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35|回复: 4

砂首宗青年申请脱伊改信基督

[复制链接]

290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930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17-3-28 10:23: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诗华日报

砂首宗获准司法检讨 青年申请脱伊改信基督

2015年12月18日

(本报古晋17日讯)申请改教的司法检讨,于今日在第三高庭处获得批准,案件将于明年1月15日,在高庭聆讯。

案件申请人为今年40岁的阿兹米莫哈默阿占,他透过蔡光(人旁)亲律师向高庭提呈这项申请,欲将自小被父母转为伊斯兰教徒的身分,转回基督徒的身分。

原本砂伊斯兰宗教局并不制止这项申请,但国民登记局却表示,这个案件必须带往伊斯兰教法庭申请转换宗教,因此在寻得蔡律师的帮助下,向民事高庭申请司法检讨,并成功在第三高庭获后批准。

申请人表示,他打从出生起就是比达友族,而父母亲也是比达友族,而且信奉基督教。但在1983年,身为军人的父亲,在吉隆坡就职时,被赋予伊斯兰教徒的身分,之后回到砂州定居。

当时,其全家人转为伊斯兰教徒时,他只有8岁,他没有选择的权利,唯有跟随父母亲的决定。因此,长大后在自己的意愿下,希望能够恢复他身为基督徒的身分。

据律师向媒体表示,这是砂州第一宗成功获得司法检讨准证的案件,案件将于明年1月过堂,并决定阿兹米的宗教转向。



贞希︰村民集体改教 批警调查无下文

13/04/14

(本报亚庇12日讯)沙巴基督教会主席贞希莫朱英(Jensey Mojuin)牧师质问,为何警方彻查必达士发生的基督徒集体改教事件,迄今没有下文。

他说,该教会以3个月前,针对发生于必达士的64位村民集体改教事件报警,但当局迄今不见采取任何具体行动。

他表示,若警方没有采取行动,这意味着「极端份子」获得西马某群权势的人支持和庇护。

他指出,上述改教事件中,改教者大部份都是其教会的教友,来自三个乡村。他批评这种做法非常不公平,威胁了沙巴长久以来享有的宗教和谐。

他说,这次改教是非法的,因为改教的村民是文盲,不知道本身签署的文件意味着要他们改教,其中也含有金钱因素。

他表示,对方利用村民的赤贫和文盲,并欺骗村民说所签署的是政府福利申请表格。

另外,他对政府将沙巴土著名称中含有bin或binti者自动列为伊斯兰教徒,是在伊斯兰教化沙巴的基督徒原住民。

1960年的沙巴伊斯兰教徒人口为37.9%,而2010年则上升至67.4%。

莫朱英说,发出大马卡给非法移民,不但造成沙巴原住民在「伊斯兰政治」中被牺牲,他们在基本权益,如土著习俗地也被剥夺,很多非原住民才可拥有的土地都被他人夺去,非法移民比原住民享受更多的权益。



要求回理会出示证据 妇女否认皈依回教

2017年2月28日

(本报亚庇廿八日讯)兰瑙一名杜顺籍妇女朱莉达巴希夭,否认本身曾于1988年归依回教,并要求沙巴回教理事会出示她被指已改信回教的证据。

朱莉达是透过沙巴原住民团结组织主席伊斯特哥林吉发表本身立场文告时,否认她曾于1988年改信回教。她说,既然回教理事会指她改教,就应该出示证据。

朱莉达是早前到国民登记局领取七岁儿子阿里顿威兰多的出生纸时,发现儿子出生纸的宗教栏上注明他是回教徒,她要求更正时,对方指必须得到回教理事会的批准,朱莉达因而无法领取儿子的出生纸,导致儿子迄今无法上学。

朱莉达之后向回教理事会投诉,后者指她在1988年在兰瑙的回教理事会改信回教。

她在文告中指出,她是在2002年洗礼,并有权让孩子跟随信奉她的宗教。

卡拉那纳安州议员兼州旅游、文化及环境部长拿督马希迪,在朱莉达的案件在报章曝光后,答应伸出援手,协助她取得儿子的出生纸。

朱莉达希望这个问题能尽早解决,因为她在国民登记局及回教理事会之间奔波了很多年,依然无法解决问题,孩子没有接受正规教育;对方也没有发出暂时性的证件给阿里顿。



亚洲时报

纳吉向沙巴基督教徒保证 沒强迫皈依伊斯兰

02/11/15

若有人被强迫改教,可以向执法当局、首长慕沙甚至国阵领袖投诉。

(本报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拉萨昨日向本州基督教徒发出保证,政府没有强迫他人皈依伊斯兰教的政策,若有人被强迫改教,可以向执法当局甚至国阵领袖投诉。

他说,强迫他人进教并非伊斯兰教义,更非政府的宗旨,这一点不会被改变。

“伊斯兰教有一句话:你有你的宗教,我有我的宗教,这句话的意思是在伊斯兰里面,没有人被强迫(入教),除非自愿。”

无论如何,他称即使发生被迫改教,人们可以向首长拿督斯里慕沙和在座的国阵领袖投诉。

纳吉是在沙巴人民团结党(PBRS)第十六届党大会开幕礼上,回应该党主席丹斯里佐瑟古魯所提到的沙巴基督教社群受到不负责任分子强迫和诱骗改教的威胁时,作出上述回应。

较早前,古魯致词时提到宗教信仰是个人的事,人团党没有要阻止他人信教,不过却大力反对有预谋的强迫或诱骗他人改教的计划。

他说,有关行为不但违背宪法所阐明的宗教自由,也对国阵政府的形象不利。



THE STAR

Court rules Sarawak Muslim convert has right to be Christian

by sharon ling   Thursday, 24 March 2016 | MYT 5:52 PM

KUCHING: A Sarawakian Bidayuh who was converted to Islam as a child has been granted a declaration that he is a Christian by the High Court here.

In her decision on a judicial review brought by Azmi Mohamad Azam @ Roneey, judge Datuk Yew Jen Kie said this was in accordance with the applicant’s constitutional right to freedom of religion as he was now an adult.

She also ordered the National Registration Department (NRD) to change the man’s name to Roneey Rebit and his religion from Islam to Christianity in his identity card.

In his application, Roneey had sought a declaration that he is a Christian, a letter of release from Islam from the Sarawak Islamic Religious Department and Sarawak Islamic Council, and orders compelling the NRD to change his name and religion in his identity card and its records.

The state religious authorities did not object to issuing the letter but the NRD had insisted on a letter of release and order from the Syariah Court.

Yew held that Roneey’s case was not one of jurisdiction but raised constitutional issues with regard to his right to religious freedom.

“He does not need a Syariah Court order to release him from Islam because freedom of religion is his constitutional right and only he can exercise that right,” she said on Thursday.

Yew noted that Roneey had been born into a Bidayuh Christian family in 1975 but his parents converted to Islam when he was eight.

“His conversion to the Muslim faith was not of his own volition but by virtue of his parents’ conversion when he was a minor.

“He is not challenging the validity of his conversion as a minor. But having become a major, he is free to exercise his right of freedom to religion and he chose Christianity,” she said, adding that at no point had Roneey professed Islam as his religion.

As such, she held that since he was now an adult, he was at liberty not only to exercise his right of religious freedom but to seek relief from the civil court.

“The (NRD) had not acted fairly towards the applicant by insisting on a letter of release and order from the Syariah Court,” she said.

Roneey was not present in court as he is working overseas.

His counsel Chua Kuan Ching welcomed the decision and hoped that the NRD would not appeal.

“In previous conversion cases involving minors, the courts did not go further to state what happens when the child reaches adulthood.

“So this is a different decision because the judge is saying that he has the right to religious freedom according to the Constitution,” she said.

The Association of Churches in Sarawak (ACS) also applauded the decision as one which safeguarded the fundamental right to freedom of religion.

“We are thankful to the Kuching High Court for coming to a fair and just decision in accordance with the law.

“We call upon the Federal Government to honour and give effect to the guarantee of religious freedom as provided in the Malaysia Agreement and uphold the constitutional rights and fundamental liberties accorded by the Federal Constitution to all citizens of Malaysia,” it said in a statement.

290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930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7-5-8 17:46:30 | 显示全部楼层
亚洲时报

慕沙:捍卫州内宗教自由 下令纠正大马卡宗教栏错误

2017年5月5日

(本报讯)首席部长拿督慕沙阿曼昨日重申州政府坚决捍卫州内宗教自由,因此,他饬令国民登记局马上纠正所有非回教徒的大马卡宗教栏内却写上回教徒的错误。

他也训示该局针对有关问题提呈报告,说明有关问题到了何种程度,以及如果确保不再发生。

他说:「捍卫宗教自由是非常严正的课题,如果处理不当,将损及和平与和谐……这(大马卡错置宗教)是行政上的问题,应加以解决。」

慕沙是在哥打马鲁都县甘邦德林凯劳勿为龙古斯族文化嘉年华主持开幕礼后发表的声明中这麽表示。

他表示,公眾不应因为大马卡错置宗教问题而指责政治放任宗教激进活动,「作出这样的指责是高度不负责任的,它将鼓动宗教情绪。」

他说:「我要清楚说明:沙巴绝对不容忍宗教及种族问题,我们是多元种族及多元宗教的社会……州政府多年来拨出数百万元计的款项予各教会、华教及庙宇。」

另一方面,联邦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长兼哥打马鲁都区国会议员拿督麦西慕翁基利博士在该仪式上致词时大赞慕沙是典范。

他说,慕沙经常下乡访问,以直接听取民意,而不是一如反对党般,要到大选时才出动。



诗华日报

土著身份证竟「变」回教徒!摩摩根国家协会要求调查

2017年4月19日

(本报兵南邦十九日讯)摩摩根国家协会要求政府调查有关国民登记局一而再三,将杜顺及姆律族的文盲族人在身份证件上「变成」回教徒的投诉。

该会主席亨利奴阿敏表示,国民登记局一些不负责任的官员,被指以不合法的手法,在没有经过当事人的同意下,将一些杜顺及姆律族人的宗教,更改为回教。

也是前兰瑙国会议员的亨利奴斯在一项文告上指出,对于有些村民本身没有经过正式的归依回教仪式,而是由国民登记局在记录上被改信回教,目的是为了「制造新的回教徒」的报导,该会感到很困扰。

他说:「我呼吁当局,立即调查很多贫穷及文盲的杜顺及姆律族非穆斯林村民,被国民登记局在其身份证上定位为回教徒一事。」

「有投诉说,很多人并不是回教徒,却因为身份证上被定为回教徒,导致个人和家庭面对很多问题。」

他说,有消息指,这种事情的发生,是因为国民登记局内部的官员,可在豁免惩罚的情况下,操纵国民资讯系统所造成,因此,当局必须立即行动解决此事。

他指出,在沙巴,更改宗教是很普遍的事,但在未征得当事人同意下,更改贫穷、文盲及毫无疑心村民的宗教是很严重的罪行。



等了5年 妇女获宣判非穆斯林

2016年6月29日

(亚庇29日讯)天主教徒妇女艾薇娜蔡等了5年,今日终于传来喜讯,沙巴亚庇伊斯兰高庭今日批准其申请,宣佈她並非穆斯林。

聆审此案的伊斯兰高庭法官纳华威迪曼,今日宣判原告艾薇娜,並不符合2004年沙巴伊斯兰教理事会对穆斯林的詮释;因此,宣判她並不是穆斯林。

在1976年6月1日出生的原告,出生于天主教徒家庭,她的父亲于1977年3月9日改信伊斯兰教,没有带妻子和原告信奉伊斯兰教;然而,当她的父 母离婚后,她和非穆斯林的母亲及外祖母共同生活,原告后来也和一名天主教徒结婚,2008年她遗失了大马卡,就开始面对宗教的问题。

国民登记局发给原告的暂时性身份証明,指明她的宗教为天主教徒;然而,当该身份証明逾期后,原告到国民登记局更新其身份証明时,国民登记局的官员要求她,向沙巴伊斯兰教事务局查核她的宗教,因为其父亲的名字是阿都拉。

国民登记局也针对这事致函予沙巴伊斯兰教事务局,后者証实原告的名字不在穆斯林的名单內;然而,国民登记局发 出新的暂时性身份証明时,在宗教栏上列明「无资料」,原告在2009年8月12日,向伊斯兰高庭申请宣佈其並非穆斯林;不幸的是,其申请当天就被驳回,伊 斯兰高庭还宣判她是穆斯林。

对此感到不满的原告,2011年4月18日透过律师再次上诉,2011年8月4日,伊斯兰高庭劝告原告撤回其上诉,但可以再提出申请(宣判其並非穆斯林)。

原告遵从伊斯兰法庭的劝告,于2011年8月18日再次提出申请,虽然沙巴伊斯兰教理事会对她的申请表示不反对,但伊斯兰高庭依然驳回有关申请,理由是伊斯兰高庭在2009年8月12日的判决依然生效,指原告当时理应提出反对。

没实践过伊教义务

原告过后向伊斯兰上诉庭提出上诉,2014年12月2日,上诉庭接受其申请,指示由其他法官承审此案,並把2009年8月12日判决搁置。聆审于 2016年3月29日开始,原告的父母出来作証,其父亲作为第一位証人表示,原告童年时,从没改信伊斯兰教,並指出原告一直都受母亲和祖母的看顾,原告的 母亲也証实原告父亲的証词。

法官是根据联邦法院承审Subashinia /pRajasingamv Saravanana/ lThangathoray一案来判决,法官表示,根据供証,原告追隨其母亲的宗教,法官判决原告父亲当年没有要女儿与他一起改教,就是要让女儿保留天主教徒的身份。

法官说,还有一个无可否定的証据,就是原告自5岁起,也就是父母离婚后,就由其祖母照顾,原告之后也和天主教徒结了婚,没有証据显示原告的穆斯林父亲,在离婚之前和原告同住时,曾教导她履行伊斯兰教教义如祈祷及斋戒等,原告一生都没有实践过伊斯兰教义务,法官考虑了原告的诉求后,决定批准原告的申请。



砂首宗成功案例 准放弃伊教 恢复基督徒

2016年3月25日

法官发出4项喻令,即申请人为一名基督徒,且他将恢复其罗尼乐比的名字,而身分证上也获准撤销伊斯兰教的宗教信仰这一栏,及辩方必须缴付5000令吉的堂费。

(本报古晋24日讯)砂首宗申请改教之司法检讨,申请人获胜,并在今日由高庭法官拿督游贞桂下判,喻令国民登记局撤销申请人的伊斯兰教宗教信仰,并以基督教取代,此外,也喻令答辩方承担5000令吉的堂费。

40岁申请人阿兹米莫哈默阿占(罗尼乐比)透过蔡光(单人旁)亲律师向高庭提呈这项改教申请,欲将10岁时随父母亲迁移吉隆坡参军而入籍伊斯兰教,恢复其10岁前身为基督徒的身分。此案件中的答辩人为砂伊斯兰宗教局总监、伊斯兰宗教理事会、国民登记局及砂州政府。

其中第一、二以及第四答辩人曾以书信回复申请人所透过律师发出的宗教转正申请,表示并不反对,而唯有登记局表示此案件必须由宗教法庭处理。也因为如此,申请人寻求蔡律师的帮助,入禀民事法庭申请检讨。

这项司法检讨的申请在今年2月26日于第三高庭获得批准,并在今日由拿督游贞桂法官作出判决。法官表示,申请人是在必达友族中出生并成长,而就在10岁那一年他是随着父母的选择转入伊斯兰教,而在这件事上,宪法规定,父母亲将有权为18岁以下的青少年做决定,这也包括宗教信仰的选择。

虽然如此,申请人并没有对转入伊斯兰教这一事项做出明确的回应,包括表示愿意,或是履行伊斯兰教的习俗,而后申请人成年了,在有权决定自己的宗教信仰之际,也曾前往教堂接受洗礼仪式。

有权选择宗教

其中也提到,对于宗教的宣言,必须是公开性的声明,就以申请人的情况来说,他并没有公开自己是伊斯兰教的宗教信仰,而他身为伊斯兰教这一事情仅因为父母亲当初的选择。借此,法官也表示,这是一宗宪法的议题而不是法律权限的问题,而在宪法条例11条文中,所有人有权选择自己的宗教,也就是提倡宗教自由,也同时表示这一宪法权益有需要被维护下去。

因此,法官发出4项喻令,即申请人为一名基督徒,且他将恢复其罗尼乐比的名字,而身分证上也获准撤销伊斯兰教的宗教信仰这一栏,及辩方必须缴付5000令吉的堂费。

290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930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2-27 00:03: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东方日报

砂4人申请脱离伊斯兰教 联邦法院延至明日裁决

最后更新 2018年02月26日 17时56分

(古晋26日讯)备受瞩目的砂拉越4人申请脱离伊斯兰教上诉案,联邦法院五司今日聆审后,展延至明日裁决。

此案由上诉庭主席丹斯里朱基菲里、西马大法官丹斯里阿末玛阿鲁、法院丹斯里哈山拉、丹斯里兰利阿里及丹斯里陈国华组成的五司,负责聆审,而法院五司今日在聆听上诉方和答辩方的陈词后,决定明日对此案做出裁决。

此案的4名上诉人,將砂州伊斯兰教局局、大马国民登记局总监、砂州伊斯兰理事会和砂州政府,列为此案答辩人。

4名上诉人的代表律师峇鲁比安向媒体指出,法院五司需要时间討论此案,法院会在明天做出裁决。

此案的4名上诉人包括一名马来妇女莎丽花(Syarifah Nooraffyzza Wan Hosen),她自愿脱离伊斯兰教,並改信基督教。

第二名上诉人是张祖庭(译音,Tiong Choo Ting),是一名华裔与比达友混血儿,他因婚结而改信伊斯兰教,他被起名为莫哈末沙菲阿都拉(Mohd Syafiq Abdullah)。据了解,他在妻子去世后,又改信基督教。

第三名上诉人是莎丽娜嘉乌(Salina Jau),她是一名卡央/肯雅族,原是一名基督徒,因结婚而改信伊斯兰教,其穆斯林名字是嘉乌阿都拉(Jau binti Abdullah)。据了解她在离婚后,又回到基督教。

第四名上诉人则是珍妮彼得(Jenny Peter),是一名马兰诺族,原是基督徒,因结婚而改信伊斯兰教,其穆斯林名字是诺慕兹哈丽花阿都拉(Nur Muzdhalifah Abdullah)。据了解,她与丈夫离婚后,又回到基督教。

4名上诉人通过法律途径,要求脱离伊斯兰教。

因著此案的审讯,今早8时30分法庭外挤满各族人潮,在法庭开始后,一窝蜂涌进法庭內,以聆听此案的审讯,关注案件结果。

基于人太多,一些人则不被允许进入庭內。

根据上诉人的代表律师峇鲁比安指出,上诉人在高庭的申请是一样的,即他们入稟法司核审申请,要求法庭宣判他们是基督徒。

上诉人要求法庭发出履行责任令,指示砂州伊斯兰教事务局局长或伊斯兰教理事会发函,让他们脱离伊斯兰教;他们也向法庭申请履行责任令,以指示国民登记局总监让他们的身份证或记录的宗教信仰改为基督徒。

此案处于准令申请阶段,但辩方律师提出反对,理由是高庭没有权限聆审此案,因上诉人的申请关于叛教课题,因此属于伊斯兰法庭的权限。

峇鲁比安指出,上诉方的论点是高庭拥有权限审理叛教案件,因为砂州伊斯兰法庭不具权限决定叛教案件,因为2001年砂州伊斯兰法庭条例並没有阐明有关课题应由伊斯兰法庭审讯。

其中一名上诉人莎丽花的案件之前在高庭审理,而高庭于2015年1月5日驳回其准令申请,因高庭认同辩方律师所指高庭无权限审理叛教案件。

另3名上诉人,即莫哈末沙菲、珍妮和莎丽娜的案件,高庭也在2015年9月21日驳回他们的准令申请。

接著,所有上诉人向上诉庭提出上诉,上诉庭于2016年4月19日驳回莎丽花的上诉;而另一组上诉庭法官则在2016年8月17日也驳回另3人的上诉申请。

结果4名上诉人,向联邦法院提出上诉。



当今大马

政府撤回禁单方改教法案,即将呈新版本

刘伟鸿     发表于 2017年8月7日 上午10点30分     更新于 2017年8月7日 下午12点43分

中午12点半更新

国会报道 虽然政府去年提呈《1976年法律改革(婚姻和离婚)法令》修正案,放眼解决家长单方面为孩子改教的问题,但政府今日却在国会撤回这项修正案。

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稍后证实,政府将在本季国会,提呈新版本的修正案一读。

她说,新版本的法案,将删除其中一条处理家长单方面为孩子改教的关键条文。

阿莎丽娜今早在国会会议开始,便向副议长依斯迈(Ismail Mohamed Said)请求撤回法案。

“政府宣布,撤回《1976年法律改革(婚姻和离婚)法令》修正案。”

按照今日国会议事表,这项法令修正案排在第10位。

新版本将删88A条文

之后,阿莎丽娜在面子书发文告指出,政府撤回这项修正案,是为了避免修正案与联邦宪法起冲突,也符合“根据过去判例”(stare decisis)主义,即最高法院对法令第12(4)条文的诠释受到法律约束。

她说,政府已经修改这项修正案,并将在本季国会提呈国会一读。

然而,她也说,新版本的修正案,将删除原版修正案准备新增的88A条文。

“新版本修正案的通知,也已经呈给下议院。”

阿莎丽娜说,政府希望各造能在维护多元种族与宗教的前提下,正面看待此事。

“因此,希望各造能支持这个新版本的修正案,而不政治化此事。”

88A允孩子维持宗教

根据原版的《1976年法律改革(婚姻和离婚)法令》修正案,第88A条文是处理家长单方面为孩子改教的关键条文。

第88A(1)条文写明,丈夫或妻子改信伊斯兰教,孩子将维持宗教信仰。

“除非双方同意更改孩子宗教成伊斯兰教,当孩子满18岁后,这也必须取决于他的意愿。”

新增第88A(2)条文阐明,倘若夫妻任何一方改信伊斯兰教前,双方都信奉不同宗教,孩子可自由地维持原有的宗教信仰。

穆斯林律师团体反对

一旦修正案成为法令,它将允许已改信伊教的丈夫或妻子,在民事法庭申请离婚,更禁止父母单方面更改孩子宗教信仰,以便一劳永逸地解决改教争子案。

惟穆斯林律师协会等团体,反对这项法案,以免伊斯兰教丧失特殊地位。而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担心,修正案影响穆斯林自由,更玷污伊斯兰法庭的完善制度,因而建议国会设立特别委员会探讨探讨修正案。

行动党怡保西区国会议员古拉当时就表示担忧,一些有权势者将从中作梗,以便让这项修正案无疾而终。

在今年4月的上一季下议院会议,政府为了让路哈迪阿旺提呈动议,以要求政府修改《1965年伊斯兰法庭法令》(355号法令),而展延多项法令的二读辩论。

《1976年法律改革(婚姻和离婚)法令》就是其中一项被延期修改的法令。



张念群:内阁有无议决撤禁改教法案?

发表于 2017年8月7日 下午2点3分     更新于 2017年8月7日 下午2点18分

随着政府撤回《1976年法律改革(婚姻和离婚)法令》修正案,行动党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问,内阁有无议决此事,而国阵成员党领袖是否同意?

张念群今日发文告,剑指马华总会长兼交通部长廖中莱,沙人民团结党兼首相署部长佐瑟古律(Joseph Kurup)、国大党主席兼卫生部长苏巴马廉、民政党主席兼种植与原产业部长马袖强等国阵成员党领袖。

“廖中莱、佐瑟古律、苏巴马廉、马袖强和其他国阵成员党领袖必须解释,内阁会议有无讨论和同意撤回修正案的决定?若有,为何他们同意?”

“或者,他们将声称,内阁会议从未讨论此事,就好像(伊党主席)哈迪阿旺的355号法令(《1965年伊斯兰法庭法令》)修正案?”

她说,国阵成员党不能保持缄默,否则将被看成进一步戕害所有单亲家长的权益。

到底什么事情生变?

张念群指出,内阁曾设立一个非正式的委员会,以探讨及解决改教争子案。

她点出,这个委员会成员包括廖中莱、佐瑟古律、苏巴马廉、旅游与文化部长纳兹里和掌管伊教事务的首相署部长贾米尔。

她说,苏巴马廉于去年1月已说,首相纳吉已原则上同意,考虑修改这项法令,以避免孩童在未经双方家长同意下改教。

“所以,到底什么事情改变了,导致修正案如今被撤回?”

撤禁单方改教法案

虽然政府去年在国会提呈《1976年法律改革(婚姻和离婚)法令》修正案一读,放眼解决家长单方面为孩子改教的问题,但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今早却在国会宣布撤回修正案。

阿莎丽娜也证实,政府将在本季国会,提呈新版本的修正案一读,但新版本修正案却将删除原版修正案准备新增的88A条文。

根据原版的《1976年法律改革(婚姻和离婚)法令》修正案,第88A条文是处理家长单方面为孩子改教的关键条文。



国阵要获三分二优势,才修法禁单方改教

发表于 2017年8月8日 晚上6点25分     更新于 2017年8月8日 晚上6点41分

政府向国会提呈“稀释版”的《1976年法律改革(婚姻和离婚)法令》修正案,令解决改教争子案的努力原地踏步。旅游与文化部长纳兹里就说,国阵必须获得国会三分二多数议席,才会修改联邦宪法,禁止家长单方面为孩子改教。

纳兹里在独立日艺术展受访时说,由于原版修正案禁止家长单方面为孩子改教的第88A条文,被指不符合宪法,因此国会必须修改宪法,才能再修改该法令,纳入第88A条文。

但他说,国阵只有134名国会议员,并没掌握三分二国会议席,因此无法修改联邦宪法。

“至于修正案的最后一个事项(第88A条文),我们(将)等到国阵取得国会三分二大多数优势后,才会修改(联邦宪法)。”

“我们要这么做,只是不够人数。”

担忧在野党投反对票

询及为何政府不寻求在野党支持,好让朝野双方都支持修宪,纳兹里就表示担忧,若在野党投反对票,将是向国阵投不信任票。

他续指,由于一些在野党国会议员来自伊斯兰宗教阵营,因此国阵也无法确定,能否取得这些议员的支持。

“我们不知道,他们会否支持我们。我们也不确定,他们会否将支持我们,因为一旦我们输了,这就是向我们所投的不信任票。所以,我们不要冒险。”

“如果我们坐下来与他们谈,将会花比较长的时间,我们可能会错过这一季(国会)。”

陆兆福当场驳纳兹里

不过,在场的行动党芙蓉国会议员陆兆福当场反驳纳兹里,指纳兹里的担忧乃毫无根据。

“我认为,这个问题并不存在,因为政府在修宪一事中,从未咨询过我们。”

“对于支持一个能造惠人民的修正案,我们没有问题。”

“如果要尝试商谈,当然,我们准备商谈。”

“稀释版”婚姻离婚法

昨日,政府在国会撤回《1976年法律改革(婚姻和离婚)法令》修正案,并于今日提呈新版本法案取而代之。

不过,新版本修正案却是个“稀释版”法案,删除了禁止家长单方面为孩子改教的关键第88A条文。

根据原版的《1976年法律改革(婚姻和离婚)法令》修正案,第88A条文是处理家长单方面为孩子改教的关键条文。

第88A(1)条文写明,丈夫或妻子改信伊斯兰教,孩子将维持宗教信仰。

“除非双方同意更改孩子宗教成伊斯兰教,当孩子满18岁后,这也必须取决于他的意愿。”

新增第88A(2)条文阐明,倘若夫妻任何一方改信伊斯兰教前,双方都信奉不同宗教,孩子可自由地维持原有的宗教信仰。

尽管如此,新版本法案仍保留,允许已改信伊教的丈夫或妻子在民事法庭申请离婚,且民事法庭有权审理财产分配的条文。


290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930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3-6 14:46:06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视频】砂脱伊案判决出炉 案件交伊庭听审!

2018年2月27日

(本报古晋27日讯)引起瞩目的砂拉越4名男女申请脱离伊斯兰教案件,联邦法院五司今日一直裁决,驳回申请人的上诉,砂伊斯兰法庭有权审脱离伊斯兰教的课题。

联邦法院五司,包括上诉庭主席丹斯里祖基菲里阿末、马来亚大法官丹斯里阿莫玛诺、联邦法院法官丹斯里丹斯里哈山拉、联邦法院法官丹斯里哈山拉、丹斯里南利阿里、丹斯里陈国华今日在古晋高庭听取上诉人及答辩人陈词后,做出上述决定。

4名申请脱离伊斯兰教者为莫哈默沙菲兹、甄妮、莎丽娜及莎丽花诺拉菲查,他们均由巴鲁比安律师代表;至於答辩人则是砂伊斯兰局局长、国民登记局总监、砂拉越政府及伊斯兰教理事会。

巴鲁比安向媒体表示,联邦法院五司认为他们彼此需要更深入讨论,因此决定展延至今天才宣布裁决。4人分别曾向高庭提出申请,要求法院宣判4人为基督徒;要求回教理事会或砂回教局发出脱离伊斯兰教公函,让申请人能在法律上,不再信奉伊斯兰教,同时也要求国民登记局除去4名申请人在其大马卡的回教徒记录,并改为基督徒。

他们早前在国民登记局的申请遭到反对,有声浪指根据联邦宪法第121(1A)条文,高庭没有权限听审脱教的申请,并指有关案件属于砂回教庭的权限。但4人的律师团的论点是:根据2001年砂拉越伊斯兰法庭法典,砂拉越回教法庭没有权限听审脱教案件。

第一申请人莎丽花诺拉菲查为巫裔,自愿要求脱离伊斯兰教,改信基督教;第二申请人莫哈默沙菲兹(张朱丁注音)为比达友-华裔混血儿,原本信奉基督,但因要与巫裔结婚而改信伊斯兰教。他在其妻子离世后,便认真的信奉基督教;第三申请人莎查丽加央族,原是基督徒,但为了婚姻而该信伊斯兰教。两人较后离婚,她也恢复基督教的生活;第四申请人诺慕丝哈丽花(甄妮),马拉诺族,原是基督徒,但为了婚姻而该信伊斯兰教。两人较后离婚,她也恢复基督教的生活。两人较后离婚,她也恢复基督教的生活。

第二、第三及第四申请人曾多次到国民登记局,要求将他们在身份证的伊斯兰姓名更换;国家登记局以他们没有砂伊斯兰事务局所发出的准许他们脱离伊斯兰教的公函,而拒绝他们的申请。





当今大马

砂政府拟修法,解决脱教案悬宕问题

发表于 2018年3月3日 下午4点50分     更新于 2018年3月3日 下午4点58分

砂拉越政府将会修改州法令,为穆斯林脱教案件寻求一个妥善的行政解决途径。

砂州首长阿邦佐哈里坦言,现有的2001年砂拉越伊斯兰理事会法令确有漏洞,须加以修补,同时设立一项接续的标准作业程序。

“我要加强这项法令。给我6个月时间。”

阿邦佐哈里今早在古晋主持一项开幕礼后,在记者会发表上述言论。

宗教身份悬宕掀不公

阿邦佐哈里指出,基于没有妥善解决管道,而让一个人的宗教身份悬宕无解,是有违正义的事情。

“这正是上次展开法庭开审的原因,尝试定夺谁有权裁决脱教案件。”

“若是伊斯兰(法庭)的法律权限,则应由伊斯兰法庭(负责)。我们必须有管道来(解决)他们的问题。”

阿邦佐哈里表示,目前的问题是,没有任何单位有权断定一个人已经脱教,这导致性政党为在处理他们的身份证时面对问题。

需要法庭裁决才承认

他指出,国民登记局必须要有法庭裁决,即表明某个人已不再是穆斯林,则它才能够正式承认此事。

本周二(2月27日),4名砂拉越州民兴讼要求废止穆斯林身份的努力遇挫。古晋联邦法院五司一致裁决,世俗庭没有审理穆斯林改教案件的权限。

4名申请者的代表律师巴鲁比安(Baru Bian)援引2001年伊斯兰法庭法,向法庭主张砂州伊斯兰法庭没有获得赋权以裁决改教案。

不过,领审的上诉庭主席祖基菲里阿末(Zulkefli Ahmad Makinudin)裁决,尽管没有脱教条文,但有条文阐明改信伊斯兰的事宜,这也意味砂州伊斯兰法庭有司法权审理脱教案件。



穆斯林包围古晋主教,场面一度紧张

发表于 2018年2月27日 下午2点40分     更新于 2018年2月27日 下午2点47分

古晋联邦法院今日裁决世俗庭无权审理穆斯林脱教后,天主教古晋总教区主教傅云生在离开法庭时,遭到一批穆斯林包围与骚扰, 不断高呼“真主至大”,场面一度紧张。

砂拉越基督教领袖与数百名穆斯林今早到古晋的联邦法院,聆听法庭的裁决。

法院最终下判,4名穆斯林男女无法通过世俗法庭脱教,而须到伊斯兰法庭申请。

高呼“真主至大”

在法庭下判后,法庭外的穆斯林连声高呼“真主至大”(Allahu Akbar)。

傅云生踏出法庭时,一些穆斯林亦步亦趋,并不断高喊“真主至大”。

随着穆斯林包围傅云生,场面一度紧张,犹幸最后并没发生不愉快事件,而傅云生得以安全脱离围堵,警方轻装镇暴队也隔开两批人马。

无论如何,一些穆斯林领袖显得友善,还与傅云生拥抱。

傅云生淡化事故

根据《婆罗洲邮报》,傅云生较后接受记者访问时说,上述骚扰事件只是个案。

“我并没不安,我认为现场有许多人看顾我。”

傅云生也强调,必须维护砂拉越的族群和谐。

“穆斯林当局非常好,也帮助我来这里。我跟伊斯兰资讯中心的查巴利亚(Zabariah Matali)在一起。他说‘我们一起加油,我们还是朋友’。”

“我认为这很重要。在砂拉越,我们像朋友般合作。我们维护和谐,确保不会情绪化。我肯定州政府,包括首席部长在看着。”

“我们将尽力维护和谐,重建和谐。我认为这只是个案。我相信,对于大多数人,我们依然是朋友。”

警方否认傅遇袭

傅云生表示,天主教会尊重今日的法院裁决。

他之后也向支持者及朋友发短讯,以让他们安心。

“当这些穆斯林群体开始表现粗野,声量放大时(如你在视频中所见),另一群穆斯林及其他人保护我到路上,上车离开。”

古晋警区主任阿邦阿末(Abang Ahmad Abang Julai)告诉《当今大马》,傅云生并未受伤。

他也否认一些网民指傅云生遇袭的说法。

“现场人群很多,警方在场提供必须的保安。”



法庭裁决阻碍改教,砂教会忧宗教自由受损

发表于 2018年3月5日 下午4点4分     更新于 2018年3月5日 下午4点12分

古晋联邦法院上周二裁决世俗庭无权审理穆斯林脱教后,砂拉越一个基督教会组织深表失望,认为这对改教带来更大阻碍,也违反宪法赋予砂州的宗教自由。

砂拉越基督教福音联合会(Sarawak Evangelical Christian Association,SECA)今日发文告支持砂拉越基督教联合会(The Association of Churches in Sarawak,ACS)的声明。

“我们对砂拉越联合教会(ACS)的以下几项声明持有共同的立场。”

砂拉越基督教福音联合会是由砂拉越众福音教会所组成的联盟。

砂拉越基督教福音联合会表示,古晋联邦法院对改教的判决,已带来极大困扰。

“我们对4位上诉者在砂拉越极力争取宗教自由中所面对的不公平和不公正待遇,表示遗憾。”

“虽然我们尊重联邦法院的裁决,但我们也认为,这对改教带来更大阻碍,它也相等于违反了砂拉越在组成马来西亚联邦时,联邦宪法所赋予的宗教自由的独特性。”

该联合会也担忧砂拉越几个世纪以来所保持的社会和谐受到威胁,也担心和谐关系会因不当的情绪而被破坏。

“长期内,这对砂拉越人民的生活将有极大和严重的后果。”

“我们坚信及认为,焦点和关注力不仅仅放在2月27日于古晋法院所发生的事件,若是如此,我们将错失一个黄金机会,以采取更有建设性的方案来确保砂拉越人能继续保有独特的生活方式。”

宗教自由至关重要

该联合会表示,由于砂拉越各族所付出的努力及了解彼此的文化,并认同多元化,砂拉越人才能享有今日的和谐共处。

“宗教课题有一定的敏感性,我们也认为它会造成砂拉越的不和谐。所以,宗教和谐是传承这个文化的重要关键。”

“成立马来西亚前,各方代表谨慎考量了这四个区域(沙巴,砂拉越,马来亚和新加坡)人民的文化差异。在协商过程中宗教是极重要的议程。”

“所协商的宗教自由(描绘为绝对的宗教自由)是当时沙巴和砂拉越人民极为重视的生活方式,并被记录在联邦宪法以保障这两个区域能够继续享有宗教自由。”

该联合会说,各族和各宗教的先辈在争取砂拉越这项权利时,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和奋斗,并达成共识。

“我们不能将2018年2月27日的事件归咎于一个宗教团体、种族或某一群人。当天,某些不明身份的人士试图攻击正要离开古晋法庭的天主教古晋总教区主教傅云生。”

“我们必须思考一个重要问题,即身为砂拉越人的我们怎么可以放丛及任由这局势破坏了一路以来,我们砂拉越人民(各社会——宗教阶层、公民和政府)引以为傲的种族和谐,及和睦共处的生活方式?”

促共寻解决方案

该联合会表示,几个世纪以来,砂拉越一直很重视并传承持守大家共同建立的和睦共处生活,绝不允许让一两个事件破坏大家一起建立的美好砂拉越。

“在砂拉越多元种族的社会中,不能只单靠一个种族或宗教团体独自实现这个梦想。追求一个明显有利于某个种族或宗教团体而不利于或牺牲其他人的过程,将不会为砂拉越带来我们所期待的和谐生活。”

“我们需要每个种族和宗教团体,共同努力来实现这个梦想。”

该联合会说,砂拉越人对古晋法庭所发生事件的回应是极其重要,因这将决定他们和他们的下一代要如何共处。

该联合会也呼吁砂拉越人,一起努力维持现有的生活方式,包括重新探讨马来西亚协议和其他相关的因素。

“我们强烈呼吁所有砂州人民,不分种族或宗教,在这个关键时刻一同积极寻找共同的出路。我们希望各宗教领袖和政府负责带领,砂拉越基督教福音联合会也愿扮演积极角色,为我们所爱的砂拉越的和谐一起努力,一起奋斗。”

世俗庭不能审理改教

本周二(2月27日),4名砂拉越州民兴讼要求废止穆斯林身份的努力遇挫。

古晋联邦法院五司一致裁决,世俗庭没有审理穆斯林改教案件的权限。换言之,穆斯林不得通过世俗庭脱离伊斯兰。

4名申请者的代表律师巴鲁比安(Baru Bian)援引2001年伊斯兰法庭法,向法庭主张砂州伊斯兰法庭没有获得赋权以裁决改教案。

不过,领审的上诉庭主席祖基菲里阿末(Zulkefli Ahmad Makinudin)裁决,尽管没有脱教条文,但有条文阐明改信伊斯兰的事宜,这也意味砂州伊斯兰法庭有司法权审理脱教案件。

事后,砂州首长阿邦佐哈里表示,砂州政府将修改州法令,为穆斯林脱教案件寻求一个妥善的行政解决途径。

290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930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8-13 19:12:09 | 显示全部楼层
星洲日报

揭开宗教场所神秘面纱·走一趟天主教圣心堂

2019-08-12 14:36:59 沙巴特写 报道/张健锋

儘管沙巴被标榜为多元种族和谐共处的社会,可是大部分宗教场所对民众来说依然是充满神秘感的地方。儘管充满好奇,他们平时也不会随便踏入别人的宗教场所,深怕一不小心就会触碰到别人的宗教“禁忌”。

为了打破读者对宗教场所的迷思,《星洲日报》决定为读者带来一次轻鬆的“宗教场所巡礼”,让读者以愉快的心情参观具有地标性的宗教建筑。而今天要介绍的就是坐落在加拉文星区的天主教亚庇圣心主教座堂(以下简称圣心堂)。

根据亚庇总教区的网站(kkdiocese.net)介绍,目前的圣心堂大教堂建筑是由已故季书章神父于1970年担任堂区主任司铎后,逐渐推动兴建的。季神父于1924年生于中国吉林省,晋铎后被派往北婆罗洲(沙巴)各地服务,于80岁高龄荣休,2010年在沙巴逝世,这是题外话。

根据季神父的回忆,当年的旧教堂建筑建于1949年,信徒因担心建筑结构不安全,来教堂时都坐在靠近门口的地方。这促使新教堂筹建工程于过后陆续展开,而且季神父也在设计上提供了意见。

小圣堂充教堂屏障

首次前往圣心堂的信徒可能会觉得奇怪,就是为何大教堂大门是面向教区中心礼堂而非大马路,反而属于该建筑一部分的小圣堂(Chapel)才是面向大马路。其实这个设计是以小圣堂作为大教堂的隔音屏障,避免弥撒受到繁忙道路上的汽车噪音所影响,而小圣堂本身则成为有空调的隔音空间。

此外,教堂建筑的屋顶有如《旧约》中的“会幕”,也是其建筑特色之一。

不得不说,大教堂内后方挑高的空间真的非常有气势,也营造了一种肃穆的气氛;祭台后面的彩色马赛克壁画更是让人眼前一亮。这幅巨大的壁画长和宽约20尺乘20尺;壁画描绘了耶稣基督在巨大的光芒中升起,背景是沙巴的神山和海岸,具有强烈的代表性。

另外,大教堂内部左右两侧牆壁上的铁壁画勾画圣经记载的事蹟;两侧彩窗则分别以小麦和葡萄为主题,象徵了圣体圣事的意义。

每逢週六傍晚和週日早上,圣心堂都会举行弥撒,各族信徒踊跃参与,现场必定人头攒动,一副生气勃勃的景象。民众对基督信仰的投入已经形成本地的人文风貌之一,即使不是信徒,也对这种情景非常熟悉。

与客家先贤渊源深

值得一提的是,圣心堂的创立与沙巴客家先贤具有一定的渊源。

根据资料指出,圣若瑟外方传教士(也被称为米尔山传教士)领导的纳闽及北婆罗洲宗座牧监区于1881年开始传教。从保佛通往亚庇的铁路于1902年建竣后,亚庇吸引了很多移民,其中大部分是中国南来的客家人,于是牧监区决定在亚庇成立一个传教区。

出生于荷兰的圣心堂区创办人喜登神父(Henry Van der Heyden)于1903年1月抵达亚庇,他于同年6月所撰写的一封信中为这个教区取名为“耶稣圣心”。那时候他已经有192名“望教友”,当中大部分是客家人,甚至该传教区还被称为华人传教区。而教会附属的学校也于不久后创立。

从历史照片中,我们可以看到喜登神父与最早期的廿馀名学生合影,而这些学生当中也不难认出许多华族脸孔。直到今天,华裔天主教徒仍是沙巴各领域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见证兵南邦演变发展·圣迈克天主教堂历久不衰

2019-08-13 13:38:32 沙巴特写 报导/杨林宜

作为兵南邦县历史最悠久的天主教堂,牆身由一块又一块石头堆砌而成,极耗人力物力,几经波折才建立而成的圣迈克教堂,耸立于甘榜甘保(Kambau)的一座小山丘上,见证了兵南邦的历史演变与发展,也如纽带般紧紧维繫着当地以嘉达山族为主的社会。

牆身由石头堆砌

兵南邦圣迈克天主教堂的基石于1936年9月29日,由监牧奥古斯瓦特举行一场特别仪式后奠下。不过,由于牆身需要一块块石头堆砌而成,极考功夫、人力和物力,所以花了好多年时间建造也只做好了牆身,无奈遇上二战,工程被迫暂停。

不过,兵南邦圣迈克天主教的信徒们,并未因二战浇熄了对完成这座天主教堂的强大意愿,在二战结束后,众人齐心继续未完的部分,并于1947年宣告落成。多年来,天主教堂经过多次翻修和保养,一直维持最佳状态。

学嘉达山语向土著宣教

1883年,米尔山宣教机构的神父布伦哲抵达纳闽,并接受主教托马士杰森的委任,协助神父本德雷德处理吧巴新布都教会事务。同年,布伦哲离开吧巴,到山打根宣教。

1885年,布伦哲追随本德雷德来到瓜拉班尤的本都(Bundu)教会事奉,同年杪,布伦哲与神父依纳玖沿着必打丹河,来到土著嘉达山村庄,尝试融入当地社会,并学习嘉达山语。儘管只是短暂的逗留,但布伦哲对兵南邦的风土民情留下深刻印象。翌年,他再度拜访此地,还沿河来到依诺邦的土著村落。

布伦哲认为依诺邦适合佈道,于是在1887年成立依诺邦天主教会,并于1888年建成圣心教堂。接着布伦哲以依诺邦为中心,开始拜访四周村庄,甚至到内陆区担布南视察。

1889年,布伦哲回到兵南邦土著村庄,此时的他,嘉达山语已相当流畅,与当地人沟通后,决定在当地成立牧区,棣属依诺邦。

杜斯诺努 兵教会创办人

不过,布伦哲仍希望在兵南邦成立教会,于是邀请山打根的神父连哲斯前来与他商议。1890年,连哲斯抵达兵南邦,7月,布伦哲被召回米尔山宣教机构,连哲斯于是接手依诺邦和兵南邦事务。

但不幸的是,连哲斯在1891年5月15日溺毙于必打丹河。连哲斯离去后,神父莱弗特和彭雷德暂时接管其事务,直到1892年6月3日,布伦哲再度回到婆罗洲。翌年,主教为布伦哲找来了得力助手——神父杜斯诺努,后者在拓展兵南邦宣教上表现积极,因此后来被授予“兵南邦教会创办人”。

1900年开始,依诺邦教会活动的活跃程度开始下降,原本集中在当地的宣教重心开始转移到兵南邦牧区,尔后升为教区。两年后,布伦哲离世,杜斯诺努扛起重担,但也将当地宣教活动打理得当。

1906年2月24日,神父奥古斯瓦特前来帮忙,并在一年后接管已在1890年成立的学校(现为圣迈克中学)。在他们的努力下,1922年起,兵南邦宣教事务蒸蒸日上,教友人数持续增加,上主日学的孩子也越来越多,只是一间房屋大小的教堂早已不敷使用。1924年,神父温尔河文协助提升兵南邦学校,主要充作教会、教室、传教士住宿及偏远区学生宿舍用途。

成为北婆纳闽传教中心

1927年7月27日,兵南邦教区迎来新篇章,奥古斯瓦特被委任为北婆罗洲及纳闽监牧,他将兵南邦设为北婆与纳闽的传教活动中心点,同时接管必打丹、依诺邦、林巴纳和下南南牧区,并在1935年3月中,鑑定了兵南邦天主教堂新址,一个月后建造临时钟塔,并在翌年9月奠下新教堂的基石,工程由信徒阿基迪修斯雷德负责,比尤斯及数名本地教徒从旁协助。

不过,工程进行数年,在完成牆身后却爆发二战,工程被迫暂停。日军当时强佔教堂,儘管奥古斯瓦特一再拒绝,但徒劳无功。毗邻的学校也被迫暂时关闭,成为杰斯顿加尔默罗会修女们的避难所。

受到日军威胁的奥古斯瓦特,被日军强制送往丹南,理由是在战争期间,兵南邦圣迈克天主教堂的所在位置将成为日军的前线据点,因此为了“保护”传教士,必须将他们送走。

传教士遭日军囚禁

奥古斯瓦特要求日军至少留下一名传教士来照料兵南邦的教徒。他还自荐留下并强调自己在面对敌人时并不畏惧,但还是遭到日军拒绝。

日军先将奥古斯瓦特在内共12名传教士及信徒(包括3名男童)送到吧巴,并囚禁他们。然后再逼迫他们沿着铁道,顶着烈日赤脚行走到丹南。当时已年67岁的奥古斯瓦特,身体变得虚弱不堪,其中一名神父——安东尼保罗米兹在抵达丹南后不幸身亡,其馀的继续行走到沙邦(Sapong),并囚禁在该处。

二战终于结束,但被送离的传教士和信徒们再也没回过来。曾在沙邦看守的警员说,奥古斯瓦特曾被游说率领传教士和信徒们逃跑,并到瓜拉班尤与前来支援的澳洲军队会合,但遭到奥古斯瓦特拒绝,原因是若他们逃跑,日军会杀光村里的人洩愤。

二战后,神父詹姆士布衣斯被委任为婆罗洲监牧,在二战期间被囚禁的神父安托森被释放后,在海内外筹款4万令吉,延续圣麦克教堂未完的工程。教堂于1947年完工。

1952年,詹姆士升为名誉主教(直到1975年),并积极推广兵南邦宣教活动,使得兵南邦圣迈克天主教堂成为当地人生活重心的一部分。如今的圣迈克教堂,因她承载的历史和故事,成为了国内外游客争相到访的旅游胜地。
米迦勒天使(又称圣迈克)是兵南邦圣迈克天主教堂的守护者。

1890年创办兵南邦学校

说到兵南邦圣迈克天主教堂,就必须提到位于教堂山脚的圣迈克中学。她是兵县第一所学校,在当地名声赫赫,因屡屡在国内外大小活动获奖无数,被教育部评估为卓越学校。

1890年成立的兵南邦学校(当时还未称为圣迈克中学),校舍只用竹子和棕榈叶搭建而成,极为简陋;直到1924年,学校在天主教会的协助下获得提升,建立了双层木制建筑物,可用来充当教堂、学校、学生宿舍及传教士宿舍用途。1935年,学校因学生越来越多而不敷使用,于是在1940年再获得提升。

二战时,学校被迫关闭,结束后学校重开。1958年,神父迈克恆瑟尔曼再次提升该校设备,并命名为圣迈克中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19-8-25 07:50 P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