讨论炙热之际,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会响应说,罢免选举法案有助于遏止议员跳槽的歪风,因此它支持在国会推动类似法案。

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会主席莫哈末莫汉表示,国会议员或民选代表应向各自的选民负责,而非党领袖、派系、官职或个人喜好。

“人民在2018推翻政府的两年后,丢掉手上的权力和权益,必须接受一个他们技术上没有投票支持的政府。”

他补充,成熟的民主必须有稳固的民主体制为基础,反跳槽法足以重新赋权人民,革除变节的民选代表。

莫汉表示,如此一来,政党的改革承诺才有保障,而正义和公共行政角色才得以实践。

支持阿莎丽娜做法

此外,莫汉指出,国会前副议长阿莎丽娜表明要以个人议员法案方式,向国会提呈罢免选举法案,而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会支持这种做法。

他也指出,许多公民团体如净选盟,以及许多的专家和学者长期以来都主张设置类似的反跳槽法。

阿莎丽娜于昨日透露,她将于9月13日的国会会议上,以个人议员法案形式提呈罢免选举法案。

她强调,罢免法是众多反跳槽法当中最好的选项。

“有许多人问,如果民选代表可以在选后无视选民的委托,那投票又有什么意义?”

她说,罢免法允许人民在不满民意代表的作为时撤除委托。

一般而言,反跳槽法明订,一旦民选议员跳槽,则其代表资格将自动撤销;而罢免法则比较间接的“反跳槽法”,选民需要经过投票程序来决定是否撤销委托。

348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7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9-16 20:52:26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提个人议员法案反跳槽,阿莎丽娜盼政府放行动议

Sep 15, 2021 2:13 PM  更新: 2:35 PM

巫统边加兰国会议员阿莎丽娜已经入禀动议,以“个人议员法案”的方式要求政府立法反跳槽。她要求政府放行动议,以让国会尽速辩论。

阿莎丽娜今天在国会下议院辩论时,说明她的个人议员法案内容,而这含有罢免选举的机制

她认为,此项法案应赋予选民权力,决定跳槽国会议员的去留。

“这项法案应还政于民,让选民决定是否替换跳槽者。”

阿莎丽娜指出,政府应该考虑到国会议员变节,有时候是无奈之举。

“我们必须接受,有时候跳槽者选择跳槽并非处于本心,他们有的时候是被迫如此,因为他们被(政党)开除了。”

她补充,国会议员亦可能是因反对政党变节而被开除,例如所属的政党组织联合政府。

让选民行使罢免权

因此,阿莎丽娜认为,应该由选民投票,自行决定是否罢该免国会议员。

她指出,这也同时解决独立议员在当选后加入政党的问题。

阿莎丽娜也是前国会下议院副议长。

她提醒,跳槽议员可能在任何时候选择跳槽,因此敦促国会加速审议该法案。

“我吁请首相和山都望(掌管国会与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旺朱乃迪)给我的草案提供快速通道,在国会辩论后转由政府接手,以此为基础结合反跳槽法和罢免法,以实现更具公信力的国会。”

她强调有必要制订反跳槽法,因为国会议员跳槽非但苦了选民,也对政党不公。

这是因为政党可能在大选花了大笔资金,最终胜选的议员却过档其他政党。

此前,阿莎丽娜向国会提呈动议,以便辩论其“个人议员法案”(Private member's bill)。

反跳槽法也是首相依斯迈沙比里与希盟四党领袖共同签署的“政治转型与稳定备忘录”中所列明事项。



朝野协议缺具体内容,阿莎丽娜要求陆兆福交代

Sep 16, 2021 6:27 PM  更新: 6:38 PM

政府与希盟本周一签署“政治转型与稳定备忘录”,但前国会下议院副议长阿莎丽娜认为,朝野两大阵营所达成的协议不够“具体”。

阿莎丽娜也是巫统边加兰国会议员。她今天在线上座谈会主讲时,向同场演讲的行动党芙蓉国会议员陆兆福表达不满。

陆兆福是希盟代表团成员,负责与政府磋商拟定这份谅解备忘录。

阿莎丽娜直言:“你对,陆兆福。你和你和团队是备忘录的起草人。我期待会有更具体的内容,因为对国会议员而言,那是截然不同且成熟的平台。”

“为什么没有固定的结构?对我而言,当你谈了那么多改变,尤其是国会改革,我是多么兴奋。”

阿莎丽娜举例,如果政府已经拟定反跳槽法案,那么她就不必以个人议员法案的方式提呈罢免法案。

“所以,这算是什么(政治)停火?”

陆兆福也是行动党组织秘书。他在同一场线上座谈会上,形容政府与希盟签署的备忘录,如同双方的“政治停火”。

法案应列入议事表

阿莎丽娜不满此说,并主张政府应把反跳槽法案列入国会议事表,即使是最后一项也没关系。

她说,至少这显示政府有诚意兑现承诺,将此法案提呈至国会。

此外,她质问,为何这份备忘录是由朝野两大阵营代表签署,而不是以更公平的方式,让所有国会议员亲自参与。

未能满足所有要求

针对此,陆兆福解释,希盟已经在谈判过程中,向政府提出更多要求,但由于谈判涉及两方,因此不能完全满足单方面的意愿。

“当然,我们提出的某些要求并未获得政府的同意。可是,如果我们的要求没取得百分百同意,是否就要破坏合作?”

“我们采取中庸的策略。只要对方同意我们最低限度的原则,那么我们就不会取消合作,我们会继续。”

这场线上讲座题为“谅解备忘录——通往改革与稳定之道?”。除了阿莎丽娜和陆兆福,还有掌管法律与国会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旺朱乃迪以及政治学者黄进发。

希盟唯一协议义务

陆兆福提醒,根据备忘录,希盟唯一的义务是协助政府通过2022年财政预算案,惟条件是希盟必须参与其中。

他指出,朝野双方在草拟财案过程中,若不同意某些事项,可在委员会的阶段,持续谈判和修订。

“所以,到最后,当我们通过财案时,那是我们双方已经同意的版本……这是我们希盟唯一的义务。”

“所以,这算不算是投降?我不这么认为。我们现在有策略地利用在野党的身份,以达到我们过去所不能达到的目标。”

朝野签谅解备忘录

这份备忘录的有效期是国会解散之前,政府也已同意不会在此前举行大选,因此有人质疑,这份备忘录的具体期限是否是2022年7月31日。

可是,陆兆福不认同此说。他指出,政府只同意不会在上述日期举行大选,但这并不意味着,首相依斯迈沙比里不能延迟解散国会。

“没有条款阻止他们展延解散国会,直至任期结束。我们对此没意见,因为我们不要夺走他的权力。”

“这不是那种10月为期的备忘录,它可以更长久。”

政府与希盟9月13日正式签署“政治转型与稳定备忘录”,为马来西亚国会历史奠下新的里程碑。该备忘录具法律约束力,其中希盟承诺不会在国会里,阻拦政府通过各项重大法案,如财政预算案。

作为回报,政府则会执行一系列希盟倡议和推动的政策与改革,包括加码冠病基金450亿、限制首相任期最多10年等;政府也承诺不会在2022年7月前解散国会。

这份文件如今已经上载在国会网站。



新政府考虑推动慕尤丁改革建议,惟冷对罢免法

2021/9/7 3:52 pm

前首相慕尤丁倒台前曾提出改革议程,试图争取在野党支持。尽管当时在野党不买账,慕尤丁政府也随之倒台,首相署部长旺朱乃迪表示,新政府会考虑继续推动这些议程

旺朱乃迪是掌管法律与国会事务的首相署部长。他今天在布城召开记者会时表示,尽管在野党当时没有接纳慕尤丁献议,但依斯迈沙比里政府会延续慕尤丁当时的主张。

“我所提出的政府转型(议程)是依据慕尤丁向希盟提出的献议。”

“我会研究他当时所提出的所有主张,包括限制首相任期、反跳槽法令以及落实18岁投票政策。”

8月13日,多名巫统国会议员撤回对时任首相慕尤丁的支持,导致他所领导的国盟政权失去议会多数支持。

为了争取朝野各党支持,慕尤丁承诺公平拨款,让国会反对党领袖获得高级部长待遇,同时宣布一系列的改革承诺,包括限制首相两届任期、推行反跳槽法、落实18岁投票及提高在野党的国会角色等。

冷对阿莎丽娜建议

旺朱乃迪也是砂州土保党山都望国会议员。

针对巫统边佳兰国会议员阿莎丽娜所倡议落实的罢免选举法令,政府则似乎无意考虑推行。

旺朱乃迪指出,阿莎丽娜提呈的是个人议员法案,因此是否有机会辩论,胥视会否纳入国会议事表。

他交由国会决定,是否辩论个人议员法案。

“作为行政机关成员,我并没有必要介入国会事务。”

在国会,政府事务会优先于非政府法案或个人议员法案。

这意味着若政府不插手,个人议员法案就没有机会越过政府事务,进而上到国会议事厅辩论。

9月1日,阿莎丽娜透露,她将于9月13日的国会会议上,以个人议员法案形式提呈罢免选举法案。



诗华日报

“勿把议会变猴笼”  沙拉胡丁:国会议员不是政治妓女

2021年9月15日

(吉隆坡15日讯)诚信党署理主席拿督斯里沙拉胡丁呼吁,反跳槽法令必须在这次议会,或最迟在今年杪前落实,避免议会沦为“猴笼”。

他指出,反跳槽法令非常有必要,以维护议会名声。

他说,虽然他自己过去曾经换政党,也就是在2015年离开伊党并加入诚信党,但他的行为并没有导致政府垮台。

“我们现在看到的是立法者密谋和教唆推翻政府。这些猴子不能再待在这个庄严的议会里了,不要把这个地方变成猴笼。”

“我们是国会议员,我们不是政治妓女。我们是由人民选出成为这下议院尊贵的成员。”

沙拉胡丁是柔佛埔来国会议员,他今日在国会下议院参与感谢国家元首御词辩论时,如是指出。

沙拉胡丁说,我国需要避免这些令人尴尬的政党跳槽事件发生,因此有必要制定一项法律来阻止它。

“最近,柔佛苏丹依布拉欣苏丹依斯干达在柔佛州议会开幕时下令,不要把议会厅变成猴笼。”

“我同意,国会和州议会不能成为猴笼,因为立法者从一个党跳到另一个党,导致政府垮台。”

柔佛苏丹在8月12日警告,柔州议员不要玩弄政治,强调不会容忍玷污州议会的不良行为,州议会厅不是猴笼(Sangkar Beruk)。

348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7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11-6 11:18:3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马哈迪吁谨慎定义跳槽,勿含政党选后结盟执政

吴湘怡  Sep 20, 2021 1:34 PM  更新: 1:36 PM  下午1点36分更新

政府承诺最迟明年通过《反跳槽法令》,惟前首相马哈迪强调,各个政党在大选后结盟以组织政府之举,不应视同“跳槽”。

马哈迪表示,虽然目前确实有必要立法避免国会议员跳槽,但法律对于“跳槽”的诠释不能过于轻率或片面。

他假设说,未来大选后,若没有任何政党能够掌握简单多数议席而顺利组织政府,则政党之间就必须寻求联手,才得以拿下政权。

“大选后,若没有政党拥有足够议席组织政府时,那么其他政党就有必要与最大党一起成立政府,以便执政党议员人数能够过半。”

“其他政党与最大党结盟的做法,不应诠释为跳槽。”

“因此,我们不能纯粹禁止跳槽而已,反之应该说明何谓跳槽,而不是纯粹指控跳槽发生。”

马哈迪也是斗士党总裁兼浮罗交怡国会议员。他今日上午在国会下议院辩论元首施政御词时主张,只要政党依据党章和规矩,议决与最大党组织政府,则不能视同“跳槽”之举。

此前,马哈迪曾多次申明,斗士党将维持独立政党的第三势力地位,不会受限于任何一方,但愿意为了人民的利益而协商。

抨依斯迈掌“夺权政府”

另一方面,马哈迪批评,虽然首相依斯迈沙比里领导的政府没有违反任何法律,但实则依然是一个没有遵照民主精神的夺权政府。

他也质疑,现任政府委任许多政治人物享有部长级别待遇的职位,但却没有阐明获得委任官职的条件。

“我们应该要有特定条件来给予任何部长级别的官职委任,否则这会沦为在贿赂政府支持者。”

“这样的做法必须停止在政府所承诺的改革中停止。”

此前,现任青体部长阿末费沙便曾在前首相慕尤丁时期,出任部长级别的首相顾问。他在短短不到两周的任期,便获得逾2万7000令吉薪资及补偿金。

不过,阿末费沙已经允诺会把全数薪资捐到2019冠病基金。

9月4日,依斯迈政府也宣布重新委任慕尤丁出任“享有部长级待遇的”国家复苏理事会主席。此理事会是今年7月慕尤丁执政时期设立,慕尤丁是原任主席。



阿莎丽娜吁甲选民,投票给支持反跳槽法政党

Nov 2, 2021 1:10 PM  更新: 1:15 PM

马六甲州选在即,巫统边加兰国会议员阿莎丽娜促请马六甲选民,投票给支持反跳槽法的政党。

阿莎丽娜今天发推文说,她先前向国会入禀动议要求政府立法反跳槽,而这可成为马六甲选民投票的关键考量因素。

重提罢免选举机制

阿莎丽娜的个人议员法案含罢免选举的机制,容许选民在民代跳槽后,联署弹劾该议员,以进行补选。

不过,如果大多数选民认可议员的跳槽行为,并希望议员能够留任,该法案亦允许选民拒绝联署。

阿莎丽娜表示,只要有三分二的议员支持修改马六甲州宪法,即可在马六甲实行这个机制。

“马六甲选民应支持致力于提呈该法案的政党。”

“政党可透过竞选宣言,承诺将提呈这项法案,以拒绝‘青蛙’。”

此外,阿莎丽娜也认为,候选人可签署反跳槽协议来表明立场。

议员变节致政府倒台

自2018年,议员倒戈已成为马来西亚政坛的严重问题,而此次马六甲州选,也正是因4名执政阵营议员倒戈所致。

此前,希盟掌政的马六甲政府也是因议员倒戈,而于2020年倒台。

目前,希盟内部对是否接纳倒戈的4名议员意见分歧。安华披露,希盟正商讨是否让原巫统议员依德利斯和诺阿兹曼代表希盟上阵州选。不过,行动党大力反对这种安排。



反对甲州修宪设官委议员,刘志俍抨巫统别有居心

吴湘怡  Oct 28, 2021 12:12 PM  更新: 12:12 PM

国阵主席阿末扎希倡议马六甲修改州宪法,以增设五名官委议员确保政治稳定。不过,行动党原任哥打拉沙马那州议员刘志俍直言,这是本末倒置的提议。

他今日向《当今大马》指出,若要真正维持政治稳定,则应该制定反跳槽法令,才能阻止候选人在中选后跳槽,避免再有议员背叛或出卖选民。

他举例,即使沙巴州议会拥有官委议员,但同样避不了议员变节和策动政变,继而触发去年的沙巴州选。

“为了政治稳定,最重要是设立反跳槽法令,阻止中选的议员违背选民或出卖选民。”

“巫统要求修宪增设官委议员是本末倒置的提议。我们应该在州选后提出反跳槽法令,通过修改州宪法阻止议员跳槽。”

加剧一言堂问题

刘志俍表示,若落实阿末扎希的建议,候选人落败后仍得以受委为官委议员,甚至出任行政议员,进而参与州议会和州政府的决策。

“官委议员只会让执政党增加自己在州议会的票数,如此一来将更容易通过州议会法案或动议,加剧州政府一言堂的问题,企图灭掉人民的声音。”

他认为,这项建议违反民主精神和州宪法,仅是巫统为了巩固政治势力而提出的提议。

“我极力反对巫统的建议,这只是为了巩固自己的政治势力。”

“官委议员对选民没有什么益处,最大收益者是执政党而已。站在人民的利益上,我不认同这项建议。”

扎希倡议修宪法

昨晚,阿末扎希放话,一旦国阵赢得马六甲州议会超过三分之二议席,则会修改州宪法,以便增设五名官委议员。

他说,唯有国阵才能恢复马六甲的政治稳定,而民众也对国阵有信心。

目前,沙巴、登嘉楼、彭亨均设有官委议员,惟不同的州属,官委的权限不同。

去年9月的沙巴州选前,沙巴州议会一共有60个州议席。当时民兴党领导的沙巴州政府,加上五名官委议员后一共掌握43席的三分之二多数议席。不过,前任沙巴首长慕沙阿曼依然得以策动多名州议员变节,以33名民选州议员的人数最终推翻了沙巴州政权。

2020年11月20日,彭亨州议会通过《彭亨州宪法》修宪案,允许州议会委任最多5名官委议员。这些官委议员可参与辩论、投票及受委进入议会委员会,惟不能担任州务大臣及行政议员。

马六甲共有28个州议席。随着4名执政阵营议员倒戈,原任政府选择解散州议会。马六甲州选将于11月8日提名,20日投票。



提醒哈山SD无效力,陆兆福促支持反跳槽法

Nov 6, 2021 10:33 AM  更新: 10:36 AM

尽管国阵表明其马六甲候选人必须签署法定声明,以避免中选后跳槽,不过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却提醒它,唯有立法才能阻止议员跳槽

他昨晚发文告提醒国阵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法定声明根本无法阻止议员跳槽。

“唯一能执法的是,修订联邦宪法后在国会通过的反跳槽法令。”

陆兆福也是森美兰芙蓉国会议员兼真纳州议员。

勿忘曾接纳“政治青蛙”

陆兆福不忘点出,莫哈末哈山首次出任森美兰州务大臣时曾接纳“政治青蛙”,即在2004年以行动党旗帜中选后,于2007年跳槽至国阵的前马口(Bahau)州议员。

“之后,我希望各党能一起支持在国会制定反跳槽法。”

“让政治有点尊严。”

莫哈末哈山昨天透露,马六甲州选举的28名国阵候选人须在公布候选人名单前签署法定声明,从而防止他们中选后跳槽。

“这旨在维持国家尤其是马六甲政局的稳定。目前国会和州议会尚未立法反跳槽,因此我们必须准备宣誓书,准候选人在明天钦点前,需要签署两三份文件。”

348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积分
12177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2-2-10 21: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传跨党派下周磋商反跳槽法,修宪门槛成重点

Feb 4, 2022 5:12 PM  更新: 8:14 PM

政府或在下周举行跨党派的议员汇报会,为拟提呈国会的反跳槽法和限制首相任期推行新一轮的汇报和磋商

多个消息来源透露,国会议员都收到掌管法律事务首相署部长旺朱乃迪的邀请,以出席2月9日于国会举行的汇报会。

一名国会议员透露,政府看起来有意在3月的国会会议提呈有关法案。

“我们预计将参与讨论有关反跳槽,及限制首相任期不超过10年的法案。”

“我们也希望会听到政府有关进一步修宪的建议。”

据悉,政府在去年12月22日已举行过一次跨党派汇报会。其实,旺朱乃迪自去年8月上任以来,已和跨党派国会议员举行不同的讨论会议。

首相依斯迈政府去年9月与希盟签订“政治转型与稳定备忘录”,这次的反跳槽和限制首相任期法案也是双方所同意推动的国会与行政改革。根据协议,反跳槽法等相关法律必须最迟在2022年落实。

限制首相任期其实是希盟2018年的竞选宣言,只是希盟政府未及落实就已垮台。

反跳槽法则是在2020年2月的喜来登政变后,才引起更多的关注。反跳槽法的支持者认为,落实这项法令将可带来相对的政治稳定,不会因为议员跳槽而导致政权更迭。

全球例子并不多

全球许多国家都立法限制行政首长任期,但立法限制议员跳槽却并不多见。纽西兰和英国在近4年才立法限制议员跳槽。

根据一些出席12月22日汇报会的国会议员告诉《当今大马》,政府正参考数个拥有反跳槽法国家的例子,包括印度、新加坡,以及近年才立法的纽西兰和英国。

以罢免机制取代

去年9月,巫统边加兰国会议员阿莎丽娜有意向国会提呈个人议员法案,要求政府立法反跳槽。

她当时所提呈的反跳槽法,含有罢免选举(recall election)的机制,选民可以凭借该机制罢免跳槽议员,重启选举,预防议员跳槽至其他政党。

“罢免选举”制度也是净选盟等公民组织长期以来的主张。若选民不满当地议员跳槽,则可以发动联署及筹足签名,以便启动投票,罢免该议员和举行补选。

落实这种罢免选举制度的有台湾、美国、英国、日本等。举例来说,英国有《2015年国会议员罢免法》(Recall of MPs Act 2015),彼得伯勒区多达27.6%的选民援引该法推动联署,最终投票罢免议员奥纳桑尼亚(Fiona Onasanya),进而举行补选。

罢免门槛成关键

在英国,罢免选举法令允许10%的选民联署请愿,即可启动罢免机制。

一名国会议员表示,若大马采用这模式,会把罢免门槛设得太低,有可能导致法令遭滥用。

“大马的(联署罢免)门槛应该要多少?我们的投票率相对较高。如果(门槛)太低,这可能遭到滥用。”

以台湾为例,只要选区有百分之一的选民同意,就可以发起罢免议员的程序。之后,只要有10%的选区选民联署,就可以发动投票;而在正式投票,则至少需要25%的选民投票,投票结果才能生效。

至于新加坡的法令则相对简单。根据新加坡宪法第46(2)(b)规定,一旦中选议员不再代表当初参选时的政党,无论是遭到开除或辞职,都会自动腾空议席。

罢免机制有两大要点,一是罢免机制是否由选民主动发起,抑或实施被动同意权;另一点则是罢免的公职人员,是属于哪个政府层级。

台湾的罢免法适用于各层级的民意代表和首长,美国、瑞士、加拿大等国家则规定仅能罢免地方层级的首长、民代和官员。

修宪才是大关卡

无论如何,大马政府不论想采用哪一种模式,要落实反跳槽法的最大阻碍就是联邦宪法第10(1)(c)条文所保障的结社自由。

其他相关法令还包括第48条文,规定取消议员资格的条件,以及第54条文规定腾空议席的条件。

要修改这些宪法条文,必须获得国会三分之二议员同意通过。

政府为了落实跨党派协议的立法和修宪条件,已设立跨党派技术委员会来草拟法案。

政府方面的代表有旺朱乃迪(砂盟)、安努亚慕沙(国阵)、达基尤丁(伊党)、韩沙再努丁(团结党)以及东姑扎夫鲁(独立上议员)。

希盟的代表则有法米法兹(公正党)、赛夫丁纳苏丁(公正党)、沙拉胡丁阿育(诚信党)、哥宾星(行动党)以及陆兆福(行动党)。



列举受贿跳槽五大案例,林冠英抨反贪会无作为

Feb 10, 2022 2:18 PM  更新: 2:41 PM

反贪会主席阿占巴基昨天的“难证明议员受贿跳槽”言论,引来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的非议,更列举5大案例,力证反贪会毫无作为。

林冠英今天发文告表示,反贪会应该交代,为何部分在野议员为了官职而跳槽至政府阵营,却不受法律对付?

他首先以自己的经历为例,声明即使没有证据或录音,但自己依然会挨控贪腐。

“如果事情果真像他所说这样,那为何我的个人银行户头或现金中,即便没有发现任何贪污而来的不义之财,亦没有任何关于我跟别人索款的录音,但我仍然被指控贪腐?”

他点出,贿赂未必仅限于现金,出任官职或官企高职也是贿赂的一种。

林冠英也是前槟州首长。他目前一共面对4项控罪,即利用职权索贿330万令吉、索要槟城海隧计划日后10%盈利的贿赂,以及不诚实地挪用两片总值约两亿令吉的槟城公有土地。

此案将在3月23日继续审讯。

促交代未追究原因

以下是林冠英列出的5宗案例。他要求反贪会清楚交待,为何没有采取对付行动?

1.    民兴党纳闽国会议员罗兹曼在2021 年 10 月 14 日的文告中清楚声明,由于拒绝从民兴党跳槽到执政党土著团结党党,结果被控五年前担任纳闽港务局 (LPA) 副主席时涉及贪污。

2. 在一段录音中,前首相慕尤丁建议以政治职务和官联公司职位来换取政治支持。巫统话望生国会议员东姑拉沙里以违宪为由,拒绝委任他为国油顾问献议。巫统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则拒绝出任国能主席一职。

3.    地不佬国会议员锺少云背叛公正党,倒戈支持慕尤丁,后来他坦承慕尤丁承诺给他职位和平台,让他帮助重建国家经济,令人质疑这是促使他跳槽的诱因。

4.   在瓜拉冷岳国会议员西维尔倒戈支持慕尤丁后,反贪会旋即冷待西维尔的案件。前首相纳吉指出,有关案件涉及7820万令吉。

5.    5名公正党议员拒绝威胁利诱,以换取他们对慕尤丁的支持。这5名议员分别是必打丹国会议员阿旺胡赛尼、巴东色海国会议员卡鲁巴耶、和丰国会议员柯沙文、美里国会议员张有庆和士基央国会议员娜塔拉。反贪会并没有采取行动对付试图策动他们变节的人。

昨天,反贪会主席阿占巴基承认,反贪会确实接获“人民代议士收钱跳槽”的举报,不过这些指控难加以证明。



确有“议员收钱跳槽”投报,但反贪会直言难以证明

Feb 9, 2022 3:53 PM  更新: 3:59 PM

反贪会主席阿占巴基承认,反贪会曾经接获举报指有人付钱要人民代议士跳槽。但他直言,反贪会难以证明这些指控是否属实。

《自由今日大马》今早报道,阿占巴基昨天在反贪会办公室外向媒体证实此事。

“我不否认反贪会曾经接获有关举报,但没有任何案件可证明有人付钱一事。”

因此,他重申支持效仿他国的作法,落实政治献金法令。

他说,如此一来,政治人物才能向人民证明,他们处事透明和廉正。

“我们现在没有政治献金的相关法令。如果政治人物和国会制定这项法令,我们应该予以支持。”

难区辨献金与贿金

阿占巴基说明,政治献金法令可以协助确认,政党的资金来源不是来自不法管道。

他指称,尽管现在难以区辨政治献金与贿赂,但一旦接获举报,反贪会依然会展开调查。

“我们不知道政治献金的来源,担心那是不法资金。”

“我们需要制定法令的目的,是为了管控政党的资金,避免来路不明。这是因为这些资金可能是来自不法来源。”

反跳槽法案或呈国会

阿占巴基去年10月配合反贪会54周年庆,接受《马新社》访问时说,大马目前没有政治献金相关的法令律,但国家施政、廉政及反贪中心(GIACC)正在准备有关草案,以提呈给反贪特别委员会(JKMR)。

希盟前朝政府执政时期,原本打算在2020年提呈《政治献金法案》至国会,惟后来遇上喜来登政变而搁置。

1月20日,掌管国会和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旺朱乃迪透露,政府同意在来临的国会会议中提呈反跳槽法案。之前传出消息指政府今天或举行跨党派汇报会,为拟提呈国会的反跳槽法等事项汇报和磋商。

新一季的国会会议将从2月28日起举行。



诗华日报

韩沙:跳槽至土团非青蛙 “迁移是离开愚昧”

2021年11月19日

(马六甲19日讯)国盟总秘书拿督斯里韩沙再努丁表示,离开巫统而加入土团党的党员和领袖并非“政治青蛙”,而是想离开有问题的领袖,并从“愚昧”中迁移(berhijrah)。

韩沙再努丁也是土团党总秘书,他说,离开巫统的领袖和党员选择了土团党,是因为看见该党是更好的帮助人民的平台。

“许多离开巫统的人不是政治青蛙,而是想从充满各种问题的团体迁移,而(这个团体)当时是由拿督斯里纳吉领导。”

“这导致人们逃离巫统,迁移并离开他们所做的愚昧事情是更好的选择,离开那些问题,找到一个更好的地方来帮助人民。”

他今日在面子书上传的视频中,针对纳吉说在马六甲州选投票给国盟和希盟等同于投票给政治青蛙的说法,作出上述回应。

至于有关国盟在马六甲各地张贴党主席丹斯里慕尤丁的照片一事,他说,这展示了该党对慕尤丁领导的信心。

他表示,那些质疑这项举动的一方,是因为对他们党领袖感到“丢脸”。

韩沙再努丁指的是在整个马六甲州选举竞选期间,都没有将他们主席照片展示出来的希盟和国阵。

“他们不敢放是因为担心人家说,这是有问题的人,他将在之后领导我们的候选人。”

“这就像是缩头乌龟,我们敢于张贴“阿爸疼爱马六甲”(Abah sayang Melaka)的照片,因为想展示他(慕尤丁)将带领和劝告国盟候选人。”

“可能他们羞于展示他们党主席的照片。”



公平选区拨款应成政治文化 陆兆福:可杜绝跳槽事件

2021年11月26日

(芙蓉26日讯)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认为,公平选区拨款给朝野议员必须成为政治新文化,不只让议员更有效服务人民,也可杜绝跳槽事件,而这也是希盟与政府签署谅解备忘录中的重要议程之一。

陆兆福今日在芙蓉颁发援助给水灾灾黎后,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如今常发生的跳槽事件,原因之一是跳槽议员认为选区拨款不足,因此跳槽以获得更多选区拨款。

“这是他们的理由,他们说在野党拨款不足,无法援助人民和发展选区,所以才会跳槽,不管这个理由是不是事实。”

“所以除了修正宪法以反跳槽,我们也应该要有新的政治文化,即公平拨款给所有议员,不管在朝还是在野。”

“就像在我的州属(森美兰),我认为县行动理事会、县发展理事会等的会议,理应邀请朝野出席,但现在通常只邀请政府代表,所以我希望能改变这点。”

陆兆福强调,希盟与政府签署谅解备忘录中的重要议程之一,就是要落实公平选区拨款议程。

“在9月13日签署的谅解备忘录中,我们注重的其中一个议程是公平选区拨款,所以我们才会与政府签署,除了能稳定政治和改革司法,也希望人民能从公平选区拨款中受惠。”

他强调,已建议森州政府落实公平选区拨款,同时希望刚拿下马六甲州政权的国阵也能落实这项议程。

针对谅解备忘录,陆兆福认为,这也是一个新政治文化,即虽然政治理念不同,在选举中是对手,但不阻政党之间协商,并以国家和人民利益为主。

“所以我认为这项政治新文化在几个月前(通过签署谅解备忘录)已形成,我们现在不时会与政府代表开会。”

“每两个星期我们会和政府代表及部长见面,讨论谅解备忘录的落实进展,我希望这成为政治新常态。”

针对砂州选举,希盟3党将采用各自的党标志出战一事,陆兆福说,这已是砂州希盟的惯例,上届州选也是使用个别政党的标志上阵。

“这无关希盟在马六甲州选惨败一事,根据过去选举的历史,砂州希盟是使用各自的党标志出战州选。”

“我也相信,这是他们根据当地的政治情况而作出的决定,砂拉越很大,竞选活动很难进行,这和西马不一样。”



邱庆洲:反跳槽法令 应包括政党在内

2021年11月27日

亚庇27日讯|马来西亚的政治已经从「值得信赖」,转向「个人利益」为导向。

由于这种不良情况,民选政府可能会在一夜之间垮台。人民/选民是否有权阻止、发言或惩罚?没有现行法律可以阻止这种情况发生,因为没有可行的反跳槽法令。

前亚庇国会议员(2008年至2013年)和前沙巴州议员(2013年至2018年)拿督邱庆洲认为,如果仅仅附上一项禁止民选议员反跳槽的法律,是不够的。

「政党间为了攫取政权而联合起来,造成大势力,这是否经过人民的同意或认可?」这是现有的最大问题,这已经导致了几轮政府被推翻并创建新的后门政府。这对国家和人民有利吗?答案很明确,赢家是政客,输家是人民。

拿督邱强烈建议反跳槽法令应包括额外的部分/章节,以限制政党对选民的背叛行为。特别是那些使用非法旗帜未经注册的、所谓的「政治联盟」。这一行动迷惑了选民,引诱他们的相信和信任。整个政局可以被扭转和改变,以确保自己能得到政权。这些背叛行为应该受到惩罚。

「必须有这项法律来阻止政党玩弄手段。玩弄人民的政党应该被解除和受惩罚。他说,人们对政党的不良行为已感到非常失望及愤怒。」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22-8-8 08:47 P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