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9176|回复: 216

菲苏禄苏丹后裔入侵沙巴亊件

[复制链接]

229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2984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13-2-25 13:50: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今大马

谈菲苏禄苏丹后裔入侵沙巴亊件

当今特约  2013年2月24日 下午5点40分



文:神山客

入侵者声称此行乃 “回家”

本月十一日,在国人错愕不己中,一批为数约150人左右的菲律宾苏禄苏丹(Sultanate of Sulu)后裔,带备火力强大的M16枪械及手榴弹等,入侵沙巴东海岸拿笃(Lahad Datu)县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沙哈拔17处甘榜丹道(Kampong Tanduo)。该地区距离拿笃市区约2小时车程。这批武装分子声言,此行纯粹乃系从外地“返乡”(Balik Kampung)之举,因此,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开始时,大马当局颇为怀疑这批入侵者,因他们极有可能是菲南地区阿布沙耶(Abu Sayyap)穆斯林的反叛组织。但菲律宾方面却表示,彼等全是普通平民百姓,并且还得到当地居民的许可才进入该地。

过后,经过调查和进一步确认后,这批人自称是菲南苏禄苏丹的“王室”的成员和“卫队”,在苏禄苏丹三名继承人之一的拉惹莫达阿兹慕迪基兰(Raja Muda Azzimudie Kiram)率领下,从菲律宾南部达威达威(Tawi-Tawi)分乘数条船只前来沙巴,一群人中尚包括有儿童及妇女在内。

拉惹莫达阿兹慕迪基兰强调,沙巴是苏禄苏丹王国的领土,马来西亚政府每年只是支付五千三百令吉向他们租地,因此彼等此行乃系“回家”而已。故此,马来西亚政府没有理由阻止他们。何况他与马来西亚政府高级官员接触时,对方还口口声声以“殿下”来称呼他。

事发之后不久,拉惹莫达阿兹慕迪基兰的身份获得菲律宾军方的证实,他的确是苏禄苏丹王室三位继承人之一,而且还经常往返菲律宾和沙巴之间,进行商业贸易,他也非常熟悉当地的情况。

目前这批人己遭大马军警所包围,双方对峙近两周,由于他们自称是苏禄苏丹的后裔,因此使到亊件平添了一些神秘的色彩。虽经双方多次谈判,事件并未有解决的迹象。马来西亚方面的立场是希望亊件能够通过和平谈判解决,如此,这些人可尽快离开沙巴,而双方又可以避免擦枪走火,酿成无辜的人命伤亡。

何谓苏禄苏丹王国?



根据相关历史记载:苏禄苏丹王国,全名称为“苏禄和平之家伊斯兰苏丹国”(The Sultanate of Sulu Daral-Islam),是苏禄人在公元1457年所建立的伊斯兰苏丹国,其国境位于今日菲律宾南部棉兰老穆斯林自治区(Autonomous Region in Muslim Mindanao,简称ARMM)西端的苏禄群岛(Sulu Archipelago),还有巴西兰省(Basilan Province)、达威达威省(Tawi-Tawi) 、巴拉望岛(Palawan Island)、婆罗洲北部及其他环绕苏禄海周围的群岛等,现时分别属于棉兰老穆斯林自治区巴西兰省及民马罗巴区(Mimaropa)巴拉望省(Palawan Province)。

苏禄苏丹王国与当时的明朝、清朝、马来西亚及印尼有贸易关系。首都位于和乐(Jolo)。明朝初年,苏禄国王曾经亲自远赴中国晋见明朝皇帝明成祖朱棣,但不幸在归国途中染疾病故,安葬于中国德州。除了其长子返回苏禄继承苏丹王位外,其后人如次子、三子及随行者大多数留在中国生活至今,现在山东德州的回民中很多便是他们的后裔。

十六世纪时,西班牙人入侵菲律宾,他们把当地一带的人称为“摩洛”(Moro),并把当地叫作“摩洛兰”(The Moroland),意思是“摩洛人的地方”。后来由于西班牙传教士的活动,当地的穆斯林被加以杀害,而摩洛兰势力也缩小至今日菲律宾南部的地方。

公元1898年,美国与西班牙爆发战争,结果西班牙战败。根据西、美双方在巴黎所签订的停战条约,西班牙从南美洲和太平洋的岛屿退出。在菲律宾问题上,西班牙人虽未曾占领摩洛兰一带,但在停战条约上却把该地区归划给美国管辖。

美国人接手后,经过多次战争,仍未能占领该地区。美国逐与南部的穆斯林进行政治谈判,先后与摩洛苏丹及马京达瑙(Maguindanao)的苏丹签订吉兰姆-白茨条约。按照该条约规定,美国人不进入菲律宾的南部地方,区内事务也全由摩洛人自治管理。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于1946年宣布废除海外殖民政策,菲律宾宣布独立。尽管当时南部摩洛穆斯林呼吁国际社会给予保护,反对强权者将他们出卖与吞并,但美国政府在与菲律宾马尼拉当局签订条约时,也将摩洛兰一并划归菲律宾政府。

苏禄苏丹王国与沙巴的渊源

苏禄苏丹王国是一个建立于15世纪的古国,那是400百多年前的事了,目前己不存在。可是,在历史上,它的确曾经存在于今日的菲律宾南部一带。领土从菲南棉兰佬岛西部横跨苏禄群岛,直到北婆罗州(North Borneo,现改名为沙巴)。苏禄苏丹就是该王国的君主。史载,当年汶莱苏丹为感谢苏禄苏丹协助平息叛乱,把沙巴州的东北部土地作为礼物割让给苏禄苏丹。

大约200多年前,英国殖民势力来到东南亚,向苏禄苏丹租借沙巴,作为商业贸易的据奌,但条件是要提供武器给苏丹,以便应付西班牙的侵略。不过,后来苏禄苏丹还是被西班牙所灭,成为西班牙统治下菲律宾殖民地的一部份。不久之后,英国与西班牙两大殖民者达致协议,将沙巴划归给英国在北婆罗洲的殖民地所管辖。公元1878年,苏禄苏丹将沙巴租给英属北婆罗洲公司。

公元1658年,汶莱苏丹将婆罗洲北部和东部的一部分割让给苏禄苏丹,以答谢协助弭平汶莱苏丹国的一场叛乱。

公元1761年,英国东印度公司的官员亚历山大•达尔林普尔(Alexander Dalrymple)与苏禄苏丹缔结协议,允许他在Pulau Balambangan岛设立贸易站,但这个计划于1805年11月失败,这个岛屿被他们放弃。

公元1846年,汶莱苏丹将沙巴西海岸纳闽岛割让给英国,纳闽遂于1848年成为英国的殖民地。经过一连串的转移,及后北婆罗洲被转手给阿尔弗雷德•登特(Alfred Dent),他在1881年成立了英国北婆罗洲临时协会有限公司(British North Borneo Provisional Association Ltd)。在1882年,英国北婆罗洲公司(British North Borneo Company)成立,以古达为公司总部。公元1883年总部迁往山打根。

沙巴于公元1881年开始被英国正式统治,直到1963年9月16日和砂拉越一起脱离英国统治, 并结合马来亚及新加坡组成马来西亚联邦。马来西亚政府每年向苏禄苏丹继承人支付五千三百令吉(约合1,600美元)作为租金。苏禄苏丹王国以此为据,声称仍然拥有沙巴主权。

再说,从1962年起,菲律宾开始索讨沙巴的主权,当时苏禄苏丹的继承者授权菲政府代表其谈判。亊实上,经过二百多年的变化,苏禄苏丹早已名存而实亡,其后裔宗室,也出现不同支脉,互争正统地位。目前入侵沙巴的拉惹莫达阿兹慕迪基兰,便是其中之一支脉也。他是苏禄苏丹贾马鲁基兰三世的弟弟(The brother of Sulu Sultan Jamalul Kiram III)。


事件的导因



这次事件的导因,据说与菲律宾政府去年与盘踞在菲律宾南部的反政府武装,即摩洛伊斯兰解放阵线”(MILF)签署和平框架协议有关。在该协议下,双方同意在菲律宾南部建立一个名为“邦萨摩洛”(Bangsamoro)的政治实体。而自称苏禄苏丹后裔的贾马鲁基兰三世认为,菲律宾南部地区包含了原来苏禄王朝的土地,而菲政府与摩洛伊斯兰解放阵线签署的和约,把他们排除在外,乃采取行动要索回土地,其中也包括沙巴在内,因此才有了武装分子登陆沙巴这件事。

菲律宾 “每日询问者报”引述苏禄苏丹王国的发言人的声明,指苏禄苏丹王国拥有一支十万五千人的卫队,菲国前总统艾斯特拉达(Joseph Ejercito Estrada)和阿罗约(Maria Gloria Macapagal-Arroyo)都承认他们的存在。闯境菲人当中,有一部份已是沙巴的永久居民,菲律宾外交部要求马来西亚当局确保这些人的权益。另一方面,菲国也呼吁其他相关人士“折返自己的家园”。



局势现况

菲律宾要求马来西亚当局延后4天,驱逐支持苏禄苏丹王室的菲籍武装份子,让双方都能有更充裕的时间促成此一事件的和平落幕。

众所周知,拉惹莫达阿兹慕迪基兰于2月11日率领百名随员,包括持高火力枪械的王室亲卫队,从菲国南部跨海登陆沙巴索讨“祖公地”,结果在沿海村庄被大马保安部队所包围,双方僵持已近2周,大马当局日前断绝了村庄的粮食和食水供应,并限他们在48小时内自动离境。

但苏禄苏丹王国苏丹贾马鲁基兰三世在菲律宾说,他们并未接到马来西亚的最后通牒。拉惹莫达阿兹慕迪基也坚称,“争议未解决之前誓不离开”,令外界担心事件最终会否以流血收场。菲国媒体报导,菲总统府希望苏丹贾马鲁基兰三亲赴沙巴,劝服他的弟弟拉惹莫达阿兹慕迪基率员返菲,但遭到苏丹贾马鲁基兰三世所拒绝。

菲国外交部长罗沙里欧(Albert del Rosario)表示,菲国外交部仍在努力劝服拉惹莫达阿兹慕迪基等人 “迅速、和平”地撤离沙巴,但双方还有一些歧见尚待化解,因此希望大马当局能延长驱逐期限。政治观察家认为,沙巴索地事件只是苏禄苏丹向菲律宾中央政府交涉政治利益的一种手段。

上述事件,也使到道地沙巴人回忆起28年前海盗登陆拿笃的事件,但比起当年的“腥风血雨”,此次亊件,并未引发恐慌,人民生活如常。28年前,即公元1985年9月23日下午,一批身穿军装的持械海盗在拿笃市区开鎗扫射,造成12人死及多人受伤事件,海盗于抢劫当地的标准渣打银行后,乘快艇逃之夭夭。如今,拿笃市面的情况则很平静。

据说,在谈判中苏禄苏丹的后裔,仅提出两项要求,即要求我国政府承认其为苏禄苏丹皇家军队,并且要求我国不要把苏禄苏丹后裔的沙巴人遣送返国。显然此举不被我方接受,要求对方立刻离开沙巴。

据警方透露,这批人相信是在拿笃海域的丹道海边(Pantai Tanduo)偷渡入境沙巴。入境后就居住在当地附近甘榜的小回教堂里,有时也在附近的住家寄宿。被侵入的地方有大约五十个民宅,但大多数居民己走避,情况受到控制,没有大马人民成为人质,也没有不好的事件发生,但无论如何,警方还是采取很谨慎的措施直至这班人马离开为止。

有沙巴本地记者前往距苏禄苏丹后裔登陸地奌甘邦丹道(沙哈拨17)40公里处之一小鎮访问,該小镇名称 “珍德瓦希”,發現居民生活如常,商店、金鋪、銀行照常營業,銀行内挤满排隊领取一马援助金的民众。鎮上岁有軍警人員出現,但民众並不因有武装份子登陆事件而显得紧张。他們深信入侵武装份子不会滥杀无辜,因為当地居民中,也有很多苏禄族群在内,彼等早與本地人祸患與共生活在一起。再者,距甘邦丹道约13公里沙哈拨16休闲渡假村的情况也是一样平静如常,风平浪静,人民作息丝毫不受影响。

据说,对苏禄人而言,他们并不承认苏丹贾玛鲁基兰的地位,但后者却获得了菲政府的承认。苏禄人本身承认的苏丹为苏丹依斯迈基兰(Sultan Ismail Kieran),而后者也已被他们加冕。据悉,“苏禄苏丹王朝皇家军队"已经同意离境及返回菲律宾,只是离开前要求会见一些“人物”。有关的人物被指就是苏丹依斯迈基兰。

据介绍,目前大马警方的特别行动组和狙击手已进入战略性地点布防,同时各层次谈判还在进行中。警察、军队和海事执法机构人员,目前仍遵循高层指示,以不希望发生任何流血事件为前提,高度戒备。

严正看待沙巴东海岸边防问题



此次苏禄苏丹军入侵亊件,在在暴露了沙巴海防上之缺失与弱奌。是时候了,当局应该严正看待沙巴东海岸的边防问题。过去,凡是有人指责沙巴东海岸边防松弛时,官员们总是说,沙巴海岸缐太长,防不胜防。但是在首次非法移民“皇委会” 的听証会上,就有非法移民供証说,他们从菲印乘搭船只来沙巴,在沙巴水域完全没有发现关卡及巡逻人员的检查,简直有如进入无人之境。而此次亊件,也正好印证了“皇委会” 上的供证。

尤有进者,沙巴加入马来西亚半个世纪,迄今东海岸四大城市之山打根、斗湖、拿笃、和仙本那,以及西海岸亚庇和古达等沿海城市。连一个像样的关卡设备都没有,50年来就这样让数百万不速之客,自由来去,甚至不必出示旅行证件。门户大开的结果,沙巴终于尝试到了苦果。国防部耗資数十亿购买的潜水艇和国防武器,为何不在防守海防及边防方面派上用场?这是每个大马公民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个问题。


http://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222205


229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2984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2-25 13:57:47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德利:我国军警有能力应对紧急事件 唯应加强情报网络和防范工作



【本报拿笃记者十七日讯】针对一组自称苏禄皇朝皇家军队的武装份子潜入本州水域登陆拿笃东谷区联邦垦殖区甘邦班道事件﹐沙巴进步党主席拿督斯里邦里玛杨德利深信我国军警有足够的防卫应对力量﹐把事件妥善解决以安民心。

拿督斯里邦里玛杨德利指出﹐在1997年他出任本州首席部长期间﹐我国军警曾进行过相关模拟演习﹐模拟事件是当时在拿笃东谷的一个甘邦被武装的外国份子入侵霸占﹐我国军警动员六百位海陆空三军部队﹐并出动空降伞突击部队抢救﹐一举把入侵份子攻克制服。

故此﹐拿督杨德利坚信﹐我国军警有足够的军力和经验克服类似事件﹐故此市民应放心和相信我国军警维安的能力。

拿督杨德利是昨晚返抵拿笃视事﹐接受媒体访问时如是披露﹐他相信事件不会拖太久很快会获得解决。

不过对于外国武装非法份子能够轻易入侵和登陆本区水域之事﹐显示我国情报网络的弱点﹐应严加关注﹐跟进时刻掌握最新的情报消息﹐在第一时间加强巡视和防范工作﹐确保人民的生命安全和维护地方上之安宁。

亚洲时报  18-2-2013




当今大马

耗巨资养军却不能捍卫国土 杨德利炮轰政府丢大马颜面

2013年2月19日 下午4点34分



沙巴进步党主席杨德利抨击军警未有果断行动,迅速解决菲律宾武装份子登陆拿笃东谷事件,曝露出布城没有保卫我国,特别是沙巴主权的政治意愿,进而导致马来西亚沦失国际信誉。

他指出,大马军力应有足够能力,迅速解决入侵本土的武装份子,应对外来军力侵犯国境的事件,惟如今面对区区百名武装份子入侵拿笃东谷,却拖延了数天之久而未能解决,让人难以理解及无法接受。

军力足可驱逐外敌



杨德利(左图)也是前沙巴首长,他发表文告披露,在其任首长的2年期间,曾经亲身见证1997年在拿笃东谷地域进行的军事演习,应对并驱逐大规模军事入侵事故的效率,因此相信我国军队有足够能力应付外军来犯。

“基于对我国军力的了解,我于日前公开表示人民应该对于大马军队有信心应付这次的百人武装份子入侵。”

他强调,来犯的无论是军队、阿布沙耶夫或是所谓的皇家军团根本不重要,因为现在是武装份子公开挑战马来西亚主权,并向我国最高元首宣战。

担忧失去政治权威

杨德利认为,我国军队在这起事件如同被区区百名武装份子嘲笑,归根究底是军队被拥有议程的政治人物绑手縳脚,难以施展保卫国土主权的能力。

他指出,国家耗资巨额进行军事培训、武器采购及增加军力,以应付被入侵的可能性,可是当发生事故时马来西亚所能够做的却仅此而已。

杨德利警告,倘若今次的入侵部队得幸逃脱,我国政府必需做好应付来日再有武装份子重施故计的侵略。

他认为,长久之势下,政府、军警及国防部将失去可信度及政治权威,后果不堪设想。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21775

229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2984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2-25 14:06:09 | 显示全部楼层
· steppenwolf-康華 ·

保護鄰國武裝份子的安全,還是沙巴拿篤子民的安全?

Friday, February 15, 2013
昨天提到在沙巴拿篤發生“逾百名菲籍武裝份子上岸棄械自首”的新聞,今天才在本地報章頭版頭條出現。

昨天就說覺得此事發生得太離奇,果然,不管我國總警長依斯邁奧馬、內長希山慕丁、防長阿末扎希或首相納吉的反應都好整以暇,一點都不緊張。

難道這些來自鄰國的武裝份子踏上我國領土,只是要來拜年嗎?

而且根據路透社引述來自菲律賓的消息,說這些人五天前就闖進來了,怎麼我國前天才發現?這樣的反應也太慢了吧!

這些人進出自如,如入無人之地,若是進來開槍打劫的話,拿篤居民只能自求多福了。

大家還記得1985年拿篤渣打銀行被打劫那回事嗎?

這30年來,我國的沿海治安好像一點都沒有改進呢!

去年年底也是在拿篤被擄的兩名大馬人,至今依然下落不明。

還說我國的治安不靖,只是個人印象而已?

這起事件,發生得太可疑,也太不真實,連當地居民也說生活照常一點都不擔心,你說奇怪不奇怪?

新聞內容也不斷演變,目前所知的至少有三個版本:

1. 原先的報導是:逾百名菲籍武裝份子在沙巴拿篤上岸并棄械自首。

2. 來自菲律賓官方消息卻稱這些人并沒有持械,而且他們闖進沙巴是因為獲得土地的承諾(they were unarmed Filipinos who had been promised land in Sabah)。

3. 總警長依斯邁則說,這些武裝分子自稱為“蘇祿王朝皇家軍隊”(Royal Sulu Sultanate Army)組織,他們要求大馬承認該軍隊地位,及不要把在沙巴的蘇祿子民遣返菲律賓。

不管哪個才是正確的版本,卻都疑點重重。

這些武裝份子一上岸就乖乖棄械自首?

大馬政府答應給他們土地?難道當年的「M計劃」又重演?這麼明目張膽?聽證會還未結束呢!

要我國承認他們的皇家軍隊組織?那關我國何事?應該叫菲律賓政府承認才對啊!

還要求“不要把在沙巴的蘇祿子民遣返菲律賓”?

這明明就是沖著非法移民皇委會說的嘛!

提到「蘇祿王朝」,讓我想起幾年前那位自封「蘇祿蘇丹」的阿克占事件。

大選在即,難道又有人想重施故技來恐嚇沙巴人民?

這位仁兄,據說也與當年的「M計劃」有關,但只被關了一下子又無事釋放。

這次,可會傳召他來問話?

這次事件,最奇怪的是,政府不是應該儘快把他們遣返菲律賓去才是嗎?但聽高官等人的意思,似乎要替他們解決他們的問題,這不是變成干涉鄰國國事了嗎?

讓我引述首相的一段話:

“大馬將竭盡所能,通過協商方式,確保這80至100名菲律賓人安全返回菲律賓南部,可說非常重要。”

言下之意,這些武裝份子處境非常危險,必須確保他們的安全。

天!首相竟然是要確保這些武裝份子的安全,而不是身為大馬公民的拿篤人的安全。

真是本末倒置、是非顛倒、黑白不分啊!

到底是拿篤居民面對危險,還是這些非法闖進我國海域的武裝份子呢?

早就該在第一時間把他們趕出我國海域,而不是幫他們解決他們的內政問題啊!

何以菲律賓也不當一回事,沒有提出抗議呢?


總之,如此荒謬事件,當局要謹慎處理才好,一旦處理不當,又要淪為國際笑柄。

http://steppenwolf-kanghwa.blogspot.com/2013/02/blog-post_15.html



州警足以與「蘇祿王朝皇家軍隊」對峙?

Monday, February 18, 2013
雖然不是很達意,這個時候,讓我想起了一句成語「前門拒虎,後門進狼」。

是不是很荒謬,一名澳洲上議員會對國家造成安全威脅?

那上百名鄰國武裝份子公然入侵我國領土,我國卻還要確保他們的安全?

今天報紙剛引述首長話說:與「蘇祿王朝皇家軍隊」的談判已經結束,將儘快把這批人士遣送回國。

談判真的結束了嗎?真的能夠把他們遣送回國嗎?

今天還在網路讀到這批軍人“將繼續留下來!”的報導呢!

我國警方/軍方下一步該怎麼做呢?還是繼續確保他們的安全嗎?

這幾天的報導,只能叫人愈讀愈憤怒。

我們的執法當局,真的這麼窩囊這麼無能嗎?

不明白的是,這麼一個“大件事”,爲什麽僅是由州警方來主導?對方是叛軍啊!

現在對方說要見的是我國“重要人物”呢!

這位“重要人物”,就是我國首相納吉。

上周,這些武裝份子入侵沙巴時,首相也在本州,據說他們就是為首相而來的。

原來本州海域這麼容易被侵,開始還說什麽有“三層防綫”,既有這重重防衛,這些武裝份子又如何潛入我國水域呢?

不止潛入我國水域,還能夠上岸并驅車入駐在拿篤聯土局墾殖區的範圍呢!

好吧,開始的100名,算是我國海陸軍警一時大意讓他們潛進來了,報導說後來這些人又增至了300多人,這後來的200多人,又如何能夠輕而易舉的登岸,再大搖大擺地入駐到聯土局墾殖區去呢?

今天的報導說,這批人已增加到400多人了!

驅逐不成也吧,怎麼人數更多了?


這些後續發展,我國的內長外長防長還有首相都欠沙巴漢尤其是拿篤居民一個合理明確詳細的交待。

當年敦馬是以“格殺勿論”(shooting on sight)對待越南難民,但對待這些菲南武裝份子,納吉可善待得很,連噓趕他們(shoo them away)都沒有呢!

來自菲國的官方消息,原先報告這些人闖進沙巴,是因為獲得撥地的承諾。

如果消息來源可靠,那也不出奇,否則這些人為何一上岸就直驅并駐紮在聯土局範圍?

如今說什麽也不肯離開,軍警方能奈他們何?

首長冀望民眾不要輕信網絡流言。

若不要民眾聽信“謠言”,那就告訴民眾真相吧!

高官口口聲聲說要與對方進行談判,究竟要談判什麽呢?

對方是強侵并霸佔了我國領土,還威脅我國不可把本州的非法遣送回國,我國竟然還對他們唯唯諾諾,這是我國的外交方式嗎?

對原該為大馬人民保家衛國的執法單位們,還能對他們保持信心和希望嗎?

說到聯土局墾殖區,記得數年前興建煤電廠的爭議嗎?

最後,首相決議將煤電廠就建在拿篤這聯土局墾殖區的範圍內,他的理由是,“因為墾殖區是屬於聯邦的土地,那些反對者再也沒有理由反對”。

當年,州政府是將該區割讓給聯土局墾殖民去進行發展,可不是割給聯邦政府啊!

身為首相,竟然連聯土局和聯邦政府都分不清嗎?

今次,何以這些鄰國武裝份子一上岸就一路通行無阻直往聯土局墾殖區?當中肯定大有文章。

如今這些人已經拒絕離開,那我們是否就“名正言順”撥地給他們“自力更生”呢?

這幾天的新聞,還讀到很好笑的談話。

當被問起有人聽到槍聲時,州警察總監韓查說:可能是有甘榜居民在打獵而被人聽錯了吧!

他還說:“警方一旦人手足够,馬上就會驅趕他們出境,不過最近海浪很大,因此離境行動會延遲。”

哈?已經一個星期了,警方還無法調動足夠人手過來?軍警的行動也太遲鈍了吧!

如果是戰爭,我們恐怕早已淪陷,全軍覆沒了!

而且,驅逐行動還要看海浪?我們為對方設想得太周到了吧。

這可是國家大事,為何我們的聯邦與州領袖對此如事不關己,至今皆噤若寒蟬呢?

http://steppenwolf-kanghwa.blogspot.com/2013/02/blog-post_18.html



「蘇祿王朝」是阿克占事件的翻版?

Tuesday, February 19, 2013
怒氣未消。

我很好奇,蘇祿王朝其實早已滅亡,爲什麽至今還時不時聽到有自稱蘇祿蘇丹或後裔的報導?

前年在亞庇里卡士自封蘇丹的阿克占仁兄即是一個例子。

如今又冒出這位叫Sultan Jamalul Kiram III的仁兄,他是貨真價實的蘇祿蘇丹嗎?

若是,阿克占仁兄豈非冒牌貨?爲什麽這位正牌蘇丹當時沒有提出抗議?

若非冒牌貨,自封蘇丹的阿克占現在是否應該站出來,證明他才是真貨?

抱歉,發現我的博文出現太多問號了,因為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太撲朔迷離,有太多的不解有太多的疑問了。

已經駐紮在拿篤聯土局Tambisan墾殖區的「蘇祿王朝皇家軍隊」,至今依然不願離去,因為他們聲稱那里才是他們的祖傳土地,爲什麽要離去?

「蘇祿王朝皇家軍隊」的首領叫Radjah Mudah Ajbimuddin Kiram,他是蘇祿蘇丹Jamalul Kiram的弟弟。

不可思議的是,他曾在70年代馬士達華當首長的時期,曾在古達當過副縣長(ADO)!

既然如此,他應該也是當年沙統的重要成員之一,沙統解散之後,他有沒有加入巫統?那就不得而知了。

還是之後他就“變節”回蘇祿去投靠他的蘇丹胞兄?

這些人出入本州來去自如,可能許多已持有大馬卡也說不定。

如果這樣,做戲的成份是不是很高,尤其是際此皇委會還在進行調查期間?


這是我一開始就有的懷疑。

我甚至相信,這是阿克占事件的翻版。

但若是做戲,不怕弄假成真嗎?就好像現在這些「蘇祿皇軍」已得寸進尺,拒絕撤離回國那樣?

為何我們的州領袖還有聯邦領袖們似乎都不當它一回事?


半島報章也未把它當頭條新聞來處理,那不是很古怪嗎?

午間在TV2新聞聽到內長希山的訪談。

如果他的談話足以代表政府立場,那就可見政府根本就不重視此次事件的嚴重性。

還是對我們的部長來說,它根本就不嚴重?

希山說:這些人不是什麽武裝分子或暴徒,他們看上去又老又營養不良,所以我們必須理智的處理,以避免發生流血事件(大意)。

你看,我們顧慮這些人的福利,多過保護拿篤百姓的安危。

他沒有解釋的是,首先,這些人是如何闖進來的?難道忘了他們是非法闖入我國海域,又非法霸佔我國土地?

或者,這個問題,應該由防長阿末扎希來回答?


難道我們的海軍沒有在那裡巡邏,才讓這些人膽大包天,好像有人接應,一船又一船地入侵我國海域?

事件發生後,也未聞當局增派執法成員來加強當地保安,卻說沙巴海岸線太長。

的而且確,報導說派到拿篤去的是「普通任務部隊」成員,從圖片看到的也只是三三兩兩結隊,一旦這「蘇祿王朝皇家軍隊」400成員傾巢而出,這些「普通任務部隊」成員可有抵禦能力?

還是大家都不當真,所以低估對方實力?

拿百姓的安危來當賭注,若把國家也賭掉,這場注,也下得太冒險吧!

http://steppenwolf-kanghwa.blogspot.com/2013/02/blog-post_19.htm




不到最後關頭,絕不輕言戰鬥

February 20, 2013
如果從年初一算起,「蘇祿皇軍」入侵事件今天已進入第10天。

若從事件曝光算起,至今也有整整一個禮拜了。

昨天在TV2聽到內長訪談,今天在報紙讀到跟進報導,原來他過來了本州。

內長慈悲。他說要給對方足夠空間以尋求最佳方案,確保不會導致任何不快,如流血及人命喪失事件發生。

他數次提及某特定單位,希望這單位“能夠理智的協助”,及“不要將我們逼得太緊”。

不覺得他話中有玄機嗎?這某特定單位來自哪裡?是我方還是敵方?

爲什麽這麼神秘?然後又叫大家不要揣測或聽信任何謡言?

人民無法獲取正確訊息,自然會揣測或聽信謡言啊!

高官只叫人不要驚慌不要猜測,十天來,未見事情有任何進展,從報導看來,對方完全占了上風,這就難免讓人質疑我國危機處理的能力。

我方的顧慮是什麽?是否就是內長口中的「特定單位」?
因為被怪責捍衛國土不力,連警方也生氣了,說“我們知道我們在做什麽”。

問題是,我們不知道原該保衛人民安全的執法單位究竟在幹什麼啊!

錯也不在警方,既然對方是「蘇祿王朝皇家軍隊」,那我方是不是也應該由Angkatan Tentera Malaysia出馬?

這麼多天了,如果是無需人民擔憂的“小事”一件,爲什麽至今仍然無法解決?

我方完全處於被動狀態,卻還要處處為對方著想,太離譜了吧!

這10天來,未見到任何一位朝野領袖正視這件事的嚴重性,今天才看到杰菲里說重話,說是國陣在自導自演,以恐嚇人民投選國陣。

是的,十天,事情也拖得太久了吧!

杰菲里就是百林的胞弟,由於在野,他比百林更敢說話。

如果這真的是一齣自導自演的戲的話,覺得導演者也未必能得償所願,因為這只會增添人民的反感,人民,尤其是州民,會那麼容易被恐嚇嗎?未必。

別忘了過去的九年鐘擺效應。
其實,說什麽都沒用,還是用行動來證明我們是認真的吧!

這是我們的國家,這是我們的土地,爲什麽我們卻表現得那麼無助?

爲什麽我們的主權,好像到了對方手上?

我們還能期望甚麼?

這個時候,讓我想起這段歌詞:沉默不是懦弱,忍耐不是麻木....不到最後關頭,絕不輕言戰鬥....。

是的,我們不是懦弱也不是麻木,我們只是要確保對方安全,不要有人命傷亡事件發生。




「蘇祿王朝」有多少位蘇丹?

February 21, 2013

政府不告訴人民真相,情形就變成這樣,你不能阻止人民聽信和散播謠言。

人民有知情權。

當政府的托詞無法說服於民,人民不再相信官方新聞的時候,仔細想想,真正製造恐慌及混亂的始作俑者是誰?

蘇祿王朝今不在,但仍有報導說,我國每年都支付7000比索(還是馬幣?)給蘇祿蘇丹,作為沙巴土地的租金。

關於這點,不管是沙巴或聯邦政府都沒有否認過。

但我很懷疑,就算之前有這回事的話,隨著蘇祿王朝滅亡,政府還需要還這筆錢嗎?

而且,既然王朝不在,這租金要還給誰?

繼續還租給對方,不就等於承認對方是沙巴的合法主人嗎?

一直以來,都有自稱為蘇祿蘇丹或其後裔的人,欲向本州或我國“索土”或“索賠”。

自封蘇丹者,不止阿克占一人。
在阿克占之前,好像是4、5年前吧,不也有人上報說他是蘇祿蘇丹,要求政府將沙巴歸還給他嗎?

忘了這位仁兄的名字,只記得後來他改口說,不歸還領土也可以,政府只要給他一筆賠償金就可以了。

說到底就是要錢而已啦。

政府當然不理睬他,後來他也就銷聲匿跡了。

然後,也有人以蘇祿蘇丹名義到處賜封「拿督」勛銜賺錢。

所以這位Sultan Jamalul Kiram III到底是不是正牌貨?沒有人知道,要如何證明?

若說皇帝有個相貌可看,這位仁兄倒長得很普通,看不出有任何「王者」之相或「蘇丹」相。

「蘇祿王朝」有多少位蘇丹?誰真誰假,沒有人知道。

今天在報上,突然又跑出一個也自稱是「蘇丹」的人。
這人叫Abdul Rajak Aliuddin。他說他是北婆羅州的第六任蘇丹,他的家族才是蘇祿王朝在沙巴的合法繼承人,除了他,其他人無權索取沙巴領土。

他還出示一張「Kerajaan Borneo Utara」卡,證明他是合法的北婆蘇丹。

北婆羅州就是現在的沙巴。

此人看上去也非常正常,不像是胡言亂語的人。

其實,他也不是“突然”間冒出來的。

2009年,也是在拿篤,發生一宗示威及焚燒沙巴州旗事件,涉及者有12人,其中一人就是這位Abdul Rajak。

當時他就自稱是北婆蘇丹了,但沒有人把他的話當真。

他對那些闖入拿篤的武裝分子非常不滿,說他們沒有權力向沙巴索土,因為只有「北婆蘇丹王朝」才有沙巴的管轄權和擁有權。

這位仁兄言之鑿鑿,看來一場王朝“內鬥”將隨時引爆。
不止如此,今天《辣手網》刊登一篇文章,說這宗蘇丹皇軍入侵沙巴事件,其實有我國政治人物涉及其中。

當然這也不是什麽新聞,一開始,大家本來就不當它一回事,認為那只是一場政治把戲,若非針對非法移民皇委會的調查,就是想攪亂來屆大選。

前天,內長說了一段相當耐人尋味的話,要求「特定單位」理智的協助,不要逼得太緊。

那是什麽意思?

這個「特定單位」,是否就是此次「蘇丹王朝皇家軍隊」入侵拿篤的幕後策劃人?

http://www.laksou.com/News.do?doNews=viewPoliticNewsDetail&id=22900




眼巴巴看著外人侵佔這塊土地

February 22, 2013
不知不覺,連續寫了五篇「蘇祿王朝皇家軍隊」入侵我土的文字,一個星期又過去了,但,未看到有任何進展,也未有解決的跡象。

首長在副首長百林的陪同到拿篤實地聽取匯報後,也只能說希望這些武裝分子回去,然後就指責反對黨想借此撈取政治資本。

唉,請不要離題好不好!

這些人已經聲明不會回去了,他們認為這裡就是他們的家園,他們回來取回他們的土地,何錯之有?

這是他們的說詞。事實是怎樣?那就要看回歷史,不是如此搶奪霸佔就可以得逞。

請用文明的方式好不好?

對方蠻狠無理,但我方還是苦口婆心,勸對方和平撤離。

我們顧忌什麽呢?

報導說:“今日浮現種種跡象,顯示可能在本週末獲得和平解決。”

這只是我方的一面之詞,對方同意了嗎?
不知道,人民完全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麽事,只能憑空想像。

上周不也說談判結束,將儘快把這些人遣送回國嗎?

轉眼過了一個星期,他們好像一點離去的意願都沒有呢!

雖嫌太遲,倒是看到菲方採取積極行動。

報導說,菲方在蘇祿海域派出了六艘軍艦,以防止其他蘇祿武裝分子入侵沙巴領土。

我方採取了什麽防範行動呢?

報紙沒有報導,可能是爲了保安理由吧?

我們的海陸空軍還有警方,卻顯得那麼手足無措,至少從此次事件發生給人民的印象是如此。

對方已經死賴不走了,與其僅是確保他們的安全,我們不能更改策略,採取強硬的行動驅趕他們嗎?爲什麽我們好像變得婆婆媽媽的?
我們的潛水艇還安然停泊在Sepangar,還是已經到了拿篤海域呢?

如果菲方能夠出動六艘軍艦以防止這些人潛入我國海域,我們還能以“海岸綫太長”做為他們成功登上我國領土的理由嗎?

菲律賓並不認同這些武裝分子的做法。

阿奎諾總統說:如果你們用武器,對方也只能以同樣的方式來回應。

我們的首相,大概因來屆大選在忙吧,上周說過要確保這些人的安全後,就好像把整件事情忘記了。

沙巴不是聯邦的定存嗎?難道就眼巴巴看著外人侵佔這塊定存?


229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2984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2-25 14:07:1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百名菲国人闯拿笃案变罗生门 菲军官称闯入者获承诺沙土地

2013年2月14日 晚上8点14分



近百名菲律宾人两天前闯入沙巴州拿笃海域引起关注,但大马与菲律宾针对此事的说法却出现罗生门。

大马政府指控,这些菲律宾都怀疑是菲南的武装分子,并表示执法单位已将他们包围。

不过,菲律宾军方却声称,这些人士并没持械,并已获得承诺在沙巴拿到土地。

通过协商遣返回国



《马新社》报道,首相纳吉(右图)表示,大马将竭尽所能,包括通过协商的方式,解决这些菲律宾人闯入拿笃的课题,以避免发生流血冲突。

他今日在沙巴吧巴与居民交流时强调,沙巴东海岸的情况受到控制,而通过协商方式,确保这80至100名菲律宾人安全返回菲律宾南部,可说是非常重要。

“这是我们想要的(结果),因为他们在这里也有亲人,所以我们不要有人丢命,为此,我们要求他们和平地离开。”

纳吉指出,警方形成第一圈(bulatan)围住上述区域,而军方则形成第二圈。

“就武力而言,我们的武力足以制服他们,但政府选择与他们协商,好让他们和平地返回菲律宾南部。”

近乎完成鉴定身份

询及我国的保安部队是否已鉴定此组织的身分,纳吉说,“我们近乎完成鉴定。”

“就让警方跟他们协商,但愿达致成果和成功,因为他们没地方可去,他们已被包围……他们没有选择,必需寻找解决方案。”

询及此组织是否有武器,纳吉指出,警方已掌握情报,并希望各方不要做出揣测。

“我们不要透露内部资料……就让警方在不受任何人干扰的情况下工作,重要的是,我们达成目标,而此事能在没发生流血冲突下解决。”

无法全面驻守海域

针对我国水域的安全问题,特别是沙巴东海岸,纳吉说:“大马海域非常广阔,重要的是,我们能迅速的掌握情报。”

“我们包围他们,当他们被包围,他们无法去哪里,我们必须知道,我们的海域广阔,我们无法24小时都驻守在每一地点。”

他补充,大马政府已通知菲律宾政府此事。

内长证实正在谈判



另外,《法新社》报道,内政部长希山慕丁(左图)说,我国保安单位正与这些菲律宾人谈判。

虽然他表示,没有大马人被挟持成为人质,但却拒绝证实这些菲律宾人是来自该国南部。

不过,询及菲律宾方面有无涉及谈判时,他说,“当然,他们必须参与这个行动。”

疑是菲南分裂派系

大马警方发文告指出,目前情况受到控制,但没说明这些菲律宾人是否同意投降。

一名来自大马政府的高阶消息人士告诉《法新社》,这些持械的菲律宾人或是该国棉兰老岛穆斯林反叛军分裂而出的派系,因为他们不满菲律宾政府近日与该反叛军达成和平协议一事。

警方消息昨日也声称,这些菲律宾人身穿军队迷彩制服,并且持有武器。

菲军官坚称没持械

尽管如此,一名要求匿名的菲律宾资深军官却驳斥大马政府的说法,坚称这些菲律宾人并未持有武器,并且获得承诺在沙巴州拿到土地。

他告诉《法新社》,这些人是出席一场关于土地的会面,并引起大马当局的注意。

“我们知道这些人在5天前到那儿,他们大多数是来自邻近的岛屿。他们有些人已在沙巴居住多时,在越境时一般而言都不会碰到问题。”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21413




指沙巴东海岸军警编员不足 行动党轰政府无能保卫疆土

2013年2月16日 傍晚7点15分

沙巴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陈泓缣抨击,近百名疑持械的菲律宾人非法闯入拿笃垦殖民区事件显示国阵政府无力保卫疆土,置人民的安全于不顾。

陈泓缣今天发表文告表示,事件发生已过去数日,然而警方和军方却始终没有向人民交代,“为什么他们可以轻易地进入沙巴海域,甚至持械登陆”。

他指出,根据官方的说法,我国军方已经包围有关地区,并牢牢掌控局势,但政府却将他们轻易登陆的肇因归咎于沙巴的海岸线过长,这是极度荒唐的解释。

他认为,沙巴的海岸线过长固然是事实,但军警在拿笃海域就有超过数十多个驻守站,并驻有海军和海警把关,鉴此,这起事故除了证明了军警把关无力,也证明了我国的疆土防卫应对机制疲弱,三个月前在拿笃发生的掳人案就是其中一个铁证。

陈泓缣引述2012年第三季的选民册数据显示,若以缺席或邮寄选票当中的军警票来推算沙巴州的军警人数,实际上沙巴州东海岸的军警编员是不足够的,在东海岸的国会议席如山打根、三脚石、诗南、仙本那、京那巴当岸、比鲁兰等,军人数量大约有2000人,而警察的数量不到3000人。

“更甚的是,发生事情的拿笃镇属于诗南区,当地居然没有军人,仅有区区的1000名警察,由此推测,即使拿笃海域有无数的驻守站,也远远不足以边防海域,更遑论阻挡外人入侵。”

官方说法与菲军方有出入

此外,陈泓缣也质疑菲律宾军方与我国官方说法有出入。

他表示,根据《法新社》报道菲律宾军方的说法,这群人大多数来自邻近的岛屿,有些甚至已经在沙巴居住,而他们来这里的目的是获得承诺在沙巴州拿到土地。同时,菲军也强调,这群人一般上出入沙巴是不会遇到问题的。

陈泓缣认为,两者的说法有出入,证明了此事背后并不简单。

“日前召开的皇委会也证实了菲南叛军的摩洛哥解放部队军员也能够获得身份证,恐怕此一百人不仅仅获得承诺得到土地,有的甚至有身份证也不奇怪。”

质疑对闯入者异常地温和

陈泓缣说,政府在对付闯入者异常地温和,甚至还要透过交涉和谈判,和平地运送他们离国,他们甚至持有危险武器,尚且能得到政府的温和对待。

“然而,那些寻求庇护的难民却遭到政府的粗鲁对待,甚至阻止合法入境的澳洲国会议员尼克色诺芬进入我国,这不是双重标准吗?”

他炮轰国阵政府的无能,已经让沙巴州千疮百孔,不仅默许了数以百万计的非法移民涌入沙巴,给予身份证和居留证,如今就连邻国叛军都能够进出沙巴自如,这是沙巴乃至马来西亚人民不能容忍的。

“国阵联邦和州政府必须向广大国民交代此事,为其无能向人民道歉!”



军人与警察选民统计
国会议席
军人选民
警察选民
P167 Kudat
0
456
P168 Kota Marudu
0
101
P169 Kota Belud
74
151
P170 Tuaran
0
104
P171 Sepanggar
1967
11
P172 Kota Kinabalu
242
867
P173 Putatan
3488
37
P174 Penampang
37
1173
P175 Papar
0
838
P176 Kimanis
0
16
P177 Beaufort
0
170
P178 Sipitang
0
107
P179 Ranau
0
136
P180 Keningau
0
185
P181 Tenom
0
131
P182 Pensiangan
0
10
P183 Beluran
0
126
P184 Libaran
609
0
P185 Batu Sapi
975
1065
P186 Sandakan
10
298
P187 Kinabatangan
0
100
P188 Silam (Lahad Datu)
0
989
P189 Semporna
400
497
P190 Tawau
22
0
P191 Kelabakan
1499
1048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21539

229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2984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2-25 14:08:08 | 显示全部楼层
强硬遣返菲武装份子 保卫沙巴无谈判余地


警方目前正着手处理潜入沙巴拿笃自称为“苏禄王朝皇家军队”的菲籍武装份子遣返回国的程序,矢言保障沙巴安全。图为军警设路障检查路过车辆及巴士。

(本报亚庇16日讯)武吉阿曼内部安全及公共秩序总监拿督沙烈末拉昔今天声明,警方与自称为菲南“苏禄王朝皇家军队”没有谈判的余地,并称为了本州安全,誓必在短期内遣返这批武装份子。
自称苏禄王朝皇家军

沙烈今天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警方目前正着手将潜入拿笃自称为“苏禄王朝皇家军队”的菲籍人士遣返回国的程序,并再三强调,为了保障沙巴州的安全,会尽快一一将他们遣返回国。

他坚称警方并没与他们谈判,也没“招呼(理会)”他们所提出的条件,因目前保障沙巴州安全是首要任务。

沙烈是今天在杰西顿岬为安全运动二主持推介礼后,针对百名以“苏禄王朝皇家军队”自居的组织潜入拿笃的事件,这么表示。

该组织要求大马政府承认该“军队”地位,以及勿把沙巴的苏禄子民遣返菲律宾。
大马军警已控制局势

无论如何,沙烈强调,警方有足够的人力控制整个局势,相信遣返行动能够顺利进行。

被问到会局部或集体遣返的问题,沙烈披露,这需视情况而定,包括天气和海浪的变化。

在回答一项问题时,他也表示没有看到如这批人士所言般菲南有发生战乱的情况。
沙警总监:遣返马尼拉

另一边厢,州警察总监拿督韩查泰益也强调,这批菲人以非法途径进入本州领土,所以根本没有资格提出条件。

“他们在我国的领土上,他们没有资格提出条件,我也劝请他们要提条件必须返回菲国,再以恰当的管道发言。”

因此,韩查强调,为了保障沙巴的安全,唯有将他们遣返马尼拉。

http://www.seehua.com/node/66678



我方海陆空齐戒备组成封锁线 重重包围武装份子占据地 今举行另一回合谈判

2013-02-16 02:37:09


持着真枪实弹的普通任务部队小组在关卡附近巡逻,背景为苏禄皇家军队所占据的甘邦。

(本报拿笃15日讯)在获得联邦垦殖区(Felda)后备警察的投报后,此间普通任务部队人员已陆续调遣前往沙哈拔17甘邦Tanduo一带,并在发现非我国武装部队的踪影及有所逮捕后,驻守当地的该部队人员已增加至300人。

虽然陆军部队于前日加入防范阵容,持着轻型与重型枪械的普通任务部队人员仍旧站在第一防线,以代号为“Dayak行动”把该地面积20公里范围内重重包围,在附近棕油芭场内派员封锁所有出入口,并在每个出入口附近隐蔽处安置多名狙击枪手和重型机关枪小组“守关”,军方则在不远处设立第二防线。

在海防方面,海事执法单位(Maritime)调派一架飞机前来,与空警的直升机一同轮流执行空中巡逻。与此同时,该单位也由斗湖派来巡逻船艇加入拿笃水警、普通任务部队海事巡逻组等的海域封锁行动。

本地媒体企图近距离接触由苏禄苏丹王子Raja Muda Azim Muddin Kiram @ Galus 所领导的300名苏禄皇家军队占据的上述甘邦,但却被普通任务部队挡住,仅可在距离2.5公里远处遥望所被占据的甘邦。

当时在现场执行监督封锁任务的第二指挥官Kamarul Bahrin B。Mohamad助理总监普通任务部队第17营拿笃指挥官莫哈默佛警监立即禁止媒体进入封锁地,同时拒绝透露任何消息,并在请示了其上司后只允许媒体拍摄出入口严防情况。

“你们所看到的只是其中小部分队员,其他队员则深藏在出入口的隐蔽处,我们不允许他们(苏禄苏丹皇家军队)通关,我们接到的命令是若有硬闯者则将开火阻止之,因此必执行之。”

据他指出,在封锁所有出入口后确实是有该皇家军队成员企图过关买粮食,而普通任务部队人员也有逮捕了他们查办,但他没有透露被逮捕的人数。

约在中午12时30分左右,参与谈判的警察政治部高层抵达此关卡,在见到媒体后只礼貌的微笑向媒体打招呼,对自今早9时始至中午12时结束的谈判内容只字不提。

在休闲片刻后指示其人员把粮食和清洁水往苏丹皇家军队所占据的据点发送,显然谈判有明朗化和仍有和平解决此事件的空间。

据普通任务部队情报显示,这批王子亲自领导的苏禄苏丹皇家军队在9日登陆上址后占据了靠海的Lama回教堂,并在其左右两翼占据民宅充作防塞,以保护其身穿类似阿拉伯人衣服的白色长袍之王子,随行者包括数名女随从,以负责王子和军队成员的饮食。

消息亦指出,昨晚仍陆续有军队自菲律宾Sibutu岛上岸,令在该甘邦的皇家军队人力由较早时的100人增加至估计300人,这增幅度相信是与苏禄苏丹Kiram三世预料将会前来出席明早(16日)6时在上述回教堂内举行的另一轮与我国代表的谈判有关,以加强保护彼等苏丹和王子的安全。

随着这发展,所有焦点将会落在明早的谈判结果。


普通任务部队狙击神枪手在关卡待命执行任务。

http://www.asiatimes.com.my/news.php?newsid=47011



农夫弟弟夜深猛敲大门高喊 “阿布沙耶夫入侵”

2013-02-16 02:34:47


Ben:「我看到苏禄王子取出类似这般大类似地契的文件出示予我国代表。」

(本报拿笃15日讯)距离此间估计170公里的甘邦Tanduo在上周六凌晨2时被苏禄苏丹皇家军团“入侵”时,正当入梦的农夫Ben Hamid被其弟弟猛敲大门和高喊“阿布沙亚夫入侵”而惊吓,慌忙携带太太和12名孩子漏液逃跑。

他当时告诉其家人和弟弟,若登岸者真是阿布沙亚夫,则他们将会“完蛋了”,随即逃命。

半途中碰上了这批18人的全副武装军团,持着M16和14来福枪和45口径配枪。对方告知并无恶意,只因船只出现状况,无奈只好登陆,村民见状闻之,安心返回各自村屋。

这批军团逗留该地,成员当中较后也到附近村屋小店以菲律宾钱币购买粮食,Ben见状善意献上其粮食予军团,因此结下了与军团的良好关系,也令他在日后于我国政府高层和苏禄苏丹皇家军团进行谈判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日子一久该军团又有成员陆续抵达,并加入其中,在短短三日其人数增至80人,该甘邦15家庭约80人日渐担忧,因此决定离开。

“我和家人见大家都相续离开也就决定跟之,在欲离开时其中一名皇家军团成员以马来语问我为何离开,我回答说有要事要办,同时孩子们也须上学,因此离开了该甘邦,暂时居住在丹绒拉必安一带。”

现年47岁的Ben在今午于Tanjung Labian接受访问时说,他不想当地发生任何不愉快的事件,因此在我国政府高层和警方要求下欣然充当中间人,以安排和带领我国代表到该甘邦会见苏禄苏丹王子Raja Muda Azim Muddin Kiram @ Galus和举行谈判。

“我相信他们武装只是为了保护王子,因为王子计划到亚庇和政府进行谈判,而今早谈判由上午9时始至中午12时,是自上周六以来的第2次,双方以英语进行谈判,虽然我不懂,但我看到王子拿出了地契,因此相信与索回在沙巴的苏禄皇朝土地有关。”

当询及此事的发生对彼等所构成的不便时,他说他暂时无法回到其农地耕农和收割,这会对他和家人造成经济上的损失,加重彼等生活负担。

如今这批苏禄皇家军团和马来西亚保安部队“对立”进入了第4天,他希望双方能圆满和平的解决有关问题,以让他们能尽快恢复正常的生活。

由于我国保安部队封锁上址附近海域,当地渔夫亦不敢出海捕鱼,只见许多船只停泊在海滩上。

http://www.asiatimes.com.my/news.php?newsid=47009






自称“苏禄王朝皇家军队”的百名武装份子,其中一名领袖竟是曾在沙州古达县议会任高职的人士。

根据《婆罗洲内幕者》揭露,该名代表武装份子与大马谈判的领袖,名为拉惹慕达阿比慕丁 (Rajah Mudah Agbimuddin Kiram),他曾在沙州前首长敦慕斯达化年代,出任古达县议会高级官员,并且口操流利英语。

据悉,阿比慕丁在与大马代表谈判时,也曾经与一名从西马飞抵该处的苏丹亲属,然而,阿比慕丁表明,他们的立场的坚定,即表明沙巴是苏禄王朝的领土。

目前,大马已表明,不会再与相关武装份子谈判,也不会在此事件上妥协,并将会展开驱逐行动。有关武装份子自周二起登陆沙州拿笃后,便引起我国的国安隐忧。

早前,另有消息传出,将会有多达1万名武装份子登陆沙巴州拿笃,而阿比慕丁则声称,他们在拿笃一带拥有300人。

之前根据该网站的报道称,这次的事件或有“外力”在策划,然而,有关消息却未获证实。目前,大批大马的军警人员已入驻武装份子所处的Kampung Tanduo。

229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2984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2-25 16:02:06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大批军警入驻拿笃气氛紧张 市民担惊受怕不敢夜晚出门

2013年2月22日 上午11点54分



菲律宾武装分子登陆沙巴州拿笃已经超过一周,大批军警人员入驻拿笃,气氛紧张。虽然部分市民如常生活,但许多人显得相当担心,入夜后不敢再出门,也暂停把孩子送到幼儿园上学。

根据拿笃的市民,随着菲律宾武装分子闯入当地后,许多军车就沿着Silabukan路开往现场。

军人持枪巡察



市民也发现,军人持枪在市内徒步巡察,而警用直升机则在上空盘旋视察。此外,警方也在市内好几个地方,特别是Silabukan路检查来往人士。

Silabukan路涵盖了巴卡比(Bakapit)、东谷(Tungku)与一个垦殖区。这些地方的学校已经关闭,军队也在垦殖区内驻守。

《当今大马》公民记者访问拿笃居民,发现当地人有不同的反应,一些认为局势紧张,一些则如常生活。

部分商店关闭



居民布里查(Prichard Jimmy)表示,虽然本地出现许多军人巡察,但情况还是如常,许多商店仍有开店营业。

“这里的情况如常,许多商店仍有营业。不过,也有一些商店关闭了。居民没有什么恐慌,因为他们知道执法单位正在严密检查。”

“许多直升机来往东谷巡察。无论如何,我不敢夜晚出门,担心会被抓走。”

布里查补充,除了Silabukan路一带的居民外,其他人都已经避免使用这条路。

华裔离开市区



另一名居民尼哈(Nihal Singh)证实,当地许多商店已经暂时停止营业。

他说,许多居民特别是华裔,已经离开了拿笃市区。

“许多来自半岛的华人已经离开市区。可能他们去其他城市,也有可能返回半岛。”

“此外,一些人也不再把孩子送到幼儿园,包括我在内。”

当地人怕上班



居民安东尼(Anthony Teo)表示,他曾看到许多军车开往Sahabat垦殖区,这一幕予他一种局势紧张的感觉。

不过,在Sahabat垦殖区,却是不同的情况。当地人虽然生活如常,但自从事故发生后,这里变得比往常寂静。

当地一名银行员工表示,这样的气氛让他感到害怕,不是很乐意到当地上班。

他的担心并非毫无原因,因为事发地点距离其上班地点只有16公里之遥。

不愿具名的他说道,官方目前发表的声明,并没反映出事实。

危险武装分子



一名居住在Silabukan路的居民也说,他们这一带出现了许多军车。

“直升机也不断在上空盘旋,而马路则显得寂静。这里的气氛紧张,让人害怕。”

当地居民流传,闯入拿笃的武装分子,是菲律宾的阿布沙耶夫(Abu Sayaff)分子,已经上了岁数。

根据《维基百科》,阿布沙耶夫是东南亚一个由伊斯兰恐怖分子所组成的摩洛人分离主义组织,其势力范围包括菲律宾南部岛屿,曾与菲律宾军方发生多次小规模冲突。该组织颇为极端和危险,曾绑架多名外国游客。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22033






一位70岁老者的沙巴回忆录>>

70年代初的沙巴,百废待兴物资缺乏,从海运货物运到陆路,是需要庞大的人力和交通工具,道路的建设,成为了当时首要的蓝图。

从半岛来到了这片正待开发的州属,身负督工的他,正所谓责任重大。
70年代中期建路是需要大量的劳工,当时菲利宾非法劳工大量地涌进沙巴,从他的口述,菲利宾族群观念观非常的强烈,当时为了让工程顺利的进行,不能只请单一菲利宾族群,因担忧会提高身价对公司谈判,所以在他管制的手下就分成了几派的非法劳工。

居留证对当时而言,五百块就能手到拿来,但对于非法外劳来说,一天三块钱的工资,500元实在是个大负担。

非法逗留,执法者当然不能手软,于是大量的捕抓,然后把他们遣送回国,躲得过的,就努力赚钱申请居留证,因当时有准证者在沙巴逗留超过一年,即可轻易申请公民权。至于那些被遣送回国的外劳,原来另有故事,执法者给他们两条路,一条回国,一条留下当免费劳工负责开芭三年,三年期满即可获得蓝登记公民权。

愿意留下的难计其数,免费开芭,但承包商工资还是一样的支付,至于钱进入了谁的口袋?各位看官就各自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吧!...

公路建设都由菲利宾劳工包办,身为督工的他,在80年代初,巡视了几个有相当长度的大道地点,发觉到菲利宾劳工不辛其苦的把路面宽度延伸三倍,这和蓝图有很大的出入,在百思不得其解当下,于是就问了当中一位菲利宾族派管工,那时管工以开玩笑的口吻说道:你不觉得像飞机降落的跑道吗?...

今天有缘得听老者口述,他叹了口气担忧地说:看到了今日沙巴拿篤的新闻,让他联想起当时菲利宾劳工不计工资地把大道宽度加宽,在他的耳边,隐隐约约地响起了当时管工的声音...."飞机降落跑道"。。

kok magatron 整理





武装份子入侵拿笃事件现阴谋论 传政治人物涉安排,涉政治献金

21/02/2013 11:04                                    

特别报道! 自称“苏禄王朝皇家军队”的武装份子入侵沙州拿笃,事件上演迄今已超过一星期,坊间也开始有种种传闻,而最新传闻则是有我国政治人物涉及其中,包括涉及政治献金。

《辣手网》了解,沙巴州熟知事件的人士传出,“苏禄王朝皇家军队”的百名武装份子闯入沙州,事实上是有我国政治人物从中安排,而有关人士也声称,警方的政治部高层掌握有关资讯。

据悉,该领袖在事件爆发前一星期曾前往菲律宾,并指与势力处在菲南的苏禄苏丹见面,而谈论内容包括在马来西亚制造混乱,同时,也换取为数庞大的政治献金。

不过,有关消息未能获得确实,但在坊间与政治圈中已开始流传,并称事件与来届大选相关。

有指由于以回教为主的菲南与菲律宾和谈,而大马国阵政府从中给予协助,深获回教社会的认可与好评,为免国阵在来届大选中,于回教社群中得到更多的支持,这回源自菲南的“苏禄王朝皇家军队”入侵事件,便是要淡化国阵政府在和谈事件中得到的功劳。

目前,网上已开始流传政治人物涉嫌其中的消息,有些网站更是“指名道姓”,并声称苏禄苏丹拥有惊人的财富,家产超过1000亿美金。而相关大马的政治人物与苏禄苏丹洽谈中,包括要求资助30亿令吉作为大选竞选经费。

网上消息也声称,苏禄苏丹的1000亿美金身家,其中部份欲从美国转至大马,但基于数额庞大,相关款项遭大马国家银行冻结。苏禄苏丹为让有关款项“解冻”,便开出条件,任何人有方法使到大马“解冻”该笔款项,便可获30亿令吉作为酬劳。

同时,相关消息也促国内一些政治人物,勿针对相关事件过度发言,否则,最终只会影响自己,因为涉及其中的人是其盟友。

http://www.laksou.com/News.do?doNews=viewPoliticNewsDetail&id=22900



亚洲时报

自称为北婆罗洲第六任苏丹的阿都拉昔 抨击武装份子侵犯大马主权

2013-02-21 04:01:14


Abdul Rajak向媒体展示印在名片上的北婆罗洲苏丹政府的皇家旗帜和印章等。

(拿笃18日讯)自称为北婆罗洲第6任苏丹的苏丹Abdul Rajak Ibni苏丹Aliuddin今日对苏禄苏丹指沙巴(前名为北婆罗洲)为其所属而发出强烈的反对,并指苏禄苏丹或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干涉沙巴事务,更没有权利就沙巴的情况而向马来西亚政府提出任何要求。

他说,北婆罗洲苏丹皇朝自1893年统治苏禄(现在的菲律宾南部)、北婆罗洲和泊龙岸(位在现在的东加里曼丹)三皇朝的苏禄皇朝赋予各自自治权后,自此迄今唯有北婆罗洲苏丹皇朝方拥有对沙巴的直接全权管辖,包括沙巴的拥有权。

「根据历史的记载,当时的北婆罗洲皇朝更拥有现在落于菲律宾手上的Pahlawan、Tawi Tawi和Siasi岛屿和岛群。由当时的苏禄苏丹第2名皇子所统治,并在较后继承了第11任苏禄苏丹。」

现年45岁的他严厉谴责闯入东谷联邦垦殖区沙哈拔17来自菲律宾的武装份子,并认为马来西亚保安部队有必要采取强硬行动,把武装闯入者一网打尽,以彻查此事件背后的真正动机及其幕后策划者。

「闯入者不单侵犯马来西亚自主权,同时也违反了苏禄皇朝的法纪,更触犯了苏禄兄弟之情谊,是项不容宽恕的行为。」

为本地一名商人的Abdu Rajak强调,北婆罗洲苏禄苏丹皇朝没有参与策划、同意和允许任何武装份子闯入东谷境内事件的发生。同时也未有允许任何人或任何一方使用北婆罗洲苏丹专用皇旗,即缝有狮子的黄色旗帜,以进行足于破坏马来西亚形象和安全的任何形式活动或行动。

他很遗憾,其父皇虽然为马来西亚立下此大功,但在他上月(1月)31日咽下最后一口气时,仍旧未被马来西亚政府公开承认他的苏丹身份。

Abdul Rajak曾因焚烧沙巴旗帜而被逮捕查办,在被提控上此间法庭时被证明有罪而判罚坐牢,惟在较后他向斗湖高等法庭提出上诉,获准保释外出而返回拿笃,目前刻在等候审讯。

以Raja Muda Azzimudie Kiram (苏禄苏丹加玛鲁吉兰三世幼弟)为首的估计150名武装闯入者,在占据东谷联邦垦殖区沙哈拔17甘邦Tanduo村屋后在该屋前升起三个苏禄皇朝旗帜,其中一个便是北婆罗洲皇朝的旗帜。

自本月9日闯入者和我国保安部队对峙及进行数次谈判后,对方先后提出了三个条件,即促请我国政府承认彼等为苏禄皇家军团、二为因沙巴是属于苏禄皇朝因此切勿把其子民遣返菲律宾和三是欲在亚庇会见一名“大人物”。

http://www.asiatimes.com.my/news.php?newsid=47528




诗华日报

杰菲里:拿笃入侵事件 疑国阵自导自演恐吓人民

(本报亚庇19日讯)沙革新党主席杰菲里吉丁岸怀疑国阵政府,在自导自演拿笃入侵事件,以企图恐吓人民在下届选举投选国阵。

杰菲里怀疑,整个拿笃事件也是国阵军事策略精心设计的﹐以达致他们的目的。

他表示,国阵现今的名望和支持都处于最低潮,而大家都知道他们多么渴望继续掌权。

他说:「首相看来对这件事情并不紧张,他看来没有付出多少努力解释拿笃的真正情况,人民接获的消息都很不统一。」

「网络上有很多关于亚庇及其他地方发生骚乱的流言,都是要恐吓沙巴人民。」

他指出,根据国际媒体报导,被马尼拉政府承认的苏禄苏丹已否认他或其军队有入侵沙巴领土,而另一个苏丹却说,沙巴是他们的领土,他的人拒绝离开沙巴,有关新闻已成为国际复杂的热门课题,而身在沙巴的人民却无法得知事情真相。

他表示,联邦政府并没有严肃认真的看待问题,以致沙巴在国际的省视下成为笑柄。

「对方若是全副武装闯入沙巴,持着如M16的武器,为什么不能当他们是明目张胆的犯罪份子、国家治安受到破坏及入侵大马领土的罪名来对待他们?」

「政府不能有效率及很快采取适当措施来对付入侵者,这是很令人震惊的,政府还要和他们谈判,这是不能令人信服的,和入侵者谈判等于他们合法权利的空间,事实上他们根本就没有谈判的资格。」

「这班人成功入侵拿笃,就证明大马治安的失败,政府一定要解释,我们的海军、海警及巡逻系统究竟在那里守卫?国家军事情报组在那里?若这些都不是真实状况,治安保卫系统的松散证明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戏剧,因为入侵的那方并不存在。」

「我们看到政府对这件事的反应是很可怕及可悲的,军队、海军和整个保卫设施如直升机、坦克和重炮要输往那里,但警方只是和他们谈判,理由就是不要有流血事件发生,还有什么要谈判的呢?为什么谈判要谈那么久?为什么只有警方谈判而军队却被排除在外,警方有军力来应付这些不是普通人的罪犯吗?」

「整个局势看来入侵者成了英雄,而我国的军警却很软弱及犹豫不决。」

「事到如今我们没有看到有关警察叫他们缴械的报告,难道这只是恐吓选民的一出戏?如果这是场游戏,它可能是双刃剑,人民可能看到国阵很软弱,无能保卫国土而不投选他们。」

「另外,政府控制的媒体和主流媒体对这件事报导不多,即使这项入侵行动其实等同宣战,让沙巴人民跟进局势不重要吗?为什么只有私人媒体或电子媒体才报导此事?沙巴四处都是流言,为什么警方没有向散播谣言者采取行动?」

「事实已经证明政府对沙巴的治安并不认真对待,若政府可在吉隆坡阻止澳州的参议员入境,没有理由不可以阻止持械者进入沙巴,可见政府无法获得人民的信心,这打击了沙巴的国际名声,若政府不能保护国土及处理这问题,也许大马应该要求国际干预。」

http://www.seehua.com/node/67159




229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2984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2-26 23:03:07 | 显示全部楼层
SAPP leaders recount arrest at Lahad Datu



Published on Feb 24, 2013

KiniTV's Temily Tianmay has a brief chat with the 3 Sabahans who were arrested along with 3 Al-Jazeera journalists for attempting to reach Kampung Tanduo in Lahad Datu where the "Sultan of Sulu's" army are in a stand-off with Malaysian security forces.

All four men are members of Sabah's political party SAPP.

From left to right, the men are:

1. Nor Hidun bin Muhamad, Pemuda SAPP
2. Asraf bin Amir, Ketua Pemuda SAPP (N49, Tungku)
3. Madsabar bin Muhamad, Pemuda SAPP
4. Suaib Mutalib, SAPP Asst. Secretary General (Travelled with the above 3 by land but did not board the boat on which they were arrested)




诗华日报

沙首长抨反对党浑水摸鱼

21-3-2013

(拿篤21日讯)沙巴首席部长拿督慕沙阿曼严词谴责反对党,趁乱浑水摸鱼之余,还警示仍在拿篤的菲南「潜入者」在未发生流血事件前缴械返国。

他谴责这种入侵行为已违反国际法律,所以他警示这批菲南「潜入者」尽速放下武器,返回原地。

目前为止,我国安全部队已竭尽所能与这批自称为「苏禄皇朝皇家军队」的菲南持械份子进行谈判,要求他们放下武器,和平离开。

「不了解乱批评」

慕沙也是沙巴安全理事会主席。他今天到访联邦土展局沙哈拔普通行动部队第十七营行动基地时,向媒体这么表示。陪同者者包括副首席部长丹斯里百林吉丁岸和沙巴州警察总监拿督韩沙泰益。

慕沙形容反对党只会见机捞取政治资本,並不瞭解和明白整件事情的微妙性。

「我们一直以来都积极寻求一套能守护大马公民安危,且对大家都好的最佳解决方案……不管怎样,整个事情我方佔尽上风。然而,反对党却不尝试瞭解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他们仅会製造话题,批评我们这个,指责我们那个。」

他说,此事需透过谈判解决,確保一切能够和平进行,避免发生流血事件。

他也直指,民主行动党顾问林吉祥现身拿篤,仅会给整件事「添乱」,並形容因闯入甘榜班道而被逮捕沙巴进步党3名青年团党员的举止,纯粹是博取廉价宣传。据报导,除了进步党三名青年党员之外,还有卡塔尔半岛电视台三名记者和一名船员因企图乘船进入干板班道而被扣查。除了涉案船员,其余者被盘问6小时后被释放。

http://www.seehua.com/node/67408



光华日报

沙巴拿笃究竟发生什么事?

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三日 晚上七时二十分

●黄泉安

菲律宾武装分子登陆沙巴州拿笃,与我国军警对峙已经将近两周。初步消息是说,菲律宾武装分子是苏禄军,登陆后持挟我国,要求承认“苏禄苏丹皇家军队”的地位,担保不会驱逐苏禄籍人出境,同时安排会见沙巴“某些人”。

内政部长希山慕丁宣称,政府已通过外交部与菲律宾政府合作,证实这群武装分子即非恐怖分子抑或好战分子。因此,政府不会牺牲国家和人民的安全,但也不会对武装分子妥协。不过,他希望人民给些时间,让政府在不流血下情况下解决有关事件。

根据拿笃市民传来的消息,菲律宾武装分子与我国保安部队对峙的焦点,是前往Silabukan路一带的垦殖区,这些地方的学校已经关闭,军警不但在垦殖区驻守,也发现大批军警人员入驻拿笃市内,由军人持枪徒步巡察,而警方则用直升机在上空盘旋视察,使当地气氛愈加紧张,人心惶惶。

对峙事件胶着至今,联邦政府封锁新闻,警方也没有逐日公布解决进展,大选之急已似燃眉,沙州突然风声鹤唳,人民在问:沙巴拿笃到底发生什么事?

因此,我们可以听出,希山慕丁的讲话带有语病。第一、菲律宾武装份子非法登陆大马领土,做出狂妄诉求,是一种挑衅大马主权的严重国际违规行为,必须速战速决,避免夜长梦多。第二、若说这些非法登陆的武装分子不是恐怖分子或好战分子,为何能够携带重型武器,任由他们与我国警方对峙?身为内政部长,希山慕丁忘了他的本分工作,是捍卫我国主权及保障人民的安全。

内长讲话带有语病

由于新闻完全被封锁,全国人民不知道谁是有关菲律宾武装分子的真面目,市面甚至流传是菲律宾的阿布沙耶夫(Abu Sayaff)分子,借用苏禄苏丹名份关系,跨越农历新年在搞事。

若说是阿布沙耶夫武装份子,那就罪名昭彰,它是东南亚摩洛人分离主义组织,由伊斯兰极端恐怖分子组成,势力范围是在沙巴以北菲律宾南部岛屿一带,不但涉及绑架外国游客事件,也曾与菲律宾军方发生多次军事冲突。

根据英文《星报》报道,登陆沙巴拿笃的武装分子拥有M14榴弹发射器、M16步枪及库特45短枪配备。根据菲律宾大报《菲律宾每日咨询报》报道,这批武装分子是由阿比慕丁吉兰(Rajah Mudah Agbimuddin Kiram)领导,曾向该报证实拥有M14、M16, M203榴弹发射器等多般武器。

《咨询报》消息说,这批武装分子是于2月11日从塔威塔威岛进入我国领海,里应外合,从原本的30名人数增长到数百名,登陆沙巴领土。该报称,这项武装登陆大马领土的举动,肯定会影响菲国政府处理菲律宾摩咯伊斯兰解放前线(MILF)和平协定的工作进度。简单一句,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国际媒体也将此事件归类为“难以解释”的无脑事件,因为,有个基本问题,政府没向人民交代清楚:这群苏禄人马,究竟想在沙巴干什么?

难以解释的无脑事件

苏禄苏丹查玛鲁吉兰(Jamalul Kiram),年老多病,根据他向《咨询报》透露的消息,时说他派幼弟阿比慕丁吉兰率领人马登陆沙巴,是要执行历史任务,要索求苏禄拥有沙巴的祖传主权。此外,阿比慕丁吉兰对菲律宾媒体宣称,菲律宾与摩洛人分离主义组织的和平协议,必须涉及苏禄苏丹索求沙巴主权才算完整,可是,由于菲律宾前任与现任政府都对苏禄争取沙巴主权事项没有兴趣,苏禄军被迫采取主动,自我定夺。

若从国际主权角度剖释这起苏禄军事件,苏禄纷争乃是菲律宾内政范围,苏禄原是菲律宾领土,菲律宾任何一方若要争夺沙巴主权,必须通过国际论坛,交由菲、马双方正面解决。因此,非法武装登陆沙巴的苏禄军乃是乱军,我方为保主权,尽可格杀勿论,不必与它纠缠不清。可是,基于我国崇尚和平,宁可通过协商宁静解决。可是,如果事情拖得太久,悬而未决,对我国自身安宁,具有极大威胁。

要知道,自1996年以来,菲律宾民选政府与摩洛人分离主义组织,两度谈判和平协议,从未谈及北婆罗洲及苏禄苏丹的法定地位和前程事项,沙巴索土事件也从未被挑起。菲律宾兄弟阋墙,乃是他们自家事,应该交由他们自我了断。

因此,大马联邦政府轻易掉入这滩政治浑水,岂不是自寻短见?所以,我们要问:沙巴拿笃到底发生什么事?

http://www.kwongwah.com.my/news/2013/02/23/106.html




当今大马

菲国闯入者坚拒离开拿笃 沙总警长否认两人被射伤

2013年2月25日 下午1点01分



虽然大马政府所给予的撤离期限一再昨天期满,但是闯入沙巴拿笃的菲律宾闯入者却扬言“拼死一搏”(do or die),坚持拒绝离境。

苏禄苏丹嘉玛鲁(Jamalul Kiram)的幼弟兼闯入者领袖阿兹慕迪基兰(Agbimuddin Kiram)今早向菲律宾《Radyo Inquirer》电台表明,“我们将拼死一搏”。

“我相信我们是对的,这个地方(沙巴)是属于我们的。我们会继续留下。”

要求解决所提出课题

针对菲律宾政府昨晚派遣人道援助船只,要他们立即上船回国的举动,阿兹慕迪表示,除非所提出的课题获解决,否则苏禄王国的皇家保安部队不会离开拿笃甘榜丹都奥(Tanduo)。

这艘载着菲国外交官员、该国穆斯林领袖、社工和医疗人员的船只,预计今天就会抵达丹都奥岸外。

展延后期限已经届满

逾100名武装分子在2月12日在拿笃海岸登陆。他们要求被承认为苏禄王国的皇家军队,同时拒绝让在沙巴的苏禄人民被遣返菲律宾。

他们在过去两周来都被包围,而大马政府限令他们上周五(2月22日)前离开。

不过,菲国政府随即要求展延4天到下周二(26日),表示将说服他们返国。这项限令后来展延48小时。


韩莎指开枪传闻不实

另一方面,沙巴总警长韩莎泰益也驳斥,两名菲南武装份子被射伤的报道。

根据《星报》报道,他表示,“这是不确实的。”

韩莎泰益今早11点左右抵达拿笃,以了解对峙事件的最新进展。

自今天早上开始,坊间就盛传对峙现场甘榜丹都奥发生开枪事件,不过周遭地区的大马安全部队却否认此事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22258




菲民闯入事件将获尽快解决 警方促民众无需担忧及猜疑

马新社   2013年2月26日 傍晚7点33分



警方保证菲律宾公民持械闯入甘榜丹多(Kampung Tanduo)的事件,将尽快获解决。

甘榜丹多距离拿笃130公里。

全国副总警长卡立阿布巴卡指出,由2月12日发生至今的上述事件,将尽快获解决,他促请民众无需感到担忧,惟他没有确切说明此事件将在何时落幕。

当局可随时对付闯入者

询及当局给予有关组织的期限已在上周日届满,他们接下来将采取什么行动,他只是说:“等着瞧(Tunggu dan lihat)。”

他说,当局可随时对这150名不愿离开甘榜丹多的闯入者,采取行动。

“我们将结束目前的局面,我促请民众无需感到担忧及做出猜疑,我们将尽快解决。”

警方依然负责闯入事件

询及谈判是否仍在继续,卡立说:“我不想再评论此事。”

他今日对记者说,自称是苏禄皇朝皇家军的闯入事件,仍是由警方负责。

他指出,此问题仍在解决中,当局将它视为安全课题,其他保安机构也参与行动。

“目前的情况跟往常一样,我此行的目的只是要看看我的警员。”

他说,截至目前仍没有任何外力因素介入警方的工作,警方也不会允许任何人介入干预国家安全事务。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22413


4

主题

4871

帖子

5万

积分

积分
55485

局长良民

QQ
发表于 2013-2-28 09:51:13 | 显示全部楼层
TMD,被人家踩到头上了,还没动静,没用的政府。

国家领土被侵,还在等 ?  是不是等着榴槤掉了才办事,真的让马国在国际成一大笑话。。。丢人丢到家门前。
我心依旧
神秘博士 一个时间的领主, 穿梭过去-现在-未来, 环观人类与宇宙的开始和灭亡!

4

主题

4871

帖子

5万

积分

积分
55485

局长良民

QQ
发表于 2013-2-28 09:59: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次就有第二次,看准马国政府没用,下次再来,再带多点同胞。

再不然要约其他国家同志到来,入住下几个星期或几个月,几年也不定,再给你个永久居民,当个当地人,再承认这些军队独占一方,是吗 ?

又要再骂了,没L用的烂政府。

如其他国家的话,早就制服他们了,如有伤亡是必然的。。。但看我们的政府。。唉!·#¥%&
我心依旧
神秘博士 一个时间的领主, 穿梭过去-现在-未来, 环观人类与宇宙的开始和灭亡!

16

主题

1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0726

星章(累积乐捐RM500以内)

发表于 2013-2-28 12:38:16 | 显示全部楼层
frederick 发表于 2013-2-28 09:51 AM
TMD,被人家踩到头上了,还没动静,没用的政府。

国家领土被侵,还在等 ?  是不是等着榴槤掉了才办事,真 ...

这些是不死老马資助了数十年的人马,現在配合上演愚民戏剧,又怎会动用国防軍呢 ?
不论你身在何处,请你密切关心政治.政治能影響你的未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17-12-12 08:19 P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