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大佬

森美兰马六甲变天 希盟执政两州

[复制链接]

290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924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4-12 22:38:55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晏斗补选】再现横幅「投国阵等于投伊党」 莫哈末哈山:目的製造华裔选民恐慌

2019年4月12日



(晏斗12日讯) 晏斗补选投票日倒数一天,晏斗选区再出现恶劣宣传横幅,标语阐明「投国阵等于投伊斯兰党」,下方更附有「禁酒」、「禁猪」,及「男女必须分隔100米」的标志,暗示华裔选民勿支持国阵。

有关横幅是以中文呈现,左上方写有「巫伊联手」,印上国阵候选人兼巫统代主席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及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交谈的照片,更附上一个大红心。

为加强「投伊党等于投国阵」,横幅右上方所印有的国阵旗帜,从深蓝色改成青色。

莫哈末哈山表示,这幅挑衅意味的横幅,目的是要在华裔选民之间制造恐慌。

「我要问,究竟是谁在芙蓉国际高尔夫球俱乐部(SIGC)禁止售酒?是我还是希盟森州大臣(阿米努丁)?」

阿米努丁在去年8月担任森州大臣后,自动出任高尔夫球俱乐部主席,以自己担任宗教行动委员会主席为由,要求该俱乐部禁止售酒,否则他就辞去俱乐部主席职,引起轩然大波。

当时,阿米努丁声称,这项禁酒令是该俱乐部理事会作出的决定。

该俱乐部成员不认同禁令,理事会较后召开特别会议,由该俱乐部署理主席拉沙里主持,会员一致通过推翻「禁酒令」,而阿米努丁也毅然辞去俱乐部主席职。



当今大马

“投流一样血的自己人”,古拉为斯特兰拉票掀议

当今大马  |  发表于 2019年4月12日20:58

晏斗补选投票前夕,网络流传一支短片,显示行动党党籍的人力资源部长古拉在演讲中打出种族牌,呼吁印裔选民投选“流一样血的自己人”斯特兰,掀起争议。

巫统林茂国会议员凯里即在推特转发这支短片,并留言写道:“YB古拉,我希望这支短片的翻译不精确。”

晏斗州席位于林茂国会选区之下。

淡米尔语演讲拉票

这支视频长达58秒,含有马来文字幕,显示古拉以淡米尔语告诉群众,倘若印裔选民不支持斯特兰,那么他将会感到羞耻。

“我的脸要放在哪里,如果我的人,我的社群……斯特兰是我们社群一份子,我们流着同样的血,如果我们不支持自己人,那会发生什么事?”

“我们怎样告诉内阁?‘那些人’会说:‘嘿,他(巫统代主席莫哈末山)不同族群、不同宗教,但淡米尔人(印裔)还是投给他。请小心想想。”

“……我担任部长,很多(印裔社会)问题,可以带给华巫裔部长(处理),但他们(印裔)没有找(其他种族部长)。”

“这是因为,他们乐意找淡米尔人(印裔)部长。”

不喜到华巫店用餐

古拉也说,每次他到晏斗,都会喜欢到印裔餐厅用餐。

“我来晏斗很多次了,有许多华人店、马来店,但我不喜欢在那边用餐……”

“我们去淡米尔店。为什么?因为这是我们的社群。”

《当今大马》已确认这支视频的字幕翻译准确。

推特网民反应两极

根据视频,古拉是昨晚在晏斗亿嘉镇(Bandar Ekar)的希盟竞选讲座上发表演说。

针对这支视频,一些推特用户指出·,国阵政治人物同样大打种族牌来捞票。

一些网民则不满,希盟时常炮轰国阵动用种族牌,自己却使用同一招数。

《当今大马》正在联络古拉,以寻求回应。

晏斗州席拥有22%印裔选民,被视为可以左右选情。

补选即将在明日投票,4名候选人分别为国阵巫统的莫哈末哈山、希盟公正党的斯特兰,以及2名独立人士玛拉(R Malar)和莫哈末诺亚辛(Mohd Nor Yassin)。



晏斗选情胶着,或由两张“鬼牌”定胜负

当今大马  |  发表于 2019年4月12日17:57  |  更新于 2019年4月12日17:59

过去14年,莫哈末哈山在晏斗的地位一直坚不可破。每一次选举,他都取得大胜,得票率不曾低于总票数的65%。

自从代替阿末扎希掌舵巫统以来,莫哈末哈山即率领巫统连胜两场补选。多数人预料,身为前森美兰州务大臣的他,将能在明天的晏斗补选中再次胜出,协助巫统上演“帽子戏法”。

不过,莫哈末哈山在晏斗似乎已不再所向无敌。

尽管势力老树盘根,莫哈末哈山在这次补选却将首度面对真正考验。

选情仍然不明朗

经历509全国大选后,希盟瞄准攻下莫哈末哈山的老巢。虽然补选是场四角战,但基本上却是莫哈末哈山和希盟候选人斯特兰的交锋,另两名独立人士候选人玛拉(R Malar)和莫哈末诺亚辛(Mohd Nor Yassin)预料只是陪跑。

进入竞选期以来,国阵和希盟皆号称他们的造势活动吸引庞大人潮。但细心观察下不难发现,人群中穿着党服拍手鼓掌的出席者其实并非选民,而是各党从全国动员来助选的支持者。

在前两场的金马仑高原和士毛月补选,竞选期尾声即可看出国阵胜券在握。

晏斗补选则不同。距离投票只有不到24小时,选民的投票倾向仍然不明朗。

根据《当今大马》访问的多名晏斗选民,他们的投票倾向维持不变。若明日投票的绝大部分选民也是如此,那么这场选举将异常激烈,不到最后一刻不知鹿死谁手。

由于斯特兰在大选提名日失去竞选资格,莫哈末哈山不战而胜,晏斗选民在大选并没有投票。但当地选民对晏斗所属的林茂国席投票,却反映他们在第14届大选时的偏好。

根据大选的林茂国席成绩,48.01%的晏斗选民支持希盟,45.6%投票给国阵,伊党则获得4.54%的晏斗选票。

不过,这不一定代表当时若有投票,莫哈末哈山就会落败。因为,他具个人魅力,且深受本地人爱戴。

亲民作风得人心

莫哈末哈山在晏斗土生土长,拥有“Tok Mat”的昵称。他是当地选民熟悉的面孔,贡献深得民心。

53岁的技师穆鲁甘(K Murugan)在端姑俱乐部花园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赞扬,莫哈末哈山给予印裔社群很多帮助。

“学校、庙宇或我们儿童的教育(都获得他帮助),他协助每个族群的每个人。”

上届大选,端姑俱乐部花园(Taman Kelab Tuanku)是国阵在国席选举中获胜的其中一个投票区。

乡区的马来选民尤其喜欢,莫哈末哈山(见上图)抽空出席他们家里的红白事。比如在国阵支持者最集中的甘榜瑟嘉(Kampung Sega),当地的希盟协调员主任阿兹米赛益(Azmi Said)都承认,多数居民仍然会投票给国阵。

“他们仍然对Tok Mat和巫统忠心耿耿。他总是出席宴会和活动,他进村时不讲究官方礼仪。”

“他进厨房和(跟村民一起)用餐,或随意地打包食物。这是他的优点。”

阿兹米赛益也是Kampung Sega Hilir的村长。他补充,就算他已加入公正党18年,其家属仍然支持国阵。

斯特兰并不讨喜

竞选期间,莫哈末哈山总是在未通知媒体和助理的情况下,独自在傍晚拜访选民。反观,已在晏斗定居3年的斯特兰,常被批评者认为不讨喜。

37岁的申达央垦殖区(Felda Sendayan)选民赛夫(Saiful Sarani)就鼎力支持莫哈末哈山。他说,他们曾跟斯特兰(见下图)喝茶一次,尝试认识与交流,唯根本不明白斯特兰到底在讲什么。

另一名Kampung Sega Hulu的国阵支持者阿敏哈欣(Mohd Amin Hashim)则毫不掩饰,自己不喜欢斯特兰对待当地水灾灾黎的方式。

“一次,有人带斯特兰来见这个村落的水患灾黎。他们的财物已经毁坏,而斯特拉所做的就是看看而已。”

“(他问)水灾有多严重?我们向他出示水位涨到3尺高,然后他就离开了!”

他的妻子英丹(Intan)打岔说,斯特兰“并没反应”。

阿敏哈欣则表示,灾民之后找上莫哈末哈山,并获得对方的救济。

斯特兰是一名麻醉师。他看起来缺乏领袖魅力,使用英语和国语发言时显得语气乏味。

希盟需增巫裔票

希盟竞选活动也较少突显斯特兰,反而专注于宣传希盟的高层领袖,如公正党主席兼波德申国会议员安华。

波德申是与林茂毗邻的的国席,而晏斗是则林茂国席属下的州席。

相对于英语及国语,斯特兰的淡米尔语十分流利,同时也更能应付印裔选民。印裔占了晏斗27%的选民。

在全国505个州席中,晏斗拥有第八多的印裔选民,使印裔成为决定补选胜负的关键因素。尽管上了年纪的印裔选民大多忠于国阵,但年轻人却已转而支持新政府。

42岁的罗里司机阿拉姆甘(K Aramugan)在雄翔花园(Taman Angsamas)受访时说,许多青年如今支持希盟。

但就算希盟可以提高印裔支持,华裔选民也普遍支持希盟,但一般上,华裔在补选中不热衷于出来投票。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伊党在森美兰的存在感不高,支持者甚少,但也能在选情胶着的情况下,助国阵胜出。

可以说,伊党就像一张“鬼牌”。上届大选,伊党在晏斗仅获区区的4.55%选票。就算晏斗所有伊党支持者投票给国阵,其助力将远低于金马仑高原和士毛月补选。不过,难保不会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

考虑到这些因素,希盟若要击败莫哈末哈山,则不仅要保住原有的巫裔支持率,还要略微提高巫裔的支持。

巫统党员入希盟

希盟这方也有一张“鬼牌”,或难以估计的不稳定因素,即大选后一批从巫统跳槽至公正党、团结党和诚信党的党员。

他们人数不多,但也有一定的数量。在竞选期间,公正党和土著团结党也主办招募党员活动。一名加入公正党的人士就直言,入党是为了支持现任政府。

65岁的当地人哈欣多拉(Hashim Dollah)表示,他们大选前支持国阵,如今换了政府,他们就得支持新政府。他的妻子卡米莎(Kamisah Mat Shah)目前是公正党乌鲁拉浪(Ulu Lalang)支部主席。

希盟领袖似乎也意识到选民的这种情绪和思维。他们在讲座时就重复强调,莫哈末哈山已沦为在野党议员,不能再为晏斗人办事,反观斯特兰可充当政府的“耳朵”。

不过,至今仍不清楚有多少跳槽者明天会真的投票给希盟。

团结党雄翔花园支部领袖罗斯米(Rusmi Abdul Rahman)宣称,他们在大选后招收了100名新党员,并有信心希盟在雄翔花园投票区的多数票可从22张增加至超过100张。

他解释,就算部分公正党或团结党新党员仍持有巫统党员证,其实也不足为奇。

末哈山依然占优

晏斗的巫裔选民倾向于保持低调,他们在希盟的讲座上通常选择躲在角落。道勿(Mohd Daud Samek)是其中一个从国阵跳槽至希盟的本地人。他在雄翔花园的讲座上受询时表示,他的许多邻居都曾是国阵支持者。

“但换了政府后,他们不要那么明显(支持新政府)。因为靠拢公正党的他们一旦碰见(前朝政府)旧领袖,他们会因此感到尴尬。”

不过,希盟也需处理,一些选民对于新政府的不满。

亿嘉镇(Bandar Ekar)的选民拉古玛(S Rajkumar)就提醒,若在晏斗获胜,希盟需尽快落实他们对人民的承诺。

“我知道,去年投票给希盟的青年如今转而支持国阵,因为有关高等教育基金的承诺没兑现。”

希盟原本答应,执政100天内允许月入低于4000令吉的毕业生暂时免于缴还高等教育基金的贷款,但至今却仍在研究适当的机制。

明天投票日,莫哈末哈山依然胜望看俏,但肯定无法再像过去三届竞选般轻松胜出。

290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924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4-14 22:06:57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国阵大捷守晏斗,千人聚集欢庆胜利

当今大马团队  |  发表于 2019年4月13日晚上6点08分  |  更新于 2019年4月13日晚上11点47分   晚上11点40分:

在野党指人民教训希盟

晚上10点半:

补选成绩尘埃落定,在野党领袖如阿末扎希、凯里、魏家祥与哈迪阿旺等纷纷发文告,指人民教训希盟。

另一边厢,公正党主席安华则承认败选,并要求希盟关注民瘼。

国阵支持者大肆庆祝

晚上9点40分:

在开票中心外,国阵支持者增加至超过1000人。

他们欢呼不断,并吹起“呜呜祖拉”,十分热闹。

末哈山:人民受够了希盟

晚上9点20分:

莫哈末哈山召开胜选记者会。他表示,这场大胜,显示人民已受够了希盟。

“人民拒绝希盟,所以我们能够漂亮胜出。”

“人民受够了诬蔑手段,若你只是懂得怪人,无法让你走远。”

末哈山指出,既然希盟已经执政,人民想要看到的是希盟如何管理国家,确保国家政局与经济稳定。

国阵4510多数票胜选

晚上8点45分:

选委会正式宣布,国阵以4510张多数票胜出晏斗补选。

国阵候选人莫哈末哈山获得1万零397票,希盟候选人斯特兰取得5887票。

两名独立候选人玛拉与莫哈末诺亚辛则分别获得83与79票,失去按柜金。

投票率为79.31%。

开票中心现场满是国阵支持者。当选举官宣布末哈山胜选时,现场爆发欢呼声。

当选举官公布斯特兰的成绩时,国阵支持者则报以嘘声。

斯特兰与莫哈末诺亚辛并没到开票中心,只有末哈山与玛拉人在现场。

最终投票率79.3%

晚上8点10分:

选举委员会公布,晏斗补选的最终投票率为79.3%。

二独立候选人失按柜金

晚上8点:

所有选票即将计算完毕,独立候选人玛拉与莫哈末诺亚辛分别只获得83与79票。

这远远低于取回按柜金的1万6000票要求。

如此一来,他们双双将失去一人5000令吉的按柜金。

即时分析:希盟表现猛退

晚上7点50分:

希盟在晏斗的13个投票区败选,仅在亿嘉镇(Bandar Ekar) 一个投票区胜出。

亿嘉镇投票区的选民结构以华裔选民为主,占了42.1%,是晏斗最多华裔的地区;印裔选民则有35.4%,是晏斗选区印裔人口第3高的地区。

去年大选,希盟在亿嘉镇获得70.3%的国席票,而此次补选希盟虽然保住此投票区,但支持率滑落至60%。

晏斗共有14个投票区。根据林茂国席的大选成绩,希盟在晏斗半数的投票区获胜,而这次补选则仅在一区获胜。

另一边厢,国阵则狂扫13个投票区,其中包括印裔选民比例最高的两个投票区,即Pekan Sagga投票区(印裔选民占63.7%)及 Linsum投票区(印裔选民占48.3%)。

至于马来选民居多的地区如Kampung Bemban (马来选民占91%)、Kampung Sega(马来选民占86.1%)及 Kampung Sendayan (马来选民占80.3%)则获得压倒性的胜利。

公正党竞选总部爆打斗

晚上7点半:

在公正党竞选总部,一名来自首都吉隆坡的公正党成员,将败选结果归咎当地党员。随后双方掀起骂战,短短数分钟内,争执情况升级,两方开始挥拳殴斗。

《KiniTV》记者丹尼尔(Daniel Anthony)在现场遭阻止采访及摄录,他的手机也在现场遭到强行夺走。

国阵夺下希盟印裔票仓

晚上7点03分:

国阵一路领先,还从希盟手中,拿下印裔投票区Pekan Sagga。

在晏斗14个投票区中,Pekan Sagga拥有最多印裔选民,占了当地63.7%选民,接下来是19.5%巫裔与16.8%华裔。

国阵在这个投票区取得56.57%选票,而希盟则获得42.7%选票。

去年全国大选,希盟在当地赢得51.98%的国席票,而国阵斩获44.23%票,伊党则获得3.78%票。

国阵轻松守住最大票仓

傍晚6点40分:

国阵在Kampung Sega投票区大胜,囊获当地87.41%选票,轻松守住这个票仓。

希盟只赢得当地11.66%的选票。

晏斗共有14个投票区,而Kampung Sega投票区拥有最多的国阵支持者。

去年全国大选,国阵在当地获得68.98%的国席票,希盟则只赢得24.06%票。

这意味着,国阵在这个投票区增加了逾20%支持。

晏斗州席隶属于林茂国会选区之下。上届大选,由于斯特兰失去竞选资格,晏斗并没选举。

不过,可凭林茂国席的大选数据,评估国阵大选时在晏斗州席的支持。

国阵横扫邮寄选票

傍晚6点:

选委会开始开票,国阵横扫提前投票与邮寄选票,初步领先。

国阵获得113票,而希盟则只有10票。

提前投票与邮寄选票大多数是警员与公务员选票。

最高投票率补选

下午5点45分:

虽然选委会还未公布最终投票率,但截至下午4点为止投票率已达到74%,超越上一场士毛月补选的73%投票率。

如此一来,晏斗补选将成为第14届大选以来最高投票率的补选。

以下是前7场补选的投票率:

双溪甘迪斯:49.4%
无拉港:43%
斯里斯蒂亚:44%
波德申:58.3%
金马仑高原:68.79%
士毛月:73.34%
选委会主席阿兹哈之前为晏斗补选,订下70%的投票率目标。选委会也多管齐下,包括把选民资料发函寄给晏斗的所有2万零926名选民。



光华日报

晏斗华印选票回流 伊党:希盟恐吓手段无效

2019年4月14日

伊斯兰党青年团团长莫哈末卡里尔说,在晏斗补选中,可以看到华人和印度人选票回流国阵,这显示以“巫伊联合”来恐吓非穆斯林的政治手段,受到晏斗非穆斯林选民拒绝。

莫哈末卡里尔也是伊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的儿子,同时也是登嘉楼峇都布洛州议员。

他周日(14日)在峇东埔为槟州伊斯兰党青年团大会主持开幕礼后,在记者会上被问及晏斗补选的结果时,这么表示。

他说,众所周知,华人和印度人可以说是很坚定地拒绝国阵和伊党,但在这场补选中,却看到华人和印度人选票回流国阵,其中一个原因是马华和国大党的助选。此外,这也显示,希盟离间非穆斯林和伊党的手段无法奏效,以巫统和伊党合作来恐吓非穆斯林的策略,被人民尤其是晏斗非穆斯林所拒绝。

他指出,这场补选显示年轻选民的转移,从支持希盟转向支持反对党、巫统、伊党,从金马仑补选开始的几场补选,反对党的年轻选民支持率有所提升。

这场补选显示人民拒绝希盟,虽然希盟展开了各式各样的竞选活动,其中包括攻击国阵人选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的私隐,但它并没有带来效果,因为选民已经做出决定,要通过这场补选,表达拒绝无法兑现承诺和背弃宣言的希盟政府。

莫哈末卡里尔说,晏斗补选也显示伊巫合作进一步巩固,伊巫在过去的几场补选中已有合作,包括雪州双溪甘迪斯州席、斯里斯迪亚州议席、无拉港州席补选、金马仑国席补选。

在这场槟州伊青团大会中,巫青团也派出代表参与。其他有伊党槟州主席法兹尤索夫、伊党槟州青年团团长阿夫南哈米米。



诗华日报

【晏斗补选】支持者搜警车案 警捕2希盟支持者

2019年4月14日

(芙蓉14日讯)警方证实5名年龄介於30至50岁的希盟支持者,在昨日晏斗州议席补选投票日,要求搜查警方巡逻车(MPV)。

而据《当今大马》报导,森州代总警长末尤索证实,警方在下午已逮捕两名涉案嫌犯,即来自芙蓉52岁的汽车销售员,以及36岁来自晏斗的罗里司机。而两人都是希盟政党的普通党员。

较早时,末尤索在召开记者会上表示,警方將援引《刑事法典》第186条文调查此案。

「昨日约傍晚6时,两名警员尾隨另一辆车,携带选票前往中华华小前的计票中心。他们没一同进入学校,而是在篱笆外驻守並维持交通秩序。」

「之后,5名男子前来指控警员携带许多选票,要搜查警车,他们只是平民,没权力搜查警队巡逻车。」

他说,该两名警员不应允许该5名男子检查警车,但为避免骚乱,警员最终妥协。「在打开车尾箱时,只看见药箱和一些器具,他们才罢休。」

「基於对方人数太多,相关警员没办法现场將5人逮捕。」

另一方面,內政部长丹斯里慕尤丁呼吁国人,在竞选期间需遵守法律。

慕尤丁今日在其脸书专页发文指出,妨碍公务人员执行任务,等同触犯《刑事法典》。

「此事件已报警,交由警方调查和依据国家法律採取行动。」

「我提醒眾政党支持者,需时刻遵守法律,勿做出违法行为。」

此外,公正党通讯主任法米发出文告表示,公正党严正看待多项在晏斗州议席补选中,违反法律的行为,包括搜查警车及在希盟行动室的吵架事件。

他说,有关事件將带上党纪律委员会以展开调查,一旦证实有任何公正党党员违反党纪律,將对这些党员採取严厉的行动。

290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924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4-23 17:47:20 | 显示全部楼层
光华日报

晏斗补选观察报告 36宗选举不当行为

2019年4月23日

净选盟2.0、非政府组织ENGAGE以及行动大马针对森州晏斗州议席补选观察报告出炉,根据净选盟2.0的记录,晏斗补选竞选期间共有36宗选举不当行为,其中涉及希盟联盟的有19宗,国阵16宗,另一宗为不知名人士。

净选盟2.0执行董事叶瑞生指出,36宗选举不当行为中包括不当影响(2宗)、宴客和送礼(7宗)、政治暴力、恐吓和骚扰(1宗)、利用种族和宗教促进恶感或敌意(1宗)、投票日犯下违法行为(25宗)。

他说,至于有关候选人发表仇恨言论案例则有1宗,比金马仑国席补选的4宗和士毛月补选的3宗来的少。

“不过,在宴客和送礼的案例则有上升趋势。早前的金马仑补选有4宗,随后在士毛月补选增至5宗,晏斗补选就升至7宗。”

他是今日在记者会上,如是披露。叶瑞生说,希盟和国阵在竞选期间都举办了各种宴席,为选民提供食物,希盟也在类似的嘉年华会提供免费健康检查等服务。

他指出,森州行政议员拿督依斯迈达益以及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在为希盟候选人竞选期间,也分别以其官方身份承诺会解决残疾中心和老人院面对的问题。

“不过,问题是《1954年选举罪行法令》并没有具体提及滥用国家资源的罪行,即利用其身份地位许诺来影响选民投票倾向。”

他认为,这也显示有必要再次检讨和改善《1954年选举罪行法令》,预防类似事件的发生;如今已经2019年,不应该让该法令停留在1954年。

出席记者会这包括净选盟2.0主席范东平、指导委员会成员亚历克斯、全球净选盟代表莎拉祖、秘书处成员李忠伦、ENGAGE行政人员李维达和行动大马成员邱建兴。

另外,范东平也对人力资源部长古拉在晏斗补选演讲中,提及种族性言论一事感到失望。

早前古拉在一场竞选讲座上以淡米尔语发表演说时说,若印裔选民不支持希盟候选人斯特兰,他将感到羞耻。

范东平说,虽然古拉、依斯迈达益以及房屋及祖莱达的行为不属于选举罪行,但却有违道德。

“古拉虽然不是在羞辱其他种族,但是以种族和宗教方式捞取选票的行为令人失望。”

另外,李忠伦也披露,由于有些事件不属于选举罪行,以及有些案件无法鉴别是究竟是哪一方所抵触,所以没有计算在选举不当观察数据内。

净选盟2.0、非政府组织ENGAGE以及行动大马皆在晏斗补选投票日当天,派员到投票中心进行观察,并发现希盟和国阵支持者皆有犯下的选举罪行。

邱建兴指出,希盟和国阵支持者在投票日当天(13日)仍涉及各项竞选活动,尽管竞选期已经在4月12日深夜11时59分结束。

“这包括竖立选民参考展位、高呼口号及在投票中心外挥舞旗帜,这都违反了《选举罪行法令》第26条文。”

李维达披露,他们还发现希盟和国阵准备车辆载送选民,此举已经违反《选举罪行法令》第20(3)和(4)条文。

他说,他们也在投票中心发现有投票代理在笔记本上记录前来投票的选民号码,并违反第5(2条文),破坏选举的保密性。

因此,净选盟2.0、ENGAGE以及行动大马也谴责希盟和国阵公然违反选举规矩,并要求警方迅速调查这些事件。他们认为,缺乏执法和没有针对起诉也导致选举罪行日益猖獗。

他们也建议竞选执法队伍和警方合作,打击选举罪行,包括选举委员会也应该和总检察署探讨,提控这些罪犯的可行性。

范东平也指出,509大选变天后,从第一场补选,即双溪甘迪斯起至晏斗补选,累计的选举罪行投报已达千宗,但至今没有一起被提控。

“所以,问题出在哪里?是缺乏证据还是警方没有好好调查,这些我们都不清楚!”

“事实上,警方指向投报人汇报调查进展也不正确,其实全民都有知情权,包括总检察署也要解释为何没有任何提控。”



棋局逆转风不起 戏台轮回雨未歇

2019年4月15日  文:胡一刀

森美兰晏斗补选,末哈山高票大胜,巫统、伊党领袖自是神采飞扬、意气风发。这位代主席带领巫统补选三连胜,在党内声势远远抛离大佬扎爷。

末哈山以4510多数票轻松击退希盟公正党挑战。投票当天下午,在观察各地投票站情况之后,据称末哈山已经暗示可赢超过4000票,另一名巫统干部扎哈林耶欣则预测末哈山可赢3000票。

为什么末哈山如此有信心?有探子说,投票进行到约莫一半时,当传闻马来选民投票率有70%,而华人仅有30多%,印裔则为40多%,巫统与末哈山已知胜利在望,公正党领袖则心里有数,大势已去。

本来,晏斗是一个马来票略微居多的州席,53.4%马来票、18.8%华人票、27%印裔票、0.7%其他票,换言之非马来票占46.5%,照说是一场双方势均力敌的补选。

很简单,要是一如509大选的投票趋势,末哈山即使获得80%以上马来票力挺,但若没有一点华印裔票支持也未必胜出。选前,即便亲巫统网络枪手,亦不敢轻言声称末哈山必胜,反而预测胜负或在500票左右。

然而,此前两场补选希盟失利,皆败在马来选民奇高的投票率。若是晏斗非马来人投票率偏低,希盟公正党便难有机会突围。

投票结果大出意料,希盟公正党不堪一击。巫统领袖纳爷、末哈山皆有一说,晏斗之胜年轻选民需记一功,换言之年轻选民这一次倾力挺国阵?

其实说完了,马来年轻选民肯定有挺,华印裔年轻选民则未必。关键在,晏斗没有一个以华裔票或印裔票为主的投票站,所以无法获得准确的投票数据证明。

不过,胡一刀掌握的晏斗补选数据或可参考。比方在晏斗市区中华小学投票站,马来票占42.5%、华印裔票占57.4%,依年龄分为六个投票箱。最年轻的投票箱,巫统得票率63%、希盟得票率36.7%。

换言之,在六个投票箱中,最年轻选民仍有三分一投票希盟,虽然最年轻选民票箱是希盟六个投票箱中得票最低者。若采六个投票箱的平均数,希盟得票率41%,巫统则为58%。

以此看来,年轻选票未必再是希盟囊中物?此前希盟倡议的降低投票年龄至18岁或将放缓实行?

这场补选最惊异是,有希盟分析员研究称,巫统马来票约莫有85%,希盟马来票则从25%减至15%。

希盟华印裔票也有流失的迹象,尤其希盟印裔票据称流失近20%。胡一刀手上数据,沙嘉镇(Pekan Sagga)印裔票达64%,是晏斗印裔票比例最高的投票区,但巫统得票率54.9%,希盟得票率仅43%。

华裔票流失可能没有那么明显,但据称约莫也有5%回流国阵。晏斗14个投票区,希盟却仅仅赢得亿嘉镇(Bandar Ekar)一区。这是唯一华裔票占多的投票区,马来票22.5%、华裔票42.1%、印裔票35.4%。

希盟在其他四个混合投票区,包括晏斗市区、瓜拉沙瓦、沙嘉镇、林顺全败予巫统。此前,509大选晏斗州席虽未竞选,五个混合投票区在国会竞选都由希盟胜出。

这意味,种族混合区未必再是希盟堡垒?若然如此,希盟政府会否改弦易辙,推动敏大人主张的马来议程?509大选,希盟几乎横扫全马混合议席。

晏斗补选希盟究竟输在哪里?各说纷纭,诸如候选人太弱、过度依赖安华魅力、未能解决马来人和选民的生计问题。还有还有,巫统领袖则认为,人民厌倦了希盟政府、人民拒绝希盟的公投、选民后悔509大选错投希盟。

哎呀,马来票低迷不振、印裔票大幅滑落、华裔票开始动摇,希盟是时候检讨不受欢迎的政策和动作了?胡一刀且胡凑一句:“棋局逆转风不起,戏台轮回雨未歇。”是的,风不起,雨未歇,希盟再不振作恐怕就晚了呗?



哈山怎么赢,希盟为何输?

2019年4月16日   文:董恪宁

现场的观察、民间的反映、网络的嘀咕、民意的调查、学者的预测,选前都是同样一回事。和509前的雷霆万钧,一柱擎天大有不同,这一次貌似深不可测的晏斗州议席补选,大家都异口同声地说,赢家必是2004年初次在这里中选的莫哈末哈山。

4月13日8时选委会的宣布,也佐证了这一点:代表国阵出战的莫哈末哈山扫走1万零397张选票,公正党万茂区副主席的斯特兰只得5887票。哈山一如所料地以4510张多数票跑赢了关键的这一里路。

哈山怎么赢,他自己心里是清楚不过的。怎么说,毕竟是道道地地的地头蛇,盘踞n年,城里乡下的里外上下,他都认识。柳暗花明,哈山走过,他在这里确是个每个人十分熟悉的邻家男孩。

票箱一开,说明了哈山的势力,也流露了哈山的实力;虽然他有一张明星脸,他可不是虚有其表的偶像派。马来选民居多的地盘,他赢完了不算,印裔选民比率最高的两个投票站,他也抢了上风。

不仅这样,邮寄选票堆里,莫哈末哈山获得113张,史特兰的所得只有微不足道的区区10张。相较之下,强弱不但立现,同时显露了此时此刻民心的逆转:对不起,军警的倾向,如今不似2018的当年。

那么,华裔的铁票呢?《当今大马》的滚动报道,有则小镜头,不经意地透露了当地华社目前的想法。一位67岁的蔡姓选民受访坦承,“全村的人,都支持莫哈末哈山,只有年轻人支持希盟。”

言下之意,到底是什么意思,思之自明。但是,一个个支持希盟的年轻人去了哪里?蔡先生告诉记者,儿子在吉隆坡任职冷气技工,因为工作在身,这一次无法返乡投票。

政局如此,可惜,坐在前排的希盟领导似乎完全没有感受。一度,斯特兰甚至高调宣布,年轻人都愿意回来投票,预计至少有七成游子可能回家。此外,巫裔大有可能转投希盟,他们只是沉默以对。

一大清早抵达该投票中心,投下神圣一票,斯特兰还老神在在,言之凿凿地宣告天下:“我有信心。今天是我34周年结婚纪念日。.. ….我祈愿天神祝福,为希盟赢得此席。”

当然,斯特兰的拥趸,希盟的死忠,自然也是这样想的。他们当中的一个转告记者:“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但我感觉(斯特兰将会胜出)。”现在我们都知道,这样的感受纯属自我感觉美好。

显然的是,朝廷还是搞不清楚状况,不知道为何一输再输;或许也不愿意搞清楚现今的百姓的叽里咕噜。执政一年,窠臼依旧,桎梏不改,沉痾宿疾始终兜兜转转,新颁的政策,U转接二连三。但是,核心的民生,满目疮痍,一如既往。

经济大方向嘛,既没有主义,也没有主意;纵然国库拮据,当权的部长还是一意孤行,提出了不知所云的“飞天车”。态度显见高度,姿态显示状态,未来迷茫,也就尽在不言中了。

一连经历金马仑、士毛月、晏斗三大战役,希望联盟三大党,眼下都轮流(被)尝到苦涩的败绩。如果他们还是不能踏踏实实地扪心检讨,而是一味转身指责酸民误国,选民添乱;下届大选的政权,将归哪个阵线,还不明白吗?



晏斗之战 ,希盟之危

2019年4月16日   文:林恩霆

晏斗补选成绩揭晓,毫无意外地,希盟斗不过地头蛇,即森州原任州务大臣莫哈末哈山。国阵胜选是预料中之事吗? 多数票高达4510张也是预料之中吗?

国阵捍卫金马仑国席,拿下士毛月,每一场补选都带出不一样的讯息。金马仑国席的焦点在原住民选票,士毛月州席补选的焦点在城市区的马来选票,而晏斗州席补选的焦点则是印度选票。

国阵拿下金马仑,希盟可以说原住民以为纳吉还是首相,虽然有些扯,也对原住民有些侮辱,但既然希盟想找个下台阶,我们可以暂且相信之。来到士毛月州席补选,希盟断不能说他们依然以为纳吉是首相吧,那是距离吉隆坡大约30公里以外的半城乡地区,选民都是在大城市工作上班。士毛月州席补选成了城市马来选民对希盟的支持度测试,结果是国阵险胜,这也说明了城市区的马来选票动摇了,也不再是希盟的铁票。

来到晏斗州席补选,这是一个混合选区,虽然没有反映全国三大种族的实际百分比,但却是一个不错的参考,尤其是非马来人选票。

晏斗拥有55.1%马来选民,18.8%华裔选民和26.06%印裔选民。若华裔选民和印裔选民一面倒向希盟,然后再争取其中20%的马来选票,希盟应可过关。然而,事实却与之相反,这其中反映出华裔和印裔选票有回流国阵的趋势,而且这一个趋势是明显的。

希盟赢得华裔占多数的数个投票箱,但绝非压倒性的优势,只因部分华裔选民已经回流国阵,导致希盟虽然赢了投票箱,但差距却进一步拉近,而其中一个华裔占多数的中华小学投票站,却出现国阵击败希盟的结果。国阵自2008年以后,就不曾在此投票站获胜,但这一次的补选,国阵成功取得1123张选票,胜过希盟所获得的870张选票。

至于印裔选票方面,希盟派出印裔斯特兰代表希盟上阵,但却并未如期地收获印裔社会的支持。印裔选民回流国阵的趋势比华裔回流国阵更为明显,甚至导致希盟行动室出现希盟的印裔支持者因某方照顾的投票站并没有获得预期的选票,而发生互相指责与争执打斗的局面。

自从“Bossku”风潮掀起,巫统与伊党的合作无间之后,马来选票一面倒向国阵,让国阵取得超过百分之八十五以上的选票,希盟甚至在马来年轻选民的投票渠道惨败,而这一再再地说明希盟目前面临着人民不信任的危机。

森州大臣阿米努丁将败选的原因归咎于投票率低,然而若以509大选时期的林茂国会选区的83.6%的投票率计算,国阵依然可以轻骑过关。因此,投票率根本不是希盟惨败的原因,而晏斗补选的79.3%投票率已是509大选以后多场补选中最高的投票率。

依据509大选的林茂国会议席在晏斗投票站的成绩与目前晏斗补选的成绩做比较,三大民族的选票都已呈现回流国阵的趋向。若以回流的幅度比较,马来人最为明显,接下来则是印裔选民。至于华裔选民方面,回流国阵的趋向缓慢,但已有可参考的数据与迹象。


290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924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5-21 23: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过量海水涌入马六甲河 急速变化造成鱼只翻肚

2019年5月21日

(马六甲21日讯)近期马六甲河及吉里望水闸一带的河水乌黑及出现鱼尸,马六甲房屋及地方政府与环境行政议员拿督郑国球指出,初步调查,有关河水相信并非因为受到污染导致,而是因为海水涨潮过量涌入河内,急速变化(Perubahan Drastik)造成鱼只翻肚。

他说,河水变黑的原因相信是因为之前干旱,导致河水很久没有进行排水(Flushing),导致过量海水的涌入河内时发生急速变化,带动沉淀在河床的淤泥,造成河水呈乌黑的颜色。

“河流发出异味相信是因为鱼尸腐烂及淤泥所散发的味道。”

郑国球是于今午召开新闻发布会时,如此表示。

化验报告两周出炉

尽管如此,郑国球指出,环境局已经在7个地点抽取河水的样本,同时也抽取化粪池的样本进行化验,化验报告预计需时两周出炉。

“河水被污染造成鱼只死亡的说法不成立,因为一旦发生污染事故,一般上将从源头开始受到污染,所有的生物将受到影响,同时也并非只有下游才出现有关现象。”

他指出,大量的海水涌入河水,也造成3至4公里的河流含有盐分,包括玛琳及峇株韩巴一带。

尽管一些农民或采用河水进行灌溉,他表示,有关河水含盐分低,并不足以影响到农作物。

郑国球指出,据了解,有关现象也曾于2017年发生,政府将从上游开始监督工业发展,避免污染事件发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19-8-20 12:04 A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