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8|回复: 1

纳兹里:各党党鞭同意修正法令阻跳槽

[复制链接]

307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356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20-9-17 11:25: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诗华日报

纳兹里:各党党鞭同意修正法令阻跳槽

2020年9月16日

(吉隆坡16日讯)巫统硝山国会议员拿督斯里纳兹里表示,国会各政党党鞭“原则上”已同意推动一项修正案,以终止议员跳槽的威胁。

纳兹里也是国会跨党派选举改革委员会主席,他说,各党党鞭是在一场非正式的会议上,商讨此事并达成协议。

根据《Malay Mail》报导,他指出,他们建议修正1957年选举委员会法令,以落实“政党名单”(party-list)制度,即让选民选党不选人。

他说,上述建议只需获得国会简单多数票通过即可。

“是的,各党党鞭进行了一场非正式会议,基本上我们都同意,所以这是为什么我们现在要开始走程序,我们会在10月6日与选委会见面。”

“最重要的是,我们要有推动这建议的政治意愿,我们只需要简单多数票,我们无需获得国会三分之二票数修宪。”

他也说,如今朝野政党都谴责跳槽的行为,因此他决心要推动改革,以确保这行径能永远消失。

纳兹里也以沙巴州选举为例,一切起因正是沙巴前首长丹斯里慕沙阿曼拉拢议员跳槽,才导致最终必须选举。

他坦承,巫统议员也涉及了拉拢议员跳槽的举动,因此他才决心要实施反跳槽法令。

“我相信所有国会议员都会支持这修正案,若他们不支持,就表示他们接受跳槽的行为。”

主张不要以个人名义参选的纳兹里表示,上述修正案确实不会涵盖独立议员,而这也是选民投选独立议员所要承担的风险。

“是的,你必须与他们(议员)相处5年,这是你的选择。”

“无论如何,若要组建政府,你会投选政党,怎么能投选候选人?你不能,因为是政党组成政府,不是个人。”

询及是否支持修宪以阻止议员享有结社自由时,纳兹里则不同意采取此措施。

他说,每个人都必须享有平等的自由。

他也说,他所倡导的是,若选民只投选政党,一旦有领袖跳槽,政党将会提名替代人选补上,因此无需再举办任何补选。



亚洲时报

哥宾星曹观友吁沙人民 投选泛民兴党 赢2/3议席

2020年9月17日

(本报讯)民主行动党全国署理主席哥宾星及槟城首席部长曹观友昨日异口同声呼吁沙巴人民在本届沙巴州大选中严惩青蛙,并确保泛民兴党联盟一举攻下三分之二议席。

哥宾星指出,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领导的沙巴州政府是勇敢、廉洁及可信赖的政府,而在面对不负责任议员跳槽时宣布解散州议会还政于民,是非常勇敢的决定。

他表示,选举的目的就是让人民投票选出心目的人选,如果政府做不好的话,反对派就应等到下一届选举来挑战。

他是在泛民兴党联盟候选人于亚庇达迈商业区举行的与民交流会,为来自行动党的该联盟候选人站台造势时发表演说时这麽表示。

曹观友在致词时指出,本届沙巴州选不仅决定沙巴将来,也影响大马将来;因此,沙巴人民应团结一致展示强大的力量,以实际行动拒绝政治青蛙,通过手中一票向国盟政府发出明确信息。

他说:「这次州选是沙巴人民的第二次机会,以重演上届大选的光辉历史。」

他也赞扬沙菲益是开明中庸的领袖,在他治理下的沙巴是大马民族团结合作的典范,多元与结团结成为沙巴的强项,沙巴人民必珍惜得来不易的一切。

曹观友:沙反跳槽法可行

●提到制定反跳槽法律时,曹观友指出,沙巴制定反跳槽法律是可行的,州政府只须参考世界各国推行的反跳槽法律,并在州议会通过相关法案即可。

他表示,沙巴需要反跳槽法阻止议员跳槽,以确保政治稳定,赢得政权的一方可以专心推动惠民发展计划。

他指出,至于槟城州政府本身将在下月召开的州议会会议援引反跳槽法律,动议悬空4名变节议员的州议席。

曹观友指出,各界不应先入为主,认定联邦法院在1991年裁决吉兰丹反跳槽法违宪为先例,沙巴拟订反跳槽法律亦是行不通的。

他说:「联邦宪法下的人民自由结社权定义很广,可以根据不同情况作出不同的解释,是否包括议员跳槽有商榷之处……这是因为议员是由人民选出,肩负捍卫人民权益的责任,议员跳槽是背叛人民。」

陈泓缣:大混战各有目的

●亚庇区国会议员陈泓缣在致词时指出,今次州选举有447人愿意付出8000令吉按柜金来参选,当中不少候选人肯定是各有目的。

他说:「否则的话,他们不会那么闲空,而且还要冒着赔上8000令吉的风险……就如爱沙党斯里丹绒候选人,还在隔离中,相信只有投票日才会出现;而自民党自称有很多领袖,但冰古候选人却是来自行动党基层。
「我认为这是不简单的事。所以选民的票一定要集中,全部投给民兴党。」

希盟民统:沙菲益从未建议 与菲磋商索土问题

(本报讯)沙巴希盟及民统昨日发表联合声明指出,首席部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从未建议联邦政府与菲律宾磋商解决所谓的「沙巴索土」问题。

据指出,沙巴民兴党大会主席拿督刘伟强早前在国会紧急动议辩论反对菲律宾国会外交委员会通过在护照加印沙巴地图一事,甚至建议如果菲律宾一意孤行,大马应中断与菲律宾外交关系。

「首席部长只是说明根据联邦宪法,外交事务是联邦政府的责任,任何指首长建议大马与菲律宾磋商解决所谓的『沙巴索土』问题,是完全没有根据的。」

该联合声明由沙巴希盟三个伙伴政党沙巴行动党代主席拿督潘明丰、沙巴公正党主席拿督刘静芝、沙巴诚信党主席拉希鲁拉迪古及民统主席拿督威弗烈丹高共同发出。

据指出,沙巴人民早已在柯波委员会调查行动中表明要沙巴参与组成马来西亚,这也已得到联合国的承认。

「现在是联邦外交部必须采取行事解决问题。」



指国阵持异议是他们的事 阿兹敏挺哈芝芝任首长

2020年9月16日

(本报讯)尽管土团党全国主席丹斯里慕尤丁早前「钦点」该党沙巴主席拿督哈芝芝诺为沙巴首席部长人选受到国阵的异议,但土团党最高理事拿督里斯里阿兹敏昨日却力挺哈芝芝任首长。

他说:「在听过哈芝芝的演讲后,我毫不犹豫地说,他绝对有资格出任沙巴首长。

「这不是我的个人看法,首相慕尤丁也如此认为,人民需要值得尊敬的首长,没有人比哈芝芝更为适任。」

阿兹敏是在斗亚兰团结党竞选中心举行的竞选集会上致词时这麽表示,在场的有哈芝芝及团结党秘书长拿督加布加欣。

哈芝芝及加希分别在届临的州选中捍卫苏拉曼及担波罗里。

针对国阵表明首长人选未有定案时,阿兹敏说,那是巫统及国阵的看法,而国盟已经有明确的人选,「就像首相先前造访沙巴时所说,我们已有明确的人选。」

「我认为他(哈芝芝)应该获得机会带领沙巴人民,愿上苍保佑。」

询及其立场会否惹来盟友不满,他说:「慕尤丁已经公开说明国盟首长人选就是哈芝芝,他有能力领导州政府,我们必须确保沙巴人在选举时知道此事。」

跳槽仍反映政治成熟

●另一方面,虽然议员跳槽受到许多选民的责罵,但哈芝芝在受访时却表示,在沙巴是以正面看待此事,及反映政治的成熟。

他说:「在沙巴,我们必须更换政党,因为必须配合联邦政府,我们必须与联邦政府同一阵营,以带来经济及各方面发展……别人说是跳槽,但我们成熟看待这些事,我们不争吵,还可以坐在同一桌。」

他表示,来到大选时彼此间还可以交流意见,但沙巴需要的仍是一个稳定政府。

307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356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0-9-30 21:00:46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纳兹里:议员跳槽犹如妓女卖淫

2020年8月18日

(吉隆坡18日讯)朝野国会议员支持成立国会选举制度改革核心小组,以禁止议员跳槽,并由巫统硝山国会议员拿督斯里纳兹里出任主席。

纳兹里今日在国会媒体室联同数位国会议员一起召开记者会时形容,议员跳槽是一项非常丢脸、羞耻及不道德的行为,犹如妓女卖淫。

他指出,如有阻止议员跳槽的修正案带至国会,届时还有政党人士不认同反跳槽法案,那选民应该在来届大选不要投选他们。

他说,跳槽引起政局不稳的问题已经超过30年,至今都没有解决,即便过去曾有反跳槽法令,但最终法庭判决认为该法令违反人权和抵触宪法。

“但这些问题都是人为的,所以我们要设法一劳永逸地解决跳槽的问题。”

他说,各大党都决定参与该小组,而改善选举机制和解决跳槽问题对各党、国家和人民都有好处。

另外,行动党国会议员陆兆福指出,成立该小组旨在改善我国选举机制和方式,解决议员跳槽问题,小组会在6个月完成有关报告提交给政府,以便修正相关的法案。

他指出,议会联盟(IPU)在今早的会议一致通过成立该核心小组。

他说,他和纳兹里在两周前已会见国会下议院议长拿督阿兹哈哈伦,向议长表明成立该小组的意愿,并已获得议长的同意。

他指出,这项决定是随著纳兹里早前在国会,针对国家元首施政御词进行辩论时,所提及的选举制度改革建议促成,而改革选举制度旨在遏制议员跳槽所导致的政局不稳课题。

询及这个小组会有多少成员时,陆兆福则说,国会选举制度改革核心小组并没有限制参与人数,只要有意加入的国会议员,都欢迎一起加入讨论。

另一方面,询及土著团结党主席丹斯里慕尤丁表示,土团党最高理事会已经同意加入“全民共识”(Muafakat Nasional)一事,纳兹里对此则表示欢迎,并表示他就是“全民共识”的中坚支持者。

他说,他是最早表示希望慕尤丁重返巫统的人,因为慕尤丁之前是被踢出党的。



单修选举法反跳槽?律师警告恐有违宪后果

2020年9月21日

(吉隆坡21日讯)对于前首相署部长兼巫统硝山国会议员拿督斯里纳兹里建议修改1957年选委会法令,以遏制议员叛变后受到威胁的现象,但律师认为这必须修宪才能成事。

最近,纳兹里表示,国会各政党党鞭“原则上”已同意推动一项修正案,以终止议员跳槽的威胁。

纳兹里也是国会跨党派选举改革委员会主席,他说,各党党鞭是在一场非正式的会议上,商讨此事并达成协议。

他指出,他们建议修正1957年选举委员会法令,以落实“政党名单”(party-list)制度,即让选民选党不选人。

他说,上述建议只需获得国会简单多数票通过即可。

对此,2名执业律师尼占(Nizam Bashir)和西华南淡(Sivahnanthan Ragava)不认同纳兹里观点。

根据《Malay Mail》报导,尼占表示纳兹里的建议会抵触宪法第10(1)(c)条款,因为此条款已清楚阐明,所有公民皆有结社的权利,所以任何议员随着政治倾向的改变,选择加入别的政党并无不妥。

“这项建议似乎限制公民的权利。”

他说,他知道国会可能通过一些会违宪的法律,不过,宪法是准许国会在第10(2)(C)条款下,制定一个反跳槽法令限制国会议员或州议员,像青蛙一样跳槽,这是为了维护国家安全利益、公共安宁或道德原则。

至于纳兹里建议落实“政党名单”(party-list)制度,即让选民选党不选人,尼占直言:“1958年选举法令和1957年选委会法令涵盖选举的规范与管理,并没有规范候选人中选后的举止。那么且看到时建议怎么修改,再来判断这项建议可不可行。

“这段期间,我坚持联邦法院对丹州议会与诺丁沙烈(Nordin bin Salleh)的案件判决。”

吉隆坡高庭1991年在诺丁沙烈的案件中,已宣判吉兰丹的反跳槽条文属违宪,当时法官裁定联邦宪法第10章(C)条文中所提及的“道德”只限于“性道德”而非“政治道德”,此外,限制结社自由属于联邦政府的权限,而非隶属州政府。

“别忘了,外界还有其他要遏制跳槽或倒戈的建议书。现在立即想到的是“罢免选举”(recall election),但愿最后能达到遏制议员跳槽的宗旨。”

另外,西华南淡也说,纳兹里的建议需要修宪才能实现。

“宪法是我国最崇高的法律。若大马制定任何与宪法有冲突的法律,那么有关法律就是违宪。我们需要修正的不仅是选委会法令,也包括宪法。”

另外,大马律师公会宪法委员会联席主席邱进福(Andrew Khoo)认同纳兹里说法,即修改选委会法令就足够了。

他解释,虽然宪法允赋予结社的自由,但同样允许国会通过法律来约束权利。

“因此,宪法早有说明能用法律来约束权利。

“而且还有附带条件,即国会为了某些原因而约束权利。那么纳兹里身为律师,其实没错。实在没必要修宪,因为早有权利的约束。

“换言之,当你谈及法律,你就是在说着国会的法令,不是修改宪法。那么他们可以立法的。”



亚洲时报

议员今后无法随便跳槽! 选改员提议员罢免法

2020年8月13日

(本报讯)国州议员以后不能再随便跳槽!选举改革委员会将于本月杪提呈予政府的选举改革报告中,建议实施议员罢免法律,进而杜绝一再影响沙巴乃至全国政局的「青蛙议员」问题。

据指出,这项法律有别于外国的全面罢免法,前者只主张应对议员跳槽,而非如外国般无论任何理由,皆可发动罢免。

所指的罢免法,即是一旦议员跳槽,选民可以联署要求选举委员会展开第一轮投票,如果达到某个门槛,即可正式表决罢免。

选举改革委员会主席丹斯里阿都拉昔阿都拉曼日在亚庇主持选改工作坊开幕礼后表示相信目前虽是国盟新政府,始自前希盟政府时期的彼等研究得出的有关建议不会白费。

他表示,彼等将向政府提呈49项建议,包括克服议员跳槽问题。

他说:「我已会见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他保证支持继续推动选举改革工作,我们对此感到高兴……不是直接修正联邦宪法,我们可以修改一些法律或拟定一些新机制,以做到阻止议员随便跳槽。」

无论如何,阿都拉昔表示无法预测国盟政府何时立法或制定该新机制,「政府在接获我们的报告后,可能还要另设委员会来加以落实。」

淨选盟:不必修宪

●亦出席该开幕礼的大马淨选盟全国主席范平东表示,制定有关规定若得涉及修宪可能会比较困难,但选改会的建议会比较容易落实。

他表示,大马不宜实施过去曾实施、惟已被联邦法院宣判违反联邦宪法而无效的反跳槽法律,因为该法律规定一旦议员离开他当选时的政党,就得失去议员资格,进而引发干预自由结社及其他不公平的问题。

他说:「有时一名议员跳槽是有其正当性的,例如他所属的政党或主席乖离原则,例如涉及贪污而不改变,议员只好离开;又如敦马哈迪等人的情况,在土团党斗争中被开除,如果按照传统的反跳槽法律,他们的议席就得悬空了。」

另一方面,阿都拉昔表示,选改会也建议选委会必须改变「无牙老虎」身份,因为若要减少我国选举违规案及推动我国成为真正民主国家,选委会必须被赋予一定的执法权。

他指出,唯有赋予选委会执法权,后者在执行监督选举的任务时,才能不必再依赖警方和其他机构来执法。

他说:「现在的选委会是没有牙的,甚至连开出罚单的权力都没有,改革之后,选委会可以把违规者『咬上一口』。」



光华日报

【反贪会特稿(上)】封堵舞弊漏洞 反贪会重点出击

2020年9月30日

反贪污委员会主席拿督斯里阿占巴基说,反贪会这两三年将会把人手聚焦在滥用资金、公款及国家安全的课题,尤其是涉及执法单位、采购及高度关注的贪污,协助国家降低舞弊漏洞及达到高收入。
【反贪污委员会主席-拿督斯里阿占巴基】
反贪会这两三年将会把人手聚焦在滥用资金、公款及国家安全的课题,尤其是涉及执法单位、采购及高度关注的贪污。

“我的目标是降低国家的舞弊漏洞。”

这名掌管反贪会逾半年的主席说,他没有特定设下必须完成案件的数据,最重要是解决对国家影响深远的案件。

他说,泛滥的贪腐会拖垮国家经济,采购成本的提高也会影响国家的传递系统,尤其国家现处于经济紧缩的状况,无法给予更多拨款,善用现有人手资源非常重要。
现今的贪污舞弊已倾向于组织性的经济犯罪。

他强调,在国家经济受到冠病疫情影响下,反贪会有责任协助国家降低舞弊漏洞及达到高收入,优先处理任何影响国家的课题。

“但这不代表我们没有关注其他案件,只是现阶段会聚焦在与贪污有关的经济罪案。”

“我们要求所有政府行政人员、公务员,社会与商界了解这一点,并与反贪会一起肃贪。”
社会的合作是反贪的一大助力。

他说,2009年反贪会法令第17A条文,就是要打造干净及零贪污的经商环境。

“之前是对付涉及贪污的人士,但实际上,有关人士透过行贿的方式为公司取得项目或好处,而在很多情况下,有关举动是获得最高管理层的允许。”

他续说,这项法令生效后,若有员工涉贪为公司获得项目,企业公司也可受到对付,因此法令的存在是扮演防范效应,而非惩罚。

“反贪会也与前主席丹斯里阿布卡欣领导的国家施政、廉正及反贪中心(GIACC)合作,执行2019-2023年的国家反贪蓝图。”

投报须有凭据   鼓励挺身告发贪腐

阿占巴基说,反贪会一般上不太理会匿名信投报,除非有关匿名信具有完整的资料及文件。

他说,该机构有一个资料评估小组会讨论投报的事宜,若觉得有调查的基础就会展开调查。

“基本上我们不太理会匿名信,我们鼓励人们在吹哨者保护法令下投报。”

“即使匿名信,但若是包含所有完整的文件,我们就会核实有关资料是否可以采信及值得调查,或者我们也曾经因为同样的案件接获类似的资料……若一般上只是指控某些人的匿名信,我们很少理会。”

阿占巴基说,若投报者前来提呈名字及电邮等等就会受理。
从小学开始灌输反贪意识。

别担心!   吹哨者受保护

阿占巴基披露,从2016年至2020年期间,有231名投报者在2010年吹哨者保护法令下受到保护。
告发涉贪者将受到保护,对付举报者会受到惩罚。

他说,该机构是首个采取这项法令的机构,毕竟要投诉者前来投报是困难以及巴仙率低的事情,因此反贪会会保护举报者。

他指出,该机构在过去两三年调查有关政府税收漏洞的消息就是源于吹哨者。

反贪会今年9月18日也是首次援引2010年吹哨者保护法令10(3)(b)条文提控一名公司高层,该名高层因其职员向反贪会举报涉贪行为而开除该名职员。

青蛙收钱跳槽?   迄今无实据

阿占巴基表示,至今仍没有证据证明任何政治人物收钱跳槽。

“至今没有证据显示此事,尽管有些方面提供资料,却拒绝合作。”

他是针对反贪会会否调查跳槽的国州议员涉嫌滥权或受贿,以及会否向政府建议禁止党领袖这么做时,如是表示。

他也说,至今没有任何法令禁止议员跳槽,这也是在反贪会权限以外的事情。

“若有反贪元素,例如政治人物接受款项跳槽的事情,就会展开调查。”

破最大宗贪腐案   1MDB

一马发展公司的课题,是反贪会成立以来侦破最大宗的反贪案件。

阿占巴基说,一马公司课题是其中一项国际认可反贪会解决的案件,不过,他以案件尚在审讯中而不愿多谈。

“我们还在与其他单位合作如何追讨款项,如美国、瑞士、英国、新加坡及阿联酋,这是一宗还没有解决的案件,还需要多方斡旋,尤其是美国。

他说,由于这涉及外国的司法权限,所以需要很长的时间。

另外,针对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儿子里扎及前沙巴首长慕沙阿曼的案件导致许多人质疑反贪会,阿占巴基认为,这是总检察署根据实际考量所作的决定。何况,总检察长较后也透过声明解释这是有条件性的释放。

他强调,尽管他已经多次强调,民众必须理解,反贪会是一个执行调查任务的单位,检控权是在总检察署权限。

“反贪会秉公处理所有的案件,绝不偏袒任何一方,包括高度关注案件,若发现当中有贪污因素就会开档调查,若总检察署认为没有贪污元素就不会提控。”

委员会任命主席涉修宪    须三分二议员同意

阿占巴基说,首相主持的内阁反贪委员会已经同意通过宪法程序来委任反贪会主席,由于这些涉及修宪,因此必须获得国会三分二议员的同意。

“按照宪法程序委任反贪会主席不是新课题,总稽查司、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及总检察长都是在宪法下委任。”

在现阶段,反贪会主席是在首相推荐及国家元首同意下委任。

“政府也同意设立反贪服务委员会(SPPR),同样需要修宪,获得三分二议员的同意来通过。”

他说,这是反贪会提出的建议,正如其他单位如警方服务委员会及司法服务委员会般来处理反贪会官员的委任及革除事宜。

承前启后   秉持专业

在一个被视为不稳定的情况下,原任副主席拿督斯里阿占巴基接过了主席的棒子,阿占巴基坦言,前任主席拉蒂花在任期间,不曾改变任何反贪会的原有政策。

他也强调,本身会继续反贪会的政策,只是分别在于实行政策的风格,2017至2020反贪会策略蓝图以及反贪会的理念与宏愿将会继续。

他说,拉蒂花任期虽短,但是她在反贪方面对国家贡献良多,他代表反贪会向拉蒂花致谢。

询及前主席拉蒂花的骤然辞职会否对反贪会造成影响,包括形象上的影响?阿占巴基说,他本身是第15任主席,这是获得国家元首委任的职位,任何出任此职者都必须按照法律赋予的职能执行任务。

阿占巴基是于今年3月9日接替辞职的拉蒂花,掌管反贪会。

他坦言难以控制社会大众对反贪会的看法,最重要是反贪会抱持专业态度来执行任务。

透明·问责    5机构紧盯反贪会

阿占巴基强调,反贪会是一个被5个独立机构监督的执法机构,以确保反贪会整体过程中的透明度和问责制。

他敦促人们必须相信反贪会按照符合反贪会独立、透明与专业的原则来执行任务。

他说,反贪会如香港廉政公署(ICAC)般独立,受到贪污事务特别委员会(JKMR)、反贪污顾问委员会(LPPR)、咨询与反贪污小组(PPPR)、行动评估小组 (PPO)、投委员会(JKA)的监督。

顾问委员会扮演政策与提醒的角色、反贪会咨询与防范顾问团则是教育与防范的宣导、投诉委员会处理与反贪会有关的投诉案件。

“反贪会行动评估团则是监督那些反贪会或副检察司建议关档的案件,我们不像以前只是向副检察司建议关档,或者副检察司可以随意关档,评估团在案件结案前必须先检视及提供看法,若不满意可要求重新调查。”

至于国会贪污事特别委员会是一个由朝野议员组成的委员会监督反贪会的表现,以便向首相提呈报告。

“我可以说这5个委员会是来自人民代表的监督,我们不能任意妄为。”

他说,反贪会与政治人物及社会大众紧密配合,让他们了解反贪会的作业,同时也提高社会大众及政治人物支持肃贪的工作。



【反贪会特稿(下)】大部分这样贪 抬高20%报价

2020年9月30日

反贪污委员会主席拿督斯里阿占巴基指出,根据该机构的调查显示,在公共领域的采购舞弊案件中,大部分比实价高了20%。

他说,从2015年至今的大部分案件是涉及政府采购的舞弊,这问题存在已久,只是以前在调查时可能缺乏专才。
反贪污委员会主席 拿督斯里阿占巴基

“大部分都是这样,采购时提高实价的20%,假设一项计划价值1亿令吉,为了贪污,对方就会提高价值20%--2000万加入计划中。”他透露,反贪会确实在调查相关案件,但不能进一步披露。

“也有一家负责道路工程的公司在交付服务时降低质量,因此需要有公共工程局的专才来协助调查。”

我国在独立后初期的贪污主要是公务员之间的贪污,如今则是倾向组织性罪案的经济犯罪。

反贪会从附属在其他单位的机构到2009年在“2009年反贪污委员会法令”下成为反贪污委员会,主要是当时的政治经济改变让政府意识到必须强化反贪会,尤其贪污活动已经倾向组织性罪案,导致很多政府部门在采购时面对许多损失。

前线不贪    打造零贪

阿占巴基说,只要前线人员没有贪污文化,外界就会认为有关国家是一个干净(没有贪污)的国家。
从小学开始灌输反贪意识。

他说,反贪会有两个宏愿,即成为全球优秀的反贪执法单位及将马来西亚打造成“零”贪污国家。

“不过,截至目前,没有国家是零贪污国家,我们必须拟框架朝向一个被视为很少贪污的国家。”

他举例,有一些国家展示前线人员没有贪污的文化,无论是关税局、移民局或警方皆零贪污。

他希望相关单位应致力纠正前线贪污文化,以免引起负面的观感。

电子时代    肃贪新挑战

鉴定贪污活动、社会给予的合作及大众的印象观感是反贪会至今所面对的挑战。

他说,今天的贪污不再是以往那种直接的贪污方式,或可以根据一个人的生活方式来追查。

“现在是经济罪案,他们有很多方法来逃过法网,现在肃贪要更深入,以前可以根据一个人的生活方式来追查,现在可能也看到,但是法律要我们证明他们的贪腐源头,他们的钱藏在哪里,这需要我们官员的高技能。”

“还有一个挑战是电子交易的存款,这已经开始泛滥,让我们及警方难以追查,法律需要我们证明有关罪行,我们必须知道并得到相关证人协助。”

他续说,社会大众至今只停留在谈课题的层面,要他们提供有关贪污的详细资料并不容易,反贪会必须自行追查。

“我们尽量让社会了解,我们认为我们采取正确的行动,但是社会总会从单一角度认为我们的行动不正确。”

“我知道社会的需求,这些也是我的关注,也需要在肃贪方面遵守三个原则,社会挑起的问题我们将会尽力完成。”

他说,就算不在反贪会监督范围的课题,例如流传执法单位涉嫌包庇非法活动等事件,他们也会尽快回应。

“但我们也希望大众了解我们的困难,就算是新课题也是我们关注的焦点。”

曾有一些单位指控反贪会粗暴对待录口供的证人,反贪会已经发表声明否认,若确有此事,绝不包庇涉及的官员。若指控虚假,反贪会也会报警促请警方展开公平的调查。

“就以近期的案件为例,我们将会向警方提供所有的证据展开调查,如闭路电视及行踪记录等。”

反贪会转型   强打经济罪案

反贪会正在拟2021至2025年新策略,当中包括聚焦人力资源的使用,同时会全面检讨2011-2013年的转型计划,提升官员技能。他说,反贪会从2013年至今的努力已经取得成果并进入第二阶段的转型。
在未来的反贪路上,阿占巴基与团队致力于打造专业有效的查案技能。

“第二阶段的转型包括提高反贪会官员的技能提升,例如经济鉴证方面的技能,调查官不能只是停留在一般的调查,应该精通各领域,尤其是经济犯罪贪污案件的领域,还有高瞩目的案件大多是涉及企业的案件。”

他指出,涉及经济罪案的案件需要更仔细的剥茧抽丝,以前反贪会多依靠外来专才协助,如今该机构已有12名相关专才。

他也鼓励官员自我提升,获取国内外的证书,反贪会已与诺汀汉大学合作,在反贪学院培训的29级及41级的学员以学分转移的方式在该大学延续相关课程。他说,反贪会正在拟2021至2025年新策略,当中包括聚焦人力资源的使用,以提高国家效益,其他则是防范、教育与执法的工作。

在反贪防范工作方面,他说,在疫情肆虐下会采取新做法,不再局限于传统的座谈会,也会透过电子运动“SPRM PUBG Mobile i-challenge”的电子挑战斗向Y世代传达反贪讯息,以及在小学5年级课程纳入反贪知识。

阿占巴基是配合反贪会成立53周年,接受媒体访问时,畅谈与反贪会相关的课题。

10月1日是反贪会成立53周年,反贪会会在登嘉楼举行周年庆,同时也为登嘉楼反贪会大厦开幕。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20-10-23 01:22 A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