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484|回复: 6

[转载] 印尼反共肃清违人类罪

[复制链接]

289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898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16-7-23 22:45: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星洲日报

海牙非正式法庭裁决.印尼反共肃清违人类罪

2016-07-21 17:27

设在荷兰海牙的一个非正式法庭周三裁决,称印尼政府在1965年针对国内共产党的清洗过程中犯下反人类罪。该法庭的判决没有法律效力,但印尼方面仍拒绝承认此次判决。

(荷兰.海牙21日讯)设在荷兰海牙的一个非正式法庭周三裁决,称印尼政府在1965年针对国内共产党的清洗过程中犯下反人类罪。该法庭的判决没有法律效力,但印尼方面仍拒绝承认此次判决。

专门为调查1965年政变后印尼大屠杀而设的非政府组织性质的“国际人民法庭1965”(IPT1965)发布最终调查报告,称印尼政府应该对其在1965年发动的旨在肃清印尼共产党的政变后所犯下的一系列侵犯人权的行为负责,并应当因这些行为被视为有罪。

这些行为包括:对多达40至50万人进行的“野蛮屠杀”、对约6万人进行的非人道关押、对被关押在布鲁岛劳改营的囚犯实施奴役,以及一系列酷刑、强迫失踪和性侵犯行径。报告还指,有成千上万的印尼人在清洗过程中被剥夺了公民权;印尼政府对民众进行了误导性的宣传,从而为暴力活动提供了舆论基础;首席法官雅各布说,印尼未阻止这种不人道的行径,或者惩罚哪些犯下罪行的人。

美英澳伙同实施犯罪

法官也指出,美国、英国和澳洲等国政府均在不同程度上伙同印尼政府实施了犯罪。

报告总结说,这起在50年前发生的大屠杀事件,应被列入二十世界种族灭绝名单内。

印尼副总统卡拉去年11月曾声称,印尼不会就IPT1965的裁决作出道歉。

他称:“印尼为什么要道歉?我们是受害者,印尼人是受害者,政府也是。为什么我们的道歉?跟谁道歉?谁又该向我们道歉?”

反共清洗逾50万人死

1965年印尼发生了未遂政变,苏哈多少将随后发动反共清洗行动,在印尼全国清除、镇压共产党人及其同情者,并把亲共的苏卡诺总统赶下台。此后在1965至1966年间50多万人遭到杀害,其中许多是印尼华人、工会活动人士、左倾艺术家、苏卡诺总统的支持者以及印尼共产党人。

有估计说,屠杀造成的死亡人数在50至100万之间。

那次屠杀开始了印尼军人苏哈多长达32年的右翼独裁统治。那场屠杀迄今在印尼社会仍属于禁忌的敏感历史。

IPT1965组织的成员包括印尼和国际人权活动家、1965年大屠杀幸存者组织代表、印尼流亡者和一些学者。

法庭于2015年11月10至13日进行了公开审讯,7名法官听取了以人权律师卢比斯为首的检察官团队的指控意见,并审理了控方提交了一系列证据。



东方日报

排华屠杀50万人 印尼首次公开討论

2016年04月19日

排华屠杀50万人 印尼首次公开討论印尼排华事件生还者在週一在研討会上回忆当年经歷的酷刑和恐嚇。

(雅加达19日讯)印尼官方週一罕见公开举行研討会,针对发生在半世纪前的「剿共排华」屠杀事件进行討论。会议中许多人呼吁,政府应主动调查歷史真相且弭平族群分裂,並应儘速成立真相和解委员会。

1965年印尼发生军事政变,时任总统的苏卡诺因政治立场倾向共產主义,被倾向西方政权的陆军司令苏哈多推翻,隨后苏哈多更发动全国反共大清洗,至少有50万人在短短一年內被杀害,其中有高达30万人是华侨。

事隔半世纪后,印尼总统顾问委员会以及国家人权委员会週一在雅加达举行「1965-66排华运动大屠杀」研討会,为期2天的会议有许多屠杀倖存者与军方代表参加,这是印尼官方史无前例首次公开探討这段敏感歷史。

吁设调查委员会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导,这次举办1960年代排华事件研討会得到部分官员支持,由印尼退休將领阿古斯组织,並邀请军方人员及当年事件生还者与会,印尼检察总长、警察总长、司法部长均在会上露面。

阿古斯表示,他父亲就是在该次事件被害,而事件后来演变为反华屠杀。事发经过半个世纪,官方不仅没有为受害者平反,法律也还限制受害者任公职。阿古斯在会上呼吁政府成立真相与和解委员会,抚平印尼的社会分裂。

部长否认將道歉

但截至目前,反华议题在印尼还是相当敏感,即便受害者大力呼求,印尼政府迄今仍拒绝对事件道歉,去年事件50週年纪念,当局更严厉取缔所有纪念活动。

这次的研討会虽受到人权组织欢迎,但安全部长潘查伊坦在开幕式上否定了正式道歉的可能性,称虽然印尼政府想解决这段「黑暗歷史」,与过去握手言和,但不会向外界压力低头。

有估计指,50年前在印尼军方和宗教组织针对共產党,左翼人士和华人发动的攻击中,50万至100万人被杀,其中许多是华人。那次屠杀后亲共的苏卡诺被赶下台,苏哈多上台在印尼开始了长达32年的右翼军人独裁统治。

人权人士说,50年前的屠杀是上世纪印尼发生过最严重的暴行,屠杀对印尼社会造成严重分裂。会场外有抗议者试图衝击会场,他们同警察发生推搡。抗议者说他们担心这种討论会让共產主义者死灰复燃。

BBC记者里斯顿说,印尼官方的態度一贯是迴避这段歷史。他们似乎是要人们忘却这段歷史,然后实现全国和解,里斯顿认为这显然是不现实的。

在苏哈多统治期间,印尼的大部分歷史教科书中都没有提到那次屠杀。里斯顿认为真正的和解应该像南非那样,要建立在釐清歷史真相的基础上。

资料档:周恩来一句话导火线

上世纪60年代,当时的印尼共產党是全世界第3大共產组织,党员有超过200万人,但1965年中国总理周恩来向苏联及各国共產党代表说「东南亚有这么多华侨,中国政府有能力通过这些华侨输出共產主义,使东南亚一夜变色」,各界普遍认为就是这一句话,迫使苏哈多发动政变。

1965年9月30日,当时印尼总统苏卡诺的亲信、据称也是印尼共產党党员的总统卫队营长翁东「发动政变」、绑架並杀害了阿古斯父亲在內的6名右翼军方將领。

当时默默无名的印尼陆军战略后备部队司令的苏哈多趁机获得国家最高权力,他在全国发动了针对有共產党嫌疑以及同情共產党的人士的大清洗。受害者们被贴上了共產党的標籤,他们当中包括知识份子、印尼华人,以及数不胜数的无辜者。而华人被认为是中共的同路人,成为了重点镇压对象。

据估计,事件中遇害者多达50万或更多,其中很多人与共產主义毫无瓜葛;另有数十万人被囚禁在拘禁中心长达数年之久。在那场暴行中,大批生活在印尼农村地区的华人被驱赶。

由於屠杀发生在冷战期间,事件被许多西方国家当作是对共產主义斗爭的胜利。中国政府当时谴责印尼的暴行是「令人髮指的,前所未有的罪行」。

1967年,苏哈多取代了被认为与中共交好的苏卡诺出任印尼总统,在苏哈多执政的30多年期间,华人受到了严重的排挤、华人文化亦受到了相当大的限制。

在1998年5月印尼因贪腐问题引发学生示威及骚乱事件,许多华人再次受牵连,成为暴徒攻击对象,事件中许多华人被杀,华商店舖被烧,引起国际关注,苏哈多最终因压力下台。



当今大马

杀戳演绎与沉默之像 印尼大屠杀的历史记忆

郭振权     发表于 2016年4月29日

【艺文】茉莉话影



美国纪录片导演乔舒亚奥本海默(Joshua Oppenheimer)在2001印尼拍摄纪录片时,接触到1965年印尼屠杀百万共产党及左派人士的历史,于是决定去深入探索这段令人惊讶和惨痛的历史。

1965年,印尼苏卡诺政府被军队推翻,那些反对军士政府的人被视为颠覆的“共产党”并惨遭杀害,短短一年内就已杀了超过100万名左派人士、知识份子、艺术家,包括许多华人。《杀戮演绎》(The Act of Killing)是纪录片也是剧情片,当年印尼大屠杀的著名刽子手Anwar Congo与他的朋友参与演出,饰演自己过去的角色,然后重演当年大规模屠杀的情节。

片中,Anwar竟然要求导演将他们的“伟大”事迹以黑帮、歌舞剧和西部牛仔片等荒谬情节,去叙事他们残暴但却引以为傲的回忆。这些荒谬又华丽的情节不但不会美化这些屠杀者,反而让人看见思想上的“扭曲”而延伸至极端的暴力行为。令人不寒而栗的是,这班刽子手在叙述自己的恶行时不带点悔意,反而是自觉光荣及乐于与世人分享——只因他们认为大肆杀戮是保家卫国的表现,是英雄的作为。

杀戳者价值观动摇

弔诡的是,当Anwar一再沉醉在自己演绎的英雄角色,不断审问“共产党员”时,却也是他对自身的内心审判。他开始质疑自己过往的所作所为,且价值观开始动摇,内心竟然也开始内疚了起来,甚至坦诚自己连夜被恶魔缠身。但这究竟是杀人魔的真实想法,亦或只是以自负的心态挑衅着他的观众,仿佛是在表演里寻回“良心”的戏码?

片中这段“意外”的插曲,除了是对人性善恶的审视,更是这部反思纪录片的真实意义。纪录片与电影相比起来,大众的刻板价值观都会普遍认为前者是纪录真实的东西,后者是虚构的故事,但真的是如此吗?

《杀戮演绎》利用戏中戏的设计,再次令观众质疑纪录片的本质和真实性,甚至纪录片的存在价值是什么?比如,虽是纪录片,但还是需要经过剪辑重新编排,那从最后的成品我们究竟该相信被访者,还是该相信导演赋予的信息和立场呢?人原本就是奸诈的生物,但我们却渴望透过纪录片寻获真实的信息。该自问,真实究竟是什么?

寂静氛围纪录悲歌

《沉默之像》(The Look of Silence)则是续篇,焦点不再是关注杀人魔的故事,而是受害者家人的立场。与《杀戮演绎》的超现实喧哗叙事手法完全不同,这部纪录片利用寂静的氛围去纪录杀戳残留下来的惨痛悲歌。虽然《沉默之像》的类型与上集不同,但其震撼力远不比《杀戮演绎》来得低。

片中讲述一户人家的孩子被杀后,而谋杀他的人就住在对面街,但因为凶手中持有权力,所以也没人敢去追究责任,而导演则跟随着被杀者的弟弟去质问当年的刽子手。

这部作品风格写实、沉重,片名《沉默之像》除了指涉风格的沉默,也隐喻着世人对霸权主义的沉默而产生的惊悚和无助感。同时,这部作品也摆脱了传统纪录片的刻板样板,纪录片的构图充满诗意和无力感。其中一幕被害者的弟弟在客厅观看那些凶手分享的经验,那是一个非常具有压迫感的空间设计,利用四壁来隐喻这村子对这些戮杀者的无声现况。

“又咸又甜”的鲜血

虽然比起上一部,《沉默之像》的风格较为写实,但依然不断暴露人性丑态的荒谬。凶手也透露当年他们屠杀后,竟喝下被害者的鲜血以让自己保持清醒。他们甚至以“又咸又甜”的口感来形容人类的血,凶手们自豪于这些无稽言论的信仰,令人对人性被扭曲的思维感到生畏。

这两部纪录片除了试图纪录印尼大屠杀,导演也展现了更成熟的叙事方式。他纪录写实残忍的访谈背后,有着电影的语言甚至有着对纪录片的质疑和突破。我也不得不佩服导演与工作人员们的拍摄勇气,而他们也坦诚对自身的安全问题依然是担忧的。

《杀戮演绎》入围了2013年奥斯卡的最佳外语片,而《沉默之像》则在第71届威尼斯影展获得了评委会大奖。

郭振权,电影爱好者,好电影为世界留下了影,而我渴望为电影留下文,哪怕是见笑大方。

11

主题

3万

帖子

13万

积分

积分
136029

敦丹斯里拿督斯里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星章(累积乐捐RM500以内)

发表于 2016-8-5 20: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我说过,这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在幕后搞的,还被人駡呢!

如今是否算是证实了呢!

主要是兩大陣營之间的斗爭!共产與资本主义之爭!
美女我喜歡看。
性感尤物是我的最愛。
攝影是我的生命。
拍攝性感照是我的夢想!

289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898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7-1-19 18:05:5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印尼政治的反华情绪

钟武凌     发表于 2016年12月19日 下午12点43分     更新于 2016年12月19日 下午1点37分

我曾在《华裔印尼人的政治前途》 一文中指出,印尼政府在苏哈多下台后推行民主化,并撤销多项歧视华人的法令与政策,这包括于2006年通过的新国籍法[注1],华人也因而得以自由参政,然而,我们不宜对华族印尼人的政治前途过于乐观。

这是因为不少印尼人对华人还是心存偏见,把后者视为控制该国经济的“外来者”。而不久前所发生的“阿学亵渎宗教疑案”再次显示不少印尼人还是无法接受华族印尼人在政治上步步高升的事实。

并非首位遭攻击华裔

“阿学亵渎宗教疑案”始于雅加达现任省长钟万学(Tjoeng Wan Hok,印尼名为Basuki Tjahaja Purnama,昵称“Ahok”或“阿学”)在今年9月27日于雅加达北区千岛岛屿(Kepulauan Seribu)向当地居民发表演讲时引述一段《古兰经》经文,却遭政敌篡改和断章取义,制成视频在社交媒体大肆散播,恶意指控他藐视《古兰经》,亵渎伊斯兰教,结果引起轩然大波[注2]。

虽然钟万学已解释只是引用《古兰经》内一段经文,并无意亵渎伊斯兰教,但许多不满他的人并未因而罢休,反而两度发动示威游行向政府施压,迫使政府对付钟万学。最高检察院终于在11月16日正式将钟万学列为亵渎宗教案嫌犯,并禁止后者出境。雅加达北区地方法院也在12月13日开庭审理此案。

虽然有些政治人物和学者认为不少人攻击钟万学的真正目的是为了推翻佐科威总统[注3],但我认为这也是因为他们看准不少印尼人对华人还是心存偏见这一点,而趁机煽动情绪,大肆攻击身为华族基督徒的钟万学。

其实,钟万学并非第一名因肤色和宗教信仰背景而遭政敌攻击的华族政治人物。早在2007年年秒,西加里曼丹省首府坤甸(Pontianak)就曾发生与华人参政有关的排华骚乱事件。当时,当地一名华族前中学校长黄汉山(Bong Hon San,印尼名为Christiandy Sanjaya)被选为该省副省长,他也是该省第一名担任副省长的华人。

指把棉兰改为中国城

黄汉山的省长竞选伙伴为达雅人(suku Dayak)科尔内利斯(Cornelis),而在西加里曼丹省,最大的族群为达雅族,其次是马来族(suku Melayu),而华族则是第三大族群。在2007年之前,该省政治一直都是由达雅和马来族所主导,但这样的政治图谱在科尔内利斯-黄汉山当选为省长和副省长后出现巨大变化,马来族失去了该省的最高代表权。

一群当地马来人对此心存不满,因而藉着当年12月7日发生在坤甸的一宗涉及华人和马来人的邻里纠纷而发动排华骚乱,破坏华人庙宇、房屋与车辆[注4]。当地华族社会领袖为了息事宁人,不得不在报章向马来社会公开道歉[注5]。

此外,在2010年的棉兰(Medan)市长选举中,唯一的华族候选人陈金扬(Tan Kim Yang,印尼名为Sofyan Tan)医生虽然是当地家喻户晓的社运人,多年来积极开办私立学校,推动跨族群对话和改善族群关系,另外也积极帮助当地穷人,但在竞选期间却频频遭到政敌抹黑与污蔑。

对手指陈金扬当选后会把棉兰变成“中国城”(Chinatown),并增建华人庙宇,但却不会增建清真寺。此外,不少华族选民在投票日前接到来历不明的手机恐吓简讯,说如果陈金扬胜选的话,棉兰将会发生排华事件。许多华族及其他族群选民因而不把票投给陈金扬,陈金扬因此败选[注6]。

苏哈多实施两手策略

印尼人对华族的偏见始于荷兰殖民时期,荷兰殖民政府利用部分华商充当买办,由他们为殖民政府征税,以及从事贩卖鸦片和经营赌场等专利贸易;另外,实施分而治之政策,规定各族人民必须住在殖民政府划定的特区。

这意味着华人必须住在“华人区”(Pecinan或Kampung Cina),若要到其他地方旅游或处理事务,必须事先申请准证和支付高昂的手续费。这种政策严重妨碍华人和其他族群之间的交流,也加深族群之间的隔阂与误解。

独立以后,印尼政府也并没有足够的政治意愿改善华人和其他族群之间的关系,特别是在苏哈多当权时期,政府把华人视为共产中国的“第五纵队”,会对印尼造成威胁,因此对华人实施强制同化政策,迫使华人放弃文化认同,但却同时继续在多方面区分华人,例如,在华人的身份证中添加特别编号,并限制华人担任公务员、加入军警以及进入国立大学深造。

与此同时,苏哈多和其同僚却为一小撮华商提供庇护,以换取后者对从业党(Partai Golongan Karya,简称Golkar,又称为专业集团党),也就是苏哈多当权时期唯一的执政党的长期资助。这些华商因而变得非常富有,这也进一步加强印尼人认为华人都是富裕的“外来者”的刻板印象。

在后苏哈多时代,虽然华族印尼人在法律上与其他印尼公民享有同等地位,但民间对华人的偏见仍然根深蒂固,并非短期内可以解决。后苏哈多时代的印尼政府也没有政治意愿改善华族与其他族群的关系,因此,华人要在印尼政坛上取得大突破,仍有一段很长很远的路要走。

注解:

[注1] 根据新国籍法,所有出生于印尼或父母为印尼公民以及不曾成为其他国家公民的人士均为“纯印尼人”(orang-orang bangsa Indonesia asli),即印尼土著,这意味着所有符合这几项条件的华族印尼人在法律上也是该国土著。点击参见:新国籍法的原文。

[注3] 见“钟万学向穆斯林信徒道歉”,《印度尼西亚商报》,2016年10月10日。

[注4] 见Jewel Topsfield“Indonesian President Joko Widodo a target over governor's alleged blasphemy”,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 2016年11月8日,和“Masinton: Ahok Hanya ‘Target Antara’ untuk Tumbangkan Jokowi”,BeritaSatu.com,2016年11月5日。

[注5] 见Hui Yew-Foong,Strangers at Home: History and Subjectivity among the Chinese Community of West Kalimantan, Indonesia(Leiden:Brill,2011年),页299-300和Andreas Harsono,“Panasnya Pontianak, Panasnya Politik”,Andreas Harsono网站,2008年7月5日。

[注6] 见Hui Yew-Foong,Strangers at Home: History and Subjectivity among the Chinese Community of West Kalimantan, Indonesia(Leiden:Brill,2011年),页301。

[注7] 见拙文《华裔印尼人的政治前途》,《当今大马》,2014年8月25日, 和《陈金扬:坚守信念的印尼社运人》,《当今大马》,2014年9月25日。



天不忌英才:印尼赤色翻译家黄海春

钟武凌     发表于 2017年1月17日 下午3点49分     更新于 2017年1月17日 晚上6点42分

自古以来,不少人虽然具备许多人所没有的天分与才华,但却因为所持的政见或意识形态不为当权者所容,而陷于囹圄。前印尼共产党(简称印共)国会议员黄海春(Oey Hay Djoen,读音为“Ooi Hai Choon”,印尼名为Ira Iramanto)即是一佳例,他在1960年代苏哈多上台后大规模肃清印共和左派人士时期遭逮捕,未经审判而被监禁长达14年。

黄海春于1929年出生在东爪哇玛琅(Malang)市的土生华人家庭,他在四名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二。黄家虽然不谙华族语言,但仍保留祭祖和其他华族习俗。黄海春9岁就丧父,他和其他兄弟姐妹之后由母亲一手带大。

黄海春的母亲思想开明,且十分重视孩子的教育,因此把黄海春送到某所素质好的天主教学校就读,该校是以荷兰文为教学媒介语,但也教授英文,黄海春因而得以掌握荷英两文。

反殖抗荷被囚一年

黄海春从小就喜爱阅读,他经常光顾当地穆斯林领袖所开办的私人图书馆,并借阅大量书籍。他特别喜欢阅读马克思和黑格尔的著作,并因而对马克思主义产生极大兴趣。

黄海春在日本入侵印尼后被迫停学,但仍保持大量阅读的习惯。二战结束后,荷兰殖民者企图重占印尼,结果引发长达4年的革命战争。在革命战争期间,黄海春认识了一群左派政治人物,并报读由印共所开办的党校。该校名为“Marx House”(马克思之家),位于日惹(Yogyakarta)。黄海春也随后成为印共党员。

黄海春曾在1946年因参与抗荷活动而遭荷兰殖民者逮捕和监禁,所幸他后来得到朋友抢救,终于在一年后获释。

1948年,当革命战争仍在持续时,印共企图在东爪哇茉莉芬(Madiun)展开倒印尼共和国政府的起义活动,这引起共和国政府的恐慌,结果引发共和国政府对印共的大镇压,多名印共党员和左派人士遭逮捕,有者甚至当场被处决,这包括当年的印共主席慕梭(Musso)以及数名黄海春所认识和欣赏的左派人士。这场镇压严重削弱印共势力,年仅19岁的黄海春对此深感悲哀和心寒,并有一段时期对前景感到茫茫然,不知该何去何从[注1]。

所幸黄海春不久后获得《新直报》(Sin Tit Po)和《共和国》(Republik)杂志分别聘为经理和编辑。《新直报》和《共和国》杂志都是支持印尼民族主义的土生华人报刊。黄海春得以寄情于工作,不再对前景感到茫茫然。

印共旗下选为议员

黄海春在1951年认识印共新领袖约多(Njoto,读音为“Nyoto”),并成为好友。黄海春也因此结识不少左倾文人和艺术家,并加入印尼人民文化协会(Lembaga Kebudayaan Rakyat,简称LEKRA),那是与印共关系密切的左翼文化组织。

他也开始为印共的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Harian Rakyat)供稿,其作品包括短篇小说和诗。此外,黄海春也积极参与翻译工作,将一些著名的西方著作翻译成印尼文,这包括古巴著名共产主义革命家切格瓦拉(Che Guevara)所撰写的《游击战》。

与此同时,黄海春也涉足香烟销售业,并被委任为全国香烟商协会(Gabungan Perusahaan Rokok Nasional)的领导人。黄海春并不认为从商跟他本身所信仰的马克思主义有任何冲突,这是因为印尼在长达4年的革命战争中损失惨重,需要靠国内商人的资金来进行重建工作,他将大部分所赚到的钱用来帮助有需要的人[注2]。

印共在1955年普选中表现不俗,获得第4高的票数,黄海春也在印共旗帜下当选为国会议员。

然而好景不常,正如前述,黄海春在印尼政变以及苏哈多当权后所展开的反共肃清行动中遭逮捕和监禁。他与著名左派作家普拉穆迪亚阿南达杜尔(Pramoedya Ananta Toer,简称杜尔)和诗人利外阿宾(Rivai Apin)被关在同一间牢房。他们和其他遭逮捕的印共党员或左派人士都是在未审判的情况下被监禁。

翻译马克思《资本论》

黄海春被监禁14年后才在1979年获释。为了维持生活,黄海春与妻子从事建筑材料中介,并为供应商和客户提供交通。此外,黄海春也在杜尔和两名前报人所创办的出版社从事翻译。值得一提的是,后两人也曾在肃清时期被扣。

黄海春将一些著名的西方思想名著译成印尼文,这包括马克思的《资本论》和《哲学的贫困》,以及法国哲学家皮埃尔泰亚尔德夏尔丹(Pierre Teilhard de Chardin)的《人的现象》。

此外,黄海春也经常出席各社运组织的会议、讲座和讨论会,并提供意见。他曾严厉批判某些非政府组织过于依赖外界的资助,以致无法真正设定本身的宗旨,为社会做出贡献[注3]。

黄海春和妻子虽然并非大富大贵,但仍经常帮助遭遇不幸的人。众所周知,印尼于1997至1998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中遭受重创,许多人因而失去工作,印尼货币大幅度贬值,排华暴动也在多个地区爆发,其中最严重的是1998年5月发生在雅加达的排华暴动,因为暴徒不仅破坏许多华人商店和房屋,更性侵不少华族妇女。之后,黄海春两夫妇以及已为人母的女儿加入人道志愿队(Tim Relawan untuk Kemanusiaan),为性侵受害者提供援助。该救援小组是由天主教神父所成立。

虽然印尼在苏哈多下台后走向民主化,新政府也推行了不少政治体制改革,但迄今,有关排华暴动的真相仍未水落石出,幕后黑手依然逍遥法外。

黄海春于2008年因病去世,享年79岁。他在世时虽因政治因素而惨遭压迫,但在重获自由后仍继续尽己所能帮助遭遇不幸的人,并通过翻译多部西方思想名著为印尼文化界作出贡献,因此可称得上是坐言起行的社运和文化人。历史将记载他的贡献。

注解:

[注1] 见Hilmar Farid,“Oey Hay Djoen(1929-2008)”,Inside Indonesia,第92期,2008年4月-6月份,。

[注2] 见Dewi Anggraeni,Mereka Bilang Aku China:Jalan Mendaki Menjadi Bagian Bangsa (Yogyakarta:Bentang,2010年),页197-198;Hilmar Farid,“Oey Hay Djoen(1929-2008)”,Inside Indonesia,第92期,2008年4月-6月份。

[注3] 见Hilmar Farid,“Oey Hay Djoen(1929-2008)”,Inside Indonesia,第92期,2008年4月-6月份。

钟武凌,出生于吉打亚罗士打市,霹雳怡保市长大,2014年考获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博士,现为马来亚大学高级讲师。她的毕业论文是关于华裔印尼人在后苏哈多时代印尼的民主化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除了华人社会,其研究兴趣也包括政治社会学、族群关系以及印尼和马来西亚社会与政治。



光华日报

反省

9/09/201619:30

文:张木钦

老马当年公开信数落东姑,其中一项就是赦免11死囚。

他说,赦免颠覆份子的做法,已经激怒了马来人,是513的导因之一。

死囚是马印对抗的产物。

左派强烈反对马来西亚的成立,印尼苏卡诺誓言要粉碎它。于是有左派青年到印尼受训,然后随着印尼志愿军打回来。

他们都被歼灭或俘虏。后来1000多印尼人被遣送回去,几十名本地人或终身监禁或死刑。

这11名华人上诉失败后就等着行刑,但在民间掀起轰轰烈烈的挽救行动,东姑在压力下建议苏丹宽赦,顺便也宽赦两个马来死囚成为13个。

老马的愤怒,很能代表了一些马来人的情绪。

参加颠覆的华人虽然不多,但是整个华人社会都得概括承受。

左派行事是什么考量?即使粉碎成功,我们也可能成为大印度尼西亚的一部分,那样会更好吗?

最糟糕的是,马来亚独立的时候,华人搞武装对抗;马来西亚成立的时候,华人也搞武装对抗,在两个关键的历史阶段,华人都站到了对立面。

要搞好民族关系,不也得反省一下吗?



诗华日报

印尼的分权与再集权

2016年11月6日 作者:孙和声

集权与分权,是个自古以来,便困扰著大规模组织与国家的课题。一个国家会走向集权或分权,则涉及了复杂的多种因素。一般来说,面对危机或强邻的国家,会趋向集权,而安全感高的国家,会趋向分权。当然,这都是个程度与层面的事,即在哪一方面,集权或分权到什么程度,而不必然是绝对的。伸言之,在一般情况下,它有一个合理与適度的集权或分权的事宜。

就印尼而言,在苏卡诺执政的旧秩序与苏哈多执政的新秩序时期,印尼走集权路线,而在1998年后的改革时期,则出现变化,如在1999年哈比比总统便提出了分权的提议,且在2001年初付诸实行。由于这个地方分权(De-centralization)来得突然与范围颇广,也有人称之为大爆炸(BigBang)。

在这个提高地方自治的计划中,29省与好几百个市、县均享有自己决定预算案与行政事务的权力,如公共卫生、公共工程、工商业发展、投资及环保等;同时,也享有分享矿业林业的收入等;伸言之,它不止于决策权,也包括財政分权,如石油收入的15%与天然气收入的30%归地方所有。百分比较大马还高。至于国防、外交、司法、金融等,则归中央。

缓和中央地方关係

何以进入改革时期后,印尼会从集权走向分权?主因在于缓和中央与地方,特別是与资源丰富地方的紧张关係,如苏门答腊的亚齐省会出现武装斗爭,爭取自治,便与油气收入的分配有关,不全然是宗教因素。实则,在许多国家,如俄罗斯的车臣会出现独立运动,主因之一也是与其油气的生產与收入分配有关,而不全是宗教因素。

此外,印尼也希望地方分权,可调动地方的积极性,加速经济发展,提高就业水平,削减贫穷与促进民族团结有关。做为一个多民族的统一国家,印尼自独立以来,便因权力过度集中于爪哇岛,且资源也过度集中于爪哇人手中,而引起爪哇与外岛的紧张关係。

实则,自1950年代以来,爪哇人与外岛的民族关係便不佳。许多主要政党与宗教组织也多依据民族属性组成,甚至连印尼共產党,也主要是以爪哇人为主。1950年代后的分离运动,也与此有关,如建立伊斯兰国的武装斗爭,也是以外岛的苏门答腊人为主;也就是,连宗教与意识形態的分歧与斗爭,也与民族属性,即爪哇人对非爪哇人相关。

移民外岛政策引不满

如1950年代最大的伊教政党Masyarni便是以苏门答腊人为主,而与苏卡诺合作的政党,则以爪哇人政党为主。显见,外岛人对爪哇人是有一定的不满情绪的,苏哈多时期搞的移民外岛政策(Transmigrasi),即把爪哇人与马都拉人(Madura)为主移到其他地大人少的地区,也曾引起当地人的不满及暴力衝突。

据知,在1969-89年期间,便迁移了约650万人到外岛,在相当程度上,改变了当地的人口结构。在大马,砂拉越州则迄今,依然限于西马人的入境与在砂州的就业机会。

这个地方分权计划,无疑能大大缓和中央与地方的紧张关係,可也產生了不少的消极作用,特別是使腐败更为普遍;同时,也加剧了行政割据。

从民主化的角度看,分权理应可提高行政效率与地方民主,可如同在许多发展中国家所出现的弊端一样,印尼的分权也加剧了恩庇政治(Patronage)与自然资源的破坏,特別是对矿產与森林的滥伐,甚至影响到邻国,如烧芭引起的烟霾。

此外,它的促进地区发展的效果並不显著,如基础设施的建设並没有太大的改进,反而是地方行政单位暴增,剧增了行政开支,其可持续性,还得看大宗商品价格。

就民主化而言,无疑,直选当地政务官如省长、市长、县长大大提高了地方民主程度,可也加剧了金钱政治的泛滥与买票行径以及地方诸侯的崛起,进而提高了竞选成本与钱权交易。更有趣的是,选民也要求金钱或物资赠与。这种政治文化是否阶段性的,则有待时间来证明。

据此,2014年,印尼国会通过议案,要取消地方直选政务官;只是,由于地方精英与公共反对激烈,终而又撤回取消直选;惟却从技术面加强监督与管制,特別是有关发放开採矿產与森林资源的许可证类的权力。可以预见,这当然会引起地方精英的反弹与挑战,如把问题带上宪法法庭。有些地方精英则识趣地与中央政府的有关高官疏通关係。反正就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由官而贵由贵而富

简言之,与发达国家不同之处是,发达国的放权或分权,多出于提高行政效率或减轻中央政府负担的考虑;可在发展中国家,则涉及了复杂的利害关係。这里也涉及了价值观与出人头地的进路事宜。在发展中国家,由于法治未到位,外加上官本位思想根深蒂固,不少人更怀有由官而贵,由贵而富的念头,即用权力来发家致富的官本位思想。

因此,要地方精英放弃直选,既不民主,也不符合当地人的意愿。看来,如何加强管制,减少其消极作用才是可行之道。在法治未到位的国家,民主化本就是一把双面刃。

从经济的角度看,地方分权也无助于拉平不同地区间的不平衡发展;对资源贫乏的地区言,更是不利;只是,就像中国的经济一样,先让一部分人(部分地区)发达起来,以先富带后富,也是不得不尔的办法。有道是一放就乱、一收就死,如何收放有度、合理集权、適度分权,本就是个学习歷程。


289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898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7-4-20 16:45:19 | 显示全部楼层
星洲日报

雅加达省长选举次轮投票·锺万学选情告急

2017-04-18 17:16

(印尼·雅加达18日讯)备受瞩目的印尼首都雅加达省长选举周三举行次轮投票,寻求连任的华裔省长锺万学与对手阿尼斯选情胶着,近日多个民调显示,锺万学将败给对手前教育部长阿尼斯,连任梦恐破灭。

当地的宗教和政治氛围近期陷入紧张,总统佐科威已呼吁双方展现理性与和平,警方已禁止周三所有大型的动员活动,除了动员逾6万安全人员驻守各投票站,当局亦调派2400名军人戒备,防止爆发冲突。

锺万学在竞选期间因为一次发言被控宗教亵渎,案件将延至特区首长选举次轮投票之後。随着投票日临近,政治分析家丶前总统瓦希德的顾问维马尔向路透社说,这次雅加达省长选举是对印尼的多元主义的个测试实例,看看是否能抵挡宗教团体和民粹主义分子的压力。他说:“印尼正处於十字路口。我的意思是印尼,不仅是雅加达。”

阿尼斯支持率领先

在最後一场公开辩论後,锺万学在最新民调结果中,以47.3%的支持率,轻微领先对手阿尼斯的44.8%,有望在第二轮选举中胜出。

该民调由本月7日至12日进行,访问了782位受访者。不过,另有在本月9日至15日进行的民调则显示,阿尼斯以58.1%,大幅领先锺万学的39.2%。而民调机构“政治指标”在本月12日至14日的调查则显示,阿尼斯的支持率为48.2%,锺万学支持率为47.4%,有4.4%受访者仍举棋不定。

有谘询公司的负责人表示,锺万学被控亵渎《可兰经》,或影响佐科威在2019年任期届满前,经济增长7%的目标。

印尼商界担心选後输的一方会出现暴力激烈反应,这将影响投资环境和危及总统佐科威的经济改革。

印尼最大国营银行──企业自立银行首席执行员卡尔迪卡在一次访问中说,无论谁赢得选举,大家都要确保它不会影响任何长远政策,特别是在开放问题上,还有放宽经营条例和吸引投资。

在2月15日举行的首轮投票中,锺万学和副省长查罗特组织赢得43%选票,前教育部长阿尼斯和企业家桑迪阿加组合以40%得票率居次。前总统苏西洛的儿子阿古斯只得17%选票。

锺若胜选 保守派恫言示威

在这次选战中,保守派穆斯林组织“伊斯兰保卫阵线”(FPI)猛击攻击锺万学,除了在网络散播百万计中国工人抢印尼工人饭碗丶中国把辣椒作为破坏印尼的“生化武器”的谣言,还数次上街反锺万学。

“伊斯兰保卫阵线”散播传单,矢言如果锺万学胜选,他们将会发动进一步的示威和“革命”。

一名资深政府官员表示,锺万学若成功连任,将会重燃宗教紧张,在政府追逐中国投资基建的当儿也会引起中国诱惑论。他说:“我担心如果有相当规模的选举感觉受骗,将会有非常严重的激烈反弹。”

不过,政治分析家托比亚斯也看到了阿尼斯胜选对国家政府的危险,特别是在阿尼斯的政治导师普拉博沃有意在2019年总统大选再次挑战佐科威。托比亚说:“阿尼斯和普拉博沃控制雅加达将使佐科威寸步难行。”

阿尼斯曾任佐科威在2014年总统大选时的竞选经理,佐科威在当年的选举中击败了普拉博沃。但在去年,佐科威革除了阿尼斯的教长职务。

选举後重大挑战 平息宗教紧张

无论是谁赢得周三的选举,他都要面对一个重大的挑战,即平息国内的宗教紧张。强硬派穆斯林领袖指责锺万学在去年的一场竞选活动上亵渎可兰经,他们还连连召集数以万计的示威者上街抗议,要警方逮捕锺万学。

法庭已经定在雅加达首长选举後做出判决,可是这些指控已经影响了锺万学的支持率,导致原本人气鼎盛的他无法在第一轮投票中取得超过50%的支持票而连任,必须与得票第二多的阿尼斯进行第二轮的决战。由於反对派支持者联手,锺万学的支持率逐渐落在阿尼斯之後。

新加坡国立大学副教授戴维森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指,针对锺万学的抗议活动大多基於偏见,但这些指控逐渐强化了人们对锺万学的负面印象,即他“有点强硬丶有点粗暴及有点不尊重人”。

不过,也有分析员认为投资者固然赞赏锺万学的行政管理,他们对阿尼斯也不乏好感。

雅加达印尼金融银行经济学家迪安说:“我们认为无论是谁赢得选举,对经济都不会有重大影响。我密切关注的是国内需求。”

不过,加斯迪理指出,无论是谁掌权都必须了解,投资者只会把钱投放在一个稳定的印尼。

“求同存异”vs“穆斯林牌” 选绩考验多元建国精神

角逐连任的锺万学和对手阿尼斯民调势均力敌。锺万学诉诸建国精神“求同存异”,阿尼斯主打“穆斯林牌”改革雅加达。

外界将雅加达这场选举视为检验印尼“求同存异”丶多元包容的建国精神。如果锺万学赢了,代表在雅加达选民的政治选择中,宗教丶族群不再是宰制因素;政绩丶治理成效丶反贪改革,对选民而言更重要,代表印尼民主的深化。

长期关注印尼政经情势的台湾暨南国际大学助理教授何景荣分析,锺万学虽然身兼双重少数族群的身份,但把雅加达治理得很好,这场选举就是在检验印尼建国精神“求同存异”及多元包容的政治社会进程。

他分析,这场选举从选战开打以来,展现印尼民主选举制度已相当成熟,媒体舆论及民众都能全程参与选举过程,监督各候选人,甚麽议题都能公开讨论丶检视,相当透明。

另一方面,原本选前不被看好的阿尼斯异军突起,在第一轮投票中紧咬锺万学,差距仅在1至2%左右。

阿尼斯竞选主轴强调改革丶创新丶追求公平竞争及世代正义。随着选情发展,大学校长出身的他,知识分子具国际观的背景,加上开明派穆斯林的形象,让他在雅加达穆斯林及年轻世代选民中获得支持。

身为温和派穆斯林的阿尼斯也强打“穆斯林牌”,访视伊斯兰联盟总部丶伊斯兰习经院,并参加大规模的祈祷及诵经活动。

对脸书用户散播对女性仇恨论 反女性暴力组织报案

印尼《雅加达邮报》报道,一名脸书用户日前声称,对现任雅加达省长锺万学的女性支持者施暴符合“清真含意”(halal)後,反女性暴力组织周一以“鼓吹对女性的暴力”为由,报警处理。

该组织向警方报案後,仅证实这名脸书用户名为“达”(DA),指他涉嫌散播针对女性的仇恨言论。

来自该组织的萨加拉说:“我们担忧脸书可能会催生现实生活中的暴力。1998年5月爆发的骚乱,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当时性侵暴力,导致不少人深受其害,特别是印尼华裔女性。”当年的排华动乱最终导致长期在位的时任总统苏哈多下台。

然而,她亦强调报案与雅加达省长竞选无关。

萨加拉说:“我们不是为任何候选人,而是为女性挺身而出。不管最後谁当选,女性都不应该成为暴力的受害者。”

她坦言,今次的事件凸显国内许多人士,依然将女性视为政治阴谋的目标。

确保和平选举 军警将守卫投票站

由於近期印尼宗教与政治紧张,总统佐科威周一召集国安及情报单位高级官员商讨对策,部署大规模保安措施,确保雅加达省长选举顺利及和平举行。

佐科威指示军警戒备

佐科威说:“所有雅加达居民必须在没有受到任何胁迫的情况下自由地投票。我已指示印尼军方和全国警察署在选举当天确保人民安全。”

他也指出,印尼军方和全国警察将在周三守卫所有投票站,以遏止任何恫吓选民的行动。

法律与安全事务统筹部长维兰托则呼吁选民不要受民调的影响,在投票时行使自主权利,他指出有些民调存有偏袒。

据《雅加达邮报》报道,佐科威周一在总统府举行会议,并精心安排了在阳台上与一众高官齐齐亮相的一幕,出席者包括副总统卡拉丶政治丶法律与安全事务统筹部长维兰托丶国家情报局局长布迪将军丶全国警察总长蒂托和印尼军方司令努尔曼多,展示此次选举的保安决心。

吁伊领袖助缓和紧张局势

佐科威也呼吁伊斯兰组织领袖,在选举来临前帮忙舒缓教派间的紧张情况。

印尼伊斯兰学者理事会玛鲁夫表示,穆斯林宗教领袖同意帮忙缓和紧张局势,而在选举来临前,呼吁两位候选人的支持者不要聚集在投票站附近骚扰选民。

据报道,有数个伊斯兰团体计划发动外来群众进城“监督”投票。警方已表明,他们会在选举当天取缔有关的聚会。

此外,其他宗教组织领袖也呼吁一场和平的选举。在各宗教间的会议中,他们呼吁候选人和支持者能接受选举的结果。

他们发联合声明说:“我们在应对时需保持冷静和果断。我们必须支持政府在这场选举所做出的努力。我们也必须保护国家的团结。”

另外,佐科威宣布周三雅加达特区公共假期,主要是可以让雅加达民众到各个投票站行使投票权。



当今大马

钟万学的硬仗

钟武凌     发表于 2017年2月17日 中午11点42分     更新于 2017年2月17日 中午12点1分

【审思明辨】

2017年雅加达省长选举顺利进行。正式的选举结果尚未出炉,根据民调机构Quick count的快速计票结果,原任省长钟万学-查罗特(Djarot Saiful Hidayat )组合以43.2%的最高票数领先另两个组合,即获得39.9%票数的前教育部长阿尼斯(Anies Baswedan)-乌诺(Sandiaga Uno)组合以及获得16.9%票数的前总统苏西洛的儿子阿库斯(Agus Harimurti Yudhoyono)-西尔菲娅娜(Sylviana Murni)组合。

如果没有任何一个组合赢得最少50%的票数,根据印尼选举法,雅加达稍后必须举行第二轮的省长选举,到时,原任省长钟万学-查罗特组合将与获得第二高票数的阿尼斯-乌诺组合对决。

钟万学拆木屋区引反弹

对钟万学-查罗特组合而言,第二轮选举将会是一场硬仗,因为反钟万学的势力很可能会加强操弄种族和宗教情绪,呼吁穆斯林选民切勿投选非穆斯林钟万学,因为他们认为那是违反伊斯兰教教义的,特别是钟万学不久前已被最高检察院列为亵渎宗教案嫌犯。

钟万学是在去年9月27日的一场演讲中引述一段《古兰经》经文,驳斥其对手呼吁穆斯林选民不要支持他的言论,但却遭政敌篡改和断章取义,恶意指控他亵渎《古兰经》,结果引起轩然大波。

而且,在第一轮选举支持阿库斯-西尔菲娅娜的选民很可能在第二轮选举中把票投给阿尼斯-乌诺组合而非钟万学-查罗特组合,因为这些选民大都不喜欢钟万学。

值得一提的是,阿尼斯-乌诺组合在第一轮选举中获得不少较早时被钟万学所领导的地方政府逼迁的木屋区选民支持。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客座研究员丘伟荣曾在《文化抑或政治的抗议:解读反钟万学示威》一文中指出,钟万学为了打造一个干净的城市而拆除木屋区,导致居民无所适从。

虽然地方政府有安排这些居民迁至廉价组屋区,但他们却必须在入住3个月后开始支付30万印尼盾(相等于100令吉35仙)的月租,这些居民因而对钟万学深感不满。

丘伟荣也在其文章中指出,这些被逼迁的居民大都是穆斯林,但他们的困境鲜少获得相对开明的伊斯兰组织的关注,这导致一些较激进的伊斯兰组织乘虚而入,为这些居民仗义执言,结果成为后者“发泄不满的管道” 。

棉兰选举反华情绪前鉴

我预计第二轮的雅加达省长选举或会重演2010年棉兰市长选举的情况。当年,棉兰市长选举的唯一华族候选人陈金扬(Tan Kim Yang,印尼名为Sofyan Tan)医生和其女土著穆斯林竞选伙伴在第一轮选举中击败其中8个对手及获得第二高票数而进入第二轮选举与原任市长对决。

在第二轮选举中,陈金扬的对手不断操弄种族和宗教情绪,呼吁穆斯林选民切勿支持身为佛教徒的陈金扬,因为他们认为根据伊斯兰教教义,穆斯林不应该投选非穆斯林候选人。他们也散播谣言,说陈金扬一旦胜选,他将会把棉兰变成“中国城” (Chinatown),并增建多所华人庙宇,却不会增建一所清真寺。

此外,陈金扬的助选团团长透露,棉兰市政府命令市内的地方政府领袖确保原任市长在他们所管辖的选区中获得最高票数,否则将被革职。结果在投票日当天,许多在第一轮选举中投选陈金扬的选民发现他们的名字已不在选民册中,因而失去投票的机会。(见H. Hutabarat,“PDIP Tuding Ada Pengarahan Masif PNS oleh Pemko Medan”,Medan Bisnis,2010年7月18日,页2。)

而且,不少棉兰华族选民在第二轮选举的投票日前收到来历不明的恐吓性手机简讯,说如果陈金扬当选的话,棉兰将会爆发排华事件。结果,许多华族和土著选民都不把票投给陈金扬及其竞选伙伴,他们因而败选。

民主与宗教宽容的考验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钟万学是原任省长,但在这次省长选举中,根据一些选民在社交网站和优频(YouTube)所透露的讯息,雅加达一些华人占多数的选区投票中心出现投票表格不足的问题,导致部分选民无法投票。如果这些讯息属实,这意味着这场选举中所发生的舞弊实在太猖獗,以致钟万学的助选团也无法有效地监督。

这场省长选举可说是对印尼民主以及宗教与种族宽容的严峻考验,倘若钟万学-查罗特组合败选,日后印尼激进和极端的伊斯兰势力将更肆无忌惮地操弄种族与宗教情绪以捞取政治资本,这肯定将进一步破坏印尼的宗教与种族宽容。

此外,印尼各政党也可能不愿再提名具少数群体背景的政治人物竞选地方首长选举,这将导致印尼的民主倒退。

钟万学-查罗特组合若要在第二轮选举中胜出,唯有尽力保住现有支持者对他们的支持,并加把劲争取前木屋区选民的谅解与支持。此外,他们的助选团也必须更有效地监督投票过程,以避免任何舞弊的发生。



印尼的排华根源

钟武凌     发表于 2017年3月29日 中午11点33分     更新于 2017年3月29日 下午3点46分

【审思明辨】

雅加达省长钟万学演讲引述《古兰经》经文,被政敌扭曲和指控为亵渎伊斯兰教,此事件至今余波荡漾,这显示印尼土著社会仍存在一股反华势力,不少人也开始担心排华暴动会在印尼重演。

无疑,跟其他国家的华族相比,印尼华族历年所遭遇的歧视和暴力可说是最多的,海外华人问题学者王赓武曾在1976年一阵见血地指出:“在过去20年,由于种种因素,被杀害或致伤、逃离或被驱逐以及处于危境的印尼华人人数远比其他国家的华人来的多。” [注1]

然而,必须指出的是,印尼华人并非一直都遭受歧视。事实上,在早期的印尼,南来谋生的华人大致上跟土著和平相处,有的华人甚至被当地的首领委任为中介商或高官,也有华人在皈依伊斯兰教后全面融入土著社会。但这一切在荷兰殖民者于17世纪占领印尼后就变了。

荷兰殖民分而治之

荷兰殖民政府对印尼社会实施分而治之政策,将当地居民分成三个等级,即属于最高等级的洋人、属于第二等级的华人、阿拉伯人、印度人等其他亚洲侨民,以及属于最低等级的印尼土著,并规定各族居民必须住在政府的划定的特区。而且,华人若要到别处处理事务或旅游,就必须事先申请通行证,并支付高昂的申请费。因此,只有富裕的华商才有能力经常往返华人区和别处。这种政策严重妨碍了华人和土著之间的交流。

此外,殖民政府在经济上也剥削印尼居民,迫使土著服无偿劳役,并对华人征收人头税。

殖民政府也实施由部分华商所操纵的承包税制,利用这些华商充当政府征税和从事像贩卖鸦片和经营赌馆等专利贸易的承包商,后者也因而成为暴发户。虽然这些富商并不代表所有华人,但由于他们是少数有条件往返华人区和土著区的华人,再加上大部分土著在殖民政府分而治之的政策下没机会跟华人相处,不少土著因而认为华人都是亲荷、自私自利以及为了赚钱而不择手段的富商。

首宗排华红溪惨案

1740年,印尼爆发第一场严重的排华暴动。当年由于经济衰退,西爪哇的巴达维亚(今雅加达)有不少华人因而失业。为了生存,他们加入了当地的流氓组织,从事非法勾当。

殖民政府为了控制华人社会,就决定逮捕失业的华人,并将他们遣返回中国或流放至锡兰(今斯里兰卡)和位于非洲南非的好望角当苦力。然而,当地华人却听到谣传说被逮捕的华人惨遭虐待和杀害,那些被遣返或流放的华人甚至半途中被抛入大海。

为了自保,当地华人逐成立武装自卫组织反抗殖民政府。殖民政府的武装部队和民兵肃清反抗力量,焚烧所有华人的住所,并杀害了大约1万名华人,之后将他们的遗体抛入河流,以致大量鲜血流入河流,当地因而出现诸如“红溪”的名称,意即红色的河流,这场大屠杀也因此被称为“红溪惨案”。这是印尼在殖民时期所发生过最严重的排华事件。

经济威胁引发排华

另一系列严重的排华事件发生在20世纪初,这些排华事件其实跟殖民政府在19世纪末撤销由部分华商所操纵的承包税制有关。印尼经济在19世纪80年代受到全世界经济衰退重创,殖民政府的税收大幅减少。到了19世纪90年代,为了增加收入,政府就决定撤销承包税制,并直接操控贩卖鸦片和经营赌馆等专利贸易。

这项政策严重打击华商的经济状况。为了继续谋生,华商开始进军原本由土著商人所垄断的巴迪布业和丁香烟业,因而成为土著商人的竞争对手,再加上在同一时期,印尼华人和土著分别深受华侨民族主义和印尼民族主义的影响,彼此视对方为“他者”,结果引发多场排华骚乱[注2]。

日本学者白石隆(Takashi Shiraishi)曾指出,20世纪初的排华骚乱是印尼土著第一次与华人所发生的冲突[注3],这说明虽然土著之前就已因殖民政府的分而治之政策而对华人心存偏见,但一直都未曾公然跟华人发生冲突,直到他们感觉华人对他们的经济地位形成威胁,才展开排华行动。

贫富不均种下偏见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不久后,印尼爱国分子就宣布印尼独立,但由于荷兰殖民者执意重返,结果与印尼爱国分子爆发长达4年的革命战争。由于不少土著将华人视为亲荷分子,印尼多处因而爆发排华暴动,其中最严重的发生在西爪哇坦格朗(Tangerang),当地大约有600名华人惨遭杀害,他们的财产也被掠夺。

但值得一提的是,中爪哇小镇八马朗(Pemalang)并没像别处般爆发排华暴动,相反的,当地华人和土著的关系相当融洽,并且共同积极抗荷。澳大利亚学者安顿鲁卡斯(Anton Lucas)曾在其著作中指出,八马朗大部分华人都跟土著一样来自中下层阶级,贫富不均的问题并不严重,因此华人和土著之间的关系远比印尼其他地区来得好[注4]。

这也显示印尼独立前所发生的排华事件大都跟华人和土著之间的贫富不均问题有关,而这些都是荷兰殖民者分而治之的遗毒。虽然华人并不全都是富裕的,但若跟土著相比,大部分华人的经济状况都相对好,这不幸加深许多土著对华人的刻板印象和偏见。

苏哈多庇阴的恶果

遗憾的是,印尼独立后的政府充斥贪污腐败歪风,不曾积极解决国内贫富不均的问题,反而不断有意或无意地夸大华人的经济能力。例如,在苏哈多当权时期(1966年至1998年),虽然政府对华族实施强制同化政策,但却同时限制华人参政、担任公务员、加入军警队以及进入国立大学深造的机会。

苏哈多政权把华人限制于经济领域,因此华人在苏哈多当权时期只能在经济领域大展拳脚。此外,苏哈多和同僚为一小撮华商提供庇护,以换取后者对执政党的长期资助。这些华商因而变得非常富有,这也进一步加强许多土著认为华人都是富裕的“外来者”以及跟腐败政权同流合污的刻板印象。

由此可见,印尼土著对华人的刻板印象和偏见,其来有自,这跟荷兰殖民者和独立后的政府的政策息息相关,这是任何想了解印尼排华问题的人所必须留意的。

注解:

[注1] 见Wang Gungwu(王赓武),“‘Are Indonesian Chinese Unique?’:Some Observations ”,收录于J. A. C. Mackie编著,The Chinese in Indonesia: Five Essays(Melbourne:Thomas Nelson [Australia],1976年),页204。原文为“For whatever understandable reasons,nowhere have more Overseas Chinese been killed or wounded,run away or been chased away,and been so insecure during the past twenty years than in Indonesia”。

[注2] 印尼华侨民族主义兴起的原因包括荷兰殖民政府对华社的压迫以及孙中山领导的革命运动对印尼华社所产生的深远影响。见李学民与黄昆章,《印尼华侨史(古代至1949年)》(广州市: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年),页298-305。

[注3] 见Takashi Shiraishi(白石隆),“Anti-Sinicism in Java’s New Order”,收录于Daniel Chirot与Anthony Reid编著,Essential Outsiders:Chinese and Jews in the Modern Transformation of Southeast Asia and Central Europe(Seattle: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Press,1997年),页189。

[注4] 见Anton Lucas,One Soul One Struggle:Region and Revolution in Indonesia(Sydney:Allen and Unwin,1991年),页85-86。

钟武凌,出生于吉打亚罗士打市,霹雳怡保市长大,2014年考获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博士,现为马来亚大学高级讲师。她的毕业论文是关于华裔印尼人在后苏哈多时代印尼的民主化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除了华人社会,其研究兴趣也包括政治社会学、族群关系以及印尼和马来西亚社会与政治。


289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898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3-26 14:07:55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印尼宗教领袖:华人富有是「最大问题」

2017年5月13日

印尼首都雅加达特区信奉基督教的华裔前首长钟万学在本週因褻瀆《可兰经》罪名入狱两年,而去年底发起雅加达十万人抗议钟万学大游行的强硬派伊斯兰教领袖纳夕尔(Bachtiar Nasir)在雅加达受访时,再把矛头指向印尼富有的华人,称他们是印尼「最大问题」,矢言为印尼人討回公道。

印尼媒体报导,纳夕尔的言论再度於这个全球穆斯林最多国家掀起种族、宗教紧张,当地华人担忧排华。

49岁的纳夕尔是在沙地阿拉伯接受训练成为宗教司,2年前创立「印尼伊斯兰教士理事会捍卫教令全国运动」(GNPF-MUI),展开反钟万学行动。

他原本在当地国营电视台有深夜节目,却因领导反钟万学运动,合约被政府中止。

称中国投资无助印尼人

他点名占该国人口不到五%的印尼华人掌握眾多財团与財富,却「好像没变得更慷慨、更公平」,「那是最大问题」,还说「国家应確保没把印尼卖给外国人,尤其是中国」,矢言夺回经济主权,把对抗经济不平等视为「下一步工作」。

但纳夕尔说,在印尼的外资,特別是来自中国的投资,並没有帮助到一般印尼人。

他不仅对外国投资抱有敌意,还主张限制观光区饮酒、禁止卖淫,另建议把通姦与鸡姦行为订为刑事犯罪,多项主张与执政者背道而驰。

纳夕尔强调,必须解决华人掌握经济大权的问题,施政应採印尼土著优先制度。

根据瑞士信贷研究院去年报告,印尼最富有的1%人口拥有全国49.3%的財富,为全球贫富不均问题最严重国家之一。

BBC报导,印尼有280万华人居住,佔总人口的1.2%,而90%的印尼人口信奉伊斯兰。

但苏哈托时代有一种误传称佔印尼总人口3%的华人掌控著该国70%的財富。

虽然华人佔该国亿万富翁的人数比较多,但大多数印尼华人並不富裕。

1998发生的骚乱导致华人的商店遭洗劫和破坏並导致1100多人死亡。



当今大马

超越认同政治:钟万学败选多重因素

丘伟荣     发表于 2017年4月27日 中午11点33分     更新于 2017年4月27日 中午11点47分

本届的雅加达省长选举备受瞩目,原本鲜少关注印尼政治的外国人,包括马来西亚人也纷纷议论这场激烈的选战。在竞选期间,本来被看好可以蝉联的钟万学,其华人和非穆斯林身份备受政敌攻击,民意声望因而下滑,最终在第二轮的选举中吃下败仗。

族群和宗教因素固然是阿学连任失败的主因,但不是唯一的原因。如果我们把阿学的败仗简单理解为反华势力或所谓保守伊斯兰力量的抬头,恐怕就误读了复杂的印尼政治。

全国选举的前哨战

雅加达选举在某个程度上,是印尼2019年全国选举的前哨战。在2014印尼全国选举,以亲民廉洁形象闻名的佐科威在斗争派民主党等政党的推举下当上总统。当时失利的前军人领袖Prabowo Subianto则是大印尼运动党的候选人。佐科威也获得民族复兴党等非伊斯兰主义穆斯林政党的支持;而伊斯兰主义政党正义繁荣党则拥护普拉博沃(Prabowo)。

在佐科威的政府中,与民族复兴党关系密切的印尼最大穆斯林组织伊斯兰长老会得利不少。该组织大力推动的温和“群岛伊斯兰”议程,也获得佐科威政府的重视。相反的,军方和伊斯兰主义势力被边缘化。大印尼运动党和正义繁荣党推举的阿尼斯这次在雅加达的胜利,可说是旧政治和伊斯兰主义势力的反扑,是佐科威寻求蝉联总统的预警。

自从1998年印尼民主化之后,伊斯兰主义政党正义繁荣党就已经多次尝试争夺雅加达省长一职,虽然没有成功,其候选人却有超过三分一或更多的支持。换言之,伊斯兰主义势力在雅加达早已经有其基本盘。虽然意识形态跟马来西亚的伊斯兰党接近,正义繁荣党的支持者主要是住在雅加达和周边城镇的新兴中产阶级穆斯林,该党在印尼的其他省份和乡镇其实不强。

都市翻新计划树敌

在这次选举中,突出阿学“污蔑伊斯兰”的言行,一些比较激进的穆斯林领袖通过社交媒体和街头运动,并结合其他反对阿学的势力,一方面煽动虔诚穆斯林的不满情绪,一方面制造非穆斯林的不安,全面打击阿学的胜算。结果,一些穆斯林就算认同阿学的政绩,却基于“捍卫宗教”而不投阿学;尽管他们很多未必了解或同意激进穆斯林组织的诉求。另一方面,部分华人因为担心阿学中选会导致宗教纷争持续不断,把票投给了阿尼斯。

因此,很多分析员和评论人把雅加达省长选举标签为保卫印尼多元主义之战。然而,这样的解读是不全面的。正如去年旧作《文化抑或政治的抗议:解读反钟万学示威》提到,很多人往往从文化和宗教层面来看待剖析社会问题,忽略了所谓文化现象背后的政经角力。该文提到挺和反钟万学之争不只是拥护和排斥多元主义之战,也可能反映中产阶级与都市贫穷对雅加达发展的不同诉求。

确实,不是所有穆斯林因为阿学的非穆斯林身份而不支持他。他心直口快的言行,还有被视为亲发展商和排挤穷人的都市翻新计划也让他树敌不少。形成对比的是,在2012年,佐科威与阿学正副省长竞选搭档是靠佐科威亲民有礼的形象和经常探访贫民区的举动,获得广大印尼人支持而中选。随着佐科威在2014年当上总统,阿学才接下省长一职。

然而,阿学上任后有时不顾他人感受的直率谈话,被一些人视为自大高傲,加上大举拆除贫民木屋区的激烈行动,让阿学失去了不少原本支持佐科威的选票。这些被边缘化的木屋居民很多恰好是穆斯林,让一些政敌有机可乘把阿学的举止绘声绘影成为“联合华人非穆斯林商人剥削土著穆斯林老百姓”。在政敌的推波助澜下,族群、宗教和阶级政治的挂钩埋下阿学败仗的伏笔。

竞选期间初期的民意调查显示雅加达有少数族群选票集中和多数族群选票分散的迹象。这点跟我国2008和2013年大选成绩相近。这样的投票倾向很容易被一些人诠释为“少数族群趁多数族群分裂时企图夺权”,以制造多数族群的不安。然而, 事实上不是所有的华人选民都支持阿学, 不少华人为了求稳而转投阿尼斯,也有一些人基于宗教诠释、商业利益和发展政策批评阿学。

华裔社运人的两难

在社交媒体走红,拥有上百万面子书粉丝的华人穆斯林年轻激进传教师萧正国(Felix Siauw)是反阿学的急先锋,他视非穆斯林为异教徒,大力反对他们领导穆斯林社群。当然,不是所有华人穆斯林都反阿学,印尼华人穆斯林协会主席陈国良(Anton Medan)就力挺阿学,公开呼吁穆斯林投票给阿学。

尽管阿学被指与华商关系密切,有一些华商因为商业利益的冲突而不满阿学。讽刺的是,其中一个资助阿尼斯竞选团队的华商陈明立(Hary Tanoesoedibjo)是美国总统川普在印尼的首要生意伙伴,这点显示阿尼斯的虚伪。

值得一提的是,也有一些印尼华人社运份子和新闻从业员谴责阿学亲发展商和排挤穷人的都市翻新计划。这些华人社运份子的处境是相当尴尬和为难的,一方面他们不认同阿学的发展政策,另一方面也无法苟同阿学政敌煽动宗教和种族情绪。

一些阿学的支持者就标签这些不满阿学的华裔社运份子为“愚蠢、不理智和反多元文化”。阿学的竞选团队也将选举无限上纲成为保卫印尼多元文化之战,有意无意地回避对阿学都市发展政策的批判,这样的态度也可能是阿学的败因之一。

慎防认同政治争辩

这场选举成绩牵动的不仅是印尼未来的政局,也可能会影响我国政治走向。巫统、伊党和其外围组织几乎肯定会继续以宗教争议来分化穆斯林和非穆斯林。但是,我们应提防掉入认同政治的争辩,不让355修正案取代1MDB弊案成为选举主轴。

雅加达的情况告诉我们,非穆斯林和自由派穆斯林越大力抨击所谓的伊斯兰势力,激进力量越获得日常穆斯林的同情,纵使这些穆斯林未必认同激进组织的诉求。

尽管一些伊党领袖以阿尼斯的胜利来鼓舞自己,该党很难在我国复制正义繁荣党在雅加达的战绩。阿尼斯的胜利除了依靠打击阿学的声望,也仰赖他本身留学美国的政治学者及温和穆斯林形象,加上其搭档富商桑迪阿加((Sandiaga Uno)家财万贯的声势, 还有前军人领袖普拉博沃旧政治势力作后盾,以及捍卫伊斯兰阵线领袖等激进穆斯林组织的支持。伊党目前看来没有这样的条件。

很多外国和马来西亚媒体都放大本届雅加达省长选举的族群和宗教因素,忽略了背后的政经角力和阶级矛盾。不可否认,印尼伊斯兰排他势力的影响力日益扩张,然而如果仅从宗教文化层面来了解这现象,而不关注造成这趋势崛起的社会条件和政经环境,恐怕我们是在瞎子摸象。

丘伟荣曾任媒体与民调工作,目前是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客座研究员。



谁是激进穆斯林:简析反钟万学运动

丘伟荣     发表于 2017年5月17日 中午11点46分     更新于 2017年5月19日 下午4点54分

【兼容并蓄】

钟万学在雅加达省长选举落败及因污蔑伊斯兰罪入狱的新闻成为许多国际媒体的焦点,由此不少西方和中文媒体把反钟万学的穆斯林一概标签为“激进”或“强硬”穆斯林或伊斯兰主义者。

无可否认,印尼穆斯林社会日益趋向保守化,激进势力的影响力也愈发扩张,然而把不满阿学的穆斯林简化为激进穆斯林是不准确的,更是误读印尼的伊斯兰政治。

穆斯林角力的受害者

反对钟万学的穆斯林个人和组织多元和复杂,他们对如何界定和实行伊斯兰议程有不同的看法,他们的诉求也不尽相同。

很多时候,无论是在政治经济资源的分配或是伊斯兰论述的话语权,这些个人和组织是互相竞争的。换言之,阿学是各个穆斯林组织和政党角力的受害者,不是穆斯林和非穆斯林竞争的牺牲者。

激进的伊斯兰解放党

粗略来谈,反阿学的穆斯林包括以下几组人。

第一,印尼伊斯兰解放党(Hizbut Tahrir Indonesia),这个组织提倡跨国界的伊斯兰政体,被指违反印尼的立国精神。

这组织本来规模很小,但这几年来其激进的论述(某个程度上,接近激进左派)吸引了不少年轻和新兴中产阶级穆斯林的支持。伊斯兰解放党确实是激进但非暴力组织,它不能接受非穆斯林成为穆斯林群体的领袖。

第二,捍卫伊斯兰阵线(Front Pembela Islam),这个恶名昭彰组织的成员很多其实是挂着伊斯兰旗帜的流氓。他们大多是社会的中下阶层人士,也不算是虔诚的教徒,伊斯兰只是他们合理化霸道行径的工具。他们也可能跟反阿学的政党和商家有挂钩。

保守化的正义繁荣党

第三,正义繁荣党(Partai Keadilan Sejahtera)。这个伊斯兰主义政党的路线接近土耳其的正义发展党,或介于马来西亚的伊斯兰党和诚信党之间。这个党是相当务实的,没有像伊党一样坚决要执行伊斯兰刑事法,但却极力推行保守化政策。

正义繁荣党在雅加达和周边的穆斯林新兴中产阶级相当受落。这几年,该党因为一些领袖的贪污丑闻而声望下滑,阿学事件正好给它一个可以翻身的机会。

这政党的领袖和支持者制造的舆论是: 他们支持文化多元,也没有反华人或反非穆斯林,然而阿学却伤害了穆斯林的感受和违反了印尼文化多元的秩序,因此他们为了捍卫伊斯兰而群起抗议阿学。

这样似是而非的言论,在社交媒体和宗教活动中广传,引起不少虔诚但未必是激进的穆斯林的共鸣。在围墙心态的气氛下,捍卫伊斯兰的论述持续发酵。

倡革新的穆哈默迪雅

第四,穆哈默迪雅(Muhammadiyah),印尼第二大的穆斯林组织,路线接近马来西亚的伊斯兰青年运动和伊斯兰友好协会,算是温和的伊斯兰革新运动。这个组织的成员对阿学事件持不同看法,但整体上,它目前主要领袖的舆论与正义繁荣党接近。

穆哈默迪雅的立场,涉及它与印尼最大穆斯林组织伊斯兰长老会(Nahdlatul Ulama)竞争。在佐科威的政府团队,伊斯兰长老会获得最多的资源分配,这引起了其他伊斯兰组织的不满。阿学事件也给这些组织借机反扑的机会。

被边缘化穆斯林贫民

第五,这几年来,印尼兴起许多结合商业活动,流行文化和社交媒体的宗教传教师。一些传教师也借阿学事件来提高曝光率和影响力。宗教活动的大众化和商业化,一方面或许可是克制激进行为,另一方面却可能促使宗教保守论述的日常化 。

第六,被都市发展边缘化的穆斯林贫民和中下阶层。阿学的城市翻新计划引起了一些贫民的反弹,他的政敌也大事炒作这课题,刻意地把阶级矛盾与种族宗教挂钩。苏哈多政权遗留下来的反华情绪和论调也借此复原。

然而,印尼目前的经济矛盾已经不再只是“富有华人”和“贫穷土著”之间的鸿沟,也包括了不同中产阶级的价值和利益冲突,当然还有各个商业集团的竞争。不满阿学的穆斯林有贫困的,有新兴中产阶级,也有大商家。

简化的归类无助于事

这些反对钟万学的印尼穆斯林形形色色,然而一些媒体报道和评论却有意无意地把他们简化为激进和强硬穆斯林。虽然宗教保守化、激进化和民粹化这三个现象有密切关系,但其起因、发展和影响未必相同。

我们固然应该关注和阻止伊斯兰排他势力的崛起,但是简化的归类和标签恐怕无助于改善情况,反而可能会沦为自我实现的预言,把原本不是激进派的穆斯林推向激进的一方。换言之,我们可能是自己正在塑造敌人。

本文原发表于作者面子书,略经修订。

丘伟荣曾任媒体与民调工作,目前是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客座研究员。



光华日报

人民当家做主的时代

28/04/201719:01

文:关悦涓

2017雅加达特区地方首长选举第二轮投票,由信奉基督教的现任省长锺万学对决穆斯林候选人阿尼斯。在逾6万多军警高度戒备,宗教及族群紧张气氛下,这第二轮的选举最后由前印尼教育文化部长阿尼斯胜出,身兼华人与基督徒双重身份的锺万学败阵。

锺万学衷心地向胜选的阿尼斯祝贺,他的风度,让我们读到肯担当的政治领袖风范。耶加达首长被视为通往印尼总统的一条途径,如今锺万学连任失败,这对其政治盟友总统佐科维多多而言,是一场政治失利。

锺万学自上任雅加达省长以来,推动多项改革,包括拆除红灯区、整治河川抗洪防灾、推动穷人看病免费的健保卡及助学扶贫的智慧卡,他改革官僚体系和全力肃贪的美举,让他民望攀升。

去年竞选期间,锺万学因被指出言侮辱伊斯兰教而陷入官司,他一直是强硬派穆斯林的眼中钉。这两极化的选举,其实是2019年印尼总统选举的前哨站,也是世俗主义的一大考验。如果锺万学贏了,这就表示印尼这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正逐步向种族与宗教包容性的康庄大道迈进。

宗教、族群是不是政治宰制因素呢?最终,这投票结果告诉我们:政绩牌不敌宗教牌。

阿尼斯是政坛新秀,他的竞选强调改革、创新、公平竞争及正义。开明派的穆斯林加上知识分子的形象,为他在雅加达穆斯林团体加分,也受到新新一代的选民力捧,选民都愿意把耶加达未来的5年交给他。

我们姑且不论这次选举谁是赢家或输家,从中,我们看到印尼日趋成熟与透明的民主选举制度,媒体舆论及广大民众都参与与监督整个选举过程,印尼这一次的选举结果,与去年英国脱欧公投及美国总统大选的情势有点相同。

看来,民粹主义已走进印尼,很多印尼知识分子终于明白英国及美国选民的心情,这不就是人民当家做主的世纪吗?

尽管锺万学最后无法连任,但就如他之前所言:选举不是拼个你死我活,而是透过选举,让选民更加聪明地选出好的领导人,让生活更加美好。

还有,从锺万学登上比其他印尼华裔政治家都高的位置上,我们也读到印尼自1998年开始,已逐步走向民主转型。

从印尼这第二轮的投票,我们不免要问:我国的民主是迈进,还是开倒退车呢?



光明日报

抗議討論排華屠殺-印尼警民衝突捕22人

疑政敵進逼查弊案鍾萬學離婚為護妻兒



南洋商报

华商峇厘岛开最大卡拉ok-300陪酒女郎上班脱贫

289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898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4-15 16:04:21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老婆搞婚外情!钟万学获孩子抚养权

2018年4月5日

(雅加达5日讯)因亵渎伊斯兰教罪在狱中服刑的印尼雅加达特区前首长钟万学,获准同妻子林雪莉离婚。雅加达地方法院裁定,林雪莉出轨证据确凿,与名为“Julianto Tio”的已婚男子发展婚外情,罔顾作为人妻的责任。

印尼《罗盘报》报导,北雅加达地方法院周三批准两人离婚,两名幼子的抚养权归钟万学。由于大儿子已成年便由他自行决定跟随母亲或父亲。

钟万学与林雪莉于1997年结婚,两人育有3名孩子,分别是19岁的Nicholas Sean、16岁的Nathania和11岁的Daud Albeenner。

首席大法官苏塔吉(Sutadji)表示,批准钟万学争取孩子抚养权的理由,是因为林雪莉违反了与其他男子有染的家庭规范,所以如果将抚养权判给她,恐怕会对孩子的成长产生不良影响。

不过,由于钟万学还在监狱中服刑,两名孩子因此暂时交由林雪莉抚养。

阿学努力挽救不果

苏塔吉宣读判词时提及,林雪莉出轨期间一直偷偷用手机跟“好朋友” Julianto Tio联络。“为了瞒过所有人,包括自己的丈夫,林雪莉的手机上并没有Julianto Tio这名字,而是以Medan Elang取代。”“Elang”在印尼文代表老鹰的意思。

判词还透露,林雪莉每每跟Julianto Tio通电话时说的都是福建话,因为钟万学听不懂。

据报导,已婚商人Julianto Tio是林雪莉的初恋情人,他和林雪莉已经交往7年。这段期间,钟万学与孩子不断努力拯救他们即将破裂的家庭,但最终还是失败。

林雪莉(40岁)向来低调,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不过,去年当钟万学因亵渎罪被判刑两年、他决定不上诉之际,林雪莉公开现身,声泪俱下朗读钟万学的亲笔信,阐明他决定不上诉是为了国家好,令许多印尼民众深受感动。

夫妻俩的鹣鲽情深,羡煞许多印尼民众。而林雪莉不只精通多项乐器,她的姣好面貌及优雅气质也成为媒体报导焦点。

钟万学去年在竞选期间在面子书上传一张妻子演奏大提琴的照片,并贴文大方向老婆示爱。他也曾在公开场合提到自己对林雪莉一往情深,并感谢政治路上老婆一路携手扶持,如今51岁的他却在人生最低潮时传出家庭破裂,让人唏嘘不已。



印尼最大伊斯兰团体呼吁停止羞辱非穆斯林

2019年3月4日

(雅加达4日讯)印尼最大伊斯兰组织伊斯兰教士联合会日前呼吁穆斯林,勿再使用具有羞辱意味的「Kafir」(印尼语的异教徒)称呼非伊斯兰教信仰者,而应改称为「muwathin」,即权利、义务和穆斯林相同的印尼公民。

《雅加达邮报》与彭博社周六报导,伊斯兰教士联合会周五发表声明,提出上述呼吁,主张非穆斯林在社会中与穆斯林享有同等地位。此决定是该组织在近日召开的全国大会上所达成。

彭博社新闻提及,伊斯兰教士联合会也在大会强调,印尼並非仅是由穆斯林建立的国家。印尼將在4月17日举行总统与国会选举,这项呼吁有意降低选前的宗教紧张情势。

部分伊斯兰团体经常批评寻求连任的总统佐科,没有公平对待伊斯兰教士。佐科选任的副手为伊斯兰学者理事会主席阿敏,被认为是要巩固穆斯林选票。阿敏也是伊斯兰教士联合会的领导者。

《雅加达邮报》报导,该组织在网站发声明,指用「Kafir」称非穆斯林,对他们是种伤害,也被认为会导致宗教衝突,是不明智的作法。

信仰基督教的前雅加达华裔首长钟万学,2016年寻求连任时提及一句可兰经文,而遭部分伊斯兰团体抨击,之后他被判褻瀆宗教而坐牢2年,当时许多伊斯兰团体呼吁穆斯林不要投给非穆斯林的钟万学,喊出「tolak pemimpin kafir」(拒绝异教徒领导者)的口號。



【印尼大选】新政府或推严厉的伊斯兰法

2019年4月15日

(雅加达15日讯)近年印尼宗教保守思想抬头,总统佐科儘管大幅改善印尼经济,但仍不时有保守派批评他不够虔诚。彭博社分析指出,宗教正成为印尼重大政治议题,佐科更面临「伊斯兰身份危机」,估计无论他能否连任,来届政府的宗教政策势必收紧,甚至可能效法另一东南亚伊斯兰国家汶莱,推出严格的伊斯兰法律。

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IISS)东南亚政治研究员康奈利表示,印尼过去20年的宗教思想正趋向保守,对女性衣着的管制亦增多,部分团体近年更积极推动在全国推行伊斯兰教法。

諮询公司鲍尔集团亚洲印尼地区总经理拉梅奇指出,隨着印尼社会宗教保守主义情绪升温,在野党经常在社交网站和竞选集会,质疑佐科的宗教信仰。

佐科在大选中,邀请伊斯兰教士阿敏担任竞选拍档,预料若他顺利连任,阿敏將在新政府发挥影响力,把中產的保守声音带进新政府。

另据路透社报导,过去主张世俗化政策的佐科亦改变策略,多次亲自前往最保守的西爪哇省拉票。自由派选民则批评,佐科全面倒向穆斯林,可能损害印尼宗教多元的形象。

西爪哇省人口达3250万,相当於选民总数的17%,但佐科在上届大选时,於当地得票率大败予对手普拉博沃20%。佐科这次不敢再对西爪哇省掉以轻心,连日动员数以千计义工深入村庄,逐家逐户拍门宣传,强调他並非反伊斯兰教。

佐科亦多次探访伊斯兰教经学院,並向校方提供援助和职业技能培训,让学生完成宗教课程后更易就业。另外,佐科竞选期间多次与家人一同亮相,討好支持传统家庭价值的保守派,並与离婚的普拉博沃形成对比。

新加坡顾问公司Control Risks高级分析师苏卡索诺形容,佐科已汲取上届大选的教训,但忧虑选举打开印尼宗教政治的缺口,將使今后宗教政策变得民粹。



星洲日报

锺万学加入印尼执政党

2019-02-10 15:05:36 

(印尼‧雅加达讯10日讯)前雅加达华裔省长锺万学正式宣布加入印尼执政党民主奋斗党。外界关注此举对印尼总统佐科威4月连任选举的影响,究竟是加分或减分仍是未定之数。

锺万学曾是大印尼行动党党员,2014年退出,2017年因亵渎宗教入狱,今年1月24日获释。

2016年9月,锺万学在演讲提及一句可兰经文,认为竞选对手利用宗教影响政治,愚弄大众。伊斯兰团体认为这样诠释可兰经,僭越属于伊斯兰教士的职责,发起大规模抗议。锺万学之后连任省长失利,因亵渎宗教遭判刑入监2年。

印尼新闻网站点滴网(Detik)报道,锺万学在1月26日已申请成为民主奋斗党干部,但是民主奋斗党峇里省地方党部直到2月8日才对外公布这项消息。

锺万学8日进入民主奋斗党峇里省地方党部办公室会谈后,身穿民主奋斗党的制服走出来,令各方惊讶。

锺万学表示,民主奋斗党追求的目标符合他的奋斗路线,他愿意再度加入政治,是希望把自己的经验传承给更多的人。

重回政坛的锺万学对于角逐连任的佐科威搭档“伊斯兰宗教学者理事会”主席安明(KH Ma'ruf Amin)的选情会带来甚么影响,备受各方关注。

安明与锺万学宗教亵渎案件密不可分,安明在亵渎案审理过程中担任宗教界证人之一,当时的观点认定锺万学的演说确实亵渎可兰经和伊斯兰教士,影响此案最终判决。

印尼智库“印尼概念”(Konsepindo)主任韦里(Veri Muhlis Arif Uzzaman)分析,锺万学此举能否提升佐安配的胜选率,这需要进行民调,但曾经让“阿学之友”失望的安明,也许会在锺万学正式宣布加入民主奋斗党的状况下,获得更多支持。

不过,韦里也忧心,锺万学不需要直接参与佐科威和安明的竞选活动,他担心,锺万学的存在,反而会让一些佐安配的支持者离去,如果锺万学真的想要支持佐科威的话,就应默默给予帮助,让佐科威专注于总统选举。

安明表示,由于佐科威和他已有竞选团队,竞选团队尚未讨论锺万学加入执政党的相关问题。关于锺万学加入民主奋斗党一事,安明觉得很正常,每个人都有权决定加入哪个政党。

印尼逾85%人口是穆斯林,从锺万学2016年竞选连任期间发生的穆斯林团体上街示威,到2018年全国地方大选中印尼执政党的挫败,宗教牌及族群牌在近来几次全国性大型选举中屡屡被政治人物操作奏效。

今年75岁的安明在印尼穆斯林社群德高望重,对穆斯林团体深具影响力。外界认为佐科威选择他担任副手人选,是希望能够藉重他在穆斯林界的影响力,为连任选情加分。(中央社)

289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898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5-24 09:25:19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印尼总统佐科威连任成功  狂胜对手21个省

2019年5月21日

印尼选举委员会21日凌晨宣布总统选举的正式计票结果,总统佐科威以约10.82%的领先得票率击败对手普拉伯沃,双方差距票数约1659万张。

印尼总统选举的计票在20日深夜11时30分完成。根据选举委员会统计,佐科威(Joko Widodo)获得约8503万票,得票率占55.41%,普拉伯沃拿到约6844万票,约44.59%。

根据选举委员会统计,在印尼全国34个省中,佐科威赢得21个省,胜过对手普拉伯沃的13个省。

印尼总统等选举在4月17日举行,依据当天的快速计票,佐科威以约9至11个百分点胜出,选举委员会经33天不眠不休确认各个投开票所纪录后终于完成正式统计,与快速计票相当。

佐科威这次选举是第二度与普拉伯沃对决,在2014年的选举,佐科威以约6个百分点胜出。

选举委员会原计在法定期限5月22日完成统计,昨天深夜提早完成,仍有2天时间作最后的确认。

印尼人口约2亿6000万人,合格选民约1亿9000万人,这次投票率将近8成,有效票数约1亿5000万票。

普拉伯沃上周表示,因选举舞弊,他不会接受正式计票结果。

支持普拉伯沃的强硬派伊斯兰团体伊斯兰防卫者阵线(Islamic Defenders Front)打算动员群众在21及22日到中选会抗议;此外,印尼警方近日也表示,他们逮补多名意图利用22日宣布时机制造动乱的恐怖份子。

印尼军警自20日傍晚起,在选举委员会外祭出高规格维安,晚间9时过后,军警还要求选举委员会外的民众、小贩、甚至媒体采访车辆都尽量净空,不准军警以外的车辆进出,大批军警人员进驻。至今天凌晨尚未有冲突发生。



【雅加达大暴乱】警方:我们知道谁是幕后主谋

2019年5月23日

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在总统选举成绩公布后爆发骚乱,总统候选人普拉博沃的支持者抗议选举结果,与警察发生冲突,造成六人丧命,数百人受伤。警方说,此次骚乱是有人幕后策划煽动,已有近257名示威者被捕。

印尼总统佐科昨日说,在军警致力维持社会治安与稳定下,目前的局势受到控制。他敦促人民维护和平及保持团结。他说,政府绝不宽容任何试图危害国家安全及民主的不法分子。

路透社报道,示威者连续第二晚在雅加达示威并与警方发生冲突,镇暴警察施放催泪弹驱散人群。

印尼选举委员会周二凌晨提前宣布总统佐科以55.5%的得票率赢得选举,对手普拉博沃坚称选举存在舞弊和不公正现象,拒绝接受选举结果。数千名普拉博沃支持者当天涌到选举监督委员会位于雅加达中心的办事处附近举行抗议集会,集会原本和平结束,但当晚11时突然涌来一批示威者到场生事,警察被迫发射催泪弹驱散人群,引发暴力冲突。

雅加达特区首长阿尼斯说:“截至今天(周三)上午,有200人受伤,被送进五所医院救治。六人死亡。”他说,医院正为死者进行解剖以确定死亡原因。这是雅加达自1998年苏哈多倒台后发生的最严重骚乱。

印尼警察总长蒂托也证实有六人死亡,但他否认军警向示威群众发射实弹,并强调现场的军警都没有配备实弹。他说:“有人受了枪伤,有人遭钝器击中受伤,我们还须进一步查明。”

总统府幕僚长、印尼国民军前总司令穆尔多科透露,警方从示威者身上搜出两把手枪,他相信“在恐怖组织以外,有某个组织正试图把局势搅乱……我们知道谁是幕后主谋”。

普拉博沃是退役军事将领,他的三名盟友上周被警方援引叛国罪逮捕,其中一人是特种部队前指挥官,他被指私运武器,准备用在抗议集会上。

为防止有人在这高度敏感时刻散布谣言和假消息,印尼政治法律安全统筹部长维兰托宣布,社交媒体将被部分封锁,一些功能被禁用,例如网民暂时不可分享照片和视频。

周三上午,仍有数百名示威者在雅加达与警察对峙,他们还放火焚烧一所警察建筑。电视画面显示市区街道上一群示威者的后方冒出浓烟,一些示威者向警察投掷石块和爆竹,并试图拆除公共栅栏,警察以催泪弹反击。

警察发言人在记者会上说,大多数示威者似乎来自雅加达以外的地区,警方在一些人身上搜出装有钞票的信封。“这不是自发性事件,而是有人精心策划。有迹象显示暴民收了钱,故意制造混乱。”

有政党标志救护车载满石头

他说,一批批示威者在雅加达多处与警察发生冲突,他们纵火焚烧汽车,向警察抛出石头和汽油弹。警方发现一辆有政党标志且载满石头和其他工具的救护车,但拒绝透露该政党的名字。

雅加达市区地铁站、多栋办公楼和多所使馆周三关闭。数百名镇暴警察上午在市中心一个繁忙的交界处设置路障以阻挡示威人群。由于零星冲突持续发生,雅加达整座城市部分地区道路封锁,一些商场停业,部分学校停课。



印尼选后仍笼罩”反华”阴影 当地华人忧二十多年前事件重演

2019年5月24日

印尼大选结果21日出炉,现任总统佐科以11%的得票优势胜出,然而败选的普拉博沃声称选举舞弊,拒绝承认结果。

随后,数千名普拉博沃的支持者上街抗议并引发骚乱,导致至少6人死亡。混乱之中,有抗议人士试图将矛盾转移至华人身上,高呼“反华”口号。与此同时,一些“反华”的谣言在社交媒体上蔓延。

为了平息事态,印尼政府采取措施,限制了上述虚假信息在网络上的传播。

需要提及的是,早在骚乱发生前,中国驻印尼使馆20日就发布公告,提醒在印尼的中国公民和机构注意安全。

抗议者鼓动“反华”情绪

一些有心人士试图把矛盾转移到华人身上,高呼“反华”口号,比如“Usir Cina(赶走中国人)”和“Awas Asing(小心外国人)”。更有甚者,22日开始在社交媒体上散播谣言称,骚乱中的死者是被“来自中国的警察”击毙的。

印尼法律规定,制造和传播假新闻是非法的,可被判入狱。

“不管是在体量上还是严重性上,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指本次反华言论的传播)。”该国一个打击假新闻组织的联合创始人说。

中国使馆提前预警

报道指出,在印尼全国2.6亿人口中,华人的数量并不多,只有约300万。随着骚乱和反华谣言在网上蔓延,该国华人群体再次感到恐惧,人人自危。

有住在雅加达的印尼华人表示,他们担心自己会再次成为暴徒的目标,就像二十多年前那样。当时,暴徒袭击了华人拥有的商店、住宅等,造成不少死伤。

某人权组织的印尼研究员指出,“这些团体,包括普拉博沃和他的许多顾问,都有利用民族和宗教情绪(包括反华种族主义)动员民众夺权的恶名。1998年他们就是这么做的,如今他们还在试图这么做。”

据路透社23日最新报道,雅加达街头当天已经恢复平静,抗议者队伍在前一天晚间逐渐减少。当地警方发言人表示,最后一批抗议者已在上午7点前散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19-7-19 01:49 A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