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3|回复: 4

马哈迪公布新政党全名为“祖国斗士党”

[复制链接]

306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3060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20-8-15 20:03: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诗华日报

敦马公布新政党全名为“祖国斗士党”

2020年8月12日

(仕林河13日讯)前首相敦马哈迪今晚宣布“祖国斗士党”(Parti Pejuang Tanah Air)才是新创办政党的正式名称。

继今午透过Chedet部落格,透露将以“斗士”为新政党命名后,敦马今晚在仕林河出席其派系宣布仕林州席补选候选人的仪式上,正式公布新政党的全名,即“祖国斗士党”,

他随后在致词时强调,本身其实没兴趣再成立政党,也不是为了分化马来人,但因为土团党遭到慕尤丁“骑劫”,导致他连同6名国州议员等领袖被开除党籍。

“我们需要一个政党延续斗争目标,清除国家贪污及金钱政治的污名,而这个政党一定是要干净的,我们壮大祖国斗士党,广邀前土团党的党员及人民加入,一同为民族、宗教及国家的目标而斗争。”

此外,他也说,新创的祖国斗士党不如土团党主席兼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及沙巴青蛙议员般有钱,所以希望仕林州议席的选民能够通过是次补选,拒绝任何金钱政治,不要成为青蛙后代。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贪腐案已成为国际丑闻,令大马蒙羞,我希望仕林的选民能够做人做事都挺直腰,拒绝金钱政治,让大马重新成为亚洲之虎。”

同时,敦马形容国人已在纳吉的灌输下,道德观念败坏,凡事都以得到“好处”为先,但他却希望人民能成为有崇高道德的国民,为民族、宗教及国家斗争。



投入”祖国”怀抱 料8成土团党员将变斗士

2020年8月14日

(麻坡14日讯)前首相敦马哈迪宣布成立祖国斗士党,前柔州务大臣拿督奥斯曼沙比安预测,会有约70至80%的土团党员会退党,加入由敦马领导的祖国斗士党。

他表示,土团党党员退党的主要原因,是下届大选的议席分配方面很难取到满意的效果。以目前的趋势来看,巫统很明显的已采高姿态的态度。

“在之前的国盟全国议席谈判中,土团党要求50议席,但已被巫统断然拒绝。如果土团党获得15席也还不错,但从议席的分配谈判来看,土团党已看到巫统的强势。”

他说,在这种情况下,土团党不得不另寻出路,惟一切还等新党成立。

奥斯曼沙比安也是土团党甘拔士州议员,他是接受《东方日报》询问时,这么表示。

“巫统要的是大多数议席,绝不会应土团党的要求,把议席分配给土团党。巫统同时会优先照顾伊斯兰党。”

他说,土团党党员退党的另一原因是首相兼该党主席丹斯里慕尤丁和巫统合作,无法落实原有的斗争目标。

509大选后,奥斯曼沙比安出任柔大臣之初,曾拉拢数名巫统国州议员过档土团党。现年68岁的奥斯曼,也是多届甘拔士州议员。

另外,也是前柔州务大臣的土团党武吉哈逢州议员拿督萨鲁丁嘉玛在面子书贴文,表明支持慕尤丁的领导。

他批评,土团党巴莪区部一些党员质疑由国民联盟来领导国家,他形容持有这类意见的人犹如寄生虫。

“所有的土团党党员有责任确保国盟继续治理国家。党员的责任是确保党领导人慕尤丁的地位是稳固的。”

萨鲁丁嘉玛也是土团党巴莪区部署理主席。他说,他支持言论自由,但他认为,任何意见必须通过仔细的讨论,才来发表。

萨鲁丁继奥斯之后出任柔佛大臣,国民联盟执政后,他在州内阁出局。

柔州土团党有11名州议员,与巫统和伊党共组联合政府,巫统有16个州议席,伊党则有一个,加上一名独立议员(柏玛尼斯州议员张发虎)。



再次成立新政党 敦马影响力引关注

2020年8月9日

95岁的前首相敦马哈迪周五宣布,准备再次成立一个新政党,引起不少民众议论,这名政坛老将所领导的新政党,到底还能取得多大的影响力?

智库灵感中心研究主任莫哈末尤斯里教授指出,在希盟的影响力已经饱和的情况下,马哈迪的新政党还是有机会开创新格局,关键是马哈迪如何在合纵连横、各党派的政治势力角力中,进行谈判。

尤斯里称,一旦马哈迪新政党正式注册后,他肯定会开创新的政治版图。

“只有在强大的联盟集体进行合作,其政党才能面对第15届大选。”

他指出,在内部危机日益严峻的情况下,希盟的地位不如以往稳固,公正党与另2个盟党行动党及诚信党的关系,也不如以往盘融洽。

“希盟的势力已经饱和,在第15届大选已没有强大动力,与国民联盟/国阵/全民共识抗衡。

他说,这种情况下,将为马哈迪开拓与各方开展新合作的空间,这包括与沙巴民兴党、砂拉越政党联盟(GPS),以及巫统的希山慕丁集团或阿兹敏阿里阵营。

他说,除了这些派系外,马哈迪可能还会开创与希盟的行动党和诚信党展开新合作方式。

“希盟的内部关系现在不太融洽,如果有更强大的集体介入,无法确保行动党和诚信党继续留在希盟。”

“如果马哈迪能够成功地将这些政党团结成一个新联盟,那么其政党有潜力在大马政治格局中创造新局面。”

政治分析员潘永强博士也认为,马哈迪创立新政党可让他有更多政治操作空间,应对政治变化。

他说,如果情况出现变化,比如国民联盟经历变动,他可以拉拢希山慕丁,甚至是阿兹敏派系,因为这些人不可能选择加入希盟政党。

他指出,至于希盟内部万一因为安华因素,三党变得难以合作下去,也可能出现行动党、诚信党和马哈迪政党,组成新的反对阵营,排除安华阵营。

潘永强分析,如果马哈迪新政党加入希盟,就需要面对与安华的关系,受到安华的牵制,纠缠于希盟的政策、路线、首相人选问题。

“新政党不加入希盟,可以更为灵活,但也不代表不会与希盟合作,情况就像现在民兴党。由于民兴党不在希盟内,无需受希盟规定约束,不过它还是在反对党阵营内,保持与希盟的合作关系。”

缺少地盘 黄进发不看好新党

双威大学政治学者黄进发并不看好马哈迪准备成立的新政党。

他更断言,除非希盟愿意让出选区,否则当今“领先者获胜”(First Past The Post)制度,马哈迪新政党在国盟和希盟的夹击之下,必定会全军覆没。

黄进发回应《东方日报》问询时称,马哈迪新政党独立于希盟与国盟之外,是不肯认输的表现,同时旨在保持实力。

他认为,马哈迪新政党是采用大众路线或精专路线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地盘可以站稳阵脚。

根据黄进发分析,在当今“领先者获胜”的选举制度下,一般上选民会把选票集中在最有可能获胜的两大党,甚至会因为主政权的考量而只投给全国最大的两个阵营。

他说,如果看全国形势,马哈迪新政党夹在国盟和希盟之间,必定全军覆没,除非在不加入希盟的情况下,希盟却仍在一些选区让路给它。

如果看在地实力,在巫统与伊斯兰党合流下,马哈迪派系在莪仑、古邦巴素和四加亭国会议席,就算能够单挑国盟,也会遭遇惨败,因为在上届大选,这三个选区在巫统与伊斯兰党选票分裂下,让代表土团党的国会议员胜出。

莪仑、古邦巴素和四加亭的国会议员分别为慕克里兹、阿米鲁丁、沙鲁丁,他们目前是属于马哈迪阵营的前土团党议员。

黄进发认为,除非马哈迪放下面子,与希盟合作,否则其新党最终恐怕只会是勇者无惧的梦一场。

政治分析员潘永强博士认为,马哈迪新政党和希盟在选区分配上,需要协调和谈判,避免与国民联盟陷入三角战。

他称,马哈迪组党对公正党有一定影响,因为该党不管是否加入希盟,选区的分配还是考虑新政党的存在。

潘永强分析,公正党在上届大选让给土团党的选区也不少,慕尤丁率领土团党离开后留下的竞选空缺,公正党可以重新上阵,但现在马哈迪组党,相信会竞选此前的选区。

“土团党曾经攻打的选区,公正党不可能全部上阵,而且希盟、马哈迪和国民联盟打三角战,对反对党阵营的执政一点好处都没有。”

“公正党瞄准的土团党选区,属于巫统的强区,公正党也不容易打,输的可能性很大,如果马哈迪政党上阵,可能还有一些空间。”

潘永强举例仕林州议席补选,这是巫统的堡垒选区,公正党也没打算上阵,最后马哈迪阵营选择去攻打。

敦马造平台安放支持者

政治分析员潘永强指出,马哈迪需要有一个平台来安放土团党基层,尤其是支持他的人马,而且有了政党后,他可以呼唤回土团党的基层。

他说,马哈迪的新政党也提供了另个选择,原本和慕尤丁一起出走去国民联盟的土团党国州议员,不一定每个人都感到满意,这些人可以加入马哈迪新政党。

随著马哈迪昨天宣布设立新党后,雪兰莪土著团结党而揽州议员莫哈末沙益宣布退党,成为独立议员,以追随前首相马哈迪。

智库灵感中心研究主任莫哈末尤斯里教授分析,土团党党员对马哈迪的支持仍然强劲,但由于马哈迪在党之外,所以无法体现支持,新政党的建立为其支持者继续追随马哈迪打开空间。

他也指出,国民联盟迟迟无法注册为正式联盟,土团党本身的政治前途仍不明朗,同时也受到巫统的排挤,马哈迪在这个时候成立新政党,恰好为陷入僵局的为土团党成员,提供继续斗争的新平台。

另外,潘永强说,马哈迪新政党带来的政治冲击力,无法与当年成立土团党比拟,那时候的土团党是与安华、林吉祥合作,对马来社会和华社都是震撼性的政治合作。尽管如此马哈迪需要一个党组织,以在来届大选组成竞选队伍,推出候选人。

他称,对于马来选民来说,马哈迪依然是在野党阵营中,声望最高的政治人物,虽然现在他的受欢迎程度比不上首相慕尤丁,但高于安华和沙菲益。

他认为,如果马哈迪没有继续在政治上保持影响力,在来届大选,希盟会失去原本因马哈迪而成功吸引的一些马来民族主义选票,这部分选票会流向国民联盟。

“这种选票的比例不高,但如果有3%-4%,就能成为重要的势力,因为没有马哈迪的政党,这些选票不会投给公正党或诚信党。”

“马哈迪的新政党不可能成为大党,但是可以吸引一些倾向马哈迪的传统选票。”

他认为,由于现在大马政党整体呈碎片化,来届大选两大阵营的胜负差距可能不大,其政党若能赢5至8个国会议席,已是一股力量,可左右逢源。



重施1988年伎俩 分析员:敦马新党恐难立足

2020年8月9日

(吉隆坡9日讯)理科大学政治科学系教授阿末法勿兹(Ahmad Fauzi Abdul Hamid)指出,前首相敦马哈迪即将创立的新政党,比较难说服早已心系巫统、伊斯兰党、土团党、公正党和诚信党的马来选民。

“我觉得这个新党不会取得很大进展,因为很多马来人意识到马来票分裂得太厉害,对马来社群的政治地位无益。

“马哈迪似乎有意要故伎重施,重复1988年创建新巫统,以围剿当时的对手东姑拉沙里派系,不过我认为时代已变。”

回溯1980年代,马哈迪初次拜相,副手为敦慕沙希淡,姑里挑战慕沙后吃了败战。1986年,马哈迪和慕沙希淡决裂,后马哈迪委任巫统元老敦嘉化峇峇为副手。1987年,姑里和慕沙正式结盟,共同对付政敌马哈迪。

巫统之后被法庭宣判不合法,马哈迪立即在1988年成立新巫统,姑里也申请成立马来西亚巫统党,可是有关申请被拒绝,只好成立46精神党。

阿末法勿兹接受《Malay Mail》访问时也说,创立新党也反映出马哈迪很自我,在任何时候他都要掌握领导权,其余都不重要。

后来,马哈迪因无法推翻时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因而退出巫统,并于2016年成立土团党。

他所领导的土团党,率领希盟赢得第14届大选,并入主布城,他二度拜相,成了全世界最年长的首相。

不过,今年2月爆发政治危机,接着他辞去首相职位,此后再也无法控制土团党。

敦马新党如何与众不同?

另外,马来亚大学马来研究院副教授阿旺阿兹曼(Awang Azman Awang Pawi)认为,马哈迪恐怕很难向马来选民说明,他新党的本质上与其他主要政党有何不同,加上他们没有基层的帮助。

他说,没有基层的新政党就好像土著权威组织(Perkasa)主席拿督依布拉欣阿里,联同巫统元老丹斯里卡立尤诺斯(Khalid Yunus),宣布成立大马土著党(Parti Bumiputera Perkasa Malaysia,简称Putra)那般,到时可以看到它在大选时,倾全力捞取支持。

“要建立新势力比较难,因为马来人已习惯了伊党、巫统,有者还习惯了诚信党。

“也有些马来人觉得加入公正党和行动党比较自在,认为这两党是多元种族的政党。

“马哈迪的新党比较相似凸出马哈迪个人魅力的政党,反映即使被公正党拒绝了,他还是想当首相的意愿。”

政治评论员何启斌推测,马哈迪最新的动作,包括打着“打击贪污和盗贼主意”的口号,对马来政治的影响力不大。

他认为,乡间的马来选民是马来政治的主干力量,但他们对这等口号不会有共鸣。

他说,马哈迪在马来社会的影响力已大大减弱,但他要从巫统和伊党手中抢选票。

“种族政治或者种族政党在马来西亚依然扮演重要角色。别忘了将近75%的马来选民在509大选投选巫统和伊党。而土团党也拉了另外10%的票。

“马哈迪的新党站在哪里呢?”

他说,虽然城市马来人会支持马哈迪,但马哈迪在成立新党时,会面对很大挑战。



当今大马

13前国州候选人退出团结党,暂不加入其他政党

2020/8/13 8:40 pm (更新: 2020/8/13 8:42 pm )

13名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代表土著团结党征战国州议席的前候选人,今天宣布集体退党。

他们是以莫哈末法兹(Mohd Faudzi Musa)为首,宣布退党一事。

莫哈末法兹在上届大选时,代表土著团结党出战登嘉楼士兆(Setiu )国席。

其余退党的国席前候选人共有8人,他们是阿兹兰(Azran Deraman ,吉兰丹日里)、旺纳扎里(Wan Nazari Wan Jusoh,登州勿述)、沙里胡丁(Salihuddin Radin Sumadi,霹雳巴西沙叻)、莫哈末拉菲迪(Mohamad Rafidee Hassim,彭亨瓜拉吉挠)、诺丽扎(Norliza Ngadiman,柔佛边加兰)、凯里尔(Khairil Anuar Akhiruddin,霹雳拉律)、莫哈末诺胡欣(Mohd Nor Hussin,丹州话望生)及阿米鲁(Amirul Fairuzzeen Jamaluddin,霹雳玲珑)。

未决定是否加入斗士党

至于退党的州席前候选人有4人,包括仄古哈欣(Che Ku Hashim Che Ku Ma,登州瓜拉勿述)、旺马祖迪(Wan Marzudi Wan Omar,丹州士美腊)、旺祖凯里(Wan Zulkhairi Wan Md Zain,丹州登龙)及阿菲沙益容(Afif Syairol Abdul Rahim,彭亨柏巴)。

莫哈末法兹今天在记者会上说,他们暂时将会观察局势,不会加入任何政党。

“此决定是在考量基层声音后,而不是在任何一方逼迫之下所做的。”

询及他们是否会参与前首相马哈迪成立的国家斗士党,莫哈末法兹说,由于该党尚未正式成立,因此他们仍在商讨此事。


306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3060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0-8-22 18: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慕克里兹呈“祖国斗士党”社团注册申请

2020年8月19日

(布城19日讯)  前吉打州务大臣拿督斯里慕克里兹,今日正式向布城社团注册局提呈“祖国斗士党”的注册申请。

他今日提呈新政党注册申请书后,在社团注册局外接受媒体的访问时表示,这项申请已提呈给社团注册局总监玛斯雅蒂。

“我们已提交线上申请,而这次是向社团注册局提交书面申请。”

“一如往常的,社团注册局会仔细研究申请的细节,以便符合《1966年社团注册法令》的条规。”

他希望,新政党的注册程序能够尽快完成,以便能够参与国家的民主程序。

他指出,该党目前有7个创党人,除了他本身,还包括前首相敦马哈迪、拿督马祖基上议员、新邦令金国会议员马智礼、四加亭国会议员拿督沙鲁丁、古邦巴素国会议员阿米鲁丁及土团党亚罗士打区部原任主席拿督努海里。

他说,一旦社团注册局批准新党的注册申请,将召开党内选举,选出21名执委。”

询及入党的申请反应是否热烈时,他表示,有许多人通过Whatapps来询问,也有很多人会见他,要求加入新党。

“由于社团注册局还未批准新党申请,因此我们还无法招收党员。我们也将成立党员线上申请机制,以便能够简化入党过程。”

他也解释了该党的标志,新党的标志带有爪夷文字母“pa”,并象征著斗士党。

“标志上方的三个点,代表著三个支柱,分别是伊斯兰原则(Rukun Islam),信仰原则(Rukun Iman) 及国家原则(Rukun Negara)。”

“这个标志也像是一个盾牌,来捍卫马来人及全民的尊严和荣誉。”

陪同慕克里兹前往社团注册局的包括马祖基、马智礼及拿督沙鲁丁,但前首相敦马哈迪并未亮相。

慕克里兹表示,敦马哈迪将是新党主席,并指敦马哈迪通过线上向社团注册局提交申请,因此今日没有亲自前来社团注册局。

询及祖国斗士党是否将出战沙巴州选举时,他说,基于该党支持沙巴民兴党,因此不会上阵沙选举。



甲土团五区部近2000人 宣布退党加入斗士党

2020年8月22日

(马六甲22日讯)  甲州土团党近2000名来自五个区部的党员宣布集体退党,并准备加入前首相敦马哈迪新成立的祖国斗士党。

霖支部主席依曼努丁表示,马六甲土团党共有2万名党员,近2000人决定集体退党的原因包括对土著团结党主席丹斯里慕尤丁失去信任,因为他们加入国民联盟,背叛了人民在第14届大选的委托。

“我们会跟随敦马哈迪的领导,加入祖国斗士党。退党的区部执委及党员来自5个区部,包括甲市区、亚罗牙也、野新、冬牙峇株及武吉卡迪。另外,马日丹那区部将在代表大会结束后宣布退党。”

他是于周五晚上在马六甲敦法蒂玛河边酒店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媒体宣布集体退党的消息。他预计,接下来另外40%的党员也会跟随退党,届时马六甲土团党或瓦解。

依曼努丁也强调,他们退党的举动并不能用“跳槽”来形容,他们只是“迁移”至其他地方,因为他们只是普通党员,不是票选出来的人民代议士。

“我们并没有受到谁人指示退党,这是我们自愿做出的决定。在第14届大选,大家都努力付出,成功让希盟执政马六甲和中央,但马六甲的土团党2名州议员最后却背叛了人民的委托。”

此外,他说,土团党纪律委员会于本月15日,以违反第10.2.4条党章,革除16名区部主席、常任主席及常任署理主席,也引起他们的不满。

“我们感觉土团党已失去原则,因此我们选择相信敦马哈迪的领导,希望社团注册局尽早批准祖国斗士党的申请。”

会上,主办单位为了遵守标准作业程序,只允许约300人出席,部分出席者更戴上印有马哈迪肖像的口罩,在会上念出“Hidup Pejuang”口号,气势高昂



指敦马成功扶助2马来人 纳吉:自己儿子

2020年8月9日

(吉隆坡9日讯)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面子书发文揶揄,前首相敦马哈迪宣布创立新马来政党,指过去一直为民族和宗教奋斗的敦马,成功扶助的两个马来人,那就是自己的儿子。

他说,敦马哈迪两段任相的日子里,成功扶助了两名马来人,即自己的两个儿子,分别为大马第大9富豪及大马第2大富有马来人,以及未来副首相人选和党主席。

尽管纳吉没有点名敦马儿子的名字,但是敦马次子丹斯里莫尼扎是我国的富豪,第三儿子拿督斯里慕克里兹则即将成为马哈迪新党的主席。

纳吉在文里,也细数马哈迪三次创立马来伊斯兰政党的历史。

他说,敦马在1988年成立的新巫统,当时敦马担任党主席和首相。

“他第二次成立马来政党(土团党),他(马哈迪)成为党会长兼首相,而他的儿子(慕克里兹)成为党署理主席兼吉打州务大臣。”

“第三次,他创立的新马来政党(靠爸党),他将成为会长,他的儿子将成为主席和副首相人选。”

尽管敦马宣布组新政党,还未正式命名,但是纳吉揶揄说,新党是一个“靠爸党”。



土团:敦马创新党为让自己和儿子上位

2020年8月18日

(吉隆坡18日讯)森州土著团结党主席丹斯里莱士雅丁指出,前首相敦马哈迪创立“国家斗士党”,是为了替自己和儿子拿督斯里慕克里兹提供一个政治平台。

他接受《马来西亚前锋报》(Utusan Malaysia)访问时说,马哈迪声称创立斗士党旨在捍卫马来土著族群利益的说法,是不合逻辑的。

他说,目前已有至少3个政党正代表马来社群发言。

他相信,马哈迪是以特殊的角度来创立新党。

“目前还不清楚是什么角度,唯一明确的是,他说他会担任党魁,而儿子是主席。”

“这对我而言,这是马哈迪创党的目的。”

莱士雅丁也表示,对马哈迪的决定感到惊讶,因后者曾声称土著团结党会是马来族群最后的庇护所。

询及成立斗士党后,党员退出土团党以支持马哈迪,会否对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政权造成压力时,莱士雅丁认为,这是无可否认的。

他说,尽管如此,人们能将注意力转移至马哈迪之前为何辞职一事,来中和后者的攻击力。

他指出,马来族群应要求马哈迪解释为何辞去首相职和土团党主席职,以及为何他所计划的事项无法在土团党里落实。

“但我想问的是,敦在过去的22个月里,到底做了什么?除了不断承诺要交棒给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之外。”

“根据我的计算,敦答应了11次,然后又撤回所有承诺,之后还说马来人很懒惰,这些影响力都很可怕。”


306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3060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0-8-30 20:34:25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慕克里兹证实 女儿女婿酒吧消遣被捕

2020年8月27日

(仕林27日讯)前吉打州大臣拿督斯里慕克里兹证实,其女儿和女婿于上周六在酒吧消遣,因抵触复原行动管制令而遭警方逮捕。

“这是真的,我的女儿和女婿连同其他27人,因违反行管令而被带到警局。他们各被罚款1000令吉,并且已交付这笔罚款。”

“我曾劝告家人,在复原行管令期间不要违反(法律),因为我们必须树立榜样;对于他们违反法律我当然感到失望,而他们应当被罚款。”

他是今日在仕林州选区的柏沙勿垦殖民区为祖国斗士党所支持的独立人士阿米尔古赛里站台时,向媒体如是指出。

他也感谢吉隆坡警方对其女儿和女婿以及另外27人,采取严厉和公平的行动。

“他们(女儿和女婿)也没有获得任何折扣,若是警方给予折扣,那敦马哈迪和我就可能被指责干涉警方,又或者获得特别待遇。”

另外,吉隆坡总警长拿督斯里玛兹兰也发文告证实,社交媒体近日盛传一名政坛重要人物的孙女,上周六清晨1时20分在敦伊斯迈路一间违反行管令的酒吧消遣而遭到逮捕的消息是确实的,惟他并未在文告中透露这名政坛人物,以及被捕者的身份。

他说,警方当晚在酒吧内除了逮捕这名女子,也逮捕另外1名37岁夜店经理、1名孟加拉男子、3名菲律宾女子及29名男女酒客,他们的年龄介于21至48岁。

“所有被捕的酒客,被警方援引2020年传染病预防和控制(疫区内措施)条例,当场开出1000令吉罚单。”

此外,玛兹兰透露,遭取缔的酒吧非但没有营业执照,且店内的外籍员工也没有入境文件,因此警方将援引1959/63移民法令、1963移民局法令及1992年联邦直辖区娱乐法令第4(1)条文调查此案。



奥斯曼批土团偏离最初斗争方向

2020年8月29日

(仕林河29日讯)土著团结党甘拔士州议员兼前柔州务大臣拿督奥斯曼沙比安批评土团党经已偏离了最初的斗争方向。

“我们(土团党)以前在第14届全国大选时,竭尽所能打倒国阵政府,一个满是盗贼及小偷的贪污政府,但如今的土团党却偏离了最初的斗争。”

面子书专页《Johorkini》今日凌晨上载了一段视频,从中可见奥斯曼沙比安在一间餐厅内发表演说时,怒斥土团党偏离了最初斗争。

同时,他也公开呼吁选民们在仕林州议席补选中,支持以“树”作为竞选标志的候选人,即马派候选人阿米尔古赛里,以打倒国阵候选人。

“虽然我还是土团党的党员,而土团党如今也与国阵合作组织国盟政府,但我不理会,最重要的是拥有一颗真诚及追求改变的心。”

据了解,有关视频是奥斯曼沙比安在周一(24日)晚,前往仕林州议席补选马派候选人阿米尔古赛里位于地罗力的行动室与马派领袖及支持者共餐时所摄,直至今日凌晨才流传出来。

当时也在现场的敦马政治秘书阿布巴卡,隔日接受媒体访问时,则指奥斯曼沙比安只是前往仕林河会见朋友,否认后者为马派候选人阿米尔古赛里拉票造势之说。



【仕林补选】奥斯曼现身马派行动室 引跳槽斗士党疑云

2020年8月25日

(仕林河25日讯)土著团结党甘拔士州议员兼前柔州务大臣拿督奥斯曼沙比安现身仕林州席补选的马派行动室,引发跳槽“祖国斗士党”疑云。

奥斯曼沙比是于昨晚在数名“祖国斗士党”领袖,包括前首相敦马哈迪政治秘书阿布巴卡的陪同下,到访仕林州议席补选马派候选人阿米尔古赛里位于地罗力的行动室。

同时,奥斯曼沙比安也在与马派支持者交流及合摄时,毫不避嫌地高喊“1号候选人”,为阿米尔古赛里拉票,进而引发土团党党员的不满,通过面子书贴文促请土团党总秘书拿督斯里塞夫丁阿都拉采取行动。

然而,阿布巴卡今日接受媒体访问时,则为奥斯曼沙比安辩解道:“他(奥斯曼沙比安)只是来见一见朋友,还有四处看看而已。”

值得一提的是,奥斯曼沙比安也在最近的土团党改选中落马,无法挤入最高理事名单,尽管他早前已公开表示,不会加入“祖国斗士党”,但昨日高调现身马派候选人的竞选行动室,难免再度引起外界的猜测。

此外,目前掌握29个州议席的柔州国盟政府,只比拥有27个州议席的希盟多出两席,一旦奥斯曼沙比安跳槽,将导致柔州议会形成悬峙议会,而柔州苏丹依布拉欣陛下早前也警告,若柔州再发生夺权事件,将解散州议会重选。



敦马斗士党已不行了?分析员:还言之过早

2020年8月30日

(吉隆坡30日讯)政治分析员认为,霹雳仕林州议席本来就是国阵的堡垒区,而国家斗士党在仕林州席补选斗输了,也不代表未来都是输家。

马来亚大学马来研究院副教授阿旺阿兹曼(Awang Azman Awang Pawi)接受《Malay Mail》访问时说,不该把斗士党在仕林州席补选的成绩,作为它挑战土团党或巫统的实力指标。

“仕林州席是国阵的堡垒区,即使斗士党输了,也不出奇。“再说,以目前的情况(国阵力挺国盟政府),选民更喜欢让国阵守土仕林,因为知道国阵会获得执政党关照。”

在投票率方面,阿旺阿兹曼说,投票率本该更高的,因为56%选民是垦殖民。

“过了中午,投票率才47%。这可能意味着政党之间有些问题。“一个由三党组成的阵线,理应要有更高投票率,因为他们集中火力去助选了。”

理科大学政治科学系教授阿末法勿兹(Ahmad Fauzi Abdul Hamid)也认为,不能把斗士党在仕林州席补选的失败,看成它的实力水平。

“斗士党终究需要一个很大的平台(例如希盟)来生存,尤其是当斗士党主席敦马哈迪不在了。

“不过这场补选,巫统守土是意料之中的事,加上还有当年大选时支持伊党的选民助阵。”

他说,大家或许认为,斗士党是为希盟去“送命”的,但其实若希盟出战国阵堡垒区,结果同样是送命,而且还会再削弱希盟的地位。

“是有这个可能的。”政治评论员何启斌博士则认为,斗士党在仕林州席补选的表现,也说明它欠缺基层支持。

“斗士党败选说明它极度缺乏基层支持。因此未来,他们不会被视为劲敌。”

他补充,斗士党在补选参一脚时,也没有良好的靠山。“孤军作战对他们而言是不利的,因为他们没有基层(在仕林)。

“同时,希盟执政中央时,明显无视垦殖民,这或许也冲击斗士党。”

本月29日,仕林州议席补选尘埃落定,国阵候选人莫哈末再迪以1万945张多数票狂胜补选并成功守土。

据选举委员会宣布,莫哈末再迪是赢得1万3060张票,而对手阿米尔古赛里和桑达拉史卡然分别只赢得2115张票和276票。

选委会也指出,仕林补选投票率为68.40%;废票一共有327张。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前首相敦马哈迪创立斗士党后,首次委派候选人即阿米尔古赛里参选;但由于该党还未注册,所以后者是以独立人士上阵。


306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3060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0-9-4 23:51:49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马哈迪不看好赛沙迪新党

2020年9月3日

(布城3日讯)  前土著团结党青年团团长赛沙迪未加入前首相敦马哈迪创立的祖国斗士党,而计划另创立以年轻人为主的新政党。不过,马哈迪今日对此大泼冷水,直指不明白为何赛沙迪要这样做,甚至不看好赛沙迪的计划会成功。

他今日在记者会上说,任何选区都会有年轻和年老的选民,如果只是针对年轻人,那他就很难取得成功。

“尽管年轻人在选举机制里占了相当大的人数,我们(土著斗士党)也需要年轻选民的支持,但如果只是依靠年轻人(选民),但我不认为那(赛沙迪的政党)会非常成功。”

但他强调,我国是一个自由的国家,赛沙迪可以做他想要的事,且赛沙迪以前是希盟的强力支持者。

“现在既然赛沙迪认为需要和我们分道扬镳,我们和赛沙迪的关系仍然良好,且只要和我们有共同的目标即对抗贪污和滥权,这也没什么问题。”



拉菲达:青年政党加剧分化大马

2020年9月3日

(布城3日讯)前贸工部长丹斯里拉菲达认为,大马已存在许多身份区分,因此不需要有所谓的青年为主政党,来使大马更加分化。

拉菲达表示,大马人不应有分化的思想,包括政治观点,因此她本身并不赞同出现青年为主政党的概念。

“你是女性,你是男性,你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你信仰伊斯兰、佛教徒、基督徒,这些标签有不同的叙事,这造成我们的分化,现在还要区分年轻和年老。我们国家的分化已经太多了。”

她认为,大马人应更多谈论大马人的身份,这是一个共同的身份,应该以身为大马人为傲,而不应该放大种族、宗教、性别的差异。

“我经常说我是大马人,而不强调自己马来人身份,为什么我不说自己是马来人,因为马来人不是一个国家,马来西亚才是一个国家,就像新加坡的马来人,说自己是新加坡人,印尼也是马来人,他们说自己是印尼人,实际上我们在分化自己。”

“难道蚊子会因为你的皮肤比较黑就叮咬你吗,新冠肺炎病毒会首先找马来人吗?你和我的肚子痛有分别吗,都不是。如果你有这种想法,就会一直强调土著身份。”

拉菲达是于今日出席第二届大马反贪会论坛时,针对前土著团结党青年团团长赛沙迪试图成立一个青年政党,如是指出。

媒体追问是否认为青年为主政党不是前进的方式,拉菲达表示,对她个人来说,我们不应该加剧分化,青年人也会有变老的一天。

拉菲达称,自己很年轻开始就向经验丰富的开国元勋学习,吸取他们的经验。

犯罪没被捕就不算有罪 拉菲达抨错误观念

前贸工部长丹斯里拉菲达批评,犯罪没被逮捕就不算有罪的思想严重错误,这种观念不应在大马存在。

拉菲达称,一名国会议员曾发表,只要一天没有被逮捕,偷窃行为不算犯罪,这意味著传达出可容许犯罪的信息,最终会变得没有法治。

她说,上梁不正下梁歪,人们不会往下看,只会往上看身居高位的领袖怎么做,如果领袖也容许犯罪,他们就会效仿错误行为。

她认为,要根除贪污问题,就必须教育和灌输社会正确价值观,让民众因为了解而避免错误的行为。

她强调,偷窃在法律是错误行为,就像贪污,无论是任何形式的贪污即使错误。

“如果贪污,行贿受贿都是错误,你没有受到惩罚,没被逮捕,但不代表你的贪污就没有问题。”

拉菲达今日出席第二届大马反贪研讨会后,接受媒体访问时如是指出。她也是研讨会的压轴主讲嘉宾,针对贪污课题发表看法。

她也强调,贪污行为不仅仅是针对政府部门,因为无论是政府机构或私人界都有贪污行为。

在去年4月国会下议院辩论环节时,巫统丹绒加弄国会议员丹斯里诺奥玛曾说,偷窃没有错,只有被逮捕到了才算错的言论。



补选成功瓜分马来票 祖国斗士党并非无所获

2020年8月31日

尽管国阵巫统在仕林州席补选中,取得压倒性的胜利,但时事评论员潘永强认为,败选的祖国斗士党并非一无所获,而是成功瓜分了土著团结党将近一半的马来选票。

潘永强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表示,斗士党在补选中虽然只是得票2115张,可是这些选票相信正是在第14届全国大选,投选土团党的马来选票。

他指在上届大选,上阵仕林州议席的土团党共取得6144张选票,其中约2000多张票估计是属于非巫裔选民,剩于的4000多张则是巫裔选民所投。

“这次补选,许多倾向支持反对党的非巫裔年轻选民并未返乡投票,部分的非巫裔则可能认为补选改变不了大局而回流国阵,所以在此情况下,马派候选人获得的2115张票,相信大部分是之前投选希盟的马来选民,所以斗士党并非一无所获。”

此外,潘永强续说,斗士党在补选中得票率,只能勉强保住按柜金,背后也牵涉许多因素,其中包括政党尚未成型、以独立人士名义参选、投票率低等。

他解释,以独立人士的身份参选或多或少会影响选票走势,毕竟候选人没有政党的竞选标志,而斗士党在地方上也未成立支部,难以有效地启动竞选机制。

“同时,补选的投票率只有63.8%,比大选少了约15%,这些没有投票的选民不排除都是倾向支持希盟的年轻游子,或是对政治感到失望的选民,斗士党若在正式的大选获得希盟的助选,相信得票率将会大大的提升。”

另一方面,潘永强认为,如果斗士党真的因为仕林州席补选的出师不利,而无法继续经营下去,其实对我国的政治发展,尤其是马来政治非常不利。

“毕竟我国目前主要的马来政党,即巫统、伊党及土团党已站在同一阵线,至于在野党阵线的公正党则倾向多元种族路线、诚信党的规模也不大,所以若失去斗士党,我国的马来政治版图将会缺少一股反对力量。”

缺政党平台 难吸引郊区选民

政治评论员莫哈末沙尤迪指出,马派候选人阿米尔古赛里缺乏政党平台,所以难在补选中吸引郊区选民支持,但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若是愿意亲临助选,相信其得票率会提高至40%。

他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表示,仕林州选区属于巫裔占多数的郊外选区,而郊区的巫裔选民一般都倾向于选党不选人。

“然而,马派候选人却以独立人士的身份参选,无法保持土团党早前在第14届全国大选希盟所得的票数,已是预料之事。”

莫哈末沙尤迪续说,虽然获得敦马及部分希盟领袖的助阵,但选民依然会将独立人士视为搅局者;相反地,若是由行动党或诚信党以希盟名义出战,不排除所得的票数还会高于阿米尔古赛里。

“同时,若是安华愿意前来助选,预计阿米尔古赛里还能进一步吸引更多的选票,特别是巫裔选票,将得票率推高至40%。”

询及仕林州席补选的成绩,是否能作为来届大选的风向标时,他则表示相关成绩只能反映在巫裔选民占70%的郊外选区。

“这场补选只有一个政党参选,另两个候选人只是独立人士,选民比较重视有政党的候选人,因此出现选票转移国阵的现象,这也可能是短暂性转移。”

此外,他也认为,国民联盟至今仍无法展现融洽的合作关系,彼此可能会因议席分配及政党理念而出现分歧,所以他相信若希盟能重整架构,依然还有重新执政的机会。



光华日报

条条老油条、油条老的好?

2020年9月04日 ·骆冰

看马来西亚的政治,有时会让你很累。目前领导国内主要政党的党魁,如果不是年过七十古来稀、就是年过七十的英雄老汉。除了那个二度拜相的敦马不要说,目前站在主要阵线上的条条都是老油条,难道油条只有老的好?

骆冰先声明,不是要说老的不好,只是觉得过去40年,看来看去都是同一批人在跑龙套。外国如加拿大、纽西兰等国家现在都换了年轻的领袖上台主政,只有老牌的美国、中国和英国,还是觉得“国”有一老如同珍宝。可不可以换一换画面,给我们看看更多的年轻帅哥美女?即使不能担任国家一号领导,那二号还是三号领袖,大家应该都会很期待。

是,政坛确实是有出现不少新瓶,有新的品牌推出市场,只是领导那个政党的,来去还是那几个,最多还不是换件衣服(更换政党)又再战江湖。有一位虎老雄心的枭雄,现在又要创立新党来左右国家政治。突然想起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一出电视笑剧《Pi Mai Pi Mai Tang Tu》(来去还是在那里),那些满腔热血的年轻人都往哪里去了?何时才轮到这批年轻人来扛起领导国家改革重任?

我们先看曾经叱吒风云,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党巫统好了。目前领导这个老牌政党的主席阿末扎希今年67岁,论西马半岛的各主要马来政党,他算是年轻的了。这么说吧,95岁的爸爸若是23岁结婚、25岁当爸爸,孩子都要70岁了。67岁的阿末扎希不算老,只是上了年纪而已。不过要是他明年一个不小心有机会当首相,68岁不算最老的首相,因为保持这个纪录的,怕是百年内难有人可以打破。

现任首相慕尤丁今年73岁,他算是马来西亚建国历史上第二个最年长的首相。73岁当首相会老吗?只能说是时势造英雄,更可况,他又是黑马跑出造时势的英雄。江湖有传,慕尤丁发动国会废除限制首相两届任期,摆明就是不想成为有史以来任期最短的首相。这个记录暂且有人创造22个月,只是不要忘了,那个22个月之前,可是做了22年的首相。

曾经是巫统的宿敌,现在是战友的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跟慕尤丁是同年不同月生。根据网上资料,他和慕哥都是1947年出世,慕哥是正月出生,旺弟是10月出世。哈迪阿旺想不想当首相?如果说他没有这个野心,那他领导伊党还有什么意思。只是慕哥懂得造时势,旺弟就略差一点,是擅于靠时势。

悲情改革英雄安华依布拉欣,很巧也是1947年出生。他比慕尤丁迟7个月出世,比哈迪阿旺早2个月。说他是悲情英雄,不是说他被同一个人耍了两次,跟首相这个官职擦身而过,而是他是我国有史以来怕是期限最长的“候任”首相。1993年当他率领的宏愿队伍成功攻陷巫统主要高职后,这一候就候了27年。至于他有没有机会?这样说吧,不要再信错队友是很关键的。

获得敦马支持任相的莎菲益阿达生于1956年,如果网上资料准确,他还会跟哈迪阿旺同一天庆祝生日呢,只是两者之间相差9岁。今年10月他就要64岁,如果9月杪举行的沙巴州选他顺利再任沙巴首席部长,而且还赢得很漂亮的话,敦马肯定还是支持他任相。因为敦马相信沙菲益可以帮助他完成未了心愿,又可以阻止安华任相。

写到这里,还没有介绍那78岁才任国会上议院主席的莱士雅丁。今天,就只论这5位看似最有可能任相,却也有可能失之交臂的人选。你看,莫说条条都是老油条,皆因国家的政治氛围似乎还没有到放手给年轻人领导的机会。90后的赛沙迪想创立新党,结果被他的政治爷爷数落。只能叹三声;老油条是很韧,年轻的油条又太脆。

306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3060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0-9-13 23:26:37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摆脱老人主导政治 赛沙迪创党道路不好走

2020年9月7日

前土著团结党青年团团长赛沙迪即将成立一个以年轻人为主导的政党,以便为青年团体发声,同时要引爆一股政治力量,要改变老人主导政治生态。受访时评人认为,青年政党的出现代表青年对我国政治现实的失望,但这个目标瞄准年轻人的政党,欲在现有政治局势取得突破和生存并不容易。

赛沙迪原是土团党创始人之一,从政后平步青云,509大选初次上阵,即中选麻坡国会议员,以25岁之龄当上青年及体育部长。“喜来登政变”后,他因党内派系斗争而被开除。

赛沙迪早前宣布将成立一个多元民族的青年政党,筹组工作在积极进行中。虽然他还没有公布他的筹组成员名单,但一般推测,这些人很可能是来自大马挑战者(Challenger Malaysia)与民主人民联盟(Liga Demokratik Malaysia)人员。

据悉,他之前已会见不少青年专业人士、成功青年商人等,相信为创设新党做好准备功夫。

青年政党的筹组引起关注,前首相敦马哈迪直言,筹组中的新党不会有成就,前巫统强人丹斯里拉菲达评新党只会加强分化人民。

工艺大学社会与人文学院教授卡欣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坦言,赛沙迪要成立青年政党,不是一条容易的道路。

未建立获认可领袖

他说,政党不同于普通组织,它必须由一个领导力已被公认的知名人物来领导,党员必须是包括各阶层人民,各分支组织须分布全国各角落,才能和其他政党竞争。

“政党必须要有公共利益的斗争目标,不是为了个人利益而生存。”

他表示,土团党成立时,有两名公认具领袖才干的人在位,那是前首相敦马哈迪和现任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所以该党能在短时间内,在全国各地建立区部和分部。

他认为,赛沙迪还没有建立起被人认可的领袖能力,而以青年为主的政党只能吸引年轻人。

“赛沙迪只不过是前土团青团长,他成立新党是要吸引年轻人的选票。但我国现有的政党都包括各阶层党员,分布国内各主要地区,同时为了某些公共利益而斗争。”

他分析,青年党将面对历史悠久的各政党竞争,各政党都有青年团,赛沙迪要脱颖而出,不是那么容易。

“目前的政党当中,有单元种族的如巫统、土团党和伊斯兰党,多元民族的有民主行动党、公正党等。各党领袖都是知名人物,且具领导力。赛沙迪也有他本身的长处,但创党这条路,不是想像中的容易。”

摆脱老人掌权 或促使政党年轻化

默迪卡民调中心研究经理陈承杰分析,青年党的出现代表青年对我国政治现实的失望,它将代表年轻人的声音,可能会造成某些冲击,如进一步使传统政党年轻化。

他说,赛沙迪的从政资历很浅,短短22个月内,从官拜部长到国会议员的经历,在一波又一波的政治浪潮中,已有所改变。

“他没有参与祖国斗士党,而是另寻平台,尽力摆脱老人主导政治和敦马哈迪的影子。”

他进一步分析,若大选在2023年举行,18岁以下者有投票权,目前已登记为选民的有400万人,还有300万人是年满18岁还没有注册成为选民,两者加起来首投族有700万人,这个数目是很可观的。

“但现实的挑战是选区划分和选民人口分布,乡区选民是否有很高的意愿来接受青年政党?”

他相信,新党将召集各领域的青年优秀份子,以吸引年轻人的支持。

“但这个新党尚未推出政纲,我们将会从政纲中看出它们对重要议题的看法,才能做进一步评论。”

政党须有灵魂斗争方向

对于即将成立的青年政党,马华全国组织秘书长林添顺和民主行动党柔州秘书陈泓宾看法各异,但不约而同为赛沙迪送上祝福。

林添顺受访时说,我国是民主国家,可以有个人的选择,如成立新党和加入任何的政党等。

“以赛沙迪过去的表现,我不太看好这个新党。”

他认为,每一个政党必须有一个灵魂和斗争的方向,要有全民议题,才能获得人民的支持。

陈泓宾也是士姑来州议员,他说,行动党也是一个年轻的政党,赛沙迪筹组新党,该党不会小看,因它代表年轻人的声音,新党是有一定的潜能。

“政治斗争可以不是你死我活的竞争,有时可起互补的作用,在蓝海的宏观下,两党可以合作共赢。”



赛沙迪无法摆脱敦马影子 新党或成外围组织

2020年9月7日

(本报古晋7日讯)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成立青年政党普遍上不被受看好,不少民众认为成立青年政党只是一个障眼法,赛沙迪无法在政治上摆脱敦马哈迪的影子,甚至有人认为赛沙迪的青年政党会沦为敦马哈迪新党的外围组织。

而原本是靠拢敦马土团的赛沙迪在敦马乱了一轮我国的政治之后,他的立场虽然不马上和敦马分割,但是想要自立门户想必会面对重重阻碍。况且政治圈子深似海,如果没有一定的人脉关系贸贸然的兴起一群年轻人领军的政党,虽然不至于会被扼杀于繈褓之中,在政治圈子内能发挥的机会也一定微乎其微。

另外,在西马的政治氛围中要融合各民族的青年才俊这也是另外一座大山,进来不少激进言论的涌出,赛沙迪也没能即刻的对这些言论做出表态,因此,青年政党或许只能是赛沙迪一厢情愿的乌托邦政治想法。

就读于砂大的马来青年穆哈莫赛迪在接受访问是表示,在马来西亚政党不少青年才俊曾经有过想要出头的机会,但是,都被政党中的老人家所扼杀机会。

他说,在马来社会中普遍也面对领导层老年化的问题,他举例在他自己的甘榜中社区领袖都是老年人,甚至在6、70岁以上的,身体机能已经无法支撑大量的活动,导致甘榜上的社区活动显得死气沉沉。

“我不否认老年人社会贡献和经验,他们可以成为顾问,但是还在领导圈子内,却无力执行,是很糟糕的。”

他也提出疑问,如果这些老年人都不愿意退位的话,年轻人要捱到什么时候才有机会自己发挥。

活跃于多个组织的年轻领袖杨振祥认为,政党必须老中青结合,老领导不能小看年轻一辈的创意和能力,而年轻的也不能傲慢而看不起老领导的经验。

他说,许多政党的老年化是其中一个问题,更甚的是老领导通过种种手段打压年轻人的机会,这只能让更多年轻人对政治冷感。他认为,年轻人固然有自己的魄力和想法,同时,10个年轻人就有10人的能力,共同为一个目标前进,这是年轻人的可取之处。

他指出,如果政党的老领导为了巩固地位而开口闭口都是以过往经验来打压年轻领袖,那么这样倚老卖老的领导必定不得人心,虽然敬老尊贤是美德,但是,无可否认的是,未来的世界是年轻人的世界,适当的放手和指导,会让年轻人由衷的去尊重,这是非常重要的智慧。

“现在的政治不能只是作作秀,而是需要融入和民众一起打拼,在每天生活上看得到的政治任人物才会让人民所接受。”

他表示,政治也是一个企业管理,什么样的文化、系统就造就了什么样的团队。假设上层打压下层,反作用就是下层也会反上层。



光华日报

慕克里与父唱反调 欢迎赛沙迪组新党

2020年9月13日

祖国斗士党主席慕克里与其父亲前首相敦马哈迪,在土青团前团长赛沙迪组织新的年轻人政党事件上持不同看法,慕克里认为两党间需要互相帮忙,并欢迎赛沙迪组织新的年轻人政党。

慕克里接受《透视大马》专访时指出,过去一党独大政治景象已结束,没有政党能够在不依靠任何政治结盟下,赢得大选,同时也欢迎赛沙迪组织新的年轻人政党。

马哈迪早前曾指,赛沙迪组年轻人政党将不会成功。如今,慕克里以更温和方式指,我国必须接受多个政党的“新常态”,一党独大的时代已经结束,而国阵巫统的时代已不复返。

“没有政党能够单打独斗赢得大选,他们无法自己组成政府。”

他指出,自己明白为什么赛沙迪会选择这条路,自己不会阻止他,同时希望彼此间的关系依然融洽,并且可以合作及达成共识。

“我父亲说赛沙迪会失败指的是,赛沙迪若只专注年轻人,他要怎么赢得大选。”

“如果他要在城市选区上阵,年轻选民只是占非常少数。年轻选民一般都在乡区,如话望生或瓜拉登嘉楼。”

“所以,你需要马来政党取胜,这也就是马哈迪的意思,所以我说需要合作,或许斗士党能够协助赛沙迪的政党赢得巫裔选票,而他们可以帮助我们赢得年轻选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20-9-21 04:58 A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