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12|回复: 7

希盟执政吉打 慕克里宣誓就任大臣

[复制链接]

281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723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18-5-14 22:29: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今大马

希盟组织吉州政府,慕克里宣誓就任大臣

发表于 2018年5月11日12:52  |  更新于 2018年5月11日15:54

下午3点52分更新

团结党署理主席慕克里兹今日下午3点,宣誓就任成为吉打大臣。

吉打州务大臣受委及宣誓就任仪式原订昨天举行,惟改在今天下午3时在安南武吉王宫举行。

根据所发出的官方邀请函,该宣誓仪式已获得吉打苏丹沙拉胡丁殿下御准。

不过,该邀请函并没有透露,是哪个政党联盟筹组州政府。

前大臣较早觐见苏丹

另一方面,吉打前大臣阿末巴沙今早觐见吉打苏丹沙拉胡丁,但是目的不明。

阿末巴沙及其妻子今早11点乘坐黑色的宝腾将相抵达亚罗士打王宫,并在中午12.03离开。

阿末巴沙没有对外透露觐见苏丹的目的。

阿末巴沙在大选丢失苏卡默兰迪(Suka Menanti)州席,遭希盟的赞里(Zamri Yusof)击败。该区是三角战,赞里以6251张多数票,击败阿末巴沙及伊党的候选人。阿末巴沙曾是苏卡默兰迪五任州议员。

吉打共有36个州席,最少必须获得19席执政。吉打希盟由前大臣慕克里兹领军,赢得18席。国阵仅得3席;伊斯兰党15席。

如果国阵和伊党联手,就将陷入18-18的悬峙议会状况。一旦陷入悬峙议会,将由吉打苏丹决定由谁主政。不过,依照惯例,苏丹会选择赢得最多议席的政党。



吉州政府会发拨款给在野党议员

发表于 2018年5月14日14:14  |  更新于 2018年5月14日17:35

吉打州政府将为在野党州议员发放拨款,不会边缘化有关选区的人民。

新上任的吉打州务大臣慕克里兹说,吉打希望联盟主席理事会昨天召开的会议已讨论此事,惟较后才决定发放拨款的方式。

他说:“以前成为在野党时,那是我们向国阵提出的课题。但现在已成为执政者,我们将给予应有的考量及研究发放拨款的方式。”

“最重要的是确保在在野党胜选选区的人民,不会因投选其他政党而边缘化及惩罚。”

慕克里兹今天对媒体发表上述谈话。他今早抵达大臣办公室,并于早上8点打卡。

重新研究吉州财案

另一方面,慕克里兹说,在考量州政府没有太多收入的情况下,将重新研究早前通过的吉打州2018年财政预算案。

“吉打州收入不多,也是在发展、教育等等领域落后的州属。我希望中央政府对吉打州更多关注。”

慕克里兹说,所有超过10万令吉开销的州政府及官联公司工程将展延,以进行重新评估。

他指出,当中包括国阵政府已批准的5项提升滤水池工程,并指数项工程合约是在第14届全国大选前两天签署。

“不应发生此事,我将咨询法律顾问,以鉴定有关信函是否有效。”

委任十名行政议员

无论如何,慕克里兹说,他将尽力在上任百日内落实吉打州希盟的竞选宣言,即解决水供问题及鉴定问题源头。

另一方面,慕克里兹说,他将在近期内宣布委任10名州行政议员的事宜,大部分州行政议员将会是来自人民公正党,因为该党赢得最多议席,并寻找最佳方式另选议长及副议长。

他希望政府及反对党继续给予配合,为人民提供最佳服务及管理州政府。

281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723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5-24 17: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玻州国阵爆内部分歧,大臣人选至今仍难产

发表于 2018年5月21日15:07  |  更新于 2018年5月21日15:12

第14届大选落幕已近两周,不过,国阵重新政权的玻璃市却迟迟未宣布成立新的州政府。

全马各州属的州务大臣和行政议员已陆续宣誓就职,逐渐投入运作,唯独玻璃市州政府悬而未决。

玻璃市是国阵仅存的三个州政权之一。国阵在全州15议席中,赢得10席位,以三分之二的优势,重掌州政权。另外5席位,则由公正党和伊斯兰党夺下。

玻璃市州政府的成立遇阻,盛传与国阵内讧有关。玻州国阵主席沙希旦(Shahidan Kassim)推荐自己的胞弟依斯迈卡欣(Ismail Kassim,下图左),为新任玻州务大臣。

不过,据称,原任玻州大臣阿兹兰(Azlan Man)却毫不知情,也没有人通知他上述消息。

玻王宫召见国阵议员

上周一(5月14日),玻州拉惹端姑赛希拉祖丁已在亚娄王宫,召见10名国阵州议员,惟不清楚有关会面的详情。

迄今,沙希旦和阿兹兰两人一直保持缄默。

可是,盛传各方已展开行动,正努力游说和拉拢其他议员的支持,包括在野党的议员。

《当今大马》上周已联系沙希旦和阿兹兰,不过,他们至今尚未回复。

在野党促国阵速解决

玻州的在野党则表示,为了人民的福祉,希望国阵能尽快解决此事。

玻州公正党主席费梭(Mohammad Fisol Abdul Rahman)敦促玻州国阵,尽速向王宫提呈大臣人选。

“我们希望此事能加速,联邦内阁都已宣誓,其他州属也已经宣誓。我们希望玻璃市能够尽快进行(宣誓)。”

“我们看看玻璃市发生了什么事,玻州国阵议员似乎不够资格掌握州政权,以至于端姑难以确定谁才是适合人选。”

“我们看到他(沙希旦)推荐他的弟弟让王宫不悦,导致州务大臣遴选展延。”

“阿兹兰更适当大臣”

费梭表示,他个人认为,相对于依斯迈卡欣,阿兹兰更能胜任大臣一职。

不过,他也提出另一名人选,即国阵山丹(Santan)州议员阿兹占苏莱曼(Azizan Sulaiman)。

翻查过往记录,州务大臣人选闹争议在玻璃市并非是新鲜事。早在第12届大选,玻璃市历经2周之久,才成功推选出州务大臣。

当时,国阵宾洞州议员马依沙沙布(Md Isa Sabu)正式受委为玻璃市州务大臣,取代了争取蝉联不果的原任州务大臣沙希旦。



阿兹兰宣誓就职玻大臣,全体国阵议员缺席

发表于 2018年5月24日13:06  |  更新于 2018年5月24日13:10

经过了14天难产的局面,敏冬州议员阿兹兰(Azlan Man)今天终于在亚娄皇宫宣誓就职,续任玻璃市州务大臣。唯9名国阵州议员却集体缺席。

宣誓就职礼是在玻州拉惹端姑赛希拉祖丁(Tuanku Syed Sirajuddin)见证下举行。

第14届大选落幕已将近两个星期,国阵玻璃市却迟迟未宣布成立新州政府。

在野党议员均出席

尽管大臣人选宣告尘埃落定,9名国阵议员集体缺席却又引起另一番的揣测。根据《每日新网》报导,他们如今都身在吉隆坡。

反观,3名希盟和2名伊党议员都出席宣誓就职礼。

玻璃市是国阵仅存的三个州政权之一。国阵在全州15议席中,赢得10席位,以三分之二的优势,重掌州政权。另外5席位,则由公正党和伊斯兰党赢得。

玻璃市州政府成立一度遇阻,盛传与国阵内讧有关。玻璃市国阵州主席沙希旦(Shahidan Kassim)推荐其胞弟依斯迈卡欣(Ismail Kassim),为新任玻州务大臣。

不过,据称,原任玻璃市州务大臣阿兹兰却毫不知情,也没有人通知他上述消息。

沙希旦今午记者会

上周一(5月14日),玻州拉惹端姑赛希拉祖丁已在亚娄王宫,召见10名国阵州议员,惟不清楚有关会面的详情。

接着在上周三,巫统代主席阿末扎希和代署理主席希山慕丁也前往王宫覲见玻州拉惹。

昨天,玻璃市政府秘书署发邀请函告知媒体,大臣宣誓就职仪式将在今天举行。

此外,沙希旦则已安排今午在吉隆坡召开记者会。



玻巫统开除阿兹兰,声称无党籍大臣地位成疑

发表于 2018年5月24日14:53  |  更新于 2018年5月24日15:48

下午3点22分更新

玻州政局再掀变化,阿兹兰宣誓续任玻璃市州务大臣后,玻璃市巫统却立即开除其党籍。

玻璃市巫统州主席沙希旦(Shahidan Kassim)今天在吉隆坡巫统总部召开记者会宣布上述消息。

除了阿兹兰,9名国阵玻璃市州议员皆在吉隆坡出席这场记者会。

沙希旦说,这是因为阿兹兰没有得到州议会大多数议员的支持,而迳自宣誓为州务大臣。

“我们今天开除阿兹兰,即日生效。”

“现在他已经成为无党籍大臣。”

不具当大臣资格

沙希旦也是亚娄州议员。 他进而质疑,阿兹兰既未获玻璃市国阵提名,也不获大多数议员支持,因此不具担任大臣的资格。

“根据州宪法,受委大臣须获大多数支持。15名国阵州议员当中,有9名支持依斯迈卡欣(Ismail Kassim)。”

“我们(国阵)赢得三分二,我们为大选卖力,我们有权决定谁是我们的领袖。”

“他(阿兹兰)没有提名人、支持者,贸然却成了大臣。”

沙希旦推荐胞弟

玻璃市是国阵仅存的三个州政权之一。国阵在全州15议席中,赢得10席位,以三分之二的优势,重掌州政权。另外5席位,则由公正党和伊斯兰党赢得。

今天中午,身为敏冬州议员的阿兹兰在玻州拉惹端姑赛希拉祖丁(Tuanku Syed Sirajuddin)见证下,于亚娄皇宫宣誓就职,续任玻璃市州务大臣,唯9名国阵州议员却集体缺席。

玻璃市州政府成立遇阻,盛传与国阵内讧有关。沙希旦推荐其胞弟依斯迈卡欣(Ismail Kassim)接任大臣,但阿兹兰据称却毫不知情,也没有人通知他上述消息。



玻拉惹挞伐沙希旦,“若要当大臣就参选州席”

发表于 2018年5月24日16:04  |  更新于 2018年5月24日16:55

下午4点53分更新

国阵议员集体杯葛阿兹兰的大臣宣誓礼,触怒玻州拉惹端姑赛希拉祖丁。玻州拉惹直言批评玻璃市巫统州主席沙希旦,推荐自己的胞弟出任大臣,意在幕后操纵。

玻州拉惹进一步表示,他不要委任一名“傀儡大臣”,而沙希旦若要掌握大臣实权,当初就应该在大选时竞逐玻州议席。

“如果沙希旦要(当大臣),他应竞选州席,但他却去攻打国席……这就是问题……我不要内部的秘密外泄。”

根据《每日新闻》,端姑赛希拉祖丁殿下是在9名国阵州议员杯葛玻大臣宣誓就职仪式后,如此表示。

沙希旦之前推荐,他的胞弟依斯迈卡欣(Ismail Kassim)为新任玻州务大臣。惟端姑赛希拉祖丁(Tuanku Syed Sirajuddin)最终御准,敏冬州议员阿兹兰(Azlan Man)为玻大臣。

担心弟弟泄密给哥哥

端姑赛希拉祖丁在亚娄皇宫的宣誓就职礼上表明,殿下不要一名可以受其他人操控的傀儡大臣。

“诚如各位在大臣宣誓礼上所闻,他不能透露或跟行政议会之外的人士讨论(行政事务)……完全不能透露秘密。”

“但假设弟弟当了大臣,他肯定会告知哥哥……我不要……我很坦白地说,不要外人控制大臣。”

端姑赛希拉祖丁披露,殿下在会晤了所有国阵议员后,察觉有其他力量在操控。

“……我担心,选错了依斯迈卡欣……我怕选到一名受他人操控的大臣。”

怒斥国阵州议员缺席

此外,端姑赛希拉祖丁也对9名国阵议员集体缺席宣誓就职礼震怒不已,并批评他们受到特定人的操控。

殿下感到失望,因为前天发出邀请函时,所有议员都仍在玻璃市。

“这关系到某方人士的利益,我不好意思点名,但各位也知道是谁。今天,他们多数没有出席……我也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但两天前邀请时,他们都在玻璃市。”

“根据我接获的报告,他们昨晚去搭飞机,如今都身在吉隆坡。”

公正党称是忤逆行为

另一方面,希盟及伊党议员不约而同批评,国阵议员抵制宣誓就职礼,甚至认为那是“忤逆”(derhaka)玻璃市拉惹的做法。

公正党玻州主席菲索(Fisol Abdul Rahman)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表示,9名国阵州议员应接受殿下的人选。毕竟,他们今天的行为仿佛对皇室不敬,并明显被视为忤逆玻璃市拉惹。

他认为,此事或令玻璃州政府公务员到全体玻州人民,对玻州的未来方向感到不安。因此,他建议,有关议员最好针对他们的不负责任行为,向拉惹请求宽恕。

根据他了解,这已经是国阵议员第二次不尊重皇宫的决定,他们之前也曾抗议委任马依沙沙布(Md Isa Sabu)为大臣。

促接受事实回来工作

伊斯兰党双弄州议员阿末苏克里(Ahmad Shukri Ramli)则遗憾地要求,9名议员接受阿兹兰为新大臣,并回来履行议员的职责。

“这种事不该发生,他们应该接受殿下挑选的人选,然后为民服务。我的建议是,回来为民选的政府工作和接受殿下的大臣人选。”

他说,大选已结束了两周,人民都对迟迟未组织政府和不明朗的政局,感到焦虑。

玻璃市是国阵仅存的三个州政权之一。国阵在全州15议席中,赢得10席位,以三分之二的优势,重掌州政权。另外5席位,则由公正党和伊斯兰党夺下。

随着阿兹兰今天宣誓续任玻璃市州务大臣,玻璃市巫统几个小时后已立即开除其党籍。根据沙希旦,阿兹兰未获大多数议员支持而不具担任大臣的资格,但却迳自宣誓为州务大臣。

281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723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5-26 23: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依斯迈愿意放弃争位,惟阿兹兰需放弃玻大臣职

发表于 2018-05-24 23:58:00  |  更新于 2018-05-25 07:03:43

5月25日早上7点更新

玻州大臣风波出现大转折,争议的主角之一依斯迈卡欣表明愿意退让,放弃争取担任大臣,惟对手阿兹兰也必须放弃大臣位子。

依斯迈(Ismail Kassim)是玻州淡汶都浪州议员,以及玻州巫统主席沙希旦的胞弟。沙希旦之前推荐他出任大臣。

依斯迈今晚在吉隆坡一间酒店召开临时记者会表示,玻州拉惹可以从剩余的8名巫统州议员中,择其一出任大臣。

“我们呼吁,殿下能够考量此事。除了依斯迈和阿兹兰,其余8人之中都可以出任大臣。”

“我建议,尽管8名朋友中都是新人,但他们有能力领导玻州,只要不是我或阿兹林。”

旨在解决玻大臣危机

依斯迈补充,他提出这项献议是为了解决玻州大臣危机,同时向拉惹表示效忠。

他也说明,自己这次决定是为了避免被视为权力狂,毕竟这次是自己胞兄提名他为大臣。

“我不要别人说我是权力狂,更不要父亲的灵魂因为世间不道德之事,而在坟墓里不得安宁。为了父亲,我不要那种事情。”

揭阿兹兰没领导才干

依斯迈也说明,他们杯葛阿兹兰担任大臣有其原因。

“他(之前)担任阿娄新路(Pauh)州议员时,惹得当地人不满。他没有照顾选区,才会迁到新的(敏冬)选区(参选)。”

“大家都知道他在新路的(不良)记录,所以目前才跑到新选区。他领导(巫统)区部无方,我们如何要给一个连领导区部都失败的人担任大臣?”

另外,依斯迈也批评阿兹兰不愿听取他人意见。

“他拒绝别人的劝诫,你可以问问跟他有过业务接触的人,他拒绝听取所有人的意见。”

玻璃市是国阵仅存的三个州政权之一。国阵在全州15议席中,赢得10席位,以三分之二的优势,重掌州政权。另外5席位,则由公正党和伊斯兰党夺下。

尽管依斯迈之前受到胞兄沙希旦的推荐,但玻州拉惹最终却御准敏冬州议员阿兹兰为玻大臣,而且在今天较早宣誓就任。

不过,9名玻州州议员集体杯葛大臣宣誓礼,令玻州拉惹震怒。玻州拉惹更表明,依斯迈不过是沙希旦的傀儡,因此他不会接受他为大臣。

此外,随着阿兹兰宣誓出任大臣,玻州巫统立即开除其党籍,使之成为无党籍大臣,进而触发玻州议会政治危机。

依斯迈否认是“傀儡”

另外,依斯迈否认自己是任何人的“傀儡”,而玻州拉惹因为不认识他,不知道他曾经担任国家水供服务委员会主席,才会有上述的误会。

“端姑不认识我,我曾经担任大机构的主席,我不是花瓶,而是委员会的主席,是国家元首底下的大型委员会。”

“我是当时唯一从首相那里拿到管理权的的主席。我有管理权,意味我的每个决策不需要都汇报首相。”

他受询时强调,既然他如今已宣布不再争取大臣职,则“傀儡”或兄弟相护的指控已不复存在。



胜选无法提名大臣,沙希旦问“大选还有何意义?”

发表于 2018年5月25日19:50  |  更新于 2018年5月25日19:58

玻璃市大臣之争,随着王权介入而变得复杂。玻璃市巫统州主席沙希旦提醒拉惹,若在大选中,胜选的政党连大臣也无法提名,则大选不再具有意义。

沙希旦今日在面子书写道,法律并未阐明何为“叛君”或触怒王权,更要求人们勿再用这些词语恐吓他人。

“我既没有叛君,也没有扰乱别人。但我代表国阵,要求拉惹考虑获得多数支持的大臣。”

“若胜选的政党无法提名大臣,则大选不再具有意义。”

针对非法大臣报警

与此同时,沙希旦的胞弟、玻州淡汶都浪州议员依斯迈卡欣(Ismail Kassim)则到警局报案,举报现任大臣阿兹兰为非法大臣。

他在报案书写道,阿兹兰在州议会未掌握多数支持,因此受委为大臣既不符合联邦宪法,也违反玻璃市州宪法。

“我身为玻璃市州议员,与8名玻璃市州议员,皆不赞同阿兹兰受委为大臣。反之,我与8名玻璃市州议员一同表明,我们不信任阿兹兰,也不信任他受委为玻璃市大臣。”

巫统向阿兹兰开铡

玻璃市是国阵仅存的三个州政权之一。国阵在全州15议席中,赢得10席位,以三分之二的优势,重掌州政权。另外5席位,则由公正党和伊斯兰党夺下。

随着阿兹兰昨天宣誓续任玻璃市州务大臣,玻璃市巫统几个小时后已立即开除其党籍。根据沙希旦,阿兹兰未获大多数议员支持而不具担任大臣的资格,但却迳自宣誓为州务大臣。



倡议玻州重选解大臣风波,林吉祥自信希盟能赢

发表于 2018年5月25日11:23  |  更新于 2018年5月25日12:08

随着玻州大臣风波一波三折,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直言,解决之道就是重新举行玻璃市州选。

林吉祥今日发文指出,若要化解这场长达两周的宪政危机,其中的办法就是,甫上任的州务大臣阿兹兰(Azlan Man)向玻州拉惹端姑赛希拉祖丁(Tuanku Syed Sirajuddin)要求解散州议会,以重新举办州选举。

他认为,尽管国阵玻璃市夺得三分之二的优势,重掌州政权,不过,国阵却迟迟未能解决内讧问题,导致出现玻州大臣风波。

因此,“重新举办玻璃市州选,或可以预见改朝换代的出现。如此一来,(玻璃市)将与布城的马来西亚政府之转变步伐一致,从巫统/国阵脱离,迈向希望联盟。”

让国伊支持者重选

林吉祥也指出,尽管国阵在15州议席中,夺下10议席,不过,其选票率仅占三分之一。反观,只拿下3席位的希盟,却赢得35%选票,而占有2席位的伊党,赢得26%选票。

他认为,如果玻璃市立即重选,或许原本投票给国阵的4万7000名选民,将会意识到恶名昭彰全球的一马公司丑闻,让马来西亚沦为盗贼统治国,并招来不少骂名和耻辱,而决定转投希盟。

同样的,他自信地认为,原本支持伊党的3万1000名选民,也会有机会重新来过,作出最好的选择。

“投伊党候选人一票的31000名选民,有机会意识到伊党全国领袖的‘造王者’议程,是为了支撑臭名昭著的全球盗贼统治者,即纳吉继续成为马来西亚的首相。”

“新的玻璃市州选结果,或许会让希盟执政多另一个州属,落实其拯救和重建马来西亚的议程。”

伊党抨不尊重拉惹

另一方面,伊斯兰党双弄州议员阿末苏克里(Ahmad Shukri Ramli)今日发文批评玻璃市巫统州主席沙希旦(Shahidan Kassim)傲慢,不尊重玻州拉惹委任州大臣决定。

“这种态度显示他不尊重君王制度和玻州拉惹端姑。”

“因此,为了寻求正确且公正的解决方法,解决眼前的危机,伊党玻璃市希望各方勿胡言乱语和冲动,并信任玻州拉惹端姑。”

阿末苏克里表示,伊党一直尊重君主立宪制,并坚定地支持玻州拉惹端姑一向以人民和玻璃市优先的决定。

他表示,如果玻璃市巫统州主席仍然一意孤行,坚持己见,伊党玻璃市将会准备面对一切可能,包括重新举行州选。

玻州风波多曲折

玻璃市是国阵仅存的三个州政权之一。经过14天难产的局面,身为敏冬州议员的阿兹兰昨日终于宣誓就职,续任玻璃市州务大臣,唯9名国阵州议员却集体缺席。

数小时后,玻璃市巫统立即开除阿兹兰的党籍,而玻璃市巫统州主席沙希旦(Shahidan Kassim)宣称,这是因为阿兹兰并没有得到州议会大多数议员的支持。

另一方面,国阵议员集体杯葛大臣宣誓礼,触怒了玻州拉惹端姑赛希拉祖丁。玻州拉惹直言批评沙希旦,推荐自己的胞弟依斯迈(Ismail Kassim)出任大臣,意在幕后操纵。

依斯迈是玻州淡汶都浪州议员。他昨晚表明愿意退让,放弃争取担任大臣,惟对手阿兹兰也必须放弃大臣位子。



没赴玻大臣宣誓礼,稼秧议员今出席阿兹兰汇报

发表于 2018年5月26日17:09  |  更新于 2018年5月26日17:23

稼秧州议员哈米占(Hamizan Hassan)缺席了前天玻州大臣阿兹兰的宣誓就职仪式,但今天却出席阿兹兰在大臣官邸举行的汇报会。

《马新社》报道,哈米占今天在大臣官邸,出席有关巫统代表大会及巫统加央区部三臂膀大会开幕礼的汇报会。

他在汇报会后受记者询问时说,他今天是以巫统加央区部青年团长,以及人民代议士的身份出席今天的汇报会。

哈米占拒绝透露进一步详情,只是说:“我和大臣是同一个区部,今天是为了讨论巫统区部相关事务。”

询及他今天出席是否意味着支持阿兹兰,哈米占说:“我遵从(玻璃市拉惹端姑赛西拉祖丁)殿下的谕令。”

巫统开除阿兹兰党籍

阿兹兰也是敏冬州议员。他在5月24日宣誓续任玻璃市州务大臣。当时,全体9名国阵州议员集体缺席大臣宣誓礼。

玻州巫统几个小时后开除阿兹兰党籍。根据玻璃市巫统主席沙希旦,阿兹兰未获大多数议员支持而不具担任大臣的资格,但却迳自宣誓为州务大臣。

沙希旦提醒拉惹,若在大选中,胜选的政党连大臣也无法提名,则大选不再具有意义。不过,沙希旦强调这不是叛君或触怒王权。

玻州巫统支持淡汶都浪州议员依斯迈卡欣出任大臣。依斯迈也是沙希旦的胞弟。

玻璃市是国阵仅存的三个州政权之一。国阵在全州15议席中,赢得10席位,以三分之二的优势,重掌州政权。另外5席位,则由公正党和伊斯兰党赢得。

281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723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6-3 23:01:54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陈伯勤宣布300亿浮岛发展计划,掀朋党嫌疑

发表于 2018年6月1日14:03  |  更新于 2018年6月1日14:11

大亨陈伯勤昨日宣布将在浮罗交怡开展一个总值300亿令吉的综合发展计划,引起关注。槟城研究院研究员黄进发担心,1980与90年代的朋党主义重临。

黄进发今早在面子书贴文称,这是5月10日马来西亚政党轮替以来,最让人担心的事件。

他认为,马来西亚人民应当要求政府保持透明,并严守问责精神。

“马来西亚人务必要求问责机制及透明。”

黄进发在文中并未点名任何人。惟马哈迪首次任相即在1981年至2003年,而当时马哈迪经常被指照顾亲信及朋党,滋长裙带主义。

300亿浮岛发展计划

根据《马新社》报道,陈伯勤昨日召开记者会宣布,他所拥有的公司将开展一项总值300亿令吉的“浮罗交怡新城市计划”(The Langkawi New City project)。

“我们集团底下的多家公司都将参与这项发展计划,此计划预计在未来10年或更早竣工。”

《马新社》引述陈伯勤透露,此计划将落于浮罗交怡岛的西侧,占地80公顷,兴建3万个高级公寓单位、商业中心,并设有供远洋客轮及游艇停泊的设施等。

他也透露,首相马哈迪将在今日推介这项计划。

马哈迪也是浮罗交怡国会议员。

无论如何,陈伯勤当时并未说明相关公司的名字。

巴贡水坝计划惹争议

在马哈迪首次担任首相期间,陈伯勤属下的公司曾获得多项大型工程计划,其中包括备受争议的巴贡水坝工程计划。

他属下的伊佳兰公司(Ekran)曾在1994年获颁巴贡水坝工程,惟此计划后来被指建筑过程马虎及偷工减料,因而引发争议

评论人阿尼涅多(Anil Netto)曾在2013年撰文揭露,巴贡水坝在建筑工程期间坍塌超过20次。

在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的冲击下,伊佳兰公司最终无法完成工程。据报道,政府最终为此赔偿高达9亿5000万令吉。

已故前《华尔街日报》编辑韦恩(Barry Wain)在他的著作《马来西亚独行侠:在动荡时期的马哈迪》(Malaysian Maverick: Mahathir Mohamad in Turbulent Times )中宣称,当年陈伯勤与时任砂州首长泰益玛目曾私下协议,马哈迪之后才把巴贡水坝计划颁给伊佳兰公司。

“(当时)完全没有出价竞标。伊佳兰公司缺乏相关经验,显然也未曾提交任何正式的企划书给州政府,却获得工程合约。陈伯勤是在获颁工程的将近6个月后才制作出环评报告。”

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在1998年曾经报案,指控马哈迪并未依循私有化招标程序,即颁发巴贡水坝计划给陈伯勤。

安华当时在报案书中宣称说:“他未获得内阁同意,就已经推行了工程计划……他与陈伯勤有直接的联系,且绕过不理各政府部门及单位的担忧。”



陈伯勤宣布掀疑问,吉政府未曾批准浮岛计划

发表于 2018年6月1日17:15  |  更新于 2018年6月1日17:20

大亨陈伯勤昨日宣布将在浮罗交怡开展总值300亿令吉的综合发展计划,还宣称首相马哈迪将在今日推介计划,但事情却在不到24小时内出现峰回路转的变化。

首相办公室一名消息人士告诉《当今大马》,虽然马哈迪今午身在浮罗交怡,但却不会为这项计划主持推介礼。

同时,吉打大臣慕克里兹指出,吉打州政府并未批准这项计划,甚至未曾接获计划的计划书。

此外,财政部特别官员潘俭伟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则形容,这是一项“虚构”的发展计划。

“我不会评论这种虚构的计划。”

慕克里兹呼讶异

慕克里兹今午发文告指出,由他所领导的吉打州政府未曾收到陈伯勤的计划书,亦没有批准这项发展计划。

因此,他在读到陈伯勤的新闻时,深感讶异。

“这项宣布让我非常惊讶,因为这项计划未呈建议、没有讨论或考虑,更何况是获得州政府批准。”

先前计划已搁置

慕克里兹解释,当他在国阵旗帜下首度担任吉打首长时,确曾接获这项发展建议,惟后来陈伯勤并未缴付规定的定金,而这项建议也随之搁置。

“我要澄清的是,这项计划曾经在我第一次担任吉打首长时提出,那是国阵执政的时期。陈伯勤曾经建议在沿海的土地发展房地产,并出售给本地及外国买家。”

“无论如何,这项建议没有继续更进,(因为他)并没有偿还州政府针对这项大型计划所规定的抵押金。”

慕克里兹曾在2013年至2016年间,在国阵的旗帜下出任吉打大臣,后来遭遇逼宫而下台。数个月后的2016年6月,巫统革除慕克里兹党籍。

之后,慕克里兹联同父亲马哈迪及前副首相慕尤丁等创办土著团结党,并出任署理主席。

需重新提呈建议

慕克里兹认为,陈伯勤在国阵政府时期所提出的计划已不算数,因此陈伯勤需重新提出计划,方能获得州政府考虑。

“对于州政府来说,原本的建议已无须纳入考虑。(陈伯勤)需要重新向州政府提呈建议。目前,陈伯勤尚未针对这项计划,正式向州政府提出新的建议书。”

慕克里兹澄清,州政府此举并非有意为难任何投资者。

冀投资者守规定

反之,他强调,为了确保发展计划顺利,州政府才提出这些指示和劝告,并期盼投资者配合。

慕克里兹强调,任何发展计划都必须按照程序,唯有透过社会影响评估、环境影响评估及经济影响评估后,才可执行。

“由此,州政府认为应该严格遵循现有的条件及规则。任何计划都必须提呈及经过审核,以鉴定该计划对于社会、环境及经济的影响。”

“虽然州政非常欢迎商家及投资者,但这三方因素不可因此牺牲。”

300亿发展计划

根据《马新社》报道,陈伯勤昨日召开记者会宣布,他所拥有的公司将开展一项总值300亿令吉的“浮罗交怡新城市计划”(The Langkawi New City project)。

此计划将落于浮罗交怡岛的西侧,占地80公顷,兴建3万个高级公寓单位、商业中心,并设有供远洋客轮及游艇停泊的设施等。

他也宣称,马哈迪将在今日推介这项计划。

在马哈迪首次任相时期,陈伯勤属下的伊佳兰公司(Ekran)曾在1994年获颁巴贡水坝工程,惟此计划后来被指建筑过程马虎及偷工减料,因而引发争议。

随着陈伯勤昨日这项宣布,政治学者黄进发即质疑朋党主义或将重临。

对此,马哈迪已澄清,任何投资者只要获得州政府同意批准,即可投资浮罗交怡。

马哈迪也是浮罗交怡国会议员。希盟目前除了在联邦执政,也在吉打州掌权。



玻国阵提呈11人大臣名单,包含二国会议员

发表于 2018年5月31日11:50  |  更新于 2018年5月31日12:27

尽管早前传出国阵议员或转态支持,但事情又有了变化,阿兹兰仍然无法坐稳大臣位子。玻州国阵如今提呈11名人选名单,冀玻州拉惹端姑赛希拉祖丁从中挑出大臣人选。

《新海峡时报》报导,11名玻璃市大臣人选当中,除了9名国阵州议员外,更令人意外地包含了其两名国会议员。

其中一名国会议员,正是玻州巫统主席兼亚娄(Arau)国会议员沙希旦(Shahidan Kassim)。较早前,他向警方举报,指控现任大臣阿兹兰的委任未获大多数支持,因此违反联邦宪法和州宪法。

而另一名国会议员,则是玻璃市国阵秘书扎希迪(Zahidi Zainul Abidin)。

扎希迪向媒体表示,他们目前正在等候玻州拉惹确定觐见的日期,期望最早在下星期成事。

“如我之前所述,我们将会召开记者会,公开向端姑赛希拉祖丁道歉。过后,我们希望能够觐见他,并将提呈11人选名单,供他决定。”

州宪法允许委任任何人

询及为何玻州大臣人选名单中,出现两名国会议员时,扎希迪解释,根据州政府法令,玻州拉惹可以委任任何人为大臣,包括国会议员。

他指出,国阵较早前只提供一个人选,使玻州拉惹别无选择,因此,他们这次决定提供11名人选。

玻璃市大臣风波如今已进入第三周,尽管敏冬州议员阿兹兰(Azlan Man)上周四已宣誓就职,续任为州务大臣,不过,双胞大臣风波的另一主角沙希旦却感到不满而报警。

沙希旦的胞兄兼玻州淡汶都浪州议员依斯迈卡欣(Ismail Kassim)也批评,巫统最高领袖阿末扎希与希山慕丁领导不力,无法解决玻州问题。

阿兹兰在宣誓就职的数小时后,立即遭玻璃市巫统革除党籍,引起哗然。数日前,9名集体缺席宣誓礼的国阵议员,传出将改变立场,支持阿兹兰担任玻州大臣。



9国阵议员将把玻州大臣风波带上庭

发表于 2018年6月3日18:09  |  更新于 2018年6月3日18:12

玻璃市大臣风波延宕近一个月未解决,9名玻州国阵议员将把此事带上法庭,反对敏冬州议员阿兹兰出任州务大臣。

玻州国阵消息向《当今大马》表示,根据玻州宪法第39(2)条文,玻州拉惹必须挑选获得多数州议员支持的人出任大臣。

消息强调,阿兹兰并没获得多数州议员的支持,必须下台。

“第39(2)(a)条文阐明,拉惹必须委任一名获得多数州议员支持的人选,成为州务大臣,以领导州政府。”

“而根据第39(6)条文,若没有获得多数支持,大臣必须辞职。阿兹兰的情况也是如此,他并没获得多数支持,所以必须根据法律程序走。”

否认不敬玻州拉惹

消息人士也否认这是不敬玻州拉惹端姑赛希拉祖丁。

反之,消息强调,一众州议员只是反对阿兹兰出任大臣。

“玻璃市国阵只是反对阿兹兰出任大臣,不是反对拉惹,他们依然对拉惹忠诚。”

国阵提呈11人名单

玻璃市大臣风波如今已进入第三周,5月24日,9名国阵议员集体缺席阿兹兰的宣誓就职礼,结果触怒玻州拉惹。

同日,玻璃市巫统州主席沙希旦(Shahidan Kassim)在吉隆坡巫统总部召开记者会宣布,立即开除阿兹兰党籍。当时,这9名国阵议员也在现场。

5月31日,玻州国阵也已提呈11名人选名单,冀玻州拉惹端姑赛希拉祖丁从中挑出大臣人选。

前天,9名国阵议员向玻州拉惹端姑赛希拉祖丁道歉,但他们坚持立场,反对阿兹兰续任州务大臣。

行动党吁重选解套

另外,民主行动党选举备战委员会秘书伍薪荣今日发文告表示,玻璃市应该立刻重新举行州选,以解决自5月9日大选后所爆发的玻璃市宪政危机。

伍薪荣说,阿兹兰曼宣誓成为玻州大臣后,不仅受到巫统9名州议员杯葛,还被巫统开除党籍,以致于州务大臣职位名不副实。

因此,伍薪荣表示,玻璃市应该立刻进行重选,还政于民,让人民去决定是否要一个因贪污腐败而在全国大选中败选的国阵,或是希盟这个刚成立不足一个月,但已经开始实践许多竞选承诺的联邦新政府。

伍薪荣指出,如果玻璃市成功举行重选的话,那么民意所属将会决定玻璃市未来5年的命运。

他呼吁玻璃市的选民,届时应该支持希望联盟,让希盟能够在玻璃市取得州政权,以配合联邦政权制定更多有利于民众的政策。



光华日报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1/06/2018 17:41

文:叶行

前任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于5月19日接获马华中央委员会授命,被委任为森美兰州马华联委会主席,任期至6个月后的党选为止。

然而,也是马青现任总团长的张盛闻,日前以“天兵”主席的身份,在森美兰州马华大厦召开了一项非正式的会议,不料森美兰州马华8个区会当中,竟然有6个区会主席或代表没有出席该项会议,引起坊间对于森美兰州马华是否已经爆发了党争的猜测。

509这场“全民海啸”,不单卷走了国阵江山,同时也把马华原本的7国11州议席,打得落花流水,剩下1国2州议席,让这个曾经参与我国争取独立行动的一甲子老店,一夜之间,沦为反对党。

没有了执政党的优势,自然无法享有政府雄厚资源的援助,同时全国上下马华1万多个政治委任的职位,例如上议员、联邦乡村发展委员会、港务局及医院巡察员等,也得必须拱手让出,套句话说,是由零开始。

不过,马华自建党以来,就一直属于执政的一方,即使是505过后,马华在国阵地位江河日下,但体制内该有的福利还是会有,只是没有之前那么丰盛罢了,而且有时还得看人脸色,偶尔也要受些气。

如今角色彻底转换,宛如从天上掉下地上,党员们心理上的不适应是肯定,而资源上捉襟见肘是必然,但还不至于是穷途末路,只是未来路在何方?还得多方探讨。

有基层建议马华退出国阵,这呼声似乎甚得人心,就连当届领导层在检讨败选原因时,也归咎于处身在国阵及前首相纳吉丑闻所累,也有基层提议马华回到原点,立足非营利福利事业,以另一种方式来俘获民心。

至于开放马华门户,接纳其他种族加入的建议,似乎有点太过激进,毕竟“马华公会”这张老招牌,今天虽然是暂时蒙尘,但还末沦落到需要丢弃的地步,更重要的一点,不管是现在或是未来,走宗教或种族路线的政党,都还会有着一片属于自己的市场。

唯一没有被提及或是被刻意忽略的是,马华最近这几年所走的路线,似乎越来越与人民脱节,甚至让人感觉,马华几乎已经忘记了人民的委托,忘了民心所在,忘了民意所指,更忘了民主的存在。

无可否认,巫统的嚣张跋扈,前首相纳吉的一系列丑闻,的确拖累了马华的选举成绩,但马华自身的态度表现,却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国阵此次惨败,其实对马华未来整体而言,反而是件好事,如今巫统已经丢失了政权,没有了嚣张的本钱,说句不好听的话,大家同在一个起跑线上,没有谁必须看谁的脸色。

假设马华可以认清这点,在适当的时候,敢于发出适当的声音,摆脱之前类似自我矮化的忍气吞声,退不退出国阵,其实,关系并不是很大。

以目前马华的状态来说,已经没有了内耗的本钱,除了尽快恢复状态重新出发外,基本上,已没有太多精力去节外生枝,倘若还沉溺在争名夺利排除异己的游戏当中,无须别人来剿灭,单是党争带来的低迷士气,就足够让马华一蹶不振!

事实上,眼下马华最需要的是一个强势的领导层,对内可以制衡国阵巫统,对外可以监督希盟政府,以远交近攻的方式,重新定位,利用原有的资讯管道,在人民面前树立新形象,至于关闭服务中心,坦白说,那是下下策。

期望马华可以如浴火后的凤凰,再次重新振翅高飞,当然,如果在心态上及状态上,还是无法适时有效的调整,那浴火后的就不会是重生凤凰,而是灰飞烟灭。


281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723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6-13 19:30:55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无惧重新州选解议长难产,惟伊党属意组联合政府

发表于 2018年6月9日17:20  |  更新于 2018年6月9日17:28

伊斯兰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指出,若吉打州重新举行州选举,伊党有信心能够夺取吉州政权。

他说,尽管如此,该党希望希盟州政府领导层能够寻找其他解决方案,解决州议长人选问题。

“伊党献议组成联合政府,以避免重新州选举。在面对这局面,这是最好的方法。不过他们(希盟)拒绝。”

他今日在哥打巴鲁主持吉兰丹州伊党妇女组代表大会后,向记者这么说。

倡导组织联合政府

端依布拉欣指出,许多民主国家都采用联合政府概念,这可以避免举行州选举而浪费公帑。

目前距离大选已经一个月,吉州政府仍未宣布州议长人选,因为他们只以拥有半数议席组成州政府。

在大选,吉州希盟获18州席,伊党控制15席及国阵3席,只能组成弱势政府。



玻行政议员宣誓就职,独漏沙希旦胞弟

发表于 2018年6月13日16:57  |  更新于 2018年6月13日17:47

玻璃市国阵州议员准备上庭挑战大臣阿兹兰之际,其中8名玻璃市国阵州议员今天已宣誓为行政议员。

玻州国阵总共有9名州议员,《马新社》报道,只有淡汶都浪(Tambung Tulang)州议员伊斯迈(Ismail Kasim)没有受委为行政议员,他今天也没有出席行政议员的宣誓仪式。

伊斯迈也是玻璃市国阵州主席沙希旦(Shahidan Kassim)的胞弟,此前盛传,沙希旦一开始推荐伊斯迈为新任玻州务大臣,惟玻州拉惹端姑赛希拉祖丁(Tuanku Syed Sirajuddin)最终御准,敏冬州议员阿兹兰(Azlan Man)为玻大臣。

端姑赛希拉祖丁今日已在亚娄王宫举行的仪式中颁布委任状,玻璃市王储端姑赛费祖丁也出席有关仪式。

玻州大臣阿兹兰、议长韩丹、玻州政府秘书赛奥马、3名希盟州议员和一名伊党州议员也在场。

8人宣誓行政议员

阿兹兰较后在记者会上宣布各行政议员的职务,而他将负责掌管行政及财政事务、国际投资及贸易事务、经济策划及工业发展事务、土地及安全和公共秩序事务。

以下是宣誓为行政议员的8名国阵州议员和掌管职务:

掌管乡区及消除贫穷事务、新成长中心发展事务、旅游及文化、艺术及遗产事务:朱宾(Chuping)州议员阿丝麦查(Asmaiza Ahmad)

掌管农业及农基工业事务、种植和原产业事务及公众投诉和联合执法协调事务:十字港(Simpang Empat)州议员努鲁希山(Nurulhisham Yaakob)

掌管房屋及地方政府事务、贩商和小型商家事务、国内贸易、合作社及消费事务及企业和中小企业发展事务:
山丹(Santan)州议员阿兹占苏莱曼(Azizan Sulaiman)

掌管公共设施事务、交通事务、青年及体育和非政府组织事务:加央(Kayang)州议员哈米占(Hamizan Hassan)

掌管宗教事务、福利和天灾事务及边境合作和关系事务:柏斯里(Beseri)州议员鲁再尼(Ruzaini Rais)

掌管教育事务、人力资源发展事务、科学、工艺、革新及资讯科技事务:新路(Pauh)州议员罗兹娜(Rozieana Ahmad)

掌管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事务、社会团结和特别事务:马打亚逸(Mata Ayer)州议员西蒂伯惹妮(Siti Berene Yahaya)

掌管天然资源及环境事务,以及生物科技、绿色科技及卫生事务:知知丁宜(Titi Tinggi)州议员郑再安

大臣风波延宕逾月

玻州大臣风波持续至今,9名玻璃市国阵州议员早前曾透露,将会宣誓出任行政议员,但他们肯定也会入禀法庭,挑战阿兹兰的州务大臣地位。

在509大选落幕后,阿兹兰于5月24日宣誓为玻璃市州务大臣,但9名国阵议员集体缺席阿兹兰的宣誓就职礼,结果触怒玻州拉惹。

同日,玻璃市国阵州主席沙希旦(Shahidan Kassim)在吉隆坡巫统总部召开记者会宣布,立即开除阿兹兰党籍。当时,这9名国阵议员也在现场。

5月31日,玻州国阵提呈11名人选名单,冀玻州拉惹端姑赛希拉祖丁从中挑出大臣人选;6月1日,9名国阵议员向玻州拉惹端姑赛希拉祖丁道歉,但他们坚持反对阿兹兰的立场。



双包大臣风波闹一个月,玻州拉惹怒斥有人造反

发表于 2018年6月13日18:02  |  更新于 2018年6月13日19:11

傍晚6点43分更新

玻州双包大臣风波闹了逾一个月后,今日终于成立州政府。基于这起风波也卷入王室,玻州拉惹端姑赛希拉祖丁难以释怀,还直斥有人造反。

《马新社》报道,端姑赛希拉祖丁(Tuanku Syed Sirajuddin)今日见证8名玻州行政议员宣誓时表示,过去一个月的风波,让他感到伤心与担心。

“选举落幕已超过一个月,今天才举行行政议员宣誓仪式。我严正看待此事,因为此事也卷入王宫与我。”

“我深感担心,因为此事显示,我们州内有人造反。”

提醒勿重蹈覆辙

端姑赛希拉祖丁认为,若所有人尊重其决定,则宣誓仪式其实可更早进行。

拉惹也要求所有州议员,以此事为鉴,避免重蹈覆辙。

针对玻州9名国阵州议员近日道歉一事,拉惹表示,已原谅他们。

“现在开始,我要你们专注责任。忘记政党……不要24个小时都在搞政治,你们必须完成人民赋予的责任,不分肤色、宗教和种族。若做不到,则勿担任人民代议士。”

“你们也需要阅读议会报告,不要轻易就作出决定。若犯错,50年都会这样,我经常抱怨发展很慢,请证明我是错的。”

拉惹指,在州议会召开前,也会和前来觐见的大臣商讨各种课题,而有时候其观点也不获赞同。

因此,拉惹挑战州政府找寻更好的方法,以降低州内的贫穷率,并应对国家财务的赤字。

大臣风波延宕逾月

玻璃市国阵州议员准备上庭挑战大臣阿兹兰之际,其中8名玻璃市国阵州议员今天已宣誓为行政议员,只有淡汶都浪(Tambung Tulang)州议员依斯迈(Ismail Kasim)没有受委为行政议员。

伊斯迈也是玻璃市国阵州主席沙希旦(Shahidan Kassim)的胞弟,此前盛传,沙希旦一开始推荐依斯迈为新任玻州务大臣,惟玻州拉惹端姑赛希拉祖丁(Tuanku Syed Sirajuddin)最终御准,敏冬州议员阿兹兰(Azlan Man)为玻大臣。

沙希旦派系总共有9名州议员,他们皆反对阿兹兰任大臣。9人早前透露,将会宣誓出任行政议员,但他们肯定也会入禀法庭,挑战阿兹兰的州务大臣地位。



光华日报

对巫统失去信心 沙哈鲁丁辞职退党

31/05/2018 21:43

(加央31日讯)玻璃市巫统内部纷争不断,前任加央国会议员沙哈鲁丁基于对巫统中央及区部失去信心,于今日宣布辞去所有党职及退党,即时生效。

沙哈鲁丁是于周四晚上在脸书专页发帖表示自己会辞去党职及退党。

这也是玻州大臣风波之后的另一个震撼。

他在本届大选无缘上阵,改由新人 然里沙里夫披甲上阵。

他较后通过whatsapp向本报记者证实,他已辞去玻州巫统宣传主任及退党,即时生效。

他说,巫统领袖只注重裙带关系,在每一件事都没有聆听人民的需求。

他也说,确保巫统在第14届全国大选获胜是主要议程,可是党领袖却没有聆听人民的声音,导致人民拒绝巫统。

他表示,他之后会注重在福利工作。

公正党玻璃市港口候任州议员阿占卡拉布也在沙哈鲁丁的有关帖子下留言,感谢后者在担任加央国会议员期间为民服务。

281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723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7-7 20: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获3巫统议员力挺,希盟人选任吉打议长

发表于 2018年7月4日11:42  |  更新于 2018年7月4日11:56

随着获得3名巫统吉打州议员投票力挺,一度难产吉打州议长职今天顺利由希盟推荐的人选阿末卡欣(Ahmad Kassim)出任。

阿末卡欣为前吉打港口国会议员,他成功获得21票,在野党的人选则只获得15票。

吉打州务大臣慕克里兹今天在议会提名,阿末卡欣为议长人选;在野党的人选为吉打伊党主席阿末法鲁丁(Ahmad Fakhruddin Fakhrurazi)。

履行人民委托

根据慕克里兹的面子书专页,由于出现两名人选,议会决定投票表决,何者比较有资格出任议长。

“最终,阿末卡欣受委为新一任的吉打议长。”

“如今,吉打州政府将继续向前迈进,履行人民给予的委托。”

根据《马新社》,3名支持希盟议长人选的巫统议员分别是,峨占必叻(Guar Chempedak)州议员古阿都拉曼、万拉峇鲁(Bandar Baharu)州议员莎比丽娜和双溪甸(Sungai Tiang)州议员苏拉雅。

议员宣誓就职

除了委任议长,36名吉打州议员今天也在新议长面前宣誓就任州议员。

在第14届大选,吉州希盟获18州席,伊党控制15席及国阵3席,只能组成弱势政府。由于执政党和在野党的议员人数相同,议长人选一度难产。

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当时表示,若重新举行州选举,伊党有信心能够夺取吉州政权。他也透露,伊党献议组成联合政府,不过被希盟拒绝。

此外,慕克里兹早前透露,选委会已告知,若吉打重选,将花费至少1800万令吉,因此不会举行州选举。



玻大臣事件余波荡漾,依斯迈卡欣退出巫统

发表于 2018年6月20日09:27  |  更新于 2018年6月20日09:29

玻州双包大臣事件余波荡漾,玻州淡汶都浪州议员依斯迈卡欣宣布退出巫统,成为无党籍议员。

依斯迈卡欣原本是玻州巫统建议的大臣人选,但却不为玻州拉惹端姑赛希拉祖丁所接纳。

依斯迈卡欣昨晚告诉马来报《每日新闻》,其中一项退党原因,是因为他已对巫统领导层失去信心。

“我已正式退出巫统与国阵,成为玻州的无党籍议员。”

“这项决定基于数项因素,其一是因为我对党领导层失去信心。”

暗示加入团结党

依斯迈表示,其实从2008年开始,他已想过退党。

根据报道,他暗示将在近期内加入土著团结党。

“我必须思考什么最有利人民。为了人民利益与福祉,必须跟联邦政府,特别是首相马哈迪维持关系。”

依斯迈也表示,这项决定未曾通知胞兄——玻州巫统主席沙希旦。

“我不是傀儡,他要知道什么?通过我这项宣布,他也将会知道。”

“我要证明在政治上,没有所谓的兄弟问题。我希望所有人能开放接受我这项决定。”

拉惹委另一人选

依斯迈加入巫统已经30年,曾担任玻州巫青团州团长。

第14届大选,依斯迈以1180张多数票捍卫淡汶都浪州席。之后,沙希旦代表玻州巫统举荐依斯迈出任大臣,但玻州拉惹却御准敏冬州议员阿兹兰(Azlan Man)续任大臣,因而挑起一场宪政危机。

阿兹兰于5月24日宣誓为玻璃市州务大臣,但依斯迈等9名国阵议员集体缺席阿兹兰的宣誓就职礼,结果触怒玻州拉惹。

同一天,沙希旦宣布立即开除阿兹兰党籍。

6月1日,9名国阵议员向玻州拉惹端姑赛希拉祖丁道歉,但他们坚持原来立场。

直至6月13日,8名玻州国阵议员宣誓为行政议员,独漏依斯迈卡欣。



“杀我同胞后却要来投靠?”,玻团结党拒绝依斯迈

发表于 2018年6月20日15:17  |  更新于 2018年6月20日15:25

玻璃市土著团结党主席阿米尔(Ameir Hassan)表示,国阵淡汶都浪州议员依斯迈卡欣退出巫统,并希望加入该党的行动不合逻辑。

他说,在第14届全国大选开战之前,“战场上的敌人”有机会共同战斗,但由于当时没有掌握这个机会,如今不能再合作。

他对马新社说,“我们(团结党)不可能和在(大选)战场上杀了我们许多同袍的敌人合作。他已经杀了我们的同袍,现在突然间要加入我们?”

“玻州团结党已有足够的权威领袖,我们不需要巫统的颠倒思维带入我们的斗争。”

“如果真的要为人民斗争,就要求重新选举以获得人民的委托。”

惟交予党中央决定

阿米尔说,依斯迈卡欣即使跳槽,也无法解决任何问题,然而,此事交由团结党中央领导层决定。

阿米尔也是希盟玻州主席,他说,玻州团结党将继续以本身的方式斗争,在州内发挥明智反对党的作用。

“我们相信将在来届大选获胜,本届大选我们只是微差落败。”

依斯迈卡欣也是巫统亚娄区部署理主席,他昨天晚上宣布,由于对巫统领导层失去信心,他退出巫统成为独立州议员,他也说,为了人民利益,他需要和希望联盟政府保持关系,并将在近期内加入团结党。



吃团结党闭门羹,依斯迈卡欣转敲公正党门

发表于 2018年7月7日18:39  |  更新于 2018年7月7日18:39

淡汶都浪州议员依斯迈卡欣因争夺玻州大臣位子失败,愤而退出巫统,又吃土著团结党闭门羹之后,如今转敲公正党的大门。

依斯迈卡欣(Ismail Kassim)今日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表示,他选择公正党皆因它不像巫统。

“ 不管我加入哪个政党,我不想回到(巫统)过去旧模式。现在我认为,公正党很开放,所有决定都以协商完成。”

“我考虑加入公正党,因为它令人兴奋。”

转向吉打公正党敲门

依斯迈卡欣表示,自己有许多公正党朋友。

“我加入(公正党)后不想成为领袖,取代我的朋友,不要。我只是想要成为普通党员,并且是一名活跃的州议员……我只想加入成为普通党员。”

根据《当今大马》了解,依斯迈卡欣已向吉打公正党的波哥先那区部申请入党,而非寻求玻璃市区部。

吉打公正党主席阿兹曼(Azman Ismail)向《当今大马》证实, 依斯迈卡欣已向波哥先那区部提出入党申请,是否接纳必须由公正党中央政治局决定。

玻州公正党反对接纳

不过,玻州公正党主席莫哈末法苏( Mohammad Faisol Abd Rahman)发文告表示,他们反对依斯迈卡欣入党。

他形容, 依斯迈卡欣想要加入公正党,无非是为了洗脱过去身在国阵的污点。

“我们不想有人加入公正党,是为了‘洗脚’。这个国家之前已遭各种舞弊事件污染,在马哈迪领导下,希盟被迫恢复国家摆脱国阵留下的污点。”

公正党尚未批准申请

无论如何,公正党至今仍未批准依斯迈卡欣的申请。

其中一名公正党中央政治局成员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认为,公正党不应接受依斯迈卡欣的入党申请。

“原则上,我们不应接纳像他们那样的人,因为他们在不同(政党旗帜下)中选,而我们尊重人民的选择,所以不应接纳他入党。”

评估是否认同斗争目标

至于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他受访时表示,该党在决定前必须考虑许多事情。

“我们必须评估,他跳槽是否政治正确……在几周前,他还是玻璃市巫统支柱。”

他说,公正党必须评估依斯迈卡欣是否认同公正党斗争。

依斯迈卡欣加入巫统已经30年,曾担任玻州巫青团长。第14届大选,依斯迈以1180张多数票捍卫淡汶都浪州席。

之后,依斯迈胞兄兼玻州巫统主席沙希旦举荐他出任大臣,但玻州拉惹却挑选了巫统的敏冬州议员阿兹兰(Azlan Man)为大臣,进而挑起一场宪政危机。

依斯迈卡欣原先连同其他8名巫统玻州议员联手抗拒阿兹兰,甚至触怒玻州拉惹;不过其他8人后来立场软化,而依斯迈卡欣愤而退党。

依斯迈卡欣随即表明希望加入团结党,但玻璃市团结党已回拒他。

281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723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8-27 20:4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关注佐哈里“奇迹论”,吉团结党质疑欲夺大臣职

发表于 2018年8月27日19:22  |  更新于 2018年8月27日19:27

公正党双溪大年国会议员佐哈里阿都的“创造奇迹论”,引起吉打州盟党关注。土著团结党吉州署理主席安努亚质疑,佐哈里有意抢夺慕克里兹的吉州大臣职位。

安努亚(Anuar Abdul Hamid)傍晚发表文告说,读了佐哈里阿都的新闻,让他忍不住要回应。

“我会如此诠释他的言论:(一)有一个行动要加速让安华出任首相;(二)若安华成为首相,希盟吉州政府会换大臣及行政议员;”

“(三)佐哈里作为双溪大年国会议员,献议让席给安华,将获得出任吉州大臣的犒赏。”

大选前早已有协议

安努亚提醒佐哈里,不要忘记早在第14届大选前,希盟各党已同意分配各州的领导权。

根据安努亚,当时的共识是:吉打、玻璃市、霹雳、柔佛交由团结党领导;雪兰莪、彭亨、森美兰由公正党领导;槟城、联邦直辖区与砂拉越由行动党领导;至于诚信党则获得吉兰丹、登嘉楼与马六甲领导权。

“这项协议已经拍板定案,何以佐哈里现在突然要抢团结党的吉州大臣职位?他不应发表这种言论。”

“更何况,最让人惊讶的是他竟然宣称可以‘在吉州创造奇迹’。到底是什么奇迹?吉打并非如雪州或槟州般的富裕州属。说这种话,说易行难。”

吁停止无谓口水战

安努亚指出,吉州大臣慕克里兹2013年在国阵旗帜下出任大臣时已有全盘计划发展吉打,无奈却在两年后被迫辞职,如今必须重新激活过去的发展计划,挑战极大。

他希望佐哈里不会趁安华出任第8任首相一事浑水摸鱼,背弃人民的支持。

“我也想要劝告我所尊敬的老朋友,尤其是在公正党选举季节之际,停止这种口水战。”

“这不会利惠希盟。且让我们合作打造新马来西亚,让国家更好,更繁荣与更和谐。”

佐哈里欲创造奇迹

昨晚,佐哈里在槟州出席公正党署理主席候选人拉菲兹阵营的竞选活动后重申,他愿意辞去双溪大年国会议员职位,而倘若安华出任第8任首相,他就有机会出任大臣,在吉打州“创造奇迹”。

佐哈里阿都隶属拉菲兹的阵营。本届公正党党选,佐哈里竞逐副主席一职。

8月9日,佐哈里阿都宣布,已向安华献议其双溪大年国席。

早前,安华暗示,那场“属於他的国席补选”将会在无拉港补选之后举行。



若补选或影响吉打政权,LFL反对佐哈里当议长

发表于 2018年7月11日12:37  |  更新于 2018年7月11日12:39

公正党双溪大年区国会议员佐哈里阿都或出任国会议长的消息传出后,遭遇捍卫自由律师团的反对,认为此举或动摇吉打的希盟政权。

捍卫自由律师团(Lawyers for Liberty)顾问苏仁德兰(N Surendran)发文告指出,佐哈里阿都(Johari Abdul)也是莪仑(Gurun)州议员。

他提醒,根据联邦宪法第57(4)条款说明,任何州议员若当选下议院议长,则在就任之前就得先卸下州议员身份。

苏仁德兰补充,尽管希望联盟成功在第14届大选成功取下吉打州政权,但却是以希盟18国席对国阵18国席的情况,形成弱势政府。

补选引发不必要的开支

“基于目前的危险权力平衡,希盟若引发无可避免的莪仑补选,则会是冒险而不明智的举动。”

苏仁德兰也指出,佐哈里阿都当选议长,触发补选,也会导致不必要的开支。

“补选不是小事,它需要巨额的公共开支。再者,这对莪仑选民不公平。他们得再次选举自己的代议士。”

希盟还有其他议长人选

如此一来,苏仁德兰强调,希盟没有必要触发补选,因为议长人选不仅佐哈里阿都一人。

“触发补选是很没有必要的事情,因为希盟还有其他有资格出任议长的人选。”

希盟政府将在下周一召开第1季第1次国会,但议长人选目前还是个谜。

《星报》早前引述消息报道,也是吉打公正党顾问的佐哈里阿都将出任国会下议院议长一职。

副首相旺阿兹莎昨天表示,希盟已敲定国会下议院议长人选,而首相马哈迪最迟将于今天公布人选。



玻州四千巫统党员跳槽团结党

发表于 2018年7月15日17:47  |  更新于 2018年7月15日17:52

自希望联盟在第14届全国大选赢得中央政权后,玻璃市有约4000名巫统党员跳槽至土著团结党,惟淡汶都浪州议员依斯迈卡欣的入党申请被拒。

玻州团结党主席阿米尔说,亚娄和巴东勿刹区部分别接纳近1000名巫统前党员加入团结党。

“尽管如此,巫统亚娄区部前署理主席兼淡汶都浪州议员依斯迈卡欣在大选前大力抨击希盟,因此,他的入党申请被拒。

“我们不阻止任何人加入团结党。若他们的入党申请在区部或州级被拒,他们可直接向中央提出申请。”

他今天在其住家举办的感恩会对媒体这么说。

阿米尔在感恩会上移交一封信函给亚娄区前国会议员赛拉兹兰,接纳后者为团结党亚娄区部普通党员,并由高等教育基金局(PTPTN)主席旺赛夫及团结党亚娄区部署理主席马敦丁见证。

旺赛夫也是教育部长特别顾问,他说,有关月薪少于4000令吉PTPTN借贷者获展延摊还期限的会议,将于明天在布城进行。



沙希旦促联邦释州宪,重申玻拉惹无权选大臣

发表于 2018年7月24日20:17  |  更新于 2018年7月24日20:23

尽管玻州双包大臣风波已经落幕,但主角之一的前玻州巫统主席沙希旦今日在国会上挑起此事,并要求联邦政府阐释玻州宪法的一些条文。

沙希旦为巫统亚娄国会议员。他今午在国会辩论时指出,州宪法第39(4)条文阐明,拉惹可以任意(dengan sesuka hati)摆脱州宪法局限委任大臣。

不过,沙希旦指出,根据州宪法第39(2A)条文,拉惹务必委任一名获得大多数议员支持的州议员为大臣,而第39(6)条文也说明一名大臣若失去多数支持则需要辞职,或解散州议会寻求重选。

获多数支持才算数

基于此,沙希旦认为,玻州拉惹端姑赛希拉祖丁不能自行决定大臣人选,也需要考量该名议员是否得到多数支持。

“我们不能单独参考第39(4)条文——拉惹可以按照自身喜好委任大臣。如果此条文单独成立,那么我们不需要第39(2)条文,这条文阐明大臣需要获得多数支持。”

“若是如此,我们甚至无需大选。(拉惹)可以委任任何人当大臣。”

“排在前面的州宪法第39(2)条文说明,大臣需要得到(州议会)多数支持,无论是此人是否国阵主席所推荐,抑或拉惹认同的人选。”

现任大臣不获支持

接着,沙希旦再次批评,现任玻州大臣阿兹兰没获得大多数州议员的支持。

反之,他强调,玻州巫统早前推荐的大臣人选,即其胞弟兼淡汶都浪州议员依斯迈卡欣(Ismail Kassim)获得15名州议员中的8人支持。

“现任大臣只有1名议员支持,但我们所建议的大臣人选却有8名议员支持。此事是否符合宪法?”

“对我而言,此时已逾越联邦宪法,而联邦宪法阐明,(大臣/首相)必须获得议员多数支持。”

国会有责任来厘清

沙希旦接着提到联邦宪法第43(2)条文。他表示,联邦宪法规定,元首只能委任享有下议院多数支持的国会议员出任首相,而元首不能按照个人喜好委任首相。

他也指出,联邦宪法第71(3)和(4)条文清楚阐明,州宪法必须依据联邦宪法,否则国会可以制定法律,确保州宪法遵循联邦宪法。

“国会有责任遵照联邦宪法第71(4)条文,确保玻州宪法第39(4)条文定义正确。即便拉惹选择一人当大臣,但该名州议员必须享有多数支持,否则我们就无需玻州宪法第39(2)条文。”

再三强调非“叛君”

这时,沙希旦的同僚——巫统巴当勿刹国会议员扎希迪(Zahidi Zainul Abidin)起身提问,沙希旦是否直言玻州大臣的委任违宪,而这是否代表沙希旦“叛君”?

惟沙希旦不认同此言

“我不认为说出这个看法等同叛君。”

较后,沙希旦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坚称,这番言论并没冒犯拉惹。

“我只是要国会及政府解释王权……我没质疑拉惹,只是要求国会解释此事。”

否认胞弟为其傀儡

针对玻州拉惹宣称不要委任傀儡大臣,沙希旦则搬出首相马哈迪父子来反驳这种说法。

“无人凌驾法律之上。全体大马人,包括立法者需要遵守法律。不能因为一名民选国州议员,因为父子、母子、兄弟或姐妹关系,就说那人是傀儡。”

“我举例,人民选出马哈迪任相,但其儿子慕克里兹担任吉打大臣,难道后者是爸爸的傀儡?”

玻州出现宪政危机

第14届大选,依斯迈以1180张多数票捍卫淡汶都浪州席。之后,沙希旦代表玻州巫统举荐依斯迈出任大臣,但玻州拉惹却御准敏冬州议员阿兹兰(Azlan Man)续任大臣,因而挑起一场宪政危机。

阿兹兰于5月24日宣誓为玻璃市州务大臣,但依斯迈等9名国阵议员集体缺席阿兹兰的宣誓就职礼,结果触怒玻州拉惹。

同一天,沙希旦宣布立即开除阿兹兰党籍。

6月1日,9名国阵议员向玻州拉惹端姑赛希拉祖丁道歉,但他们坚持原来立场。

直至6月13日,8名玻州国阵议员宣誓为行政议员,独漏依斯迈卡欣。至此,玻州政府终于成立,结束一场风波。


281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7236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11-13 14: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巫统议员古阿都拉曼退党,希盟吉州议席18+1

发表于 2018年11月12日上午9点53分  |  更新于 2018年11月12日上午10点51分   早上10点45分更新

巫统退党潮不息,峨占比叻州议员古阿都拉曼(Ku Abdul Rahman Ku Ismail)宣布退党。

现年62岁的古阿都拉曼拥有英国大学的博士学位,曾三度中选为峨占比叻州议员,并在2013年大选后出任一届行政议员。

根据《马新社》,吉打州议会今早一开会,议长阿末卡欣(Ahmad Kassim)即宣布这项消息。

他说,古阿都拉曼退党后,将成为亲希盟的无党籍州议员。

“我是在昨天收到来函,获得通知……他在州议会的座位将会更换。”

《星洲日报》也报道,随着古阿都拉曼退出巫统,州议会也把其座位换到希盟州议员的最后一个位子,即哥打达鲁阿曼州议员郑瑞隆旁边。

加强希盟执政地位

第14届大选,希盟在吉打赢得18个州席,伊党15席,而国阵则有3席。

随着古阿都拉曼转为亲希盟,将有助于加强希盟的执政地位。

今年7月,吉打州正副议长难产时,3名巫统州议员支持希盟的正副议长人选,解决僵局,而古阿都拉曼正是当时的3名议员之一。

吉州大臣慕克里兹当时还特地感谢古阿都拉曼等3人。

巫统在509大选共赢得54个国会议席,但在选后爆发退党潮,目前只剩下48个国席。

不过,古阿都拉曼是吉打州议员,退党并未影响巫统在国会的形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18-12-14 05:33 P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