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73|回复: 2

恢复地方政府选举课题

[复制链接]

275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714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18-6-7 16: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今大马

先解决国债,祖莱达冀3年内办市长选举

发表于 2018年5月26日15:19  |  更新于 2018年5月26日15:22

新政府上台后,党团要求恢复地方选举。房地部长祖莱达今日指出,一旦国家经济稳定下来,政府就会开始筹办市长与县市议会主席选举。

她今日在武吉加里尔出席一马暂居房屋(Rumah Transit 1Malaysia)后受询时表示,支持通过选举推选县市议会主席及市长。

她说,房地部将在未来6个月内探讨此事,但预料需时3年才能推动市长及县市议会主席选举。

“地方政府是第三政府。我们应当拥有市长选举,但我们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

“我们会在6个月内探讨并且尽速研究此事,不过考虑到我们拥有1兆令吉负债,我们需要先行稳定国家财政。”

“我希望,能在3年内落实地方政府选举。”

愿削部门拨款促成

祖莱达进一步说明,愿意削减部门拨款,以便充作地方政府选举用途。

无论如何,她说,如果国家财务不稳而必须减少开销,那么地方政府选举可以分阶段落实。

“我们或许不能在全国落实,但可能在雪槟特定州属先落实。”

两周内访问砂拉越

另一方面,随着砂州政府解除禁足令,祖莱达说,将会在两周内访问砂拉越。

“我可以去砂州了,因为我现在是联邦部长。感谢真主,我以前活跃于砂州。”

“我会在一两周内拜访砂拉越,因为他们等待我前来还未解决的问题。”

随着新政府上台,砂州政府将解除内阁部长的禁足令,意味之前曾被列入黑名单的希盟部长级领袖,接下来可以自由入境砂拉越。

之前被禁入境砂拉越的希盟部长包括国防部长莫哈末沙布、交通部长陆兆福和祖莱达等。



希盟隆议员晤市长,承诺恢复地方选举等改革

发表于 2018年5月14日19:45  |  更新于 2018年5月14日19:51

第14届大选落幕,希盟组成新联邦政府。希盟吉隆坡国会议员承诺,将会改革隆市政厅,甚至恢复地方选举。

希盟班底谷国会议员法米法兹、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和武吉免登国会议员方贵伦,今天到市政厅拜访隆市长莫哈末阿敏。

几位甫当选的吉隆坡国会议员承诺,在希盟联邦政府下的管理下,将大力改革隆市厅的运作,包括落实公开招标和恢复地方选举。

法米法兹在记者会上表示,希盟将会审查并在宪报颁布《2020年吉隆坡城市大蓝图》(KL City Plan 2020)和《2020年吉隆坡结构大蓝图》(KL Structure Plan 2020)。

“我们会审查并在宪报上颁布吉隆坡城市大蓝图和结构大蓝图。”

“我非常高兴,吉隆坡市长莫哈末阿敏觉得我是对的,即需要审查并随后在宪报上颁布此计划。”

“他表示,愿意协助这一进程,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

政府在2008年耗资3000万令吉,草拟了2020年吉隆坡城市大蓝图,但东姑阿南表示,该计划不会被宪报。

一些住宅协会(RA)曾经游说希盟,将2020年吉隆坡城市大蓝图宪报为法律。

所有项目将公开招标

另外,方贵伦也在同一个记者会上表示,在希盟的管理之下,不会再出现“谈判招标”的事。

“所有的土地出售不会再出现‘谈判招标’,所有项目都将公开招标。

“一个新政府意味着新的管理层,我们将确保隆市政厅遵循新政府的指示。”

方贵伦强调,要塑造一个具“透明化和负责任”的市政厅,好让人民放心。

要求提供详细报告

一旁的林立迎补充说,他在与莫哈末阿敏的会面中,曾要求市长提供详细报告,以审查所有未经公开招标的出售土地。

“我希望得到一份详细报告,看看东姑阿南的管理下,那些未经公开招标的出售土地是什么情况。”

希盟国会议员早前揭露,隆市厅在东姑安南担任联邦直辖区部长期间,在未公开招标下总共脱售45块地皮,因此不符透明原则。

东姑阿南则驳斥,希盟在这个问题上“误导”了公众,他澄清这些土地是用于兴建经济屋,但没有说明土地是否经过公开招标。

重申恢复地方选举

林立迎也重申,希盟国会议员将努力恢复地方选举。马来西亚最后一次的地方选举是在1965年举行。

“最终目标是恢复地方选举。”

“在接下来的100天内,我会尽力为此提出相关的法律架构和机制。”

在2008年大选前,行动党仍是民联一部分时,承诺重新恢复地方选举,但由于当时盟友伊党的反对,谈判一直陷入僵局。

此后,不少住宅协会施压,以推动落实地方选举。

此外,林立迎也提醒所有受政治委任的官员,包括市政厅的顾问团和联邦直辖区基金会,必须“做正确的事情”,即暗示他们辞职。

“所有政治委任官员,你知道该怎么做啦,现在请做正确的事情。”

“人民已经发声。”

将搁置未批准项目

另一方面,隆市长莫哈末阿敏承诺,隆市厅将搁置所有未批准的项目, 包括涉及山坡和公共场所的项目。

法米透露,莫哈末阿敏今早上与三人会面时已承诺此事。

“莫哈末阿敏告诉我们,所有已批准的项目将照常进行,但未经批准的项目将被搁置。”

虽然没提供具体例子,但他说,市长告知,有关山坡和公共空场所的项目将停止。

林立迎也补充说:“市长告诉我们,公共场所和山坡上的所有项目都被搁置。”

“我很高兴听到这一消息。在我问他之前他就告诉我了。”

受《当今大马》询及详细情况时,莫哈末阿敏解释说,未经批准的项目将不被考虑,除非它们符合条规。

“(我们将)暂停所有尚未批准的项目。但是有地方官员(DO)指令的,可以继续执行他们的项目。”

莫哈末阿敏说,“搁置”意味着该项目将不被考虑,除非他们符合所有的要求。

撤除东姑阿南广告牌

林立迎续说,隆市政厅将在下周清除首都内的所有国阵广告牌和宣传物。

“市长告诉我们,所有印有(前联邦直辖区部长)东姑阿南和(前直辖区副部长)罗加(Loga Bala Mohan)肖像的国阵广告牌,将在一周内被拆除,这包括电子广告牌。”

“欢乐卡(Kad Ceria)折扣计划也将立即停止。”

欢乐卡是国阵的一项措施,之前由联邦直辖部所执行。低收入吉隆坡居民可通过特选零售商,获得基本物资和服务方面的折扣。



地方政府选举势不可挡

发表于 2018年6月7日20:16  |  更新于 2018年6月7日08:17

不久前,新科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表示,希盟政府将会在3年后阶段式重新举行地方政府选举,还人民民主第三票。

如果我有这个权力,我会选择在金马仑县作为第一个落实地方政府选举的地区。

身为金马仑丹那拉打区的新上任州议员,我对缺乏能够良好施政和尊重民意的地方政府,感同身受。

排山倒海的民生问题

509全民海啸,不但席卷巫统大半江山,在半岛只剩下玻璃市和彭亨两个岌岌可危、负债累累的州政权,更让马华遭遇灭顶之灾,只剩下1国2州。

在金马仑这个地区,可以说是马华最后的堡垒之一,过去61年可谓一手遮天,不可一世。一来彭亨州的政治选举结构让国阵长期保持绝对强势,二来金马仑属于山高皇帝远的地区,掌控地方政府等于掌握地方施政实权。

第14届大选之后,金马仑马华遭受重挫,选后更四处向地方民众放话:“以后民生服务找赢了选举的那个”、“我们失去中央资源,不能再提供服务”、“不要做村长了”等不负责任的言论。

也因此,排山倒海的选区民生问题,涌向我这个在州层面上属于在野党的州议员而来,让整个服务团队一时之间忙不更迭。

我想,如果国阵胆敢公开宣称上述言论,我必定建议第一场地方政府选举就在金马仑县落实和推行。

让人民参与地方规划

言归正传,为什么我说地方政府选举势在必行呢?

第一,马来西亚第一次经历政党轮替,但是要说成为民主国家,还有一段很长远的路。

要成为真正的民主国家,主要必须落实三项改革工作。第一是司法及体制改革,让司法回归独立,恢复三权分立制度;第二是选举改革,即落实净选盟的长期奋斗目标,包括清理选民册和致力于落实一人一票精神的选举;第三就是落实地方政府选举及改革,让人民真正直接参与规划社区和家园的工作。

相比起头两个改革,落实地方选举和改革是涉及层面最广的一项改革。马来西亚是联邦国家,拥有联邦、州和地方政府三个层面的权力机构,要落实地方政府选举其实很简单,只需要修改《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即可落实和推动。

但是在落实地方选举之后,该如何避免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在施政职权重叠和税务资源分配上出现问题,却是希盟政府必须从长计议之事。

第二,马来西亚自1998年爆发烈火莫熄运动以来,这20年来,尤其城市中产阶级经历了大大小小的民主化运动,其中包括最重要的5次净选盟运动,可说对政治民主和社会民主都有一定的认识。

政党轮替之后,无形中也解放了民间的民主能量,也让大部分人摆脱国阵长期施加的白色恐怖,未来对国家民主化的要求和想象,只会更多不会变少。在民意的要求下,推动和落实地方政府选举是希盟新政府不能回避之事。

地方政府选举之挑战

1965年联盟政府(国阵前身)废除地方政府选举之后,地方政府对一般民众而言,仿如陌生的地方。

一般上,大家都记得自己区的国州议员姓啥名谁,却很少人会知道自己区的市议员和村长是谁。无他,我们只在全国大选的时候投过那么一次票,大部分人当然只对自己投过票的对象有印象。

也因此,无论地方的大小事务,大家都只想到向该民选的国州议员问责,或找他解决,因为在心态上,大家都认定我把票投给了你,你当然要为我做事情。

这种心态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在实际操作上,却造成本末倒置,国州议员长期处理不属于他权限的工作,而真正有掌握权限的地方政府官员却躲在保护罩之后无需接受人民问责。

然而,当落实地方政府选举之后,县市议员就必须开始接受问责和运用其施政权力,如果联邦政府没有下放权力给州政府,而州政府又失去了地方政府的管辖权,则州政府将变成无所事事的政府。

这是因为在国阵长期执政之下,太多本应下放于地方的权力集中于联邦政府,而州政府主要只是负责土地管理和发展工作。至于大部分的地方税收如门牌税、地方商业执照税等则归地方政府管理。

如果州政府失去地方政府的管辖权,不只是州政府权限被架空,也影响其施政效率,而行政队伍之外的州议员,也会变成无所事事。

如何保障弱势参与

虽然说马来西亚选民对民主的意识有一定的高度,但普遍在日常生活上还未能体谅到弱势或非主流的群体,更遑论在政策上。

若按照现有的“简单多数当选制”(First-Past-The-Post,FPTP)举行地方政府选举,恐怕市议会阵容将沦为同质性非常高的群体,而一些弱势或非主流的社区议题,例如环保诉求、LGBT、非法移民等,恐怕会遭受更大更多的边缘化。

因此,希盟联邦政府若推行地方政府选举,应该采用由槟城研究院(Penang Institute)所建议的联立式单一选区两票制(mixed-member 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即是结合比例代表制和多数代表制(小选区制)的选举制度,让选民拥有2张票,一票给个别候选人,另一票则给政党,以避免出现同质性过高的代表。

这样的选举制度,将会为社区带来不同的政治生态,也可以成为未来联邦选举的试金石。

不必担心被政党绑架

公民参与社区治理是未来新型社会治理形式,而通过落实地方政府选举,将让人民能够开始学习如何由下至上,影响公共事务的决定,打造自己想要的社区。

马来西亚的单一选举制度,让人民无奈的把所有的诉求,都简约成一张选票,往往只能看大局而投票,无法有效传递真正的民声。而民主第三票,将让人民有更多的票,意味着拥有更多的选择,而不需要担心被政党以大诉求绑架。

另一方面,马来西亚的政党来说,未来20年,都难以在出现一党独大的局面,执政党必定以政治联盟的姿态出现,如果没有地方政府选举,协商式的政治资源分配很容易难产,而地方政府选举,极有可能是大家最好的出路,还政于民,一切让人民定夺。

张玉刚,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社青团全国政治教育主任。



诗华日报

王鸿俊:杨文海是否连任由首长定夺 冀推行民选地方议会

2018年5月25日

亚庇25日讯|州农业及食品工业部部长王鸿俊表示,亚庇市长拿督杨文海是否继任,由州首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全权决定,惟新州政府的长远目标是要落实民选市长及地方议会选举。

他指出,新政府支持地方会议选举,而首长有这方面的计划并获得州领袖的同意;目前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还不确定什么时候会落实。

他说:「如果还不能推动地方选举,可能会暂时以委任方式。」

有鉴于此,王氏披露,在下个礼拜将会在内阁会议里讨论这方面的课题。

王鸿俊是昨晚在必达丹斯里礼堂举行谢票晚宴时,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斯表示。

他补充说,新州政府的目标是要推动地方议会民选,由上至下包括市长、市议会、县议会、乡村发展及保安委员会、村长及社会发展领袖。

「我们现在需要时间来研究这技术层面的问题。」

他透露,新政府也将会成立委员会来研究相关问题。

另一方面,在提及竞选宣言时,王氏表示将会尽快落实加雅岛水上屋的接驳水供。

他指出,由于新政府目前仍有许多项目需要跟进,因此还需要时间来落实他们的承诺。



恢復地方政府选举路在何方

2018年5月25日

地方政府选举被誉为民主「第三张选票」,惟第一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在1964年,以担心「马印对抗」时期的印尼极端主义分子渗透我国而宣佈冻结,并承诺危机解除后恢復,但513事件后,地方政府选举遭完全废除。希望联盟的前身,人民联盟曾在308大选的《人民宣言》,承诺会恢復地方政府选举,惟后来透过法律途径和政治力量皆失败,如今成功执政中央政府却未再提及,反映背后的政治意志问题,毕竟这將削弱中央和州政府权限,也是恢復地方政府选举的最大难题。

回溯当初联盟政府冻结《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的时代背景,与其说是担忧外来势力渗透,不如说是打击內敌,当时的反对党透过地方议会选举的第三张票,控制了许多地方政府,因此执政党选择冻结,并把地方政府权力交给州政府。

《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第10条文1(b)阐明,不少过8名和不超过24名县市议员,必须由州政府委派、第15条文则是终止地方政府选举;为此,选举委员会也在2010年,雪州和檳城州政府要求回復地方政府选举时,以上述法律条文强调无法履行《473法令》(地方政府选举法令)。

以法律角度而言,如今大权在握的希盟政府,看似只需成立特別委员会研究,并在国会提呈恢復地方政府选举的法案和机制即可,惟我国如今的「3层政府机制」(中央、州和地方政府)也得相应调整管辖权限,否则职权重叠和税务分配问题,只会加剧施政混乱。

州政府没事可做?

雪州前行政议员(掌管地方政府事务)欧阳捍华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分析,州政府失去地方政府管辖权后,基本上没剩多少事可做,等同跛脚鸭政府,因此「3层政府」必须各別下放权力,才能打造健全的施政机制。

「目前州政府主要负责土地管理发展,与地方政府管辖权,地方政府若独立执政,中央政府必须仿效美国和许多西方民主国家的制度,下放部分权力和部门到州政府,例如教育、医疗和地方治安工作。」

他认为,我国的国会依循西敏寺制度,但英国没有州政府,只有中央和地方政府,而我国的中央和州政府分权制度,又像是美国的联邦制;因此我国可说是「上面」(国会)像英国,「中间」(州政府与地方政府)像美国,不太健全。

「我们可以仿效美国,让中央政府负责外交、军事、经济等牵涉全民的政策;州政府负责医疗,教育和福利政策,例如各州可制定不同教育体系、不同医疗健保数额和政策、自行承担教育与医疗成本,甚至成立自身的警队。」

「地方政府则继续管理地方上的发展审核、民生服务如垃圾处理与排水系统等,不必多大调整;但各州属与地方政府財务能力不同,因此中央政府必须落实新的税收分配制,根据各州和地方政府的財务能力,下放不同的税务收入。」

公务员体制顺势瘦身

欧阳捍华指出,恢復地方政府选举时,调整「3层政府」的权力体制,也能解决公务员体制太臃肿的问题,顺势为中央政府公务员体制瘦身。

「目前在河流和马路管理权限上,中央和州政府仍有重叠职务,包括水利灌溉局和公共工程局的官员,涵盖了中央政府公务员(一般是总监级管理层)和州政府公务员(一般是中级或普通员工),就连拨款也是中央和州政府一起出钱,因此若能清楚划分,把马路和河流全部交给州政府负责,就能集中公务员调配能力,提高施政效率。」

欧阳捍华重申,人民缴税予地方政府(门牌税),就有权力要求选举,委任合適的人管理税金,若表现差劲就以选票更换,市议员才会积极工作以获得选民支持,连带提高地方政府管理效率,和人民的公民意识觉醒,因此他绝对讚同恢復地方政府选举。

「完成了『3层政府』权力分配,地方政府选举也有很多细节要討论,选民是缴付门牌税的纳税人,还是只要居住在地方政府管辖范围就可以?要划分特定选区,还是不必绑定选区,或『一半特定选区,一半依据总票数比例的政党委任制』?都必须详细规划。」

投票区划分选区

8年前提出「恢復地方政府选举」建议书的檳城研究院研究院黄进发点出,地方政府选举制度,最完善做法是推出「居民加上业主」的新选民册,眼前最务实或最简单的做法,则是採用全国大选同一套选民册,以投票区(Daerah Mengundi)划出地方政府选区。

「选举制度可用『联立式单一选区两票制』,意指选民有2张票,第一张投选区域候选人(依据得票率高低决定),第二张是政党的名单候选人(依据政党总得票率高低决定),减低单一族群选区里,族群代表失衡的顾虑。」

「吉隆坡等大城市,我会建议市长与议会都选(总统制),其他县市则只选县市议会代表,由议会推选市长。」

他不讳言,恢復地方政府选举能否成功,肯定是政治意志的问题,尤其是在希盟成功执政后更为明显。



星洲日报

内阁下周讨论·沙拟推行地方选举

275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714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6-26 15:23:20 | 显示全部楼层
亚洲时报

沙巴地方政府选举 三年内落实

2018年6月26日

(本报讯)由沙巴人民复兴党为首的沙巴新政府将推动举行州内地方政府选举,而不再如向来一般地由州政府直接委任县市议会主席及议员。

副首席部长兼地政及房屋部长拿督赵占山巴贡昨日表示,沙巴现有廿四个地方政府,其长官现称「主席」,落实地方直选后,可改为「地政长官」,及组成其「内阁」。

无论如何,他表示,在全面落实这项计划之前,州政府将作出研究,以期在本届任期内加以落实。

人民亲自投选

他说:「人民要亲自选出地方政府人员,时机成熟时,就交由人民履行这项职责……我们朝著这个目标前进。」

赵占是在亚庇接受媒体专访时这麽表示。

希盟联邦政府早前表示会兑现举行地方选举之大选承诺,联邦房屋及地政部长朱莱达卡马鲁丁早前表示,其部门将在六个月内完成研究工作,并在三年内加以落实。

逐步下放权力

赵占指出,与此同时,州地政及房屋部也将按部就班下放权力予地方政府,借以提升县市级服务效率。

他说:「我们首先要做的是,州级政府部门不再直接干预地方政府的决定……目前绝大部份的事情都是由州级政府部门来决定,我们希望县市议会有更多权力决定地方上的问题,甚至包括水电供问题。」

他表示,沙巴目前的情况是,各政府部门权力过度集中于州政府中央领导层,以致在行政及就业上过于偏向某些领域,进而造成区域不平衡发展。

他说:「如果在未来两、三年可以改变这种情况,地方政府有更多权力,必可带动更多改变。」

在回答一项问题时,赵占表示,该部门将著重于乡区发展工作,例如为这些地区低收入群兴建更多廉价屋、同时推动工业发展及缔造更多就业机会。

他指出,此外,减少违章屋问题亦是该部门的工作重点之一。



当今大马

拨款应下放民选地方政府,张玉刚疾呼杜绝绑桩

发表于 2018年6月8日17:08  |  更新于 2018年6月8日17:12

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要求两个国阵州属向朝野议员公平拨款后,行动党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认为,选区拨款应下放给民选地方政府,避免沦为国州议员绑桩工具。

张玉刚也是社青团全国政治教育主任。他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指出,许多人误把选区拨款当发展拨款,但两者实则有别。

“议员往往滥用选区拨款来绑桩脚,分派给马仔和朋党。70%至80%拨款都没下放到地方百姓手中……我们鼓吹改革,就要改革这些陋习,(否则)大部分选区拨款不会到百姓手中。”

“选区拨款方面,我觉得彭亨州政府未来要落实地方政府选举,选区拨款应该下放给地方政府,让民众团体自由用献议书去申请他们要做的工程,这应该是真正的下放管道。”

所谓绑桩脚,是指政治人物向追随者发放恩庇资源,以巩固支持。

最多只需10万元拨款

他点出,州议员一年只需要最多10万令吉的选区拨款,以作应急拨款,必要时救济灾黎。

“我觉得够用就好。比如说,一个州议员有5万到10万(令吉)就够了。国会议员选区大,而一些选区人数比较多。比如八打灵国席有20万选民,多多都不够……”

“当然它有一定的用途,让州议员有应急资金,比如地方发生灾难,水灾火灾意外伤亡,有一笔资金可以让议员直接发放。”

服务中心津贴应同等

惟张玉刚强调,朝野应当获得公平的服务中心津贴,以便有能力服务选民。

“但是我会要求服务中心津贴,大家都要拿到一样(数额)。选区拨款不一定要有的,长期而言不应该这样花费选区拨款。”

朝野拨款不公掀争议

首相马哈迪本周主持内阁会议后宣布,执政党国会议员每人将获得50万令吉年度拨款,在野党国会议员则只获10万令吉。

据《当今大马》了解,每名国会议员也会获得20万令吉的服务中心津贴,而在野党并未享有此津贴。

随后,魏家祥批评希盟政府,指在野党选区的选民同样也有缴税,却未获得全额拨款,并不公平。他否认是“鸡蛋里挑骨头”,并指希盟政府“承诺跳票”,没有兑现承诺,公平对待朝野选区。

张玉刚进而反问魏家祥,彭亨国阵是否平等对待在野党议员,给予拨款,还挑战魏家祥敦促国阵掌控玻璃市、彭亨和砂拉越三州政府,以提升在野党领袖的议会地位和给予选区拨款。

于是乎,魏家祥致函国阵玻彭州政府,要求公平对待州在野党议员。



“3年太长,百日可成”,民间促速办市长选举

发表于 2018年6月12日19:21  |  更新于 2018年6月12日19:25

尽管联邦政府承诺在3年内推动市长及县市议会主席选举,但公民组织纷纷指出,3年时间太长,希盟其实可在国会开会后的百日之内,即完成这些选举。

“我的八打灵再也”(MyPJ)、槟城论坛(Penang Forum)、“拯救吉隆坡”(Save Kuala Lumpur)等组织今天召开记者会表示,八打灵再也、槟城、吉隆坡的市长选举应在本月杪举行,市议员选举则可迟至12月。

至于其他地区的市长及县市议会主席选举,则必须在房地部长祖莱达所承诺的3年内落实。

只需百日可完成

八打灵再也市议员德力弗南德斯(Derek Fernandez)指出,希盟政府可修改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第10(1)与第15(1)条文,以恢复地方选举。

他指出,联邦政府也可以恢复在1965年因马印对抗而冻结的1960年地方政府选举法令。

他提醒,本届国会将在7月16日首度召开会议。

“只需少于100天,就能修改这些法律……完成后,落实部分或会耗时较常。”

“你需大概15个月,以举行地方议会选举。”

他指出,除了选委会以外,还有全国地方政府理事会可协助完成地方议会选举。

归还隆市一张票

拯救吉隆坡主席阿都阿兹(Abdul Aziz Abdul Rahman)说,吉隆坡市政厅并未遵循1982年联邦直辖区计划法令,以为吉隆坡宪报全盘计划,因此吉隆坡居民应重获选举吉隆坡市长的权利。

“尽管1982年的法律要求(宪报程序)须尽快完成,但迄今为止,这项计划还没获批准。”

他说,希盟政府应归还第三票至吉隆坡居民,以选举吉隆坡市长。

他们表示,在地方政府选举落实之前,三分之一的市议员应保留予公民组织与社区代表。

半年内探讨选举

希盟在第14届大选竞选宣言中,承诺将会恢复地方议会选举。

上月杪,房地部长祖莱达表示,房地部将在未来6个月内探讨市长及县市议会主席选举,但预料需时3年才能推动。



光华日报

民选地方政府,槟州可以领先

9/06/201818:22

文:黄泉安

槟州新任首席部长曹观友,5月23日主持首场行政议会会议后记者会有做宣布,声明槟州宪法将进行修改,以立下首长两届任期的限制。过后不久,曹首长随即透露法律用词会有修改,“两届期限”可能改成““没有任何州立法议员可以受委为首席部长超过两次”。看来,这皆属技术性小课题,相信不会难倒希望联盟推行政体革新的决心。

其实,当曹观友宣布槟州首长两届期限时,我比较关注的,是推算这项州议会修宪是否会影响他本身的任期。因为,一个被选民普遍拥戴的好领袖,当他声望仍值日中天,而且仍有德能为人民效劳,任期若被宪法限制而下岗,何尝不是人民的损失。

后来查到曹观友是1958年出生,今年59岁,如果顺利做完两届首长,到时已是69岁盛龄,不失成熟稳健,阅历丰满。由于马哈迪成功开创92岁高龄重当首相的新记录,完全破除“人生七十古来稀”的旧礼教,曹观友连任三届,预料也不会是什么政治课题。

我关注的第二个课题,是希盟州政府修订槟州宪法,成全“两届/两次期限”目标的法定权利。众所周知,修改宪法,必须拥有国州议会三分之二支持才能通过。509投票揭晓,槟州希联拥有40州议席的37席,是一面倒的政权优势,修宪已是轻而易举的法定程序,成败只维系在希盟的政治毅力这一端。

曹观友说,希盟承诺在取得三分之二多数议席后限制首长任期,而这个倡议也获得州行政议会同意,会遵循程序加以兑现。此外,当州法律顾问备妥修宪建议书,行政议会将展开更仔细的讨论,然后邀请公明社会与非政府组织提出他们的反馈。他也证实,修宪议案料将于今年11月在州议会提呈。相信,这些都是“君子一言,火箭难追”的承诺,必然会循序落实。

以上所述皆属槟州管治方略,但509大选定局给予希盟的政治本钱,是超逾槟州的政治稳实。

首先,希盟执政布城,半岛掌政吉、槟、霹、雪、森、甲、柔等7州属,而东马国阵势力也日益瓦解,名存实亡。在沙巴,希盟获得民兴党友善合作,联合组织州政府并分享政权;在砂拉越,当地国阵也面对树倒猢狲散局面,土保党为了确保2021州选举胜算,已经选定弃车保帅棋法,主动脱离国阵,使巫统在砂州的托赖,永远根除。

因此,希盟虽无国会三分之二大多数票权势,会但因国阵崩败只剩巫统孤军作战,而伊党受困半岛东北走廊,希盟单靠简单多数票得以掌控联邦机制,配合机制革新所带来的综合绩效,因而促成希盟的国会简单多数票势力,日益增长。

这也意味,今时槟州政府与联邦政府同属统一政治联盟与政纲,往后的施政、改革及资源分配,肯定不会重回前两届国、州政府朝野对峙,两败俱伤的局面。相对的,槟州政府应该乘这国州同盟的黄金档,及时进行大格局政治的维新改革运动。

我所期望的改革,就是修订或撤除《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恢复地方政府选举,把国会民主制度的第三票,还给人民做主。

其实,509改朝换代令我最意料不到的是,这股恢复恢复地方选举的号召,不是源自样样领先的槟州,而是担任房屋与地方政府部的公正党部长。

5月26日,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声明,我国预料能在3年后恢复地方政府选举,并在这6个月内深入研究此事。她说,当朝希盟政府须专注于解决各种重要课题,包括确保国家财政稳固,并也探讨进行地方选举成本的种种影响,然后分阶段进行选举,如先在雪兰莪和槟城落实,再推展至全国。

摊开近史记录,2014年8月14日,槟城州政府与国民醒觉运动前主席拉玛克里斯南入禀法庭,要求重新进行地方议会选举的申请,但被联邦法院否决。

这宗案件的焦点,是关于《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171法令)第15条文,断定“地方政府选举必须终止,而第10条文则阐明对市议员和市长的委任”的关键点。但联邦法院五司一致裁决,认为该项法令第10和15条款,是符合宪法的。联邦法院的论点是,废除地方政府选举是全国地方政府理事会的政策决定,因此,若州政府欲寻求豁免《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第15条文的约束,就应该就此谘询全国地方政府理事会。

这要追溯到2012年5月9日,槟州立法议会通过修改《2012年地方选举法令(槟岛及威省)》,并于7月5日在宪报上公布。但2014年的审讯中,联邦法院认为,《2012年地方政府法令(槟州及威省)》是违反联邦宪法第75条文,也与拥有联邦法令地位的《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第10及15条文,相互矛盾。此外,槟州寻求豁免《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第15条文的约束,是属于“越权”做法,因它违反《联邦宪法》第95A(6)及(7)条款。

现在事过境迁,有一堆趣味事情发生,需要折射一下。一、当年这案的槟州政府代表律师,是现已升任为总检察司的汤米汤姆斯。二、承审此案的5位联邦法院法官,是现任马来西亚大法官敦劳勿斯、拿督苏里亚迪、拿督阿末玛阿鲁、拿督兰利阿里及阿班迪阿里。三、敦劳勿斯本身因宪定超龄而继续延任,职位引起法律争议。四、另一联邦法院法官阿班迪随后虽获跃升为总监察司,但日前已被当朝政府摘下乌纱帽,撤职!

重要的是,当年案件审结时,时任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表示,对联邦法院的裁决深感失望,但会遵守联邦法院的裁决。他发话,若要恢复地方选举,只有等待中央政府改朝换代才能办到。

现在改朝换代了,还等什么?


275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714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9-19 17:05:01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开销大无法办地选?刘永山促部长交代

发表于 2018年8月5日16:26  |  更新于 2018年8月5日16:46

房地部长祖莱达数日前称,由于地方选举开销庞大,因此需耗时3年才能落实。行动党万津州议员刘永山今日追问,办地方选举到底需要花多少钱?

“部长也有必要向人民解释,到底部长所说的数字到底是多少?”

刘永山发文告敦促,希盟政府具体阐明地方选举的各项开销,并倡议政府可以和州政府分担支出。

他说明,选委会在第14届大选耗费5亿令吉,2016年砂州则花费了近1亿4000万令吉,那么如果在全国各地举办地方选举,是否也需花费5亿令吉?

倡议先在雪槟试跑

刘永山倡议,希盟政府即使经费不足,也可以在未来一年内,在雪兰莪和槟城,实验性推行地方选举,“以试探水温”。

他解释,上述两个州属向来“支持和推动地方政府选举”。

而且,他指出,相比地广人稀、交通不便,以至选举开销庞大的砂州,在这两个州属办地方选举,不需要太多经费。

“这样一来,除了可以显示希盟政府的诚意,亦可以在短期之内局部性推动地方选举,可谓一举两得。希望希盟领导层能够多加考虑。”

促详列发法律障碍

刘永山也促祖莱达详细说明,除了在国会提及的问题,联邦政府和州政府还必须解除哪些主要的法律障碍,才能推行选举。

“部长(祖莱达)或许有必要更详细地告诉人民,除了废除《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地15条文以及或许恢复《1960年地方政府选举法令》以外,联邦政府和州政府还必须跨越什麽主要法律障碍才能推行地方政府选举?”

7月31日,祖莱达在国会答复时表示,由于地方选举开支庞大,政府需要3年时间落实。

此外,她指出,在落实地方选举之前,政府必须深入研究,包括举办工作坊,讨论法律、机制、资金开销和解决技术问题。

她说,现有的数项法律包括,《1976年地方政府法令》、《1958年选举法令》、《1960年联邦首都法令》、《1981年选举条例(举行选举期间)》和《2002年选举条例(选民登记)》。



亚洲时报

沙联阵抨击 地方政府陷入瘫痪 州议员拿不到薪金

2018年9月19日

(本报讯)沙巴联合阵线秘书爱德华达固昨日指出,由沙巴人民复兴党领导的沙巴州政府不仅搞到地方政府陷入瘫痪,也无法付还州议员薪酬。

他表示,这在在证明新政府并不称职。

他说:「正如民兴党署理主席、亦是兵南邦区国会议员的德雷尔莱金自己所言,新政府成立后即撤销原任县市议员、村长及乡保会主席等职,但迄今已为期四个月仍无法产生替代人选,委实令人震惊。

「这意味著县市议会及村子里的工作,如批准各种地方执照、发展图仄验及入伙纸等工作全告停顿,村子里的申请福利表格,亦无人可以核准。」

爱德华达固是在亚庇发表的文告中这麽表示。

他表示,令人费解的是,身为州法律及原住民事务部助理部长的珍妮拉欣邦居然建议委任「临时村长」。

他说:「公共服务领域甫对新政府委任政治人物为沙巴水务局总监及山打根市议会主席而产生『泡影』,地方政府却又宣告瘫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18-10-21 01:55 P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