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351|回复: 86

[转载] 让灵车把马华公会载走

[复制链接]

256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5375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10-5-25 19:32: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让灵车把马华公会载走

作者/林宏祥 May 25, 2010 01:16:52 pm


【林宏祥】2008年3月12日,白小保校工委会主席熊玉生让灵车代替自己疲惫疼痛的双脚,走完自己一生走不完的路。“跨越尸体”是本地政坛廉价的口号,然而用“尸体跨越”让孩子重返原校上课,到底是“华小一间不能少”的苍凉与悲哀。四天前在政治海啸中翻船的原任议员周美芬佩戴着红布给灵车开锁,成为朦胧泪光中最恶心的一幕。

从2001年1月3日的关闭到2009年1月5日的重开——马华公会党籍的教育部副部长韩春锦先是恫言开除学生、对付临教。接着,绝食游行者交给警察,凭良知说话的讲师遭遇警告……然后?所有关于白小的新闻无声无息蒸发,总会长从此不再回应“已经不是课题”的课题,直到第12届全国大选。

2926个日子里,
熊玉生忍着脚痛,与一群村民东奔西走,筹款、派传单,逢补选就站台演说,把白小的故事散播出去。在功利的算盘里,用如此庞大的物质、精神资源去撑住数十个孩子受教育的权利,即使以最乐观的结局落幕,也绝对不划算。不料,八年的拉锯,“白小精神”让权力与机关全盘崩溃。

而今,熊玉生的嗓子依然缭绕着自己重如泰山的背影;韩春锦、林良实、黄家定、周美芬俯在首相耳边的低声下气,吹不动沾屎的鸿毛。


民主·自由·人权


2001年5月28日,马华公会辗过民意收购南洋报业,摧毁了陈嘉庚创办的报纸。拒绝尊严被收购的新闻从业员,选择用辞职抗议。八年以来,从反政党收购到反大亨垄断,新闻从业员、评论人、视听人——从拉布条、点烛光、静坐的抗议,到创办杂志、转战网络的建设——年复一年,呈交备忘录、高呼废除恶法、喊捉政治黑手,甚至在附属马华公会投资臂膀下的《中国报》遭遇打压之际,挺身声援时任总会长黄家定保不住的总编辑庄宗南。
【点击:烛光会雨中暂停 中国报谢谢关心】

十年过来,恶法张牙舞爪,决策横行霸道:面对《1960年内安法令》政治犯绝食抗议,2002年内政部副部长曹智雄将之视为“勒索”,无耻发言:“作为负责任的政府,我们绝对不会向他们付出‘赎金’(ransom)。”【注一】对此,马华公会不曾道歉,如今高谈“正义”、“诚信”、“民权”,“用《反恐法令》取代《内安法令》”立场示众,徒让人作呕。

十年过来,理大华文学会曾因出征新加坡参与辩论会而遭受对付,百余名大专生穿黑衣声援辩手,与保安人员狼狈拉扯。大专学府采纳臭鱼头政党都不会用的电子投票制度、强迫未来栋梁签署反智的学生操守协议书(Aku Janji)……前后出任高等教育部副部长的两名马华公会党籍“知识份子”——一个道貌岸然地绷着下巴:“《大专法令》禁不了思想”,给自己开脱解围;“诚信”只值一格厕纸的那个,索性把颜面抽进马桶里。

年过来,马六甲巴也明光(Paya Mengkuang)猪农用生锈的笼子挡住镇暴队的毁猪行动;万挠(Rawang)新村的母亲手牵着手筑起人墙,亲手保护自己的家园;反山埃的劳勿(Raub)村民忍着皮肤的痒痛,到有补选的地方寻找自己的人民代议士……

白小、528报殇——从言论自由,人权民主,再回归社区民生问题,哪一次遭遇侵犯践踏的时候,不是由人民亲身抵挡暴力?
油价路费调涨人民用肉身去挡住红色的警棍;为了捍卫“母语教授数理科目”,华团领袖黄汉良毅然挺着一副老骨头上街去面对镇暴队;为了抗议“无审讯而无限期扣留”的《内安法令》,人民顶住973枚催泪弹的轰炸。而马华公会,除了那句“示威危害社会安宁”,“应用适当管道反映心声”的陈腔滥调之外,还有什么?

后“308政治海啸”


“308政治海啸”以后,民意势不可挡。安邦路大厦的政治丑角、七楼的飞刀枪手于是见风转舵,用一公斤的脂粉给自己上妆,连呼吸都要看起来“敢怒敢言”。然而,从文告、记者会、常年大会,乃至站台演说,马华公会的哪一种争取、哪一个呼吁、哪一类谴责、哪一样希望是具备公信力的?

“马华公会呼吁政府……”,如果政府不这样做呢?“我们不回答假设性的问题。”这是标准的答案。自己呼吁自己,自己敦促自己,自己希望自己——说穿了不就是自慰吗?不用责任的呼吁、没有跟进的敦促、毫无条件的希望。也正因为这样,当马华公会拉队到乌鲁雪兰莪(Hulu Selangor)助选,求选民别投再益依布拉欣(Zaid Ibrahim)一票时,那个丢人现眼的画面,叫人无法忍受。 【点击:马华公会,请闪一边!】

站在再益面前,马华公会是一泡混沌。同在体制内的再益,源自比马华公会更恶劣的巫统,但心中那把尺再具体不过,且公开让国人检验。一旦越过《内安法令》逮扣政敌的底线,再益惟有辞职明志。反观在竞选MV里跑步上山、举香拜佛“拼政治、拼经济、拼社会和谐”,到后来抹眼泪、擤鼻涕来“挽回诚信”的马华公会领袖,前方永远是随时引爆的地雷阵(更多时候只是烟花),后方则是一望无际的余地,让他义无反顾往后退。

随手拈个大家都熟悉的例子,巫统屡试不爽的“种族主义”言行。从308大选到同年的826巴东埔(Permatang Pauh)补选,马华公会在竞选期间袖手放任巫统煽动种族气焰,败选后再补上洋洋洒洒数百字文告,呼吁检讨。随后接连二三的补选兼败选,就只能用文告检讨文告,用教训反省教训。

后来,本地政坛冒出一个取代“巫青团”角色的PERKASA,成为马华公会“最安全”的箭靶。从希望巫统与之划清界限,到最后发现拆不散巫统与之的深情相拥,白蚁兵团于是蛀蚀了原先的所有文告与声明,轻轻拍一拍肩上的粉屑:“华社无须反应过敏,以免助长其(PERKASA)气焰”。


http://merdekareview.com/news/n/13513.html

256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5375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0-5-25 19:34:05 | 显示全部楼层
制衡巫统?反映华社心声?

还会有什么比这个更恶劣的?我不晓得。坦荡荡的总会长似乎不甘被看贬,扬声说道:“大家不要以为我们不敢离开国阵,我们在国阵或离开国阵会带来什么后果?不是对我们,是对整个华社。今天不管你喜欢不喜欢,我们还可以把华社的问题直接的传达给政府,如果我们离开了就没有了。我坦白跟你讲,没有。”

我们就把“马华公会制衡巫统”的幻想抽掉,把标准放到“与巫统对话”的要求上。“对话的结果”如何衡量?与其不着边际地天花乱坠,不如具体地比较“民主行动党与回教党对话”之成果。


308以降,华社从最为避忌到有所保留的“回教国”,如今已由“民联政纲”取代。较早前,人民公正党雪兰莪州行政议员黄洁冰私照外泄事件,过去形象最为保守的回教党长老聂阿兹(Nik Aziz Nik Mat)挺身而出,摆明是非黑白,谴责施害者,声援黄洁冰。回教党国会议员卡立沙末(Khalid Samad)坚持不向“牛头”示威者屈服,捍卫迁建兴都庙宇的决定,甚至在后来最尖锐的“阿拉字眼”争议中,顶住来自巫统排山倒海的压力。

相对而言,巫统与马华公会对话的结果呢?在《1960年内安法令》课题上,巫统与马华公会至今没有一致的立场,“阿拉字眼”的争议,就不要浪费口水了。现今恐怕连巴生自贸区(PKFZ)丑闻查或不查,都各说各话。回到具体的施政上,从早前的消费税(GST)到最近的赌球合法化,巫统和马华公会越来越像自己对民联最爱不释手的冷嘲热讽——“同床异梦”。

于是,马华公会竖起食指,以为躲在“一个马来西亚”后面,就能瞒天过海,招摇过市。然而,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是什么呢?翻开2009年5月25日的《马来西亚前锋报》,答案清清楚楚。纳吉毫不含糊地告诉当时突如其来“我有一个梦”的人:“‘一个马来西亚’不是你随意抛出无理诉求的平台。” 【点击:保守派抬头横当侧翼护航 揭纳吉伪中间假改革臆想】

巫统的舌尖绝对不是那“一点点煽情”,而是接近“不可思议”的疯狂。赵明福离开我们的2009年7月,前霹雳州务大臣尼查(Mohd Nizar Jamaluddin)在一场烛光会上手握蜡烛给死者致哀,让《前锋报》套以“syirik”罪名(崇拜多神,在一神论的回教里乃严重罪过),于是群起攻击,直至万箭穿心。“人道”与“怜悯”在讲究“信奉上苍”的国度里,竟然如此微不足道,甚至无法让粗糙的党派之争,暂时收敛起来。

“赵明福之死”让多少人有想要离开的冲动,从政者应该诚实、认真地去基层问个究竟。我没有移民的念头。只是,“开棺验尸”的那个早晨,拴上红布的绳子一直出现在我脑海中: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国家,要家属承受眼怔怔望着棺木从坟里吊起来的沉重与悲凉?

扪心自问,如果国阵最高领导人坦然接受民联是现任雪兰莪州政府的现实,这样的悲剧会发生吗?悲剧发生已近一年,演变成“厘不清真相”的更大悲剧。倘若这是马华公会要我们支持的“一个马来西亚”,我真的希望坠楼的是这个政党。

周泽南·原住民·新闻自由

在这个“仿佛拥抱一下内政部长公民权就随即到手”、“议员双腿一直华校拨款就拿到手软”的“后308”年代,我很怀疑马华公会还有存在的价值。王赛芝处理“周泽南事件”的手法,让我再三确认一个事实:马华公会已沦为一泡屎粪,除了苍蝇,没有人会接近。

那原本是马华公会“改革”、“转型”的契机——一个政党可以基于国阵框架的局限,而继续以“华裔政党”存在。然而,它可以用“新闻自由”的角度,展现一种“超越华人”的人道关怀,用人性的温暖去拥抱东马。假设王赛芝有这样的眼光,假如蔡细历有这样的远见,马华公会至少可以暂时说服人民,它正在努力重返正道。


黄家定带领马华公会逃离政治逾五年,翁诗杰泥菩萨的“道德形象”一年后融化。马华公会已经没有灵魂,只有一个人头取代另一个人头(鱼头?)的争先恐后、你推我挤。王赛芝即将“取代”周美芬,成为另一个“周美芬”,也注定重演“周美芬”的下场。这是马华公会的悲剧——5月21日《东方日报》以副总会长林祥才颜炳寿受委上议员有望入阁的新闻打头条,大概是创报以来首次以封面呈现的“黑色幽默”。

我不敢奢望901名中央代表用票选出的蔡细历。我想,大概不需要站起来放话“退出国阵”、或俯下身“领悟蚂蚁精神”,就踏踏实实地从周泽南事件做起吧——国营电台终止周泽南服务的决定是否合理?剩余的八集巴贡水坝专题能否播映?万挠的专题如何处置?周泽南指控的委派叶诗铨监督中文节目,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马华公会当然可以有自己心中的一把尺,只是人民手中也有一把钥匙。如果周泽南事件对马华公会而言不过是另一场“风过水无痕”的课题,选民惟有在第13届全国大选时,把地狱之门打开,让灵车把马华公会载进去。至于胸前的红布可以顺道送给它——如果有第二次验尸的需要,可以拴在绳子上把它吊出来。

注释:
一. 2002年4月10日,政改份子依占(Mohd Ezam Mohd Nor)、蔡添强、希山慕丁莱益斯(Hishamudin Rais)、沙礼顺吉(Shaari Sungib)、巴德鲁(Badrul Amin)以及洛曼阿当(Lokman Adam)在甘文丁扣留营发起绝食运动,抗议政府以《内安法令》扣留自己长达一年。

4月20日,时任内政部副部长曹智雄说:“六名内安法令扣留者的绝食行为形同勒索,政府绝对不会屈服,答应他们的要求。”(《星洲日报》2002年4月21日)

林宏祥现任《独立新闻在线》马来文版主编。

http://merdekareview.com/news/n/13513.html

256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5375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0-5-25 19:34:35 | 显示全部楼层
卖华公会的罪状。

7

主题

2156

帖子

1万

积分

积分
11953

局长良民

发表于 2010-5-26 11:36:27 | 显示全部楼层
需要这样侮辱灵车么?用垃圾车还差不多
“幸福是什么?幸福就是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打小怪兽。”

0

主题

688

帖子

3867

积分

积分
3867

良民

发表于 2010-5-26 11:56:16 | 显示全部楼层
污桶豢养的狗!侮辱华社!
唯一让这只狗在乎的,官位而已,自己的后袋而已!
不用召唤灵车了,就地挖坑,粿块蕉叶,丢进坑里掩埋掉就好了!
狗还没有格可以使用灵车!

4

主题

4871

帖子

5万

积分

积分
55485

局长良民

QQ
发表于 2010-5-26 12:26: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要诬辱了我可爱的狗只,他们比狗还不如, 卖华就像manggo说的那样,是垃圾一堆,用垃圾车来装就对了。
我心依旧
神秘博士 一个时间的领主, 穿梭过去-现在-未来, 环观人类与宇宙的开始和灭亡!

14

主题

3万

帖子

13万

积分

积分
136126

敦丹斯里拿督斯里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星章(累积乐捐RM500以内)

发表于 2010-5-26 15:49: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管马华或巫統,丟进垃圾桶就是了。。。。。
美女我喜歡看。
性感尤物是我的最愛。
攝影是我的生命。
拍攝性感照是我的夢想!

7

主题

2156

帖子

1万

积分

积分
11953

局长良民

发表于 2010-5-26 15:55:58 | 显示全部楼层
突然想到,垃圾还有回收/recycle的价值。。。。。。
他们好像连垃圾都不如.....
“幸福是什么?幸福就是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打小怪兽。”

0

主题

4550

帖子

4万

积分

积分
40992

局长良民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星章(累积乐捐RM500以内)

发表于 2010-5-26 16:32:58 | 显示全部楼层
噢,好主意。但别忘了把棺木钉牢。。
马华总是死而不僵,危害人间。。

256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5375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0-5-28 14:46:49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由今日大马

马华越弱 华社越强

Fri, May 28, 2010  政海汹涌  邹宇晖

308大选,马华输得一败涂地,当时很多支持马华的人都以为,华社的权益将会进一步被削弱,因为政府里面马华的声音开始变得小声,巫统将更有机会欺负马华与华社。
部分华社会有这样的担忧,无非是多年来受到马华“有人在朝好办事”的论述所影响,即马华就是政府,华社需要马华作为一个传声筒来解决华社面对的问题。

然而,打从308政治海啸后,马华这样的论述已经破产,因为华社发现,在许多马华输得人仰马翻的州属,华社权益不但没有受到剥削,反而还开始有平等对待的感觉,吉兰丹、吉打、槟城、霹雳及雪兰莪在民联公平施政下,成为了华社权益最能获得保障的州属。


国阵涨地税

1990年,当吉兰丹被回教党夺下时,华社都感到心惊胆跳,以为回教党将会实施极端的政策,马华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做着妖魔化回教党的工作,一做就做了20年,知道308大选败北,回教国的伎俩才被华社识破。

回教党主政的吉兰丹,竟然是第一个州属实施以地养校政策的州属,帮助当地的唯一一间中华独中减轻许多负担,深受当地华社赞赏,而在吉兰丹,马华一个州议席也没有,参选的哥达拉玛州席也被回教党的陈升顿打败,在“零”马华的情况下,当地华社不也过得很自在吗?


同样是回教党主导的吉打州政府,
只有一个马华的州议员,之前因为宰猪场和50%土著固打政策的受到争议而模糊了它对华教做出的贡献,实属可惜。吉打州民联政府上台后,就把华小、淡小和独中地税减至每年的象征式10令吉,要知道,在前朝国阵政府下,吉中一间华小的地税曾经从900令吉涨至3000令吉一年,民联政府却将它豁免了。

至于槟城,马华和民政在308 被行动党和公正党狙击,全军覆没,无一幸存,换了行动党做老大的政府,也换来了制度化拨款予各源流学校,实现了华社多年的愿望。同样的,在雪州,民联上台后,也与槟州政府一样,按比例给予各源流学校制度化拨款,让雪州华社喜出望外。


华社见曙光

在已经倒台的霹雳州,民联也曾经向吉州政府学习,拨出2500英亩的土地给州内九间独中“以地养校”,也只跟学校征收1令吉的地税,实现教育平等,而马华在霹雳州是竞选13个州席,输剩1席,证明了,马华越弱,华社地位就可以获得提升。

或许有人认为,那是因为民联做政府,所以才能比较公平对待华社,与马华的强弱没有关系。但是前天国阵森州大臣阿布哈山才宣布,该州的华小、淡小和独中的地税每年也只征收1令吉,学足民联州政府的政策。别忘记,森州如今只有1个马华的州议员,在过去马华森州大胜的年代,森州华小都不曾有过这样的待遇,必须等到反对党崛起后,才有这样的惊喜。


无论是民联还是国阵执政的州属,只要马华越弱,当地的华社受到的待遇就越公平,如今自称要高调宣传的马华公会,到底要如何说服华社,投马华,能够获得象投民联一样的待遇呢?蔡细历看来如今是该绞尽脑汁了。

http://freemalaysiatoday.com/chinese/?p=2408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18-6-24 09:13 P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