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844|回复: 11

内阁与议员的资产与薪水

[复制链接]

321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629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19-12-31 13: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今大马

马哈迪申报资产3235万,倪可汉居冠拥7581万资产

发表于 2018年11月23日13:13  |

根据反贪会网站公布最新的希盟内阁与国会议员财产申报资料,首相马哈迪拥有高达3235万令吉的资产,为希盟众代议士“第二富”。

而希盟政府内资产高居榜首的代议士,则是行动党的木威区国会议员倪可汉,所拥资产达7581万。倪可汉也是一名律师,在霹雳拥有自己的律师楼。

不过,反贪会的资产申报网站,并没有详细归类资产的总类,因此不清楚这些资产的细节。

25部长未申报资产

截至今日中午12点,该网站共有126人申报财产的资料。目前,共有25部长与副部长,以及13名希盟代议士未申报财产。

其中包括了副首相旺阿兹莎,只是申报了月收入,但没有申报所拥有的资产。

另外未申报资产的5名部长包括了财政部长林冠英、首相署部长刘伟强、瓦塔慕迪、外交部长赛夫丁阿都拉以及旅游、艺术及文化部长莫哈末汀可达比。

此外,吉打州务大臣慕克里兹,也是首相马哈迪之子,也未申报财产。

安华未作任何申报

至于那些未申报收入以及资产的,则包括了联邦直辖区副部长沙哈鲁丁、沙巴首席部长沙菲益、以及在不久前中选为国会议员的公正党主席安华。

希盟政府原定在10月1日公布内阁成员以及代议士的收入与资产申报,但后来两度延迟,从10月15延至11月1日。




马哈迪掌3法定机构,每月津贴共万五元

发表于 2018年11月27日20:30  |  更新于 2018年11月27日20:49

财政部长林冠英披露,首相马哈迪共掌舵3个隶属财政部的法定机构,每月固定津贴各别为5000令吉。

他以国会书面答复伊党瓜拉尼鲁斯国会议员凯鲁丁(Khairuddin Aman Razali)有关部长掌管的官联机构及所得津贴的提问。

根据其答复,马哈迪为北马经济走廊执行单位(NCIA)、东海岸经济区域发展委员会(ECERDC)主席及依斯干达特区发展局(IRDA)联合主席。

这三个机构每月各别支付5000令吉固定津贴予马哈迪。

此外,柔佛大臣奥斯曼也是依斯干达特区发展局(IRDA)的联合主席,同样获得每月5000令吉的固定津贴。

按照法令出任主席

林冠英指出,政府是依据法定机构法令,委任部长出任联邦法定机构(BPP)主席。

他举例,财政部掌管的北马经济走廊执行单位(NCIA),清楚阐明由首相担任主席。

“至于财政部长机构(MKD)旗下公司,由于国库控股为国家主权基金,因此财政部委任部长成为主席及董事局成员。”

“今年7月30日,首相已受委出任国库控股董事主席,而经济部长则是董事局成员。”

国库控股领导层是在今年7月重组,并由马哈迪亲掌国库控股董事局,而阿兹敏则是董事局成员。

根据财政部书面答复图表,主席和董事局成员出席董事局会议,皆可获得500令吉津贴。

而若国库控股的行政会议、稽查及风险会议、提名及奖励会议(mesyuarat jawatankuasa pencalonan dan ganjaran)时,主席可分别获得300令吉会议津贴,董事局成员则会获得250令吉津贴。



反贪会公布财产申报资料,林冠英月入最丰

发表于 2018年11月1日13:09  |  更新于 2018年11月1日20:30   下午4点19分更新

随着多数希盟国会议员申报财产后,反贪会今日在网站公布他们的财产申报详情,其中财政部长林冠英以逾8万令吉的月入,领先众议员。

截至下午6点,财政部长林冠英的月收入居冠,达8万6464令吉92仙;居次的则为贸消部长赛夫丁纳苏丁,收入为7万7629令吉67仙。

而首相马哈迪则排在第三,收入为7万5861令吉57仙。

在下午,网站显示工程部长巴鲁比安月入逾10万令吉,超越了林冠英。但巴鲁比安喊冤说,自己多报了津贴,因此其月入实际金额没有那么高,而他会就此要求反贪会修订。

根据以往的内阁成员收入记录以及马哈迪在希盟上台后宣布内阁成员减薪10%,首相的收入为2万零543令吉99仙。

反贪会副主席山順(Shamsun Baharin)向《当今大马》澄清,网站所显示的收入是议员的个人月收入,而不是整体家庭收入。

除了希盟之外,沙巴民兴党的国会议员的资料也在反贪会网站公布。反贪污会表示,在解决“技术问题”后,他们会公布完整资料。

努鲁慕克里未申报

另外,反贪会网站显示,林冠英的妻子以及孩子亦申报收入,而马哈迪只有其妻子西蒂哈斯玛申报,两人的孩子皆不在列。

而马哈迪的儿子慕克里兹亦是吉打州大臣,也是76名未申报财产的希盟国会议员之一。

至于至于副首相旺阿兹莎目前则排在第10位,月入为5万9048令吉33仙。根据资料显示,其丈夫、即刚中选为国会议员的公正党候任主席安华也已申报收入。

旺阿兹沙兼任妇女事务与福利部长,其不同职务的收入分别为副首相月收1万6351.33仙,部长职则为1万3416令吉48仙。

安华夫妇的女儿努鲁依莎,则不在申报名单。

只有20名已申报收入

反贪会也透露,49名担公职的国会议员当中,只有20名已申报收入。

截至今日中午12点为止,仍未在名单上的内阁成员包括了经济部长阿兹敏阿里、教育部长马智礼、交通部长陆兆福、乡区发展部长丽娜、人力资源部长古拉、卫生部长祖基菲里阿末、农业及农基部长沙拉胡丁阿育、联邦直辖区部长 卡立沙末,能源、科技、科学、气候变化及环境部长杨美盈、 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长达雷尔、工程部长巴鲁比安以及企业家发展部长礼端。

另外,仍未申报收入的副部长包括了內政部副部长:阿兹加曼、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国防部副部长刘镇东、乡区发展部副部长西华拉沙、交通部副部长卡玛鲁丁、通讯部副部长依丁沙里、农业部副部长沈志勤、国內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副部长张健仁、企业家发展部副部长哈达蓝利以及工程部副部长安努亚达希。

未申报的副部长还包括了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部副部长东姑祖布里、原产业副部长三苏依斯甘达、首相署(宗教)副部长傅芝雅、首相署(国家团结及社会和谐)副部长法力、外交部副部长 玛祖基、人力资源部副部长玛夫兹、经济部副部长拉兹、房地部副部长拉惹卡玛鲁、联邦直辖区部副部长沙哈鲁丁、旅游部副部长莫哈末峇迪亚以及能源、科技、科学、气候变化及环境部副部长慕丽娜。

《当今大马》了解到他们当中有些已向反贪会申报收入,唯名字仍未出现在网站的名单上。

以政党区分,行动党的42名国会议员当中有20人已申报、公正党50人只有17人、团结党13国会议员只有4人申报、诚信党的11国会议员中3人已申报,以及沙巴民兴党的8人当中,有两人已申报。



抨申报财产格式不达标,柯嘉逊:为何只列薪水?

发表于 2018年11月2日12:28  |  更新于 2018年11月2日12:55

反贪会昨天陆续在网站公布希盟国会议员的财产申报详情,惟人民之声顾问柯嘉逊质疑,为何只列出薪水,因为此举根本未达到公布财产的标准。

柯嘉逊今天发表文章,批评反贪会有关希盟国会议员的财产申报。

“反贪会主席苏克里(Mohd Shukri Abdull)似乎不晓得,该机构在“新马来西亚”的职权范围。“

”他也需要去上会计入门课复习一下。”

他说,尽管苏克里宣称,反贪会只是发布政府提供的资料,但难道反贪会不明白何谓财产。

应如搜查纳吉的范围

柯嘉逊举例,反贪会当初搜查前首相纳吉房子时,运走所有现钞和贵重物品,而这不限于纳吉的住宅,也包括其孩子和年迈母亲的住家。

他说,不仅如此,整个反贪会机构至今仍在搜查纳吉家属和同僚的账户。

“相反的,在公职员的财产申报上,反贪会却只选择承认他们的个人收入。”

“反贪会刊登了一份名单,列出财长林冠英、内阁部长和其他执政党国会议员近期向他们申报的财产。二度拜相的马哈迪只排在林冠英之后,尽管几十年前,他至少有一个儿子早已晋身福布斯50富豪榜。”

“反贪会主席能否向我们解释,这就是我们所能看到的公职员财产申报吗?反贪会在审核他们的财产时,是否只将收入纳入考量?”

促停止官委董事成员

柯嘉逊提醒,一些执政者总是“象征性”地申报担任议员的薪金和津贴,而此举远远未达到申报财产的标准。

他指出,申报财产必须涵盖公职员本身、配偶和抚养子女的收入和在每个住家的资产,贵重物品和金融产品,甚至是债务,如贷款和抵押。不仅如此,收入应包含从所有董事职位、投资和咨询合约的所得,还有赠品和潜在的利益冲突,如无酬就业合同等。

“自从发生前槟首长被控贪污的案件,大马人期望,公职员的房屋市价也该是申报财产的基本事项。”

他也要求,希盟政府从停止委任议员出任联邦和州政府的企业董事与委员会成员作为起步。

“所有官联企业和委员会都须由独立及合格的专业人士经营,不是委任政府的侍从份子,而构成明显的利益冲突。”

此外,他认为,反贪会需监督公职员的财产,同时被赋予权力调查、提控和制裁违规者。

贪污行为不限于国阵

柯嘉逊表示,既然首相宣称贪污是国家成长的主要威胁,因此首相是时候树立榜样,确保他和部长及议员在就职后,全面申报自己和家人的财产。

“贪污和炫耀阔绰的行为,不限于国阵领袖。”

他说,假设只有国阵领袖会贪腐是天真的想法,尤其随着国阵国会议员近期跳槽至希盟,民众或已预见国阵2.0的诞生。

最后他认为,有必要强制规定所有行政、立法和司法权的领袖,在就职前后及定期申报自己、配偶和孩子的财产,以杜绝政治贪污。

“获得166个国家签署的《联合国反腐败公约》要求,针对公职员财产申报拟定法律框架。申报财产,公开给公众监督,是确保领袖不滥用职权牟利的方式。”

等内阁亮绿灯就公布

另外,《诗华日报》昨天报道,苏克里说,反贪会至今只刊登议员的收入,非因网站存在技术问题。事实上,反贪会正等内阁亮绿灯,才公布部长与议员的财产。

“我们还未得到内阁的最后决定,希望内阁尽快告知反贪会,何时能公布国会议员的财产。因反贪会只是执行者,最终决定还是来自於政府。”

此外,他说,反贪会正草拟一项新条例,以强制国会议员申报财产,否则违法。

基於新条例尚在草拟中,他说,反贪会暂不能对未申报者採取行动。

321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629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1 13:13:07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4部长未申报财产,瓦塔与莫哈末丁称“太穷了”

发表于 2018年12月10日19:14  |  更新于 2018年12月10日19:19

虽然大多数的执政党国会议员已向反贪会申报财产,但4名部长迄今还未申报财产。其中两人今日受到媒体询及时,各有辩解。

根据反贪会网站,4名部长只申报收入,但未申报财产。他们是:首相署部长瓦塔慕迪、旅游部长莫哈末丁、首相署部长刘伟强与外交部长赛夫丁阿都拉。

此外,联邦直辖区部副部长沙鲁丁刚动完一项心脏手术,正在请病假,既未申报财产,也没申报收入。

没有资产可申报

瓦塔慕迪今日在国会走廊受到记者询问时宣称,他已把一生收入所得,用来捍卫印裔社群,所以已没有任何资产向反贪会申报。

瓦塔慕迪也是兴权组织主席。他表示,过去多年来,一直为了印裔社群的福利而斗争,已让他耗完所有的积蓄。

“我是社运分子,我所有的收入都花在为贫穷印裔社群斗争。”

“我也是一名律师,但我这么久以来都没有任何资产,我把所有的收入都这么(为印裔社群斗争而)花掉了。”

穷人没财产申报

另一方面,来自沙巴民兴党的莫哈末丁(Mohamaddin Ketapi)在国会走廊受询时则宣称,他太过贫穷,没有资产可以申报。

他称,自己未拥有汽车或房屋,没有资产可向反贪会申报。

他续称,若日后有资产,才会向反贪会申报。

“就目前而言,我没有财产,我什么也没得申报。穷人没有财产。”

当记者再追问,是否连房子和汽车也没时,柯达比自嘲是个穷人。

此前,随着多数希盟国会议员配合,希盟欲落实透明良好施政原则的承诺而申报财产,反贪会从11月1日开始陆续在网站公布他们的财产申报详情。



诗华日报

月入逾万令吉 大马6议员官员零资产

2019年7月8日

反贪会的申报财产网站显示,有6个月薪上万令吉的国会议员或官员的资产额为零或悬空,但净选盟2.0执行董事叶瑞生认为,财产申报不应只是财产,也包括每月的收入,因此申报零资产是不可能的。

国会是在日前通过强制所有朝野国会议员需申报财产的动议,而反贪会自去年杪开始操作的反贪会申报财产网站显示,当中有3名国会议员和2名政治秘书的资产额为零,日落洞国会议员雷尔的资产则悬空。

反贪会申报财产网站显示,有6人的资产额为零或悬空。

5名零资产的国会议员分别是旅游及文化部副部长暨莫哈末马丁可达比(诗南)、黄德(文冬)、莫迪(玛士加丁)、国防部政治秘书莫哈末阿兹哈和国际贸易及工业部政治秘书布利查。

该2名政治秘书的月薪各1万2650令吉,其他人薪水则介于2万2000令吉至5万2000令吉。

针对此,叶瑞生今日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表示,议员或官员们申报财产时,也应把薪水包括在内。

无论如何,他认为,由于国会才刚通过申报财产的动议,因此必须在10月1日之后再看看他们会不会根据新的条规申报财产,并做出必要的修正。

“如果他们不做的话,有可能会被控做出不正确的申报。”

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日前曾解释,有些国会议员零资产,因为他们已将资产转移至孩子名下。

叶瑞生则回应说,国会刚刚通过的动议也要求议员申报伴侣及他们孩子的资产,因此如果真的转到孩子名下,也还是必须包括在资产申报内。

“然而,议员的孩子资产的申报,只限于21岁或更低的岁数,至于21岁以上的无须申报,这是个缺陷,希望政府在来届国会提呈新法案立法强制议员申报资产时,应包括议员的所有孩子,不分年龄。”

该网站也显示,公正党昔加末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山达拉是最富有的国会议员,即有1亿3212万令吉资产。他在从政前曾是Masterskill教育集团董事和首席执行员。

执政党12国会议员未申报财产

反贪会申报财产网站显示,尚有8.6%执政党国会议员和4.7%行政人员仍未申报财产。

以敦马哈迪为首的反贪特别内阁委员会是在去年8月议决,首相、副首相、内阁和希盟国会议员在签署反贪宣言后,需在3个月内向反贪会申报财产。

较后,反贪会从去年11月开始陆续把执政党国会议员和行政人员申报财产的资料放上网(https://mydeclaration.sprm.gov.my/),不过,由于一些国会议员刚在补选胜选,或有者之后才跳槽加入希盟,所以较迟才申报财产,但最后一批国会议员是在3月加入希盟,距今也已超过3个月。

根据该网站最新资料显示,在139名执政党国会议员当中,只有127人申报财产,还有12人(8.6%)未申报财产。

在行政人员(如正副部长、政治秘书等)方面,则有81人(95.3%)已申报财产,并有4人(4.7%)未申报财产。

网站上并没列明谁还未申报财产。不过,根据了解,这些国会议员包括刚中选为行动党山打根国会议员的黄诗怡、以及今年2月或3月跳槽加入土团党的拿督斯里韩查再努丁(拉律)、拿督沙布丁(打昔汝莪)、依克玛希山(丹那美拉)、拿督莫哈末法西亚(沙白安南)、洛索瓦希(乌鲁登嘉楼)、拿督阿都拉迪夫(丰盛港)、拿督拉欣巴克里(古达)、拿督再卡利亚(里巴兰)、拿督阿兹查(保佛)和拿督斯里罗纳建迪(必鲁兰)。

反贪会须勤更新资料

不过,一些早前从国阵跳槽加入希盟的国会议员,已申报财产,如拿督玛斯恩美雅蒂(马日丹那)、慕斯达法(日里)。

针对有反对党批评,希盟在国会通过强制申报财产的动议时,就连部分希盟议员本身都仍未申报财产,净选盟2.0执行董事叶瑞生认为,由于国会才通过的动议刚从7月1日生效,议员们可在10月1日截止之前申报,因此,我们应该在10月1日之后再看他们是否会申报。

民政党全国主席拿督刘华才则不确定,究竟是国会议员未申报财产,还是反贪会收到后未放上网,不过他促请反贪会要常更新资料。

他也欢迎政府以透明化的方式治理国家,因此支持国会议员和家属公布财产,并呼吁民众继续监督。



旅游部长“最穷” 最富裕是敦马

2019年11月22日

(吉隆坡22日讯) 旅游及文化部部长拿督莫哈马丁终于申报财产,他与妻子的资产总额仅为9388令吉,是内阁部长中“最穷”的部长。

反贪会网站最新资料显示,去年曾表示自己“很穷”,没有任何资产科申报的莫哈马丁在今年9月26日向反贪会申报财产。

身为内阁部长的他月收入5万4979令吉53仙,可是他和妻子的总资产仅有9338令吉。

此外,在内阁成员中,最富有的是首相敦马哈迪,他月收入为7万5861令吉57仙,他和妻子敦西蒂哈斯玛的总资产为3235万7900令吉的财产。

紧接著是企业家发展部长拿督斯里礼端,他月收入为6万5407令吉20仙,与妻子的总资产为2307万5000令吉。

副部长方面,最富有的是房地部的拿督拉惹卡玛鲁,他申报自己、妻子与孩子持有的财产数额为1350万9130令吉。接著是卫生部副部长李文材,月收入为4万7000令吉,他申报自己、妻子与孩子持有的财产数额为1367万令吉。

内阁成员中,月收入最高的是财政部长林冠英,为8万6464令吉92仙。紧接著是工程部长巴鲁比安,月收入为8万3736令吉48仙,马哈迪月收入则为7万5861令吉57仙,排名第三。

希望联盟政府在上台执政后,以首相敦马哈迪为首的内阁反贪特别委员会就在去年8月议决,要求所有内阁成员、政府行政人员及希盟议员公布个人资产,以展现透明度。

随后反贪会在去年11月于mydeclaration网站公布首批希盟国会议员的财政状况。

根据反贪会网站最新资料显示,希盟内阁已经全体申报了财产。

根据最新的资料显示,掌管国民团结事务的首相署部长瓦达慕迪在10月25日申报财产,他月收入为4万8736令吉48仙,他与妻子总资产为10万5000令吉。

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刘伟强在2月12日申报财产,他月收入为5万1936令吉49仙,他与妻子的总资产为804万令吉。

外交部长赛夫丁阿都拉则在10月9日申报财产,月收入为5万2504令吉48仙,他与妻子总资产为230万令吉。



光华日报

4资产最多国会议员 总加超过2亿

5/03/201915:18

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公布145名希望联盟国会议员、上议员及政治秘书的月薪及财产,4名资产最多的国会议员总加共2亿6600令吉,比全国人民贡献的“希望基金”所筹的2亿令吉还要多。

民众欲查询希盟领袖已公布财产的名单、月薪和资产,可登入https://mydeclaration.sprm.gov.my 了解详情。

一如之前所公布的财产,来自昔加末的国会议员山达拉拥有的资产在众人中依然最多,共1亿3200万令吉。资产排在第二位的是木歪国会议员拿督倪可汉,拥有的资产高达7700万令吉。

排在第三的是首相敦马哈迪,他的资产共3200万令吉。至于排名第4的则是首相的孩子,尤仑国会议员拿督斯里慕克里,他的资产共2500万令吉。

另一方面,虽然慕克里的资产排在第4名,但在月薪方面则是收入最高的希盟领袖,每月薪金达10万5000令吉。

在145名已公布财产的人士中,有120名为国会议员。至于9名未公布财产的国会议员,则包括波德申国会议员拿督斯里安华。

321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629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 18:46:00 | 显示全部楼层
亚洲时报

首席部长沙菲益申报财产 总值663万8000令吉

2019年3月16日

(本报讯)首席部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已向大马反贪会申报资产,其本身及妻子、孩子合家资产总值663万8000令吉。

同是来自沙巴的首相署掌管法律事务部长拿督刘伟强联同妻子的资产总值为804万令吉,为沙巴榜首;他们的每月收入为5万1936令吉。

反贪会昨日在其官方网站公布,沙菲益的合家资产比副席部长兼旅游、文化及环境部长拿督刘静芝稍输一点,后者于去年十二月二日联同夫婿共同申报的资产总值是667万1000令吉。当时,刘氏在沙巴名列榜首。

沙菲益是于本月十二日才向该局申报资产,包括注明每月收入为8万6670令吉。他也是仙本那区国会议员。

如此一来,沙巴还有一名具有国会议员资格的副首席部长拿督威弗烈丹高尚未申报资产。希盟政府规定所有执政集团的国会议员都得公布资产。

去年的十一月的报导指出,反贪会所公布希盟联邦政府正副部长及后座议员资产时,沙巴方面名列榜首的是亦是斗湖区国会议员的刘静芝。

当时在沙巴排名第二的是联邦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长兼沙巴人民复兴党署理主席拿督德雷尔莱金,他联同妻子共同申报的资产总值295万8420令吉;他们两夫妇月入为5万1395令吉。

根据大马反贪会网站资产,排名第三的是民主行动党籍亚庇区国会议员陈泓缣,他联同妻子的资产总额为99万4893令吉,月入为2万5700令吉。

沙巴行动党的另两名国会议员,包括兼任州卫生及人民福祉部长的山打根区国会议员拿督黄天发,资产是10万3364令吉,月入5万6496令吉。亦是该党籍的丹南区国会议员诺丽达苏亚资产是58万令吉,月入2万4500令吉。

政府迄今未规定来自反对党的国会议员以及只是担任沙巴的州议员亦得公布资产与月入。



沙巴再有4国会议员申报资产 联邦旅游部长仅9388令吉

2019年11月6日

(本报讯)在过去一个月再有四名来自沙巴的国会议员向大马反贪会申报资产,包括亦是诗南国会议员的联邦旅游及文化部长拿督莫哈末丁柯达毕,但令人「意外」的是,他及妻子的资产总值9388令吉。

至于在今年四月由巫统跳槽大马土团党的比鲁兰国会议员拿督罗纳建迪,申报其本身及孩子资产总值264万7802令吉。

根据反贪会官方网站公布,柯达毕及罗纳是分别在九月廿六日及上个月九日作此申报,每月收入则分别是5万4979令吉及5万1149令吉。

此外,人民公正党籍兰瑙国会议员佐纳顿耶欣及沙巴民兴党籍吧巴国会议员阿未哈山,所申报资产总值分别是36万6929令吉及59万8000令吉,每月收入分别是3万3256令吉及2万5700令吉。

迄今为止,在执政集团里,仍有民主行动党籍山打根国会议员黄诗怡,以及另四名与罗纳一同由巫统跳糟土团结党的国会议员尚未申报资产。

早前的报导指出,副首席部长兼贸工部长拿督威弗烈丹高已向大马反贪会申报资产,其本身及妻子资产总值617万346令吉,成为州内阁里拥有国会议员资格最后一名如此申报的人士。丹高及妻子每月总收入达7万1932令吉。他除了亦是斗亚兰国会议员,也兼任官委议员,因此共有三份官方收入。

若论州内阁成员排名,亦是民统主席的丹高在已申报者当中排名第三,位列另一名副首席部长拿督刘静芝(667万1000令吉)及首席部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663万8000令吉)之后。

根据反贪会官方网站公布,丹高是在本月十一日才作此申报,比其他执政集团内的同僚要迟了整整一年余。



星洲日报

沙再6国议员申报资产·马迪乌斯617万居首

2019-11-12 21:00:00

(亚庇12日讯)沙巴州再有6名执政阵营的国会议员已申报个人资产,目前只剩两人未申报资产。

黄诗怡个人资产85万

这一轮申报财产,斗亚兰区国会议员兼沙巴副首长拿督马迪乌斯登敖的收入最高,每月收入达7万1932令吉,资产达617万令吉;在今年5月举行的山打根国会议席补选中胜出的黄诗怡申报的个人资产为85万令吉。

在反贪污委员会资产申报官网最新公佈的资料显示,该6名来自执政阵营的国会议员分别有3人来自土团党,以及行动党、公正党及民统党各一人,他们都是在7月至11月4日期间申报个人资产。

除了黄诗怡(行动党)及马迪乌斯登敖(民统党)之外,其他包括必打丹区国会议员阿旺胡赛尼(公正党),以及3名土团党国会议员,即拿督阿都拉欣巴克里(古达)、拿督阿兹莎顿(保佛),以及拿督斯里罗纳建迪(比鲁兰)。

慕沙儿子未申报

至于还未申报财产的2名来自沙巴的执政阵营国会议员均来自土团党,分别是里巴兰区国会议员拿督查卡利亚依德里斯,以及前沙巴首长的儿子,实必丹区国会议员雅马尼哈菲兹。

在该6人中,马迪乌斯登敖的资产最多,达617万令吉,紧接为阿都拉欣巴克里(437万令吉)、阿兹莎顿(362万令吉)、罗纳建迪(264万令吉)、阿旺胡赛尼(96万令吉)及黄诗怡(85万令吉)。

在月入方面,身兼州副首长、州贸易及工业部长,以及官委州议员3个职位的马迪乌斯,其月入为7万1932令吉,同样也是6人当中月入最高的国会议员。

月入第二高的为阿兹莎顿,达5万8775令吉,紧接为罗纳建迪(5万1149令吉)、阿都拉欣巴克里(4万1808令吉),黄诗怡及阿旺胡赛尼的月入则同样是2万5700令吉。

沙闽26国会议员

沙巴及纳闽合计共有26名国会议员,其中25人为沙巴国会议员,纳闽只有一人;在该26名国会议员中,执政党国会议员占21人,其馀5人为反对党国会议员。

该21名国会议员分别为民兴党9人、行动党3人、公正党3人、民统党1人,以及5名刚加入土团党的原巫统国会议员;已申报资产的为19人。

刘伟强身家最丰

在该19名已申报资产的沙巴国会议员中,以首相署部长兼三脚石区国会议员拿督刘伟强的总资产最多,达804万令吉,位居榜首。

总资产第二多的则是“身兼四职”的拿督刘静芝,达667万令吉,她身兼州副首长、州旅游、文化及环境部长、亚庇亚庇区州议员,以及斗湖区国会议员4个职位。

沙巴首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则以他与其孩子所拥有总值逾663万令吉的资产,排行第三,“新入榜”的马迪乌斯及阿都拉欣巴克里则分别排行第四及第五。

反对党议员未申报

在5名反对党国会议员包括独立国会议员1人,以及沙巴立新党、沙巴团结党、巫统及沙巴人民团结党各一人,儘管国会已通过动议,反对党国会议员同样须申报财产,但他们迄今也还未申报财产。

他们分别是哥打马鲁都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麦西慕(沙巴团结党)、根地咬区国会议员拿督杰菲里(沙巴立新党)、金马利区国会议员拿督阿尼法(独立)、京那巴当岸区国会议员拿督邦莫达(巫统),以及冰湘岸区国会议员亚瑟古律(沙巴人民团结党)。

最新申报值9388令吉 旅游部长摆脱零资产

联邦旅游、艺术及文化部长拿督莫哈末丁可达比终于拥有资产,摆脱零资产国会议员和部长的称号。

根据反贪污委员会资产申报官网(mydeclaration.sprm.gov.my)公佈的最新资讯显示,莫哈末丁可达比已在今年9月26日提呈新的申报财产,修正他所拥有的资产数额。

不过在更新后,莫哈末丁与妻子所共同拥有的资产只有9388令吉,其月入也稍微调涨至5万4979令吉;他在去年10月首次申报财产时,其月入为5万1326令吉。

莫哈末丁也是诗南区国会议员,他在之前被爆出没有申报任何财产时,曾表示本身是穷人,没有能力拥有房产和车子,因而没有什么资产可申报。

但他也表明,若日后购置或拥有房产后,会向反贪会申报。

目前依旧处于零资产的国会议员共有2人,分别是文冬区国会议员黄德及玛士加汀区国会议员莫迪。




沙13国议员申报财产·刘伟强804万居首

2019-04-24 07:07:00 

(亚庇23日讯)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的总资产已超越之前被列为沙巴“第一人”的斗湖区国会议员兼沙巴副首长拿督刘静芝,以总资产804万令吉位居榜首。

月入逾5万令吉

刘伟强也是三脚石区国会议员。他是在今年2月12日更新其总资产及月入数据,在更新后,刘伟强夫妇俩联合申报的资产总额为804万令吉,至于月入则达5万1936令吉48仙。

他较早前只申报夫妇俩的月收入(月收入3万3736令吉48仙),至于资产则未公佈。

全国排名第18

虽然如此,他在一众联邦部长及后座国会议员当中,仅排第18;资产最丰厚的昔加末国会议员拿督山达拉,总资产多达1.32亿令吉,依次为木威国会议员倪可汉(7701万令吉)和首相敦马哈迪(3235万令吉)。

根据最新的反贪污委员会资产申报官网(mydeclaration.sprm.gov.my)的最新名单,截至目前为止,沙巴及纳闽已有13名执政党国会议员已向反贪会申报财产。

在去年以总资产667万1000令吉位居沙巴榜首的刘静芝,现在排行第二,其月收入则为6万6672令吉50仙。
曾位居榜首的刘静芝,现以总资产667万1000令吉排行第二。

首长父子资产663万8

沙巴首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是在今年3月12日向反贪会申报资产,他与其孩子所拥有的资产总值逾663万8000令吉,月入则为8万6670令吉05仙。

沙菲益也是仙本那区国会议员兼史那浪区州议员,他与孩子所拥有的资产是一众沙巴执政党国会议员中第三高的国会议员。

刘静芝及沙菲益分别在执政党国会议员的总资产排行中,排行第22名及23名。

已故山打根区国会议员拿督黄天发在生前已申报财产,不过随著他在今年3月逝世后,反贪会已在该网站中把黄天发的名字删除。

沙菲益阿达以资产总值逾663万8000令吉排行第三,逊于刘伟强及刘静芝。

执政党国会议员19人

沙巴及纳闽合计共有26名国会议员,其中25人为沙巴国会议员,纳闽只有一人;在该26名国会议员中,执政党国会议员本占20人,不过随著原山打根区国会议员黄天发在3月逝世后,如今沙巴执政党国会议员只剩19人。

该19名国会议员分别为民兴党9人、行动党2人、公正党3人、民统党1人,以及4名刚加入土团党的原巫统国会议员。

至于6名反对党国会议员包括独立国会议员2人,以及沙巴立新党、沙巴团结党、巫统及沙巴人民团结党各一人;2名独立国会议员分别是金马利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阿尼法及其侄儿实必丹区国会议员雅马尼哈菲兹。

6执政议员没申报

目前仍有6名来自沙巴的执政党国会议员尚未申报他们的个人资产及月收入,当中包括4名在上月杪才加入土团党的巫统国会议员。

另外2人分别是来自公正党的必打丹区国会议员阿旺胡赛尼,以及民统党籍斗亚兰区国会议员拿督斯里马迪乌斯登敖,马迪乌斯也是州副首长兼贸易及工业部长。

4名刚加入土团党的国会议员分别是拿督阿都拉欣巴克里(古达)、拿督阿兹莎顿(保佛)、拿督斯里罗纳建迪(比鲁兰)以及拿督查卡利亚依德里斯(里巴兰)。

也是前公账会主席的罗纳建迪在日前在受询时,坦承本身还未申报财产,惟强调他在此方面没有任何异议,会尽快著手安排申报财产事宜。

以罗纳为首的4名国会议员是在去年12月宣佈退出巫统,并在今年3月成为首批加入土团党的沙巴国会议员。

321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629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0-6-11 22:32:25 | 显示全部楼层
光华日报

大马史上第二大内阁 开销一年增757万令吉

2020年3月13日

首相丹斯里慕尤丁的新内阁人数比前朝增加15人,被称为是大马史上第二大内阁,预计新内阁的每年总开销将增加757万令吉,或每月63万令吉。

根据《透视大马》报道,前朝副首相与部长的每月津贴差距少于3000令吉,即使扣除减薪10%的基薪,每个月额外开销依然54万令吉,或每年大约650万令吉。慕尤丁的正副部长阵容共有70人,比希盟时期的55人增加了15人。

国民联盟的内阁部长占31人,而副部长则有38人;部长人数比前朝多了5人,副部长方面,有多个部门委任两名副部长,以致副部长人数比前朝多了11人。

在薪资方面,若慕尤丁采取减薪10%的做法,他的薪金会与马哈迪的5万6318令吉一样,年薪为67万5816令吉,或是70万3248令吉。

纳吉执政的年代,除了正副首相,尚有33名部长及33名副部长的内阁,纳吉的内阁阵容与国盟政府的开销每月差距介于3万至15万令吉之间。

至于正副部长薪酬总开销,希盟政府的内阁部长的薪资总数为105万816令吉,而国盟若无减薪,每月部长薪酬将会达到129万9117令吉,假如新政府持续减薪则会维持在125万2896令吉。

国盟部长若无减薪,与希盟部长的薪资差异大约是在1491令吉,如果减薪则会是相同,但是鉴于人数增加,每月需要发出个5名部长的薪水大约需要额外20万令吉(减薪10%)至24万令吉(不减薪)。这意味着,部长薪金的开销比希盟期间增加19%或23.6%。

大马中华总商会社会经济研究中心执行董事李兴裕向《透视大马》认为,新内阁最重要是能够扮演振兴经济的角色。

经济学家何启斌也向《透视大马》指出,其实政府部门相对希盟而言只是增加了一个部门,但是政府就有必要解决过去部长职权及工作重叠的情况。

他也提醒政府需要关注国家的经济情况,尤其是我国的出口表现,不仅国内消费者信心和国内投资在过去两年有下滑,经济增长多是靠出口贸易来支撑,但目前的全球情况,要维持出口增长可能会是个问题,而且政府也需要让国内外投资者有信心。



星洲日报

换政府至今·反贪会申报财产网站“暂时关闭”

2020-06-03 21:00:00 

(亚庇3日讯)希盟执政时期广受赞赏的反贪会“申报财产”网站,在换了政府后即关闭至今。

这个官网(mydeclaration.sprm.gov.my)页面注明网站暂时关闭以利维修。

一名一直关注这个官网的社运人士透露,自从国盟上台后,这个网站已静悄悄关闭,恐怕规定议员申报财产的良好政策,将无疾而终。

资料更新再上载

反贪会公关部消息指网站在国盟政府2个月前上台后就关闭维修,因为内阁名单已经更换。他们宣称会等到国会议员申报的资料更新后,再次上载。

国家反贪中心提供资料

消息指出,部长和议员关资料是由国家施政、诚信和反贪中心(GIACC)提供,反贪会只是负责管理有关网站,所以,什么时候获得相关资料不得而知。

国家施政、诚信和反贪中心是由前首相敦马哈迪成立,当时由反贪污委员会前主席丹斯里阿布卡欣领导,专司就反贪廉正与施政事项扮演评估监督协调的角色,并直接向首相汇报。

设官网提高透明度

国会下议院是于2019年7月1日通过议案,强制所有国会议员、上议员和政治秘书必须申报收入,以及与配偶的财产。

希盟议员和正副部长绝大部分都有积极配合,但是,响应的反对党议员不多。

国盟上台后,首相丹斯里慕尤丁3月间指示所有内阁部长公布财产,并提醒部长们必须致力肃贪反腐。他当时提醒部长们须在分发的表格申报个别资产,并在一个月内提交反贪会。

根据国盟政府在3月10日宣誓就职的日期算起,3个月后应该是在6月9日之前,部长、副部长或政治秘书就必须提呈财产申报资料。

有关《行政管理人员道德守则》条文指出,国会议员在宣誓就职后也是在3个月内必须第一次申报财产。如果国会议员也是管理成员,则只需要申报一次。

这个财产申报是每2年进行一次,包括配偶、孩子以及信托人的财产也一并申报给予首相,并提及副本给反贪会首席专员。

如果管理人员和国会议员的财产申报不符合1960年法定声明法令,可以采取法律行动。



诗华日报

慕尤丁放任政治委任 后果或比一马公司更糟

2020年6月11日

(吉隆坡11日讯)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认为,首相慕尤丁放任政治委任,以权位作为政治酬佣的做法,将导致比一马公司更糟糕的情况。

他说,一些马来媒体认为,慕尤丁比较去政治化,但这是荒唐的说法,他委任许多政治人物担任正副部长,并让支持者担任官联企业高职,以换取政治支持,是史无前例的,这就是政治,而且是低级政治。

“不是谈论政策和改革的高水平政治。你只是告诉他们(你献议了什么),以收买他们加入。然后,居然厚颜无耻地假定这无关政治。”

“我甚至不确定,7月的国会是否开得成。”

“这个国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们的政治菁英和知识分子怎么了?怎能接受这些过份的任命,并且完全漠不关心。”

“国盟甚至敢动国油。就算在最糟糕的时期,其他人仍然跟国油保持一定的政治距离。”

安华认为,这种情况令人担忧,一旦这种做法毫无控制,加上涉及的数量,带来的后果可能比一马公司更糟糕,因为毫无制衡和监督可言。

他也指出,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了在没有招标的情况下发出合约。

对公正党在砂拉越州选举的前景,安华承认他需要承担部分责任,因为他认为,公正党在砂拉越和沙巴的经营,交给阿兹敏他们处理就好。

“因为他们有雪兰莪等方面的资金。所以,他掌握了当地的支持,但如果有跟进,我们过去几年在那里就出现问题。”

“这不再是关乎政策、原住民的习俗和土地权,而是他们可获得的职位和酬劳。”



倪可汉:若解散国会国盟部长享最后薪资25%退休金 料国家损失近1亿

2020年6月9日

(怡保9日讯)民主行动党总副财政拿督倪可汉指出,若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在走投无路下,选择解散国会,甫在今年3月上任的国盟正副部长将享有最后薪资的25%退休金,此情况预计会造成国家损失将近1亿令吉。

他解释,虽然国盟正副部长才在今年3月上任,但如果解散国会,这些正副部长将在《1980年国会议员(薪酬)法》附表1第2(2)条文下,被视为已任职了36个月,所享有的每月退休金则是最后薪资的25%。

“而且,如果他们(国盟正副部长)去世,退休金则由其妻子或丈夫终身继承,这笔款额相等于将近1亿令吉。”

相比之下,他指已服务了22个月的希盟前正副部长,退休金则要比国盟正副部长少得多;相反的,如果国会没有解散,国盟正副部长将根据已服务的月数,计算所应享有退休金。

鉴于此,他今日发文告促请慕尤丁一旦在希盟证实获得多数国会议员支持的情况下,应当有尊严地交出政权,而不是如外界谣传般,选择觐见元首寻求解散国会。

除此之外,也是木威国会议员的倪可汉认为,若解散国会的话,也需再浪费人民约8亿至10亿令吉举行大选,尤其是目前正值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期间,需要进行各种不一样的预防措施。

“同时,万一举行大选,人与人之间的近距离接触和人员的大量流动,并可能爆发新一波疫情。再说,在选举期间,国家也将处于‘无政府状态’,不但无助经济复苏,人民也不能专心于经济复苏。”

321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629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0-7-23 12:45:59 | 显示全部楼层
光华日报

首相慕尤丁月入近9.4万 个人资产逾千万

2020年7月22日

根据反贪会“申报财产”网站显示,首相丹斯里慕尤丁的每月收入为9万3841.65令吉,个人所拥有资产超过1000万令吉。

4名高级政务部长方面,掌管国际贸易及工业部的拿督斯里阿兹敏阿里是所有高级政务部长中是最高的,每月收入是6万9186.48令吉,所持有资产是100万至250万令吉。

掌管国防部的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的每月收入是4万零122.05令吉,所持有资产是100万至250万令吉。

掌管教育部的莫哈末拉兹月收入则为3万4242令吉,所拥有的资产是250万至500万令吉。

至于掌管工程部的拿督斯里法迪拉尤索夫,则月入5万4736.48令吉,所拥有的资产是100万至250万令吉。

另一方面,国盟政府上台5个月后,周三反贪会终于公布正副部长的申报财产名单,惟名单中只有57人。

换言之,国盟多达70人的行政阵容当中,有13名正副部长尚未申报财产。

在马华正副部长方面,交通部长拿督斯里魏家祥的每月收入是6万零526.48令吉,资产达500万至850万令吉。

教育部第二副部长拿督马汉顺的每月收入是5万1543.65令吉,其所拥有的资产超过1000万令吉。

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副部长拿督林万锋和种植及原产业部第一副部长拿督斯里黄日升,每月收入分别是3万4347.65令吉和4万1422.65令吉;两人分别拥有资产超过1000万令吉和500万至850万令吉。



透视大马

任国家基建公司主席 达祖丁自揭月领8000令吉

邱玉珊 最后更新9小时前 · 刊登于20 Jul 2020 1:30PM

巫统巴西沙叻区国会议员达祖丁揭自己出任国家基建公司主席,每月领取8000令吉薪金。

他是驳斥公正党新山国会议员阿克玛指控,指国盟政府忙于为朋党议员提供高薪厚职的政联公司职位,每人领取的薪金每月4万至5万令吉,加上每月的津贴,国盟政府一年必须补贴2500万令吉。

达祖丁在国会参与国家元首施政御词时,反驳阿克玛的指控。

他谴责阿克玛诽谤,并指自己的每月领取的薪金仅8000令吉。

“你知道我是谁?我是国家基建公司主席,我现在就透明公开(薪金),8000令吉而已,城市发展控股公司主席在这里,也是每月领取8000令吉薪金。”

这时,阿克玛站起来要求达祖丁说出,国能(TNB)新任主席的薪金。

达祖丁说:“你刚刚说全部委任,我现在说出2个就已经是不对了。“

国盟政府日前委任巫统日叻务国会议员加拉鲁丁(Jalaluddin Alias)出任城市发展控股公司(UDA Holdings Bhd)非执行主席职,前教育部长马兹尔卡立再出任国能(TNB)主席。

随后,公正党峇央峇鲁区国会议员沈志勤站起来质问:“还有办公室丶汽车丶会议津贴呢?”

加拉鲁丁打岔说,希盟执政时也同样委任。

国盟政府上台后被批对前朝政府的政联企业和机构领导层大换血和一一剔走,包括人民信托局、人民银行、大马棕油局、大马社会保险机构等,引起在野党和非政府组织的批评。

负责掌管国会及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达基尤丁透露,凡是没有受委正副部长的国盟后座议员都会受委掌官联公司及机构。



星洲日报

反贪会主席见证·诺莱妮申报财产

2020-06-11 20:27:17 

(吉隆坡11日讯)高等教育部长拿督诺莱妮今日向反贪会提呈财产申报表。

诺莱妮今日在脸书帖文,在反贪会主席拿督斯里阿占峇基的见证下,提交财产申报表。

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今年3月初掌国盟政府时,要求所有内阁部长如前朝政府做法般,向反贪会申报财产,并要所有部长在1个月内向反贪会申报财产,但随着冠病疫情的爆发,申报财产事件也迟迟没有下文。

因此,行动党柔州巴罗州议员谢奥马也在日前国盟执政100天时,发表文告追问国盟部长申报财产的进度。

国会下议院于2019年7月1日通过强制性要求所有国会议员在3个月内申报财产的动议,需申报的财产包括个人、配偶、21岁以下子女及受托人的财产。

然而,截至去年12月的申报财产的截止日期,几乎所有来自巫统和伊斯兰党的国会议员皆拒绝申报财产。



诗华日报

质疑首相的部长申报财产数据 火箭议员:32扣除97%等于5?

2020年7月16日

(吉隆坡16日讯)在首相丹斯里慕尤丁表示,目前仅有5名内阁部长未申报财产后,行动党居銮区国会议员黄书琪则为此提出了质疑。

“这很奇怪,32名内阁部长中,97%已申报财产,那代表是31人。然而,首相却指还有5名部长没有申报,所以是怎样呢?”

慕尤丁今日在国会下议院指出,截至目前,97%内阁成员已经申报财产,只有5人还没申报。

除了32名部长,国盟政府共还拥有39名副部长,但他们都不属于内阁成员。

不过,若包括副部长在内,有5人没申报财产的话,那意味着也只有93%已申报财产。


321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629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0-9-6 23: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亚洲时报

国盟联邦正副部长公布资产 杰菲里最富有 资产逾2000万

2020年7月24日

(本报讯)大马反贪会昨日公布国盟联邦正副部长资产,沙巴方面以官拜联邦旅游、文化及艺术部副部长的拿督杰菲里吉丁岸最富有,资产总额逾2000万令吉,他也是全国4名最富有正副部长之一。

据反贪会网站资料,也是根地咬国会议员兼担布南州议员的杰菲里于今年5月14日申报,惟未进一步公布正确数字。他的月入是8万5450令吉。他在前朝希盟联邦政府时并未申报资产。

至于另一名来自沙巴的联邦部长拿督斯里麦西慕,则曾于前朝时作出申报;他最新公布资与之前的相同,只是这回只列在「1000万至1500万令吉」组别。他目前的月入是5万9500令吉。他之前申报的是1144万令吉,是整个沙巴已公布资产的朝野议员中「最富有」的。

沙巴另一名联邦正部长拿督罗纳建迪则申报资产「250万至500万令吉」,符合他在前朝希盟时所申报的264万令吉。

来自沙巴的另3名副部长的资产是:首相署副部长阿特古鲁(少于100万令吉)、财政部副部长拿督拉欣巴克里(250万至500万令吉)及内政部副部长佐纳登耶新(少于100万令吉)。

反贪会在前天公布的正副部长财产概况受到「缺乏细节」的非议后, 反贪会昨天调整了资产总额的「分级」,把最高级别的「逾1000万令吉」拆细为3个新级别。

反贪会新增的三个资产总额级别为「1000万令吉至2000万令吉之间」、「1500万令吉至2000万令吉之间」,以及最高的「多于2000万令吉」。

如今进入最「富」级别的正副部长有4人,除了杰菲里,还包括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联邦直辖区部长安努亚慕沙及联邦直辖区部副部长山塔拉。

惟反贪会网站依然并没有说明具体的资产数额。据报道,反贪会去年的申报财产记录显示,山塔拉与妻子拥有价值1亿3216万令吉的财产。

至于落在「1500万令吉至2000万令吉」级别的只有1人,即科技与创新部副部长阿末安沙。

另外,资产介于1000万令吉至2000万令吉之间者有6人,他们是首相慕尤丁、掌管沙巴与砂拉越事务的首相署部长麦西慕、首相署副部长哈尼法泰益、外交部副部长卡玛鲁丁、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副部长林万锋以及教育部第一副部长马汉顺。

反贪会第一轮的「分级」公布方式引起在野党的批评,公账会副主席黄家和就点出,网站资料并没有透露正副部长实际坐拥多少资产,没有列出部长配偶的收入与财产申报。

反贪会昨日公布正副部长的申报财产名单,惟名单中只有57人。换言之,国盟多达70人的行政阵容当中,有13名正副部长尚未申报财产。据查,共有5名部长及8名副部长尚未申报财产。



诗华日报

首相不再居首位 内阁月收入排行榜变动

2020年8月31日

(吉隆坡31日讯)根据反贪会的“申报财产网”的最新数据,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已经不再是月入最高的内阁成员,而榜首者是人力资源部长拿督斯里沙拉瓦南。

截至8月,慕尤丁的月入是10万4841令吉65仙,名列“月入第二高内阁成员”,而沙拉瓦南则月入14万3628令吉55仙。

在总财产方面,慕尤丁申报的是1000万至1500万令吉之间,而沙拉瓦南有不超过100万令吉财产。

国盟内阁共有70名正副部长,其中65人的财产资料已经被上载至反贪会的“申报财产网”,还有5名副部长的财产资料仍不见影。

在“申报财产网”的资料于8月更新后,“内阁月入排行榜”出现了变动,被挤出10大的是联邦直辖区部长丹斯里安努亚慕沙、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韩查再努丁、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莫哈末利祖安、交通部长拿督斯里魏家祥以及科学以及工艺及革新部副部长阿末安查。

最新“内阁10大月入排行榜”如下:
1. 人力资源部长沙拉瓦南—14万3628令吉55仙
2. 首相慕尤丁—10万4841令吉65仙
3. 旅游部长南茜—7万9347令吉83仙
4. 国家团结部副部长郑联科—7万4547令吉65仙
5. 旅游部副部长杰菲里吉丁岸—7万2662令吉89仙
6. 种植与原产业部长莫哈末凯鲁丁—7万1505令吉26仙
7. 首相署部长慕斯达法—6万9427令吉2仙
8. 贸工部长阿兹敏—6万9186令吉48仙
9. 国家团结部长拿督哈丽玛—6万8712令吉13仙
10. 内政部副部长依斯迈莫哈末—6万8347令吉65仙

“内阁10大财产排行榜”如下:
1.财政部长扎菲鲁—超过2000万令吉(月入6万2077令吉20仙)
2.联邦直辖区部长安努亚—超过2000万令吉(月入5万5227令吉20仙)
3.旅游部副部长杰菲里吉丁岸—超过2000万令吉(月入7万2662令吉89仙)
4. 联邦直辖区部副部长桑达拉—超过2000万令吉(月入5万6347令吉65仙)
5. 工艺及革新部副部长阿末安查—1500万至2000令吉(月入6万1779令吉43仙)
6. 首相慕尤丁—1000万至1500万令吉(月入10万4841令吉65仙)
7. 首相署部长利祖安—1000万至1500万令吉(月入6万5407令吉20仙)
8. 首相署副部长哈尼法泰益—1000万至1500万令吉(3万7347令吉65仙)
9. 外交部副部长卡马鲁丁—1000万至1500万令吉(月入4万4873令吉30仙)
10. 贸工部副部长林万锋—1000万至1500万令吉(3万4347令吉65仙)



月收入超越首相 部长:除了当官我也有卖椰

2020年9月6日

(吉隆坡6日讯)人力资源部长拿督斯里沙拉瓦南说,他之所以拥有逾14万令吉月收入,是因为他也种植马达椰(Matag)及香椰树,并非只靠部长薪酬。

根据反贪污委员会资产申报网站,沙拉瓦南月收入达14万3628令吉55仙,超越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成为国盟内阁成员中收入最高的部长。

据《马来西亚前锋报》报导,沙拉瓦南说,他身为政府行政人员,必须给予反贪会准确的资料。

“在这之前,我失业也没有任何职位,我有很多时间,并凭着过去在农业领域的经验,从事种植椰树生意,种植马达椰及香椰。

他说,他的种植地在丹绒马林,有11英亩,目前已开始有收成。

“我有额外的收入,并非只是依靠政府的薪酬。”

他说,他售卖嫩椰,目前的市场批发价格为每粒1令吉60仙,零售价格则是约6至7令吉。

“一个月我卖约5万粒椰子,我不只是依靠政府给予的部长薪酬,但我不可能在担任部长后,就直接把所有椰树砍了。”



刘伟强赞同选举候选人 向党主席申报财产

2020年8月15日

拿笃15日讯|民兴党大会议长拿督刘伟强局绅表示,赞同获披甲上阵的候选人,向他们党主席申报个人财产,以维护日后人民代议士的素质。

他是于今早应邀出席党诗南区部常年大会主持开幕后,接受媒体的访问时,这么表示。他说,通常胜选的候选人成为州议员,甚至部长或助理部长,会向反贪会申报他们的个人财产,并被视为更合适,但也无碍于候选人向党主席申报个人财产,是一项可采纳的举措。

此外,他表示自己也有意在国会上讨论,让在联邦内阁没有官职的国会议员,也申报他们的个人财产。

所派地契去年已申请

另一方面,就党主席兼本州看守首席部长拿督斯沙菲益阿达,近日来走访州内东西海岸派发土地地契,被非政府组织指有贿选之嫌,刘君称这个不是实的指控,因为据其所悉,这些地契之申请,早在去年就开始进行审批。

他续称,这些土地之申请,必须经过州土地测量局审批,并且要派专人到有关地点进行相关工作程序,因此整个过程需花一段时间,而当地契之申请获批后,又碰巧出现跳槽风波,以至迫使州议会解散的不稳定之局势。

「最重要的是,选委会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公布大选的日期,所以根本不存在贿选的问题。」

较早时,他表示,希望在州民的继续拥戴下,民兴党在临届的大选,能取得大多数议席的胜利,以便能够为党的宗旨和理想,而继续为沙巴人斗争下去,包括:捍卫沙巴权益和63年建国默契的平等地位。

其中在沙砂复邦法案报告方面,他披露,已由相关的指导委员会完成,而在此之前,时任首相敦马哈迪,与沙砂州首席部长于今年1月份会面过商讨此事。在该份报告完成之后,他本人也受人之托,于今年3月份将该份报告提呈到国会,却不料遇着联邦政权更迭,因此有关报告被迫展延。

不过,他说,联邦新任的首相署部长(国会及法律事务)拿督达基尤丁表示,联邦政府正在研究这份报告,而在报告中的21项课题,其中有17项已在双方面达成共识,倘未解决的4项课题,包括:1)石油税课题及油气现金支付,2)油气资源及油田,3)2012年领海法令,以及4)州属大陆架的权益。


321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629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0 23: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在野党列3要求,达成共识才签信任供应协议

2020/11/4 9:53 am  更新: 2020/11/4 10:48 am

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披露,在野党其实向政府提出了3项要求,而惟有双方都达成共识后才会签署“信任供应协议”。

“信任与供应协议”(confidence and supply agreement)是政党之间保证支持政府的非正式合作协议,以便政府的财案可在国会顺利通过。

“首先,我们要求改善国会系统以更好的运作。例如,在野党议员应受委为特选委员会成员。”

“第二,我们要政府在财案和法律的课题上,聆听并咨询我们。我们希望政府要做的任何事,都会积极咨询(在野党)。”

“第三,在国阵长期执政下,在野党从未获得拨款。”

要求公平拨款是为选民

“每个(在野党)选区应该获得与政府国会议员一样公平的拨款。那些钱不是为了我们,而是为了人民。”

陆兆福也是芙蓉国会议员。他昨晚在行动党的面子书直播访问中表示,在英联邦国家,若执政党在国会没有稳定的大多数议席,公平拨款给在野党议员是很平常的做法。

询及这是否如同接受政府的“饲料”(dedak),陆兆福驳斥,并指这些钱都是用在选民身上。

“那是给选区的拨款……这不是‘饲料’或贿赂。钱会进到服务中心的账户,不是我们(国会议员)的账户。”

“那是给人民的钱。”

饲料(dedak)指的是给畜生吃的米麦外壳碎削,原义是喂食畜生的饲料,经常被政治人物用来嘲讽政敌的贿赂行为。

非争辩政治歧见的时候

另外,询及若签署了这“信任与供应协议”,是否也表示在野党已接受“喜来登政变”,陆兆福则强调,此时非争辩政治歧见的时候。

“不。在历史上确实是有存在背叛的事,我们接受这个历史事实。”

“但现在不是我们继续争斗的时候。我想这(政治歧见)应该在大选时解决。但现在不是举办大选的时机。就算是实际战争,也都会有停火的时候。”

传闻指巫统不接受协议

陆兆福也透露,有传闻指政府已准备接受这项协议,但巫统仍不同意。

“我们还未有过正式会议,但有传闻说政府已经准备好(接受协议)。”

“但也有传闻,指巫统拒绝该(“信任与供应协议”)建议。”

昨天,国阵总秘书安努亚慕沙表示,国阵的国会议员会议中并未深入讨论“信任与供应协议”的课题。

“只是大概的讨论,以了解什么是‘信任与供应协议’。”

由于首相慕尤丁所领导的国盟政府不稳定,净选盟早前就促慕尤丁与在野党达至“信任与供应协议”,以确保政治稳定而不影响预算案的通过。



马哈迪再吁高官捐薪,自愿扣10%退休金援陷困者

2020/11/10 9:08 pm

前首相马哈迪昨天呼吁在公私领域的高层捐薪援助陷困的群体后,今天则表明自愿扣10%的退休金,以用那些钱协助完全失去收入的一群。

马哈迪今晚发表文告表示,因为政府落实的限令与防疫标准作业程序,他的生活其实一点也不受影响。

“我愿意扣除10%的退休金,只要那些钱用来协助失去收入的一群,减轻他们的负担。”

马哈迪表示,在他当首相时,就算国家未面对大的经济问题,他所提呈的第一个动议还是让他自己、部长、副部长以及政府高官们减薪10%。

政府高官薪资翻涨应减薪

马哈迪指,政府高官如今的薪水比较以往已翻倍涨了不少,而且在领政府薪水的人在段期间收入也未减少,但却有许多人完全失去收入。

为此,马哈迪称,为了拉近那些幸运与不幸者的差距,那些不受疫情影响的高官应该减薪10%,以援助那些陷困者。

马哈迪昨晚在部落格撰文,指在政府或私人企业享有高薪者应该放弃10%的薪水,捐出来的钱应该用于提供食物给失业及没有收入的一群。

他称,2019冠病疫情严重打击穷人,一旦他们失业没有了收入,就会没钱购买食物而挨饿,反之,高收入群体却继续赚取超过日常所需要的金钱。

一般上,国会议员的薪资加上各种津贴,一个月收入大概是2万5700令吉,包括每月2500令吉的娱乐津贴,以及6000令吉购买电脑津贴等。

此外,政府的国会议员每年也可获得350万令吉的选区拨款,而在野党则可获得10万令吉。



国会议员要求平等拨款,到底什么回事?

2020/11/2 7:10 pm  更新: 2020/11/2 7:13 pm

内忧外患的国盟政府本周五即将提呈2012年财政预算案,在无法过关的阴影笼罩下,希盟议员提出多项要求,以期达致“团结预算”,共同致力于防疫和救经济。

多名希盟领袖昨天与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会面,商议财案事宜,而他们所提出的建议,包括政府给朝野所有的国会议员同等的拨款。

《当今大马》在此为读者厘清国会议员所享有拨款的详情,以及在野议员为何要求平等拨款。

什么是国会议员拨款?其用途为何?

联邦政府会给每名国会议员拨出特定数额的款项,以便服务他们各自的选区。国会议员可以为选区申请发展拨款,比如兴建新的社区建筑或其他设施。

他们也可以向联邦政府申请拨款,资助选区内的非政府组织或其他协会。

每个议员可获多少拨款?

朝野国会议员所获拨款并不相同。希盟执政时期,执政党国会议员每年可申请高达350万令吉的拨款,分别为200万令吉的发展拨款,及150万令吉的资助费用。



2020年初,联邦政府再度为东马后座议员,即执政党中没有官职的国会议员,每人增加50万令吉的发展拨款。

不过,在野的希盟议员,每年则只能向联邦政府申请最多10万令吉的拨款。

还有其他的拨款吗?

有,但只限执政党国会议员。他们每年可向政府申请30万令吉,以支撑选区服务中心的营运。

至于在野党国会议员,他们不会拿到联邦政府的任何额外的拨款。

希盟执政时期,部分国阵议员抗议拿不到额外拨款,因为希盟在竞选宣言承诺,一旦当选,必会“透明地资助所有国会议员,让议员可为各自选区提供服务,并营运服务中心”。

昔日,朝野议员的拨款有差吗?

国阵执政时期,在野国会议员绝多数都无法从联邦政府拿到一分一毫,幸运的话,也只是能够拿到非常小的金额。

2010年,社会主义党和丰国会议员再也古玛便因为联邦政府迟迟不发放他的选区拨款,而提控国阵联邦政府。

再也古玛当时表示,政府给了其选区发下200万令吉,但他却没有收到那些拨款。

这宗官司一路打到联邦法院,但联邦法院五司最终裁决再也古玛败诉,因为选区拨款事宜属于行政机构的“管理特权”(management prerogative),法庭不宜干预。

拨款与薪资不同吗?

不同,在《1980年国会议员(薪酬)法令》下,国会议员的拨款与薪资津贴是分开的。

每名国会议员的月薪,包含经常津贴,为2万5700令吉。他们也可拿到其他特殊的津贴补助,比如每天出席国会可获得400令吉,以及每3年可领取1000令吉的治装费,购买正式礼服。



谁要求2021年度财案给予朝野议员相同拨款?

10月22日,前青体部长兼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倡议,朝野达成“信任与供应协议”,意即一个政党或其国会议员同意在信任动议或财案等法案上支持政府,惟保留反对其他法案的权利。

不过,赛沙迪指出,达成“信任与供应协议”的条件是,国盟政府需要答应提供朝野国会议员相同拨款。

此外,诚信党署理主席沙拉胡丁及通讯主任卡立沙末也在较后对国盟政府提出同样的要求。

为什么他们要求平等拨款?

赛沙迪指出,朝野议员获得相同拨款,将大大降低议员跳槽的情况。

沙拉胡丁则说,所有国会议员都必须服务人民,因此政府也必须公平分配拨款。

“财案如今须要所有人的支持,理当公平分配所有拨款给朝野议员。”

321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629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1-25 21:27:5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拨款制度不公下,朝野议员如何分配资源?

汤美燕与李龙辉  2020/11/25 9:09 am  更新: 2020/11/25 9:11 am

在国会议政、出席活动、照顾贫苦群体、维修阻塞的沟渠和坑坑洞洞的马路,这些都是一些马来西亚人认为是国会议员的工作。在他们眼中,议员应该是无所不能的“超人”。

民众对国会议员有这种期望与想象并不意外,毕竟国会议员享有高薪,也能决定把拨款花在什么地方。因此,很多人相信,国会议员能轻易地动用金钱,为他们解决一切问题。

但这种观感,真的反映出马来西亚国会议员真正的工作吗?

《当今大马》访问了多名朝野国会议员,以更了解这种期盼与想象的由来、国会议员的职责以及他们如何分配薪水和拨款。

朝野所得拨款差距大

每一名国会议员都可以申请特定数额的选区拨款,但朝野双方所能申请的数额差别非常大。

希盟执政时期,执政党国会议员理应能在2020年,申请多达350万令吉的拨款。其中,200万令吉是选区发展拨款,另150万令吉则用以捐助地方组织。

至于东马的希盟后座议员,可以获得额外50万令吉的拨款。

此外,每一名希盟国会议员都能获得另一笔30万令吉的年度拨款,作为选区服务中心的开销。换言之,服务中心的每月拨款是2万5000令吉。

另一方面,在野党议员最多只能申请10万令吉的年度拨款,惟没有服务中心拨款。这意味着在野议员只能用自己的薪水,来应付服务中心的日常开销。

当时,这引起部分国阵议员的抗议。他们批评希盟并未兑现竞选承诺,透明地资助朝野议员,协助他们营运服务中心。

不足以支付服务中心

随着国盟今年3月夺过政权后,朝野议员在2021年可得的拨款仍不明。

如今风水轮流转,不少希盟议员告诉《当今大马》,他们在接下来的日子,必须用自己的薪水来应付服务中心开销,包括租金和助理薪水。

其中一人就是公正党丹绒马林国会议员郑立慷。

“对我而言,如果我可将我的薪水和津贴全拿回家,是足够应付我的开销的。”

“不过,如果那笔收入还得用来支付服务中心的营运开销,就肯定不足够。(议员薪水)不应拿来支付服务中心的开销,那是不同的事情。”

“若没有政府的拨款,我们很难让服务中心营运。”

根据大部分受访的在野党议员,他们的服务中心每月开销可高达1万5000令吉,只有一人是少于1万令吉。

一些在野党议员也说,他们明年就得为服务中心的经费筹款。

国会议员如何花拨款?

那这些议员如何分配这些拨款呢?

值得一提的是,国会议员并非直接获得一大笔现金,反之,必须向政府阐明拨款用途,再由相关政府机构审核批准后,才能动用到拨款。

《当今大马》访问部分国会议员后了解,执政党议员拥有较多拨款,以应付金额较大的发展项目,如建造社区中心,五人足球场,为乡区修补马路等。

公正党如楼国会议员孙伟瑄的选区是个乡区。他受访时透露,在希盟执政时,他申请拨款来修补马路,维修原住民长屋和建桥等。

诚信党红土坎区国会议员哈达蓝利(Hatta Ramli)则说,希盟今年2月倒台前,他还来得及成功申请拨款,在选区建造五人足球场。

此外,朝野双方也会利用拨款资助当地组织或学校举办活动,回馈社会。

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说,他主要将拨款花在保健与教育方面的活动,如举办认识精神疾病的讲座及资助当地学校。

至于硝山国会议员纳兹里则是交由巫统硝山区部全权负责分配拨款开销。

“我交给我区部的行动委员会,来决定资助的项目。他们知道如何分配这些款项。”

部分薪水“回馈”政党

国会在2015年4月通过修改《1980年国会议员(薪酬)法令》,将议员月薪从6508令吉59仙,一口气提升至1万6000令吉。

此外,议员还享有各种大大小小的津贴,如国会出席费、娱乐津贴、后座议员特别款项、差旅津贴、司机津贴、膳食津贴等等。

法令也指出,每名国会议员每月一共可领取2万5700令吉的薪水与津贴。

国会议员获得政党支持才能胜选,因此他们必须将部分薪水回馈给所属政党。通常,这占了他们1万6000令吉月薪的15%至25%。

一些在野党国会议员透露,他们支付服务中心的开销,向政党缴付奉献金,和摊还个人贷款后,每个月就所剩无几。

另一方面,作为执政党后座议员的纳兹里则说,他会将其国会议员薪水与津贴,全额支付硝山巫统区部的职员薪水。

“我的所有津贴都给我的职员,如研究员或司机,我完全没拿。”

“我的薪水则用来缴付硝山巫统区部办公室的水电费和巫统职员薪水。”

“那笔钱汇入我的账户,然后就会交到我在国会和硝山的职员手上。”

纳兹里说,他从政前是一名律师和生意人,所以靠个人储蓄就足以应付每个月的开销。

援助金未必换回选票

所有受访的议员皆说,他们会自掏腰包协助有需要的选民。

有时候,选民到访他们的服务中心索取援助金。他们所给的理由包括,要支付医药费或照顾老人家等。此外,国会议员在选区出席葬礼、婚礼或其他活动时,也会资助一点。

为了让读者体验国会议员如何分配资金,《当今大马》推出了《我来当议员》互动游戏。

《我来当议员》游戏中,玩家必须像议员一样赢得更高的民望之余,还得维持财务稳定。

尽管外界会认为,议员只要发放拨款或提供现金援助,就能赢得选民支持,但受访的议员不约而同地说,事情并非如此简单。

孙伟瑄就指出,选民已将这些拨款和援金,视为理所当然的事情,因此议员必须更加努力服务,才能在选民心目中留下更好的印象。

“这当中有两种情绪。第一种是满足民众的期望,这是最低的标准。例如,帮他们还医药费。”

“由于当地人并非有钱人,所以这已是当地文化的一部分。”

“巴干(Pakan,如楼国会选区的一个州选区)是全马最穷的县属。他们期望国会议员能解决他们的问题,而非加重他们的负担。”

“所有人都期望国会议员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因为所有国会议员都这么做。”

“第二种情绪就是‘惊叹因素’(wow factor),做一些人们完全没料到的事情。”

郑立慷说,聪明的民众也了解,他们不会因为拨款和援金多寡,来决定是否支持一名议员,尤其是那是在野党议员。

“他们知道,在野党没有太多拨款。”

无论如何,朝野议员强调,他们自资助民众,不是为了赢得选票,而是要解决他们所面对的问题。

他们也说,相比起在选区内砸钱,更重要的是能经常走访选区,好让选民可以近距离接触他们。

“处理拨款没啥意义”

在马来西亚,民众对国会议员的要求,不只是在国会议政立法,还会要求议员直接利用拨款和薪水来解决他们的问题。不过,一些议员相信,事情不应如此。

很多受访的希盟国会议员相信,国会议员应专注在国会立法,而非处理选区的大笔大笔拨款。

郑立慷说,他百分之百同意,国会议员应该专注担任一名立法议员的角色。

“如果我们是认真的立法议员,我们应该为选民举办咨询会议或民众大会。”

“我们必须告诉他们,我们所通过的法令,我们必须研究国会法案,我们必须在国会提呈动议,可能甚至是提呈需要大量研究的个人议员法案。”

“花大量时间来处理拨款,并没什么意义。”

俞利文也不约而同地说,发放拨款不应该是国会议员的工作,而是地方政府,州政府或联邦政府的责任。

“原则上,我相信国会议员只应得到营运办公室的钱,或可能一些福利资金。但就基建设施等其他事情而言,应该属于不同层级政府的事务。”

郑立慷甚至认为,所有国会议员都不应得到拨款,好让他们能专注在国会立法,而这也能解决朝野议员所得和拨款不公的问题。

他续称,上述拨款应交给县市议员,好让他们能解决选区内的民生问题。

“你要么就给所有国会议员同等的拨款,要么就全都不给。我偏向第二个选择。”

承认理想现实差距远

尽管哈达蓝利也认同,国会议员应该纯粹在国会议政立法,但他也意识到理想和现实的差距。

他希望选民是通过评估各自议员在国会的表现,而再次投选他们,但现实情况是,议员在选区的表现,比在国会的表现更能赢得民心。

“理想而言,国会议员主要职务应该是立法,但国会议员在马来西亚的定义是不同的。”

“尤其是在西敏寺制度下,选民选出我们代表我们的选区,这个分别更明显。”

“我仍相信,我们应该作为一名立法者,我们必须为这个国家,更精练地议政和立法。”

但行动党万宜国会议员王建民和孙伟瑄却持不同的看法。他们认为,政府拨款对国会议员很重要。

王建民就举例,国会议员必须照顾到选民的一些其他需求。

“通常,拨款能直接解决选民的需求,过程也没有太多繁文缛节。”

王建民的万宜选区是全马选民人数最多的国会选区。对他而言,区区10万令吉的拨款,不足以应付选民的要求。

代表砂拉越乡区选区的孙伟瑄则说,政府拨款对乡区非常重要。

他阐述,由于这类选区的发展程度不如城市选区,所以更加需要议员申请拨款,直接为乡区带来基建设施。

另一方面,纳兹里则相信,国会议员由人民所选,因此他们应该为民服务。

“服务选民对我非常重要。到头来,他们最关注的问题是:‘我的议员为我做了些什么?’、‘他对我好吗?’”

“在马来西亚,我们有自己的一套,不要把我们想象成欧洲人或美国人。”

在一些欧美国家,联邦层级民选议员的职务是专注在议会立法。

推动地方选举是出路

回到马来西亚,一些受访的国会议员认为,县市议员在解决民生问题方面,应该要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因此,哈达蓝利认为,地方政府选举能加强县市议员,对处理地方民生问题的责任感。

“像沟渠阻塞这种问题,应该是由县市议员来处理,不是国会议员。”

“如果目前的地方政府随时都做好准备及迅速反应,他们可能做得到。”

“如果有地方政府选举,他们的责任感就会更大。”

纳兹里承认,受政治委任的县市议员,对他们服务地区的归属感不会高,但他相信,地方政府选举将过度政治化。

“如果连最低层级的行政都有政治,那情况就会变得太种族化,太极端,也会付出很多代价。”

他声称,若一个县属的大多数居民属于同一族群,那当地可能选出单一族群的县市议员阵容。

不仅如此,他进一步指出,相比起县市议员,国会议员拥有更大的影响力,施压地方官员解决问题。

地方选举不适合乡区

孙伟瑄的立场也与其希盟同僚不同。根据他在发展相对落后的乡区选区活动的经验,他相信,地方选举并非解决方案。

“在城市选区,他们(国会议员)不认为需要拨款,因为所有的县市议员和和部长都在那里。但在乡区,可能连消拯局和福利局都没有。”

因此,他认为,由于很多乡区的地方政府都缺乏资金,因此地方选举可能会加剧问题。

“如果有个地方政府是来自不同党派的,他们可能遭排挤,然后就没钱做任何事情。”

“这与城市地区非常不同。在乡区,地方政府必须属于(州)政府。”

他补充,在乡区,居民对援金与拨款的需求,远比城市居民来得更高。

在希盟执政时,房地部长祖莱达一度推动地方政府选举。祖莱达在喜来登政变后,加入国盟政府继续出任房地部长。

随着国盟政府内的巫统、伊党和砂拉越政党联盟领袖齐声反对地方选举后,祖莱达也跟着U转,宣布政府不会继续推动地方选举。

大马要恢复地方政府选举,需要立法与行政机关相互配合才能成事,但国会议员显然对此事还没能达成共识,所以我们距离国会议员角色回到立法的那一天,似乎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首相署合约职员拨款增1.8亿,安华质疑政治委任

2020/11/30 1:29 pm

【国会报道】国会下议院今日开始为期10天的财案委员会辩论阶段,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追问首相署调高合约职员的拨款项目。

安华也是波德申国会议员。他指出,首相署多出了1亿8144万令吉聘雇合约职员,乃是变相的政治委任。

“在政府自称为一个关爱人民政府的时刻,(财案)企业增加了1亿8144万令吉,给首相署的政治合约职员。”

安华认为,政府应该把这笔拨款用于对抗2019冠病疫情的前线人员身上。

“我要首相慕尤丁本身在今天亲自解释,这些合约职员究竟有何必要。”

“向媒体描绘成自己是体恤人民困境的政府,但却额外拨款1亿8144万令吉给合约职员,这明明可以给予前线人员和失业青年。”

安华也质问首相署所委任的特使拨款。他说,外交部其实可以执行特使的职务。

沙希旦呼吁重聘JASA职员

不过,国盟后座议员理事会主席沙希旦之后辩论时却促请,政府应该重新聘雇在希盟时期合约受到终止的职员,包括已废除的特别事务局(JASA)职员。

他提到,特别事务局获得的8550万令吉拨款。

“如果政府有意检视拨款,则请再三思。”

根据原定的2021年财案,国盟政府将拨放8550万令吉给特别事务局,结果招来朝野议员的批评。

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上周四(11月26日)在国会下议院为财案总结时宣布,为财政预算案加码和扩大受惠范围,同时削减特别事务局的预算。不过,他没有提到削减的数目。

在上述宣布的前一天,通讯部长赛夫丁阿都拉说,内阁议决为特别事务局改名为社区通讯局(JKOM),同时将确保拨款少于原有的8550万令吉。



倡公帑补助政党政策,净选盟吁拨1亿推改革

2021/1/25 7:03 pm

净选盟发布一份研究报告,呼吁大马实施公帑补助政党政策,并建议首阶段拨出1亿3300万令吉推动此计划。

净选盟今日发文告表示,推行公帑补助政党政策有助于促进政党资金透明,以及提升执政党和在野党之间的竞争。

净选盟呼吁首相、选委会及政党支持这项改革方案。

“所有政党应该支持这项政策,以便马来西亚的政党政治更为稳定、制度化和专业。”

净选盟指出,全球超过三分之二的国家已经立法,为政党提供政治献金。

净选盟今日发布题为《公帑补助政党政策:辩论、案例研究和建议》(Public Funding for Political Parties: Debates, Case Studies and Recommendations)的研究报告后作出这项呼吁。

这份研究是由东京早稻田大学政治科学研究员黄国兴执行,报告长达104页。

有三种推动方式

根据净选盟,公帑补助政党政策,可以按照以下三个方式推行:

(一)以得票率分配公帑给政党,用作日常党务和竞选开销用途。公帑数额将依据政党的选举得票比例来做分配,门槛是至少取得2%或以上的选票,不管是来自半岛、沙巴或砂拉越。

这个门槛是为了确保沙巴、砂拉越的本土政党不受政策歧视,也是尊重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的精神。

(二)以议席比例直接分配公帑,同时借此推广女性在马来西亚政治的代表率。净选盟建议,另设1000万令吉拨款用于此目的,以推广增加在国会女性比例。

若该政党有越多女性国会议员,则会得到更多的公帑补助。小党也可在热门选区委派女性候选人,以领取补助。

(三)以津贴方式,间接补助政党的文宣费用,如广播、印刷、海报及特定时段免费使用政府和公共空间。这项建议的费用较低,也可提供政党可贵的协助和资源。

若有兴趣阅读完整研究报告,可点击此处

321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629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2-5 10:38:41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巫统选区拨款与在野相同,扎希反讽“国盟谢谢你”

2021/2/4 7:41 am  更新: 2021/2/4 10:45 am

巫统与国盟的矛盾再起。巫统主席阿末扎希透露,尽管巫统属于国盟政府一份子,但其国会议员所分到的选区拨款额,却跟在野议员相同。

阿末扎希昨天接受NR频道电视(NR Channel TV)访问时说,在2021年财政预算案下,巫统国会议员每年只得10万令吉拨款。

反之,国盟成员党的议员则可获得370万令吉拨款。

为此,身为六届峇眼拿督国会议员的他,语带嘲讽地“感谢”国盟政府的拨款。

他揶揄地说,他的选区是整个霹雳最落后的选区,因此10万令吉的拨款相当“够用”。

“我将在2021年收到10万令吉的年度拨款,而其他政府议员则会获得370万令吉。”

“我觉得峇眼拿督(Bagan Datuk)已经够用了,这个全霹雳最落后的选区,目前一年获得10万令吉。”

力挺财案却遭忘恩负义

接着,阿末扎希逐一点名仅获10万令吉拨款的巫统议员。

“这也是峇眼拿督国会议员(扎希本人)、笨珍议员(阿末玛斯兰)、北根议员(纳吉)、硝山议员纳兹里和马樟议员(阿末加兹兰)所得的拨款额。”

“希望决策者可以敞开胸怀,给那些在国会下议院支持2021年财案的议员相同拨款。”

他强调,巫统议员在2021年财案的每个环节,包括政策辩论、委员会和寻求三读的阶段都一路支持政府。

“可是,这就是给我们报答。感谢上苍,我们获得了10万令吉拨款。谢谢你,我们很感激。”

期间,他还摆出祈祷的手势,借此嘲笑国盟政府的安排。

巫统部长也获10万拨款?

不过,那些在首相慕尤丁内阁担任部长的巫统议员,是否也获得10万令吉的相同拨款则不得而知。

巫统领导层与党内亲国盟政府的部长起内讧,尤其是国阵总秘书及国谐总秘书安努亚慕沙被革职之后。他之前揭露,阿末扎希试图跟公正党主席安华联手,以推翻国盟政府。

硝山国会议员纳兹里和马璋国会议员阿末加兹兰相继宣布撤回支持,使慕尤丁只剩下109名国会议员的支持,在国会掌握的支持议席已不过半。不过,国盟政府以抗疫为由,成功促使国家元首颁布紧急状态,中止国会运作。

另一边厢,越来越多巫统基层领袖要求阿末扎希告假让贤。其中,芙蓉巫青团长祖阿玛里宣称,很多基层都反对阿末扎希的“计划”。阿末扎希则发“罪己诏”,明为自己代表人民陈情无功,而向人民致歉,但是暗中却批评旗下的部长并不听他的指挥。

告假辞职不能解决问题

不过,阿末扎希以过去曾告假为例,说明辞职或告假都不是解决党内争议的办法。

“自从一群议员敦促我辞职或请假后,我曾经告假6个月又12天。他们说,如果我请假,他们就不会退出巫统。可是,当时在我告假的第二天,这群人就退出巫统了。”

“在那种情况下,请假休息或辞职都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他强调,自己是通过巫统党选的民主程序所遴选出来的党主席,获得基层的认可。



在野党一分钱也没拿到,比巫统议员选区拨款更少

2021/2/4 11:17 am

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昨晚声称,巫统国会议员每年获得的选区拨款跟在野党一样只有10万令吉。不过,在野党国会议员表示,他们根本就没有获得选区拨款。

数名在野党国会议员在社交媒体上发帖说,他们的遭遇比起巫统国会议员更加糟糕。

行动党泗岩沫国会议员杨巧双今早在面子书贴文说,自去年2月杪的喜来登政变以来,她就失去所有选区拨款。

她分享扎希昨晚发言的新闻,并留言说:“在野党国会议员哪里有获得10万令吉?我作为泗岩沫国会议员,今年一分钱都没有拿到。”

拨款交给非民选政治人物

根据杨巧双,之前她每年可以获得联邦政府发放30万令吉,以维持选区办公室的运作,如支付职员薪水、办公室租金与水电上网费等。不过,从2021年1月开始,就完全没有获得拨款。

“此外,原本有350万令吉,充当泗岩沫组织与活动的福利援助津贴,包括学校与公园的设施工程。但如今这笔拨款,直接发给国盟政府在泗岩沫所委任的非民选国盟政治人物。喜来登政变后,我们就不知道他们的花钱状况。没有人知道。”

相对之下,杨巧双说,过去她会把拨款使用状况,一一放上网供公众检视。

惊讶慕尤丁恶劣对待扎希

另外,行动党亚沙国会议员谢琪清也说,在野党国会议员完全没有获得选区拨款。

“迄今为止,在野党国会议员没有获得任何拨款,首相署的执行协调单位也没有联系我们。”

无论如何,谢琪清感到惊讶,连身为政府后座议员的扎希也只获得10万令吉拨款。

“这是首相慕尤丁对待扎希的方式吗?”

扎希做手势嘲讽“谢”国盟

昨天,阿末扎希接受NR频道电视(NR Channel TV)访问时说,尽管巫统属于国盟政府一份子,还在国会投票支持2021年财政预算案,但其国会议员所分到的选区拨款额,却跟在野议员相同,每年只得10万令吉拨款。相对之下,国盟成员党的议员则可获得370万令吉拨款。

为此,身为六届峇眼拿督国会议员的他,语带嘲讽地“感谢”国盟政府的拨款。

“这就是给我们报答。感谢上苍,我们获得了10万令吉拨款。谢谢你,我们很感激。”

期间,他还摆出祈祷的手势,借此嘲笑国盟政府的安排。

巫统虽然是国盟政府的一员,但却不属于国盟成员党。自从喜来登政变以来,巫统即与土著团结党矛盾重重,尤其是过去数个月矛盾更是激化。



记者会上戴百万名表?安努亚否认网民指控

2021/2/5 9:06 am  更新: 2021/2/5 9:06 am

联邦直辖区部长安努亚慕沙戴的手表价值近百万令吉?近日有网民热烈讨论安努亚慕沙的手表,疑似是价值近百万令吉的瑞驰迈迪(Richard Mille)豪华名表。不过,安努亚否认这项指控。

安努亚也是巫统吉兰丹格底里国会议员。他告诉《当今大马》,部分媒体的报道不实,他并没有瑞驰迈迪豪华名表。

“这个可以起诉他们啊……我没有瑞驰迈迪(手表)。”

无论如何,他拒绝向《当今大马》说明,当时手上戴的是什么牌子的手表。

16万或95万手表?

安努亚慕沙在2月1日出席联邦直辖区部的记者会。之后,网络论坛《Reddit》上有网民发帖,声称安努亚在活动上所带的手表,乃是价值95万3024令吉的瑞驰迈迪豪华名表。

不过,在这个帖子下,另一名网民称,那枚手表是宇舶表(Hublot),值16万5000令吉,而不是95万3024令吉的瑞驰迈迪表。

公正党新邦令金区部宣传局昨天也在面子书专页上载这张照片。

之后,网媒《Malaysia Dateline》、《Coconut KL》等也引述公正党新邦令金区部宣传局与网媒的贴文,报道此事。

政治人物戴名表

这并非首次有马来西亚政治人物因为佩戴名表,而引起民众议论。罪案监督组织(MyWatch)主席斯里桑吉温(R Sri Sanjeevan)曾在2015年4月揭露,多名政治人物爱戴名表。

其中,时任副首相的阿末扎希遭揭拥有5只价格高达百万令吉的名表。不过,他当时受询时不愿多谈,仅表示自己从政前是一名商人。



扎希拉袖子遮表 “那只是卡西欧”

高嘉琪  2015/4/16 1:00 pm  更新: 2015/4/16 4:47 pm  下午2点50分更新

罪案监督组织(MyWatch)指控,内政部长阿末扎希拥有5只 价格高达百万令吉的名表 ;阿末扎希今日不愿多谈此事,惟他表示,本身从政前是一名商人。

阿末扎希今早在雪州沙登出席内政部杰出表现奖仪式后在记者会上受询时表示,“我在加入政坛前,是一名商人。”

阿末扎希在进入记者会现场,坐在沙发上后,就开玩笑询问,“有人要问表的事吗?”

他随后拉着袖子将其黑表遮起来,“我要遮起来。”

“只是卡西欧(Casio)吧了,就要乱起来了吗?”

记者随后就趁机询问名表一事,他答说,“不是,我开玩笑而已,我们为什么需要监督呢?”

手表价值被指逾百万

根据罪案监督组织主席斯里桑吉温(R Sri Sanjeevan)于 本月11日 与 13日 透过面子书,图文并茂上载政治领袖所拥有的名表,并附上其价格,其中单是阿末扎希一人就被指有5只名表。

照片显示,阿末扎希似乎是瑞驰迈迪牌(Richard Mille)手表拥趸,他其中一个手表被指是瑞驰迈迪牌RM 025 Diver,价值高达248万令吉。

阿末扎希被指戴过的手表,分别是瑞驰迈迪牌的RM011 Flyback手表9 (约48万令吉) 和Felipe Masssa RM011手表(约36万6000令吉)、瑞驰迈迪RM033手表(29万3000令吉)及万国表(IWC)Portuguese Perpetual Calander(18万令吉)。

阿末扎希在15分钟的记者会上不愿多谈,但未否认本身拥有这些名表。

桑吉温调查九人手表

根据维基百科,阿末扎希在加入政坛前,是一名银行家,曾先后在国储银行及土著联昌银行任职。

他也担任国民投资有限公司(PNB)董事及国家房屋发展有限公司(SPNB)主席。

桑吉温的调查对象中,6人来自国阵,3人则是在野党领袖。

国阵阵营的调查对象是,首相纳吉、首相夫人罗斯玛、阿末扎希、国防部长希山慕丁、青体部长凯里与前首相马哈迪。

他们所戴的手表被指价值高达数十万令吉,其中罗斯玛据称至少拥有4只名表,其中一个是瑞驰迈迪牌Lady RM 007 Diamond Cruncher镶钻表,价值高达48万6000令吉。

调查也显示,纳吉同样戴过至少4只名表,最贵的是 宇舶曼联特别版Big Bang King Power手表 。根据调查,这只手表的价格是16万5000令吉。

副财长否认拥劳力士

至于在野党政治人物,则是已故前丹州大臣聂阿兹,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还有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

他们的手表相比国阵领袖,价格低廉许多。安华的手表被指是泰格豪雅(Tag Heuer)的竞潜系列手表CAF101A,价值7650令吉;聂阿兹是卡西欧牌Prayer Compass WP-310,仅330令吉;而林吉祥则是精工(Seiko)牌Chronographs SND363,价格270令吉。

除了阿末扎希,迄今只有财政部副部长阿末玛斯兰回应名表事件。

阿末玛斯兰喊冤,声称 自己没有任何劳力士(Rolex)手表 。

根据桑吉温,阿末玛斯兰的名表被指是劳力士牌Submariner,价值3万至4万令吉。


321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629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1-3-17 22:39:36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桑吉温揭政治人物多戴名表  罗斯玛镶钻手表值近50万

李龙辉  2015/4/11 4:51 pm  更新: 2015/4/12 12:31 pm  晚上8点10分更新

罪案监督组织(MyWatch)主席斯里桑吉温(R Sri Sanjeevan)今日在面子书专页放上一辑照片,揭露政治人物大多爱戴名贵手表,在网上引起热议。

桑吉温共上载十余张照片,显示朝野政治人物在不同场合穿戴的手表,并附上这些手表的品牌与价格。

这是罪案监督组织耗数个月时间调查的结果。

在桑吉温的调查对象中,6人来自国阵,3人则是在野党领袖。

国阵阵营的调查对象是,首相纳吉、首相夫人罗斯玛、内政部长阿末扎希、国防部长希山慕丁、青体部长凯里与前首相马哈迪。

至于在野党政治人物,则是已故前丹州大臣聂阿兹,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还有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

根据桑吉温的调查,并非所有人都穿戴名表。比如已故聂阿兹戴与林吉祥的手表,就仅分别值330令吉和270令吉。

罗斯玛拥有四只名贵表

桑吉温的爆料显示,纳吉、罗斯玛、阿末扎希、希山慕丁与凯里,皆拥有超过一只名表。

《当今大马》已联络纳吉新闻秘书、希山慕丁新闻秘书、凯里新闻秘书与阿末扎希本人,目前正等待他们回应。

据桑吉温的调查,罗斯玛至少拥有4只名表,而其中一只瑞驰迈迪(Richard Mille)牌Lady RM 007 ‘Diamond Cruncher’镶钻表,价值高达48万6000令吉。

他的调查显示,罗斯玛所拥有的其他手表是,宇舶(Hublot)牌BB Black Magic 114镶钻表(7万9200令吉),宇舶BB Black Magic  48 Baguette镶钻表(22万5000令吉),和法兰克穆勒 (Franck Muller)Master Square Date Diamonds钻石手表(15万3500令吉)。

纳吉曼联手表价值16万

调查也显示,纳吉同样拥有至少4只名表,最贵的是宇舶曼联特别版Big Bang King Power手表。根据调查,这只手表的价格是16万5000令吉。

纳吉是众所皆知的曼联球迷。

调查指出,纳吉拥有的其他名表是愛彼(Audemars Piguet)牌Royal Oak Offshore Carbon(12万令吉)、海瑞温斯顿(Harry Winston)牌Project Z2(9万7500令吉)、和宇舶BB Black Magic Black Ceramics(5万令吉)。

扎希手表价值近30万令吉

桑吉温调查显示,阿末扎希拥有2只名表,较贵的是瑞驰迈迪RM033手表(29万3000令吉),第二只则是万国表(IWC)Portuguese Perpetual Calander(18万令吉)。

至于凯里所戴的是百达翡丽(Patek Philippe)名表Nautilus,价格是16万令吉。

调查也揭露凯里的第二只名表,即积家(Jaegar)牌Reverso。虽然桑吉温无法百分百肯定,这只Reverso手表的正确款式,但他指出,价格是介于2万7000令吉至18万令吉之间。

他也展示了希山慕丁的两只名表,皆是愛彼牌手表。首个是Royal Oak Offshore Chronograph Black Ceramic Bezel(逾7万令吉),第二只则是逾5万令吉的Royal Oak。

相较之下,照片上马哈迪所穿戴的手表是,市价1020令吉的卡西欧(Casio)牌Protrek Triple Sensor Tide Graph PRG-130-1V。

林吉祥手表仅值270令吉

在野党方面,安华的手表是泰格豪雅(Tag Heuer)的竞潜系列手表CAF101A,价值7650令吉。

照片显示,聂阿兹戴的是卡西欧牌Prayer Compass WP-310,仅330令吉。

林吉祥穿戴的手表的价格最便宜。调查显示,他穿戴精工(Seiko)牌Chronographs SND363,而根据拍卖网站《eBay》,它的价值是81美元,相等于270令吉。

超过2万4000人分享照片

这一系列照片在网上迅速炽热流传。截至今晚7点半,已有超过1万2000名网民按“赞”,超过2万4000人分享。

桑吉温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说,这是罪案监督组织成员,过去花了8至9个月时间的努力成果。

他说,他们是在数个场合拍摄这些高官与政治人物戴手表的照片,然后将之与名表网站的手表款式比较,以鉴定这些手表。

非暗示政治人物家财万贯

无论如何,桑吉温强调,他无意暗示这些穿戴名表的人家财万贯,或尝试羞辱这些政治人物。

“我只是要公众知道,这些政治人物的生活方式是怎样的。”

“举例,马哈迪在很多场合,甚至都没戴手表,聂阿兹也一样。”

“但看看首相和其他人,他们在不同的场合,会穿戴不同的手表。这显示,这些人的生活方式到底是怎样的。”

分享资讯非要政治化课题

询及会否召开一场记者会,以发布他们的研究成果,桑吉温表示,他无意政治化此事。

“我不要将此变成一个课题,这不是什么惊人大揭露,只是与公众分享一些‘一般知识’。”

“我不要将此事政治化,这与政治无关。”



撤支持政府换来拨款被削?纳兹里呛“我不在乎”

2021/2/9 8:51 am  更新: 2021/2/9 9:04 am

巫统5名国会议员遭政府削减选区拨款至10万令吉,当中包括宣布撤回支持国盟政府的硝山议员纳兹里。

对此,纳兹里提醒首相慕尤丁,这种做法其实是在惩罚和歧视硝山的选民。

纳兹里受询时告诉《当今大马》,政府2021年财政预算案在国会寻求通过时,为了确保硝山选民获得拨款,因此他支持了财案。

但如今慕尤丁却这样对待他和硝山选民,实在不可理喻。

“如果他想要惩罚我,他(慕尤丁)要记得,(这种做法)并没有惩罚到我,(反之)是人民。他在惩罚人民。”

“我支持预算案,而他有责任确保硝山选民获得拨款——跟其他支持财案的国会议员一样的拨款。”

“他必须要履行(预算案的承诺),硝山人民理应获得拨款。”

“但这是他的选择,如果他要歧视硝山的选民。这些钱与我无关,我的责任是将预算下放给人民。如果人民问我,我就告诉他们,国盟没有给拨款。”

不在乎不上诉

询及这是否是他公开撤回支持慕尤丁政府而遭遇的惩罚,纳兹里声称他才不在乎。

“我不管。我才不在乎。”

“我不知道(慕尤丁为何这么做),要问他。我才不会帮他掩饰。”

无论如何,纳兹里也表示,尽管硝山选民在拨款金额上受到不公待遇,但他不会向慕尤丁上诉。

上周三(2月3日),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接受NR频道电视(NR Channel TV)访问时透露,他与另外4名国会议员的拨款遭削减至10万令吉,与在野议员的拨款相同。

除了扎希和纳兹里,另外3人包括了笨珍议员阿末玛斯兰、北根议员纳吉,以及马樟议员阿末加兹兰。

纳兹里和阿末加兹兰早前相继宣布撤回对慕尤丁的支持,使慕尤丁只剩下109名国会议员的支持,在国会掌握的支持议席已不过半。不过,国盟政府以抗疫为由,成功促使国家元首颁布紧急状态,中止国会运作。



赛沙迪再筹获近20万,为选区内学生购置电脑

2021/2/17 11:26 pm

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去年底募得逾38万令吉为贫困学生购置电脑,如今再次筹获近20万令吉,以便推行同样的计划。

赛沙迪今天发表文告说,自2月2日发动筹款后,该项名为#ThunderBOLD的筹款计划至今筹获19万6668令吉。

他说,该笔款项将会用来为该国会选区内的400名贫困学生购置电脑。

办线上课程募款

赛沙迪在本月初宣传,将在网上开办有关辩论、批判思考和演讲的课程,费用是200令吉,而所有款项会直接拨入上述筹款计划。

他说,这项课程将在2月20日开始,有890人报名参加。

他提到,除了本地的捐献者,也有来自新加坡、印尼、泰国、柬埔寨和英国的捐款。

“我要感谢所有支持这项筹款的人。麻坡国会议员办公室推动的筹款,是要为学生购置手提电脑和平板电脑。”

“每一分每一毫都是为了麻坡学生的教育和未来。”

赛沙迪在去年12月发动同样的筹款,原目标是20万令吉,结果筹获38万3000令吉。赛沙迪也兑现承诺,达致筹款目标即剃光头发。



在野议员如何自处?郑立慷以个人经历驳孙锺

2021/3/17 9:02 pm  更新: 2021/3/17 9:18 pm

公正党最近有3名国会议员跳槽,其中两人声称是为了选区拨款与接近部长而转为支持首相慕尤丁。对于这种说法,公正党丹绒马林国会议员郑立慷即以个人经历,述说一个在野的全职议员应该如何自处。

郑立慷今天傍晚在面子书专页贴文,分享自己的经历。

“十多年的代议士生涯,大部分时间都是没有任何拨款的在野党。说自己钱不够用已经算客气了,更贴切的说法应该是一穷二白。因为在野党议员除了没有选区拨款之外,连服务中心拨款都没有,这意味着所有服务中心的费用包括聘请助理,都是从议员的薪水扣除。”

“从2008年开始担任州议员,底薪4112令吉79仙,加上津贴一共5912令吉79仙,没有公积金。扣除了党捐(底薪的10%,即411令吉3仙),总数是5501令吉49仙。这些钱还要用来聘请助理及付还服务中心租金和水电,全职议员肯定是不够用的。”

“幸好当时我选区上面的国会议员李文材,非常慷慨地承担了大部分的费用,我只需要付一名助理的一半薪水。扣除选区的红白事,还有大概三千多令吉,对我当时一只‘单身狗’来说没问题啦。”

“现在,国会议员的底薪是1万6000令吉,加完所有津贴是2万5700令吉,同样没有公积金。党捐1600令吉,所得税106令吉,到手的钱有2万3994令吉。但是现在必须自己承担员工薪水和服务中心所有费用。5名职员的薪金加公积金1万8000令吉,办公室和两个服务中心租金2350令吉,也是剩下三千多令吉。”

开网店试过受骗

郑立慷自嘲,以前当州议员时只是“单身狗”还能勉强支撑,但现在已成家,有妻有孩子,单靠这份薪金肯定不够。

他说,在这种情况下,只能“山不转路转,路不转人转”。

“知道没有办法维持之前的办公室规模,我就得缩小。在资金短缺的情况下,我两位年轻的职员纵使工作能力出众,也只能另谋高就。喜来登政变后,几乎所有选区内的活动都是向朋友和支持者筹款办成的。200份给贫穷家庭的食物、300份给有需要孩子的上课用品、50份让孩子上网课的平板电脑等价值数万令吉的物资,都是大家热心筹募的。”

“丹绒马林不属于城市选区,动辄数十万令吉的筹款我们办不到,只能靠群众一分一毛地筹回来。”

“此外,我也意识到全职议员做不下去了,决定开拓新的收入来源。去年5月,我注册了我人生第一家公司。利用我仅有的微薄储蓄,下海经商,开了一家网店。从零开始,学习选货、进货、囤货;了解境外汇款和汇率对物价的影响;集装箱、海运物流的价格和运作。”

郑立慷表示,在经历网店的过程中,也曾试过买的货不对办,甚至付款后货被吃了的受骗经历。

“期间,很多朋友见证过我收到较大订单时兴高采烈的傻像,更不理解我为何对顾客的差评耿耿于怀。”

“这段还未算成功的电商经历,丰富了我的阅历,也开拓了我的视野。但更重要的是,我想跟那3个跳槽的叛徒说,你们特么睁大眼睛看看身边的人,一个千万富翁和两个专业人士(会计师和牙医,而且都在城市选区中选),却因为要选区拨款和接近部长而跳槽?恬不知耻!”

“最后,奉劝叛徒一句:要走就一路走好,不要背叛人民的委托,还利用人民的名义来敛财刮利!”

三议员跳槽变节

最近,如楼国会议员孙伟瑄、地不佬国会议员锺少云与瓜拉冷岳国会议员西维尔相继退出公正党,并转为支持首相慕尤丁领导的国盟政府。

孙伟瑄声称,如楼是全国最贫穷的选区之一,自己没有足够资金为选区带来迫切需要的发展,因此转为支持慕尤丁,以便服务选民,履行政治承诺。

至于锺少云则称,退党的原因是为了获得通道,以会晤部长及政府部门机构解决选区的民生课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21-6-17 04:32 P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