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05|回复: 7

恢复地方政府选举课题

[复制链接]

289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858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18-6-7 16: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今大马

先解决国债,祖莱达冀3年内办市长选举

发表于 2018年5月26日15:19  |  更新于 2018年5月26日15:22

新政府上台后,党团要求恢复地方选举。房地部长祖莱达今日指出,一旦国家经济稳定下来,政府就会开始筹办市长与县市议会主席选举。

她今日在武吉加里尔出席一马暂居房屋(Rumah Transit 1Malaysia)后受询时表示,支持通过选举推选县市议会主席及市长。

她说,房地部将在未来6个月内探讨此事,但预料需时3年才能推动市长及县市议会主席选举。

“地方政府是第三政府。我们应当拥有市长选举,但我们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

“我们会在6个月内探讨并且尽速研究此事,不过考虑到我们拥有1兆令吉负债,我们需要先行稳定国家财政。”

“我希望,能在3年内落实地方政府选举。”

愿削部门拨款促成

祖莱达进一步说明,愿意削减部门拨款,以便充作地方政府选举用途。

无论如何,她说,如果国家财务不稳而必须减少开销,那么地方政府选举可以分阶段落实。

“我们或许不能在全国落实,但可能在雪槟特定州属先落实。”

两周内访问砂拉越

另一方面,随着砂州政府解除禁足令,祖莱达说,将会在两周内访问砂拉越。

“我可以去砂州了,因为我现在是联邦部长。感谢真主,我以前活跃于砂州。”

“我会在一两周内拜访砂拉越,因为他们等待我前来还未解决的问题。”

随着新政府上台,砂州政府将解除内阁部长的禁足令,意味之前曾被列入黑名单的希盟部长级领袖,接下来可以自由入境砂拉越。

之前被禁入境砂拉越的希盟部长包括国防部长莫哈末沙布、交通部长陆兆福和祖莱达等。



希盟隆议员晤市长,承诺恢复地方选举等改革

发表于 2018年5月14日19:45  |  更新于 2018年5月14日19:51

第14届大选落幕,希盟组成新联邦政府。希盟吉隆坡国会议员承诺,将会改革隆市政厅,甚至恢复地方选举。

希盟班底谷国会议员法米法兹、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和武吉免登国会议员方贵伦,今天到市政厅拜访隆市长莫哈末阿敏。

几位甫当选的吉隆坡国会议员承诺,在希盟联邦政府下的管理下,将大力改革隆市厅的运作,包括落实公开招标和恢复地方选举。

法米法兹在记者会上表示,希盟将会审查并在宪报颁布《2020年吉隆坡城市大蓝图》(KL City Plan 2020)和《2020年吉隆坡结构大蓝图》(KL Structure Plan 2020)。

“我们会审查并在宪报上颁布吉隆坡城市大蓝图和结构大蓝图。”

“我非常高兴,吉隆坡市长莫哈末阿敏觉得我是对的,即需要审查并随后在宪报上颁布此计划。”

“他表示,愿意协助这一进程,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

政府在2008年耗资3000万令吉,草拟了2020年吉隆坡城市大蓝图,但东姑阿南表示,该计划不会被宪报。

一些住宅协会(RA)曾经游说希盟,将2020年吉隆坡城市大蓝图宪报为法律。

所有项目将公开招标

另外,方贵伦也在同一个记者会上表示,在希盟的管理之下,不会再出现“谈判招标”的事。

“所有的土地出售不会再出现‘谈判招标’,所有项目都将公开招标。

“一个新政府意味着新的管理层,我们将确保隆市政厅遵循新政府的指示。”

方贵伦强调,要塑造一个具“透明化和负责任”的市政厅,好让人民放心。

要求提供详细报告

一旁的林立迎补充说,他在与莫哈末阿敏的会面中,曾要求市长提供详细报告,以审查所有未经公开招标的出售土地。

“我希望得到一份详细报告,看看东姑阿南的管理下,那些未经公开招标的出售土地是什么情况。”

希盟国会议员早前揭露,隆市厅在东姑安南担任联邦直辖区部长期间,在未公开招标下总共脱售45块地皮,因此不符透明原则。

东姑阿南则驳斥,希盟在这个问题上“误导”了公众,他澄清这些土地是用于兴建经济屋,但没有说明土地是否经过公开招标。

重申恢复地方选举

林立迎也重申,希盟国会议员将努力恢复地方选举。马来西亚最后一次的地方选举是在1965年举行。

“最终目标是恢复地方选举。”

“在接下来的100天内,我会尽力为此提出相关的法律架构和机制。”

在2008年大选前,行动党仍是民联一部分时,承诺重新恢复地方选举,但由于当时盟友伊党的反对,谈判一直陷入僵局。

此后,不少住宅协会施压,以推动落实地方选举。

此外,林立迎也提醒所有受政治委任的官员,包括市政厅的顾问团和联邦直辖区基金会,必须“做正确的事情”,即暗示他们辞职。

“所有政治委任官员,你知道该怎么做啦,现在请做正确的事情。”

“人民已经发声。”

将搁置未批准项目

另一方面,隆市长莫哈末阿敏承诺,隆市厅将搁置所有未批准的项目, 包括涉及山坡和公共场所的项目。

法米透露,莫哈末阿敏今早上与三人会面时已承诺此事。

“莫哈末阿敏告诉我们,所有已批准的项目将照常进行,但未经批准的项目将被搁置。”

虽然没提供具体例子,但他说,市长告知,有关山坡和公共空场所的项目将停止。

林立迎也补充说:“市长告诉我们,公共场所和山坡上的所有项目都被搁置。”

“我很高兴听到这一消息。在我问他之前他就告诉我了。”

受《当今大马》询及详细情况时,莫哈末阿敏解释说,未经批准的项目将不被考虑,除非它们符合条规。

“(我们将)暂停所有尚未批准的项目。但是有地方官员(DO)指令的,可以继续执行他们的项目。”

莫哈末阿敏说,“搁置”意味着该项目将不被考虑,除非他们符合所有的要求。

撤除东姑阿南广告牌

林立迎续说,隆市政厅将在下周清除首都内的所有国阵广告牌和宣传物。

“市长告诉我们,所有印有(前联邦直辖区部长)东姑阿南和(前直辖区副部长)罗加(Loga Bala Mohan)肖像的国阵广告牌,将在一周内被拆除,这包括电子广告牌。”

“欢乐卡(Kad Ceria)折扣计划也将立即停止。”

欢乐卡是国阵的一项措施,之前由联邦直辖部所执行。低收入吉隆坡居民可通过特选零售商,获得基本物资和服务方面的折扣。



地方政府选举势不可挡

发表于 2018年6月7日20:16  |  更新于 2018年6月7日08:17

不久前,新科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表示,希盟政府将会在3年后阶段式重新举行地方政府选举,还人民民主第三票。

如果我有这个权力,我会选择在金马仑县作为第一个落实地方政府选举的地区。

身为金马仑丹那拉打区的新上任州议员,我对缺乏能够良好施政和尊重民意的地方政府,感同身受。

排山倒海的民生问题

509全民海啸,不但席卷巫统大半江山,在半岛只剩下玻璃市和彭亨两个岌岌可危、负债累累的州政权,更让马华遭遇灭顶之灾,只剩下1国2州。

在金马仑这个地区,可以说是马华最后的堡垒之一,过去61年可谓一手遮天,不可一世。一来彭亨州的政治选举结构让国阵长期保持绝对强势,二来金马仑属于山高皇帝远的地区,掌控地方政府等于掌握地方施政实权。

第14届大选之后,金马仑马华遭受重挫,选后更四处向地方民众放话:“以后民生服务找赢了选举的那个”、“我们失去中央资源,不能再提供服务”、“不要做村长了”等不负责任的言论。

也因此,排山倒海的选区民生问题,涌向我这个在州层面上属于在野党的州议员而来,让整个服务团队一时之间忙不更迭。

我想,如果国阵胆敢公开宣称上述言论,我必定建议第一场地方政府选举就在金马仑县落实和推行。

让人民参与地方规划

言归正传,为什么我说地方政府选举势在必行呢?

第一,马来西亚第一次经历政党轮替,但是要说成为民主国家,还有一段很长远的路。

要成为真正的民主国家,主要必须落实三项改革工作。第一是司法及体制改革,让司法回归独立,恢复三权分立制度;第二是选举改革,即落实净选盟的长期奋斗目标,包括清理选民册和致力于落实一人一票精神的选举;第三就是落实地方政府选举及改革,让人民真正直接参与规划社区和家园的工作。

相比起头两个改革,落实地方选举和改革是涉及层面最广的一项改革。马来西亚是联邦国家,拥有联邦、州和地方政府三个层面的权力机构,要落实地方政府选举其实很简单,只需要修改《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即可落实和推动。

但是在落实地方选举之后,该如何避免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在施政职权重叠和税务资源分配上出现问题,却是希盟政府必须从长计议之事。

第二,马来西亚自1998年爆发烈火莫熄运动以来,这20年来,尤其城市中产阶级经历了大大小小的民主化运动,其中包括最重要的5次净选盟运动,可说对政治民主和社会民主都有一定的认识。

政党轮替之后,无形中也解放了民间的民主能量,也让大部分人摆脱国阵长期施加的白色恐怖,未来对国家民主化的要求和想象,只会更多不会变少。在民意的要求下,推动和落实地方政府选举是希盟新政府不能回避之事。

地方政府选举之挑战

1965年联盟政府(国阵前身)废除地方政府选举之后,地方政府对一般民众而言,仿如陌生的地方。

一般上,大家都记得自己区的国州议员姓啥名谁,却很少人会知道自己区的市议员和村长是谁。无他,我们只在全国大选的时候投过那么一次票,大部分人当然只对自己投过票的对象有印象。

也因此,无论地方的大小事务,大家都只想到向该民选的国州议员问责,或找他解决,因为在心态上,大家都认定我把票投给了你,你当然要为我做事情。

这种心态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在实际操作上,却造成本末倒置,国州议员长期处理不属于他权限的工作,而真正有掌握权限的地方政府官员却躲在保护罩之后无需接受人民问责。

然而,当落实地方政府选举之后,县市议员就必须开始接受问责和运用其施政权力,如果联邦政府没有下放权力给州政府,而州政府又失去了地方政府的管辖权,则州政府将变成无所事事的政府。

这是因为在国阵长期执政之下,太多本应下放于地方的权力集中于联邦政府,而州政府主要只是负责土地管理和发展工作。至于大部分的地方税收如门牌税、地方商业执照税等则归地方政府管理。

如果州政府失去地方政府的管辖权,不只是州政府权限被架空,也影响其施政效率,而行政队伍之外的州议员,也会变成无所事事。

如何保障弱势参与

虽然说马来西亚选民对民主的意识有一定的高度,但普遍在日常生活上还未能体谅到弱势或非主流的群体,更遑论在政策上。

若按照现有的“简单多数当选制”(First-Past-The-Post,FPTP)举行地方政府选举,恐怕市议会阵容将沦为同质性非常高的群体,而一些弱势或非主流的社区议题,例如环保诉求、LGBT、非法移民等,恐怕会遭受更大更多的边缘化。

因此,希盟联邦政府若推行地方政府选举,应该采用由槟城研究院(Penang Institute)所建议的联立式单一选区两票制(mixed-member 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即是结合比例代表制和多数代表制(小选区制)的选举制度,让选民拥有2张票,一票给个别候选人,另一票则给政党,以避免出现同质性过高的代表。

这样的选举制度,将会为社区带来不同的政治生态,也可以成为未来联邦选举的试金石。

不必担心被政党绑架

公民参与社区治理是未来新型社会治理形式,而通过落实地方政府选举,将让人民能够开始学习如何由下至上,影响公共事务的决定,打造自己想要的社区。

马来西亚的单一选举制度,让人民无奈的把所有的诉求,都简约成一张选票,往往只能看大局而投票,无法有效传递真正的民声。而民主第三票,将让人民有更多的票,意味着拥有更多的选择,而不需要担心被政党以大诉求绑架。

另一方面,马来西亚的政党来说,未来20年,都难以在出现一党独大的局面,执政党必定以政治联盟的姿态出现,如果没有地方政府选举,协商式的政治资源分配很容易难产,而地方政府选举,极有可能是大家最好的出路,还政于民,一切让人民定夺。

张玉刚,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社青团全国政治教育主任。



诗华日报

王鸿俊:杨文海是否连任由首长定夺 冀推行民选地方议会

2018年5月25日

亚庇25日讯|州农业及食品工业部部长王鸿俊表示,亚庇市长拿督杨文海是否继任,由州首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全权决定,惟新州政府的长远目标是要落实民选市长及地方议会选举。

他指出,新政府支持地方会议选举,而首长有这方面的计划并获得州领袖的同意;目前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还不确定什么时候会落实。

他说:「如果还不能推动地方选举,可能会暂时以委任方式。」

有鉴于此,王氏披露,在下个礼拜将会在内阁会议里讨论这方面的课题。

王鸿俊是昨晚在必达丹斯里礼堂举行谢票晚宴时,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斯表示。

他补充说,新州政府的目标是要推动地方议会民选,由上至下包括市长、市议会、县议会、乡村发展及保安委员会、村长及社会发展领袖。

「我们现在需要时间来研究这技术层面的问题。」

他透露,新政府也将会成立委员会来研究相关问题。

另一方面,在提及竞选宣言时,王氏表示将会尽快落实加雅岛水上屋的接驳水供。

他指出,由于新政府目前仍有许多项目需要跟进,因此还需要时间来落实他们的承诺。



恢復地方政府选举路在何方

2018年5月25日

地方政府选举被誉为民主「第三张选票」,惟第一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在1964年,以担心「马印对抗」时期的印尼极端主义分子渗透我国而宣佈冻结,并承诺危机解除后恢復,但513事件后,地方政府选举遭完全废除。希望联盟的前身,人民联盟曾在308大选的《人民宣言》,承诺会恢復地方政府选举,惟后来透过法律途径和政治力量皆失败,如今成功执政中央政府却未再提及,反映背后的政治意志问题,毕竟这將削弱中央和州政府权限,也是恢復地方政府选举的最大难题。

回溯当初联盟政府冻结《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的时代背景,与其说是担忧外来势力渗透,不如说是打击內敌,当时的反对党透过地方议会选举的第三张票,控制了许多地方政府,因此执政党选择冻结,并把地方政府权力交给州政府。

《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第10条文1(b)阐明,不少过8名和不超过24名县市议员,必须由州政府委派、第15条文则是终止地方政府选举;为此,选举委员会也在2010年,雪州和檳城州政府要求回復地方政府选举时,以上述法律条文强调无法履行《473法令》(地方政府选举法令)。

以法律角度而言,如今大权在握的希盟政府,看似只需成立特別委员会研究,并在国会提呈恢復地方政府选举的法案和机制即可,惟我国如今的「3层政府机制」(中央、州和地方政府)也得相应调整管辖权限,否则职权重叠和税务分配问题,只会加剧施政混乱。

州政府没事可做?

雪州前行政议员(掌管地方政府事务)欧阳捍华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分析,州政府失去地方政府管辖权后,基本上没剩多少事可做,等同跛脚鸭政府,因此「3层政府」必须各別下放权力,才能打造健全的施政机制。

「目前州政府主要负责土地管理发展,与地方政府管辖权,地方政府若独立执政,中央政府必须仿效美国和许多西方民主国家的制度,下放部分权力和部门到州政府,例如教育、医疗和地方治安工作。」

他认为,我国的国会依循西敏寺制度,但英国没有州政府,只有中央和地方政府,而我国的中央和州政府分权制度,又像是美国的联邦制;因此我国可说是「上面」(国会)像英国,「中间」(州政府与地方政府)像美国,不太健全。

「我们可以仿效美国,让中央政府负责外交、军事、经济等牵涉全民的政策;州政府负责医疗,教育和福利政策,例如各州可制定不同教育体系、不同医疗健保数额和政策、自行承担教育与医疗成本,甚至成立自身的警队。」

「地方政府则继续管理地方上的发展审核、民生服务如垃圾处理与排水系统等,不必多大调整;但各州属与地方政府財务能力不同,因此中央政府必须落实新的税收分配制,根据各州和地方政府的財务能力,下放不同的税务收入。」

公务员体制顺势瘦身

欧阳捍华指出,恢復地方政府选举时,调整「3层政府」的权力体制,也能解决公务员体制太臃肿的问题,顺势为中央政府公务员体制瘦身。

「目前在河流和马路管理权限上,中央和州政府仍有重叠职务,包括水利灌溉局和公共工程局的官员,涵盖了中央政府公务员(一般是总监级管理层)和州政府公务员(一般是中级或普通员工),就连拨款也是中央和州政府一起出钱,因此若能清楚划分,把马路和河流全部交给州政府负责,就能集中公务员调配能力,提高施政效率。」

欧阳捍华重申,人民缴税予地方政府(门牌税),就有权力要求选举,委任合適的人管理税金,若表现差劲就以选票更换,市议员才会积极工作以获得选民支持,连带提高地方政府管理效率,和人民的公民意识觉醒,因此他绝对讚同恢復地方政府选举。

「完成了『3层政府』权力分配,地方政府选举也有很多细节要討论,选民是缴付门牌税的纳税人,还是只要居住在地方政府管辖范围就可以?要划分特定选区,还是不必绑定选区,或『一半特定选区,一半依据总票数比例的政党委任制』?都必须详细规划。」

投票区划分选区

8年前提出「恢復地方政府选举」建议书的檳城研究院研究院黄进发点出,地方政府选举制度,最完善做法是推出「居民加上业主」的新选民册,眼前最务实或最简单的做法,则是採用全国大选同一套选民册,以投票区(Daerah Mengundi)划出地方政府选区。

「选举制度可用『联立式单一选区两票制』,意指选民有2张票,第一张投选区域候选人(依据得票率高低决定),第二张是政党的名单候选人(依据政党总得票率高低决定),减低单一族群选区里,族群代表失衡的顾虑。」

「吉隆坡等大城市,我会建议市长与议会都选(总统制),其他县市则只选县市议会代表,由议会推选市长。」

他不讳言,恢復地方政府选举能否成功,肯定是政治意志的问题,尤其是在希盟成功执政后更为明显。



星洲日报

内阁下周讨论·沙拟推行地方选举

289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858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15:23:20 | 显示全部楼层
亚洲时报

沙巴地方政府选举 三年内落实

2018年6月26日

(本报讯)由沙巴人民复兴党为首的沙巴新政府将推动举行州内地方政府选举,而不再如向来一般地由州政府直接委任县市议会主席及议员。

副首席部长兼地政及房屋部长拿督赵占山巴贡昨日表示,沙巴现有廿四个地方政府,其长官现称「主席」,落实地方直选后,可改为「地政长官」,及组成其「内阁」。

无论如何,他表示,在全面落实这项计划之前,州政府将作出研究,以期在本届任期内加以落实。

人民亲自投选

他说:「人民要亲自选出地方政府人员,时机成熟时,就交由人民履行这项职责……我们朝著这个目标前进。」

赵占是在亚庇接受媒体专访时这麽表示。

希盟联邦政府早前表示会兑现举行地方选举之大选承诺,联邦房屋及地政部长朱莱达卡马鲁丁早前表示,其部门将在六个月内完成研究工作,并在三年内加以落实。

逐步下放权力

赵占指出,与此同时,州地政及房屋部也将按部就班下放权力予地方政府,借以提升县市级服务效率。

他说:「我们首先要做的是,州级政府部门不再直接干预地方政府的决定……目前绝大部份的事情都是由州级政府部门来决定,我们希望县市议会有更多权力决定地方上的问题,甚至包括水电供问题。」

他表示,沙巴目前的情况是,各政府部门权力过度集中于州政府中央领导层,以致在行政及就业上过于偏向某些领域,进而造成区域不平衡发展。

他说:「如果在未来两、三年可以改变这种情况,地方政府有更多权力,必可带动更多改变。」

在回答一项问题时,赵占表示,该部门将著重于乡区发展工作,例如为这些地区低收入群兴建更多廉价屋、同时推动工业发展及缔造更多就业机会。

他指出,此外,减少违章屋问题亦是该部门的工作重点之一。



当今大马

拨款应下放民选地方政府,张玉刚疾呼杜绝绑桩

发表于 2018年6月8日17:08  |  更新于 2018年6月8日17:12

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要求两个国阵州属向朝野议员公平拨款后,行动党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认为,选区拨款应下放给民选地方政府,避免沦为国州议员绑桩工具。

张玉刚也是社青团全国政治教育主任。他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指出,许多人误把选区拨款当发展拨款,但两者实则有别。

“议员往往滥用选区拨款来绑桩脚,分派给马仔和朋党。70%至80%拨款都没下放到地方百姓手中……我们鼓吹改革,就要改革这些陋习,(否则)大部分选区拨款不会到百姓手中。”

“选区拨款方面,我觉得彭亨州政府未来要落实地方政府选举,选区拨款应该下放给地方政府,让民众团体自由用献议书去申请他们要做的工程,这应该是真正的下放管道。”

所谓绑桩脚,是指政治人物向追随者发放恩庇资源,以巩固支持。

最多只需10万元拨款

他点出,州议员一年只需要最多10万令吉的选区拨款,以作应急拨款,必要时救济灾黎。

“我觉得够用就好。比如说,一个州议员有5万到10万(令吉)就够了。国会议员选区大,而一些选区人数比较多。比如八打灵国席有20万选民,多多都不够……”

“当然它有一定的用途,让州议员有应急资金,比如地方发生灾难,水灾火灾意外伤亡,有一笔资金可以让议员直接发放。”

服务中心津贴应同等

惟张玉刚强调,朝野应当获得公平的服务中心津贴,以便有能力服务选民。

“但是我会要求服务中心津贴,大家都要拿到一样(数额)。选区拨款不一定要有的,长期而言不应该这样花费选区拨款。”

朝野拨款不公掀争议

首相马哈迪本周主持内阁会议后宣布,执政党国会议员每人将获得50万令吉年度拨款,在野党国会议员则只获10万令吉。

据《当今大马》了解,每名国会议员也会获得20万令吉的服务中心津贴,而在野党并未享有此津贴。

随后,魏家祥批评希盟政府,指在野党选区的选民同样也有缴税,却未获得全额拨款,并不公平。他否认是“鸡蛋里挑骨头”,并指希盟政府“承诺跳票”,没有兑现承诺,公平对待朝野选区。

张玉刚进而反问魏家祥,彭亨国阵是否平等对待在野党议员,给予拨款,还挑战魏家祥敦促国阵掌控玻璃市、彭亨和砂拉越三州政府,以提升在野党领袖的议会地位和给予选区拨款。

于是乎,魏家祥致函国阵玻彭州政府,要求公平对待州在野党议员。



“3年太长,百日可成”,民间促速办市长选举

发表于 2018年6月12日19:21  |  更新于 2018年6月12日19:25

尽管联邦政府承诺在3年内推动市长及县市议会主席选举,但公民组织纷纷指出,3年时间太长,希盟其实可在国会开会后的百日之内,即完成这些选举。

“我的八打灵再也”(MyPJ)、槟城论坛(Penang Forum)、“拯救吉隆坡”(Save Kuala Lumpur)等组织今天召开记者会表示,八打灵再也、槟城、吉隆坡的市长选举应在本月杪举行,市议员选举则可迟至12月。

至于其他地区的市长及县市议会主席选举,则必须在房地部长祖莱达所承诺的3年内落实。

只需百日可完成

八打灵再也市议员德力弗南德斯(Derek Fernandez)指出,希盟政府可修改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第10(1)与第15(1)条文,以恢复地方选举。

他指出,联邦政府也可以恢复在1965年因马印对抗而冻结的1960年地方政府选举法令。

他提醒,本届国会将在7月16日首度召开会议。

“只需少于100天,就能修改这些法律……完成后,落实部分或会耗时较常。”

“你需大概15个月,以举行地方议会选举。”

他指出,除了选委会以外,还有全国地方政府理事会可协助完成地方议会选举。

归还隆市一张票

拯救吉隆坡主席阿都阿兹(Abdul Aziz Abdul Rahman)说,吉隆坡市政厅并未遵循1982年联邦直辖区计划法令,以为吉隆坡宪报全盘计划,因此吉隆坡居民应重获选举吉隆坡市长的权利。

“尽管1982年的法律要求(宪报程序)须尽快完成,但迄今为止,这项计划还没获批准。”

他说,希盟政府应归还第三票至吉隆坡居民,以选举吉隆坡市长。

他们表示,在地方政府选举落实之前,三分之一的市议员应保留予公民组织与社区代表。

半年内探讨选举

希盟在第14届大选竞选宣言中,承诺将会恢复地方议会选举。

上月杪,房地部长祖莱达表示,房地部将在未来6个月内探讨市长及县市议会主席选举,但预料需时3年才能推动。



光华日报

民选地方政府,槟州可以领先

9/06/201818:22

文:黄泉安

槟州新任首席部长曹观友,5月23日主持首场行政议会会议后记者会有做宣布,声明槟州宪法将进行修改,以立下首长两届任期的限制。过后不久,曹首长随即透露法律用词会有修改,“两届期限”可能改成““没有任何州立法议员可以受委为首席部长超过两次”。看来,这皆属技术性小课题,相信不会难倒希望联盟推行政体革新的决心。

其实,当曹观友宣布槟州首长两届期限时,我比较关注的,是推算这项州议会修宪是否会影响他本身的任期。因为,一个被选民普遍拥戴的好领袖,当他声望仍值日中天,而且仍有德能为人民效劳,任期若被宪法限制而下岗,何尝不是人民的损失。

后来查到曹观友是1958年出生,今年59岁,如果顺利做完两届首长,到时已是69岁盛龄,不失成熟稳健,阅历丰满。由于马哈迪成功开创92岁高龄重当首相的新记录,完全破除“人生七十古来稀”的旧礼教,曹观友连任三届,预料也不会是什么政治课题。

我关注的第二个课题,是希盟州政府修订槟州宪法,成全“两届/两次期限”目标的法定权利。众所周知,修改宪法,必须拥有国州议会三分之二支持才能通过。509投票揭晓,槟州希联拥有40州议席的37席,是一面倒的政权优势,修宪已是轻而易举的法定程序,成败只维系在希盟的政治毅力这一端。

曹观友说,希盟承诺在取得三分之二多数议席后限制首长任期,而这个倡议也获得州行政议会同意,会遵循程序加以兑现。此外,当州法律顾问备妥修宪建议书,行政议会将展开更仔细的讨论,然后邀请公明社会与非政府组织提出他们的反馈。他也证实,修宪议案料将于今年11月在州议会提呈。相信,这些都是“君子一言,火箭难追”的承诺,必然会循序落实。

以上所述皆属槟州管治方略,但509大选定局给予希盟的政治本钱,是超逾槟州的政治稳实。

首先,希盟执政布城,半岛掌政吉、槟、霹、雪、森、甲、柔等7州属,而东马国阵势力也日益瓦解,名存实亡。在沙巴,希盟获得民兴党友善合作,联合组织州政府并分享政权;在砂拉越,当地国阵也面对树倒猢狲散局面,土保党为了确保2021州选举胜算,已经选定弃车保帅棋法,主动脱离国阵,使巫统在砂州的托赖,永远根除。

因此,希盟虽无国会三分之二大多数票权势,会但因国阵崩败只剩巫统孤军作战,而伊党受困半岛东北走廊,希盟单靠简单多数票得以掌控联邦机制,配合机制革新所带来的综合绩效,因而促成希盟的国会简单多数票势力,日益增长。

这也意味,今时槟州政府与联邦政府同属统一政治联盟与政纲,往后的施政、改革及资源分配,肯定不会重回前两届国、州政府朝野对峙,两败俱伤的局面。相对的,槟州政府应该乘这国州同盟的黄金档,及时进行大格局政治的维新改革运动。

我所期望的改革,就是修订或撤除《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恢复地方政府选举,把国会民主制度的第三票,还给人民做主。

其实,509改朝换代令我最意料不到的是,这股恢复恢复地方选举的号召,不是源自样样领先的槟州,而是担任房屋与地方政府部的公正党部长。

5月26日,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声明,我国预料能在3年后恢复地方政府选举,并在这6个月内深入研究此事。她说,当朝希盟政府须专注于解决各种重要课题,包括确保国家财政稳固,并也探讨进行地方选举成本的种种影响,然后分阶段进行选举,如先在雪兰莪和槟城落实,再推展至全国。

摊开近史记录,2014年8月14日,槟城州政府与国民醒觉运动前主席拉玛克里斯南入禀法庭,要求重新进行地方议会选举的申请,但被联邦法院否决。

这宗案件的焦点,是关于《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171法令)第15条文,断定“地方政府选举必须终止,而第10条文则阐明对市议员和市长的委任”的关键点。但联邦法院五司一致裁决,认为该项法令第10和15条款,是符合宪法的。联邦法院的论点是,废除地方政府选举是全国地方政府理事会的政策决定,因此,若州政府欲寻求豁免《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第15条文的约束,就应该就此谘询全国地方政府理事会。

这要追溯到2012年5月9日,槟州立法议会通过修改《2012年地方选举法令(槟岛及威省)》,并于7月5日在宪报上公布。但2014年的审讯中,联邦法院认为,《2012年地方政府法令(槟州及威省)》是违反联邦宪法第75条文,也与拥有联邦法令地位的《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第10及15条文,相互矛盾。此外,槟州寻求豁免《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第15条文的约束,是属于“越权”做法,因它违反《联邦宪法》第95A(6)及(7)条款。

现在事过境迁,有一堆趣味事情发生,需要折射一下。一、当年这案的槟州政府代表律师,是现已升任为总检察司的汤米汤姆斯。二、承审此案的5位联邦法院法官,是现任马来西亚大法官敦劳勿斯、拿督苏里亚迪、拿督阿末玛阿鲁、拿督兰利阿里及阿班迪阿里。三、敦劳勿斯本身因宪定超龄而继续延任,职位引起法律争议。四、另一联邦法院法官阿班迪随后虽获跃升为总监察司,但日前已被当朝政府摘下乌纱帽,撤职!

重要的是,当年案件审结时,时任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表示,对联邦法院的裁决深感失望,但会遵守联邦法院的裁决。他发话,若要恢复地方选举,只有等待中央政府改朝换代才能办到。

现在改朝换代了,还等什么?


289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858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 22:08:5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开销大无法办地选?刘永山促部长交代

发表于 2018年8月5日16:26  |  更新于 2018年8月5日16:46

房地部长祖莱达数日前称,由于地方选举开销庞大,因此需耗时3年才能落实。行动党万津州议员刘永山今日追问,办地方选举到底需要花多少钱?

“部长也有必要向人民解释,到底部长所说的数字到底是多少?”

刘永山发文告敦促,希盟政府具体阐明地方选举的各项开销,并倡议政府可以和州政府分担支出。

他说明,选委会在第14届大选耗费5亿令吉,2016年砂州则花费了近1亿4000万令吉,那么如果在全国各地举办地方选举,是否也需花费5亿令吉?

倡议先在雪槟试跑

刘永山倡议,希盟政府即使经费不足,也可以在未来一年内,在雪兰莪和槟城,实验性推行地方选举,“以试探水温”。

他解释,上述两个州属向来“支持和推动地方政府选举”。

而且,他指出,相比地广人稀、交通不便,以至选举开销庞大的砂州,在这两个州属办地方选举,不需要太多经费。

“这样一来,除了可以显示希盟政府的诚意,亦可以在短期之内局部性推动地方选举,可谓一举两得。希望希盟领导层能够多加考虑。”

促详列发法律障碍

刘永山也促祖莱达详细说明,除了在国会提及的问题,联邦政府和州政府还必须解除哪些主要的法律障碍,才能推行选举。

“部长(祖莱达)或许有必要更详细地告诉人民,除了废除《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地15条文以及或许恢复《1960年地方政府选举法令》以外,联邦政府和州政府还必须跨越什麽主要法律障碍才能推行地方政府选举?”

7月31日,祖莱达在国会答复时表示,由于地方选举开支庞大,政府需要3年时间落实。

此外,她指出,在落实地方选举之前,政府必须深入研究,包括举办工作坊,讨论法律、机制、资金开销和解决技术问题。

她说,现有的数项法律包括,《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1958年选举法令》、《1960年联邦首都法令》、《1981年选举条例(举行选举期间)》和《2002年选举条例(选民登记)》。



亚洲时报

湖24市议员名单出炉 华裔占8人明日宣誓

2018年10月31日

(本报斗湖30日讯)新政府斗湖市议员名单出炉,华裔市议员8人,市议员总人数仍然是24人,而非较早时地政部长向媒体透露要增加至30人。2018年11月1日早上将会正式宣誓就职。

地政部特别官员许进良,拿督陈志新两个频频见报的名人,自然双双榜上有名。许进良大选前是以乡区媒体集团首席执行员身份活跃于社会活动,在新政府上台后担任地政部长拿督趙占的特别官员。

拿督陈志新曾经担任上届大选候选人,以独立人士身位競选摩罗带选区败北,但后来一直活跃于社团活动。

另一位也曾担任候选人的本届市议员则是政壇元老温观宝,他曾引进马华来沙巴,后来退出加入公正党在上两届大选競选阿拨士区但败给前斗湖巫统主席虽败犹荣。

有元老也有青年俊杰,沙巴行动党社青团长洪诗杰,行动党斗湖支会秘书叶伟立两位则成为市议会新札师兄。

洪诗杰原本在前行动党西里丹绒州议员陈泓缣到亚庇竞选国会后,很有机会在西区代表行动党于大选上阵,但最后还是让位给了返乡的拿督黄仕平,如今不做州议员做市议员,也算是个安慰。

大选时因为出文告询问国阵候选人罗思辉是否三大财团政治代理人而一炮而红的刘静宇成为华裔女性市议员。

无独有偶,另一位女性华裔市议员却是与罗思辉名字只相差一字的罗思芬律师。罗思芬律师也是当年曾担任两届州议员的陈志慈大律师的合伙人。

最后一位华裔市议员暂时不知是什么背景,只知道姓何,算是神秘人物。相反地,有一位虽然不是华裔但是却备受华社所熟悉的名字,就是Christy Fe Salaza,她就是著名粉红丝带徒步的召集人。



沙联阵抨击 地方政府陷入瘫痪 州议员拿不到薪金

2018年9月19日

(本报讯)沙巴联合阵线秘书爱德华达固昨日指出,由沙巴人民复兴党领导的沙巴州政府不仅搞到地方政府陷入瘫痪,也无法付还州议员薪酬。

他表示,这在在证明新政府并不称职。

他说:「正如民兴党署理主席、亦是兵南邦区国会议员的德雷尔莱金自己所言,新政府成立后即撤销原任县市议员、村长及乡保会主席等职,但迄今已为期四个月仍无法产生替代人选,委实令人震惊。

「这意味著县市议会及村子里的工作,如批准各种地方执照、发展图仄验及入伙纸等工作全告停顿,村子里的申请福利表格,亦无人可以核准。」

爱德华达固是在亚庇发表的文告中这麽表示。

他表示,令人费解的是,身为州法律及原住民事务部助理部长的珍妮拉欣邦居然建议委任「临时村长」。

他说:「公共服务领域甫对新政府委任政治人物为沙巴水务局总监及山打根市议会主席而产生『泡影』,地方政府却又宣告瘫痪。」



华侨日报

湖24名市议员就职  8华裔全是改朝换代有功人马

2018年 11月 02日

【本报斗湖一日讯】斗湖新届巿议员今日上午9时假此间新安礼堂举行宣誓就职礼,拿督陈志新领衔7位华裔巿议员正式就任。

本届巿议员人数未如早前增加6人的预测,而维持在原有的24个名额。万众期待的华裔巿议员人选由向来活跃华社的拿督陈志新领衔,以公正党名额率先入阁。

向来热心社会公益和政治事务的拿督陈志新经两届大选的磨练后已成为斗湖街知巷闻的华裔领袖,尤其509改朝换代的全国大选一战,更是拿督刘静芝胜选的关键人物,居功至伟深得民心。今日宣誓就任巿议员正是斗湖人民万众期待的时候,人民均翘首以待拿督陈志新的大展拳脚。

近期抢攻公正党斗湖区部主席一职而风头一时无俩的3号候选人洪定荣之子洪诗杰也成为公正党籍巿议员,与拿督陈志新联袂上阵为民服务。洪诗杰目前仍担任沙巴社青团(民行党青年团)团长一职,身兼两党要职,实为能者多劳后生可畏。

经验丰富的公正党元老级人物温观宝也受委入阁,联同专业人士罗思芬律师一同组成名声、干劲、经验、专业的"四大天王"级别巿议员黄金阵容。

来自西里丹绒州议员民主行动党名额的两名巿议员分别为新任斗湖社青团团长叶伟立和刘静宇,另外民兴党籍巿议员则有何汶平与许进良。

改朝换代告别腐败,盘踞多年的前朝华基政党如团结党、自民党、马华等代表也悉数告别巿议员阵容,沦为看客。

友族市议员共有16人,依序为Samsuri Bin Baharuddin、Robert Pengai、Odesfruddin Bin Lamusa、Khanizaman Hj. Bakir Mohd、Christy Fe Salazar、Kamnran Bin Mohammajan、Musleh Bin Muhammad、Ahmed Bin Tapah、Damat Bin Taboyo、Mohd Razif Nizam Bin Abdullah、Zarina Binti Ismail、Naimah @ Dayang Binti Maidin、Ahmad Bin Puniman、Nacho Bin Darman、Rosnaiani Binti Herman Hussin及Abdul Gani Bin Zelika。

289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858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0 14: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担心种族分歧,马哈迪阐明不会恢复地方选举

发表于 2018年12月10日10:55  |  更新于 2018年12月10日13:14   下午1点12分更新

虽然房地部长祖莱达说过将在3年内落实地方选举,但首相马哈迪阐明,政府不会恢复地方选举。

马哈迪今早在布城为“赋权地方议会”大会开幕后,在记者会上受询时,以担心种族分歧为由,拒绝恢复地方选举。

“没有地方选举……地方选举可能会带来错误的结果。城市与乡区不同,可能会有冲突,或许只突显种族差异。我们不要这种事发生。”

这场大会获得大约3000人出席,出席者都是市长与县市议员及职员。大会的其中一项讨论课题,即是否恢复地方议会选举。

祖莱达说过3年内落实

祖莱达也在现场。5月26日,祖莱达表示,一旦国家经济稳定下来,政府就会开始筹办市长与县市议会主席选举,并预料在3年内落实地方选举。

7月31日,祖莱达在国会下议院重申,需要3年时间来落实地方选举。

《希望宣言》在第25项承诺中提到“加强地方政府的角色和权限”,但未注明要“恢复地方选举”。希盟只承诺修正《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以“加强地方民主和地方政府的问责制度”。另外,希盟也含糊提及将“扩大地方政府权限”及“提升地方政府的服务效率”。

行动党过去主张恢复地方选举,甚至将之纳入2008年的竞选宣言。地方选举始于1951年,马来西亚联邦政府在独立后的1965年,以马印对抗为由停止地方选举。目前县市议员为由州政府委任。换言之,在地方选举废除后,选民如今等如“选一(州政府)送一(县市政府)”。



诗华日报

新届根市议员15名华裔 黄天发:有能者居之

2018年11月2日

(山打根2日讯)州卫生及人民福祉部长兼山打根国会议员拿督黄天发指出,纵然新届山打根市议员共有15名华裔,但新届山打根市议员阵容不以种族区分,而是有能者居之。

他说,本地华裔及非华裔的国州议员提呈山打根市议员推荐名单时,都有呈上各族人选,没有特意强求多少人须是华裔市议员。

黄天发表示,新届山打根市议员责任重大,肩负着重振山打根昔日光辉的重担,可以说一刻也不能松懈,必须尽快投入心机工作。

“州首席部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领导的新政府,也多番强调抗拒单一族群支配、垄断,打破种族藩篱唯才是用,新届山打根市议员阵容就是最好的证明。”

黄天发也对以专业人士、知识分子为主的新届山打根市议员充满信心,尤其是彼等都已跃跃欲试,准备作出积极贡献及服务。

黄天发是于今天早上,在山打根市区民众大会堂出席见证新届山打根市议员宣誓就职礼后这么示。

计有23名市议员今早宣誓就任,其中15人是华裔,分别为陈锡鸿、陈亦权、陈小媚、符策栋、谢智安、苏大霆、吕情星、曾依蓝、楊銧杰、陈承业、朱亭諹、钟志聪、叶天送、张梦忆、刘衡立。

其余的非华裔市议员则有Luth Rulia、Taren Sunil、Said Rasul、Ariffin Sani、Jamel、Mohd Hanafia、Muktar、Imran。

出席今早宣誓就职礼的嘉宾还包括了州青年及体育部长兼丹容巴拔州议员拿督潘明丰、州地方政府及房屋部助理部长兼加拉敏汀区州议员邱文正、州首长署助理部长兼西江区州议员阿里菲、州青年及体育部助理部长兼贡贡区州议员阿努纳欣、山打根市议会主席拿督许赞力局绅。



笃新届县议员今宣誓就职

2018年11月14日

(拿笃14日讯)拿笃新届县议员宣誓就职典礼终于于今早在县议会完成,由诗南区国会议员兼联邦旅游、艺术及文化部长莫哈马汀主持监誓、县官依曼阿里主持委任和本州地方政府及房屋发展部常务秘书的代表莎拉观礼。

在20名县议员当中,有18名县议员都有出席宣誓就职,当中包括3名华人县议员,即:沈志光、陶国良及胡天来,而缺席的只有两位友族县议员。另外,女性县议员为友族有1位,并且没有如前朝一样,有印裔县议员。

据悉,该就职礼早前原订在上周一举行,却突然临时取消,而推迟到今天才进行,莫哈马汀在今早讲词中表示,那是因为技术上问题。无论如何,他希望新任县议员们今后不分族群地服务拿笃全民,并全配合县官一同发展本坡的建设。

另外,当天也进行县议会副主席及4名副社区发展官(Pemaju Mukim)委任状颁发仪式,由也是当然的县议会主席依曼阿里主持颁授,莫哈马汀见证及莎拉代表地政部观礼,而新任的县议会副主席为加森马兰。



光华日报

遥不可及的第三张票

25/11/2018 18:05   文:谢诗坚

在509大选后,关于恢复地方议会选举的声音又再响起,不过,这一次不再是昔日的反对党;尤其是民主行动党站在前线疾呼还第三张选票,反而是已变成在野党的马华公会及民政党希望尽快落实地方议会选举,以便它们有机会寻求突破。

过去马华和民政并不要求恢复地方议会选举,也支持巫统取消地方议会选举的决定。因为不再有地方选举,可免除执政党的诸多烦恼和担心反对党从中坐大。

针对这个问题,我们有必要回顾过往英国统治时所实行的政策。最先被英国关注的是在1826年组成的海峡殖民地(俗称三州府)的槟城、马六甲及新加坡的“民主化”进程,因而在1857年由英国议会通过“海峡殖民地法令”,规定三个州各自成立市政局。

初时各州由5人组成,除了参政司(Resident)及殖民地政府派出的代表为当然委员外,另3名市议员由纳税人选出。凡是一年缴税25卢比(印度币)的纳税人就有投票权。虽然反应不热烈,但总算为“民选”开了头。不过新加坡只限欧人投票;马六甲的选举被宣布作废,只剩槟城成为典范之州。

在1863年时,3名“民选议员”任期由1年改为3年。到了1888年,市政局管辖的范围只限乔治市,因此槟城市政局易名为“乔治市委员会”(乔治时在1957年时面积只是34平方公里,到1969年后增至41平方公里)。

在1913年时,新的市政局法令生效,“民选议员”退任,改由总督委任,而市议员数目由5名增至12名。

在时局的变化下,英国于1951年宣布乔治市市议会举行民主选举,以鼓励人民支持选举制度,对抗再度走入森林打游击战的马共(因英政府在1948年宣布马来亚进入紧急状态,并宣布马共为非法组织),用以“证明”选举也可以作出改变,不一定要用武力作出改变。不过为谨慎起见,虽然市议员数目已增至15名,但只选9名,另6人由英国委任。这种“半民主”也激发人民对投票的热情。选举结果,林苍祐的急进党赢了6席,但权力仍掌握在英国委任的参政司(相等于总督的地位)手里。

在1952年时,英国在吉隆坡举行选举,结果是马华胜6席、巫统3席,比拿督翁的马来亚独立党(只获2席)多出7席。

在这样的背景下,也给英殖民政府较为“宽心”让马来亚走向自治,也就有了1955年的联合邦普选(独立前的选举),但只选52名立法议员,另外46名立法议员是委任的。换句话说,行政权力仍操在英国人手中。

1957年马来亚独立时,地方议会及市议会选举也在全国动了起来。最明显的是,在1958年时,乔治市市议会已被社阵控制,也选出反对党领袖萳玛纳旦出任市长。

另一方面,吉隆坡市议会在独立时已停止选举,改由中央操控。理由是身为首都的吉隆坡,若市长由反对党人出任,对中央政府将造成尴尬与不安。这样一来,除了直辖区的吉隆坡没有市选举外,其它各州的乡县地方议会和市议会也就全面开打。

到了六十年代,城市地区的地方议会也成了反对党执政的桥头堡。在1963年举行地方议会选举后,联盟政府便借“马印对抗”的动荡时局宣布暂时中止地方议会选举。果然在1965年之后就不再有地方议会选举。所有届满的地方议员及市议员也在期满后不再被视为地方议员。

不论出于何种理由,联盟政府中止地方议会选举除了阻止城市选民倾向反对党而在各地建立“小政权”外,也减少选举的开销,改由各州政府接管地方议会的行政权。

这意味着从1965年起到1975年的整10年内,所有地方议会和市议会的工作也交由州议员及国会议员分担。

为了一劳永逸解除忧患,中央政府更在国会通过1976年地方政府修正法案,取消地方议会选举,改由各州政府委任市议员或地方议员;也允许各州政府对议会进行整合与合并,而且市议会主席可由政治人物担任。

这就意味着执政的州政府自动拥有对地方议会的控制权。比如槟州就被州政府将乔治市市议会与槟岛乡村议会并成槟城市政局;而威省原有威北、威中及威南县议会也并成威省市政局,各有24名市议员,主席人选也由州政府委任。

这样一来,凡是执政州的政党或阵线就拥有权力安插和分配被认为适当的人选出任地方议员。在任期只1年但可延长下,各地的地方议会也就成为执政党的政治筹码。因此在一段很长时间参与执政的国阵成员党都不会反对委任制度,因为这也可以让党领导者对人事进行布阵和控制,这对反对党来说是失掉一个抓住权力的机会。因此当民主行动党在2008年大选时打出还选民“第三张票”,即恢复地方议会选举,也无法落实,除非中央政府首肯。

今年(2018年)在509后,连同中央政府也成了“希盟”政府,表面上看起来是更为容易恢复地方选举,其实也不见得乐观。

尽管房屋暨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公正党)有说过将在3年内落实地方选举,但我们也持怀疑态度,因为在希盟宣言中没有这一条,而且希盟的其它成员党如土团党、诚信党及公正党都没有将恢复地方选举列在宣言中。即便行动党有此心愿,也可能会不成效果。毕竟只要有心人抬出国会未达2/3多数席通过就无法修宪,只得将此建议搁置一旁。如果马华和民政期望恢复地方选举来重振声望,看来是要失望了,理由是没有人知道遥遥无期的地方议会选举何时近在眼前?这种对执政党有利的局面又何苦招惹麻烦和威胁来改变呢?


289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858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1 15: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马哈迪“种族分歧论”无根据,净选盟坚持索第三票

发表于 2018年12月10日17:11  |  更新于 2018年12月10日18:30   下午5点半更新

首相马哈迪今早以担心种族分歧为由,阐明不恢复地方政府选举。净选盟大表失望,并指马哈迪的借口毫无根据。

净选盟下午发文告表示,地方选举是民主基石,而马哈迪的言论则形如民主倒退一大步。

“希盟政府应当鼓励各方讨论及辩论地方选举的好处,以及探讨不同选举制度,来维护不同群体的独特考量。”

“首相在没有仔细讨论下,就发表种族冲突及城乡差异论,那只是一项揣测,而且没有根据。”

政治委任模式不可取

净选盟补充,纳税人有权决定地方政府人选,而执政党委任的县市议员模式不可取。

净选盟强调,政治委任的县市议员中,许多人不具资格,也没对服务群体扛起责任。

“更甚的是,这种政治委任加强恩庇政治,滋生全国贪腐滥权。这是前朝政府遗物,而希盟新政府需要趁机消除这种贪腐文化。”

“尽管希盟竞选宣言没包含恢复地方选举,但民联第12届及第13届大选宣言涵盖这项承诺。由此一来,此事必须获得正当考量,而不是弃之一旁。”

净选盟相信,恢复地方选举能改变县市议会管理,团结不同族群,而且提供机会予新领袖改变政治生态。

净选盟呼吁马哈迪开放看待地方选举,让利益相关者讨论与寻找一个最佳方案,以推动地方选举。

华堂强调不能走旧路

另外,隆雪华堂发表文告说,新政改革不能走回头路,既然房地部长祖莱达上台后承诺三年内落实,马哈迪不能以担忧族群分歧为由,而罔顾民意与阻挡改革。

“我们必须指出,这已不是首相马哈迪首次公开表态。不过,这回以首相之尊老调重弹,以城乡差异、族群分歧为由,反对恢复地方选举,再次曝露这种想法已不合时宜。马来西亚首次政党轮替后,新政府领导人在国际人权日当天竟如此发言,著实令人难以苟同。”

“我们认为,希盟主席理事会必须对此议题表达清楚、一致的立场,勿将政党利益置于全民利益之前。任何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大政策与决定,都需要政治力主导,坚定表态。”

“作为一个愿意承担的改革者,无法迴避支持者、反对者对于‘改革’的不同想像,新政改革必须是希盟政治意志的具体展现。总之,政府所当为者,是创造平台、促进真诚、理性的对话,坚定自身改革的意志,避免延宕改革进程。”

首相阐明不恢复地选

今早,马哈迪以担心种族分歧为由,阐明政府不会恢复地方选举。

《希望宣言》在第25项承诺中提到“加强地方政府的角色和权限”,但未注明要“恢复地方选举”。希盟只承诺修正《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以“加强地方民主和地方政府的问责制度”。另外,希盟也含糊提及将“扩大地方政府权限”及“提升地方政府的服务效率”。

行动党过去主张恢复地方选举,甚至将之纳入2008年的竞选宣言。地方选举始于1951年,马来西亚联邦政府在独立后的1965年,以马印对抗为由停止地方选举。目前县市议员为由州政府委任。换言之,在地方选举废除后,选民如今等如“选一(州政府)送一(县市政府)”。



竞选宣言没说恢复地选,林冠英促“按部就班”

发表于 2018年12月10日18:00  |  更新于 2018年12月10日18:10

首相马哈迪阐明政府不恢复地方选举后,财政部长林冠英缓颊表示,恢复地选确实不在希盟宣言内,而希盟竞选承诺才是必须优先处理的。

林冠英也是行动党秘书长。他今日在国会走廊接受媒体访问时说,行动党的确一直在争取恢复地方选举,惟此事并没列入希盟竞选宣言。

他点出,行动党须要确保政府兑现竞选承诺,之后再尝试说服盟党恢复地方选举。

“当然,我们会持续推动,但需要以两个层面来看,首先完成希盟宣言里的承诺,接下来才说服希盟(盟党)同意恢复地方选举。”

支持祖莱达之前决定

林冠英续称,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曾说明,须三年时间落实地方选举,而她需要说服首相马哈迪和内阁,而行动党肯定会支持她。

“就如我所说的,这不在宣言里。在我们谈宣言之外的事情前,先让我们完成宣言里的承诺。”

“当然,我们还是想要有更进一步的民主化程序,让人民拥有第三张选票。”

须希盟四党同意才行

林冠英补充,惟恢复地方选举仍需希盟最高理事会的同意。

“希盟是4个政党的联盟,我们必须获得四党同意(才能落实)。”

“一步一步来吧……我们按部就班。”

地方选举始于1951年,马来西亚联邦政府在独立后的1965年,以马印对抗为由停止地方选举。目前县市议员为由州政府委任。

而行动党过去一贯主张恢复地方选举,甚至将之纳入2008年的竞选宣言。

宣言写“加强地方政府”

希盟在第14届大选前夕发布《希望宣言》,其中第25项承诺中提到“加强地方政府的角色和权限”,但未注明要“恢复地方选举”。

希盟只承诺修正《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以“加强地方民主和地方政府的问责制度”。另外,希盟也含糊提及将“扩大地方政府权限”及“提升地方政府的服务效率”。

较早前,马哈迪今早受询时,以担心种族分歧为由,拒绝恢复地方选举。

农历新年后发援助金

另一方面,林冠英表示,政府将在明年农历新年后,才派发人民生活援助金(Bantuan Sara Hidup Rakyat)。

他说,这是因为政府需要花一些时间收集受惠者资料,虽然慢了一些,但肯定会派发援助金给人民。



须遵守诺言,曹观友促联邦政府推动地方选举

发表于 2018年12月10日下午4点30分  |  更新于 2018年12月10日下午5点22分   下午5点22分更新

首相马哈迪今早才阐明不会恢复地方选举,但槟首长曹观友强调,既然希盟曾把恢复地方选举列为竞选承诺,则有必要兑现竞选宣言。

他下午发文告说,槟州政府过去几年已经采取必要的步骤,寻求恢复地方选举,唯皆无功而返。

“如今,轮到联邦政府采取必要的行动了。”

曾在前两届宣言承诺

槟首长办事处较后向《当今大马》解释,曹观友所谓的竞选承诺,并非指2018年希盟的全国竞选宣言《希望宣言》或槟州希盟的竞选宣言。

《希望宣言》或槟州希盟2018年的“我爱槟城”竞选宣言,都没提到恢复地方选举。

不过,槟民联(希盟的前身)2013年的“槟州净绿,人民安康”竞选宣言则在第12.1项承诺,推动地方政府选举,强化地方民主。

而且,行动党曾多次将“恢复地方选举”列为竞选宣言及施政议程。2008年,行动党分别在全国竞选宣言、槟州竞选宣言及23名槟州国州议员候选人的附加誓言中,公告欲恢复地方选举。

此外,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宣誓就职第4任槟席长后宣布的一系列改革计划中,也包括了恢复地方政府选举。

槟州政府在2013年连同时任国民醒觉运动主席P拉玛克里斯南入禀联邦法院,挑战阻止举行地方政府选举的《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的条款,唯最终败诉,而无法恢复地方选举。

陈国伟呼吁可先试跑

较后,行动党全国主席陈国伟也发文告表示,所谓族群和城乡分歧只是表面现象,也是希盟政府极度重视的经济改革议程,但不应该是联邦政府恢复地方政府选举的绊脚石。

“地方政府选举是于1965年马印对抗时期喊停,但在对抗结束后却没有恢复,反而在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下被永久取消。”

陈国伟也是蕉赖国会议员。他指出,国家出现族群和城乡分歧的主要原因是政府贪污腐败和施政不公,与地方政府选举没有直接关系。

相反地,他强调,落实地方政府选举能够扩大人民参与地方政府的决策过程,让纳税人和居民更了解地方治理,赋权基层人民,使社区发展的概念更具有意义,更好地管理城市和城镇。

他建议,若首相担心地方政府选举造成族群分歧,可以考虑采纳比例代表制选举模式,以减低族群代表失衡的危机。

他说,只要建构健全的体制,地方政府选举必能增进各级人民的繁荣和福祉。

除此之外,他也建议政府可以先在吉隆坡和各州首府推行地方政府选举,在这些相对进步的地区增进人民对地方事务的参与感,也让这些地方的市议会主席及议员都经过民主选举的洗礼和考验,对地方事务贯彻地方民意和加强问责效能。

他说,如此一来,这些地方政府也能够扮演民主第三票的领头羊,循序渐进扩大地方民主。

“环顾东南亚乃至亚洲各国,各国首都如印尼雅加达、泰国曼谷、菲律宾马尼拉、日本东京几乎都落实市长选举,持续推进民主化治理,马来西亚正致力于打造一个新马来西亚,不应该走回历史老路。长期而言,在地方政府选举恢复后,人民将得以选择最佳人选管理地方政府,地方政府的响应能力、效率和效力将得到提升,最后获利的将会是各族人民。”



华侨日报

冯晋哲:不认同地方选举会分裂种族  应扩大视野推动改革

2018年 12月 11日

【亚庇十日讯】民主行动党沙巴州宣传秘书兼路阳州议员冯晋哲,今天在亚庇发表文告如下:

针对首相敦马哈迪以担忧引发种族分歧为由,拒绝恢复地方选举,我认为这是不可接受的。如果我们的新政府再继续让种族等身份认同政治成为主要施政考量,这样下去我们的所有改革计划将功亏一篑,并且辜负了国民所期盼的新政,最后整个执政团队终将被绑手绑脚直到下届选举。

我认为新政府真的是时候要停止以种族视野来思考事情,并跳出种族格局,去落实这个我们应该完成的国家改革使命。这其中当然包括地方政府选举与改革,因为如果地方政府并非民选,它就无法彰显民意和推行有效的改变,还需劳动州议员越权过问,这最终对新政府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我们要停止用种族作为藉口,来怠慢应有的改革进程。假如事事以种族为考量,我们就不可能委任华裔为财政部长,就不可能委任东马土着为联邦大法官,更不可能委任其他少数族群来担任其他重要职务。这是极为不公义的,也打击人才回流的信心。

如果种族政治继续延伸,那麽恐怕我们接下来想要实行的改革,例如恢复大马契约和联邦精神、选举制度改革、行政权力下放州政府等等,都难以实行。我认为,希望联盟如果想要改革,又要顾虑种族政治,最后只会什麽也做不成,也两面不讨好。

地方政府选举,是所有民主体制中的重中之重。小市民的生活有七八成都跟地方政府脱离不了关係,沟渠有没有定时清理,垃圾有没有收,公园有没有美化,社区有没有好的环境,更新牌照是否有效率,公共交通有没有衔接到社区裡面,这些都是小市民生活的一切。很多时候由于地方政府没有经过选举,无法彰显民意和坚决改革,小市民就无法在民主竞争前看到生活环境得到改善,这对于希盟政府而言,无疑会造成扯后腿。

况且,如果我们继续以种族思维来施政,种族课题充斥媒体各大版面,我们的执政团队每天疲于应对种族议题,这肯定不是一件好事。

如今,新政府还没有满一周年,其实还有机会调整脚步,走出喧闹的种族战场,去推动民主和善治的体制改革。我认同我们首要任务是要改善和提振经济,但与此同时,也要做好持续与各阶层和族群对话进而推动所有的体制改革,如果我们继续被种族议题搞得焦头烂额,不断因为种族问题而不敢作为,即便最后真的搞好经济,这个国家也会是撕裂的。

我希望我们新的马来西亚,执政团队能够果敢而坚决地推动所有必要的体制改革,不管是地方政府改革还是选举制度改革,为新的大马留下优良的政治遗产。

289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858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12-23 14: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县市人口多以巫裔为主,林吉祥纠正马哈迪说词

发表于 2018年12月12日12:56  |  更新于 2018年12月12日13:00

首相马哈迪日前以担心种族分歧为由,阐明不会恢复地方选举。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指出,马哈迪或许没有掌握正确的资讯。

林吉祥昨晚在国民大学(UKM)出席“马来西亚何去何从”论坛时指出,早在2010年,地方县市的种族比例分布已经获得“纠正”,从此绝大部分县市的人口都是马来人居多。

因此他说,地方选举其实不太可能造成政府所担心的种族问题。

“我想他(马哈迪)可能没掌握到最新资讯。根据2010年数据,地方县市的种族两极化问题已获得纠正。”

“华人占多数的地区只有3个,即诗巫、古晋、槟城。”

“在148个地方县市里,有132个地区以马来人居多,而另13个地区不受单一种族掌控。”

忽视巫裔城市化

林吉祥今早发文告补充,马哈迪的观点忽视了过去50年来,地方政府重组和马来人城市化的进程。

他说,2020年人口普查将在一年后展开,届时地方县市的种族人口比例将进一步改变,而且有利于马来人。

他解释,这是因为,马来人出生率高于非马来人。

他强调,地方选举废除了53年后,如今恢复地选将可重建民主和打造多元民族。

“它(地方选举)与种族(Race)、宗教(Religion)或统治者(Ruler)的3R无关,但是与比率(Rate)、道路(Road)和垃圾(Rubbish)’的3R息息相关。”

他继称,地方政府的责任范围已逐渐扩展,包括提供各种社区服务,如图书馆、公园、城市更新、健康服务、交通方便等。

他说,民选地方政府将可赋予公民民主权利,参与第三级的民主治理,从而掌握与公民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决策权。

他也说,地方选举可作为公民的培训基地,直接体验基层的民主治理。

没忘行动党初衷

林吉祥强调,行动党自1966年以来,就一直视恢复地方选举为争取目标。

“这是1968年10月在柔佛昔加末北区(Segamat Utara)国会议席补选中的重要议题,当时慕沙希淡(Musa Hitam)首次当选国会议员,后来攀升至副首相一职。”

“1971年至1974年期间,3年内我至少在国会发表了两次关于恢复地方政府的重要演讲。那是我出任民选国会议员的第一个任期。”

希盟在第14届大选前夕发布《希望宣言》,其中第25项承诺中提到“加强地方政府的角色和权限”,但未注明要“恢复地方选举”。

希盟只承诺修正《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以“加强地方民主和地方政府的问责制度”。另外,希盟也含糊提及将“扩大地方政府权限”及“提升地方政府的服务效率”。

两天前,马哈迪则以担心种族分歧为由,拒绝恢复地方选举。

惟较后财政部长林冠英为马哈迪缓颊,恢复地选确实不在希盟宣言内,而希盟竞选承诺才必须优先处理。



地方选举只让华裔受惠?玛丽亚陈反驳哈迪

发表于 2018年12月23日12:12  |  更新于 2018年12月23日12:15

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日前再次反对地方选举,并宣称这是西方殖民的产物,只会让华裔受惠。不过,八打灵再也国会议员玛丽亚陈今日反驳此说。

玛丽亚陈发文告批评,哈迪阿旺将地方选举标签为西方概念,纯粹是为了让异议噤声,无视地方问题。

“将它(地方选举)称之为西方概念,纯粹是为了让打压异议,无视地方上所面对的基本问题,诸如一些地方议会没有效率、缺乏透明度和治理不善。”

“有些人的态度是,只向委托他们的政治主人问责。在这种情况下,歧视与恩庇政治滋生,进而出现‘小拿破仑’。”

终止滥权恩庇政治

玛丽亚陈说,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将在2021年提呈地方选举报告,哈迪阿旺应该提供有建设性的建议,寻求最适合全民的地方选举模式。

“我敦促哈迪阿旺为政府提供有建设性的建议,寻找出最适合的地方选举模式,好让全民受惠,并终止恩庇和滥权问题。”

“毕竟,马来西亚人民和我都相信,哈迪阿旺也要一个负责任、不贪腐、廉正、具有同情心和包容的城镇。”

她呼吁,马来西亚向亚洲邻国如印尼学习,用包容和民主的态度举办地方选举。

此外,她表示,地方选举有很多种模式,并相信希盟政府将会寻找出最能反映出马来西亚复杂多元社会,以及城乡选民利益的选举模式。

地方选举人民权利

玛丽亚陈表示,若人民拥有选择市议员、地方议会和市长的权利,将能确保地方代表能够为人民提供更好的服务。

“它的确无法保证能够选出良好的领袖,不过,它让人民可以自行选出市议员和市长。”

除了可以提高地方议会的问责制度和责任外,她强调,地方选举也可以厘清国会议员和州议员的角色,让国州议员免于看沟渠和修补路洞,能够更专注在州属和联邦的立法和政策辩论。

哈迪称仅惠及华裔

《马来邮报》12月21日报道,哈迪阿旺反对恢复地方选举,并认为长期而言,只会让华裔受惠。

哈迪阿旺续称,行动党向来大力推广地方选举,目的就是为了让华裔受惠。

“行动党是地方选举的忠心支持者。它只会把华裔选民纳入考量,而忽视其他族群和政党。”

他说,如果恢复地方选举,数个城市将会让行动党、公正党及希盟盟党主导。

他举例,这些城市包括吉隆坡、怡保、芙蓉、马六甲市、新山和槟城。

但他宣称,公正党和诚信党只能暂时掌管这些城市。

反对模仿西方殖民

哈迪阿旺反对一味地抄袭英殖民政府遗留下来的制度,包括地方选举。

他指出,地方选举是英殖民政府为了自身利益而进行的社会工程,绝对不符合马来西亚人民的利益。

“殖民者不只是在城镇里建造房子、经商等,同时,他们也塑造一个充满问题和冲突的社会。”

“他们也按照他们的方式,组织人类的发展。”



诗华日报

必打卡士16人 亚路只有2人 必打丹县议员分配不合理 王鸿俊:应延后宣誓

2018年12月20日

亚庇20日讯|州农业及食品工业部长拿督王鸿俊建议,订于明早举行的必打丹县议员宣誓就职典礼延后举行,直到县议员分配额问题,获得解决为止。

他说,就算明天的必打丹县议员宣誓就职礼照跑,亦仅应先让12名县议员宣誓,另6个县议员的人选,待最后敲定后再进行宣誓。

身兼丹容亚路州议员的拿督王鸿俊,是于今午受联络时如此回应。

罗斯兰:分配额不公平

较早时,沙人民复兴党丹容亚路区部宣传主任罗斯兰玛松与多名领袖,高举布条抗议,重申必打丹县议会的18名县议员分配额,对丹容亚路州议区不公平。

罗斯兰指出,必打丹国会议席属下,分别拥有必打卡士及丹容亚路州议席,必打丹县议会的18名县议员分配额,理应是必打卡士州选区11名,丹容亚路州议席7名。

他说,丹容亚路区部较早时,已向州地方政府及房屋发展部提呈了6名人选,但是行将于明天早上举行的必打丹县议员宣誓就职名单,18名县议员当中,仅有2人是来自丹容亚路州选区,其余的16人,全都是来自必打卡士州选区。

罗斯兰表示,来自丹容亚路区部的众基层代表强烈不满,认为有关分配额对丹容亚路区不公平,并高举大字报,希望能够讨回公道。

王鸿俊:应该纠正

身在斗湖的拿督王鸿俊今午受到记者联络时表示,如果上述情况属实,则应该受到纠正。

他认为,必打丹县议会所管辖的地区,包括了丹容亚路及必打卡士州议席,故此县议员应来自两个州选区的合理分配。

拿督王鸿俊说,本身作为丹容亚路州议员,有责任出声说话。

他说,必打卡士州议员乌达苏莱,明知道县议员的委任是依据选区的分配额,为何还要单方面提呈18人的名单?而不是只提呈必打卡士州议席的11或12人?

「乌达苏莱州议员提呈名单之前,为何没来和我们坐下来讨论?为何不协商之后才呈名单?」

故此,他建议明早举行的必打丹县议员宣誓就职典礼延后行,直到县议员分配额问题获得解决为止。

他说,就算明天的必打丹县议员宣誓就职照跑,亦仅应先让12名县议员宣誓,另6个县议员的人选待最后敲定之后,再进行宣誓。



华侨日报

必打丹18县议员昨宣誓就职  许光明唯一华裔  乌达苏莱:王鸿俊所提呈人选被接纳

2018年 12月 22日

【亚庇廿一日讯】十八名来自民兴党、公正党、以及五人为专业人士的必打丹县议员,今日向也是必打卡士州议员的法律与土着事务部助理部长拿督乌达苏莱面前宣誓就职。

儘管丹容亚路州议员兼农业及食品工业部长拿督王鸿俊、民兴党丹容亚路区部对新委的县议员之名单表示不满,县议员的宣誓礼今日照样举行。

必打丹县议员分别由必打卡士及丹容亚路州选区执政党推荐,由于也是希盟成员党的行动党没有推荐人选,今日宣誓的县议员分别有三名来自公正党,馀者为民兴党代表及专业人士。

拿督乌达苏莱表示,他于县议员任期在八月份期满不久,即向地政部提呈十八名人选,这些人选之中有七名是来自丹容亚路选区,其中有两名工程师及三名律师。

他说,他提呈的名单获地政部长全部接纳,他们之中有两人也是王鸿俊提呈的人选,由于受委的名额已满,他将向地政部建议增加县议员的名额,以便让王氏提议的另四名代表,也能进入县议会担任县议员,一起为地方上的发展做出贡献。

不过,他也强调,地政部要增加县议员人数需经过一定的程序,而且权力也在部长的手中。

王鸿俊在昨日因他推荐的六名人选,未获全部受委,而希望今日的宣誓能延后举行,或仅让必打卡士区的十二名县议员先进行宣誓,由丹容亚路推荐的六名个县议员,在获部长确定后再进行宣誓。不过所有十八名县议员包括王氏推荐的再汀及许光明,今日已一起宣誓,后者是唯一的一名华裔县议员。

他解释,他只是尽州议员的责任推荐名单,最后的选择是由部长来决定。他与王氏都是来自民兴党,这问题应该不是问题。

根据解释,丹容亚路区的名单因迟迟未提呈,加上全州的各地方议会,都需尽快解决议员的宣誓,才会出现目前的情况。

较早时,民兴党丹容亚路区部的一些领袖觉得有关分配额对丹容亚路州议区不公平,而高举布条抗议,希望有关委任能获得纠正。王鸿俊不满必打卡士州议员乌达苏莱单方面向地政部提呈了十八人选,而没有在事前与他商量及打个招呼。言下之意,乃有点怪罪乌达苏莱不应提呈十八人的名字,应只提其选区的十二名人选就好!

出席今日宣誓的代表有公正党必打丹国会议员阿旺胡赛尼,必打丹县议会主席哈山马哈里及地政部常务秘书玛斯娜,王鸿俊则没有现身。

乌达苏莱在词时强县议员乃需扮演立法者的角色,以制定县议会未来的方针及检讨现有的弱点,他们应与行政部的官员们合作,使它成为一个高效率的地方政府,以改善必打丹区的社会经济,并提升该区的旅游业。

他说,县议会调整的门牌税是根据产业的市价而做出的,他呼吁该区的商家及市民应履行做为市民的责任,准时清还门牌税,使县议会有足够的资金推行各项发展项目及改善服务。

289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858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3-20 23:07:17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伦敦对话会场面火爆,男子斥哈迪种族主义者

发表于 2018年12月25日14:30  |

伊党主席哈迪阿旺过去多次以担心华裔掌权为由,反对恢复地方选举。他昨天在英国伦敦赴一场对话会,因而遭到一名出席者当面质疑是“种族主义者”。

哈迪则淡定回应称,地方选举必须包容,避免县市受到单一种族主导。

“如果只有居民可以参选(而不包括服务当地居民的人),那么大城市如吉隆坡、怡保、槟城、芙蓉和新山肯定会遭行动党的华裔主宰。”

“他们会让酒精和赌博合法。”

“所以,选举应该包括德士司机、商人和所有让城市运作的人。”

“如果只有单一种族掌权,那就有可能会重演513事件。我们不要那样。”

513回应激怒提问者

结果,这番言论进一步激怒该名发问的男子。

他开始辱骂哈迪,并大声谴责哈迪,由于遵循可兰经教义,才会导致思维仍“卡在1969年”。

“如果你要马来西亚进步,跟其他国家竞争,你必须走出井底!”

根据哈迪面子书专页,这场对话会是昨天下午在伦敦的Holiday Villa酒店举行。

另一名出席者尝试劝告该名男子冷静,却遭到对方反骂,叫别人勿多管闲事。

这名男子自称曾在2013年大选为伊党筹款。他还挑战其他出席者“外头见”,接着再次辱骂哈迪,包括斥责哈迪为种族主义者。

否认为种族主义者

哈迪则回应称:“我不是种族主义者。513并没有在吉兰丹与登嘉楼爆发……那里的华人和印度人没有受到骚扰。”

他重申,地方选举必须兼容并蓄,避免单一种族掌控县市,造成种族关系紧张。

他也称,并没妨碍其他种族的自由,并举例丹州和登州的非穆斯林可购买酒饮为证。

“我们没有限制其他宗教的自由。不过,他们必须意识到周边人的敏感问题。”

马哈迪拒恢复地选

《马来邮报》日前报道,哈迪认为,地方选举是西方殖民者的概念,而且只会让华裔受惠。

随后,希盟八打灵再也国会议员玛丽亚陈批评,哈迪阿旺纯粹是为了让异议噤声,无视地方问题。

希盟在第14届大选前夕发布《希望宣言》,其中第25项承诺中提到“加强地方政府的角色和权限”,但未注明要“恢复地方选举”。

希盟只承诺修正《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以“加强地方民主和地方政府的问责制度”。另外,希盟也含糊提及将“扩大地方政府权限”及“提升地方政府的服务效率”。

今年7月底,房地部长祖莱达表示,须深入研拟地方选举的相关法律、机制、资金开销和技术等问题,并需要耗时3年来落实。

12月10日,首相马哈迪则以担心种族分歧为由,拒绝恢复地方选举。

惟较后财政部长林冠英为马哈迪缓颊,恢复地选确实不在希盟宣言内,而希盟竞选承诺才必须优先处理。

祖莱达则表示,知悉马哈迪的疑虑,惟将继续研究落实地方选举的“选项”。



诗华日报

马华副总会长:火箭不敢恢复地方选举是有原因

2019年3月20日

(吉隆坡20日讯)马华副总会长拿督斯里郑联科指出,尽管行动党目前处于绝对强大的状态,但由于马华仍然拥有广大基层组织,而这导致行动党不敢兑现恢复地方政府选举的承诺,因为该党担心马华在地方选举将占有相对优势。

郑联科也认为,马华传统上注重民生服务以及相对中庸的形象,也更容易被中立的马来选民所接受。

他发表文告说,自上届大选后,马华致力改革,但是与以华人主导的行动党相比,马华往往被视为不善于宣传,也不够吸引力,因为马华领袖往往不愿像行动党领袖以各种激烈的宣传手段来捞取政治资本。

“虽然很多人认为马华应该脱离国阵,可能是由于他们不了解马华在国阵这个多元种族政治合作框架中所扮演的角色,即确保多元价值的路线,体现宽容与和谐精神。”

他说,马华是在1952年与巫统结成联盟,当时两党在市议会选举中,以临时性联盟的姿态竞选并取得胜利,随后在国大党的加入后即成为永久联盟,最终更成功为国家争取独立。

“在1969年5月13日种族骚乱事件过后那段族群关系紧张的日子,马华努力化解华社在文化、教育和经济发展领域的困境。在当时马来人种族主义高涨的时期,马华继续代表华裔和其他少数民族社群,竭尽所能捍卫集体的权益。”

郑联科质疑,行动党以“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承诺,标榜超越种族的理念而赢得绝大部份华裔的支持,彻底打败马华,但这是否意味着华人选民已放弃种族政治?



陈树平:互推诿民生投诉 兵县会与工程局失责

2019年1月14日

亚庇14日讯|自民党主席拿督陈树平重申,兵南邦国会议员拿督达乐雷京怒揭兵南邦县议会与工程局互相推诿人民投诉,反映了兵南邦县议会与工程局的失责。

拿督陈树平认为,作为全国最多国州议员及人民代议士的兵南邦,共有8名人民代议士,就连剪草的小问题都无法解决,对沙巴州政府的确是一项莫大讽刺。

拿督陈树平是于今日针对兵南邦国会议员办事处,因多番向兵南邦县议会及工程局,反映地方上剪草的问题而未受理,结果自行剪草的事件,作出如此评论。

目前,兵南邦的8名人民代议士,分别为身兼联邦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长的兵南邦国会议员拿督达乐、州法律与土著事务助理部长兼甘拜园州议员珍妮、州助理教育及革新部长兼摩约州议员珍妮飞、州副议长拿督佐治京尼本、上议员阿德兰拉辛邦、上议员拿督约翰安布鲁斯、上议员拿督唐纳马尊汀及官委州议员特罗伦斯辛本。

拿督陈树平说,兵南邦县议会与工程局,显然针对民众的投诉互相推卸责任。

「记得前朝政府时期,曾将兵南邦县内的剪草与修路工程私营化。」

私营化计划是否仍有效?

他提出询问时说,有关剪草与私营化计划是否已被取消或仍然有效?若私营化已被取消,而政府仍有意继续实施私营化计划,则应马上重委剪草与修路工程承包商,以免影响地方上的剪草及修路工程。

拿督陈平重申,若政府已无意继续私营化剪草与修路工程,则地方议会及工程局必须挑起责任,履行职责。

「县议会主席及工程局总监,必须履行职责,妥善的处理此事。」

他认为,若县议会或工程局内有不合作的官员,县议会主席及工程局总监,应果敢采取严厉的行动给予对付。

「我们知道,在政府部门或地方议会里,的确仍有不听从命令的官员,今天清楚的看到兵南邦县议会与工程局所曝露出的矛盾问题。」

拿督陈树平重申,若县议会主席及工程局总监没有能力管理下属,那就意味着县议会主席与工程局总监已不能胜任职务。

他说,今天所看到的事件,看起来县议会主席及工程局总监的权力好像还高过部长,就连联邦部长、国州议员代表人民所反映的民生问题,亦可置之不理。

「我们都知道,县议会主席乃是由地方政府部长所委任,故此希望有关部长将采取当机立断的行动,对付失职的政府部门首长或官员。」

他说,不论在任者是朋友或亲戚,一旦失责便必须受到严厉的对付,马上换人。

拿督陈树平继说,目前州内绝大部份的县议会主席均已换人,故此希望新任的县议会主席,均应该全力的为民服务。

须铲除前朝弊端

他说,以沙巴人民复兴党为首的沙巴州新政府,必须铲除前朝国阵政府时期所存在的种种问题,积极提升服务。

拿督陈树平继说,除了兵南邦,甚至在亚庇与山打根,都可以看到一些交通岛上的野草没人处理。

「在此之前,政府有委任私营公司,赋予剪草及修路工程,但是获委的公司,所负责的范围在那里,我们也不知道。」

他也指出,兵南邦区的倒垃圾问题也非常严重,尤其每逢公共假期里,垃圾车一个星期才来倒垃圾,而倒垃圾的工人见垃圾量多时,便可以听到倒垃圾工人大骂粗话。

拿督陈树平说,类似的问题应获得妥善的纠正,县议会主席必须采取行动对付,杜绝有关情况。

他重申,自民党最近成立了投诉小组,接获众多的投诉,但是投诉者并没有留下姓名和电话号码等详细资,导致该小组无法作进一步的调查及展开行动。

拿督陈树平呼吁投诉者,提供更全面资料,尤其是姓名及电话号码,以让投诉小组可获得更详细的资料,作出必要的跟进行动。

他说,自民党将会继续深入的关注民生课题,并坚信民间的各项民生问题,均必须获得妥善的处理。

拿督陈树平亦赞赏山打根市议会主席,采取果断的行动,有效的解决山打根市议会及管辖范围内的各项问题。

他也呼吁政府日后在委任市议会或县议会主席时,应慎挑贤能,委出真正能胜任的人选,果敢的为地方议会带来改革与进步。



亚洲时报

颁发传统领袖委任函仪式 多名村长土酋及华人甲必丹受委

2019年2月2日

(本报斗湖一日讯)一项颁发传统领袖委任函仪式今日上午于斗湖新安会堂举行,本州法律及原住民事务部长拿督拿督艾迪宾哈志莫达受邀主持颁发仪式。

出席此盛会者包括本州首长署助理部长拿督黄仕平,本州基本设施部助理部长拿督姆以士比卓,巴隆区州议员拿督奥士曼加玛,斗湖市议会主席亚里袓等人。

当日颁发的传统领袖委任函包括颁发六个州议席的村长,土酋及华人甲必丹。西里丹绒区的华人甲必丹为骆爱玲,卓瑞堂,简靖和,张汶义,钟湘荣及张育文。亚拔士区的华人甲必丹为叶英豪,陈章明,谢廷光,许德来。巴隆区华人甲必丹为沈汉辉,梁玉影,黄威福,彭振伦。丹绒巴都区及西巴迪区分别是钟新带及张金华。

摩罗带区华人甲必丹为陈万区,郑玉华,何亚娴及林仕强。

在上述的华人甲必丹有多个是社团主席,陈万区为斗湖西里丹绒小贩公会主席,郑玉华是斗湖学生车司机公会主席,叶英豪为斗湖音乐协会主席及梁玉影为斗湖防止虐待动物主席。

289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858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4-24 10:56:41 | 显示全部楼层
星洲日报

纳吉借泊车费起价揶揄希盟政府

2019-03-30 20:28:16 

(八打灵再也30日讯)沙亚南市政厅调涨泊车费一事,引起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关注,并在脸书贴文揶揄希盟政府,就连沙亚南国会议员卡立沙末“躺著也中枪”!

向来对国内事务频频做出回应的纳吉,在脸书上贴文揶揄希盟政府已非新鲜事,未料连地方事务,他也看不过眼,甚至贴文讽刺希盟,以及也是联邦直辖区部长的卡立沙末。

沙亚南市政厅日前(27日)宣布,辖下泊车费将从目前的每小时40仙,调涨20仙至每小时60仙,而泊车月票则从60令吉涨至90令吉,涨幅同样是50%。

此贴文1万9000个赞

纳吉是于昨午(29日)贴文指出,市政厅辖下7万个泊车位,是因为移交给一家私人公司管理而涨价。

“无论只停半小时或购买泊车月票,通通都涨50%。”

他也说:“不知‘希望币’部长(卡立沙末)是否知道(泊车费涨价事情)?”

“难道这就是希盟政府所谓要降低人民生活费用的措施?还是,这是给那边投希盟的人的一份大礼?”

此贴文截至今午已经有近1500个分享,超过2200个留言,以及1万9000个赞。

黄思汉发表文告驳斥纳吉

针对此事,雪州行政议员黄思汉发表文告驳斥纳吉,并指后者在混淆人民。

“把泊车位移交给私人公司一事,是一项旧合约,并且在1999年已经签署,所以纳吉的讲法根本就是撒谎,企图混淆人民。”

他视纳吉这番话为一项廉价宣传,也是国阵巫统一贯用的肮脏伎俩,企图转移人民的焦点,尤其在国阵执政的彭亨州,国阵甫在金马仑国席补选胜出,就将当地泊车费调涨至每小时60仙。

“还有一个重点,那就是国阵早在2006年,于只是市议会级别的关丹落实征收每小时60仙的泊车费,这是人民可以比较的。”

因此,他也提醒纳吉,在目前这个资讯发达的时代,纳吉不应该随便发表纯粹要混淆人民的声明。



保佛县议员大换血·华裔削减至2人

2019-04-24 08:12:17 

(保佛23日讯)当局今日为新届保佛县议员(2019至2020年)举行宣誓就职仪式,由沙巴地方政府及房屋部助理部长邱文正主持监誓。

新届保佛县议员全部由新人担任。20名新县议员当中,华裔仅2人,比上届减少了2人。保佛历届县议员的记录显示,于沙巴人民党执政期间,保佛的华裔县议员共有11人,当中还有1人担任县议会副主席,然而如今华裔县议员已逐渐削减至2人。

保佛县长赛益奥斯曼指出,这批新县议员将被安排担任县议会多个小组的主任,以便执行各项发展工作。他说,县议会目前拥有100余名各阶层的职员,每月须付出大笔薪金,故此,新届县议会必须展开多项新措施,增加收入,以抵销庞大的开支。

2019至2020年度保佛县议员包括拿督黄汉恒、李健龙、朱斯沙林、莫罕末沙、阿都拉曼古迪曼、罗丝琳娜、姆阿利阿陈、哈巴林、曼嘉末丁、马斯南、阿玛土司、加斯尼马兰尼、苏思瓦蒂、莫罕末山里、马哈迪牧民、阿旺库再地、奥斯曼阿莫、阿迪拉菲造、杰斯尼哈山与沙末阿曼。



当今大马

启动地方分权,推展经济改革

专栏  |  胡永泰   发表于 2019年4月18日12:29 中午

马来西亚新兴的中产阶级对未来经济发展寄予厚望,但目前的政策却令马来西亚难以摆脱“中等收入陷阱”及达至社会共融的成长。因此,马来西亚有必要落实一系列下放决策权的改革方案,以建立知识主导的经济体系,将马来西亚的发展推向另一个层次。

马来西亚目前的政策架构乃扎根于1970年代制定的新经济政策,以及在社会政治层面与其一体两面的“马来人至上”(Ketuanan Melayu)。

新经济政策催生庞大的马来人中产阶级。这些马来人中产人士非但有学识、有技能,而且对自身的身份极具自信。然而,众所周知,这两大过时的政策并无法将马来西亚转型成先进国。

联邦政府独揽税收

若要达成这些愿景,马来西亚亟需在三大关键经济领域推行改革,而这三个领域皆须落实一个共同的改革方案:周密的决策分权机制。

首先,马来西亚的管理结构既压制创新决策,也妨碍有效的监督。联邦政府远比州政府庞大和累赘,两者的权限更是不成比例。

预算和消费能力的巨大差距,反映联邦及州政府之间的权力失衡。联邦政府独揽征收所得税和销售税的权力,州政府本身的财源则须依赖与土地相关的交易以及小贩执照费等零碎收入。

此外,大多数公共服务都由联邦部门的州分局而非州政府机构所提供。

州需推展发展策略

州的支出取决于联邦政府给予州政府的年度拨款,而拨款数目则胥视政治考量。在国阵前朝政府执政时,在野党执政的州属获得的预算拨款远低于国阵执政州属。州政府一概不准借贷来推行发展计划,以致州政府无法提高收入,以建设所须基建,助本地工业摆脱生产瓶颈。

若要促进州属的成长,州政府必须被授权来策划及推展自身的发展策略;而地方分权若要真正有效,则各州政府都应有各自的官僚体系,而不仰赖联邦政府雇员。

此外,各州属应该根据发展阶段及税收量等因素,在全国税收中分获更大的一杯羹;并在无需联邦纾困的承诺下获准借贷以推行当地的基础建设,并且承接目前由联邦部门执掌的许多重任。

官联公司降低活力

第二大要务则是改革官联公司(GLCs)。官联公司挤压私人领域,大大降低了经济活力。此外,官联公司也为贪腐打开方便之门,加剧了收入不平等的现象。

在理论上,官联公司能表现出色,但事实却非如此,政府官员难免要利用官联公司收买人心和中饱私囊。官联公司实为政治产物,而非经济工具。

官联公司和私人企业之间的竞争不但在本质上不公平,也不利整体成长。无论如何缺乏效率,官联公司都可依赖政府的财务纾困。此外,当官联公司收购比其更有效率的私人界竞争者时,经济活力也受到破坏。

尤有甚者,许多有才能的马来企业人才被引进官联公司,享有舒适的终身肥缺而不开创自己的企业,以致马来商业圈始终缺乏活力。

若要达至提高经济效率、政治问责及收入平等的目标,透过私营化缩小公营领域是必要之举。然而,遴选买家时只应作两大考量:出价高低及能否促进业界的竞争。私营化过程不宜仓促,因为充分准备及透明度要比速度重要。

多元化及扩张银行体系

第三大经济改革重任则是多元化及扩张银行体系。金融领域的垄断抑制了中小型企业的营运,进而损害了整体经济表现及加剧了收入失衡现象。

马来西亚政府经历过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后认定,如果监管单位能更有效地监督银行系统体系,那么就能降低金融风险。结果,国内各大小银行在2000年被合并成了十大银行。

银行整并后,官联投资公司成了大多数商业银行的大股东,导致国家实际垄断银行业的状况。不管是采纳较好的付款方式或提供新金融产品,这些银行都反应迟缓,并且冷待零售业客户,倾向于贷款给官联公司。追根究底,银行数量太少乃至国家控制各大型银行皆是问题所在。

银行整并的严重后患之一是,马来西亚的中小型企业开始面临难以向大型银行借贷筹资的问题。其实,放眼世界各国,中小型企业的资金大多数来自中小型银行。

为了回应这个问题,马来西亚政府在2005年成立了中小型企业银行。然而,该银行却无法满足中小型企业领域的需求,同时还有业界最高的不良贷款比例。

中小型领域成长缓慢意味着,新的马来人企业并未冒起,同时收入分配的问题愈渐恶化。

改革银行业需要三管齐下:让中小型私人银行重新崛起、降低政府持有的银行股份和撤除对外资银行及其活动的限制。

集权和垄断妨碍效益

新经济政策的本质其实是经济上的“中央集权至上”,体现为管治上的“联邦政府至上”、生产上的“官联公司至上”,以及金融上的“银行垄断至上”。

新经济政策妨碍社会经济体制精益求精,进而导致人才及资金外流,因此无法凝聚马来西亚所有的脑力以生产知识。

若要摆脱中产收入陷阱,马来西亚得把“中央集权至上”从公共政策架构中剔除,为知识主导型成长铺平道路。

胡永泰是双威大学的谢富年东南亚研究中心主席及杰弗里萨克斯永续发展中心主任、加利福尼亚大学戴维斯分校经济系教授,并为复旦大学及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客卿学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19-5-20 02:41 A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