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607|回复: 11

[转载] 台灣多元家庭的荒繆(同性恋)

[复制链接]

266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100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13-12-8 19: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冷眼横眉

Hands off the children! ---台灣多元家庭的荒繆

Sunday, 1 December 2013

近年來的同志群體,持著“我們是弱勢群體”的招牌,所展現的野蠻和囂張跋扈,已經到了只允許自己伸張不滿,不許人家採取反對立場的地步。你敢反對,就定被圍剿,標籤你不尊重人權,恐同,落後。這些所謂的弱勢團體,已經等同文革的紅衛兵。

在他們背後,有一群企圖改變傳統社會次序與價值,以社會主義者自居的人。從對回教恐怖主義者講求人道和世界大同,到支持同性家庭領養孩子,這類憨九多以理論為出發點,漠視現實。但因詞藻亮麗,標榜先進,開口愛心,閉口人性,愛這個包容那個,他們已經逐漸經成為政治正確和另一種一言堂。

現在全面承認同性婚姻的應該有15個國家。老實說,在他們不打孩子的主意前,我也是投贊成票的。我很奇怪台灣一上來就來個多元家庭,而不採用先進國一些聰明的方法,以澳洲為例:只要一對男女(或男男,女女)住在一起至少兩年,就有等同婚姻的權利,在分開時可索取對方的部分財產,或在對方死亡時繼承產業。

這種以人性為出發點,巧妙地避開承認同志婚姻與否的做法,倒是塞住了許多同志的嘴巴。那就是他們承認同居者的權益,不管同性或異性。雖然對於異性戀者,這間接造成結婚證書幾乎形同廢紙。

但是同性伴侶領養孩子卻不是台灣的平權運動所提出多元家庭那麼簡單。許多允許或默許同性關係的西歐國家,根本不會允許一對新結合,沒有孩子的同性伴侶,領養血緣上不屬於他們任何一人的孩子。或者說,領養孩子在西歐國家,就算對於異性伴侶,也是很困難的事,更別說同性領養。因為數據顯示被領養的孩子大多成長過程有問題。

那麼在西方社會,同性伴侶家庭的孩子在什麼情形會出現呢?個案一,女孩生了孩子後與男友分離,領得撫養權後,突然變基婆,不愛男人了,那麼孩子還是繼續由她撫養的,因為孩子已經知道他有正常的父親和母親,而且那是親生母親。個案二,父親坐牢,母親死掉,孩子十多歲,懂事了,一個自小很疼他的叔叔暫時撫養,但是叔叔是基的,法官说那不要緊。看到了吧?别斷章取義,也不是那麼簡單。

但是,不管西方或台灣,左派笨柒聯合同志團體真正要推動的,就是一對同性伴侶可以直接領養一個不懂事或剛出生的 baby。而這就是荒繆,不人道的。你們罵我保守也罷,我要大喊的就是,“別動小孩!hands off the kids!”孩子是要在一男一女的正常家庭下長大的。有本事的,自己生一個!

如果同性戀是天生的,那應該尊重他們喜歡同性的權力。但是在這個被偽自由主義者搞亂的市道,有許多同性戀是後天的。那就是,對異性關係失望,想在同性間尋找慰籍。這類人會越來越多,而如果所謂的多元家庭因這些人而存在,這個世界可以亡了。

許多人在混淆視聽的說,哎喲,你們是大多數也怕,就不讓我們說兩句?現實是,偏偏大多數基於“人道。人權。自由。”等等蓋下來的大帽子,噤若寒蟬!大多數有等於無!

因為在偽人道主義猖獗的世界,所謂的弱勢團體已經侵蝕原有社會的結構!如果我們身為大多數的,不强烈捍衛適合我們生存的次序,那麼社會次序就會變成少數人所提倡的非正常社會次序,如果因為如此,同性伴侶領養孩子如果在世界各地相繼成功,那就是本世紀最大笑話,也是刮了兒童保護法一巴掌。

http://botakray.blogspot.com/2013/12/hands-off-children.html

266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100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12-8 19:12:29 | 显示全部楼层
冷眼横眉

我從沒有當你們是正常的

(講求21世紀偽人道主義政治正確的人別看此文,引起不適恕不負責)。

前一篇文章讓這些基佬露底,看著他們歇斯底里的扭曲我的文章,斷章取義的嘶喊,我就好笑。哎哟,你們一直吵吵鬧鬧就行,人家說一句你們就圍剿。沒有人說同性戀要徵得我們同意的,回去做愛個做到夠沒人理會你的,是誰又搞示威又搞抗議,搞得天下皆知,然後不准人家開口?屌。

原來我支持同性伴侶有合法關係也要被攻擊,還必須支持他們領養小孩才能不被批評!這他媽的奇怪呢,你們既然選擇了和同性結合,怎麼還要小孩?大自然法則,你這人怎麼來的,是否插屁股後大便生出來的呢?當然不是。你絕對有斷袖之癖的權力,但選了這條路還要孩子來幹什麼?你們有父愛(或母愛?也真難搞)?那就不要傷你們父母的心咯!

好啦,我前一篇寫得太文縐縐了,恍惚間還以為自己回去作研究了。我不但寫得斯文,我還好心,建議台灣先試用外國慣用的同居權益法,一併保障異性和同性伴侶權益合法同居地位,而不是一來就什麼多元家庭。結果基佬們不領情,馬上就將我標籤恐同,許多讀書人還來個什麼大多數和少數,你們這些娘們啊,嘖嘖嘖,就喜歡抓字蚤,玩字眼,糾纏不休,討厭哪。

好吧!聽著,這不是大多數和大小數的問題,是正常與不正常的問題,噢,要問我正常如何定義?噢噢,我很保守的:正常的伴侶生得出小孩的。我不會再客氣啦,也在這裡把話說白了,我支持同性伴侶合法關係,是把你們當珍禽異獸圈起來,希望妖孽不要出來害人,自己磨豆腐也罷,兩條懶叫擊劍也罷,給個地位你們,別吵。但是要打孩子主義,就不行!

肛交是種癖好,在監牢裡每天都在發生,牢犯也不覺得頭上有光環。但是有些牢犯出獄後,那種癖好斷不了,就參與同志們混,自稱同志,雖然他們是萬能插蘇,前後都行。這些人如果在什麼多元家庭之下領養小孩,後果難以想像。澳洲的數據顯示,領養孩童的其中一個大問題,就是孩子在家中被性侵的比率比一般家庭高八倍(因為沒有血緣關係做道德屏風)。至於同性領養,則沒有人試過了,我承認沒有數據,你們倒是可以支持試試看的。

說我歧視也罷,我睬你都傻,這是我的立場。我說我要說的良心話。今天同志在網上的凶狠已經使許多人,所謂的大多數人,不敢捍衛自己原有的價值觀。至於幫兇,就是那些自以為是知識分子的偽人道主義者,畢竟支持同志領養孩童是潮流啊!要不怎顯得自己他媽的先進哪。



幹!一群沒出息的。就只在留言版拉屎!

至少也應該寫一篇《為何同志伴侶可以領養小孩》,或搞個同志領養小孩運動啊!而不是只是在留言版大雜交,抓住我一句話說一大堆。反正娘們就是抓字蚤厲害,而且敏感小氣。人家一句話,就圍上來了,心虛啊,道理不在他那邊啊。可是,你們的立場呢?

立場啊!你叫他長篇大論寫一篇支持同志領養兒童,他又犯了躊躇。打著人道自由的旗號到處晃嘛,還真容易入人家的罪,叫自己寫嘛,這。。。這不叫人表態嗎,這?

可是這些人,除了理解文章有問題,(你不可以寫太長哦),多數都有看留言不看文,或看了開頭兩段就趕快把文章搬來搬去的毛病。他們要的是熱鬧,叫囂。文章哪寫得出啊?

就因為自己寫的沒人看,才跑來我這兒啦!又要臉又要撒潑。在我這兒,你再怎麼叫囂,拉屎,都是我給的臉,我要刪了你,不讓你進來,你就出不了這風頭了。

可是放心哦,我就想人家看看你們怎麼歇斯底里,怎麼瘋。怎麼無聊。這兩篇各自百多個留言,是珍藏,更是研究扭曲心理的資料啊。

唉,到底誰在破壞同志名聲啊?你看他們紅了眼,24小時趴在留言版,看到不同的聲音就撲上去。你們更看到邏輯被扭曲,不育夫婦和同志伴侶被相提並論!老天,一個是生理問題,一個是身體構造,你媽沒教你?

立場啊!有本事的,開個專頁,支持同志伴侶領養兒童!搞個運動出來才是王道!而不是一味要人家認同,人家不100%認同就發爛渣!

看留言版大混戰,一目了然,就是這類壓鬱太久不能公開而被扭曲的人性吶!這些人啊,link一大堆視頻逼人看,人家不看就鳥人,這不是精神有問題嗎?人家罵他就說是歧視,他們罵人就天經地義,哎。

這兒老子地盤啦,罵你還要申請准証?別來我這兒當自己的家。先砍幾個,提醒你誰是主人,有本事的自己回去開山立派,吸引人過去看,別來這兒沾我的光,還要標籤我恐同呢!他妈的。



壓迫的環境,扭曲的人性

看到這幾天的那些同志(也不知道是真同志,還只是憧憬成為同志)那些歇斯底里的反應,令我納悶。為何這些人完全不能忍受別人與他們不同的看法,千里迢迢的跑到人家的地方去撒尿呢?

這使我回憶起我的英國同志朋友。他們雖從來不隱瞞自己是同志,但對於外人的看法不太關心,對自己信心滿滿,而且不到處和人說,只有在遇到異性向他/她表白時,才透露自己是曲的,不是直的。

他們男的比一般男人細心,話也多。女的反而多數沉默,不過有種特別的表情很好認。還記得當年研究生中有一對“老公”是加拿大人,“老婆”是日本人的男生,那日本男生就真的有阿巴桑的表情,我們看了都要忍住笑。

在過去,和這些人的良好關係,是我不反對同志婚姻合法化的原因。而他們之中少有提起孩子的。你要是問他們要孩子怎麼辦,他們就會愣住,好像根本沒想過這個問題。在澳洲我遇到的也一樣,就是認為選擇了同志這條路,孩子是累贅。

為何我們的同志神經會這麼大條?這幾天我一邊看人瘋癲狂罵,一邊在思考。其實,西方同志在社會也會面對一些眼光的,但是我們少了人家的同居權益法的保護,因此少了人家一分自在。(許多西歐國家同志婚姻也還沒合法,倒是同居權益法保障了許多,因此除了一些極端的,很少人吵。)

還有就是環境的問題。在大馬這種保守的環境下,這裡的同志都要面對社會壓力,尤其是新村出來那些,要是給人知道,恐怕連家鄉都不用回了。所以憋著只能在網上鬧,那種被扭曲的心理,使他們動輒向人大聲表明性取向,一種自卑產生的自大。而且他們傾向于群起出動消音!消音,是掩耳盜鈴的自欺心裡,也方便自己擴大圈子。

有讀者關心我的PM我叫我別理他們,有極端反同的叫我繼續罵下去。唉,其實都不是,我寫,是要證明我有寫的權力,老子寫了5年,從抨擊馬來特權,到罵國陣,操民聯,再到社會課題,我喜歡寫什麼就寫什麼,不爽的,別上來,別一邊上來偷看, 一邊說我不好。有本事自己開專頁囉,我向來都是寫粗口的,我又沒有教你幫我含。對不對?

那些同情他們的,你們首要做的不是幫他們爭取什麼領養孩子的權力,而是先說服你們周遭的人接受這種異類的存在,只有這樣才能減少他們的壓力,使他們變得正常些。要不,“笑郎唔宰自己笑”(神經的不知道自己神經),他們對於社會還是會有一定的破壞力的。

266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100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12-8 19:13:37 | 显示全部楼层
冷眼横眉

安東尼

Saturday, 7 December 2013

这几天在FB专页和人打战,你们看到的前一篇,说我不赞成同志领养孩子的,其实在FB我连续写了四篇,顿时烽烟四起,杀声震天,血流成河。后来发现自己的脸孔扭曲得不像人了,就赶快躲回搏。还是这里舒服些。这里,是我的家啊。

想起很久没有和你们说人物的故事了。以前的戴仁同志,大胖,韩国佬,都深入民心。今天要讲澳洲人安东尼。

安东尼大我八岁,他坐下来就差不多和我一样高,(当然还是我高点,哼哼)。他是西澳郊野保守基督教社区长大的孩子。偏偏他性格放荡不羁,写电邮粗口跃然键盘上,公函亦如此,而且打字如同说话,真正的我手写我口,文法惨不忍睹,句号逗号欠奉,曾有写三行字没有逗号的纪录。

我鸟他,说你的邮件真他妈的难看。他难为情地说,只是邮件啦,我写书不是这样的。写书?是。安东尼博士还是他那行的权威。只是邮件写好点行吗?KNN。

他和青梅竹马的女友结了婚。生了两个孩子。就在他大儿子十四岁那年,他老婆和他说,她发现她是个蕾丝边,对男人不感兴趣了,要去追求她的蕾丝边之梦和理想。性格开放,本身是个社会学学者的安东尼,唯有无奈点头。二人离婚。

离婚后由于是和平分手,抚养权和定时探望孩子根本不在议程内。孩子喜欢和谁住就和谁住。所以大小儿子突然发现有两间房子可以窜,倒是不亦乐乎。反正老妈骂的时候就和老爸住,老爸不给钱的时候就跑去老妈那儿。或者老大在这儿,老二就过去那儿。

结果他的大儿子在学校和女同学说,你想知道你是否蕾丝边吗?我知道如何分辨,因俺娘是蕾丝边。只要你给俺亲一口,就可以知道。结果他儿子当年凭着自己这“人肉蕾丝边探测器”,还真骗了不少女孩子的初吻。

安东尼过后再婚后又仳离,然后和一女同居后还是分手,可能唯一能制住这风流种的真的只有那位蕾丝边的青梅竹马。一天我到公司发现公司沙发不见了,就拿起手机对安东尼猛呛,“法克,进贼啦!”原来是安东尼拿了回家,因为他的分手女友搬家时把家里的沙发拿走了,安东尼家里没了沙发。

他现在又谈恋爱了,两人还共骑单车游西澳。我说,这次要撑多久?他说,“法克友。乌鸦嘴不说好东西。”我当然不敢继续挖苦他,因为他是我老板。

http://botakray.blogspot.com/2013/12/blog-post.html

0

主题

4550

帖子

4万

积分

积分
40992

局长良民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星章(累积乐捐RM500以内)

发表于 2013-12-9 10: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对同性婚姻,我是抱着不赞同也不反对的态度,毕竟这是他们两人的事,要知道他们的选择是需要很大的勇气和忍受社会异样的眼光和歧视。
至于让同性夫妇领养孩子是否恰当,我则很有保留,或许儿童心理学家和教育家能够解答。

266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100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12-27 20:49:2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彭政府矢言严打变装伊教徒 罪成者或面对最高一年监禁

2013年12月27日 下午5点32分


      
大马性别压迫升级?彭亨州伊斯兰宗教单位宣布,从今天开始将严厉对付那些变装者,即那些男扮女装,或女扮男装的伊斯兰教徒。

马来报章《大都市日报》报道,彭亨伊斯兰宗教理事会(MAIP)将执行新的伊斯兰刑事法,对付那些变装者。

根据今年12月1日生效的经修正伊斯兰刑事法,变装者一旦罪成将面对最高1年的监禁,以及不超过1000令吉的罚款。

过去规劝无效反而泛滥

彭亨伊斯兰宗教理事会副主席旺阿都华希(Wan Abdul Wahid Wan Hassan)表示,当局之前并没有严厉对付变装者,导致这种不道德的现象越来越泛滥。

“之前,我们只是扣留他们,同时劝告他们改正,但是这没有效果,反而越来越猖獗。”

“因此,在此之后,一旦罪成,我们将以监禁或罚款,或者两者兼施的处分来对付他们。”

修法以有效打击不道德

不过,他透露,由于法律刚刚修正,因此至今仍没有人在这种刑事罪下受到处分。

旺阿都华希表示,经过修法之后,所有伊斯兰刑事罪行都被转移到2013年伊斯兰刑事法底下,而伊斯兰家庭管理和法律则维持在1982年彭亨伊斯兰宗教管理和马来习俗法令之内。

这次的更动是为了让执法更加的透明,同时一并打击类似偷情、饮酒或者拒绝斋戒的不道德活动。

维权分子抨州政府做法

此外,《德新社》报道,当地重要的同性恋维权分子彭启德(Pang Khee Teik,音译)抨击彭亨州政府这种做法。

他在面子书敦促当局不要干扰变性和变装者,并批评说,“这就是马来西亚,法律不近人情,专门打落水狗。”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50347



LGBT群体,何错之有?

檞寄生   2013年12月26日 上午10点46分


      
【时政】窥探性/别

台湾“多元成家”草案近期闹至沸沸扬扬,一些著名艺人表态拒绝捍卫同性恋群体权益,同一时间亦有许多名人亮相声援,可说对草案诟责或称厌者固有之,支持者亦复不少。把焦点拉到我国,LGBT群体(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向来无法见容于马来西亚社会,并且时常招致广大民众的批评与指摘。

台湾与马来西亚的社会情境有所差异,要谈性别,我们必须把它放置在特定的脉络里审慎考察。马来西亚多数社群伊斯兰群体认为可兰经教义指涉同性恋关系为严重罪行,故违背教义者罪不可赦,必须受到谴责与挞伐。

在马来西亚,宗教因素固然是LGBT群体在推动自身权利的阻力之一,其实国内政治菁英与民众“反对而反对”的行径更值得我们关注与讨论。汲汲于2020年跻身成为先进、现代、公平的国家,其政治菁英与民众的立场与言论理路怎么完全乖离逻辑思考,这是有必要检视与深入探讨的。

借故驯化与诊治

回溯一年前政府推广“V领”的辨别同性恋指南;前阵子政治菁英于国会斥责马来西亚非政府组织联盟(COMANGO)诉求政府承认多元“性倾向”与“性别认同”(SOGI);抑或一个月前工艺大学辅导与教育中心举办有关跨性别议题座谈会,海报大力宣传3M,即认识、面对、克服(Mengenali, Menghadapi, Menagani)性别错乱的问题,这些例子都在在反映有关当局企图建构一套偏颇的知识价值来对学生照本宣科,把LGBT群体归类为病态冲动者,必须经过教导与驯化,让他们及时迷途知返,避免对社会安宁造成负面冲击。整套论述疑点不少,难昭人信服,缺乏强而有力的逻辑基础来支撑其反对LGBT群体的因由。



“扭曲性别”在马来西亚属于惊世骇俗之举,大致而言对LGBT群体的争议是,有者坚决认为他们的性取向/性别认同是“先天”生成,无法改变;有者则认为性别错乱者是“后天”的,必须经由一套策略来解决此问题,而解决之道就在于引导他们回到“正常”的异性恋生活方式。

如果我们就“先天”而言之,政府企图教育与改造LGBT群体的努力就变得不切实际了。试想想,LGBT群体的性取向/性别认同藉由参加不同讲座与课程就得以改造,倘若它是先天的,岂不令人惊叹不止?反之,如果说性别是一种展演,是社会环境历史性交互作用下的产物,那异性恋关系也必然是一种“做性别”,故我们又凭甚么理据去捍卫异性恋关系,转身却对LGBT群体进行打压?

多元性向/性别认同既非“先天”,亦非“后天”之争。要把复杂的问题厘清,我们只需要回答:“LGBT群体,何错之有?”。

颠覆异性恋常规?

根据普遍的舆论我们倒可以看出一些端倪,LGBT群体颠覆了异性恋的教条常规——“好性”必须是纯洁、具有再生产的功能与意义。当LGBT群体打乱了此一性别秩序,随即就被认为助长“坏性”,务必予以遏制。

想解析此谬论,且让我们把同样的思考逻辑套用于长期以来的家庭伦理架构作观察,女性在异性恋关系里常被期待扮演“脐带”角色,故那些不想结婚或生育,或者无法生育的女性是否就应该被谩骂为非完整的女人,遭致污名?



如果我们对此问题稍存怀疑,或者为女性所承受的压迫深表同情,那我们就不难洞悉因为同性恋无法履行再生产功能而加以严厉苛责是如斯地自相矛盾了。

LGBT群体“不安全的性”也是招致强烈抗撷声的原因之一。他们被谴责造成道德沦丧与社会问题,而尤以男同性恋者的肛交性行为为然。他们被穷追猛打,因为被说成是传播爱滋病病毒的作俑者。这种论述是多么贫血与苍白无力。

卷帙浩繁的研究报告已明确地为LGBT群体翻案,罹患、传播爱滋病最大的族群其实是源自于不安全的异性恋性行为与共用针筒者。再者,异性恋关系间所引发的性滥交、堕胎案例也不见得为少数,我们又可否就此反对异性恋关系?

排斥事实制造对立

狂妄者有如我国前教育部副部长莫哈末卜艾,还曾利用案例指出,一些国家的领袖因为性别错乱,导致国家脱离发展轨道,堕落沦亡。LGBT群体被贴上有损国族尊严,断送国家前途的标签。只是当我们仔细论释与分析,就可以发现其言论多么不堪一击了。

须知古今中外,多少被揭发涉及贪污、舞弊、与雏妓进行非法性交易的国家领袖皆非来自LGBT群体,他们有些是虔诚的宗教信徒或者异性恋拥护者,职是,以性取向做为判断与辨别一个人的能力与好坏实在站不住脚。现今,许多著名艺人,国际运动员均是同性恋者,他们对国家的付出与贡献却是昭昭可见的事实,难道我们还需要摆出例子一一佐证吗?



民众对LGBT群体的观感乃至偏见,也是值得深思的一环。完全无法冷静分析与理性思考者一直大有人在。

笔者就曾于某商场亲耳听见一位家长如何对小孩“晓以大义”,劝阻小孩勿购买“V领”衣服,嘴里还喃喃道出:“难道你忘了‘V领’是Gay才喜欢的,你不记得了吗?不要买!”。他们没有说明反对的理由,只是率尔地把同性恋关系等同于“罪恶”,说什么万万不能“仿效”。

围绕在我们日常生活的朋友们不是也常说:“我当然不反对同性恋,但是他们‘绝对’不可以来‘搞’我!”。这些论述看似适时地容纳与包涵LGBT群体,实则开明的背后却早已预设了异性恋关系的立场,一仍既往无法跳脱对LGBT群体的歧视与刻板印象。

还有一些以支持LGBT群体自居者,严厉论述持有相反论点者为:“‘凡夫俗子’到底懂不懂甚么是爱?!他们根本不懂得尊重别人,最好去……”,去掉粗言秽语的部分,这些民众对LGBT群体的声援纵使让人感到欣慰,言语间,始终无法避免地呈露出一套无异于持有相反论点者的霸权论述。

LGBT群体不必然只有弱势与受害者的形象,声援者捍卫本身立场之际,丧失理智地辱骂与排斥任何异见的思维方式,只是一再构建两者间的对立,并未真正就事实讲道理。须知制造对立,就如性别、阶级、宗教、种族间的相互对立,正是一直扼抑与阻碍国家进步的导因。

多元共存的关系

承认LGBT群体并不意味著异性恋关系的结束,它可以是一种共存关系。许多政治菁英与民众善于制造危机论述,认为允许LGBT群体存在将逐步威胁到异性恋者,唯恐所有人最终会沦陷为“病态”的性别错乱者。

这不啻是轻视与否认人类作为行动主体,具有勾勒不同生命故事的自决能力。个体在世界上最为可贵的是其创造行动,让我们可以在不同的时空与历史情境相互交替,持续创造新知识与历史空间。“多元性别”正是在此一范畴里,经由扣紧过去的特定情境所进行与演变的事实,在毫无充分的反对理由之下,实不应该被说成是一种失序或毁灭。

在一片支持与反对LGBT群体的声浪中,我们有必要时时刻刻地自觉与自省,任何异议与偏见唯有藉助于理性对话方能为我们去除狭隘的二元对立观念。只有消弭彼此的仇视与恐惧,才有办法开启一扇理性的视窗,在不带任何预设立场下,坦然地问自己与对方为甚么要反对,试问LGBT群体,何错之有?

檞寄生,喜欢于日常生活里寻绎性别痕迹,以说故事的方式戳破性别迷思;崇向“去性别分类”世界,信仰“人”应予以“主体”而非“性别”身分存在。

http://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250235


266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100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6-6-23 15: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担忧朝野恶斗越渐保守 性别组织叹LGBT遭殃

发表于 2016年2月15日 下午1点36分     更新于 2016年2月15日 下午2点5分

诚信党顾问阿末阿旺指同性恋、双性恋与跨性群体(LGBT)是最大社会问题,引来关注。性别组织担忧,朝野政党因为政治恶斗而变得保守极端,结果LGBT社群遭殃。

性别平权组织“Diversity异样”在面子书专页的帖文表示,政党发表激进言论以期获得选民支持。

“巫统、伊斯兰党和诚信党三党,会不会在竞逐过程中,变得更为保守……将LGBT社群当成了一个污蔑对手的工具,或是通过发表激进的言论攻击LGBT以期获得选民的支持。”

“如果不想事情演变成这样,我们就应积极的监督在野党的言论,并要求在野政党就LGBT议题上表态,同时谴责任何歧视LGBT言论。”

质问诚信党立场

同时,“异样”也举出诚信党领袖们就LGBT议题发表的言论,质问被称为“开明派”的诚信党对LGBT立场为何。

“在2015年12月,诚信党策略主任祖基菲里(Dzulkefly Ahmad)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该党并不认同 LGBT的生活方式,但却可以接受LGBT存在于社会上。”

然而,该组织说,诚信党副主席姆加希(Mujahid Yusof Rawa,见图)曾担任国民团结咨询理事会(NUCC)成员,参与草拟《国民和谐法案》。

应保障不受伤害

该组织点出,《国民和谐法案》纳入了“反歧视性别差异条款”,禁止政府或个人对于他人的性别和性倾向歧视。

“此外,在2015年的社会主义大会(Socialism 2015)上,姆加希也在问答环节里强调,人们有不认同个人性倾向的权利,然而我们应保障LGBT群体不受到任何伤害、其工作权,以及安心生活的权利”

“从以上几个事件来看,诚信党在LGBT的议题上,虽然比伊斯兰党较为‘开明’,但基于伊斯兰教义仍无法接受LGBT。”

该组织也提到,伊党曾表示愿意就对抗LGBT的议题上和巫统合作、安华两度因鸡奸案入狱、宗教局发展局(JAKIM)近年来积极逮捕妈嫣(Mak Nyah)等事件,皆显示政党旨在争取选民支持,而将LGBT社群视为诬蔑对手的工具。

前天,阿末阿旺宣布,诚信党将成立一个劝导理事会,以解决国内LGBT问题,更指LGBT是最大的社会问题。



突袭跨性别闭门活动捕二人 性平组织抨宗教局执法不当

发表于 2016年4月5日 下午2点59分     更新于 2016年4月5日 下午3点52分

联邦直辖区宗教局突击一场跨性别闭门活动,逮捕主办者及参与者,更将提告她们,引来性别平权组织强力抨击,直指当局不当执法。

性平组织“Diversity 异样”关注国内同性恋、双性恋与跨性群体(LGBT),该组织今天发文告谴责,联邦直辖区宗教局(JAWI)闯入跨性别闭门活动,还逮捕了活动主办者和一位参与者。

“有关当局在进行该项突击行动时,并沒有出示搜查令(warrant),现场也没有警察,但却展开突击行动並逮捕出席者。”

指穆斯林禁止参加选美

被逮捕的参与者是一名律师西蒂(Siti Kasim)。她昨天在面子书上透露,宗教局给予的逮捕理由是,该活动有“选美比赛”。这是因为根据伊斯兰裁决(fatwa),穆斯林女性禁止参与选美比赛。

西蒂表示,该场合是个慈善筹款活动,却遭宗教局突击闯入,且有一批媒体跟随,当局更封锁所有出口,最后将她和主办者逮捕。

她们被带至金马警局,宗教局人员当场向警方投报,而西蒂也同样报了案。

当局不承认跨性别认同

Diversity异样在文告中狠批:“该局不承認跨性别女性的性别认同,又何以使用伊斯兰裁决的理由,來逮捕参与这场活动的跨性别女性呢?这当中的矛盾点出了该局执法的荒谬。”

更甚的是,主办者被宗教局释放后,被告知当局将援引1997年联邦直辖区伊斯兰法第9条“藐视或违抗宗教当局”,和第35条“助长不良风气”控告她,这与最初的逮捕理由不一样。

“显然的,有关当局意识到最初的逮捕理由站不住脚,但却不立即释放主办者和撤销控状,而是继续以两条莫须有的罪名提控主办者,以期达到恐吓跨性别社群的目的。”

“我们 Diversity 异样 强烈谴责联邦直辖区宗教局的不当执法,并要求撤销所有针对主办者的提控。”

该组织也同时呼吁,大众关注和一起声援这起侵犯人权的事件。

上周,我国跨性别社运人士妮莎(Nisha Ayub)获得美国颁发国际妇女勇气奖的殊荣,成为首位荣获该奖项的跨性女人。然而,国内宗教局逮捕跨性者的案件仍然层出不穷。



为何华人同志出柜那么难?

何笠方     发表于 2016年6月12日 晚上7点5分     更新于 2016年6月12日 晚上7点21分

【大专论政】

台湾反同性恋团体“宗教团体爱护家庭大联盟”(简称护家盟)声称:“同性婚姻、伴侶制度、多人家屬及收养制度的改变將徹底冲击华人传统家庭制度及价值观”。似乎身为华人,“与生俱来”就要尊重及背负所谓的“传统”。

但纵观近三千年的历史,中华地区行使的婚姻制,从来就不是护家盟所追求的“一男一女、一夫一妻、一生一世”,而是“一夫一妻多妾”制。中华民国成立以后,1930年颁布的《民法》才实行一夫一妻制,至今仍不过百年。如果护家盟真要“尊重传统”,那就应该鼓励男人纳妾,支持婚姻法实施以前的“一夫一妻多妾”制。

许多人以为同性恋是西方带来的陋俗,护家盟也口口声声说身为华人,面对同志议题,不应“一味地学习国外的方法”(即让同志婚姻合法化)來引起“对立与冲突”。但其实中国自古就有关于“男风”(即男性同性恋)的书写,而且十分开放,“断袖”、“分桃”、“安陵”、“龙阳”等等均是其中典故。

断袖之癖的由来

相传汉朝哀帝与男宠董贤共寝,董贤睡觉时压住了皇帝的袖子,皇帝上朝时不忍惊醒他,便拔剑断袖,这就是成语“断袖之癖”的由来。直到明清时期,对男色的描写,都是非常宽待的。

不是中国古代“赞同”同性恋(古代中国还未有同性恋这个概念,而且有同性性行为并不等同于就是同性恋或双性恋),而是无论“男色”或“女色”,均是“美色”的一种。即便有人把美色当成祸害、危机,二者仍是被视为同一性质的,并没有“男色”就比“女色”罪大恶极一说。

另一个迷思是,许多人以为西方必然对同性恋开放包容。其实,历史上西方对待同性恋要严酷得多。在基督教统治下的中世纪欧洲,教会法庭对同性恋者判处苦役或死刑。近一点的20世纪,德国纳粹当政期间,大批同性恋被迫佩戴粉红三角标志,关入集中营,有约六万人被迫害致死。即便是去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以五票对四票,裁定同性婚姻合法,保守势力根深蒂固的德州及密西西比州却出现高涨的反对声浪,表明抗拒立场。

跟西方对同性恋长达千年的迫害比起来,中国对同志其实宽容得多。反而因为引进“西方文明”,“冲击华人社会传统家庭制度及价值观念”,让人把同性恋视为洪水猛兽,以为同志是西方传来的堕落象征,甚至误以为反同是华人传统。

华人同志的家庭观

但从护家盟反同的立论之处可以窥见,华人同志出柜所遭受的压力,与注重婚姻与世代传承的家庭文化不无关系。在中国相当火红的说话达人秀《奇葩说》,其中一期的辩题就是“(同志)该不该向父母出柜?”。导师之一蔡康永出柜多年,聊到同性恋话题仍旧声泪俱下,哭着说“我们并不是妖怪”。

从节目播出后引起的热议可见,“该不该向父母出柜”似乎是华人同志圈的主要议题。毕竟在亲子权力关系不平等的华人社会,出柜同志无可避免地,必须与传统家庭机制产生正面交锋。因为家庭这个至高无上的象征,对很多华人小孩来说,是无法逃脱的宿命。

就算并未身在伊斯兰国家,同性恋不会被处以死刑,但最坏的结果,出柜同志可能需要脱离原生家庭。而家庭及父母,却是许多华人从生到死都无法完全分割的关系。当然也有人或许可以活在家庭的压迫外怡然自得,但更多人还是希望保持联系。

我出柜的最初惧怕

大概因为相同原因,我在最初意识到自己性取向时,首先想到的并不是身为同志这件事会对自己产生多大的影响,我没有先去思考如何自处、如何面对社会。反之,我最初的惧怕与孤独是,这样的自己“不负责任地破坏”了家庭的秩序与规范。因为对未知的恐惧,家人一开始就在我的出柜名单敬陪末座。华人家庭结构下的压抑,让我在没有宗教压力下,反而理所当然地隐藏自己。

家,一直是我躲在深柜的最大因素。吊诡的是,正是因为家庭,我才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同志身份。可以这么说,家就是我构建身份认同的最初场域,才让我有迫切的心态,去确定自己的性向与性属。很多年以后,我才完全接纳自己的性取向。而直接面对家庭机制,也就是我完成身份认同的最后一步。

纵使掌握了许多学术理论,花了那么长的时间作心理建设,似乎已没人比我更明白其中处境,但真正出柜的时候,我仍然表现得像个犯错的华人小孩,声泪俱下和妈妈说对不起,只因为自己没有办法做一个迎合父母期望的“乖小孩”。纵使我没有犯错,这一切也不是我能够选择的。

压迫者与被压迫者

因为主流社会对同志的无知,许多人以为同志有控制性取向的能力;有人以为同志可以传染,或是认为同志是一种生活方式的选择。更甚者,干脆否定同志的存在。如今护家盟不把歧视当歧视,而把被歧视的人当成压迫者,就是一例。

事实上,我认为从来没有什么是真正的传统,更不存在什么真正的华人传统,只有观念与价值观在当代属于主流或非主流。当年美国民主党反对解放黑奴,谁会料到该党在一百多年后,选出了全美第一位黑人总统奥巴马?

我的父母还在慢慢了解与接受我的性取向,他们担心我的未来充满荆棘,我心疼他们独自面对社会眼光与不解。但,我因为无法委曲自己,只好选择让父母受委屈。希望我这一代人的努力求变,可以让下一代的LGBT群体再也无需因为性取向,而承受这般的苦痛与煎熬!

何笠方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中文系四年级生。

266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100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6-12-8 11: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槟宗教局4年扣22名LGBT 章瑛:均属男穿女装案件

刘嘉铭     发表于 2016年11月21日 下午3点43分     更新于 2016年11月21日 下午4点4分

昨天是跨性别纪念日(Transgender Day of Remembrance),根据槟州议会的书面回答,槟州过去4年共有逾22名LGBT因男穿女装,而被警方和槟州伊斯兰教事务局(JHEAIPP)扣留。

掌管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事务的章瑛行政议员是在回答马章武莫州议员李凯伦的提问时,如此披露。

但,她的答复没披露被控上庭的人数。

每年的11月20日是跨性别纪念日。这一天是为了纪念因反跨性别的憎恨或偏见而遭杀害的跨性别者,同时向1998年11月28日被谋杀的美籍非裔跨性人海丝特(Rita Hester)致敬。此纪念日始於1998年的‘纪念我们的死者’(Remembering Our Dead)网站计划和1999年在旧金山举行的烛光守夜活动。

跨性族群在马来西亚也面对各种的暴力对待。而在今年,马来西亚跨性别社运人士妮莎(Nisha Ayub)获得美国颁发国际妇女勇气奖(International Women of Courage Award)的殊荣。

警方根据大马卡执法

李凯伦(见图)在书面提问中询问,槟州过去4年(2013年至2016年)的跨性者人口、被警方和伊斯兰教事务局扣留的跨性别者人数,以及政府采取什么措施停止对此少数群体的歧视。

章瑛回应说,槟政府没有跨性别人口的统计,因为没有任何单位收集和记录相关的资讯。

“警方是根据大马卡上的性别展开逮捕行动,但没有特定针对跨性人的数据。”

“槟州伊斯兰教事务局的记录则显示,2013年至2016年共有22宗跟《1996年槟州伊斯兰教刑事法令》有关和涉及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者与跨性别者(LGBT)的案件。”

马列指没LGBT案数据

据章瑛披露,相关的条文包括了第25条文(肛交,男性之间的性行为)、26条文(女女性行为)和28条文(男穿女装)。

但她提供的资料显示,22宗均属于男穿女装的案件,即2013年6宗、2014年6宗和2016年12宗。

针对巫统双溪赖州议员莫哈末尤索夫要求列出,政府消灭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者与跨性别者“活动”的执法行动,掌管伊斯兰教事务的阿都马列行政议员回复时却说,槟伊斯兰教事务局没有LGBT的案件数据。

“伊斯兰教事务局在接获公众投报,或跟其他执法单位联手展开的执法行动,都是根据《1996年槟州伊斯兰教刑事法令》条文所阐明的罪行去行事,没有特别针对跨性别群体的案件。”

称州议会已设委员会

至于政府采取什么措施消除歧视,章瑛(见图)说,州议会在2013年已经同意设立一个由丹绒武雅区州议员郑雨周和朝野议员组成的委员会来处理跨性别群体的问题,特别是扣留所的暴力事件和入院时面对的困难。

“委员会已跟跨性别者合作去处理他们面对的歧视课题,同时也充当向跨性别群体解释艾滋病毒的平台。”

7名朝野议员于2013年7月初曾破天荒达致共识,赞同设立跨性别委员会。

但由于槟州政府不愿将之纳为属下的委员会,郑雨周最终说服另外8名朝野议员签名同意成立一个独立的跨性别社群委员会。至今,委员会只专注3个课题,即跨性别群体在医院病房、扣留所和使用公厕时面对的难题,暂不会触碰宗教和法律层面的议题。



五议员退出跨性别委员会 郑雨周盼以行动说服归队

刘嘉铭     发表于 2016年11月24日 下午3点33分     更新于 2016年11月24日 晚上7点29分

尽管槟州跨性别社群委员会在丹绒武雅区州议员郑雨周推动下,于今年5月宣告成功成立,唯委员会内的5名穆斯林朝野议员之后已相续辞职退出。

结果,除了郑雨周,该委员会只有3名议员留任,即马章武莫区州议员李凯伦,植物园州议员谢嘉平和双溪槟榔州议员林秀琴。

退出的议员分别是:巫统反对党领袖兼直落斗哇州议员查哈拉、双溪赖州议员尤索夫和柏淡州议员沙里夫、公正党的本南地州议员诺丽拉(Norlela Ariffin)和伊斯兰党的沙列曼。

交研讨会报告给章瑛

郑雨周表示,他可以理解5名议员辞职和退出的决定。他不为此感到失望,并感激他们给予精神上的支持及希望日后可以继续合作。

“他们随时可以回来。”

“我相信,委员会有能力凭着诚意和行动说服他们重新加入。”

他是今天在议会休会期间把两场跨性别研讨会的成果报告移交给行政议员章瑛后,如此表示。章瑛一开始面有难色而婉拒接领,但最终仍收下报告。

跨性别委会办研讨会

根据郑雨周,槟跨性别社群委员会今年已经主办了两场研讨会,分别探讨跨性别群体在医疗保健、逮捕及扣留方面的课题,并已将成果制定成报告。

“明年1月将主办第三场,针对公共设备,尤其是厕所课题。”

他希望,章瑛可以把已完成的报告交给行政议会,之后再提呈入议会作为议会文件,以便所有人可以阅读。

“届时,政府将获得足够的资讯去采取行动。”

向政府申请5万令吉

郑雨周否认故意让章瑛(见图)陷入为难的局面。毕竟,相关文件只针对跨性别群体在医疗保健、逮捕及扣留方面的课题,没有牵涉其他的领域或敏感的元素。

他说,槟跨性别社群委员会现阶段只靠各议员本身的拨款,作为运作开销。所以他希望,槟州政府明年可以拨款5万令吉给他们。

“我也寄望,其他后座议员在这个课题扮演更吃重的角色。”

7名朝野议员在2013年7月初曾破天荒达致共识,赞同设立槟州跨性别社群委员会。由于槟州政府不愿将之纳为属下的委员会,郑雨周和章瑛之后召开了一项非正式会议,探讨设立协助跨性人委员会的可能性。

由于设立该委员会的努力一再触礁,郑雨周于2014年4月23日致函州议会动议,要求槟政府成立跨性别委员会及每年提供不少过20万的拨款。但基于不获任何同僚的支持,郑雨周最终撤回动议。



黑暗中忆述暴力与死亡 跨性别纪念日点燃希望

发表于 2016年11月21日 下午3点31分     更新于 2016年11月21日 下午3点37分

昨天(11月20日)是国际跨性别纪念日,位于秋杰的SEED基金会聚集了一群跨性别者和盟友们,举行烛光分享会。

活动几乎在黑暗中开始,只因昨晚的秋杰突然停电。参与者点起蜡烛,在烛光中忆述因社会恐惧跨性别者而丧命的朋友们。

“这(黑暗)或许有所隐喻,”其中一名参与者这么说。

在黑暗中,他们回忆自己的跨性朋友面对的侮辱、攻击,甚至死亡,而当局却无视这些案件。

当他们逐一把蜡烛点燃后,电供就恢复了。

关注跨性群体

国际跨性别纪念日是1999年在美国发起,旨在关注跨性别社群所遭遇的暴力对待。

SEED基金会长期关注跨性别及底层阶级议题。一名叫艾琳(Erin)的社运工作者说,2006年在秋杰一带的一间房,一名跨性女人吊死在吊扇上。

“我们不知道她是被杀,还是自杀。”

艾琳也说,警察竟然不愿调查此案。最后,她向死者的朋友们募款,将遗体火化。若要依死者的宗教信仰将之土葬,费用太高。

遭同居伴侣施暴

另一名参与者米纱(Misha Majid,见图)则分享她前屋友的故事,这位跨性女性遭她当时的同居伴侣虐待。

她亲眼见到友人遭伴侣以锤子殴打,她形容这是家庭暴力。

“那时是凌晨2点左右,我被客厅传来的喊叫声吵醒。”

“我走房间,看见他拿着锤子,已经反复殴打她。”

最后,那男人和米纱的友人分手,永远离开她们的屋子。

那时,米纱曾向友人的母亲提起这件事,却被告知警方拒绝调查他们的报案。

家人支持的重要

另一名分享人是叫那兹鲁(Nazrul)的43岁跨性男人。他说,家人的支持非常重要,他庆幸在父母去世前获得他们的接受。

SEED基金会项目主任妮莎雅尤(Nisha Ayub)说,SEED办公室是跨性者的避风港,任何跨性者遇到困难都可来寻求协助。

妮莎是著名的跨性社运分子,曾在今年获得美国颁发国际妇女勇气奖(International Women of Courage Award)的殊荣。

她在去年被不明人士袭击,导致脚受伤。



“兄弟”自小分开抚养 重逢后皆是跨性女人

发表于 2016年12月6日 晚上6点4分     更新于 2016年12月6日 晚上6点31分

跨性别是先天还是后天的?对大马跨性别社运人士妮莎雅尤而言,这个问题一点也不陌生。

常有一些欲强加标签给LGBT群体的人士,向他们抛出这个问题。而妮莎雅尤在个人成长经验中,已有清楚答案。

妮莎昨天在面子书分享,小她三岁的妹妹萨拉丽安特拉(Saraliantra Ayub)的故事。原来,她们从小被分开抚养,而多年后重逢才知道原来的“弟弟”也是跨性女人。

妮莎出生在巫裔和印裔混血家庭,她的父母皆有上一段婚姻,并且生了顺性别(cisgender,非跨性别)的孩子。

“他们的第一段婚姻并没持续。”

父亲在六岁时去世

父母结婚时,母亲皈依为穆斯林,妮莎和萨拉也相继诞生。妮莎说,父亲在她六岁时去世。

“那时情况很糟,我母亲孤家寡人,必须抚养我们。”

“最后她必须将我的‘弟弟’交给父亲的亲戚抚养,而我就则留在母亲以基督徒为主的家庭。”

“我们在很小的时候就分开了。我在13年后,即19岁时,才见到他。”

她忆述,在计划和“弟弟”见面前,心里非常纠结尴尬。

“我们都很紧张,我在想我的‘弟弟’会怎么接受,他的‘哥哥’其实是个姐姐。”

“同时,我的‘弟弟’也在想着同件事。”

惶恐终于转为惊喜

妮莎(见图)说,当两人终于见面时,惶恐终于转为惊喜,只因她们发现对方也是跨性女人。

“我们都很惊讶,发现我们彼此都是跨性女人。”

“那是多大的安慰,我们知道我们并不孤单,而最重要的是,我们这一对跨性别姐妹了解彼此的状况。”

“我们可能在很多方面不同,但庆幸我们有对方的支持。”

非选择或生活方式

妮莎强调,对自己和妹妹而言,身为跨性女人并不是一个选择或生活方式,而是一个身份。

“作为一名跨性者并非我们要求或梦想成为的,这是我们天生的样子。”

“而作为一名跨性男人或跨性女人,并不是后天的,而是天生的。只是我们必须选择接受(这个事实),还是选择一辈子拒绝这个身份,以取悦他人。”

“这是跨性别者需要作出的选择。我选择过我的生活,而不是取悦别人。”

妮莎是著名的跨性社运分子,曾在今年获得美国颁发国际妇女勇气奖(International Women of Courage Award)的殊荣。

加州圣地亚哥市也将妮莎生日定为“妮莎雅尤日”(Nisha Ayub Day),以表彰她的维权贡献。

然而,跨性别者在大马处境堪忧。妮莎就在去年被不明人士袭击,导致脚受伤。

266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100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7-9 22:56:2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指LGBT穆斯林可更改性向 伊发局短片劝向上苍忏悔

发表于 2017年2月13日 下午12点41分     更新于 2017年2月13日 下午12点52分

同性恋、双性恋与跨性群体(LGBT)在马常受执法单位严厉打压。大马伊斯兰发展局近来以一部较为“温和”的短片,规劝LGBT穆斯林向上苍真诚忏悔,并以各种方法更改性侵向。

社运分子赛阿兹米(Syed Azmi)昨天在网上分享这部逾3分钟的马来语短片,指这部短片是由大马伊斯兰发展局(JAKIM)发布。

短片声称,性倾向就像赛马,若有人发现自己的性倾向和别人不同,若要转换倾向则需接受密集训练及指导。

“事实上,有许多非异性恋倾向的穆斯林,但他们仍然坚定走在伊斯兰的道路上。”

“对他们来说,这是阿拉的考验,而他们选择面对任何伊斯兰要求的考验。”

因为上苍而改变

短片说,若要改变性倾向,必须真诚地为了上苍而这么做,而并非被任何人逼迫。

“接着,必须真诚忏悔,不再重复同性恋行为,抛开一切引导你走向同性倾向的东西。”

短片接着声称,若要解决性倾向的“问题”,首先必须以结婚来满足性渴望,或者以其他斋戒的方式控制本身欲望。

短片也要求,穆斯林应该照顾自己的尊严,在良好的非同性恋环境生存,相信自己。

它也劝告,穆斯林若发现朋友是LGBT,应该协助朋友回归“正道”。

短片的最后,当局呼吁有需要的网民下载手机程序“Hijrah Diri”(自我放逐),内容是有关引导穆斯林克服同性恋倾向的手册。

部长扣艾滋病帽子

这部短片在网络上传开后,有网民赞扬依发局以软性手段处理LGBT课题,不如以往的严厉甚至憎恨的手段;但也有人认为伊发局仍然不能认同LGBT群体。

LGBT群体在大马备受歧视,包括面对标签、骚扰袭击、当局不断取缔等问题。

去年,掌管伊斯兰事务的首相署部长贾米尔甚至声称,LGBT在穆斯林社会形成“歪风”,其生活方式使他们曝露在“艾滋病风险、心理和精神错乱之中。”



姆加希指性少数不符伊教,惟不违法不对付

发表于 2018年7月6日15:24  |  更新于 2018年7月6日15:29

掌管宗教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姆加希表示,性少数(LGBT)确实不符合伊斯兰的教义。但若不违法和犯罪,政府则不会对付。

姆加希也表明,准备跟性少数群体对话。

姆加希近日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表明,大马公民都有各自的权利。

因此,他认为,不管是否是性少数,只要没有犯罪,政府不会采取法律行动。

姆加希(Mujahid Yusof Rawa)在伊党期间被视为开明派,昔日对性少数群体或所谓女同性恋、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的态度相对不强硬。

别公开挑战法律

姆加希也是巴里文打国会议员和诚信党副主席。他说,性少数虽然是种罪恶(berdosa),但如果没挑战和抵触国家法律,当局不能随意采取行动。

“性少数行为是犯禁(haram)的。即使是暗中进行也始终是犯禁,但那是他和阿拉之间的事,阿拉会报应他们的行为。”

“不过,如果他们明目张胆地公诸于世,并说很享受这种行为,我们可以采取行动。比如,饮酒是种犯禁的罪恶。如果你公开喝酒然后说,我想随心所欲地喝酒,那就是犯法,因为挑战法律。”

“按理说,他有自己的私人空间。但别在公开场合鼓吹,因为那会变成犯罪。若是私人空间,没有任何人在场,对于穆斯林而言仍然是种罪恶。”

继续对话和解释

不过,姆加希说,会继续跟性少数群体对话及接触,并解释他们的行为抵触伊斯兰。

“我们需要对话,对话不意味我们支持。”

“我们不支持性少数群体,这是违反伊斯兰、道德和习俗的。”

“但凭着对话,我可以有机会向他们解释。”



新闻官涉LGBT运动?赛沙迪澄清空缺未填

发表于 2018年7月7日14:48  |  更新于 2018年7月7日15:03

青体部长赛沙迪在第14届大选获选为麻坡国会议员的第7天,有人设立了一个手机通讯程式WhatsApp群组,向媒体分享赛沙迪的活动行程。

该群组的管理员向媒体介绍自己是赛沙迪的新闻官,名字叫努曼阿菲飞(Numan Afifi)。

到了本周,一些人批评努曼曾于去年举办同性恋、双性恋与跨性别群体(LGBT)自豪日开斋活动,质疑赛沙迪委任努曼为部门职员的决定。

批评者表示,捍卫同性恋、双性恋与跨性别群体(LGBT)的人,不可受委为政府官员,政府应拒绝努曼。

赛沙迪称未正式委任

对此,赛沙迪昨晚在个人面子书贴文澄清,自本周一宣誓就任后,他还未“正式委任”任何新闻官或特别助理。

“我还在面试官员,以在青体部办公室服务。”

“我不想匆忙委任,因为我知道,领导一个部门责任很大。”

努曼呼应赛沙迪声明

努曼较后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呼应赛沙迪的声明,即还没正式委任其办公室的任何职位。

“部长已表明,部门还未正式委任。”

他形容,赛沙迪是其朋友,而他目前的角色是协助赛沙迪,直到新闻秘书正式受委。

“他(赛沙迪)还在物色人选,加入其团队。”

“他已在社交媒体发表最新声明,即他还公开让大家申请加入其团队。”

不愿讨论本身感受

询及对此事件的感受,努曼不愿置评,“我不知道现在应该有什么感受。”

此前,《当今大马》曾检阅青体部职员名单发现,努曼的名字出现在职员名单,列为“特别官员”(pegawai khas),但如今已无法游览有关页面。

去年6月,位“彩虹运动”(Pelangi Campaign)主席努曼在吉隆坡举办一场同性恋、双性恋与跨性别群体(LGBT)自豪日开斋活动,引来国内保守阵营的挞伐,除污蔑它为“同性恋大开斋”之外,更有者倡议当局调查对付之。

当时努曼解释,他们的用意在于“透过开斋活动,团结不同背景的人”。



希盟仅寥寥数人挺努曼,查尔斯捍卫性少数权益

发表于 2018年7月9日19:02  |  更新于 2018年7月9日19:20

在网络批评者质疑下,性少数(LGBT)运动支持者努曼今日宣布辞去青体部长新闻官职位。在整起事件中,行动党巴生国会议员查尔斯是少数几个声援努曼的希盟领袖。

查尔斯在昨天已率先发文告声援努曼。在努曼今早宣布辞职后,查尔斯再发另一篇文告批评,一些人以宗教角度否定努曼的做法。

查尔斯强调,性少数权益受到联合国承认,乃至《世界人权宣言》主张人人生而自由的保障。

他说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曾在2016年通过一项议决,委任独立专家研究性少数因为性取向而受到暴力和歧视的根本原因,并讨论应该如何保护这个群体。

他称,上述标杆性的议决说明,联合国公开认可同性恋是基本人权。

性少数包括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等群体(LGBT)。

同性恋去刑事化

查尔斯呼吁,希盟政府将同性恋去刑事化,同时废除歧视性少数群体的法律。

他说,政府有责任保障所有公民的基本人权,无分彼此的性特质和性别认同。

但他称,现有的法律阻止政府保障性少数权益。

所以,他认为,只有通过立法将性少数去刑事化,才能保障性少数的公民自由权。

强调与宗教无关

查尔斯也不满,有人曲解他捍卫性少数的言论,还辱骂他反伊斯兰。

他强调,此事与宗教无关。

“此事与宗教并无关联。那些批评我反伊斯兰的人,不知道我同时也极力捍卫作为穆斯林的罗兴亚人的公民权利。”

“我强烈批评缅甸政府针对性迫害他们,也领导一支由东协国会议员组成的代表团到孟加拉难民营进行实地考察。”

查尔斯坚持大马社会必须兼容并顾,学习拥抱多元思想,尊重少数群体。

他说,每个人都应该有权生活在免于恐惧和仇恨的环境,一如印度诗人和作家泰戈尔所言“让我的国家在自由的天堂中醒觉”。

努曼压力下卸职

赛沙迪上周出任青体部长。不久后,社交媒体上一些人批评,努曼曾举办性少数自豪日开斋活动,并质疑性少数不该受委为政府官员。

两天前,赛沙迪澄清,他迄今还未“正式委任”任何新闻官或特别助理。

努曼今早发文告宣布,他原本只是暂时协助赛沙迪,而他将在近期卸职和出国。

266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100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8-8 15:54:34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撤性少数照符部门立场,姆加希吁“尊重多数”

发表于 2018年8月8日15:01  |  更新于 2018年8月8日15:07

尽管首相办公室发言人否认下令槟城乔治市艺术节撤下性少数社运分子肖像,掌管宗教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姆加希却表示,撤下照片的决定与该部门立场一致。

姆加希今日向《当今大马》表示,两名性少数社运份子妮莎(Nisha Ayub)和彭启德的肖像遭撤下的决定,与该部门的立场一致。

“这跟我们的立场一致。性少数仍然不能被(大众)接受,而且不可加以鼓吹。”

“我担心他们(性少数)引起反弹,因为社会还是很抗拒他们的宣传。”

“主办单位应该更敏锐,要尊重和保护大多数。”

接大众诸多意见

询及该部门是否下令撤下肖像时,姆加希仅表示,“我们接到大众的诸多意见。”

“请参照我部门的政策,以及我在国会针对性少数议题发表过的立场。”

上个月,姆加希在国会走廊受访时表明,只要不违反法律和挑战体制,性少数群体(LGBT)不应在职场受到歧视。

不过,姆加希表示,非穆斯林虽然不受宗教法限制,但性少数仍然不是现有的法律所认同的文化。

妮莎和彭启德之肖像,面积60尺乘以60尺,原本是“笔画与条纹”主题摄影展的作品之一,惟展示不久后,两人的照片被撤下。

策展人感到失望

策划摄影展的艺术家穆里亚敏(Mooreyameen)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表示,对当局如此对待其照片感到失望。而据他了解,有关指示是来自首相办公室,惟遭到后者否认。

有关展览共展示约20幅肖像,包括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和公正党峇东埔国会议员努鲁依莎的照片。

该主题摄影展为乔治市艺术节(George Town Festival)配合独立日庆典举行的活动,其中拍摄各个人物与国旗的合照。

大选前,希盟宣称,“不以种族、性别和宗教为单位”,而是确保全民的福祉(中文版第6页)。同时,希盟承诺,要打造一个兼容并蓄,而且包容和进步的国家(第五章),并尊重和关注性别教育(中文版第96页)。



叹新马来西亚不容性少数,妮莎问“爱国都不行?”

发表于 2018年8月8日15:15  |  更新于 2018年8月8日15:18

随着自己的肖像从独立日摄影展被消失,性少数社运份子妮莎(Nisha Ayub)质问,难道在新马来西亚,性少数(LGBT)等少数群体连容身之地都没有?表达爱国都不行?

“身为马来西亚的公民,我要知道,新马来西亚对我们这种少数群体的立场。”

“他们可以焚烧或丢弃我的肖像,但我生于斯长于斯,他们夺不走我对这个国家的爱。”

“身为大马人,我欲知,在这个多数人投票支持的新马来西亚,我们这种人应该何去何从?”

伤心传达错误讯息

妮莎曾获得美国办法国际妇女勇气奖(International Women of Courage Award),槟城乔治市艺术节为期1个月的“笔画与条纹”主题摄影展,原本展示了她和另一名性少数社运份子彭启德的肖像。

惟不久后,两人的照片纷纷被撤下。据悉,有关指示其实来自首相办公室,但后者已给予否认。

妮莎今早在面子书留言说,她早预料会发生此事,但一开始并没真正放在心上。

“但读了报道后,我很激动地思考新马来西亚的未来。”

“当他们撤离照片时,我完全没有感到愤怒或担心。但它对大马公众和所有被边缘化群体传达的讯息,却令人我感到悲痛不已。”

否定对国家的爱意

妮莎批评说,虽然新马来西亚高谈大马的公民权利,但却否定他们表达对国家的爱意。

“我们的新马来西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是我们这些边缘群体投票追求的吗?他们说,要顾及某个群体的敏感,但其他人的敏感呢?难道,我们不是制度的一份子?”

“是我要求,我的肖像展现在展览上吗?不,我没有。但我很高心和光荣可以成为展览的一部分,以展现我以大马人为荣。”

“但如今,我自觉,似乎已不再受到自己诞生的国家所欢迎。”

否定对国家的爱意

妮莎指出,其实她有很多机会可以离开大马。但她始终抱着希望,性少数的遭遇终有一天会改善。

“我曾获得一些机会,到其它国家享受比较好的生活。但我不曾想过离开这里的群体,以替他们发出不曾被聆听的声音。我在国外接到一些工作献议,但我总是想为我的群体,尤其是有需求者服务。”

“我亲爱的新马来西亚,我也许是一名跨性别者、一个幽灵、魔鬼、娘娘腔、阴阳人或怪胎等任何你要称呼的字眼……但我始终只是一名有自己家庭和朋友的马来西亚人,并期待一个更兼容的大马。”

她提醒,马来西亚是全民的,而不是属于特定的群体或族群。

“检视我的纪录,你将发现,我唯一被监禁的罪行是因为,我之前表达了自己身为一名跨性女的性别认同。如今,是否连我要表达爱国都成为了一种罪行?”



槟艺术节性少数照掀波,首相办否认指示撤下

发表于 2018年8月8日13:10  |  更新于 2018年8月8日13:14

许多国人仍沉浸在“新马来西亚”到来的喜悦之际,槟城乔治市艺术节却爆出联邦政府高层指示把性少数社运份子的肖像撤走的事件,不禁令人愕然。

据知,两名性少数社运份子妮莎(Nisha Ayub)和彭启德的照片,原本是为期1个月的“笔画与条纹”主题摄影展的作品之一。

惟展示不久后,两人的照片纷纷被撤下。据悉,有关指示其实来自首相办公室。

“笔画与条纹”主题摄影展为乔治市艺术节(George Town Festival)配合独立日庆典,举行的其中一项活动,其中拍摄了各个人物与国旗的合照。

摄影师对风波感失望

策划摄影展的艺术家穆里亚敏(Mooreyameen)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表示,对当局如此对待他的照片感到失望。

来自吉隆坡的他对于此风波感到惊讶,因为整个艺术展的主题是围绕在独立、大马国旗辉煌条纹和多元化。

“所以,把这两个人物排除在外,实在令人失望。”

网民在社媒上表不满

穆里亚敏表示,乔治市艺术节总监佐西迪(Joe Sidek)已亲自通知他说,他们取下了有关的照片。而据他了解,有关指示是来自首相办事处。

“我不认为,槟城曾经发生类似的事情,尤其如今是独立月,他们应容许每个人的存在。”

不过,首相办事处的一名发言人受询时否认说,那是州级的活动,记者应该询问主办单位。

《当今大马》已联络佐西迪回应,但他不予置评。根据了解,主办单位是因网民在面子书上的激烈批评后,决定撤下照片。

考虑要采取什么对策

询及是否采取行动时,穆里亚敏表示,他仍在考虑要采取什么对策。

“很多人都有意见。一方面,我要忠于此项计划的概念。但身为一名艺术家,我不能让别人来指使我可以或不可以展示什么。那将是一种耻辱,而且等同于审查。”

“这些都是很漂亮的肖像,根本不具任何侮辱元素。我认识大部分的拍摄对象,并亲自要求他们参与这项展览。”

“我欣赏,摄影展里的每个人物和他们所做的事。因此,这真的很令人失望。”

有关展览共展示约20幅肖像,包括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和公正党峇东埔国会议员努鲁依莎的照片。

性少数没有一席之地

妮莎证实,她已被告知此事。而彭启德表示,随着他们的肖像被撤离,其它的照片已重新排列,以填补留下的空间。

身在加拿大的彭启德告诉《当今大马》说,这个举动仿佛是说,就算你为这个国家付出了很多,你们仍没有一席之地。

“国家如此对待他的公民,是很令人心痛的事。公民一直都以大马人为傲。”

“这令我想起,雅丝敏阿末(Yasmin Ahmad)《 花开总有时》(Gubra)的对白:你们知道我们要留在此地有多难吗?偶尔,感觉就像爱上某个不爱你的人。”

“没关系。马来西亚的性少数知道我们自己是谁。我们总是马来西亚的一部分,我们会继续为自己的身份一一性少数和马来西亚人,感到光荣。”



努曼面对就业歧视,人权会批青体部未能抗压

发表于 2018年7月11日12:18  |  更新于 2018年7月11日12:25

大马人权委员会(SUHAKAM)批评,青体部屈服于就业歧视的侵权行为,导致性少数(LGBT)运动支持者努曼在网络批评者质疑下,放弃青体部长新闻官职位。

该委员会主席拉扎里(Razali Ismail)今天发文告指出,努曼的离职令人极度不安和不舒服。

“因为,大马原本应根据联邦宪法第8条款,确保每个公民获得一视同仁。”

性取向无关表现

拉扎里表示,很不幸的,大马人权委员会发现,青体部向公众压力低头,而没有在这个关乎平等和就业无歧视原则的人权课题上站稳立场。

“大马人权委员会希望,当局是根据官员技能、资格和能否为部门和国家贡献来做评估,而不是纯粹基于性取向来断定他无法胜任,毕竟有关特征跟工作表现毫无关联。”

因此,他说,人权会担心努曼的遭遇或是一宗职场就业歧视的案例。

“我们很遗憾,此现象似乎仍在公共和私人领域中延续,导致性少数群体(LGBT)缺乏工作保障,进而难以养活自己和家属。”

新领袖仍未苏醒

此外,拉扎里披露,许多性少数群体曾向人权委员会投诉,他们遭到骚扰和不当的待遇、霸凌、性侵害和暴力、恐吓、被剥夺就业和教育机会,甚至是被剥夺医疗保护。而原因纯粹是基于他们的性取向和性别认同。

“我们好奇,新领袖是否仍未从昔日的宿醉中苏醒,即使是年轻人。”

他说,人权委员会希望,新政府可寻策保护社会最容易受创的群体,即使难免会引起某些人士的反对。毕竟,政府必须根据联邦宪法捍卫平等和反歧视原则,以维护每个人。

“人权会重申,所有人类包括性少数群体应一视同仁地被赋予教育、工作、房屋和医疗服务。”

希盟仅少数人挺

团结党青年团团长赛沙迪出任青体部长不久后,社交媒体上一些人批评,他的新闻官努曼曾举办性少数自豪日开斋活动,并质疑性少数不该受委为政府官员。

结果,赛沙迪澄清,他迄今还未“正式委任”任何新闻官或特别助理。

努曼之后发文告宣布,他原本只是暂时协助赛沙迪,而他将在近期卸职和出国。

而在整起事件中,行动党巴生国会议员查尔斯是少数几个声援努曼的希盟领袖。


266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6100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8-10 13:37:44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撤照指示“蛮横及违宪”,47组织联署批评姆加希

发表于 2018年8月9日13:28  |  更新于 2018年8月9日13:36

首相署下令撤除两名性少数(LGBT)社运分子肖像一事,引起民间大反弹。47个组织联署批评首相署宗教事务部长姆加希的做法“蛮横及违宪”。

“我们对姆加希发布的专横独断命令,感到震惊与不安。”

“这道撤除照片的指令是蛮横与违宪的,因为它违反联邦宪法赋予的多重权利。其中包括联邦宪法第5条和第8条,保障人们免于性别歧视而有尊严且自由地生活的权利,以及联邦宪法第10条保护人们的表意、结社与集会的自由——无论其性取向和性别认同。”

47个组织在联署文告要求姆加希清楚说明,首相署指示撤除照片所援引的政策,而不是模糊地、专断地宣告那些照片不符合新政府的政策。

他们提醒,联邦宪法的存在即是为了保证,压迫边缘群体的多数暴政不会发生。

“正如姆加希曾多次提到,性少数群体同为公民,他们的人权应当受联邦宪法保障。因此,这个保障应适用于所有领域,而不只是仅限于希盟政权选择性接受的范围。”

限制维权分子活动

联署文告也点出,撤除两位社运份子的照片,实际上已限制维权份子执行他们的活动与工作。因为《维权份子宣言》明确指出,国家的义务与责任是推动、履行和保护维权份子的权利,以及创造对促进人权有利的环境。

“2018年3月,联合国《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委员会对马来西亚的观察进行总结,提到对于女性维权份子面对的报复与限制的担忧,尤其是那些倡议穆斯林女性权利、性少数女性权利及民主转型的女性维权份子。”

“希盟政府作为执政党,有义务去实施联合国《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委员会所提出的改革建议。”

担心导致人权倒退

此外,他们质疑,姆加希作为首相署部长的职权权限。

“目前,性少数的相关事务看似都交由首相署宗教事务部管辖。更令人担忧的是,首相署宗教事务部对待性少数的方法,皆集中于防治、改造与治疗,以及法律的强制执行。”

“长久以来,这些方法一直为人诟病,被批评缺乏证据与不尊重人权,以及对马来西亚公民造成不良影响与伤害。我们担忧,首相署宗教事务部对性少数群体实施的政策与行动,将会进一步导致全民的人权倒退。”

文告指出,第14届大选后,针对性少数群体与性少数支持者的歧视、威胁与暴力与日剧增,比如据妮莎雅尤与冯启德所述,他们的照片在各自的社群媒体上,收到上千则仇恨与暴力的恐吓和讯息,当中包括强奸、死亡和折磨的恐吓。

“我们担忧,撤除照片的举动彻底错过了应该被解决的根本问题——那就是对性少数不利的暴力、威胁与歧视日趋严重。此外,这个审查与限制的举动,恐怕变相鼓励那些对性少数持反对意见者,以及因不会受到惩治而导致对性少数群体与支持者的歧视、仇恨与暴力不断攀升。”

促与相关团体沟通

最后,文告呼吁,希盟政府积极与性少数人权团体沟通和合作,肩负起应担当的责任,保护、履行与促进所有人的人权,尤其是那些遭受边缘化和污名化的个人与群体。

“我们坚信,性少数群体是马来西亚对多元差异的包容之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槟城乔治市艺术节一个名为“条纹与笔触”的摄影展,撤除了妮莎雅尤(Nisha Ayub)与冯启德两位维权份子的照片,因为他俩的照片被认为在鼓吹性少数(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与跨性别者)的活动。这个摄影展展出多元背景的民众与马来西亚国旗,呈现出人们对马来西亚的爱与骄傲。

姆加希昨天表示,鼓吹性少数的活动不符合新政府的政策。他获知,该摄影展展示出标示着性少数社运人士的照片,相片中更含有彩虹骄傲的标志。

这次联署团体的完整名单如下:

Agora Society 群议社
Aliran Kesedaran Negara (Aliran)
All Women's Action Society (AWAM) 妇女行动协会
Association of Women Lawyers ( AWL )
Centre for Combating Corruption and Cronyism (C4)
Centre for Independent Journalism, Malaysia
Community Action Network (CAN)
Diversity 异样
ENGAGE
In Between Cultura 之间文化工作室
Johor Yellow Flame (JYF) 柔南黄色行动小组
Knowledge and Rights with Young people through Safer Spaces (KRYSS)
Justice for Sisters 姐妹要正义
KL & Sel Chinese Association Women Division 隆雪华堂妇女组
KL & Sel Chinese Association Youth Section 隆雪华堂青年团
Lingkaran Islam Tradisional (LIT)
Malaysia Design Archive
Malaysia Muda
Malaysian Atheists and Secular Humanists (MASH)
Monitoring Sustainability of Globalisation
National Human Rights Society of Malaysia (HAKAM)
Neighborhood Performance Group 路人甲表演社
North South Initiative
Parti Sosialis Malaysia 社会主义党
PELANGI Campaign
Penang Forum
Penang Heritage Trust槟城古迹信托会
Pergerakan Tenaga Akademik Malaysia (GERAK)
Persatuan Kesedaran Komuniti Selangor (EMPOWER) 雪兰莪自强协会
Persatuan Sahabat Wanita Selangor (PSWS)
PLUHO, People Like Us, Hang Out!
PLUsos 大马同人互助谘询协会
Projek Dialog
PT Foundation 粉红三角基金会
Pusat KOMAS 大马社会传播中心
Queer Academics, Students and Supporters Alliance (QUASSA)
Ruang Kongsi 共思社
Sabah Women's Action Resource Group (SAWO)
Sisters in Islam, SIS 伊斯兰姐妹
Society for the Promotion of Human Rights (PROHAM)
SUARAM 人民之声
Tenaganita
Transmen of Malaysia
UMANY 马大新青年
Writer Alliance for Media Independence (WAMI)
Women's Aid Organisation (WAO)
Women Development Organisation of Malaysia



“把性少数照片放回去”,查尔斯抨希盟令人失望

发表于 2018年8月9日07:01  |  更新于 2018年8月9日07:03

首相署部长姆加希下令从乔治市艺术节撤走性少数社运分子肖像后,巴生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抨击此举,并呼吁主办单位把照片重新置回摄影展。

查尔斯昨日发文告表示,无论是接获首相署的指示,抑或来自仇恨性少数群体的压力,主办单位都不该撤除妮莎和彭启德的照片。

他表示,妮莎和彭启德在大选时投选希盟,正是因为相信希盟将捍卫所有国民的基本人权,惟这次令他们大失所望。

他形容,撤除照片行动如同否定了性少数群体的权利,并边缘化和歧视他们。

“每个人或许有不同的性取向和性别认同,但这不代表我们可以否决与众不同者的自由表达空间,特别是当我们准备庆祝国庆日的时候。”

与前朝查禁祖纳无异

此外,查尔斯强调,艺术家穆里亚敏(Mooreyameen)在该摄影展的作品,彰显出“勇气、希望、正义、坚持和力量”,而这些都是马来西亚所向来维护的价值观。

他也讽刺,撤除照片的行动,与前朝国阵政府查禁政治漫画家祖纳的作品无异。

针对彭启德的“没有一席之地”的感叹,查尔斯也深表难过,并称大家相信自己都是新马来西亚的一份子。

他表示,将全力支持人权运动朋友的斗争,并相信他们会继续争取兼容并蓄的社会。

槟州乔治市艺术节本届的摄影展,配合独立日庆典,展示20幅人物与国旗合照的作品。除了妮莎和彭启德外,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和公正党峇东埔国会议员努鲁依莎的肖像也是展览作品之一。

不过,妮莎和彭启德两人的肖像在首相署投诉后,通过槟州秘书法立占下令指示主办单位撤除。

此举令他们两人和穆里亚敏大失所望,惟掌管宗教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姆加希捍卫此举,并称这些肖像抵触希盟对性少数课题的立场。



性少数须尊重多数人权利,傅兹雅否认撤照乃歧视

发表于 2018年8月10日08:09  |  更新于 2018年8月10日08:09

虽然首相署指示撤下性少数社运分子照片的做法引起强烈非议,但负责宗教事务的首相署副部长傅兹雅提醒,性少数应该尊重多数人的敏感和权利。

《马新社》报道,她表示,希盟政府在撤照课题上,有必要保护多数群体的敏感和心声,尤其那些担心自己孩子受性少数生活方式影响的父母。

“当性少数群体谈到人权时,我们尊重他们的权利,但是其他众多群体也有他们的权利……这个国家的多数人不要这种文化获得公开鼓吹。”

首相署最近下令槟城乔治市艺术节摄影展主办单位,撤走两幅印着性少数社运分子妮莎和彭启德肖像的照片。这种做法引起外界的众多批评。

须限制在私人空间

傅兹雅昨天在布城针对此事解释,“我们要求撤下(照片),不意味我们歧视他们,我们尊重他们,但不能到鼓吹和承认的地步,漠视这个国家多数人的心声。”

“如果他们(性少数)在私人空间做,这是他们跟上苍之间的事情,但是当他们在公众场合那么做,而且鼓吹之,则是违反了规矩和伊斯兰。”

“我们尊重他们的权利,但他们必须限制在自己的私人空间。”

大众担心孩子模仿

另外,傅兹雅昨天较后在吉隆坡另一场活动上再次强调,下令撤照并不是歧视性少数之举。

《马新社》报道,她说明,虽然政府接受性少数的“困境”,但是这种决定的先决条件是尊重公共空间,以及多数群体的基本权利。

“当看板都已出现标志人物等的‘鼓吹’作为……当他涉及推广,它已经伸入公共空间,众人的空间。”

“社会大众不要这种标志人物成为他们孩子的‘模范’。他们(性少数)必须尊重,这不是歧视行动。”



星洲日报

公开支持lgbt·再娜斥玛丽娜违教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18-8-19 02:25 A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