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大佬

民兴党支持发沙巴身份证解非法移民问题

[复制链接]

289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898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5-15 16:04:25 | 显示全部楼层
华侨日报

副首长刘静芝重申无国籍儿童只要父母任何一方是沙巴人 州政府优先承认公民地位

May 06, 2019

【亚庇五日讯】沙巴长期面对大量无证移民和无国籍儿童问题,沙巴副首长刘静芝今日重申,只要无国籍儿童的父母,任何一方是沙巴人,沙巴州政府将优先承认其公民地位。

“我们首长多番解释,连媒体也有报道。只要一名孩童的父母其中一方为沙巴人,我们就会承认他或她为沙巴人。这是州政府政策。”

“倘若父母双方为外国人,那麽这些孩童就是无国籍人士和外国人。这是州政府立场。”

刘静芝今日陪同副首相旺阿兹莎,在山打根一家餐馆会晤党基层后,召开记者会。

询及沙巴州政府要如何处理无国籍儿童的父母都是外国人,但已定居沙巴数十年的问题时,刘静芝说,将会个别处理。

“最重要的是,现在最大问题是无国籍儿童父母其中一方是本地人的情况。州政府立场鲜明,他或她会享有沙巴人的待遇。”

她补充,州政府将优先承认父母其中一方为沙巴人的无国籍儿童。

“其中,一些儿童长大了,他们是时候上学,但他们因为国籍不明,没法上学。”

“当我们有能力解决这一块,我们就可以解决其他部分。”

与半岛不同,沙巴州政府拥有移民自主权。

根据大马统计局数据,沙巴居民中,高达29.7%为非公民,而2010年至2018年之间,非公民增长率达3.45%,比沙巴土着公民成长1.54%还来得高。

对此,在场的旺阿兹莎解释,已跟内政部长慕尤丁商谈,不会坐视不理。

“就如你所言,他们居住在此数十年。我们需要监察和解决,不但是无证问题,也看他们是否能融入(当地)。”

“他们无处可去,而且在此出生。就如刘静芝所言,只要父母其中一方为沙巴人,至少我们可以给他或她一个名分。”

接着,她说,政府目前还没打算处理那些父母双方为外国人,但在沙巴出生的无国籍孩童。“我们有邻国,而他们可以前来,等下他们大量涌入,超过我们承担范围。我们需要有个平衡。”

《当今大马》早前报导,巴哈拉岛居住着2500名居民,其中粗略估计60%为非公民,而且多名儿童和少年因无证而失学。



人权组织吁政府专注原籍沙巴人 别「走后门」发出公民权

May 15, 2019

【亚庇十四日讯】沙巴政府应专注本籍人的利益,而不是让外来移民涌现境地。

「沙巴政府越来越多个领导人公开发表言论,对外国人在沙巴面对的困境表示关注。我们对此感到惊慌不安。」

婆罗洲在马来西亚困境基金会(BoPiMaFo)主席丹尼约翰与婆罗洲民间京多尔倡议协会主席卡诺京多今日联合发表文告这麽表示。

他们在文告中指出,接受IMM13难民证持有者为永久居民已经违反许多法律;这些难民应被遣送回南菲律宾,目前局势已允许他们回去。

「在马来西亚的难民不可用其身份申请永久居民或公民地位。」

「政府的工作是照顾公民,而不是提高外来者变成公民而纳入选民册的机会。」

「公民的定义是投票权。外来者取得公民权,对原籍本地人毫无好处,反而令沙巴人将失去他们的主权。」

文告强调,公民权是由宪法和法庭管辖,而是是政治家的权力范围。

「沙巴政府应重视沙巴独特的流动法庭系统,而不应为了自私政治利益而抄捷径。」

「联邦法院最近裁定,任何国内无国籍身份者,可向相邻国家政府确认。如果邻国政府没有涉及,将取决于流动法庭或联邦法院;而这将以宪法为根基,因为宪法是圣洁的。」

文告指出,沙巴政府表面上基于人道主义为理由,宣称他们允许父母其中一方为公民的无国籍儿童上公立学校。实际上,真正本地籍父母的身份只能够由流动法庭鑑定,不是由政府。

沙巴教育局总监拿督麦慕娜于2018年7月9日通过报章证实:「只要符合法律及条件,非公民可以进入公立学校。」

「这个条件包括学生或其父母或监护人,必须拥有合法身份文件,但却对不是完全没有文件者。」

文告称,沙巴政府正在小题大作,担布南区议员拿督杰菲里、沙巴进步党主席拿督杨德利、苏拉曼区议员拿督哈芝芝诺日前都发表言论,对沙巴和联邦政府试图要发出马来西亚身份证件给非法移民的事项感到担忧。

「内政部副部长拿督阿兹士宣称,马尼拉政府不接受原籍菲律宾,在沙巴出生的非法移民。那麽,菲律宾政府必须白纸黑字,按个桉确认其身份,提交予联邦法院。」

「非法移民并不是无国籍,除了逾期逗留者外,他们在原本国家是没有出境记录。他们在沙巴生下的小孩,在法律上是不能享用身份。如果他们没有向原籍国家申报,同样不获身份证明。」

「对于那些真正在国内传宗接代者,可以通过流动法庭或联邦法院裁定。这项责任必须有那些遵守法律的人自发处理,而不是沙巴和联邦政府去把他们找出来。」

文告指示,民众怀疑沙巴政府,甚至联邦政府要「走后门」把「非法移民」纳入选民册内,以创造定期票仓。



当今大马

非关山打根补选:巴哈拉岛巴瑶人的无国籍生活

刘伟鸿  |  发表于 2019年5月1日16:58  |  更新于 2019年5月1日17:22

沙巴享有“风下之乡”的美誉,那是已故美国作家安妮丝奇自传所冠上的称号。当年二战安妮丝奇被关押在山打根外海的巴哈拉岛,如今该岛已是无国籍巴瑶人逃难的限制居留地。

山打根即将举行补选,岛上的无国籍逃难者并非是选民,但他们的命运始终无法离开政治。

安妮丝奇(Agnes Newton Keith,1901—1982)在1939年出版旅居山打根的自传《风下之乡》(Land Below the Wind)。1942年二战爆发时,日军入侵山打根,安妮丝奇与家人就被囚禁在战俘集中营,地点就在山打根外近海5公里的巴哈拉岛(Pulau Berhala)。

当年铁网环绕的日军集中营早已烟消云散。但1970年代开始,大批信仰伊斯兰的巴瑶人(Orang Bajau)躲避菲律宾政府与摩洛民族解放阵线战火,乘船离开菲南家乡,逃难至沙巴东海岸,定居在昔日巴哈拉岛集中营旧址。

这些难民多沦为无国籍人士,不能自由通行沙巴本土,行动只限在巴哈拉岛,免得遭到当局逮捕,沦为现代版的“无墙囚徒”。

62岁的慕斯林(Muslim Sali)就是其中一名无国籍逃难者。1971年,他与父亲和奶奶摸黑乘船从菲南达威达威岛(Tawi-tawi)漂流一日抵达170公里外的沙巴仙本那(Semporna)。

随后,他一路往北到山打根,才定居在巴哈拉岛。

根据网上资料,巴瑶族(Sama-Bajau)主要分布在沙巴、菲律宾及印尼之间的苏禄海域。

巴瑶族分为几个群体,即住在海上“海巴瑶”(Sama Dilaut或Bajau Laut),其中有些是住在“lepa-lepa”(巴瑶语,意指船)以及住在陆地上的“陆巴瑶”(Sama Darat)。

沙巴的巴瑶族分为东岸及西岸两大群体。东岸巴瑶族一般上是渔夫及潜水高手,而西岸巴瑶族则多数从事农畜牧业,也是骑马高手。

巴哈拉岛上居住着东岸巴瑶人,近乎全部捕鱼为生。

弄IMM13“护照”离开

如今慕斯林已退休,成为岛上清真寺宗教司(Imam)。他头戴伊斯兰白帽(Kopiah),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谈及,一度遭当局逮捕,关入山打根无证移民扣留营。

“以前政府关我们在山打根路一英里半的扣留所,集中关起来。然后有人可以为我担保,我就拿到‘护照’(passport)。”

慕斯林所称的”护照”,就是大马移民局所发出的IMM13难民居留证。沙巴《每日邮报》报道,持有居留证可以合法住在沙巴和纳闽,获准合法工作及上学。

有了这张“护照”,慕斯林离开扣留所,可不受当局干扰而在山打根附近从事开芭、仓库工作,辗转就到巴哈拉岛捕鱼。

他在岛上结婚,一日与妻子从海路南下拿笃(Lahad Datu)丢失IMM13居留证,从此成为无证移民,没法合法工作,只能暗中出海捕鱼。

IMM13居留证 公民无国籍孩子各一半

慕斯林育有8名孩子,一半为公民,一半为无国籍,其妻子拥有大马蓝色“大红花”身份证。

“之前我的妻子生前4名孩子时,害怕去诊疗所,(所以都无证)。有人告诉她,去政府诊疗所生孩子就可以拿到报生纸,进而获取大马身份证。”

“她生下的后面4个孩子,都拿到公民权。”

更换身份证大马卡没了

不过,当大马政府开始以大马卡取代旧式大红花身份证,慕斯林妻子也拿身份证去更新,但就是没领到大马卡,沦为无国籍人士。

“我的老婆还多次投票,但现在没有了……以前有大红花身份证,拿去几次盖章,大马卡都没有回来。”

慕斯林担心下一代延续无国籍的命运,没法求学找工。

“我们村民要求政府帮忙,制作身份证明或‘护照’给我们,不要让我们受到政府逮捕……这些小孩子也没法找吃,无证不能求学,没报生纸、身份证等。”

当地人都知道,无证移民后代都不能就读政府学校,即便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已宣布无国籍学童可以入学。

少年失学只念了3M课程

《当今大马》记者采访巴哈拉码头时正值上课日,记者与两名13岁和17岁少年在码头攀谈,他们都自揭没有证件,没法上课,也不能去打工。

其中一人还说,只读了岛上的基本读写算(3M)课程。当时不远处,数名约莫是大马籍的学童身穿校服下船回家。

巴哈拉岛村长祖尼尔(Junior Jikirin)告诉记者,驻岛军人在军营内3M课程,教导无国籍孩童基本课程,等同于小三课程,就仅此而已。

他说,IMM13持有者可从驻岛军队获得免费药品,治疗轻微疾病;那些没有IMM13居留证,只要手持仙本那土著法庭办公室(Pejabat Mahkamah Anak Negeri)所发的海上巴瑶族证明书,也可同样领取免费药品,治疗轻微病症。

巴哈拉岛民都称这份白纸证明书为Lepa-lepa,在巴瑶语中,此词等同传统长型船屋。

海上巴瑶族证明书,当地人称为Lepa-lepa。

医院也拒绝Lepa证明

虽然无国籍巴瑶人盼望一张Lepa-Lepa,享有身份证明自由穿梭沙巴土地,但政府当局却不承认这份文件,犹如废纸一张。

祖尼尔说:“Lepa-lepa持有者只能从海路穿梭仙本那及巴哈拉群岛海域。他们可以使用沙巴陆路,但要赌运气啦。他上岸租车川行路上,遭到当局逮捕,就是他的命运。”

他续称,同是待产母亲,MyKad身份到公立医院生产只需数十令吉、IMM13居留证要收费4000令吉,Lepa-Lepa持有者则拒收。

根据祖尼尔粗略估算,巴哈拉岛有大约2500名居民,其中只有1000人拥有大马身份证、800人有IMM13居留证,其余700人只有Lepa-lepa证明书。

这意味,岛上高达60%居民非公民。

据经济部今年3月提供的数据,沙巴390万居民,接近30%沙巴居民为非公民,还比全国平均值的10%来的高。

无证移民是敏感课题

无证移民在沙巴政坛是敏感的课题。1990年代巫统东渡沙巴,从以卡达山杜顺族为主的沙巴团结党手中,夺取沙巴州政权。

当时在野党指控,巫统向大量菲律宾穆斯林移民派发身份证,以控制选举结果,据称第一次任相的马哈迪是主谋。不过,马哈迪多番否认此事。

2012年,时任首相纳吉宣布成立皇委会,调查沙巴无证移民获公民权一事。2年后出炉的报告认为,这项发出身份证给非法移民的计划,确有可能存在。

山打根补选竞选期中,行动党候选人黄诗怡在4月30日早上首次踏足巴哈拉岛,与环境部长杨美盈共同推动反塑料运动,还与选民一起清理岛上垃圾,借机拜票。

惟相比反塑料运动,记者与数名等候渡轮的岛民聊天发现,他们更关心候选人是否能够解决无证课题。

一名岛民直言:“这里生活很好,什么都不缺,但大家都面对证件问题。”

黄诗怡希望公平处理

黄诗怡受访时坦承,迄今还未找到解决无证移民的双赢方案,但将会力求公平。

“我们要看到公平,所有沙巴和山打根人都要看到公平,我们不能忽视沙巴人和山打根人的权益。”

不过,她也说会优先关注无国籍孩童就学问题。

“我们知道,许多孩童缺乏证件,没法求学,不过我们正在努力让所有孩童上课……他们留在这里很久了,但我们没法一次过解决问题。”

黄诗怡说,将会努力寻找非政府组织和志愿者,到岛上提供免费医药援助。

曾道玲冀呈国会讨论

沙巴团结党候选人曾道玲也说,一旦中选,将会把无国籍儿童带上国会讨论。

她也抨击,现任政府不够关注无证移民课题,不若前朝政府曾设立皇委会调查该课题。

“当然,我们希望看到沙巴没有非法移民。就如我所言,这个课题一直是沙巴人的噩梦。”

山打根这么近那么远

慕斯林说,无证身份是个梦魇,并感叹全家人已将大马视为家乡,但还是困在巴哈拉岛上,担忧登上山打根会受到逮捕。

“我的全家人住在这里,子孙也会死在这里。我当然把这里视为自己的国土……其他定居已久的巴瑶年长一代都无证件,不敢去到城市,只能在巴哈拉岛捕鱼。”

“他们都不能进入山打根市区,与亲朋戚友相聚。”

慕斯林坐在巴哈拉岛码头受访时,距离山打根市区只有区区5公里,船只不断川行这片海域,却因为无证而没法乘船到对岸。

他的心情或许就如同被关押在二战日军集中营的安妮丝奇和一众英澳战俘,远望象征自由的山打根,这么近却那么远。

289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898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7-6 08:00:09 | 显示全部楼层
星洲日报

移民局外劳正规化·沙12万3575人登记

2019-07-06 00:00:00

(亚庇5日讯)沙巴移民局自今年4月1日起推行的沙巴外劳正规化计划登记阶段,已在6月30日截止,登记12万3575名外劳及外劳家属。

在12万3575名已登记的外劳及外劳家属中,外劳占58.37%,达7万2135人,至于外劳家属则是5万1440人或等同于41.63%。

沙巴移民局总监拿督慕沙苏莱曼今日披露,在上述为期两个月的注册期限内,共有3102名僱主向移民局为他们的外劳及外劳家属进行登记。

他今日发表文告宣佈沙巴移民局推行的沙巴外劳正规化计划在已完成的登记阶段的成果时,这么表示。

3个月内提呈护照

慕沙也指出,在相关登记阶段结束,僱主们目前需要向移民局提呈已登记和注册的外劳及家属的护照,让移民局进行下一步审核及安保过滤阶段。

他说,若相关登记及申请获批后,僱主亦须为他们的外劳及外劳家属缴付罚款、特别准证、人头税及签证等费用。

“移民局会在僱主完成手续后,才向外劳发出临时工作准证及给予外劳家属社交到访准证。”

他也提醒僱主须在6月30日之后的3个月内,即最迟9月30日前,把相关所需的文件提呈予移民局进行审批及过滤,若逾期则不受理。

油棕种植业是其中一个需要大量劳动力行业。

响应2019年沙巴外劳正规化计划

国籍        外劳人数家属        总数
印尼       54,90040,32695,226
菲律宾    17,23511,11428,349
合共:    72,13551,440123,57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19-7-17 04:41 P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