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64|回复: 6

希盟执政柔佛 土团党奥斯曼宣誓为大臣

[复制链接]

273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51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18-5-14 16:38: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今大马

团结党奥斯曼宣誓为柔佛大臣,515前定州内阁

发表于 2018年5月12日 16:00  |  更新于 2018年5月12日 19:46

傍晚7点45分更新

柔佛州希盟秘书兼新任甘拔士州议员奥斯曼(Osman Sapian)今日在柔佛苏丹依布拉欣面前,宣誓就任新任柔州大臣。

根据苏丹面子书专页,奥斯曼今午3点在武吉士林王宫宣誓就任。

“甘拔士州议员接获委任状,而且宣誓就任……苏丹准备与大臣合作,而且不时提供劝导。”

“苏丹也提醒,奥斯曼要尽责,确保柔佛民族团结一致。”

奥斯曼也是柔佛团结党秘书。他身在巫统时,从1999年至2013年中选为三任甘拔士州议员。2013年大选,巫统没有提名他守土。

团结党2016年草创时,他是首批柔佛巫统领袖,转投团结党。

要办州内阁宣誓仪式

随后,奥斯曼到新山一家酒店召开记者会时表示,必须要在5月15日前提呈行政议员名单予苏丹来办州内阁宣誓仪式,因此过后会与希盟四党党魁商谈。

“明天是补假,因此我会在周一进入大臣办公室……最重要的是,来委任10名行政议员、正副议长。”

“5月17日就是斋戒月的开始,苏丹要我立即解决此事,不宜拖延太久,避免影响政务。”

“我会跟希盟四党主席讨论,来提呈柔佛行政议员名单。我们需要在5月15日前提呈给苏丹,然后举行宣誓仪式。”

官位按照议席分配?

询及行政议员会否按照四党所胜出的议席来分配,奥斯曼不置可否,需要进一步商谈。

“我会与四党党魁商量。昨晚我已经想到一部分职位固打,我有自己的名单。但最终决定权在苏丹手中。”

“有时我们要妥协……至于官位分配,我们有10名行政议员、正副议长……但一切职位将会遵循联邦部长。”

他补充,上任后首件事务就是提供免费水、落实柔佛希盟宣言等。

行动党公正党没代表

除了奥斯曼,今日记者会只有团结党丁能州议员莫哈末索里汉(Mohd Solihan Badri)、百万镇州议员仄查卡利亚(Che Zakaria Mohd Salleh)及柔佛诚信党主席兼巴力安尼州议员阿米诺胡达。

不过,公正党及行动党则没有代表出现现场。

对此,奥斯曼辩称,柔佛行动党秘书兼帆加兰州议员颜碧贞正在从峇株巴辖南下。

“柔佛行动党主席刘镇东在中央有要事,正在商谈内阁分配。而柔佛希盟主席慕尤丁也没有前来。”

惟记者会完毕后,仍不见颜碧贞踪影。

柔佛州议会共有56个州席。本届大选,行动党拿下14州席、诚信党9席、团结党8席及公正党5席,共36个州席,成功执政柔佛。

随着3名巫统州议员跳槽团结党,团结党州席增至11州席,取代诚信党排在柔佛希盟第二位。



3柔巫统州议员跳槽团结党,希盟掌三分二优势

发表于 2018年5月12日 11:57  |  更新于 2018年5月12日 14:23

下午2点18分更新

希盟柔佛大臣将在今午宣誓之际,3名中选的巫统州议员宣布,将会跳槽至土著团结党,令希盟掌握柔佛州议会三分二优势。

这3人为素里里州议员拉士曼(Rasman Ithnain) 、旧柔佛州议员罗勒里(Rosleli Jahari)及兴楼州议员阿威雅(Alwiyah Talib)。

拉士曼今早在新山召开记者会表示,3人退出巫统,转投团结党,旨在团结马来人。

“我们是为了马来人及人民团结。过后我们会申请加盟团结党……我们需要承认现有政治情况及民意。”

“我们需要为了民意而改变。”

盛赞3人重大牺牲

在场的柔州团结党秘书奥斯曼(见图,Osman Sapian)欢迎3人加盟,更盛赞3人做出“重大牺牲”。

“我谢谢国阵代议士加入希盟。我认为,这是为了柔佛民族及大马人团结党重大牺牲。我们要柔佛继续发展。”

另一边厢,料将成为柔州反对党领袖的国阵文律州议员哈斯尼(Hasni Mohammad)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炮轰3人跳槽举动,违背民意。

“我们提名3人竞选,这是我们错估形势。我们早已知道他们在提名日前有所不满,有者甚至要求上阵国席。他们认为,应该得到更多……”

“他们跳槽,对投选他们的选民不公。”

不推动反跳槽法令

询及国阵会否在州议会提呈反跳槽法令动议时,哈斯尼认为,没此必要。

“巫统不需要这么做,我们是州议会最大党,无需反跳槽法令。”

柔佛州议会共有56个州席。本届大选,行动党拿下14州席、诚信党9席、团结党8席及公正党5席,共36个州席,成功执政柔佛。

国阵方面,巫统保住17席、国大党2席,共19个州席。伊党则获1州席。

随着巫统3名州议员跳槽,这意味希盟获得39个州席,跨过三分二优势门槛。而国阵只剩下16个州席。



推托不愿承认反对党领袖,柔大臣也拒拨款在野党

发表于 2018年5月12日 18:35  |  更新于 2018年5月12日 20:09

国阵柔佛政府年代,不承认在野党地位,而新任希盟柔佛大臣奥斯曼(Osman Sapian)也依样画葫芦。

他强调,遵循前朝先例,不发放选区拨款予在野党,更以财力为由,不愿意承认州议会反对党领袖。

奥斯曼今日宣誓后在新山召开记者会受询及会否承认反对党领袖一职时,停顿半刻,与旁边的柔佛诚信党主席阿米诺胡达商谈一下,才说会考虑此事。

“我们会考虑此事。若我们要正式委任反对党领袖,要看州政府财库,因为我们有其他事物要处理。”

“联邦则有所不同。你要将联邦与州属相比较,我们不能够100%遵循联邦。”

2017年,联邦财政预算案为2802亿5000万令吉,而柔佛财政预算案为15亿3190万令吉,为前者不到1%。

以前国阵执政也没给

针对以往国阵前朝政府不发放发展拨款予在野党,会否改变这项政策时,奥斯曼斩钉截铁说“不会”。

“这是执政党权利。以前国阵巫统执政时,你(阿米诺胡达)拿到吗?”

阿米诺胡达回话:“没有”;奥斯曼接着就说,“(现在也)就没有啦。”

他质问,为何要提供资源壮大在野党?“为何我们要给?这就像给他们子弹。”

亲掌财政天然资源部

奥斯曼也说,由于州资源不比联邦多,因此他将亲掌财政及天然资源职务。

“联邦有财政部,因为联邦政府比较多钱。我会掌管州天然资源及财务。我们没有财政部长,我们只有财政司。”

询及有人形容奥斯曼为“巫统循环人士”(Umno recycle),他否认此言。

“为何你不要讲首相敦马哈迪?我以前是巫统,现在要遵循希盟决策。”

奥斯曼是甘拔士州议员兼柔佛希盟秘书。他身处巫统时,从1999年至2013年中选为三任甘拔士州议员。2013年大选,巫统没有提名他守土。

团结党2016年草创时,他是首批柔佛巫统领袖,转投团结党。



柔大臣否认王室干政,声称未了解森林城详情

发表于 2018年5月12日 19:20  |  更新于 2018年5月12日 19:23

柔佛王室尚来积极参与政治,惟新任希盟柔佛大臣奥斯曼(Osman Sapian)否认,王室影响州内政务。

他今日宣誓完毕再新山一家酒店召开记者会时反问,记者如何得知王室过去积极参与柔佛政务。

“你怎样知道?这只是你的假定印象而已。我不认为(如此)。”

“所有州政府各局主任都在,我不认为(王室积极参与政务)。你要我评论此事言之过早。”

另一名记者询问,奥斯曼如何平衡王室影响及州政务时,他反问:“哪里有王室影响,你问我(问题)都要有证据。”

当时自己不是民代

谈及首相马哈迪曾批评森林城计划时,奥斯曼则宣称,森林城建立时,自己不是民代,因此不晓得这项备受争议的房产计划详情。

“我需要到办公室上班,翻阅一切文件。我需要召唤官员和智囊团来聆听汇报。我完全不懂森林城计划,是不是?”

“因为,我以前不是人民代议士,当森林城建成时,我不是民代,因此我无法完全知晓整个发展计划。”

“或许这一次当我就任大臣时,我能够知道一切事务。你给我一点时间,让我联络森林城。”

惟他听闻,州政府或许有20%森林城股权,但还需仔细研究。

柔苏丹是真正大股东

森林城是中国碧桂园集团与柔州王室的联营计划。碧桂园集团与柔佛人民基建集团合组一家碧桂园太平景私人有限公司(Country Garden Pacific View Sdn Bhd),负责这项联营计划。

碧桂园集团通过在马来西亚注册的3家子公司,掌控联营公司的66%股权。这3家子公司是碧桂园水景私人有限公司(Country Garden Waterfront Sdn Bhd)、碧桂园金海湾私人有限公司(Country Garden Danga Bay Sdn Bhd)与碧桂园房地产私人有限公司(Country Garden Real Estate Sdn Bhd)。

至于柔州政府拥有的柔佛人民基建集团,则据称通过Esplanade Danga 88私人有限公司,掌控联营公司的34%股权。

不过,《当今大马》调查Esplanade Danga 88私人有限公司后发现,柔佛人民基建集团其实只拥有这家公司的20%股权,而最大股东是掌控了64.4%股权的柔州苏丹依布拉欣。

马哈迪去年一直追击森林城计划,招引纳吉驳斥,森林城土地是以99年租赁地契的方式脱售。

但马哈迪于3月14日在部落格撰文“森林城游记”指,亲临森林城实地考察后发现,森林城竖着永久地契的广告牌,借此驳斥首相纳吉指森林城房产只是99年租赁地契的说法。

273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51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5-14 16:4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慕尤丁“教”柔大臣,强调在野党应获拨款

发表于 2018年5月13日晚上11点04分  |  更新于 2018年5月13日晚上11点08分

新任柔州大臣奥斯曼拒发放选区拨款给在野党,掀起争议。除了友党议员反对,土著团结党主席慕尤丁也要求奥斯曼纠正这个看法。

根据《阳光日报》,慕尤丁说,奥斯曼应该承认柔州在野党的地位,还须一视同仁,让在野党州议员享有选区拨款。

“我已要求他纠正。我认为大选已经结束,人民已做出决定。希盟作为一个关心与了解人民问题的政府,必须不分党派立场,照顾所有人民的利益。”

“新政府获得的委托,必须公平公正执行,包括在野党的选区。”

指奥斯曼还新

慕尤丁到蕉赖复健医院探访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后,接受记者访问时表示,奥斯曼“还新”,所以需要时间学习。

不仅如此,慕尤丁建议,在野党州议员应该获得拨款,以成立服务中心,更好地服务人民。

“但这将交由各州的领导自行决定,并商量拨款机制等课题。”

慕尤丁强调,希盟以民为本,不会因为不同党派立场而惩罚人民。

奥斯曼也是柔州团结党秘书。他昨日在宣誓就任为柔州大臣后,在首场记者会上表示,新任柔州政府将效仿前朝国阵的做法,不会让在野党享有选区拨款。

之后,多名希盟领袖纷纷反对,包括行动党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与团结党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



赛沙迪反对沿袭前朝恶政,吁拨款给在野议员选区

发表于 2018年5月13日下午1点25分  |  更新于 2018年5月13日下午2点29分

新任希盟柔佛大臣奥斯曼沿袭前朝恶政,拒绝发放选区拨款予在野党议员的做法,引起民间的非议,就连自家人也看不过去,而提出异议。

新任麻坡国会议员兼土著团结党青年团长赛沙迪表示,他反对上述的做法。

“我谦逊地表达反对,我已经向(柔州)团队表达我的观点。针对此,我们会拟定政策。”

“为了让马来西亚民主茁壮成长,我们需要强稳和具公信力的在野党来监督我们。”

“拨款给他们,不是因为他们是我们的对手,而是他们是制衡者。”

赛沙迪(Syed Saddiq)今日在面子书,发表上述言论。

吁效仿雪州政府

《当今大马》较后向赛沙迪寻求更多讯息时,他表示,他已向奥斯曼(Osman Sapian)反映立场,而其他柔州希盟领袖也正研究此事。

“州务大臣保持开放的态度,试图找到一个中间点。”

赛沙迪补充,雪州作出良好的示范,不分党派,照常拨款予在野党。

昨天,奥斯曼(Osman Sapian)宣誓就任新任柔州大臣。在之后的记者会上受询时,他表示会延续前朝政策,或不承认在野党地位,同时也拒绝发放选区拨款予在野议员。

他质问,为何要提供资源壮大在野党?“为何我们要给?这就像给他们子弹。”



“不改革就只能执政5年”,陈泓宾支持拨款在野党

发表于 2018年5月13日下午2点34分  |  更新于 2018年5月13日下午4点52分

下午3点51分更新

希盟柔州大臣奥斯曼拒发放选区拨款予在野党的言论,继续掀起两个友党——行动党和诚信党领袖的异议。

行动党士古来州议员陈泓宾警惕,除非只想执政一届,否则柔希盟务必落实改革议程,包括发放资源予在野党。

陈泓宾也是柔佛行动党州委。他向《当今大马》指出,希盟过去一直争取州政府承认反对党领袖,以便有效监督施政。

“希盟一直争取要让在野党有空间。今天不管谁执政,都必须要有效率的在野党监督它。所以(我们)需要承认反对党领袖地位,必须拨出资源给在野党议员,他们也是民选议员,以便有效率及专业地监督政府施政。”

“今天选民投票给希盟,希望能带来改变,希盟带着人民希望来组织新政府,除非希盟只想做5年政府,不然我们不能走回头路,我们只能够向前进,推动更多改革议程。”

诚信党:决不辜负选民

另一方面,柔佛诚信党主席阿米诺胡达澄清,奥斯曼的论调非最终决定,并吁请各界给予新州政府一点时间研议。

“给我们时间详阅巫统国阵政府之前留下的总开销,我们承诺将百分百地改革,决不辜负柔州全民投选希盟的期盼。”

阿米诺胡达今日发文表示,感谢柔州选民针对此事向州政府所表达的忧虑。

他也承诺,基于人民给予柔州希盟的信任,新政府一定会致力成为廉正、诚信和公正的政府。

此外,阿米诺胡达恭贺其友人兼甘拔士州议员奥斯曼(Osman Sapian)出任希盟柔佛大臣。

昨天,奥斯曼(Osman Sapian)宣誓就任新任柔州大臣。在之后的记者会上受询时,他表示会延续前朝政策,或不承认在野党地位,同时也拒绝发放选区拨款予在野议员。

他质问,为何要提供资源壮大在野党?“为何我们要给?这就像给他们子弹。”

这番言论顿时掀起巨大反弹。麻坡国会议员兼土著团结党青年团长赛沙迪今天较早也表示,反对希盟州政府沿袭国阵州政府恶习。



柔大臣改口,会考虑发放在野党拨款

发表于 2018年5月14日13:06  |  更新于 2018年5月14日15:13

柔佛大臣奥斯曼前日宣称不发选区拨款予在野党,掀起自家人非议后,奥斯曼如今强调,正在“思考”一个方程式,以让柔佛州政府承担在野党办公室开销及助理薪资。

他今日在州政府大厦召开记者会时改口称,前日所言的拒发拨款论,并非最终决定。

“我们将会公平施政,有自己的方程式……我不是说不给拨款,拨款要用在人民身上,对吗?”

“此外,我正在思考,将会承担(在野党议员)办公室开销及助理薪资。民代薪资不高,我以前是州议员,有所体会。我有时工资完全用在办公室上,没法养家。”

吁联邦发更多拨款

无论如何,奥斯曼称,拨款数额仍需进一步讨论,才有最终决定。

他也点出,柔佛经济发展蓬勃,贡献国库良多,因此联邦政府应当发放更多拨款予州政府。

“现在希盟执政联邦。我们看到,柔佛贡献国库良多,因此我们希望联邦政府能给予更多拨款予柔佛。”

“我们只有天然资源收入(hasil bumi),而地方政府掌握地税、门牌税。若要柔佛人(进步),就要联邦政府拨款。”

将在行政议会讨论

针对州反对党领袖会否获得行政议员同等地位时,奥斯曼称,将会带入行政议员讨论,而不能擅自决定。

“我会将此事带入行政议会讨论,不能擅自议决。过去5年我都没在州议会内,没有聆听内部辩论。我需要得到原任州议员意见,才能在州行政议会讨论。”

在记者会结束前,奥斯曼的助理派发文告予记者。文告署名奥斯曼,当中有一段提到,州政府担忧在野党获得选区拨款,将会用作子弹攻击州政府,因此决定不发放拨款予在野党。

惟记者向奥斯曼展示这份文告时,他要求撤回这份文告,还当着记者面前斥责助理。

“谁出这份文告?我不知道谁写这份文告。”

希盟领袖纷纷反对

奥斯曼也是柔州团结党秘书。他周六在宣誓就任为柔州大臣后,在首场记者会上表示,新任柔州政府将效仿前朝国阵的做法,不会让在野党享有选区拨款。

之后,多名希盟领袖纷纷反对,包括行动党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与团结党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

土著团结党主席慕尤丁昨日也要求奥斯曼纠正这个看法。



柔州按3-3-2-2分配四党行政议员

发表于 2018年5月14日12:26  |  更新于 2018年5月14日15:14

希盟在刚落幕的大选攻下柔州,随着土著团结党柔州秘书奥斯曼前日宣誓出任大臣,奥斯曼今日表示,希盟已经议决四个成员党在柔州行政议会各别分得3-3-2-2的名额。

预料10名柔佛行政议员将在明日宣誓就任。

奥斯曼(Osman Sapian)今日在州政府大厦召开记者会披露,柔佛希盟4党已议决州内阁排阵为3-3-2-2,但他拒绝透露更多详情。

他强调,这份行政议员名单,最终仍需通过苏丹御准,不排除或有变化。

这10个行政议员不包含大臣与正副议长。

行政职务或有调动

询及行动党及团结党是否得到3个行政议员配额,奥斯曼拒绝透露详情。

追问正副州议会议长人选时,他同样拒绝置评。

惟奥斯曼补充,行政议员职务将不会按照前朝州政府,而会有所调动。

针对3名巫统州议员跳槽至土著团结党,会否获得行政议员一职,奥斯曼表示,希盟4党早已议决3人不会成为行政议员。

“他们进来前,我们就有行政议员名单。他们2天前才跳槽,不是吗?不过我们还没接获3人的入党表格,当时只是有记者会。我没接获他们的入党表格。”

他盼望能在今天把行政议员名单提呈给柔佛苏丹依布拉欣,以让行政议员明日下午在新山大王宫宣誓就职。

行动党争更多官职

此前,《星洲日报》揣测行动党得3个行政议员、诚信党3人、土著团结党2人及公正党2人。

但《中国报》报道,行动党正在极力争取4个行政议员名额及议长职,以反映该党掌控最多州议员的事实。

柔佛州议会共有56个州席。本届大选,行动党拿下14州席、诚信党9席、团结党8席及公正党5席,合共36个州席而执政柔佛。

国阵方面,巫统只赢得17席,加国大党2席,合共19个州席。

伊党则只赢1个州席。

随着巫统3名州议员跳槽,这意味希盟获得39个州席,跨过三分二优势门槛。而国阵只剩下16个州席。

273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51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5-17 14:31:5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柔佛10行政议员宣誓,行动党获4职

发表于 2018年5月16日13:02  |  更新于 2018年5月16日13:12

尽管柔佛大臣奥斯曼早前宣布,行政议员阵容按照“3-3-2-2”方程式安排,惟今日宣誓的阵容却是按照“4-2-2-2”方式所安排。

其中,行动党获得4名行政议员,诚信党、土著团结党和公正党各别拿到2名行政议员。

据柔佛苏丹依布拉欣面子书专页,10名行政议员今早10点半在新山大王宫宣誓就职。

“10名行政议员今天在苏丹依布拉欣宣誓就职。在场这包括柔佛王储东姑依斯迈及其他王子、公主等。”

新任行政议员排阵如下:

行动党(4人):

    彼咯州议员拉玛克里斯南 (消费人、人力资源及团结事务)
    士古来州议员陈泓宾(地方政府及科技)
    柔佛再也州议员廖彩彤(妇女发展及旅游)
    巴罗州议员谢奥马(企业发展、合作社及创意经济)

诚信党(2人):

    巴力安尼州议员阿米诺胡达(宗教及教育)
    哥打依斯干达州议员朱基菲里阿末(Dzulkefly Ahmad,房屋及郊外事务)

团结党(2人):

    优景镇州议员玛兹兰(Mazlan Bujang,工程、基建和交通)
    武吉哈蓬州议员沙鲁丁嘉玛(Sahruddin Jamal,卫生、环境及农业)

公正党(2人):

    武吉峇都州议员潘伟斯(投资和公共设施)
    圣模那州议员莫哈末库占(Mohd Khuzzan Abu Bakar,青年、体育及文化)

大臣亲掌财政土地资源

另外,奥斯曼自己则掌管土地资源、行政、财政、计划及柔佛经济发展事务。

柔佛行政议员团队,反映行动党为柔佛希盟最大党地位。

柔佛州议会共有56个州席。本届大选,行动党拿下14州席、诚信党9席、团结党8席及公正党5席,共36个州席,成功执政柔佛。

国阵方面,巫统保住17席、国大党2席,共19个州席。伊党则获1个州席。

随着巫统3名州议员跳槽团结党,这意味希盟获得39个州席,跨过三分二优势门槛。而国阵只剩下16个州席。



柔大臣捍卫新聘秘书,促各方停止炒作

发表于 2018年5月17日13:58  |  更新于 2018年5月17日14:02

新任柔佛大臣奥斯曼聘用巫统党人菲兹万当机要秘书,掀起非议。惟奥斯曼否认这是一项政治委任,并强调菲兹万经验丰富,能够良好执行公务。

《马新社》报道,奥斯曼昨日召开记者会时表示,各方不应炒作菲兹万受委一事。

他也强调,菲兹万受委不是其一人决定,而是经过集体讨论与议决。

他补充,在委任菲兹万之前,他曾咨询州秘书阿兹敏(Azmin Rohani)等柔州高级公务员的意见。

强调非政治委任

奥斯曼说明,菲兹万身为柔佛州公务员,曾为数名大臣服务,经验丰富。

“他不是获得政治委任。身为州公务员,他没出任任何党职。公务员必须保持独立。”

“若有人说他是巫统党人,我无法堵住他们嘴巴。对我而言,这不是100%由我决定的事情。我需要尽速投入工作,才会提出这项要求。”

奥斯曼补充,新任州政府需要尽速投入运作,处理繁重公务,所以不能聘用毫无经验的人。

他也说,柔州政府将会落实希盟竞选宣言,提供免费10立方米水供予B40群体。

慕尤丁劝勿鲁莽

奥斯曼上任后,委任数名巫统党员出任官职,掀起希盟基层不满。其中一人即前哥打丁宜县议会主席菲兹万(Fizwan Rashidi),受委为大臣机要秘书。

柔州希盟主席慕尤丁劝请奥斯曼,切勿鲁莽行事,而且做出政治委任前,应优先考量土著团结党党员。



聘巫统党人当秘书?慕尤丁劝柔大臣勿鲁莽

发表于 2018年5月16日17:44  |  更新于 2018年5月16日17:49

希盟新任柔州大臣奥斯曼行事作风继续掀起非议,这一次盛传他聘用巫统党人为机要秘书,引起希盟基层不满。对此,柔州希盟主席慕尤丁劝请奥斯曼,切勿鲁莽行事。

慕尤丁今日会晤刚获释的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后对记者说,奥斯曼做出政治委任前,应优先考量团结党党员。

“我已告知他,不要鲁莽,而且需要小心。”

慕尤丁提醒,如今希盟受到民众密切监督,不能大意行事。

聘用巫统党员任官

《当今大马》探悉,奥斯曼委任数名巫统党员出任官职,掀起希盟基层不满。

一名不愿具名的消息人士向《当今大马》披露,奥斯曼已委任前哥打丁宜县长菲兹万(Fizwan Rashidi)担任大臣机要秘书。

“他是巫统忠坚支持者,现在成了大臣机要秘书。”

“不只是他,还有多名曾在巫统区部担任党职的人,也在大臣身边……据我所知,还会有更多巫统党员会跟随大臣(工作)。”

菲兹万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证实已受委为大臣机要秘书,但他拒答是否仍是巫统党员。

“是的,正确(担任柔州大臣机要秘书)……我是为柔州大臣服务的州行政官(JCS)。”

拒拨款在野党掀议

奥斯曼接任柔州大臣后,就在记者会上受询时表示,会延续前朝政策,或不承认在野党地位,同时也拒绝发放选区拨款予在野议员。

这番言论顿时掀起巨大反弹。除了友党议员反对,土著团结党主席慕尤丁也要求奥斯曼纠正这个看法。

最终,奥斯曼改口宣称,正在“思考”一个方程式,以让柔佛州政府承担在野党办公室开销及助理薪资。



再努丁:慕尤丁选错人当柔州大臣

发表于 2018年5月16日 20:58  |  更新于 2018年5月16日 21:01

柔州大臣奥斯曼上任后接连闹出争议,前新闻部长再努丁迈丁今日直指,柔州希盟主席慕尤丁选错人当大臣。

再努丁在推特上说,奥斯曼违反民意,问题不断。

“柔州大臣违反民意,继续制造问题。慕尤丁犯下大错,选错人当大臣。”

再努丁也附上《当今大马》的新闻图片。在这则新闻中,慕尤丁劝告奥斯曼,切勿鲁莽行事。

慕尤丁也表示,奥斯曼做出政治委任前,应优先考量土著团结党党员。

再努丁在推文中警惕:“若慕尤丁不纠正错误,希盟很快就会败落。”

暗示非慕尤丁本意

他表示,奥斯曼毫无动力,也不敢纠正问题。

“现在他要委任巫统的人当机要秘书。慕尤丁被迫训诫他,但这是因为慕尤丁无法自己做决定。”

奥斯曼上任后,委任数名巫统党员出任官职,掀起希盟基层不满。其中一人即前哥打丁宜县长菲兹万(Fizwan Rashidi),受委为大臣机要秘书。

委巫统党员当幕僚

菲兹万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证实已受委为大臣机要秘书,但他拒答是否仍是巫统党员。

此前,奥斯曼在上任后的第一场记者会上表示,将拒绝发放选区拨款予在野党议员。

这番言论顿时掀起巨大反弹。除了友党议员反对,慕尤丁也要求奥斯曼纠正这个看法。

最终,奥斯曼改口宣称,正在“思考”一个方程式,以让柔佛州政府承担在野党办公室开销及助理薪资。



公民组织挺马哈迪言论,惟倡议撤销已跳槽者党籍

发表于 2018年5月16日 20:30  |  更新于 2018年5月16日 20:35

随着首相马哈迪今日澄清希盟不接受政治跳槽者后,公民组织追问,那些已跳槽至希盟的巫统党员和议员又该如何处置?

“我们肯定不想要希盟沦为国阵2.0,我们希望看到政治文化的彻底改造。”

“不过,我们警觉到截至目前为止,许多国阵,特别是巫统党员已跳槽至团结党,包括民选的州议员。”

愿景工程组织(ENGAGE)主席范平东(Thomas Fann)今日发文声明,马哈迪的上述言论,令人感到鼓舞,因为公民组织不愿意看到希盟沦为国阵2.0。

他指出,公民组织也不希望希盟沿袭国阵不良的政治文化,如恩惠、威胁和贪污。

立法防止政治跳槽

针对此,范平东提出四大建议。

他表示,为了与马哈迪的声明保持一致,希盟应撤销政治跳槽者的党籍,并且两年内不得允许他们加入。

其次,那些已跳槽的民选议员,可以独立的身份,维持亲希盟的立场,同时在州议会或国会投票决议时,与希盟签写信任与支持协议。

第三,他说,这些议员的任期届满时,若仍要成为希盟的一份子,希盟盟党有权决定,是否要委派他们成为下届大选的候选人。

最后,他强调,希盟应该制定或修改法律,以防止政治跳槽的事件发生,因为此举动犹如背叛了该选区的大部分选民。

促革除三议员党籍

此外,范平东抨击,三名跳槽至希盟的国阵议员是为了私利的“机会主义者”,并促团结党必须革除他们的党籍。

这3人为素里里州议员拉士曼(Rasman Ithnain) 、旧柔佛州议员罗勒里(Rosleli Jahari)及兴楼州议员阿威雅(Alwiyah Talib)。

他们原属巫统州议员,却在大选后跳槽至团结党,令希盟掌握柔佛州议会三分二优势。

慎选议员担任要职

范平东提醒,希盟在委任前巫统或巫统议员担任政府要职时,必须万分谨慎,因为他们对希盟的忠诚程度仍受人质疑。

其中,他特别点名前哥打丁宜县长菲兹万(Fizwan Rashidi),他被指将委任为柔州大臣的机要秘书。

“菲兹万被指仍是巫统党员,或与巫统的关系密切。希盟政府应该考虑从内部提拔新人,遴选新的民选州议员、国会议员或公民社会成员。”

盛传新柔州大臣奥斯曼委任前哥打丁宜县长菲兹万,担任大臣的机要秘书,引起希盟基层不满。柔州希盟主席慕尤丁也劝请奥斯曼,切勿鲁莽行事。


14

主题

3万

帖子

13万

积分

积分
136150

敦丹斯里拿督斯里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星章(累积乐捐RM500以内)

发表于 2018-5-18 14:42:07 | 显示全部楼层
虽說沒官拜州务大臣,但火箭佔去四个州行政议员再加上议長之職亦可安慰州人民心
美女我喜歡看。
性感尤物是我的最愛。
攝影是我的生命。
拍攝性感照是我的夢想!

273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51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5-31 11:09:47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慕尤丁刘镇东捍卫柔大臣,澄清机要秘书不属政委

发表于 2018年5月22日15:46  |  更新于 2018年5月22日15:51

新任柔佛大臣奥斯曼上任后的言行频频掀起非议,柔州希盟主席慕尤丁劝请柔州希盟基层耐心,给奥斯曼一些时间和机会表现。

慕尤丁也是内政部长,他今日第一天上班后,在部门召开记者会表示,柔州希盟政权还新,希望基层能有耐心。

“我只是要求他们(柔州希盟基础)能耐心,因为这是新的州政府,大臣同样新,他肯定有一些不对的态度,但我们不能太早下定论,我们须给他机会和时间。”

“请有耐心。人民必须评估其行为,而非其言论。”

机要秘书非巫统党员

慕尤丁也是土著团结党主席。他重申,希盟柔州政府不会委任任何巫统党员。

他也否认受委为柔大臣机要秘书的菲兹万(Fizwan Rashidi)是巫统党员,并指其委任是由柔政府秘书长决定。

“这(委任巫统党员)不对,我已听取汇报,并获知他(菲兹万)是行政官,不是政治人物。”

“请先研究,他是州行政官,并有权受委为大臣机要秘书。”

刘镇东捍卫奥斯曼

另外,柔州行动党主席刘镇东在面子书专页发帖指,行动党柔佛州领袖已和奥斯曼交流,就州内几项首要的政策议题交换意见,提出建议。

他说,奥斯曼曾于1999至2013年间,代表巫统担任三届甘拔士区州议员,但在2015年一马公司案爆发,马哈迪和慕尤丁等巫统领袖另立团结党后,奥斯曼在巫统与团结党之间选择了后者,走上一条艰难的在野党道路,随后担任希盟柔州秘书。

他接着捍卫菲兹万出任奥斯曼机要秘书一事。

“去年在一场演讲活动,奥斯曼和我坐在一旁等演讲,听他分享他的人生故事,还是有点惊讶,原来他曾于1978年27岁时代表人民党上阵大选,之后他才加入巫统。”

菲兹万凭资历获委任

“柔州大臣首席机要秘书菲兹万也陪同出席,菲兹万受委时引起争议,有说大臣委任巫统领袖,其实不是事实。”

“柔大臣首席机要秘书为柔佛公共服务委员会(Johor Civil Service Commission)的公职,经由州秘书推荐几名人选送交大臣。菲兹万曾任前柔大臣阿都干尼的机要秘书,因此凭其资历获得奥斯曼的委任。”

“柔佛在英国殖民时期作为马来属邦(Unfederated Malay States)之一,历史背景也有别于其他州属,因此拥有自己的公共服务委员会,以及州政府不同于联邦政府的公务员体系。”

此前,奥斯曼接任柔州大臣后就在记者会上受询时表示,会延续前朝政策,或不承认在野党地位,同时也拒绝发放选区拨款予在野议员,此言论掀起巨大反弹,除了友党议员反对,团结党慕尤丁也要求奥斯曼纠正这个看法。

最终,奥斯曼改口宣称,正在“思考”一个方程式,以让柔佛州政府承担在野党办公室开销及助理薪资。

随后,奥斯曼委任菲兹万当机要秘书,被指聘请巫统党员而掀起非议,惟奥斯曼否认这是一项政治委任,并强调菲兹万经验丰富,能够良好执行公务。



柔政府将发5万服务中心拨款,朝野议员皆有份

发表于 2018年5月23日17:16  |  更新于 2018年5月23日17:19

柔佛大臣奥斯曼表明“不给在野议员拨款”而受到外界非议后,如今改弦易辙,他今天宣布,柔州朝野议员今年将一律获得5万令吉的服务中心营运拨款。

《马新社》报道,奥斯曼今日主持州行政议会后召开记者会说,州政府考量财务状况后,议决朝野州议员今年可获得5万令吉拨款。

柔佛州议会共有56名朝野议员,因此州政府这次须拿280万令吉当作相关拨款。

“这是在研究州政府财务状况后所做的决定,以符合州政府优先关注事项,即在第14届大选落幕后立即提供援助,不分政治差异确保为民提供更有效的服务。”

奥斯曼也是柔州团结党秘书。他5月12日宣誓就任为柔州大臣后,在首场记者会上表示,新任柔州政府将效仿前朝国阵的做法,不会让在野党享有选区拨款。

之后,多名希盟领袖纷纷提出异议,包括行动党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与团结党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

随后,奥斯曼改口说,会“思考”一个方程式,以让柔佛州政府承担在野党办公室开销及助理薪资。

助州清真寺祈祷室

另外,奥斯曼今天也透露,配合斋戒月及开斋节,州政府同意发放一次性的援助金给825间清真寺和1937间祈祷室,涉及的拨款达99万3600令吉。

他指出,每一间清真寺和祈祷所分别获得500令吉及300令吉援助金。

奥斯曼也说,州政府财务表现良好,有能力发放一次性的援助金。

“州政府不会边缘化任何种族,同时致力研究可为华社、印裔社群及其他种族提供援助的形式,包括在教育、社区发展方面等等。”

废除政党固打制度

奥斯曼指出,州政府也废除州内房屋的“政党固打制”(KMK),以兑现希盟百日新政承诺。

询及州政府会否以其他制度取而代之,奥斯曼说,州政府还在探讨替代方案。

“我们(州政府)会不时地审视情况,但‘政党固打制’的确已不复存在。”

“或许日后我们将成立委员会审查房屋申请,以便可更透明处理。我们不希望由一两个人做决定,我们可能从国州议员或州行政议员当中选出委员会成员。”

针对柔佛希盟承诺5年内兴建10万间经济屋,奥斯曼说,州政府将努力践诺。



柔佛巫统利落承认败选,509开票夜发生何事?

发表于 2018年5月27日19:23  |  更新于 2018年5月27日19:36

第14届大选,国阵痛失61年联邦政权,更失去吉霹森甲登沙柔7个州政权,一夜之间成为在野党。

开票当晚,许多巫统领袖吃惊慌乱时,柔佛巫统领导层却很快接受这个事实,并在翌日,即5月10日早上召开记者会承认败选,和平移交政权。

相对于其他州属的拖延与拉锯,柔佛是其中一个巫统最快承认败选的州属。原来,柔佛巫统主席卡立诺丁不仅在开票夜就接受败选事实,还当晚就拨电通知文律州议员哈斯尼(Hasni Mohammad),要对方准备出任柔州反对党领袖。

哈斯尼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指出,当时全柔各地的非正式成绩陆续流出,显示巫统及国阵落后于希盟,就连卡立诺丁本人也会在巴西古当国席及百万镇州席败选。

“晚上11点,他拨电给我说‘我们应该会输掉州政权’,但我们当时还在等待一些成绩。”

“不过,他重申‘我们远远落后,不可能反超。看起来我们准备失去州政权。你最好准备成为州反对党领袖。’”

本来以为只会输几席

哈斯尼坦承,在竞选期尾声,柔州国阵已发现反风强盛,并料定会失去数个州议席。

只不过,他们从未想到反风之强,会导致国阵失去柔州乃至联邦政权。

“我们治州良善,以为还能胜出。我从未想到会坐在在野党座位。”

哈斯尼指出,早在国会解散前夕,柔佛国阵已要求联邦国阵在竞选宣言中纳入更多柔州的利民政策,以便抵消柔佛人民对联邦国阵的不满。

“我们清楚阐明,大选宣言务必给我们多点好消息,因为我们知道最大挑战来自联邦领导层。”

“我们在州内没有面对任何课题。”

全国课题掀起大海啸

他说,联邦国阵竞选宣言最终承诺扩大南北大道(永平—新山路段)、兴建马新高铁及新山-新加坡轻快铁。

无论如何,哈斯尼坦承,这些选举承诺,无法挡住不满联邦国阵丑闻所吹起的反风。

“我们无法招架一马公司、人民信托基金(MARA)、联土局及朝圣基金局等联邦课题。他们都是全国课题,连带影响柔佛选民。”

“我们没看到人民失业数年,也没看到选民为了不还高教贷款而投选希盟,更不是因为人民没有饭吃。”

“但我们没法处理上述课题,选民非常不满。”

柔佛有26国56州席。第13届大选,反风首次袭击柔佛,但国阵仍然保住21国38州席。

不过,第14届大选反风变成全民海啸,国阵在柔佛输剩8国19州席。

最快宣布反对党领袖

哈斯尼是这一场倒国阵全民海啸的生还者,以4447张多数票打败伊党及团结党候选人。

不过,多名柔佛巫统重量级领袖纷纷落马,包括卡立诺丁、弃州攻国的前行政议员阿育拉末(Ayub Rahmat)与前行政议员莫哈末嘉益斯(Md Jais Sarday)等。

哈斯尼说,论资排辈,他是最资深的“幸存”巫统州议员,所以获得推举为柔州反对党领袖。

选后两周,卡立诺丁在主持柔佛巫统联委会会议后,正式宣布推举哈斯尼在柔州议会领导反对党。柔佛也是509大选后首个宣布反对党领袖人选的州属,甚至比联邦国会的反对党领袖更早出炉。

哈斯尼现年59岁,拥有工程师资格。他在1989年加入笨珍巫统区部,尔后在1998年受委为柔佛巫青团长,并出任时任青体部长希山慕丁的政治秘书。

随后,他辞去希山慕丁政治秘书一职,并在2004年中选为笨珍国会议员。2008年大选,他弃国攻州,改在笨珍属下的文律州选区竞选,并中选与连任至今。

2013年大选,哈斯尼出任州行政议员掌管工程及乡区事务,直至第14届大选国阵失去政权才下野。

率先公布以尊重民意

询及为何柔佛巫统率先公布州反对党领袖,哈斯尼指出,这显示柔佛国阵尊重民意。

“这攸关人民利益……选民已决定让柔佛国阵成为在野党……”

“我们接受人民裁决,因此就要开始工作。为何要浪费时间(来接受我们是在野党的事实)?”

哈斯尼补充,倘若希盟州政府愿意修改议会常规,规定州反对党领袖必须担任州公账会主席,他也愿意扛起这项责任。

“我认为,若政府干得好,就要获得承认。若他们做得好,也有利人民。”

雪兰莪州议会在2014年修改议会常规,规定公账会主席保留给州反对党领袖。但时任雪州反对党领袖的三苏丁(Mohd Shamsudin Lias)拒绝出掌雪州公账会,最终更是辞去反对党领袖职位。

直到雪州议会2018年4月9日解散为止,雪州巫统都没有填补州反对党领袖空缺。

组强大阵容监督政府

谈及未来计划时,哈斯尼表示,国阵前朝州政府财务稳健,并推出名为“新十年”(Dekad Baru)的未来10年发展蓝图,如今虽然下野,但将极力争取让现任希盟州政府,吸纳一些前朝政府的好点子。

“我们有所成就,就连现任大臣奥斯曼(Osman Sapian)也承认柔佛财务稳健,没有任何贷款……”

“其实,我们做在野党并不困难,因为柔佛在国阵治理下达致良好成就。”

此外,哈斯尼承诺扮演监督制衡角色,第一项要关注的就是希盟州政府承诺提供免费10立方米水的政策。

“如果他们要给每个人免费10立方米水,我会追问政策是否合理……你应当教育人民善用水源,马来西亚平均每人每日使用210公升水,但新加坡人平均只耗150公升水。”

他也说,柔佛国阵将排出经验丰富的强大在野党阵容,监督新政府施政。目前已敲定的人选包括巫统实马廊州议员三苏巴里(Samsol Bari Jamali)、四届巫统龙引州议员阿育贾米尔(Ayub Jamil)、国大党前行政议员兼加亨州议员维雅纳登(R.Vidyanathan)及国大党两届丁加洛州议员拉文古玛(K.Ravenkumar)。



柔州政府跟随中央政策,十行政议员减薪一成

发表于 2018年5月30日17:36  |  更新于 2018年5月30日17:42

中央政府宣布内阁部长减薪后,柔州政府也配合中央政策,一致决定10名行政议员削减薪资10%。

新任柔佛大臣奥斯曼(Osman Sapian)第二次召开州行政会议后,今日发文宣布,柔佛将成为首个仿效中央措施的州政府。

他说明,柔州政府暂时没有限定削减薪资措施的实施期限,一切将参照中央政府的做法,视情况而定。

发开斋节援助金

除此之外,奥斯曼表示,为了迎接开斋节,柔州政府将会分发1000令吉援助金予州政府机构和地方政府的员工。

同时,柔州政府将会发放津贴和配给办公室给在野党领袖。

上周三(5月23日),首相马哈迪宣布,为了应付国家财务困难,所有部长即日起减薪一成,以展现共克时艰精神。

马哈迪表示,前朝政府留下的国债数目庞大,纳入政府担保的债务和公私合伙项目后,国债超过1兆令吉。

较后,希盟兼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也呼吁,希盟执政的州属考虑采取相同的步骤。

273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51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7-2 11: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柔州议员宣誓就任,苏海占颜碧贞当正副议长

发表于 2018年6月28日13:16  |  更新于 2018年6月28日13:51

柔佛州议会第14届第1次会议今日在柔州行政中心会议大厦掀开序幕,56名柔佛州议员宣誓就任。

56名州议员是在新任议长苏海占面前宣誓,柔州大臣奥斯曼和10名州行政议员也宣誓。

较早前,奥斯曼动议由苏海占出任议长,获得掌管宗教和教育事务的州行政议员阿米诺胡达的附议。

随后,甘蜜州议员兼巴莪国会议员慕尤丁、新邦二南州议员兼蒲莱国会议员沙拉胡丁和帆加兰州议员颜碧贞和其他州议员进行宣誓。

宣誓仪式完成后,奥斯曼提名52岁的颜碧贞出任副议长,阿米诺胡达附议,颜碧贞是行动党柔州秘书。

承诺让议会良好运转

苏海占现年45岁,拥有工艺大学电脑科学学士和硕士学位,他致词时说,受委出任议长是相当高的荣誉,他将尽力让柔州议会良好运作。

苏海占也是诚信党组织秘书和柔佛副主席,他在第14届全国大选竞选龟咯州议席,以862张多数票不敌国阵候选人奥曼。

在龟咯州席三角战中,苏海占获得1万零251张票,奥曼获得1万1113张票,伊斯兰党候选人卡林获得1040张票。

在大选中,希盟在柔州斩获36个州席而执政,国阵获得19席,伊斯兰党获得1席。

上述36个州席当中,行动党赢得14席、诚信党9席、人民公正党5席及土著团结党8席。

不过,3名来自国阵巫统的州议员于5月12日宣布退出巫统和国阵,成为独立州议员,他们是素里里州议员拉斯曼、兴楼州议员艾薇雅及旧柔佛州议员罗斯利里。



柔州宣布制度化独中拨款,每年只收1令吉地税

发表于 2018年7月1日晚上11点07分  |  更新于 2018年7月1日晚上11点10分

继马六甲州政府承认统考,柔佛州政府今日宣布落实制度化独中拨款,同时让州内每间独中享有1令吉地税优惠。

柔州大臣奥斯曼宣布,州内9间独中今年将平分45万令吉拨款,同时只需缴交1令吉地税。

珍惜銮中教育贡献

他今晚出席居銮中华独中百年校庆时表示,教育十分重要,而希盟政府珍惜銮中贡献,多年来为国家培育许多人才。

“虽然希盟柔佛州政府必须承担前朝州政府的债务或承诺,但同时我们会尽速兑现竞选宣言。最重要的是,我们不会抛弃与我们共同奋斗的建国人士。”

“由此一来,州政府将会从今年开始,拨出45万令吉予州内华文独中。如果经济和收入转佳,我们会重新检视这个数额,以便所有独中无需如以往一样,申请拨款。”

他也说,州内所有独中将享有地税优惠,每年只需缴付1令吉,以减轻董事部财政负担。

奥斯曼补充,州政府极力为各社群打造一个公平机制,以确保无人在经济或教育领域受到排挤。

上台后想办法兑诺

在场的行动党居銮国会议员黄书琪较后向《当今大马》说,奥斯曼出席銮中百年校庆前,就在其办公室会晤柔佛华校联合会代表,详谈一个小时。

“他见完所有代表后直接决定,所有9间独中只需给象征式的1令吉地税。”

“这在过去从来没发生过。前朝政府总是等到大选前才来承诺,但我们上台后想办法立兑现承诺。即使我们没承诺,只要在能力范围内,也尽量做到。”

现场其他出席者包括柔佛行政议员陈泓宾及谢奥马、明吉摩州议员周忠信、马哥打州议员莫哈末赛益(Mohamad Said Jonit)等人。

柔州9间独中是新山宽柔中学、麻坡中化中学、利丰港培华独中、笨珍培群中学、峇株华仁中学、居銮中华中学、峇株巴辖新文龙独中、永平独中及宽中古来分校。

后4间独中早已享有1令吉地税优惠。

马六甲州承认统考

昨天,马六甲首长阿德里宣布州政府无条件承认独中统考文凭。随着这项宣布,独中毕业生将能够进入甲州政府当公务员。此外,甲州政府未来将把承认统考的政策,扩展至教育学府和甲州官联公司等。

马六甲也是继砂州、雪州和槟州之后,第四个承认统考的州属。



让数字说真话,驳亚依淡选举舞弊说

发表于 2018年6月16日13:32  |  更新于 2018年6月16日13:39

看到《新加坡海峡时报》率先分析,国内其他媒体随后封面跟进报道,指希盟在大选中获得95%华裔选民的支持,意即国阵最多只有5%的华裔选票。

于是趁着开斋节假期的空档,我也找出了所有候选人都可以向选委会索取的选区选票数据,分析我的得票比率之余,同时一并公开有关数据,力证当中没有所谓的“幽灵选票”,以便造谣污蔑和抹黑我的人,停止这类等同于蔑视亚依淡选民抉择的恶行。

国州选票数据颇一致

亚依淡国席之下有两个州议席,即永平和实马廊,若对比选委会有关2个州议席的正式成绩,永平发出了2万1113张选票,实马廊发出1万8372张,共计3万9485张票,最终票箱倒出来计算的选票总数则是3万9393张,共有92张选票被领取了但没有投票。

这与亚依淡国席是颇一致的,共发出3万9474张选票,其中94张选票领取了但没投入票箱,最后所得选票总数是3万9380。

至于废票,两个州议席共有542张,亚依淡则有556张。换言之,国会议席和2个州议席的废票只有14张的微差。

以此来看,国州议席选票的基本数据不谋而合,相比之下,票箱内倒出的选票,亚依淡的票数甚至比2个州议席的总和少了13张,又何来网上流传的多了2478张选票?这证明一切都是无稽之谈、无中生有,否则,怎不见永平和实马廊的选举成绩有争议,需要司法的审核?



投票率实为85.5%

至于网上流传的投票总人数只有3万6346名选民,意即占总选民人数4万6157人的78.7%,更是不懂从何而降,怎么加都得不到这个数额,大家不妨拿出计算机算看看。

再有一个投票率的假版本,就是连《光华日报》都拿来引述的(见饶莉莉“异言堂”专栏文章《让肮脏的大选洗白》),意即75.9%的更低投票率。

同样的,在州议席的选举成绩毫无异议为前提下,当永平州议席的投票率为84.78%和实马廊州议席达到86.44%,那么亚依淡国会议席的投票率又怎可能低过80%?

事实上,在94个投票渠道现场中计算的选票,都有参选的三方代表在场监票,再由三方代表签名证实计票过程和结果无误,怎可能那么轻易的“作弊”?

只要把三方代表一致接纳,有关亚依淡国会议席发出的选票总数,除以亚依淡选区的选民总数,就可得出投票率实为85.5%的结果。

胜选凭多年经营和真本领

网上这些恶意指控和造假污蔑,难不成连整个西马半岛只有一位华裔反对党议员都看不过眼,视政府监督者和国内华裔利益守护者为眼中钉,欲除之而后快不可?

这些以污蔑和中伤为动机的谣言,完全没有立足点,却偏偏在以讹传讹下,造成一些人误以为真。这与上届大选的天大谎言“文冬计票中心停电”的手段如出一辙,过后即便落败方站出来澄清也于事无补,至今都还有人续以为真。

镇东对外宣称,亚依淡的选举诉讼主要针对选举期间的程序,更声称这有助于推动选举制度的改革。我虽然不解选举制度改革为何经由司法审讯来展开,而不是选委会和行政体系推动,但我尊重他的决定,也会坦然面对和做出抗辩。

值得一提的是,他提出选举诉讼时,不以网上传言的幽灵选票为依据,足以证明有关传言的子虚乌有,经不起任何审讯的考验。

这代表着我的胜选光明正大,靠的是多年经营和真本领,而不是靠偷鸡摸狗的作弊方式。

魏家祥是亚依淡国会议员。



作为抗争现场的新山

【柔佛时间】 发表于 2018年6月13日08:58  |  更新于 2018年6月13日08:58

新山市中心的文化导览有固定的讲故事模式,其大主题是“和谐”,叙事的主轴是早期华族移民如何在和谐的社会中推动地方发展,为柔佛作出不可埋没的贡献。

其中经常强调的有:(一)君臣之间的和谐:开埠初期,天猛公王朝的苏丹重用华族开垦者,如陈旭年、黄亚福,开垦者亦效忠苏丹;(二)不同宗教族群之间的和谐:柔佛古庙、印裔回教堂、锡克庙、马里安曼兴都庙与天主堂各建筑相距不远,而信徒之间相安无事;(三)华族方言群之间的和谐:潮、闽、客、粤、琼五帮和平共处,各施所能,携手管理华社事务。

其他的小故事,比如经营多年的面包西菓店、茶餐室、凉茶铺等传统行业,都可以放置到这大叙事之中,展现华族各籍贯开垦者勤奋坚韧的一面。

我认为这样的主题式导览正面、简洁、有趣,对于短暂停留的旅客,或对新山史一无所知的公众来说,不失为认识地方的便捷方法。不过,华社长年来反复重弹老调,却也使到新山的面貌略嫌片面,无法让人看见这个城市的文化多元,特别是在地人的抗争精神。

标志性学生运动

如同国内其他主要城市,新山老城区除了有丰富的开埠历史故事之外,其实也是社运抗争的一个据点。

1974年,新山打锡乌达拉(Tasek Utara)300多名木屋居民面临拆迁,当时马大学生会收到居民的求助信息,集体从吉隆坡南下声援。木屋居民与大学生求见当时的柔佛州务大臣奥斯曼沙赫不果,于是数百人聚集在市中心皇家山(Bukit Timbalan)的州政府大厦外扎营留宿,施压政府对话,同时也争取民众支持。

警方于凌晨入营逮捕木屋居民代表、学生领袖和政党成员,被捕的学生领袖中就包括至今仍活跃的社运分子希山慕丁莱益斯和玛丽亚陈的已故丈夫尤努斯阿里,他们之后被关押在亚逸摩力监狱长达一周。而在同伴遭扣留后,临时接过运动指挥旗帜的就是如今已当选为巴西古当国会议员的哈山卡林。

在吉隆坡,数百名马大学生走上联邦大道示威表态,更一度接管了马大行政,要求政府释放被捕的学生领袖。这是大马学生运动史上的大事件。

虽然这场抗争最终并没有为被逼迁居民争取到合理的赔偿与安置,学生运动更是在隔年遭到政府的猛烈反扑,活跃的讲师和学生被捕,国会强行通过了打压学生自主权的《1975年大专(修正)法令》,但抗争留下的火种并没有熄灭。

重访抗争现场

记得在2014年,我出席了一场在新山举办的“纪念打锡乌达拉悲剧40周年”分享会,座中的前木屋居民、前大学生领袖和人民党领袖,谈起当年的抗争仍激动不已。

青年大学生对弱势者的关怀、国内外学生团体之间的串联互助、新山民众不分族群对于扎营者的物资和精神支持等等,这种种感受和经验在40年后依旧让他们铭记于心,提醒着他们不改心中理想。

当时浮现在我心里的念头是:为什么这些动人的叙事没有出现在新山的文化导览中?关怀弱势、维护公民权利、在面对不公义时挺身反抗,这样的叙事应该涵盖在新山的文化导览中。

1974年声援打锡乌达拉的学生运动,应该像1991年的古庙山门事件一样得到重视,都是政府违逆民意行使国家暴力的恶例,对于今人来说具有教育价值。

因此每当有外地友人来访,我都会带他们看看皇家山,从抗争的角度讲一讲1974年的故事。此外,老城区的中央警署、法院、亚逸摩力监狱,除了是历史较久的老建筑以外,也都是值得参访的抗争现场。

过去几年,明里南街的中央警署前方一直是新山社运分子和在野党成员集会请愿的聚集点。2013年社运青年阿当阿里在《煽动法令》下被捕,逾百民众参与了中央警署前的烛光声援,后来四人因为这场声援活动而在《和平集会法令》下被控,其中就包括了现在已当选为地不佬国会议员的钟少云。他是这项恶法最早的受害者之一。

但新山的民众并没有因为恶法而退缩,2015年社运分子卡立依斯迈在网上评论王室而在《煽动法令》下被捕,2016年净选盟5集会前夕玛丽亚陈在《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下被捕,柔南一带的民众都曾持续多晚聚集在中央警署外的明里南街、兆南街或黄亚福街举办烛光声援。

2017年“强迫失踪公民小组”为了施压政府认真对待安里仄末、许景城、约书亚希尔米和露丝希尔米的失踪案件,更是号召公民每月一次,定期聚集在警署外声援失踪者。

警局外的烛光声援持续了超过半年,这可能是有史以来新山持续时间最长的街头声援活动,更多民众在这过程中开始关注四位至今仍未寻获的失踪者。

没有缺席改革运动

当社运人被关押在亚逸摩力路的扣留所时,捍卫公民权利的民众前往扣留所外声援被扣者;当社运人被押送到亚逸摩力路的地庭时,民众在法院内外给予被控者打气。

虽然新山的抗争资源远远比不上首都吉隆坡,但在地人没有屈服认命,在捍卫人权和推动改革的运动中,他们没有缺席。

黄亚福街的城中坊有抗争故事。2013年全国大选前,在这里派发《太阳花报》,推动政党轮替的义工们在商场内受到保安驱逐,过后继续在街边派报又被警方问话;2015年政府实施消费税,数百名民众出席了城中坊门前举办的“抗争到底”反对消费税集会造势活动。

拿督翁路的新山市政局前有抗争故事。2016年净选盟5集会前的巡回造势活动,由70辆车组成的车队就从这里集合出发,走入柔佛大城小镇,传递选举改革信息,号召更多的群众加入改革运动。

上面所提到的也仅仅是近年来我碰巧见证的一些街头活动,实际上还有许多抗争的小故事发生在新山老城区,那些单枪匹马在关卡出口外举牌呼吁外乡人回家投票的公民,那些在黑夜的街头复制“转角遇到匪”图像的抗争者,他们的故事都有待挖掘,有待诉说。

当然,如今重访这些现场,人们已看不到什么抗争所留下的痕迹,就如同老新山经常在诉说过去的纱玉河是如何清澈,后来的人只能凭着文献、凭着口耳相传的故事去想象昔日光景,然后从怀旧中召唤出建设未来的力量。

文化导览的讲故事从来就不单纯只是讲故事,诉说和谐的故事,是为了提醒未来的人,维持社会和谐,让人民安居乐业的重要性;同样的,诉说抗争的故事,也是为了提醒未来的人,在面对压迫、面对不公时,挺身反抗的重要性。

李成钢,业余文史爱好者。



中国报

助非政府组织监督希盟政府 反对党角色我来当


273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51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9-13 09:55:5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州反对党领袖未掌公账会,柔政府被批不重视制衡

发表于 2018年7月15日08:44  |  更新于 2018年7月15日17:56

尽管希盟承诺加强在野党监督施政能力,但柔佛反对党领袖哈斯尼揭露,并没有获柔希盟州政府委任为公账会主席,而且只给每月额外1000令吉津贴及没配备职员的办公室。

哈斯尼(Hasni Mohammed)也是新任柔佛巫统州主席。他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披露,朝野州议员宣誓完毕后,与州秘书查证才知悉此事。

“州秘书告知,州行政议会议决,反对党领袖每月只获1000令吉津贴,而且只获一间办公室,但没有任何职员……”

“州议会有数个委员会,而我们要提呈在野党州议员为委员会代表时,我问州议会秘书,我们是否得到公账会主席。”

“但她说没有。”

不认真对待在野党

因此,哈斯尼批评,希盟不认真看待在野党制衡机制。

“希盟宣言承认在野党制衡机制,更阐明在野党应当领导公账会,而我们欢迎之。我们尊重大选民意,因此我们认为,政府应当认真承认在野党。”

“但反对党领袖只获1000令吉,而且只有空置办公室及没有职员……他们不认真地承认在野党,来协助州属发展。”

《当今大马》已经联系柔佛州大臣奥斯曼,并等待其回应上述批评。

希盟宣言承诺,国会反对党领袖将获部长级待遇,而且自动成为公账会主席。而雪州议会早已落实州反对党领袖为州公账会主席,以确保良好制衡。

讽刺的是,柔佛州议会议长苏海占在7月11日才到访雪州议会取经。

早前,柔佛大臣奥斯曼指出,州反对党领袖将得到额外数千令吉津贴,以有效监督施政。

不过,当时他说,州行政议会还没开会,还未能议决让州反对党领袖掌舵公账会主席。



柔大臣拟设新水务公司,确保水费受控制

发表于 2018年8月13日17:09  |  更新于 2018年8月13日17:18

柔佛州政府计划成立一间新的水务公司,以确保州内水费受到控制。

柔佛大臣奥斯曼(Osman Sapian)说,与其他州属相比,柔佛水费高居榜首。

“我正在思考,若获得州政府批准,我们将成立一间新的柔佛水务公司。”

“柔州水务联熹私人有限公司(SAJ Ranhill)的股价已跌。因此,当我们看到一家没赚钱的公司,会有谁收购?”

“此外,它是由另一家大公司所持有,若他们没献议,那么我们(州政府)如何收购?”

水务联熹股价已跌

他今天在柔佛州议会会议回答国阵龙引州议员阿育贾米尔(Ayub Jamil)的附加提问时这么说。

阿育贾米尔询问,州政府是否计划购买柔州水务联熹公司的股份,以确保州子民享有低水费?

目前,柔佛州政府拥有该公司20%股份。



种族主义是垃圾——访公正党左派议员哈山卡林

发表于 2018年9月13日07:30  |  更新于 2018年9月13日08:15

509大选,希盟攻陷柔佛国阵61年屹立不倒的堡垒,柔佛公正党主席哈山卡林身先士卒,直奔柔佛国阵的大本营,击退时任巫统州主席卡立诺丁,中选为巴西古当国会议员。

这也是哈山卡林从1982年征战大选以来,首次获胜。哈山卡林从政36年,前后参加7届大选,足迹集中在柔佛州,但前6届大选都败选,直到巴西古当国席一役后,才正式进入国会殿堂。

现年67岁的哈山卡林自认是个左翼进步人士。尽管屡战屡败,他还是相信议会民主与选票力量,就如他1970年代没有效仿一些左翼激进同伴放弃议会斗争,拿起枪支参加武装革命。

哈山卡林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娓娓道来,他幼时丧父,由母亲一手带大,而贫困的舅舅却毫不计较地抚育他。这种团结互助的精神在他幼小脑海中,播下一颗左翼思想种子。

“我自小是孤儿,父亲在我6岁时去世,当时我还很小,还没入读小一……虽然我的舅舅家境贫穷,但还是照顾我。”

贫穷舅舅拒送福利局

当时,哈山卡林的舅舅只是一名胶工,赚取微薄收入。但舅舅从不准他做重活帮补家用,只要他努力求学,考取佳绩。

即便有人建议将年幼的哈山卡林送往福利局,舅舅却一口回绝。

“我的舅舅马上说不,他说他可以工作,不会允许侄儿乞讨社会福利。”

“我处于弱势,我的父亲逝世,但舅舅一家人视我如己出,我感觉受到保护,这是团结互助精神。”

团结互助是左翼核心思想。哈山卡林表示,身为社会民主主义的信奉者,他认为自由经济市场应当人性化,而不是放任市场汰弱留强。

中五那一年,哈山卡林读着乌斯曼阿旺的诗歌,左翼思想的种子开始萌芽。

受马来左翼文学启发

哈山卡林在1968年念中五时,报考大马教育文凭马来文学科。他在课堂上所接触的文学作品,让脑海中的左翼思想种子开始萌芽。

他所阅读左派作者的作品,包括两名国家文学家金剑(Keris Mas)的短篇小说《Patah Tumbuh》和乌斯曼阿旺(Usman Awang)诗歌。

金剑及乌斯曼阿旺是马来文学组织ASAS 50 (Angkatan Sasterawan 50)成员。他们的作品推动马来文化界社会主义思潮,要求马来民族应当培养自觉和自由的心灵,来反对殖民主义。

谈及这些文学启迪时,哈山卡林精神一振,侃侃而谈。

“文学对我相当重要。我读中五时,报考马来文学。我所读的作品有乌斯满阿旺的诗歌,我们分析金剑短篇小说,我还记得是《Patah Tumbuh》……”

“文学科目教我如何成为像乌斯曼阿旺这样的人,而且要像文本所言的进步人士。我从文学中,学到什么是人权、弱势群体、激进主义。”

513险踏入鬼门关

他从左翼文学作品汲取思想养分之余,也凭着标青的学业成绩考入马来亚伊斯兰学院(Kolej Islam Malaya)。

马来亚伊斯兰学院是首间马来统治者理事会御准成立的高教机构,创立宗旨为提高马来穆斯林教育水平来抗衡殖民思想,而哈山卡林能进入学院就读18个月的中六课程,在马来社会是一项殊荣。

至今,哈山卡林仍难掩成功进入马来亚伊斯兰学院的兴奋。

“我是一名甘榜贫穷马来人,能够到吉隆坡的马来亚伊斯兰学院求学,当时是一件大事,深深影响我的人生。”

正当哈山卡林沉浸在准备开学的喜悦时,重大的历史事件却悄悄逼近他的生命。

1969年5月10日,他刚抵达学院宿舍。那天,正值第3届全国大选投票日,在野党得票超过联盟政府,隔日在吉隆坡游行庆功,两派人马后来还爆发513种族冲突事件。

5月13日下午5点半,18岁的哈山卡林与两名笨珍同伴,坐在吉隆坡的孟沙国能总部巴士站等巴士,准备前往茨厂街购买领带。

哈山卡林举着大衣前的领带说:“当时我们有迎新周,要准备领带。我们只是甘榜男孩,没有领带,要去茨厂街购买。”

“我们从5点半等了1个半小时,都没看到一辆巴士。接近晚上7点时,对面的马来人向我们呼叫:‘回家!回家!吉隆坡出现冲突。’我们就回家,然后乘搭学院巴士回到八打灵16区宿舍。”

他如果当时搭上巴士前往华裔为主的茨厂街,或没法保命,现在回想以前来,仍心有余悸地说,“我差点丢命”。

在哈山卡林眼中,513冲突事件的受害者遍布各族群的贫穷阶级。

不认同马来右翼论调

随后,巫统主流论述将513事件,定调为巫裔与非巫裔之间的政治经济不平等,之后新经济政策出台,以族群危机名义实行扶弱。

惟哈山卡林不买账,对马来民族右翼思想毫无兴趣,更认为513事件的受害者是各族贫穷阶级。

“513事件涉及杀人烧屋,受害者是各族贫穷阶级。虽然我来自马来甘榜和学校,但我没法接受(这套论述)。”

他忆述,出生于马来乡村的他,一直没有机会接触英文,直到进入马来亚伊斯兰学院,才开始学习英文,而他的英文老师是一名华裔。

“我的英文老师是黄先生(Mr Wong,译音)……他只是一名无辜华裔教员,在学院教导马来穆斯林学生。他不但教我英文,而且教我为人处世道理。”

“宵禁期间,我担忧他的人身安全……所以,我没法相信种族主义,我不懂他们在谈什么垃圾。”

与希山莱斯加入学运

即便马来主流论述在513事件后往右转,哈山卡林的左翼思想丝毫不动摇。他完成中六课程后,就到马来亚伊斯兰学院2公里外的马大农业系升学,并参加社会主义俱乐部。

该俱乐部是马大1970年代的左派学运大本营,盛产多名学运领袖,其中包括后来的社运老将希山慕丁莱斯(Hishammudin Rais),而哈山卡林是他的副手。

“我在社会主义俱乐部时,希山莱斯是秘书长,而我是助理秘书长。”

尽管如此,哈山卡林认为,他与希山莱斯思想分歧甚大。

“我时常与希山莱斯辩论,我还是相信民主投票过程,不是无政府主义抑或每天在街头示威……因此我认为自己是左翼进步思想。”

“但他(当时)是左派激进领袖。”

受邀推翻农大学生会

1973年,以沙登为总部的马来亚农业学院,与马大农业系合并为农业大学(现为博特拉大学),而身为马大农业系学生的哈山卡林可选择留在马大,抑或转去农大。

当时,哈山卡林有点厌倦马大的学运生活,想到农大重新开始。可是,他笑言始终没能逃脱学运生活,首日上课就卷入农大学生会选举活动。

“我还是不能过着普通学生生活。农大迎新周时,恰好学生要推翻据称贪污和建制派的学生会。”

他说,虽然自己只是一名新生,农大学生却知道他过去的学运经历,并邀他参与推翻农大学生会领导层。

最终,哈山卡林顺着农大学生意愿参选,不但成功让学生会改朝换代,而且还以第三高票中选学生会理事,复选出任学生会署理主席。

即便身处沙登农大,但哈山卡林与马大学生会朋友保持密切关系,甚至在1974年9月,亲自与马大学生会领袖,声援柔佛新山打昔乌达拉(Tasek Utara)木屋逼迁居民。

这场抗争堪称是当年最大型的学生运动。当希山慕丁及尤诺斯阿里(Yunos Ali)等学生领袖被捕入狱,农大学生会就委派哈山卡林回到家乡,支援打昔乌达拉学生运动。

率众挺木屋迫迁居民

哈山卡林与希山莱斯的代表律师阿末拉萨(Ahmad Razak),到新山的亚逸摩力监狱探访被扣的学生领袖后,接过学运领导的棒子,率领城市贫穷人士和学生环绕新山,声援打昔乌达拉居民。

“我们在新山游行,反对政府随意拆迁打昔乌达拉木屋区。”

结果,哈山卡林也遭警方逮捕,并在新山中央警署羁押一天。隔日,当局提控他的学生组织参加非法游行,他还为此付出代价,先失去柔州政府奖学金,复遭校方开除学籍。

“由于我参与打昔乌达拉及华玲农民抗争,农大就借此对付我。首先,柔州政府取消我的苏丹依布拉欣奖学金,当时这是一个珍贵荣耀。”

“接下来,农大校方开除我,当时我大二,我的大学生涯也来到尾声。”

年轻时的哈山卡林与现任巫统高层领袖依斯迈沙比里曾一同参与话剧演出。

扎希首名墓碑顾客

他离开象牙塔和学运生活,就到处打散工维持生计,从种玉米、雕刻伊斯兰墓碑,到当国行书记和私立学院教师。

有趣的是,在哈山卡林生活潦倒期间,曾与两名现任巫统高层领袖——阿末扎希和依斯迈沙比里(Ismail Sabri)交汇。

“你知道吗?我的墓碑首名顾客就是阿末扎希。他是我们马大年代的好友,而且相当进步和有魅力。他知道我雕刻墓碑,而他的亲属逝世,就跟我购买一对墓碑。”

“我在东姑阿都拉曼路再也学院(Jaya Academy)担任教职。这家学院创办人是马大社会主义俱乐部成员卡玛鲁查曼(Kamarulzaman Yaacob),而他是依斯迈沙比里的哥哥。依斯迈沙比里也在里头执教鞭。”

懊悔激辩态度不好

即使面临当局施压,哈山卡林没有放弃议会斗争,但其社会主义俱乐部伙伴则对民主代议制深感失望,甚至决定进入森林参加武装革命。

社会主义俱乐部主席阿布仄(Abu Zer Ali)为学运活跃分子,列入政府内安法令黑名单中。1976年某日,他探访哈山卡林,想要说服哈山卡林上山参加武装斗争。

哈山卡林忆述,阿布仄是在晚上7点到他的八打灵再也住处。

“我知道当时他被列入内安法令黑名单,但我没站在前线,对政府无害。我知道政府最多扣留你两三年,你就获释。”

“我不太激进,但他与我意见相左。我就告诉他,我不会进入森林,因为我不信马克思主义,如果我上山就是信仰共产主义……当时我们激烈地辩论。”

但他觉得,他所信奉的伊斯兰教,与马克思主义的无神论相左。

“我是左派,但我不能进森林,这违背我的信念,但我还是会继续斗争。倘若当局要逮捕我,就来吧!”

两人激辩3小时后,阿布仄默默离开,从此哈山卡林就没听闻阿布仄讯息。直到马共与大马政府在1989年签署合艾和平协议,哈山卡林方知阿布仄在森林遭击毙。

他自责,何以当初与阿布仄激辩时,态度不友善。

“如果我知道阿布仄要进森林,我会放软态度,但我不知道……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以后就没再见。”

2009年,他离开入党31年的人民党,在居銮举行的公正党大会把入党表格交给了安华。

退人民党入公正党

经历阿布仄事件后,哈山卡林继续议会斗争,在1978年参与社会主义人民党(人民党前身),4年后参与人生首次大选,攻打士姑来州席,但铩羽而归。

接下来,哈山卡林继续耕耘柔佛州,并参加6届柔佛国州议席选举,而没改到其他州属竞选。

“公正党诞生前,柔佛只有两个活跃在野党——行动党和人民党,势力涵盖新山、巴西古当、士姑来一带……我们没法突破柔北柔中,有时这些地区还会失去选举按柜金。”

2003年,人民党议决与国民公正党合并,筹组人民公正党,惟两党协议规定,人民党必须解散,完全加入人民公正党。

此举招致一些人民党党员不满。因此,不是所有人民党党员加入公正党,包括哈山卡林本人。不过,两党在柔佛都有默契,各自在大选中单挑国阵。

2004年,社团注册局还未批准两党合并,而哈山卡林扛着国民公正党旗帜上阵笨珍国席。到了2008年,他重新使用人民党党徽攻打新山国席,但还是没法突围。最终,哈山卡林在2009年离开入党31年的人民党。

“人民党内部出现分裂,我没有第一时间参与人民公正党,因为人民党解散时机未到。但最后,我在2009年填写入党表格,在居銮举行的柔佛公正党大会交给安华。”

票数微差空欢喜一场

5年后,哈山卡林正式以公正党党员身份在2013年大选攻打礼让国席,只以1967张多数票微差落败。

当时,全国掀起华裔为主的反风浪潮,而这股旋风也吹袭柔佛一带。开票当晚,选委会成绩一开始显示,哈山卡林领先国阵礼让国席候选人哈敏(Hamim Samuri)。

“我与妻子坐在(礼让国席的)东甲礼堂内,荧幕上打着我领先2000多张票,支持者都高声欢呼,甚至记者都说:‘哈山先生,你可以准备胜选讲词了。’”

“国阵支持者也已经离开现场……突然间,他们开始逆转,甘榜票一进来,就削减我的200张多数票,减至1000张、800张。最后他们反败为胜,我们没法超越。”

空欢喜一场后,这时的他已前后连败6场大选。

2018年大选,他获得委派出征巴西古当国席时,已下定决心,这是最后一场战役,也有心理准备或再度落败。

七次征战大选的他,今年却首次赢得国席。他把功劳归功于捍卫原则的人民党战友和无名英雄。

七战大选终赢得国席

509开票夜,选委会在巴西古当体育馆公布成绩时,公正党支持者如5年前一样,不断向哈山卡林报喜,更声称所掌握的选委会第14号计票表格显示,公正党逐一攻陷国阵票仓。

惟哈山卡林坐在体育馆内,不太敢相信这些捷报。

他一边打出‘左耳进,右耳出’的手势,一边说:“当晚,我听到他们报喜时,把它当作耳边风。我(之前)已出战6次,这是最后一次,我同样听到一句话:‘我们会赢,别担心。’”

“但我不认同,因为我不想再面对似曾相似(dejavu)的败选经验。我告诉支持者:‘你们很天真。’我没意打击他们的士气,但你要在柔佛打败国阵,不简单。”

选委会荧幕板不断显示各个票箱成绩,直到公正党获得2万4726张多数票就停止计票,这时全部票箱已经打开完毕。

“支持者告诉我,获得超过2万张多数票,但我还是不敢相信。”

“最后,选举官朝我而来说:‘哈山先生,请过来舞台,我们要宣布成绩。’”

选举官最终宣布哈山卡林中选为巴西古当国会议员,哈山卡林才放下忐忑不安的心情,接受当选的事实。

他的对手卡立诺丁国州议席兼攻,但不仅没法赢下巴西古当国席,也丢失原本的百万镇州席。

此外,国阵也兵败如山倒,输掉柔佛州政权与布城联邦政权。

胜利归功左翼人士

对于哈山卡林,巴西古当国席一役算是从政生涯的完美句点,而他将胜利归功于左翼学运、人民党、战友和支持者。

“我相当感恩,这份胜利不是我一个人能够成就,我也要归功于人民党战友、朋友及无名英雄。过去,人民党领袖如赛胡先阿里不断参选,却没法成功……”

“这次胜利是人民党的胜利,他们捍卫原则和斗争精神。”

无论如何,如今已白发苍苍的哈山卡林选择急流勇退,不但在来届党选卸下柔佛公正党主席,也不会寻求蝉联巴西古当国会议员。

“我已心满意足,我也不要在活跃于政坛,我想专注在其他事物,例如写作。”

“我已开始为孩子和孙子撰写回忆录,而我可以说,我从没放弃斗争,一直以来都努力奋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18-9-25 09:54 P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