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27|回复: 11

基督教会牧师遭掳走失踪

[复制链接]

247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484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17-3-13 15:05: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东方日报

曾捲入雪宗教局闯教会风波 牧师遭掳走失踪

(八打灵再也14日讯)曾捲入6年前雪州宗教局闯入雪州百乐镇卫理公会搜查风波的雷蒙许(Raymond Koh)牧师,週一上午遭不明人士掳走,至今下落不明。

全国刑事调查总监拿督斯里莫哈末沙烈证实,雷蒙许牧师遭人掳走一案警方已立案调查,並援引刑事法典第365(掳人)进行调查。

此外,雪州刑事调查主任法兹利高级助理总监指出,警方目前正循多项线索进行调查,希望能尽快寻获雷蒙许牧师。

多名基督教徒是在今日凌晨开始在面子书与其他社交媒体上发佈消息,內文指雷蒙许牧师在週一上午於灵市格拉那再也某路段,在驾驶途中遭一辆银灰色本田雅廓房车截停,隨后就当场遭人掳走。

相关面子书的贴文也指出,警方已接获相关投报,因此呼吁教友共同祈祷雷蒙许律师的安全,並期望警方尽快將他救出。

2011年8月3日,雪州宗教局在当晚10时闯入白沙罗卫理公会(DUMC)进行搜查,当时官员声称指有穆斯林在该处出席宴会,因此展开突击行动。

该次的突击行动引发朝野强烈爭议,而在该教会主办感恩晚宴的「希望社区」执行董事雷蒙许牧师,较后曾声明,「希望社区」是非政府组织,並以协助妇女、孩童与爱滋病患者等为宗旨,在不分种族与宗教的情况下为弱势者提供协助。



当今大马

闭路电视录影网上流出 许景城牧师40秒内被掳

发表于 2017年3月5日 晚上6点21分     更新于 2017年3月5日 晚上6点53分

牧师许景城(Raymond Koh)2月13日在光天化日下被人掳绑,备受教友乃至全国关注。一支外泄的闭路电视录影显示,许景城在40秒即被人掳走,可见匪徒手法极为专业。

许景城的儿子许思豪(Jonathan Koh)向《当今大马》证实,网络上流传的闭路电视录影短片属实。

“我们不知道它(短片)为何会外泄,但我能确认它属实。”

“它没遭篡改,但经过编辑。短片拥有人并没允许让它在社交媒体上传播,我也不晓得它是如何外泄。”

全国总警长卡立阿布巴卡也向《当今大马》证实,该短片的画面,正是2月13日在八打灵再也所发生的掳绑事件。

他说,警方已从短片中掌握一些嫌犯的资料,但目前未能透露任何详情。

他也促请任何有情报的人民,协助警方调查。

曾有车子误闯案发现场

这支短片长达2分钟52秒,相信是由案发路段旁边一间住家外的闭路电视所拍摄。短片显示,一辆相信是由许景城驾驶的白色或银色汽车,遭3辆黑色多功能休旅车包围及拦下。

根据许景城家人,许景城当时是在SS4B/10路驾驶着银色的1990年款本田雅阁汽车。

短片也显示,3辆黑色多功能休旅车的后面还有一辆白色汽车尾随。此外,后面还有两辆汽车及两架摩哆跟随在后,以指挥与转移车流到别处。

短片显示,在黑色休旅车拦阻许景城座驾后,至少8人走向许景城车子,另有一人从白色轿车走出来,看起来在拍摄掳绑过程。

短片显示,在许景城被掳绑时,刚好一辆汽车驶入该路段,但旋即有一名戴面具的男子粗鲁指挥该车离开。

于是,这辆车迅速倒退,期间一架摩哆跟随在旁监视,确保这辆车离开。



短片指绑架案经过策划

根据短片字幕,整个绑架过程耗时40秒。

“7辆车及至少15名男子涉及,这显然是经过良好策划及专业的操作。”

该短片没有声音,但在许景城据称被掳绑一幕,字幕写着“发生了一场争斗,受害者的汽车向前移动,发出了撞击巨响”。

“碎片与受害者的车牌之后在现场被发现。”

短片最后呼吁看片者,一起祈祷许景城平安归来,并在社交媒体广传此短片。

今晚全国将有三个地方,即槟城乔治市、雪州沙亚南及柔佛新山,同步为许景城举办烛光晚会。

许景城是在2月13日,即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兄长金正男被杀的同一天,于早上10点许在灵市公路上被人掳绑。

他的家属原本开出1万令吉悬赏,接着在获得有心人资助下,把悬赏抬高到10万令吉,以呼吁知情者提供情报。

警方已成立专案小组调查此案。

许景城也是一名活跃的教会与社区工作者。他与友人创立“希望社区”(Harapan Komuniti)组织,推动社区活动。但在2011年8月,雪州宗教局执法人员连同警察,临检“希望社区”举办的感恩晚宴,一度引起漫天争议。事后,时任雪州行政议员哈山阿里声称,有证据显示当晚出现向穆斯林宣扬其他宗教的活动。不过,主办单位已经驳斥向穆斯林传教的说法。



疑警方仅捉到趁乱敲诈者 许景裕家属吁续找真绑匪

发表于 2017年3月13日 上午11点22分     更新于 2017年3月13日 中午12点17分

牧师许景裕掳绑案距离案发迄今已一个月,随着警方上周逮捕一名嫌犯,许景裕家人希望,这不会转移对找出真正绑匪的视线,及妨碍民众给家属分享情报。

许景裕妻子刘秀玉今日发文告进一步说明,警方上周逮捕嫌犯一事。

“我的儿子许思豪手机号码,收到不少短讯,这些短讯看起来可疑,看似要敲诈。3月8日星期三,思豪把这些短讯告知警方,警方迅速行动逮捕了嫌犯。”

“虽然我对警方快速行动感到高兴,我希望这不会转移对找到真正绑匪和帮凶的视线,或阻碍真正的告密者接洽我们。”

提供十万令吉奖金

刘秀玉说,家属仍会犒赏任何提供情报的知情人士。

“高达10万令吉的奖金,将提供给能使我丈夫许景裕安全回家的情报。”

“我们没对接获奖金的人士,设下任何限制。一个小组将决定,依据消息的准确与成效,划分奖金。”

许景裕2月13日在光天化日下被人掳绑,备受教友乃至全国关注。一支外泄的闭路电视录影显示,许景裕在40秒即被人掳走,可见匪徒手法极为专业。

警方在上周四凌晨,逮捕了一名32岁的嫌犯,并延扣他4天协助调查。



许景裕案32岁嫌犯落网 被捕前联络家属索赎金

发表于 2017年3月9日 下午5点25分     更新于 2017年3月9日 晚上6点1分

傍晚6点更新

牧师许景裕(Raymond Koh)掳绑案有新进展,警方今日凌晨逮捕了一名32岁的嫌犯,并延扣他4天协助调查。

雪州总警长阿都沙玛(Abdul Samah Mat)今午发文告指出,这名嫌犯是于今日凌晨3点半在雪州安邦落网。

“在他被捕前,嫌犯已联络受害者家属,索取赎金来释放牧师。”

延扣嫌犯4天

阿都沙玛说,警方仍在调查此案,并欢迎知情的公众向警方汇报,而公众不应随便作出揣测。

他说,嫌犯落网后,被带往八打灵推事庭,如今延扣4天。

“案件是在刑事法典第365条文(意图绑架或劫持)与刑事法典第385条文(勒索)。”

许景裕2月13日在光天化日下被人掳绑,备受教友乃至全国关注。一支外泄的闭路电视录影显示,许景裕在40秒即被人掳走,可见匪徒手法极为专业。

此前,内阁曾在会议中讨论此案,并安排掌管国民团结事务的首相署部长佐瑟古律接见家属。



光明日报

指雪王储改信天主教‧前甲首长否认煽动

2015-10-06 13:20

(沙亚南5日讯)日前在推特及面子书帐户分享“雪兰莪王储改信天主”贴文的马六甲前首席部长丹斯里阿都拉欣淡比仄,虽已三度作出道歉,可是依然难逃被控的命运,今日被警方以煽动罪控上雪州沙亚南地庭。阿都拉欣淡比仄面对控状时表示不认罪,法官瑟拉末雅耶允准他以7000令吉做保释,並择日于11月5日再过堂。

同时,他可以在交替控状,即1998年通讯及多媒体法令第233(1)(a)条文下被控。

根据控状,阿都拉欣淡比仄在9月25日早上8时,透过面子书帐户转贴一则指雪州王储东姑阿米尔已改信天主教,加上最近沙地阿拉伯圣城麦加发生吊臂倒下压死人及人踩人惨剧,这项消息徒增我国和全世界穆斯林的悲伤,也希望雪州苏丹欲与教宗在梵蒂冈见面的心愿能达成的贴文。

11月再过堂

因此,控状指出,阿都拉欣的做法已抵触1948年煽动法令4(1)(c)条文,並可在相同法令4(1)条文下被判罚款不超过5000令吉或监禁不超过3年,或两者兼施。

至於交替控状则表示,阿都拉欣在9月25日早上8时,透过面子书帐户转贴一则指雪州王储东姑阿米尔已改信天主教,加上最近沙地阿拉伯圣城麦加发生吊臂倒下压死人及人踩人惨剧,这项消息徒增我国和全世界穆斯林的悲伤,也希望雪州苏丹欲与教宗在梵蒂冈见面的心愿能达成的贴文。

因此,控状指他已经抵触1998年通讯及多媒体法令233(1)(a)条文,並可在同样法令233(3)条文下被判罚款不超过5万令吉或监禁不超过一年,或两者兼施。

7千元保释

主控官杜苏基副检察司向法官申请,让被告以1万令吉做保释,阿都拉欣代表律师拿督菲洛斯则向法官要求减低保释金至2000令吉。

菲洛斯指出,阿都拉欣是马六甲前首长,也担任过內政部副部长,甚至曾中选为国州议员。

“我的当事人也是一名商人,是一间公司的董事,並且亲自上庭和给予警方配合进行调查,因此他缺席未来审讯的问题並不存在。”

法官瑟拉末雅耶最终允准他以7000令吉做保释,並择日于11月5日再过堂。此案的另一名主控官为阿弗再尼佔,被告的另两名代表律师为旺阿兹米尔和阿末阿尔哈迪。

新闻背景 刪除贴文三度道歉

阿都拉欣淡比仄於9月25日,在他的面子书帐户“RAHIM TAMBYCHIK”分享“雪兰莪州王储东姑阿米尔已改信天主”的贴文。雪州王室於28日早上8时,在沙亚南7区王宫读到有关贴文后,分別由王室理事会秘书哈娜菲沙和雪州苏丹机要秘书拿督莫哈末慕尼,於下午4时许到沙亚南警区报案。

事后阿都拉欣已在28日刪除有关贴文及道歉,並於29日下午於面子书上承认他是根据不可靠的网站,而在推特和面子书指雪州王储改教,並且为自己的做法第三度作出道歉。

不过,在30日当天,雪州王室理事会发文告严厉谴责阿都拉欣,指他诬衊雪州王储改教之举,拥有不诚实意图(Dishonest Intention),也在侮辱和质疑王储的信仰,甚至接指王储变节(Murtad)。

247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484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7-4-5 23: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东方日报

失踪牧师夫妇来自檳城

2017年03月15日

(八打灵再也15日讯 )警方查悉,失踪近5个月的约书亚希尔米牧师夫妇来自檳城,因此该州警方將协助上门寻人,希望从其亲友方面掌握更多资料。

八打灵再也警区主任莫哈末扎尼助理总监透露,报案者是一名印裔男子,他声称在3年前认识这对夫妇,平均每个月都会有2、3次一起到巴生喝茶。

报案者只是知道牧师夫妇住在灵市的甘榜敦姑,但对於確实的住家地址及车牌號码等,一概不知道。

「甚至当警方向他索取失踪者的联络號码时,他也表示之前不慎刪除掉。」

莫哈末扎尼透露,警方惟有依据报案者所提供的名字向国民登记局查找,最后发现他的住家地址是在檳城。

因此,警方已经向该州警方求助,希望能找到牧师夫妇的家人或亲友,以掌握更多情报。

「另一方面,查案官今日会再度向报案者录取口供,而除了他之外,警方並没有接获其他人的投报。」

据了解,约书亚希尔米的妻子来自印尼,她也是一名牧师。

较早前,网络上就有人在许景裕牧师被掳后向澳洲媒体爆料,指约书亚希尔米夫妇在2016年11月30日宣告失踪,该媒体较后的报导更指出,约书亚希尔米在失踪前曾接获数通恐嚇电话,而其轿车也在事后一併失踪。

根据资料,约书亚希尔米原名希尔米莫哈末诺,为一名巫裔牧师,更曾在1988年因內安法令而被扣,并在90年代被释放后出版《割礼的心》。



当今大马

另一牧师与妻子失踪? 惟警方无线索难查案

发表于 2017年3月14日 晚上6点43分     更新于 2017年3月14日 晚上7点32分

晚上7点30分更新



正当牧师许景裕掳绑案悬而未了之际,如今又传出一名牧师与妻子齐齐失踪。

这名牧师名为乔舒亚(Joshua Hilmy)。八打灵再也警区总警长莫哈末扎尼(Mohd Zani Che Din)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坦言,此案调查遇上困难。

“我们已经与报案者面谈,问题在于此人无法提供任何有关他们(牧师)的信息。”

“他不知(牧师)车牌号码与地址,这些线索能让我们开始调查。”

自去年11月失踪?

根据《当今大马》看到的一份志期3月6日报告书,一名自称与牧师关系甚笃的人,报警说牧师与妻子齐齐失踪。

此人在报案书写道,自从去年11月起,他就与两人失去联系,因此怀疑二人当时即已失踪。

“这颇不寻常。我们经常保持联系,至少每个月几次……自去年11月,他没联系我,而我到现在也联系不上他。”

“因此,我相信他与妻子失踪,我非常担心他们的安全。”

夫妇没有多少亲戚

《当今大马》联系报案者时,他证实确曾向警方报案。起初报案人以为牧师及其妻子去旅行,但是跟该夫妇的朋友联络后,觉得两人可能是失踪,而有人也建议报案。

他证实警方曾要求其提供夫妇的资料,但是却没有多少讯息可以提供。

“两个月前,我有他的电话号码。我尝试联络他,但是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过了一些时候,我删除那个号码,所以我就没有那个号码了。”

他也指出,夫妇俩并没有多少亲戚,所以也无从得悉他们的资料。

无信息如何查案?

不过,莫哈末扎尼表示,若无基本信息,警方无法证实牧师住处,更甭谈确认他已失踪。

“当你联系我时,我叫调查官再致电给报案者,询问他这些信息,但毫无结果。”

许景裕2月13日在光天化日下被人掳绑,备受教友乃至全国关注。一支外泄的闭路电视录影显示,许景裕在40秒即被人掳走,可见匪徒手法极为专业。

警方在上周四凌晨,逮捕了一名32岁的嫌犯,并延扣他4天协助调查。



警方证实嫌犯非真绑匪 仅伺机勒索许景裕家属

发表于 2017年3月14日 晚上8点21分     更新于 2017年3月14日 晚上8点25分

警方早前逮捕许景裕案的第一名嫌犯,证实并非真正绑匪,仅是伺机敲诈之人。他将于明天因勒索罪被控上庭。

雪州罪案调查主任法兹尔阿末(Fadzil Ahmad)今天发文告,证实该名32岁的嫌犯与绑架案无关。

“调查显示,该名嫌犯与案件无关,仅是伺机勒索家属。”

“(警方)将继续调查掳绑案。我们呼吁知情公众,前来协助调查。”

明天在推事庭面控

文告称,该名嫌犯将在刑事法典第385条文(勒索)下,于明天在八打灵再也推事庭面控。

许景裕2月13日在光天化日下被人掳绑,备受教友乃至全国关注。一支外泄的闭路电视录影显示,许景裕在40秒即被人掳走,可见匪徒手法极为专业。

警方在上周四凌晨,逮捕了一名32岁的嫌犯,并延扣他4天协助调查。据称,他向家属要求3万令吉赎金。

不过,这引起许景裕家属的怀疑,因他们早前悬赏10万令吉寻找许景裕。他们希望,这不会转移找到真正绑匪和帮凶的视线,及妨碍民众给家属分享情报。



促勿仇恨否则与绑匪无异 牧师妻子丧母更思念丈夫

发表于 2017年3月20日 下午12点55分     更新于 2017年3月20日 下午1点32分

牧师许景裕被掳已逾月,如今仍下落未明。许景裕妻子刘秀玉虽难忍痛楚,却依然劝告大众勿诉诸仇恨,否则与绑匪无异。

数百人昨晚聚首在格拉纳再也湖畔公园举行烛光会,刘秀玉(Susanna Liew)表示,此掳绑案前所未有。

“在许景裕遭如此惊人且专业地掳绑以前,我们从未看过这类暴力犯罪,来对付致力于慈善工作的虔诚教徒。”

她相信,这也是为何这么多马来西亚人聚集在烛光会,共同为许景裕的安全祈祷,并且冀望涉事者能遭绳之以法。

劝告勿感愤恨

丈夫已毫无音讯35天,刘秀玉虽难忍痛楚但仍劝告大众勿感愤恨。

“即便我们面对这些挑战和感到沮丧,我们不要诉诸绝望和仇恨。若是如此,我们和那些绑架我丈夫的邪恶掳绑者,有何不同?”

“家人与我感激公众的同情与支持。这鼓舞了我们的士气,让我们不觉孤单和遭离弃。”

刘秀玉透露,自己的母亲两天前过世,这是她和许景裕结婚后,第一次这么长时间在没有他的陪伴、劝告和爱护下生活。

“我最怀念他的陪伴,以及他在身边时的平静舒适。两天前,我失去了我的母亲,今早在葬礼和她道别。这星期,我如此强烈感受到丈夫不在身边,因此要站在这里向你们说话,是一个挑战。”

致力助贫困者

刘秀玉也提起丈夫的谦卑和无私精神。

“如果现在是他站在这里,他必会向你们说,我们必须帮助那些贫苦、脆弱、边缘和手无寸铁的人。”

刘秀玉透露,许景裕在2004年离开任职的宗教机构,专注在世俗慈善工作,这是因为他对贫苦人士有深刻的义务感。

她说,丈夫自小和八个兄弟姐妹在柔佛州的两房小屋和父母同住。

“这是景裕信仰的根源,相信上帝与温和、脆弱和贫苦的人同在。这让他成为一个有信仰之人。”

“他并未挑选要帮助哪些人,他创立非盈利的‘希望社区’(Harapan Komuniti),无条件支持任何需要帮助的人。”

从不采取对抗

她坦承,许景裕对所坚持的原则无所畏惧,不过每当碰到他人的批评或攻击时,他不会采取对抗的姿态。

“他的方式一直都是和平对话和分享。”

许景裕2月13日在光天化日下被人掳绑,备受教友乃至全国关注。一支外泄的闭路电视录影显示,许景裕在40秒即被人掳走,可见匪徒手法极为专业。

警方在3月9日逮捕了一名32岁的嫌犯,因他向家属要求3万令吉赎金。不过,这引起许景裕家属的怀疑,因他们早前悬赏10万令吉寻找许景裕。

警方在3月14日证实,该名嫌犯并非真正绑匪,仅是伺机敲诈之人,并将之以勒索罪控上庭。



许景裕被掳迄今已满五十天 500基督教友办烛光会祈福

发表于 2017年4月5日 中午12点8分     更新于 2017年4月5日 中午12点10分

牧师许景裕遭掳迄今已50天,500名基督教友昨晚出席一场烛光会,祈求许景裕早日脱绑回家。

他们昨晚聚集在八打灵再也卫理公会教堂,聆听马来西亚卫理公会会督王怀德(Ong Hwai Teik)的演讲。

王怀德表示,自许景裕遭掳以来,大马各地教友都有举办祈祷会和烛光会,并获得热烈响应。

他举例,3500名教友出席在亚庇的烛光会,而诗巫及古晋烛光会,分别吸引3000名和2000名教友出席。

他认为,这表示东西马两地教友,都十分关心这个掳绑案。

基督教巨头出席

除了王怀德,许景裕妻子刘秀玉、马来西亚基督教联合会总秘书赫曼(Herman Shastri)、天主教吉隆坡总主教廖炳坚(Julian Leow Beng Kim)及西马圣公会主教黄满兴(Ng Moon Hing)也出席烛光会。

刘秀玉指出,其丈夫离开任职的宗教机构,设立希望社区中心(Harapan Komuniti),以协助弱势群体。

“他来自贫穷家庭,因此(对于边缘群体)有深刻义务感。他会尽力协助他们,不会拒绝任何人。”

过去数周,她一直呼吁媒体和民众,支持警方调查。

质问为何要绑架

但刘秀玉质问,究竟绑匪是何人,为何要绑架许景裕?

”大马人询问,为何这种骇人的事情,会发生在马来西亚的一名虔诚教徒和慈善工作者身上?”

王怀德赞同,许景裕极力协助弱势群体,也是一名虔诚教徒。

“他只是要协助社会边缘人。”

匪徒手法极专业

2月13日,许景裕在光天化日下被人掳绑,备受教友乃至全国关注。一支外泄的闭路电视录影显示,许景裕在40秒即被人掳走,可见匪徒手法极为专业。

警方在3月9日逮捕了一名32岁的嫌犯,因他向家属要求3万令吉赎金。不过,这引起许景裕家属的怀疑,因他们早前悬赏10万令吉寻找许景裕。

5天后,警方证实,该名嫌犯并非真正绑匪,仅是伺机敲诈之人,并将之以勒索罪控上庭。

247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484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7-4-20 16:55:1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离奇失踪人士再添一名 这回是西华拉沙前助理

发表于 2017年4月9日 晚上10点4分     更新于 2017年4月10日 上午9点9分

继牧师许景裕等4人后,再有一名活跃分子失踪,他是公正党梳邦国会议员西华拉沙的前助理张福明(Peter Chong,见大图右)。

净选盟今晚发文告,对张福明失踪表示震惊。

“张福明已经失踪超过2天。他的儿子已报警,但迄今他音讯杳然。”

“失踪案正在我国发生,但警方没有给予找到这些失踪人士的保证和消息,对所有马来西亚人而言,这肯定是非常伤心的一天。”

这是近期内失踪的第5名政治或社会活跃分子。净选盟担心这5人的安全,并要求警方更透明地处理这些案件,对外宣布他们的工作进展。

“他们必须将之列为首要任务,因这能舒缓失踪人士家属的痛苦与焦虑。”

净选盟要要求针对此事,会见全国总警长。

失踪前曾被警告

在张福明失踪前,他曾在面子书撰文,指一名陌生人曾警告他。

根据其面子书帖,这个“奇怪的经验”发生在3月31日,对方是一名年轻摩托骑士。

“他说他认得我,指我喜欢去示威和烛光会。”

“我问他来自哪里?我有点担心,四处观看,但周围没有其他人。”

“他说,他支持我所做的事。他说:‘但要小心……现在很多人突然失踪。他们知道所有人住在哪里’。”

张福明说,当他询问该男子的身份时,对方只告诉他要小心行事,接着就离开。

从去年11月起,许景裕,据称是牧师的乔舒亚(Joshua Hilmy)与妻子,和玻璃市社运分子安里(Amri Che Mat)相继被绑架和失踪,目前仍没有下文。



张福明“失踪”逾十天后返马 自揭为调查牧师案而遭绑架

发表于 2017年4月16日 下午2点14分     更新于 2017年4月16日 晚上8点30分

下午4点53分更新

前八打灵再也市议员张福明“失踪”逾10日后,如今终于安全返马。惟他声称自己是为了寻找有关许景裕失踪案的资讯,而遭到绑架。

《马来邮报在线》引述吉隆坡警察总长阿玛星(Amar Singh Ishar Singh)报道,指张福明自称到泰国与掌握许景裕失踪资讯的人士见面。

“据他所说,他去合艾会晤消息人士,该名人士据称会揭露更多有关(许景裕)牧师失踪的资讯。”

“抵达合艾后,他声称自己被绑架,再被带到芭达雅。获释后他就联系儿子,助他买回程机票。”

从泰国返回大马

全国总警长卡立阿布巴卡今日在推特上宣布,张福明已从泰国回到马来西亚。

“大马警方,好极了!‘失踪’的 张福明今午从(泰国)芭提雅回来了。”

卡立也分享相信是张福明的最新照片(见大图),他身穿浅蓝色上衣,黑色短裤,脸上挂着笑容。

录口供后交给家人

《马来邮报在线》报道,金马警区主任苏克里卡曼(Sukri Kaman)说,警方在机场直接向张福明录口供后,就将他交给家人。

“我们在下午2点15分将他交给家人。”

“我们没有带他到金马警局,只是在机场向他录口供。”

曾任西华拉沙助理

张福明的家人是在上周六(8日)向警方投报失踪。失踪前,他曾在面子书撰文,指一名陌生人曾警告他。张福明也是公正党梳邦国会议员西华拉沙的前助理。

不过,警方初步调查发现,张福明上周五(7日)曾乘巴士离境到泰国。卡立周三表示,不确定为何张福明前往泰国,但警告他勿制造失踪假象。

从去年11月起,就有四名宗教和社运界人士相继被绑架和失踪,目前仍没有下文,他们是许景裕,据称是牧师的乔舒亚(Joshua Hilmy)与妻子,和玻璃市社运分子安里(Amri Che Mat)。



张福明澄清未在泰报案缘由 警方拟传召查许景裕失踪案

发表于 2017年4月19日 下午5点8分     更新于 2017年4月19日 下午5点59分

下午5点45分更新

前市议员张福明失踪10日后安全返马引起揣测,惟其重申在泰国合艾遭人绑架一事属实,并澄清没有芭达雅和合艾警局报案的缘由。

张福明今天在面子书发布帖文回应外界的关注。他说,吉隆坡总警长阿玛辛依斯哈(Amar Singh Ishar Singh)早前发布消息,指其在泰国合艾遭人绑架,并被带到芭达雅,乃是确切的事实。

“我证实(吉隆坡)总警长阿玛辛依斯哈发布的消息属实,那是根据我给予的口供。”

“我被人强迫掳绑的细节与原因,仍然是警方调查的一部分,就由警方断定是否适合对外公布。”

他也澄清,获释后原拟向芭达雅警局报案,但是当地警察指示其前往合艾报案,因为芭达雅警局警察宣称其于合艾被掳绑,因此没有权力处理此案。

他称,芭达雅市警局非常热心协助其联络大马驻曼谷大使馆以及家人,因此最终只是向大马驻曼谷大使馆报告被绑架一事,而没有前往合艾报案。

张福明强调,知悉到合艾报案是“重要和必要的”,但没有解释为何没有到合艾报案。

“我会继续和大马警方合作,如果有需要也会和泰国警方合作,以调查此事。”

卡立批评浪费警力

此前,张福明解释其泰国行是为了寻找许景裕失踪案的资讯,不过在合艾期间却遭人掳绑,同时带到芭达雅。

全国总警长卡立阿布巴卡批评张福明浪费警力,更表明警方将彻查其失踪内情。

泰国合艾警方也表示,张福明未向当地警局报案,并将以捏造罪名调查此事。

许景裕案列为掳绑案

另一方面,《马新社》报导,雪州警方刑事调查组总监法兹尔(Fadzil Ahmat)今日在记者会上说,警方必须查证张福明是否真的掌握许景裕失踪案的任何线索。

他称,警方将尽快传召张福明,以调查有关许景裕的失踪案。

“我们必须查明,牧师失踪案的调查还在持续。”

由于许景裕家属迄今未收到任何赎金要求,警方已把许景裕案列为掳绑案,而非绑架案调查。

四宗教社运人士失踪

从去年11月起,就有四名宗教和社运界人士相继被绑架和失踪,目前仍没有下文,他们是许景裕,据称是牧师的乔舒亚(Joshua Hilmy)与妻子,和玻璃市社运分子安里(Amri Che Mat)。

至于张福明,其家人是在8日向警方投报失踪。失踪前,他曾在面子书撰文,指一名陌生人曾警告他。张福明也是公正党梳邦国会议员西华拉沙的前助理。

不过,警方初步调查发现,张福明7日曾乘巴士离境到泰国。张福明在16日安全返马, 他自揭到泰国,是为了与掌握许景裕失踪资讯的人士见面。



查悉张福明上周乘巴士赴泰 总警长警告勿制造失踪假象

发表于 2017年4月12日 上午9点35分     更新于 2017年4月12日 中午11点53分

早上10点50分更新

前八打灵再也市议员张福明上周失踪,成为最新失踪的活跃分子。不过,警方初步调查发现,张福明上周五曾乘巴士离境到泰国。

全国总警长卡立阿布巴卡今日在记者会上说,警方已掌握一张照片,显示张福明4月7日清晨6点半乘巴士离境到泰国。

“我们查到,张福明在4月7日清晨6点半越境到泰国。我们有一张照片,可看到他乘一辆巴士,穿越黑木山边境。”

与泰国警方合作

他说,目前没有张福明回返马来西亚的入境记录,但警方正在跟泰国警方合作,以调查此案。

他希望张福明能够联系家人,以确认其状况良好。

卡立表示,目前不清楚张福明为何到泰国。

“我们不知道他是否要逃债或其他原因。”

不过,他警告,如果张福明刻意制造假象,让人以为他被绑架,那么警方将采取行动,对付张福明。

相信五案无关联

他也促请公众,别揣测最近发生的5起失踪事件。

卡立说,就目前而言,只有牧师许景裕一案已确定是掳绑案。

他补充,其余4宗案件列为失踪案处理,而且警方相信这些案件并无关联。

“我也看到一些单位,如律师公会非常关注这几宗失踪案。但他们并非唯一关注的单位,难道我们不关注吗?我们更加关注。”

卡立补充,警方目前也正在处理超过5000宗的失踪人口案。

上周六开始失踪

张福明的家人是在上周六(8日)向警方投报失踪。失踪前,他曾在面子书撰文,指一名陌生人曾警告他。张福明也是公正党梳邦国会议员西华拉沙的前助理。根据西华拉沙,张福明昨日早上的面子书信息仍显示在线。

从去年11月起,就有四名宗教和社运界人士相继被绑架和失踪,目前仍没有下文,他们是许景裕,据称是牧师的乔舒亚(Joshua Hilmy)与妻子,和玻璃市社运分子安里(Amri Che Mat)。



150人冒细雨赴烛光会 声援许景裕等失踪四人

发表于 2017年4月9日 上午11点22分     更新于 2017年4月9日 上午11点23分

牧师许景裕等4人因遭掳绑等原因已失踪多时,虽然昨晚天公不作美下起细雨,但仍约有150人在独立广场进行烛光会,声援4人。

他们是从晚上8点半开始,在独立广场附近进行烛光会,以声援许景裕,据称是牧师的乔舒亚(Joshua Hilmy)与妻子,和玻璃市社运分子安里 (Amri Che Mat)。

细雨是在烛光会进行到一半时而至,但那浇不息参与者继续留下来的信念,一些人甚至早有准备了雨伞和雨衣。

对警方调查进展感失望

刘秀玉致词时声泪俱下,她呼吁出席者继续为4人祈祷,并盼他们能平安回家。

他也对警方迄今毫无进展的调查,感到失望。

“我感到伤心和失望……无论这4人做了什么,他们不能在光天化日下被掳走。”

“这完全没理由,没借口。”

安美嘉:若犯罪就提控

其他致词者还有前律师公会主席安美嘉。她要在下周五的复活节前,看见四人回家。

她表示,4人只是尝试帮助穷人的普通人。

“当然,有很多(针对他们的)指控。如果你说,他们犯了错,就提控他们。我恳求那些绑架他们的人,释放他们……”

安美嘉认为,这种指控对他们并不公平,因为他们已经失踪,无法为自己抗辩。

“这是你不会期许发生在你最大敌人身上的事情。”

“若有任何人做了违法的事情,他们必须被控上庭和绳之以法,无论你多么不喜欢他们所做的事。”

警员市政厅没干预活动

这场由人民之声所举办的烛光会,在晚上9点半以歌唱结束。

律师公会也大马人权委员会也有派出观察员到场。

警员和吉隆坡市政厅官员在场观察及疏导交通,但并没干预烛光会。

247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484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7-6-15 22: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许景裕失踪百日仍无音讯 家属不排除当权者涉掳绑

发表于 2017年5月23日 下午3点33分     更新于 2017年5月23日 下午3点57分

牧师许景裕被掳已超过百日,目前仍音讯全无。许景裕妻子刘秀玉声称,不排除掳绑案和当权者有关,更指此案很可能属于“强迫失踪”(enforced disappearance)。

刘秀玉今天在吉隆坡召开记者会时表示,丈夫已失踪百日仍无音讯,她不排除当权者和掳绑案有关。

“我没有证据证明此事,我仍然不知道谁掳绑了许景裕。”

“不过,我可以排除此案与当权者无关,或者他们所知的其实更多吗?不,我不能排除这个可能。”

可能遭“强迫失踪”


刘秀玉说,过去百日以来当局的态度显示,她丈夫的失踪有可能是遭“强迫失踪”。

根据联合国大会通过的《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强迫失踪是指“由国家代理人,或得到国家授权、支持或默许的个人或组织,实施逮捕、羁押、绑架,或以任何其他形式強行剥夺自由的行为,并拒绝承认剥夺自由之实情,隐瞒失踪者的命运或下落,致使失踪者不能得到法律的保护。”

刘秀玉说,许多人都表示关心,怀疑许景裕被掳可能属强迫失踪。

她也指出,丈夫是在光天化日下被掳,并且被闭路电视摄录下来,证人也立即报警。

“我对丈夫有所亏欠,即便我需要提出困难问题,或者要冒着被强势的人反击的风险,我都必须这么做。”

要丈夫安全获释

刘秀玉说,她和孩子最想要的是丈夫安全获释,掳绑人和同伙受到对付。

她也说,不会回答任何指控,包括许景裕是否为穆斯林改教,因为这会分散人们对掳绑案的注意力。

“这就符合了那些想要为掳绑案找借口的人,即许景裕罪有应得,因为他尝试为穆斯林改教。”

“如此暴力的掳绑在大马是死罪,这有任何理由吗?法治在哪里?”

“许景裕做了什么,没做什么,都不相关。我们应该问的是,谁犯下此案,谁帮助这些犯罪者。”

调查没新进展



家属说,最后一次和警方见面是在3月23日,许景裕的女儿埃斯特(Esther Koh音译)说,她在一星期后就不断以电话联络警方,询问父亲下落。最后一次联系是上周四。

“不过,每当我询问调查进度,他们(警方)就说‘没有新进展’(tiada perkembagan)”

2月13日,许景裕在光天化日下被人掳绑,备受教友乃至全国关注。一支外泄的闭路电视录影显示,许景裕在40秒即被人掳走,可见匪徒手法极为专业。

从去年11月起,4名宗教和社运活跃分子相继被绑架和失踪,目前仍没有下文,他们是许景裕,据称是牧师的乔舒亚(Joshua Hilmy)与妻子,和玻璃市社运分子安里(Amri Che Mat)。

46个团体把这些失踪事件假定为“强迫失踪”,同时成立行动委员会,继续跟进和施压政府尽速破案。

这个新的组织名为“强迫失踪公民行动委员会”(Citizen Action Group on Enforced Disappearance,简称CAGED),它也放眼提高人们对“强迫失踪”问题的醒觉。



假定许景裕等遭强迫失踪 四十六团体成立行动委会

刘伟鸿     发表于 2017年5月5日 下午1点18分     更新于 2017年5月5日 下午3点0分

下午3点更新

牧师许景裕等4人失踪的案件,至今悬而未解。46个团体今天把这些失踪事件假定为“强迫失踪”,同时成立行动委员会,继续跟进和施压政府尽速破案。

这个新的组织名为“强迫失踪公民行动委员会”(Citizen Action Group on Enforced Disappearance,简称CAGED),它也放眼提高人们对“强迫失踪”问题的醒觉。

CAGED发言人范平东在隆雪华堂召开记者会表示,他们遗憾警方至今仍无法侦破许景裕等4人的失踪案。

他说明,闭路电视录影和证人供词显示,掳绑许景裕及玻璃市社运分子安里(Amri Che Mat)的嫌犯,皆有专业训练,而且他们也不曾勒索赎金。

联合国反强迫失踪公约

“(因此)我们理应假定,他们是强迫失踪的受害者。”

根据网路资料,强迫失踪的定义是:一个人在违反其意愿之下,被政府官员或有组织的团体或个人逮捕、拘留或绑架,或剥夺自由,而政府又纵容这种行为。

而联合国于2006年通过的《保护所有人不受强迫失踪国际公约》(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for the Protection of All Persons from Enforced Disappearance)阐明,强迫失踪乃严重的罪行。

呛声“我们不会闭嘴”

范平东指出,在联合国公约的定义下,国家或会涉及强迫失踪,因此他要求大马政府及警方出面自清,表明他们并非4人失踪的幕后主谋,同时承诺尽速缉拿掳绑者归案。

人民之声执行董事斯万(Sevan Doraisamy)也出席记者会。他出示一份报道,批评总警长卡立把无法破案的责任推卸予媒体和公众。

而范平东响应斯万的说法,更呛声:“我们不会闭嘴,会继续就此事发言。”

卡立于3月7日促请媒体和公众“闭嘴”,不要就许景裕失踪案散播谣言或妄加揣测。

“我想公开说,请闭上嘴巴,让我们去办案,不要使我们的工作加倍困难。”

CAGED胪列5点行动方案

范平东也胪列CAGED的5大行动方案,如下:

一、召集更多党团来联署和支持CAGED;

二、在案件完结前,协调全国各州烛光声援会,以便让公众不会淡忘失踪者。

三、争取政府机构支持,以施压政府解决及回应强迫失踪受害者课题。CAGED 已提呈备忘录予人权委员会,更计划向执法机构廉正委员会投诉警方调查不力。

四、争取联合国人权委员办公室属下的强迫失踪小组等国际组织支持。

五、开放热线号码 +6011-24244877和电邮caged.helpline@gmail.com,以协助强迫失踪受害者家属。

社会不会容许强迫失踪

范平东敦促,任何曾在政治、宗教和社会机构服务的工作者,若怀疑强迫失踪,其家属可以联络他们寻求支援,若有必要,可以保密身份。

他指出,强迫失踪在大马是个新的课题,却不容于文明社会。

“无论是否公共机构绑架他们,这是对个人的一种刑事罪,文明社会不应容许此事。”

“如果身为公民的我们,没有挺身而出反对强迫失踪,那么我们就与嫌凶串谋,只会鼓励更多强迫失踪事件。”

除了范平东和斯万,其他出席者包括净选盟委员拉玛(Rama Ramakrisnan)、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主席廖国华、许景裕妻子刘秀玉和玻璃市希望福利协会(Perlis Hope)顾问玛末(Mahmod Al kaf)。

从去年11月起,4名宗教和社运活跃分子相继被绑架和失踪,目前仍没有下文,他们是许景裕,据称是牧师的乔舒亚(Joshua Hilmy)与妻子,和玻璃市社运分子安里(Amri Che Mat)。



否认支持将槟城变基督州 阿里芬抨批评者缺乏智力

发表于 2017年6月15日 下午5点36分     更新于 2017年6月15日 下午5点48分

民主行动党上议员阿里芬奥玛(Ariffin Omar)否认,他支持把槟城打造成为基督州的概念,并批评相信此说法的人士缺乏讨论课题的智力。

“这是完全脱离脉络的。”

他是被指在今年4月21日的国会上议院辩论时,发表相关的言论。

反讽发言者智力不足

阿里芬奥玛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解释,他当时只是针对巫统上议员伊布拉欣沙阿布沙(Ibrahim Shah Abu Shah)指,有人密谋在槟城成立基督教州属的说法提出反问。

“他们说,我同意建立一个基督教城市。其实,我只是在讽刺提出此事的人士智力不足。”

“他所谓的基督城是指什么?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基督城。如果有人自作聪明要成立基督城,他就必须修改我国的宪法。”

伊布拉欣沙为政治学教授和前玛拉工艺大学副校长。

言论引巫统伊党围剿

根据国会议事录,伊布拉欣沙辩论时引述一本书说,槟州的基督教徒之中有人正密谋将槟城变成一个基督教州属。结果,遭到阿里芬打岔说,“槟城要成为基督教城有错吗?他们必须修改槟州宪法......如果不修订,要如何成为基督教州?”

匿名穆斯林时事课题网站“Menara.my”之后最先刊登和突出此课题,巫统喉舌《巫统在线》接着也引述半岛马来学生组织(GPMS)谴责阿里芬。

伊斯兰党宣传局主任纳斯鲁丁则回应说,阿里芬的言论清楚显示,激进的福音派基督徒确实在推动着基督教化运动。

“可悲的是,竟然有穆斯林维护之。他们已经丧失了他们的敏感性和尊严,并为了金钱和权位改变自己的信仰。”

引用遭人唾弃的书籍

尽管如此,曾在国防大学任职的阿里芬表示,这个风波只显示他的批评者极为肤浅。

他形容,伊布拉欣沙引用的书籍,即伊恩布凱能(Iain Buchanan)撰写的《犹太狮子-马利西亚的基督国教主义和犹太复国主义》(The Lion of Judah - Dominionism and Christian Zionism in Malaysia)是一本“最遭人唾弃的书籍”。

“没有一个脑袋正常的学术人员愿意对此书做出评价。”

他说,伊恩布凱能的著作足以跟1903年出版于俄罗斯,散播反犹太人思想的《犹太人贤士议定书》(The Protocols of the Elders of Zion)相提并论。唯伊布拉欣沙竟然在没有经过严谨地分析下引用该著作。

“如果你是一名教授,为何不去分析它,然后提出本身的分析呢?他(伊布拉欣沙)只是轻率地发言,基督教城?这太荒唐可笑了,简直是黔驴伎穷。”



东方日报

阿末扎希下令警不许批「耶路撒冷禧年」活动

最后更新 2017年06月5日 21时11分

(怡保5日讯) 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严声下令警方,不许批准任何人举办「耶路撒冷禧年」活动。

「我以內政部长的身份下令警方,一律不许批准任何单位申请举办相关『耶路撒冷禧年活动』,我绝不允许我旗下的部门批准类似的活动。」

阿末扎希是于周一在霹雳乌鲁近打清真寺出席开斋节活动时,在致词中作出上述指示。

他认为,要在马六甲举办的「耶路撒冷禧年金门国」引起爭议及抗议,因类似活动对穆斯林而言极为敏感。

「我了解我国乃是多元种族及宗教的国家,惟我呼吁各族必须互相尊重及谅解各自的宗教信仰,上述活动乃伤害了穆斯林的心,我因此下令禁止任何人在国內举办上述活动。」

他强调,下令禁止办此活动並非针对友族同胞或非穆斯林,但伊斯兰教是国家宗教,需被尊重及理解伊斯兰教的敏感课题。

他也感激有关组织针对此活动向警方作出的投报,无论如何他绝不允许內政部旗下的执法部门批准举办「耶路撒冷禧年」活动。

另一方面,甲州首席部长依德利斯哈伦今早出席马六甲州议会后表示,甲州政府不允许马六甲加略山生命堂在甲州举办「耶路撒冷禧年」,因为当中疑涉及传教性质。

他表示,本身通过社交媒体得知有关消息,并指州政府不曾接到任何相关活动的申请,因此並没有做出批准。

马六甲州总警长拿督阿都嘉里尔较后向《马新社》证实,经甲州警方劝告,「耶路撒冷禧年」的主办单位决定取消这引起非政府组织不满的活动。

他透露,警方至今已在全国各地接获32宗针对这项宗教活动的投报。



部长认为 东马基督教活动应照跑

最后更新 2017年06月11日 21时26分

(吉隆坡11日讯)继马六甲的「耶路撒冷禧年金门国」活动取消后,砂拉越基督教会也取消原定在本月举办的「婆罗洲復兴活动」(All Borneo Revival Convocation),惟首相署部长丹斯里佐瑟古禄却认为,东马的基督教活动应该照跑。

佐瑟古禄指出,砂州教堂领导人不该取消「婆罗洲復兴活动」,因为有关会议不仅取得国家领导人的祝福,基督教徒也佔东马的大多数。

他表示,该教堂聚会应该于本月底在美里按照原定计划举行。

隨著马来组织抗议于下週在马六甲举行的「耶路撒冷禧年金门国活动」(Jerusalem Jubilee),砂州教堂领导人也取消了在美里的活动。

佐瑟古禄表示,当局禁止马六甲举办的庆典是情有可原的,但这不该发生在砂拉越。

佐瑟古禄向网络媒体《洞视大马》表示,这显示砂州基督教领导人顾及当地穆斯林的感受。

「虽然我认为砂州穆斯林对那场活动毫无怨言,但基督徒取消那场活动,展现出对穆斯林的尊重。」

「既然主办方自愿取消那场庆典活动,那它应该按照原定计划进行。」

所有人都是平等

他也表示,在斋戒月期间,许多基督徒与其穆斯林朋友一同开斋,这也充分展现了尊重。

「在这里,我们感觉到所有人都是平等,並充分获得尊重,不管是什么种族或宗教。」

隨著美里的基督教徒庆典活动遭取消,砂州领导人以联邦宪法所阐明的宗教自由条文,支持这场活动。

「耶路撒冷禧年金门国」活动是由马六甲加略山生命堂所举办,却在压力下取消。

「婆罗洲復兴活动」的主办方表示,他们之所以取消在美里的活动,是因为在马六甲发表演说的主讲人,同样会在美里主讲。

「当局不要主讲人前来,所以我们不能做任何事,因此我们取消那场活动。主讲人告诉我们,他们不想让我们难做,並留下不好印象。若他们取消了马六甲的活动,他们要如何前往美里?」

副首相兼內政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禁止在马六甲所举行的「耶路撒冷禧年金门国活动」。

阿末扎希指出,若批准该场活动,將触及穆斯林的敏感处,尤其现在是斋戒月。

247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484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7-9-1 09:44:21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总警长揭泰南组织涉绑架许景裕

发表于 2017年7月25日 上午11点10分     更新于 2017年7月25日 下午12点34分

中午12点半更新

全国总警长卡立揭露,许景裕失踪案可能跟泰国南部的一个组织有关。

“经过盘问三四名嫌犯后,我们怀疑之前被击毙的主嫌所领导的组织,涉及绑架许景裕。”

“我们调查之后也发现,这个组织与泰南的另外一个组织有关系。”

“目前我们正在与泰国的伙伴合作,继续调查。”

无法确定许景裕安危

卡立并没有揭露,该组织为犯罪集团或恐怖组织。

卡立今日在大马皇家警察职务交接仪式及升职典礼后的记者会,回应上述课题。

卡立表示,目前无法确定许景裕是否还在生。

他简单答道:“无法确定。”

至少4名活跃分子失踪

警方6月17日在吉州华玲与走私集团发生枪战,并击毙年约40岁的主嫌。警方事后在主嫌家中找到一些物品,其中有一张相信是许景裕住家的照片,数张相信是许景裕两辆汽车的照片,及一辆车牌号码是“ST 5515 D”的车辆。

警方也逮捕了3名年龄介于30至60岁的嫌犯,以及主嫌的遗孀。

2月13日,许景裕在光天化日下被人掳绑,备受教友乃至全国关注。一支外泄的闭路电视录影显示,许景裕在40秒即被人掳走,可见匪徒手法极为专业。

从去年11月起,4名宗教和社运活跃分子相继被绑架和失踪,目前仍没有下文,他们是许景裕,据称是牧师的乔舒亚(Joshua Hilmy)与妻子,和玻璃市社运分子安里(Amri Che Mat) 。



涉许景裕失踪案受调查 前泰南分离组织领导离境

发表于 2017年7月25日 晚上7点14分     更新于 2017年7月25日 晚上8点14分

全国总警长卡立今早揭露,许景裕失踪案或跟泰南组织有关。同时,一名泰南分离运动前领袖经过大马警方的逮捕、调查和释放后,已离境返回家乡。

《马新社》报道,北大年联合解放阵线前高级领袖依斯迈遭警方扣留近1个月后,目前已获释,并在泰国南部北大年和家人团聚。

大马警方于6月18日,在依斯迈家属位于霹雳的饮食店逮捕他,以协助调查马泰边境军火走私案,以及许景裕失踪案,他于本月13日获释。

依斯迈在其住家接受《马新社》访问时说,警方扣留他26天期间善待他,允许他祈祷及接受家属探望。

“警方6月18日下午2时到饮食店,因为怀疑我涉嫌军火走私案,但是两个小时搜寻后并没有发现什么。”

转往华玲雪州接受调查

他说,警方较后时带他到华玲接受调查。

依斯迈说,他在华玲针对1名男子相信因涉嫌马泰边境走私军火而遭枪杀案,接受警方调查。

他指出,他在华玲接受14天调查后押至雪兰莪州,针对许景裕失踪案接受调查5天,他于本月13日获释。

依斯迈年约60岁,泰国当局1997年判他终身监禁,两年后获得已驾崩的泰国国王普密蓬特赦而获释。

他获释后协助泰国政府,提升泰南穆斯林社区的社会及经济水平。

卡立今早揭露,警方经过盘问三、四名嫌犯后,怀疑之前在华玲被击毙的主嫌所领导的组织,涉及绑架许景裕,而这个组织跟泰南另一组织有关。

警方6月17日在吉州华玲与走私集团发生枪战,并击毙年约40岁的主嫌。警方事后在主嫌家中找到一些物品,其中有一张相信是许景裕住家的照片,数张相信是许景裕两辆汽车的照片,及一辆车牌号码是“ST 5515 D”的车辆。

警方也逮捕了3名年龄介于30至60岁的嫌犯,以及主嫌的遗孀。

2月13日,许景裕在光天化日下被人掳绑,备受教友乃至全国关注。一支外泄的闭路电视录影显示,许景裕在40秒即被人掳走,可见匪徒手法极为专业。

从去年11月起,4名宗教和社运活跃分子相继被绑架和失踪,目前仍没有下文,他们是许景裕,据称是牧师的乔舒亚(Joshua Hilmy)与妻子,和玻璃市社运分子安里(Amri Che Mat) 。



牧师许景裕失踪200天,妻子公开信阐述悲痛

发表于 2017年8月31日 下午5点58分     更新于 2017年8月31日 晚上6点1分

牧师许景裕失踪今日届满200天,其妻子刘秀玉向全国总警长卡立发表一封公开信,阐述他们一家这些日子以来的悲痛。

她在公开信中说,8月31日是独立日,也是许景裕失踪200天的日子。

“在独立日这天,我与三名孩子很感伤地纪念,这是我丈夫及孩子父亲许景裕在雪州八打灵再也被掳绑的第200天。”

“自2017年2月13日,我和孩子每天都要面对许景裕不在的日子,同时忆起许景裕如何被掳绑的恐怖情景。”

“我们尚未知道是什么绑匪掳绑他,也不知道动机为何,甚至也不知道他的生死。”

为何忽视基本职责

刘秀玉再次批评警方,没通知家属案件调查进展。她质问警方,为何忽视这个基本职责。

“过去200天,我及孩子感到失望及疲惫。我不晓得,为何你和警队如此对待我们,你忽视基本职责,没专业及同情地告知受害者家属的进展。”

“我们只能通过媒体获知进展。但之前你告知我们,不能对媒体发表谈话,以免打击警方寻回许景裕的工作。”

“这个矛盾,已经打击我对警方调查丈夫失踪案的信心。”

因此,她怀疑,警方是否有诚意要协助家属寻回许景裕。

匪徒手法极为专业

2月13日,许景裕在光天化日下被人掳绑,备受教友乃至全国关注。一支外泄的闭路电视录影显示,许景裕在40秒即被人掳走,可见匪徒手法极为专业。

从去年11月起,4名宗教和社运活跃分子相继被绑架和失踪,目前仍没有下文,他们是许景裕,据称是牧师的乔舒亚(Joshua Hilmy)与妻子,和玻璃市社运分子安里(Amri Che Mat)。

7月25日,卡立揭露,许景裕失踪案可能跟泰国南部的一个组织有关。不过,吊诡的是,其中一名嫌犯遭警方扣留近1个月后已获释,离境返回泰国南部的家乡。

而人权委员会宣布,将在10月召开公听会,以调查4名活跃分子失踪案。



诗华日报

禁基督教宣教要求 邦布宁:政府应拒绝

2017年6月21日

(本报亚庇廿一日讯)爱沙党主席拿督威弗烈邦布宁表示,政府应拒绝非政府组织提出,要禁止基督教在马来西亚进行宣教活动的要求。

他表示,联邦政府有责任确保每位马来西亚公民的宗教信仰受到保护,以符合1963年马来西亚契约和联邦宪法,因此,有关非政府组织人权研究与宣传中心,提出要求政府禁止基督教在马来西亚国内宣教的要求,应该不受理会及拒绝。

他说,对沙巴而言,与1963大马契约和1962年政府际报告是国际法律文件,也是马来西亚在1963年成立的基础。

沙巴的宣誓石虽然只有三项重点,却是涵盖了整体社会文化及经济,宣誓石清楚指出,沙巴享有宗教自由的权利。

人权研究与宣传中心提出禁止基督教的宣教活动,已明显违反了宣誓石所给予的保证。

他说,宣誓石反映的精神和意义,不只限于沙巴内陆人民,而是所有接受沙巴成为马来西亚一份子的沙巴人民。

他说︰「我尊重联邦宪法不向穆斯林传教的条规,我也尊重回教在我国的地位,但这并不代表其他组织,有权力阻止其他宗教在本身的范围内展开宗教活动。」

回顾宣誓石的精神,他强烈促请政府,与其努力禁止任何团体破坏国家团结,不如努力保持国家的凝聚力和保持马来西亚作为世俗国的地位。



THE MALAYMAIL ONLINE

要设基督电台屡碰钉!沙巴混血儿入禀法庭寻求批準

Thursday July 20, 2017

(吉隆坡20日讯)一名沙巴房地产投资者入禀法庭,要求设立一个覆盖沙巴与砂拉越的基督教电台,而此案将在下周审理。

根据律师Marcel Jude Joseph所提供的文件,入禀人为55岁的温云耀(译音,Ronnie Vun Yun Heu),他是一名杜顺族与华裔混血儿,他希望法庭的判决能够让他实现上述梦想。

“现在,我们有穆斯林电台来传教、唱礼以及向穆斯林宣导教义。我相信这样的电台能够好好教育穆斯林有关信仰,并履行教义。”

“相同的,沙巴基督教徒占总选民人数的25%,如果有专属基督教徒的电台,他们一定受益良多。”

温云耀来自沙巴哥打毛律,他强调入禀法庭的行动是根据宪法第11条文的,那就是所有人都有宗教信仰的自由。

“宪法第3条也阐明,伊斯兰是官方宗教,但是其他宗教人士可自由履行他们的宗教教义。”

温云耀是从2014年开始计划设立基督教电台,不过一定都不获得政府的批準。

他说,他曾见过很多位部长,还有大马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MCMC)的高级官员。

“当我会见MCMC的官员时,他们表示没人申请过基督教电台,我可以尽管试试看,即使大马是个穆斯林国家。”

温云耀还说,通讯与多媒体部长拿督斯里沙列赛益已经拒绝他的申请,连他的计划书也不想聆听。

“我也试过向科技与革新部长马迪乌斯提出诉求,不过对方没有下文,相信是石沉大海的了。”

温云耀的案件将会本月28日被聆讯,不过他已经开始筹资,一旦获得法庭批準就马上着手设立基督教电台。

“我们需要数百万令吉的资金来设立发射塔以及办公室,地点在亚庇,还需要支付执照费以及购买器材等。”

他说,美国的KHCB基督教电台(105.7 FM)已经同意会提供他相关的技术援助,而资金则来自世界各地的基督教友捐献。

247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484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7-10-31 16:35:31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市民找到录影,警方却没”,卡立承认许景裕案疏失

发表于 2017年10月30日 下午3点9分     更新于 2017年10月30日 晚上6点14分

许景裕牧师等人失踪案听证会在休庭9天后继续。前全国总警长卡立供证时承认,警方在调查许景裕失踪案时,恐有疏失。

许景裕家属代表律师古迪亚星(Gurdial Singh Nijhar)今日在听证会上援引此前的证人供词,批评警方调查数次出现“拖延”。

其一例子就是,许景裕的孩子取得闭路电视录影,并转交给警方。

“普通市民正在做着警方原本能够做的事情。警方从未找出影片,而这些人找到了3支影片。”

“调查官的所为令人难以接受。”

对此,卡立回答:“是的”,同意调查确有疏忽。

认同查案效率太低

古迪亚星也认为,警方在录取第一名证人的口供时,耗时太长,因此效率太低。

卡立也附和此说,认同警方调查此案,确实效率不佳。

亲友找到三支录影

今早,许景裕长子许思豪在补充供词(supplementary witness statement)写道,就在许景裕失踪2日后,他在SS4B/12路的一间住宅取得1支闭路电视录像。这条路可通往格拉那再也的希望社区办公室。

而许思豪的妹妹与友人,则在SS4C/12路的另一间住宅,找到2支闭路电视录像。他们已把3卷录像交给警方。

卡立是人权委员会传召的第5名证人。这场听证会,是由人权委员会主席马永贵主持,其余2名成员分别为艾莎(Aishah Bidin)与聂莎拉蒂(Nik Salida Suhaila Nik Saleh)。

从去年11月起,4名宗教和社运活跃分子相继被绑架和失踪,目前仍没有下文,他们是许景裕,据称是牧师的乔舒亚(Joshua Hilmy)与妻子,和玻璃市社运分子安里(Amri Che Mat) 。

2月13日,许景裕在光天化日下被人掳绑,备受教友乃至全国关注。一支外泄的闭路电视录影显示,许景裕在40秒即被人掳走,可见匪徒手法极为专业。

7月25日,卡立揭露,许景裕失踪案可能跟泰国南部的一个组织有关。不过,吊诡的是,其中一名嫌犯遭警方扣留近1个月后已获释,离境返回泰国南部的家乡。



绑架许景裕手法专业?前总警长:或从电影学的

发表于 2017年10月30日 晚上6点43分     更新于 2017年10月30日 晚上6点50分

牧师许景裕遭人虏拐,据称作案手法专业,令这宗案件添加更多疑团。不过,前全国总警长卡立认为,犯案者或是透过电影学习绑架的。

卡立今日出席人权委员会听证会供证时,受到许景裕家属的代表律师古迪亚星质询。古迪亚星询问卡立,是否认为这场绑架案手法专业。

卡立不排除绑匪是从电影取得灵感。

“你每天都可在电影看到(绑架剧情)。可以从电影中学习。”

不过,卡立同意古迪亚星所言,即蒙面装扮的犯案者,不像业余者,更似专业人士。

“或许吧。有可能是(专业者)。”

不知是否属于警队

较后,律师杰乐(Gerald Gomez)替代古迪亚星,继续质询卡立。他提到,根据闭路电视录像,案发现场有一辆黑色丰田Hilux。

他进而询问卡立,这辆车是否属于警队。

“我非常确定,我们有日产(Nissan),但丰田Hilux就不确定了。”

卡立也指出,自己无法确定闭路电视录像出现的2辆摩托是否涉案。

“我们看到(摩托),但不确定他们是否涉案。我无法确认。”

光天化日下被虏拐

从去年11月起,4名宗教和社运活跃分子相继被绑架和失踪,目前仍没有下文,他们是许景裕,据称是牧师的乔舒亚(Joshua Hilmy)与妻子,和玻璃市社运分子安里(Amri Che Mat)。

2月13日,许景裕在光天化日下被人掳绑,备受教友乃至全国关注。一支外泄的闭路电视录影显示,许景裕在40秒即被人掳走,可见匪徒手法极为专业。

7月25日,卡立揭露,许景裕失踪案可能跟泰国南部的一个组织有关。不过,吊诡的是,其中一名嫌犯遭警方扣留近1个月后已获释,离境返回泰国南部的家乡。



刘秀玉驳指控,澄清许景裕慈善工作无关传教

发表于 2017年10月20日 下午5点27分     更新于 2017年10月20日 晚上8点2分

傍晚8点更新

神秘失踪的许景裕牧师所领导的非政府组织“社区希望”,曾面对诱导穆斯林改教的指控。惟许景裕太太刘秀玉今天在人权委会听证会上,驳斥这种说法。

身为听证会第二证人的刘秀玉指出,许景裕曾特别指示“社区希望”(Harapan Komuniti)的志工不得传教。

她说明,许景裕其实在2004年创立慈善组织社区希望之后,就放下了教牧工作,只是偶尔在教堂布道,而人们依然称呼之牧师。

刘秀玉表示,就慈善工作而言,“许景裕特别叮嘱其社区希望的志工在迎新时,切勿传教,也绝不要谈到宗教”。

不分种族宗教地扶贫

刘秀玉指出,社区希望不分种族和宗教地协助贫苦民众,其中包括了穆斯林。

她说明,社区希望其中一项计划就是在八打灵再也开设的“灵感阅读室”(Inspirasi reading room),为民众提供百科全书、SPM考试参考书和电脑。

另外,社区希望也为单亲妈妈提供日常用品,同时协助她们制作饼干和饰品谋生。

警方还提出外遇假设

刘秀玉说,这些慈善工作,不属于基督教或任何宗教。

她补充,自己在2011年到新加坡与女儿共住时,已鲜少参与这些活动。不过,自从许景裕失踪后,她在希望社区负责行政工作,而慈善工作也继续进行。

她还说,警方调查此案时,对希望社区异常关心,尤其是这是否涉及向穆斯林传教。在马来西亚,向穆斯林传播伊斯兰以外的宗教,是非法的。

因此,她质疑,警方究竟在寻找许景裕下落,或是想对付许景裕。

她也说,警方甚至提出,许景裕可能有外遇,因而与外遇逃出国外。

“他是一个好丈夫和好父亲,我可以打消(这个可能)。”

许景裕自知早被盯上

社区希望总监斯里蓝(Sri Ram KS Gopala Iyer) 也在供证时说,自己最后一次见到许景裕是在今年1月8日,地点是沙亚南。

他说,许景裕当时向他抱怨,在举办百乐镇卫理教堂举办一场筹款晚宴上,席上一些客人是穆斯林,因而遭到雪州宗教局检举。

他续说,这让许景裕承受巨大压力。

“我告诉他,自从百乐镇卫理教堂(事件)后,你就应该知道。你被盯上了。”

称被跟踪、偷拍骚扰

于是,人权委员会问斯里蓝,许景裕如何回答,斯里蓝则说他认同自己早被盯上了。

他续说,许景裕不时投诉,自2011年检举事件后,他就开始接获恶作剧电话;有陌生人跟踪与偷拍他;甚至在出境时,被移民局制止,引来政治部盘问。

数警员搜查希望社区

斯里蓝还披露,4名警员曾在2月15日前往希望社区办公室搜查。

“警方翻阅与拍下希望社区的文件,还翻开橱柜与抽屉。”

“他们还拿了前来希望社区的学生名单……警方还检查图书馆的书籍,希望社区在节庆举办活动,他们也拍照。”

他说,自己听闻警方前来搜寻后,即刻赶回办公室与警方对峙,而警方承认他们没有搜查令,宣称只是前来向职员问一些问题。

听证会将会在10月30日复会。

质疑向诱导穆斯林改教

2011年8月3日,雪州宗教局在警方陪同下,粗暴地临检了社区希望一项亲善感恩晚宴,质疑该活动试图诱导穆斯林改教;而许景裕当时是“社区希望”的执行董事。

之后的8月23日,许景裕在住家接获一个恐吓包裹,其中含有两颗子弹,以及一封恐吓信。



许景裕太太哽咽,听证会一度暂停

发表于 2017年10月20日 下午4点16分     更新于 2017年10月20日 下午5点18分

许景裕牧师等人失踪案听证会进入第二天。许景裕太太刘秀玉供证时,讲到伤心处时哽咽,而听证会一度暂停休息。

当时,刘秀玉受询及许景裕2011年接到死亡恐吓之后,她有何反应。在回应过程,她就不禁开始流泪哽咽。

她边哭边说,“我记得那天早上,我打电话给我的朋友,然后我就哭了,因为担心事情越来越危险。我甚至考虑移民澳洲,但我丈夫深爱着这个国家。他要留在大马。”

“所以,我们暂时离开住家。我们在另一个地方暂住了两个月。一位朋友借出他的地方给我们暂住。”

听证会较后在上午11点暂停15分钟,之后刘秀玉继续供证。

接获子弹恐吓包裹

许景裕于2011年8月23日在住家接获一个恐吓包裹,其中含有两颗子弹,以及一封恐吓信。

在此不久前的8月3日,雪州宗教局在警方陪同下,粗暴地临检了“社区希望” (Harapan Komuniti)一项亲善感恩晚宴,质疑该活动试图诱导穆斯林改教。而许景裕当时是“社区希望”的执行董事。

247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484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2 13:39:21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警方拒呈地图,听证会勘查许景裕被掳现场

发表于 2017年11月3日 下午3点27分     更新于 2017年11月3日 晚上6点53分

傍晚6点50分更新

由于警方一再拒绝向“许景裕牧师等四人失踪案”听证会呈交许景裕被掳现场的地图草图,听证会委员今天亲自到现场勘查,以便了解状况。

《星报》报导,听证会主席马永贵与委员一行人在今天下午4时30分左右到案发现场勘查。

许景裕案的调查主任苏巴里(Supari Mohammad)向委员说明情况。参与勘查的还有观察者、警方人员和许景裕的家属。

拒呈交案发地点草图

听证会是在今天早上召开。听证会主席马永贵决定,与听证会委员一行人到许景裕被掳现场勘查。

许景裕家属的代表律师早前曾向许景裕案的调查主任苏巴里申请,索取案发现场的地图草图,但遭拒绝。

马永贵说:“我可以和我的同事去,找门牌19和72的屋子,并看看道路,我们会找到那个地方。”

马永贵所指是位于八打灵再也的SS4B/10道路,那是许景裕于2月13日被掳的案发现场。

建议总检署代表前来

较早前,听证会获悉,警方已向该道路两间屋子索取闭路电视记录,以调查该案。

“我不干涉你们官员(警方),但我要求你们,请听取总检察署的指示,并作出合理行动。”

马永贵也建议警方,要求总检察署的代表出席听证会,以解决任何有关呈交机密文件的程序。

“让他们(总检察署人员)在这里解决所有课题,若有问题,他们也可立即回应。”

马永贵不满警方一再以‘案件正在调查中’,拒绝向听证会呈交相关资料,导致听证会工作受阻。

他称,在过去5场听证会,警方三度拒绝呈交文件,包括影片、调查日记及地图草图。

警方要求正式申请

马永贵说:“我们会走访现场。我们会去看看房子……我没有计划,所以若有必要衡量道路的宽度,我可能会带测量带等等。”

“你会看到这多可笑,但这就是我们必须做的事,我们会完成它。”

警方曾多次表示,人权委员会听证会必须向总检察署正式提出申请,才能把文件呈上听证会作为证据。

光天化日下被虏拐

从去年11月起,4名宗教和社运活跃分子相继被绑架和失踪,目前仍没有下文,他们是许景裕,据称是牧师的乔舒亚(Joshua Hilmy)与妻子,和玻璃市社运分子安里(Amri Che Mat)。

2月13日,许景裕在光天化日下被人掳绑,备受教友乃至全国关注。一支外泄的闭路电视录影显示,许景裕在40秒即被人掳走,可见匪徒手法极为专业。

7月25日,卡立揭露,许景裕失踪案可能跟泰国南部的一个组织有关。不过,吊诡的是,其中一名嫌犯遭警方扣留近1个月后已获释,离境返回泰国南部的家乡。



许景裕63岁生日,亲友流泪切蛋糕

发表于 2017年11月2日 晚上6点20分     更新于 2017年11月2日 晚上6点24分

今日是牧师许景裕的63岁生日,虽然人已失踪,但家属依然为他庆祝生日。念起许景裕,生日会上众人忍不住伤心落泪。

许景裕的家属及朋友是到人权委员会总部,出席许景裕等4人失踪案的听证会,趁着午休时为许景裕庆生。

在场者包括许景裕妻子刘秀玉、长女许思恩、幼女及友人李华民等。

妻子代表吹蜡烛

李华民也是前巴生港务局主席。他告诉《当今大马》,众人在切蛋糕与唱生日歌时,忍不住流泪。

他形容,当时场面感伤。

这场生日会,最后由刘秀玉代表许景裕吹熄蜡烛而结束。他们也举起许景裕照片,与亲友合照。

李华民也是前梳邦再也州议员。他已认识许景裕一家超过30年。

“我在梳邦再也认识许景裕和家人超过30年。我与许景裕家属一同掉泪。”

“自2017年2月13日迄今,他已失踪260天。我希望人权委员会听证会能找出真相。”

另外,根据《太阳报》报道,刘秀玉在生日会上祈祷,丈夫能够平安归来。

“虽然他没在身边,但我们感恩能够庆祝许景裕的63岁生日。”

“我们祈祷他平平安安。”

要求交查案笔记

在今日听证会上,听证会主席马永贵听取许景裕失踪案首名查案官阿里(Ali Asrar)供证后,要求警方交出查案笔记。

“我们应当获准阅读调查笔记,因为我们要查证阿里所说的日期。”

“这是为了核实他的证词。”

无论如何,在场警方代表反对马永贵的请求,并指调查笔记是机密文件。

他要求展延听证会,以让总检察署决定是否能交出调查笔记。

听证会不如收档

但马永贵阐明,若警方每次以正在调查为由,拒绝交出证物,那么听证会不如“收档算了”。

“我不认同要展延聆讯。这是很直接的事情。我们已有裁决。”

听证会在早上11点休会,并在10分钟重新开展。

马永贵表示,阿里在供证时一直翻阅查案笔记,以便忆述查案详情,足见这份笔记的重要。

他补充,即便是法庭审讯,各造也可援引证物法令来索取文件,以对照证词。

阿里在供证时指出,许景裕失踪后,一名公众在2月13日报案指许景裕疑遭掳绑,而他即成为首名查案官,直至当天下午4点交由八打灵再也警区总部刑事调查组的苏巴里(Supari Mohammad)助理警监接手。

不过,他说,苏巴里成为主要查案官后,他依然从旁协助苏巴里调查。

他证实接获苏巴里指示,在当晚10点录取刘秀玉口供,直至隔日凌晨3点。

警方促禁止报道

在听证会早上阶段尾声,警方代表再度要求听证会,禁止媒体报道调查笔记内容。他也要求听证会,不采纳调查笔记部分的证词。

惟马永贵拒绝这项请求,并指调查笔记其实没有爆炸性的内容。

从去年11月起,4名宗教和社运活跃分子相继被绑架和失踪,目前仍没有下文,他们是许景裕,据称是牧师的乔舒亚(Joshua Hilmy)与妻子,和玻璃市社运分子安里(Amri Che Mat)。

2月13日,许景裕在光天化日下被人掳绑,备受教友乃至全国关注。一支外泄的闭路电视录影显示,许景裕在40秒即被人掳走,可见匪徒手法极为专业。

7月25日,卡立揭露,许景裕失踪案可能跟泰国南部的一个组织有关。不过,吊诡的是,其中一名嫌犯遭警方扣留近1个月后已获释,离境返回泰国南部的家乡。

人权委员会随后成立听证会,以调查4人失踪,迄今已传召时任全国总警长卡立阿布巴卡等5人供证。



张福明首度开腔谈失踪,称绑匪为穆斯林组织成员

发表于 2017年11月14日 下午5点29分     更新于 2017年11月14日 下午5点38分

前八打灵再也市议员张福明今年初一度失踪,不过后来安全现身。逾半年之后,他今天首度亲自讲述这次的失踪事件,惊人地揭露,当初乃遭穆斯林组织成员所掳绑。

他更声称,其掳绑者旨在阻吓许景裕牧师烛光会的出席者。

他今日在人权委员会供证时称,他是在4月7日至15日期间被2名匪徒掳绑,而他们自称属于在马宣教的穆斯林组织。

“他们试图利用我来吓阻人们出席(许景裕)烛光会。(绑架后)翌日,他们高兴地告诉,我的儿子以我失踪为由(向警方)报案。”

他补充,他虽不是烛光会主办人,绑匪却一口咬定他是。

“我难以说服他们。我想,就算到了最后,他们仍不相信我。”

约在泰国合艾见

他回溯,自4月6日起,一名自称为“Amir”的陌生人就开始向他发WhatsApp信息,问他是否有意了解许景裕失踪案,并约他在泰国合艾会面,以提供更多的信息。

二人信息一来一回数小时后,张福明买了巴士票,在当晚10点出发前往泰国边境,与Amir会面。

张福明供称,他原以为第二天就会返程,因此未告诉家人,也未通知警方,以免警方阻挠他赴会。

他续称,抵达合艾后,他被带往一间房间,而Amir与另一人已在那里等待。惟张福明不确定,后者名字是Syed或Shah。

紧接着,张福明戴上头套,被带进一间房间,再脱下头套,这时Amir二人已戴上面罩,而他之后再未见过他们摘下。

他指出,他不久就察觉他们两人并无许景裕失踪的信息,仅宣称许景裕向穆斯林传教,应接受法庭审判。数小时交谈后,两人说须再扣押他长一些时间,并充公了他的手机。

食物恐含安眠药

张福明进一步供称,受拘禁的7天期间,每日皆获东炎与茶水招待,待遇尚可,但食物里恐掺杂了安眠药,令他感到眩晕,愈来愈少与绑匪交谈。

不过,他也说,在交谈过程中,2名绑匪似乎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如他在许景裕烛光会出现、他担任穆斯林选美小姐的顾问、他在甘榜Sungai Kayu Ara参与举办门户开放活动。

他称,直至4月15日,绑匪要求他上货车,原以为会前往马来西亚边境,但路程拖宕逾10小时,令他感到不安。

他称,最终他被放在一个靠近海滩的施工地,后来发现这就是芭堤雅。随后,他找到游客警站,再联系家人,安排他返马。

警方促勿“假失踪”

人权委员会是从10月19日开始,召开为期10天的公开听证会,以调查许景裕牧师等四人失踪事件。张福明是第9名证人。

张福明家属是在4月8日向警方投报失踪。不过,警方当时初步调查发现,张福明上周五(7日)曾乘巴士离境到泰国。卡立周三表示,不确定为何张福明前往泰国,但警告他勿制造失踪假象。

4月16日,张福明安全抵马,自称是为了寻找有关许景裕失踪案的资讯,而遭到绑架。

从去年11月起,就有四名宗教和社运界人士相继被绑架和失踪,目前仍没有下文,他们是许景裕,据称是牧师的乔舒亚(Joshua Hilmy)与妻子,和玻璃市社运分子安里(Amri Che Mat)。



亚洲时报

教会协会:虽然伊斯兰为官方宗教 沙巴享宗教自由

2017年11月22日

(本报讯)沙巴教会协会主席拿督梅特戴斯昨日指出,尽管在一九六三年马来西亚协议下沙巴并无官方宗教,及于一九七年年伊斯兰教被列为沙巴官方宗教,但迄今沙巴享有宗教自由,并不成问题。

他说:「这麽多年来,沙巴享有信仰自由,首席部长丹斯里慕沙阿曼也给予了保证。」

他是联同沙巴教会协会一眾成员及亚庇市长拿督杨文海拜会慕沙后接受报界访问时这麽表示。

国会下议院议长丹斯里班迪卡阿明日前基于大马协议下沙巴并无官方宗教,挑战反对党陈明一旦执政本州,是否修正沙巴宪法第5A条文,以取消伊斯兰教为沙巴官方宗教的地位问题。

提到有交由国家语文出版局负责将《圣经》译成马来文版之建议时,梅特说,《圣经》翻译成各语文,早有特定机构在处理。

他表示,如果大马政府或国会决定加以落实,则他要反问,是否在相同原则下规定所有国会议员都能使用正确的国语,「否则这有欠公平。」

他于较早时在是项礼貌拜会活动上表示,慕沙对所有宗教一视同仁,所以这对本州而言不成课题。

他也感谢慕沙持续对州内教会给予财政上的支持,「我想不到有任何一个州属逐年持续给予教会财政资助。

慕沙指出,州政府拨款予州内教会从一百万令吉、二百万令吉,迄今增至数百万令吉不等。

民统抨击民兴党为捞取选票 不惜玩弄宗教与分化政治

(亚庇21日马新社讯)民统党今日抨击沙巴人民复兴党领袖为捞取人民的支持,而不惜使用恐惧策略和分化政治,以及不负责任的利用宗教。

民统党秘书长拿督唐纳摩尊丁对记者指出,民兴党主席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通过煽动沙巴基督教徒的宗教情绪来制造恐慌。

他形容,沙菲益宣布,一旦民兴党执政,将允许基督教徒使用“阿拉”字眼,这就好像是一个销售员在卖二手货。

“目前执政的政府一直都秉持宗教自由,允许我们在我们的教堂,以我们视为适合的方式进行礼拜,这不是一项课题。”

他指出,民统党一直坚持使用上述字眼的立场,并补充该党一直捍卫基督教徒使用它的权利。

“沙巴团结党和沙巴人民团结党在此课题上,也是保持一贯的立场,其实,所有沙巴国阵领袖包括来自巫统的领袖,也已公开表明,基督社群在沙巴使用‘阿拉’字眼,并不是一项课题。”

唐纳摩尊丁说,沙菲益和其他民兴党领袖使用不正当的政治宣传,以抹杀民统党的努力和哄骗人民相信,民统党撒手不管他们所关注的事项。

“民统党前主席丹斯里柏纳东博,以及现任主席拿督斯里威弗烈一直都在各自的任期内,在联邦内阁和媒体,提出宗教自由的课题,并且是有记录可考。”

他质疑身为反对党一员的沙菲益,现在才挑起此课题的动机。

“当他还在朝时,从没听他吭过一声。”

他说,人民应该警惕沙菲益和民兴党的分化和危险政治品牌。

他说,沙巴政府在首席部长丹斯里慕沙阿曼的领导下,每年拨出数以百千万令吉的款项给华校和宗教学校,以及非回教机构包括教堂和庙宇。

慕沙允出席圣诞庆典 梅特:我也有亲戚是回教徒

(本报讯)沙巴教会协会与亚庇市政厅联合于下月十一日假亚庇市区独立操场联办二零一七年亚庇圣诞节庆典,获得首席部长丹斯里慕沙阿曼应允出席主持开幕礼。

该协会主席拿督梅特戴斯与亚庇市长拿督杨文海等昨日在州议会大厦礼貌拜会慕沙汇报该活动筹备工作,并移交有关邀请函时,获得后者的如是回应。

梅特也表示感谢慕沙领导下的州政府多年来给予州内教会的支持和资助。

他表示,本州官方宗教虽是伊斯兰教,但州人享有宗教信仰的自由,「我们受到上帝的祝福可以在这里和平生活。」

他指出,他本身有亲戚是回教徒,但彼此都以沙巴人自居。

梅特也向慕沙汇报沙巴圣公会的「欢庆典」新大厦兴建计划时,并谓有关工程完成后,有利于社区及福利工作。

杨文海表示,他本身虽是回教徒华裔,但他也参与多月前举行的「 为耶苏而行」活动。

另一方面,慕沙劝告反对党勿利用宗教课题作为捞取政治利益的工具,「我要求政治人物不要玩弄宗教课题, 特别是反对党在此课题上乐此不彼。」

他也强调,州政府对所有宗教均一视同仁,「重要的是本州人民和谐共处及向前发展。」

他指出,本州若要取得发展和在各领域取得成功, 各族人民便需合作和团结一致。

247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484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1-16 22:56:5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一嫌犯被控,人权委会许景裕听证会喊停

发表于 2018年1月16日 下午1点14分     更新于 2018年1月16日 下午4点33分

下午4点半更新

人权委员会所举办的许景裕牧师等四人失踪案听证会,突然喊停,原因是警方已就许景裕失踪案起诉一名嫌犯。

听证会今日进入第12天,听证会主席马永贵与许景裕家属和律师公会讨论后,决定中止听证会。

“基于昨日出现的进展,我们已决定,我们会立即停止听证会,直到进一步通知。”

他说,人权委员会昨日已收到总警长弗兹的信函告知,当天有一名嫌犯在刑事法典第365条文下,被控上八打灵再也推事庭。

他指,有关信函也附上一张控状,并要求人权委员会停止听证会。

刑事法典第365条文所涉及的罪行是,关于绑架或拐带,蓄意秘密及非法禁锢他人。

嫌犯曾被控敲诈

根据总警长信函,有关男嫌犯名为蓝昌南(Lam Chang Nam,译音,31岁),于1月12日被捕,涉嫌许景裕案。

马永贵说,根据1999年人权委员会法令第12(2)条文,一旦案件在法庭聆审,包括上诉阶段,人权委员会不应继续听证会。

警方曾于去年3月9日逮捕此名嫌犯,但当时该名男子是涉嫌向许景裕家属伺机敲诈。警方于去年3月5日曾在以勒索罪,把该男子控上八打灵再也推事庭。

警方做法受质疑

许景裕家属代表律师古迪亚星(Gurdial Singh Nijhar)则表示,既然警方早前已声称有关男子无涉绑架罪,但如今又提控他,令人费解。

他指出,雪州刑事调查主任法兹尔(Fadzil Ahmat)曾声称,蓝昌南与许景裕案无关。

“法兹尔作为第11名证人,已公开表示,蓝昌南与许景裕绑架案无关。”

“法兹尔领导特工队调查许景裕案,他曾于去年3月称,警方调查显示,蓝昌南没涉及绑架。”

“所以公众可能要问,警方现在是在玩什么游戏。公众可以这么解读,这是故意要破坏听证会。”

40秒内被掳走

许景裕去年2月13日在光天化日下被人掳绑,备受教友乃至全国关注。一支外泄的闭路电视录影显示,许景裕在40秒即被人掳走,作案手法极为专业。

从前年11月起,4名宗教和社运活跃分子相继被绑架和失踪,目前仍没有下文,他们是许景裕,据称是牧师的乔舒亚(Joshua Hilmy)与妻子鲁特(Ruth Sitepu),和玻璃市社运分子安里(Amri Che Mat)。

人权委员会随后成立听证会,根据《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ICPPED) 调查此4人的失踪案, 并从去年10月19日开始召开为期10天的公听会,传召多名证人供证。

目击证人戈麦斯(Roeshan Celestine Gomez)在听证会开庭首日曾供称,他在目击许景裕被掳后前往警局报案,而格拉纳再也警局调查官当时告诉他,该掳人过程宛如警方行动。

​​雪州刑事调查主任法兹阿末​​在听证会上供证时也承认,掳人方式与警方惯常手法相同。



涉绑架非法禁锢,许景裕案首嫌犯被控

发表于 2018年1月16日 下午3点57分     更新于 2018年1月16日 下午4点2分

许景裕牧师失踪案出现新进展,首名嫌犯在绑架、秘密及非法禁锢他人罪名下,于昨日被控上八打灵再也推事庭。

这名男子是蓝昌南(Lam Chang Nam,译音,31岁),曾担任优步司机,根据控状,他和另7名正在逃的嫌犯于去年2月13日早上10点25分,在八打灵再也掳走许景裕。

蓝昌南因而触犯刑事法典第365条文,一旦罪成,可被监禁高达7年或罚款。刑事法典第365条文所涉及的罪行是关于绑架或拐带,蓄意秘密及非法禁锢他人。

去年3月5日,蓝昌南已因涉嫌向许景裕家属敲诈3万令吉,而被控上八打灵再也推事庭。

人权委会听证会喊停

人权委员会所举办的许景裕牧师等四人失踪案听证会原本今日照常召开,但由于许景裕案已有嫌犯被控上庭,为了避免影响审讯,听证会已宣告停止。

根据1999年人权委员会法令第12(2)条文,一旦案件在法庭聆审,包括上诉阶段,人权委员会不应继续听证会。

虽然听证会自去年10月召开,但蓝昌南的名字不曾出现在证人口供,包括供证的警官。

其中一名警方查案官苏巴里向听证会供证,受询及许景裕是否仍活着时表示“不知道”。

目前,警方对于许景裕案调查进展的透露不多,去年6月,警方曾声称在吉打甘榜文达兰(Kampung Weng Dalam)找到许景裕号码为“ST 5515 D”的车牌。

虽然几名嫌犯已落网,但警方没进一步宣布调查进展,反之,前总警长卡立去年7月受询时透露,许景裕失踪案可能跟泰国南部的一个组织有关。

许景裕40秒内被掳

去年2月13日,许景裕在光天化日下被人掳绑,备受教友乃至全国关注。一支外泄的闭路电视录影显示,许景裕在40秒即被人掳走,作案手法极为专业。

自前年11月起,4名宗教和社运活跃分子相继被绑架和失踪,目前仍没有下文,他们是许景裕,据称是牧师的乔舒亚(Joshua Hilmy)与妻子鲁特(Ruth Sitepu),和玻璃市社运分子安里(Amri Che Mat)。

人权委员会随后成立听证会,根据《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ICPPED) 调查此4人的失踪案, 并从去年10月19日开始召开为期10天的公听会,传召多名证人供证。

目击证人戈麦斯(Roeshan Celestine Gomez)在听证会开庭首日曾供称,他在目击许景裕被掳后前往警局报案,而格拉纳再也警局调查官当时告诉他,该掳人过程宛如警方行动。

​​雪州刑事调查主任法兹阿末​​在听证会上供证时也承认,掳人方式与警方惯常手法相同。



基督组织ANCOM将赴拯救耶城集会

发表于 2017年12月22日 中午12点3分     更新于 2017年12月22日 中午12点5分

朝野党团今午将在布城清真寺参与拯救耶路撒冷集会,大马新世代基督徒协会(ANCOM)宣布也将参与是项集会,向美国呛声。

该协会今日发文告说,与穆斯林团体及巴勒斯坦人同在。

“对于川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同时打算将美国大使馆迁入耶路撒冷之举,我们深感震惊。我们认为,川普这次决定只不过是为了达致个人和国内政治议程,而无关《圣经》。”

“因此,我们担心这项决定将加深以巴冲突。若只有一方获承认拥有耶路撒冷为首都,以巴和平将受破坏,更加剧穆斯林、犹太人及基督徒的宗教紧张。”

“我们承认巴勒斯坦遭受不公苦难,而巴勒斯坦基督徒及穆斯林都为此流泪。当有人使用《圣经》来佐证打压巴勒斯坦人,基督教信仰陷入危机。”

反对滥用圣经

因此,新世代基督徒协会反对任何人滥用《圣经》来支持不公益行为,更祈祷中东世界和平。

它呼吁,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强烈谴责川普违反国际条例,且维护安理会2016年议决不承认以色列在六日战争所攫取的巴勒斯坦土地及耶路撒冷城。

政府今午将在布城布特拉清真举办集会,抗议川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而公正党已表明,将派总秘书赛夫丁参与明日举行的特别论坛。

首相纳吉与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届时将会同台,而纳吉料会宣布大马在耶路撒冷课题上的决议。

11月7日,美国总统川普宣布改变美国一贯的政策,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耶路撒冷是伊斯兰教、基督教与犹太教的圣地,三教都声称耶路撒冷是自己的圣城,而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都宣称拥有耶路撒冷主权。



光华日报

圣诞节VS耶诞节

24/12/201718:36

文:谢诗坚

从网络看到,台湾自从由蒋介石统治以来,就规定每年12月25日(阳历)基督教徒欢庆的“圣诞节”应改称为“耶诞节”。意思是说,在中华文化中的圣人是指孔子(诞生在公元前500年,比耶稣早了500年),而亚圣是孟子。因此不属于中华文化一部分的基督教节日就不能称“圣诞节”,只能称为“耶诞节”。

但蒋介石以本身的己见引起一些基督徒的不满也是预料中事,因为世界各地都把12月25日称为“圣诞节”,为何台湾要改为“耶诞节”呢?更何况蒋介石也是基督教徒(属于浸信会),为何会有此念头?这就不知其真正的用意,大概他是以孔子为尊,也就不能让非中华民族者以“圣人”居之。

其实我对这个称呼也有解不开的迷惑。事缘在70年代《星洲日报》编辑方修(文史学家吴之光,已故)在其编的马来西亚版中,每逢“圣诞节”降临前后,他就大字标题指为“耶诞节”。

我当时在想,为何只他一人“标新立异”?而马来西亚各华文报都称为“圣诞节”,难道这与政治立场有关?虽然我不曾问过方修为何称“耶诞”,而不是“圣诞”,但我认为方修其一应该不是基督教徒,其二是如果不还原“耶稣”的身份,也与非宗教国家(如中国)的立场相违背。

既然我们把方修归为具有“左翼思想”的文人,也就可以理解其思路了。

在我的理解中,宗教信仰是自由的,除了一些国家特定某一族群必须是只从属一种宗教外,其他族群就拥有参加任何宗教或改变信仰的权利。不过在社会主义国家是不流行宗教活动的。自从1949年中共统治了中国大陆后,就以马克思主义及毛泽东思想为人民的指导思想,因此宗教活动就大大地被淡化乃至销声匿迹了。

无可否认的,解放后的中国是以社会主义为导向,不鼓励人民继续奉行旧社会所遗留下来的宗教,如佛教、道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等,但也让宗教继续存在,只是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大张旗鼓而行之。

台湾的情况则与大陆不一样,因为蒋介石走的是资本主义路线,在日本投降(1945年8月15日)后,就将台湾交回给蒋介石。

蒋介石在打内战时(1946-1949),面对的压力和挫折逐日增加,也就决定将台湾建成他的最后堡垒。于是从1946年开始,就派人经营台湾,且在1947年的《中华民国宪法》中规定,每年的12月25日是“行宪纪念日”(宪法实施之日),不是因为“圣诞节”而被列为“国定假日”。

至于台湾的各类宗教是怎样进来的?这可以追溯到荷兰和西班牙一度占有台湾时(1622年荷兰占领澎湖列岛,但被明军击退后,在1624年转向台南建立其统治地位。在1626年时,西班牙占领台湾北部,形成南北夹击。但在1642年时,荷兰人赶走西班牙人,直到1661年郑成功打败荷兰军后,收复台湾,历时22年,在1683年降清为止),就把天主教的神父带进台湾宣教,以致基督教徒(包括天主教)直到今天共有170万名(台湾人口有2300万)。

另一方面,当1949年蒋介石的国民军战败退守台湾之后,大陆的天主教徒就迁往台湾定居;罗马天主教廷也将其驻华公使迁往台湾,并在1966年设立大使馆至今。

由于天主教会的“中国主教团”的“反共”立场,很快就与蒋介石建立良好关系。不料在80年代;尤其是主张“台独”的党外势力坐大后,天主教会人员转向同情台湾本土政治而被驱逐出境。

还有在民进党成立之前的1979年台湾发生的“美丽岛事件”,促使政府大举逮捕反叛分子。其中一位在后来成为民进党主席的施明德,因被发现窝藏在教会,被长老会牧师高俊明庇护,两人为此而被判刑(民进党是1986年成立的)。

但与此同时基于罗马天主教仍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台湾当局很担心梵蒂冈会改变立场,转向与中国建交。例如中国前卫生部长黄洁夫在今年初应邀访问梵蒂冈,是为了参加“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与建交无关,但不能否定中梵两国将会把双边关系正常化。

当然直到今天中国还是不鼓励民间搞“圣诞节”的活动,也认为具有宗教色彩的教会不宜抵触中共所宣扬的建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政策。

此外,因为苏联的解体(1990年)及其卫星国(东欧)纷纷陷入分裂而转向资本主义,隶属于基督教一环的东正教也蓬勃地发展起来。这也是为什么来到今天,基督徒占全世界人口的33%,共有超逾20亿人,仍然保持独占鳖头的局面。

247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484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21:33:19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安里妻子抨调查消极,揭警官案发前曾晤阿斯里

发表于 2018年1月22日 晚上8点56分     更新于 2018年1月22日 晚上9点20分

大马人权委员会听证会今日聆听玻璃市社运分子安里仄末的失踪案。安里仄末的妻子努哈亚蒂(Norhayati Ariffin)批评警方查案消极,毫无下文。

她更揭露,两名负责查案的警官,曾经跟玻璃市宗教司阿斯里开会,而会议上疑似曾讨论涉及安里仄末的课题。

她在听证会上语带哽咽地表示,安里仄末失踪已超过1年,但警方调查却仍无进展,令她深感失望。

“我现在是个单亲妈妈,独自抚养着四名女儿。最小的女儿只有11岁,她需要父亲的爱。”

“然而,他的失踪到现在都没有明确的答案。我的丈夫是个乐于助人者,他去到哪里都带来温暖。”

“他的消失对于我、孩子及家人有着巨大的影响。但我愿意相信他仍然健在。”

出外会晤友人后失踪

安里仄末于2016年11月24日晚间失踪。努哈亚蒂指出,丈夫当晚约11点30分离开住处,他告知长女,自己要出外见朋友。

努哈亚蒂供称,安里仄末的友人,即宗教师嘉米尔(Uztaz Jamil)声称当晚与他相约见面,然而嘉米尔在11点30分与安里仄末通电话后,两人最终没有见上面。

努哈亚蒂曾于案发隔日报案及2016年12月8日两次报案。

车子只找到安里指纹

据称,此案由玻璃市加央警区总部(IDP Kangar)许姓警长(Inspector Khor,译音)负责,而努哈亚蒂在首次报案后五次到警局录供,同时在警方要求下,提供她与女儿的口水作为证据采样。

努哈亚蒂指出,许姓警长曾透露,警方在安里仄末的汽车内,只发现安里仄末一人的指纹。

然而,努哈亚蒂声称,她与女儿在案发当晚稍早前曾经乘坐该辆汽车。

警总没有案件资料?

她续说,她曾询问警方是否调阅闭路电视,调查安里仄末手机通讯记录,抑或在玻璃市州界设置道路拦截嫌犯,但警方回应,他们没有这么做。

努哈亚蒂也透过安里仄末的好友安努亚(Annuar)主动联系许姓警长,而他告知此案已转到武吉安曼警察总部。

然而,当努哈亚蒂与安努亚及法伊索(Faisol)等数名安里仄末的好友,一同由玻璃市千里迢迢南下,前往位于吉隆坡的武吉安曼警察总部查询时,一个名为裴佐(Pedro)的便衣人却告诉他们,该局并无此案资料。

车子弃在未竣工校园

安里仄末失踪的隔日,他的汽车被发现弃置在武吉嘉邦(Bukit Cabang)一间未竣工的体育学校范围内;其中3面车窗玻璃破碎,而玻璃市希望之家(Perlis Hope)等贴纸也遭撕去。

努哈亚蒂透露,安里仄末的数名好友因不满警方未积极彻查,而自行开始搜证。她声称,友人曾重返汽车弃置地点,并与附近的汽车维修店及餐饮店业主交谈。

她供称,餐饮店业主曾声称在案发现场,看到安里仄末的拖鞋。

如此一来,努哈亚蒂质疑,为何友人得以寻获更多证据,而警方的调查却毫无发现。

二警官当晚重回现场

根据努哈亚蒂,安里仄末失踪隔日午后,她录供结束后返回住处时,许多人守候在屋外想要知道最新消息。

当时,一名助理警监拉兹曼(ASP Razman)及警曹旺(Sarjan Wan)身穿便服出现,而拉兹曼声称,此案由他负责。

努哈亚蒂指出,在案发隔日晚上,拉兹曼曾重返汽车弃置地点,声称要“感受案发现场晚间氛围”。

呈宗教司局会议照片

另外,努哈亚蒂今日也举证,玻璃市宗教司局(Jabatan Mufti Negeri Perlis)于案发一个月前,即2016年10月7日,在面子书发布数张会议照片,而上述两名警员曾参与相关的会议。

其中一张照片可见,会议桌前方的银幕投影的是安里仄末住处,而拉兹曼及警曹旺也身在会议现场。

努哈亚蒂在今日较早的听证会上也供称,玻璃市宗教司局曾指控玻璃市希望之家,涉嫌教授什叶派伊斯兰教义,而她怀疑丈夫的失踪与玻璃市宗教司阿斯里有关。



安里仄末妻子怀疑,丈夫失踪牵扯玻宗教司

发表于 2018年1月22日 下午3点8分     更新于 2018年1月23日 上午9点35分

傍晚7点44分更新

许景裕牧师失踪案搁置后,人权委会听证会今天转而处理安里仄末失踪案,而首名出庭的证人是努哈亚蒂(Norhayati Ariffin),即安里仄末的妻子。

安里仄末于2016年11月24日晚间失踪,至今仍无音讯。她供称,其丈夫的失踪跟“玻璃市希望之家”(Perlis Hope)及玻璃市宗教司阿斯里(Mohd Asri Zainul Abidin)有关。

安里仄末在2015年创立玻璃市希望之家。

努哈亚蒂供称,安里仄末失踪约1年前,即2015年10月21日,约20名警员与来自玻璃市宗教司局的官员临检他们的住处,并大声嚷嚷要见安里仄末,但她当时以丈夫不在家为由拒绝开门。

“当时安里不在家,只有我与4名孩子在家。他们其中有一人未得同意下,进入玻璃市之家的办公室。”

根据努哈亚蒂,他们的住所就在玻璃市希望之家的隔壁。

阿斯里当时也在场

她声称,当时为数不到10辆汽车停在其家门外,其中包括印有玻璃市宗教司局标志的车辆,而阿斯里也在场。

根据努哈亚蒂,安里仄末与小舅子诺哈菲扎(Norhafizal)在突袭隔日到玻璃市宗教司局会晤官员。之后,安里仄末告诉她,阿斯里指控他传授什叶派(Shia)教义。

努哈亚蒂说,根据其丈夫,阿斯里告诉他:“如果静静地做,我们不会反对。”

强调无涉宗教或政治

惟此事后,阿斯里在《阳光日报》报道中声称,玻璃市州内有人藉由慈善方式散布什叶派思想,而他已掌握消息并对此感到担忧。

努哈亚蒂表示,其丈夫曾向他展示报道的手机截图,告知她这样的发展。

她也供称,首相署部长兼亚娄国会议员沙希旦(Shahidan Kassim)曾在面子书贴文,指控玻璃市州内非政府组织“玻璃市没希望”(Perlis No Hope)与IS 相关。

然而,努哈亚蒂澄清,玻璃市希望之家主要帮助贫穷人士、单亲妈妈等弱势群体,定期派送白米及协助贫困者或灾民重建家园。她强调,这个非政府组织协助弱势不分种族宗教,完全不涉及宗教或政治。

“我们组织主要协助贫穷人士、单亲妈妈及灾民等,我们会派发白米他们,也协助灾后重建家园。”

此外,努哈亚蒂也控诉,警方接获投报却未积极搜证及调查安里仄末失踪案。她也指控,负责此案的两名警员曾在安里仄末失踪前出席玻璃市宗教司局的相关会议。

根据听证会安排,阿斯里将在未来出庭供证。

听证会一度喊停

根据“强迫失踪公民行动委员会”(Citizen Action Group on Enforced Disappearance,简称CAGED)资料,安里仄末失踪前曾被指控教导什叶派(Shia)教义。

安里仄末(Amri Che Mat)失踪案听证会将于1月22日、24日及25日举办至少三日。

此听证会主席是马永贵,负责此案的人权委员包括艾莎(Aishah Bidin )及聂莎拉蒂(Nik Salida Suhaila Nik Saleh)。

自2016年底,4名宗教人士和社运活跃分子相继失踪,目前仍下落未明。这四人是牧师许景裕、牧师乔舒亚(Joshua Hilmy)与其妻子鲁特(Ruth Sitepu)及玻璃市社运分子安里仄末。

人权委员会随后成立听证会,根据《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ICPPED)调查此4人的失踪案, 并自去年10月19日起召开听证会,鉴定四人失踪是否与“强迫失踪”有关。

上周二(16日),因警方起诉一名许景裕失踪案嫌犯蓝昌南(Lam Chang Nam,译音,31岁),许景裕牧师失踪案的听证被迫依法暂停。



安里失踪前曾赴泰国?警方查无记录

发表于 2018年1月24日 下午4点37分     更新于 2018年1月24日 下午4点55分

玻璃市社运分子安里仄末失踪案,今日在大马人权委员会续审。安里之妻兼首名证人努哈亚蒂(Norhayati Ariffin)供称,丈夫失踪前曾出入境泰国,惟警方却查无记录。

警方所派出的观察员穆努沙米(R Munusamy)出席听证会。他在交叉盘问环节中指出,官方资料中并无安里在失踪前数日,由玻璃市边境出入境泰国的记录。

他也指出,警方所取得的出入境资料仅显示,安里2016年5月11日由旺吉连(Wang Kelian)入境泰国。

“在11月21日、22日、23日或24日,都没有安里出境泰国的记录。”

穆努沙米点出,出入境资料与努哈亚蒂的说法有矛盾。努哈亚蒂早前声称,安里11月24日早晨从泰国返家。

早上返马,晚上失踪?

安里住家位于玻璃市加央(Kangar),他于2016年11月24日晚间失踪。努哈亚蒂供称,安里仄末之前赴泰国会晤好友“丁”(Din)。

穆努沙米稍后指出,根据警方取得的资料,友人真名应为“姆希都”(Mohidul Domlux);努哈亚蒂则表示同意。

努哈亚蒂说,她曾在安里失踪隔日联系姆希都,而姆希都告诉她,两人最近仍有见面。

她在追问下透露,姆希都是安里的好友兼外汇交易客户,而姆希都已从事外汇交易长达7年。

“他们一般会在合艾见面。他(安里仄末)与姆希都有外汇交易。”

会否不持护照下出境?


无论如何,安里护照仍留在家中,因此他有可能在持护照情况下出境。但,努哈亚蒂受询时表示,她无法确定。

有鉴于此,穆努沙米向听证会委员表示,警方要求传召移民官员出庭供证,并验证移民局手上的资讯。

听证会主席马永贵要求努哈亚蒂提交安里的护照作为证,以厘清安里出入境泰国的团疑。

安里仄末是玻璃市希望之家(Perlis Hope)创办者,努哈亚蒂在听证会首日曾质疑警方消极查案,而她怀疑丈夫的失踪与玻璃市宗教司阿斯里(Mohd Asri Zainul Abidin)有关。

自2016年底,4名宗教人士和社运活跃分子相继失踪,目前仍下落未明。他们是牧师许景裕、牧师乔舒亚(Joshua Hilmy)与其妻子鲁特(Ruth Sitepu)及玻璃市社运分子安里仄末。

随后,人权委员会根据《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ICPPED)调查此4人的失踪案, 并自去年10月19日起召开听证会,鉴定四人失踪是否与“强迫失踪”有关。

上周二(16日),因警方起诉一名许景裕失踪案嫌犯蓝昌南(Lam Chang Nam,译音,31岁),许景裕牧师失踪案的听证被迫依法暂停。惟安里仄末、乔舒雅以及鲁特三人的失踪案将继续举行听证。



“罗占承认掳拐” ,安里同僚四手消息掀议

发表于 2018年1月25日 晚上7点30分     更新于 2018年1月25日 晚上7点40分

人权委员会继续聆听“玻璃市希望之家”创办人安里仄末失踪案。安里仄末同僚费沙(Faisol Abdul Rahman)今天供称,一个来自玻璃市,名为“罗占”(Rozain)的人曾坦承在2016年11月24日掳拐安里仄末。

不过,听证会主席马永贵点出,费沙听取四手消息,即3个人辗转的片面之词,就发表证词,因此需要进一步核实。

“这都是片面之词、片面之词、片面之词……相当危险。”

“但若属实,这是一项重要资讯。”

逼问消息源头不果

费沙早前供称,安里仄末失踪数日后,他就告知巴当勿刹警区总部的许警长(Inspector Khor)有关罗占的说辞。许警长负责调查安里失踪案。

询及有关罗占资讯来源时,费沙说,一个名为哈菲兹(Hafiz)的朋友向他披露这项资讯。

“资讯显示,一些人承认涉及这次的掳走事件。哈菲兹告诉我,从希山(Hisham)之处获知,而希山从阿兹里(Azri)知道。”

费沙说,不认识罗占,但据悉他来自玻璃市。

他透露,自己曾会晤阿兹里,尝试多了解罗占的详情,但阿兹里却因为害怕而不愿回答。

“随后,我见亲近阿兹里的慕克里兹(Muhkriz),以便让慕克里兹‘交叉盘问’罗占。慕克里兹告诉我,罗占是阿兹里表兄弟。”

警没透露过多资讯

费沙指出,自安里失踪1年以来,他至少10次联络警方,尝试了解调查进度,但警方都没提供太多的详情。

“安里失踪后,我们联络查案官许警长。我联络他并到警局见他,一起喝咖啡。但他们还是没有透露太多的资讯。”

安里律师也询问,费沙去年3月到访武吉阿曼警察总部的情况。

早前,费沙供称,他的朋友安华(Anwar)通过WhatsApp告知,武吉阿曼警察总部从玻璃市警察接手安里仄末失踪案。

“安华拍下与许警长通话的截图。内容为安华询问安里仄末下落,而许警长则说,上层指示终止调查此案,交由武吉阿曼处理。”

武吉阿曼没给回应

费沙说,随后与安里仄末妻子努哈亚蒂(Norhayati Ariffin) 前往武吉阿曼警察总部询问案件进展。

“我们获知,武吉阿曼没有接到任何安里仄末失踪案的档案。”

他补充,随后将许警长电话号码交给一个名为博特罗(Pedro)的警官。

“博特罗拨通电话后就离开现场。但我们无法听到两人对话。迄今,武吉阿曼没有给予任何回应。”

安里十年前已破产

另一方面,警方观察员穆努沙米(R Munusamy)交叉盘问费沙时披露,安里在2008年宣告破产。

“2008年3月18日,他宣告破产。”

穆努沙米也向听证会提呈破产通知,以佐证其言论。

无论如何,律师公会观察员邱金福提醒,破产地位并不反映安里真正的财务状况。

自2016年底,4名宗教人士和社运活跃分子相继失踪,目前仍下落未明。这四人是牧师许景裕、牧师乔舒亚(Joshua Hilmy)与其妻子鲁特(Ruth Sitepu)及玻璃市社运分子安里仄末。

人权委员会随后成立听证会,根据《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ICPPED)调查此4人的失踪案, 并自去年10月19日起召开听证会,鉴定四人失踪是否与“强迫失踪”有关。

上周二(16日),因警方起诉一名许景裕失踪案嫌犯蓝昌南(Lam Chang Nam,译音,31岁),许景裕牧师失踪案的听证被迫依法暂停。

247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484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2-13 17:37:25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传福音而非不实讯息”,姑南劝戒教会言论掀议

发表于 2018年2月3日 下午5点37分     更新于 2018年2月3日 晚上7点58分

晚上7点58分更新

正当政府不断炮打假新闻之际,联邦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疾呼,基督徒在星期天祈祷时应当散播福音,而不是传达不实讯息。

东姑安南今日在帝帝旺沙的直辖区午宴活动上致词时恳请,基督徒别在教堂讨论不实讯息。

“我呼吁基督徒朋友,你要在教堂做什么,别使用教堂讨论不实事情。你从网络阅读一些材料,然后你在教堂讨论。”

“这会带来不良影响。我恳请吉隆坡教会兄弟姐妹,如果你不确定一些资讯,请向我们查询……若你在星期六及星期天讲道时,你们所说的事物,很多时候都不是正确的。”

“请用教堂传播福音,而不是传达你的言论或不满。”

不要只听一边说法

东姑安南进而吁请,基督徒能主动告知讯息有误的布道,以便政府能及时纠正。

“有时候,他们不知道,而只是听一边的说法。”

“不要掉进在野党陷阱,因为他们要污染人民的脑袋。”

不满影射散播谎言

东姑安南的谈话获得数家媒体的报导,并掀起议论。

大马基督教联合会总秘书赫曼(Herman Shastri)发文告,引述《透视大马》的报导,抨击东姑安南的言论。

赫曼引述该报导,不满东姑安南宣称基督教堂布道沦为宣传“谎言”及“假新闻”。

“这是毫无根据的言论,甚至质疑教堂按照福音书传达福音。”

“当我们批判社会议题时,部长如此影射我们布道时传播‘谎言’,形同羞辱教堂。”

赫曼指出,基督教徒相信,福音书论及信仰、社会、经济及政治生活。

“我不认为,部长知道教堂耗费更多时间来祈祷领袖能公义行事,而这是上帝的旨意。”

因此,他对于东姑安南的言论感到伤心。



许景裕次女谨记父诲,誓不放弃寻人找真相

发表于 2018年2月13日 下午3点52分     更新于 2018年2月13日 下午3点52分



牧师许景裕被掳一周年之际,其次女许思慧(Elizabeth Koh)强调,他们将谨记父亲的教诲,坚持发声,继续找寻父亲,解开失踪案的真相。

许思慧强调,她将不会停止诉求,确保其父亲,以及其他失踪案受害者——玻璃市社运分子安里仄末(Amri Che Mat)、据称是牧师乔舒亚(Joshua Hilmy)与妻子鲁特(Ruth Sitepu),不会被大众所遗忘。

“我想,父亲会如何要求我们,而我们要大马变成什么。这更为重要。”

“我今年22岁。我的朋友都说,别留在大马,前往其他更为安全且没有痛苦的地方。”

“我很伤心,这些事情会发生在我的国家。我要自豪地说,我是马来西亚人。”

警方表现让人失望

许思慧也透露,自己曾经因为极度思念父亲而多日失眠。

“我多日无法入眠,甚至一直清醒至早上7点,才会倒在床上。”

她接受《KiniTV》访问时说,许景裕被掳闭路电视画面曝光时,她曾满怀希望,相信这些录影能协助警方寻回父亲。

不过,许景裕迄今下落不明,许思慧因此哭诉,警方令她失望。

“一开始,我十分相信警方,盼望能够找到他。但我的期望落空。”

需扛起家中大小事

另外,许景裕夫人刘秀玉也强调,他们不会让世人遗忘许景裕。

“我们不会让此案无疾而终。我们会在国内外不断提出许景裕一案。”

她补充,自许景裕失踪以来,她就被迫扛起原本由许景裕负责的财务等家中大小事。

“我只不过是个普通家庭主妇,(但)一瞬间,我需要扛起一切的事物。”

“我曾依赖许景裕打理一切,但我现在要代替他的职责,甚至要在数千名群众前说话,以及接触媒体。”

乐于助人无私谦虚

谈及许景裕为人,其家人都赞赏许景裕乐于助人,无私谦虚。

刘秀玉忆述,丈夫曾在轻快铁上接触一名“面带愁容”女士,才发现这名女士是单亲妈妈,需要艰苦地抚养5个孩子。

许景裕之后义不容辞地伸出援手,协助他们一家人,解决购买日常用品的问题。

许景裕长女许思恩(Esther Koh)说,有一次,一个债户见到其父拔腿就跑,但父亲非但没有催债,反而抱着他问好。

“那名人士看到爸爸就逃,但我爸爸追上抱住他,说:‘钱不要紧,但你好吗?’”

脱下衣服送流浪汉

许思慧则笑言,父亲不顾己地行善,甚至曾脱下衣物,赠予流浪汉。

“一名流浪汉没穿衣服,我爸爸就脱下自己的衣服,送给他。”

“你不认识他,若你认识他,你不会绑架他。若你只是跟他交谈5分钟,你会觉得不该绑架他,即便你已收取金钱。”

虽然许景裕行踪不明,但许思慧感激各界支持。

她语气激动地说:“我们知道并非孤军作战,谢谢大家协助我们更靠近许景裕失踪真相。”

去年2月13日,许景裕在光天化日下被人掳绑,备受教友乃至全国关注。一支外泄的闭路电视录影显示,许景裕在40秒即被人掳走,可见匪徒手法极为专业。



许景裕母亲病倒,妻子盼夫平安归来过年

发表于 2018年2月13日 中午12点7分     更新于 2018年2月13日 下午12点32分

许景裕牧师失踪至今天已经整整一年。农历新年即将在三天后到来之际,许景裕妻子刘秀玉期盼丈夫能够早日平安回家,跟家人团聚过年。

她也质疑,既然警方已起诉嫌犯蓝昌南(Lam Chang Nam,译音)绑架和非法禁锢许景裕,则为何他们没有从蓝昌南口中套问出许景裕的下落。

刘秀玉今日发文告也透露,许景裕母亲目前卧病在床,盼望再见儿子一面。

“我希望,许景裕能尽早获释,能够在农历新年前与家人团圆。他的母亲生病,过去一年没有看到他。”

过去一年饱受煎熬

她续称,过去一年以来,家人饱受漫长的煎熬。

刘秀玉表示,更糟的是,警方没有向家人时时汇报查案进展;由于一名嫌犯被控绑架许景裕,人权委员会被迫中断听证会,令一家人感到震惊。

“在我的儿子许思豪(Jonathan Koh)协助下,警方在去年3月逮捕蓝昌南。蓝昌南早前被控勒索,而且雪州刑事调查主任法兹尔(Fadzil Ahmat)曾说,蓝昌南不曾涉及绑架案。”

“为何过了数个月,才来提控他绑架许景裕?而这还是在听证会续审前一天发生。若他真的涉案,应当知道许景裕下落。”

“警方应当寻获他(许景裕),以便逮捕主谋,伸张正义。但我们却不断面对沉默、沉默、沉默。”

不弃希望看到真相

刘秀玉指出,即便面对多番失望,还是冀望警方专业行事,将罪犯绳之以法。

“我们希望这次审讯公正且迅速。全国乃至全世界紧密关注此案。我们以多元文化及中庸为傲。我们不会放弃希望,更坚决地要看到真相正义。”

她也感谢,全马人民过去一年与许景裕家人同在。

1月17日,许景裕牧师失踪案的首名嫌犯蓝昌南(Lam Chang Nam,译音,31岁,曾担任优步司机)在绑架、秘密及非法禁锢他人罪名下,被控上八打灵再也推事庭。

根据控状,他和另7名正在逃的嫌犯于去年2月13日早上10点25分,在八打灵再也掳走许景裕。

由此一来,人权委员会被迫中止听证会。



哈迪又祸从口出,教会不满诬蔑基督教种姓制

发表于 2018年2月6日 下午5点1分     更新于 2018年2月6日 晚上7点52分

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昨日辩解,所谓的“双内阁论”并非其原意。但他在解释这项争议言论时,又扯上新的争议,激怒基督教社群。

大马教会理事会(Council of Churches of Malaysia )今日谴责,哈迪指称基督教实行种姓制。

大马教会理事会总秘书赫曼(Hermen Shastri)发表文告,抨击哈迪严重曲解基督教教义,并要求哈迪撤回污蔑。

他强调,基督教义与实践里并没有“种姓制”元素。

“牧师虽然受托代表上帝的子民,履行神职并过着圣洁生活,但他们并不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

撤言以维持宗教和谐

此外,赫曼也要求哈迪撤回言论,以维持大马各宗教之间的和谐。

“我们促请伊党主席撤回这项无理且充满偏见的比较。如果置之不理,此言论将伤害基督教徒的宗教情感,并破坏国内各宗教的和谐关系。”

伊党喉舌《哈拉卡》今日发表题为“ 伊党主席:不是双内阁(Bukan dua kabinet - Presiden PAS)”的新闻。

该新闻报道,哈迪昨日在伊党总部受访时,解释所谓的“双内阁论” 只是建议职务分工,而非区分穆斯林与非穆斯林内阁。 他也提到,尽管伊教已摒弃种姓制(caste),但兴都教及基督教等其他宗教却仍奉行之,并将牧师视为神圣而不可冒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18-5-21 09:10 A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