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42|回复: 21

一马案26亿门 巴拿马文件 名牌包巨钻项链

[复制链接]

277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90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18-6-21 19:0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今大马

首度回应充公名牌包,纳吉宣称是“妻女获赠礼物”

发表于 2018年6月20日晚上11点14分  |  更新于 2018年6月21日01:22

希盟新政府上台后,警方重办一马公司案,并在柏威年高级公寓三间单位起获284个名牌包包等物件。纳吉宣称,这些包包与名牌物件都是妻女所获赠的礼物,跟一马公司毫无关系。

纳吉打破缄默接受《路透社》访问时称,警方起获这些名贵物件,让人对他有不好印象,其实这些物件大多数是妻子罗斯玛与女儿诺雅娜(Nooryana Najwa)获赠的礼物。

“是的,这些都是礼物,尤以我女儿的礼物居多。它们都贴上标签,注明是何人与何时所送。”

纳吉补充,这些物件,很多都是女儿出嫁时的结婚礼物。

一些是女婿所送

他续称,女婿达尼亚(Daniyar Nazarbayev)也把多个手提包赠送给罗斯玛。

“人们可能难以理解,但我的女婿从其源头获得柏金包(Birkin),一次获得五六个。”

“他的家庭有些地位,所以若这来自哈萨克斯坦,就跟一马公司无关。”

不过,在这篇《路透社》访问中,纳吉并未解释何为女婿的“源头”(source)。

达尼亚是哈萨克人,也是哈萨克总统努尔苏丹(Nursultan Nazarbayev)的外甥。

现金属于党基金

纳吉也重申,警方起获的1亿1400万令吉现金,乃是巫统所拥有的党基金。

5月18日,警方搜查疑似跟纳吉有关的柏威年高级公寓3间单位,而警方较后证实,它们分属纳吉女儿诺雅娜(Nooryana Najwa)、幼子诺阿斯曼(Nor Ashman Najib)与一名“丹斯里”人士。

5月25日,警方透露,他们从上述单位起获284个名牌包包及72个行李。其中,35个行李装有26个国家的货币,现金总额1亿1400万令吉。

巫统随后表示,这些资金是巫统党产,进而要求警方归还。

纳吉与妻子罗斯玛已分别向反贪会给口供,以协助调查SRC国际公司案。



纳吉声称,罗斯玛没拿到粉红巨钻项链

发表于 2018年6月20日晚上11点49分  |  更新于 2018年6月20日晚上11点54分

美国司法部在充公行动诉状中宣称富豪刘特佐曾窃取一马公司的资金,并购得一条镶有22克拉粉红巨钻的天价项链送给“一号大马官员妻子”,成为全球报道焦点。事隔1年后,前首相纳吉宣称,妻子罗斯玛从未接获这份礼物。

纳吉接受《路透社》访问时也称,他并不知道这份礼物的资金来源。

“我不知道这些东西的资金来源。”

原应送给罗斯玛

根据纳吉所称,他其实曾向罗斯玛询问这条镶有粉红巨钻的项链详情,但罗斯玛指并未接获这条项链。

“我只知道,当我问我妻子的时候,她说这原本应是要送给她的礼物。但她从未拿到。”

纳吉表示,到目前为止,他俩并不知道这条项链的下落。

“到今天为止,我们不知道……她说那东西不在她身上。”

去年6月16日,美国司法部在新一波充公行动中指称,一马公司多达45亿美元遭到挪用,并寻求充公源自一马公司的5亿4000万美元资产。若加上首两波行动,此案要充公的资产加起来,总共达到约17亿美元。这包括许多豪华房地产、游艇、珠宝、多家公司的股权、电影权利,乃至各种艺术品等等。

根据诉状,富豪刘特佐窃取一马公司2013年发行的30亿美元债券资金,并透过生意伙伴陈金隆购得一条价值2730万美元(约1亿1650万令吉),镶有22克拉粉红巨钻的项链。这条价值连城的巨钻项链最后转交到“一号官妻”手里。

另外,诉状也指称,刘特佐也挪用德意志银行发给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子公司的贷款,给“一号官妻” 购买27款18K黄金项链与手饰,总值130万美元。

赞继子电影好卖

美国司法部也指称,一马公司资金遭到挪用,以资助纳吉继子里扎的电影公司拍摄电影,包括《华尔街之狼》。

针对此,纳吉表示,这些资金来源目前是调查焦点,所以他拒绝置评。

但他说,里扎的电影公司表现出色。

“里扎干得很好……那些电影,票房超过8亿美元。”

纳吉也解释,在他任相期间为何未详细交代一马公司丑闻。

“这都是在马来西亚之外发生。若我说了些什么,可能会有一些国际影响,因为我可能会提到一些大人物,而这可能影响我们跟他们的外交关系。”

“基于此,我避免发言。”



新巴拿马文件曝光,揭纳吉胞弟尼占拥岸外公司

发表于 2018年6月21日07:57  |  更新于 2018年6月21日11:38

两年前,巴拿马文件外泄事件闹得满城风雨,踢爆各国权贵隐藏财富的行径,多名大马“官二代”也榜上有名。两年后,新一批的巴拿马文件曝光中,而纳吉的胞弟尼占(Mohammed Nizam Razak)赫然在列。

根据《当今大马》所阅览的部分外泄文件,尼占透过新加坡的瑞信银行(Credit Suisse Trust Limited)作为中介,拥有一家英属维京群岛公司,即光大环球控股有限公司(Everbright Universal Holdings Ltd,简称光大控股)。

无论如何,从莫萨克冯赛卡(Mossack Fonseca)律师楼外泄的这些文件,不意味尼占涉及任何不法行为。

外泄的财务来源声明文件显示,尼占在2016年9月宣称,他是光大控股的实益业主(beneficiary owner),该公司的主要业务是在美国进行房地产投资,其资金来源是来自贷款,惟没有注明具体的贷款款额。

此外,没有任何文件透露光大控股的资产和债务状况。

“建议把尼占纳为PEP”

2017年3月,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发现,尼占是前首相纳吉的弟弟,并将其标记为“政治敏感人物”(Politically Exposed Person , PEP)。

该律师楼的合规部门(compliance department)在内部邮件中说明,“此为光大控股实益业主的一些搜寻结果……马来西亚(时任)首相纳吉的弟弟……建议:纳入PEP名单中。”

“政治敏感人物”是金融服务领域用来形容那些公共部门身份显著的人物,包括他们的家庭成员和伙伴。在全球金融制度下,为了防止恐怖主义、洗黑钱、身份盗窃、金融诈骗和贪污腐败等问题,确认客户身份(Know your customer,KYC)是愈发重要的标准程序,其中包括标注“政治敏感人物”的身份。因此,众多国家的金融规定一般都会要求,相关机构要特别留意这些人物参与的各种政经活动。

至于尼占何时开始接洽瑞信银行,以及何时接手光大控股,则不得而知。

不过,尼占的财务声明以及后来被标记为“政治敏感人物”的时间点,恰好是2016年首轮巴拿马文件外泄后,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内部陷入一片混乱的时刻。

该律师楼经常搞不懂自己的客户是何方神圣,于是确认客户身份成了他们的新使命。

尼占是上市公司董事

《当今大马》已联络尼占本人和其中介寻求回应,惟目前仍没有任何回音。

尼占现年60岁,是多家上市公司的董事,其中包括新加坡的杨协成有限公司(Yeo Hiap Seng Ltd.)、妈咪大宝达食品有限公司(Mamee Double Decker (M) Sdn Bhd)、必达能源公司(Petra Energy Berhad)等。

他在五个兄弟中排名第三,与妻子卡蒂嘉(Khadijah Abdul Rahman)育有一子。他毕业于牛津大学的政经哲学系,是敦阿都拉萨大学(Unitar)第一任名誉校长,该大学也是以其父亲兼第三任首相敦拉萨的名字命名。

上个世纪80至90年代期间,他涉足银行、股票金融等领域,同时也是一名价值投资者,涉入马来西亚众多企业的买卖和股权交易。

无论如何,这并非纳吉亲人首次被揭拥有岸外公司。首轮巴拿马文件在2016年外泄时,即揭露纳吉与前妻所生的儿子纳兹福丁(Mohd Nazifuddin Mohd Najib),是两家英属维京群岛公司的董事,惟文件并无显示有违法情节。

董事股东皆同一批人

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的文件显示,光大控股成立于2010年7月20日,原是一家空壳公司。

空壳公司又称现成公司(ready made company),是一种常见且合法开设的公司法人,拥有公司专号,但还没有实际的经营业务。一些公司秘书、商业服务公司或律师楼等,一般会预先成立一些名字受欢迎的空壳公司,再转售给有意经商的外资或一般客户。

外泄文件显示,从2011年1月14日开始,设立于英属维京群岛的红山有限公司(Bukit Merah Ltd.)和红地有限公司(Tanah Merah Ltd.)成为光大控股的董事,而设立于巴哈马的实龙岗有限公司(Serangoon Ltd.)和实里达有限公司(Seletar Ltd)则是这家公司的股东。
直至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把尼占标记为“政治敏感人物”之前,光大控股的架构一直维持原状。

值得注意的是,一封志期2016年10月18日的外泄电邮显示,新加坡的瑞信银行通知设立于新加坡的Asiavest企业服务有限公司(Asiavest Corporate Services Pte Ltd),上述四家公司和另外两家公司,为瑞信银行全权拥有。

“这些公司的设立,仅仅是为了当作其他可能由瑞信银行所掌管的公司之代理董事、代理股东和授权签署人。”

“这些公司由瑞信银行全权拥有,无论是直接或是透过其代理人(nominees)……”

“我们藉此允准Asiavest企业服务公司利用此公函为‘正本’,作为所有由瑞信银行掌管的英属维京群岛公司。我们相信上述讯息已足以符合贵公司的合规要求。”

事实上,《当今大马》留意到,众多公司的组织架构与光大控股完全相同。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在2016年和最新外泄的内部文件显示,这些公司皆以红山公司和红地公司为董事,而实龙岗公司和实里达公司为股东。

新加坡的瑞信银行受询时,表示不愿置评。

“针对与任何人士是否存有客户关系的问题,瑞信银行不愿置评。”

“瑞信银行遵守承诺以合规的方式营运,本银行业务会依循当地市场的法律、条例和规则而运作。”

另一方面,成立于2016年6月2日的Asiavest企业服务公司,实际上是世界各地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的继承公司。该公司甚至与新加坡的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使用相同地址的办公室和客户代码(client code)。

随着2016年巴拿马文件泄露后,该律师楼已在一些国家易名,同时把客户转换到其他国家的其他公司。

《当今大马》已联络Asiavest企业服务公司,惟尚未回复。

新一波巴拿马文件

上述有关尼占和光大控股的资讯,源自最新外泄的一批巴拿马文件。与首轮外泄文件相同,这组文件同样由德国报章《南德意志报》(Süddeutsche Zeitung)取得,然后与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CIJ)分享。

全球有超过100个媒体伙伴,包括《当今大马》共同参与本次的调查报道。

这批外泄文件拥有高达120万份,数据量达443吉字节(Gigabyte,GB),文件日期主要是从2016年4月的首轮巴拿马文件外泄的数个月前,一直到2017年12月。

相较之下,首轮的巴拿马文件,堪称是最大型的机密文件外泄事件,所外泄的文件多达1150万份,数据量达2.6太字节(Terabyte,TB),涉及21万4000家控股公司,文件时间从1970年代末横跨到2015年。

编按:《当今大马》记者高俊麟、吕嘉雯和张溦紟共同参与本次调查报道。




巴拿马文件再揭,权贵与球星梅西等的财富秘密

发表于 2018年6月21日08:26  |  更新于 2018年6月21日09:56

两年前,堪称是最庞大的巴拿马文件外泄事件,震惊整个离岸金融体制,使得各国权贵神经线不禁紧绷着。

如今,新一批的莫萨克冯赛卡(Mossack Fonseca)律师楼文件外泄,再次让众多环球精英的财务资料曝光,其中包括巴塞罗纳足球名将利昂内尔梅西(Lionel Messi)、阿根廷总统家族,以及掠夺国内福利资源的科威特前高官。

同时,这批资料显示,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深陷泥沼,竭力补救文件外泄的问题,以及确认客户的身份。

2016年4月,“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CIJ)和全球超过100个媒体伙伴,包括《当今大马》同步发布巴拿马外泄文件的新闻后,另有高达120万份、志期2016年初至2017年12月的文件外泄。这组文件同样由德国报章《南德意志报》(Süddeutsche Zeitung)取得,然后与国际调查记者同盟分享。

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的创办人,莫萨克(Jürgen Mossack)和冯赛卡(Ramón Fonseca)并无回应“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CIJ)或其伙伴的问题。不过,该律师楼在今年6月发表声明强调,其员工和创办人“从未涉及违法行为”。

接下来几天,国际调查记者同盟和其伙伴,会延续上一次的巴拿马文件调查,并依据最新的资料,跨越国界追踪第一批被揭的政治权贵,以及其他紧密政治关联的人士,如何透过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来执行金融交易。

以下是部分的调查结果:

球星梅西的岸外税务丑闻

巴拿马文件在2016年外泄时,揭示巴塞罗纳足球名将梅西在巴拿马设立了一家岸外公司,叫作巨星公司(Mega Star Enterprise)。当时,梅西正受西班牙政府的调查。

梅西和他父亲豪尔赫奥拉西奥梅西(Jorge Horacio Messi)涉嫌利用在伯利兹(Belize)和乌拉圭设立的岸外公司,来逃避数百万美元的税务。

2016年4月,梅西父子俩向国际调查记者同盟和其伙伴澄清巨星公司 “完全不活跃”。可是,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最新外泄的内部邮件却显示,事实不是那么一回事。

隔月,该律师楼的职员写道,“乌拉圭分行告诉我,该客户(梅西父子)还在运作那家公司。”两个月后,即2016年7月,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旋即向巨星公司请辞,辞去注册代理(registered agent)一职。

同月,外泄文件显示,梅西父子遭西班牙法庭判决逃税,梅西遭判21个月缓刑,同时罚款220万美元。

对此,梅西的代表律师向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CIJ)的伙伴西班牙《机密报》(El Confidencial)表示,巨星公司已是老课题,而法庭已裁定有裁决。此外,该律师宣称,巨星公司早已停止运作。

阿根廷总统的家族生意

另一方面,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后知后觉地发现,设立于设立于巴哈马的Fleg贸易公司(Fleg Trading Co.),原来由阿根廷总统毛里西奧马克里(Mauricio Macri)家族所拥有。

这是上一次巴拿马文件泄露后所得知的消息。马克里和其家族是Fleg贸易公司的董事,而其父亲则是这家公司的业主。按照反洗钱法令,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必须掌握这些资讯,但他们当时并不知情。

于是,最新的外泄文件显示,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位于巴拿马总部和乌拉圭分行的职员,在2016年9月至10月期间,透过电邮商讨要如何往前窜改一批文件的日期,以隐瞒该律师楼原先不知情的事实。

泄露的内部电邮显示,该律师楼的职员在2016年建议,马克里的会计师准备一份手写文件,惟要往前窜改文件的志期,以确认公司业主的身份。不过,会计师回拒这项要求,提醒这个做法“风险很大”, “可以轻易为字迹专家所揭穿”。

外泄电邮进一步指出,该客户不想冒险“赌一把”,“因为这涉及阿根廷总统和其家族。”

不仅如此,最新泄露的文件也显示,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也不知道另一家空壳公司,BF公司(BF Corporation)跟马克里家族的关系。

阿根廷媒体指出, BF公司的业主是马克里的兄弟,即马利安诺(Mariano)及吉安弗兰克(Gianfranco)。报道指出,德国检察官曾在2016年,向阿根廷当局发出警讯,声称BF公司涉嫌可疑交易,其中部分指控源自首轮外泄的巴拿马文件。而且,这些交易都在2015年10月发生,即阿根廷大选第一轮投票以前;隔月,就是马克里代表共和计划党,参选总统选举并胜出的日子。

马克里家族企业的发言人索克玛(Socma)向国际调查记者同盟的媒体伙伴,阿根廷《国家日报》(La Nación)表示,马克里的父亲已公告自己是Fleg贸易公司的持有人,而阿根廷的法官也证实此事。针对莫萨克冯赛卡律师和乌拉圭籍会计师之间的讨论,索克玛说,他没有任何资讯或意见。

政治人物与庞大的消失资金

最新的外泄文件也揭示,涉嫌掠夺国家资产的政治人物拥有岸外资产,以及资金丰厚的银行账户。

其中,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在2017年3月发现,其客户之一乃马来西亚前首相纳吉的胞弟尼占(Mohamed Nizam Razak)。文件显示,尼占透过该律师楼在英属维京群岛(British Virgin Islands),设立光大环球控股有限公司(Everbright Universal Holdings Ltd),在美国进行房地产投资。

纳吉在今年5月的马来西亚大选中丢失政权,如今正在接受新政府的调查。他任相期间,政府所拥有的投资基金一马公司,丢失了数十亿美元资金。据称,该公司涉嫌把1060万美元汇入纳吉的个人银行账户,惟纳吉坚称自己清白,没有挪用公帑。

两年前,国际调查记者同盟就揭露,纳吉儿子纳兹福丁(Mohd Nazifuddin Mohd Najib)是两家岸外公司的董事。无论如何,这些文件并没有暗示后者违法,而纳兹福丁本人和其商业伙伴回应,这两家公司从来没有任何商业活动。不过,国际调查记者同盟尝试联络纳兹福丁时,却没得到任何回应,其瑞信银行(Credit Suisse)的代理人也没有回复电邮。

除此之外,新外泄文件揭露,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所注册的公司之一,是由法哈(Fahad al-Rajaan)所持有。法哈曾负责管理科威特的社会安全系统,他后来于2016年在缺席审讯的情况下,被判非法挪用3亿9000万美元。

文件显示,他拥有Tawny房地产有限公司(Tawny Real Estates Ltd.),这也让他辗转拥有澳门的一栋公寓和瑞士银行账户。2017年4月,法哈在英国被捕,不过,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显然未察觉。法哈早在2016年3月被控,截至2017年11月为止,该律师楼仍然是其注册代理。

新一波外泄的巴拿马文件中,另一名遭点名的人,是年届八旬的俄国前参议员维塔利马尔金(Vitaly Malkin)。维塔利涉嫌隐瞒海外资产,同时也是两家英属维京群岛公司的业主,即Audrey控股集团有限公司(Audrey Holdings Group Ltd),以及Top Matrix控股有限公司(Top Matrix Holdings Ltd)。

根据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的财务证明文件显示,Audrey控股拥有共值2亿美元的瑞士银行账户。国际调查记者同盟和其伙伴,寄函至维塔利位于卢森堡的地址,惟没有收到任何回音。

法国珠宝商等也设岸外公司

新的外泄文件揭露,大批的明星名媛、政治人物和涉嫌犯罪的人士,与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有瓜葛。事实上,该律师楼经常不知道自己客户到底是何方神圣。

2017年7月,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才发现,其协助注册的多家巴拿马空壳公司,是由举世闻名的法国珠宝商皮尔卡迪亚(Pierre Cartier)所持有。文件显示,这些公司拥有加拿大森林以及瑞士银行账户。

卡迪亚家族成员受询时并没有回应。国际调查记者同盟的媒体伙伴,法国《世界报》(Le Monde)询问卡迪亚家族继承人的财务顾问时,对方也完全拒答。

此外,第二轮的巴拿马文件也揭示,哈萨克斯坦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的女儿,达莉佳纳扎尔巴耶娃(Dariga Nazarbayeva)是一家英属维京群岛公司的唯一股东。

达莉佳曾担任该国副总理,如今主掌参议院的国际关系委员会。一些中亚政治观察者认为,她或许有日将成为她父亲的接班人。

国际调查记者同盟的媒体伙伴,有组织犯罪和贪污报道计划组织(OCCRP)查出,达莉佳在2007年10月成为Asterry控股有限公司(Asterry Holdings Ltd.)的股东,该公司透过其他一系列的公司,拥有位于哈萨克斯坦糖厂的股份。

无论如何,达莉佳受询时并没有给予回应。

外泄文件披露,另一家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负责注册和管理的公司,是以色列籍的皮尔(Perry),透过一个基金所持有。皮尔是一名律师,于2015年逝世。他被判欺诈以色列人,他们大部分是大屠杀的犹太幸存者。文件显示,直到Mallett Form公司(Mallett Ford Inc.)遭法律诉讼,该律师楼才获悉该公司的持有人是皮尔。

在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外泄的文件中,没有任何相应的文件显示,他们提到皮尔犯罪一事,也不确定该律师楼是否知悉此事。

编按:此文由国际调查记者同盟的成员瑞安切特姆(Ryan Chittum)和威尔菲茨吉本斯(Will Fitzgibbon)共同撰写,马科司(Marcos Garcia Rey)、玛衣亚(Maia Jastreblansky)、依米利亚(Emilia Delfino)和米兰达(Miranda Patrucic)有份参与。

此文获国际调查记者同盟授权于全球同步刊出,原文刊于《当今大马》英文版,译者是张溦紟。




政府将扩大一马调查, 外媒:国阵各党难以幸免

发表于 2018年6月21日12:02  |  更新于 2018年6月21日12:06

希盟政府上台后,重点彻查一马公司丑闻,如今或会扩大调查,连国阵各党与政治人物也难以幸免。

新加坡《海峡时报》引述政府高层人员及财务主管的消息指出,调查机构正在调查接获一马公司资金的公司,以及接获前首相纳吉私人户口资金的国阵成员党与政治人物。

报道表示,这项调查以反洗黑钱法为主,还将与纳吉政府相关的律师楼涵括在内。

将有重大政治影响

报道指出,上述消息人士以调查敏感课题为由,不愿点出这些政党、政治人物或律师楼的名字,但认为新的调查方向会有重大的政治影响。

“掌控一马公司或相关机构的资金的政党与律师楼,或会在等待调查与审讯之际,发现银行户口被冻结。”

“民选议员不但会被冻结银行户口,一旦被定罪,也会被取消国会议员或州议员资格。”

报道指出,政府官员认为,马哈迪政府会在下月初以贪腐、挪用国家资源、经济破坏等罪名,对纳吉提出控诉。

报道还说,一旦官司拖宕数年,巫统、马华等政党的恩庇资源,如政党的投资臂膀公司,必会受到冲击。

掌“近乎完美”证据

《路透社》上周五(15日)已报道,大马当局有意以《刑事法典》的不诚实挪用资产和洗钱罪名,提控卷入一马公司案的纳吉。

此前,首相马哈迪接受《路透社》访问时透露,调查当局已拥有“近乎完美”的论据,并会研究以挪用政府资金、贪污和贿赂多项罪名,提控前首相纳吉涉及一马公司舞弊。

而反贪会日前正调查SRC国际公司汇款案,并已传召纳吉和罗斯玛录供。

而刘特佐至今则行踪不明,马哈迪早前曾证实,大马当局尝试逮捕刘特佐,惟后者目前匿藏的国家,大马没有引渡权。

277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90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6-22 19:26:27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岸外藏富“高手”的毁灭

发表于 2018年6月21日12:19  |  更新于 2018年6月21日13:13

数十年来, 巴拿马的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Mossack Fonseca)为全球权贵、巨亨、罪犯掩藏金融秘密。不过,在2016年3月9日,这家律师楼的职员赫然发现—有人从他们的电脑中复制了大量数据。

多达2.6太字节(TB)的数据、1150万份最高机密的客户记录,包括电邮、合约、银行账单遭人取走了。

这家律师楼的日常业务,是为人在避税天堂设立空壳公司。霎时间,这已不再重要。反之,最新外泄的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文件显示,其职员开始疯狂投入新任务—找出这些客户是谁。

按照规定,律师与其他离岸金融专家须核查客户身份,避免助长刑事罪行。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是全球离岸金融界要角,但它多年来无视这种要求。

最新的外泄文件显示,接下来数个月,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职员疯狂向银行职员、会计师、律师发电邮,盼望弥补不完整的档案记录。这些中介当初聘用该律师楼,就是为不愿露脸的富裕客户来设立空壳公司。如今,他们接获电邮后,反应既慌张又愤怒。

混乱中的慌张与愤怒

2017年3月,瑞士财富管理顾问迪蒂(Nicole Didi)写道:“客户消失了!我再也找不到他!!!”迪蒂是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的长期中介,是该律师楼所设立的80家公司的代表。

另外,佛罗里达律师埃利泽帕内尔(Eliezer Panell)也为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频密,有时事隔不过一天的急迫请求所触怒,而写道:“这实在很荒谬。”该律师楼是要求帕内尔提供文件,证明两家岸外公司的拥有人身份。

“索要文件才一天,我们不能又跑去索取另一些东西……这让我们看起来像是他妈的业余者,看来如此儿戏。(WE LOOK LIKE FUCKING AMATEURS. A Mickey Mouse operation)。”

新外泄的文件显示,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替人隐秘地在低税区设立数万家公司后,已无法鉴别这些公司的拥有人身份。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分别在英属维京群岛(其最繁忙的岸外中心)与巴拿马,设立了2万8500与1万500家空壳公司;在发现文件泄露的两个月后,该律师楼仍无法识别他们在这两个地区各70%与75%的空壳公司拥有人身份。

律师楼设立空壳公司后,却不知谁从中受惠,令它深陷风险。未能遵守“了解你的客户”(know-your-client, KYC)的规定,可让律师楼面对官司乃至于刑事调查。这迫使他们关闭这些空壳公司,令律师楼与客户的生意陷入混乱。

政府加强打击恐怖主义资金与洗黑钱之际,“了解你的客户”的限定愈来愈严格。专家指出,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十分离谱,罔顾这项重要的法律责任。
擅长税收诈骗与洗黑钱法的美国律师詹布鲁姆(Jam Blum)指出,没有存档证明这些空壳公司是谁的。

“类似这样的律师楼竟不知道一家空壳公司的拥有人,是件令人无法接受的事情,更甭说数千家(空壳公司)。”

“……这告诉你这些空壳公司有多少是假货。这能多疯狂就有多疯狂,实在令我咋舌。”

巴拿马文件二度外泄

这就是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文件二度外泄后,倒闭前最后数个月的光景。首轮巴拿马文件外泄后,促成了巴拿马文件调查行动,以及莫萨克冯赛卡的律师楼崩解。

2016年4月,国际调查记者同盟与100多家媒体伙伴联手,根据泄露的数百万份内部文件,刊登数百篇新闻,揭露律师楼从1970年代末至2015年的内部工作。

巴拿马文件的调查行动,撼动政治、金融、法律界。借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之助,躲避公共视线者,包括普京的亲信、时任冰岛首相,及一家涉嫌收藏1983年伦敦黄金抢劫案贼赃的公司。

冰岛首相西格蒙杜尔(Sigmundur David Gunnlaugsson,见下图左)与妻子利用岸外公司,以在冰岛的银行暗地里持有400万美元债券,而冰岛政府当时正与这些银行的债权人谈判。调查抖出此事后,西格蒙杜尔辞职下台。

时任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Nawar Sharif)的孩子也被揭设立空壳公司,间接掌控价值数百万美元的伦敦房产后,燃起巴基斯坦人的愤怒,进而上街抗议。2017年7月,巴基斯坦最高法院宣判谢里夫免职,他进而辞职下台。

警方搜查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在萨尔瓦多、秘鲁、巴拿马城的办公室。2016年杪,79个国家的政府与公司就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其中介与客户,展开了150项审讯、稽查及调查。

最新泄露的文件,让人得以一窥在巴拿马文件曝光的数周前,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与其中介的状况;以及在文件出炉后,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鉴定其客户,而其客户开始流失。这些文件志期为2016年初至2017年杪,也正是莫萨克冯赛卡倒闭之前数个月。

这批文件,由接获第一批泄密文件的报章取得,即德国的《南德意志报》。《南德意志报》向国际调查记者同盟与其媒体伙伴分享了这些文件。

数十年的秘密,一夜决堤

1986年, 莫萨克(Jürgen Mossack)与冯赛卡(Ramón Fonseca,见下图)合并律师楼。 莫萨克是德国移民,其父亲在希特勒的武装党卫队服役后,举家迁往巴拿马;冯赛卡则是著名的巴拿马小说家与律师。

二人设立的律师楼,也就是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发展出一项专长——协助富人在岸外掩藏财产。该律师楼先在巴拿马城起家,后来将业务拓展至逾30个国家,与国际银行如汇丰(HSBC)、瑞银(UBS)、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以及荷兰、墨西哥、美国、瑞士等律师楼紧密合作。

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鲜少直接与最终受惠人沟通。反之,它与富豪的中介交涉。这些富豪欲掩饰豪宅、游艇、飞机、银行户口、艺术收藏品,以避开官司、前妻或前夫、税务当局的视线。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的一些客户则利用空壳公司贿赂官员,或匿藏大量现金

如此操作,让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数十年来得以秘密行事。最终,有人挖出它大量的机密文件,并交至记者手中。

全面启动危机处理

2016年3月初,国际调查记者同盟的电话开始轰炸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与中介。发现电脑泄密后,这家律师楼进入全面危机处理模式。

文件泄露证实后隔一天,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的代表律师要求巴拿马总检察长展开刑事调查,以及“即刻盘问”在巴拿马拍摄纪录片的法国、丹麦、澳洲、美国、德国记者。这些纪录片后来成为巴拿马调查行动的一部分。律师也要求这些记者供出如何从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取得文件,否则不许离开巴拿马或他们所居住的希尔顿酒店。惟这些要求不果。

瑞士顾问迪蒂率先就记者咨询一事,联系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她在电邮写道:“这名法国记者要在《世界报》(Le Monde)刊登一篇文章。我不能接受!”她还在电邮中,用黄色将一些字标记起来。

文件显示,律师楼的客户服务协调员赛鲁格(Jorge Cerrud)尝试在电话中安抚迪蒂。他稍后在电邮写道:“我会和公关部谈一谈,看一旦有记者再联系你,我们能够如何帮你准备。”

2016年4月3日,巴拿马文件出街后,律师楼接获的电邮与电话剧增。文件显示,职员开始大量使用CrisisCommittee@mossfon的电邮地址。

新加坡银行泽西分公司的董事总经理查尔斯霍尔敦(Charles Hotton)协助富豪保护财产。他所发出的电邮,反映着其他人的关注。

他写道:“紧急:什么文件/BO信息遭人从档案中取出,何时。”“BO”是所谓的实益业主(Beneficial owners),其目的可以是掩护幕后“老板”。

赛鲁格鼓起勇气,尝试安抚查尔斯霍尔敦。他如此回复:“截止3月,我们已遏制骇客进一步从我们的电邮系统索得资料。”

有些时候,一些重要客户甚至前来向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证明,他们确是该律师楼的客户。

在英属维京群岛的反洗黑钱机构要求确认,一家岸外公司的拥有人,为乌克兰总统彼得波罗申科(Petro Poroshenko)后,彼得波罗申科的助理就向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发出电单,以证明他的身份。阿联酋总统扎耶德(Zayed Bin Sultan Al-Nahyan)的律师匆忙写下一封受密码保护的信函,将他与家人的护照寄至该律师楼。这些证据可让他继续透过岸外公司,继续拥有与管理英国的产业。

好莱坞巨星成龙也是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的客户之一。他委托代表,与律师楼通函,来往电邮高达17封。其中,成龙提供扫描版护照与美国运通信用卡账单,以让其岸外贸易与电影公司继续运作,并协助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避免文件不足而受罚款。该律师楼也与一些协助管理阿根廷足球巨星梅西的巴拿马公司的律师通函。最近,梅西在西班牙一宗逃税案被判有罪,但这宗案件与巴拿马文件无关。

一些人对于文件外泄难以置信,充满愤怒。根据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的内部电邮,该律师楼向一名乌拉圭会计师建议,让他手写一份文件并回溯日期,以让律师楼看起来从一开始就掌握阿根廷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Mauricio Macri)家族控制的一家公司的拥有权资料。这名会计师据称告诉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这份文件会“轻易遭字迹专家揭穿”后,他们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位高权重的尼日利亚参议院主席卜克拉(Bukola Saraki)与妻子派出代表律师,坐夜机从伦敦飞赴巴拿马。一位德高望重的瑞士律师,则代表班尼史坦梅茲(Beny Steinmetz)家族严厉斥责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班尼史坦梅茲是矿产巨亨,如今涉嫌在非洲行贿与贪腐,而受到以色列当局的调查。

律师马克(Marc Bonnant)写道:“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是这些信息的守护者,这些信息泄露出去,对我们的客户造成伤害。他们错信了你们,误信你们的能力与专业。”

无论如何,班尼史坦梅茲的发言人告诉国际调查记者同盟,有关行贿与贪腐的指控毫无根据。

财务专家洛威尼(Jean-Yves de Louvigny)则告诉莫萨克冯赛卡,自己从未批准他们在岸外公司文件使用他的名字,更甭说将之公开。

洛威尼向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的卢森堡分行发电邮写道:“这实在令人震惊。我命令你在所有的档案删除我的名字。”

“有人在未经我的允许之下,就把我的名字放下去,令人十分震惊!”洛威尼的名字出现在巴拿马文件里,但他宣称从未与这家公司有任何关系。他比喻,这就如误写下时任法国总统奥朗德或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名字般,并反讽:“你会这么做吗?????”

国际调查记者同盟尝试向洛威尼与其他在本文提及的中介寻求回应,但无人回应。

极力止血:防火墙与媒体公关

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追查客户身份的当儿,也尝试为这起事件止血。

该律师楼告诉客户与中介,他们已安装防火墙,以阻挡电脑袭击,也设立一个新系统,为离岸行业最敏感的的电邮与文件——谁是哪家公司拥有人——加密。

一些电邮显示,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聘雇媒体公关顾问,以提供“我们的版本”,还联系所谓的“业界大使”,要求他们给予公开支持。律师楼促客户读一读丹尼尔米切尔(Daniel Mitchell)在《加勒比海即时新闻》(Caribbean News Now)的评论文章。尼尔米切尔是自由与繁荣中心的联合创办人,他写道:“在左翼政府、其盟友与利益组织发起运动的当儿,像莫萨克冯赛卡的律师楼,只是替身与代理人。”

丹尼尔米切尔告诉国际调查记者同盟,一名莫萨克冯赛卡职员在资料外泄后联系他,但这件事已在他“掌控之中”。他说,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的关闭实属“不幸”。

巴拿马文件公诸于世后,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在2016年4月告诉客户:“信息保安是我们最重要的任务……当下的艰难形势,是非法泄密所造成的,我们再度为此道歉。”

文件显示,律师楼虽尝试为这起事件止血,但客户并不放心。一名律师不耐烦听着电话等待铃声,并在2016年7月向巴拿马的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资深董事罗克贝尔(Josette Roquebert)发电邮投诉。

另一名岸外管理公司职员则在电邮未获答复数天后,愈发不满:“我们的客户不是风向标,让你随意摆动。”

一位名为菲利斯切尔(Félix Chille)的瑞士中介极其反感。他写道:“你莫萨克(冯赛卡)发出许多信息,尝试说服我们,你在尝试控制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局面。”

这封信息在结语写道:“这封电邮或许会如其他1160万份文件一样被拦截。我不在乎。”

其他人相对抱怀同情,但他们表明,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违反离岸行业最神圣的保密原则。

乌拉圭财务规划师依纳秋弗里宙(Ignacio Frechou)写道:“对于,我们深感抱歉……祝你一切顺利。不过,这类做法的主要目的——保密——已被打破。”

律师楼运作严重缺陷

在新闻刊登一周至一月后,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收到来自监管机构和执法单位的尖锐质问。

政府开档调查一些由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在繁忙办公地点,包括巴拿马、英属维京群岛、萨摩亚(Samoa)、塞舌尔(Seychelles)和安圭拉(Anguilla)所开设的公司。

2016年4月,塞舌尔金融服务监管局要求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公开,塞舌尔群岛上5379间注册的活跃公司拥有人身份。塞舌尔金融服务监管局的任务包括监督像莫萨克冯赛卡这样的律师楼,以确保离岸公司不被滥用。

不过,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有方法逃避严格的“认识你的客户”规则,其中一个方式是通过外围律师,担保有关公司真正拥有人的名誉和身份。

内部电邮显示,员工都知道他们可能无法遵守塞舌尔金融服务监管局的要求,并讨论到可能无法在该国继续运作的潜在风险。

针对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通过第三方为其客户担保名誉和身份,罗克贝尔写道:“这是一个灰色地带,它可自我解释。”

罗克贝尔说,这种做法可被视为违反塞舌尔法律。

几个月后,塞舌尔金融犯罪机构的一项稽查工作总结,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并没定期监督高风险和与政治有联系的客户,并已违反6项反洗黑钱法令。

塞舌尔金融情报单位总监莫斯达仄(Phillip Moustache)在一封致给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的信函中写道:“整体上,审查员发现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在塞舌尔的运作有重大缺陷。”

该律师楼的客户也被调查,而新外泄的记录显示,印尼、西班牙、瑞典、阿根廷的调查当局也向该律师楼要求拥有离岸公司的纳税人资料。

当地警方也搜查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位于英属维京群岛的办公室,那也是英国调查尼日利亚石油大亨阿卢科(Kolawole Aluko)贿赂案的部分行动。

巴拿马文件外泄两个月后,英国当局勒令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把欧亚自然资源集团公司(Eurasian Natural Resources Corporation)子公司管理的一家空壳公司的文件交出。2013年,英国的严重诈欺调查署(Serious Fraud Office)宣布调查,欧亚自然资源集团公司涉嫌在哈萨克斯坦和非洲贿赂一事。较后,这家矿业和能源上市公司在伦敦的股市交易所遭除名。

一份搜查令的副本显示,欧亚自然资源集团公司的空壳公司,Cofiparinter公司(Cofiparinter Ltd.)曾接受英国严重诈欺调查署的调查。不过,这项调查的消息从未对外公开。

欧亚自然资源集团公司的发言人告诉国际调查记者同盟,“针对正在进行中的调查发表意见是不适当的行为。”

另一方面,刚果矿业专家安娜克(Anneke van Woudenber)向英国非政府组织发展中的权力与问责组织(RAID)表示,“涉及Cofiparinter公司的交易引发了一连串的问题,诸如谁从刚果的自然财富中受益”,并指“其中清楚的答案是:不是刚果贫困的普罗大众。”

无论如何,英国当局拒评是什么促使调查Cofiparinter公司,抑或证实这宗调查是否仍在进行。

终将消亡殆尽

起初,尽管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卷入官司和公关危机,但仍尝试挽留它的客户。

该律师楼自动削减费用,甚至建议一些客户将他们的空壳公司易名,以确保商业活动能够持续运作。

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替一些客户的公司易名,好让这些巴拿马公司的创始人,不再跟任何电邮、配套或单据有任何明显的关联。在萨摩亚(Samoa),该律师楼化身为中央企业服务公司(Central Corporate Services Ltd)。在巴拿马,它把客户转到Orbis 法律服务公司(Orbis Legal Services),然后该公司聘雇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的部分职员,提供“同样级别的服务”。

其他客户干脆把他们的业务,转到其他避税港的岸外服务公司,如海峡群岛(Channel Islands)的根西(Guernsey)、英属维京群岛和赛普乐斯(Cyprus)。

“你的公司不可靠也不可信……拜拜”,卢森堡的客户杰弗里达维斯(Jeffrey Davies)如此写道。

此外,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的客户纷纷告知,银行拒绝接受或处理任何支付给该律师楼的费用。2016年5月,该律师楼向客户宣布,他们将关闭在马恩岛(Isle of Man)和位于爱尔兰海的英国皇家属地的办公室。随后,泽西(Jersey)和香港的办公室也相继倒闭。

同年后期,该律师楼的两位创办人冯赛卡和莫萨克宣布退休。根据一封写给客户的外泄电邮显示,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未来数年,依然会保留其公司的外壳以履行既有的任务,惟“终将消亡殆尽”。

2017年2月,巴拿马总检察长克妮亚波塞尔(Kenia Porcell,见图)指控,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涉嫌在拉丁美洲的“洗车行动” (Lava Jato)丑闻中受贿和贿赂他人。数十名政治人物和国营石油公司Petrobas的执行员,涉嫌向获颁工程的承包商收取数十亿美元的贿金。目前,这项调查尚在进行中。

克妮亚波塞尔形容,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是“一个犯罪组织,旨在替可疑的来源隐藏财富和资产”。她提控莫萨克和冯赛卡涉嫌洗黑钱,并下令逮捕两人。他们获保释以前,在监狱内待了好几个月。不过,他们坚持自己清白。

牢房里的莫萨克当时在笔记本上,潦草地写下了一行字,“检察官试图从不存在的罪行中寻找证据……如果现在是西班牙的黑暗时代,他们会把我们绑在柱子上活活烧死。”

2017年4月,莫萨克与冯赛卡获释。翌年,以他们二人起名的律师楼永久关闭。

2018年5月,巴拿马检察官提控另外10名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的职员,指控他们在巴西的“洗车行动”中涉嫌洗黑钱。根据《南德意志报》所提供的文件显示,莫萨克被指是逃税的帮凶,迄今仍接受德国科隆(Cologne)检察官的调查。

巴拿马总检察长办公室向《南德意志报》证实,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涉嫌5宗刑事案,目前调查尚在进行中。

无论如何,莫萨克和冯赛卡并没有回应国际调查记者同盟或其媒体伙伴的问题。不过,他们两人在今年6月发文表示,该律师楼、其职员和创办人“从未卷入违法行为”。

最后的援手

妮可尔迪蒂(Nicole Didi)发来的讯息并未减少。她受到记者追问后,率先向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发电邮,并在接下来19个月,继续向该律师楼致函,且怒气倍增。

迪蒂指控该律师楼误置文件,认错岸外公司的业主,并重复追问一些她无法回答的问题。

迪蒂在2017年5月写道:“我无法信任你的公司!!!”

最终,莫萨克冯赛卡律师楼的塞舌尔分行经理马克亚维拉惹(Makya Villarreal)向迪蒂直言,请对方另请高明。

“我们不会再回复你的信息,而你必须请你新选的中介,解决任何问题。”

无论如何,维拉惹最终还是向帮了迪蒂一个小忙。

他把塞舌尔67家离岸专业公司的名单列出,这些公司提供与莫萨克冯赛卡一样的服务。

编按:本文由国际调查记者同盟的成员威尔菲茨吉本斯(Will Fitzgibbon)和本哈尔曼(Ben Hallman)共同撰写,并由国际调查记者同盟授权于全球同步刊出。

原文刊于《当今大马》英文版,译者是黄家俊、叶家喜、张溦紟。




高盛代一马发债券,政府或兴讼索6亿美元佣金

发表于 2018年6月22日16:21  |  更新于 2018年6月22日16:31

尽管纳吉政府执政期间,以事不关己为由,拒绝索回与一马公司案相关的资金,但首相马哈迪表示,政府会尝试索回一马公司遭挪用45亿美元资金;并且不排除兴讼,索回支付予高盛集团的近6亿美元佣金。

马哈迪今日接受《彭博社》电视访问时表明,这些流失的资金,确是来自一马公司。

“我们须证明这些资金的拥有权。”

“前朝政府为了犯罪指控,决定(宣布)这些资金不是他们的,因此不要索回。”

“但我们知道这些资金是我们(马来西亚)的,源自一马公司。”

瑞士充公资产

此前,瑞士政府宣布没收非法资产,当中包括瑞士金融市场监督局2年前充公涉及一马公司案的约4亿3000万令吉。这笔没收资金来自瑞士当地瑞意银行(BSI)、皇家顾资银行(Coutts & Co)以及安勤银行(Falcon)。

瑞士国会也辩论如何处置一马案没收资金。不过,一马公司以该动议跟马来西亚和一马公司没有直接关系,而且所讨论的资金也不属于它,而是来自多家违规银行的罚款,表明无意索回。

高盛发行3轮债券

马哈迪在专访中告诉《彭博社》,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曾替一马公司发行3轮债券,共赚取5亿9300万佣金,这并不合理。

他续说,一旦政府发现高盛集团有错,则会兴讼对付,并将交由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决定此事。

高盛在香港的发言人爱德华(Edward Naylor)说,高盛承担巨大风险,才会赚取高额手续费,而这与无风险的一般费用不同。

“我们从债务交易所赚取的,反映我们当时承担的风险,尤其对于特定债券、对冲成本、潜在的市场状况等的信用变动。”

高盛集团在2012年至2013年,协助一马公司发出三笔债券,总值65亿美元。不过,一马公司在两笔债券中,支付高盛集团高达10%的“佣金”,引起人们质疑。



“外孙鞋子也被充公”,纳吉作梦也未料到被搜家

发表于 2018年6月22日17:13  |  更新于 2018年6月22日17:18

希盟政府上台后,警方大举搜查多处与前首相纳吉相关的住处。纳吉感叹,发梦也未想到身为前首相竟会遭受如此待遇。

纳吉接受《路透社》访问时说,马哈迪再度掌权后,似乎展开报复。

“人们会期待前首相受到礼待。反之,我却被搜查等……我发梦没想过,会发生这类事情。”

“甚至我孙子的鞋子也被取走。在我孩子的公寓,他的助理,为他打杂处理一切的,甚至他的廉价手表也被取走。这与一马公司有何干系?”

“他们要以舆论公审,诋毁我的形象。”、

留马洗清名誉

纳吉感叹,希盟政府上台后,即蒙受各种污蔑。

纳吉以浮罗交怡为例,在任期间曾协助当地发展,但下台后与家人前往浮罗交怡度假,网上却流传一行人的行李照片,一些人甚至宣称是借机逃离马来西亚。

他重申,无意潜逃,而要留在马来西亚洗清名誉。

“这是仇恨运动……他们以邪恶指控,诋毁我与(前朝)政府。不幸的是,经过一段时间,这改变了民意。”

纳吉上周与家人出游浮罗交怡,网上传出截图,指马航(MAS)为纳吉一行人超重535公斤的行李,豁免高达1万7000令吉的运费。不过,马航澄清,严格遵守行李超重须缴费政策,并否认豁免收费。

指马哈迪操弄

纳吉也谈到马哈迪领军胜选,指马哈迪深谙体制操作,并且不遵守规则。

“他(马哈迪)深谙体制如何操作,因此他尽其所用,具有很大优势。”

“某种程度上,他相当聪明,以简单的语言总结所有事情,并令人厌烦地一再重复。”

纳吉也将大选比喻为球赛,指对手并不遵守规则。

“这就像足球,你遵循规则来玩。一些人赢,是因为他们不跟规则走。”

搜查纳吉住处

5月18日,警方搜查疑似跟纳吉有关的柏威年高级公寓3间单位,而警方较后证实,它们分属纳吉女儿诺雅娜(Nooryana Najwa)、幼子诺阿斯曼(Nor Ashman Najib)与一名“丹斯里”人士。

5月25日,警方透露,他们从上述单位起获284个名牌包包及72个行李。其中,35个行李装有26个国家的货币,现金总额1亿1400万令吉。

巫统随后表示,这些资金是巫统党产,进而要求警方归还。

纳吉与妻子罗斯玛已分别向反贪会给口供,以协助调查SRC国际公司案。

277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90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14:40:5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避免再赔35亿,政府注资28亿确保TRX竣工

发表于 2018年6月21日16:44  |  更新于 2018年6月21日16:55

内阁昨日决议向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TRX)计划注资28亿令吉,以让这项计划竣工。

财政部长林冠英今日发文告表示,自2012年起,联邦政府非但为TRXC城市有限公司(TRX City Sdn Bhd ,负责发展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的公司)借贷与延迟偿还欠款当担保人,还投注36亿8800万令吉,以助该公司购买土地。

他透露,这笔资金当中,其中有30亿6700万令吉遭一马公司挪用,以作为偿还一马公司的贷款。

他指出, 由于资金遭一马公司挪用,TRXC陷入资金不足,无法履行作为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的主要发展商职责。

须赔偿35亿令吉

林冠英进一步指出,TRXC已将所拥有土地分售予国内外的投资者,必须完成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共计28亿令吉的硬体设施建设,但是TRXC已无资金完成这些要求,因而向政府求援。

他进一步指出,倘若政府向TRXC不注资,则须赔偿35亿1000万令吉的赔偿金。

“……并且附加遗留一座废弃的摩天超级工程在吉隆坡市中心,这是何等刺眼。”

“更甚的是,不只得赔偿35亿1000万令吉的天文数字,之前政府转移给TRXC的37亿令吉也将付诸东流。 ”

TRXC城市有限公司的前身为“一马公司产业有限公司”(1MDB Real Estate Sdn Bhd),属于一马公司子公司。去年3月31日,这家公司的拥有权转至财政部,如今是财政部管辖下全权与独资拥有的子公司。

共投下65亿资金

林冠英指出,随着希盟政府投入28亿令吉资金,加上原有的36亿8800万令吉资金,政府前后为这家公司投下65亿令吉。

“唯有完成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计划,方能展现该计划至少76亿令吉的商业价值,作为日后填补及偿还TRXC的各种借贷,包括被一马公司盗用的资金,以恢复所有已经投下的资金及成本,并达致小额盈余的可能性。”

无论如何,林冠英今日在记者会上,不愿评论大马城会否继续一事。

“一切是相关的,但我想先谈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若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可竣工,则可(为人们)制造更多信心。我们要先保障国外投资者(对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的信心。”



取代依尔万,财政部副秘书长任一马主席

发表于 2018年6月26日11:20:00  |  更新于 2018年6月26日11:24:53

一马公司董事局宣布,财政部副秘书长阿斯里取代前财政部秘书长依尔万,成为该公司新任主席。

“一马公司董事局宣布,阿斯里(Asri Hamidon)为新任主席,2018年6月25日生效。他也是现任财政部副秘书长,掌管政府投资。”

“此外,一马公司也成立新任执委会,成员为莫哈末法益斯(Mohammad Faiz Azmi)、拉希达(Rashidah Mohd Sies)和旺莫哈末法兹米(Wan Mohd Fadzmi Wan Othman)。”

莫哈末法益斯为前会计师公会主席,拉希达为财政部投资组主任,而旺莫哈末法兹米为农业银行前执行长。

一马公司董事局今早发文告,如是表示。

依尔万合约缩短

首相马哈迪新官上任三把火,大刀阔斧对付和一马公司案相关人士。依尔万也被调职至公共服务局(JPA),其合约更被缩短至6月14日。

依尔万在一马公司陷入贪腐丑闻时临危受命,领导一马公司。

一马公司是在2008年成立,前身为登嘉楼投资机构,直至2009年,纳吉出任首相后,即把它易名为一马公司。

不过,一马公司近年负债累累,卷入多项丑闻,更受到多国调查。以美国司法部充公行动为例,就认定一马公司至少有420亿令吉遭挪用,更宣称一部分资金流入“一号官”,即纳吉的私人户口。

无论如何,纳吉已多次否认这项指控,而时任总检察长阿班迪也宣布纳吉无罪。

5月9日第14届大选,希盟首度入主布城,国阵倒台。而向来紧追一马公司丑闻的希盟,也誓言在执政后彻查此案。



证券行估计,政府未来5年需花346亿帮一马还债

发表于 2018年6月25日17:55  |  更新于 2018年6月25日18:13

马银行金英证券私人有限公司(Maybank Kim Eng Securities)指出,政府未来5年或需掏出346亿令吉来偿还一马公司的债务。

《星报》网站引述该公司说,一马公司需偿还的债务,包括息票和本金为2019年的17亿令吉、2020年的17亿令吉、2021年的27亿令吉、2022年的154亿令吉及2023年的131亿令吉。

一马公司是前首相纳吉2009年接任首相后设立的公司。

虽然,设立该公司的原意是为了充作主权财富基金,但很快就在2015年背负高达420亿令吉的债务,并出现资金周转的问题。

或回购美元债券

之后,尽管纳吉领导的政府一直宣称,一马公司已展开重组计划,但希盟却揭露,其实联邦政府静悄悄地代一马公司偿还债务。

一马公司的债务多数来自发行债券,其中3个为美元债券。

根据马银行金英证券私人有限公司,一马公司的一些债务极有可能会被全面封押(full crystallisation)。

该公司指出,政府或会选择从开放市场回购一些美元债券,如一马公司全球投资公司(1MDB Global Investments Ltd)发行的30亿美元债券。

根据马银行金英证券私人有限公司,有关债券目前正以89%的面值交易。



从梦想嫁豪门到挥霍无度,罗斯玛害国阵败选?

发表于 2018年6月26日111:12  |  更新于 2018年6月26日13:51  下午1点40分更新

《华尔街日报》报道,由于前首相纳吉的妻子罗斯玛追求荣华富贵,导致纳吉政府越来越腐败,最终丧失民意而倒台。

《华尔街日报》引述熟悉罗斯玛的消息人士说,国阵败选,罗斯玛是其中一项关键因素。

报道指出:“一些认识罗斯玛的人说,罗斯玛追求荣华富贵,是纳吉政府越渐腐败的关键因素,最终导致政府倒台。”

这篇报道提到罗斯玛如何奢华,乃至从小就梦想嫁入豪门。

报道引述认识罗斯玛的人士说,罗斯玛出生在一个小康之家,双亲是教师,虽然有才华与努力,但从小就因为跟贵族一起长大,而觉得自己家境不如人。

“她在苏丹宫殿中长大。这在马来西亚并不罕见,但她因而接触巨富。一些认识她的人相信,这让她后来有了挥霍的欲望。”

“她朋友说,她曾告诉他们,她想要嫁入汶莱苏丹王室。那是世界首富之一。”

坚持是“第一夫人”

这篇报道提到,罗斯玛先是嫁给一名商人,后来与纳吉再婚。随着纳吉逐渐攀上首相位置,罗斯玛也更加执着于权势。

“认识罗斯玛的人说,她坚持要被称作‘第一夫人’,她也经常搭乘官机到处去,包括飞到伦敦、纽约及洛杉矶购物。”

“这些人也指出,当有人担心她这种挥霍可能会在马来西亚引发政治效应时,她表现得专横傲慢。”

《华尔街日报》引述消息人士指出,罗斯玛平常使用首相办公室的空间及人力资源,而由于纳吉较为优柔寡断,罗斯玛在夫妻关系中常占上风。

该报举例,纳吉曾在2015年反对把女儿婚宴搞得太过铺张,但在罗斯玛坚持下,婚宴按照原定计划举行。

掀拉萨家族不和

《华尔街日报》说,当一马公司案在2015年爆发后,罗斯玛施压首相办公室公开声明,她的财富来自纳吉所获得的遗产。

之后,纳吉的4名胞弟发表联署声明说,他们的父亲——第二任首相阿都拉萨生前是一名生活节俭和非常廉洁的领袖,因此任何与之相反的声明和指责都是误导和虚假。

《华尔街日报》引述纳吉家一名成员称,纳吉4名胞弟的联署声明激怒罗斯玛,罗斯玛还宣称这4名小叔要拉倒纳吉。

要刘特佐买珠宝

消息人士也告诉《华尔街日报》,由于罗斯玛极度渴望获得世界各地的肯认,而富豪刘特佐在波斯湾的人脉关系引起她注意,两人在大约10年前结识并相互合作。

“这些人说,当刘特佐说服阿布扎比国家基金投资马来西亚的计划,并让罗斯玛的丈夫获得赞誉后,罗斯玛看到了与刘特佐进一步合作的潜力。”

“刘特佐在2009年协助发展一马公司,利用政府的钱来促进发展。在那里工作的人指出,纳吉在资金事务上给予刘特佐很大的自由。”

《华尔街日报》也指出,纳吉夫妇在2010年访问美国时,刘特佐就花了逾10万美元,安排在美国《纽约时报》打广告欢迎罗斯玛。

报道指出,罗斯玛期盼刘特佐能够不断为他供应包包及珠宝。《华尔街日报》也引述大马调查文件指出,罗斯玛曾使用纳吉的信用卡及一马公司资金,在夏威夷的香奈儿及意大利的珠宝店购物。

罗斯玛并未回应《华尔街日报》的专访邀约,而她的代表律师则拒绝回应此报道。

在此之前,纳吉、罗斯玛、刘特佐及一马公司已否认涉及任何舞弊。



林立迎指控,纳吉曾指示低价售公有地

发表于 2018年6月23日晚上10点13分  |  更新于 2018年6月23日晚上10点57分  晚上10点56分更新

行动党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指控前首相纳吉曾指示以低于市场价格,出售公有地给一家本地报章及与巫统有关联的公司。

林立迎今日接受《当今大马》电访时表示,纳吉曾发出两个指示给政府首席秘书阿里韩沙,首先是批准出售甲洞华友花园(Taman Wahyu)的地段;然后是指示考虑买家所要求的折扣。

他说,阿里韩沙是于周四的会议确认此事,当时吉隆坡市政厅官员也出席会议。

“我亲眼看到那些文件(纳吉指示)。”

他说,文件上也有纳吉的签名。

另一消息人士也向《当今大马》证实,阿里韩沙确曾向林立迎出示该文件。

《当今大马》已联络纳吉和阿里韩沙的助理,目前等待回应。

下周一向反贪会投报

林立迎透露,下周一将向反贪会和内陆税收局举报此事。

此前,林立迎质疑,前朝政府联邦直辖区土地矿物局脱售隆市华友花园(Taman Wahyu)的防洪蓄水池地段予私人发展商,以兴建豪华公寓。

林立迎透露,这片蓄水池地段为36英亩,落在一片80英亩土地,而一家发展商在2015年11月以每平方英尺68令吉或2亿3710万令吉,向当局购买这片土地。

林立迎声称,该家发展商又转手脱售这片土地给另一家现有发展商,而新发展商与中国公司合作兴建公寓。

他指称,一名巫统党员掌控新发展商,但他没有点名任何人。

“当局没有公开招标下,脱售这片土地予一家巫统公司。我接获有待查证的讯息,宣称发展商没有支付地价,但我不知道是哪一家发展商。”

早前媒体报道,新发展商涉及房地产和各项贸易,而巫统喉舌《前锋报》曾购买这家公司股票。

他指,由于必须等待股东之间协商,因此有关发展计划暂时喊停。

277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90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6-28 22: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警方公布,所扣纳吉相关财物市值逾11亿

发表于 2018年6月27日11:38  |  更新于 2018年6月27日16:35   下午3点19分更新

警方今天透露,他们从上个月开始搜查前首相纳吉相关地点过程,所扣押财物的市价至少11亿令吉。

武吉阿曼商业罪案调查主任阿玛星(Amar Singh)说明,扣押物品粗略价值如下:

(1)现金,总值1亿1670万令吉;
(2)珠宝共1万2000件,总值4亿4000万令吉;
(3)567个名牌包包,其中272个总值5130万令吉(其余295个还在估价);
(4)423只手表,总值7800万令吉;
(5)234副名牌太阳眼镜,总值37万4000令吉。

以上5个项目的物件基本估价合共6亿8637万令吉。然而,这只是最基本的金和宝石本身的价值,不包含设计或手工等价值。

阿玛星说,若再加上设计与手工等价值,上述物件的真正市价可能是基本价值的150%到200%,即至少在9亿1000万至11亿令吉之间。

阿玛星也说明,所扣押的1万2000件的珠宝包括:

(1)项链1400件
(2)戒指2200件
(3)手镯2100件
(4)耳环2800件
(5)胸针1600件
(6)发冠14件

三原因决定扣押物品

阿玛星在吉隆坡商业罪案调查总部召开的记者会上解释,警方标准作业程序原规定警方需在搜查地点计算好物品总值,惟本次行动所扣押的物品数量庞大,因此警方先将扣押物件移到安全之处。

“你可以看到,物品数量如此庞大,而我们若在原地计算价格让前首相感到不适,而我们现场也没有相关专家,因此我们把物品封好,并带回警局计算。“

他指出,为确保物品估算过程谨慎,警方从5月21日至6月25日,耗费超过一个月时间持续工作,并动员超过150名警员组成8个特别小组。

陛尚牌包包“非常贵”

另外,警方共扣押总共37个品牌的包包之中,包含爱马仕(Hermes)、普拉达(Prada)、香奈儿(Chanel)、朱迪思雷伯(Judith Leiber)、陛尚(Bijan) 及Kwanpen等等;而目前仅估算出272个Hermes包包价格,其余尚未知悉。

“陛尚是个客制包包品牌,因此这个包包你无法在市场上买到,因为它是特别定制的,这非常贵。”

最贵手表值350万元

他透露,警方分别耗费8天及3天估算包包及手表价格;其中,有个爱马仕包包叫价160万令吉,而最贵的手表则是勞力士(Rolex)经典款式Paul Newman Daytona,价值为350万令吉。

阿玛星受询时透露,警方搜查柏威年高级公寓门牌B45时,房屋内部不仅没有风扇或冷气,空无一人的房子只有数张桌子。

警方目前援引反洗黑钱法令调查一马公司案,今年5月中旬总共搜查与纳吉有关的6个地点,包括首相办公室、官邸、柏威年3间住家,及纳吉位于大使花园的私邸。

警方5月18日搜查柏威年高级公寓的3个单位,并已证实这三间单位分别属与纳吉女儿诺雅娜(Nooryana Najwa)、幼子诺阿斯曼(Nor Ashman Najib)与一名“丹斯里”人士。

纳吉曾通过代表律师哈尔巴(Harpal Singh Grewal)发文告,猛批警方搜查行动“散漫和不负责任”,在纳吉孩子住处搜查时,甚至不问自取冰箱内的食物和巧克力。

纳吉宣称,警方扣押的物件包括他孩子的私人物品。纳吉上周接受《路透社》专访时也指出,就连 10个月大的孙子阿当拉萨(Adam Razak)的鞋子也被扣押。





警方11亿估价主观不现实,纳吉强调收礼不违法

专访一  发表于 2018年6月27日20:10  |  更新于 2018年6月27日21:37

警方公布在前首相纳吉相关住处查获逾11亿令吉财物后,纳吉除了强调收礼不违法外,也提醒珠宝等财物的估价,因人而异。

他今日在《当今大马》办公室接受专访时说,评估珠宝价值,须考量多重因素,因此警方的估价主观而不现实。

“这胥视宝石的来源,胥视这何时送出,何时买下。估价因人而异。”

“因此,我们别冲昏头。让我们先看看这些物品,每一件物品。我们希望有机会检验这些物品,以让我们可以总结这些财物的来源,就警方充公的物品取得解释。”

他说,正如任何丈夫一样,他也不知妻子罗斯玛收藏的珠宝与财物,究竟有多少。

“马哈迪也获赠马匹”

纳吉指出,警方搜查数个与他相关的住处后,并未向他提供完整扣押清单。

他说,警方只是提供他一份不完整的名单,上面写着模糊的充公品简介,也没有照片。

“不过,我确实知道这些年来,身为政府首脑,我们获得外国领袖与私友赠送许多礼品,而我知道根据法律,接收礼物并不违法。这些是数十年累积的礼品。”

“举例而言,(首相)马哈迪承认朋友和外国领袖送他40匹马,他也公开使用朋友的专机。”

“因此,收礼并不算违法。”

纳吉自1976年开始踏入政坛,先后出任彭亨大臣与多个部长职。他曾担任5年副首相5年与9年首相。

记者询问纳吉,他位高权重,接获昂贵礼物为何不合法时,纳吉解释这胥视情况。

“若这些礼物是由其他国家领导人赠予,如在你的生日(作为生日礼物),并不求回报,这不算非法。马哈迪曾公开说过他获朋友赠送40匹马。我相信他还在从政生涯中接获其他礼物。”

收藏赠品供未来展示

记者再问纳吉,他从其他国家首脑接获珍贵物品是否符合操守时,纳吉则以前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夫人米歇尔为例,指米歇尔也曾从已故沙地阿拉伯国王阿都拉(Abdullah Abdulaziz Al Saud)手中接获价值数百万元的礼品。

“当沙曼国王近来访问印尼,他出手捐赠。因此,在一些国家的王室,赠送昂贵物品是他们的文化。举例而言,这些王族赠予我的物品,我未用过。正如我的朋友所知,我不使用昂贵物品,因此我收着(不用)。我不穿戴任何有宝石的手表。”

纳吉在任期间,与多个中东国家王室关系甚笃,包括沙地阿拉伯前任与现任国王。

纳吉指出,他与已故沙地阿拉伯国王阿都拉关系尤其亲密,后者还授予他沙地阿拉伯最崇高的头衔,与美国总统奥巴马、俄罗斯总统普京同列。

罗斯玛也感到惊讶

纳吉坦言,罗斯玛听到警方公布搜获的财物数量后,自己也感到惊讶。

“我想,这估价……她不相信会有这个数额。况且有些物品,珠宝商有其转运记录,因此我们须确认这些商品,并将它们送回去。”

他指出,部分的珠宝并非罗斯玛所有,而是他们女儿诺雅娜(Nooryana Najwa)、女婿及岳母的财物。

他说,一些珠宝商已向他们致函,以索回这些珠宝。

“不过,我们当下别妄下结论。让我们(先)逐一确认(这些财物)。”

他说,一旦确立了充公财物名单,还需纳入其他考虑。

“像珠宝物品,我们需了解其购买日子。”

“你也知道,20年前买到或收到的宝石价格远低于现在……宝石价格飙升,因此这胥视如何评估。”

设立陈列室供展览

纳吉宣称,自己原是打算在有朝一日,将这些贵重物品陈列出来,以供展示。

“这本是我的计划,将他们置放在陈列室,因为这些东西真的……我从未用过。”

“我知道获赠一些昂贵戒指,但我从未用过,因为我知道它们价值非凡,而我身为领袖,不应穿戴这些东西。而(我)不会使用这些物品,有朝一日会在陈列室展出。”

他不忘提醒在场记者,马哈迪在浮罗交怡一座博物馆,收藏着9000件物品。

现钞乃是选战资金

此外,纳吉重申,警方搜获的巨额现钞,乃是巫统打选战的资金。

不过,记者点出这笔钱是在第14届大选结束后才查获时,纳吉则说,一场选举所耗费的资金,难以准确估算,所以才会留有现钞。

“这么说吧,不可能会。若你打一场选战,你须在选前、选举期间、选后花钱。别忘了,我当时是巫统主席与拥有13成员党的国阵主席。”

“掌管像巫统这样拥有300万名党员的大党,是很花钱的一件事。再者,众所周知,当马哈迪辞职时,他把14亿令吉党产与现金交至阿都拉手中。这是有记录在案的。因此,若你明白背景,这只是少部分钱。”

选举需大量现金流

不过记者指出,马哈迪所交出的14亿令吉巫统党产并非全是现金时,纳吉则说,在大选期间,需要巨额现金流。

“是的,有些现金,但大选期间,你不会用银行转账,因为对方需要即刻用钱。”

警方查获的1亿1600万现金当中,共有至少26国货币。对此,纳吉说,一些现金是他自己的。

“一些是我的,因为我过去30年(到各国)旅行,但也有人以外币捐款。一些人倾向于用外币捐款。”

大选选后仓促搬离

他说,这些现金收在柏威年高级公寓,是因为选举成绩揭晓后,他们须仓促行事。

“一切仓促发生,我们须在2小时内清理首相办公室与首相署。请注意,在首相办公室有一个保险库,首相署也有……”

“这个想法很清楚,他们知道你打选战需要现金。在野党也知道这点。他们也留有现金。我知道这并不为公众所知,但这并不奇怪。这在过去发生,而直至我们改变选举献金法之前会继续存在。”

他指出,马哈迪担任巫统主席时,推行同样的做法,因此马哈迪应熟悉此做法。

马哈迪亲信索现金

纳吉还宣称,马哈迪曾有一名亲信,在第13届大选前到其大使路私邸,从他手中接过1000万令吉现金。

此人是前国家游泳选手。《当今大马》在取得对方回应前,姑隐其名。《当今大马》也正在联系马哈迪助理,以寻求回应。

要设监督捐款制度

稍早前,纳吉在专访时受促为何不公开这些礼物时,他则指出,自己确曾提出设定制度监督这些赠品。

“我们在这个国家没有这种制度(公布赠品)。”

“2010年,我其实曾提出建议,就捐款而言,我们应有透明的制度,向独立机构记录这些赠品。我有那份提议书,但受到当时的在野党反对。现在他们已经成为政府。”

“他们当时反对。我怀疑他们要求匿名,因为他们的捐款人的身份曝露,则对他们不利。但有记录在案表明,我确曾提出此建议,我还记得和表现管理和履行单位(PEMANDU)的(掌舵人)依德利斯嘉拉(Idris Jala)。”

“我也与时任反贪会主席阿布卡欣谈过,而他喜欢这个想法。我们提出来,但遭在野党反对,这就是为何它没成功的原因。”

“若它得以落实,这个国家的选举献金会以更透明的方式处理。”

“因此,整份记录在案的提议书,我们确曾提出为政治献金(立法),以便更加透明与诚信。”



没用一马钱买游艇珠宝,纳吉强调绝不批“荒唐事”

专访二  发表于 2018年6月28日19:15  |  更新于 2018年6月28日19:36

虽然美国司法部充公行动诉状指控,一马公司资金遭人挪用,以购买钻石、产业、艺术品、豪华游艇,甚至制作电影,但前首相纳吉重申,他跟这种恶行毫无关联。

纳吉昨日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表示,他肯定不会批准这种荒唐事情,让公帑受如此的滥用。

“我不同意这一切。我无涉这所有事情。一马公司根据与外国的联营协议付款,一旦钱付出去了,我就无法控制他们怎么用那些钱。”

“事实上,除了之后(媒体刊登)的照片,我从来没亲眼看过那艘游艇。我从来没看过那些绘画。我不知道那些是什么样的绘画,而且肯定的是,若你要如此滥用一马公司资金,我肯定不会批准。”

担任其他机构没问题

纳吉也是一马公司顾问团主席。他指出,自己也在其他机构担任类似职位,但从不曾出现类似的问题。

“我身在公共服务领域这么久,拥有杰出记录。这显示,若我是这一切的最终授权者,我肯定不会批准这些事情。”

“这不合理。身为首相,我怎么会批准使用公帑来买游艇和绘画呢?这太疯狂了。”

“即使在我最疯狂的梦境里,我也永远不会批准或纵容这些事情。”

滥用公帑者应受对付

无论如何,纳吉强调,若公帑真的被用以购买前述的物品,则涉及者务必受到对付。

“但若事情为真,我希望当局展开妥当的调查,若真有公帑被滥用,则涉及者必须受到恰当的对付。”

纳吉表示,在一马公司陷困后,它一直把主要焦点放在重组以及跟外国单位谈判,以确保马来西亚不会蒙受任何损失。



纳吉:刘特佐自称代表中东王室

专访三  发表于 2018年6月28日19:47  |  更新于 2018年6月28日20:34

前首相纳吉表示,槟城年轻富商刘特佐跟中东国家的王室成员和领袖交情匪浅,因此才会代表他们参与一马公司的交易。

“他(跟数个中东国家领袖)有策略性的关系,而对大马有利。”

“很明显的,他跟(沙地阿拉伯的)阿都拉国王和家族,甚至是一些国家,如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王室有特殊的关系。”

“他不知从何建立这些关系,而对大马有一定的价值。这就是整个背景。至于他跟他们做了什么,则超出我的知情范围。”

“他就是在这个脉络下,代表中东伙伴跟一马公司合作。”

坦言留下深刻印象

纳吉也是一马公司顾问团主席,他昨天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受询及为何刘特佐在一马公司中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

他说,出任首相和设立一马公司前,刘特佐已掌管3家大马上市公司,并在柔佛依斯干达发展计划中有庞大的投资。

纳吉称,据了解有关投资的资金据称是来自中东国家。

“他跟中东的交情,肯定给很多人,包括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国王祝福联营计划

此外,纳吉披露,刘特佐也是在已故阿都拉国王的祝福下,促成沙地石油国际公司 (PetroSaudi International,简称PSI)跟一马公司的联营计划。

“事实上,沙地阿拉伯驻马大使馆和当地的主要银行曾发出支持信,为沙地石油国际公司背书 。“

沙地石油国际公司是阿都拉国王的第7个儿子,即吐奇王子(Turki bin Abdullah)创办的公司。

吐奇王子曾先后出任利雅德(Riyadh)的正副省长职,该城市为沙地阿拉伯的首都及最大城市。

没有询问“平静号”

针对刘特佐的联络网有利于大马的说法,纳吉没有更详尽地解释。无论如何,纳吉说,跟沙地阿拉伯维持良好关系,有助于大马每年获得更多的朝圣名额。

询及各种指控浮上台面后是否联络刘特佐,他坦言,曾经跟刘特佐沟通,唯已有一段时日。

“是,我有(跟他沟通),他说不是为了自己。他说,只是代表中东王室成员。这是他给的解释。”

另外,纳吉说,当时没询问刘特佐有关“平静号”游艇的课题,因为当时根本不晓得游艇的存在。

277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90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6-30 12:02:06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政府拟出售纳吉相关珠宝,填补一马巨大亏损

发表于 2018年6月29日19:03  |  更新于 2018年6月29日19:07

警方最近公布在调查一马案过程,从首相纳吉相关地点查获11亿令吉财物后,财政部长林冠英表示,政府准备卖掉其中的珠宝,套现以填补一马案所造成的巨大亏损。

林冠英接受《美联社》专访时表示,不过,相对于一马公司疑似遭人挪用的500亿令吉,这批财物只是沧海一粟。

“我们会尽量脱售套现,但你要记得,这与国库被盗的款额相比,不算什么。”

他补充,纳吉疑似有11亿令吉财物的情况,着实令他惊讶。

难置信钱汇个人账户

林冠英指出,这批起获的财物金额,对于美国这一富裕国家而言,也是十分惊人。

“对于大马这个小国来说,这是很厉害。”

他点出,26亿门是一马公司丑闻关键,使得首相马哈迪摒弃昔日嫌隙,进而与过往政敌合作。

“我说,没人会蠢到把钱汇入个人账户,特别是首相。谁会那么笨。”

“当我们发现这是铁一般事实时,我们难以置信。”

没有变天则万劫不复

林冠英补充,倘若国阵在509大选胜出,国家将会万劫不复。

“你想象一下,如果他们成功胜选,杯子将会空。而现在半满杯子让我们能修复财政,以让我们打造活力经济。”

他说,希盟已翻阅前朝政府秘密文件,因此已揭发前朝国阵政府的重大丑闻。

不但如此,林冠英说,政府过后会陆续揭露“迷你一马公司丑闻”。

武吉阿曼商业罪案调查主任阿玛星透露,警方5月中旬开始陆续搜查前首相纳吉相关6个地点后,扣押的资产基本估价为6亿8637万令吉,而真正市价则介于9亿1000万至11亿令吉之间。

不过,纳吉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除了强调收礼不违法外,也提醒珠宝等财物的估价因人而异,因此警方的估价主观而不现实。



若时光倒流,纳吉宣称会公布一马公司稽查报告

发表于 2018年6月30日11:12  |  更新于 2018年6月30日11:17

一马公司稽查报告于2016年4月提呈予国会公账会,但当时总稽查司却把该报告列为官方机密。前首相纳吉宣称,当时封锁报告的原因,是要避免在野党扭曲报告。

纳吉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指出,由于大选将近,国阵当时决定把报告列为官方机密,以免当时的在野党扭曲报告。

讽刺的是,时任国阵政府这项决定,却反而产生反作用,让人以为欲盖弥彰。

不愿有人扭曲

随着朝野身份对调,纳吉称,早知如此,或许当初应该公开报告,以厘清公众疑虑。

“当时我们即将面对选举,所以我们不要有人扭曲或歪曲。”

“这份报告已交给公账会,(当时的)在野党成员可以翻阅报告。他们读毕且满意报告。我们以为这已足矣。”

“事后想起,如他们所说,我们应该公开稽查报告,把之列入公账会报告附录中。”

纳吉再三强调,时任公账会副主席兼行动党甲洞国会议员陈胜尧也认同报告没提到他犯错。

不该举债融资

但他坦承,看回过去,国阵将以不同方式管理一马公司。

他说,以举债方式为一马公司融资,或许不是一项好决定,最终造成一马公司债台高筑。

“或许我们营运一马公司时,应当有所防范,以确保透明、良好管理和负责任。我们没有这么做,我感到遗憾,许多事情也出错。”

纳吉也表示,若时光倒流,他依然会推行其他的所有政策。

“我还是相信转型计划,我不会改这些政策。我会继续我对马来西亚的愿景。”

抨击负面宣传

他抨击希盟,在竞选期间大打一马公司课题,但却施以人格谋杀等负面手段来竞选。

纳吉强调,由朝野组成的公账会已裁定他在一马公司案中无罪,而陈胜尧也认同这点。

尽管公账会没有点名纳吉涉及犯罪,但却在报告中建议对付数名一马公司高层。

不过,一直到下野为止,前朝国阵政府并无对付任何人。

没有充足证据

针对此事,纳吉解释,这可能是因为,执法当局没有充足证据来对付涉案者。

“报告提呈至警方等相关单位后,就交给他们对付涉案者。”

“他们或许没有取得完整证据,你不能随意采取行动。”

盼望转亏为盈

纳吉也坚称,一马公司重组计划已成功削减公司债务。

他相信,一马公司旗下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和大马城计划,若能成功套现,则能让一马公司转亏为盈。

“我十分期待这两项计划,最终能让一马公司获取盈利。”

“新任财长林冠英也证实,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计划是一项能够赚钱的项目。”

无论如何,纳吉说,这不表示违法者可以逍遥法外。

“我已经公开说过,没有人凌驾法律之上。”



纳吉控诉,路透社专访谈话遭人“蓄意曲解”

发表于 2018年6月30日09:58  |  更新于 2018年6月30日10:04

前首相纳吉宣称,他最近接受《路透社》专访所说的话遭到一些人“蓄意曲解”,造成外界误以为他不知道一马公司的交易。

纳吉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澄清说,他确实知晓一马公司的交易情况。

他补充,董事会必须先仔细审查后,他才会签名批准交易。

只是不知道细节

惟他宣称,一马公司把资金交给其他合资公司后,他不知道这些钱是否被盗用或滥用。

纳吉也提到,一马公司董事会必须依照公司管理程序,经过审慎检查后,才会让他正式签署批准各项投资或交易。

“我想我应该解释一下。我的意思是,是的,我知道那些大型的投资及交易。但是,这些交易和投资完成后,随后发生的我就不知道了,因为部分投资计划及实施的阶段是在海外进行。”

“这才是我想表达的意思。我并不是说,我什么都不知道,那是不正确的(理解)。”

“我的意思是说,一马公司把这些钱付给第三方之后,我不知道这些资金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因为这超出了我的控制和认知范围。尤其当这些第三方和交易都在海外……”

纳吉最近接受《路透社》的访问刊出后,首相马哈迪遂向纳吉开炮,指纳吉虽然曾经担任一马公司顾问团主席并签署了相关文件,却声称毫不知情。

马哈迪当时说:“如果他不知道,那么他肯定是不知道签名代表了什么意思。”

这篇《路透社》的报道指出,纳吉以为若发生任何资金不当使用,一马公司董事应要告知他。

报道引述纳吉表示,他并不知道个人户口的巨款源自一马公司,他也不知道一马公司资金遭到挪用来购买游艇、名画、珠宝与房地产等资产。

否认怪罪董事会

纳吉接受《当今大马》访谈时数次强调,他并没有“归咎”一马公司董事会,只是“展望他们能够履行职责”。

“我没有责怪他们(指一马公司董事会)。我说的是,每个人都有特定的职责。董事会及管理层也有信托责任,而我料想他们会履行职责。”

“只要他们依据法律妥善履行职务,那么就好了。(我的意思)应该是这样(才对)。”

纳吉接着补充:“我的意思是,我也有我自己的职责。所以无论发生任何事,我们都必须放在法律所规定的证据和责任的脉络下来看。”

以下是《当今大马》专访纳吉时的对话节录 (为方便阅读,文稿已经过语法编修):

《当今》:我们谈谈《路透社》的专访吧!你在那次专访中提到,你不知道一马公司的交易……

《纳吉》:我想我应该解释一下。我的意思是,是的,我知道那些大型的投资及交易。但是,这些交易和投资完成后,随后发生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因为部分投资计划及实施的阶段是在海外进行的。

这才是我想表达的意思。我并不是说,我什么都不知道,那是不正确的(理解)。”

《当今》:从你的解释来说,你听起来是在归咎一马公司的董事?

纳吉:我没有责怪他们。我说的是,每个人都有特定的职责。董事会及管理层也有信托责任,而我料想他们会履行职责。”

只要他们依据法律妥善履行职务,那么就好了。我的意思应该是这样才对。

我的意思是,我也有我自己的职责。所以无论发生任何事,我们都必须放在法律所规定的证据和责任的脉络下来看。”

《当今》:然而,根据登嘉楼投资局(Terengganu Investment Authority,后来易名为一马公司)的组织章程,公司的许多决策都必须经过顾问团的主席。那么这些投资和债卷发行是否需要经过你的批准?

纳吉:我只是扮演顾问的角色。事实上,这个董事会由多名专家组成,而重点是你必需经过整个公司的治理机制(corporate governance)。

《当今》:所以,顾问团本身没有召开会议吗?

纳吉:他们没有正式的会议。公司的决策必须依循公司治理的机制。这是我要说的。

《当今》:但你终究还是需要签署……

纳吉:当我签名的时候,它还是必须依照程序。例如说,公司有某项投资决定,那么管理层就必须依照恰当的程序来投资。

唯有经过了这些程序,才会来到需要正式签名的步骤。

当你管理政府时,你每天必须签署非常多文件。你不可能知道每个细节,所以你必须依赖他人。但我不是在规避责任,不是。但每个人都必须在整个过程中,发挥自己的作用。



PSI高层电邮曝光,谈如何瞒亏再跟纳吉要钱

发表于 2018年6月29日18:11  |  更新于 2018年6月29日19:22

一马公司与沙地石油国际公司的联营计划中,一马公司资金被指遭挪用。《The Edge》报道,沙地石油国际公司两名执行员曾在电邮讨论,应该如何告诉时任首相纳吉有关一马公司的投资问题。

根据报道,沙地石油国际公司两名执行员奥拜(Tarek Obaid)及莫哈尼(Patrick Mahony)是于2010年8月在电邮中讨论该事宜。

当时一马公司已为联营计划投资10亿美元,这其中的7亿美元被指转入大马富豪刘特佐拥有的Good Star Ltd 公司。

《The Edge》声称,已阅读奥拜和莫哈尼之间的电邮,其中,莫哈尼告诉奥拜,刘特佐已承认,一马公司在联营投资中将损失5亿美元,而正寻求来自一马公司另一笔5亿美元投资。

《当今大马》也已阅读有关志期2010年8月7日的电邮,该电邮标题为“Malaysia discussion tomorrow”。

据了解,莫哈尼要求奥拜向纳吉隐瞒一马公司损失,反之让纳吉知道,一马公司必须快速投资另一笔5亿美元的重要性。

或转找公积金或国油

莫哈尼也建议,若一马公司不想投资,有关投资钱也可来自公积金局或国油公司。

莫哈尼在电邮中向奥拜说:“我想(向纳吉)表达,拖延已让我们损失,这么说有帮助我们,因为我们之后可以就损失责怪他们。”

据称,莫哈尼也要求奥拜告诉纳吉,私下委任另一人与他们工作,而这名新人必须比刘特佐更可靠。

莫哈尼也认为,必须告诉纳吉:“我们很珍惜友谊,但若我们知道,我们必须和他谈的人士太忙或参加派对,我们很难再谈更多事情。”

指刘与中东王室亲近

《砂拉越报告》于2016年2月报道,一马公司曾投入10亿美元(约36亿令吉)与沙地石油国际公司(PetroSaudi International,简称PSI)联营合作,但沙地石油公司却转手把七成资金,即7亿美元(约25亿令吉)用以偿还拖欠母公司的债务。

《砂拉越报告》也公布外泄电邮,揭露总部设在伦敦和瑞士的沙地石油国际公司只是“幌子”,这笔钱最终流向大马年轻富豪刘特佐。

隔年,美国司法部做出雷同的指控,声称一笔总值10亿美金的资金在2000至2010年间,从一马公司转到沙地石油公司作为合资计划,而这笔款项被指转入刘特佐拥有的Good Star Ltd公司。

一马公司之后澄清,他们脱售了有关投资而获得23亿1800万美元的股权,包括从原本的投资中赚取4亿8800万的盈利。

纳吉已多次否认挪用一马公司资金,纳吉前天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表示,刘特佐跟中东国家的王室成员和领袖交情匪浅,因此才会代表他们参与一马公司的交易。

纳吉披露,刘特佐也是在已故阿都拉国王的祝福下,促成沙地石油国际公司 跟一马公司的联营计划。

沙地石油国际公司是阿都拉国王的第7个儿子,即吐奇王子(Turki bin Abdullah)创办的公司。吐奇王子曾先后出任利雅德(Riyadh)的正副省长职,该城市为沙地阿拉伯的首都及最大城市。

去年11月,沙地阿拉伯发动反贪腐大逮捕,11名王子、4名现任部长、数十名前部长落网,吐奇王子也在名单内。



违约渎职为罪名,一马公司开除阿鲁

发表于 2018年6月29日09:31  |  更新于 2018年6月29日09:33

希盟政府上个月底点名批评后,一马公司总裁阿鲁甘达昨天在违反聘约和渎职的罪名下遭开除。

根据《当今大马》所阅览,相关开除信由一马公司主席阿斯里(Asri Hamidon),志期昨天(28日),而阿鲁甘达也在同日签收了信函。

信函指出,一马公司在今年2月23日延聘阿鲁甘达为总裁6个月,从今年1月1日开始,至6月30日结束。

换言之,阿鲁甘达是在约满的前两天遭开除。

“一马公司董事会发现,你违反了合同和所托付的总裁职责。如此一来,董事会在6月25日的会议上决定立即终止你的聘雇。”

提醒归还一切公司资产

开除信也要求阿鲁甘达立即归还手上掌握的一切公司资产,包括钥匙、通行证、文件、记录、照片、纸张、资料、客户名单、在所有媒体器材的机密资讯,以及资产。

信函提醒阿鲁甘达,若他没有那么做,一马公司必设法追回上述的资产,届时他必须承担追讨的成本。

《当今大马》已联络阿鲁甘达寻求回应。

阿鲁甘达于2015年1月受委一马公司总裁。第14届大选前夕和过程,希盟不断以一马丑闻攻击时任首相纳吉之际,阿鲁甘达扮演辩护士角色,不断在公开场合为纳吉和一马公司反击贪腐指控。

联邦政权易手后,财政部长林冠英5月23日传召阿鲁甘达问话,但阿鲁甘达宣称不知道所谓的一马公司“单位”投资详情,激怒林冠英。

林冠英因此公开指责阿鲁甘达“不诚实与不可信”,同时指示财政部法律顾问,检讨阿鲁甘达的职位。

277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90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7-2 21:41:06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洁蒂知悉26亿汇款”,纳吉指国行未发警告

发表于 2018年7月2日16:50  |  更新于 2018年7月2日16:54

前首相纳吉控诉,前国家银行总裁洁蒂在2013年大选前已经清楚知道,有26亿令吉汇入其银行户口,唯不曾提出任何质疑。

“如果国行知道这笔资金,并大略认知到资金的来源或许存疑,我期望他们会告诉我。”

“但根本没有这一回事。所以,我会假定一切都不成问题。”

纳吉是上周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如此表示。

国行未点出不妥

询及洁蒂(Zeti Akthar Aziz)难道不曾给予警示,纳吉说,国行完全没有给予任何回应,所以才会认为一切妥当。

之前也有人宣称,洁蒂知悉26亿令吉汇款。《当今大马》正寻求洁蒂回应有关指控。

无论如何,纳吉坚称,6亿8100万美元(或26亿令吉)是沙地阿拉伯王室成员的捐款,并重申选举后已经归还其中6亿2000万美元给捐献者。

不过,美国司法部在民事诉讼中指控,有关巨款其实来自一马公司(1MDB)。

卜亚做相同指控

洁蒂是大马国行首位女总裁,掌舵国行16年,任内表现获得好评。她在2016年5月1日合约届满而退休,并由副手慕哈末(Muhammad Ibrahim)接任。

不过,洁蒂在希盟执政联邦政府后,受委为耆老理事会的成员。

上周五,国民投资机构(PNB)更宣布,委任洁蒂为新任主席,取代离任的阿都华希(Abdul Wahid Omar)。

2016年,前特别事务局(JASA)总监卜亚(Puad Zarkashi)在会晤坎贝拉的大马留学生时曾宣称,洁蒂知悉26亿令吉汇款一事。不过,洁蒂至今仍未回应此事。

宣称获国行首肯

卜亚当时表示,《华尔街日报》报道26亿门后,巫统最高理事议决到纳吉宅邸寻求解释。

结果,纳吉在会面上直接承认,接获26亿现金,甚至说已与洁蒂商谈,获得国家银行首肯,将这笔巨款带回国。

不仅如此,卜亚指出,纳吉持有国行的批准文件。

2015年7月,《华尔街日报》揭露纳吉私人户口获得26亿令吉汇款后,时任总检察长阿都干尼宣布,由三方所组成的特工队调查《华尔街日报》的指控,而洁蒂为其中一名成员。但是,反贪会之后指出,在新任总检察长阿班迪的劝告下,已经不再需要特工队。

新政府上台后,耆老理事会成立由前总检察长阿布达立领衔的一马公司案调查委员会。接着,政府再设立一马公司案特工队,以彻查一马公司案、鉴定与取回资产及提控此案的犯法者。



“钱退了,怎没人讲”,纳吉重申26亿乃沙地捐款

发表于 2018年7月2日18:12  |  更新于 2018年7月2日18:18

一马公司丑闻纠缠下,国阵在5月大选遭遇空前的惨败,一举丢失控制一甲子的联邦政权。惟前首相纳重申, 第13届大选前夕汇入其私人银行账户的惊人资金,乃沙地王室的捐款。

纳吉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也说明,这笔6亿8100万美元(折合26亿令吉)的资金,其中6亿2000万令吉已在同年较后归还给“捐款人”。

他解释,自己是在会见沙地前任国王——已故阿都拉阿都拉兹(Abdullah Abdulaziz Al Saud)后才收到有关捐款。

“事情起源是,当我会见阿都拉国王,我要求他支持(马来西亚)政府,因为我想他们的政府过去都有支持(他国)政府的记录,尤其与他们亲近的(政府)。”

“所以我的要求并无不寻常之处,而他(阿都拉阿都拉兹)同意支持我们,接着我们就接到信函,过后钱就在那段他们承诺捐款的时间汇入。我通知有关当局,国行也获通知资金汇入的事情。”

《华尔街日报》是于2015年7月揭露纳吉的26亿门,声称一笔总值6亿8100万美元的资金于2013年3月至4月之间流入时任首相兼财政部长纳吉的私人银行账户。

根据当时的1美元折合3.032令吉的兑换率,这笔资金折合为约26亿令吉,因而这次丑闻俗称26亿门。

另外,《华尔街日报》也揭露有多笔来自财政部子公司——SRC国际公司的资金,流入纳吉的私人账户。SRC公司原本是一马公司的子公司,于2012年由财政部接管。

惟2016年1月26日,时任总检察长阿班迪(见下图)宣布,经过调查与研究后发现,纳吉在“捐款案”与“SRC案”都没有犯法,因此他指示关档。

阿班迪当时也表示,纳吉已于2013年8月向沙地王室归还6亿2000万美元款项,而纳吉仅花了6100万美元。

无论如何,希盟在刚落幕的大选执政中央后,已指示重查一马公司案,并已撤换阿班迪。

囤钱以防突发事件

纳吉表示,美国司法部也已确认,有关超过6亿美元的资金已退还。

“希盟告诉人民,我拿了26亿令吉,但他们从没说到,我也把那些钱归还给同样的来源。这样对我很不公平。”

“有人要尝试欺骗或偷窃吗?若真的是要偷窃,为何我会使用一个本地银行账户,并使用我自己的名字?”

“我把钱用在(第13届)选举及选举后,而(余下)钱则退还。我认为,这是负责任的行为。”

纳吉也解释,身边必须拥有一大笔钱,是为应对大选后可能的突发状况,包括重演第12届大选后的“916变天”事件。

当年时任在野党领袖安华曾承诺,2008年9月16日将会有30名国阵国会议员跳槽至在野阵营,或导致国阵倒台,而安华也会出任新首相。

拿着巨钱“不舒服”

询及为何要退还余下的“捐款”,纳吉表示,拿着一大笔“捐款”其实令他感到不舒服。

“有一笔那样的钱在系统里,我觉得很不舒服,我也对系统是否透明没信心,可能会出纰漏。”

“我也认为,在接下来的选举,若我需要(资金),我随时可以回去找(捐款人)。”

询及其“捐款人”是否愿意站出来还其清白,纳吉说:“我们掌握信函,也有资金流动的记录,而且沙地外交部长也已公开确认,那是一笔捐款。”

“就我而言,我是善意行事。此外,阿都拉国王也把沙地最高的勋章颁予我。只有(前美国)总统奥巴马和(俄罗斯总统)普丁获得同样的(头衔)。这显示他(阿都拉国王)对我的信任。”

本届大选没有捐款

询及刚落幕的509大选,其银行账号是否还存有“捐款”,纳吉大笑起来。

“不,在这一切事情发生后……(笑)……远离(银行账号个人捐款)……(笑)”。

无论如何,当询及其私人银行账户流入SRC国际公司资金的问题,纳吉表示,由于反贪会正调查SRC案,因此他必须谨慎回答。

“我必须谨慎,因为此事正在调查中,我已全盘托出,而我坚持我向反贪会所说的。”

反贪会目前正在调查SRC汇款案,并已传召纳吉和其夫人罗斯玛录供。



一马案特工队冻结408个账户,涉11亿令吉

发表于 2018年7月2日19:31  |  更新于 2018年7月2日19:36

一马公司案调查特工队澄清,它上个月26及29日冻结408个属于个人、政党及非政府组织的银行账户,高达11亿令吉。

该特工队今天发文告说,当中有81人及55家公司疑曾接收来自一马公司的资金。

“该些账户相信与挪用及滥用一马公司资金有关,从2011年3月至2015年9月期限进行近900项交易。”

“特工队正在鉴定他们涉案的程度,并展开全面的调查工作以公平对待涉及的各造。”

依法行事绝非迫害

一马案特工队也希望涉及的各造给予配合。

同时,一马案特工队不排除日后还会冻结更多的账户。

“这些账户的冻结都依循了法律条文,这是一贯的做法,有鉴于此,不会出现通过冻结账户迫害任何人的问题。”

《新海峡时报》上周五(6月29日)引述消息报道,当局在调查一马公司案中,已冻结约900个银行账户。



一马特工队澄清,没冻结彭王储妃基金会账户

发表于 2018年7月2日19:13  |  更新于 2018年7月2日19:19

一马公司案调查特工队今日澄清,没有冻结彭亨州王储妃端姑阿兹莎所创办的助孕基金会银行账户。

特工队四名领导人——前总检察长阿都干尼、前反贪会主席阿布卡欣、现任反贪会主席苏克里及前警察政治部副总监阿都哈密(Abdul Hamid Bador)发表联合文告,回应端姑阿兹莎助孕基金会课题。

“一马公司案调查特工队要澄清,没有冻结端姑阿兹莎生育基金会(TAFF)的银行账户。”

“该基金会与特工队所展开的调查无关。”

“因此,所有人不应把有关(基金会)课题与一马公司调查扯上关系。”

彭王储妃贴文投诉

前天,端姑阿兹莎(Tunku Azizah Maimunah Iskandar)在推特贴文投诉,基金会的汇丰银行账户已被冻结。

她在推特写道:“我的端姑阿兹莎助孕基金会的汇丰银行(HSBC)已遭冻结。”

“为何?为何?为何?我相信透明和诚信。这没有事先告诉我们,很不公平。只有当支票被退,我们才知道。”

“谁指示冻结东姑阿兹查基金会账户?我没有生气,但至少通知我们,解释原因。”

不过,东姑阿兹查之后澄清,汇丰银行已于去年12月要求基金会成员公布资产,但她忘记回复银行,导致基金会账户被冻结。

这个基金会是为求孕夫妇提供咨询与协助。

由于适逢反贪会目前大力调查一马公司案,更传言已冻结900个银行账户,端姑阿兹莎的控诉也引起一些人揣测,可能跟一马公司案调查有关。



传纳西尔或卸任CIMB主席

发表于 2018年6月30日13:54  |  更新于 2018年6月30日17:50

随着多名前朝委任的官联公司掌舵人下马,联昌国际银行集团主席纳西尔(Nazir Razak)也可能在明年3月合约届满后离职。

纳西尔也是前首相纳吉的胞弟。《星报》引述数名消息人士披露,纳西尔已知会董事局,无意续任主席。

“他已告知董事局会离职,而且不会寻求连任。董事局正在寻找接棒者。”

数名联昌银行消息人士告知,只要希盟政府要求他离职,那么纳西尔准备卸下这个担任了15年的职位。

“纳西尔立场清晰。如果新政府要他在约满前卸任,他会离开。”

《当今大马》正在寻求纳西尔回应。

没征兆显示落马

据联昌银行2017年报告,国库控股为银行最大股东(27.27%)、其次为雇员公积金局(12.46%)及公务员退休基金局(6.14%)。

国库控股、公积金局及公务员退休基金局都是官联公司或法定机构,因此政府能够影响银行董事局任命权。

尽管坊间盛传纳西尔将会落马,但迄今没有任何征兆显示此事。

一名消息说:“耆老理事会等并没传召他。”

虽然一马公司波及并打击多名银行家声望,但一名消息人士说,业界还是尊敬纳西尔。

“当然一马公司打击其兄弟(纳吉),也牵连到他,但纳西尔还是业界受敬重的银行家。”

“就如他们所言,他有灵敏商业嗅觉。”

一名银行界人士说,基于原则,联昌银行没有参与任何一马公司交易。

“纳西尔助手被告知,必须严厉遵从指南,不得涉及一马公司相关交易。”

卷入一马公司案

无论如何,纳西尔还是卷入与一马公司相关的26亿门事件。事缘《华尔街日报》在2016年追击纳吉26亿门,揭露纳吉私人账户曾汇出逾500笔款项,对象包括纳西尔、纳吉幼子诺阿斯曼与政治人物等。

而纳西尔向该报确认,曾从纳吉私人账户接收近700万美元的资金,但他接获这笔款项后,依指示交由银行职员转发予多名执政党政治人物。

他在事后也直言,早知就不要涉入其中。随后,纳西尔告假让路银行内部审核,最终调查证明其清白。

《星报》报道,消息人士披露,当时联昌银行获取独立法律意见,就接洽长汤米汤姆斯掌管的律师楼。汤米是现任总检察长。

“汤米当时调查纳西尔是否有抵触反洗黑钱法令等条文。”

就连国家银行也开档调查此事,而时任国行副总裁诺山西亚(Nor Shamsiah Mohd Yunus)领导这个调查团队。诺山西亚为现任国行总裁。

无论如何,一名消息人士透露,汤米和诺山西亚调查显示,纳西尔不知晓胞兄纳吉汇款,源自一马公司。

“现任总检察长和国行总裁已证明他的清白。调查团队确认,纳西尔不可能知道该笔钱是源自一马公司。”

调查完毕后,纳西尔休假完毕,重新担任银行主席。

首相马哈迪早前披露,希盟将会撤换多名前朝政府的政治委任官员。昨日,国民投资机构主席阿都华希离职,而前国行总裁洁蒂接任。

277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90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7-4 19:54:36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纳吉被控的4条罪是……

发表于 2018年7月4日10:21  |  更新于 2018年7月4日10:26

前首相纳吉今日被控3条刑事失信罪,以及1条贪污罪。

这4条罪都是跟SRC国际公司汇款案有关。SRC公司原本是一马公司的子公司,如今已转为财政部所拥有。

以下是纳吉被控的4条罪名:

第一项控罪:

被告在2014年12月24日至29日期间,以公职人员的身份,即身为首相与财政部长,获得委托管理SRC公司的40亿令吉,却涉嫌刑事失信挪用当中的2700万令吉,抵触刑事法典409条文。

一旦罪成,将可被判监禁2至20年、鞭笞与罚款。

第二项控罪:

被告在2014年12月24日至29日期间,以公职人员的身份,即身为首相与财政部长,获得委托管理SRC公司的40亿令吉,却涉嫌刑事失信挪用当中的500万令吉,抵触刑事法典409条文。

一旦罪成,将可被判监禁2至20年、鞭笞与罚款。

第三项控罪:

被告在2015年2月10日至3月2日期间,以公职人员的身份,即身为首相与财政部长,获得委托管理SRC公司的40亿令吉,却涉嫌刑事失信挪用当中的1000万令吉,抵触刑事法典409条文。

一旦罪成,将可被判监禁2至20年、鞭笞与罚款。

第四项控罪:

被告在2011年8月17日至2012年2月8日期间,以公职人员的身份,即身为首相与财政部长,涉嫌滥用职权接受SRC公司的4200万令吉,以便给予政府保证,把退休基金局(KWAP)的40亿令吉借贷给SRC公司。

这抵触2009年反贪会法令23条文,可在同一条法令24条文下被罚。.

一旦罪成,可被判监禁不超过20年;罚款贪污的款额,或款额的5倍,或1万令吉,视何者为高。

纳吉原本在吉隆坡地庭被控,但此案较后转到高庭审讯。法庭目前还未询问纳吉是否认罪。



高庭发临时封口令,禁评论纳吉控状所涉事实

发表于 2018年7月4日13:40  |  更新于 2018年7月4日14:22   下午2点22分更新

前首相纳吉今日就SRC国际公司汇款案面控,惟不认罪。高庭法官苏菲安(Sofian Abd Razak)批准纳吉代表律师的申请,而发出临时封口令。

在这项封口令下,媒体或任何人不得公开报道或评论本案4项控状所涉及的事实。

纳吉代表律师沙菲宜提出申请时向法庭表示,临时封口令有必要,以阻止任何会影响其当事人(纳吉)案件的言论。

他举出多个例子,说明纳吉之前受到“媒体审判”,甚至在案件未开审前,其当事人已面临此遭遇。

法庭寻求进一步解释时,沙菲宜表示,临时封口令的范围必须包括刊登文告或任何关于案情的东西。

反对侵蚀言论自由

无论如何,领导检控团的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反对沙菲宜的申请。

他认为,联邦宪法所赋予的言论自由原则,必须获得保障。

他指,沙菲宜应该申请正式庭令,而非临时庭令;不过届时,控方依然会“激烈反对”相关的申请。

无论如何,法庭最终批准发出临时封口令给纳吉。

拟呈书反对封口令

汤米汤姆斯随后在庭外受访时表示,对被告律师申请临时封口令感到惊讶。

他称,将在8月8日首次案件管理时,呈书反对该封口令。

他补充说,该封口令将在8月8日失效。

“我们不知道(封口令)涵盖的范围多广。我们感到惊讶。”

汤米汤姆斯也表示,媒体应该追问被告律师莎菲宜。

“我不是封口令的始作俑者,我反对它。”

询及媒体是否还能继续报导纳吉的案件,汤米汤姆斯说:“你去读一读4项控状,咨询好的律师,他们会告诉你的权利。”

明年二月连续审19天

纳吉昨午被反贪会逮捕,今日被控3条刑事失信罪,以及1条贪污罪,惟纳吉不认罪。

法官已裁定,纳吉4项控罪的保释总额为100万令吉,另加两名担保人,同时必须交出护照,以保外候审。法官也择定暂时的审讯日期,即从明年2月开始,连续审讯19天。



纳吉指控希盟无法兑诺,“唯有找我开刀”

发表于 2018年7月3日21:52  |  更新于 2018年7月3日22:12

前首相纳吉今日被捕,惟早在被捕前就预言说,希盟一再攻击其盗窃国家资产,且掌政后无法兑现选举诺言,因此在毫无转圜之下,惟有采取逮捕行动。

纳吉被捕前,在上周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表达上述看法。

“希盟政府现在的政治故事很简单,那就是:纳吉盗取数十亿,于是国家已经濒临破产,(希盟政府)不能兑现选举诺言,可能得脱售或私营化国家资产,例如国油公司。”

“日本报章已经报导,菲律宾的圣米格尔集团(San Miguel)正觊觎我们国家的石油和天然气资产。”

纳吉重申,政府宣称国债达到1兆令吉乃是错误的引导,然而这也导致政府没有转圜的余地。

“基于这种情况,加上他们之前所说的,新政府已经没有选择,只好逮捕或提控我,然而,我并没有偷窃。我是无辜的,并没有偷窃。”

希望获得公平审讯

纳吉也表明,若被提控上庭,希望能够获得公平审讯,这也是希盟一再强调的,司法必须免于政治干预。

“马来西亚人要看到的是法治,不仅是口头宣传,而是切实地落实。这样他们才会相信我们有透明的制度。”

“这不是对我的考验,相反的,却是对制度的考验,看看这个制度是否值得人民信任。”

“我深信自己是清白的。因此,我只会通过公平和法治的制度还我清白。”

询及是否相信政治对手保障有公平审讯,纳吉表示,无法确定这一点。

“这是个考验,是给马来西亚的考验。”

“马来西亚人民能够依赖这些制度吗,司法体制与其他?所有人都应该有机会在制度里面证明自己(清白)。”

坚称治国推行良策

纳吉也重申,即便在过去的第14届败选,也没有想要出国逃亡。

“我绝无此意,没有想要离开国家。一旦你离开国家,就会被认定为有罪,余生就在逃亡中度过。”

询及如何应对公众的负面观感,纳吉说:“我仍然受欢迎,在某些领域受欢迎,但是特定方面或许对我有负面看法。”

纳吉也呼吁公众不要事先迳自做裁决,因为有许多是不实的指控。

“希望公众能够公平,根据我为这个国家做的所有好事来评断我。”

他说,全球在2008年至2010年,以及2015年至2016年面临经济衰退,按理大马经济也会受冲击,但是因为其政府采取良善对策,以致大马度过这次难关,经济继续成长。

他也为2015年4月实施消费税辩护,并称这项庞大税发挥稳定的作用,而近期经济不佳是外部因素导致,不能归咎于实施消费税。

纳吉也为颁发一马援助金辩护,宣称那是国行的建议。

他称,国行建议削减一些津贴,然后将节省下来的钱,以现金的方式发给那些需要援助的人。

“基于这一点,我们成为更平等的社会。我们的贫穷率和不平等是历史上最低的。”

纳吉也称,主政9年期间,公积金局的资金从3000亿令吉增加到8500亿令吉,而朝圣基金局的资金从300亿令吉增加到700亿令吉。



洁蒂驳“早知道”指控,反揭纳吉曾施压为之漂白

发表于 2018年7月3日19:52  |  更新于 2018年7月3日19:54

尽管今天较早拒评,但前国行总裁洁蒂较后终于开腔驳斥前首相纳吉的指控,即她在505大选之前,早就知道26亿令吉流入纳吉账户的事情。

反之,洁蒂指控纳吉曾经施压她发声明,为纳吉漂白。

洁蒂今晚向《当今大马》发文告,全盘否认纳吉的指控。

“在志期7月2日的《当今大马》报道,前首相指控我于2013年就知道26亿令吉流入其个人银行账户的事情,我(在此)要全盘否认此事。我从不知道这笔汇款(的存在)。”

26亿门爆发后受传召


洁蒂接着声称,2015年7月3日,媒体踢爆26亿门后的同一天,纳吉传召她到首相办公室。

“他(纳吉)要求我发声明,证明他清白无辜。但我告知,我不能发表这种声明,因为我不懂得他的账户往来纪录。”

“随后,另一名部长拨电给我,要求我发表同样的声明。我给予同样答案,即不能发表这种声明,因为我不懂(纳吉)账户详情。”

接获汇报情报才彻查

洁蒂补充,国行仰赖金融机构和银行通报可疑的交易,才会展开调查。

“银行界完全知晓报告可疑交易等条例和指南。除非相关银行向国行汇报可疑账户,抑或国行收到情报,进而相信有违法情节,否则国行没法启动调查。”

纳吉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控诉,洁蒂在2013年大选前早已清楚知道,有26亿令吉汇入其银行户口,惟不曾提出任何质疑。

2015年7月,《华尔街日报》揭露纳吉私人户口获得26亿令吉汇款后,时任总检察长阿都干尼宣布,由三方所组成的特工队调查《华尔街日报》的指控,而洁蒂为其中一名成员。但是,反贪会之后指出,在新任总检察长阿班迪的劝告下,已经不再需要特工队。

新政府上台后,耆老理事会成立由前总检察长阿布达立领衔的一马公司案调查委员会。接着,政府再设立一马公司案特工队,以彻查一马公司案、鉴定与取回资产及提控此案的犯法者。



瑞士一马案:IPIC前高层的名车遭充公

发表于 2018年7月3日14:56  |  更新于 2018年7月3日15:54

瑞士执法当局已充公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前董事经理卡迪(Khadem Al Qubaisi)的多辆豪华车,料与挪用一马公司资金案有关。

瑞士报纸《Le Temps》引述消息报道,卡迪总共收藏50辆豪华车,总值约5000万法郎或2亿300万令吉。

报道说,这些豪华车都在瑞士注册,不过有约30辆目前放置在其他欧洲国家。

而这些豪华车都是罕见的名牌跑车,包括帕加尼(Pagani)和布加迪(Bugatti),每辆价值约250万法郎或1000万令吉。

惟报道无法确定,多少源自一马公司的资金用以购买这些跑车。

不过,报道引述消息声称,瑞士政府是以疑似赃物,或作为一马公司损失的赔偿等理由,充公卡迪的名车。

瑞士2016年查卡迪

美国司法部在2016年7月申请充公挪用一马公司资金所购置的逾10亿美元资产,其诉状当时也点名了卡迪。

接着,瑞士当局于2016年8月调查卡迪,是否涉嫌诈骗、洗黑钱及贪污挪用一马公司的资金。

卡迪是于2015年4月离开国际石油投资公司,他之后遭阿联酋当局调查,并于隔年在未被提控情况下,在阿布扎比入狱。

《金融时报》曾报道,卡迪家庭在阿联酋颇有影响力,他家庭被指与阿布扎比酋长国的统治家族——阿勒纳哈扬(Al Nahyan)家族有婚姻关系。

报道也指,卡迪与阿联酋总统的兄弟谢赫曼苏尔(Sheikh Mansour)是密友,后者也是英超曼城球队的老板。

过去十年,卡迪是阿布扎比最活跃的投资者。他领导国际石油投资公司,从传统保守的外国能源投资企业,扩大投资到维京银河公司(Virgin Galactic)及特斯拉汽车公司(Tesla Motors)。卡迪还曾经担任Hakkasan集团拉斯维加斯分行的主席,但目前已辞职。

277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90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7-6 09:49:54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专业法官本不易被扰”,律师不苟同纳吉案封口令

发表于 2018年7月5日12:36  |  更新于 2018年7月5日12:44

捍卫自由律师团顾问苏仁德兰认为,法官无权针对前首相纳吉的贪污案向媒体下达封口令,而应尽速撤销。

苏仁德兰(N Surendran)也是前巴东色海国会议员,他以捍卫自由律师团顾问的名义发文告表示,对法官批准纳吉律师的此项要求,感到惊讶和失望。

他认为,有关指令旨在禁止所有人在媒体上评论纳吉案的是非曲直(merits of the case)。

“第一,审理刑事罪案的法官没有权限和权力,随意向所有媒体发出类似的指令。他可以发出任何庭令来约束案件当事人,甚至在一些案件上可以针对有份在法庭现身的人士。”

“不过,他不能发出一项约束全世界的指令。法官没有这种权力。”

侵犯媒体自由而违宪

此外,苏仁德兰认为,没有充分聆听申请理由而批准封口令,更是站不住脚。

“不应该在这种情况发布临时封口令。”

不仅如此,他说,该封口令也直接违反联邦宪法第10条款,因为该条款不仅保障言论和表达权利,也涵盖媒体自由。由于严重剥夺媒体自由,该封口令已经违宪。

“指令尺度也模凌两可、含糊不清和不确定。所谓案件的“是非曲直”到底涵盖了什么?什么可以报导,什么又不可以报导?法庭不该发出不清晰的庭令,否则将无法执行。”

案件由法官独自聆审

苏仁德兰表示,法庭原本就没必要发出封口令,因为大马的刑事审讯未设陪审团,案件是由法官独自聆审。法官都曾接受训练,只考量呈堂证据及排除外在事务干扰。

“称职的法官不该受到针对案件的媒体报导影响,所以何需有封口令?”

他说,纳吉的案件牵涉到庞大的公共利益,故不该禁止公众讨论。况且,封口令会造成荒谬的局面,即没有受到约束的外国媒体将继续讨论和辩论此案件。

“大马人可以通过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瞬间读到外国媒体的报导,并令封口令形如虚设。”

“法庭不该发出一个会导致荒谬结果或无法落实的指令,是很基本的原则。既然连总检察长都强烈反对,希望这项令人质疑的封口令可以尽速被撤销。”

要求讲明封口令尺度

纳吉前午被反贪会逮捕,昨日被控3条刑事失信罪,以及1条贪污罪,惟纳吉不认罪。

法官裁定,纳吉4项控罪的保释总额为100万令吉,另加两名担保人,同时必须交出护照,以保外候审。同时,法官也批准纳吉代表律师的申请,而发出临时封口令。

在这项封口令下,媒体或任何人不得公开报道或评论本案4项控状所涉及的事实。

此前,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政治秘书兼人权律师沙立占也表明,反对法庭发出临时封口令,禁止评述该案控状所涉及的事实。

他敦促有关当局,尽速向媒体发布准确的指令,说明封口令的尺度,以确保媒体能够按照规定,履行报道的责任。



马哈迪已洗心革面?纳吉细数过往劣迹

发表于 2018年7月5日19:55  |  更新于 2018年7月5日20:00

土著团结党总裁马哈迪与前巫统主席纳吉在2015年反目,最终马哈迪退出巫统,创办土著团结党,并率领希盟打倒国阵。回溯当年,纳吉宣称,马哈迪之所以跟他反目,是因为他上任为首相后推动“一个马来西亚”概念。

纳吉也是前首相。他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表示,当初推动一个马来西亚概念,马哈迪与右翼土著权威组织(PERKASA)走得较近,而马哈迪认为纳吉过于强调非马来人的权益。

纳吉指出,马哈迪原先催生土权组织的成立,还曾担任土权顾问,如今投入希盟后却立场大概,把自己形象打造为“改革者”。

询及这次的政党轮替是实质改革,抑或只是政治投机时,纳吉反提出马哈迪过去的劣迹。

他指,马哈迪从前经常将行动党标签为种族主义者及反马来政党。

“我从没在这种事情上攻击行动党,我也没直接说行动党是反马来人,我只是提到他们部分的政策方针。”

当今追问纳吉

《当今大马》旋即向纳吉指出,巫统在第14届全国大选的竞选主题,经常以种族及宗教角度妖魔化行动党。

而纳吉则淡化此事。

“我从没特定地、明确地说他们是种族主义者、反马来或反伊斯兰,但我曾经因为行动党的策略方针而表达担忧。”

当记者提到他领导巫统时,其他巫统领袖在竞选时曾经使用特定词汇指控行动党时,纳吉回应称,巫统是个庞大的政党,而他管不了所有的党员。

“当然,人们会用他们各自的语言来表达事情。”

质疑轻易漂白

纳吉反指,过去,马哈迪在所有演讲中妖魔化行动党,而行动党也回过头来妖魔化马哈迪。

他续称,从没想过马哈迪与行动党能够结盟。

“所以,当他们结盟时,那是我从没预料到的事。”

纳吉质疑,是否马哈迪一脱离国阵,就能漂白。

“我假定只需你一加入(当时的)在野党,你就会洁白无瑕。他们认为,你会完全赦免过去所犯的一切。”

关系原本良好

纳吉重申,过去跟马哈迪关系良好,但马哈迪要求他办一些事情,而他拒绝照办,最终造成两人决裂。

“我们曾经维持良好的关系,我们经常在一起。他(马哈迪)会邀请我到他家吃晚餐,吃完后我们会到他家楼上的房间坐着聊天。”

“我担任首相的初期,大概2009年到第13届大选(2013年)之后,我们还是关系很好。”

纳吉重申,两人关系开始生变,源于马哈迪先是要求他重启马新弯桥计划。

然而,纳吉认为,前首相阿都拉当时已取消了计划,因此他难以重启这项工程。

“伯拉(指阿都拉)已经取消这项计划了。如果我们要重新启动这项计划,我会很难向公众解释,再加上当时我们已因为取消计划而支付大笔赔偿金。”

“这将会是双重损失。”

不满一马概念

纳吉声称,他已尽力尝试满足马哈迪的各项要求,例如拨出更多款项给浮罗交怡、让马哈迪的儿子慕克里兹出任吉打大臣,但马哈迪仍旧不满他。

“他为了特定几件事情不开心,例如一个大马概念。”

纳吉续称,前朝国阵政府废除内安法令及紧急法令、私有化宝腾事件及实施最低薪金制等,都让马哈迪不满。

他称,随着他无法听命马哈迪要求的次数不断增多,马哈迪累积越来越大的愤怒,最终两人关系才决裂。



律师公会促法官退审,纳吉冀两周后“逼退”汤姆斯

发表于 2018年7月6日07:54  |  更新于 2018年7月6日08:28

随着媒体揭露,承审纳吉案的高庭法官苏菲安(Sofian Abd Razak)跟巫统间接有关系后,律师公会呼吁苏菲安主动退审。

律师公会主席佐治瓦基斯(George Varughese)昨天发表文告表示,基于媒体揭露,苏菲安的胞兄乃彭亨州行政议员兼文打州议员莫哈末索菲(Mohd Soffi Abdul Razak)。

“法治要求,正义不仅要伸张,还须彰显于人前。”

“由于前首相不久前还是巫统主席和国阵主席,这位法官应该在昨天审讯之前,向控辩双方揭示这种关系,以及胞兄在巫统和彭亨州政府的地位。”

法官未主动揭示惹议

“律师公会相信,法官这种揭示是必要的,以维护司法程序的廉正,避免任何的偏袒风险。”

“法官没有这么做不幸引发严重问题,使人质疑他是否适合继续承审此案。”

《星报》昨天报道,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声称自己并不知道上述情况,直至记者询问时才发现问题。

辩方要“逼退”汤姆斯

另外,审讯虽然未正式开始,但纳吉案控辩双方已积极攻防,前首相纳吉将申请撤销总检察长汤姆斯的检控团领导的资格。

《星报》报道,纳吉首席辩护律师沙菲宜昨天透露,他们会在两个星期后向法庭提出上述申请。

“我们先要完成自己的研究,收集所有需要的材料。我们会把他(汤姆斯)在提控之前针对我当事人的发言整合起来。”

他补充,辩方需要时间把所有的材料发掘出来,一旦准备好,就会提出申请。

纳吉本周三(4日)就SRC国际公司汇款案被控3条刑事失信罪,以及1条贪污罪,惟他不认罪,获准以100万令吉保外候审。

纳吉目前仍是彭亨北根国会议员。他坚称自己清白无辜,同时指控希盟政府乃无法兑现选举承诺,才找他开刀。



纳吉案法官是彭州行政议员胞弟

发表于 2018年7月5日15:54  |  更新于 2018年7月5日15:56

前首相纳吉昨日被控4宗罪,承审的高庭法官苏菲安(Sofian Abd Razak)原来是一名巫统领袖的胞弟。

《星报》今日报道,苏菲安(Sofian Abd Razak)是彭亨州行政议员莫哈末索菲(Mohd Soffi Abdul Razak)的胞弟。

总检长不知情

报道指出,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并不知道,直至记者询问他时,他才获悉此事。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

莫哈末索菲已连任5届彭亨州议员,同时也是4届的行政议员。

纳吉也是来自彭亨,目前是北根国会议员。

法官允准封口

纳吉前日被反贪会逮捕,昨日被控3条刑事失信罪,以及1条贪污罪,惟纳吉不认罪,并获准以100万令吉保外候审。

纳吉4条控罪都是跟SRC国际公司汇款案有关。SRC公司原本是一马公司的子公司,如今已转为财政部所拥有。

同时,法官也批准纳吉代表律师的申请,而发出临时封口令。在这项封口令下,媒体或任何人不得公开报道或评论本案4项控状所涉及的事实。

277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90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7-10 14:32:27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巫统党员筹得逾50万令吉,助纳吉明付保释金

发表于 2018年7月8日晚上11点47分  |  更新于 2018年7月8日晚上11点53分

前首相纳吉必须在明天(周一)缴付50万令吉保释金,他的支持者已筹得超过50万令吉,协助纳吉明日交保。

巫统妇女组今晚宣布,她们已把筹集的逾26万令吉加两个手镯,移交给纳吉。

此外,前联邦直辖区巫青团长拉斯兰将在明早,到纳吉位于大使花园的住家,把逾30万令吉募款交给纳吉。

换言之,纳吉的支持者已经筹集逾50万令吉,以助纳吉渡过难关。

这项募款是由拉斯兰所发起,名为“助纳吉基金”。拉斯兰今晚向支持者发讯息说,截至今早为止,他们已经筹获31万零245令吉。

他披露,在这当中,22万2134令吉是银行汇款,而余下的88万111令吉则是现金。

他补充,最终金额,必须等到明早才能揭晓。

妇女组移交26万

另外,《马新社》也报道,巫统妇女组主席诺莱妮发文告说,她们已在今天把26万1286令吉与两个手镯交给纳吉,协助纳吉明日缴付保释金。

诺莱妮说,她们是通过全国妇女组党员,为纳吉筹得这笔款项与两个手镯。

“巫统妇女组党员向纳吉施以援手,让我深感自豪与感动。”

上周三,纳吉因为SRC国际公司案,被控3项刑事失信罪与1项贪污罪。

他不认罪,获准以100万令吉保外候审。当时,纳吉无法缴付保释金全额,但法庭允准纳吉分期付款,先在当天缴付一部分款额,再在明天(9日)缴付余额。

纳吉当天已经缴付50万令吉。换言之,他还需要付50万令吉。



警方扣押所寄售六千万珠宝,黎国公司起诉罗斯玛

发表于 2018年7月10日08:06  |  更新于 2018年7月10日09:26

警方搜查并扣押前首相纳吉相关的逾11亿令吉财物的课题,如今有了新发展。一家外国公司声称,扣押珠宝中有44件属于他们,总值近6000万令吉。

他们已入禀法庭兴讼,向前首相夫人罗斯玛追讨这批珠宝。

根据《当今大马》掌握的诉状,黎巴嫩著名珠宝商世皇贸易SAL公司(Global Royalty Trading SAL)代表律师在两个星期前的6月26日入禀法庭兴讼。

这宗案件将在今日进入案件管理程序。

诉状声称,它是一家以寄售(Consignment)方式出售珠宝的公司,业务范围涵盖全世界,而罗斯玛是其忠实客户之一。

而它过往会按照罗斯玛的要求,把特定的珠宝寄送给罗斯玛评估和挑选;一旦罗斯玛看上就会付款购买,或者由第三方代付,而那些罗斯玛没有选购的珠宝将会归还世皇。

诉状进一步说明,罗斯玛有时会向他们借用珠宝,而她或她的代理人会吉隆坡、新加坡或杜拜接收相关的珠宝。

另外,每次寄售珠宝时,世皇都会附上一份交接单,形容相关条款和条件。

最贵者要价373万元

诉状表示,世皇今年2月10日向罗斯玛寄售一批44件的珠宝,其中包括钻石项链、耳环、指环、手镯及宝冠。

这批珠宝总值1479万美元(折合5983万令吉),最贵者要价92万5000美元(373万7000令吉),最便宜者也值12万4000美元(50万零960令吉)。

诉状宣称,随着这批珠宝,他们也附上一份第926号交接单,而罗斯玛在5月22日回函证实收到这批珠宝。

“罗斯玛书面签收了这笔寄售的珠宝。不过,基于大马当局已扣押,因此这批珠宝已不在罗斯玛手上。”

诉状声称,交接单的条款阐明,只要未脱售,珠宝依然属于世皇。

不归还则需付款买下

由此一来,诉状要求,法庭宣判这批珠宝拥有人为世皇,且不属于罗斯玛,更要求罗斯玛提供遭充公珠宝的清单。

世皇也要求法庭强制罗斯玛把相关珠宝归还他们,否则罗斯玛必须根据珠宝的售价付款买下。

警方6月27日透露,从5月中旬开始陆续搜查纳吉相关住处后,扣押的财物基本估价为6亿8637万令吉,而真正市价则介于9亿1000万至11亿令吉之间。

警方搜获的珠宝数量惊人,包括1400件项链、2200枚戒指、2100件手镯、2800对耳环、1600件胸针和14件发冠。

不过纳吉声称,警方扣押的资产多为他和家人所收到的赠礼,并且与一马公司资金无关。



配合美国查一马案,高盛前高层协商认罪

发表于 2018年7月10日12:43  |  更新于 2018年7月10日12:48

新加坡高盛集团前董事雷斯纳涉嫌参与盗取一马公司数十亿美元资金,成为多国调查对象。根据美国媒体报道,雷斯纳目前正与美国检方协商认罪。

《华尔街日报》昨日引述消息人士称,雷斯纳(Tim Leissner)目前尚未被起诉,但已跟美国检方协商,可能配合美国政府调查高盛集团与一马公司卷入的刑事欺诈罪。

熟悉案件的消息人士指出,雷斯纳预料将被控抵触美国的《海外反贪法令》,但可能准备认罪。

该法令禁止贿赂外国官员,以取得或维持生意。

报道也指,一名法律专家说,美国检方将会鉴定雷斯纳提供的资讯是否有助于调查,才决定是否同意对方的认罪协商。

指雷斯纳故意隐瞒

另一方面,高盛集团发言人向媒体表示,雷斯纳故意隐瞒公司参与一些活动。

“自从我们革除雷斯纳后,我们发现他过去有意隐瞒公司参与一些活动。”

“我们会继续和有关当局配合。”

美国检方拒绝回应

美国纽约布魯克林(Brooklyn)的检署发言人及美国司法部发言人接受《华尔街日报》访问时,皆拒绝回应。

报道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纽约市金融服务署曾调查高盛集团一些交易活动。

不过,高盛集团否认犯法,并称对一马公司的舞弊案毫不知情,更不知道大马富豪刘特佐有份涉入。

“我们没有掌握任何证据显示,刘特佐有份参与一马公司的债券交易。”

涉嫌收取不当佣金

高盛集团于2012年至2013年,协助一马公司发出三笔债券,总值65亿美元。不过,一马公司为两笔债券的发行,支付高盛集团高达10%的“佣金”,掀起疑问。

根据美国司法部诉状,刘特佐涉嫌挪用一马公司资金,而上述65亿美元债券的其中40%,或26亿2700万美元已遭私吞。

而雷斯纳因在未经同意下,擅自发推荐信为刘特佐和他家人漂白,已遭新加坡金融市场管理局发出长达10年的禁制令,并在2016年离开高盛集团。

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雷斯纳从2002年开始专注在马来西亚市场,当时雷斯纳是透过吴罗杰,结识登嘉楼州政治人物,同时协助设立一马公司的前身——登嘉楼投资机构。

收益流入另一账户

6月28日,《彭博社》报道,新加坡和美国当局正调查,高盛集团和一马公司在2012年的一场午宴,其中出席者有雷斯纳、 吴罗杰和刘特佐。

报道称,该午宴涉及讨论发行17亿5000万一马债券的事宜,而有关当局正在调查,其中5亿7700万美元的收益在债券发行后的隔天,就流入一个瑞意银行账户。

报道称,这个账户也是属于阿尔巴投资PJS公司。美国充公诉状称,这个账户充作挪用一马公司债券。



封口令保障公平审讯?

【合理怀疑】  发表于 2018年7月6日12:03  |  更新于 2018年7月6日12:54

前首相纳吉在星期三正式因SRC国际公司汇款案被控上庭,面对三项失信控罪,和一项滥权罪。纳吉否认所有控罪,也获准以100万令吉保释出外,要交出所有护照。

此外,其中一项焦点在于高庭所发出的“封口令”(gag order)。

什么是封口令?

顾名思义,“gag order”在中译上是指“遮口令”。高庭所发出的禁令将禁止外界针对纳吉案件的相关罪行进行讨论并刊登在任何媒体。违反该令等同藐视法庭。

虽然未知法官所准允的实际禁令条款是什么,但一般范围仅限于案件的是非曲直(merits of the case)。换句话说,该禁令并不会禁止所有有关该案的讨论。审讯内容还是可以报道,但是不可评论案件与揣测结果纳吉是否犯了所被控告的罪名。

另外,该禁令是禁止在任何媒体讨论案情,这不会限制人们私底下的讨论。

禁止讨论合理吗?

追根究底,要探讨禁令的合理性无非在于媒体自由和公平审讯的平衡。

虽然马来西亚联邦宪法没直接明确地阐明公平审讯的权利。但是第五条已被普遍接受为是保障公平审讯的条款。第5(1)条阐明:除了依循法律之外,无人之生命与个人自由可被剥夺。所谓依循法律也就包括了普通法的自然公义原则。

一方面,倘若媒体根据尚未经过法庭质证并确证的事实,以毋庸置疑的道德口吻,传达自己对案件的观点,这种预先审判的报道被认为影响被告获得公平审讯的权利。

这也是所谓的“在审理中”(拉丁文为sub judice)原则,意指案件在审理中或预料进入司法程序时,言行预作判断,将会影响当事人接受公平审讯的权利。

法官本不该受舆论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在审理中原则”的存在比较适用于奉行陪审团制度的司法体系,这是因为由普通公民所担任的陪审员或许比较容易受到外界舆论的影响。

特别是在一些备受瞩目的重大案件,如果公众和媒体都一面倒地倾向于某个判决,以一种犹如新闻媒体法官的角色宣布判决,可想而知陪审员有可能因为舆论压力,而做出与自己想法相背的决定。

但回看马来西亚司法制度,早已没奉行陪审团制度。受过专业训练,在宪法第124条下所宣誓的法官理应不会受到外界舆论而影响其独立性,必须只针对呈堂证供,不理会其他外在因素,而作出判决。

发出封口令也等同于说法官缺乏这种专业和独立性,并会受舆论而影响判决。

信息和言论自由

值得一提的是,这样广泛的禁令是否合宪其实也是值得探讨的,因为马来西亚宪法第10条保障言论自由。

无论是因为案情牵扯到其他国家,涉及的金钱数额庞大,还是马来西亚历史上第一次前首相被控上刑事法庭,这起案件无疑是一起重大案件。外国媒体也关注这起案件,这样的封口令其实也不实际。再者,一马公司是马来西亚政府全资拥有,对于相关弊案,纳税者有权知道和讨论案情。

谈到言论自由和“在审理中原则”的关系,最具有标志性的案件就是在1960年代初英国发生的沙利度胺(Thalidomide)案件。

当时该药物推出时,被认为有镇定、安眠与减少孕吐等功效,并且很是畅销。直到后来发现孕妇服用该药物会导致胎儿畸形后,售卖该药物的公司Distillers吃上官司。

《星期日泰晤士报》刊登一连串的评论,批评该公司所提议的赔偿金额太少,更是公开一些文件,显示该公司未做足够的药物测试和无视安全问题。英国政府遂向英国高庭申请封口令,以约束《星期日泰晤士报》,之后也获得批准,尽管面对上诉挑战,英国最高法院也维持高庭判决。

然而,案件带到欧洲人权法院后,人权法院以11对9票数判英国政府违反欧洲人权公约第10条所保障的表达自由,认为政府干涉不符合言论自由的公共利益。

法院也说道:

“The thalidomide disaster was a matter of undisputed public concern. It posed the question whether the powerful company which had marketed the drug bore legal or moral responsibility towards hundreds of individuals experiencing an appalling personal tragedy……”

中译为:

“沙利度胺事故无可置疑是大众所担忧的事。这提出了一个问题,到底这售卖该药物的强大公司是否为上百个正在经历骇人的个人灾难承担法律或者道德责任……”

法院继续说道,只有在“散播信息会威胁司法权威”的情况下才会丧失获取相关案件的信息。

大马无陪审团制

回到马来西亚,虽然欧洲人权公约不适用于马来西亚,但是该案件所表达的原则是具有说服力的法律根据,而是更何况马来西亚并不像英国还使用着陪审团制度。

虽然禁令没在被告书面申请下就被准允,但这禁令是暂时性的(interim)。根据总检察署最新文告,其有效期将至8月8日,也就是案件管理的日子。在那之前双方将会呈交书面陈词,法官在当日也会听双方更全面的论点来决定禁令是否延续。

笔者希望封口令不再延续,毕竟公众获取信息的利益远大于司法独立被影响或者法治被破坏的可能性。当然,不可否认的一个大前提就是,马来西亚必须有言论和媒体自由的空间,以让任何与主流意见不合的异议者都能在主流或非主流媒体管道发表意见。

陈祖豪,现任实习律师。

277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90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7-20 12:24:44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从慈善晚宴到越洋起诉:罗斯玛与黎国珠宝商翻脸

发表于 2018年7月12日21:25  |  更新于 2018年7月12日21:37

2011年10月,前首相夫人罗斯玛在伦敦的五星级酒店——文华东方酒店出席一场慈善晚宴。

这场宴会是由著名珠宝代理商沙梅(Samer Halimeh )所主办。会场珠光宝气,除了时装设计师与政要,马来西亚王室成员也莅临,包括彭亨苏丹后卡宋(Kalsom Abdullah)。

约7年之后,罗斯玛和沙梅却对簿公堂,就是日前爆出的黎巴嫩世皇贸易SAL公司(Global Royalty Trading SAL,简称世皇)起诉罗斯玛,以追讨44件总值6000万令吉珠宝的案件。

世皇与沙梅有什么来头?以下八道问题助你了解。

(一)这是什么案件?

这起诉讼是由世皇入禀,以追讨该公司于今年2月10日向罗斯玛寄售的一批44件珠宝。

根据诉状,世皇是透过珠宝销售商或代理沙梅,以及另一人玛恩(Maen Shakhshir),把该批珠宝寄给罗斯玛。

世皇形容自己是一间“全球著名珠宝批发商”,客户包括王室及全球富富豪,并形容罗斯玛是其“忠实客户”之一。

世皇说,过往会按照罗斯玛要求,把特定珠宝寄送给罗斯玛评估和挑选;一旦罗斯玛看上就会付款购买,或者由第三方代付,至于罗斯玛没有选购的珠宝则将归还世皇。

世皇声称,大马警方所扣押的44件珠宝依然属于世皇,因此要求法庭宣判该批珠宝拥有人为世皇。同时,它要求法庭强制罗斯玛归还相关珠宝,否则罗斯玛必须根据珠宝的售价付款买下。

(二)世皇是什么来头?

虽然世皇自称为全球著名珠宝批发商,但目前外界可知的资料不多。

若在网上搜索,有关世皇的讯息不多,不过,《当今大马》在黎巴嫩政府商业注册网站的列表上,发现世皇名字。

根据公司注册资料,世皇是于2017年11月1日登记。

该公司形容其业务为“在黎巴嫩及海外开展业务,并进行地产买卖及出租公寓和店铺”,但没有注明任何珠宝业务。

该公司最大的股东兼总裁名为丽娜(Lina Hassib Halimeh)。

除了以上这些,没有更多关于世皇的讯息,也无法得知玛恩的资料。

(三)那么谁是沙梅?

沙梅则是高调的珠宝商,活跃于个人面子书、推特及Instagram等社交媒体,甚至开设个人网站。

在检阅沙梅Instagram后可发现,他不仅见过罗斯玛及彭亨苏丹后,也曾于2014年10月在摩纳哥会见砂州元首泰益玛目。

沙梅出生于黎巴嫩贝鲁特(Beirut),当时是黎巴嫩内战高峰期。沙梅在个人网站形容自己,在“童年即受到钻石不可抗拒的诱惑”,并在12岁完成第一宗钻石交易。

如今,沙梅已创办同名钻石企业,并且是世界知名的纽约钻石商。

(四)沙梅有哪些客户,他售卖什么钻石?

沙梅拥有一个专属客户名单,包括美国脱口秀女王兼企业家温弗瑞(Oprah Winfrey)、名模坎贝尔(Naomi Campbell)、女演员安祖莲娜祖莉(Angelina Jolie)、名媛芭莉丝希尔(Paris Hilton)及一些王室成员。

他所收集的钻石包括由欧洲一名贵族拥有的65克拉祖母绿切工(emerald cut)的钻石“Vivo Per Lei”,以及75克拉心形钻石“The Beating Heart”。

沙梅在网站注明,“The Beating Heart”钻石的特点是,他将亲自检阅所有买家的请求,并只筛选只有“真心纯洁”的买家。

(五)如何能向沙梅购买钻石?

根据个人网站介绍,沙梅不想让市场充斥太多他所设计的作品。

介绍文写道:“虽然他很成功,但沙梅重视隐私。”

“……他所完成的每宗交易都是一对一,不涉及第三方,他强调,这方面的业务(原则)永远保持不变。”

“因此,沙梅只会接获要求后,安排客户私下观看(钻石)。”

《当今大马》尝试登入其网站的“私人观看”(Private Viewing)栏目,但进入的是受密码保护的页面。

无论如何,沙梅也成立5家店面,分别位于纽约、伦敦、法国戛纳、沙地阿拉伯利雅得及吉隆坡升禧广场(Starhill Gallery)。

(六)那么,世皇最大股东兼总裁丽娜(Lina Hassib Halimeh)又是什么来头?

在网上搜索丽娜的名字,会发现一个售卖钻石网站“Lina Halimeh Diamonds”。

根据该网站,丽娜的业务分布纽约、洛杉矶、伦敦、阿布扎比、杜拜及贝鲁特。

若游览网站的“新闻”页面则会发现,有个栏目名为“Samer Halimeh New York”,描述沙梅的业务及位于纽约的旗舰店。

和沙梅网站一样,“Lina Halimeh Diamonds”网站的列表和清单页面受密码所保护。

(七)沙梅和丽娜有任何关系吗?

目前不清楚。《当今大马》无法确认,除了诉讼案外,两人是否还有其它关系。

(八)我们还知道些什么?

目前而言,《当今大马》仅能掌握这些资讯,以尝试了解世皇公司的背景。

一旦世皇起诉罗斯玛案开审,预料会揭开更多有关世皇及诉讼案中重要人物的资料。



纳吉26亿账户,谁从中拿了好处?

发表于 2018年7月18日13:17  |  更新于 2018年7月18日17:59

两周前的7月2日,一马案特工队宣布,408个银行账户涉嫌收取一马公司资金而遭冻结,金额高达11亿令吉,引起社会哗然。

这些个人、政党和非政府组织的银行账户,疑似接收前首相纳吉私人账户的汇款。据称,部分汇款用作国阵在2013年大选的经费。

《当今大马》团队精心制作《谁把手伸进糖果罐?—拿的是捐款或一马失款?》专页(点击此处),揭露部分的汇款详情。

三年前,国阵前朝政府被指打压一马丑闻案调查之际,《华尔街日报》与《砂拉越报告》踢爆26亿门丑闻。

报道指出,纳吉至少有4个银行户口,其中数笔存款,涉嫌挪用一马公司和SRC国际公司的资金。

2016年,澳洲广播公司(ABC)更揭露,纳吉私人户口的资金,除了用作竞选活动和资助政党等政治用途之外,还用来豪买珠宝首饰、购物、度假和豪华轿车等。

聚焦纳吉26亿户口

《谁把手伸进糖果罐?》专页揭示,纳吉其中一个私人账户的资金流向,并特别关注那些汇款给政党或政治机构的交易详情。

而这个银行账户正是接收26亿巨款的户口。

外媒揭露,纳吉的私人户口在2013年3月,即第13届大选前夕,收取其中最大的两笔巨款,数额高达6亿8100万美元。按照当时的兑换率,这笔巨额相等于26亿令吉,故有后来的“26亿门”之称。

尽管美国司法部点出,这笔资金来自一马公司,但是,纳吉坚称,这是来自沙地阿拉伯王室的捐款,并称仅将其中的6100万美元,用作大选开销,其余的已全数退还沙地王室。

有碍于高庭于本月初发出的临时封口令,禁止外界公开报道和评论与SRC汇款案,因此,本专页并没有胪列SRC公司,涉嫌汇款4200万令吉至纳吉户口的详情。因此而被控4宗罪名的纳吉,否认有罪,目前正保外候审。

4亿转给国阵成员党

《当今大马》发现,据称收取26亿令吉的纳吉银行户口,在2012年4月至2013年8月期间,通过102笔交易,把至少4亿7000万令吉,转给国阵的成员党或政治机构。

其中,巫统是最大的受益单位,收下近4亿1740万令吉,或占总资金的88.8%。

另外两个最大的受益单位,则是国大党和马华,分别收到2055万令吉和1650万令吉。

这笔巨额分别流向不同的国阵政党母体、臂膀,乃至隶属于政党的图书馆。

此外,雪兰莪是收取最大笔款项的州属,达6025万令吉;而纳吉的政治老巢—彭亨,则排名第二,共获3773万令吉。

接下来,则是霹雳(2520万令吉)、柔佛(2720万令吉)和吉打(1580万令吉)。

相对于州级和区部,属于联邦的政党或政治机构,共收取2755万令吉。

除此之外,专页还详细列出每笔交易的日期、受益人和金额外,并整理了一马公司案的时间轴,以及纳吉等政治人物的精选语录。

请浏览《当今大马》精心制作的《谁把手伸进糖果罐?》专页



财长:若幸运可追回142亿一马资金

发表于 2018年7月19日11:57  |  更新于 2018年7月19日11:59

财政部长林冠英表示,若马来西亚幸运,或能从一马公司案中,追回35亿美元(约142亿令吉)遭盗用的资金。

《彭博社》昨日报道,林冠英说,上述款额在总额123亿美元(约500亿令吉)遭盗用的一马公司资金中,略占30%。

他解释,政府或可追回至少10%遭挪用的资金,若幸运甚至可索回30%。

“我们还不能肯定,我们不能追溯那些钱去了哪里,他们用(那些钱)买了什么。”

“就算那些我们可以追溯到钱,也有拥有权的问题、程序及不同的国家管辖权。”

马哈迪冀追回45亿美元


首相马哈迪早前声称政府希望追回至少45亿美元(约182亿9000万令吉),而林冠英所声称的数额显然比马哈迪的少。

林冠英是在希盟赢得第14届大选后出任财政部长,曾誓言揭露更多前朝政府所卷入的数十亿美元舞弊案。

“在100天内,我们会解释,我们会检讨,并揭露一切东西,以便我们可继续向前进。”

“我们不能以揭露一宗接一宗的丑闻存在,我们想要向前进。”



“喊穷筹款却赴俄看世界杯”,旺师傅抨纳吉儿子

发表于 2018年7月17日16:27  |  更新于 2018年7月17日16:31

前首相纳吉儿子纳兹福丁10天前出游台湾掀议后,如今他又因为远赴罗斯莫斯科,观赏世界杯足球决赛,再度惹来批评。

大马著名厨师旺师傅(Chef Wan)今日在社交媒体Instagram发文,揶揄纳吉家族向大众筹款,以偿还SRC案诉讼100万令吉保释金之际,纳兹福丁却有闲钱到国外观赏球赛。

旺师傅还在该贴文附上纳兹福丁人在决赛现场的照片。

“之前自叹没钱或提出各种借口(来募款),看看谁出现在世界杯(赛事)。有人甚至愿意典当金饰,帮助我们的前首相(纳吉)。”

“算了吧,有人还可以大骂人民对巫统不忠,说他们叛变等等。”

“我从事运动业”

另一方面,纳兹福丁也7月15日,在其面子书上载数张照片,显示他在莫斯科的卢日尼基体育场(Stadium Luzhniki),观赏法国对垒克罗地亚的足球决赛。

“耶!决赛了!克罗地亚对垒法国,你支持哪一队?”

较后,许多网民在其贴文下留言,质疑他还有闲钱到俄罗斯去看球赛。

纳兹福丁昨日也在面子书上载照片,并贴文表示,他过后将会到印尼雅加达,出席2018年亚洲运动会。

此外,该贴文还附上“我从事运动业”(#iworkinsports),相信是为了回应网民的谩骂。

“我在英国的照片。相信这会成为明日的新闻素材。”

“过后,我必须到雅加达,出席亚洲运动会。#iworkinsports”

受委大马奥委会秘书长

今年5月,纳兹福丁受委为马来西亚奥林比克委员会的秘书长,取代刘铭珠。

7月4日,纳吉就SRC汇款案被控 3条刑事失信罪,以及1条贪污罪,惟不认罪。法官裁定,纳吉需以100万令吉保释金, 另加两名担保人,同时必须交出护照,以保外候审。

当天,纳吉无法偿还全额保释金,仅缴付50万令吉。纳吉支持者发起“ 纳吉法律基金”筹款运动,最终筹得 48万9166令吉,让纳吉在7月9日缴付余额。

不过,正当纳吉家族筹募保释金之际,台湾媒体在7月6日揭露,纳兹福丁与一名台湾籍艺人共游,引起民间众多言论和非议。

不过,纳吉支持者发言人兼“监督新马来西亚”组织主席洛曼隔日表示,纳兹福丁有权到台湾。



纳吉撤销起诉三检调高层案,原因不明

发表于 2018年7月16日11:18  |  更新于 2018年7月16日12:41   中午12点37分更新

前首相纳吉早前起诉三名调查一马公司案的检调高层不公,如今却一举撤销这三起案件,惟原因不明。

高庭原订今早处理案件管理程序,岂料纳吉的代表律师巴德鲁(Badrul Abdullah)今早向高庭申请撤销上述三起案件,但没有对外透露原因。

不过,巴德鲁暗示,纳吉是在被控告前入稟上诉三人。

“我们撤销案件,以便调整配合纳吉的辩护律师团队。”

高级联邦律师陆意清(Alice Loke)和苏查娜阿丹(Suzana Atan)代表三名检调高层。他们向记者证实,纳吉的代表律师撤销上述案件。

陆意清说:“(法官)没有谕令支付堂费。”

吉隆坡高庭副主簿官诺哈蒂(Norhatij Abdul Hamid)和高级助理主簿官沙里尔(Shahril Anuar Ahmad)负责处理今天的案件管理程序。

起诉检调高层不公

纳吉的代表律师是在6月30日入稟法庭,提出民事诉讼,起诉三名调查一马公司案的检调高层对其不公。

这三人是反贪会主席苏克里、武吉阿曼商业罪案调查主任阿玛星及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

纳吉在诉状中举例,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两年前曾投书《当今大马》英文版批评一马公司案,显示汤姆斯对其有偏见。

纳吉是通过代表律师沙菲宜阿都拉,要求法庭把汤姆斯剔除出检控团队。

纳吉也质问,反贪会主席苏克里上任后在5月22日召开记者会大爆料,令人质疑其专业。

纳吉续称,警方商业罪案调查总监阿玛星负责搜查跟他和家人相关的住宅,已经违背标准作业程序。

纳吉被起诉四罪名

自从大选变天后,政府重新调查一马公司案,禁止纳吉和妻子罗斯玛出境,接着搜查纳吉相关住所,盘问纳吉夫妇和继子里扎,并冻结了数百个疑似收取一马公司资金的银行账户。

7月4日,纳吉被控3条刑事失信罪,以及1条贪污罪。这4项罪名都与SRC国际公司汇款案有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18-11-13 03:41 A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