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97|回复: 16

国债一兆令吉 政府设希望基金 9月起征收销售税 BR1M

[复制链接]

273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51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18-5-30 22: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今大马

政府设“希望基金”,让爱国者捐款救国

发表于 2018年5月30日13:37  |  更新于 2018年5月30日17:28

下午5点25分更新

希盟政府宣布国债达1兆令吉后,引起哗然。首相马哈迪宣布,政府决定设立“马来西亚希望基金会”,让爱国人民捐款救国。

“我们将会设立马来西亚希望基金会,接受人民的捐款,助国家改善财务状况。”

“许多人民知道国家财务状况糟糕后,他们愿意捐款给政府。”

“我们欢迎及感谢他们的爱国精神。”

迟点宣布户口号码

马哈迪在布城出席内阁会议后,召开记者会向媒体表示,政府将确保希望基金会(Tabung Harapan Malaysia)的捐款,会交给适当的机构管理。

“我们会确保捐款将交到政府负责任单位的手上,然后交由财政部处理。”

马哈迪也宣布,今年国庆日的主题为“爱我的马来西亚”(Sayangi Malaysiaku)。

之后,财政部长林冠英发文告宣布,所有的捐款仅限马币而已。民众可透过马来亚银行捐款予“马来西亚希望基金会”,帐号为566010626452。

“我谨此代表政府,向广大的大马人民表达谢意。感谢大家对国家经济的关注和捐助。”

国债超过1兆令吉?

马哈迪上任不久后宣布国债超过1兆令吉,超过法定的55%水平。随后,林冠英附和马哈迪的说法,指联邦政府债务与负债(debt and liablities)总和为1兆零873亿令吉。

尽管国阵领袖和财经评论人质疑希盟政府的国债定义,一些热心的马来西亚人民却表示,他们愿意捐款救国,并建议在网络发起众筹运动等。

此前,行动党议员如倪可敏、西华古玛、黄家和与许崇信皆宣布捐出议员薪水,以助联邦政府还国债。



政府9月起征收销售税,生活援金取代BR1M

发表于 2018年5月30日14:57  |  更新于 2018年5月30日15:17

首相马哈迪今日宣布,销售税将从今年9月开始推行。

马哈迪主持第二次内阁会议后,在记者会上说,政府将在今年9月废除消费税,并以销售税取代。

他补充,在9月正式废除消费税前,消费税税率将从6月1日起维持零税率。

什么是一马援金?

另外,马哈迪也宣布推出“生活援助金”(bantuan sara hidup),以取代前朝政府的一个马来西亚人民援助金(Bantuan Rakyat 1Malaysia,简称BR1M)。

“我不知道什么是一马援助金,我们有的是生活援助金。什么是一马援助金?”

询及这两者的不同,他说:“很不一样,很不一样。”

此外,根据《马新社》,马哈迪宣布,配合开斋节,政府将发放400令吉特别援助金给41级和以下的公务员,而退休公务员则可获200令吉。

他说,政府将在6月6日发放公务员开斋节援助金。

马哈迪也表示,在开斋节前两天,所有驾驶人士将可享有50%大道过路费折扣。

继续发放援助金

此前,财政部长林冠英已宣布,由前朝国阵政府推出的一马援助金即将易名,但新政府依然会在6月开斋节前发放今年第二轮的援助金。

希盟上台执政前后,已多次申明将继续派发一马援助金。

不过,马哈迪上周指示各部门,停止使用前朝的“一个马来西亚”口号。

4月7日,纳吉以看守政府首相身份宣布,今年余下的一马援助金将会加倍发放。若是家庭月收入3000令吉以下的一马援助金领取者,之前已在2月领取今年第一次的份额400令吉,但接下来将可在6月与8月领取翻倍的金额,即一次领800令吉。



内阁批准RTM1直播世界杯,最多耗资四千万

发表于 2018年5月30日14:01  |  更新于 2018年5月30日17:47

下午5点46分更新

内阁已经批准第一国营电视台直播2018年世界杯,费用顶价为4000万令吉。

通讯及多媒体部长哥宾星今日出席内阁会议后,召开记者会时说,虽然国营电视台须付直播费用,但政府将设法承担这笔钱。

“我们今年将会让第一国营电视台免费直播。”

“当然须付费。但我们将设法吸纳直播的费用,而且这是4年才付一次的费用。”

他补充,财政部明天将会召开会议,解释有关费用细节。

须寻找赞助商

哥宾星较后在另一场记者会上透露,内阁议决直播世界杯的费用顶价为4000万令吉。

“明天财政部将解释有关费用,但我现在可说的是,内阁所讨论的(费用)数据是4000万令吉。”

“当然也会有赞助商等等,他们会吸纳部分成本。”

他也透露, 届时总共会播出41场赛事,其中27场是直播,另14场则是延播。

料不到四千万

无论如何,哥宾星预料,最终敲定的直播费用将低于4000万令吉。

“我估计最终费用会更少,因为一般上若有顶价,我们都是以直接协商的方式进行,而在协商中,我们会尝试进一步减低(价格)。”

他说,直播世界杯的建议是由一些国会议员提出,包括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

“这是个重要事情,因为2018年世界杯是一项国际赛事,所以第一国营电视台直播会更好。”

“我已提呈报告到内阁讨论,而财政部明天将宣布费用详情。”

本届世界杯将在6月14日至7月15日,于俄罗斯举行。



控制国债避免破产,内阁议决取消捷运三号线

发表于 2018年5月30日13:12  |  更新于 2018年5月30日14:54

下午1点40分更新

继取消马新高铁计划后,首相马哈迪再宣布,政府将废除捷运三号线(环状线)计划。

马哈迪今天在布城主持第二次内阁会议后,召开记者会宣布上述消息。

马哈迪说:“内阁同意将在与新加坡讨论后取消马新高铁计划,因为这涉及重大的财务影响。”

“捷运三号线也不会继续。”

马哈迪解释,政府宣布取消一些大型计划,是为了控制国债水平。

“我们不只是检视马新高铁计划,还有其他涉及数十亿令吉的大型计划。”

“如果国家要避免破产,我们必须学会管理我们的庞大债务,方法之一是取消不会让国家受益的计划。”

成本约400至500亿

捷运三号线是捷运公司在吉隆坡巴生谷地区规划的第三条捷运,覆盖吉隆坡新兴区域如大马城、武吉免登路、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TRX)、安邦、吉隆坡生态城(KL Eco City)、武吉加拉、白沙罗市中心、满家乐(Mont Kiara)和冼都等。

捷运3号线原本预定全长40公里,包括32公里两连拱隧道与8公里高架桥。它将有26个站(19个地下站与7个高架站),估计成本约400至500亿令吉。

首相纳吉在国会发表2018年财案演讲时宣布,捷运3号线将加快工程速度,料于2025年竣工,比预计完工时间提早两年。

捷运三号线改用总承包商制,融资与技术条件偏向外国公司。希盟领袖曾质疑,这将令成本恐会飙升。

捷运1号线(双溪毛糯-加影)已竣工,耗资230亿令吉;捷运2号线(双溪毛糯-沙登-布城)则仍在动工,造价为320亿令吉。



国债真的超过一兆令吉吗?

发表于 2018年5月30日09:57  |  更新于 2018年5月30日10:26

首相马哈迪在上任后的第一场首相署常月集会上宣称国债突破1兆令吉,掀起了一场论战。当时,他并没解释国债的具体细节,因而引起人们的混淆。前朝政府是否撒谎,掩饰国债数据?

根据《当今大马》报道,马哈迪当时说,“我们发现,我们的财务(状况)大坏,我们有(偿还)债务问题,这些债务已经增加到1兆令吉。”

“我们从来没有这么做过……我们过去的债务都在3000亿令吉以下,如今债务却超过了1兆令吉。”

马哈迪的言论敲响了警钟,但也让人疑惑政府数据是否不清不楚。隔日,财政部长林冠英在上任的第一场记者会上附和马哈迪的说法,为“1兆国债论”火上加油。

林冠英在5月22日的记者会表示,财政部是在各相关部门整合账目和数据时,得出这个数据。

他说,“过去,特定的档案不得为特定人所接触,所以过去无法整合数据。” 这似乎暗示,财政部在统计账目时得出新的数据。

林冠英列出国债细目

其后,股市接踵下挫,而前首相兼前财政部长纳吉则批评,希盟政府提供的新数据只会“扰乱金融市场,打击信用评级机构及投资者对国家银行等机构的信心”。

两日后,林冠英在5月24日列出1兆国债的细目,如下表:



根据林冠英公布的数据,联邦政府债务与负债(debt and liablities)总合1兆零873亿令吉。

其中,政府债务高达6868亿令吉,比2016年总会计报告的6480亿令吉高出6%。推测这个数字是2017年底的数据,从来没有对外公布过。它占国内生产总值(一年内的商品和服务生产总值)的50.8%,比政府公布的55%顶限来得低。

林冠英进一步表示, “不过,让我在此强调,无论是5月9日选前或选后,联邦政府将继续履行其金融义务与承诺。唯一改变的是,新联邦政府选择有话实说。”

这也意味着之前公布的国债数据没错,否定了数据或有误乃至篡改的疑虑。

或有债务也算是国债?

联邦政府债务的第二项目“Government guarantees”,指的是政府担保的债务。总会计师报告按照惯例,把之列为“或有负债”(contingent liablities)的一部分,所以它不算是新项目。即使是马哈迪之前在1981年至2003年任相期间,也出现或有债务的问题。

林冠英在5月24日记者会上还指出,政府准备履行承诺,替无法偿还债务的各个政府担保机构还债,总额高达1991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14.6%)。

“政府担保的债务包括国家基建基金公司(DanaInfra Nasional Berhad,422亿令吉)、Govco控股集团(88亿令吉)、国家基建公司(Prasarana Malaysia Bhd,266亿令吉)、大马铁路衔接有限公司(Malaysia Rail Link,145亿令吉),以及一马公司(预计380亿令吉)。”

“上述两个项目加起来,联邦政府债务总计8859亿令吉,即如首相马哈迪所言,占国内生产总值的65.4%。”

林冠英应该知道,国际在计算债务额时并不会把这个部分纳入。但,是的,政府若要准确地评估整体债务状况,确应把政府担保的债务,以及或有债务纳入考虑范围。

公私合作项目又如何?

林冠英列出的最后一个项目是公私合作项目(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s,简称PPP)的租赁付款,共计2014亿令吉。不过,把它也算为国债,说得过去吗?

针对此,林冠英回应:“联邦政府承诺将按照公私合作项目,偿还所有租赁付款(包括租金、维修和其他费用)。这些计划包括建造学校、宿舍、道路、警局、医院等。”

“这些租赁付款是特别为了规避联邦政府担保的债务上限,即2014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14.9%)而设。”

然而,这似乎没记载在公开记录。我尝试在2016年总会计师报告中搜寻相关的官方数据,却无功而返。

虽然有迹象显示,部分公私合作项目承包商享有极其优厚的条件,但这是美化资产负债表的正当手段,而世界许多国家都这么做。

在公私合作项目的安排下,私人界负责执行计划,例如建造政府办公楼,而政府则会承诺缴付租金,如20至30年的租金作为交换条件。如此一来,政府的借贷将会降低,不过,运作开支却相对提高。

就算我们同意把公私合作项目列入国家债务是正确之举,但将全部还款视为债务责任,则是不准确的,因为付款是摊开长时间来偿还,而且包含利息。

反之,如果政府决定展开这些公私合作项目,其开销应该归纳为资本支出(capital expenditure)。

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目前协助林冠英处理财政部公务。他之前估算前朝政府签下的各个公私合作项目,约值630亿令吉。

希盟该做要紧的正事

无可否认,公私合作项目的确有其问题。例如,私人界投资者若获得过高的回酬,则政府将吃大亏。

不过,公私合作项目通常不会列为债务。只是,如前文所述,政府如果要评估整体债务和负债现况,则应把政府担保的债务,以及公私合作项目考虑在内。

所以,联邦政府国债仍旧是6480亿令吉,而不是1兆令吉。但如果你纳入其他数据,那么债务与担保加起来的数据就会飙升到超过1兆令吉。即便如此,1991亿令吉的或有负债早已经是公开的事情,而包括评级机构在内的经济分析员,早已把它纳入考量。

除非希盟政府能够出示有力的证据,证明国家账目遭到篡改,否则他们不该发表任何误导公众乃至投资者的言论,让人混淆、不确定或甚至对国家经济失去信心。

希盟无须妖魔化和贬低前朝国阵政府,反之,应该抓紧时机,做对的事,并且尽可能准确无误地反映事实。说到底,大选结束至今已过了3个星期。

作者古纳瑟卡兰(P Gunasegaram)是资深财经评论人兼《Kinibiz》前执行长。本文〈Is our debt really over RM1 trillion?〉,原刊于《当今大马》英文版。

273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51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5-31 11: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WhatsApp Image 2018-05-31 at 10.20.34.jpeg

当今大马

马哈迪警惕国债已逾1兆,促公仆合作克服挑战

发表于 2018年5月21日12:23  |  更新于 2018年5月21日12:27

马哈迪宣誓重新就任首相11天后,今天终于正式到首相署上班,但他在就任后的首次常月集会上警惕,大马国债目前已经超过1兆令吉。

“我们发现,许多行政人员或许收贿,不利国家。我们面对巨大财务漏洞,导致国家还债困难……国债上升至1兆令吉。”

“我们以前没看到此事,以前国债不超过3000亿令吉,现在超过1兆令吉。我们要如何还债,胥视我们如何应对这项挑战,因此我们要共同合作。”

《马新社》报道,马哈迪续称,政府不会增设新机构和新聘官员,反之,会善用现有的机构,不增加国家开销。

“我们对人民遴选的政府及我们的执政所具备的知识有信心,我们能在不增加国家开销的情况下做改变。”

金融风暴仍能面对

马哈迪说,政府将带来许多的改变,不过,基于目前的资料有限,因此必须深入研究后才能推行。

他说,若秉持民主施政的原则,国家必然有能力克服各种挑战。

“1997年及1998年大马货币面对狙击时,我们能够应对这项巨大危机,因为我们一心捍卫国家。由此一来,这证明我们能够顶住全世界压力。”

恢复过往大马辉煌

马哈迪也点出,大马一度是共和联邦国家中最佳政府,因此希望能够恢复以往辉煌。

“以往行政团队曾被视为共和联邦最佳政府,能够成功落实计划,如今已不受尊重和推崇。这令我失望。”

“因此,我们有责任恢复过往辉煌,以便政府能够打造一个成功国家。”

马哈迪强调,大马必须继续推行三权分立,确保政府没有滥权。

“我们要谨记,行政团队务必有能力落实政策。对于国家而言,行政团队必须包含最佳人员……我们必须知道民主需有三权分立,否则一方将会凌驾三权。”



国债破兆?巫青团质问马哈迪数据从哪来

发表于 2018年5月21日19:49  |  更新于 2018年5月21日19:51

首相马哈迪今早警惕大马国债超过1兆令吉,但巫青团副团长凯鲁阿兹万质疑这项数据不准确。

凯鲁阿兹万也是上议员。他今日发文告说,国家银行去年12年披露国债达到6868亿令吉,何以马哈迪宣称国债超过1兆令吉?

“首相哪里拿到1兆令吉的数据?他的新顾问是否没有提供正确资料?”

“还是他意图怪罪前朝政府施政不当,迫使现任希盟政府承担这笔国债?”

国行称经济良好

他指出,根据今年3月的国家银行报告,马来西亚经济良好。

“大马经济预计在2018年成长5.5至6%。”

今早,马哈迪宣称,大马国债逾1兆令吉,因此需要公务员齐心工作。他续称,政府不会增设新机构和新聘官员,反之会善用现有的机构,不增加国家开销。

早前,财政部数据阐明,截至2017年9月,大马国债为6874亿3000万令吉。

预估2021年破兆

今年5月初,《The Edge》财经周报报道,由于政府开销巨大,因此国债自2007年开始每年增长10%,从2007年的2667亿2000万令吉增至2017年9月的6874亿3000万令吉。

报道警告,倘若政府不严谨管理财务,2021年国债或突破1兆令吉。



首相透露国债已占GDP的65%,逾法定顶额

发表于 2018年5月23日13:27  |  更新于 2018年5月23日16:34

下午4点半更新

继大马国债突破1兆令吉的警言后,首相马哈迪今天再度拉警报。他指出,大马国债如今已占据国内生产总值的65%,超过法定顶额。

马哈迪在布城主持希盟首个内阁会议后召开记者会表示,相关数据来自财政部长林冠英。

相对的,今年3月,时任首相兼财长纳吉宣称,大马国债为国内生产总值的50.8%,低于政府所设的55%顶限。

前天,马哈迪警惕,大马国债目前已经超过1兆令吉,更表明希盟政府不会增设任何新机构和新聘官员,反之,会善用现有的机构,不增加国家开销。

重申裁退1万7000人

马哈迪重申,政府将裁退1万7000名政治委任官员,惟一些不算政治委任的官员将会获得调派其他部门。

“大部分都是合约制政治委任官员,一些将转成固定公务员,大约有1万7000人。我们会结束他们的合约,但会调任一些重要及低薪的官员,他们没参与政治,当中一些人是司机等。”



光华日报

还清一兆债,要一两百年

26/05/201817:51

如是我刎 文:董恪宁

这个国家,虽然得天独厚,满城黄金,富裕一方;可是独立建国以来,国库年度的账本,似乎总是捉襟见肘。1984年,时在国民大学经济系执教的蔡维衍博士演讲〈我国经济政策新策略及华裔经济难题〉,指出当年的国债,已达577亿国债。

时光荏苒,倏忽n年。重任首相的马哈迪医生透露,2003年卸任之日,国债虽然增长,唯没有超过3000亿令吉。但是,阿都拉继任不久,权交纳吉,国债开始疾速倍增。

长话短说,2010年,国债已有3620亿。财政部的统计透露,截至2015年3月,当时国家的债务,共有5968亿令吉。换句话说,不过短短5年的光景,债务倍增2348亿之多!

一年之后,再次攀高,累积之数,高达6305亿。2017年的统计,据巫青团副团长凯鲁阿兹万的文告指称,为6868亿令吉。折算上来,几乎相等于再建100栋,成本65亿的双峰塔!

眼下国阵倒台,首相马哈迪医生和财长林冠英先后报告,我国財务之拮据,超乎想象。层层叠叠之下,国债已经攀高到1兆873亿令吉,占据国内生产总值的65%至80.3%之间,远远超过法定之顶额!

一兆,百度解释:意指一万亿,是继个、十、百、千、万、亿之后的单位,为10的12次方。兆之后,还有“京、垓、秭、穰、沟、涧、正、载、极、恒河沙、阿僧祗、那由他、不可思议、无量大数”。

比上虽然不足,然则,一旦比下,确实非常可怕。仅从2003年算起,至今不过15年,可是,债务一口气多出了7000亿。换句话说,过去15年里,每年国债增加了大约500亿。或者每天负债接近两亿。

追溯往事,当前的困窘,其实早有高调的预警。早在8年前,时任首相署特别任务部长依德裡斯曾说,据1997年起每年平均12%的负债成长率计算,不消9年,国内债务将冲高至1兆1580亿令吉,为100%的国内生產总值。

前部长口中2010年的9年后,正是2019年。显然的是,首相和财长所言,和依德裡斯当年的估计,相当接近。大选之后,去岁的财政预算,恐怕还要大笔大笔地追加。如果加上公仆常年的调薪,不足之数,必然犹是惊人。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国内百业和两岸百姓一起缴纳的这一大笔钱,到底去了哪里?说实在话,身在门外,我们都搞不清楚状况了。不管怎样,从速度而言,债务的可怕,思之自明,迨无异议。

再拖下去,明年此时,不知如何,我们暂且不说;然则,子子孙孙,要怎么还,才能清掉这一屁股债呢?设想每年归还100亿,不计利息,也有至少108年,才能彻底偿还10873亿的债务。如果每年只能给50亿,则需217年。

也许,50亿太少,100亿太多,则取起中数,每年定期奉还75亿,则需大约150年。假如30年算一代人,推算上来,我们要3代至7代人的辛勤工作,才能搞定这些累赘。要是算计利上加利,什么时候大结局,还真不好说。

要不是换了政府,也许我们还活在海市蜃楼之中,假想未来还是一片光明。现在好了,好梦醒了,不要想那么多了,明天起身,告诉自己,每个人都要向马哈迪医生看齐,把退休年龄推到95岁;否则,下一代想要翻身,是万万不可能的了。


273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51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5-31 11: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马哈迪宣布取消马新高铁,料须赔款5亿

发表于 2018年5月28日18:01  |  更新于 2018年5月28日19:58

晚上7点07分更新

希盟上台后承诺检讨前朝政府多项大型项目, 经过多次放话后,首相马哈迪今日正式宣布,政府决定取消马新高铁(HSR)计划。

马哈迪也是土著团结党总裁。他今日在党总部主持最高理事会会议后,召开记者会表示,按照此项目的协议,一方决定退出后,则须赔偿近5亿令吉。

“这是最终决定,但会耗一些时间,因为我们与新加坡有协议。”

“我获悉,这(赔偿)将近5亿令吉。”

他补充,他须详阅合约后,才能知道赔款的具体数额。

他也说,马来西亚会研究如何在最低的成本下,结束这个项目。

惟他指出,马新高铁只会缩减两地的通勤时间,但耗费巨大,马来西亚却不会从中受惠。

直言马新高铁“多余”

较早前,马哈迪接受英国《金融时报》访问时指出,希盟政府正在开源节流,以免国家走向破产,而马新高铁是不必要的项目之一。

希盟上台后承诺检讨前朝政府多项大型项目,而首相马哈迪表示,他们会与新加坡政府商议,以取消马新高铁(HSR)计划。

他接受英国《金融时报》访问时指出,希盟政府正在开源节流,以免国家走向破产,而马新高铁是不必要的项目之一。

“我们需撤除一些不必要的项目,如耗费1100亿令吉,却不会让我们赚一分钱的(马新)高铁。”

需与新国政府商讨

马哈迪指出,由于纳吉执政时,政府与新加坡签署合约,因此若要废除,则须与新加坡政府商讨。

“我们与新加坡有合约在先……我们须与新加坡商榷撤除项目一事。”

马哈迪也说,政府会与中国重新谈判多项“不平等条约”,当中包括东海岸铁路计划。

马新两国是在2016年12月,签署马新高铁项目。这个项目放眼在2026年完成,以将两地通勤时间缩减至90分钟。

财政部曾在2016年宣称此计划成为介于500亿至600亿令吉之间;惟部分报告则指这项计划成本高达700亿令吉。

东铁计划预计2024年竣工,成本至少550亿令吉,而其中85%开支仰赖中国进出口银行(Exim Bank of China)的低息贷款。



抨废止高铁目光短浅,前部长提醒一马还债力受损

发表于 2018年5月29日晚上11点17分  |  更新于 2018年5月29日晚上11点21分

前首相署部长拉曼达兰批评希盟政府废除马新高铁计划,认为这项决定将波及大马城计划,进而打击一马公司还债的能力。

拉曼达兰今日发文告指出,研究显示,马新高铁计划能为国家带来巨额收入,而大马城计划作为高铁终点站,一旦高铁废止,则其价值将随之大幅降低。

“马新高铁计划目前已在正在进行中,而日本亚洲经济研究所暨日本贸易振兴机构(IDE-JETRO)的研究显示。此计划每年可为大马带来10亿美元(约40亿令吉)的经济收益。 ”

“一马公司的大马城计划是马新高铁的终点站,废除高铁计划等同大马城计划也大幅贬值了,这样会拖累一马公司的还债能力。”

抨马哈迪说法太简化

拉曼达兰也批评,首相马哈迪声称高铁无法赚钱的说法过于简化,也忽略了废除此计划等同于丢失了高达7万个工作机会。

“马哈迪说这个计划不会带来好处,因为此计划将让我们的国家耗费巨款,而土地所增长的价值都将拿来支付高铁计划的成本,因此高铁计划的营运不会带来任何收益。这样说太简化了。”

“微观而言,倘若废除高铁计划,这将促使马来西亚失去估计2090亿令吉的国民收入总值(GNI),并流失创造7万个工作机会的可能性。”

1100亿成本怎么算?

另外,拉曼达兰也质疑,新加坡及马来西亚前朝国阵政府今年初估计的成本为500亿令吉,希盟政府如何计算出1100亿令吉的总成本。

“现任希盟政府声称高铁计划需要的1100亿令吉乃是废除此计划的主要因素。这个1100亿令吉的数字是怎么来的?这比新加坡政府及(前朝)马来西亚政府今年初所预算的500亿令吉差别甚大。”

“希盟政府在做出这个仓促决定废除时,是否考虑过马新高铁计划的经济净利及溢出效应呢?取消这项大型计划的影响深远,不仅止会降低我们可能有的国民生产总值(GDP)增长,也会让那些原本看好高铁计划将催化发展速度的外国投资者感到失望。”

拉曼达兰批评,政府不应该在如此重要的决定上目光短浅。他认为,若希盟政府未来再重新启动这个计划,届时成本及债务负担将更高,将无法达成希盟政府降低国债的计划。

需求庞大,高铁可行

除此,拉曼达兰认为,往返新加坡及吉隆坡的飞机航班乃全球之冠,因此马新高铁的搭客数量众多,高铁计划的收益根本不成问题。

“往返新加坡与吉隆坡的航线是全球最繁忙的航线,2017年共有3万537趟班机往返这两个城市,往返香港与台北的2万8887趟班机则排在全球第二。每年有这么多的搭客,此计划在财务极其可行。”

拉曼达兰也指出,马新高铁计划途经布城、芙蓉、马六甲、麻坡、峇株巴辖及伊斯干达公主城等低度开发地区,能为这些地点带来发展机会。

“除了搭客数量庞大之外,大型基础建设计划的真正好处并不仅止于提供往返A与B点的运输便利。这个计划有潜力能够刺激沿轨的经济发展,也将带动高铁站附近的都市发展,也就是人们说的‘公共运输导向开发’(transit-oriented development ,TOD)。”

昨日,马哈迪宣布,希盟政府已决定废除马新高铁计划。

马新两国是在2016年12月签署马新高铁项目。马新高铁原本放眼在2026年竣工,届时两地通勤时间缩减至90分钟,惟此前未公开票价。

财政部曾在2016年宣称,此计划成为介于500亿至600亿令吉之间;惟部分报告则指这项计划成本高达700亿令吉。



“高铁原可创6500亿效益”,纳吉斥希盟不当腰斩

发表于 2018年5月30日晚上10点22分  |  更新于 2018年5月30日晚上10点29分

希盟政府前日宣布取消马新高铁计划,作为计划的推手,前首相纳吉批评新政府,未经从长计议即仓促取消这项计划。

纳吉今晚发声明宣称,按照原先计划,马新高铁计划一旦落实,将能在2069年前创造6500亿令吉的国民总收入(GNI),还能制造44万2000个就业机会。

“我之前看过的报告显示,它将能带来经济效益,至2069年创造总共6500亿令吉的国民总收入。”

“此外,它将制造11万个就业机会,并预计在2069年前增加至44万2000个就业机会。”

质疑数据不准

纳吉补充,马新高铁计划将增加地产价值,还促进技术交还,推广旅游业。

他促请希盟政府,公开经济影响报告,以示透明。

他也促请政府交代,如何得出1100亿令吉建筑成本的数据。

他强调,前朝国阵政府估计这项计划耗资720亿令吉,而非新政府所称的1100亿令吉。

“这数据是否跟之前的1兆令吉国债数据一样,经过政治操弄?”

纳吉表示,政府应该从长计议,举行对话会等,才决定马新高铁计划的存废。

“别因为你憎恨一个人或前朝国阵政府,就仓促下达情绪化的决定,否则最终人民将受损。”

希盟腰斩高铁

经过多次放话后,首相马哈迪前日正式宣布,政府决定取消马新高铁(HSR)计划。

根据马哈迪的说法,马新高铁计划将耗资1100亿令吉,耗费巨大,而马来西亚得益甚少。随着这项决定,他估计马来西亚将须赔偿近5亿令吉。

今早,内阁会议也议决,废除捷运三号线(环状线)计划。



耗千亿只造十万份工作,马哈迪坚称砍高铁有理

发表于 2018年5月30日晚上11点16分  |  更新于 2018年5月31日00:47

虽然前首相纳吉宣称马新高铁计划能制造11万个工作机会,惟首相马哈迪旋即回应称,若政府花费600亿至1000亿令吉,只能为10万人带来就业机会,着实没有效率。

马哈迪今晚在布城出席开斋活动后,受询时说:“你要花费600亿至1000亿令吉,让10万人可工作,这不是很有效率。”

马哈迪也强调,政府已研究过马新高铁的细节,才决定腰斩这项计划。

较早前,纳吉在面子书专页贴文捍卫马新高铁计划。纳吉宣称,按照原先计划,马新高铁计划一旦落实,将能在2069年前创造6500亿令吉的国民总收入(GNI),还能制造11万个就业机会,并预计在2069年前增加至44万2000个就业机会。

希盟腰斩马新高铁

经过多次放话后,首相马哈迪前日正式宣布,政府决定取消马新高铁(HSR)计划。

根据马哈迪的说法,马新高铁计划将耗资1100亿令吉,耗费巨大,而马来西亚得益甚少。随着这项决定,他估计马来西亚将须赔偿近5亿令吉。

今早,内阁会议也议决,废除捷运三号线(环状线)计划。

重新谈判大道合约

另外,询及南北大道特许经营合约原本应于明日(5月31日)到期,马哈迪说,政府将重新谈判有关大道合约。

“我们将会重新谈判。”

无论如何,前朝政府已于2011年延长南部大道合约至2038年。



希盟政府暂留前朝财案,惟检讨东铁高铁计划

发表于 2018年5月22日11:59  |  更新于 2018年5月22日20:17

晚上8点15分更新

今天刚走马上任的经济部长阿兹敏披露,希盟政府现阶段将保留前朝所提呈的2018年的财政预算案,惟会在9月提呈中期检讨报告,并重新审视所有大型计划。

“2018年的财政预算案会保留,但(我们)需研究几项已经发出得标函(SST)的计划,因为缺乏透明度及仓促(决定)。”

他是今早到其新办公室打卡报到后,如此表示。

阿兹敏表示,新政府也会检讨一些已获批准的计划,包括已通过招标程序拿到得标函的工程。

“我们要审视前朝政府批准的所有大型计划,重新检视和谈判合约的条款。”

他说,其中包括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和 新马高铁(HSR)。

检讨基础建设计划

不过,他指出,暂未在今天的汇报会上,跟首相署经济策划单位(EPU)讨论此事。

询及希盟政府是否将会见特许经营商时,阿兹敏仅回应:“视情况而定。”

“让我们与相关当局及单位坐下来讨论,再决定下一步行动。”

除此之外,阿兹敏也承诺政府将检视各项基础建设计划,因这些计划对人民的影响至深。

仰赖借贷引担忧

国阵执政期间推行多项大型计划,并仰赖向中国的巨额低息贷款,其中包括东铁计划。

希盟在选举前频频挑起中国在大马投资过度膨胀的问题,首相马哈迪在胜选后也承诺检讨这些大型计划。

东铁计划预计2024年竣工,总成本高达550亿令吉,而其中85%开支仰赖中国进出口银行(Exim Bank of China)的低息贷款。

至于马新高铁计划则预计在2026年完成,财政部曾在2016年宣称此计划成为介于500亿至600亿令吉之间;惟部分报告则指这项计划成本高达700亿令吉。

273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51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5-31 22: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纳吉:勿用国油储备金补国库欠缺

发表于 2018年5月31日16:20  |  更新于 2018年5月31日16:48

政府把消费税降为0%后,预计收入减少。前首相纳吉呼吁政府不要动用国油公司的储备金,以便用作纾困用途。

纳吉今天在面子书发表帖文批评说,现任首相马哈迪以前在位22年间,曾动用国油公司储备金作纾困用途,如今不能再重蹈覆辙。

纳吉宣称,据知,政府要求国油公司、国库控股(Khazanah)和国家银行提高支付给政府的红利,以便弥补废除消费税之后的国库损失。

“这不是永续的方针,为了短期(的利益)而牺牲长远(的利益)。”

“而且国油的盈利是仰赖国际石油和天然气价格,那是不能控制的。应该避免过于依赖高油价所得。”

“虽然国际油价比2018年我的财政预算价格还高,但是我们必须警戒另一次的(油价)下滑,就像2014年和2015年下滑80%那样。”

纳吉指出,国油的储备金在2018年3月增加至1647亿令吉,比2017年年尾的1282亿令吉,多了365亿令吉。

他称,这项增加是由于国际油价攀升,而有些收益则是来自沙地阿拉伯国营油企阿美公司(Saudi Aramco,简称沙地阿美)在边加兰石油提炼与石化综合发展计划(RAPID)的投资。

为长期回报而投资

纳吉强调,掌政时期没有强迫国油支付过高的红利予政府。

“我掌政时期,我谨慎地确保国油支付红利予政府时,不必比原本该付的更高,因为我要确保(该公司)有足够的资金投入经济领域的发展计划。”

纳吉强调,当时允许国油自由地在国内外的高端产业投资。

“长期而言,这些投资可为国油和大马带来高利润。我们是为长期回报而投资。”



继1兆国债后,新旧政府争论高铁建费

发表于 2018年5月31日18:11  |  更新于 2018年5月31日18:14

继1兆令吉国债后,新政府与前朝政府如今也在争执马新高铁计划的估计建费数据。

前首相纳吉昨天宣称,前朝国阵政府估计马新高铁计划耗资720亿令吉,而非新政府所称的1100亿令吉,“这数据是否跟之前的1兆令吉国债数据一样,经过政治操弄?”

林冠英促纳吉说真相

不过,财政部长林冠英今天指出,若把利息计算在内,这个计划将远远超过1000亿令吉。

他反促纳吉诚实以对,道出真相。

“请说真话,你要发言,但我们不认为你掌握实情。”

“以前或许你掌握实据,但现在却是我们掌握实据。”

“若你加上利息的部分,将远远超过1000亿令吉。”

接着,林冠英引述美国第16任总统林肯的名言——“你可以在一时蒙骗所有人,也可以在长时间蒙骗一些人,但不可能在长时间蒙骗所有的人。”

新政府取消马新高铁

经过多次放话后,首相马哈迪周一正式宣布,政府决定取消马新高铁(HSR)计划。

根据马哈迪的说法,马新高铁计划将耗资1100亿令吉,耗费巨大,而马来西亚得益甚少。随着这项决定,他估计马来西亚将须赔偿近5亿令吉。

昨日,内阁会议也议决,废除捷运三号线(环状线)计划。

马新高铁与捷运都是纳吉任内的重要计划。



张念群支持废马新高铁,吁勿忘改善大新山交通

发表于 2018年5月31日16:40  |  更新于 2018年5月31日16:45

希盟政府宣布废除马新高铁后,行动党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建议政府,推行较小型的工程,以改善大新山公共交通状况。

张念群今日发文告,提出4项改善大新山公共交通的建议。

“鉴于财务状况吃紧,内阁昨日决定取消马新高铁计划,我相信这是一个痛苦但正确的决定。”

“然而,我敦促政府考虑以一些小型但更经济实惠的项目取代高铁计划,以改善大新山区的公共交通。”

她接着胪列4项建议,首先,在全长1.7公里的柔新长堤建盖人行道以减缓阻塞。

“每天平均有约30万人步行越过新柔长堤,专设的人行道将让他们获益,提升安全保障从而降低意外。 ”

第二项建议是提升现有的KTM火车服务,增加班次或车厢,为更多乘客提供服务,同时也应该提升轨道,通过振林山(Gelang Patah)或努沙再也(Nusajaya)衔接新加坡裕廊东(Jurong East)。

延长ETS至新加坡

第三项建议是提早完成柔新捷运系统(RTS)。

“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政府于今年1月签署了一项协议,计划于2024年底前完成柔新捷运系统。这项计划拟定衔接柔佛新山武吉查卡(Bukit Chagar)站至新加坡兀兰(Woodland)捷运站,并将行程缩短至30分钟。”

“我很高兴交通部长陆兆福昨日重申我们将落实这一项目。我吁请政府考虑将这个计划提早完成,因为柔新捷运将协助舒缓新柔长堤上15%的堵塞。”

张念群提出的第四项建议是,延长金马士-新山双轨电动火车(ETS)至新加坡。

“我们已经有通向北部的双轨电动火车,希望交通部可以考虑延长南部金马士-新山的ETS连接至新加坡,让新马两地的旅人有多一个选择。”

“大新山区的人口目前已超过150万,我们迫切需要轨道公共交通系统来提高大新山区人口的生活质量。”

“因此在宣布废除新马高铁后,我恳请政府考虑,如果善用省下的资金进行一些较小型的工程,以改善大新山区的公共交通系统。”

首相马哈迪本周一(28日)正式宣布,政府决定取消马新高铁(HSR)计划。

马哈迪称,马新高铁计划将耗资1100亿令吉,耗费巨大,而马来西亚得益甚少。随着这项决定,估计马来西亚将须赔偿近5亿令吉。



直播世界杯只需3千万,政府已获1500万赞助

发表于 2018年5月31日16:38  |  更新于 2018年5月31日17:18

下午5点18分更新

虽然内阁批准以最高4000万令吉直播世界杯,但政府今日确定直播费用只需3000万令吉,而且政府迄今已获得1500万令吉的广告赞助。

财政部长林冠英披露,第一国营电视台直播2018年世界杯的费用为3000万令吉,部分费用由私人赞助商的广告费分担。

兑现竞选宣言

林冠英今天在布城召开记者会说,直播世界杯是兑现希盟的竞选宣言。

“政府为现场直播拨出4000万令吉,但真正的开销为3000万令吉,一部分会由广告收入赞助。”

通讯及多媒体部长哥宾星也有出席记者会。他之后接受媒体访问时说,迄今为止,政府已获得1500万令吉的赞助。

他相信,赞助商将陆续有来。

“我已获得直播单位的来函,要直播41场赛事共需3000万令吉。我们正在找赞助商,目前已获得1500万令吉的赞助。”

陈庆亮抨政府

内阁昨日批准第一国营电视台直播2018年世界杯,费用顶价为4000万令吉。届时,国营电视台总共会播出41场赛事,其中27场是直播,另14场则是延播。

本届世界杯将在6月14日至7月15日,于俄罗斯举行。

民青团长陈庆亮第一时间批评,希盟政府一边厢向民众募款救国,另一边厢却准备耗资4000万令吉予国营电视台直播世界杯,让人难以置信。




捐款救国到底有什么问题?!

发表于 2018年5月31日21:01  |  更新于 2018年5月31日21:52

希盟政府昨日推出“希望基金”让民众捐款救国,获得热烈的反响,24小时内募得逾700万令吉,而获得“非凡壮举”的赞誉。惟部分舆论对此措施仍有保留或质疑。

首先,经济学家潘力克和民主及经济事务研究机构(IDEAS)经济学家阿德里(Adli Amirullah)都认为,大马目前经济处境尚未到需要“捐款救国”的急迫境地。

阿德里表示,相对于1997年的金融风暴时期,大马目前国债情况算不上是紧急危机。

“那时是金融风暴带来的危机,而马来西亚现在并没有陷入危机。大家还是如常上班工作,坐在嘛嘛档开心地吃喝。”

他认为,民众希望帮助政府的精神可嘉,但是他们必须意识到,替政府还债并非人民的责任,何况能有的捐款相对于天文数字的国债,终究无济于事。

“这些捐款无法带来明显的效益,这无法在经济上带来全面的影响。就算筹到10亿令吉好了,这对1兆令吉(的债务)来说,几乎没有任何作用。”

细节语焉不详沦噱头

潘力克今天上午则向《当今大马》表示,希盟政府设立“希望基金”却对筹款用途等具体细节语焉不详,容易导致这项措施沦为“噱头”。

“这个希望基金的名字很好听,可是到底用途何在?到底要援助大马的什么东西?”

“撇除政府担保的或有债务不谈,这笔总值6868亿的国债,你到底要筹多少钱?又是用来减少哪一笔国债?“

“这6868亿肯定不是明天满期,也不是后天,也不是下个月。每年都会有一些国债届满,那你是否每年要出来筹款还款?这点就很含糊。”

“你现在设立这项基金,是不是有国债即将满期而政府无力还款,要面临破产呢?如果是,我相信每个人都会愿意帮助避免国家破产。”

需出台长远财务方案

潘力克认为,希盟政府应全面地掌握国家现况,并提出完整治理方针;倘若无力制定完善的还债计划,亦可咨询公共意见,而非草率地让民众捐款来解决国债。

“政府必须告诉人民,目前国家的整体情况是什么。不能只是瞎子摸象般,摸到这个就说这里有问题,摸到那个就说那里有问题。”

“政府应该全面性地告诉我们,国家当前的问题(是什么),而政府的解决方案是什么。如果政府绞尽脑汁没办法解决,那么公开讨论可能会有人有更好的解方,而不是搞个噱头来让民众捐钱。”

“人民选了这个政府,就是要你确保国家五年或十年后不会破产。但是你一上位就开始让人民捐款,这等同于你没有做好你的工作吧?”

对此,阿德里也有类似的看法。他提醒民众,除了响应捐款活动之外,也务必督促政府端出未来十年的财务方案。

“政府应该清楚地订定一个好策略,并表明政府在未来十年将会如何摊还债务。如果他们真要依赖公众捐献,我认为这是完全不切实际的方案。”

大肆捐钱或伤害经济

另一方面,社党中委朱进佳今天上午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也表示,新政府设立“希望基金”之举,无法助益国家经济。

反之,他提醒,当国人积极将手上资金都捐给政府后,市场上能够流动的资金将会减少,这反而影响国家整体经济。

“如果一个人把钱都捐给这个基金,或者捐掉储蓄,这会减少了市场上的消费购买。流动的货币减少将造成商家收入减少,连锁地造成通货收缩,影响国家的整体经济。”

潘力克另外点出,倘若民众热切希望解救国家经济,其实可透过积极消费促进经济增长,进而驱动政府税收增加,拉抬国家整体经济的发展。

“人民若想要国家更好,应该在没有6%的消费税之后有信心地消费,并促进经济成长。当经济成长了,政府的税收自然会增加,那么政府就可以解决这未来一两年的问题。”

不如捐助有民间组织

阿德里则建议,民众如果热心关切也乐于扶持国家发展,则应积极捐款协助身边有需要的慈善机构或民间组织。

他认为,与其把钱交给政府,人民捐款资助贫困学子,让他们有机会求学深造,则更能推动国家进步。

“我强烈地建议,与其把金钱都交给政府,所有人应该把钱捐给真正的慈善机构。例如,人民可以捐助教育基金(Skola fund)来帮助弱势学生到大学深造,抑或捐给附近的寺庙或慈善组织。”

“你捐款帮助慈善的好处,将会远远大于把钱交给政府。”

改革和建立累进税制

此外,朱进佳也献议希盟政府改革现有税制,建立累进税制;换言之,政府应向富人抽取更高的税率,以增加国家收入。

“例如,所得税及公司税方面,最富有最顶层的税率应该增加。另外,政府也可以增加资产税,其中包括重新增收遗产税,并向拥有第二、第三间豪宅的人征收产业累进税,产业价格越高就需要负担更高的税率。”

他也指出,如果人民热切希望拯救国家债务问题,有能力者应当老实地报税及缴税,为政府提供稳定的收入来源。

“目前,中下阶层月入2000以下的民众无需缴税,但是中产阶级或有能力缴税者就应该老老实实地向政府缴税,这也算是帮助国家的一种方法。”

需谨慎监督官联公司

朱进佳也主张希盟政府设立公共稽查委员会,检讨所有债务,并取消不必要的恶债。

“政府应该可成立公共稽查委员会,以稽查所有的债务,看看是否有部分债务可以减免或取消。有些贷款可能是不必要的,这些恶债其实可以透过稽查和检讨,并将它取消。”

此外,潘力克建议希盟政府,确保官联公司妥善运作,以及政府所担保的项目能顺利执行,避免政府担保的或有债务沦为真实的债务。

“唯有当这些官联公司营运不当,像一马公司那样最终垮掉,政府才需要付钱担保。这些都应该向人民说清楚。”

伊斯兰鼓励公众捐献

另一边厢, 伊斯兰经济学者巴佐雅依(Barjoyai Bardai)则相信,人民主动捐款解救国债的行动极具正面意义。

巴佐雅依今天上午接受《当今大马》电访时指出,民众捐款给国家政府是一种自愿的行为,也是一项社会运动。

他亦指出,伊斯兰的“Wakaf”(意义类似“慈善”)思维也鼓励公众贡献给国库,因此他非常认同希盟推出“希望基金”。

“我们这不只是在鼓励公众捐献,也是推动着自愿精神及社会运动。”

“我不知道非穆斯林怎么看,但是在伊斯兰之中有‘Wakaf’的概念。这个概念就是公众贡献给国库(Baitulmal)。Baitulmal之意即‘财富之屋’,也等同于财政部。”

强调非政府主动募款

惟他提醒希盟政府,务必向外澄清这次措施并非政府“向人民要钱”,而是民间自主发起。

“政府应当澄清,并不是他们发起募捐活动;否则,这会给人留下坏印象。这看起来像是他们(政府)请来众多专业人士和耆老,但最终却建议出一个‘希望基金’。事情不是这样的!”

“其实是公众提出要捐款,而政府要确保捐款妥善地进行,所以政府才让财政部来协调捐款工作。财政部只是协调而已。”

首相马哈迪和财政部长林冠英最近声称,大马国债如今已逾令人担心的1兆令吉。之后,民间开始有人倡导捐款替国家还债。

马哈迪昨天宣布,政府决定设立“希望基金”,让爱国人民捐款救国。

林冠英在今天下午记者会上透露,“希望基金”将用于偿还国家债务用途,但他拒绝具体说明会用以偿还哪些具体的国债。

他强调,财政部会透明化处理希望基金,除了每天在官方网站,公布截至下午3时所收到的款项,有关基金将根据财政部的作业方式,经过部门内部及国家总审计司署的审计。

273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51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5-31 22:22:25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希望基金一天筹获逾700万,林冠英赞非凡壮举

发表于 2018年5月31日15:57  |  更新于 2018年5月31日16:12

下午4点更新

政府昨日宣布成立“希望基金”让公众捐款救国,在不到24小时内已筹获逾700万令吉。

财政部长林冠英今日宣布,截至今午3点,希望基金共筹获707万5508令吉79仙。

“截至周四(5月31日)下午3点,政府推出马来西亚希望基金不足24小时内,已筹获707万5508令吉79仙。这是非凡的壮举。”

林冠英在记者会上说,由于这都是人民的捐款,政府将透明处理每一分钱,确保绝对不会滥用。

他表示,财政部的网站与社交媒体将每天公布最新的筹款款额,以示透明。

保留收据可以扣税

他也呼吁捐款者保留收据,以便扣税。

林冠英代表财政部,感谢民众慷慨解囊,协助联邦政府偿还国债。

他说,这显示了马来西亚人崇高的爱国精神。

他特别感谢法律系毕业生莎莎丽娜(Shazalina Bakti),率先发动这项爱国众筹。

“在希望与团结精神下,希盟政府将更加努力奋发,完成所有大选承诺。”

国债庞大捐款救国

马哈迪上任不久后宣布国债超过1兆令吉,超过法定的55%水平。随后,林冠英附和马哈迪的说法,指联邦政府债务与负债(debt and liablities)总和为1兆零873亿令吉。

尽管国阵领袖和财经评论人质疑希盟政府的国债定义,一些热心的马来西亚人民却表示,他们愿意捐款救国,并建议在网络发起众筹运动等。

之后,内阁昨日议决设立“马来西亚希望基金会”,让民众捐款救国。基金会的银行帐号为566010626452。



支持冠英公开国债1兆,拉菲达深信投资者会留下

发表于 2018年5月31日16:39  |  更新于 2018年5月31日16:47

希盟政府,尤其财政部长林冠英最近因为“国债1兆论”,面对扰乱金融市场的批评。不过,前贸工部长拉菲达力挺林冠英,强调透明和公开国家财务是正确之举。

“每当他(林冠英)发表言论,我都会说‘这很正确’。我经常告诉他,‘说得好,冠英!’。对我而言,不管你喜不喜欢,了解事实并公开它们,这样比较好。”

“我们是在取悦谁,分析家或人民?哪个比较重要?他们(分析家)希望我们粉饰一切东西,但这不正确,我们不是要让人民感觉良好,我们是要让人民明白‘(事实)就是这样’。”

“但我们不只是说出故事,我们也需告诉人民,我们也会拨正它。”

拉菲达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也对那些指林冠英把债务(debts)和负债(liabilities)混为一谈,导致国阵达到1兆令吉的批评感到不满,并反驳这些批评声浪。

“请看看,负债也是债务,好不好?债务就是债务,不需要分开来说,我们难道不是须要偿还吗?”

“在英文,你分称它们为债务和负债,但在马来文,除了称之为债务(hutang),你还能使用什么字眼?”

勿仅盯股市投资者

拉菲达也不赞同只是关注股市投资者的利益,反之,她主张专注保留那些“真正的投资者”,即有能力令国家经济稳定成长的投资者。

“为何我们只是紧盯股市投资者?那些只是热钱(hot money,指寻求短期回报的流动资金),这无助维持国家经济成长,为何不要一个稳定的故事,以反映国家经济的真实基础。”

“真正的投资者是长期在这里,他们了解到大马政府如今将如何治理,他们会留下。”

“我们是指那些前来这里,并带钱来长期设立资讯科技(IT)公司,就如我们(在1990年代)制造业的情况。”

“我们对真正流入的投资更有兴趣,他们将长期留下,并随着时间推移,成为多重投资。”

她有信心,那些撤资的外国投资者在看到希盟改革议程有成果后,将重回大马投资。

未料会有巨大债务

拉菲达过去曾领导贸工部21年,期间带领国家完成各种贸工交易,也领导制造业在1990年代的蓬勃发展。

她回忆起,在1991年时任首相马哈迪推介“2020年宏愿”时,她坐在马哈迪旁边,并思考若国家只保持正规,如何能完成2020年宏愿。

“那时,我们以为‘喔,2020年很久,整整30年。’”

“但我们没预料到,过去十年会那么糟,他(前首相纳吉)有像我们般一路走来吗,若有,它(2020年宏愿)就会实现。”

“我们怎么料到,这些债务危机(会发生)?”

“我不会说危机,我不想吓到任何人,我只是想说,任何人若说1兆令吉完整债务不是一个问题,那他们肯定是在发梦,肯定是住在不同的星球。”

2020宏愿应无截止

拉菲达也分享,1997至1980年当她还是副财长时,政府如何能向日本提早付清数百万令吉贷款。

基于国家目前所面临的财务状况,拉菲达也建议,2020年宏愿的截止年份,即2020年或许可去除。

“在世界末日之前,未来是无限的,对我来说,我对大马前景感到乐观,所以当我们谈到未来,不要以为就是指2020年,你是在和一名不相信截止日期的人谈话,就这样。”

“……政府正尝试解决这些债务,这是正在进行的程序,它并非如我们所希望的般明天(就能解决)。”

“只要政府察觉并处理,这才是重点。”

首相马哈迪上周拉响警报,指国债超过1兆令吉的言论,占据国内生产总值的65%,超过法定顶额。隔日,林冠英也搬出数据,佐证马哈迪的说法。

随后,前首相纳吉批评希盟政府在没有凭据下,声称国债已逾1兆令吉,进而扰乱金融市场;不过,林冠英坚持施政透明,不为股市避谈财政实况。



生活援金606起发放,RON97油价每周四公布

发表于 2018年5月31日18:18  |  更新于 2018年5月31日18:23

政府将于6月6日起,发放总额16亿令吉的生活援助金,受惠人民高达410万人。

财政部长林冠英说,有关援助金将直接汇入受惠者的国民储蓄银行户口,没有银行户口的受惠者将获得政府寄发的批准信,让他们在邻近的国民储蓄银行领取。

他今天在布城记者会上说,只有符合资格的受惠者可获得上述援助金,若有疑问,可拨打电话1800-88-2716,或电邮至br1m@treasury.gov.my

首相马哈迪昨天宣布,一个马来西亚人民援助金(BR1M)改名为生活援助金(Bantuan Sara Hidup)。

RON97汽油价格浮动

另一方面,林冠英说,6月7日起,政府每逢星期四会宣布随市场浮动的RON97汽油价格。

马哈迪昨天宣布,柴油和RON95汽油的价格维持不变,至于RON97的零售价,则根据市场价格浮动。

目前,柴油每公升售价2令吉18仙、RON95每公升汽油售价2令吉20仙,RON97每公升售价2令吉47仙。

此外,林冠英说,随着政府宣布6月1日起将消费税降至零税率,政府将在国会提呈2018年销售税法案及2018年服务税法案,以在9月1日落实销售税。

开斋节援助金400元

另一方面,针对马哈迪昨天宣布41级及以下的公务员将获得400令吉开斋节援助金,退休公务员获得200令吉,他说,41级及以下的公务员占全体公务员大约75%,政府将因此付大约7亿令吉。

他说,政府在希望联盟百日新政的承诺下实行上述措施,确保人民福利,包括免收1兆令吉国家债务的负担影响。

他指出,政府在上述目标下实行的措施,包括所有收费站的过路费在斋戒月最后两天有50%折扣。



国行否认20亿购政府地是“买贵了”

发表于 2018年5月31日18:56  |  更新于 2018年5月31日19:01

随着媒体报道国家银行向政府购买一地段是“买贵了”后,国行驳斥此说,指有关报道不实,并逐一反驳。

国行今日在其主催的网站FactWatch.my发文澄清,《星报》指国行购买的土地面积为 67.41英亩 ,其实并不正确。

“根据国行在2018年1月4日的文告显示,有关土地购买的面积为55.79英亩。”

“这项买卖是由双方根据市场价格并同意后才促成的,而且受到私领域房地产估价公司的支持。”

无须变更土地用途

此外,国行也驳斥,报道指该片土地原本用作农业、建筑或住宅用途,若要转作教育中心,必然涉及一大笔土地变更的费用。

国行澄清,实际上,该片土地已被《2020年吉隆坡城市大蓝图》列为机构用途,因此无需耗费做土地变更。

报道也指,消息人士用财政部卖给Jakel土地有限公司的土地作为市场基准,与财政部卖给国行的土地作比较后,发现国行的购地价“买贵了”。

可是,国行指出,上述比较的基准并不适用,因为Jakel要购买的土地,距离国行3公里以外,而国行要购买的土地恰恰好就在国行附近。

依尔万主动要求避嫌

《星报》表示,原本房地产咨询顾问Suleiman & Co应该为国行估价,不过,其董事阿兹兰(Azlan Harris)却表示毫不知情。

国行坚称,该公司在2017年8月21日受聘为独立的私人估价师,为国行估算土地的价格。

除此之外,报道指出,涉及买卖土地的Hartanah Mampan Sdn Bhd (HMSB)是财政部特别设立的子公司,拥有四名董事,其中一人,正是财政部秘书长依尔万(Mohd Irwan Serigar Abdullah)。他也是国行董事,因此可能出现利益冲突的问题。

国行解释,正因如此,依尔万早已要求避嫌,撤出国行所有有关土地买卖的会议和讨论。

《华尔街日报》上周四(5月24日)报道,国行去年底以兴建金融教育中心之名,向政府购买22.58公顷土地,而这笔20亿令吉付款,沦为一马公司2017年底清还债务的资金。



光华日报

官大人别玩了 !

31/05/2018 17:40

文:朱笙鑫

首相马大人上任后在第一场首相署常月聚会上,虽然没有任何具体细节下却宣称马来西亚国债突破1兆令吉,这番言论引起的登时引起了市场的混淆。

网络红豆军加一把火,为了让人民相信国家破产而开始制造纳吉掩饰国债和国账造假的舆论,更加剧了市场的恐慌,连海外的朋友在whatsapp都收到这类的讯息,纷纷打电话询问真相。

掩饰国债和国账造假言论严重伤害了国家银行的信用和投资者对马来西亚金融体系的信心,从当天开始,马来西亚股市开始下跌。

马来西亚国家银行的主要职责除了是我国唯一货币发行机构,制定(建议政府)和执行货币政策外,更是代理国库,代理政府债券发行,为政府融通资金,为国家持有和经营管理国际货币存备,监督国内银行和代表政府参加国际金融事务协调和磋商等。

马来西亚国家银行第7任执行长,丹斯里洁蒂在长达16年的日子里曾经12次被全球金融雜誌评选为全球最佳国家银行行长之一,马首相走马上任后委任她为5人资询小组的其中一员,可惜的是在一夜间,马来西亚国家银行多年建立起来的信用就此被破坏了,因为这样加速了外资的离场。

三天后,新任财长林冠英为了迎合和证实马首相的1兆国债言论而公布所谓的细节,在马来西亚新政府财政部长的数据里,联邦政府债务与负债( Debt and liability)里总合1兆873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80.3%。

数据显示,联邦政府债务是6868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50.9%,政府担保的债务(Government guarantees)有1991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14.6%,公共私人合伙(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s – PPP)项目租赁付款共计2014亿令吉。

我得到林冠英国家财政部长的数据后,发给了海外金融界的朋友而得到的回复竟然是一阵笑声。

依照国际的惯例,计算一个国家债务时并不会把政府担保债务和公共私人合伙项目租赁纳入,政府担保债务不算是一个新的项目,这种情况在敦马哈迪过去22年担任首相期间也存在的。以总会计报告惯例,政府担保债务被列为“或有负债”(contingent liablities)的一部分。如果这些担保债务项目面对亏损,在清盘时期还是要扣除项目记录的资产(Asset)。

打个比方,1马公司在去年报告中资产估计总值550亿令吉,而政府担保债务380亿令吉,那么如果面对清盘,资产变卖得到的总值来扣除债务,不够的政府才必须填补,有剩余的还回给财政部(因为财政部是唯一股东)。那么在国债总值上如何能把不确定的担保债务加入?

1991亿令吉的政府担保债务是公开的数据。世界金融机构包括评级机构在内的经济分析员早已经把这个数据纳入风险分析考量之内。

再说2014亿令吉公共私人合伙项目租赁付款正确来说是该归纳资本支出(capital expenditure)。根据林冠英的回应说联邦政府承诺偿还所有租赁付款(租金,维修和其他费用),这些计划包括建造学校、宿舍、道路、警局、医院等。当然这个数据已经扣除一马公司解决了在马哈迪和安华时期签署的独立发电厂项目而减少了190亿的费用。

所以,联邦政府国债的正确数据仍旧是6480亿令吉(占国家生产总值50.9%),而不是1兆令吉。在这其中约73%是通过政府债券和伊斯兰债券有国内投资者持有,剩余的27%是由海外机构拥有。

马来西亚变天3星期后的还没退热的支持者迫不及待的要筹款救国还债。本来海外投资者看来,这是一个好笑的民粹政治行为。想不到的是,本来宣布不可再向民众筹款的马首相突然大U转的成立希望基金户头接受民众捐款救国。

官方正式接受筹款在海外投资者眼中已经不再是政治动作而是变成另一种解读。要知道,政府的功用除了立法,管理, 发展经济外,更重要的是国家财富分配(税收和预算)。除了战争后重建的国家或面对严重经济衰退的国家,当一个政府正式向民众募捐时,另一种解读是政府财政管理上无能,相对的让国际投资者认为投资风险大大的提高。

更荒谬的是,一边喊穷募捐一边要花4000万令吉让国营电台直播世界杯。

今天官大人们,你们当政府了。你们的一举一动已经不再是国内问题,而是牵动着国际每个方面的神经。马来西亚已经破了历史记录连续16天股市被外资净抛售。虽然明白换了新政府难免会发生阵痛,但是再不合理的决策下,我还真的担心我们百姓在过程中痛不欲生啊!

273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51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6-3 23:02:59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绕过内阁宣布废高铁?马哈迪称仅履行希盟承诺

发表于 2018年6月1日14:37  |  更新于 2018年6月1日14:41

首相马哈迪周一在土著团结党最高理事会会议后宣布废除马新高铁计划,引来马华追问这项决定是否通过内阁讨论。马哈迪今日回应称,这本来就是希盟的大选承诺之一。

马哈迪今日主持希盟主席理事会会议后,在记者会上表示,他只是履行希盟的大选承诺。

“从一开始,这(废除马新高铁)已是所有盟党的决定。”

“我们在竞选中提出这个课题,而我不能因为无法在最快时间内成立内阁,而不去落实这项决定。”

周一,马哈迪在团结党最高理事会会议后宣布,政府决定取消马新高铁计划。

马华质疑未经内阁讨论

前天,马华中央宣传局主任蔡金星发文告质疑,为何马哈迪是在团结党总部主持最高理事会后宣布此事,是否未经过内阁讨论?

蔡金星表示,马哈迪宣布时,与此计划直接相关的部门掌舵人,包括财政部长林冠英、交通部长陆兆福和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等都不在场。

2010年6月,时任国阵政府探讨赌球合法化政策,但最终时任首相兼巫统主席纳吉在巫统最高理事会会议后宣布,政府决定俯顺民意,取消发出赌球执照予成功集团旗下的爱胜阁公司(Ascort Sports)。

当时,行动党领袖倪可敏即批评,纳吉在巫统最高理事会后宣布政府决定不发出赌球执照,再次印证了巫统党政不分和马华当家不当权的事实。



中共喉舌刊文,指大马废东铁必付出代价

发表于 2018年6月1日12:18  |  更新于 2018年6月1日12:23

希盟政府宣布废除马新高铁计划后,余波荡漾。中国共产党主导的《环球时报》英文版刊载文章指出,马来西亚政府此举将酿成严重损失,并警告如进一步废除东海岸铁路计划,中国将极力维护中国公司的利益。

《环球时报》记者胡维的评论文章批评,马来西亚希盟政府废除马新高铁计划及重新检视中资相关的大型计划,例如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

她认为,马来西亚新政府此举将损害中国公司的利益,而中国政府将积极维护中国公司的权益。

“马来西亚新任首相马哈迪已表明,将废除原定通往新加坡的高铁计划,此举极可能将为中国及其他经济伙伴带来利益损害。”

“如果马哈迪要检视前任首相所同意的大型计划,并损害中国公司的利益,这些公司有权申请赔偿。”

“中国政府也将会采取具体行动,以维护中国贸易的利益和权利。”

《环球时报》(Global Times)英文版是由中国共产党中央机关报社《人民日报》所主导与出版的报刊,此报刊主要以中国的角度关注全球课题。

抨大马政府反复无常

胡维佳指出,此前中国与其他各国公司都极力争取高铁计划,但因为大马政府的善变及反复无常,这些国家的努力都因此白费。

她指出,前首相纳吉任内已经与新加坡签订合约,并声称这将是马来西亚与新加坡的长期合作计划,惟最终此计划却骤然废除。

“难道这就是马来西亚信守承诺及遵守契约精神的方式吗?”

“中国人及中国公司到马来西亚经商,反映了市场驱动商业的国际惯例。”

“中资计划并不是一份礼物,任吉隆坡拒绝而不予赔偿。”

“如果马来西亚新政府未能遵守契约精神,那么它就必须为它的错误而付出代价。”

中国可转而投资他国

胡维佳认为,马来西亚的基础建设虽然与其他东南亚国家不相上下,但马来西亚在追求经济发展的同时,国内的基础建设仍有所不足。

因此,她认为马来西亚不应失去海外基础建设的贸易投资,因为这将重挫马来西亚的经济。

“马来西亚并不是海外唯一的基础建设投资地点。”

“中国公司可以非常轻易地将焦点转向其他国家,反而马来西亚的经济将承受巨大损失。”

大马是一带一路据点

胡维佳在文中指出,马来西亚新政府给人的第一印象即是“不确定”,惟也承认此时判定马来西亚的经济政策尚且言之过早。

然而,她直言,政治因素所导致不明确的经济政策,将使部分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无法成长,因此不希望马来西亚犯下这般错误。

“我们相信,马来西亚能够妥善地处理问题。”

“中马的友好关系已历经了时间的考验。马来西亚是一带一路计划沿线的重要据点。”

“中国投资者将持续密切地关注马来西亚的经济情况,并找寻合作机会。”

希盟废马新高铁计划

第14届大选前,希盟领袖及马哈迪已经常批评前首相纳吉所设立的多项大型建设计划,尤其是涉及中国投资的基建工程。

希盟推翻国阵执政后,马哈迪承诺检视各项大型计划,目前已宣布废除马新高铁计划及捷运三号线计划。



招到三千万广告赞助,政府不需花费直播世界杯

发表于 2018年6月3日12:45  |  更新于 2018年6月3日12:50

内阁日前批准拨款直播世界杯,引起部分人士反弹。唯财政部长林冠英宣布,政府已招获足够的广告,全额赞助3000万令吉的直播费,而无需动用一分一毫的公帑。

内阁原本批准以最高4000万令吉直播世界杯,但5月31日确定直播费只需3000万令吉,其中部分费用将由私人赞助商的广告费分担。

当时,政府已获得1500万令吉的广告赞助。

哥宾星稍后将公布

林冠英昨天告诉《当今大马》,政府招到的广告,已足以全额赞助世界杯的直播费。

“你要知道,它(直播)有广告,现在已经达到3000万令吉了。(所以)成本是零,我已经讲了,可是没有(媒体)登。”

虽然3天前才公布获得1500万令吉,他说,政府最终成功找到足够的赞助直播费,而通讯及多媒体部长哥宾星之后将公布详情。

“我要确保有(足够的赞助)。我们之后有联络(有关当局),据我们所知是有。(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也有份帮忙安排,他跟我讲有了。”

需要广告上的收益

林冠英解释,赞助商难免有广告收益的考量,虽然也会给国营电视台面子,不介意给高一点的广告费,当成捐献给国家。

“有些人说,为何不叫他们直接捐3000万令吉给希望基金呢?但这分别很大,你在这一个月(世界杯期间)天天登广告,他们至少有一些回酬,他们也可以交代。”

他说,谁会愿意在没有任何回酬下,一次过给3000万令吉?

“你要了解,他们也是公司,要有广告上的收益。所以(如今)这样(的安排)就没有问题了。”

让人民免付费观赏

此外,林冠英笑说,首相马哈迪在财务上其实很严谨和“吝啬”,初始有点抗拒直播世界杯的建议。

不过,他说,其他阁员解释世界杯4年一次,而且可以让民众在不必付费签订体育频道下观赏赛事,马哈迪才首肯。

内阁5月30日批准第一国营电视台直播2018年世界杯,费用顶价为4000万令吉。届时,国营电视台总共会播出41场赛事,其中27场是直播,另14场则是延播。

本届世界杯将在6月14日至7月15日,于俄罗斯举行。

民青团长陈庆亮第一时间批评,希盟政府一边厢向民众募款救国,另一边厢却准备耗资4000万令吉予国营电视台直播世界杯,让人难以置信。



希望基金与美禄罐文化

发表于 2018年6月1日17:39  |  更新于 2018年6月1日18:07

讲一两句关于“希望基金”(Tabung 'milo tin' harapan)的看法。

一般来讲,政府可以通过两个方法赚钱,一是徵税,一是举债。通过向国民筹款的方式来取钱,我还是第一次听过。

数据不足,不谈此举是否合理。而批评此举的文字,多如天上星,我就不多骂了。

要说的,是新政府绝不只有迂腐之辈。政党里的专业人才不说,耆老理事会里都是有识之士,难道首相马哈迪没有问过他们?

乍眼看,这是所谓"美禄罐(milo tin)文化"的延伸。让我们假设这基金不是美禄罐,我们能够怎样解释“筹款”呢?

非常时期,非常手段。马来西亚官民之间,有很严重的讯息不对称(information assymetry)。比如说,要不是马哈迪手起刀落,我还不知道马来西亚有“国家教授理事会”这种单位。

这个国家的贪腐问题,也是严重到无所不在的——官民之间的贪腐(贿赂警察)丶官商之间的贪腐(勾结私相授受)丶商商之间的贪腐(经理人欺骗股东中饱私囊)丶商民间的贪腐(商品货不对版)。

因为讯息不对称,作为普通平民百姓,很难知道到底政府的贪腐程度有多严重。甚至身为首相,也不知道部长贪多少;身为部长,不知道秘书长贪多少;身为秘书长,不知道属下贪多少……

我们只知道纳吉通过一马公司(1MDB)贪很多,而他的财产也被充公了不少。那其他大大小小的贪官呢?要怎么收回他们的钱?

政府发起筹款运动,会不会有向这些涉及贪腐的利益相关者“回收钱财”的效果,很难判断。我没想到的是,RTM要直播世界杯,还有得到赞助商的。而通讯多媒体部长哥宾星说话说一半(语露玄机?),说稍后再公布谁暂住。

这些神秘的赞助商,到底是谁?而槟州首长曹官友带头减薪,把减下来的薪水投到希望基金里,会不会有别的州属呼应呢?这些是希望基金的积极效应了。我们拭目以待吧!



取消马新高铁的后续影响

发表于 2018年6月2日下午12点52分  |  更新于 2018年6月2日下午1点10分

前朝首相纳吉推动马新高铁和东铁计划,主要目的是想要提升和维持国家每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的经济增长。这就好像推动捷运一号线(MRT1)和二号线(MRT2)计划一样,把每年的GDP经济增长维持在5%上下。可是,除去捷运一号线和二号线不算,GDP数年来的增长,恐怕只有3或4%上下,甚至更少。所以,国家经济每年迅速增长,但民间卻感觉苦哈哈,就是这个道理。

但是,纳吉以为国阵可以永续统治这个国家,因此才信心满满。而且,他也知道马新高铁和东铁计划一旦开跑,以后每年的GDP增长不只有5%,可能会提高到6、7%。因此,他根本不管大量借贷会否摧毁国家的财政,只要经济连年增长,其管理国家的表现就可以达标。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国阵终于在509全国大选,尝到了下台的滋味。

老马接手后,发现要准备分别借贷1000亿和700亿令吉,来投资马新高铁和东铁计划。可是,这两项计划几乎无法平衡回收的效益,甚至可能会连年亏本,把国家的财政搞到一落千丈,甚至破产。因此,老马一上台,立即停止这些计划。

首先,以北京和上海的高铁发展为例,兩地包括流动人口有6千万,且其中产階级人口众多,但兩地间的高铁现在还是无法赚钱在亏本中。我们吉隆坡和新加坡的兩地人口目前最多只有8百万,何况新加坡因土地小,最多容纳的下1千万人口,要令兩地的人口达到6千万,恐怕要100年时间甚或更久。数据在说话,想让隆新高铁赚钱,唯一的法子就是抬高票价但可能吗?当飞机票比高铁便宜的时候,谁还选择高铁?

至于东铁计划,相信会基于一带一路,而重新谈判,如果条件合适并在国家能力范围之内,或会继续下去。其实,只要重新设计东铁计划路线,第一期先从巴生港口到关丹开始,几年后再视财力和需要,继续第二期的关丹至吉兰丹路线。不过,完成第一期的路线,就已经能够满足一帶一路的需要。如此一来,可以大大降低投资的成本。而且,东铁计划经济的效益,远远高于马新高铁计划。

取消马新高铁计划以后,除非还要落实其他大型工程计划,否则,今后多年,我们的GDP成长也许会大不如前。不过,民间不会受到影响,真正受影响的是大型基建公司,如水泥和建材制造和供应公司等。

首相任期制影响决策

其实,首相的任期可以影响政策。由于前朝政府没有任期限制,且无人敢于挑战,所以首相可以独断专横,无所顾忌地把重要的工程计划,任意推到2027年或以后,毫无在乎工程的完工时间,以及预算的支出。

其所要的目的,多数时候是想照顾朋党的利益,以及用此高额支出的工程,来推动肥肿和虚假的经济成长,以致最后国债高筑。即便是首相的继承人,也是同声同气。前朝的副首相凡事必须言听计从,稍有不同意见或者反抗,首相随即手起刀落,人头落地,这是人治的必然。

不过,希盟上台后,许诺首相任期上限为2届或10年。首相的第二任期,所有的重要决策,大多数时候都是经过共同协商才可以推行;否则,必然发生意见冲突,影响结盟和稳定政府的执政地位。

所以,看来终止马新高铁计划或许不是老马一个人的决策,而是受到背后若隐若现的影舞者所影响。首相任期限制可以约束决策的拟定,特别是要考虑到以后继承人的问题。

如果希盟政府继续推行马新高铁计划,国家的财政将会百孔千疮,5或10年后就没有人敢接首相的位子了。这种情况就好像某位伊斯兰党领袖所说,要自行评估一下,是否有能力在目前的情势下当首相了。同理,老马的接任者也不想发生这种事情,在事情变坏以前,将会积极的介入。

取消后的替代路径

马新高铁的票价一定比普通火车高出许多,如果通关速度缓慢,比如没有改善目前的双向通关检查,就不会增加成本和时间的效益。不过,如果在现有的轨道上,选择改用速度较快的新型火车,减少停靠次要的车站,好像台湾的火车系统,改进通关速度,那么,就算这种新型火车的速度不如马新高铁,也不至于相差太远。如此一来,新型火车所省下的工程费用,可能会有数百亿令吉。另外,由于票价便宜,会鼓励更多人愿意乘搭。

“马新高铁可以带动周边经济发展”的论调,到底是否属实,或仅是一种想当然尔的迷思?经济发展最后毕竟是依靠人口增长和消费高低所决定,而不是一厢情愿的信以为真,事实便是如此。否则,大马半岛现有的各个火车站已运转几十年,其周边的地方和城镇经济应该非常发达兴旺了。可是,事实是否真的如此?

如今取消了马新高铁计划后,唯一要认输的就是那些在计划开始前,在高铁计划的周边各个停靠站狂买土地的财团和个人。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只恨当初太聪明和精于计算了。

暂无财力推大型计划

政府基于经济因素,取消马新高铁计划。国家目前欠了1兆令吉的内外债务,每年预算都是赤字,且已经维持了十多年,因此,政府委实没有财力再推行任何数千亿的大型发展计划。

除非政府未来的内外债,已经降低到理想的水平,每年财政预算可以取得平衡,不需要透过借贷取得财政收支平衡,而且还有盈余,那才是考虑从新启动马新高铁计划的时刻。

根据合约协议,政府一旦取消发展马新高铁计划,必须赔偿5亿令吉左右。虽然如此,相信希盟新政府可以精明理财,同时取得签约方的谅解,利用以物易物的方式,或是采取适当的安排,来对冲巨额的赔偿,未必真的需要使用真金白银。否则,正当国家经济面临困难之际,还要赔偿庞大的巨款,多少违反了亟需开源节流的方针。

273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51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6-6 10:51:05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付款90%仅施工13%,冠英促纳吉解释SSER工程

发表于 2018年6月5日下午3点29分  |  更新于 2018年6月5日下午5点00分

下午4点58分更新

财政部长林冠英揭露,前朝政府颁发逾94亿令吉的两项油气业工程存有不当,政府已支付90%款项,但却仅施工13%。

林冠英今日在财政部召开记者会时,促请前首相兼财长纳吉解释此事。

林冠英指出,前朝政府曾颁发两项工程予阳光策略能源公司(Suria Strategic Energy Resources,SSER),总值94亿1000万令吉。

这两项工程是马六甲多产品输送管(53亿5000万令吉)和泛沙巴煤气输送管(40亿6000万令吉)。两项工程在去年4月开工。

SSER是财政部拥有的独资公司,成立于2016年5月19日,专门负责上述工程。该公司向中国进出口银行贷款85%资金,以及发行伊斯兰债券来筹募剩余15%资金。

林冠英说:“政府支付82亿5000万令吉,占据总工程的87.7%。不过,两项工程平均完成率只有13%,而且还有两年就到完工期限。”

“我们发现,财政部付款完全仰赖预估时间表,而非完工进程表。”

需要额外付10亿

林冠英补充,财政部也需要额外花费10亿令吉,以支付中国公司充作谘询和维修费用。

“财政部也向其他两家顾问公司各别颁发3亿1200万令吉和2亿1300万令吉合约,同时也颁发总值4亿7600万令吉维修合约。这些合约都是中国公司,而政府需要耗费额外10亿令吉。”

“首相署在没涉及财政部官员下,直接协商这3份合约。总检察署也证实,即便出现许多未回答提问和示警,但政府还是签约。”

指示投报反贪会

林冠英已指示,财政部官员向反贪会委员会投报这些可疑交易,更要求相关人士回答。

“SSER董事会及主席(兼财政部秘书长)依尔万必须回答,为何SSER签署不公平的合约,这已损及大马人民和政府利益。”

“我们也欢迎,最近在面子书活跃的纳吉解释,如何批准这些交易。”

疑有关一马公司

林冠英也怀疑,SSER公司与前一马公司子公司SRC国际公司有瓜葛。

“财政部官员告知,SSER创办人与SRC国际公司创办人同一班人。SRC是策略资源公司,与SSER名字相近……”

“值得一提是,SSER总裁莫哈末阿兹哈(Mohammad Azhar Osman Khairuddin)也是一马公司董事。他也是Putrajaya Perdana私人公司董事,这家公司与大马富豪刘特佐有关。”

林冠英补充,是从前朝政府的红色文件,翻阅得知SSER一事。

早前,林冠英揭露,国阵前朝政府奉行隐瞒资讯的恶习,竟然把特定的关键官方档案列为“红色文件”,就连财政部和总稽查司不得阅览。



纳吉欢迎彻查SSER工程,惟提醒乱指控或伤外交

发表于 2018年6月5日晚上11点34分  |  更新于 2018年6月5日晚上11点41分

财政部长林冠英抛出“超前支付工程款”的指控后,前首相纳吉回应说,阳光策略能源公司(Suria Strategic Energy Resources,SSER)的两项天然气输送管工程毫无可疑之处,欢迎希盟政府彻查。

纳吉今晚在面子书贴文也警惕,由于涉及的公司来自中国,因此若抛出具有政治议程的指控,万一擦枪走火则会打击大马的国际贸易和外交关系。

他说明,根据其记忆所及,前朝政府过去谈判两项工程时,都依循了必要的手续和程序。

钱是付给中国CPPB

他也点出,根据林冠英自己的说法,前朝政府支付中国石油天然气管道局(CPPB)的款项都是依约执行,而不是其他人。

纳吉说明,中国石油天然气管道局是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的子公司,而后者为中国政府所有,而且是世界最大的公司之一。

他补充,这两项天然气输送管工程是便宜的,而且肯定有利于国家,它们当初是通过政府对政府谈判方式敲定。

与李克强齐见证签约

“我在2017年5月14日官访北京的时候,跟中国总理李克强一起见证了这项天然气输送管工程等的备忘录签署。”

他补充,在同一场会议上,中国也答应在5年时间内从大马进口总值2兆美元的商品,向大马投资1500亿美元,同时通过中国各个机构,提供大马人1万个训练和教育机会。

他表明,他欢迎希盟政府针对上述的两项工程展开透明和公开的调查。

别有居心指控或有害

但纳吉提醒,任何带有政治动机的指控,尤其牵扯外国公司时,可能会打击马来西亚的国际贸易和外交关系。

林冠英今天较早揭露,前朝政府颁发给SSER的两项总值逾94亿令吉的油气业工程存有不当,即施工虽然只有13%,但政府已支付90%款项。

SSER是财政部拥有的独资公司,成立于2016年5月19日,专门负责上述工程。而林冠英也怀疑,SSER公司与一马公司前子公司SRC国际公司有瓜葛。



希望基金予民参与“治”国,冠英认同减债靠政策

发表于 2018年6月4日17:02  |  更新于 2018年6月4日17:09

新政府设立希盟基金,引起褒贬不一的反应,财政部长林冠英解释,基金的主旨是为了让全民有机会参与整治(heal)国家的财务,惟真正要减少国债仍需靠政府推行的政策。

“要说拿这笔钱来减我们的国债,减不到的。一兆令吉有几大,你知道吗?每一个婴儿出世就要还3万3333令吉,如果你每天还100万令吉,你要还足2740年。”

“很大,你说可以还清吗?(所以还债)不是主要的目标。”

林冠英上周六在槟城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认同,国家政策才是减债的关键。长远而言,一旦巩固大马的财务情况及促进经济成长,自然可以降低债务。

“我相信,我们办得到,惟这两年也许要开源节流。”

“但是,我们要激发人民的爱国精神。让他们感受到,自己也有份参与这个重新崛起的马来西亚,不分种族、宗教和背景地展现爱国(情操)。所以,不管你给100万令吉或1令吉,1000万令吉还是10令吉,每个人都可以尽一份责任。“

“从爱国的角度,这就是有福同享,有难同担的精神。这种精神能加强国民团结。若能减少(债务)最好,但我们想说(至少)让人民可以有所表示。”

针对有者质疑,国民踊跃捐献反将减少他们在国内市场的消费而不利经济,林冠英有所保留说,除非涉及几十亿令吉才可能构成影响,如政府归还220亿令吉给人民的举措。

“加上一马援助金的话,该笔数额高达220亿令吉,那才有点影响。1亿令吉如何有影响?没影响的,经济太大了。220亿令吉的话,至少有1.5%至2.2%的影响,但也有人说有限,一两亿的话更没什么影响。”

公私项目账不完整

林冠英指出,要治国就得先整治其财务状况。唯他在掌握实况的过程面对3个问题。第一、前朝有许多保密或隐藏起来的“红色档案”(red files);第二、假账;第三、不透明和不完整的账目。

“第三是所谓的公私合作项目(PPP)。有很多项目,他们没跟你讲真正的价格。他的资本支出为630亿令吉,可是租赁付款(lease payment)如,可用性付费或租金(availability payment)、维修和资产重置(asset replacement)又是多少,你知道吗?”

“全部加起来共2014亿令吉,他(之前)没讲出来,你说死不死?”

不仅如此,他说,虽然一般的计划是根据工作进度(workdone)付费,可是有者却是按时(timing milestone)付费。

“就是说(原本)你做20%,我就给你20%(的钱)。但这个没有,你每6个月就要出钱。一些计划施工不到25%,但却给了60%至70%的钱,有者甚至去到90%。”

提醒已经开始还债

林冠英解释,新政府把上述项目纳为债务是因为一些公司已确认没钱,甚至沦为空壳公司,而给予担保的政府如今每一年须代为偿还债务。

“尽管是担保债务(government guarantees),其实已经可说转为债务了,因为你开始偿还了。为什么你还说不是债务呢?岂不是在自欺欺人?没理由他(那些公司)现在不能还债,10年后却可以还吧。”

“针对6870亿令吉的债务,我们每年都要还。那些担保债务我们一样要还啊,为何不能承认是债务呢?“

“他们很厉害,他们采用现金制(cash basis)的做账方式,即等到出钱了才算,若没出钱就不算。但应计制(accrual basis)就不一样,你一签就算了。我们要(改成)后者,否则他不给我们档案,我们就整合不了账目。”

用取巧的做账方式

针对国际在计算债务额时,不会把政府担保债务和公私合作项目的租赁付款纳入,林冠英解释,其实那是一种取巧的做账方式(creative accounting),即将之当成表外融资(Off-Balance-Sheet)。

“但我们要讲实话,不要自欺欺人。你始终要还(租赁付款),所以我们要看,可以如何协商斩掉或缩小(合约的规模)。”

“至于政府担保的债务,比如一马公司,你在还了嘛。一马公司根本不可能(有回酬),公私合作项目至少还有一些计划,有东西给你看。一马公司的话,你看什么鬼,全是空中楼阁。“

“他们很厉害,他们看到的东西,我们看不到。他们有第三眼,看到一些我们看不到的计划、建筑和回酬,但最终我们却要还债。”

开拓新的收入来源

无论如何,林冠英说,他如今优先处理成本中心(cost center)的事务,以掌握和削减国家的开销成本,但与此同时也思考如何在收益中心(revenue center)方面增加国家的收入,接着再针对生产中心(productive center)开拓新的收入来源。

“我们会尽量去增加(收入),但是总有个顶点。根据边际收益递减律(Law of diminishing marginal returns),你的收益可以增加到多少呢?所以生产中心方面很重要,就好像工业4.0、艺术文化和古迹。”

至于开拓新收入的部分,是否与阿兹敏掌管的经济部重叠,据他所知,后者的部门倾向拟定政策。

“要增加收入和找新的收入来源,你要在生产中心的部分下手,然后简化条例。”

坚持说真话拒圆滑

尽管被批评不够圆滑,林冠英坚持,要在国债课题上说真话,拒绝讲客套话。

“我们要实事求是,我们中选是因为讲人民的话,虽然我现在是一个官,但我不愿意讲官话。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看到就是事实,我要公开账目,没什么假账、匿藏起来的账目、报小数或报大账的东西。”

“我们常言,你要勇于向权力讲真话,但为何权力不能向公众讲实话呢?我跟你讲实话,你又不习惯、不舒服。好吧,我接受这些批评,但我认为长远而言,如果你讲实话,真理能够让你摆脱谎言的魔爪,所对你的控制和困扰。“

他说,其实是首相先挑起1亿债务的课题,过后才交托他列出细节。股市的反应在他控制范围之外,毕竟他不是股票的经纪。

“没理由说,股票起的时候跟你没关系,跌时是你的错。我要强调,起的时候跟我没关系,跌的时候也非我的杰作。我们要看长远,我们的政策是长远的,不是一两天、一两个礼拜。股市应由那些专业人士去处理,不是政府去处理。政府要负责的是经济政策,(成效)至少要以一年一年来计算。”



持平看待废马新高铁争议

发表于 2018年6月4日12:33  |  更新于 2018年6月4日12:46

【边城纪事】

首相马哈迪日前在主持土著团结党会议后召开记者会宣布,基于国家目前债台高筑,无力负担超大型计划,正式取消前政府与新加坡议定建设的马来西亚—新加坡高速铁路计划(简称马新高铁),预计大马为此需赔偿5亿令吉予新加坡。

马哈迪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的专访时宣称,马新高铁将耗费1100亿令吉,却无法让马来西亚“挣得一分钱”。事隔一日,此前代表马来西亚签署马新高铁协议的前首相署部长阿都拉曼达兰炮轰新政府目光短浅,因根据前政府评估,马新高铁可创造2090亿的国民总收入(GNI)及7万个工作机会,每年亦可为大马创造10亿美元的收益。

前首相纳吉亦撰文指称马新高铁计划一旦落实,2069年前可创造6500亿的国民总收入以及44万2000个工作机会,并公开此前马新联合委员会估算的造价为720亿令吉(含征地费用),质疑1100亿令吉的数字乃“政治操弄”,并非事实,但财政部长林冠英随后反驳纳吉言论,称若将贷款利息计算在内,此计划耗费将远超1000亿。

网络舆论对政府废除马新高铁计划之举看法两极化。支持方以一篇计算车票收入可能连贷款利息都无法回收最受瞩目;反对方最为激烈的说法则是这一决定将让国家“倒退30年”。前者的估算过于简化,没有考虑到高铁的经济溢出效益(Spillover Effect);后者则对高铁的潜能过度乐观,并掺杂了太多情绪在内,两种说法皆有失真之处。

评估高速铁路之利

所谓高速铁路(High Speed Rail),按国际惯例,其定义为:一、经特别设计与建造的铁路线,列车全速行驶之时速至少每小时250公里者;二、既有铁路线经技术升级后,列车全速行驶之时速至少每小时200公里者。高铁主要用于客运,在欧洲以外几乎找不到高速货运列车,拟议中的马新高铁亦如是。

任何大型交通基础建设,无论是铁路、高速公路、机场或港口,在国家、区域与地方经济上都能产生溢出效益,亦即超越这项基建本身运量与需求的社会经济利益,诸如增加工作机会、提振旅游业与物流运输业、减少污染、提升人民移动性(Mobility)与经济机会可达性(Accessibility)等外部效益。关键在于效益—成本比(即每投资一块钱究竟能回利多少)是否高到足以说服投资者(政府与纳税人)。

有许多方法可以分析高速铁路可能带来的社会经济利益。各国用于评估高铁计划主要有三种分析方法:效益—成本分析(Benefit-Cost Analysis, BCA)、经济影响分析(Economic Impact Analysis)和社会影响分析(Social Impact Analysis)。

效益—成本分析聚焦于整个高铁计划随时间流逝的累计利益与成本,最终结果展现为计划的净现值(Net Present Value);经济影响分析旨在分析高铁计划在一段时间内对某地的经济能够产生多大作用,方法是比较目标地区有无高铁两种情况之间可能出现的经济面貌差异(纳吉与阿都拉曼达兰提供的数据类别—国民收入与工作机会—即属此类);社会影响分析多用于评估公共政策与公共投资所能带来的长远效益,如帮助经济弱势群体与地区、优化土地开发与环境保护、提升人民生活素质等。

美国公共运输协会(American Public Transportation Association,APTA)2017年9月发布《高速城际铁路计划投资回报的评估框架》(Framework for Assessing the Return on Investment from High-Speed and Intercity Rail Projects),认为高铁计划对社经利益的影响可分为空间尺度、时间尺度与分布转移三大面向,因此前述三种分析因其个别局限,都无法全面反映建设高铁的利与弊。

有鉴于此,APTA的报告综合三项分析方法,设计了一个评估框架,将高铁可能带来的效益—诸如节省旅程时间、提升安全性、降低噪音污染、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与石油消耗、站台周边土地与区域经济发展、政府税务收入增加等等—逐一量化与赋予金钱价值,以提供一个全面且通用的标准,可让美国各级政府用以评估建设高铁真正的社会经济效益。

由此可知,我们不能简单的将高速铁路的效益等同于建设与营运成本除以可能的票价或车站租金与广告收入,以此斩钉截铁的说马新高铁是无用之工程,纳吉与阿都拉曼达兰正是以此抨击政府短视。然而另一面的说法,即不建高铁等于自废武功,追不上其它国家发展的脚步,究竟有多少事实,又有多少是想当然耳?

难复制高铁大国成功

目前世界上共有22个国家拥有至少一条营运中的高速铁路线,其中中国就有超过2万4000公里的高铁路线,约占全球高铁里程数的三分之二,其技术能力与成功故事备受国际推崇。

自2009年第一条高速铁路武广高铁开通以来,中国高铁建设在短短九年间突飞猛进,时间正好与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发展时期重叠,许多怀抱“高铁梦”的马新高铁支持者便以中国的高铁经验为据,认为建设高铁必能让马来西亚经济取得突破性的进展,跻身发达国家行列,即便现阶段必须付出极大的代价,长远来看仍是物超所值的投资。

然而中国的高铁经验足以反映马新高铁的未来吗?

世界银行曾于2010年发布一项研究报告—《高速铁路:经济发展的捷径?》(High-speed rail : the fast track to economic development?),探讨建设高铁是否真能带动发展中国家的经济起飞。报告认为高铁确实能够为铁路沿线的区域和在地经济发展创造动能,但支撑高铁建设与营运的人口规模和经济条件却非常严格。

报告指出,虽然大多数的高铁路线都能自负盈亏,通过票价和其它收入抵消营运与维护成本,但前期投入的建设资本极难回收。报告建议任何想要建设高铁以刺激经济发展的国家至少要能保证年度客运量达2千万人次以上,以及有长期负债和耗费大量公共开支补贴高铁营运当局的准备。

以中国经验而言,世界银行的研究认为其成功立基于数项条件:一、中国东部平原人口稠密,地理上每隔一段适当的距离便有大城市;二、经济快速增长使人们的可支配收入越来越高,也就较能负担与接受票价高昂的高铁;三、有强大政治意愿集中资源和精力投入大型建设的政府。全球范围内同时拥有这三大条件的国家寥寥无几,因此中国的高铁经验极难移植。

况且即便是中国如此体量的经济体,在持续近十年大举扩张高铁版图的情况下,也面临累积债务可能失控的风险,其它经济体量较小的国家,更应审慎评估量力而为,以免一头栽进高铁热潮之中无法自拔。

发展铁路不应本末倒置

从需求面而言,日本、法国、中国等高速铁路发达的国家,建设高铁起点皆从既有铁路过度拥挤趋近饱和开始,为求突破运量瓶颈,于是大兴土木投入巨量资源兴建高铁,乃精益求精之举。三国皆为工业大国,科研实力雄厚,因此经济发展与高铁建设相辅相成,交互作用,才有今日之成就。

1964年开通的日本东海道新干线(Tokaido Shinkansen),是全球第一条商业化高速铁路,无论在财政、经济抑或是技术层面,都是高速铁路成功的指标。战后日本经济复苏力道迅猛,交通运输的需求亦跟着爆发。1950年代中叶,连接东京与神户的东海道本线(Tokaido Main Line)运量几近饱和,同时为因应1964年东京奥运,日本于1958年开始建设新干线,路线完全平行于东海道本线,服务地区几乎完全重叠。

另一个高铁大国法国从拿破仑时代以来便是高度中央集权的国家,其铁路网基本上以巴黎为中心向国土四面八方放射,该国的第一条高铁,1981年通车的东南高速铁路(LGV Sud-Est)衔接巴黎到里昂—法国的第二大城市,便是因为两座城市间原有的繁忙铁路日渐不堪重负。

马来西亚半岛独立前曾经拥有堪称完善与先进的铁路运输系统,战后英殖民政府曾有扩建计划,要在两条干线的基础上兴建数条支线以联系主要市镇(如而连突至关丹、居銮至麻坡/马六甲等)。然而独立后马来(西)亚的铁路运输几乎处于停滞状态,无论是技术、营运还是规划上皆进展缓慢, 21世纪已过了近二十年,铁路电气化与双轨化等最基本的基建升级至今仍未完成。

根据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的年报,2017年马来亚铁道公司的两大长途客运服务—电动火车(ETS)与城际列车(KTM Intercity)的日均客运量只有19835人,全年总计724万人,而且这是全国范围内的数据,倘若只取吉隆坡到新加坡这一段,由于金马士到兀兰一段仍未双轨电气化,客运量占比更是微不足道。

在现有铁路运输服务运量远未饱和,仍有许多潜力可挖的情况下,耗巨资兴建一条新铁路,经济合理性存疑。

总括而言,高速铁路做为战略性的公共交通基建,长远来看能够带来运输功能以外的社会—经济效益,毋庸置疑。然而事有轻重缓急之分,在政府财务状况不佳,银根紧缩的当下,马新高铁并非国家亟需之建设,放弃此计划是理性的选择。

此后新政府若有心提升铁路交通,当运用有限财力,搭配倾斜的公共政策,优先完成马来亚铁道西部干线南段从金马士到新山的双轨电气化工程,将电动火车服务扩展到新山,寻求接轨新柔捷运(RTS)的方案,改善铁路沿线与车站周边与之互补的各式交通模式,甚至考虑兴建新支线(如英殖民政府的规划)扩充铁路版图等等,这或许是取消马新高铁后经济上最可行的铁路运输发展方向。

王祖训,台湾中央大学电机工程系毕业,现职为软件研发工程师。自幼在钢筋水泥丛林中长大,着迷于城市里一切有形或无形的人事物。

273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51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6-7 12:56:3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高级公务员削津一成,新政府检讨白米入口垄断

发表于 2018年6月6日14:50  |  更新于 2018年6月6日19:15

下午6点53分更新

为了配合新政府的撙节措施,首相马哈迪今日宣布,所有Jusa A等级或以上的高级公务员,将从7月起削减应酬津贴10%。

马哈迪主持内阁会议后,在记者会上宣布,这项措施将从7月起生效。

“作为撙节措施,Jusa A等级或以上高级公务员的应酬津贴将减少10%,从7月起生效。”

马哈迪也表示,所有高级公务员必须通过英文考试,确保良好掌握英文。

“英文非常重要,高级公务员必须掌握英文。所有高级公务员必须报考英文,因为他们必须跟外国官员协商。”

检讨旧有的垄断企业

此外,马哈迪也宣布,新政府将检讨前朝政府所颁布的垄断企业。

他举例,其中一个要探讨的是白米入口垄断。

目前,白米入口由企业大亨赛莫达掌控的国家稻米公司垄断。去年8月,时任公正党亚罗士打国会议员魏晓隆揭露,国家稻米公司与政府的合约将于2021年届满,但将获永久续约,意味着该公司将永久垄断白米入口,冲击白米市场和稻农。

展延或终止东铁待研议

另一方面,《马新社》报道,基于大马的财务状况,马哈迪表示,政府将在研议后,再决定要展延或终止东铁计划。

“政府将研究及协商这项计划,确保不会花太多钱,因为我们无法承担。”

“我们发现有关合约,包括付款时间表,据我们了解,工程进展比缴付的款项还要少。”

海域有外国军舰不健康

此外,《马新社》报道,受询及是否将禁止外国军舰进入马六甲海峡和南中国海时候,马哈迪表示,大马海域出现外国军舰,乃不健康的现象。

“这是因为如果有一些国家,看到一些国家让军舰停泊,可能会提出同样要求……所以这是不健康的现象。”

根据早前报道,马哈迪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没有异议,但是大马不希望看到本区域有太多军舰,因为军舰会“引来”其他军舰。

此外,针对2014年马航MH17客机在乌克兰东部遭击落,他说,总检察署及外交部将研议调查结果,再决定后续行动。

马新交易所链接待研究

《马新社》表示,政府将重新研究大马与新加坡交易所链接的建议。

另外,受询及政府是否将撤换大马交易所总执行长达祖丁(Tajuddin Atan)时说,马哈迪表示,内阁会议没有讨论此事。

他说:“我没看它(建议书)在桌上。”

达祖丁在2011年4月1日受委为大马交易所总执行长,在这之前,他担任兴业银行(RHB)及兴业资本董事经理。

提到政府是否打算撤换国油主席莫哈末西迪(Mohd Sidek Hassan),马哈迪回应说:“我不知道此事。”



国会在野党议员破天荒获拨款,但少过在朝议员

发表于 2018年6月6日14:26  |  更新于 2018年6月6日18:51

傍晚6点50分更新

首相马哈迪今日宣布,除了在朝国会议员之外,在野党国会议员也将破天荒首次获得政府拨款。

马哈迪主持内阁会议后,在记者会上说,在野党国会议员可获得政府拨款,但不比执政党国会议员的拨款多。

他宣布,执政党国会议员将可每人获得50万令吉拨款,至于在野党国会议员,只会获得10万令吉。

“我们也会发拨款给在野党,但少一点。”

除此以外,马哈迪也宣布,每名国会议员将获得20万令吉的服务中心津贴。

不过,他并没阐明,在野党国会议员能否获得20万令吉的服务中心津贴。

他也没阐明,上述所有拨款与津贴多久发放一次。

垦殖民获450令吉花红

另一方面,马哈迪也宣布,政府将会发放450令吉的开斋节花红给联邦土地局(Felda)垦殖民,以及联邦土地复兴及统一局(Felcra)的成员。

他说明,垦殖民的花红将会从政府资金拨出,共计5000万令吉;而联邦土地复兴及统一局的花红则会从该局的盈利中拨出,共计4400万令吉。

他补充,政府明年重新检视上述特别拨款,并考虑未来获得生活援助金者,或许就无法获得额外花红。

一马援助金易名为生活援助金后,马哈迪说,政府将在近期内发放该援助金,并重新检视下一季的款额和申请条件。



拨款不公乃歧视52%选民,民间批希盟一党独大

发表于 2018年6月7日11:15  |  更新于 2018年6月7日11:27

政府向朝野国会议员拨款数额不一后,非但在政坛掀起争论,就连民间也发声抗议,批评希盟“歧视在野党”,重施前朝陋习。

愿景工程(Engage)主席范平东今日文告指出,希盟在第14届大选虽只获48%多数票,但有责任展现全民政府风度,公平对待投选国阵、伊斯兰党等在野党的选民。

“无论是来自任何政党,所有国会议员皆是选民推选来代表他们的,不是应该接获相同待遇与尊严吗?”

他反问,希盟宣言第16项承诺中,答应恢复国会尊严,但倘若朝野待遇不平等,又何来尊严?

“第14届大选之前,(希盟)一直担任在野党,必会感受与明白国阵政府的不公。如今希盟掌权,他们会否不公对待在野党?”

歧视52%选民

政治学者黄进发则在面子书追问, 第14届大选究竟是全民海啸,还是希盟海啸?

他点出,尽管希盟在第14届大选独得48%左右多数票,但也有52%选民支持国阵与伊党等在野党,希盟不应在拨款一事一党独大,歧视在野党。

“在野党人过去不是很推崇南非的曼德拉吗?马来西亚在野党人受的折磨和委屈不比曼德拉多,为什么不能放下?”

“关键其实是很多人没有和解的心态;而这正是问题的关键,希盟今天执政了如果还不愿意站在政党平等的高度上和解,将来如果形势有变让和解变得不可能,民意如流水,对希盟长期执政会有利吗?”

驳斥三种看法

他进而逐一驳斥为拨款不公的论点。他首先指出,担忧国阵议员吞没拨款,乃是审计制度问题。

“不建立完善的审计制度,給国阵、伊斯兰党议员10万,给希盟、复兴党议员50万,一样有危险。建立完善的审计制度,平等拨款就不是问题。 ”

他再指出,有人指出朝野待遇有别,这实是混淆行政权力与议员权利。

“在野党不能参与政府内部决策,只能在国会监督。国会各委员会成员,是否依政党议席比例分配,或者朝野各半,或者在野党担任主席(如公账会 ),各有规范可依或参照。”

“议员的拨款,是议员和其选区选民的权利,不应因政党身份(朝野或无党籍)而有所分别。坚持政党歧视,说穿了其实就是在补选时用更多的拨款为执政党候选人拉票。这和国阵过去威胁选民“不投国阵没有发展”有本质上的分别吗?”

对于一些人提出“改革不能一步到位”一说,黄进发则认为,这完全无关大改革。

“这不涉及什么大变革,会受到法律的限制或体制中人/利害相关者的反弹。这里所涉及的变革只有一样:执政新贵的心态。”

他也在另一个帖文提醒希盟,政党歧视并非转型正义。

“如果国阵巫统因为它们过去的罪恶不配得到公平的对待,而必须被歧视打压清算才能让我们泄恨,那么,我们要的不叫民主,叫‘我们家开的一党独大’。”

破天荒获拨款

首相马哈迪昨天下午宣布,执政党国会议员将可每人获得50万令吉拨款,至于在野党国会议员,也破天荒地能够拿到10万令吉。

除此以外,马哈迪指出,每名执政党国会议员另将获得20万令吉的服务中心津贴。



一兆国债、赤字和希望基金

发表于 2018年6月6日18:26  |  更新于 2018年6月6日18:31

【星火燎原】

计算国债有国际通用的定义,希盟新政府的“1兆国债”固然夸大和无法确实反映政府本身所欠的债务,惟传统定义的国债近几年也开始受质疑,随着政府融资方式越来越多元和复杂,国债数据未必可以反映政府所有的债务。

“1兆国债”反映的是,希盟新政府所需处理的财政挑战,不仅来自过去20年财政赤字导致政府债务飙涨的问题,也包括其他未算在国债内,但实质上由政府直接或间接承担的债务。

目前如火如荼进行的“希望基金”筹款运动的减债作用其实不大,新政府拟百日内提出的全面财政改革方案才是关键。

政治创造的数字

马来西亚国债是否真的超过1兆令吉?前财经报人古纳瑟卡兰(P Gunasegaram)在其《当今大马》专栏文章有很好的剖析,有兴趣者可以细读其文章。“1兆国债”关键问题就在于,它计入政府担保的债务(1991亿令吉),以及公私合伙项目的还款(2014亿令吉)。

前者在技术上仍不算是政府的债务,除非是相关官联公司公司无法还债,政府才需负起偿债义务;而后者则是处于会计标准的模糊地带,且数额包括本金和利息,一般国债只是计算本金。

因此,根据国际一般通用的国债定义(即只考虑政府本身的债务),大马的国债仍是6868亿令吉,占国民生产总值的50.8%。“1兆国债”是基于政治需要制造出来的数字。

虽未达实不远

然而,虽则大马国债目前仍未超过或接近1兆令吉的水平,但其实距离我们并非很远。大马财经周刊《The Edge》在全国大选前刊登一篇报道曾预测,如果大马国内延续过去10年平均每年增长10%的趋势,那它在3年后,即2021年就可能会跨过1兆门槛,并在2028年翻倍至2兆。

这当然是较悲观的预测,因大马国债增幅在2016年已经放缓至2.84%,惟并非不可能发生。大马国债涨幅在2017年又加速至5.92%。

晚近20年的国债增幅可参考以下列表:
年份         国债(亿令吉)         占GDP百分比(%)         增幅(%)         盈余/(赤字)(%)
1997         899.20         31.9         0.27         2.4
1998         1031.21         36.4         14.68         (1.8)
1999         1121.18         37.3         8.72         (3.2)
2000         1256.26         35.2         12.05         (5.5)
2001         1457.24         41.3         16.00         (5.2)
2002         1649.63         43.0         13.20         (5.3)
2003         1887.67         45.1         14.43         (5.0)
2004         2166.24         45.7         14.76         (4.1)
2005         2286.70         42.1         5.56         (3.4)
2006         2422.25         40.6         5.9         (3.2)
2007         2667.22         40.1         10.11         (3.1)
2008         3064.37         39.8         14.89         (4.6)
2009         3623.87         50.8         18.26         (6.7)
2010         4071.02         49.6         12.34         (5.3)
2011         4561.30         50.0         12.04         (4.7)
2012         5016.17         51.6         9.97         (4.3)
2013         5398.58         53.0         7.62         (3.8)
2014         5828.28         52.7         7.96         (3.4)
2015         6305.40         54.5         8.19         (3.2)
2016         6484.75         52.7         2.84         (3.1)
2017         6868.37         50.8         5.92         (3.0)

注:加粗者属大选年。(来源:财政部)

收入开销失衡

根据以上列表,可观察出国债急速增长,是始于马哈迪当政时期,1997年亚洲经济风暴之后。这也是大马政府长逾20年的赤字期,至今仍未能恢复财政平衡或盈余。

政府一开始是为了应付经济危机而扩大预算,2008年全球经济风暴时又再次大量举债,然而政府财政赤字和债务常年居高不下,更多是因为政治因素(比如纳吉任内大肆增加首相署预算)。

虽则政府接连削减石油津贴并推出消费税,但这并未改变政府收入和开销失衡的问题,高达99%的收入是用来支付营运开销。政府在2017年仍面对近399亿的赤字,占国民生产总值的3%。

新政府不仅承接前朝政府赤字结构,短期内其政策也会加剧赤字和国债,因他们需履行废除消费税和稳定油价等选举承诺。尽管林冠英预测今年财政赤字仍会维持在2.8%,但这是通过删除不必要开支和从国家银行和国油等机构获得更高股息而取得。

长期而言,政府仍需稳定的新税收来源,这需视乎希盟承诺在百日内提出的全面财政改革方案。

当然,只要经济可以继续成长,1兆国债看似虽大,却无需太过担心(因经济成长将会减少国债相对于经济总产值的百分比)。但是,假若大马短期内再次遭遇经济危机,这将限制政府扩大预算,刺激经济的空间。

表外融资

若说1兆国债技术上仍是未来式,眼下的挑战就是如何处理,前朝政府各种另辟蹊径,绕过传统国债定义,所欠的债务。一马公司这类由政府担保的官联公司债务只是一例,公私合伙项目的还款则是游走于开销和债务的边缘。

这类“表外融资”不仅发生在大马,也发生在许多其他国家。其中一个就是大马领袖喜欢引以为鉴的希腊,希腊在刚加入欧盟时为了符合预算赤字和国债的规定,就使用许多方式来避免债务在账面上被列为国债,这些手段最终都在2009年主权债务危机被揭发出来。

大马并无法定的国债上限水平,只有政府自己设定的占国内生产总值55%的规定。大马晚近10年的国债都频临55%的上限水平(见上表)。

这些不计入国债的债务,有不少是为了推动基础建设而所累积的债务,比如Danainfra公司420亿令吉的债务是用来兴建捷运,而国家基建公司的266亿令吉则是兴建轻快铁。这类债务争议较小,但这类基础设施通常都很难自负盈亏,因此政府仍是最终的偿债人。

争议较大的是,一马公司的380亿令吉债务,因该公司借来的钱,许多都通过洗钱交易转入纳吉或他人的账户,债务却由国家来承担。究竟一马公司之外还有多少这样的债务,需新政府来追查。

这些债务都将限制希盟新政府的财政操作空间,因他们在未来仍需从预算拨备来偿还债务。这也代表钱不能用在其他地方。

希望基金

全国大选变天,让许多民众的爱国情绪高涨,而“1兆国债”说法传出后,不少民众也希望可以奉献一份力量。希盟新政府设立希望基金,除了是顺应这些民众的意愿,也防止混水摸鱼,但对减少国债的作用实则不大。

一方面,大马政府仍然具备偿债能力,许多国债或是或有债务也是由公积金局等本地基金所持有,短期内并没倒债风险,无需急筹款来偿还债务;另一方面,政府和公共机构的外债(1271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的9.4%,截至2017年6月为止)也并非是说还就还,因令吉大肆流出国外将影响国内货币的流通和兑换率,政府需考量其对整体经济的影响。

希望基金截止6月5日下午3点为止,共筹获3577万2017令吉10仙。虽则接下来预料会有许多企业竞相捐助希望基金,但这相对大马6868亿国债,杯水车薪。

财政改革

若要真正减债,则需靠政府追回一马公司被挪走的公款和资产,以及落实全面的财政改革,双管齐下。根据美国司法部指控,一马公司在2009年至2014年期间有高达45亿美元被窃取,并通过全球金融系统洗钱。这相等于180亿令吉,若能全部或部分取回,这有助于解决一马公司海外的债务,并填补国库。

财政改革则是为争取实现预算盈余或至少平衡,然而改革不能只是专注削减不必要开销,也需开拓新的税收。这是为了填补消费税的空缺,同时也防止大马过度依赖不稳定的石油税收。若新政府考虑削减个人与公司税率,则应征收资本利得税和遗产税作为交换,以扩大税基。

尽管新政府当下的目标是要削减国债,但这不意味大马长期应完全避免举债,因若有良好的经济和财政规划,举债推动基建是有利于大马长期经济发展,这包括目前已被搁置的第三捷运计划。新政府不应因噎废食。

王德齐,毕业于马来亚大学会计系,曾担任《当今大马》中文版记者和新闻编辑,后来在澳洲奋进(Endeavour)奖学金资助下,取得澳洲国立大学Crawford公共政策学院硕士学位。


273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51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6-10 20:55:20 | 显示全部楼层
国际时报

敦马下令 希盟不可再接受民众捐款

Monday, 14 May 2018 08:44

(吉隆坡13日讯)新任首相敦马哈迪指出,新政府的管理政策将著重于打击贪污事项,绝不容许政府里头有任何涉贪行为,无论是公务员还是普通民众,无论是受贿或贿赂的一方,将通通面对法律制裁。

他指出,之前选举,希盟可以接受民众捐款,但现在已在大选中胜出,就不可以再接受任何金钱资助,否则会被视为贪污。

“我们现在不需要民众的钱了,希盟所有人不能再接受民众的钱。”他指出,知道很多民众送礼物给政府人员,送食物和花是可以接受,但钱财是万万不能。

他续说,这不是不公平,也不是报复,就因为新政府必须“清洗”国家,这些年公务员涉贪的丑闻,已经让人民不相信政府。

“所有事情都必须遵从法律,若政府掌握任何贪污证据,没有人可以逃离法网。”



当今大马

开斋节援金未列今年财案,下个月需寻求国会通过

发表于 2018年6月9日15:42  |  更新于 2018年6月9日15:50

财政部指出,首相马哈迪日前宣布发放开斋节特别援助金予公务员的决定,须在7月召开的国会会议寻求通过,因为这笔开销未纳入2018年财政预算案。

财政部今天发文告说,国家总会计师萨阿德依沙已证实,上述拨款须在7月的国会会议提呈2018年附加供应法案中寻求通过。

该部门指出,许多人认为前首相纳吉在2017年10月27日提呈2018年财政预算案时,宣布将在今年发放1500令吉特别援助金予公务员,已纳入2018年财政预算案,但实际上,这纯粹只是纳吉的宣布。

“事实上,支付该援助金的拨款并未列入2018年预算案。国家总会计师办公室已证实此事。”

纳吉在通过前就宣布

财政部补充国家总会计师针对有关事宜发布的2017年5号通令已取消,以2018年1号通令取代。

国家总会计师也证实,纳吉去年作出的上述宣布,须在即临的国会会议寻求通过。

马哈迪在5月30日宣布,将发放400令吉的开斋节特别援金予41级以下公务员,以及发放特别200令吉援金予退休公务员。

财政部长林冠英稍后宣布,涉及7亿令吉的开斋节特别援金开销将在下个月的国会附加供应法案寻求通过。



暗示“红档”还藏更多丑闻,财长坚持公开实情有益

发表于 2018年6月9日19:28  |  更新于 2018年6月9日19:33

财政部长林冠英暗示,该部门解密前朝政府隐藏的“红色档案”的调查工作仍在进行中,有数份档案将揭露更多丑闻和弊端。

“若你谈到涉及数以亿计的丑闻,最大宗的……我认为莫过于此。不过,有关调查仍在进行中。其余的涉及数额较小,可能是数百万(令吉)。我们稍后将处理它们。

“我们还在研究相关文件。这是艰难却又必须经历的过程。我们须花时间厘清一切。”

林冠英在希望联盟入主布城满1个月接受马新社专访。

不担心文件遭销毁

询及部分“红色档案”在政权转移前遭销毁的可能性,林冠英说:“你可以销毁文件,但我们可以重组恢复。现今科技发达有办法追踪这些钱径。你很难隐藏。”

林冠英说,当他在5月22日上任后,查阅上呈文件内容的糟糕情况超出预期。

“我很震惊。自此之后,我被迫处理这些赤字。”

林冠英此前揭露,国阵前朝政府自2017年4月起被迫筹措资金,以便代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1MDB)偿还69亿令吉债务。

他稍后揭露前朝政府也通过与国库控股交易,以及售地予国家银行获得的资金,代一马公司还债。

日前再揭露另一宗与一马公司有关、涉及94亿1000万令吉的油管工程合约丑闻。

“他们睁着眼说谎”

林冠英失望地说:“他们睁着眼睛在说谎。他们也说他们只是遵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标准,因此债务是6868亿令吉。然而为何政府担保债务高达1991亿令吉?

“加上达2014亿令吉的公共领域与私人界合作计划,使得国债总额达1兆令吉。”

林冠英解释,在财经方面,呆账被视为坏账,理应注销。

“有鉴于此,我们承担的坏账,是代像一马公司这类公司还债。”

尽管如此,他说,大马庆幸地在大选迎来政权交替,现在可以采取相应措施解决债务问题。

林冠英强调,新政府不会“甜言蜜语”,粉刷太平,人民有权知道真相,因此当务之急是公开国家实际财政状况,从而让大马进行重建。



观点:勿以不均议员拨款惩罚选民

发表于 2018年6月8日07:12  |  更新于 2018年6月8日09:09

净选盟要求希盟政府针对执政党国会议员将获50万令吉拨款,而在野党国会议员则获10万令吉拨款一事做出解释。

虽然这不平等的拨款分配与国阵执政期间在野党议员完全没有任何拨款相比已有改善,但仍与希盟的议会改革、恢复民主和恢复国会尊严的承诺相悖。

该拨款对选区发展相当重要,在野党或独立人士胜出的选区的选民不该因投选他们遭受惩罚,并获得不平等的拨款分配。如此不公的分配也将影响该选区有份投选执政党的选民。希盟政府应抛弃国阵这种过时、眼光短浅和具歧视性的政策。

作为多党制民主国家,在野党不仅仅只有国阵,还有伊党,沙巴的立新党(STAR)和独立议员,因此全体民选议员应获得公平拨款。

亟需建立问责制度

更有关的问题是,国阵议员在过去如何使用这些拨款分配以及其问责制度。这些拨款是否真的用于选区内需要帮助的人士,抑或遭滥用以满足个人或政治利益?

净选盟呼吁新政府定下准则,以确保这笔拨款的开支必须通过透明程序审计及公开审计账目,以确保有责任地花费、向人民负责及遏制腐败和裙带关系。这应对所有议员全面执行,以确保各选区的人民从拨款中受惠。

净选盟对现任政府为改革政府和公共机构、推进民主进程、维护人民权利和福祉做出的努力表示欢迎。同时,净选盟提醒政府,由于议员是民选代表,他们在议会中皆有平等的地位,政府应公平对待他们并给予相同的资源,以维护所有选民的利益。

在我们摆脱分化和歧视性的旧政治,并接纳具包容性、透明度和问责制的新政治时,净选盟吁请新政府为其不平等的议员拨款分配做出解释。



光华日报

戏正上演,等着瞧吧!

文:朱笙鑫 7/06/201817:50

马来西亚新政府上任,马首相为了证实前政府的无能,在没有具体数据的情况下宣布国债超过一亿,吓得外资心惊胆跳,导致股市应声而泄,金融市场一片兵荒马乱。

在一片混乱下,新财长林冠英迫不及待的迎合马首相的言论再放出一个有违国际标准的国债算法来自圆其说。在电视屏幕上看到兴致勃勃的财长以他个人的算法抨击前政府掩饰国债,让屏幕前的外国投资者更下定决心跑得更快。

与此同时,不曾停止的网络政治文宣战这一回大力的宣染国家破产论,不管谁出来解释,都会被一窝蜂的网络红豆兵骂得狗血淋头,甚至连已经往生的十八代祖宗也无端端中枪,直到没有人敢再否决财长的1兆国债数据。

这个时候,一名已忘了名字的网友在社交媒体上把milo桶虚拟化号召捐款救国。更让全球投资者大掉眼镜的是新政府上台后已公开的宣布新政府不接受捐款及礼物,相隔不到一星期,突然大U转提升milo桶文化至国家层面,这一回马枪引起网络上的议论纷纷。

新政府接受人民捐款激起了一股高昂的爱国浪漫盲目主义。在脸书上一片马来西亚华人捐款的银行单在脸书上刷版,网络红豆兵更把1997年韩国人民在面对金融危机时捐金救国的故事串联以刺激更多人捐款。

让人啼笑皆非的是,1997年的韩国是因为外债过高,国家经常账(current account)严重赤字,失业率高,外汇存备金无法偿还短期外债。当时韩国度过金融危机主要因素有3项:一,通过国际货币基金(IMF)贷款584亿美金来纾困。二,韩国把自己几乎所有的银行的控股权卖给美国。三,把民间和企业手中黄金和首饰卖低市场价格换回韩币,而只有少量的黄金捐给政府来稳定货币汇率,相关行动也导致国际黄金价格受到波动,当时的民间救国捐款其实是一个雷声大雨点小的政治宣传伎俩,实际上并非韩国脱困的主要原因。

马来西亚新财长的做法更是本末倒置,捐款救国扣税,这个做法更是让国际经济学者们纳闷得无话可说。

看着经济数据又出现了一个纳闷的局面。我国的家庭债务(household debt)在2017年高达88.5%。最让人飙汗的是,在2017年的数据,我国共有29万6712人破产,相信在新政府短短上任20天内革除1万7千员工及取消大型基建投资,这就减少就业机会,相信破产数据还会剧增,而当前最怕看到的局面是,政府债务减少一点,市场却没钱消费了。

接下来,新政府把消费税降到0%。根据2017消费税收到的440亿来计算,三个月政府会损失税收大概有110亿令吉。但是这绝对不代表这110亿会流到市场消费。原因很简单,6月1日过了,百货价格只高没降,这样的情况下有人会多买吗?

财长林冠英至今还没给国家和国际投资者一个交代,国家损失的税收由哪里补回?这不稳定的因素难免让投资者心不安啊。

一连19天的外资抛售大马股票,新政府上下却常发出矛盾的声音。一时宣称马来西亚会破产,一时又对外喊话说马来西亚经济基本盘强,一时马首相又说能解决200亿的财物,一时又要取消政府大型基建投资计划。总而言之,外人看到的就是一个乱字。

反而在民间尤其是华人社群,搞救国运动搞得风风火火,坐飞机救国,吃饭救国,连华裔孩子都出来洗车救国,让大马华裔的爱国情操成为我国历史上的新高点!

这种种动作让马来西亚社会尤其是华社可以体谅新政府因为前朝的“错”而无法实现定下的百日承诺,也让他们轻松的逃过自己设下的紧箍咒,这是可以想到的所以然。

然而其他族群对言而无信的新政府又有什么看法呢?还有在捐款救国上的刷版上也很少看到其他族尤其是马来裔的热忱,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因为民粹的来到了沸点,让得意忘形的红豆兵和一些非马来人在不了解的情况上也把最高统治者给骂上了,到底马来西亚在这样高昂的民粹环境下会有怎样的一个未来?

273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51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6-12 12:57:54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行动党捐21万予希望基金,吉祥问国阵会否效仿

发表于 2018年6月11日15:03  |  更新于 2018年6月11日15:09

希望基金上周五突破5000万令吉大关后,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今日宣布,42名行动党国会议员将捐献逾21万令吉予希望基金。

林吉祥今日发文告表示,每名国会议员将捐款5000令吉,有者捐出更多款额,以协助国家度过债务破兆的难关。

他指出,希望基金承接了马来西亚人民不分彼此的爱国情操。

他说,没有人期待希望基金的筹款足以用来清还1兆令吉国债,但马来西亚人民却可透过希望基金来表达爱国情操。

前朝盗贼统治种恶果

林吉祥追问,国阵或巫统国会议员是否也会捐款给希望基金。

他指出,国家当下困境,正是前朝政府的盗贼统治所致。

“我要问巫统或国阵国会议员,是否会捐钱给希望基金。”

他希望马来西亚的媒体和公民社会能茁壮成长,深耕民主,同时也期待能够出现一个有效率和具建设性的在野党。

不过,他语带嘲讽地表示,国阵巫统过去所种下的恶果,并非是一句含糊带过的道歉就能敷衍了事。

“我不要国阵巫统消亡,不过,若有人想着国阵巫统政府曾犯下巨大和背信的罪行,使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的盗窃统治,让人贻笑大方,能就此轻轻带过,轻易获得原谅,这种想法未免过于天真。”

上周五筹款破5000万

他强调,国阵巫统若要重建公信力,首先必须承认两项罪名,即让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的盗窃统治国,以及在第14届大选期间,曾散播波各种关于种族、宗教、仇恨、恐惧和谎言的邪恶政治。

“国阵巫统是否准备好全面承认上述两项罪名,甚至将(前首相)纳吉逐出国阵巫统联盟?”

上周五,希望基金冲破5000万大关,截至6月9日共筹得5489万令吉。

此前,财政部长林冠英强调,希望基金所筹获的捐款只会充作偿还国债的用途,而政府将会填补余款。



国家元首关注国债,宣布削减薪资一成

发表于 2018年6月11日18:04  |  更新于 2018年6月11日18:38

傍晚6点半更新

国家元首苏丹莫哈末五世极为关注国债与经济状况,并宣布在任内削减薪资10%。

与此同时,元首也宣布,今年不会举办开斋节门户开放活动,以节省开支,用以帮助更有需要帮助的群体。

国家王宫庶务主管旺阿末达兰今午发文告说,马来西亚人慷慨解囊,捐助希望基金之举让国家元首深受感动。

文告说,苏丹莫哈末五世非常关心国债与国家经济状况。

“国家元首苏丹莫哈末五世要与民同在,也履行陛下的责任,在任内削减薪资10%,直至2021年任期结束。”

迄今筹获5666万元

此前,土著团结党最高理事卡迪耶欣在部落格撰文宣称,截至今年4月的16个月内,国家元首获得2亿5690万令吉拨款,住所、王宫、个人物品、飞机交通、训练和随扈装备、衣物和仪式物品、礼物和纪念品、海外访问及王宫职员薪水。

无论如何,他没有阐明,从何得知这些数字。根据预算案,政府每年只拨出1350万令吉供国家元首使用。

这篇文章旋即引起争议,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抨击卡迪耶欣的文章不当,贬损统治者。此外,警方在接获投报后,援引煽动法令等法律调查卡迪。

首相马哈迪上任不久后宣布国债超过1兆令吉,超过法定的55%水平。随后,林冠英附和马哈迪的说法,指联邦政府债务与负债(debt and liablities)总和为1兆零873亿令吉。

尽管国阵领袖和财经评论人质疑希盟政府的国债定义,一些热心的马来西亚人民却表示,他们愿意捐款救国,并建议在网络发起众筹运动等。

5月30日,马哈迪宣布,政府决定设立“马来西亚希望基金会”,让爱国人民捐款救国。

截至今午(6月11日)3点为止,希望基金已经筹获5666万2086令吉58仙。



指英国愿还一马充公资产,安华要检讨前朝海外项目

发表于 2018年6月12日11:46  |  更新于 2018年6月12日11:49

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近日到访英国后表示,英国致力于协助大马政府调查一马公司案,并同意归还在英国充公的相关资产。

安华办公室今天发文告表示,安华在英国伦敦与该国政府官员会面,讨论大马第14届大选,并触及一马公司课题。

“在与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会面期间,安华确认两国长期合作,以及在希盟新政府下,加强相互关系的共同利益。”

“鲍里斯约翰逊担保说,英国政府会支持有关一马公司丑闻的调查,包括归还英国(没收)的相关资产。”

上周, 一马公司案主角之一的祖斯多也到英国报警,举报涉及沙地石油国际公司—一马公司案的英国公司。

若涉犯罪即重新谈判

安华接受英国《卫报》访问时则说,希盟政府会检讨前朝政府计划,包括位于伦敦的巴特西发电站(Battersea Power Station),一旦有犯罪证据,则会要求重新谈判。

“安华指出,新政府也会审查前朝政府使用公帑在英国的重大房产投资,尤其是巴特西发电站。”

较早前,公积金局与国民投资机构(PNB)耗资16亿英镑(约85亿2000万令吉),买下巴特西发电站,以将之改造为高级公寓、办公室等。科技巨头苹果也准备在此处设立英国总部。



首相不兼财长免利益冲突,政府不要一马丑闻重演

发表于 2018年6月11日19:18  |  更新于 2018年6月11日19:24

耆老理事会主席达因指出,政府推动改革,确保首相不兼任财政部长,旨在避免利益冲突,以及避免涉及上百亿令吉的一马公司丑闻重演。

他说,首相马哈迪不兼任财长,而是委任林冠英,此举获人民欢迎。

“这是因为这将确保相互制衡,避免国家财经管理出现滥权。”

“这就是为何我们需要改革。”

达因也是前财长,他在吉隆坡接受《马新社》新闻频道和《马新社》经济新闻组专访这么指出。

“若未来有人尝试改变,我想人民会反对。”

失去制衡就会任意妄为

达因在1984至1991年马哈迪首次任相期间担任财长。

“一旦首相兼任财长,就会失去制衡,可以任意妄为,无人可以挑战他。”

达因显然意指前首相兼前财长纳吉执政期间的情况。

“这是为何我们说,这个职位应该分开,因为这是重要职位,须确保没有利益冲突。”

达因指出,在多数先进国和发展中国家,都不会有首相或总理兼任财长职的现象,大马和极少数国家例外。

首相马哈迪此前也指出,首相和财长角色理应分开,从而避免一马丑闻重演。

询及政府要如何确保未来领导人也遵守首相和财长职分开的规定,达因说:“我们须有能够向财长问责的强大内阁。若首相兼任财长,没有人能够批评和制衡他。



达因吁改革援助金模式,改设基本薪资基金

发表于 2018年6月11日11:27  |  更新于 2018年6月11日11:32

希盟政府将“一马援助金”易名改称“生活援助金”之后,耆老会理事达因进一步献议,政府应改革现有的援助金模式,设立投资基金并以投资收入来给付基本薪资津贴。

达因周日接受《彭博社》访问时指出,政府去年总共支出370亿令吉作为各类津贴和援助金,其中包括一马援助金,而这笔巨款应可用作投资,并把投资收入分配予有需要者。

相较于每年一次性的发放援助,达因认为政府可以用这笔巨款设立投资基金,再把投资所得的收入每月发放给有需要的人民,作为基本薪资津贴。

“每年都在浪费,但却不断继续。”

“如果我们妥善地投资,我相信能有足够的收入来照顾这群人的需求。”

追求永续发展方案

达因曾在马哈迪首次任相期间担任财政部长。他表示,目前耆老理事会正在找寻更永续持久且更具包容性的发展方针,而非一味追求成为高收入国家。

“当我尚有700万人还在依赖一马援助金的时候,谈什么高收入是没意义的。”

“我们需要发展国家,并让每个人都能攀上社会经济的阶梯。我们推行的政策不仅要鼓励更多商业贸易,也要同时确保人民的福祉。”

希盟摒弃一马口号

前首相纳吉在2010年9月16日推出“一个大马”口号,之后相继推出各种“一马产品”,如一马商店、一马援助金及一马诊所等。不过,最大型的“一马产品”——一马发展公司(1MDB)却爆发种种丑闻,种下纳吉政府下台的伏笔。

根据财政部资料,在2018年共有超过700万名人士获准领取一马援助金,政府总共支出61亿2000万令吉。

希盟政府上台后,首相马哈迪随即宣布弃用“一个马来西亚”的标志与口号,并把一马援助金(BR1M)改名为“生活援助金”(Bantuan Sara Hidup)。

财政部长林冠英也在5月31日宣布,政府将在本月初开始发放总额16亿令吉的援助,受惠人民高达410万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18-9-25 09:12 P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