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0299|回复: 81

[转载] 2013大选:民联后院失火错过执政良机

[复制链接]

282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727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13-5-6 23:29: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今大马

民联后院失火错过执政良机 马来国会议员比率不减反增

2013年5月6日 傍晚6点44分



民联在本届大选打出改朝换代的旗帜,成功在全国各地从国阵手中夺得22个新的国会议席,距离他们简单多数执政所需的30个新国席目标,只是差了8个席位。不过,民联积极对外攻城掠地之际,后院却失火,导致执政大计功亏一篑。



根据计算,民联在本届大选共输掉15个上届大选夺得的国会议席,几乎全部都是来自民联强州,其中吉打就输掉7个国席。

这也完全抵消他们在西马其他州属,如登嘉楼、彭亨、马六甲和柔佛州所攻下的新国席,因此让半岛的朝野对峙局面维持现状。

和上届大选一样,国阵在半岛赢得86个国席,而民联赢得80个国席。

民联比上届大选赢得更多的议席,主要是因为他们在东马两州多赢7个国席,因而将民联国席推高至89席,也让国阵只能赢得133席。

吉打伊党输5国席

民联在本身腹地输掉许多国会议席,原因大多出在民联内部的问题。比如,吉打州因为州务大臣阿兹占领导表现不佳,以及党内爆发逼宫风波的影响,导致伊党在该州一举输掉5个国席,只能保住波各先那国席。

此外,公正党在槟州浮罗山背国席也爆发外地人上阵的争议,加上脆弱的基层组织工作,让他们无法守住多个席位。

除了行动党保住所有上届大选赢得的国会议席之外,公正党和伊斯兰党在半岛分别输掉8个和7个国席。

纳吉称“华裔海啸”

延续城市选民倒向民联的风潮,民联所攻下的新国会议席大多数来自城市地区,包括亚罗士打、振林山、班登、南兰和山打根等。此外,他们也攻下一些半城乡地区,比如雪邦、峇株峇辖和淡马鲁。

由于这些选区有许多华裔选民,因此国阵和主流媒体归咎华裔吹起强烈反风导致败选,而国阵主席纳吉更形容这是“华裔海啸”。

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也声称,我国正式进入“两种族制”,意味着“华人在野,马来人在朝”。

民联巫裔击退马华



无论如何,大选成绩显示,马华这次大选输掉的部分国席,其实是由民联马来候选人所赢得,包括红土坎、班登和劳勿。

此外,民联在半岛攻下的15个新国席,有10个是巫裔候选人中选,另外5个则是华裔候选人。

新增的15个国席也由民联三党均分,即每个成员党都获得5席。

行动党3巫裔中选

值得一提的是,这也是自大马职总前主席阿末诺於1990年大选中选为峇央峇鲁国会议员后,行动党在近20年后再有马来议员中选,而且占据2国1州。

他们包括槟州升旗山国会议员再里尔、彭州劳勿国会议员莫哈末阿里夫,以及彭州文德甲州议员东姑祖布里。

至于东马赢得的7个新国席,主要还是来自华裔选区,只有兵南邦一席是卡达山选区。

民联获50.6%选票

行动党成功在华人选区大获全胜,也让该党崛起成为最大的反对党,共赢得38个国席。

至于公正党的国席则较上届大选少了一席,共30席,而伊斯兰党则减少两席,变21席。

尽管国阵尝试描绘,民联胜出将会威胁马来人权利,不过初步观察显示,马来人在国会的代表权依然增加,因为行动党和公正党的马来候选人皆成功击败马华候选人当选。

初步成绩也显示,尽管民联无法变天成功,但是在总得票方面却领先国阵。民联估计在全国获得50.59%,而国阵只获得48.57%。

此外,民联在雪兰莪、彭亨、马六甲和柔佛许多马来选区取得更好的成绩,显示民联也获得显著马来选民的支持。只是,这股马来反风仍不足以让他们赢得更多的议席,进而达到改朝换代。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29334



国阵惨胜未能夺回三分二优势 马来票不规转向政治版图没变

当今大马团队   2013年5月6日 中午12点13分



选后分析

第13届大选成绩尘埃落定,国阵以简单多数优势再次执政中央,并攻下霹雳州与吉打州政权,但却没能重夺资源丰富的雪州与具有指标意义的国会三分二优势,反而再丢失7个国席,只迎来了一场惨胜。

选举委员会在5月6日凌晨4点公布完整成绩,国阵与民联分别赢得133与89个国会议席。经过了激烈的选举后,朝野的政治版图不变,双方所赢得的议席几乎跟308大选一样。国阵以简单多数保住中央政权,而在野党则再次否决三分二优势,但却无法更进一步取得政权。

马华民政人联党大输家



就国阵而言,马华、人联党与民政党是最大的输家,仍靠巫统及东马土保党撑起大旗。马华从上一届大选的15国31州席,输剩7国11州席,减少了一半的议席。多名高阶领袖,包括两名副总会长林祥才、曹智雄与总秘书江作汉纷纷败选,并且在至少6州“吃蛋”。

人联党则延续2011年砂拉越州选的颓势,一连丢失了6个国席。而民政党经历了308大选的惨痛败仗后,并没在本届大选东山再起,反而再次在政治老巢槟城惨败,新生代领袖邓章耀也败选,竞选11国席只赢得1席。

本届大选,华裔在全国吹起比上届大选更强烈的反风,从半岛横跨南中国海到东马两州,把国阵华基政党吹得东倒西垮,连原有的国阵定存州——柔佛、沙巴及砂拉越的华裔选民也一面倒支持在野党。

不是“华人政治大海啸”

初步估计,大致上而言,全国约有八成华裔投下了反对票,民联在一些选区的华裔支持率更可能创下历史新高。



国阵主席纳吉在胜选记者会上就形容,这是一场“华人海啸”。而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也重申,我国已经进入“两种族制”。

不过,看回成绩,这并非一场“华人政治海啸”。如果没有获得巫印裔选民的支持,在野党将无法维持上届大选的成绩,再次回到308大选前的势弱局面。

其中一个例子是,虽然国阵宣称印裔选民回流,但国大党在本届大选的成绩,只跟2008年大选成绩扯平,未能取回5年前丢失的哥打拉惹、和丰等国席。

就连国大党主席巴拉尼威在金马仑国会议席,也只是462张多数票险胜。

民联撼巫统马来基本盘



民联大举进攻柔佛州,也动摇了巫统的马来基本盘,否则就不会在以马来选民居多的混合选区中大幅度削减国阵上届大选的多数票。

其中,伊斯兰党副主席沙拉胡丁阿育竞选的埔莱国席,就把巫统原任议员努嘉兹兰上届大选的2万零449张多数票,削减至3226张票。

此外,公正党竞选的巴西古当国席虽然同样落败,但巫统的多数票也从上届大选的1万7281张多数票减少至935票。

埔莱与巴西古当都拥有47%的马来选民。

此外,伊斯兰党在雪兰莪也赢得更多州议席,从上届的8席激增至15席。

民联丢失吉丹马来选区

国阵在马来选民占64%的彭亨淡马鲁国席,也从上届大选的2441张多数票,反输1070票予伊斯兰党。



不过,民联却丢失了吉兰丹与吉打的一些马来选区,包括本同、华玲、马莫、马樟、格底里与丹那美拉等。

以此看来,本届大选的马来票确有出现转向,并非全然回流国阵,而是出现不规则的转向,一些地区回流国阵,一些地区则倒向民联,似乎是地方因素居多。

柔州攻略烧不起连环船

问题是,倒向民联的马来票并不足以扭转整个战局,导致民联的柔州攻略烧不起连环船,最终以失败告终。虽然行动党在柔州取得佳绩,但盟党只有公正党拿下1个国席,而伊党则在国席全军皆墨。

在国阵方面,巫统的议席有增无减,而且收获吉打州与霹雳州也增加纳吉的底气。然而,国阵却无法重夺投资最多心力与资源的重要州属雪兰莪。



大选结束后,国阵与民联成员党党内预料将会出现一轮权力洗牌。纳吉能否凭着攻下吉打与霹雳的战绩作为筹码,抵消无法重夺国会三分二优势与雪州政权的压力?国阵成员党纷纷败选,马华与民政党宣布不入阁,巫统如何粉刷国阵的多元招牌?

至于民联,行动党在取得大胜后,已可预料将会继续成为国阵的攻击目标,以达到分化民联的目的。而伊党在多名开明派大将,包括莫哈末沙布、沙拉胡丁阿育、祖基菲里阿末落马后,会否再次走向保守?

这些问题仍待时间来回答。不过,经历两届大选后,我国两线制已经成型,并没出现所谓的“钟摆效应”。而且,非常明确的是,这是两线制,而不是两种族制!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29263



民联内部倾轧输一国三州 阿鲁斥公正党“欺压”社党

刘伟鸿   2013年5月6日 傍晚7点32分



尽管大部分国州议席都是国阵和民联直接对垒,但还是有些议席,因民联成员党和亲民联政党之间谈不拢而出现多角战,结果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让国阵候选人在得票不超过一半的情况下赢得1国3州。



民联原本借着峇南水坝课题延烧,而放眼夺下砂拉越州峇南国席,但公正党党员柏特(Patrick Sibat Sujang)以独立人士身份杀出,让公正党候选人罗兰恩甘(Roland Engan)以194多数票败给国阵候选人安宜尧(Anyi Ngau)。

罗兰恩甘和柏特分别获得8988和363张选票,两者选票加起来就是9351张选票,可以169张多数票险胜安宜尧,取得达雅选区的突破,为民联多贡献一国席。安宜尧获得9182张选票。

刘震林64多数票守土

在彭亨州南唛州席,虽然民联点名公正党嘉玛鲁丁上阵,但行动党而连突国会联委会主席许文鑫以独立人士竞逐,导致民联微差落败,让马华刘震林继续蝉联。

嘉玛鲁丁和许文鑫的得票分别是2435和7841,总和是1万276张选票,足以击倒只获7905票的马华老将刘震林。刘震林以微薄64张多数票守土。

假若民联解决议席分配问题,那么民联可再削减彭州马华一州席,使文冬国席廖中莱和积卡区州席房光辉成为彭州唯二议员。

社党雪州两席皆败阵

民联盟党在雪兰莪州哥打白沙罗和士毛月州席,与亲民联的社会主义党兄弟阋墙,导致鹤蚌相争,渔翁得利,让国阵候选人赢走二州席。



同样的,上述州席都是民联候选人选票总和超过国阵候选人。

原任社党哥打白沙罗州议员纳西尔(右图)获得1万4860张票,如果加上伊党里祖安(Ridzuan Ismail)的7312张票,就可驱走国阵候选人哈利马顿(Halimaton  Saadiah Bohan)。后者获得1万6387张票。

在士毛月,国阵原任州议员佐汉(Johan Abdul Aziz)以4145张多数票,气走社党阿鲁仄万和公正党哈米迪哈山。

但若把阿鲁仄万和哈米迪合起来,就有1万9039张票,就可以1423张多数票,撼倒只获1万7616张票的佐汉。

行动党标签分散选票

阿鲁仄万把败因归咎于公正党提倡的“就是这一次”(Ini Kalilah)改朝换代,以及公正党采取“欺压”手段,致使社党和公正党无法攻下士毛月。

他发表文告表示,公正党一开始以种族因素,“欺压”和拒绝社党上阵士毛月,并要求公正党以后需要尊重盟党。

“由于本届大选人民情绪都是要打败国阵,因此他们投给民联成员党,而不是社党。因为任何不属于民联政党会被视为分散选票。”

此外,他指控,行动党在华社中宣传社党是分散选票的独立人士,让他无法获得华裔选民支持。

指责公正党混淆印裔

阿鲁仄万(左图)也指责,公正党印裔领袖最后一分钟搅局,告诉选民阿鲁仄万是公正党候选人,混淆选民,导致有些选民划叉在社党和公正党,造成废票。

无论如何,民联失去上述两州席,并不影响民联雪州政权,因为民联夺下44州席,以三分二优势强势执政。

若民联要在下届大选夺下更多州政权,甚至入主布城,就需要解决内部倾轧问题。

http://www.mkini.co/news/229338



纳吉就职近期组织新内阁 慕克里正式上任吉打大臣

2013年5月6日 下午4点26分

国阵主席纳吉今日下午4时宣誓就职,出任首相一职。

《马新社》报道,首相署发文告说,国家元首端姑阿都哈林陛下已根据联邦宪法第43(2(a)条款,御准纳吉受委为首相。

纳吉也将寻求元首陛下的御准,以根据联邦宪法第43A(1)和43(2)(b)条款,在近期内组织内阁。

国阵在第13届全国大选以133个国会议席保住中央政权。

另一方面,在国阵夺取吉打政权后,吉打国阵署理主席慕克里兹今午也于亚罗士打皇宫,宣誓出任吉打州务大臣。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29302



聂阿兹全国大选隔日退位 交由阿末耶谷接任丹大臣

2013年5月6日 下午3点54分

晚上7点44分更新

在成功率领伊斯兰党连续第6次赢得吉兰丹州政权之后,原任丹州大臣聂阿兹隔天迅速卸任,交棒给其副手阿末耶谷(Ahmad Yakcop)接任大臣一职。

也是丹州伊党第一副主席的阿末耶谷,在今午下午6点正式宣誓就任。

聂阿兹是自1990年就开始担任丹州大臣,至今已经领导丹州22年。

随着其年龄渐高,他何时退位就一直成为政坛的讨论焦点。不过,令人意外的是,他在第13届全国大选成绩揭晓隔天,就交由阿末耶谷接棒。

聂阿玛担任副大臣

根据《马新社》报道,阿末耶谷宣誓就任的仪式在今天下午6点于古邦阁亮王宫举行,新的副大臣和行政议员也同时宣誓。

阿末耶谷在巴西北根州席以5644张多数票守土,他自2008年开始担任丹州副大臣。

这是丹州22年来出现新的大臣面孔。这项决定是在昨日丹州伊斯兰党委员会会议中达致。

新的副大臣是丹州伊党第二副主席聂莫哈末阿玛(Nik Mohd Amar Nik Abdullah)。

胡桑慕沙没有入阁

新的行政议员是:陈升顿(哥打拉玛州议员)、阿尼占阿都拉曼(格马亨州议员)、纳沙鲁丁道勿(默兰迪州议员)、阿都法达(武吉巴劳州议员)、仄阿都拉那威(华卡峇鲁州议员)、法兹里哈山(东马岸州议员)、哈尼法阿末(彭家兰巴西州议员)、南利玛末(布诺巴容州议员)、慕达兹莫哈末(德密州议员)。

值得关注的是聂阿兹的爱徒兼原任丹州行政议员胡桑慕沙并没有入阁。

胡桑慕沙也是伊斯兰党全国副主席。胡桑慕沙本届大选国州兼攻,尽管他无法攻克布城国会议席,不过他却轻易以3683张多数票蝉联丹州沙罗州议席。

受劝告多照顾健康

伊斯兰党昨日在全国大选赢得丹州45个州议席中的32席,因此成功第6度执政。

不过,这比上届大选赢得38席少了6席,而国阵则赢得12席。据了解,聂阿兹目前患上一些老人疾病,因此受劝告要多照顾健康。

不过,他预料会继续担任伊党精神领袖的职位。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29294



黄德或败在国州分裂投票 邹宇晖驳斥停电造票传言

曾剑鸣   2013年5月6日 下午2点27分

黄德微差票数败走文冬国席,网上各种谣言流传。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候任议员邹宇晖澄清,彭亨文冬总计票中心昨晚并没有发生停电,也没有最后关头戏剧性出现可疑票箱,导致选情翻盘。

黄德仅因379张微差票数败给原任文冬国会议员廖中莱,在网上引发网民关注。昨晚选举成绩揭晓时,纷纷有网民转贴文章,指文冬总计票中心发生停电事件,及突然有可疑票箱送入计票地点“造票”,因此质疑选举成绩出现作假。

邹宇晖接受《当今大马》电话访问时表示,自己昨晚在文冬总计票中心,其实并没有发生所谓的停电事件,“不知网上的谣言是从哪里来的”。

为了消除网络的谣言,邹宇晖也在面书贴文敦促网民停止散播上述谣言。

他说,昨晚开票时,文冬国席底下的美律州席、吉打里和沙拜州席所开出的选票都是黄德领先,但是最后柏浪界州席选票开出时,就出现拉锯情况,最后被反超。

或不了解开票程序

邹宇晖驳斥计票最后关头出现可疑选票导致黄德败选,并称这可能是网民不了解开票程序所造成的误解。

他指出,选票是在原有的投票站计票,并没有搬移到总计票中心计票,因此并没有发生临时运入选票,或突然找到遗漏的选票,导致结果翻盘的情况。

他说,即便可能有人看到选委会搬动选票箱到总计票中心,也可能是选委会把选票箱集中在一块而已。

他指出,比较可能发生做手脚的程序是计票结果的表格需选委会和参选人签名认可,或许上面的统计有误。

他也强调,选举过程还是出现问题,在文冬选区该党收到10多人投诉指遭人冒名取代而无法投票。

邹宇晖表示,从网民和在地的民众不满,可以看出他们对黄德败选和整体选举结果的失落。

文冬已非国阵堡垒

不过,邹宇晖说黄德大大削减了廖中莱的得票,打破“文冬是国阵堡垒”的说法,并证明文冬与全国政治思维趋势同步。

谈到黄德败选的因素,他说,其实文冬底下4个州席民联的得票还超过国阵2000多票,因此不排除黄德可能是因为选民国州分裂投票而败选,但实际情况还有待该党较后做详细分析才知道。

邹宇晖代表行动党拿下美律州席,该党也赢得吉打里和沙拜州,柏浪界州席一席则是伊党败给巫统。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29284


282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727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5-8 18:02:1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民联三选区倾轧犯下自大错误 卡立沙末坦承背叛选民的信任

高嘉琪   2013年5月7日 下午4点18分

民联与社会主义党在三个州选区相互倾轧而以败选告终,应成为在野党的一个教训,伊斯兰党最高理事卡立沙末坦承,这是民联犯下的自大错误,背叛了选民的信任。

卡立沙末今日在雪州民联举行的谢票记者会上说:“发生在士毛月、哥打白沙罗与双溪阿齐州选区的事件,其实是给我们的一个教训。”

“不管是我们或任何人都不应该自大(besar kepala),以为我们单凭一己之力就可以取胜,我们背叛了人民的信任。”

“哥打白沙罗州选区的选民已拒绝巫统,现在因为我们的错误而被迫生活在巫统(候任州议员)领导下。”

交党中央采取恰当行动



也是雪州伊党副主席的卡立沙末(左图)指出,伊党已指示其候选人里祖安(Ridzuan Ismail)退选,但后者至最后一秒都拒绝这么做,因此该党还派出总秘书慕斯达法阿里亲自下去告诉选民,在公正党旗下竞选的社会主义党主席纳西尔(Mohd Nasir Hashim)是民联人选。

卡立指出,这是民联无法在哥打白沙罗议席胜出的原因;雪州伊党将交给党中央采取恰当的行动。

阿兹敏:没有指责伊党
 

另外,出席记者会的雪州公正党主席阿兹敏则说,其实民联在哥打白沙罗与士毛月州选区的总得票分别是58%与52%。 

“(公正党在哥打白沙罗州席上)没有指责任何伊斯兰党,我们向前进,不会回头看这事。”

没有回应欺压社党指责

针对社会主义党秘书长阿鲁仄万斥责公正党“欺压”,导致社党和公正党无法攻下士毛月一事,阿兹敏没有正面回应,仅重申他们仅会往前看而不再回顾。  

也是社会主义党士毛月候选人的阿鲁仄万,把败因归咎于公正党提倡的“就是这一次”(Ini Kalilah)改朝换代,以及公正党采取“欺压”手段,致使社党和公正党无法攻下士毛月。

国阵士毛月候选人佐汉(Johan Abdul Aziz)是以4145张多数票,气走阿鲁仄万和公正党哈米迪哈山(Hamidi A. Hassan)。

阿鲁仄万和哈米迪的得票加起来是1万9039张票,比佐汉多出1423张多数票。
 
在哥打白沙罗,原任州议员纳西尔与伊党里祖安的总得票为2万2172票,比国阵的1万6387票还多出5785票。
 
民联在槟州的双溪阿齐,上演公正党候选人巴德鲁希山与伊党莫哈末尤斯尼(Mohd Yusni Mat Piah)互相厮杀,结果双双败选事件。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29416



不拉国阵议员跳槽推动变天 安华解决选举舞弊前不引退

李伟伦   2013年5月7日 上午11点28分

专访

民联在本届大选攻下89个国席,距离简单多数执政尚欠23席。虽然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在308大选后曾一力推动916变天计划,但他强调,这次不会尝试拉拢国阵议员跳槽来执政。

他昨日在公正党总部接受《当今大马》与《KiniTV》访问时,受询是否会再有类似的计划时,简短而直接地回答道:“不。”

质疑国阵执政正当性



接着,他再次炮轰国阵与巫统主席纳吉,“窃取”了本届大选。

“就现在而言,我们要说的是,国阵必须符合人民的意愿。你窃取了我们与人民的选举。我们要政府承认,他们的正当性备受质疑。他们必须严正考虑,成立一个独立的选举委员会来举行选举。”

国阵与民联在本届大选分别赢得133与89个国会议席,再次与执政失之交臂,一脸疲惫的安华看起来难掩失望。

曾说过将是最后一役

他身穿一件灰色衬衫,外面套上黑色大衣。虽然他曾经说过本届大选将是政治生涯的最后一役,但记者问到他引退的计划时,他表示必须要先处理本届大选的舞弊问题。

“我的立场还是一样,我有接获一些大学的献议,希望我能到大学任教。我正在考虑,但我必须要先解决选举舞弊问题。”

“舞弊问题还没解决,如果没有舞弊的话,我们已经赢得大选。非常清楚,巫统与国阵窃取了本届大选。”

民联三党将继续团结



安华表示,公正党将会与两个盟党商讨,以决定如何跟进选举舞弊的课题。

他相信,民联可能将入禀选举诉讼,以调查大约40个议席的成绩。

他也强调,虽然民联本届大选无法执政,但三党将会继续团结,一同走向更美好的明天。

“我们昨晚与今早才开会。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也有出席。我们讨论了许久,他也向我们汇报登嘉楼州的情况。”

下届大选或达70岁

现年65岁的安华也是前副首相,他在1998年被罢黜,随后因为渎职罪名下狱6年。经过10年磨剑后,他在2008年大选率领在野党阵线创下政治大海啸,否决国阵三分二议席并攻下5州政权。

如果单看国会议席,在野党这次的大选成绩比起308大选更好,再添7个国席。不过,却丢失了吉打州政权,同时无法收复霹雳州。

如果下届大选在5年后举行,安华届时已经年届70岁,而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届时将达77岁,伊斯兰党全国主席哈迪阿旺则会达到71岁。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29354



吉打国阵仅获一成华裔票 二成马来票回流奠基胜利

2013年5月7日 下午4点51分

国阵在吉打获得的马来人票攀升了20%,达到70%,导致吉打民联蒙重挫而丢失政权。相比之下,国阵获得的华人票不到10%,而印度人票则高达80%。



吉打有36个州议席,国阵赢得21个国席,民联只赢得15个州席。上回大选,民联占21席,国阵则占14席,独立人士占1席。

民联丢失了7个州席,即班茶、仁那里、武吉拉达、古邦、独立海滨、亚依淡和万拉峇鲁,大部分都是上届大选以微差票取胜的议席。

大部分选区的马来票都倒向国阵,以致全州马来票的平均得票率高达70%,比上届大选的50%整整多了20%。
吉打的华人票则与全国趋势一致,都是一面倒向民联,支持国阵的不到10%。不过,国阵获得的印度票则高达80%。

吉打大部分议席的马来选民高达八成,因此国阵获得庞大的马来选民支持,也就奠定了胜利。不过,伊党依然在传统强区取胜。

万拉峇鲁伊党内讧

不过,伊斯兰党认为,丢失的原有两个议席,即班茶和万拉峇鲁,和上述投票趋势无关,而是因为别的因素。前者是因为当地有6000张军人票,而后者则是内讧所致。万拉峇鲁州席因地方派系领袖斗争,而无法展开助选。

伊党不只是输掉原有的7个议席,其原有堡垒区的得票也大大削弱。这些选区是武吉槟榔、安南武吉、亚罗孟古都、古邦罗丹、多皆、双溪里茂和麻布莱。

派系倾轧一大因素

尽管伊党一再否认败选是因为原任吉打大臣阿兹占的治理失效,不过分析家认为这是败选的一大因素。另外,该党也否认阿兹占与该党吉打署理主席法鲁拉兹的间隙导致挫败。




但是,可以看到的是,阿兹占虽然蝉联双溪里茂州席,但是其得票从2008年的3212张多数票降到2013年的2774张多数票。
相反的,法鲁拉兹在本加兰昆洛州席的得票增加了一些,从2008年的3122张多数票增加到2013年的3884张多数票。

吉打巫统州联委会主席阿末巴沙(Ahmad Bashah Md Hanipah)则认为,吉打民联的挫败是五年执政以来种种问题叠加而造成的。因此,派系倾轧也是伊党败选的一大理由。

慕克里兹全力以赴

另外,国阵派出慕克里兹抢攻亚依淡州席,以及国阵主席纳吉在投票前宣布慕克里兹是州务大臣人选,则替国阵拉拢了许多选票。加上前巫统强人马哈迪亲自上阵,为国阵及儿子助选,更大大提高国阵的声势。




此前,吉打伊党竞选主任莫哈末尤索夫也承认,慕克里兹全力以赴,也是国阵胜利的一大因素。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29429




十大多数票最高行动党占九个 民联得票过半只换来四成国席

2013年5月7日 下午2点15分

全国大选成绩揭晓之后,再度掀起全国大选制度不公平问题的讨论。掀起最多争议的问题就是,尽管民联在国州议席总得票方面都超过国阵,但是赢得的议席却少过国阵,导致改朝换代功亏一篑。

根据计算,民联在全国国会议席的总得票是562万3984票或50.87%,而国阵的得票则是523万7699票或47.38%,差距是38万6285票或3.49%。

不过,民联却只是在222个国席中赢得89席,相等于40%的国席,而国阵则赢得133席或60%。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全国州议席,尽管民联和国阵的得票比率是51.09%对47.26%,但是民联只是赢得229席(45.35%),而国阵则赢得275席(54.46%)。另外一个州席是由沙巴立新党所赢得。

议席和得票比率出现差距,其中一个原因是我国实行简单多数票制度。只要我国一天仍然实行简单多数票制度,而非比例代表制度,我国仍会出现议席和得票比率出现不同的问题。

国阵104席选民少过6万

不过,令外界争议的则是我国选区划分不公的问题,导致民联赢得的议席往往不及国阵多。

根据网上研究团体Blindspot的分析,全国共有102个国会议席有超过6万名选民,民联赢得其中72席,而国阵则赢得30席。

不过,在全国120个选民少过6万人的国席,国阵赢得绝大多数,即104席,而民联只是赢得16席。

如果进一步缩小至选民少过5万人的选区,民联只是赢得6席,而国阵则赢得82席。

根据另一项分析,民联所赢得的选区平均人数是7万7655人,而国阵的选区平均人数则只是4万6510人。

国阵所胜出的议席往往都是属于乡区和东马议席,因此选民人数较少;而民联所胜出的议席则是属于城市选区,选民人数较多,多个选区甚至超过10万人。

纳吉多数票全国第九高

此外,行动党在多个华裔选区也以极高的多数票胜出,无形中推高民联的总得票比率。

在全国10个多数票最高的国会议席当中,行动党就占了9个,而首相纳吉的北根国席,则是唯一入榜的国阵国席,排在第9位。

全国10个多数票最高的国席:

(一)吉隆坡士布爹:行动党郭素沁5万1552张多数票胜出
(二)雪州八打灵再也北区:行动党潘俭伟4万4672张多数票胜出
(三)槟州大山脚:行动党沈志强4万3063张多数票胜出
(四)雪州沙登:行动党王建民4万2206张多数票胜出
(五)槟州武吉牛汝莪:行动党卡巴星4万1778张多数票胜出
(六)吉隆坡甲洞:行动党陈胜尧4万0307张多数票胜出
(七)霹州华都牙也:行动党西华古玛3万8596张多数票胜出
(八)吉隆坡蕉赖:行动党陈国伟3万7409张多数票胜出
(九)彭州北根:国阵纳吉3万5613张多数票胜出
(十)槟州峇眼:行动党林冠英3万4159张多数票胜出

国阵多个地区险胜过关

至于10大多数票最少的国席,多数都是国阵候选人惊险胜出,包括马华署理总会长兼原任卫生部长廖中莱、国大党主席兼原任首相署部长巴拉尼威,以及马华原任农业部副部长蔡智勇

全国10个多数票最低的国席:

(一)砂州峇南:国阵安宜奥194张多数票胜出
(二)丹州万捷:伊斯兰党阿末马祖克201张多数票胜出
(三)柔州拉美士:国阵蔡智勇353张多数票胜出
(四)彭州文冬:国阵廖中莱379张多数票胜出
(五)雪州大港:国阵诺丽雅399张多数票胜出
(六)雪州瓜拉雪兰莪:国阵依莫依占460张多数票胜出
(七)彭州金马仑高原:国阵巴拉尼威452张多数票胜出
(八)砂州泗里街:行动党黄灵彪505张多数票胜出
(九)登州瓜拉尼鲁斯:伊斯兰党莫哈末凯鲁丁610张多数票胜出
(十)沙巴保佛:国阵阿兹莎673张多数票胜出

国州议席投票率约85%

根据《马新社》报道,选委会昨日也宣布,本届大选的国州议席投票率分别是84.84%和85.82%。

选委会秘书卡马鲁丁发表文告指出,在1326万8002名登记选民当中,昨天投票日共有1125万7147人在222个国会议席履行选民义务,投票率高达84.84%。

至于州议席选区,则有974万2254人人投票,投票率达85.82%。

这次全国大选共有222个国会议席开放竞选,而州议席则涉及12州的505个州议席,砂拉越和吉隆坡除外。
根据通过颁布宪报的选民册,1288万5434人是普通选民,14万6742人是邮寄选民,提早投票的选民则有23万5826人。

民联国席得票领先38万

卡玛鲁丁表示,在国会议席方面,国阵共获得523万7699张票、人民公正党225万4328张、伊斯兰党163万3389张、民主行动党173万6267张、独立人士8万6935张、革新党4万5386张、伊斯兰阵线3万1835张、砂拉越工人党1万5630张、沙巴进步党1万零99张、爱国党2129张、惠民党623张和大马人民团结党257张。

至于州议席,国阵共获得451万3997张票、伊斯兰党213万3944张、行动党144万2298张、公正党130万3457张、独立人士6万7129张、革新党4万3793张、沙巴进步党3万1324张、社会主义党8136张、伊斯兰阵线4756张、惠民党1791张、大马人民团结党823张和爱国党216张。

这意味着,国阵及民联三党的国席得票率相差38万6286张,州席则相差36万5702张。

国席有128人失按柜金

卡马鲁丁指出,在579名竞逐国席的候选人当中,有128人失去按柜金,独立人士占大部分,即75人。

他说,根据222个国会议席成绩,国阵拿下133席、公正党30席、伊斯兰党21席和行动党38席;至于州议席,国阵拿下275席、行动党95席、伊斯兰党86席和公正党49席。

他说,选委会满意投票程序顺利进行,没发生不愉快事件影响选举程序。

他说,选委会将重新研究所有的缺点,尤其是处理选民人潮多的早上时段,以及乐龄选民所料不及的出席率,并保证选委会将改善所被鉴定的缺点。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29397




诗华日报

西马成绩大倒退 民联不争气怎怪东马?

(本报弄拉马6日讯)这一次第十三届全国大选,支持民联阵营的西马半岛人民,无需责怪东马两州选民还沉睡未醒,其实从昨日投票的结果看来,两州人民为民联贡献的议席已比2008年第十三届全国大选时多出几倍。如果西马各州也与东马一样,能赢得比东马一样多的议席,民联已经入主布城。

2008年第十三届全国大选,东马砂沙两州民联各赢得一个议席,当时民联在东西马两州共赢获83席,此次大选共赢得89席,在砂州赢得6席,在沙巴赢得3席,意味着在东马两州已为民联贡献了9个议席。比起2008年的两席增加7个,是不是已增加了几倍之多,这个成绩西马人怎么能责骂东马人沈睡未醒?

反之,如果民联在半岛各个州属也能如东马两州一样,每个州属赢多几个,十个州属每个能多赢3个议席,共有119席,是不是已经可以拥有超过法定的议席入主布城。

这次的全国大选民联在西马半岛的一些州属,根本就没有进步,尤其是伊斯兰党就出现大倒退现象。所幸民主行动党大跃进,才能赢得80个议席,包括东马两州9席,才筹足89席,这种数据是铁一般事实,不容否认。



为下届州选做准备 火箭进军乡村选区

(本报古晋7日讯)国选甫结束﹐砂行动党已经为来届国会选举磨刀霍霍﹐并将进攻杜邦区﹑碧湖区﹑砂督区﹑打叻区﹑卡杜区等州选区﹐以从中提高该党在土著及乡村地区的影响力。

砂行动党古晋区国会议员张健仁是在今午于该党总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言时﹐如是表示。

他说﹐虽然才在国会选举中取得胜利﹐但砂行动党绝不松懈﹐并且即将整装待发﹐以为下一届的州选做准备。

他透露﹐虽然是次国选的成绩未能尽如人意﹐并且无法让该党在乡村地区取得突破﹐但该党进军乡村选区的计划及步伐﹐也绝不会因此而停顿。

“我们将更积极做出推动﹐以从中提升乡村选民的民主意识。”

他指出﹐根据该党的策略﹐在来届砂州选举中﹐该党所攻打的新选区﹐将包括杜邦区﹑碧湖区﹑砂督区﹑打叻区﹑卡杜区等地区。

他透露﹐在该前提下﹐砂行动党将在石隆门的碧湖地区﹑以及古晋马当地区设立服务所。

他称﹐砂行动党早前也已经设立文莪区服务所及西连区服务所﹐所以该党也将透过相关服务所﹐同时为打叻区及卡杜区的人民服务。

他续披露﹐随着实旦宾国会选区的胜出﹐该党也将在较后设立实旦宾国会选区服务所。



强燕致胜主因 华族大票仓拿2万余票

(本报诗巫7日讯)南兰区国会议席被行动党刘强燕攻克,最大票源是来自以华族选民人数占最大票仓投票站,遥遥领先盖过国阵人联党拿督张泰卿,成功中选为第13届国会议员。

行动党刘强燕单在城市华族选民占多数大票仓取得2万2656张选票,国阵人联党张泰卿得票是8241张选票,前者领先华族选票突破1万4415张。显示,华族选票被行动党几乎全盘被催化出来投票,使到张氏抵挡不住来势汹汹票源缺口,被行动党女将刘强燕以8630张高票中选,无法成功卫冕。

虽然,第13届国会大选已落幕,但关心政治人士还是针对着这个选区选民结构与投票支持候选人的情况津津乐道。特别是华族占最多数投票站之票房,已经情系行动党,国阵人联党则趋弱,民心思变,带来的一大冲击,使到张泰卿无法第5度过关。

这个选区是由城市与乡区形成的一个混合区,也是武吉阿瑟区与都东区两个组成的一个国会选区。因此,从投票站票选结果看来,在武吉阿瑟区,行动党得票更是突破1万5246张,国阵人联党得票只有5270张,刘强燕获得票数高达9976张多数票,超过了80%投票率,证明民联喊出口号已经深植民间。

泰卿主要靠土著票

以武吉阿瑟区各个投票站票源,行动党刘强燕在市镇四小票是1878张、圣心华小1639张、中心小学1381、圣立达小学364、公教中学1601张、育德小学1614张、圣心英小1452张、圣心中学3520张、卫理中学1547张、汉光小学85张、南牙沙廉小学46张与嵩山小学119张。

至于国阵人联党张泰卿,市镇四小得票603张、圣心华小555张、中心小学403张、公教中学565张、育德小学629张、圣心英小532张、圣心中学1018张、卫理中学453张、汉光小学49张、南牙沙廉小学178张、嵩山小学146张与圣立达小学139张。

在都东区以城市地区为主的华族选民占多数的投票站,行动党刘强燕同样是领先,即武吉里麻中学1992张、中华中学1126张、市镇二小1599张、大群小学1343张与高原SEDC小学1350张。

国阵人联党张泰卿在武吉里麻中学得票644张、中华中学506张、市镇二小549张、大群小学673张与高原SEDC小学599张。

这个选区选民人数是5万7143人,行动党刘强燕得票2万6613张,国阵人联党张泰卿得票1万7983张,总投票率为78.8%,废票304张。

不过,张泰卿取得土著票盖过刘强燕,但因华族选票超过2万张,无法扳回逆势,最终饮恨沙场。



州选战马鲁帝或德兰乌山 火箭冀罗兰卷土重来

(本报马鲁帝7日讯)民主行动党马鲁帝支部筹备会今日在一篇文告中指出,峇南国会选区因为选民从腐败的政治中得到些许甜头,导致公正党候选人罗兰恩岸败北。行动党马鲁帝支部筹备会也和选民一样无法接受这样的选举结果。

文告指出,当天倘若有九十巴仙的弄拉马和马鲁帝镇两地的华族选民支持的话,情况反而对公正党有利。该党马鲁帝支部筹备会对罗兰恩岸的落败深感同情和惋惜,并鼓励他再接再厉,在来届州选时出战马鲁帝或德兰乌山州议席,和国阵抗衡以为民请命。

文告说,行动党马鲁帝支部筹备会同人深深感谢峇南区的华族选民鼎力的支持,对众多游子回乡投下神圣一票,筹备会也感欣慰。



朱舒宁:人民投票决定 高兴张有庆中选



(本报美里7日讯)针对505第13届大选变天不成,民众表达了各自的心声。

市民朱舒宁觉得这次的第13届大选感到很敷衍。变天?却看到了一片黑...惟她表示马来西亚不要放弃,因为这只是个开始!

她指出,花了几百万买的不褪色墨汁,谁知一下子就洗脱?倒不如买个蓝药水!

她为美里张有庆医生当上国会议员感到开心,虽然是新面孔,不奢求完美无暇,但希望比以前更好。

“他都等了那么多年,我们应该给他机会出来。如做得不好,5年后再换,一切都是人民来投票而定。”



胡秀容:谁赢都好 最重要要公正干净



(本报美里7日讯)市民胡秀容对这届大选感到非常失望且疑惑,为什么每次算票时一直停电,是不是因为竞选不干净?

她之所以很失望,人民的心声他们都没有听到,大家要的是公平公正的竞选。

她感到很伤心,愤怒,失望。无论谁赢都好,我们只是要公平、公正的选举!

她指出,第13届大选是马来西亚最黑暗的一天,停电后居然多出来一箱箱的选票。马来西亚民主已死,很多华人都哭了,不知这次会不会有新一轮反华浪潮。很多人寄予厚望五年后的大选或希望美国白宫主持公道,算是一种心理慰藉吧。民主,谈何容易啊!

她为新上任的美里国会议员张有庆医生非常有信心,现在会给他100分的信心,希望他真的会为市民服务。

“如果下次大选还是如此不干净,我绝对不会再去投票,不想让自己心痛。”

282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727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5-9 18:57:01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不考虑行动党加入国阵建议 林吉祥促委任阿都干尼官职

李龙辉   2013年5月9日 下午3点48分



在马华宣布不入阁之后,该党中委黄家泉、前新闻部长再努丁及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ASLI)总执行长杨元庆先后呼吁行动党加入国阵,但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表示,他完全不会考虑这项建议。

林吉祥今日召开记者会表示,许多人在大选成绩出炉后,向该党提供许多不同的新建议,而行动党将会等待这些所有的建议都浮现后,才会回应。

然而,他接下去就说:“我完全不会考虑任何这些建议。”

加入确保政府有华裔

杨元庆昨日发文告指出,巫统应把行动党、公正党及伊党带进国阵,让它们成为一同治理国家的伙伴,组成一个国民团结政府。再努丁也在部落格撰文促行动党加入国阵,确保大马政府有华裔代表。

另外,《星洲日报》昨日报道,黄家泉也为华社提出4项大胆建议,包括建议行动党应放下身段,为了华社整体利益而加入国阵。

赞阿都干尼贡献柔州

随着林吉祥在大选中击败原任柔州大臣阿都干尼,当选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建议首相纳吉在成立新内阁时,应委任阿都干尼一个中央官职。

他赞扬阿都干尼是一名典型的马来绅士,为人既温和又理智,已为柔佛州作出许多贡献和带来发展。

他指称,巫统党内是要看见阿都干尼的政治生涯告终,才会要他上阵振林山。

“但无论如何,我认为阿都干尼能为柔佛和大马发展有所贡献,我也认为,那些要看见阿都干尼完蛋,而摆他上振林山的人能为所欲为,是一件令人羞耻的事情。”

“阿都干尼应该在新政府中受委一个重要的职位,才对他公平。我希望,首相确保这个委任给阿都干尼的职位,能继续让他为国家的眼前未来带来贡献。”

林吉祥是在大选中以超过1万4000张多数票击败4届柔州大臣阿都干尼。原任高教部副部长卡立诺丁则弃国攻州,拿下百万镇州议席,并将取代阿都干尼出任柔州大臣。

讽刺警方神速查民联

国阵在大选中夺得133个国席,而民联3党则夺得89个国席,无法促成政党轮替。不过,民联不满选举期间发生舞弊,因此昨日在格拉纳再也体育馆号召大集会,成功吸引逾12万人出席。

就在大集会结束不到24小时,警方就指28名演讲者的言论涉嫌煽动,因此会逐一传召他们查办。

对此,林吉祥就讽刺地说,警方的调查关于民联的案件速度神速,却不明白为何警方没有同样调查,向来被指发表煽动言论的《马来西亚前锋报》和土著权威组织。

林吉祥表示,无论民联会否针对本届选举提出选举诉讼,三党都会继续办群众大会,告知人民最新的局势。

选举诉讼能在选举成绩在宪报上公布后的21天内提出。

促纳吉与慕尤丁道歉

另外,林吉祥也要求前首相马哈迪、纳吉与副首相慕尤丁,针对他们所发表的“不大马人”(unMalaysian)的言论道歉。

他指出,纳吉发表的“华裔海啸”论,以及慕尤丁指称,一个族群支持一方,而另一个族群支持另一方的现象对大马不健康的言论,是错误的。

“马哈迪指华人推开马来人所伸出的友谊之手,这完全是垃圾。”

林吉祥引述一名马来网民卡丽那(Karina Bahrin)在面子书上所发表的文章《那促成海啸的小小马来涟漪》指出,证明马来人也支持民联。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29644



行动党周末召开特别大会 商谈取代“关店”马华民政

2013年5月9日 上午11点18分



行动党将于来临星期六在吉隆坡举行特别全国大会,与中选的38个国会议员及107个州议员,一起商讨如何服务国家及选民,取代在第13届大选被选民拒绝后已经“关店”的马华及民政党。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指出,如果马华与民政在输了大选便关闭服务中心做为报复手段,那么,他们真的低估了人民求变的渴望。

“民主行动党从1966年至2008年开始,在每一次败选后,并没有关闭我们的办公室及服务中心,而是继续为人民斗争。”

“人民对于这种幼稚的游戏感到厌烦及疲累。如果马华及民政党可以关闭服务中心,那么他们为何不干脆宣布他们已经‘关店’?”

他说,行动党一点也不惊讶,马华和民政党在输了大选后,幼稚、暴躁地关闭他们的服务中心,做为报复。

“马华只剩7个国会议席、民政党只剩一个国会议席。马华和民政党在输了选举后的动作,就好像小孩子得不到自己要的东西发脾气那样。”

马华民政已无关紧要

他揶揄马华与民政党威胁关闭服务中心不会让选民留下什么印象,不论是华人、印度人或马来人都已经视他们为“无关紧要”,他们也已经下定决心拒绝国阵。

“这从民联获得51%的得票率,而国阵获得47.4%可以看出,第一次反对党赢得超过50%的得票率。”

赢了选票却输了政权

他说,民联赢得560万张选票,而国阵只获得520万张选票,很明显地,民联领先38万6000张选票。

他指出,民联赢得51%,却只获得40%的国会议席,激起人们大声疾呼要求选举改革,尊重“一人一票”原则,拯救民主。

“大多数投选了民联的马来西亚人会看到不成正比成绩,那就是国阵输了选票,却赢得政府,而民联赢了选票,却输了政权。这就是黑的变白,白的变黑。”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29588



维持行政议会党配额撤换三人 拉昔任副首长章瑛佳日星入阁

刘嘉铭   2013年5月9日 上午10点48分

民联第二届槟城州行政议会今早宣誓就职,班台惹查州议员拉昔哈斯诺(Rashid Hasnor)顶替弃州攻国的曼梳,出任第一副首长。

至于第二副首长仍是由拉玛三米出任。

曾活跃于槟伊斯兰改革理事会(JIM)及担任槟岛市议员的拉昔(53岁),现为公正党峇央峇鲁区部署理主席,他拥有马大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及英国谢菲尔德大学工程学士学位。

他与全体行政议员是于槟州大会堂,在州元首敦阿都拉曼阿巴斯面前宣誓就职。

公正党代表全巫裔



上一届的槟州行政议会阵容(不包括首长)是由7名行动党州议员和3名公正党州议员组成。

尽管公正党较2008年多攻下诗布朗再也州席,两党的阁员名额分配维持不变。

只赢得一席的伊斯兰党依然未获分配行政议员职,但公正党的代表却清一色为巫裔, 以平衡整体行政议会内的各族比率。

除了拉昔,原任行政议员兼峇都茅州议员阿都马列(Abdul Malik Abdul Kassim)获留任,唯武吉淡文州议员刘子健被撤换,改由首次当选的诗布朗再也州议员的阿菲夫(Afif Bahardin)取代。

撤换者仍见证宣誓

行动党方面,弃国攻州的章瑛与卡巴星的儿子兼柑仔园州议员佳日星首次入阁,取代武拉必州议员王国慧与亚依淡州议员黄汉伟。

其余5名行动党行政议员都是原任者,即第二副首席部长拉玛沙米(P Ramasamy)、巴当哥打州议员曹观友、峇眼惹玛州议员林峰成、峇都兰樟州议员罗兴强、双溪浮油州议员彭文宝。

尽管如此,3名被撤换的前行政议员与弃州攻国的前第一副首长曼疏都出席见证宣誓就职礼。

刘子健受委为议长

另一方面,被除名的刘子健将受委为槟州议长,副议长是同样来自公正党的本南地州议员诺丽拉。

行政议会职务 :

行政议会职务: 林冠英(首席部长,行动党) 1)土地事务及土地发展 2)新闻 3)古迹与非伊斯兰事务

拉昔哈斯诺(第一副首席部长,公正党) 1)工业发展及国际商贸 2)合作社发展与社区联系 3)企业发展

拉玛沙米(第二副首席部长,行动党) 1)经济策划 2)教育与人力资源 3)科学、工艺及创新

曹观友(行动党) 1)地方政府 2)交通道路管理 3)治水工程

林峰成(行动党) 1)工程 2)基本设施 3)交通

罗兴强(行动党) 1)旅游发展 2)文化

阿都马列(公正党) 1)国内贸易 2)消费人事务 3)宗教事务

彭文宝(行动党) 1)福利 2)爱心社会 3)环境

佳日星(行动党) 1)城市及乡村规划 2)房屋

阿菲夫(公正党) 1)农业及农基工业 2)乡区发展 3)卫生

章瑛(行动党) 1)青年及体育 2)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 3)艺术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29586



马华惨败不能全归咎蔡细历 黄糩璊指闪电终止服务不妥

高嘉琪   2013年5月9日 下午1点00分



马华遭遇选举重挫后,总会长蔡细历立即面对党内要他下台的呼声。惟马华雪州妇女组女青年局主任黄糩璊却为蔡细历叫屈,强调马华惨败非蔡细历一人的责任,全体马华必须集体扛起责任。



黄糩璊今日召开记者会时表示,蔡细历对马华惨败固然有责任,但不应只将矛头指向他一人而已,马华各级机构与其领导层同样有责任。

“马华在大选时一败涂地,不能怪华社、选民与蔡细历一人而已。”

针对党内基层与领袖纷纷指责蔡细历任人唯亲,黄糩璊驳斥说,马华的人选是区会推荐三人,再呈至州联委会与党中央,大家都有责任。

放火烧船沉徒成笑柄

“还有6个月就要党选了,届时选出新的领导层,无需急在一时要逼总会长下台,无需在下沉的船再放火,让马华成为华社笑柄。”

“总会长要负责,但负责不一定要马上辞就能解决问题;前总会长黄家定(在308大选后)马上辞职,但5年内有改革吗?马华应团结一致、共赴时艰与重新出发,一起负起重新赢取人民信任的重任。”

斥意气用事兼闹情绪



被网民封为“拖车姐”的她撇清说,她并非挺蔡细历(左图),她尊重蔡细历不再寻求蝉联的决定。

黄糩璊也抨击党内拥有官职的人士,在马华一败选就立即宣布辞职并停止服务,形容这是意气用事、不负责任、虚伪及闹情绪的做法。

她表示,尽管大家应尊重中委会与特大的不入阁决定,但也至少要等到马华在本周末的会长理事会会议,就此事做出决定为止。

她指出,她目前掌握士拉央医院巡查员与士拉央技职学院会务顾问两职,并且会依据党中央指示来决定去留。

关闭黄糩璊服务中心

无论如何,黄糩璊今天宣布关闭其个人服务中心,理由是不堪沉重操作成本,每月最少需要5000令吉的成本。

她表示,她在2011年因受委国阵士拉央协调官,而成立这所服务中心,后来未获续任后仍继续以“黄糩璊服务中心”服务民众。

黄糩璊表示,她已非协调官了,因此决定暂时停止服务,她不想一直恋栈过去的光采,要拿得起放得下。

308后仍服务是“鸡婆” 



黄糩璊表示,即使她将其个人服务中心关掉,但她将以马华士拉央再也支会妇女组主席继续服务。

她指出,至于30年来自摇腰包及凭捐献来支撑开销的士拉央再也支会是否要关闭,则由支会领导层决定。

她表示,马华在308大选已输掉士拉央选区,马华士拉央再也支会只应扮演监督角色,将服务角色交给胜选的民联。

“我们以前是‘鸡婆’了,又不是你赢你做来干嘛?我们没办法,可怜人民才服务,民联没服务。”

“你选一个班长,班长若败了,难道还要再做?”

马华非教训威胁选民 

她表示,这并非马华威胁或要教训选民,而是各支会运作成本很高,成本最少5000令吉,党中央又没提供资助。

黄糩璊认为,马华惨败是因为没有好好向华裔选民解释,大马因议席数额因素,即使是华裔票吹起反风,也不会改朝换代。

告诉国阵有华裔支持 

面对巫统内部有害群之马玩弄种族议题,以及国阵领袖认为华裔海啸问题,黄糩璊表示,这种言论对支持国阵的华裔选民并不公平。

“作为年轻的华人,我觉得有必要站出来告诉国阵领导层,还是有部分华人支持国阵及国阵的政策。”

她以本身在新古毛,仅获20%华裔选民支持为例,强调仍有部分华裔支持国阵。

怪自己不够心狠手辣

黄糩璊归咎本身在“拍打事件”受到诬蔑,打击其选情,但她不肯定诬赖事件是否促成其败选。

“这诬赖事件有影响(我的)选情,事件后我跟每千名选民握手,就有十多位问我(会不去报警)?”

“我只怪自己在政治上不够别人心狠手辣。我后悔没有将过程录影下来,有谁要相信我?”

“(民众)不信我,可能是我是国阵一份子,以及我是‘拖车姐’。”

身死在马华不会跳槽 

黄糩璊称,本身接受选民选择不相信,但强调她是此事件的受害者。

针对败选后的人去向,黄糩璊强调本身“身在马华、死在马华”,即使民联三党都有人叫她跳槽,但仍不为所动。

“我宁愿不从政,也不加入民联;我绝不跳槽,人民不会尊重这样的人。”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29612



选委会84小时后终搬离票箱 彭州南唛对峙事件告一段落

李伟伦   2013年5月9日 下午5点41分



经过大约84小时后,彭亨南唛州议席投票中心的对峙事件终告一段落,选举委员会已经在今早11点许,前往而连突市议会大厦取回选举票箱。

随着这项最新的进展,独立候选人许文鑫与其支持者,已结束了自5月5日开票日开始,长达84小时的坚守投票中心行动。

怀疑票箱动过手脚



许文鑫告诉《当今大马》,大约30名选委会与警方人员,是在上午11点许前来投票中心取走所有票箱。

“我作为候选人,并没有受到通知。我们在投票中心内驻守的4名监票员,马上冲上去看。”

他声称,监票员发现,当选委会取走票箱时,其中一些票箱怀疑被人动了手脚。

“监票员马上拍照,选委会则警告,只要一拍照,就把他们赶出去。”

尽快入禀选举诉讼

许文鑫表示,本身已经透过大马律师公会,咨询律师的意见,以尽快入禀选举诉讼状,寻求法庭检讨选举结果。

他也就将通过净选盟的协助,希望能找出真相。

警卫团挺身揭不公

昨日,许文鑫的女儿兼监票员许筱芳告诉《当今大马》,由于他们怀疑选举舞弊,拒绝让选举委员会搬离选票箱,于是从5月5日晚上坚守在算票中心迄今。

根据《星洲日报》报道,一名自愿警卫团成员林天益昨日揭露,有可疑人士在5月5日当晚,试图开车硬闯县议会,把数包裹载入礼堂不果,转往礼堂后巷黑暗处,迅速的把两袋包裹抛入县议会围墙内,并由3个身份不明的人士接走。

本届大选,南唛出现四角混战,许文鑫得票7841张,以64票之差不敌得票7905张的国阵候选人刘震林。另一名独立人士候选人诺查化(Mohd Nor Jaafar)获票174张,而公正党候选人贾马鲁丁(Jamauddin Abd Rahim)则得票2435张。

不过,废票却高达647张,多过刘震林所胜选的多数票。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29662



里察烈胜选看涨 或任部长


一如所料,砂人联党硕果仅存的西连国会议员兼中央署理主席拿督里察烈被一致推荐入阁担任正部长职位。

(本报古晋8日讯)砂人联党中央常务委员会今日议决,该党将向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举荐,以让西连区国会议员拿督里察烈入阁担任正部长职。

砂人联党党主席拿督斯里陈华贵是在今午于该党总部主持了党中央常务委员会特别会议后,向媒体如是表示。

他说,今日的特别会议,乃旨在讨论各项有关第13届全国大选的课题。

他披露,在相关会议中,该党中央常务委员们也做出了一些决定。

他指出,其中,砂人联党中央常务委员会就决定向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举荐,以让该党西连区国会议员里察烈能够入阁担任正部长职。
人联唯一国会议员

里察烈乃是砂人联党的现任署理主席,而在应届国会选举中,他也是砂人联党所攻打的7个国会选区中,唯一胜出的国会议员。

在国会解散之前,砂人联党原来拥有1个正部长职及2个副部长职,但随着其他党内同僚的败选,里察烈将是砂人联党唯一能够以民选代表资格入阁的人选。

因此,在砂人联党中央常务委员会将向首相纳吉进行推荐的前提下,里察烈或将能够在官场生涯更上一层楼,即从副部长升正为正部长。

http://www.seehua.com/node/78318



国选落败多数票逾6千 公正党州选大考验

(本报美里8日讯)P.222老越国席土保党国阵竞选人拿督亨利松艾贡以6030张多数票胜选,这对备战下届砂州选举的公正党欲寻求蝉联有一定难度。

根据得票分析,民联披着行动党旗帜上阵确实取得突破性的成绩,同时提高当地国阵的危机意识,一些当地居民希望看见有竞争才有进步,政府能够立即采取行动解决反对党在这次国选所提出的基建缺乏,及有待改善的课题。

其实国阵在这次国选的竞选期间不能够否认行动党所提出的当地课题引起当地居民的共鸣,包括市区经常面对水压偏低,及当地医院迟迟没有下文,都让老越居民感受深刻。

因为行动党所采取的竞选策略炒热了当地选情,让拿督亨利松艾贡在竞选期的最后三天频频在市区走动,也在竞选期间不断以直升机飞往内陆地区固票。
游子选票倾向民联

拿督亨利松艾贡在国选的竞选期频频进攻内陆地区,包括巴卡拉兰州选区的范围,而且获得正面回响,一些当地选民抱怨公正党砂州主席巴鲁比安在当选后并没有显著的作为,特别是未能带来实际的基建发展。

不过,国阵在这些非城市选区所要面对的是回乡投票游子,他们一般上倾向反对党的现象,是否影响了当地的长辈或是家人的投票倾向,身为国阵绝对不能够掉以轻心。

反对党这次国选在老越选区的得票增加5倍,这对民联而言是好的开始,这些票源不仅来自巴卡拉兰州选区,也有来自市区及马来区,不过,倘若输了或是赢了就走人,没有耕耘扎根,这对资源充沛的国阵而言,要夺回落入反对党囊中的议席,并非没有机会。

http://www.seehua.com/node/78402

282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727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5-9 19: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Ini yang Tunku Aziz cerita kepada saya semasa makan asam pedas di Kota laksamana pada 1 mei 2013.

Ramai orang tanya, kenapa saya seorang Melayu masuk DAP?

Kawan saya, Datuk Zuraidah, hantar sms kepada saya, dalam bahasa Inggeris. Dia kata, “dah hilang fikiran ke (masuk DAP) ?.”

Masa saya masuk DAP dulu, saya bukan muda, (ketika itu) saya sudah berumur 74 tahun. Jadi, ramai orang hairan, bertanya, kenapa baru nak masuk parti politik?

Sebab masuk DAP

Saya masuk DAP ni, bukan kerana saya nak jadi ahli politik. Tetapi kerana Lim Kit Siang, seorang yang saya kenal, jemput saya masuk DAP. Dia kata, DAP ini adalah satu parti yang tidak ada rasuah. Itu kononnya. Tetapi, (bila) orang yang dah masuk (DAP), yang keluar itu, (mereka) sudah tahu (benarkah tiada rasuah).

Saya sudah lama jadi aktivis, nak mengurangkan rasuah di dalam negara kita, kerana saya sangat sayang negara saya.

Kalaulah betul saya ada cadangan nak jadi seorang ahli politik, saya sudah masuk UMNO semasa saya keluar dari universiti, semasa saya balik dari luar negara (dulu).

Seorang guru saya di Alor Setar, (Tan Sri) Hanafiah Hussain, dia jadi MP Yan, Kedah. Dia kata, Tunku mari masuk UMNO. Saya kata, tentang politik ini memang suka kerana masa di universiti dulu saya belajar tentang sains politik. Dia kata, belajar politik itu tidak sama dengan jadi ahli politik. Jadi, saya tak fikirlah saya ini boleh jadi seorang ahli politik.

Di dalam DAP, dia (Kit Siang) kata dia (akan) beri kepada saya satu platform. Katanya satu platform yang awak boleh teruskan kerja anti-kourpsi. Saya bertanya kepadanya, sebab masa dulu saya ada platform, saya Presiden 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Malaysia dan juga Naib Presiden Transparency Worlwide.

Bila saya dah letak jawatan itu (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saya sudah tidak ada lagi platform. Jadi, bila dia (Kit Siang) kata, “Okay, awak ada platform” , (maka) saya terima lah (masuk DAP). Bukanlah bererti saya minta pangkat ke apa dengan DAP, tidak.

Bila saya mula-mula masuk DAP (Ogos 2008), dalam masa dua hari, (saya) diberi jawatan Naib Pengerusi DAP. Lepas tu, tak lama selepas itu, dilantik jadi seorang Senator.Senator DAP pertama dari Pulau Pinang.

Pujukan Kit Siang & Guan Eng

Tetapi, bila saya masuk DAP dalam dua bulan sahaja, saya mula berfikir, saya masuk parti tak betul ini. Jadi, saya tulis surat kepada Karpal Singh (Pengerusi DAP). Saya kata, saya nak letak jawatan lah. Dalam DAP ini, kalau kita tulis surat, tak kira pangkat kita pangkat bawah, pangkat atas, mereka tak jawab surat kita.

Kemudian, setahun lepas itu (2009), sekali lagi. saya tulis surat kepada Kit Siang (Penasihat DAP). Selepas itu, Kit Siang dan Guan Eng datang berjumpa saya. mereka pujuk saya, ‘Tolonglah, kalau Tunku keluar DAP akan banyak masalah’.

Saya ingat, kita (saya dengan Kit Siang) ini kawan lama, oklah saya tak jadi keluar. Namun, saya lihat perkara yang dibuat dalam DAP adalah perkara yang saya tak boleh terima. Kita kena ada prinsip.

Dalam DAP ini, masa bercakap cukup pandai. Kata tak ada rasuah, tapi rasuah dalam DAP ini, macam Encik Jafrei (Nordin), dia buat satu press conference di Pulau Pinang, cerita semua.

Agenda rahsia

Kononnya DAP ini satu parti multiracial (berbilang kaum). Tetapi cuba kita tengok, kalau mereka nak berbincang tentang polisi, mereka bersama-sama mereka sahaja. Yang kita ini (Melayu) hanya pelaksana keputusan umum, tetapi tentang agenda rahsia memang dia setuju. Dia tak kata dia setuju tapi kita fahamlah dia setuju.

Kita tengoklah orang Melayu, orang India dalam DAP, semua diketepikan.

Baru-baru ini, konvensyen DAP di Pulau Pinang, nak melantik CEC, jawatan paling tinggi dalam parti. Lapan calon Melayu (masuk bertanding), seorang pun tak terpilih, tak dilantik.

Maknanya, kepimpinan tertinggi DAP tak boleh terima (Melayu). Jadi, nak tunjuk juga DAP ini satu parti berbilang kaum, dia kata dia buat silap semasa proses pemilihan itu.

Jadi, budak nama Zairil, dia kata Zairil ni orang Melayu tetapi Zairil ni bukan orang Melayu. Zairil ni nama betul dia.. (Christopher Howard Lim).. Dia (Zairil) jadi anak angkat kepada Tan Sri Khir Johari. Khir Johari ni biasa dengan saya. Dia guru saya dulu di kolej. Saya kenal dia.

Kalau keturunan keluarga Zairil, bapa Cina, emak Cina, macam mana anak dia jadi Melayu ? Kalau dah masuk Islam tu, kita boleh terima dia sebagai seorang Islam tetapi jangan kata pula ini orang Melayu.

Kalau tak bersetuju, habis..

Dalam DAP ini, kalau kita tak bersetuju, habis. Saya masa masuk itu, ada seorang yang lama dengan DAP, saya tak boleh nak sebut nama dia, di Taiping. Dia kata, dalam DAP ini awak tidak boleh kritik Kit Siang dan Guan Eng. Jika awak kritik, cita-cita politik awak akan tamat. Maknanya, janganlah kita nak kata tak bersetuju.

Tapi saya, bukanlah saya nak minta sedekah dengan mereka ini. Mereka yang pelawa saya. Jadi, kalau benda tu tak betul, saya kata tak betul. Kalau benda itu betul, okay betul.

Sungguhpun saya dalam pembangkang, tetapi apa yang YAB Perdana Menteri lakukan itu, saya kata, kita kena sokong program transformasinya. Ini adalah satu program yang baik dan akan memberi banyak manfaat kepada rakyat Malaysia, (saya) sokong. Mereka cukup marah dengan saya.

Kalau saya sebut 1Malaysia pun marah, sampai begitu.. Jadi, (DAP) ini satu parti yang khianat. mereka tanam sentimen benci, bukan satu parti yang macam 1Malaysia, tidak.

Kalau tengok dia punya cara mereka menulis di siber, baru kita tahu bahawa parti ini (DAP) satu parti yang tak boleh halang kerana mereka bukan peduli, kalau melanggar undang-undang. Sungguh pun mereka ini semua pembuat undang-undang, ahli parlimen.

Taja Demonstrasi jalanan

Saya keluar dari DAP semasa saya jadi Senator. Dalam Senat saya bangun dan saya kata, saya tak bersetuju dengan apa yang Bersih akan buat iaitu street demonstration (demonstrasi jalanan). DAP hantar banyak duit kepada semua, beratus-ratus, boleh kata beribu-ribu orang rakyat Malaysia, suruh mereka keluar hari itu, buat satu demonstrasi jalanan.

Jadi, saya kata, ini saya tak boleh sokong. Saya memang sokong pemilihan yang adil dan bersih. Siapa tak sokong, semua rakyat sokong. Tetapi saya tak boleh sokong kalau Datuk Ambiga mahu melanggar undang-undang.

Kerajaan dah kata, jalan Dataran Merdeka itu satu kawasan larangan. Maknanya kita tak boleh nak masuk ke situ. Tapi mereka dah masuk juga, mereka tak peduli.

Jadi berlaku konfrantasi saya dengan Lim Guan Eng. Saya kata, memang saya tak boleh sokong. Saya tak boleh bersetuju. Dia kata, orang lain semua setuju, kenapa Tunku tak boleh setuju. Saya kata, dia nak bersetuju dia setujulah tapi saya tak boleh nak terima ini (kerana) nak memecahkan dan melanggar undang-undang.

Kalau satu undang-undang itu yang tak baiklah katanya, kita ada kaedah dalam sistem kita. Sistem demokrasi dalam parlimen. Kita nak ubah, nak alih, kita mesti melalui Parlimen.

Civil disobedience

Jadi, dia (Guan Eng) ingat dia pandai. Dia kata semula kepada saya. Dia kata, ini bukan nak pecah undang-undang, ini hanya ‘civil disobedience‘ (penentangan masyarakat awam tanpa keganasan).

Ini Lim Guan Eng dia ingat dia pandai. Tetapi bagi saya, budak ini cukup bodoh. Dia tak faham apa itu civil disobedience

Civil disobedience ini adalah satu konsep, bukan konsep baru, tetapi konsep lama. Di Eropah dulu. berpuluh-puluh tahun dulu sebelum Mathma Ghandi (di India). Tetapi Ghandi, dia buat civil disobedient kerana apa ? kerana dia nak halau orang Inggeris keluar dari India.

Jadi, saya tanya Guan Eng, “Di Malaysia, siapa yang awak nak tendang keluar? Kita adalah negara merdeka. Siapa yang awak nak tendang keluar ?

Oh dia (Guan Eng) kata di Southern Amerika Syarikat (AS), Martin Luther (orang kulit hitam) kata, mengikut Guan Eng, kalau undang-undang itu zalim, kita tak payah ikut undang-undang itu. Itu pun satu orang, saya kira otak yang dah beku.

Di Southern AS, orang kulit hitam , tidak ada apa-apa hak, no right. Nak naik bas pun tak boleh bersama-sama dengan orang putih. Kalau ada pun pendaftaran perhimpunan, orang kulit hitam ini, bukan sebahagian daripada sistem mereka.

Kalau begitu (keadaannya) saya pun bersetuju (jika menentang), tetapi di Malaysia ini, mana ada kita kata, bas ini untuk orang Melayu, bas ini untuk orang Cina, bas ini untuk orang India…tidak, semua sekali (boleh naik). Yang ada dibuat itu asing itu keretapi. Yang ini gerabak untuk perempuan sahaja.

Perjumpaan empat mata

Lim Kit Siang datang ke rumah (saya) dua kali. Dua kali.

Dia kata, Anwar dan pemimpin-pemimpin pakatan lain marah dengan apa yang saya kata itu, (iaitu) saya tak bersetuju dengan Bersih.

Jadi, saya kata kepada dia.. “Kit Siang, saya bukan masuk PKR, saya masuk DAP. Patutnya DAP “.. Ini point penting, dengar betul-betul, “DAP namanya Democratic Action Party“. Tapi demokrasi ini bukan demokrasi yang kita faham.

Dia kata, mereka tak bersetujulah apa yang Tunku kata itu. Saya kata okaylah.

Dia kata, “giliran anda disambung kontrak tidak lama lagi,”. Bila dia kata begitu, saya berasa marah.

Saya kata kepada Kit Siang..Jika kemasukan saya dalam DAP menimbulkan masalah, apabila awak jumpa Guan Eng esok, awak habiskan, jangan sambung jawatan (senator) saya lagi, saya tak mahu.

Tetapi apabila Guan Eng buat pengumuman kononnya, dia kata, saya ‘menyerang’ dia, tetapi dia tak kata saya menyerang dia sebab dia nak melanggar undang-undang.

Jadi, yang undang-undang itu disorokkan. Diberitahu kepada semua orang bahawa saya menentang, menentang pilihanraya yang adil dan bebas. Itu kejahatan dia. Saya tak boleh jadi ahli parti yang begini, tipu menipu, macam-macam.

Malaysia Spring

Lagipun, dalam DAP, mereka bukan kira apa akan jadi kepada negara kita ini. Mereka kata, kami harap akan berlaku satu lagi Arab Spring (di Malaysia).

Seorang lagi, lelaki senior, dia kata, “saya harap demonstrasi ini (BERSIH) adalah permulaan untuk Malaysia Spring”. Maknanya, mereka tak peduli. Mereka tak peduli apa akan jadi kepada negara.

Saya sudah kata saya menentang demonstrasi jalanan. Kita tengok dengan mata sendiri dan baca. Semua demontrasi jalanan ini, mula-mula secara aman. Tipu lah kalau kata emonstrasi kononnya aman. Mana ada penganjur demonstrasi ini kata “demontrasi untuk keganasan, tidak. Dia akan kata ‘sangat aman’. Tetapi tengok apa jadi.

Apa yang saya kata tu bukanlah bererti saya pandai, tetapi dah orang tua, memang ada pengalaman sikit. Apa yang akan (diramalkan), terjadi.

Jadi, bila dah jadi begitu, siapa yang lari dulu…Anwar Ibrahim. Anwar Ibrahim dan pembantunya itu lompat atas trak, lari keluar. Yang tinggal di situ Datuk Ambiga.

Datuk Ambiga menangis, minta maaf itu ini tapi dia sungguhpun seorang peguam tetapi bodoh juga kerana membenarkan Anwar, Kit Siang dan Guan Eng sabotaj demonstrasi anjurannya itu. Maknanya, ahli-ahli politik telah berjaya memanipulasi demonstrasi itu.

Apa respon mereka, apa yang mereka kata, “Oh ini (kerja) polis. Polis masukkan orang dia dalam tu buat kacau”.

Macam saya juga bila sudah keluar parti, apa mereka kata, “saya dah dibeli”. Dibeli oleh UMNO dan dibayar oleh MCA. MCA banyak duit daripada UMNO. UMNO beli MCA bayar.

Masa kita masuk dulu, lagi kita kritik UMNO, wah kita hero, tetapi jika anda tidak bersetuju (dengan parti sendiri), habis cerita. Inilah DAP.

Masa depan Melayu

Saya dalam DAP dekat empat tahun dan hampir dapat banyaklah pengalaman, tengok apa dia buat betul (dan) tak betul. Kita khususkan kepada orang Melayu, kita ambil contoh Pulau Pinang.

Kalau ikut Guan Eng semasa tahun 2008, dia kata, “Sekarang DAP akan buat satu program nak naikkan hak orang Melayu di Penang.” Tetapi masa sekarang, apa yang jadi. Apa pun tak jadi.

Jadi, janganlah sekali-kali kita percaya, janganlah harap, sungguh pun dia kata parti berbilang kaum. Parti ini (DAP) adalah satu parti chauvinis.

Kawan-kawan saya dari DAP dulu, mereka faham. Kerana pandangan mereka sama dengan kita di sini iaitu perkara yang paling penting adalah negara. Bukan untuk diri sendiri tetapi untuk anak cucu dan untuk semua rakyat Malaysia.

BN sudah memerintah kita dah berpuluh tahun, lebih daripada 50 tahun. Dalam masa ini kita tengok, negara kita cukup maju, rakyat kita boleh hidup dan kerjasama walaupun kadang-kadang ada tak setuju.

Masa British dulu, masa kita baru-baru merdeka dulu, orang Malaya masa itu apa pun tak ada. Kita tengok sekarang ini, bukanlah saya nak kata apa yang BN buat ini semuanya betul. Banyak juga yang tak betul tetapi kalau yang tak betul tu saya sendiri selalu kritik dia dalam majalah-majalah atau dalam surat khabar. Tetapi kalau perkara yang betul, patut kita kata bagus, patut kita sokong.

Saya pergi mana-mana pun saya kata, ini janganlah dengar parti pembangkang kata, “kita semua kena ubah.” Nak ubah apa kalau benda tu tak rosak, kita nak ubah apa. Jadi, dia kata ubah..ubah. Kita tak boleh ikut apa yang dikatakan oleh parti pembangkang.

Janji banyaklah. Kalau kita dengar Anwar Ibrahim, janji dia semua boleh buat tetapi kita tengok rekod dia. Janji itu hanya tinggal janji.

火箭真面目

282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727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5-11 23:23:10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雪州公正党另呈大臣人选名单 阿兹敏暗批旺阿兹莎任人唯亲

李伟伦   2013年5月10日 中午12点44分

雪州公正党风波再起,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今日公开炮轰,党领导层“任人唯亲”(nepotism),未曾咨询雪州基层的意见,就擅自致函雪州苏丹沙拉弗丁,以提呈属意的大臣人选名单。

他今午在公正党总部召开记者会披露,党主席旺阿兹莎昨日已经把大臣人选名单提呈给雪州皇宫,但是事先不曾咨询过雪州基层领袖的意见。

“我们不知道。我们受到通知,党主席已经把一封信呈给皇宫。所以,谁裁夺此事?谁提名谁?这是现在应该关注的问题。”

“这是我跟民选代议士的担忧。迄今为止,公正党雪兰莪州议员未曾被召见,以决定大臣人选。我跟我的同伴们都不清楚谁将受推举为大臣。”

询及旺阿兹莎是否单方面行动时,他说:“就这方面来说,是的。”

【点击观看短片】

不满未曾咨询基层



阿兹敏也是雪州公正党主席。随着这项进展,他表示,雪州公正党昨晚已经召开紧急会议,与该党所有国州议员及区部主席讨论大臣人选,以便提呈另一份名单予旺阿兹莎。

不过,他拒绝透露,雪州公正党自呈的人选,包括他自己是否榜上有名。

他只是再三强调,根据《可兰经》的教诲,伊斯兰教规定在遴选领袖时,都必须获得咨询与协商,取得所有人的共识。

他也促请党领导层,尽快召开会议,以商议雪州大臣人选课题。

“我跟我的雪州领导层同伴采取协商态度,我们必须捍卫这种协商与咨询的做法。不管是谁受到党的推荐,都必须获得大家的共识。”

“现在的课题不是阿兹敏是否能成为大臣,而是我们的人选必须要经过透明的咨询,就如《可兰经》所记载一样。”

“显然的,这次的大臣遴选过程,并没按照《可兰经》的教诲。”

炮火甚至波及安华



阿兹敏在批评党内的问题时,炮火甚至波及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左图左)。

他意有所指地说,公正党必须否决这种“裙带关系”,因为公正党是一个“烈火莫熄”的政党,更不是由特定个人或家庭所拥有的政党。

“公正党不是由特定的个人或家庭所拥有,这是属于人民的政党。如果这个政党离弃原有的原则,也就会被人民所遗弃。因此,为了我党着想,只要出现错误,我们就必须批评。”

“我也要再次强调,我不曾成为巫统领袖,我只是曾服务一名巫统领袖,我认为这人有能力、有愿景、有廉信,有资格成为马来西亚的首相。”

专注施政不应集会

针对他日前在推特上的推文,被视为批评民联举办508黑色集会,他解释,这种批评并没错。

“巫统文化不允许党员批评领袖,但公正党允许。我不是批评实权领袖(安华)或任何人,但我要求大家向前看,这有什么错?”



阿兹敏表示,除了选举改革外,民联在竞选宣言中提出了多项改革,包括经济改革与提升治安等等,都必须获得民联关注。

“我不是反对集会权利,这受到宪法的保障……不过,我们是否要每天、每周、每个月都集会?”

“我们的议程很清楚,我们必须继续选举改革,但也必须进行经济改革等。不要搞太多的政治,第14届大选还远得很。”

在508黑色集会前,阿兹敏在推特上的多个留言,引起许多人的揣测。其中一些推文是“去不到布城要怪谁?”以及“烈火莫熄口号必须发自自己的内心,如果我们自己失败,不要拖人民下水。”

获得国州议员力挺



阿兹敏的记者会更像是造势大会。其支持者把记者会议室挤得水泄不通,一些记者甚至无法入内。虽然主持人要求支持者离开,以让记者入内,但支持者未听劝告。

现身力挺阿兹敏的国州议员,包括了安邦侯任国会议员兼妇女组主席祖莱达、太子园侯任州议员兼雪州宣传主任苏海米、黑风洞侯任州议员阿米鲁丁、瓜拉冷岳侯任国会议员阿都拉沙尼与直落甘望侯任国会议员卡马鲁等。

由于现场太多人,记者会显得有点失控。一名不明人士询问阿兹敏,若有机会,他将会选择谁出任大臣,阿兹敏则反问对方来自哪一家媒体。该人回答来自面子书,引起哄堂。

阿兹敏四两拨千斤回答:“这是你提问的权利,但是我将给予记者优先发问。”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29725



雪大臣课题点燃两任署理战火 赛胡先阿兹敏推特上隔空交锋

2013年5月11日 中午12点46分

人民公正党党内纠纷持续,随着该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通过媒体公开不满领导层处理雪州大臣人选的课题,引起前任署理主席赛胡先阿里的批评,结果两人更因而隔空交锋。

赛胡先在推特上说:“可惜,可能阿兹敏行错一步。他的行动与言论影响了威信与公信力。为何带上媒体?可能巫统会很高兴。”



不过,赛胡先的推文却引起阿兹敏的不满,更连发两则推文回应赛胡先。

“赛胡先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也曾因为亲属没被选上,而发表推文攻击安华。”

“停止你的虚伪。当打中你的鼻梁时,什么都可以。当打中别人时,就牵扯到公信力问题。”

阿兹敏重蹈再益覆辙?

赛胡先在2010年卸任,其后少理党内事务,但在党内仍备受敬爱。在2010年党选,他以卸任署理主席的身份支持阿兹敏竞选署理,贬低另一名候选人再益。

再益随后扛上赛胡先、阿兹敏与安华等多名高阶领袖,并在不久之后黯然退党。

昨日,阿兹敏公开炮轰,党领导层“任人唯亲”(nepotism),未曾咨询雪州基层的意见,就擅自致函雪州苏丹沙拉弗丁,以提呈属意的大臣人选名单。

暗批党主席旺阿兹莎奉行裙带主义,炮火甚至波及安华,包括意有所指地说,公正党不是由特定个人或家庭所拥有的政党。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29836



公正党提出两名大臣人选 卡立获盟党支持脱颖而出

2013年5月10日 傍晚6点53分

在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今午公开发难之后,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较后旋即澄清,公正党与友党讨论过程中共提出两名大臣人选,结果获得行动党和伊斯兰党支持的原任大臣卡立脱颖而出。

无论如何,赛夫丁没有透露,公正党所提议的另一名大臣人选。

赛夫丁在文告表示,公正党是基于共识和协商原则,以及同志和合作情谊,与民联协商雪州大臣人选。

“公正党从最近雪州大选胜出的公正党州议员之中选出两名人选,与伊斯兰党和行动党讨论,从两人选出一人担任雪州大臣。”

“伊斯兰党和行动党分别通过党主席哈迪阿旺和秘书长林冠英,同意巴生港口州议员卡立受委为雪州大臣,持续他之前领导雪州政府所作的杰出服务。”

阿兹敏不满未咨询基层

赛夫丁也感谢,伊斯兰党和行动党同意让公正党领袖担任雪州大臣的职位。

他呼吁,全体雪州子民和大马人民不分宗教、种族和肤色,持续支持民联的人民改革议程。



阿兹敏也是雪州公正党主席兼候任国际山庄州议员。


他今日公开炮轰党领导层“任人唯亲”,未曾咨询雪州基层的意见,就擅自致函雪州苏丹沙拉弗丁,以提呈属意的大臣人选名单。

他也表示,雪州公正党昨晚已经召开紧急会议,与该党所有国州议员及区部主席讨论大臣人选,以便提呈另一份名单予旺阿兹莎。

不过,他拒绝透露,雪州公正党自呈的人选,包括他自己是否榜上有名。

在一片谣言中,阿兹敏也否认自己野心勃勃企图成为雪州大臣,并申明自己绝不会退党。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29799



否认想当雪州大臣酝酿辞职 阿兹敏批评卡立政府表现差

李伟伦   2013年5月10日 中午12点56分

在一片谣言中,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今日申明不会辞职退党,并否认自己野心勃勃企图成为雪州大臣。

“我要强调的是,我没有意愿要辞去党职,更遑论是辞去国会议员与州议员职。”

阿兹敏表示,坊间谣传他将退党,完全是巫统与国阵制造出来的谣言,以把他描绘成不负责任,可以为了物质利益与政治地位而不惜背叛人民委托的人。

早在2008年可任大臣



他今午在公正党总部召开记者会说,这些谣言与雪州大臣人选课题有关,以便让人以为他野心勃勃,想要成为雪州大臣,甚至加入巫统。

不过,阿兹敏指出,如果他要成为雪州大臣的话,他早在2008年就已可成为大臣。

他声称,在2008年峇东埔补选时,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曾要求他取代时任雪州大臣卡立。

“安华当时召见我,要求我准备取代卡立,因为党非常不满意卡立当时的表现。党接获公务员与商界的投诉,批评雪州政府的官僚作风,不是烈火莫熄的执政方式。”

“但我坚决地推掉了这项指示,因为这将破坏党的稳定。我更向党政治局建议,委任安华作为雪州经济顾问,以便协助雪州政府的施政。”

批评处理民生问题不利



阿兹敏指出,在卡立(左图)的领导下,上一届的民联雪州政府表现有待改进。

他续称,随着人民在大选中给予民联更强大的委托,扩大民联雪州政府的执政优势,新一届民联雪州政府必须再加把劲。

他意有所指地说,民联雪州政府不仅要财政漂亮,还要处理一些实际的民生问题。

“我们高兴雪州储备金高达26亿令吉,但人民要求州政府解决民生问题,譬如路洞、没人收垃圾、水供问题与水灾问题等,都需要新届政府的处理与解决。”

“如果民生问题没解决,纸面上的26亿令吉储备金将毫无意义。”

安华受委也没解决问题



不过,阿兹敏否认,党内不满卡立,是因为没获得州政府的金援或委任要职的说法。

“我们要的是一个愿意聆听公务员与人民心声的雪州执行长。我们不是要求合约或工程,完全不是那回事。”

他也不满,即使是安华受委雪州经济顾问后,也无法协助解决这些问题。

“安华只是要坐下来讨论这些问题,但我告诉他,我们已经讨论了很多年了。”

“上一届雪州政府无法解决人民问题,也已经被带上党领导层讨论。因此,我们接受了新的人民委托后,必须要一个更强的领导,以解决人民的问题。”

友党需重视公正党看法

询及他对卡立的看法,他说,这无关个人的问题,但他希望党尽快开会,以讨论雪州大臣人选。

针对行动党与伊斯兰党都支持卡立连任,阿兹敏说,这是行动党与伊党的看法,但民联共有三个党,公正党的看法不容忽视。

他重申,公正党必须咨询基层意见,以推举党所属意的大臣人选。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29726



炮轰阿兹敏贪权应照镜子自省 雪伊青讥勿发梦议席多于盟党

2013年5月10日 上午11点51分

傍晚6点更新

雪州伊斯兰党青年团今日公开敦促阿兹敏阿里等雪州公正党领袖应该“自省”,认清雪州选举成绩的真正状况,而不是把的雪州大臣职理所当然视为公正党所有。


雪州伊青团副团长莫哈末沙尼今天发表文告表示,雪州公正党主席阿兹敏、署理主席祖莱达和宣传主任苏海米发表不当的言论,已经在选后引发民众对雪州民联不安的揣测。

“雪州伊青团认为,阿兹敏、祖莱达和苏海米强调雪州大臣是公正党固定位子的言论,犹如出自一个完全不知道自己能力的贪婪者。”

“雪州公正党可能还在发梦,以为他们所赢得的议席超过伊斯兰党和行动党。”

未协议铁定公正党任大臣
莫哈末沙尼在文告强调,民联并没有任何达成协议,同意雪州民联一旦赢得雪州议会多数议席,就由公正党出任州务大臣一职。

“因此,雪州伊青团呼吁阿兹敏、祖莱达和苏海米向巫统-国阵控制的媒体胡言乱语前,先‘照镜子自省’,以认清雪州州议席的状况。”

雪州伊青团希望雪州民联尽快解决委任雪州大臣一事,并尊重雪州民联领袖的决定。

误会或影响雪州民联合作

在雪州伊青团的声明后,雪州公青团团长阿兹米占(Azmizam Zaman Huri)下午发表文告即时回应。他对于莫哈末沙尼的言论感到震惊,并认为类似这种误会将会影响雪州民联的合作。

他也认为,莫哈末沙尼的言论只代表个人看法,并未反映伊党全国或雪州领导层的立场。

他希望,伊党全国与雪州领导层能够协助莫哈末沙尼,厘清当中的混淆。

大臣人选非议席数目决定

他强调,阿兹敏阿里、祖莱达与苏海米只是要捍卫雪州公正党基层,以便在遴选雪州大臣人选时,能够取得大家的共识。

“雪州公青团尊重与恭喜雪州伊党,在本届大选增加雪州议席,但我们强调,大臣人选不是由议席多寡来决定。”

他反促莫哈末沙尼,应该重看2008年霹州民联组织政府时,虽然伊党议席不够行动党与公正党多,但最后也是由伊党领袖当大臣。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29718



数据指国阵失巫裔东马土著票 行动党:这是马来西亚人海啸

高嘉琪   2013年5月10日 下午1点36分

尽管首相纳吉与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以“华人政治海啸”与“两种族制”来形容本届大选的现象,但是行动党今日提出一系列数据来反驳这些论述,并强调本届大选其实是“马来西亚人的政治海啸。”

民主行动党选举策略员兼沙登区候任国会议员王建民今日召开记者会公布一份数据,除了华裔之外,其实巫裔与东马土著也同样吹起反风。

不过,这项调查独缺印裔选票的流向。王建民解释,这是因为本身仍未统计印裔选民的票向。

“我要反驳蔡细历说的两种族制与首相纳吉说的华裔政治海啸。是的,确实有华裔选民支持(民联),但非华裔选民对民联的支持率,也有所增加。”

23巫裔选区支持率涨 

王建民以巫裔选民占逾70%的玻璃市、登嘉楼与彭亨为例,阐明国阵在这3个马来人为主的州属,得票率较上届大选分别滑落4.8%、3.7%及4.3%,即减至本届大选的55.4%、51.4%及55.2%。

王建民也列出,民联在23个逾50%巫裔选民的国会选区,取得的支持率较上届大选高出5%。

“举例说,玻璃市加央拥有80.7%的马来选民,民联的支持率增加了16.1%至45.3%。同样的,甲抛峇底的马来选民就占了76%,民联的支持率比上届大选增加11.8%至45.5%。”

“若没有马来选民的支持,这支持率是不可能增加的。”


王建民所指的23个选区,拥有75.9%至80.7%的马来选民,民联的支持率增幅介于5%至16.1%,这包括柔佛士基央(支持率增加15.6%)、新山(15%)、四加亭(12.6%)、日拉务(12.1%)等。



王建民也以本身竞选的沙登为例,阐明本身选区的马来票支持率已从2008年的36%增加7%至43%,尤其年轻马来选民倾向支持民联。 

东马两州土著也有反风

针对东马达雅选民,王建民列出其中8个达雅选区与达雅混合选区,强调国阵在8个选区的得票率与滑落10.1%至23.6%。

“若国阵没有好好解决土地侵夺与兴建水坝的问题,这些乡区(与达雅区)未来还会继续吹起反风。”



除此,王建民也列出7个沙巴的土著国会选区,阐明国阵在7区的支持率较上届大选下跌10.8%至28.7%。
 
“来届大选,若可以避免在沙巴出现多角战,在野党或非国阵成员党可以取下这些土著议席。”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29736



担忧国阵靠重划选区挽救政权 王建民指柔砂沙已非“定存州”

高嘉琪   2013年5月10日 下午2点07分

民主行动党选举策略员兼沙登候任国会议员王建民认为,全国在第13届大选掀起反风已令国阵处于防守位置,国阵有46个边缘选区的得票率低于55%,可能埋下下届大选改朝换代的伏笔。



王建民(右图)今日召开记者会时说,唯一能解救国阵的便是透过不公平的方式重新划分选区,但这需获得国会三分之二通过才行。

王建民表示,国阵的46个边缘议席中,38个落在半岛,砂拉越与沙巴各有4个;至于民联的边缘议席则有30个,26个落在半岛,而砂州与沙州各有3个及1个。

“即使民联在本届大选无法擒下大多数议席,但不能否认的是,国阵处于防守位置。”

国阵支持率下滑达10%

王建民表示,全国13州中,民联在11州的支持率或得票比上届大选皆有增加,增幅介于1.4%至10.3%,仅除了支持率下滑1.3%的吉兰丹与4.7%的吉打。

根据王建民提供的一份数据,国阵其实在13州中,除了吉打的支持率上涨3.8%外,其余12个州属的得票较上届大选滑落。

王建民表示,国阵不能再如以往般,将柔佛、砂拉越与沙巴称之为定存州,因这3州的支持率分别下滑10.3%、6.6%与4%。

“除此,随着年轻选民增加,这批选民不大受主流媒体影响,比较愿意跨出种族藩蓠,支持民联。”

“因此,愈来愈明显国阵可能在第14届大选中输掉政权,而救国阵的可能方法就是透过不公平的选区重新划分。选区重新划分工作料在今年启动,第14届大选前完成。”

国阵在各州国会选区的支持率:玻州(跌4.8%)、吉打(增3.8%)、吉兰丹(跌1.8%)、登嘉楼(3.7%)、槟城(跌5.3%)、霹雳(跌1.6%)、彭亨(跌4.3%)、雪兰莪(跌5.3%)、直辖区(跌3.1%)、森美兰(跌3.7%)、马六甲(跌3.6%)、柔佛(跌10.3%)、沙巴(跌6.6%)与砂拉越(跌5.3%)。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29747



疑巫统获胜议席选民排队领钱 槟公正党向警方和选委会报案

刘嘉銘   2013年5月10日 下午4点27分

选举期间向槟城选民发出“幸运特优奖”票根的不明组织果然“一诺千金”,今天开始向选民分钱,受惠者相信是来自巫统胜出的10个州选区。

有关组织是在理科大学附近的一间店屋,公然分发现金给出示身份证及票根的选民。

值得一提的是,该店屋与警察局座落在同一排,距离不到100公尺。

根据《当今大马》记者观察,有关店屋未挂上任何招牌,部分未拉上去的铁柵門贴着两张纸。一张注明今天的日期与“幸运特优奖”,另一张列出巫统获胜的10选区编号。

分120至200元不等

10分选区分别是本那牙(P1)、柏淡(P2)、槟榔东海(P3)、柏玛当巴拉岸(P4)、双溪赖(P5)、直落斗哇(P6)、双溪亚齐(P21)、峇六拜(P38)、浮罗勿洞(P39)及直落巴巷(P40)。

早上11点许,大约有六七十人排队领钱。有者在记者拍照时,破口大骂“愚蠢,不要拍照”。

根据一些领钱的民众,分发的款额从120令吉至200令吉不等,视选区为定。比如峇六拜的选民只获得120令吉。

记者尝试进入店屋内访问分钱的负责人,但由于只有一个狭窄的入口处而里头人潮相当拥挤,而进入不果。

截至下午1点多,现场仍有几十人陆续到店屋外排队,等待领钱。

宣称反正是人民的钱

公正党全国副宣传主任兼槟峇央峇鲁区部主席沈志勤与浮罗山背区部主席阿都哈林闻讯后,赶到现场了解状况。



排队的民众毫不避嫌地跟他们握手及解释,反正那是人民的钱,可以“帮补”他们到巴刹买一蔬菜及鱼肉。

根据一名领钱者出示“幸运特优奖”票根说,他是通过朋友获知今天到此领钱。有关票根写着疑似选举标号的号码及赔率。

另一名垄尾选民表示,日前接获短讯(右图)通知,从今天起到12日(3天)携带身份证及副本去垄尾领的一片空地领钱。结果,他去到现场扑空,而转到理大附近领钱。

针对此,沈志勤与阿都哈林已前往警局与选委会报案。

震惊光天化日下领钱



沈志勤(左图)事后召开记者会严厉谴责,不负责任的买票活动,并为此感到震惊与愤怒。

“这显示,刚过的选举是我国历史上最肮脏的选举,我国从未发生类似公开买票的现象。虽然早听闻沙巴砂拉越发生贿选事件,但如今却有图为证显示,民众按照巫统胜出的选区编号,在光天化日下排队领钱。”

被询及是否抵触选举法令时,沈志勤表示,有关组织已经是变相买票及使用金钱政治,吸引选民投票给国阵。

他接着质疑,选委会、警方与反贪污委员会为何没有行动,反观却收到情报干扰理大生反选举舞弊的集会。

肮脏手段冲击边缘区



沈志勤表示,在一些边缘选区,肮脏的手段足以导致一方以几百张微差票落败。

连续两届大选在直落巴巷州席以微差选票落选阿都哈林表示,除了贿选,他发现该选区出现外来者投票的现象,公正党由始至终找不到他们注册的地址。

另一方面,身为峇央峇鲁候任国会议员的沈志勤承诺,把买票等选举舞弊课题带入国会,施压全面改革我国的选举制度。因此他呼吁,民众响应明晚在槟城的反选举舞弊集会。

“须知,国阵在选举中花费了上亿令吉,远远超过了每年国会候选人的20万令吉竞选开销限制。”

记者敲门被挡驾在外

《当今大马》记者傍晚6点50分再度造访有关店屋时,只有几名民众逗留在外,原本狭窄的入口处已掩上门。

记者敲门不久后,两名一男一女的青年打开门。二三十人仍挤在室内排队领钱,阻挡了记者的视线,无法看到交易过程。

不久后,一名华裔男子前来问记者有何目的。当记者表明,要了解谁是分钱的单位时,他摇着头说,“是私人的”,然后就笑着推记者出门。

尽管记者说,有人已经报警,他面不改色地“不用紧的啦,走吧!”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29775



诗华日报

伊党未争雪大臣 哈山阿里失望

(马六甲10日讯)已退出伊斯兰党的雪州前主席拿督哈山阿里,对伊党没有极力争取雪兰莪州务大臣一职感到失望,并认为该党不应轻易错过此难得的机会。

他说,伊党在本届大选与行动党同样赢得雪州15个州议席,而公正党只有14个,因此伊斯兰党绝对有资格出任州务大臣一职。

“伊斯兰党必须证明,他们除了可在以穆斯林占大多数的州属如吉兰丹与吉打出任州务大臣之外,也有能力掌管经济繁荣的先进州如雪兰莪。”

于去年因备受争议而退党的哈山阿里,也曾被指对雪州州务大臣一职虎视眈眈,唯当时并没有获得其同僚如伊党雪州署理主席卡立沙末等力挺而无法如愿。

哈山阿里今日中午以纯正组织(JATI)主席的身份,拜会甫上任的甲州首长拿督威拉依德里斯后,接受媒体访问时,发表上述谈话。

他说,雪兰莪虽然贵为我国最先进的州属,可是州务大臣的人选至今依然难产,显示政治角力已入侵雪兰莪州政府,最终吃亏的仍然是人民。

他指出,在现有的公正党中选国州议员中,有70至80%都是该党全国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的人马,因此州务大臣这个位子看来他是势在必得。

http://www.seehua.com/node/78528




火箭一枝独秀 友党感受压力

(吉隆坡10日讯)隆雪华堂总执行长陈亚才指出,民联在本届大选变天不成,是因为无法深入乡区传达改朝换代的讯息。

他说,行动党在本届大选取得辉煌的成绩,而在大选后所面对的挑战就是如何强化多元色彩,协助民联友党推进改朝换代。

“行动党的意气风发将让友党感到压力,三党联盟,行动党的一枝独秀,并不是件好事,行动党应把其优越的竞选机制,传达给友党。”

他指出,行动党在本届大选的中央指挥系统相当好,反之马华、人民公正党及伊斯兰党在这方面并不强。

“行动党以一个UBAH走遍全国,但是反观马华却没有人去想竞选文案,形成强烈的对比。”

派系斗争白热化

他续说,公正党与其他盟党存在着既竞争又合作的微妙关系,其中以公正党柔佛主席拿督斯里蔡锐明及行动党柔州主席巫程豪争夺上阵机会的例子最为明显,而在本届大选,公正党的组织能力也相当薄弱。

“城市选民对政治改革的共鸣度相当高,但是在乡区传达此讯息,公正党与伊党仍需努力。”

陈亚才昨晚在主讲《ini选后分析lah──两线制的寻路与再探》时,如是指出。

他也针对伊党作出分析,他说,该当派系之间的斗争已日渐白热化,尤其被视为伊党开明派的党署理主席莫哈末沙布、副主席胡桑慕沙及副主席沙拉胡丁纷纷落马,让伊党处于内忧状态。

另一方面,政治学家潘永强认为,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不承认这次大选成绩的决定是正确的。

但他表示,民联及净选盟对选举舞弊所采取的做法还相当保守,他们向人民所传达的讯息并不明确。

“而在讯息不明确的情况下,争取平反的时机也日益在消失,尽管进行补选,也充满未知数。”

除此之外,他也表示,不承认在大选中败选,如果没有国际社会的声援,很难奏效,尽管大选成是尘埃落定,但在道德上也不能承认。

“因此,在本届大选成绩维持原状的情况下,国阵所面对的后果就是失去城市及华人选票,令国阵政权步入威权晚期。”

潘永强:国阵或组新华基政党

政治评论人潘永强指出,随着国阵权利分享机制名存实亡,国阵目前最大的挑战是重建社会基础,重组政党。

他说,在马华、民政党、国大党等逐渐被泡沫化的情况下,巫统在重建社会基础上有3个选择,即推动组织新的华基政党、拉拢行动党加入,以及将巫统开放成为全民政党。

不过,他说,若行动党加入国阵,行动党在来届大选将遭受与马华同样的命运,被选民唾弃;而巫统开放成为全民政党,短期内是不可行的,因这将导致巫统分裂。为此,他认为,国阵最可能是组织新的华基政党,重建社会基础。

潘永强昨晚在《ini选后分析lah──两线制的寻路与再探》座谈会上主讲时表示,“马来人在朝,华人在野”的论调,指华人是属于政治非主流,是错误的诠释。

他指出,事实上,华人已脱胎换骨,在本届大选他们已选择回到政治主流舞台,他们不希望回到以前的政治局面。

不相信马华不入阁

他续说,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的不入阁论并不明确,导致很多党员关闭服务中心。如果马华把服务中心关闭,那不如干脆把马华解散。

同时,他也不相信马华最终会不入阁,因为马华并不是蔡细历一个人说了算。

此外,时评人陈亚才指出,国阵虽然在本届大选以简单多数议席执政,但是这也反映巫统已经做大,国阵的不等边联盟倾斜。

“国阵主张权力分享的机制已经崩盘,剩下巫统在演独角戏,让原本已是国阵花瓶政党的马华、民政等,变得更花瓶。”

他说,根据观察,身为航空母舰的国阵仅剩下船长,让人感觉像是在选首相而不是选代议士。

他续说,至于人民的参与度,相较308大选,本届大选可看出人民参与大选的热诚已横跨各个层面。

http://www.seehua.com/node/78532

282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727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5-17 20: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卡立宣誓就职雪大臣 苏丹基于三理由御准

李龙辉   2013年5月14日 上午10点30分



原任雪州大臣卡立依布拉欣今日正式宣誓就职大臣一职,平息过去一周的大臣人选争议。



也是巴生港口州议员的卡立,今早10点10分于巴生阿南沙皇宫,在雪州苏丹沙拉弗丁前宣誓,二度出任雪州大臣。

接着,卡立在沙亚南高庭法官莫哈末扎比丁(Mohamad Zabidin Mohd Diah)见证下,向苏丹立下10项承诺,表示将依据联邦宪法和雪州宪法履行职务。

【点击观看短片】

苏丹基于三理由选卡立



雪州苏丹机要秘书莫哈末穆尼尔(Mohanad Munir Bani)今日向在场记者发文告指出,指陛下是基于3个理由,选择卡立再度出任大臣。

他指出,民联三党只提呈一位人选,即卡立出任雪州大臣。

他继指,卡立已符合,雪州宪法中担任大臣的所有条件,加上他曾出任该职,因此凭其经验可以令雪州政府的运作更加流畅。

穆尼尔表示,陛下之所以延迟委任大臣,是因为之前在等民联三党提呈大臣人选。

“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于大选前曾说,当民联赢得第13届全国大选后,大臣人选未必是卡立。”

“因此,雪州苏丹就等民联成员党提呈大臣人选,最终感到满意的是,他们只提呈一位人选。”

公正党爆大臣人选争议



民联在大选赢得雪州56席中的44席,以三分二大多数州议席继续执政该州。

公正党上周爆发雪州大臣人选争议,该党署理主席兼国际山庄州议员阿兹敏阿里公开炮轰,党领导层“任人唯亲”,未曾咨询雪州基层的意见,就擅自致函陛下,提呈属意的大臣人选名单。

他当时表示,雪州公正党已召开紧急会议,与该党所有国州议员及区部主席讨论大臣人选,以便提呈另一份名单予旺阿兹莎。

尽管阿兹敏拒绝透露,雪州公正党自呈的人选,包括他自己是否榜上有名,但他否认自己野心勃勃企图成为雪州大臣,也申明自己绝不会退党。

对此,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较后旋即澄清,公正党与友党讨论过程中共提出两名大臣人选,结果获得行动党和伊斯兰党支持的卡立脱颖而出。

皇宫没邀请州议员出席



无论如何,所有雪州候任议员包括议长邓章钦,都没受邀出席今日的宣誓仪式。

雪州大臣政治秘书法依卡告诉《当今大马》,今日的贵宾都是雪州皇宫负责邀请,出席者包括皇室成员、州政府官联公司和州政府机构领导人等。

对此,卡立在稍后的记者会上就解释,鉴于其他州属的大臣宣誓仪式也有邀请全体州议员出席,但最终却只有一部分人出席,因此雪州皇宫为了避免发生这种情况,只邀请州政府公务员出席。

另外,随着卡立下10项承诺,他表示,本身已要求反贪污委员会,向多间州政府官联公司进行同样的仪式。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0053



卡立上任首要任务重组水供 明致函纳吉促与州政府合作

李龙辉   2013年5月14日 中午12点27分

在今日再度宣誓出任雪州大臣之后,卡立依布拉欣表示,上任首个任务就是重组雪州水供。



卡立今日完成宣誓仪式后,在巴生阿南沙皇宫召开记者表示,他明日将致函首相纳吉,要求后者与雪州政府合作,完成雪州水务工业重组。

“我在短期内将专注迎合首相的期许,开始‘国民和解’程序,而首个考验就是解决雪州水供重组。”

“我已经准备了一封针对此事的信函交给首相,并非常希望他能给予,与《2006年水务工业法令》一致的正面回应。”

纳入冷岳第二滤水厂

他说,雪州政府会将冷岳第二滤水厂计划,纳入雪州水供重组工程内。

民联雪州政府要全面接管雪州水供资产,但却面对国阵中央政府的阻扰,令雪州政府与州内4家水供特许经营公司的谈判陷入胶着。

卡立在大选前就宣布,通过州政府投资臂膀——达鲁益善集团(KDEB),以96亿5000万令吉一口气献购这4家公司,但这项收购没进一步的发展。

两周内敲定行政议员



尽管雪州行政议员名单备受关注,但卡立却三缄其口,拒绝透露名单的详情,包括公正党署理主席兼国际山庄州议员阿兹敏阿里是否榜上有名。

卡立说,本身已展开雪州行政议员的遴选工作,完整名单最迟将在未来一两周内敲定。

不过,他在记者的连番追问下,都不愿透露名单详情。

他强调,本身只有在获得雪州苏丹沙拉弗丁的御准后,才能公布名单。

公正党爆大臣人选争议

公正党上周爆发雪州大臣人选争议,阿兹敏公开炮轰,党领导层“任人唯亲”,未曾咨询雪州基层的意见,就擅自致函陛下,提呈属意的大臣人选名单。

他当时表示,雪州公正党已召开紧急会议,与该党所有国州议员及区部主席讨论大臣人选,以便提呈另一份名单予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

尽管阿兹敏拒绝透露,雪州公正党自呈的人选,包括他自己是否榜上有名,但他否认自己野心勃勃企图成为雪州大臣,也申明自己绝不会退党。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0067



拟赴泰菲学习泰拳摩杖半年 丘光耀:变天不成习武充电

高嘉琪   2013年5月14日 下午5点42分

在本届全国大选变天不成之后,过去2年参与了545场政治座谈会的行动党名嘴丘光耀,决定在下届砂拉越州选举行之前出国习武,充电之余也一圆其早年立下学习各家武术的梦想。

拥有“超人”外号的丘光耀,今早透过面子书公告其出国习武计划,网民在不舍之余也给予他祝福,并呼吁他早点回来为大马民主拼搏。

面书称应该回来就回来 

丘光耀在面子书表示,他半个月后要赴泰国习武,正式开展其首站“世界武术学习之旅”,因此今天重拾荒废3个月的拳法,学习包括泰国拳在内的外家拳。

“我今年已经43岁,我有一个计划,就是要在50岁正式进入内家拳修养,学习陈式太极拳。”

“大家放心,我还是会回到行动党的,应该回来的时候我就会回来!”

与太太游世界二度蜜月 

丘光耀透过电访表示,这趟习武之旅对他的意义除了充电与圆梦,更是与太太的环旅世界二度蜜月,因为其太太将会随行在当地练习瑜伽。

丘光耀表示,他们于6月2日飞往泰国后,将会住进泰国职业拳馆学泰拳,进行每天6小时的密集训练。

称习武后变成瘦版超人

身材略胖与壮的丘光耀笑称,这回可以有效“瘦身”,变成瘦版超人。

“拳馆的师父多是退休拳王,它的班级分为初、中、高级班,以及职业拳手班,我会从中级班学起。”

成长时已涉猎多家武术

丘光耀表示,他将在泰国训练1至3个月,之后转赴菲律宾学习传统武术——摩杖(kali),尔后也可能赴中国学习咏春拳。

“因此,我未来最少有3个月至半年,不会在国内。” 

丘光耀也解释,本身对武术“执着”的原因。他说,其父是唐手道师父,本身幼年已习武,成长期更约略涉猎多家武学——跆拳道、空手道、咏春拳与泰拳,因此立志学习与深入研究多家武术之长。

“我早年没有追求这个梦想,因经济条件不许可,现下没有后顾之忧,再者我又没有小孩。”

非因变天不成失望出走

丘光耀笑称,大马眼下变天不成,令他当不成大马反贪会总监,因此趁着本身仍有体魄与体力,先追求人生的梦想。

丘光耀坦诚,变天不成促成其习武梦,但他并不是带着失望之心出走,因他早已知道民主之路并不平坦。

他指出,民联遭遇挫败,其中的原因是国阵在战略上玩臭,因此希望选委会在未来5年要改革、进步,令大选得以更公平举行。

承诺砂州州选回国助选 
 
他承诺,若是下一届的砂州大选有需要他的地方,他会回马投入助选工作。 

丘光耀表示,他近年的另一项计划,便是替行动党筹办的党校设计教材,并担任讲师。

若了解背景可接受决定 

丘光耀今午也透过面子书,因部分网民对其离马决定感费解,而提出解释。

“如果你留意我过去的背景和活动记录,包括我是‘李小龙超级粉丝’这个身份,你就不会“接受唔到”丘光耀的短暂离开。”
 
“人是可以很多元(hybrid)的,我是博士,我讲粗口;我是历史系科班出身的,但是我的文宣创意不会差过学广告学的;我为民主运动奋战,但我个人对当‘YB’(尊贵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丘光耀表示,他唸博士班唸得很认真,但对功夫武术也同样醉心,他可以很系统的研究马克思学说,也能像小孩般看漫画看得入迷。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0125



82%民调受访者要安华引退 仅19%人支持继续领导民联

2013年5月15日 下午1点18分



著名财经周刊《The Edge》最近发起的网上民调显示,高达81.62%的受访者认为,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应该兑现诺言,退下领导民联的前线。



这份民调的问题是:“民联无法在第13届大选中拿下布城。安华是否应该退下领袖职位?”

答案只有2个选项,即:(一)不,他应该继续领导民联,因为民联的成绩已经比上届大选佳;及(二)是,既然他已经承诺,就应该引退。

共有1万2736人参与了民调。民调结果显示,81.62%或1万零396名受访者选择了第2项,认为安华应该兑现引退的诺言。

只有18.38%或2341人认为,安华应该继续领导民联。

曾多次表明最后一役

在第13届大选前,安华已经多次表明,第13届大选将是他政治生涯的最后一役。

不过,在大选之后,安华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则表示,虽然他立场没变,仍在考虑引退的计划,但必须要先处理本届大选的舞弊问题。

他5月8日在雪州举行的第一站黑色集会上也申明,只要民联一天没有成功,他将不会退隐

他说明,民联如今囊获过半的总票数,因此理应是执政者,也因为如此他将不会从政坛淡出,因为民联并没有选举失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0201




真的是“全民海啸”吗?

覃亚湾   2013年5月13日 中午12点14分

大选后的3天,在5月8日的晚上,民联于八打灵再也举办了一场“人民之声”的大集会,据说吸引了10万人参加,声势浩大。公正党的安华恫言民联要继续在各州举办大集会,证明此届的大选成绩不只是“华人海啸”,而是“全民反政府海啸”。

笔者相当肯定,民联可以在各大城市成功的召集几万人(包括各族人民)来表达他们的抗议与愤怒。笔者对这一大班人,尤其是满怀改革热情的年轻人,表达敬意,因为有很多人的确是为了想建立一个更美好的马来西亚而来。但是,年轻的朋友们,请您们不要看到几万人就产生一种错觉。缺乏慎重的分析,只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们应该理性的分析一下,究竟此届的大选成绩是“华人海啸”,或是“全民海啸”。

此届大选的合格选民总数是13,300,000位。国会议席的总投票率是85%,也就是11,300,000位选民投了票。投票成绩是国阵获得5,200,000票(47%);民联获得5,600,000票(51%);其他政党以及独立人士共获得190,000票(1%)。民联的总得票比国阵多了380,000张。除此之外,还有330,000张废票。

获得少数(47%)选票的国阵在朝,赢得多数(51%)选票的民联反而在野,在一个民主的制度里,这样的怪现象的确是很令人忿忿不平。

许多人有一个疑问:“华人只占选民的30%,纵使100%的华人投选民联,民联怎么可能获得51%的总得票率?”所以,他们就下结论,大选成绩不只是“华人海啸”,而是“全民海啸”。

要找出正确的答案,究竟是“华人海啸”,或“全民海啸”,必须要分析三大民族的投票率以及投票倾向。

大马的选民结构,大约是土著60% (8百万人),华族30%(4百万人),印族与其他10%(1.3百万人)。我们看一看下面的两个表就会心中有个谱。两个表里面的投票率以及投票倾向是根据笔者的观察与估计而来。

表(一):选民投票率

          选民人数(千位) 投票率    投票票数(千位)
土著     8,000           85%     6,800
华族     4,000           88%     3,500
印族与其他1,300         80%     1,000
总共    13,300          85%    11,300

表(二):选民投票倾向(千位)
   



无可否认,上述的算法相当粗略,所得到的答案不很准确;但是,虽不中亦不远矣!手头上拥有更详细资料的读者不妨仔细地再计算一下,以证实之。

如果90%的华族,30%的土著与印族投选民联,那么,民联所取得的51%总得票率究竟是“华人海啸”或是“全民海啸”呢?顶多只能形容为“华人和市区马来人海啸”。民联的政治人物把它说成是“全民海啸”未免有点“自欺欺人”吧?

民联应该停止“人民之声”的抗议大集会,不须要用这样的方法来证明究竟是“华人海啸”或是“全民海啸”;他们应该把资源和精力放在下一届的大选,令真正的“全民海啸”在5年后发生。如果年轻人还要继续抗议不公平的选举制度,他们可以每天穿黑衣,但是,他们应该停止参与抗议大集会。5月8日的那场“人民之声”大集会造成大塞车,已经引起怨声载道了;再搞下去,恐怕只会制造反效果。非智者所应为也。

民联的领导人应该往前看,对症下药,获取乡区的马来族选票。这才是民联所面对的核心问题。在马来西亚现有的“政治游戏规则”,要通过和平方式取得中央政权,唯有赢得乡区的马来选票,在下一届的大选才能发生“全民海啸”。也唯有取得中央政权之后,才能纠正离谱的选区人数差异,全面改革选举委员会,进行地方政府选举,重写各种不公平的政策。

最后,笔者温馨地提醒下一届民联的候选人,如果您们真的提倡环保,请言行一致,不要以为党旗插得比对手较多,选民就会投您们一票。请再提升您们的素质,千万不要跟国阵的候选人斗烂。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229949



论行动党与巫统成立联合政府

覃亚湾   2013年5月13日 中午12点08分

第13届的全国大选已经尘埃落定。在总数222席的国会席位,国阵获得133席国会席位,继续执政中央。但是,国阵中的马华、民政党以及人联党却是一败涂地。民联比上一届增加了7席,共赢得89席,其中行动党38席,公正党30席,伊斯兰党21席。

此届大选,华族提出了众多课题。反贪污、拼治安、求公平、挺环保等课题是超越种族的。城市地区的马来选民投票予民联的也相当多。但是,除了一些个别选区的例外情况,无可否认的,从整体来说,大选的成绩显示我国的人民已经种族两极化,分裂成两大块。这样的分裂,如不尽早修补,对国家的未来发展会造成很大的伤害。

在振林山选区,林吉祥对阿都干尼的“王者之战”的投票结果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在此选区,华人选民占了53%,马来选民占34%,印族选民12%。林吉祥得到58%的选票,基本上是因为华族一面倒的拥护;阿都干尼所获得的42%选票则源自马来族的倾力相挺。自称为“华人的老朋友”的阿都干尼所获得的华人选票是相当少。两者相差的16%得票率就是林吉祥的14,000张多数票。单凭14,000张多数票就下结论,说获得各种族的大力支持,那是不正确的说法。虽然林吉祥说他此次的中选代表着“此届大选已经冲出种族政治的框框”,事实上,此届大选加重了种族政治的框框。

此次的大选的确是“华人海啸” 。林吉祥不认同只是“华人海啸”,他说是“全民政治海啸”。如果真的是“全民政治海啸”,505之后,大马政治已经改朝换代了。如果有人不喜欢“华人海啸”这个词,就以“华族起巨浪,土著起小浪”来形容吧!

华人“改朝换代 ”的愿望破灭了,许多华人(尤其是年轻人)愤愤不平,难以接受总得票率51%的民联不能执政中央;而许多马来人则对“华人海啸”产生危机感。在此民心茫茫的非常时期,政治领袖必须尽快带领人民找到一条出路。大选的激情应该冷却下来了。高喊情绪化的选举口号的日子已经结束,政治领袖应该好好思考国家的未来。五月五之后,马来西亚的前路在何方?

对巫统而言,此次兵败如山倒的马华、民政党、人联党以及国大党已经没有什么剩余价值可言了;更何况马华以及民政党已经明确的表态不会入阁。但是,自从立国以来,巫统的最高领导层都明白,并且接受一个基本的治国之道:在多元种族、对外开放的马来西亚,如果执政者把少数民族排挤在政府门外,那是非常不智之举。所以,无论如何,505之后,巫统还是须要找代表华、印族的政党来合作组织政府。
行动党有必要抓紧这个难遭难逢的大好机遇,探讨与巫统成立联合政府的可行性。行动党已经给了民联机会,民联却不能成功执政,行动党须要重新评估它在马来西亚的政治定位。

马来西亚的政治是可以把不可能的事变成可能。行动党可以在中央政府的层面与巫统成立联合政府。这样的联合政府并不表示行动党加入国阵。行动党依旧是一个独立的政党;行动党不需要老是看巫统的脸色。在联合政府里,行动党与巫统是平起平坐的;这跟之前马华与巫统的关系是完全不一样。在联合政府里,行动党是当家又当权。

在民联赢得多数席位的州议会(雪兰莪、槟城),行动党则保留与民联合作,组织联合政府。行动党在国会与州议会,采取两种不同的做法,大原则是为了国家利益,而且并没有出卖之前并肩作战的盟友,在道义上没有什么不对。

在其他的州属,国阵已经有足够的席位成立政府,没有必要与行动党成立联合政府。国阵可以考虑之前霹雳州的“马汉顺模式”委任华族与印度族成为州务大臣的特别咨询员。这些特别咨询员甚至可以是没有政治背景的独立人士。

政治是很现实的。如果把之前马华、民政党、人联党以及国大党在政府的位子改由行动党代替,其实巫统只是换合作伙伴而已。拥有多位华、印族国会议员的行动党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华、印族的政治代表。与几十年的死对头(行动党)结盟,巫统肯定会觉得很不舒服,一些保守派的巫统国会议员甚至会退党,另起炉灶;但是巫统的领袖必须面对政治现实,经过这次大选的冲击,应该是时候把国内的政党关系重新大洗牌了。在政治里,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

有评论者认为巫统本身在此届大选赢得88席,成绩好过上一届的79席,所以纳吉不会被党内的保守势力逼宫下台。没错,巫统本身在此届大选的表现是比较好,但是,党内的保守势力不会把它归功于纳吉。他们会认为那是保守势力的功劳。道理很简单,巫统此次赢多了9席,其中6席是在敦马哈迪势力范围的吉打州。

巫统的保守份子很清楚的看到大选前订下的两大目标:(一)重新赢取2/3国会议席,(二)重夺雪州政权,两者皆落空。不单如此,雪州反而让民联赢了2/3的议席。纳吉督军的雪州巫统只赢得区区的12席,比上一届反而多输了8席。除了吉兰丹州,这是巫统在全国各州里最差的州议会选举成绩。虽然巫统从民联手里夺回吉打的州政权,这却是因为巫统保守势力(敦马哈迪与他的儿子慕克力)的功劳。此消彼长,纳吉如何能不面对巫统党内保守势力的逼宫危机?

几个选区的成绩也大大的打击了纳吉的威信。原任联邦直辖区部部长拉惹龙吉,原任高等教育部副部长赛夫丁,原任财政部副部长阿旺阿迪(他们属于巫统的开明派),以及高举“首相牌”出战,4位纳吉的原任秘书皆吃败仗。这在在都令纳吉碰到满鼻子灰。

综合上述的几个重大因素,巫统党内的保守势力不对纳吉逼宫才怪!

纳吉为了自保,他很大可能会放手一搏,伸出橄榄枝,与行动党 成立中央联合政府。纳吉总不想步上1969年大选之后的东姑,以及2008年阿都拉的后尘。在政坛多年的纳吉,他应该很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只要纳吉能够争取到大多数巫统国会议员的支持,与拥有38个国会议席的行动党结盟,就能成立一个稳定的中央联合政府,甚至能重新占有2/3的国会绝对优势。最低限度,如果联合政府能够在222个国会席位,占有140席以上(超过上一届的席位),纳吉就有可能顶得住逼宫压力。

如果纳吉被逼宫而下台,任何一位取代纳吉的下一任首相(慕尤丁或另外一人)肯定是来自巫统的保守集团。对非土著而言,这只会更糟糕,绝不会更好。在一部分华人的眼中,纳吉不是一位开明的首相;但是,华族必须要搞清楚,其他任何一位新的首相肯定不会比纳吉更开明。非土著社会愿意眼巴巴地看著纳吉被逼宫下台吗?行动党与纳吉所领导的温和巫统成立联合政府,非土著社会是乐观其成的。此次大选,华人只是唾弃贪污滥权,求公平正义,而非铁了心,死硬地要民联成为在野党。大多数的华人是不想看到“土著在朝,华族在野”的局面。

一些华人“精英”一厢情愿的认为,华人不加入政府,无所谓。这些“精英”他们应该去所谓的民主自由的美国,向当地的黑人提倡“你们黑人根本就不须要加入美国政府,因为白人是开明的,白人会照顾你们的权益。你们在政府外面等,一切都会OK”。美国黑人会接受这一套吗?

除了取代之前马华、民政党、人联党以及国大党在政府的职位(部长、副部长等)之外,行动党还可以提出担任“高级部长”的要求。“高级部长”类似“第二副首相”,但是,为了避免马来族的不必要反弹,就用“高级部长”这个名词好了。加入联合政府,行动党可以从内部监督政府的操作,纠正不合理、不公正的旧政策,制定新的利民政策。

无可避免的,一定会有人指责行动党背叛了那些投他们一票的选民;一部分的支持者会表示痛心失望、破口大骂;也许一些行动党的国会议员会退党抗议。但是,大多数的华族与印族选民会支持行动党加入联合政府这个决定。只要行动党的部长与副部长们能真诚的为国家、为人民服务,远离贪污滥权、朋党主义,五年后,行动党会得到各民族更多、更大的支持。

成立中央联合政府与之前的“加入国阵,纠正国阵”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加入国阵”是依附于国阵,脱离国阵就会有失去生存能力的危险。成立联合政府并非永久的,5年或10年后,行动党可以选择脱离联合政府,反客为主,寻求独当一面的机会。

一个政党长期的目标是执政中央。行动党也不例外。笔者相信行动党有立下这个长远的目标。通过联合政府的平台,行动党就有机会改胎换骨,证明给马来同胞看,行动党并非只照顾华族利益的种族主义政党,行动党的部长与副部长们皆是为全民服务的。行动党以实际的作为,吸引一批拥有宏观思维的马来人加入,成为中坚分子,十年之后,新形象的行动党,就有可能粉碎马来西亚的种族政治框框,真正的实现改朝换代。

如果现在行动党拒绝与巫统结盟,在未来的几年,种族关系就很大可能会恶化,国家倒退,人民受苦。行动党的领导们于心何忍?他们总不能眼巴巴地看着国家走向那样的趋势吧?

行动党不在此时与巫统结盟,希望祸国殃民的“魔鬼”会在往后的几年变得越来越腐败,等到下一届大选,人民肯定会唾弃这“魔鬼”。但是,在马来西亚目前的政治结构,行动党绝对没有可能单独执政,纵使是下一届大选,行动党还是必须与公正党/伊斯兰党成立联合政府。

行动党也许可以和公正党合作无间。在此届大选之前,公正党的安华自认形势一片大好,但是,公正党的表现反而差过上一届。行动党必须慎重的考虑此点。在政治上,“自我感觉良好”往往是造成失败的一个主因。

行动党真的可以和伊斯兰党共事吗?行动党是世俗国的拥护者,伊斯兰党则以建立伊斯兰国为最终目标;行动党坚决反对伊斯兰刑事法,伊斯兰党则坚定不移地要实行伊斯兰刑事法。双方的立场南辕北辙。由于这些根本的差异,两党之间的合作之路是困难重重,随时都会破裂。务实的行动党要冒这样的风险吗?难道行动党要痴痴地等伊斯兰党出现更开明的领导层?痴痴地盼望影响力强大的伊斯兰党宗教长老会变得更开放?那是两个相当遥远的不确定因素。

此届大选,伊斯兰党的开明派领导人:署理主席莫哈末沙布,副主席胡桑慕沙,以及沙拉胡丁阿育皆在国会议席败阵。胡桑慕沙虽然在吉兰丹州议席胜出,但是,之前的州行政议员已经没有他的份。这些开明派往后在党内的影响力能不受损吗?更加重要的是,健康不佳的82岁伊斯兰党开明派精神领袖聂阿兹已经引退,让出吉兰丹州务大臣的宝座。

综观以上各因素,与其和公正党/伊斯兰党继续结盟,行动党和纳吉所领导的温和派巫统结盟,虽然不是最理想的选择,却是最务实的选择。此选择能为行动党的长远目标(执政中央)铺路。为了国家的安定、发展与和谐,行动党更应该拿出政治勇气,为大局着想,在中央政府的层面与巫统成立联合政府;在雪兰莪与槟州,行动党则与民联合作,组织州政府。

希望行动党与巫统的高层领袖能各自展现政治智慧,则国家幸甚,民族幸甚!下一步棋走错的话,就有可能全盘皆输。行动党诸公慎之!

http://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229947




不满华裔在大选背叛马来人 前法官警告准备面对“报仇”



2013年5月12日 下午5点38分

全国大选结束后,由于国阵成绩不佳,大马华裔成为部分单位的怪罪对象。前上诉庭法官诺阿都拉(Mohd Noor Abdullah)今日警告,随着华裔在大选中背叛马来人,华裔必须准备好面对马来社会的“报仇”。

他今午在一场选后论坛上,批评华裔背叛马来裔,多次获得全场鼓掌与欢呼。

这场论坛题为“后第13届大选检讨会:穆斯林的领导与生存”,是由玛拉工艺大学校友会与半岛马来学生联盟所联办。

“华裔背叛了马来人的友谊,这是真的,因为他们在获得经济力量后,还图谋争取政治力量。”

马来人报仇永不休止



他说,虽然一些人为华社辩护,声称华社只因受到一些领袖的误导,才会在大选中背叛马来人的友谊。不过,他认为,类似的言论只是不要伤害华社的感受。

“马来人最忌讳的事情就是被人背叛。一旦马来人被背叛,他们的报仇将永不休止(Oleh kerana orang Melayu bila dikhianati, dia membalas dendam kesumatnya tak sudah-sudah)。”

“当马来人被人背叛,就会反弹,而华裔必须承担马来人反弹的后果。”

要求三分二马来固打



诺阿都拉(左图)声称,马来人一直都在采取守势,一旦转守为攻,就会要求更多的马来保留地,包括在城市中保留土地予马来人。

“好听一点,我们叫做‘重组社会’。直接一点就是,马来人移居到城市,以便我们可以跟其他人一起拥有屋子,而不是只能够眼巴巴地看着他们。”

他也呼吁,在重要领域必须获得三分二的马来人代表,包括在教育、公务界与商界都必须拥有67%的马来代表。

“从今天起,我们应该这么安排,确保每一个行业都准备好,可以让马来人随时填补其中的67%。”

指华印裔是寄居邻居

诺阿都拉也促请各造,废除“华裔”与“印裔”的字眼,以便使用“马来人”与“非马来人”,或者“土著”与“非土著”来取代。

“原住民是我们的表兄妹,沙巴与砂拉越的土著则是我们的亲戚。至于其他的人,只是我们的邻居,因为他们以前是来这里寄居(menumpang)而已。”

“我们承认他们,保护他们,甚至给他们公民权,直到他们变成富有。”

受记者询问立场软化

无论如何,诺阿都拉在发表了激烈的讲词后,较后受到记者询问时,似乎立场软化下来。他辩称,本身与其他的主讲人,只是在传达马来社会在大选后的情绪。

“华裔可能会反反弹,且让我们冷静下来,尝试了解各自的感受。一起坐在圆桌上,寻找解决方案。”

他说,执法单位必须严厉执法,任何人提到足可引起种族不和的言论,必须受到法律制裁。

“以前我们有内安法令,现在我们还可提控他们,因为煽动法令阐明,任何人在社群之间引起不安,你可以被控,你可以被定罪。”

诺阿都拉曾担任巫统纪律委员会的上诉局成员,他目前也是反贪污委员会的投诉委员会成员。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29912



真相网

落力民生服务选民不领​情 马华民政退位行动党顶​上

10/05/2013



(董佳燕评述)行动党被胜利冲昏头脑,得势不饶人,斥责马华 和民政败选后陆续关闭在槟州的服务中心是幼稚的报复行为,旨在恐吓选民,调侃马华和民政党关闭服务中心不愿服务,不如直接让两党“关店”。

据悉,不单在槟州,马华与民政在各州属的服务中心大多都暂时关闭等候指示,让竞选期间日夜繁忙的党工休息充电的同时,也在探讨未来的方向与运作。

有些民生服务多年的领袖在参选中落选,令他们感到气馁,毕竟每个月花费上万来维持一所服务中心的运作并不简单,巴生马华区会便是其中一个例子。

巴生区会主席郑敬保宣布关闭设在班达马兰新村的人民服务中心时表明,在该区服务了超过5年的领袖比不上空降两星期的民联兵将,即便为区民解决了许多民生问题,选民却也未在选票上反映支持敌对党,令他们泄气之余,区会也无力再承担服务中心每月的开销。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将与38名国会议员和107位州议员商谈如何取代马华和民政党服务人民的日常工作。如果行动党这些年来有为民众提供民生服务与咨询,又何必开会商谈如何服务呢?

打从行动党喊出“投党别投人”,它就已经承认在服务民生上远远输给马华与民政。就是因为知道自己的人选办事不济,所以才叫人认标志别认人。火箭的服务差劲与否,曾经求助过它的人们冷暖自知。

林冠英之所以对马华和民政关闭服务中心反应过敏,是因为他们再也找不到藉口,将民生投诉推卸给马华与民政。行动党多次强调,看沟渠、巡组屋等民生服务不是火箭人民代议士的职责,他们只负责“传民声”,不包括“搞民生”。

行动党搞了半世纪的政治,如今才来谈如何服务,嘲笑敌手,马华与民政更应该放手让行动党展示服务民生的才华与气魄,往后才能在服务民生与视野观点上,在同一个起跑点一较高下。

否则,一个永远打服务牌,一个永远搞口水政治,一方是地方性议题,另一方谈全国性课题,两者从根本上就很难公平较量。行动党荒废了半世纪的民生服务事业,如今要开门营业,可喜可贺。投选行动党的人民,一定要光顾它以示支持,投票给火箭拿点服务回报。

http://www.liketruth.com/?p=34004

282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727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5-17 20:13:04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刘胜权当部长,瓦塔副部长 纳吉新内阁名单保守无新意

2013年5月15日 下午5点29分



首相纳吉今日公布内阁名单,马华及民政党领袖毫无意外的榜上无名。

纳吉内阁阵容相当保守,大部分部长皆获得保留,缺乏大刀阔斧的改革,更像是在胜选后犒赏立功者。

除了不上阵与败选的人士,从内阁除名只有原任工程部长沙兹曼与原任农业部长诺奥马,而且不乏旧人回锅,如一度卷入司法丑闻的东姑安南、前玻璃市大臣沙希淡、前吉打大臣马兹尔和前登嘉楼大臣依德里斯祖索等人。

沙希淡、马兹尔与依德里斯祖索都是属于称霸一州的诸侯。这三州也拥有派系角力问题。在三人的敌对派系掌控了州权力后,纳吉委任三人中央要职,被视为是安抚这三人派系的不满。

无论如何,内阁也出现比较年轻的脸孔,即首次如愿入阁的巫青团长凯里和巫统哥打毛律国会议员阿都拉曼达兰。

【点击观看短片一】

【点击观看短片二】

保江山重用东马议员



仰赖东马保住国阵江山的纳吉,在新内阁重用东马议员,来自沙巴与砂拉越的部长有13人,副部长8人。

在2009年内阁,只有4名东马部长,以及10名副部长。

至于在大选前倒向国阵,并与纳吉签署备忘录的兴权会主席瓦塔慕迪,也没有意外地获得“犒赏”,受委首相署副部长。

华希刘胜权唯一亮点

这份名单的唯一亮点,只是马来亚银行总裁兼首席执行员阿都华希和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部主席刘胜权成为首相署部长。

巫统与土保党占最多

新内阁共有30名部长,其中20名部长来自巫统,砂土保党则获分配4个部长职,国大党有2名部长。
 
至于沙民统、沙进步党、沙巴人民团结党,以及砂人民党则各获分配1个部长职。

这还不包括原本来自商界与非政府组织的3名部长,即依德利斯加拉、阿都华希与刘胜权。

内阁副部长职方面,巫统则有17名副部长,砂土保党有4名副部长,国大党则有2名副部长;人民进步党、砂人民党与沙团结党各获1个副部长职。

另外,兴权会则获得分配1个副部长职。

正副部长仅2名华裔

由于马华宣布不入阁,原本由马华出任的交通部长,由希山慕丁暂摄。

其他3个原本由马华掌舵的部门,则被其他人取代,即新任卫生部长苏巴马廉、旅游部长纳兹里,以及改名为城市和谐与房地部长阿都拉曼达兰。

全体正副部长只有2名华裔代表,即担任首相署部长的刘胜权,以及出任教育部副部长的沙巴团结党斗湖国会议员叶娟呈。

上届内阁共有6名华裔部长及10名华裔副部长,其中马华4正7副、民政党1正1副、人联党1正1副、沙巴自民党1名副部长。

交通部长职等待马华

针对马华不入阁的议决,纳吉表示,马华必须修改本身的议决,才能够重新入阁。

“如果他们之后改变主意,我们有一个部长职等着他们”,纳吉所指的是交通部长。

少一部门,增四部长

整体而言,这次的内阁不但没有瘦身,而且比上一任更加臃肿。纳吉减少了1个部门(即教育部与高教部合并),只剩下24个,不过,包括正副首相在内,新内阁共有35个部长职。

如果扣除兼任者,整个内阁共有30名阁员。

新入阁担任部长共有14人,包括刘胜权、阿都华希、凯里、佐瑟古鲁、沙希淡、南希、佐瑟恩都鲁、依德里斯祖索、法迪拉、里察烈、哈山马历、依温、罗哈妮,以及阿都拉曼达兰。

仅三部门出现变动

跟上一任内阁相比,新内阁共出现三个变化。第一,教育部与高教部合并,并拥有两名部长,即原任教育部长慕尤丁及前任登嘉楼州务大臣依德里斯。

其次,原有的新闻、通讯与文化部也重组,文化事务并入旅游部,而新闻部则易名为通讯与多媒体部。

此外,随着国阵在竞选宣言中提到的“幸福城市生活”,原有的房屋及地方政府部也加入了幸福城市的事务。

委任6名印裔代表

纳吉这次委任了6名印裔代表,其中2人是正部长,4人是副部长。上届内阁一样有2名印裔部长及4名副部长。

这也是纳吉首次委任印度国大党以外的印裔代表担任要职,即受委首相署副部长的兴权会主席瓦塔慕迪及受委联邦直辖区部副部长的槟州人民进步党主席罗加。

以下是2013年内阁名单:

首相:纳吉(Najib Abdul Razak)
副首相:慕尤丁(Muhyiddin Yassin)

首相署部长:
贾米尔(Jamil Khir Bahrom)、阿都华希上议员(Abdul Wahid Omar)、依德利斯加拉上议员(Idris Jala)、佐瑟古鲁(Joseph Kurup)、沙希淡(Shahidan Kassim)、南希(Nancy Shukri)、佐瑟恩都鲁(Joseph Entulu)与刘胜权上议员

副部长:拉查里(Razali Ibrahim)、瓦塔慕迪上议员(P Waythamoorthy)

财政部长:纳吉
第二财长:阿末胡斯尼(Ahmad Husni Hanadzlah)
副部长:阿末玛斯兰(Ahmad Maslan)

第一教育部长慕尤丁(Muhyiddin Yassin)
第二教育部长:依德里斯祖索(Idris Jusoh)
第一副部长:叶娟呈
第二副部长:卡马拉纳登(P Kamalanathan)

国防部长:希山慕丁(Hishammuddin Hussein)
副部长:拉欣巴克里(Rahim Bakri)

交通部长:希山慕丁(代任)
副部长:阿都阿兹(Ab. Aziz Kaprawi)

内政部长:阿末扎希(Ahmad Zahid Hamidi)
副部长:旺朱乃迪(Wan Junaidi Tuanku Jaafar)

公共工程部长:法迪拉(Fadilah Yusof)
副部长:罗斯娜(Rosnah Shirlin)

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长:慕斯达法(Mustapa Mohamed)
副部长:莫哈末哈敏(Hamim Samuri)

国内贸易、合作社及消费人事务部长:哈山马历(Hasan Malek )
副部长:巴沙哈尼拔上议员(Bashah Hanipah)

外交部长:阿尼法阿曼(Anifah Aman )
副部长:韩沙再努丁(Hamzah Zainuddin)

通讯与多媒体部长:阿末沙比里(Ahmad Shabery Cheek)
副部长:再拉尼(Jailani Johari)

人力资源部长:里察烈(Richard Riot)
副部长:依斯迈(Ismail Abd Muttalib)

乡村及区域发展部长:沙菲益阿达(Shafie Apdal)
副部长:亚历山大(Alexander Nanta Linggi)

幸福城市、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阿都拉曼达兰(Abdul Rahman Dahlan)
副部长:哈丽玛(Halimah Saddique)

青年及体育部长:凯里(Khairy Jamaluddin)
副部长:沙瓦拉南(M Saravanan)

卫生部长:苏巴马廉(S Subramaniam)
副部长:希尔米(Hilmi Yahaya)

联邦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Tengku Adnan Tengku Mansor)
副部长:罗加上议员(J Loga Bala Mohan)

种植及原产业部长:道格拉斯(Douglas Uggah Embas)
副部长:诺丽雅(Noriah Kasnon)

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长:麦西慕(Maximus Ongkili)
副部长:马兹尔(Mahdzir Khalid)

农业及农基部长:依斯迈沙比里(Ismail Sabri Yaakob)
副部长:达祖丁(Tajuddin Rahman)

旅游与文化部长:纳兹里(Nazri Aziz)
副部长:佐瑟沙朗(Joseph Salang)

科学、工艺及革新部长:依温(Ewon Ebin)
副部长:阿布巴卡(Abu Bakar Mohamad Diah)

天然资源及环境部长:
巴拉尼威(G Palanivel)
副部长:詹姆斯达弗(James Dawos Mamit)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长:罗哈妮(Rohani Abdul Karim)
副部长:阿兹莎(Azizah Mohd Dun)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0236



慕尤丁率新内阁成员宣誓 佐瑟沙朗拒绝受委副部长

马新社   2013年5月16日 下午1点33分



副首相慕尤丁今日带领昨日受委的正副部长,在国家元首端姑阿都哈林陛下面前宣誓就职、效忠及保密。

元首后端姑哈米娜也见证了整个仪式,出席者包括首相纳吉及首相夫人罗斯玛、前首相阿都拉,以及副首相夫人诺莱妮。

宣誓仪式是于早上10时10分在国家皇宫举行,首先由兼任教育与高等教育部第一部长的慕尤丁,宣誓就职及效忠,以及在首席大法官阿里芬及政府首席秘书阿里韩沙博士的见证下,签署委任状。

在慕尤丁之后,6名资深部长,分别是巴拉尼威(天然资源及环境部)、纳兹里(旅游及文化部)、希山慕丁(国防部)、沙菲益阿达(乡村及区域发展部)、麦西幕(能源、绿色工艺及水务部),分别宣誓就职、效忠及保密,这些部长是由纳兹里带领宣誓。

最后5个宣誓的部长则是刘胜权(首相署部长)、凯里(青年及体育部)、阿都拉曼达兰(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南茜苏克丽(首相署部长),以及依文依宾(科学、工艺及革新部)。

24名副部长也在今日进行宣誓及接领委任状。

仪式结束后,端姑阿都哈林与内阁部长及副部长一同合影留念。

若受委部长就考虑



另一方面,昨日受委旅游与文化部副部长的砂拉越人民党如楼国会议员佐瑟沙朗(右图),则拒绝委任。

也是砂人民党副主席的佐瑟沙朗昨日受询时表示,如果要他选择担任副部长和家人,他会选择家人。

他表示,如果是受委更高的官职或部长,他则会考虑。

“我想我更好让路给其他人担任副部长。”

佐瑟沙朗在第13届全国大选之前担任新闻、通讯与文化副部长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0302




黄泉安质疑纳吉为党选铺路 张念群抨内阁性别比率失衡

2013年5月16日 中午12点30分

针对首相纳吉昨天公布的新内阁名单,行动党候任日落洞区国会议员黄泉安批评纳吉为年尾巫统党选铺路,竟在内阁留用巫统朽木领袖。

他因此质疑纳吉新内阁如何在百日内宣扬改革新政,同时向贪污宣战的能力。

黄泉安在今天文告也指出,纳吉公布的内阁名单,“简直是在胜选后的犒赏戏码”,任由巫统一党独大,再由砂土保党相辅。

“新内阁共有30名部长,其中20名部长来自巫统,砂土保党则获分配4个部长职,共占内阁成员的80%。”

“此外,26名副部长当中,巫统拥有17名副部长,砂土保党拥有4名副部长,总共21名,即80.8%。”

为稳党选胜算归咎华裔

此外,黄泉安指出,也是国阵主席的纳吉在第13届大选重夺槟雪州政权失败,而且国阵所赢得的国会议席也比2008年逊色,再流失7席。

他因此认为,纳吉为了稳住巫统党选胜算,除了归罪“华人大海啸”,还纵容马来极端份子制造偏激言论,破坏国家团结。

国阵僵化不适领导国家

不过黄泉安强调,从最近“关闭华淡小论”和“报复华人论”的脆弱理论根基看来,国阵和巫统已经僵化,跟不上新时代的大趋势发展,他们已经不适合再领导这个国家。

“首相纳吉在第13届全国大选之前一直鼓吹所谓的‘一个马来西亚’,表面上看似中庸的理念,但大选一结束,就发表‘华人海啸’的危险言论,同时也纵容玛拉工艺大学名誉副校长丹斯里阿都拉曼发表‘关闭华淡小论’以及前法官发表的‘报复华人论’,这告诉了大家,国阵和巫统为了巩固阵其岌岌可危的中央政权,选择走极端种族主义路线。”

“我要警告纳吉和巫统,这是危险的游戏,如果巫统为了保政权,选择走极端种族主义路线,将是一条不归路!”

制造极端言行稳固政权

黄泉安认为,由于刚刚结束的第13届大选充斥许多的舞弊,再加上国阵在独立56年来首次无法取得过半的票数支持,所以制造了许多极端言行,一方面是为了巩固保守派的支持,二方面是为转移国阵在大选失败的视线。

“我国是民主国家,人民有权力通过民主制度反国阵和反巫统,在大选首次失去超过一半人民支持的国阵不应在大选后向人民报复,否则,下一届大选,将遭到人民全面的抛弃。”

华裔三成如何掀海啸?

黄泉安指出,第13届大选成绩显示,超过一半或高达51%选民投票支持民联。

“试问,在选民册中不到30%的华裔选民如何制造海啸?纳吉应该认同,没有其他种族的支持下,民联不可能获得51%选票的支持。”

“从民联获得51%选票支持看起来,人民显然找到了替代的马来人政党做为主流。”

他促请首相纳吉停止危险的种族游戏,以治理国家为重。


黄泉安质疑纳吉为党选铺路<br>张念群抨内阁性别比率失衡

女性正副部长只占11%

另一方面,民主行动党全国副宣传秘书张念群指出,相较于首相纳吉新内阁阵容中的种族比率,她更关心的是新内阁的性别比例;因为很明显地看到,受委为女部长和副部长的比例,非但没有达到30%女性参与决策权的目标,而且还严重“失衡”。

她说,纵观新内阁成员名单,分别只有2名女性部长和5名女性副部长,即任职于首相署、教育部、公共工程部,以及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种植及原产业部和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

“换言之,在24个部门共有35名部长职位当中,女性部长的比例只占了约5.7%;而女性部长的人数,不仅在人数上没有增加,相反的在比例上,还比原本的6.45%(2/31)减少了。”

她表示,即使是加上女性副部长的人数,也只不过是占总数的11% ,因此政府必须大刀阔斧进行改革,真正做到赋权女性(women empowerment)。

促修宪落实比例代表制

也是古来区国会议员兼行动党全国妇女组秘书的张念群今天发表文告说,赋权女性不只是国际的主流论调,也是国阵的承诺;然而,不管是我国的女性就业率,或是女性的政治参与度,这些年来却处于原地踏步的水平。

她指出,事实上在本届大选不论朝野,皆无法达到30%的女性候选人比率,其中在222名候任国会议员中,只有22名是女性;而在505个州议席中,女性议员也只有58人。

“不过,在民联赢得的89个国会议席当中,就有9名是女性,即占总数的10.1%。 我相信,一旦政府通过修宪来落实比例代表制(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提高女性议员的比例後,我国的女领导者人数比例可以做到接近三分之一。”

冀雪州内阁有30%女性

她说,我国已经独立56年,如果内阁部长们都能秉持纳吉“一个马来西亚”的精神,一视同仁的对待各族人民,就不会也不应该有任何种族的权益会被忽视。

“可是,我们的国家还在积极争取着女性权益,所以我们遗憾首相纳吉在昨天下午公布的内阁名单中,女部长的比例并没有达到30%的比例议席。”

她顿促首相和新上任的妇女丶家庭及社会发展部罗哈妮,能够加倍关注女性的权益,勿让女权流于空洞的口号,而是在内阁阵容中纳入更多女部长,让更多女性领导者拥有主导权。

她也希望民联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能在下周公布的新届雪州行政议会名单中,委任更多女行政议员,致力于达致30%  女性参与决策权的目标。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0292



玛丽娜批新内阁平淡无奇 亲国阵组织失望厚此薄彼

2013年5月16日 下午1点54分



首相纳吉昨日公布新内阁阵容,在网络世界引起不同的反应。一些人批评兴权会领袖瓦塔慕迪受委为副部长,一些人认为纳吉是在为巫统党选铺路,一些人则不满新内阁缺乏女性代表。

前首相署部长再益在推特上语带揶揄,瓦塔慕迪的立场U转。

“从一名潜逃者到一名副部长,瓦塔慕迪展示了改变如何发生。”

霹州行动党秘书倪可敏也在推特上质疑,纳吉委任瓦塔慕迪当官,可能是要收编后者。

揶揄瓦塔迅速转态



在大选之前,瓦塔慕迪所领导的兴权会派系,跟纳吉签署备忘录,并表态支持国阵,呼吁支持国阵重掌三分二优势。

一名推特网民也形容,瓦塔慕迪的受委已经背叛了最初的斗争,成为了首相署的印裔苦力头目。

另一名网民则在推特上写道,瓦塔慕迪受委,正是纳吉所谓转型的缩影。

“这涵盖了转型者的所有意思,包括转到像陀螺般的快速。”

为何努力未受认可?

不仅网民,亲国阵的大马印裔穆斯林协会(Kimma)的许多支持者,也到纳吉的面子书表达不满。



印裔穆斯林协会青年团团长慕哈末佐汉(Muhamad Johan)就表示,纳吉政府应该认可印裔穆斯林协会,而不是兴权会或瓦塔慕迪。

“为何一名在国外破坏我国形象,并制造混乱的人会受到承认?是否大马印裔穆斯林协会通过街头示威也能受到认可?我们这些年来都留在国阵,也会继续与国阵同在,但我们的努力未受到承认。”

纳吉铺路巫统党选

针对纳吉内阁中20名部长与16名副部长都来自巫统,公正党通讯局主任聂纳兹米则认为,纳吉的盘算是即将在今年年杪举行的巫统党选。

他留下一个问题:“这个内阁会否保住纳吉在巫统的大权?”

由于61个正副部长职中只有7名女性代表,妇女援助组织则批评纳吉的新内阁。

前首相马哈迪的女儿玛丽娜也在推特上批评纳吉的新内阁名单。

“新内阁没有新意也缺乏人才,而且只有2名女性(部长),也不是很年轻。平淡无奇。”

不过,一些人却赞赏,纳吉新内阁中的东马代表,增加到12人。

阿都拉曼感谢网友

沙巴哥打毛律国会议员阿都拉曼在受委幸福城市、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后,感谢所有在推特上祝福他的推友。

活跃于推特的他表示,将会继续在推特上与网友交流。

“不管是否成为部长,我以前、现在与未来都会继续成为推特世界的一部分。谢谢我这里的朋友。”

“眼前还有很大的任务。但我感到很荣幸,能够成为纳吉转型团队的一员。谢谢所有温馨的祝福。”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0309




潘俭伟冀刘胜权扮演“坏警察” 刘镇东抨首相独裁权力再扩大

2013年5月16日 下午1点36分



下午3点45分更新

随着大马国际透明组织主席刘胜权受委入阁,行动党敦促首相纳吉务必放手,让刘胜权在体制内发挥“坏警察”的角色,带来乾净丶透明和具有竞争力的政府。

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更列出新内阁务必完成的三大特定任务,以免刘胜权沦为“粉饰太平”的跛脚鸭部长,即:

(1)让刘胜权发挥“透明部长”职责,确保政府所有招标公开透明;

(2)打击贪腐抓“大鱼”,同时谴责拒绝跟反贪会合作的砂州首长泰益玛目;

(3)确保所有部长和副部长公开他们的资产。

推真正改革免沦跛脚鸭



大选成功捍卫八打灵再也北区国席的潘俭伟(右图)今天发表文告表示,民联将给予刘胜权全力的支持,以便他执行所有必要的措施,确保实现一个乾净、透明和具有竞争力的政府。

“事实上,刘胜权在纳吉政府里可以扮演‘坏警察’的角色,因为他不欠任何政党或任何人的政治效忠。”

“无论如何,我们希望纳吉政府不要只是尝试以刘胜权无可挑易剔的资历来‘粉饰太平’,而没有真正执行有形的改革。在没有首相采取相关措施的情况下,刘胜权将只能成为‘跛脚鸭’部长,而他的声誉将严重受损。”

透明部长务必名副其实

潘俭伟指出,刘胜权若要成为名副其实的“透明部长”,国阵政府最优先的政策就是立刻宣布,所有政府的私营化和采购合约,今后将通过所有细节和信息透明的方式,公开和竞争地进行投标後才颁发。

“事实上,最近所签订的采购合约,特别是在国防工业和大型的私营化计划,例如耗资53亿令吉的西海岸大道、22亿令吉的金銮──蒲种大道丶槟城港口,以及尚未完成或计划尚未开始的马来亚铁道公司私有化计划,都必须即刻暂停和进行新的公开招标程序。”

他指出,首相署部长依德利斯领导的首相署表现及履行单位采取的措施,到目前为止所谓要确保更大的透明度显然已失败,因为它非但未能获得许多部长的配合,相反的,他们还公然违抗公开采购合约的成果和细节的指令。

“因此,刘胜权必须采取不妥协的立场,坚持纪律对付那些涉及削减浪费丶贪污腐败和任人唯亲的部长。”

不论资历打击政府贪官

其次,潘俭伟也敦促纳吉政府坚决进行有效的调查,对付那些贪污的人士,不论这些人在政府里坐拥如何强大的位置。

“作为一个开始,新内阁必须即刻谴责断然拒绝与大马反贪污委员会合作的砂州首席部长泰益玛目,因为後者是这麽的‘坏蛋’。”

“若连训诫都没有的话,这样的失败将一举消灭刘胜权受委给人民带来的正面观感。”

部长和副部长公开资产

潘俭伟补充,除了对抗贪腐和不透明的做法,他们更期待刘胜权提高马来西亚政府透明度的门槛。

“那就是要求所有部长和副部长公开他们的资产,这项举措已经在槟城和雪州民联政府实行。”

他指出,资产申报是一个关键的要素,以便重新获得公众信任一直充斥腐败和滥用权力的政府当局,并让马来西亚摆脱在国际透明清廉指数持续下降的情况。

委刘氏是唯一大胆之举

潘俭伟表示,首相纳吉新内阁所带来的唯一惊喜的决定是,他“大胆”地委任现任刘胜权为首相署部长。

“事实上,这项‘大胆’的委任,将是决定纳吉作为他第二个任期的命运,因为这将鉴定他领导的政府,是否有意愿进行意义深远的改革,那就是必须确保由国际透明组织所倡导的成立一个乾净、透明和具有竞争力的政府。”

“随着刘胜权入阁,我们期望看到政府在打击腐败和任人唯亲方面的不妥协立场,并坚持由纳吉本身已签署的国际透明廉正宣言。”

这项宣言要求纳吉政府将“遵守真相的原则、诚信、道德决策和问责制,包括不接受或给予贿赂或涉及任何贪污行径的方式。”

首相独裁权力继续扩大



另一方面,行动党政治教育局主任刘镇东发表文告说,随着纳吉的“首相独裁权力”扩大,新内阁将日渐与国家脱节。当首相署膨胀到如此地步和纳吉再次兼任财政部长职位,新内阁的存在与否已经无关痛痒。

他指出,西敏寺政治制度在传统上认为首相在内阁的角色是“同等中的首位”。内阁理应以同等集体模式运作,而内阁成员应扮演互相监督和制衡的角色,包括针对首相的权力。

“在30名内阁部长中,其中三分之一来自首相署,例如首相、副首相和8位正部长。比较起上届内阁的阵容,首相署部长增加了3位。”

“马来西亚首相署的权力日益集中化的现象,肯定会让许多其他共和联邦成员国的首相相当羡慕。当今马来西亚首相署的职责几乎囊括太阳底下的所有领域,内阁似乎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国会事务不应属首相署

刘镇东也是侯任居銮国会议员,他表示,首相署现在负责反贪污委员会、总稽查司办公室、选举委员会、人权委员会、公共投诉局和公共服务委员会,而这些部门理应置于国会的监督之下。

“再者,为了贯彻监督和制衡的原则,国会事务不应该在首相署的管辖之下,反而应交由联合/跨党派的国会委员会管理。”

“此外,我认为海事执法机构应该由内政部管理,而公共交通应由交通部管理。针对财政和经济领域,首相纳吉现在掌握了不受监督的绝对权力。”

首相大权典当国家利益

他表示,由于马哈迪相继与时任财政部长东姑拉查里、再因和安华交恶,导致马哈迪首开首相兼任财政部长职位的先例,并持续至今日。

“在共和联邦传统中,从未听闻首相兼任财政部长至如此长的时间。西敏寺民主制度的财政部长角色是成为内阁的第二当家,并透过预算检查和财政稽查方式,肩负起监督和稽查其他部长的责任。这个角色完全无法在马来西亚内阁中看到。”

“与此同时,由首相领导的经济理事会(2008年大选后成立)经常绕过内阁,甚至代替内阁针对经济领域做出各种决定,这进一步腐蚀了内阁硕果仅存的监督与制衡职责。”

他指出,“首相独裁权力”进一步巩固了首相纳吉的权力,但这是建立在典当国家利益的基础上。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0305




名上议员部长违民主意愿 林冠英讥讽纳吉“随从内阁”

刘嘉銘   2013年5月16日 下午3点28分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形容,昨天刚出炉的新内阁阵容是首相纳吉的“随从内阁”,拥有史上最多名(3位)上议员,而违反人民的民主意愿。

因此,他挑战,内阁成员解决三项首要课题,证明不会拘束于巫统分裂种族、极端、贪腐与平庸的信条。

3个议题分别是治安、廉政与交通堵塞。

林冠英今天召开记者会批评,内阁成员的挑选是通过由上而下的技术考量,而不是根据由下而上的能力、所获得的基层支持与联系为依归。


为二落榜领袖抱不平

他调侃,《星报》为了奉承纳吉,言过其实地在封面报道说新内阁是个胜者的内阁,乖离了“人民报纸”的封号。

“如果是胜者的内阁,为何3名没有竞选的上议员被招入内阁,中选者却落榜?其中一名有能力者是诺嘉兹兰(Nur Jazlan Mohamed)。须知,要击败伊斯兰党副主席沙拉胡丁(Salahuddin Ayub)可不容易。”

“即使要委任上议员,为何原任副部长赛夫丁阿都拉没有受委?”

促刘胜权推动二改革



林冠英质疑,3名上议员是否了解人民的需求,而继续归咎华裔及51%民联支持者的纳吉又能否成为全民的首相。

“他(纳吉)似乎只想成为47%少数大马人的首相。”

他接着点名要求,受委入阁的大马国际透明组织主席刘胜权(右图)确保,内阁部长公布财产及落实公开招标制度,因为该组织早前推动的选举廉正盟约未包含公开财产的要求。

“如果他办不到以上事项,则证明他纯粹是纳吉的随从。”

不看好马华坚持不入阁

随着纳吉保留一个部长职给马华,林冠英不看好,该华基政党可以坚持不入阁的立场。

“就先等他们玩一年的政治皮影戏,我们再等着瞧。毕竟,柔佛已经有一人当官。”

纳吉昨天表示,如果马华改变主意而修改本身的议决,内阁有一个部长职保留给该党,即暂由国防部长希山慕丁代任的交通部长。

前天,马华埔来士巴当州议员郑修强已宣誓担任柔佛州行政议员,成为第13届大选之后首个打破马华大会议决,接受官职的议员。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0324




赛夫丁理解选民投党不投人 周虹伶斥行动党违选举条例

高嘉琪   2013年5月16日 上午11点45分



本届大选中以逾4万4000张多数票惨败的国阵灵北区候选人周虹伶,庆幸本身没有向龌龊政治低头而丧失了自尊。

这名被誉为“捐肝斗士”的候选人,昨晚在一项净选盟大选论坛中表示,她曾听过一名已退出政坛的人士说,从政者的灵性层次不能得到提升,只能够持平或往下掉。

“尽管我身在政坛,我没有将自己出卖给政治与龌龊政治,我败在灵北,但欣慰的是我没将自尊输掉。”

向选委会投诉没下文 



她表示,她在开票当时一看到行动党潘俭伟领先逾2万票后,她马上发手机短讯恭贺对手胜出。

周虹伶(左图)以不点名方式,列数行动党在灵北选区的候选人违反选举条例的罪状。

灵北区底下有1国2州,2州席是百乐镇与甘榜东姑。

她说,灵北选区区内都挂上了公正党与伊斯兰党的党旗,灵南与灵北候选人跨区竞选拉票,灵北出现灵南候选人的肖象,国阵有向选委会投诉,惟没有下文。

聚集败选者分享经验

这场由净选盟举办的大选论坛,将本次大选吃败仗的4名不同政党候选人来召集一堂,向民众分享他们参选与败选经验,吸引逾百人参与。

其他3名主讲人包括是巫统最高理事兼国阵淡马鲁候选人赛夫丁,伊斯兰党瓜雪区候选人祖基菲阿末,以及公正党女青团长兼打扪候选人茜蒂艾莎(Siti Aishah Shaikh Ismail)。

2名主持人是《当今大马》主编法迪(Fathi Aris Omar)与独立新闻中心执行主任玛斯嘉丽查(Masjaliza Hamzah)。

上阵前早已知会落败



周虹伶分享其参选过程,表示本身被献议上阵时还未成为马华党员,该党就问她要竞选哪个议席,而她选择本身居住及不大有人抢的灵北区。

她坦言,她上阵前已知道“铁定”会输,但仍因对首相纳吉的转型计划有信心,以及相信国阵有不少中庸派,而踏上参选之路。

曾为民政党副主席马袖强与马华前总会长翁诗杰助选的她,表示目睹了政治领袖的起落,而这次参选让她收获丰富。

否认捐肝为从政铺路

周虹伶说,2008年大选让她看到的是华裔与青年关心政治,挺身而出发表其看法,他们在之前只认为顾好饭碗就够了。

“只是后来这被社交网站取代,他们(网民)用憎恨的方式来表达感受。我4年前捐肝之举,就被说成为从政铺路,他们怎么可以这么说?”

周虹伶表示,捐肝是她人生中所做最大的一件事,难免被用这种方式来向选民介绍她。

赛夫丁理解选民不支持



另一方面,守土失败的赛夫丁(左图)也苦哈哈的分享竞选期间各族选民纷纷来跟他跟道歉,说投反票的经验。

“他们说,我喜欢你,但我不喜欢你的政党,他们说得很白,我理解当中原因,我也没去争论,我尊重这样的坦白。淡马鲁选民在本届大选做了很英明的选择。”

“我不能因他们投票给我,就说他们英明,不投票给我就不英明。”

赛夫丁被视为巫统的开明与中庸派,惟他在本届大选以1070张多数票败北,而废票高达977张。

他表示,他与胜选的伊党候选人纳斯鲁丁在这一役是君子之争,彼此之间尽量将不愉快事件减至最低点,也能友善的互相问候。

赛夫丁透露,这是他第2次上阵,上届大选时党内没有人要出来竞选,但这次其同僚有意出征。

揭瓜雪出现千元买票



另外,祖基菲阿末(右图)坦言,本身没有想过会以460张多数票败给巫统的后晋晚辈依莫希占(Irmohizam Ibrahim),对方也是其长女在大学的同学。

“巫统、马华与国大党党员都向我说,我可以轻轻松松的胜出。”

他说,“我与依莫希占见面时,他说我大女儿的同学。我当时说,希占,你是未来的领袖。”

“他明白我的意思的,我言下之意就是,这一届还是我胜的。”

祖基菲阿末表示,本身在进入竞选期第2天起,就遭遇人身攻击,旨在对他人格谋杀,讲他做了不利于伊斯兰的事,也把他描绘成伊党的寄生虫。

祖基菲阿末也斥责区内出现买票,每张选票售价300令吉至1000令吉不等。

指胡斯尼靠军警过关



茜蒂艾莎(左图)坦言,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原本有意竞选的打扪,后来因峇东埔选民不愿让安华离开,因此在提名前2天才确认由她上阵。

她指出,她在与丈夫、父母商量后决定上阵,因她相信年轻的党员扮演的,不一定只是支持者的角色,也可以去参选。

茜蒂艾莎表示,她在本选区面对的是候任第二财长阿末胡斯尼,后者是完全靠军警票以9325张多数票过关,再次连任。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0287



不愿聆听批评,缺乏杰出大臣 学者评吉打伊党输掉政权主因

2013年5月16日 中午12点59分



马大选举与民主研究中心主任莫哈末礼端认为,不愿聆听外界批评,以及缺乏一名杰出的州务大臣,是吉打州伊斯兰党政府输给国阵的其中几个原因。



礼端(左图)今早在马大举行的选后分析论坛表示,若与伊斯兰党以三分之二优势蝉联的吉兰丹州相比,这些问题会更明显。

“若要胜出,你不能只是说我们有一个长期努力工作,强大的政党。”

“吉打州的伊斯兰党和吉兰丹州的伊斯兰党不同。在吉兰丹州,我们访问8个人,4个会支持伊斯兰党,三个支持国阵,但是所有8个人都会说他们将投票支持(前任大臣)聂阿兹。”

“我不要讨论太多,因为(前任吉打大臣)阿兹占目前还在医院,但是我们都知道最终的成绩。”

民联因大臣效应胜雪州



他表示,雪兰莪州民联也是因为大臣卡立(右图)的效应,而成功胜出。

“(卡立)民望在整个州都是60%,而这是很高的数据。”

“许多支持卡立的人都是公务员和官联公司职员。”

相对下,他表示,国阵无法提名一个雪州大臣人选,是导致他们落败的一大主因。

“选民现在拥有更多的资讯,而他们投票不只是因为一个党或候选人,而是整个政府的表现。”

吉打民联三党合作较弱

礼端表示,吉打州伊斯兰党是其中一个抗拒接受不利民调结果的单位。

“吉兰丹接受我们的调查,并且努力改善,但是吉打却不愿接受,并且坚持他们是领先者。”

“当我们总结伊斯兰党在森美兰和吉打有问题时,相关州属的(伊党)副主席都批评我们。”

他表示,吉打州民联三党的合作也比其他民联执政的州属相对较弱。

“行动党在吉打州由始至终都没有获得(表现)机会。”

乡区支持国阵城市倾民联



礼端在受询时也表示,没有人能够回答马来选民到底要什么,因为根本没有完全相同的马来选民。

他表示,乡区的马来选民和其他住在乡区,资讯比较匮乏的人都一样支持国阵,而多数城市马来选民则支持民联。

“我相信(乡区的)马来选民支持维持现状,并且感恩。”

“我们所遇到的人告诉我们,‘你看,他们给我(一个大马援助金)500令吉,因此要求我们投票给他们并不太过分’。”

民联胜出选区宽频覆盖

至于那些掌握较多资讯的选民,则有不同的考量。

礼端表示,马大选举与民主研究中心追踪选民的投票倾向,发现支持民联的地区,都是坐落在宽频网络覆盖的范围。

该中心也发现,在全国33个拥有高教学府的选区,民联赢得其中16个选区,比如马大所在的班底谷选区。

他表示,在班底谷,一个大马援金只是对一半受访的选民有影响,相反柔佛州的乡区选民则有87%受到一个大马援金的影响。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0297



爆粗却只向“对号入座”者道歉 四州马华妇女组促姚再添辞职

李龙辉   2013年5月16日 下午2点44分



森州马华主席姚再添在马华会长理事会向马华妇女组主席尤绰韬爆粗一事延烧,四州马华妇女组领袖不满,姚再添只向“对号入座”者道歉的做法,而要求后者公开向全体马华妇女组道歉,并辞掉所有党职。

直辖区妇女组主席陈金美、雪州妇女组署理主席黄淑华、甲州妇女组主席江雪霞及登州妇女组主席施明玉等人今日召开记者会批评,姚再添以不点名方式,对出席会议的 “对号入座”者道歉的做法,根本不是道歉。

其中,黄淑华就声称,姚再添在会议中,在尤绰韬的要求下,还重复了一次粗口。

“那不是‘对号入座’,那是指名道姓了。”

她说,姚再添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这起争议,而若他“做了不敢当”,那就是在“谋杀他自己的人格”。

不配当领袖应辞党职



陈金妹则说,尤绰韬是以妇女组主席身份进入会长理事会,因此姚再添(右图)以粗口辱骂尤绰韬,等于羞辱其他妇女组成员。

因此,她促姚再添必须向全体马华妇女组道歉,还尤绰韬一个公道。

她指出,马华领导层最近都强调反粗口文化,但姚再添却在会议上以粗俗言语来伤害女性。

“我们觉得姚再添不配当领袖,应该马上辞去所有党职。”

马华妇女组总财政周淑媛与全国女青年局主任郑慧玲也有出席记者会。

姚再添辩称心情沮丧

姚再添被指于日前的马华会长理事会上,以粗口辱骂尤绰韬而引起争议。

对此,姚再添昨日发文告解释,由于有人在会议中发表不实指责,以致他在极不满下爆粗,但若此事让一些与会者因为“对号入座”而感到不舒服,他深感抱歉。

他说,由于森州马华在大选全线败阵,让他感到沮丧与心痛,加上有人在会议上对他发表不实指控,才一时愤慨爆粗。

不慎爆粗还是得道歉

尽管如此,郑慧玲认为,马华在大选惨败,所有党领袖的心情都不会好,但若是不慎失言爆粗,还是必须展现君子风度,大方道歉。

否则,她说,这将对年轻马华领袖树立不好的榜样。

江雪霞表示,虽然姚再添声称,泄漏会议秘密的人会受到党纪律对付,但她嘲讽,姚再添的思想“不能够跟上朝代”。

“在这个科技的时代,有什么东西是秘密呢?”

商讨向蔡总呈备忘录

询及马华总会长蔡细历针对此事的立场,他们则要求媒体自行去询问其他领袖,应为无法代表他们回答。

他们也表示,将在今午召开的妇女组执委会议,商讨要否提呈备忘录给蔡细历。

据媒体报道,尤绰韬已将此事交给律师处理。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0319


282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727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5-17 21:5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建议阿兹敏出任高级行政议员 雪公正党冀以党领政加强控制

2013年5月17日 傍晚6点01分

随着原任雪州大臣卡立在本周二宣誓就职,大臣人选已经宣告尘埃落定。不过,接下来即将公布的雪州行政议员阵容和其他官职则成为各派角力的最新焦点,特别是雪州公正党希望能加强控制州政府,以党领政。



雪州公正党不仅推荐本身的人选进入行政议会、官联公司和雪州大臣办公室,甚至也提议由全国署理主席兼雪州主席阿兹敏阿里担任高级行政议员,希望能抓紧州政府运作。

无论如何,雪州公正党署理主席祖莱达(左图)告诉《当今大马》,此举并非是控制卡立或州政府资源,而是要确保雪州政府更好落实民联的政策。

“这是我们的建议,因为在过去5年,雪州没有很好的扮演其角色。”

“在第14届大选,我们希望能够获得官联公司和政府网络给予更强的支持,他们现在给予不够支持。”

双方需要安华居中调解

无论如何,雪州公正党的建议仍然必须获得卡立的点头才能落实。

据了解,卡立对此颇为抗拒,因此需要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作为中间人,来调和卡立与雪州公正党。

祖莱达表示,“他已经提出其观点,而过程就是我们建议,他决定。”

所有行政议员或被撤换



据了解,所有公正党原任行政议员可能都会被撤换,因为雪州公正党领导层要“给新人一个机会”。

祖莱达说:“我们要给每一个人机会。只有这样,我们才知道谁比较好。我们是一个改革政党,因此我们相信新面孔将能带来新的想法。”

这也意味着,被视为是卡立支持者的武吉兰樟州议员黄洁冰,将无法续任行政议员。

公正党在上届共有4名行政议员,包括斯里安达拉斯州议员西维尔、哥打安格力州议员雅谷沙巴里,以及峇都知甲州议员罗兹雅。

聂纳兹米李景杰获推荐

在本届雪州政府,公正党预料将会占据三名行政议员,雪州公正党建议的人选以阿兹敏阿里挂帅,党希望他能凭着党内资历受委高级行政议员。

这个职位也意味他将会掌管雪州拥有丰富资源的部门,包括土地、投资和基建。

尽管祖莱达拒绝透露雪州公正党领导层建议的另外两名人选,不过据悉雪州公正党属意的人选,包括了留任罗兹雅、加影州议员李景杰和斯里斯蒂亚州议员聂纳兹米。



此外,太子园州议员苏海米也获得推荐,不过他出线机会甚微,因为他之前曾在部落格发表贴文抨击苏丹而被控告煽动罪名。


遵循王室劝告平衡种族



祖莱达表示,雪州公正党这项建议也是遵循王室的“劝告”,在行政议会安排更多马来代表,以“平衡种族比例”。

“王室有点担忧,因为行动党赢得15个议席,但是这只是警示,而不是命令。这是旨在确保种族平衡。”

“不过,公正党将会有一名非马来人的行政议员,而我们正在衡量到底是华裔还是印裔,视乎行动党的最终名单。”

行动党今天已经点名双溪槟榔州议员邓章钦和斯里肯邦安州议员欧阳捍华将会入阁,不过尚有一名行政议员人选仍未公布。

加纳巴迪尧还是杨巧双?



行动党第三名行政议员,目前最高呼声是哥打阿南莎州议员加纳巴迪尧和梳邦再也州议员杨巧双(右图)。

如果加纳巴迪尧没有出线,那么西维尔就有可能有望继续担任行政议员

卡立预料将在本周末敲定州内阁名单,而所有行政议员预料将在下个星期宣誓。

欲安插更“亲党”的人士

祖莱达表示,一旦州内阁名单出炉后,党就开始讨论官联公司和雪州大臣办公室职位的人选,以希望能够安插更亲党的人士。

卡立现任政治秘书法依卡和雪州公正党领导层不咬弦已经是政坛公开秘密,前者自2010年受委以来,一直都极力捍卫其上司,而不惜与党内领袖争执。

据了解,公正党可能会委派一名重量级领袖坐镇州政府投资臂膀大臣机构。
祖莱达表示,“我们已经建议更换公职人选,这也是要给每个人一个机会,并且确保跟党有联系的人能够扮演大臣和党的桥梁。”

“我们也要一些人能够处理大臣在巴生港口和敦拉萨镇选区的工作,因为以大臣来说,其胜出的多数票并不让人感到信服。”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0460



女性部长在内阁仅占5.7% 妇女组织批纳吉未履行承诺

2013年5月17日 下午3点10分

全国6个妇权组织组成的性别平等联合行动组织(JAG)批评,纳吉内阁的女性比例低于政府设下的30%目标;同时没有实现国阵竞选宣言所宣称的增加女性参与国家决策人数。

性别平等联合行动组织今天发表文告表示,内阁35个正部长职位里面只有两名女性,即只是占了5.7%,跟政府设定的30%目标相差太大。

文告指出,国阵大选宣言矢言增加女性参与国家决策的人数,“这是首相纳吉首次的机会,以便落实诺言和以身作则。他没有这么做就显示了他的决策优先顺序或者缺陷”。

文告批评,如果纳吉不能言行一致地落实女性参与决策的比例达致30%,那么就难以说服公众和私人界要达致此目标。

女性阁员比例节节败退

文告表示,纳吉内阁的女性比例一直节节败退,在2009年、2010年直到2013年,只有两名女性部长,更甚的是纳吉一度接管妇女部,导致内阁只有一名女性部长。相对的,前首相阿都拉时期,则有3名女性部长。

文告表示,更糟的是,尽管2009年内阁部长职位从2008年的32个职位增加到33个职位,以及2013年增加到35个职位,但是依然只有两名女性部长。

政府没有实行性别预算

文告表示,不应该低估内阁委任更多女性的重要,因为这能够确保内阁不会忽略众多对于女性的重要议题。

“尽管妇女团体一再呼吁,政府没有实施性别预算(gender budget),也没有在法律纳入《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CEDAW)的内容。”

文告也质疑,究竟什么时候才要修订法律,纠正对女性的不公,例如2006年伊斯兰家庭法对穆斯林女性不公;法律的强暴定义应纳入婚内强暴及物件侵害;家庭暴力法应包括亲密伴侣施予的伤害。

“女性占了半数选民及一半人口应该在政策决策单位获得公平的代表。”

增加女性有助推动良政

文告指出,多些女性阁员将有助于推动良善治理,有证据证明女性从政者比男性更加支持有利公众的政策。

“性别平衡的队伍比男性为主的团队在集体上更聪慧,所作的决策更佳。不只是女性获益,所有马来西亚人也获利。”

文告指出,政治领域女性人数比例低弱也反映了女性在司法、商业等公共生活处于少数。

性别平等联合行动组织是由伊斯兰姐妹组织(SIS)、妇女援助组织(WAO)、妇女行动协会(AWAM)、霹雳妇女组织(PWW)、雪兰莪社区自强协会(EMPOWER)、妇女改革中心(WCC)及沙巴妇女行动组织(SAWO)组成。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0435



槟州仅一女性受委行政议员 陈清凉讥张念群应责问冠英



2013年5月17日 中午12点40分

马华槟州妇女组主席陈清凉反击行动党全国副宣传秘书张念群抨击首相纳吉新内阁没有达到30%女性参与决策权目标言论,揶揄后者应该先去责问槟州首长林冠英,因为槟州新届的行政议会仅有一位女性受委。

陈清凉今天发表文告指出,“槟州行政议会仅有章瑛一位女性议员受委,其他受委的议员是全男性班底,这对于口口声声呼吁政府要增加女性决策权的张念群来说,根本就是最大的讽刺。”

促正视行动党内部问题

陈清凉指出,张念群在指责国阵政府的时候,也应该先看看行动党内部的问题,毕竟该党在去年才正式以票选的方式选出妇女组执委,其原因也是因为行动党党内的性别比例严重“失衡”。

“行动党妇女组从1972年创立,迟至去年才第一次通过民主程序票选,这样的‘历史性’记录非常可悲,也清清楚楚的曝露出行动党党内的女性代表人数寥寥可数。”

她揶揄张念群如果真的关心女性决策比例问题的话,不如先回去检视槟州和行动党内部的问题,否则一切都将会只是沦为空谈。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0415



网军操弄民调要求安华隐退 《The Edge》指结果不准

2013年5月17日 上午11点39分

著名财经周刊《The Edge》日前发起的网上民调,虽然显示高达81.62%受访者要求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引退,引起民众与公正党的注意,但经过调查后发现,这项“民意”原来归因于网络军团的操弄。

《The Edge》发表声明说,其网站此前发起的民调,一般上只有2000至4000人回应,而回应者绝大多数都是《The Edge》的读者,思维独立。

不过,声明说,《The Edge》在5月6日至13日发起有关安华前途的民调,却异常地吸引了1万2736人回应,而且绝大多数的回应都是一面倒。

编辑发现民调异常



声明指出,当《The Edge》的一名编辑在5月14日发现这个异常状况后,就马上撤下了这项民调。

“经过检查后,《The Edge》技术组发现,其中6354个回应来自同一个IP地址,大约1700个回应来自同一栋建筑物的数个IP地址,另有大约2000个回应来自7个不同的IP地址。”

“从这看来,这份民调已被入侵,民调结果不能做准。”

相信被网军“骑劫”

《The Edge》补充,这份民调相信是被网络军团所“骑劫”。

不过,《The Edge》并没点出有关网络军团是来自哪个政党或单位。

公正党挺安华重要

《The Edge》这份民调的问题是:“民联无法在第13届大选中拿下布城。安华是否应该退下领袖职位?”

答案只有2个选项,即:(一)不,他应该继续领导民联,因为民联的成绩已经比上届大选佳;及(二)是,既然他已经承诺,就应该引退。

共有1万2736人参与了民调。民调结果显示,81.62%或1万0396名受访者选择了第2项,认为安华应该兑现引退的诺言。

昨日,公正党副主席苏仁德兰表示,从全国各地举行一场又一场的集会,数十万人出来迎接安华可以看出,安华事实上获得“广大民众支持”,跟上述民调完全矛盾。

他强调,如果安华隐退必铸成大错。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0404




未宣誓上议员就先宣誓入阁 林吉祥斥刘胜权等非法部长

2013年5月17日 晚上8点43分

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今日斥责,新任首相署部长刘胜权、阿都瓦希,以及副部长瓦塔慕迪、罗加和阿末巴沙皆是不合法的正副部长,因为他们仍未宣誓成为上议员就先宣誓入阁。

他发表文告表示,这简直就是一场宪法闹剧。

“据我理解,迄今为止,他们五人尚未宣誓为上议员,以就任其部长和副部长一职。”

“这五名上议员会否漏夜进行仓促的(上议员)宣誓仪式?”

林吉祥表示,刘胜权今天在首相署已经以部长的身份接受采访,其实他并没有权利这么做,因为只有当他正式宣誓就任上议员后,他的部长职委任才算生效,这在43(1)(b)有关部长的条文,以及第43A(1)有关副部长的条文已经非常清晰阐明。

内阁会议合法性受质疑

林吉祥指出,这也让正副部长们昨日于国家皇宫,在国家元首端姑阿都哈林陛下面前进行的宣誓仪式,以及纳吉之后在布城召开了长达两个小时的内阁会议的合法性,备受质疑。

“正因为有关两位非法部长(刘胜权和阿都瓦希)的出席,昨天长达两个小时的内阁会议的合法性会否备受质疑。”

“纳吉应该为这次抵触宪法和违背法律,以及如此胡闹的内阁委任而间接令到国家元首蒙羞,作出解释。”

抵触透明组织廉正宣言

林吉祥表示,尽管纳吉早在今年2月20日签署了由透明国际组织大马分部倡导的《选举廉正宣言》,以便遵守四大原则,落实良好施政。无奈的是,以下四大原则却已遭到忽视:

—秉持真诚、诚信、道德操守和问责制,包括不给予或收受贿赂,或涉及任何的贪污行径;

—坚持以马来西亚人民的共同利益为优先考量;

—落实良好和透明的善治;

—遵守所有当下马来西亚的法律与规范。

“然而,讽刺到极点的是,刘胜权身为透明国际组织大马分部主席,见证了纳吉签署选举廉正宣言,自己却抵触了有关宣言内容,接受委任成为首相署部长。”

对纳吉内阁非很好吉兆

林吉祥表示,这也对纳吉的后第13届全国大选内阁而言,这显然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吉兆或开始。

“由于纳吉担任首相一职的正当性备受争议,纳吉新内阁成员的正当性也必定同样遭到质疑——这不仅是相比安华和民联所获得的51%得票率,纳吉和国阵欲只能获得47%的支持率,也正因为第13届全国大选是国家历史上最不公平且是最为骯脏的全国大选。”

“如果第13届全国大选是干净、自由和公平,且能让双方拥有一个公平较量的竞技平台,安华和民联不只将会得到超过60%或65%以上的得票率,甚至也能一举拿下全国222个国会议席中的大多数议席。”

“但是,令人遗憾和震惊的是,首相署和其他政府部门竟然犯下一连串的失误、疏忽和失职行为,不单只无视、甚至严重违反我们应当遵从的法律、条例和礼节——而这等行径在过去经历六届首相以及56年议会民主制历史的马来西亚从未发生过。”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0481


282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727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5-18 17:00:16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国阵执政没两周就“送大礼” 刘镇东为消费税落实拉警钟



2013年5月18日 中午12点47分

随着首相署部长伊德里斯日前表示政府推行消费税可以增加270亿令吉收入,行动党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断定,国阵政府即将落实消费税。

他更讽刺说,这就是国阵继续执政不到两周就给人民带来的“大礼”。

“民联一直警告,国阵继续执政,肯定会推行消费税来平衡财政赤字。民联主张消灭贪污、浪费和朋党主义,而非增税。”

伊德里斯昨日在一项论坛表示,如果政府把消费税制定在7%,每年将从马来西亚的小市民手中征收270亿令吉的新税金。

阿末马兹将为消费税护航



也是行动党政治教育局主任的刘镇东(左图)表示,推行消费税是纳吉政府的最重要事项。

“有巫统的消息告诉我,纳吉委任巫统宣传主任阿末马兹兰为副财政部长,目的就是为了通过各种管道为消费税护航。”

“其实,国阵从2005年就打算推行消费税。当时的首相阿都拉在提呈2006年财政预算案时就设下日程表。”

预算案演讲已有多处暗示

刘镇东补充,纳吉去年在提呈2013年预算案时,也在演讲多处暗示消费税即将来临,但没有明讲,因为明白选民反对新税的情绪。

他说明,惟民联去年10月已罗列理由反对这种做法。由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伊斯兰党研究主任朱基菲和他当时表示:

1. 在没有消灭贪污腐败之前,任何政府没有道德威望实行新税或增税。

2. 政府不应该为难中产阶级和贫穷人士,实行消费税只会导致贫者愈贫。政府的责任是要确保中下层有更多收入和可支配收入,由他们的消费支撑马来西西亚的内需。如果他们的收入都被新税征走,将会导致内需滑落,最终拖垮经济。

3. 国阵一马援助金,就是承认国内6成人口家庭收入不超过3千令吉。结果一手给援助金,另一手则通过消费税重新征回来,从政策而言,是自相矛盾,也有大选骗选票之嫌。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0506



称体制内改革远胜在外批评 刘胜权矢口否认被纳吉收编

李龙辉   2013年5月17日 傍晚7点51分



甫上任首相署部长的刘胜权,过往担任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会主席时,频频严厉批评政府的贪污滥权,而他在入阁后也引发外界一些声音担忧或质疑,这是首相纳吉收编民间监督力量的做法。

无论如何,刘胜权在接受《KiniTV》与《当今大马》访问时矢口否认收编的说法,并强调本身相信在体制内改革,远比在体制外批评有效。

“你知道,当我在国际透明组织时,我严厉批判政府,而我相信,这不应该是只说不做的批评。”

“如果我批评一个制度或机构,如果那个制度、机构、甚至是政府,真诚地接洽我寻求协助,那我必须回应,这是我的义务。”

“是的,我相信在体制内改变的力量。我相信接洽所有利益相关者的力量。比起只是批评,我相信说服的力量。我相信建设性接洽人们的力量,这是我所相信的东西。”


【点击观看KiniTV完整访问视频】
【点击观看KiniTV新闻短片】
任透明组织主席被相中



刘胜权说,纳吉之所以向他伸出橄榄枝,邀请他担任内阁部长,其实就是看上他在担任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会主席的经验和技能,可以协助纳吉完成政府转型计划。

他透露,本身的职责将专注在打击贪污、改变政府的工作程序与文化、改善施政和廉正等。

他说,由于国阵在未来5年都是政府,因此他觉得必须与政府合作来改善一些事情。

他也相信,本身能在目前的位子上带来改变,也相信纳吉转型政府的意愿。

成就有限也已尽力尝试

刘胜权指出,本身担任部长的其中一个优势,就是本身不带任何政治议程,因此在选举时不必担心被他人以选票踢出局。

无论如何,他语重心长地表示,就算未来的成就有限,那至少本身已经尽力尝试。

纳吉是在5月15日公布内阁名单,宣布刘胜权担任其中一名首相署部长。由于没有任何一名马华国会议员受委当部长,因此他被指是内阁的华裔代表。

否认是内阁的华裔代表

不过,刘胜权再三表明,本身并非内阁的华裔代表,并强调本身如今已非马华党员。

“我成为部长,第一,非常重要也不要误会,虽然我是一名华裔,但我没有代表华社,也没代表任何政党。”

“我相信,我代表我的良知,我的意思是我真诚地加入协助政府,我也认为,我是代表人们要看见转型的愿望。”

等国阵改革何时可加入?

虽然刘胜权意识到,国阵的部分成员党是种族政党,但他表明,本身并不支持种族政党,“我其实相信,我们完全不应在政治中谈论种族”。

当记者追问,既然反对种族政治,为何还加入国阵政府时,他声称,这改革是需要时间的。

他说,本身不能等国阵消除所有种族政党后,才加入体制内改革。

“我知道(国阵成员党是种族政党),但这是时间问题,我不能说‘在我加入你之前,请消灭你的种族政党’。那我要等到几时?多久?”

承认擅自邀纳吉签盟约



刘胜权当官一事,也在国际透明组织内掀起争议。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会成员兼槟州消费人保护协会主席柯利斯(Koris Atan)就质疑刘胜权的诚信,指他在未知会该组织执行委员会的情况下,就与纳吉签署选举廉正盟约,是为自己官拜部长铺路。

对此,刘胜权在受询此事,以四两拨千斤的语调,承认没事先通知该执委会,但强调本身的举动全都是为了国家更好。

“显然地,就算在国际透明组织内,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和观点,这是平常的。但我作为主席,我扛下这个责任,是我个人做这个决定,因为我觉得这对国家最好。”

“我不是要金钱回报,我也不是要得到任何人的偏爱,我也没有兴趣担任政治人物。”

“所以,你看我的动机,我相信这是真诚和单纯的,我只是要接洽他人和改变事情。”

声称无法强制落实盟约

不过,当询及为何国际透明组织在大选期间,没针对国阵违反廉正盟约条列一事发言,刘胜选却声称,该组织一开始就表明无法强制落实这份盟约。

“我们有说的是,让公众来评断这些人。其实,这些人签署盟约,也同时公开了他们的面子书、推特和电邮,而这允许民众留言。”

承认未卸主席就当部长

针对柯利斯指他还未卸下主席职就担任部长,刘胜权承认此事,但声称这是因为受委一事必须事先保密。

“我不能召开一个会议来宣布我受委(担任部长)的,因为这项委任是临时的事情,也必须保密,不能告诉任何人的。”

尽管如此,他说,本身将在下周五召开会议,确保妥善地完成接班事宜。

“我将会辞职,因为国际透明组织的章程阐明,任何人担任政府职位,我们都必须辞职,纯粹是因为出现利益冲突。”

www.malaysiakini.com/news/230478



改口称部长公布财产有利有弊 刘胜权说无权命反贪会控泰益

李龙辉   2013年5月18日 早上9点07分

尽管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会主席刘胜权官拜首相署部长,主责打击贪污及推动良好施政,但他却声称,本身无权指示反贪会提控砂州首长泰益玛目。

刘胜权昨日接受《当今大马》与《KiniTV》访问时解释,由于反贪会是个独立的机构,因此本身无权控制及影响反贪会的决策,而充其量只能从旁协助,让反贪会表现更好。

“所有的提控不取决于我。我没有影响反贪会的权力,而身为一名部长也无需如此建议。”

“反贪会必须在它的法令(《2009年反贪污委员会法令》)和权力下自行运作,我希望他们会维护法治精神,我相信他们会。”

多次要求反贪会查泰益

刘胜权在担任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会期间,多次要求反贪会调查泰益家族的贪污指控。



他曾要求反贪污委员会调查,国际组织“全球见证”揭露泰益家族,如何滥用伐木执照来自肥的影片。

更早之前,他也敦促反贪污委员会等执法机构介入调查,《砂拉越报告》网站所刊登的一系列关于泰益(右图)贪污的指控。

反贪会多名领导人,包括主席阿布卡欣等,已多次公开表示反贪会正在调查泰益的指控,但外界始终不见调查有任何进展。

【点击观看KiniTV完整访问视频】
【点击观看KiniTV新闻短片】

声称反贪会目前已独立

刘胜权解释,反贪会必须向国会委员会汇报,拥有自己的监督委员会和顾问,因此反贪会目前可称得上是独立的。

他也说,若反贪会表现不好,那监督它的国会委员会就加以督促,而非他本身。

“请记住,行政与执法权必须分开,这是重要的。”

影响政策协助表现更好

惟他也说,若反贪会有任何减少贪污的建议,而需要更多资源或重整,那他可以影响政策的方式来协助。

“除非政府机关加强能力和公信力,否则这个国家不会成长。所以我身为一名部长,我的职责是确保这些政府机关成长,并有能力进行应有的表现。”

“我将与他们建立良好关系,但不是要影响他们,而是协助他们。如果我可以协助他们更好地表现,当然可以。”

避谈会否查巴生自贸区



针对巴生自贸区一案在交通部长换人后就终止调查,而政府会否重新开档调查,刘胜权并无正面回答,反而是搬出前交通部长林良实被控欺骗内阁案说,“坦白说,我希望这个法律程序能更加快。”

总值46亿令吉的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计划也被视为马来西亚历来最大的丑闻,超越了80年代所发生的土著银行丑闻。

尽管这项丑闻早在2006年就曝光,不过政府却一直迟迟没有采取行动,直到时任交通部长翁诗杰在308大选政治海啸后上任交长时,才委任稽查公司普华永道展开彻查,进而暴露更多内情。

然而,随着翁诗杰在2010年的马华改选竞选总会长落败,而没有继续担任交通部长后,当时接任该职的马华总秘书江作汉却无意继续调查

公布财产影响部长家人

刘胜权在担任部长前,曾呼吁所有民选代议士和公职人员,效仿槟州行政议员对外公布财产。但是,他今日受询会否要求所有部长都公布财产时,却改称这个做法“有利有弊”。

刘胜权声称,基于公布财产的做法会危及部长的家人安全,而根据他对一些东欧国家的研究发现,很多人才拒绝加入政府当官,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拒绝公布财产。

“他们不是用非法的方式敛财,而只是觉得为什么当了部长,要让孩子冒人身安全的风险?”

刘胜权说,申报财产的做法其实一直都存在,就本身而言,在宣誓当部长后就得向首相申报财产,然后将相关表格副本交给反贪会。

他指出,民联槟州和雪州政府的公布财产的做法,也并非正式做法,因为相关财产资料没有呈交法律机构监督及审核。

事先必须得到内阁同意



无论如何,在记者的追问下,刘胜权才说,对外公布财产是他担任部长所要推动的事情,但事先必须得到其他内阁成员的同意。

“我们会提出很多建议,如果他们(内阁部长)拒绝了,肯定有很好的理由。”

“但我希望,若他们真的光明正大,并要打击贪污,如果他们的财富是以合法形式赚取,那这应该不是问题。”

“反贪污不是去麦当劳”

除了公布财产,刘胜权自称脑中有许多反贪污的计划与点子,但基于本身才上任两天,还未向内阁建议,因此不便透露。

尽管如此,他以“打击贪污不像去麦当劳”,来形容自己所面对的挑战。

“你知道,打击贪污不像去麦当劳吃一顿快餐,然后所有事情都会解决掉了,对吗?”

“你必须应对现有的(制度)架构,你必须改善内部监控系统,你可能要修改一些制度框架或程序,或你可能需要让事情更加透明,你也可能要改变整个文化。”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0490



上任第一天就辩说贪腐难除 潘俭伟抨刘胜权首考不及格

2013年5月18日 下午3点55分

根据新任首相署部长刘胜权在媒体专访的谈话,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批评刘胜权这位“透明度部长”首考就不及格,竟在上任第一天就开始辩说贪腐难除。

“我曾经希望能看到新任命的‘透明度部长’,即便如果他不能终结国阵政府的贪腐、任人唯亲和滥用权力,他也可以在其职务上为他的事业去拼搏。”

“然而,他日前接受《马来西亚局内人》和《当今大马》访问时发表的谈话,却让我对他彻底失望。仅不过是上任的首一天,刘胜权就开始成为的代言人,并理顺成章地阐述为何在国阵政府里面的贪污腐败和滥用权力行径将会很难根除。”

自我矮化成为收费顾问

也是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的潘俭伟更批评刘胜权自我矮化,似乎把自己当作是受费的政府顾问。

“刘胜权必须意识到,他是被任命为一位全职的部长,而不是被付费的政府顾问。如果作为一名部长,他也没有权力或不愿意采取严厉手法去打击贪污和滥用权力,那么谁还能够这么做?”

“难道我们的内阁部门在所所谓的‘漂亮瘦身’后,就只能够提供‘建议……程序和过程’?”

此外,他也批评刘胜权在回答有关打击贪污的问题时,竟然表示自己没有肃贪的执法权力和不能控制政府机构,以及“将协助影响公共政策,以便在必要时减少腐败,包括考虑向大马反贪污委员会索取建议”。

屈服于办公室政治枷锁



潘俭伟(左图)强调,作为马来西亚人民有所期望的“透明度部长”,刘胜权必须站稳打击贪污、任人唯亲和滥用权力的立场,而不是屈服于其办公室的政治枷锁。

“刘胜权不能只是告诉马来西亚人民,反贪委会有权力调查砂州首长泰益玛目涉嫌贪腐,但后者却拒绝与他合作,人民其实已心知肚明。”

“马来西亚人民要看到的是我们新任的‘透明度部长’,如何表现自己及毫不含糊地告诉首相,政府里面不能有如此玷污的腐败和滥用无数权力的首席部长。”

“马来西亚人民希望刘胜权公开向反贪委会询问,为何会对玛目泰益的调查这么失败,因为根据瑞士维权组织布鲁诺曼瑟基金(Bruno Manser Fund)的调查,玛目益玛目拥有高达450亿令吉的资产。”

沿袭国阵部长的旧论调

潘俭伟补充,最让人感到伤心的是,国际透明组织主席迄今为止,竟然使用同样的部长们所采用的相同论调和不能让人接受的理由,公开捍卫国阵部长可拒绝公开他们的个人财产。

刘胜权说,“如果你告诉民众你的孩子有2000万令吉的财产,你已把孩子推入险境,这并不公平。”;因此,他补充:“部长们向首相申报他们的财产已经足够。”

“首先,如果连部长们的孩子的安全,都无法获得大马皇家警察的保护,普通的马来西亚人民如何还有机会免于猖狂的罪案?”

“其次和更重要的是,内阁成员必须正直和诚实以确保一个没有贪腐的国家,不是来得更重要吗?还有,如果部长的孩子确实拥有2000万令吉的财产,马来西亚人民是否有权利询问‘钱从何来’,因为单从部长的工资将不可能产生这么多的财富,不是吗?”

提醒勿沦跟班和应声虫

此外,潘俭伟也质问,如果槟州和雪州民联政府的州行政议员都可以公开他们的财产,为何国阵的部长不能效仿?难道他们隐藏了“见不得光”的事?

“刘胜权受委为内阁部长,或许只是在‘变老’的内阁成员名单中的一颗‘明亮火花’。”

“然而,这颗火花却在火焰有机会点燃以前迅速浇灭。刘胜权需要在内阁里成为打击贪腐和任人唯亲的冠军,而不是以成为纳吉的‘跟班和应声虫’为乐。”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0516





Serdang MP Dr Ong Kian Ming said SORRY for faslely alledged this Indian man with a Chinese name ( Chua Lai Fatt ) as Phantom Voters.....As a PHD holder and with brain one should find out the TRUTH and FACTS first before jumping into any ban wagon in making any accusation ....I am sure in writing his PhD thesis any Hypothesis has to be provern first before one can 发言 to save any EMBARASSMENT like this !
Always Remember this : not all Indian looking men are Bangla ! 《Boon Chong Tan》

282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7273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5-19 19:36:29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卡立表态不当“跛脚鸭大臣” 遏止裙带文化无惧党员不满

高嘉琪   2013年5月19日 下午3点58分

续任过程遭遇阻力的雪州大臣的卡立否认自己将沦为“跛脚鸭大臣”,更矢言拒当一名没有实权的大臣。

他豁达地表明,若情况糟糕到他无法在雪州行政议会里推动自己施政计划,他就“不做”了,宁可跟朋友打高尔夫球去。


卡立坦言在过去5年任期内,坚拒裙带文化,因此导致党内部分人对他心生不满。不过,他的做法如今已受外界的肯定。

卡立今早在其位于白沙罗高原的住家里,接受《当今大马》三语记者与《KiniTV》访问时,驳斥有关指他或成为没有实权大臣的揣测。

“不会(成跛脚鸭),我来自改革团体,若最糟糕的发生在我身上——我不能推动施政?我不能推动施政,那我就不会做了(then I won't do it)。”

无论如何,卡立没有进一步说明他口中的“不做”,是否不做大臣。

等朋友应邀打高尔夫球

“你看,你来自一个想要为民服务的团队,如果你不能施政,你至少须有谦逊(心态)告诉雪州州民,你做不到。”

“那你收拾你的包包,从我角度来看,很多朋友仍在等,我必须收拾好包包…我有20个高尔夫球包包,等着他们帮我拿及告诉我说,去玩高尔夫球。”



卡立是本月14日宣誓出任大臣,尽管他获得民联三党一致推荐连任大臣,惟公正党署理主席兼雪州主席阿兹敏就公开对卡立领导的雪州政府表示不满,更斥责党中央在大臣人选上未咨询雪州基层民意。


雪州公正党随后更推荐本身的人选进入行政议会、官联公司和雪州大臣办公室,甚至也提议由阿兹敏出任高级行政议员,希望能抓紧州政府运作。


由于阿兹敏掌握雪州公正党实权,因此他与其班底或被吸进入新届州政权的揣测,民间也关注卡立在领导雪州政府是否掌握实权。

须等宣誓百日后再回答

卡立在一开始受询及若阿兹敏与其班底进入行政议会,会否令卡立沦为跛脚鸭,态度显得防范。

卡立回应说,他来自一个不愿意回应揣测问题的团队,回答这种揣测问题是浪费时间的,且他本人可以做出各种更准确的猜测。

卡立反促记者勿“写小说”,因这种事情必须等行政议员宣誓之后1个月或百日才能回答。

询及以他对自己的认识,会否成为一名跛脚鸭大臣时,卡立坚定而大声的说,“不会。”

制止裙带招惹党员怒火



卡立也侃侃而过去5年,公正党内冀从国阵遗留下来的裙带文化中,从政府机关与政联公司里捞取好处。

“让我告诉你之前的文化,这是中间人的故事,他们以为(申请计划时)排位第20名,可以移到第1位。”

卡立指出,民联的政策是先到先得,有很多人因失去“茶钱”而感到不满,他们也限制申请工程者必须拥有一家公司,且最少在相关行业营业两三年。

他指出,但前朝政府执政时,即使没有经验也可以申请计划,这衍生一批专泡在各地方政府咖啡厅的中间人。

“因此,(当我停止这一切裙带措施后,)很多党员很生气我。你上街参加净选盟等等,但回到(施政)工作上,你(怎么)就要走回旧路。”

成功对抗裙带文化五年



“我党有很多人要从政联公司受惠,取钱用在政治竞选运动中。我必须有警觉,我们要改革,我们不能滥用公众的钱。”

卡立表示,若党员要政联公司履行超出其企业社会责任的事,就无法令他接受了。

“他们(党员)在首30分钟,对我坏极了,但之后他们觉得这合理。”

卡立指出,裙带文化不能一日之间就消失,但雪州民联政府在抗衡之余,也成功“存活”了5年,因它可以向民众证明,雪州政府是可以做到。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0574



行政议员分配与原协议不同 雪行动党指未来两天内解决



2013年5月19日 傍晚7点16分

随雪州大臣卡立昨天宣布,雪州行动党将分得3个行政议员位置后,雪州行动党今早表达不满,指此分配跟之前所协议的4个有所出入。

不过,该党今天较后已会晤卡立,厘清后发现问题其实不大。

雪州行动党副主席潘俭伟更在今天下午发出的文告补充,这次问题将在未来两天内,通过民联内部协商方式解决。

暂时不再置评此事



“直到雪州行政议员分配最后敲定,我们不会再置评此事。”

今午会晤卡立(右图)的行动党领袖包括潘俭伟、雪州行动党主席郭素沁和副主席邓章钦。

卡立昨天宣布,民联三党的行政议员人数分配是:伊斯兰党4位、公正党3位,而行动党3位。

“开会有何意义?”

《马来西亚内幕者》报道,也是行动党宣传秘书的潘俭伟今早召开记者会指出,雪州民联领袖上周四曾开会。


会议中协议,行动党将分得4个行政议员位子,而伊党将拿到3个,同时选择议长人选。

潘俭伟指出,他是通过卡立昨晚的推文,才发现原本协议的分配出现变化。

“这样当初开会又有什么意义呢?”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0585



不满公布财产被贬“非正式” 冠英指刘胜权改位子换脑袋

2013年5月19日 下午1点42分

不满首相署部长刘胜权在媒体专访时,贬损槟州民联政府公布财产做法为“非正式”,槟州首长林冠英今天反击刘胜权改了位子就换脑袋。

“新上任的首相署部长刘胜权不应这么快就从马来西亚国际透明组织主席的身份,摇身变成为国阵代言人、善于融入国阵的文化,解释为何内阁成员不应公布财产。”

他提醒刘胜权,当后者还是马来西亚国际透明组织的主席时,曾称赞槟州政府的领袖,成为马来西亚史上第一个公布财产的政府。

“他理应采取同样的措施,要内阁成员公布财产以维护联邦政府的公众诚信,可是为什么现在他却换了一个截然不同的位置?”

公布财产获会计师认证



也是行动党秘书长的林冠英(右图)在今天文告也驳斥刘胜权的“非正式”批评是谎言。

他强调,槟州的公布财产举动,获得国际会计师事务认证;同时,所有的行政议员也签署了一份宣誓书,阐明所提供的资料是确实的。

“任何无法公布财产的行政议员,将会毫不客气地被开除。难道这不是为了确保议员遵守条例的严厉处罚吗?”

他补充,如今,槟州政府更进一步要求所有的民选议员,不只是行政议员公布财产。

国际会计所比政府可靠

林冠英表示,在现有的国阵体系下,申报财产是私底下向首相申报,“那我们要如何知道申报的资料是准确的呢?”

“若公布财产,加上获得国际会计事务所认证后,就能建立一个检查及检验的系统。作为一名会计师,刘胜权理应知道,透过国际会计所的认证,是比政府机构的监督及审计更确实、可靠及可信赖,因为政府机构是依据部长指示行事的。”

沦为不公布财产辩护士

林冠英批评刘胜权如今表现得像国阵的辩护士,自圆其说地讲解不应该落实公布财产的理由,称这将导致来自富裕家庭者、人才及有技能者却步投身公共领域,是无法被接受的理由。

“投身公共服务领域是需要牺牲的,作为领袖,人民要的不只是廉洁,更需要看起来给人感觉到是廉洁。”

挑战刘胜权先公布财产

他更挑战刘胜权带头公布他的个人财产。

“我还记得,当刘胜权去年与我会面,针对国际透明组织的选举廉正宣言时,他拒绝了我要将公布财产纳入的要求。刘胜权当时的解释是,若我们纳入公布财产这项条件,国阵将不会签署这个廉正宣言。”

“很明显地,他是为了迎合国阵的要求而修改廉正宣言的方式,而不是在推广公众诚信。”

林冠英表示,刘胜权必需证明他能够带来改变,给予一个明确和毫不含糊的承诺,推广公众诚信,清除国阵联邦政府的贪污。

“只有当国阵政府承诺公布财产、落实公开招标政策后,才能够说服民众。否则,刘胜权只不过是一个被安置在联邦政府内的国阵辩护者,以为巫统及国阵在反贪上涂脂抹粉。”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0560



东姑阿兹指有大马之春阴谋 卡巴星促停止抹黑否则兴讼

2013年5月19日 下午2点13分

民主行动党主席卡巴星警告该党前副主席东姑阿都阿兹,停止通过揭露所谓的“秘事”来抹黑行动党。

《马新社》报道,卡巴星指出,若东姑阿都阿兹不停止做出破坏行动党的举动,他将入禀法庭起诉后者。

“我们将此事带上法庭,让他(东姑阿都阿兹)清楚了解,现在是时候让我们采取行动。

他今日在乔治市与巴刹小贩和客户交流后,这么说。

东姑阿都阿兹曾任国际透明组织副主席,他是在2008年8月23日加入行动党,并于2009年5月31日受委为行动党副主席,且在2009年7月受委为上议员。

东姑阿都阿兹因针对428大集会与党持着不同的意见,并在较后与党领袖之间出现误会,而在去年5月退党。

指存在“大马之春”阴谋



《马来西亚前锋报》昨天报道,阿都阿兹(右图)在一项记者会上声称,在野党已经久策划一项称为“大马之春”(Malaysia Spring)的阴谋,意图通过街头抗争和骚乱来推翻政府。

他更指控行动党高层曾想象通过阿拉伯之春的示威极端活动将政府拉下台。

阿都阿兹更点名行动党永久顾问曾敏兴曾力挺去年的净选盟3.0,同时希望该集会成为“大马之春”的起点。

此外,《前锋报》今天更报道,全国总警长卡立阿布巴卡昨天表明,警方将彻查阿都阿兹所揭露的“大马之春”阴谋。

卡立指出,阿都阿兹说言涉及严重的问题,关乎国家安宁,因此他已指示警方主动报案和调查。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056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18-12-19 10:17 P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