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89|回复: 1

[转载] 电召车须遵循德士标准,陆兆福宣布管制

[复制链接]

277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90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18-7-11 18:46: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今大马

电召车须遵循德士标准,陆兆福宣布明起管制

发表于 2018年7月11日17:38  |  更新于 2018年7月11日18:32   傍晚6点32分更新

就在德士与电召车服务仍闹得不可开交之际,交通部长陆兆福宣布,明天开始将落实数项措施管制电召车,而电召车必须遵循德士标准。

陆兆福今午出席内阁会议后召开记者会表示,如是措施是要划一电召车及德士服务标准。

“我在听取德士和电召车司机投诉后,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陆交会)修法,而电召车服务及司机必须遵守条规。”

“为了对德士行业公平,政府会在7月12日开始,通过陆共交会法令(2017年修正)及商用车辆法令(2017年修正)管制电召车。这些法令落实后,电召车服务公司必须向陆交会注册为中间商(perniagaan pengantaraan),以及支付规定费用。”

提供一年宽限期

尽管交通部明日开始管制,但陆兆福说,政府将提供一年宽限期,以方便各造。

电召车和德士司机必须共同遵守以下条例:

一、两者需要向公司委员会或合作社委员会注册。
二、两者车辆必须符合东盟新车评价计划(ASEAN NCAP)三星级标准。
三、司机必须拥有公共交通执照(PSV),而且需要过滤案底背景,半岛司机每年征收115令吉,而沙巴及砂拉越司机征费待定。
四、司机必须购买一号保险,保障司机、车辆、乘客和第三方。
五、车龄3年以上,每年必须到电脑验车中心检查,每次55令吉。
六、电召车司机必须到电召车训练中心、德士公司、驾驶学院或陆交会批准的训练中心,上6个小时的训练课程,每人费用为200令吉。

德士享数项优惠

陆兆福补充,为了照顾德士司机福利,德士司机可以享有如下优惠:

一、德士减少验车次数,从每年2次减至1次。
二、电召车公司对德士抽佣顶限为10%,而电召车对私家车抽佣顶限为20%。
三、若德士司机要加入电召车行业,政府将提供5000令吉补贴,以便购车;而德士司机完成德士租赁合约,也同样可获得5000令吉补贴购车,来得到个人德士执照从事德士行业。

询及为何私家车和德士抽佣有所差异,陆兆福说:“此举鼓励德士司机加入电召车服务.”

根据陆兆福所提供的资料,全国有20万名活跃电召车司机,当中5万人是兼职,德士方面,共有6万7000辆在路上行驶。

谈及乘客司机安全,陆兆福表示,电召车程式必须安装紧急拨电功能,能够直拨999,以便当局能够及时回应。

他续称,电召车乘客注册时,必须通过程式上载身份证或护照,以便保障电召车司机安全。

延伸阅读:

专题一:德士与优步大战(一):司机何苦为难司机?

专题二:德士与优步大战(二):德士司机洞穴思考的盲点

专题三:德士与优步大战(三):搭乘优步安全吗?



立法勿只顾电召车财团利益 行动党揭过半司机收入下滑

刘伟鸿     发表于 2017年7月6日 下午3点42分     更新于 2017年7月6日 下午3点50分

本月末国会料辩论合法化手机召车服务法案。行动党研究团队访问297名优步及Grab司机,发现51%受访者透露,今年的收入比起去年少。

只有区区3%受访者认为,收入有所提升,至于其他的40%受访者说,由于今年刚刚加入电召车行业,因此难以断定。

这项民调是在6月1日至15日举行,通过网络收集优步和Grab司机意见。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在党总部展示民调结果时表示,40%受访者为全职司机,53%受访者为兼职司机,只有区区7%为兴趣而工作。

“近乎全部司机,都高度依赖电召车服务来获取收入。”

司机还需自付社险

他说,119名全职电召司机当中,50%受访者每月只赚到毛利5000令吉,其他一半则赚得少过5000令吉,扣除汽车维修费、汽油及电召车抽成,平均每人每月获得3200令吉净收入。

“但这个还不包括车险、额外修理费……还有身为自雇人士的司机最近需要自付社险,虽然电召车公司有提供个人意外保险予乘客和司机。”

电召车抽佣过高

王建民进一步指出,电召车司机普遍上不满优步及Grab抽佣过高,打击他们的收入。

“75%的受访者认为,优步及Grab的25%及20%抽成率不公平。”

由此一来,王建民说,67%受访者冀望,政府能为电召车公司的抽成率设下顶限,例如不超过20%抽成率。

“60%受访者要求,政府制定机制来保证司机最低收入。”

网络平台赚暴利

在旁的居銮国会议员刘镇东补充,司机卖命工作,但电召车公司只是设立召车平台就要抽取高额佣金,实为不公平。

“我们觉得20到25%佣金太高,优步和Grab只是出平台,司机却是劳心劳力,政府可以规定佣金顶限,而且电召车公司不会拿少几巴仙就会倒闭……”

“现在电召车公司掌握议价权,政府应想想怎样帮助弱势司机确保平等竞争,而不是照顾优步及Grab公司而已,形同允许寡头经济。”

仲裁制调节纠纷

刘镇东也说,政府需要设立仲裁机制,调节电召车司机和公司的纠纷,而不是如现在机制和法案般,一面倒维护公司利益。

另外,王建民则点出,虽然60%电召车司机的受访者知晓政府将在来临的国会议事通过合法化手机召车服务,但只有11%了解详情,比例可谓相当低。

因此,他希望政府举办更多听证会,来解释法案,并安排电召车公司高层与司机会谈,以聆听司机心声。

今天出席记者会者还有社青团国际事务秘书李存孝、社青团政治教育主任张玉刚和行动党总部研究员庄易凡等。

4月4日,政府提呈《2010年陆路交通法令 》修正案及《 1987年商用车辆执照法令》修正案,来监管手机召车服务,而优步及Grab司机即将要向政府申请执照。

不过,政府展延这两项法案,至7月国会才辩论。



两项修案三读通过 政府管制优步再进一步

发表于 2017年7月27日 下午4点50分     更新于 2017年7月27日 晚上7点33分

下午7点25分更新

国会下议院今日三读通过两项修正案,以合法化及管制手机召车服务。

下议院是以声浪表决,通过《2010年陆路交通法令》及《 1987年商用车辆执照法令》修正案。

一旦法令生效,手机召车服务将被归类为公共交通服务,手机召车服务公司必须获得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的商业执照。

这两项法案将会交由上议院批准,且由国家元首御准,才会在宪报公布。届时,优步等手机电召服务将属于合法。

无证驾驶坐牢3年

法案阐明,若无证驾驶,可被罚款50万令吉,或入狱3年,抑或两者兼施。

至于未能符合执照条件者,罚款数额则是1000令吉至20万令吉,或监禁至多2年,抑或两者兼施。

任何人阻止电召司机载客,将被罚款1000令吉,或监禁至多3个月,抑或两者兼施。

司机仲裁庭动议遭拒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在辩论《陆路公共交通法令》修正案时,动议要求纳入司机仲裁庭体制。

不过,他称议长班迪卡驳回这项动议,更指掌管公共交通的首相署部长南茜苏克里认为无此必要。

“南茜说,只要法案在宪报生效,以及电召执照获得批准后,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就可以处理德士司机及电召车司机投诉。”

“不过,陆交会可能没有法律权力,要求电召车公司根据裁决行事。”

推出德士业转型计划

近年来,手机召车服务兴起,优步与Grab以更低价抢攻德士市场,令不少德士司机深感不满,非但举行集会抗议,更曾袭击优步与Grab司机。

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于2016年8月推出“德士业转型计划”11点方案,以便协助德士业转型。

该委员会也宣布,政府将会修法管制手机召车服务公司。



Grab司机举报遭女客打伤,警方指误会一场不予调查

发表于 2017年12月2日 下午4点40分     更新于 2017年12月2日 下午5点51分

下午5点40分更新

一名Grab司机投诉,昨日载到一对母女恶客,更遭其中的年轻女儿击伤右眼,以致眼球充血。不过,警方调查后,却称是误会一场,因此不会开档调查。

该名司机为周伟纶(22岁)。他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说,已经据此向警方报案。

根据报案书,周伟纶在昨日晚上7点15分使用Grab手机程式在双威购物中心载送两名女客人。

“两名客人大力敲打我的车尾,过后她们进入车内时还破口大骂,为何我没看到她们。”

“随后,我载送她们抵达目的地。其中一人下车后大力关门,而我怒骂她。过后,我发现她拍摄我的车子,我也拿出手机拍她。”

“她走向我,并且朝我的脸部挥拳。”

母女大力敲车辆

周伟纶也在面书叙述事发经过,并指两名女客是母女关系,而伤人的是女儿。

他说,当他驶入双威购物中心时,就拨电联络乘客,以鉴定载客位置。

“于是我就慢慢开车过去。但是我看不到他们,他们没招手,也没有伸出手之类的。我就慢慢开,因为那边很多车,我要找地方停靠。”

这时,周伟纶听见车尾传出一阵“怦”的响声,发现一对母女女客敲打其车辆。

“试问谁的车被那么大力敲,会开心呢?于是我就问他们,为什么你大力敲打我的车子?反而遭呛:“你是一名粗鲁司机!’”

”我只是问他,你做么要那么大力敲我的车?也有错吗?说我没礼貌!我就再追问,他就说你为什么一直走没停下来?”

息事宁人就道歉

周伟纶续称,双威购物中心人潮汹涌,塞满车子,因此无法知晓乘客身份。不过,乘客这时恫言要举报司机。

“当然为了息事宁人,我就道歉。对我们Grab司机来说,若有人举报或恶评我们,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这会直接影响到我的饭碗!于是我就静静载他们回家。”

周伟纶指出,由于乘客没告知确切的地址,因此误送至错误住宅,仅相差一栋房子。

“我不确定他的屋子,他也没有说哪一间。结果母亲先下车,并很大力关车门。”

“我忍不住开窗骂:‘别那么粗鲁,我没欠你任何东西!’然后,女儿就拿10令吉丢我,我还是很客气的找了他2令吉!”

“但是,女儿下车也大力关了我的车门……为母者拿起手机拍我,我不甘示弱,也拿手机拍她们。”

"突然我眼前一黑,他的女儿一拳打在我的右眼!一时之间我痛得睁不开眼,也有小小晕眩!"

警方不开档调查

《东方日报》报道,警方消息证实,涉嫌伤人的女客为国家室内足球队成员。

“警方已在事后接获两方投报,而警方接获投报后已经向该名涉案事主录取口供,并调查此事。”

不过,梳邦再也警区主任阿兹林(Mohammad Azlin Sadari)随后发文告说,这起事件只是一场误会,因此不会开档调查。

“这起事件只是误会一场,而且任何一方无意致伤。”

“司机只是要拍摄乘客,但遭到阻止,进而司机眼睛被打。”



Grab司机抨国手道歉没诚意,控诉警方逼销案

发表于 2017年12月3日 早上7点7分     更新于 2017年12月3日 上午10点38分

国手拳打Grab司机风波毫无平息迹象。司机周伟纶昨天深夜再度贴文,除了炮轰对方毫无诚意,更向警方和Grab公司开炮。

周伟纶在晚上10点52分再度贴出自己眼睛红肿伤势的照片,并强调无法接受涉案国手毫无诚意的道歉,更没有销案。

“我相信大家都看到了他的‘道歉文’。你们觉得,一个正常被对着眼睛打了一拳的人,能够接受这样的道歉信吗?”

“他今天在警局录口供,说他只是推了我的手机一下,而不小心打到我!这张照片是我现在晚上10点17分拍的。原来不小心可以让我的眼睛红那么久!”

涉案国手昨天下午1点48分在自己的面子书贴出道歉文,向周伟纶道歉。

“致Grab司机周伟纶,这是我为昨天事情的公开道歉。这次事件只是双方的一次小小误会。我为昨天事情向周伟纶道歉,而双方也解决了这次的误会。”

只赔两百元乃侮辱

另外,周伟纶指出,其和解条件有三,包括:(一)对方真心道歉,甚至从事社会服务以表歉意;(二)对方母亲也道歉;(三)赔偿1000令吉,惟钱之后将全数捐给孤儿院。

不过,虽然一名政党人士出面斡旋,但对方却大部分拒绝上述的条件,道歉没有诚意,对方母亲坚决不道歉,更只愿意赔偿200令吉,推说必要时会自行给孤儿院捐出1万令吉。

“我自己不会赚啊!200令吉很大啊!?侮辱我一次还不够,在我和他拍下握手和好的照片后,还继续用200令吉来侮辱我!我心里真的骂了很多粗话。”

周伟纶表明,他并非贪图对方的钱财,只是要对方为自己的行为负起责任,“难道你在足球场上,恶意犯规打了人一拳,不会拿红牌罚下场还禁赛三场吗?”

抨警方恐吓他撤案

另外,周伟纶也批评警方偏袒国手,不断施压,甚至恐吓他销案了事。

“我一个人进警察局,就被不断劝说,就说什么Viral可以告我?告我?告我?吓我?这算恐吓吗?我不知对方是否有背景还是不是有人帮忙了,但我真感觉得他有被偏袒。而且,打了人还能理直气壮?!?!那么厉害?我都不敢啦!”

“我也不懂为什么我为自己打抱不平,也没有公开对方的名字和电话和地址,究竟为什么警察会这么说!……难道为自己争取应有的利益,保护自己有错了吗?”

“警察一直劝我销案。跟我说小事情不要闹大。你们两个华人不应该打架。但是,现在被打的是我,我难道没有一点点权力要回尊严吗?”

Grab应对令他心寒

周伟纶也不忘批评Grab公司在应对其案件的“冷冷”态度。

他透露,Grab某位疑似高层的人士通过电话联络了他,试图从这次风波中抽身。

“‘周先生,你可以申请医药费补偿。另外,请向所有人澄清,Grab公司无涉这次案件。我们必须聆听双方的说法,因为也许双方都有错。我们会联络乘客,询问发生了什么事请。’他冷冷的说道。”

周伟纶进一步表示,他在听了上述的讲法后,“听了,我心也冷了。我今天真的很累了。”

22岁的周伟纶12月1日深夜在面子书贴文控诉,当天较早的晚上7点左右,在双威购物中心载到一对母女恶客,疑似停车地点而爆发口角摩擦。

不料抵达目的地之后,双方再度爆发争执,而年轻女儿更拳打其右眼,以致眼球充血。

后来,警方消息证实接获双方报案,打人者为国家室内足球队成员;而梳邦再也警区主任阿兹林这起事件只是一场误会,因此不会开档调查。

阿兹林在文告表示,“司机只是要拍摄乘客,但遭到阻止,进而司机眼睛被打。”




诗华日报

黄仕平关注的士困境 要求政府助改善待遇

2017年11月8日

(亚庇八日讯)行动党籍亚庇国会议员黄仕平表示,有鉴于面对网召车服务,如优步和Grab的强烈竞争,传统的士司机的收入受到严重影响。

他是在国会参与辩论2018年财政预算案时,如此指出。

他说,因为经济不景、物价高涨、人民薪资萎缩、加上消费税增加人民负担,导致人民被迫多打一份工,有些甚至连工程师也被逼驾优步,大学生亦是如此,这对于传统的士造成一定的冲击。

他说,他接获沙巴的士的苦诉,希望政府能够正面看待问题并协助改善其待遇。

根据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的数据,截至今年4月,在半岛有52,888名的士司机,而沙巴则有6,178名司机,砂拉越则有4,596名司机。而在巴生谷一带,的士司机有37,000名,而电子召车的司机则是60,000名。

他认为,司机和电子召车可以共赢,只要政府没有偏帮,并且愿意全面提供解决方案。但是,似乎的士司机感觉到被政府遗忘,政府只是一味帮助电子召车,却完全忽略了的士司机的痛苦。

因此,政府和公交会必须要确保这些传统的士司,机获得公平对待。

他提出六个面向,要求政府深入协助传统的士解决相关问题。第一,由于的士是由公司所经营,而司机则是向公司租借车子,其车租是相当昂贵的。不管有还是没有乘客,都必须一天给付50令吉;换句话说,一个月要还1500令吉给公司,在城市或许还可以,但在小镇就是一笔很大的开销,这导致的士司机根本无法竞争,生活都成问题。

他说,随着电子召车抢滩,传统的士的生意下跌了70%,他不责怪电子召车,但政府是否有做些什么,为这些受到边缘的传统的士,提出公平的解决方案?

他指,尽管首相署部长拿督南希曾承认这套租借系统对的士司机非常不公平,但是却始终没有看到问题的改善。

他说,如果这些司机没有偿付租金给公司,那么车子会被收回。他呼吁政府,应该发出准证给司机,让司机对的士车子有更大的主权及空间,而不是像现在那样,生意已经如此糟糕,却还要被不公对待,他要求政府交代此不公待遇。

第二,尽管政府有提供5000令吉给想要转换为电子召车的传统的士司机,作为购买新车的补贴,而在2018年财政预算案下,此项目的总拨款是1.5亿令吉,但他质问,这是否真的能够解决这些传统司机所面对的问题,为他们增加更高的收入?即便银行批准其贷款,但这些司机由于背负贷款,必然面对更大的压力,这不是真正的解决办法。

第三,国会不久前通过了最新的法令,纳入网召车及传统的士司机的保险保障,而在此配套下,传统的士司机必须偿付每年157令吉到443令吉的保险费。但实际上,这套保险制度并不是涵盖所有人,如工厂工人,他认为此事对的士司机必须给付这笔费用,是不公平的,他建议司机的亲属也被纳入保单,一旦有什么事,家人可以获得赔偿。

第四,尽管政府已经承认了网络召车服务,但似乎与传统的士司机在法律上仍有差别,而网召车服务相对获得宽松的对待,而的士司机则需要严格遵守验车、还乘客保险、牌照费等,而这些费用则网召车却似乎不需要承担,这是公平性的问题,他希望政府能够提出公平的方案。

第五,他说,由于网召车在市场竞争上往往能够用更低的车费吸引乘客,这无可厚非,但是传统的士司机却没办法这么做,来应对这种价格竞争战,既然的士的价格是由公交会和沙巴商用汽车委员会所规范,那政府要如何调整策略,协助传统司机应对市场竞争?他认为,政府必须要帮助传统司机转型,尤其是在车费的调整上,赋予更多弹性,让传统的士有能力竞争。

第六,他认为,对于网络召车的司机,政府必须确保所批准的牌照,应该给司机本身,而非公司,因为目前网召车公司的权力过大,对司机的剥削越来越严重,如果这样下去,对网络召车的司机也是不公平的。

因此,他希望政府能够看到整个的士和召车服务市场的问题,并且找出全盘的解决方案,来确保所有人获得公平的待遇。

他总结,传统的士司机亟须要改革,他希望政府能够帮助他们。

277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90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10-23 14: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促政府查禁电召车,200德士司机国会外集会

发表于 2018年7月16日11:04  |  更新于 2018年7月16日13:34   下午1点34分更新

第14届国会今天首度开议,一群德士司机趁着这个重要的日子准备举行抗议游行,要求政府严厉禁止电召车服务。

约200名德士司机今早9点在距离国会只有3公里的马莫草场聚集,准备游行到国会,与交通部长陆兆福会面和提出他们的诉求。

现场集会者高喊,“Grab电召车是非法生意,我们需要法律对付!”

一马德士司机转型协会(PERS1M)主席卡玛鲁丁(Kamarudin Mohd Hussain)告诉《当今大马》,他们待会将呈交备忘录予陆兆福。

他们身穿附有“一马德士司机转型协会”(PERS1M)、“八星广场”(Skudai Parade)、“新山注册协会联盟”(GA-PET)、“新山印裔德士协会”(PPTIJB)和“吉隆坡精英司机”(Elite Driver KL)等字眼的衣服。

集会者杰兹里札(Jazz Rizal)澄清,他们不是反对希盟政府,而是反对允许电召车继续营业的决定。

“我们强调,德士司机不是反希盟政府。”

“我们只是反对交通部长,以及允许电召车服务继续的决定。他违反法律。”

约15警员驻守现场

现场大约有15名警员,以及手持塑料盾牌的轻击队,在马莫操场阻止集会者向前游行。

杰兹里札透露,他们是通过通讯软体WhatsApp得知本次集会,并没有具体的集会召集人,而且他们也没有申请集会准证。

集会者与警方数次谈判后,金马警区副主任鲁迪(Rudy Haji Abdullah)宣布,交通部将会派出一名代表,与集会者交涉。

较后,自称是交通部秘书的达兰玛目(Dahlan Makmur),在早上10点50分,抵达马莫操场与集会者会晤,并接过备忘录,旋即离开现场,并未接受媒体的访问。

交长指有权示威

交通部长陆兆福在国会走廊受访时表示,德士司机有权抗议和示威。

“诚如你所知,新政府服膺民主和自由。”

“他们有权示威。”

他表示,已委派政治秘书接领德士司机提呈的备忘录,并确保他们获得良好的对待。



不满政府独厚Grab,德士公司扬言下周示威

发表于 2018年10月12日15:44  |  更新于 2018年10月12日16:49   下午4点47分更新

政府有意与Grab电召车合作,为捷运乘客提供接驳服务的做法,引起德士司机的大反弹,他们扬言下周到布城发动千人集会,示威抗议。

大蓝豪华德士公司顾问三苏巴林(Shamsubahrin Ismail)今日质问,政府为何独厚Grab电召车,而不考虑其他电召车服务。

他在雪兰莪安邦召开记者会时宣布,将在下周发起示威游行,敦促政府正视这个问题。

“第14届大选前,全马德士司机把他们的旗帜换成希盟旗帜。除了国阵朋党外,我们没有一人换上国阵旗帜,或是穿着国阵衣衫。为什么他们(希盟)现在要‘除掉’我们?”

“我今天宣布,将会在布城主办最大型的示威,确保首相对付(交通部长)陆兆福和(财政部政治秘书)潘俭伟。”

“我会带上超过3000名司机跟我到布城。”

促潘俭伟陆兆福下台

此外,三苏巴林也要求陆兆福和潘俭伟辞职下台。

三苏巴林指出,潘俭伟之前透露,政府可能与Grab电召车合作,而陆兆福则向外说明,陆路交通局(RTD)无法向电召车和其司机严厉执法。

针对此,他表示,两人发表的言论令他大失所望。

三苏巴林补充,他们会通知警方举办示威一事,并预料将于下周周三或周四,在布城的交通部和财政部总部前抗议。

国阵希盟没什么两样

三苏巴林批评,希盟政府效仿国阵前朝政府,鼓吹电召车服务,而不是照顾德士行业的福利。

“现任(部长)和(前任)首相署部长南茜(Nancy Shukri)没什么两样。”

“(过去)南茜鼓吹优步,我们抗议。现在,新政府鼓吹Grab。”

他说,他们如今对希盟政府已失去信心,除了土著团结党外,无法再信任其他希盟成员党。

“如今,马来穆斯林德士司机只能把希望投放在团结党。”

“……团结党是我们最后的希望,我们吁求团结党苏醒过来。”

纳吉同情司机受骗

较后,前首相纳吉在面子书表示,对德士司机被希盟政府蒙骗的处境深表同情。

他补充,希盟政府跟Grab电召车洽谈一事,驳斥其妻子罗斯玛拥有电召车的指控。

“第14届大选后,我和数名德士司机会晤。有些人向我道歉,说他们受到一些诽谤影响(以为罗斯玛拥有Grab)。优步和Grab才是打击他们收入来源的祸首。”

“他们说,很多德士司机相信,希盟当选后,将会宣布优步和Grab在马来西亚是非法的。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司机)每次接客时,都为希盟拉票,同时批评国阵。”

“……今天,很多德士司机已后悔,因为他们感觉自己受骗。”

“Grab并没有如他们所期待般遭取缔,而且我任期期间给德士司机的特别援助金也停止派发了。”

大选前夕,纳吉大派“选举糖果”,宣布全国6万7000名德士司机可获共值5360万令吉的津贴打油。

早在国阵执政期间,德士司机不满优步和Grab等电召车服务抢饭碗,要求政府禁止电召车服务,间中出现多次示威,甚至出现暴力威胁和攻击优步司机和乘客的事件。



阿兹敏抨闹事司机粗野,再努丁主张“消灭”德士

发表于 2018年10月22日中午11点42分  |  更新于 2018年10月22日中午11点52分

首相马哈迪昨日遭德士司机呛声离席一事,引起希盟领袖的不满,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谴责涉及的德士司机粗野无礼。

阿兹敏昨晚推文表示,德士司机有权抱持异议,但他们部分人在交流会上呛声离席之举,令人遗憾。

“我对一小撮德士司机无礼及粗野的行为深感遗憾。我们可以有不同的看法,但我们必须要遵守规矩和道德。马哈迪所强调的是以贤能智慧来承担人民的托付。”

“无需给这种人面子”

另一边厢,前新闻部长再努丁迈丁(Zainuddin Maidin)也在推特发文谴责德士司机对首相无礼,更促政府废止德士,以电召车完全取代。

“浮罗交怡这些德士司机跟马哈迪见面时,表现出粗鲁的行为。当与马哈迪的时候都这样了,他们对待民众的时候更加缺乏教养。”

“最好是能够直接消灭德士,只留下Grab就好。我们不需要给这种人面子,他们即是骗子,也是敲诈者(pemeras)。”

德士司机呛声离场

昨日,《马新社》报道马哈迪在浮罗交怡德士司机协会交流会的但对话过程中,部分协会会员不满马哈迪对电子召车服务Grab的观点。

当时,约10名德士司机顿时呛声,甚至离席。这场风波也持续2分钟左右。

当场面缓和后,马哈迪对其余在场的德士司机说,政府正努力寻找方案,协助德士司机恢复收入。 此外,马哈迪也说,如果人们不满意他当首相,他即可现在辞职。

“但如果不相信我能做到,就你们自己来吧!看看结果会如何?我要帮忙,但是如果不跟我配合,我没办法帮忙。”

“不是我要当首相。我本已退休,但有人要求我回来。所以我来了。如果人们不要我当首相,我现在可以辞职。对我而言不是问题。”

不过,大马德士司机、汽车租赁兼豪华轿车司机协会(Perjiwa)主席再拉尼(Zailani Isaisuludin)随后向《Astro Awani》指出,在活动中对马哈迪叫嚣、离席的人并非协会成员,并称可能是蓄意破坏者。

德士与电召车之争

近年来电召车兴起,本地德士司机数次发动集会表达不满,并要求政府立法管制电召车,甚至禁止电召车服务。

交通部长陆兆福今年7月开始通过《陆共交会法令(2017年修正)》及《商用车辆法令(2017年修正)》管制电召车,而电召车必须遵循德士标准,同时给予一年宽限期。

人力资源部长古拉指出,今年11月起,德士司机与电子召车司机都须在社险机构(Socso)下登记成为会员,并缴纳社险保费。



民调:95%人选搭Grab,仅5%选德士

发表于 2018年10月22日下午5点50分  |  更新于 2018年10月22日晚上6点33分

德士司机近期再度疾呼政府全面禁止电子召车服务Grab。《当今大马》做了一项简单的民调,结果显示95%的受调查者倾向于选择使用电子召车的服务。

《当今大马》是在英文、国文和中文版的面子书上,展开上述民调。此项为期1天的民调已在今午1点结束。

若综合三语的调查结果,总共有7万2200人参与投票,高达95%投票人士倾向选用Grab的服务。

司机向马哈迪呛声

中文版有8000人参与投票,高达96%投票人士倾向选用Grab的服务。

至于《当今大马》马来文版和英文版的调查结果,也是大同小异。

英文版有2万9200人参与投票,高达97%投票人士倾向选用Grab的服务。

马来文版有3万5000人参与投票,高达94%投票人士倾向选用Grab的服务。

事缘首相马哈迪昨天与浮罗交怡德士司机交流,部分德士司机因不满而呛声离席。

他们不满马哈迪对电子召车服务Grab的观点。报道称,马哈迪在活动中表明,将继续寻求惠及所有人的最佳方案,并解决有关问题。

《当今大马》希望通过此项简单的民调,了解民众日常的选择,即选择搭德士,还是电子召车?

纷投诉不愉快经验

许多读者纷纷在民调留言版上陈述看法,并分享搭传统德士时遭遇的不愉快经验。

Sree Vinoma写说,德士司机一般上都很粗鲁及擅于刁难人。

“另外,他们会故意慢慢驾驶,让计程表一直跳,以把我们当成傻子来抢劫。”

另一名读者Christopher Yee赞同说,德士司机公会的行为已经过火和越界。因此,他劝所有老实和认真服务的司机改驾 Grab。

Hoffman Skh则表明,肯定会选Grab,因为很划算、干净和方便召车。相反的,德士收费既贵和肮脏,又不方便召车,最好关门大吉。

赞同两者公平竞争

尽管如此,有读者却呼吁,政府让德士和电子召车服务享有平等竞争的条件,德士司机则有必要改善他们的服务。

Beet Mj说,不管是德士或Grab,两者都应被赋予平等的权利和受到相等的法律约束,以展开健康的竞争。

“向耶加达的“蓝鸟”(Bluebird)德士学习,他们的司机都很专业。”

Nelson Djee表示,接触过的司机都很专业,不曾为了赚小费而耍花样。而且,他们的德士也很干净,没有异味。



亚洲时报

黄玉明主席申诉换了政府 德士业问题仍待解决

2018年8月28日

(本报讯)西海岸德士公会主席黄玉明昨日申诉,今年五月更换新政府并未为面对电子召车业者Grabcar不公平竞争的传统德士行业「申冤」,该会约见民主行动党领袖亦费时两个多月了无下文。

他表示,尤有进者,来自该党的联邦交通部长陆兆福最近还在国会宣布将电子召车业者注册期限延长一年,等同让这些业者可在没有执照的情况下多营业一年,一年之后是否继续,无人可以保证,更何况,要注册这些业者,三个月就够。

他说:「新旧政府,对我们来说都是一样,电子召车业带来的问题都未获得妥善处理……大选过后,本会先后约见均是行动党籍的(首席部长助理部长)黄仕平及(路阳区州议员)冯晋哲,到今天都没有下文。

「我们是社团,只是要求协助解决问题;我们约见沙巴行动党领袖的目的只是希望代为向联邦政府反映及谋求解决问题。」

黄玉明是在亚庇向记者发表谈话,回应有报章评论再批传统「德士业者态度欠佳、又不懂得转型,难怪面对电子召车业者的冲击」时这麽表示。

●他表示对这类评论「非常反感」,因这些评论者又不以真实姓名示人,反而如「缩头乌龟一般」对德士业者作出种种主观而不实言论。

他说:「他们都是外人,他们怎麽知道我们面对的真实困境而一味把问题往我们身上推?简直就是对我们落井下石。」

黄玉明指出,这些人士最爱斥责德士业者「不懂转型」,他反问这些业者,德士业者如何转型,况且在面对政府宽松对待电子召车业者,已形成不公平竞争。

他说:「也有人怪我们态度不好,就算我们的态度很好,基于电子召车服务收费低于德士,乘客还是不会选择乘坐德士的,因此,问题不是出在德士司机态度。

「我不敢说德士司机一百巴仙是好人,但电子召车业者,难道又是一百巴仙好人?我们也不是时常听到电子召车业者干案的问题。」

黄玉明指出,现时政府规定德士必须是一千五百公升以上的汽车,又要购买保险及验车等,成本肯定比甚麽限制都没有的电子召车业高得多。他说:「举例说,从亚庇市区到机场,电子召车业者只收九令吉,他们因为车小汽油比较节省,又不用负担其他开销,一天跑车十多小时,还可赚到几十块钱,而九令吉对德士而言,肯定本钱都拿不回……以前德士业者一天还可以赚一百多令吉,现在几十令吉都难。」

他表示,事实上,电子召车业者能能够赚取一些收入,真正得益的是电子召车公司以及乘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18-11-13 04:40 A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