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36|回复: 10

[转载] 执行1968年森林法令 铲除非法伐木活动

[复制链接]

292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008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18-8-2 14:01: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华侨日报

首长沙菲益重启活动特委会执行1968年森林法令 铲除非法伐木活动

2018年 07月 17日

【亚庇十六日讯】首席部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重新启动剷除沙巴非法伐木活动特委会。

他说,首长署辖下的该特委会负责监督所有与伐木相关活动,同时执行一九六年森林法令之下的法律。

他说,政府主动採取步伐打击州内非法伐木与木桐买卖活动。

他今日发文告指出:「我们不是说问题猖獗,但问题存在。为了(保护)我们的资源与经济,我们不要情况再继续。」

他说,非法伐木活动也不利野生动物。

他说:「我们不要失去税收来源,包括来自旅游业的税收。」

沙菲益于今年五月述宣佈暂时禁止木桐出口,并重新检讨前朝政府发出的所有森林特许经营权,包括永续性森林管理单位(FMU)。

他指州森林局已向其汇报,州内有非法伐木活动存在,有些已颁佈宪报的森林保留区和集水区变成砍木区。

他说:"我不能点名是谁在操控,但我早已略有所闻,例如重植林计划不是重植森林,而是种油棕,又或砍伐其他森林区。"

他说,婆罗洲小矮象惨遭毒手事件频传,或许也与特许经营权森林执照持有人有直接关联。

他说:我要重新检讨前朝政府发出的所有森林特许经营权,包括永续性森林管理单位,以进行彻查。"

他说:"我们必须在情况进一步恶化前出手。」



诗华日报

沙木桐税收 两年没增反减

2018年7月3日

首长兼财政部长拿督斯里沙菲益,副首长兼工商业部长拿督威弗烈丹敖,副首长兼旅游、文化及环境部长刘静芝,以及副首长兼地政及房屋部长拿督赵占出席州议会时摄。

亚庇3日讯|首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透露,沙木桐税收近两年无增反减,2016年税收额1亿8000万,相较2017年仅得约1亿5000万,明显下滑。

他说,沙巴木桐产量大,可是从2016至2017年税收没增加反而下滑,希望透过禁木桐出口从中找到答案。

沙菲益今在州议会口头回答环节,回答瓜末区州议员拿督玛斯翁巴纳附加提问时如此回应。

他指出,其他国家投入下游加工工业后获到很大收益,就业机会,税收,出口等随之增加,目前州政府正进行相关研究。

他也在回答担布南区州议员拿督杰菲里吉丁岸提出的附加问题时表示,州政府会与联邦探讨下放权益一事。

「其他领域如渔业,特别是在发出深海捕鱼执照方面,州政府希望联邦政府可以下放权力给州政府,由州政府发放捕鱼执照。」

正视马路素质

沙菲益质疑过亿令吉拨款,却无法提升州内马路素质,更急促工程部立即全面检讨州内路况。

他说,政府每年拨过亿修复提升马路,可是马路情况反破烂不堪。州政府会正视修路问题,确保承包商交出「坚固」马路。

沙菲益针对苏骨州议员拿督占士拉迪提出附加提问,作出上述回应。



首长 : 木桐出口禁令 未决定何时解除

2018年7月3日

亚庇3日讯|首长拿督斯里沙菲益指出,州政府尚未决定何时解除对沙巴暂停木桐出口的禁令。

「我无法给予具体时限,州政府何时解除木桐出口禁令,因为我不喜欢仓促做事,加上木桐领域是继石油业后,具相当发展潜力。」

他说,州政府须深入检讨,这非常耗时,因为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所涉及范围颇广。

「我们不能短时间内做出结论,或采任何行动,因为从宣布暂禁出口木桐至今,不到1个月。」

他披露,沙巴州富有以木材为主的天然资源,自独立以来,州及人民都没有从中得益,因为沙巴木桐一直在出口,从60年代开始至今一直在进行木桐出口。

他举例,日本、意大利及其他欧美国没木桐资源,向国外如沙巴进口木桐,制造家俱,可是却可生产高质量家俱,其品牌更在欧洲市场受青睐。

「有鉴于此,州政府看到木桐工业高潜能,除推动州内经济,也创造更多就业和商机予下一代。」

沙菲益今在第15届州议会口头回答环节上,回答瓜拉班尤州议员利慕斯祖里提问时如此表示。

他表示,州政府须确保沙巴有效发展木桐下游加工业,因为禁止木桐出口有助为木桐下游工业界提供充足原料。

他更举例印尼也因取消木桐出口,促进家俱业蓬勃发展,就业机会也随之增加。

重新检讨发放伐木执照

他也强调州政府会重新检讨发放伐木执照。

州政府不希望把伐木执照发放给没经验业者,因为州政府意外发现之前有「独特营运者」垄断木桐市场,砍售木桐,及出口都是同一个人在做,成为该公司垄断事业。

「州政府一旦发现任何业者违法,将采法律行动对付,毫不犹豫取消伐木执照。」

州政府希望木桐市场能为沙巴人制造更多就业机会,政府会全面探讨此事,避免任何猖狂大量的伐木活动再度发生。



沙菲益:十家官联及挂牌公司 涉及州内非法伐木

2018年7月19日

(本报讯)首席部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昨日指出,州政府重启的调查非法伐木活动委员会,迄今已鉴定约十家官联及挂牌公司涉及在沙巴的非法伐木活动!

他表示,该委员会是在沙巴新政府于月前宣布禁止木桐出口后展开的行动揭发这些案件,并且在山打根附近的东谷、兰瑙的第五森林管理单位及加拉巴干的沙巴基金局辖下之拉拉山保护林等地起获四万零一百六十一条木桐。

他说:「调查人员是于本月五日至十四日之前查获这些案件,涉及的木桐总值数以百万令吉计……他们违反一九六八年沙巴森林法令,包括滥用伐木执照,及没有缴付木材税。」

沙菲益是在州政府行政中心主持州内阁会议后在记者会上这麽表示。

他表示不愿「作出猜测」有关案件是否亦涉及前朝政治人物,也不愿透露该些公司名字,「我们要等待整个调查行动结果,可以肯定的,遭滥用的执照,是前朝所批准的。」

他说,有关当局已就此事向警方及大马反贪会报案以作深入调查,「我们相信有关方面将会打取行动对付有关人士,包括撤销遭滥用的伐木执照。」

在回答一项问题时,沙菲益不清楚有关活动进行了多久。

他说:「至于身为沙巴森林局总监的(拿督森马南),我希望他知道这些案件,但这些案件是首长署的另外特别行动。

「对于(早前出现的)罗厘运载木桐离开森林的报导,我们必须采取坚定而严厉行动,不管涉及者是谁,只要不遵守法律,就必须受到对付。」

他表示这是打击非法伐木活动的其中一项行动,他希望随著是项调查行动,有助于遏止在沙巴的违反森林法律之活动,「我希望所有伐木公司都遵守法律。」

292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008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8-15 17: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反贪会搜查沙巴三大伐木公司及林业局

发表于 2018年8月2日11:58  |  更新于 2018年8月2日12:01

反贪污委员会昨日突击搜查沙巴三大伐木公司,以及沙巴林业局,以调查前朝时期的伐木业贪腐课题。

反贪会消息人士向《星报》表示,这次行动是为调查慕沙阿曼(Musa Aman)掌权时期的可疑伐木交易。

这些伐木公司掌握了州内的大部分伐木准证,其中两家位于山打根,一家位于斗湖。

报道也指出,反贪会昨日亦到山打根林业局总部,在那里花了数个小时搜查相关文件。

找寻执照相关文件

消息人士透露,“他们(反贪会官员)在找一些执照相关文件。”

上个月,《新海峡时报》报道,沙巴首席部长沙菲益已成立一个“非法伐木打击队”,按照1968年森林條例彻查非法伐木活动。

沙菲益也说,沙巴当前已有超过10家公司、官联公司与公众上市公司,因为涉嫌在沙巴保育森林非法伐木,而遭警方与反贪会搜查。



沙巴非法伐木问题

发表于 2018年7月31日下午2点20分  |  更新于 2018年7月31日下午2点30分

在沙巴,若谈起非法伐木事件, 可说是没有人不知道的一项公开秘密。它的存在已超过半个世纪之久, 与马来西亚立国并存。

这些非法伐木者的态度非常猖狂、嚣张;过去曾发生过多次围欧前来检查之森林局官员。而其猖獗的程度,简值使人怀疑是否还有政府的存在。

因为所有法律条规,全都发生不了管制作用,沙巴有如沦为一个“三不管”的地区,情况堪可与泰缅边境“金三角”相媲美。

我们知道,“金三角”出产的是鸦片,而沙巴盛产的却是木材;两者都被视作有如“金条”一般看待。

非法伐木是一个文皱皱的名词,但在沙巴民间,人们乾脆称之为“偷木”。原因乃不管是否拥有木山执照伐木,俗称“有牌或无牌”,全是“偷木贼”。

木山公司就是“偷木贼”的大本营,真正老板全都隐身在幕后,成为“藏镜人“ 。说明白一点,彼等多是拥有拿督级的达官贵人,或在本土政经界吃得开,捞得风生水起,有能力搭通“天地线”,而且非富即贵。

在沙巴,那些政客或名流是靠偷木起家发达的,人们都耳熟能详,随口说来有如数家珍。

扣押木桐与洗钱丑闻

数日前沙巴首席部长沙菲益(Shafie Apdal)披露,州政府已成立一个“特别行动执法队”,在一些被疑是非法伐木地点,展开突袭检查。

结果发现有10家左右持有前朝政府批准的“特许伐木执照”者,非法砍伐木桐,数量达 40161根,价值至少在6000万元以上,彼等短期内将被控上法庭。

众所周知,非法伐木者惯常的偷木手法是先打通所有关节,搭好天地线。他们手持木山执照,但却不在所批准的地区伐木,而是先行在附近或别处偷木,形成有准证的偷木,或以明偷暗抢形容之,更为适当。

不过,在未获取执照前,他们会通过代理人,利用更改地图等伎俩,偷龙转凤,并且把天文数字的款项在海外银行汇入所指定者的户口内。过后,便可取得“特许伐木执照” 。

在十多年前,就曾发生过两宗著名海外洗钱丑闻。一宗是发生在2006年, 有人把天文数字的款项, 共404万美元,在海外银行汇入所指定者的户口内。过后, 该人 便可轻易取得了“特许伐木执照”。

另一宗是有一名木商麦可谢天福(Michael Chia)于公元 2008年在香港过境时,被指偷带星币1600万元给时任首席部长之慕沙阿曼(Musa Aman)。不过 ,后者加以否认,此事最终不了了之。

政权轮替瓜分木山

上述两个公开的例子所涉及之款项均达数以百万元,至于其他一些见不得光的例子,更是不知凡几。

沙巴脱离英殖民统治迄今54年,在大马联邦内,州政府曾6易其主,即:以敦法(Tun Fuad)为首的早期沙巴联盟(Sabah Alliance)州政府(1964-1967)、以沙统(USNO)马斯达化(Mustapha Harun)为主的沙巴联盟州政府(1967-1976)、以人民党(Berjaya)哈利斯沙里(Harris Salleh)为主的州政府(1976-1985)、以团结党(PBS)百林吉丁岸(Joseph Pairin Kitingan)为主的团结党州政权(1985-1994)、以巫统(UMNO为主的国阵(BN,1994-2018)州政权、以及目前以民兴党(Warisan)沙菲益为主的州政府(2018-)。

每一次的政权更替,新政府便以瓜分木山地作为犒赏朝中新贵。大家排排坐,吃果果,人人有份。

故此,过去沙巴较少有贪污案件。因为政治人物大多分得有木山地,一经转售予木商开采,木桐立即变黄金。

然而,那堪半个世纪的分脏式政治与非法砍伐,沙巴原有木山地早已被砍伐殆尽,于是乎一般人便把眼光投向政府森林保护地。

尤其是在慕沙阿曼15年任首席部长期间,木山批准权操纵在一个人手里,故此才发生后来许多光怪陆离的事件。

例如拥有执照偷木、明偷暗抢、走私漏税、海外洗钱、佣金贪污、以及欧打和恫吓到来检查的森林局人员等。

州政府禁木桐出口

正如以上所述,沙巴非法伐木问题存在已久,如果沙劳越一年非法伐木损失超过一亿令吉,相信沙巴情况也不遑多让。

由于前朝政府奉行盗贼统治,政治人物以权谋私,上下其手,所有典章条规都变废纸,全遭废置不用,因而难以有效防止偷木。

现今之计,唯有重组与非法伐木有关的部门,如首席部长公署、森林部、土地局、甚至警方及反贪局,把其中的内鬼与害群之马揪出,并加以撤换之,只有在人事上重新洗牌,才有望彻底阻止非法伐木事件。

好的一面是民兴党上台后,未听闻有如过往政权般急著分瓜木山事件。反之,首席部长沙菲益,更是三令五申,严格禁止木桐出口。

另一方面,他又雷励风行,取缔偷木漏税事件。新政府此举,立即获得全州人民的赞赏。但愿沙菲益能有足够的政治意愿,不致于有五日京兆之讥,而能继续严密把关。

苟若不如此,沙巴原始森林将被砍伐殆尽。新政府也将会被视为“新官上任三把火“罢 了 。不久之后,非法伐木又将卷土重来,死灰复燃也 。



诗华日报

王鸿俊:采沙破坏河流危及民生 各界应合作联手打击

2018年7月13日

亚庇13日讯|州农业及食品工业部长王鸿俊吁请各造合作,协助其部门打击猖獗无度的采沙活动。

他指出,猖狂采沙活动,导致可怜的村民市区家园和土地,人民也因为河流改道而面对马路受到侵蚀毁坏。

王氏重申,在新政改革摒弃旧弊的过程中,难免造成一些方面的利益损害,惟置之不理对环境所带来无可修复的伤害。

部长透露,被勒令停止采沙活动的相关地区将进行环境冲击评估,尤其是对河流造成的影响。

未有缴付相等的税额

有充足的理由显示就连执照持有者过度采沙,换言之就是在过程中过度采沙,而未有缴付相等的税额给政府。

王鸿俊强调,我们不应该对此课题掉以轻心,政府每年支付数百万令吉进行河岸修复,制衡因为无度非法采河沙导致下游河岸变宽的侵蚀效应。

他说:「我被告知有很多采河沙活动是持土地署批出来、每三个月更新的临时占用许可证。」

部长揭发这些由土地署三个月更新的临时占用许可证,以绕开水利灌溉局监督的模式实行了几十年。

「我呼吁各方协助政府针对猖獗开采河沙活动进行深入调查,不可忽视采沙对环境造成的冲击,大家共同维护我们州内的河流,让下一代在未来也拥有美丽的山河。」王鸿俊如此表示。

在回应沙巴建筑商公会诉求希望政府尽快就采沙制定长期方案,以免采沙禁令导致建材价格不稳定的情况衍生,王鸿俊指该部门才刚介入展开调查,因此现阶段无法立即有结果。

并非阻碍工程进度

部长保证将会尽快制定采沙准绳,因此希望各造保持冷静,这项禁止采沙颁令初衷并非阻碍工程进度。

「由于事关重大,猖獗无度开采河沙为沙巴造成永久性资源破坏,我负于重任必须针对采沙活动进行管制。」

王鸿俊指出,政府将加强现有的程序并针对现有的技术指南进行研究,在最短的时间内制定准确的措施。

在新措施研究同时间,政府也会密切关注市场沙价。

部长表示将与沙巴建筑商公会精密合作,并以开明的态度鼓励向水利灌溉局献议适合开采河沙的地点。



亚洲时报

王鸿俊:根地咬河岸受严重破坏 州政府续禁采沙活动

2018年8月15日

(本报讯)由于前朝政府任由该处长久大量地采石及挖沙,根地咬邦加兰河的河边受到严重破坏,因此,州政府继续禁止相关活动,直到有关当局完成当地河岸如何修复的研究为止。

州政府需及时拟定一项在发展与环保的平衡发展方式,为此,才要停止当地采石及挖沙的行动。村民若发觉有人继续挖掘活动,就必须向当局举报,以便当局采取严厉的取缔行动。

州农业及食品工业部长王鸿俊昨日是在州议会走廊上,接受记者访问时,如此表示。

他披露,根地咬有10家采石挖沙场,只有3是家符合了当局所指定的标准作业程序,其余的7家已证实抵触法令,包括没有拟就环境冲击评估报告或非法挖掘。

他表示,由于当地河流因挖掘而遭到严重的破坏,也不懂需耗费多少时间和经费来展开修复工程。但是,本地法律所阐明违法之处罚,其罚款是不足于应付修复工程的费用。

“举例,如果挖沙公司没有申请环境冲击评估报告,被抓获后只罚款50万令吉而己,至于挖掘的石沙超出了当局所指定的数量,该公司也只不过要缴税而己。可是,一段河流修复工程是估计要上亿令吉。”

他强调,州内仍有大量的沙石储存,州内的沙石供应不会因为禁止根地咬十家公司的作业而受影响。

部长表示,为了当地河流的长远之计,当局是不会考虑发出新的执照,但可能会考虑其中有符合作业的三家公司获得执照而己。

据王氏透露,其部门属下的水利灌溉,资源局,土地测量局,环境保护局及根地咬分局官员于今年初巡视了根地咬各处的采石及挖沙地带。其中有1家公司虽已被当局充公机械及禁止继续挖掘,但依然继续在当地作业。



星洲日报

职工会别只抓树桐走私·林业工友被压榨没人理

反贪会查森林局·森马南被解雇

292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008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8-20 17:46:01 | 显示全部楼层
亚洲时报

州内种植沉香木地主受促登记 打击盗沉香木活动

2018年8月15日

(本报讯)州政府呼吁州内种植沉香木地主向当局登记,助政府在严打不法分子盗窃和走私牟利沉香木活动起到监督和保护作用。

首长兼财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昨天在州议会总结辩论2018年森林法令修正法案时强调,放任不法分子不管将导致沉香木数量大幅减少。

可制香水等价钱奇高

他说,沉香木价值颇高,可制作为香水、润肤液、酒精代替品等用途,亦可分为数个等级,A级沉香木动辄价值逾10万令吉。

“我之前遇见一位外国人,他就是靠经营沉香木生意而致富,除了在本地收集沉香木外,他也在其他国家收集,可见其价格不菲。”巴基纳丹区州议员拿督阿比丁、卡拉纳安区州议员拿督马西迪及苏谷区州议员拿督占士拉迪在辩论此法案时,皆同意修法提升森林法令严打走私沉香木活动。

列保留地并鼓励种植

沙菲益同时指出,政府将把植有沉香木的森林列为保留地,同时鼓励本地人栽种,使人民能从中受惠。

他说,修正上述法令后,本地人可种植沉香木,惟需申请注册,即使有关地段被列为保留地,若政府没有用于其他用途,可考虑供当地村民种植沉香本。

州内有350公顷沉香木

“目前,州内分别有100公顷政府保留地及250公顷私有地段种有沉香木,申请登记的地主则有68位。”

他也指从2014年至2017年,共有43人因盗窃沉香木被当局逮捕,其中13人为本地人,另30人为外来人。

另一方面,马希迪促请州政府严加管制从本州森林获取的资源如野生蜂蜜,若不严加监督,终有一日州森林资源将会被耗尽。



冯晋哲问敦法公园未来计划 州政府:或发展为植物公园

2018年8月15日

(亚庇14日讯)首席部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透露,州政府正在研究将武吉巴当敦法公园从一座休闲公园发展提升成为湖滨植物公园(Botanical Garden)。

首长是在州议会上透过书面回答的形式,回应民主行动党籍路阳州议员冯晋哲的提问。冯晋哲问道,有鉴于敦法公园的基本设施每况愈下,欠缺保养和维修,州政府是否有任何计划和想法,来提升和发展这座美丽的公园。

沙菲益表示,亚庇市政局已在初步计划当中,有意将武吉巴当敦法公园发展和提升成为一座“城市植物公园”。他也表示,其计划的预算应用已在2016年呈交于国家景观局。基本上,公园提升的提案已经得到批准,最早会在2019年开始动工。尽管国家景观部还未批准预算,无论如何,亚庇市政厅估计工程成本总额将高达1亿令吉。

首长也说,植物公园不但会保留休闲公园的功能,其运动健身和跑步的设施也会得到提升。此外,公园也会增添增值性的设施,如各种花卉的种植、园艺中心、种植园圃、湖滨码头、以及观景台等。

在等待预算批准的同时,为了建设这座公园,亚庇市政厅已经主动提升现有的设施,包括修补公园的一些残缺等。再则,敦法公园的入口处旁将会有一个公共地,这个空地将会得到提升,工程耗费12万令吉,并在短时间内开工。首席部长也补充,公园地图的重划工作已经在今年七月完成,来界定公园的实际边界线。

同时,小型的维修和保养工作也一直在持续当中,如更换垃圾桶、更换木板告示牌。

冯晋哲也对此做出回应,他希望敦法花园可以进一步提升成为本地高素质的公园,甚至可以作为游客到访的观光景点。他说,实现更多的绿地、提升公园和步行设施、公共空间和公共交通,是亚庇成为宜居城市的关键,这也是他一直非常关心的议题。



专家:河岸缓冲地维护土地 建议油棕离岸百尺

2018年8月20日

(本报拿笃记者19日讯)保留弯曲河流边沿的热帶森林缓冲区可以促进冲积平原种植利益,与此同时减少河岸侵蚀,维护保持了失去土地利益。來自卡迪夫大学的陸地与海洋科学著作作者亜历山大荷顿博士如是指出。

他说,有关利益从長期经济计划中获得证明,另一事实在较短期范围內新种植作物获取高产量,减少初始开支和幼油棕获得保护获取收益。与此同时,河岸缓冲地可以增加新种植业短期利益。

Danau Girang Field Centre总监Benoit Goossens 博士说,在硏究中获悉,河岸缓冲地生态服务价值是防止河岸土地侵蚀,另外保持數十公尺的河岸缓冲区可以促进冲积平原种植业的長期运作。

这也意味在生态系统作用地貌贡献上也许可以因環境保护而协助调整棕油业目标。此外他表示,当局是强烈建议油棕种植要设在距离河岸最少100公尺的森林缓冲区,比如在京那巴登岸河,西加麥河,拜丹河,加隆邦河,实鲁东河和诗拉布干河,他希望相关硏究能得到可持续棕油生产原则和标准组织和油棕业者的关注。



诗华日报

采沙禁令正面影响 巴达士河下游清澈见底

2018年8月16日


保佛河水不再是浑浊不清。图为河水徐徐流向大海。

保佛16日讯|随着政府禁止内陆一些采沙公司,在河流进行采沙作业后,巴达士河不再是一条「黄河」,过去该河终日黄澄澄的情景不再复存,那些在河下游,家里没有安装自来水设备的居民,从此摆脱了河水浑浊不堪的困扰,他们能够从河里,取得质量好的河水使用。

最近,处于巴达士河下游的保佛,喜见河水清澈见底,这是极罕见的景象。

过去,河水因夹杂大量泥沙而混浊不清,河水终日是黄澄澄。此前,河下游的居民从河里取河来使用时,通常要让水沉淀一些日子后,才可用作食水。

由于目前保佛的河水不再浑浊不清,因此,这也缩短了当地滤水站的自来水制作时间,对当地的水供服务而言,会起一定的正面影响。

292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008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1-26 09:59:20 | 显示全部楼层
亚洲时报

首长:全面禁止木桐出口 解决加工原料短缺

2019年1月18日

(本报讯)首席部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昨日表示坚信,在新届沙巴州政府成立后实施的全面禁止木桐出口决策,将可解决州内木材加工厂在过去四、五年来面对原料不足的窘局。

他说:「这是应付木材加工业需求的决策,他们过去甚至被逼从西马入口木桐……我知道(前朝州政府时期)过去四、五年因木桐不足而导致加工厂停产,多达八百人失业。」

他是在州秘书拿督哈欣拜占的陪同下,访问位于亚庇附近的打里卜的木材加工厂后向报界这麽表示。

沙菲益指出,事实上,沙巴拥有足够的木桐供应州内下游加工业,只是过去遭直接出口。

他说:「新政府的政策是优先发展木材加工业,但这需要多一些时间来兑现,这是缔造更多就业机会的有效途径。」

他表示,州政府要透过木材工业造就更多经济效益。」



诗华日报

举报偷木反遭报复 谢玉明被扣留167天限居半年 首相亲允重启调查

2019年1月25日

斗湖25日讯|谢玉明于7年半前,遭当局援引紧急与防止罪案法令,扣留了167天及被限制居留了半年,谢玉明针对此事,去年两次致函首相敦马伸冤及要求平反,获得首相重视。首相署已于2018年12月12日指示内政部,重新审查及调查这起事件是否涉及贪污滥权。

谢玉明是斗湖人熟知人士,有个别名为鸡公谢,他今天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开他去年写给首相的2封信及首相机要秘书致给内政部长,指示重新审查及调查这起案件是否涉及贪污及滥权的函件副本,同时还有一整份的相关文件。

到布城反贪会投报

谢玉明说,事因他于2011年初,因出于社会责任,以及对偷木滥砍已到了失控的地步感到痛心,而于2011年1月12日,自费到布城反贪污会作出投报,并于同年1月20日,亲自带领9名沙巴各地反贪污会官员,到远离斗湖市区170公里的偷木活动现场捉拿偷木贼,虽然成功捉到偷木者,沙巴州前朝政府也对偷木公司开罚了逾百万令吉。或许因为如此开罪了木材大亨,结果被政府有关负责单位逮捕扣留调查,身陷牢笼共167天。

谢玉明指出,他是遭人捏造证据诬告他勒索及贪污,先后遭到反贪污会及警方扣留调查,但真金不怕红炉火,反贪会及警方经过调查后,都无条件将他释放,证明他是清白的。

他说,在2011年次季,前朝内政部竟然援引1969年紧急与防止罪案法令扣留他,指他是参与沙巴区暴力犯罪活动团体的成员,被拘留是为了消除暴力及防止暴力犯罪。

他当时在斗湖被扣留了59天,然后再被送到柔佛州新邦令金扣留营,原本扣留期是2年,他在狱中通过法庭挑战有关扣留令,结果胜诉,在柔佛被扣留了108天之后,获得释放。

只呼吸数小时自由空气

但只呼吸了数个小时的自由空气,于2011年7月15日,当时的内政副部长又签发一纸限制居留令,将他限制居留在沙巴一个小镇-比鲁兰,限期是两年。

谢玉明说,他被限制居留在比鲁兰期间,亲自写信给当时的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当时的内政部副部长拿督李志亮,作出强烈的抗议以及一五一十的道出事情的来龙去脉。

谢玉明说:「时任内政部副部长的李志亮在接获我的申诉之后亲自接见了我,我毫无隐瞒的把贪官污吏与偷木奸商勾结陷害我的事情,向李志亮副部长和盘托出。」

「不久之后,内政部就解除了我的限制扣留令,全面恢复我的人身自由。数天之后,有警官亲自送上一封由武吉阿曼警察总部所签发的信函给我,信中详细说明内政部已经完全删除了我的身份资料,不存任何案底。这也说明了我是无辜的,是清白的。」

受尽折磨与屈辱

鸡公谢认定他是官商勾结贪污滥权下的受害者。为了维护法律,铲除偷木活动,以保护政府的税收和沙巴的森林资源,却因此坐了167天的冤狱及受尽折磨与屈辱。

但他由于对前朝政府贪污滥权情况感到心寒,才一直含冤不愿出声。

直到新政府上台,敦马哈迪再次任相,展开雷厉风行的肃贪行动,他才鼓起勇气,亲自写信给首相伸冤及要求重查其案件,还其公道。

谢玉明说,他已经致函给反贪会主席拿督斯里莫哈末苏克利,表明自己愿意协助调查有关案件,随传随到。

赞新政府决心打贪

谢玉明赞扬由敦马哈迪领导的希望联盟新政府决心打击贪污。

他表示对首相敦马哈迪及布城新反贪高官,总检察长,国家法官等具有很大信心。

他表示,他因为举报偷木活动所受到的对付和打击,让他更下定决心要打击偷木贼,今后他将会继续与政府充份合作打击偷木活动,绝不会向恶势力低头,尤其是官商勾结。

他表示,从现起,只要发现有偷木走税,只要有证据在手,不管是谁,他都不会放过,他会再次到布城反贪会报案。



【独家】王鸿俊:兼顾环保与发展 需时解决河沙短缺

2018年10月2日

亚庇2日讯|州农业及食品工业部长王鸿俊保证,将设法解决州内河沙短缺的问题,惟需给予合理的时间。

他重申,本身甫于约2个月前,开始着手处理州内采沙的问题。

王鸿俊是于今早,针对沙巴建筑公会指今年6月份以来,接获许多会员投诉,指河沙面临沙子供应短缺一事,作出回应。

沙巴建筑公会表示,州内河沙短缺,已导致过去数月内,沙子价格不断上涨。

该会指出,沙荒的问题严重影响了沙巴的建筑业。承包商不仅要为他们的项目,支付更多的建筑成本,供应短缺也严重影响了项目的进度。

王鸿俊呼吁业者,向根地咬的河沙存库购买河沙,以便给予一些时间,策出解决河沙短缺的问题,同时兼顾环境保护与发展的平衡。

他重申,过度的采沙活动,将造成河道及河畔的严重破坏。

「我不允许在发展的名义之下,环境会继续受到破坏!」



森林法令修正案明正生效 通过减少碳排提高收入

2018年11月16日

(本报讯)州议会昨日通过1968年森林法令修正法案,从明年1月1日起生效,透过减少碳排来提高沙巴的收益。

首长署助理部长阿里芬阿斯加里昨日在州议会提呈上述法案时说,有关修改包括在法令第2部份加入「减少森林砍伐和森林退化造成的排放」(REDD +)。

同时,也增加28C新条文,任何建议要REDD+和在沙巴的发展项目若涉及任何森林保护区,州政府土地或州政府拨出土地的森林产品,无论是受管制还是自愿市场都应获得部长的书面批准且必须遵守部长认为合适的条款和条件。

REDD+意谓著透过减少伐木和森林退化从而减少碳排量,这项修正案非常重要,森林的碳储量是森林的潜在能源,碳市场和 REDD+都可为沙巴带来收益。

阿里芬说:“拨款、资金和收入都将用于各部门或机构如森林局、州野生物局、沙巴公园,以实施REDD +修复森林和可持续森林管理。 ”

他说,现今在自愿市场,碳价格为每公吨5美元(RM21),而在合规市场每公吨30美元(RM126)。林碳已根据在2013年通过有关修订法案并在宪报刊登。

1992年初,沙巴基金局与荷兰的Face基金会合作,通过修复乌鲁西加麦森林保护区,成为REDD +计划的一部分。

2013年,欧盟(EU)为在沙巴的欧盟REDD +7年项目注入了400万欧元(1899万令吉),用于3个试点项目,即位于兰瑙的加纳村、哥打马鲁都、京那巴丹岸和兰瑙的京那峇鲁Ecolinc。



星洲日报

资源丰厚却内供不足·业者被迫进口木桐

张克骏:原料短缺·根10板厂濒临倒闭

马迪乌斯反驳欧盟指控·沙没为发展典当绿林

292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008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3-22 23:26:18 | 显示全部楼层
星洲日报

沙菲益:纠正前朝错误·新政府更注重森林保育

2019-03-22 08:54:46

(亚庇21日讯)沙巴首席部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今日强调,现任州政府与前朝不同,更为注重州内的环保、森林保护区及野生动物保育等课题。

沙菲益指出,前朝州政府之前不仅把土地给予特定者,允许他们开垦森林种植油棕及进行伐木活动,造成森林被降级。

他说,新州政府上任后已作出种种改变,包括允许森林管理单位(FMU)特许执照持有者在特定条件下砍伐树木,惟却必须重新种树,确保森林管理的永续性。

不准随便砍树

沙菲益说:“我们(州政府)很挑剔,不会随便允许他们种植任何树木,他们不应只种植相思木或桉树(Eucalyptus),也应种植其他类型的树木,符合环境的需求。”

“所以与前朝州政府相比,我们现在正努力地去改善和改正之前的错误,也正朝向扩大州内森林面积的目标前进。”

沙菲益也是州财政部长,他今日在出席第十届“婆罗洲心脏”(HoB)国际研讨会后,在新闻发佈会上向记者这么表示。

他也指出,州政府亦会促请相关特许执照持有者,把已开发但荒废的土地或在油棕种植园内,种植蔬果等农作物,藉此增加沙巴州的农作物产量。

不依赖伐木赚钱

此外,沙菲益强调,州内民众和业者均应改变以往依靠伐木来赚钱的旧思维,毕竟伐木出口只是带来短期的利益,无法长期且长远地推动沙巴经济发展。

“州政府已积极打击州内的非法伐木活动,禁止木材出口,推动州内的木材相关工业发展。”

他相信,若能保护及管理好州内的森林,将能吸引更多游客和研究学者前来沙巴,届时所赚取的收益会比伐木来得多。

野生动物也是“沙巴人”

沙菲益也是首次以沙巴首长的身份为今年迈入第十个年头的“婆罗洲心脏”国际研讨会主持开幕礼。

他在该活动中也见证9个政府单位及非政府组织签署谅解备忘录,加强彼此在环保及森林保护方面的合作与研究工作。

他较早前在致词时也指出,民众是时候改变他们的思维,不应把野生动物视为是入侵者,反之,野生动物与沙巴民众一样,都是土生土长的“沙巴人”。

“它们同样是‘沙巴人’只是没有大马卡或护照,但它们依然是沙巴州重要且珍贵的宝物,我们应该照顾它们,而非砍伐森林,剥削它们的活动和生活空间。”

他也有信心,州政府能在2025年之前,把州内30%的土地面积宪报颁布为完全受保护区(TPA)。

以拓宽取代开辟 不为建路牺牲野生动物

针对泛婆大道被指有部分路段会穿过森林及野生动物保护区,沙菲益表示,他已与联邦政府及相关部门提及此事,并建议他们改以替代方式进行。

他认同,民众需要道路和发展,但州内的森林及野生动物同样是珍贵的无价之宝,不能因为要兴建道路而选择牺牲森林及野生动物。

“我已向他们建议不要随意辟山砍树,应以拓宽现有道路的方式推行泛婆大道。”

他相信,相较于加阔现有的道路,另辟新的道路所需的征地及赔偿费用更高,也会延长所需的施工时间,此举或得不偿失。

不过他指出,他会继续与联邦政府及相关单位交涉,确保沙巴州的森林及野生动物不会受到泛婆大道的影响。

日前有野生动物保育分子揭露,泛婆大道有多条道路都会穿过一级森林保护区内,当中还包括小矮象、马来熊和云豹等珍贵野生动物的觅食及迁址路线。

达瑙基朗野外研究中心总监柏诺柯逊博士指出,泛婆大道所穿过的森林保护区包括长鼻猴栖息的古打毛律红树林保护区,以及属小矮象活动范围的特鲁必塔怀益(Tawai)森林保护区。

他认为,若政府允许泛婆罗洲大道在兴建时,可穿越受保护森林及野生动物保护区,势必会加剧人类与野生动物之间的冲突,以及森林保护区被分割成多个碎片的情况。

他也强调本身并非反对发展或泛婆大道,但希望当局能寻找替代方案,绕过或兴建能跨越野生动物栖息地的道路。



华侨日报

纳巴湾250原住民反对伐木公司  开採九千亩木山地  促首长介入终止伐木活动

2019年 01月 29日

【亚庇廿八日讯】大约250名纳巴湾达达拉安公用地契受惠者,在上週六展开和平抗议,反对一家伐木公司开採在公用地契下,一块9千亩木山的木桐。

这批公用地契受惠者包括来自达达拉安的毛律原住民,他们促请首席部长拿督沙菲益介入,下令终止有关伐木活动。

他们指,伐木公司巳取得森林部的批准,以便从该块木山地开採和取走木桐,而且伐木公司也是前朝政府一名首席部长的朋党公司。

据知达达拉安公用地契是在去年4月,由前政府批出,抗议者的代言人安妮斯安德鲁在上週日受访时表示,他们不信任该伐木公司,希望首长拿督沙菲宜介入,取消对方的伐木许可证。

她表示,他们怀疑伐木公司只存心开採木桐,根本没有诚意与村民合作开发土地,而且他们也质疑,为何伐木许可证,可以在缺乏正规的环境冲击报告下,那麽快被批出。

她说:"我们也担心伐木公司会破坏我们的水源和森林生态潜能。"

据知,伐木公司曾经在去年与他们接洽,他们在发现对方的背景可疑后,便拒绝与对方合作。



禁木桐出口 违联邦宪法 与前首长哈里士有关木材公司起诉州政府 索偿9千万元损失

March 13, 2019

【亚庇十二日讯】一家与前首长丹斯里哈里士沙烈有关的公司,正在控告首席护林官和州政府,索讨因沙巴木桐出口禁令所造成的马币9千160万元损失赔偿。

这也是首长拿督沙菲益阿达在去年5月宣佈沙巴木桐出口禁令以来,州政府首次面对的官司;Boonrich有限公司指称,沙巴木桐出口禁令已造成该公司损失惨重,因无法把开採自其林园的木桐,卖给印度和杜拜的准买家,受害的不仅是该公司,也包括因此失去更多赚取外汇机会的州与联邦政府,同时也打击投资者对我国,尤其是沙巴商业木材种植业的信心。

该公司也表示,根据联邦宪法第74(1)节条文表9的第一项表,沙巴木桐禁令是违反宪法的,因为国际贸易的权力是属于联邦政府的权力,包括贸易政策和出入口管制;1973年大马木材工业局法令也阐明马来西亚木材管制和出入口监察,是属于大马木材工业局的权限。

该公司认为,答辩方不应该超越联邦政府在贸易或出口的权力,而发出任何公告或执行违反联邦法律的州法令,一旦出现州与联邦法律矛盾的现象时,应以后者的法律规定为准。

该公司坚称,禁止沙巴木桐出口,期望该公司只能把木桐产品卖给本地买家的举措,已经是有目的地危害该公司的贸易生意。

该公司代表宾奥士曼表示,在入禀法院前,该公司曾经在2018年9月向州政府发出公开呼吁,希望该公司可豁免禁令,毕竟该公司并无涉及非法伐木,其所有木桐都不是来自天然雨林,而是开採自其私人地所种植的树木。

他在一项声明中表示,自1992年起,Boonrich 有限公司及其伙伴公司已经种下超过20万棵柚木树,这批树木目前已经长大,每棵树可提供不少过一立方米的木桐。

他也表示,在超过25年以来,他们不时会展开“间伐作业”,以保障柚木的品质管理,而且在州政府下达沙巴木桐禁令之前,该公司已经售出3万棵柚木给欧洲投资者,林园还种有超过6万4千棵成熟柚木树。

该公司是在3月7日入禀亚庇高庭,公司董事经理哈莉佳哈里士在其宣誓书中指出,该公司在大约27年前开始,在本身土地进行商业化柚木树种植,以迎合国际市场对永续性木材的强烈需求,并且配合全球对大自然森林急速衰竭的关注。



当今大马

砂州姆鲁国家公园附近大伐林,国际组织敲警钟

发表于 2019年2月14日11:54

国际环保组织布鲁诺曼瑟基金揭露,一家马来西亚集团已在砂拉越姆鲁国家公园附近展开砍伐森林活动,改为面积多达4400公顷的油棕种植园。

为此,布鲁诺曼瑟基金(Bruno Manser Fund,简称BMF)吁请暂停伐木活动。

该组织指出,姆鲁国家公园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邻近的油棕开发计划将带来负面印象,破坏该公园和汶莱原始森林之间的野生动物走廊(wildlife corridor)。

“马来西亚已承诺国际社会,将停止为新油棕种植园而进行的伐木活动。”

“环境灾难的案例”

布鲁诺曼瑟基金会执行董事司陶曼(Lukas Straumann)今日发文告指出,“这很明显是环境灾难的案例。大马执法单位和油棕企业的诚信令人质疑。”

于此,该组织敦促联邦政府及砂州政府 ,双双制止伐木活动。

布鲁诺曼瑟基金的总部位于瑞士,向来积极关注砂拉越的环保课题。

受影响部落发函抗议

该组织在文告中也指出,此前柏拉旺(Berawan)和本南(Penan)的3个受影响部落,曾致函砂州首长阿邦佐哈里,抗议油棕种植活动。

该信函共获得多达268名来自Bateu Bungan、Long Terawan及Kampung Melinau的村民签署。

信函中指出,“我们强烈反对种植园,因为这对我们不利。请尊重我们的原住民习俗地权利,让我们与我们的森林和平共处。”

今年1月《婆罗洲邮报》报道,信函副本也已发给原产业部长郭素沁,及来自砂拉越的工程部长巴鲁比安。惟迄今为止,所发出的信函仍未收到当局的任何回复。


292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008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6-3 22:4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星洲日报

沙菲益:应对气候变迁·沙护林努力 造福全球

2019-03-27 12:24:42 

(京那巴当岸26日讯)沙巴首席部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指出,对热带雨林的保留、保护与研究,不只让沙巴成为世界研究中心,也对日益严重的气候变迁课题作出贡献,同时造福世界。

他指出,沙巴对森林的保留、保护和良好的管理,可成为世界社会迈向正确方向的指南,达到永续的目标。

“加强人民的能力、研究与发展,不只沙巴受惠,也可造福全世界,这才是正轨。”

打造世界级研究中心

沙菲益今日在东革为英拔峡谷研究中心(Imbak Canyon Studies Centre)开幕仪式上表示,英拔峡谷保护区(Imbak Canyon Conservation Area)拥有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很多动植物是这里独有,世界其他地方所没有的,而这些动植物科学研究成果可让世界受惠。

沙菲益表示,英拔峡谷研究中心的设立和开幕只是个开始,希望它稳健发展成为我国乃至世界研究中心,“这里拥有丰富资源和美景,应好好善用,吸引游客和研究人员到来。”

他指出,气候变迁是个非常严重的课题,如果不採取行动,更严重的灾害将会到来,因此不管能贡献多少,都必须扮演角色,纠正问题。

查根地咬盗木活动

沙菲益说,自独立以来,沙巴以伐木作为经济来源,没有意识到对环境和野生动植物的破坏,连野象也从森林出走闯入市区,如今必须停止伐木,保护森林。

他指出,民兴党执政以来用行动证明维护州遗产的决心,执政后即禁止木桐出口,虽然收入会减少,但相信这才是正确的方向。

沙菲益说,他上任9个月以来已指示各政府相关部门,包括沙巴基金局停止伐木,同时开发其他收入来源,例如生态旅游和研究领域,相信这些收入将渐渐足可取代伐木所得收入。

沙菲益也强调执法护林的重要性。他说昨天从亚庇乘直升机前往根地咬时,从空中发现疑似非法伐木迹象,他随即要求森林局前往检查。

他强调灌输年轻一代环保意识的重要性,让他们懂得不能滥砍树木、保护森林和环境的道理。

提前落实30%一级林区

沙菲益较后受访时重申, 沙巴政府将著重环境保护,尤其保育热带雨林,原本拟定在2025年达致30%一级森林保护区的目标,相信可提早落实。

“政府已鑑定一些需要受保护的地区,并将列为不可开发的一级森林保护区。”

出席者有国油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员丹斯里旺祖基菲里、国油主席兼国油基金会主席拿督阿末尼占、沙巴基金局总监拿督查玛鲁基兰,相关政府部门机构长官、非政府组织代表及学生等。

也是沙巴基金会信託主席的沙菲益于今早9时45分乘坐直升机抵达英拔峡谷保护区,随即到访位于研究中心附近的英拔瀑布,接著参观研究中心的设备及展览室等,然后主持开幕典礼。

他也见证沙巴基金局与国油基金签署合作谅解备忘录,并为东革县英拔峡谷挑夫及嚮导协会主持推介礼。

耗资7700万兴建 英拔峡谷研究中心 开放

综合森林保育、研究、生态旅游和教育为一体的英拔峡谷研究中心,正式开放予研究人员及游客,进入英拔峡谷森林保护区进行研究及探索原始热带雨林。这座研究中心由国油拨款,耗资7700万令吉建立。

英拔峡谷森林保护区延绵25公里、宽3公里,占地面积2万7000公顷,大部分为未砍伐过的原始森林,因生物多样性,被誉为沙巴基因银行。

国油与沙巴基金局于2013年签署合作备忘录,翌年启动英拔峡谷研究中心计划,于2016年竣工,同年移交沙巴基金局管理。

佔地27公顷的该研究中心设备齐全,设有行政大楼、会议厅、咖啡馆、迷你剧院、实验室及图书馆、环境教育中心、研究人员及游客住宿设备、员工宿舍、餐厅、运动场和娱乐设备等。

英拔峡谷保育区至今已发现600种植物、81种哺乳动物、245种鸟类、196种兰花;43种龙脑香科树种、100种民族药用植物及22种淡水鱼等。



亚洲时报

州政府全力支持在沙推行 重植林及野生动物保育计划

2019年4月3日

(本报讯)首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保证,州政府会全力支持联邦原产业部在沙巴推行重植林以及野生动物保育计划。

他说:“我们支持大马棕油理事会及大马木业理事会的建议,即在沙巴森林展开小矮象及人猿研究项目,并设立充作保育用途的资料库。”

他昨日在州政府行政中心接见联邦原产业部长郭素沁和大马棕油理事会首席执行员拿督卡雅纳等人的礼貌拜会过后,在新闻发布会上,这麽表示。

他指出,州政府目前已采取数项保育森林的措施,当中包括禁止木桐出口以减少砍伐活动,为栖息在原始森林的野生动物打造永续生存环境。

“我们巳设下目标在2025年将永久性保护森林面积扩大至30%,我们有信心在2025年前落实目标。”

提到联邦原产业部推展「爱我大马棕油」运动,沙菲益表明州政府全力支持该部门通过这项活动,向世界宣传棕油的益处,反击反棕油分子的恶评。

郭素沁:联邦原产业部 与州政府合作保育计划

(本报讯)联邦原产业部长郭素沁昨日强调,该部门会在恢复森林和保育野生动物方面与州政府携手合作。

她说:“我们支持沙巴野生动物局由野生物专家、科学家及研究员展开的人猿和小矮象新繁殖普查计划。”

她是率同大马棕油理事会(MPOC)首席执行员拿督卡雅纳山德兰礼貌拜会首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副首长拿督刘静芝和州农业及食品工业部长王鸿俊时,这麽表示。

她也见证大马棕油理事会与沙巴野生动物局总监奥古斯丁、州森林局首席护林员拿督马苏再尼签署恢复森林和保育野生动物合作协议,并移交150万令吉予州野生动物局。

郭素沁同时指出,她这次到访沙巴展开数日行程中主持了栽种百万栋树运动、参观了京那巴丹岸县宾河棕油保育区、参观了实必洛人猿中心庇护中心、会见了油棕业者。

此外,她也拜会了也是州旅游、文化及环境部长的刘静芝,对其部门官员来说这是一趟取得丰硕成果的行程。

她说:“今天拜会首长的主要目的是要表达我们与州政府合作恢复森林和保育野生动物的意愿,同时寻求州政府支持我们推出的「爱我大马棕油运动」。”

此外,她也指其部门会与州政府紧密合作,协助本地油棕业者取得大马永续棕油证书(MSPO)认证。



华侨日报

沙环保协会抨沙环保局 缺透明度与问责制

April 15, 2019

【亚庇十四日讯】沙巴环境保护主义者呼吁重新讨检讨环境冲击评估制度(EIA),指环境保护局(EPD)缺乏透明度和问责制。

沙巴环境保护协会(Sepa)和反对兴建水坝工作队(Takad)指出,自2016年以来,环保局没有更新其网站。

沙巴环境保护协会主拉乃斯旦塔表示,在当年宣布的一系列有争议的政府相关项目之后,该部门停止更新有关受EIA研究影响的项目的信息。

她说:“由于网站没有更新,公众参与有限。”她说,由于透明的环境影响评估系统,沙巴曾为为通过公众参与管理环境而自豪。

“但现在这一切都已经消失了。”

她说,以前,有兴趣的人士可以直接进入并获取必要的资料,甚至可以在环保局资料库查阅环境影响评估的职权范围(ToR)。

“但现在,官方信件需要发送给总监,总监绝不会答覆。”

环境影响评估的基础是一个过程,旨在向公众和决策者通报拟议行动可能产生的后果,以避免或减轻环境退化。

它们旨在预测,识别和评估发展对社会,环境和经济的影响,提供有关决策的环境后果的详细信息,并通过确定适当的替代方桉和缓解措施促进可持续发展。

拉乃斯还对问责制水平的下降表示担忧,这归因于该系统缺乏透明度。

她说,沙巴河川已被州政府确定为下一个主要大坝的所在地。

她说,评估环境影响评估的审查小组应该没有利益冲突,小组成员不应该与项目的支持者接触。

“冲突的机构也不应该坐在小组中,因为他们既有既得利益。”

反对兴建水坝工作队戴安娜西佩尔表示,在州政府宣布将于明年开始建造吧巴坝水后,她已越来越感到担忧。

“环境影响评估报告在哪裡?他们不能使用旧的,因为显然政府希望在不同的地方修建水坝。“

除了与人们没有接触之外,她说,他们还没有看到环境影响评估报告的ToR。

“这是当前系统的问题,”她说。“无论对人民和环境的影响如何,政府都可以推翻其项目。”

她表示担心,这可能成为未来项目的先例,包括马廖盆地提出的有争议的煤矿。

她和拉乃斯敦促政府组建一个独立的审查小组,让具有适当技术知识的小组成员轮流运作。

拉乃斯还建议政府建立环境审计製度,以确保各机构遵守法治,并儘量减少既得利益的风险。

她说,她特别指的是环保局官员,他们作为政府官员,可能会“受到压力”遵守上司的指示。

“沙巴是拥有强大的环境影响评估系统的权威。现在,该系统已被侵蚀到任何属于当前系统的开发不再被视为可持续的程度。

“但回到当时的环境问题处于任何项目的前沿和中心,无论大小,都还为时不晚。

她说:“沙巴政府应该做到这一点。”



诗华日报

州政府与沙森林工业法律纠纷 杨德利:打击投资者信心

2019年6月2日

亚庇2日讯|前首长拿督杨德利今日说,沙巴森林工业过去一年的法律纠纷及背景课题,已经打击了投资者对本州的信心。

他指出,一方面,州政府鼓励将原材料(木材)作为外国木材投资者的主要吸引力,但另一方面,据报导,同一州政府拒绝向沙巴的一家主要木材投资者发放木材许可证,以发展其以木材为基础的业务。「显然,新的先决条件落实在木材许可证上。」

他认为,这将导致州政府陷入与本州最大木材制造商,即沙巴森林工业(SFI)投资者的法律纠纷中。

他说,根据马来西亚投资者与首长和沙巴州政府之间法律纠纷的新闻报导,投资者已经支付了1.2亿令吉作为收购受财政困难的沙巴森林工业的按柜金,由于被拒绝获取原材料,投资者将失去巨额资金。

「潜在投资者如宜家等,如何会相信他们在沙巴的投资,不会像沙巴森林工业投资者那样面临同样的混乱命运?外国投资者尤其担心出现不确定性,缺乏透明度和法治薄弱等问题。」

也是沙巴进步党主席的杨氏在文告中表示,政府政策的不确定性可能会扼杀私人界的情绪。「今年早些时候的另一个鲜明例子是突然对木桐出口的禁令,据报导,一家私人树木种植公司已向州政府提出了9,100万令吉的诉讼。」

「树木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才能达到收获的体积,种植树木是一项长期投资,但由于政府突然下达对私人种植木材的出口禁令而严重受损,政府这种行径已然向商界发出了警讯。」

因此,他提醒州政府应该听取著名商人敦达因的建议,后者曾对联邦部长的公开声明中表达政府如何损害商界的信心,甚至导致令吉价值下跌。

「同样的,对沙巴森林工业的法律纠纷可能会打击投资者。沙巴的潜在投资者将非常关注沙巴森林工业法律纠纷,因为此类诉讼对投资者来说是个坏消息,商界人士会对自己说,『如果沙巴森林工业发生这样的坏消息,它也可能发生在其他投资者身上』。」

292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008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6-18 17:52:01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罗宾汉的森林还在吗?”马哈迪驳反棕油论述

马新社  |  发表于 2019年6月17日晚上11点13分  |  更新于 2019年6月17日晚上11点30分

首相马哈迪指出,国际社会指责大马种植油棕导致森林滥伐,影响自然生态系统的说法不属实,也有失公允。

他抨击西方世界虚伪地使用环境论述,推动反棕油运动。

他揶揄英国说:“你谈环境,谈砍伐森林,但看看英国的例子,雪伍德森林在哪里?它还在吗?(侠盗)罗宾汉还在那里吗?

“欧洲大多数森林已砍光,也没有了野生动物。但在大马,我们还有老虎。如果你想要去森林,我们可以送你去那里。”

马哈迪今天在英国剑桥辩论社发表题为《大马与东南亚的民主》的演说后,在问答环节这么说。

棕油比其他油类更优异

“棕油是最便宜的食油。种植也容易,25年都有收成,不像大豆和油菜籽油。

“基于这个原因,棕油能与其他油类竞争并脱颖而出。因此他们捏造这样的观点,即指我们砍树来种油棕,破坏动物生存环境。”

Astro Awani电视台在其面子书专页直播这场演讲。

马哈迪指出,大马希望与世界其他国家公平竞争。

“我们须善用拥有的资源赚取收入。我们肥沃的土地适合种植油棕,所以我们生产棕油。”

寻求英国投资高科领域

另外,首相马哈迪说,大马寻求对高科技领域的投资,与国家为人民带来高收入的目标一致。

“这是我们当今的需求……现在我们的人民接受过更好的培训,许多人从大学毕业,我们不能指望他们像以前般从事手操工作,如组装东西。

“我们需要他们成为工程师,他们将使用新设备和新机械工作,以及熟悉维修机械。”

他是今天在伦敦与英国商界出席圆桌会议,在开场致词时这么说。

这场圆桌会议是由大马投资发展局(MIDA)和大马外贸促进局(MATRADE)主办。

出席者包括英国50家企业和著名大学代表,以及外交部长赛夫丁阿都拉、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投资发展局执行长阿兹曼,以及英国首相贸易特使理查德。

新商业和方法推动发展

马哈迪说,大马已经获得外来直接投资(FDI)及取得大量外国技术,现在涉足资讯及工艺领域,并利用新商业和方法尽速发展大马。

“当然,当我们处于小型经济体时,我们的增长率为11或12%。但现在已成为较大的经济体,相同数量的增长将通过较小的百分比反映出来。

“因此,我们的增长率仍超过4%,我们希望今年取得更好的增长率,达4.4%或4.6%。”

马哈迪说,大马的政策与原有版本相差不远,仍需要投资才能增长。

他指出,虽然有国内投资,但数目太小,无法带来足够的技术来提升人民的收入。

马哈迪说,大马对英国投资者感到自在,因为英语在大马境内通用,有助促进业务发展。

“我认为,英国投资者将发现大马是一片非常宜人的投资地,我希望听到你们的声音,你们希望我们做哪些事令大马更具吸引力?”

马哈迪说,大马已经是一个亲商的国家,随时准备调整其政策以迎合投资者,因为企业为国家创造就业机会和财富。



诗华日报

金矿蕴藏量高 地质局建议发更多采金执照 沙可成主要产金州

2019年6月7日

亚庇7日讯|联邦矿业及地质局总监拿督沙哈依芬迪指出,除了斗湖的巴隆金矿,沙巴尚有多处蕴藏量甚高的金矿,他建议沙巴州政府发出更多采金执照给投资者。

他指出,目前,州政府只发出1张采金执照,就是开采中的斗湖巴隆金矿,该金矿蕴藏量达6500公斤,其他黄金蕴藏量可观的地方,包括兰瑙、苏亚乐及佳包等。

巴隆金矿的面积达2338英亩;自去年9月开始运作至今年3月,产量共计23万克,总值4000万令吉。

他表示,沙巴如今已成为大马的主要产金州,其他主要产金州是彭亨、吉兰丹等。

沙哈依芬迪是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这么表示。

沙具潜能发展金矿业

他声称,根据研究,沙巴在发展金矿业方面具有潜能,倘若沙巴州政府大力支持,则可大事发展。

他说,去年,全马有运作的金矿场有19个,其中10个坐落在彭亨、6个在吉兰丹、2个在登嘉楼,1个在沙巴。

彭亨占了最大产量,去年总计150万克、吉兰丹113万克、沙巴是7万5750克,登嘉楼金矿场去年没有生产量。

大马去年总生产量达到270万克,总值5亿1800万令吉;迄今为止我国已生产1亿1500万克的金,总值99亿令吉。

提到非法采矿活动时,沙哈表示,根据州的矿业法令,有关执照是由个别州政府发出,联邦矿业及地质局只是负责执法部份,由于一九六零年沙巴矿业法令属于沙巴土地测量局辖下,因此,该个联邦部门并未在沙巴执法。

若有必要,该局愿意从各方面协助州及地方政府。

密切监督环境问题

提到采矿活动予人负面印象时,他表示,有关当局会密切监督有关活动,确保不会造成环境污染。

他说:「我们依时势需求制定规定,并且一旦发现污染问题,马上采取行动,最高罚款可达50万令吉,或坐牢不超过3年,或两者兼施。」



华侨日报

罗惠明驳斥沙巴环保协会言论 指政府拥有严谨机制 监管开採金矿业活动

June 13, 2019

【斗湖十二日讯】Since Southsea Gold执行长拿督罗惠明今日驳斥沙巴环境保护协会(Sepa)主席拉妮斯塔达,就有关其发出呼吁要求环保份子作出对于在斗湖区内所进行开採金矿业活动的独立监察严密行动,并形容其言论完全漠视政府在有关监管开採金矿业活动中所制定的一系列严谨机制,包括涉及的开採矿业公司必须在平面媒体上公布展开的开採活动声明让民众发表意见与参与长达1个月,处理批准过程长达3年监视行动,及24个政府部门及机构进行监管及核准等条件。

他说,政府在监管矿业开採活动上已採取了非常严谨,及密不透风的机制,除了必须让业者遵守有关制定的条规外,也迎合了国际矿业开採的机制。

“至于如沙巴环境保护协会主席拉妮斯塔达所发出的言论,是否认为带领的一个非政府组织,其思维比起政府对于开採矿业的业者所必须遵守的苛刻条件有所欠缺或不足"。

他表示,尤其是一小撮所谓的“环保份子”,却根本没有认真及确实地了解业者所引用严格保护环境而採用国际知名滤水技术,进行开採金矿以确保完全没污染问题事件上有所认识而胡乱发表,是要不得的行径。

也是州内着名的农业钜子的罗惠明表示,其开採的金矿活动在正式获得批准前也经历了一段坎坷的路途,包括刊登一个月的报章声明后,让所有民众可参与提出意见与看法,24政府部门与机构涵盖卫生部,警方,天然资源,森林部,土地测量局,甚至非政府组织等,都有参与共同监督有关的矿业开採活动监管,同时也必须遵守政府所制定的条规,以迎合国际的指南与标准,严格异常。

罗惠明也讚扬环境局对于开採矿业者所制定所有的金矿务,必须经过严格的筛选过程,以避免开採过程对环境及河流造成的污染,这亦是他本人长久以来认同,及秉持的经商理念。

“政府已在这些方面制定了非常充足的机制,然而,有关拉妮斯塔达的言论显示这是她私人顾虑太多,换句话说是对政府推行的机制根本不信任,同时没认真考虑到政府必须雇聘这一批专才处理有关的商业活动”。

他也劝请拉妮斯塔达切莫作出无的放矢举措,而必须清楚知道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更应该认清事实真相,更何况每次政府部门在矿业开採的专题讨论会议中,沙巴环境保护协会代表包括她本人,亦有被邀请出席,为何还要一次又一次的作出破坏性的言论与发表,是否欲造成民众失去良好的就业机会,及不利经济成长效益,或使专才或青年群体外流而造成国家损失才能平衡她心态呢?。

“纵看历史记录,在3000年前中国已进行金矿开採,澳洲及西马半岛在100年前已开始展开金矿开採活动,沙巴完全可以向这些国家,这些区域学习及取经,而现时所发生的被挑起的种种不成文的议题,到底是那裡出了问题?

“我们也并非全球或全马首个开採的金矿业活动公司,唯却我们已经完全按照及遵守有关政府所制定的条规与训令,包括等候了3年的漫长监管期,一个并非短暂的时期始获得批准作业,终归就底,这些完全是其私人单方面的偏差与失衡思维作出言论"。



星洲日报

罗惠明:按标准作业程序·已付60万金矿开採税

2019-06-16 00:00:00

(斗湖15日讯)针对备受争议的斗湖淘金课题,Wullersdorf资源有限公司董事经理拿督罗惠明作出回应。他说,儘管金矿所在地的曼德里山佔地超过2000英亩,但该公司只清理了不及200英亩的地段作为开采基设。

只开发200英亩地段

“在200英亩的土地内开拓道路,安置机械,设立办公室、宿舍和实验室,还有建设污水处理区,其馀地方都保留了原貌。”

“我们的作业模式乃是遵守政府的规定和国际矿物开采标准程序,也依据相关法令,只开发使用的地段,其馀地段必须保留原貌。”

罗惠明于周四在金矿办事处会议室内,向前来视察的首长署天然资源局官员秘书莫哈末查斯敏汇报开採情况。现场还有8人,包括天然资源局矿务组官员史帝汶摩里根。

曼德里徵5%开採税

罗惠明指出,曼德里山金矿开采是沙巴首个金矿开采活动,自去年9月动工以来,总共支付了逾60万令吉开采税,一切有单有据。

他说,数据显示,马末铜矿开采时被政府征收2.5%开採税,曼德里的金矿开採则被徵收5%开採税。

罗惠明强调,他持有的上市公司市值8亿6000万令吉,超过4000多名股东,大部分来自我国包括沙巴,还有香港、新加坡及其他国家。

“Wullersdorf为金矿开採项目交足资本,倘若我如外界所言逃税,肯定会被股东们问责。假如股价因此受影响下挫10仙,就损失了8000万令吉,这并不值得!”

耗时7年获开採准证

罗惠明坦言,金矿开採风险大且极具挑战性,沙巴蕴藏丰富矿物,但过去无人有胆量开採,但他勇敢踏出第一步,并经历了7年艰辛的日子,直至去年9月才获得开採准证,并于曼德里山探测含金量报告与实质的数量相符。

“金矿开採能为沙巴带来收入,也能为本地优秀生製造优质工作机会,提高收入,保住人才。”

292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008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8-30 19:02:12 | 显示全部楼层
星洲日报

“网传载木罗里 合法”·森林局斥有心人误导

2019-08-09 00:00:00

(亚庇8日讯)沙巴森林局今日澄清,社交媒体流传加拉巴干沙布鲁(Sapulut)路载木罗里翻覆的图片,相关伐木活动乃至运载木桐的罗里都是合法且获得批准的。

日前社交媒体流传沙布鲁路载木罗里翻覆的相片,引起民众议论纷纷,在野党州议员甚至质疑是否是非法伐木活动,促请州政府及反贪污委员会介入调查。

沙巴森林局首席护林员拿督马索再尼今日强调,相关伐木和运载活动都是合法,并对有心人把该图片散播及扭曲真相一事感到遗憾。

他说,沙巴森林局官员事实上身在现场,当时共有49辆载木罗里经过该地区,当中因车祸而被困在该处的共有25辆罗里,运载着1114根木桐。

“当天运载罗里的业者为4间公司,他们都是有执照,其中一间是沙巴基金局,森林局官员也在场协助,这起车祸造成当地交通堵塞约1小时,直至12时30分才解决。”

他也指出,涉及车祸的罗里司机拥有执照,有丰富经验,其尿检也对毒品呈阴性反应,因而希望民众勿散播不实信息,以免引起对政府和该局的负面影响。



华侨日报

56辆木车大规模运木照网上疯传 杰菲里促反贪会调查 森林保护区伐木活动

August 08, 2019

【亚庇七日讯】沙巴立新党主席拿督杰菲里吉丁岸博士呼吁大马反贪委员会立即调查根地咬士布律(Sepulut)森林保护区的大规模伐木活动。

身为根地咬区国会议员的他表示,这可能是大规模贪腐行为而导致环境遭到严重。

他今日发文告指出,正在社交媒体疯传的一分钟视频显示,多达56辆载木车离开士布律,朝斗湖加拉巴干而去。

他说“首席部长需要马上对此给予解释。”

他说 “在第十四届全国大选之前,他本人已经承诺,倘若民兴党上台执政政,沙巴不再有任何伐木活动。事实证明,持续和更频密的伐木活动成了他们喊“改朝换代”口号的一部分。“

他指出,据说其中一辆载木罗厘发生意外,而导致56辆罗厘载满木桐被一些人摄入镜头。杰菲里说:“如今,该视频已成为沙巴汉一个热门话题,他们现在公开质疑民兴党政府的诚信。人们想知道肇事者如何能够在没有被这个时代的手持式摄像机的人们注意到的情况下继续前进。

他说“这会不会可能是另一个滥权行为的冰山一角呢?"。

他说,“为该事件辩护者指伐木执照是前朝国阵政府发出的,但如果民兴党政府的新政策是拒绝商业式伐木,为什麽不取消所有这些伐木准证呢?"



亚洲时报

沙菲益 州政府以替代方案寻找能源 严禁马廖盆地采煤活动

2019年8月7日

(本报讯)州政府已经表明绝不允许在世界遗产的马廖盆地(Maliau Basin)保护区开展采煤活动!

首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昨日保证,尽管本州需要更多能源供应需求,但民兴党领导的州政府会寻找其它替代方案来解决这个问题。

他说,新加坡、西马半岛及一些邻国已有煤炭供应,即使煤炭工业需要替代能源,州政府也可以从价格更为便宜的加里曼丹进口。

“同时,我们也会与国油对天然气能源进行讨论,又或者关注于乌鲁巴达士的水力发电。”

也是财长的沙菲益是在州议会对团结党九路区州议员拿督佐尼斯顿邦奎提出有关州政府保证绝不开采马廖盆地的附加提问作出回应。

他同时指出,除了要有更好的基本设施如道路,稳定且合理的电力价格是吸引投资的重要因素之一。

他也回答立新党担布南区州议员拿督杰菲里吉丁岸关于州政府确保金矿活动不会对环境造成损害,以及州政府从活动中获益的政策问题。

他说,本州至今唯独仅有的金矿是在斗湖占地946.1公顷的曼特利山,此矿是于2015年发出开采。

“在获得州环保局发出环境冲击评估报告和州矿物及地质科学局批准开采行动计划后,它已于2018年开始操作。”

截至今年7月24日,开采商共开采378.08公斤市价6506万9122令吉黄金,州政府从中抽取5%开采税进账325万3456令吉。

沙菲益说,在325万3456令吉中,开采商已支付133万5697令吉,余额191万7758令吉会在近期内支付。

除了会不时监督斗湖金矿,以确保开采活动遵照制定条例以及定时支付开采税,他亦称州政府将会重新检讨并根据黄金市场价格调高开采税。

“此外,州政府也对未来开采金矿做出策划,并已决定开采活动仅批准给州政府官联公司。”



首长:确保发展保障员工福利 州政府要持SFI两成股权

2019年8月30日

(本报讯)首席部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昨日表示,州政府的计划是把它在沙巴森林工业有限公司的股权由目前区区的两巴仙增至廿巴仙,以确保该公司未来顺畅发展及保障员工福利。

他表示,州政府没有能力重新独资拥有该公司,因为这需要廿亿令吉的资金。

他说:「州政府已成立一个特别工作队以解决该公司当前的问题,以确保它可在近期内复业……一旦沙巴森林工业公司的官司了结,我们即可采取下一步行动,我们知道沙巴森林工业下一步该怎么走。」

沙菲益是在实必丹主持水果节推展礼后接受报界访问时这么表示。

州政府发薪予SFI员工

他也说,尽管在现阶段,州政府只持有该公司的二巴仙股权,但它也从不忽略员工福利,包括逐月发薪予约一千三百名员工,直到有关官司了结。

他说:「我们知道员工面对的问题,他们受到这家公司财务困难的影响。」

成立于一九八二年的沙巴森林工业公司原本是州政府独资公司,惟在九十年代初团结党执政时期将之私营化予金狮集团,该集团过后再将之脱售予印度集团,州政府只保留两巴仙的股权,后者于去年大选前夕将之转手予Pelangi Prestasi有限公司。

无论如何,在沙巴州政权更迭后,新政府拒绝发出伐木执照予Pelangi Prestasi公司,以致后者入禀法庭要求撤销州政府这项决定,有关案件仍在审讯当中。

由于沙巴森林工业公司目前亦面对清盘程序,因此,有关清盘管理公司于今年三月开始负责发薪予该些员工。

292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008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10-3 21:59:19 | 显示全部楼层
星洲日报

土地费用谁负责?·丁那卡山建陆标遇阻

2019-10-03 18:55:41

(斗湖3日讯)基于建造费与地段两项课题,在丁那卡山上建造巨型TAWAU(斗湖)字母计划暂时无法达到各方共识。

这项由斗湖市议会、森林局及沙巴国家公园三方合作的计划,虽然经过几次常月大会的讨论,但最近一次也只能达成召开特别会议讨论的方案。

上述由斗湖市议会美化小组发起的计划,目的是打造斗湖陆标,让前来斗湖的海船在进入海湾时,可以远眺到这个字母。

这项议案在常月大会讨论时,斗湖市议会主席拿督安鲁拉对建造费所需的120万令吉表示担忧,并希望可以由森林局出资。

但森林局只愿意提供土地,并没有意思要承担建造费,于是市议会就希望沙巴国家公园能负起建造费。可由于土地属森林局拥有,因此常大通过致函给森林局,要求将该地段能宪报给沙巴国家公园。

然而,森林局的代表在最近的常大上透露,丁那卡山的地段属保护林,因此难以宪报给其他部门。

安鲁拉表示,倘若不能给地,那么干脆由森林局负责建造,但该代表表示,本身在这项献议不能作出任何承诺,必须回到部门报告及开会讨论。

后来,市议员罗拔提议三方择日召开会议讨论,获安鲁拉同意后才暂告一段落。



诗华日报

新型人畜病毒出现 人类毁林带来毁灭性灾难

2019年9月30日

禽流感、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埃博拉、兹卡、狂犬病、爱滋病、日本脑炎等疾病,因可在人类和其他动物之间传播,被列为人畜共患病(zoonosis)。恣意毁林不但使深山动物失去栖息地,也使得原本寄生于动物体内的细菌、原虫、病毒,因著生态环境变化而开始物色新宿主,进而找上了人类。

我国毁林现象猖獗,而且经常被粉刷成良性发展。立百病毒事件过了20年,这疫情和毁林的关系依然在国内未受重视,同样列为人畜共患的诺氏疟,近年全国病例的攀升和毁林的关系一样未受关注。

1994年,坦萨尼亚国家公园狮群发病毒疫情,3000只狮子死了大约1/3。造成这场疫情的病毒,原本只对犬科动物不利,猫科动物中招完全在人们意料之外。2000年4月,哈萨克逾万头海豹死于这种病毒的变种。2013年,专家证实,这病毒导致俄罗斯地区西伯利亚虎性情反常:呆滞、困惑、失去攻击性,并因此闯入村庄。

2019年7月,马来西亚登嘉楼州也出现同样症状的马来亚虎。这病毒的名字,开始出现在本地媒体新闻标题:犬瘟症病毒(canine distemper virus,CDV),麻疹病毒的亲属。

国人继续无视毁林代价,实在无异于自掘坟墓。

人类社会近年来爆发的新疫情,人畜共患病占了70%。这当中有不少是原本只在人类以外的动物之间传播,基于某些因素而演变成人畜传染。环境变迁和疫情之间的关系,尤其是毁林代价,近年来日益受关注。

如果把森林想像成一个大城市,里面的各种生物就是居民。毁林,就像摧毁这大城市的一场浩劫。一些物种因而灭绝,原本强势的物种变成弱势,原本受制衡的物种突然占尽资源优势而开始侵略其他物种。

森林少了、没了,一些深山物种就开始在人类居住的地方寻找生存本钱。这些物种,就包括了看得见的飞禽走兽或昆虫,以及看不见的原虫、细菌、病毒。

首宗病例在马来西亚境内发生的人畜共患病,最受国际医学界关注的,要数诺氏疟和立百病毒。

1965年,一个曾经在彭亨森林里呆了几个星期的美国人,证实患上诺氏疟,而且是医学史上第一宗自然环境人类病例。这种由诺氏疟原虫(Plasmodium knowlesi)造成的疟疾,原本只出现在猴子身上,因此有“猴疟”之称,至今是唯一人畜共患类型疟疾。

2004年,一支研究团队在砂拉越加帛省,发现当地的3日疟病例其实都是诺氏疟,原因在于诺氏疟原虫外形和其他种类疟原虫极为相似。一旦不慎误诊,患者的死亡风险就飙升。其他专家跟进研究发现,种植业失控的发展,使得诺氏疟原虫猴子宿主频频到种植地和农地觅食,原本习以叮咬猴子的媒介蚊虫有可能逐渐把目标转向人类。

相对于诺氏疟,立百病毒事件在华社曝光率比较高。1997年,霹雳州传出零星的猪只和马匹疫情,然后就是养猪场工人患上急性脑膜炎。1998年9月,疫情恶化。根据外国专家的血清分析成果,当局将之归类为日本脑炎,并实施相应对策。

很不幸的,那是误判,导致政府对策完全阻止不了疫情恶化。1999年3月,全球病毒名单正式增添一个新成员,并以遭受疫情沉重打击的森美兰州立百新村命名。根据官方数字,那场立百病毒疫情总共265宗病例,夺走105条人命,最后一名罹难者死于1999年5月27日。

立百病毒天然宿主是狐蝠属(Pteropus)蝙蝠。研究发现,狐蝠因著人为毁林而失去栖息地。加上经常被人类猎杀,狐蝠不得不到果园去觅食。在饥饿或生存条件面对压力的情况下,狐蝠免疫系统弱化,体内病毒数量增加并溢入尿液与唾液。

就如武侠小说提及刺客如何利用无害物质下毒,怡保养猪场疫情是一场完美风暴。90年代的发展活动涉及大量毁林,狐蝠在养猪场周围种植的果树觅食,吃剩一半的果子沾了含有病毒的唾液,掉进猪圈里被猪吃下肚。病毒由此进入猪只体内,再由猪只咳嗽时排出的唾沫以及其他体液传染猪农。密集式的养猪场,以及猪农跨州贱卖病猪的行为,把疫情演变成一场灾难。

捕杀蝙蝠宿主恶化灾难

狐蝠携带的病毒,并不限于立百病毒。澳洲在1994年和1997年分别爆发亨德拉病毒(Hendra virus)和梅南高病毒(Menangle virus)疫情,宿主也是狐蝠。立百病毒爆发后,专家们在追查过程中又在马来西亚狐蝠粪便发现两种新病毒,分别命名为雕曼病毒(Tioman virus)和浮罗病毒(Pulau virus)。

其他蝙蝠种类携带病毒的例子,包括了SARS、MERS、伊波拉。

既然蝙蝠携带病毒,将之捕杀不就杜绝了瘟疫风险吗?

事情没那么简单。蝙蝠是自然界的授粉和播种媒介之一,同时也对昆虫数量有著制衡作用。大量捕杀肯定造成严重的生态冲击,进而殃及果农以及造成害虫泛滥。更何况,捕杀行动构成的生存压力使蝙蝠体内病毒溢入排泄物的几率攀升,进而增加疫情爆发风险。捕杀蝙蝠因此只会造成更多问题。。

最务实的防范措施,依然是保护森林生态环境,让森林物种和人类社群保持安全距离,不是恣意毁林肇祸之后再试图以捕杀了事。

2018年10月8日,砂拉越乌鲁柯拉威6个伊班族村庄村民议决封路,反抗油棕公司和采石公司侵占土地。一直以来,希盟成员党是原住民寻求正义的盼望。今朝政府一旦和前朝一样姑息企业搞侵略,无疑是最无情的背叛。

国人蝗虫式发展观 贪图近利无视代价

研究诺氏疟原虫和立百病毒的个别团队,先后获颁默迪卡奖。遗憾的是,这两种人畜共患病和毁林的关系,至今未成国人常识,无法带动警惕意识。

近数十年来,科学研究逐渐揭露森林在水供、粮食、疾病、以及气候等各方面的重要角色。

不幸的是,我国官民对森林重要性的认知程度依然停留在殖民时代的水准。在人们眼里,森林的树要砍、石要炸、河沙要挖、动物要捕猎、土地要用来搞种植业或开拓城镇度假村,要不然就是叫做浪费资源。国人对森林价值的认知,只局限于商业利益层面。说为了避免瘟疫而拒绝毁林,若和毁林带来的伐木种植采石地产以致贩卖稀有动植物的商业利润相比,后者总是最为诱人,也让人觉得较为实际。

森林丰富的生物资源,是未来药物的材料来源。保护森林,因此,不但是防止人类自毁,也是保留日后的存活本钱。但,研发药物的过程很耗时,而且有用的植物在外行人眼里纯粹是毫不起眼的普通树叶,并非电影或小说中的奇异花卉。时下较为流行的森林药物观念,是偏方补品那一类。然而,这种观念不会鼓励人们保护森林,只助长盗猎稀有动物的歪风。

在政坛,较为受关注的毁林问题,是涉及土崩的那一类,因为活埋和塌楼远比集水区破坏和生态环境崩溃更有灾难画面感,也是各阵营政治人物攻击对手的方便材料。伐木课题,则是政治人物表演变脸的舞台。在野的时候,就疾呼反对毁林。一旦执政了,就说州政府若不靠伐木赚钱就不能发展。

如此贫瘠的认知,使得国人对种植业的扩张极度宽容。一大片森林变成油棕园,纵使其毁林速度无异于亚马逊森林大火,人们眼前是“依然一片绿色植物”,难以具体了解何谓失控发展,更遑论视为灾难。

如果是打著“植林”招牌种植金合欢(acacia),那就更不当作问题了。再者,从前朝到今朝,政府替单元种植业涂脂抹粉是不遗馀力,而且总是沿袭一套“西方势力打压”论调,把任何批评都说成是不怀好意的外国企图。与这种论调形影不离的,是国内舆论常见的“他可以做初一,我为何不可做十五”的说辞。

每次提及油棕业毁林,就有一箩筐的反驳疾呼“大豆种植还不是一样毁林”、“西方畜牧业破坏的森林哪会比咱们少”。这种逻辑,不外是“我们自残你们就阻止,别人自残又没见你们阻止,这哪公平”。

既然毁林的核心动机是商业利益,市场需求自然就影响毁林的速度。根据国际森林研究中心(CIFOR)在今年1月发表的报告,婆罗洲森林毁林速度在2017年慢了下来,一大因素是棕油价格下跌。这实在不见得是什么好消息。从铝土矿到洋垃圾和猫山王榴梿,洛阳纸贵现象总伴随著蝗虫似的风潮,以致恶化成环境灾难和犯罪行为。毕竟,自制从来就不是国人的强项。

对森林存有敬畏和珍惜之心的,大概就只有原住民了。

州政府手操森林生死 新法难守原住民传统智慧

既然官民环保意识是不足以遏止毁林,法律就可说是最后一道防线。

然而,我国宪法阐明,土地与森林事务权限归于州政府。联邦政府在森林事务只能对州政府提供意见。不幸的是,州政府在森林事务方面是劣迹斑斑,就连已经宪报为集水区的森林,州政府可凭著经济为由而撤销,进而批准伐木甚至种植业。

今年7月8日,水务部长西维尔在国会走廊告诉媒体,政府将不会透过修宪变更州政府在森林事务的权限。这意味著,我国森林存亡依然要看州政府脸色。

关于森林医药资产的保障,我国确实有相关法令。律师古迪亚(Gurdial Singh Nijar)曾经代表我国以及发展中国家争取生物资源的国际管制。

他接受笔者采访时解释说,如果外国企业来到我国,到森林去了解原住民的草药,以及那里的植物、土壤,并且从这些知识研发出产品牟利,然后却没将这些利益和原住民分享,这基本上是一种盗窃行为。

虽然《2017年生物资源之取得与利益共享法案》已经在国会下议院通过,何时生效却还是一个未知数。

2010年10月30日,多国代表们经过两星期的谈判拉锯战,通过了《名古屋协议》(Nagoya Protocol)。2017年8月1日,国会下议院通过了《2017年生物资源之取得与利益共享法案》,至今尚未生效。

讽刺的是,我国原住民因著长年被剥削,许多族群语系已经列为濒危。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瑟鲁(Seru)、柯纳波伊(Kenaboi)以及卡纳人(Orang Kanaq)语系已宣告灭绝。没了母语,没了习俗地,没了森林,传统草药知识还保得住吗?再加上失控的毁林,这法令生效过后恐怕已经没剩下多少保护对象了。

那么,人畜共患病的疫情爆发风险,是否足以用作反对理由,以拒绝涉及大幅度毁林的工程计划?古迪亚表示,只要能提出科学证据,就可以对簿公堂。古迪亚在红坭山亚洲稀土公司污染事件,以及巴贡大坝诉讼案,都是受影响社群的代表律师。在法庭上以科学数据以及专家供词交锋,财力雄厚的企业或政府当然是占尽优势。受害的穷人这时候就亟需非政府组织的支援。

何时才认真看待毁林?

巴西近年毒蝎伤人事件日益攀升,在2017年总共是12万6000宗,184宗死亡案例。问题肇因是在于毁林和都市扩张,导致原本栖息在草原的黄蝎入住都市排污系统,以蟑螂为唾手可得的美食。雌性黄蝎不需雄性受精也能繁殖,而且几个月不进食也能存活,使得问题更加恶化。

巴西黄蝎问题,在本地的曝光率,远远比不上亚马逊森林大火。就连如今发生的烟霾,国人甚少追查国内的火点,尤其是泥炭火,干脆把矛头指向印尼。如果真的要等到闹出人命才愿意正视毁林和瘟疫之间的关系,这种态度,比大火更可怕。

我们真的就甘于这种自甘堕落的态度吗?



当今大马

要猴子还是黄金:马廖盆地保育争议

发表于 2019年8月20日3:59 下午  |  更新于 2019年8月20日6:18 晚上  专栏  |  吴佳翰  【沙砂作响】

马廖盆地(Maliau Basin)是比新加坡面积略小的原始热带雨林,因被马蹄状的山脉围绕,长期和外界隔绝,迟至1947年才有媒体大肆报导,被学界喻为“遗忘的世界”。

该盆地有1800多种植物、270种鸟类、82种哺乳动物以及30种两栖动物。同时,其底下蕴含着两亿吨高品质的煤矿,是世界第二的储存量;因此一直被政客虎视眈眈。

2000年,马哈迪还在任时期,开采议题早已浮现,时任联邦能源部长林敬益向媒体喊话:“沙巴人民要猴子还是黄金?”2001年上任的沙巴首席部长章家杰则回覆:“就让它成为世界上最后一块未开采的煤矿吧!”

章家杰下任后,前首长慕沙阿曼开始反对开采煤矿。然而,2008年有人倡议在沙巴东部建立燃煤发电厂,再次觊觎该区的煤矿。沙巴和联邦政府则保证不会开采该煤矿,而建议进口加里曼丹的燃煤避嫌。

隔年时任首相纳吉更宣布在拿笃的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垦殖区建设该发电厂,并宣称FELDA地段“属于联邦”,无需沙巴政府同意!该垦殖区仅距离马廖盆地约200公里,于是再度引起环保团体关注。

最后,当时还未加入行动党的黄德率领与沙巴人民展开反对行动,宁愿放弃稳定的电力供应,也不愿破坏大自然。由于跨族群的反对声浪大,沙巴政府宣布在2011年取消此计划。隔年,沙巴政府宣布计划将这个森林保留地,连同丹农谷(Danum Valley)和英拔峡谷(Imbak Canyon),以DAMAI的名义筹备申请为联合国世界自然遗产。


马廖盆地的马蹄形山脉保护了森林内的生物。

509后的开采争议

去年9月18日,刚从沙巴回到西马的马哈迪,在国际电力供应大会 (CEPSI 2018) 的开幕致辞提到,马来西亚拒绝核能,但是会考虑开采东马的本地煤矿发电。马哈迪主义回归,马廖盆地底下的煤矿再次受觊觎。

要开采马廖盆地底下的煤矿,首先必须撤销前朝政府申请其为联合国世界遗产。9月27日,沙巴副首席部长刘静芝提及,为了加快DAMAI申请世遗的程序,联邦政府豁免首先必须要成为国家遗址的先决条件。据正常程序,DAMAI必须成为国家遗址才能申请世遗。但是,申请世遗的程序比国家遗址繁杂缓慢,谁能确保间中不会突然变成煤矿开采地?

去年10月,沙巴首长沙菲宜再度提起可能开采马廖盆地底煤矿,并以多年前“闻名世界”的开发案砂拉越巴贡水坝为说服人民的例子。当时大家改朝换代的热情仍在,皆在平面媒体和网络媒体表达反对立场。开采的建议随后沉寂下来;沙菲宜也在8月初保证,不会开采马廖盆地的煤矿。但警讯解除了吗?

笔者认为,只要马廖盆地仍未成为国家或世界自然遗产,该煤矿仍未脱离政客和资本家的魔爪。

水利发电的复辟

巴贡水坝是马哈迪主义的代表,而如今沙巴的吧巴水坝(Kaiduan/ Papar Dam)计划和砂拉越的峇南水坝(Baram Dam)计划并没有随着改朝换代而终止。

以吧巴水坝为例,沙巴民族复兴党(民兴党)遵从选前承诺,中止国阵所提出的Kaiduan水坝计划,但在去年8月提出在原址推动吧巴水坝。简单来说,原本的Kaiduan水坝只是换了一个名字继续执行。

民兴党跳票的理由据称是“为了更多人的福址”以及提供大亚庇地区足够的水供,同时补充沙巴西海岸的电供。吧巴河上游地区是卡达山人的聚落,这个耗资30亿令吉的计划,将会影响9个聚落或3000人,大部分聚落会因此被淹没。

另一个争议点是,所淹没的地区除了有原住民习俗地,还包括克洛克国家公园(Crocker Range National Park)的地段。

卡达山人一直被视为是沙巴众多原住民族中,较容易接触社会资源的一族。其他原住民族皆认为沙巴的原住民政策是以卡达山人为中心。但吧巴水坝影响的正是卡达山人的聚落。

讽刺的是,不管是选前或选后,努力说服和推动这项水坝工程的政客,也是卡达山领袖。由此可见,这和族群政治无关,而是拥有较多社会资源的群体对弱势群体的压迫。

可惜的是,509后的中文媒体较少关注水坝议题。这议题在英文和马来文媒体较为认知,甚至受到少数国际原住民知识分子的关注。一位关注吧巴水坝的台湾朋友曾和笔者说:“在台湾,很难想象还有因为大型工程而需要迁村的环境和原住民议题。”

的确,即使经历了改朝换代,马来西亚仍存在因为大型工程而需牺牲弱势群体生活空间的案例。

资源魔咒?

经济学存在“资源魔咒”(Resource curse)的理论,指的是自然资源丰富地区的工业化低落,过于依赖单一经济结构,难以转型。若将之套用在沙巴,或是东马身上,是否合适?

不管是马廖盆地的煤矿或是吧巴水坝,大部分皆是为了服务城区的电力需求。巴贡水坝最初的构想是为了建造全世界最长的海底电缆把电力从砂拉越输出给西马,后因技术问题而取消。但随后也有建议把巴贡水坝的电卖给加里曼丹,再由苏门答腊卖电给西马。

从以上所见的逻辑,都是资源丰富之地必须服务资源匮乏之地。如印尼假设能够顺利迁都加里曼丹,笔者不排除日后也会出现兴建砂拉越水坝卖电给印尼新首都的提议。

但笔者也想籍此反向思考:即部分国人对于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思维,认为经济落后的地区应竭尽所能保护环境,经济发达地区则无需保护环境。笔者转述《再见Tam:省思国民对稀有动物的了解》一文反思国人对动物保育态度,西马朋友纷纷认为东马应在环境保护工作上多加努力。

笔者对此持相反看法,认为更应提升西马的环境保育。如大部分人认为马来熊是东马的稀有动物,而完全忘了马来熊也存在于西马,且没有保育中心,更受到宠物买卖的威胁!或是马来虎如今面临严峻的保育问题,但笔者也不见官方积极倡议保育。

在马来西亚,族群宗教议题掩蔽了环境议题。这现象在西马相对明显,以致产生东马更需要环境保护的错觉。

大家在关心族群宗教议题时,没人在关心“猴子”,既得利益者就能很顺利地得到“黄金”。或许我们应该从网络世界回到我们所身处的世界,弱势者一直存在于我们身边,但我们从未认识他们,更遑论去了解我们和他们困境之间的联系。

回到最初的问题:“黄金或猴子?”有些人选择“黄金”;但有些人的选择不多,他们以为放弃了“猴子”就能得到“黄金”,却发现大部分“黄金”早已经被他人抢去。

吴佳翰,南洋理工大学环境工程学士,国立台湾大学人类学硕士。


292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008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11-20 22:55:44 | 显示全部楼层
星洲日报

4组织凝聚力量·筹组沙木材林业理事会

2019-10-22 08:23:49

(亚庇21日讯)州内4个木材业协会拟成立沙巴木材林业理事会,涵盖州政府及相关机构,凝聚彼此力量,共同推动州内的木材上下游工业发展。

该4个协会分别是沙巴木材工业公会、沙巴木业公会、沙巴家具公会以及土著家具协会,他们今日到沙巴州行政大厦会见沙巴首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向首长表达他们成立该理事会的意愿。

沙巴木材工业公会署理主席陈鼎元今日表示,过去该4个组织均各自为政,彼此间缺乏合作,以致无法共同推动沙巴木材相关行业的发展。

他披露,该4个组织认为现在是时候要成立一个理事会,涵盖州政府及相关部门与机构,好让州政府能了解木材相关工业所面对的问题及挑战,并协助该行业解决问题,共同推动木业发展。

“西马和砂拉越都有各自的木材理事会,唯独沙巴没有......没有来自州政府及相关机构的了解及配合,我们很难解决木材业现在所面对的种种问题,包括木材供应及出口。”

陈鼎元今日在与4个木材组织拜会沙菲益后,接受记者访问时这么表示。

他也指出,沙巴的木材业主要是出口,但现在受到中美贸易战的影响,出现放缓的情况。

沙菲益:先与州内阁讨论

此外,沙菲益在受询时指出,木材业者希望能透过该理事会推动沙巴州内木材业的发展,同时也希望能长期确保以合理的价格获得足够的木材供应。

“木材业在沙巴有良好的发展前景,作为州政府,我们希望能给予他们协助,好让他们不至于孤军作战。”

他说,他欢迎这项建议,但会先与州内阁讨论此事,不会一个人作出相关决定。



沙基金局与砂公司合作·巴兰邦岸岛采矽砂

2019-10-20 12:49:04

(古达19日讯)州政府将与砂拉越一家公司合作,在巴兰邦岸(Balambangan)岛开采矽砂。

首席部长拿督斯里沙菲益指出,州政府通过旗下的沙巴基金局和砂拉越公司签署协议,目前正等待实行。

他指出,该砂拉越公司在开采矽砂方面拥有50年的经验,肯定能胜任。

矽砂用来制造玻璃

沙菲益表示,政府开采矽砂是因为它可以用来制造玻璃,具有很好的市场潜能,可以出口西马、中国和日本。

他也表示,政府在作出这项决定之前已经展开环境评估研究。他称,开采矽砂不会对水域环境造成影响,而且可以为岛民增加就业机会。



亚洲时报

自民党沈飞 政府禁止开采河沙 亚庇沙贵 吁政府颁布新开采点和指南 打击非法开采恢复价格平稳

2019年11月8日

(亚庇7日讯)自政府去年7月实施禁止开采西海岸地区的河沙后,州内尤其是亚庇市的建筑工程大受影响,市场严重缺沙。

自由民主党中央青年团团长沈飞今日在文告指出,去年7月前,亚庇市的建筑承包商主要是分别从古打毛律和吧巴购入河沙,但随著禁令颁布后,承包 商被迫从东海岸运沙来亚庇,而每吨价格则贵了50%。

他表示,建筑市场严重缺沙影响了该行业发展,尽管有承包商分别从山打根、保佛或实必丹购入河沙,但高昂价钱最终会被转嫁给消费者,而不是由商家或 承包商承担,受害的仍旧是人民。

他说:「在一年前,古打毛律河沙每吨售价15令吉,吧巴则是28令吉,但如今两地价格分别抬高至30和40令吉。」

他补充,虽然亚庇市目前的总量维持在30000至40000顿左右,基本上与禁止开采河沙前没太大分别,但每吨价格却提高了,此举不但影响业界发展,无形中也 不排除会导致非法作业问题存在。 禁止开采后,要如何满足市场需求,其来源可想而知。

他指出,政府禁止开采河沙乃是因为多方面考量,包括环境问题,严厉管制开采河沙固然重要,这也是正常的举措,但全面禁止就将使到建筑业发展受挫,试问依赖河沙作业 的建筑界要如何适应? 原料又该从哪里购入? 无形中,这是变相导致非法开采问题恶化的源头。

对此,他呼吁政府尽快颁布新的开采地点和指南,打击非法开采,让市场河沙价格恢复平稳,否则只是便宜了非法业者,打击了建筑发展的正常步伐。

沙巴房地产发展商工会主席拿督周昌海曾在去年7月表示,该会曾在前朝政府时期与沙巴工程师协会,联合向州政府提呈备忘录,建议州政府拟出全盘的开采河沙活动。

他说:「政府必须作出全面研究,州内河流的河床有多深,鉴定适合开采河沙的地区等。我们必须考虑到,政府所发出的采沙执照数目、采沙的数量、是否存在非法 采沙事件等!」无论如何,政府至今尚未有措施改善河沙开采问题,而市场对河沙的需求也日益严峻。

另外,沈飞也希望政府能缩短向土地测量局和水利灌溉局申请河沙开采执照的时间。 按照目前程序,申请者往往要在二至三年才能拿到开采执照,这对于政府一直以来提倡工作效率的做法背道而驰。



巴兰邦岸岛开采矽砂 首长:对环境影响极微

2019年11月20日

(本报讯)首席部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昨日指出,在古达岸外的巴兰邦岸岛进行开采矽砂活动,只会对环境造成极微的影响。

他表示,但是,与此同时,是项开采活动所支援的玻璃事业及旅游业发展,却能为沙巴带来更多税收。

他说:「此岛甚是偏远,并无太多的居民及访客,如果我们在此展开工业活动,将让这个岛活起来。」

沙菲益是在其办事处见证沙巴基金局辖下子公司YSG矽砂有限公司与来自砂拉越的启德行子公司Aura Avenue有限公司签署合约,以共同开拓该岛矽砂供进行玻璃制造计划时这麽表示。

他是受要求评论大马世界自然基金会早前呼吁州政府不要进行该开采计划,因为该活动会对珊瑚礁造成影响。

另一方面,他表示,沙巴基金局决定与Aura Avenue公司合作进行该联营计划是恰当的,并且会带来更多收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19-12-6 03:48 P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