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大佬

[转载] 行动党攀上了最高峰?

[复制链接]

290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9660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4-26 22:58:26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行动党宣布林吉祥留守原区,迎战马华张秀福

发表于 2018年4月22日 晚上11点27分  |  更新于 2018年4月23日 01:32

凌晨1点半更新

行动党今晚宣布最后一个国席候选人,即资深领袖林吉祥将在依斯干达公主城(旧称振林山)守土。

林吉祥将面对马华候选人张秀福的挑战。

随着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今晚在依斯干达公主城举行的造势大会上宣布,早前《星报》宣称林吉祥可能转战新山国席的谣言也不攻自破。

仅留一席最后宣布

林冠英在演讲中说,行动党此前已宣布所有国席候选人,仅剩下依斯干达公主城的候选人留在今晚宣布。

“人们说‘好料沉底’,我们还剩下最后一个国席未宣布候选人,那就是依斯干达公主城。”

“我以行动党秘书长身份高兴地宣布,行动党中委会一致议决,在本届大选推举资深领袖林吉祥出战依斯干达公主城。”

32年后林冠英介绍

语毕,现场超过1500人热烈鼓掌喝彩。而林吉祥与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妇女组成员、柔佛行动党主席刘镇东、士姑来州席候选人陈泓宾等人一同到台前,接受群众欢呼。

林吉祥随后发言不禁忆述,32年前他北上攻打槟城前,就在马六甲培风中学向马六甲市区国席选民首次介绍林冠英。

“现在32年后,林冠英来介绍我林吉祥。这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虎父无犬子……”

“这届大选我希望看到6个大海啸,除了能维持城市大海啸,而且要看到乡区、沙巴、砂拉越、妇女及年轻人大海啸。”

大会也宣布,筹获2万1753令吉。

2013年大选,马华原本圈定张秀福攻打振林山,但最终把此议席让给巫统上阵。最终,林吉祥以1万4762张多数票打败巫统候选人兼原任柔州大臣阿都干尼。

本届大选,振林山在选区重划后易名为依斯干达公主城,而巫统也把上阵权还给马华。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已宣布由张秀福出战依斯干达公主城。

批希山炒种族情绪

另一方面,针对巫统副主席希山慕丁质疑行动党未胜选就傲慢地宣布部长候选人,林冠英反击,希山慕丁是在炒作种族情绪。

他说,行动党相继宣布刘镇东与倪可敏出战亚依淡及安顺,并承诺两人胜选后可出任部长,是要先发制人,打断国阵的部长牌攻势。

他解释,行动党只是承诺,一旦胜选后将向新首相马哈迪建议委任两人为部长。

“当我这样说,希山慕丁讲我傲慢,因为我们无权推荐部长。我们要推荐也不能吗?这是什么双重标准,而且羞辱民主。希山慕丁玩弄种族政治……”

《马新社》昨日报道,希山慕丁质问,林冠英宣布刘镇东及倪可敏为部长人选,显得行动党为希盟老大。

“我们知道,首相有绝对权力任命部长人选……而非由林冠英决定。”

“我要问林冠英,为何你傲慢?如果你要马哈迪任相,为何由林冠英公布部长人选。”

刘镇东与倪可敏的对手,分别是魏家祥与马袖强。两人是看守政府的部长。



亚洲时报

雪火箭4国16州候选人出炉 刘天球挑战“危险区”

2018年4月23日


林冠英(第二排中)宣布雪州4国16州议席候选人,呼吁雪州选民给予全力支持。前排左起黄美诗、李继香、林怡威、嘉玛丽雅、黄瑞林及刘天球;第二排左起拉吉夫、欧阳捍华、潘俭伟、哥宾星及艾德里;第三排左起黎潍裮、黄田志 、黄思汉、梁德志、甘纳巴迪劳及刘永山 。

(无拉港22日讯)民主行动党宣布雪州国与州议席候选人,4国席候选人不变,雪州行动党州委刘天球重作冯妇,挑战“危险区”双溪比力州议席!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今早为行动党雪州万宜(前称沙登)国席暨无拉港州议席行动室开幕,并宣布该党上阵雪州的4国席和16州议席候选人。

4国席候选人不变

他表示,该党上阵的雪州4国席候选人不变,即雪州行动党主席潘俭伟续上阵白沙罗(前称八打灵再也北区)国席、州署理主席哥宾星上阵蒲种国席、州副秘书王建民上阵万宜(前称沙登)国席,以及原任巴生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也将在原区守土。

林冠英也宣布,旧面孔原区守土的州议席,分别为新古毛州议席候选人李继香、无拉港州议席候选人黄田志、金銮州议席候选人黄思汉、斯里肯邦安州议席候选人欧阳捍华、武吉加星州议席候选人拉吉夫、巴生新镇州议席候选人拿督邓章钦及适耕庄州议席候选人黄瑞林。

6新面孔上阵州席

他也说,这次雪州州议席除了保有旧面孔,也有6位新面孔为行动党披甲上阵,分别是原任八打灵再也市议员嘉玛丽雅上阵万达镇(前称百乐镇)州议席、原任八打灵再也市议员林怡威上阵甘榜东姑州议席、原任加影市议员黎潍裮上阵莲花苑、原任士拉央市议员艾德里上阵杜顺大、原任巴生市议员梁德志上阵班达马兰州议席、行动党法律局执行秘书黄美诗上阵首邦市州议席。

他也宣布,曾担任雪州行政议员的刘天球将重作冯妇,上阵“危险区”双溪比力州议席。

此外,林冠英也感谢未被提名的原任州议员在过去5年对各自选区和选民的付出,并呼吁这些原任州议员能够继续支持党内推举的候选人。#

双溪比力胜算仅4成 刘天球冀原任团队力挺

.称胜算仅4成,双溪比力州议席候选人刘天球冀原任州议员赖玉兰团队能够力挺让他出线。

雪州行动党中委刘天球在接受《光华日报》访问时表示,本身感谢党中央让他重新再披战袍出战双溪比力州议席。

面对双溪比力基层不满派遣“天兵”上阵该议席,他表示,其实本身对双溪比力州议席有一定的熟悉度,因在2008年至2013年,是他领养该选区,尽管上届大选他并未委派上阵该议席。

“其实,我对那边的基层,包括市议员、村长和当地领袖都很熟悉。我希望能够重新获得他们的支持。”

询及其对手很有可能是来势汹汹的马华雪邦区会主席拿督黄祚信,其是否有信心为党再次拿下该议席,刘天球则称,依照目前情况来看,本身胜算仅40%,还必须依靠原任州议员赖玉兰团队所给予的助选和勤加在当地走动,才能够有机会出线。

“虽然我和黄祚信分属不同阵营,但我们其实是好朋友,因此我希望这是一场君子之战。”

“的确,刚开始在双溪比力走动可能会有点吃力,但我相信还是有机会赢得这个议席。”

刘天球在308大选时,中选为雪州班达马兰区州议员,并受委为雪州行政议员。但在2010年时,却发生时“支持信事件”,并面对行动党纪律委员会的严厉谴责。2010年,时任行动党巴生市议员郑文福揭露,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曾经在2008年4月发出一封亲笔签名的支持信,给他儿子的公司,并且遭人冠上其他罪名,包括与黑帮勾结、协助共产党,负面新闻从不间断,导致他无法在上届大选上阵。

拉拢华巫裔选民支持 巫裔候选人通晓华语

拉拢华裔与巫裔选民支持,行动党推举通晓华语的巫裔候选人上阵。

随着林冠英宣布雪州16州议席候选人名单后,不难发现行动党为了继续取得华裔的支持,精挑懂得说华语的巫裔候选人上阵,他们分别是上阵杜顺大州议席的原任士拉央市议员艾德里及上阵万达镇州议席的原任八打灵再也市议员嘉玛丽雅。

杜顺大州议席原属于伊斯兰党,但随着民联分裂后,行动党在本届大选极力争取该议席的上阵权,并交由曾是伊斯兰复兴阵线(IRF)的成员艾德里上阵。艾德里是在2012年加入行动党,并受委为士拉央市议员,而他的社运、巫裔背景及语言能力,成为了行动党挑选他上阵杜顺大州议席的主因。

此外,会说一口流利英语、华语及半咸不淡粤语的29岁巫裔嘉玛丽雅,将取代南下上阵峇克里国席的原任百乐镇(现称万达镇)州议员杨美盈。

她说,本身是在2016年才正式加入行动党,并且担任杨美盈的特别助理,因此本身对万达镇并不陌生,而她也相信在此区上阵会较为轻松。“万达镇在选区划分后,依然大部分属于住宅区花园,我们在两年前也做过民调,是有关治安和环境,所以我也希望自己可以为当地居民争取更好的居住环境,包括休闲场所和保安系统等。”

“八打灵再也周遭有很强的机制,我们可高效率的展开竞选工作。”



光华日报

市场凋零,献金犹少

24/04/201817:15

如是我刎 文:董恪宁

距离提名日还有短短的两周之际,希望联盟主力的行动党在峇株巴辖的政治讲座,一共来了4000名群众捧场。一如既往,大会不忘顺势筹钱。不过,最终所得,显然微薄,只有意思意思的2万零968令吉。

行动党大山脚竞选中心开幕那天,新闻说:吸引近3000人到来出席。现场一片嘉年华会的欢乐气氛,应有尽有。记者笔记,这场开幕典礼,也一共筹获了6855令吉。

什么概念?平均上说,峇株的粉丝,每人只捐出了5令吉。大山脚的拥趸犹少,大约只有区区的两块钱左右。两地偏低的数据,纯属偶然,还是同时不经意地折射了什么信息?

往前追溯,是2017年槟城国际地下会展中心举办的火箭筹款晚宴,席开325桌。尽管当晚人头拥挤,政治的明星齐出,现场筹募仅得微不足道的2万111令吉。换句话说, 325桌的三千余人,每人只捐6令吉!

这些微妙的变化,似乎正是始自砂州选举。记得当年哥打圣淘沙101美食中心的活动,虽有多达两三千人出席,党所筹获的那点捐款,不过6000令吉。细算之下,每人不过两令吉。

同年的石角集会, 也是这样:500名民众捧场,浮罗岸区只得为数不明的“数百人出席”,两个场合一共所筹,仅有4000余令吉。假设当时两地人气累计一千人,那么,每人也只是捐出区区的5令吉。

怎么解读,确实不易。但是,我们应该坦承,砂州州选以后,可能是个不易发现的转折点。自此,这个国家选民原有的那些热情,渐渐流失了,有者甚至显得相对的意兴阑珊,远离政治。

当然,愿意现身的人头,仍然不会太少;踌躇满志的坚贞死忠,也仍然多如过江之鲫。不过,大手笔捐款的遽然减少,也许局部地反映了,眼下一部分坚决的心,不如当年的雷霆万钧。

何况,此时此刻,国债高筑,汇率不举,油价忐忑,股市低迷,市场一片凋零,望之满目疮痍,家国的未来悬念重重;南中国海两岸家家户户的三千万人,都完全感受到了。

消费税2015年4月1日落实之后,连锁之效应,一发不可收拾:层层叠叠,环环相扣,百货通膨,既影响了每个领域,也累及里里外外的每一层面,远远超乎民间的想象。

简单的推算,当可领悟了何以百姓捉襟见肘,手头拮据。GST年收400亿,每日缴纳之钱,多达1.15亿令吉。折算之下,每个小时,接近5百万因此(被)收在国库中,相等于每分钟8万令吉。大家的日子如此,怎么还有余钱捐献政党?

重温《2017年国家银行年报》的统计,当可领悟钱不够用的缘由所在了,2016年的薪资中位值仅有1703令吉,国內约有一半的工人月入所得低于这个水平。然则,身在吉隆坡的单身族,月薪至少要有2700令吉,才能像样地生活。

读到这里,一切尽在不言中,读者想必明白,为何这些日子筹募总得,不过如此。既然三餐不继,既然钱不够用,遑论捐出政治献金。这样下去,磨蹭拖沓,拉拉扯扯,到了下一届大选,实在不堪设想,唯有自己今后多多保重了。



汗水!口水!你就只能选一样!

26/04/2018 17:58

文:朱笙鑫

安顺在林氏家族的灭华精英战略下,上演了令选民头疼的”王对王”戏码。这次大选由行动党霹雳州主席倪可敏从太平国席跨区跑到安顺来挑战民政全国主席马袖强,以争一日长短。

安顺是一个标准混合选区,华裔选民大约40%,马来裔选民40%和大约20%的印裔选民。马袖强在2008年遇上了大马华人政治海啸,以1400多票输予行动党,在2013年再遇强烈反风以7300多票再败,隔年补选以238张的多数票险胜了行动党的马来美女刺客黛安娜。

倪可敏到安顺探军情,在师训大学工地前拍了一张照片上载脸书,指马袖强为安顺人建了一间隐形大学。倪可敏不是安顺人所以他不了解马袖强为了安顺人的要求,把这所等了半个世纪的大学校地从本来的18英亩申请到今天批准的80英亩。 这所大学将容纳逾3000多名学生,还不包括老师和其他工作人员人数,这不是口水打造的大学肯定需要时间,而且打桩工程已开始进行,真不明白倪大状的用心何在?

身为槟城人的我,比较有90%华裔选民支持的林冠英政府却在槟城建一家国际伊斯兰教大学而只能叹息和羡慕安顺人啊!

近几天,安顺早上太阳猛热,一到傍晚就倾盆大雨,但是在安顺芭尾新村的村民高兴的告诉我这两年来不再面对水灾,更不再出现丧府需要以人力把棺木抬高移出新村的镜头。

这一切并非理所当然发生的,马袖强通过中央政府拨款修筑河防洪渠,不但彻底解决一雨成灾的问题,也打造新的休闲胜地,多亏他认真的监督与跟进确保防洪计划顺利的进行,不像槟州的火箭国会议员们,只懂得在国会政治化问题,在重要议题上不是耍猴戏就是搞缺席,更让人无言的是在国会走廊自谈自爽,毫无意义。

有了马袖强,安顺在三年内就解决了淹水的问题,反观林冠英执政槟州10年,不曾淹水的地区都泡水了,有些槟城居民每次看到天黑就会苦中作乐的告诉我可能又有700令吉拿了。

为了将平静小镇的安顺发展成为下霹雳的旅游中心,马袖强与中央协商成功争取到了西海岸大道的出口设在安顺,一旦完成吉隆坡到安顺的路程从2小时半缩减到60分钟,不像某政客只选择在报章搞政治把戏,烂骂一场博取廉价的政治筹码过后就不理人民死活。

倪可敏形象也许比起马袖强年轻,英俊及好口才,听他两场的政治演说还真能把咸鱼讲到翻身活起来,但是让我们想想在他平步青云的政治生涯里,从他4任州议员到两度成为国会议员,他除了骂还是骂啊!你我的生活就会因为他的口水变好了?

就比如两个不同品牌的电饭煲,品牌B厂家的告诉你他的功用,告诉你他的品质和保证,另一个品牌P厂家却不停的攻击品牌B的电饭煲却无法告诉你他有什么好,那么身为消费者的你会做什么选择?

一个汗水人民代议士和一个口水代议士间的选择, 我想人民都会心里有数。更何况马袖强非但土生土长,更是民政唯一部长的当然人选啊,这一失去,不知若干年后才有这样的一个发展机会?

勿忘记,槟城和雪州都已有上议员的固打,而上两届的上议员,身为槟城人的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了不再浪费槟城与雪州的上议员固打,我真希望安顺选民把票投给马袖强而将倪可敏送给林冠英委任上议员继续其口水斗争啊!

这样的买一送一,可说不伤脑筋又值得啊!

290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9660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7-6 20:4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光华日报

“会费5令吉增至10令吉” 火箭党员接函不知所措

11/01/2019 16:56

(太平11日讯)行动党会费调高,引起一些支部党员埋怨。

509大选后行动党大胜声势浩大,与公正党、土团党、诚信党联合组成希盟政府,为大马人成立全新的马来西来,在新政局下,加入行动党成为党员,会费从5令吉增至10令吉,而永久会员从100令吉增至200令吉。

行动党后廊第一花园支部主席何江湖说,几天前接到总部寄来通知信提醒交党员费,且须在2019年1月31日交上,感到不知所措!

他说,该支部有约90位党员,而且都是上了年纪的一群,本来每年向他们收取5令吉党员费,他们都抱着支持行动党才交5令吉。最近向他们收10令吉的党员费时,皆埋怨为何党员费提高至10令吉?

“一直以来普通党员费只是5令吉,现在收10令吉,党员不知情,而本身作为主席,向党员收费时,难以启齿,加上目前市道不好,支持行动党者多是打工一族,党员费的增加,要召新党员时较困难,尤其是永久党员费200令吉。”

“该支部没有基金,本身是退休人士,不知如何协助党员交党员费。”



柔社青团将迎来首位马来领袖 火箭写下新历史

2019年7月05日

随着社青团全国副团长廖彩彤表明不参与民主行动党柔州选举后,华裔为主的民主行动党可望本周六在柔佛州取得重大突破,第一次有一位巫裔领袖领导该州的社青团。

目前而言,只有两个人竞选柔州社青团团长一职,分别是31岁的古来市议员玛丽娜,及34岁的柔州掌管青年及体育事务的行政议员谢奥马。

引入年轻马来领袖对行动党在争取马来选票及进入巫统的柔州堡垒区很重要。

玛丽娜于2016年加入行动党,并认为行动党如今是政府的一份子,不管是在州或中央,因此是最佳时机以突出社青团及提出青年问题。

她也是士乃州议员郑凯聪的私人助理,玛丽娜说,“没有多少人知道社青团是行动党的青年团。”

另一位候选人谢奥马对青年政治并不陌生。

他在2015年加入行动党之前,谢奥马因挑战伊斯兰党中委反党主席哈迪阿旺而引起注意。当时,谢奥马是伊党党员兼和平穆斯林协会(Persatuan Ummah Sejahtera)的社运分子。

在伊党分裂及组成诚信党后,他决定加入行动党,把“伊斯兰”带入党内。

自此以后,这名前伊党党员在这个华裔为主的政党表现突出。

这位柔佛人首先与行动党柔州主席兼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搭档,过后于2018年上阵巴罗州议席并胜出。

根据他在全国大选的胜利,谢奥马加入柔州行政议会,掌管青年及体育事务,成为两位最年轻的行政议员之一。

另一位行政议员是社青团全国副团长廖彩彤,是掌管旅游及妇女、家庭、社会发展事务的行政议员。

廖彩彤说,“这已不是社青团首次有非华裔州团长,莫迪比摩现在是砂拉越社青团团长。党主张机会与权益平等。我们应该强调每个候选人的优点而不是他们的种族或宗教。”

作为柔州行动党最受欢迎的青年领袖之一,廖彩彤表示,她决定不参加竞选以便为别人铺路。

“我是社青团全国副团长,我决定不参与州选举,让其他人上来。”



陈富京向记者道歉

8/09/2018 18:24  文:菁草

如果有读者问:“陈富京,何许人也?”,答案就是:他是民主行动党早期的一位国会议员。

民主行动党在1969年初次参加大选所派出的31位国会候选人之中,有13位中选;陈富京就是其中一位。

他不但中选,还因为他击败的是中央政府卫生部长吴锦波而被形容为“屠龙手”。

陈富京是在霹雳安顺区竞选,他原本是该区一家巴士公司的剪票员,学历浅薄,上阵竞选也没有把握,可是,一阵反风这么一吹,就把他从巴士吹进国会。

当时,他得票12,297张,部长级的对手只得8,523张,真是时来运转,泥土变黄金。

在大选投票日大约一周前,不知何故,陈富京在一场群众大会上大骂联盟及马华骂得兴起之际,突然破口骂起华文报记者,说他们是“饭桶”!

这句“饭桶记者”一出,真是“火箭难追”,安顺区华文报记者群起杯葛,在往后的竞选期间,完全不替陈富京宣传。

结果,陈富京在自知理亏下,跑上人民进步党的群众大会公开向华文报记者道歉。

今天我们看到的就是登在1969年5月3日的“行动党陈富京公开向华文报记者道歉”的报道。

可是,除了新闻第一段是有关陈富京之外,其余的内容都是人民进步党主席辛尼华沙甘在群众大会的讲话,对陈富京提都不提。



诗华日报

涉恐吓警方 行动党区部主席被捕

2019年5月19日

(而连突19日讯)彭亨行动党而连突区部主席卢伟良,涉嫌恐吓警方,今日遭警方逮捕。

卢伟良在上周四第一次被警方逮捕,获释后涉嫌发简讯恐吓警区主任,结果今天再次被捕,其手机也被充公。

他在周四当天,是因为企图阻止警方逮捕涉嫌贩卖逃税香烟和酒精的行动党而连突区部秘书,结果被警方逮捕。

据网媒《当今大马》报导,根据连突警区主任马子兰(Mazlan Hassan)的报案书内容,53岁的卢伟良因为不满星期四(16日)遭到警方逮捕,而涉嫌向马子兰发出恐吓讯息。

报案书称,卢伟良在星期四当天企图阻止警方逮捕涉嫌贩卖逃税香烟和酒精的而连突区部秘书,而遭警方逮捕。

马子兰也向该媒体证实,是在星期五(17日)针对卢伟良报案。

彭州总警长莫哈末查卡利亚证实,警方是在今日逮捕卢伟良,但对方目前已保释外出。

“我证实有这个(报案)事件,但我无法透露更多。就等待警方调查吧。”

另一方面,彭亨行动党秘书李政贤指出,不清楚卢伟良是否今日再次被捕,但知悉对方在周四被捕后当天获释。

他说,卢伟良本身否认向警区主任发出恐吓信息,而彭亨行动党将交由警方查明此事。

290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9660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8-1 21: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星洲日报

林吉祥:过去政治立场虽不同·“我不曾指敦马贪污”

2019-07-14 12:58:00 

(吉隆坡14日讯)行动党元老林吉祥否认自己曾经发表过首相敦马哈迪涉及贪污的言论。

林吉祥接受《新海峡时报》专访时透露,自己决定搁置与马哈迪在过往的分歧并且进行合作,是为了避免马来西亚继续沦为失败的国家。

他坦言,即便自己和马哈迪在过去的政治立场不同,但自己从未在马哈迪于1981年至2003年担任首相期间指责马哈迪涉及贪污。

“我从来没有说过他贪污的,你可以查看回所有我发表过的文告,这一切都有记录。 (但)我会说有他有滥用权力的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林吉祥曾在90年代要求马哈迪就迈卡控股(Maika Holdings)的贪污问题提交白皮书。

当被问及是否仍会推动自己之前针对马哈迪首次担任首相期间发生的丑闻事情(1981年至2003年)展开调查时,林吉祥则形容现在还有其他问题必须被优先处理。

“我认为我们应该先处理新马来西亚的建设问题。我不会撤回之前说过的任何一句话,但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必须建立一个人民拥有自由,民主,正义和团结的新马来西亚。”



诗华日报

林吉祥没说过敦马贪污?国阵翻旧视频让大家回顾

2019年7月14日

(吉隆坡14日讯)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否认曾指控马哈迪首次任相有贪腐”,结果引起各方质疑,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纷纷批评林吉祥骗子。

纳吉在面子书撰文时不忘标签林吉祥面子书户口,内容说明林吉祥很不满每天被网民批评。

“他(林吉祥)指控我聘请网络兵团攻击他。“难道他不懂很多人都知道他是骗子?

“还有很多课题 蒙古女郎阿旦杜雅命案、国行炒外汇亏损事件,还有明明答应了出来辩论,之后又爽约等。

“当他说他不曾指控我国第4任首相贪污时,我今天看到很多人谴责他。”

纳吉说,很多人被林吉祥骗了,对方的舌头是分叉的,无诚信。

“如今他又不接受事实,坚持认为是网络兵团攻击他。”

另外,魏家祥也翻回多年前的国会会议视频,并在面子书撰文调侃:“马哈迪曾说‘马来人善忘!’现在,这个行动党的华人直接忘记’。

“若懒惰阅读旧闻,可以收看这视频,瞧瞧这行动党华人教育慕克里兹 ” 魏家祥也附上2个链接,即《Malay Mail》于2015年2月12日和行动党《火箭报》于2013年12月26日的报导。

画面显示,林吉祥当时在“教训”时任巫统尤仑区国会议员拿督慕克里兹,指贪污问题源自于其父亲马哈迪掌政时期。

视频中,林吉祥也追问慕克里兹,是否知道马哈迪执政时期闻名的“KKN”是什么?,慕克里兹一脸茫然,林吉祥解释,“KKN”即是Korupsi(贪污)、Kronisme(朋党)及Nepotisme(裙带关系)。



林吉祥:火箭对某些课题不能再直话直说

2019年7月21日

(吉隆坡21日讯)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指出,由于行动党已经是执政党的一份子,因此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直话直说”,必须通过内部管道去表达立场。

他说,他经常被问到,作为今天希盟政府一分子的行动党,和之前40年在野的行动党,有什么区别。

“当中有一个主要的区别。从在野开始的头40年里,我们只需要考虑行动党的利益。今天,我们必须考虑到由4个政党组成,而我们是其中一分子的希盟政府的利益和成功。

“我们不能像行动党在前40年历史中那样直言不讳和伶牙俐齿。当时我们在野,如今我们是联合政府的一部分,我们就必须利用内部渠道来解决我们的分歧。

“这意味着我们可能不同意某些问题的处理方式,例如赵明福或许景裕牧师和安里哲末的案件,但我们必须使用内部渠道来表达我们的观点。

“至关重要的是,我们绝不能放弃我们的原则和目标,以便重新设定国家建设政策,建立新马来西亚。”

林吉祥是昨晚在振林山民主行动党晚宴上,这么致词。

他认为,希盟应在尝试在10月开始的国会会议付出更多努力,以遵守和兑现新马来西亚承诺,包括在7月的国会会议在体制改革方面取得很大进展,但进度还是太慢和差强人意。

他说,这些改革包括要求国会议员申报财产、将投票年龄从21岁降至18岁、及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法案落幕。

他说,对他而言,将投票年龄从21岁降至18岁事宜,是他于1971年首次在国会提出的课题,而48年后终于如愿以偿。

他说,国会会议结束后的第二天,首相敦马哈迪在内阁反腐败委员会(JAR)会议后宣布,政府将拟定信息自由法令,以取代《1972年官方机密法令》。

“此外,主要公务员的任命,如选举委员会,司法任命委员会和人权委员会(Suhakam)的主席和成员及反贪会(MACC)主席,将被提交至国会遴选委员会。

“这些是令人印象深刻的体制改革,是以前国阵政府从未尝试过的。

“不过,体制改革的步伐仍然过于缓慢和差强人意,国会于2019年10月7日至12月5日举行下一次会议的36天内,应该做出更多的尝试。”

遗憾被妖魔化

另外,林吉祥说,第14届全国大选后的马来西亚,正面临着史上最恶毒和邪恶的政治活动。

他说,最近有一种危险的信号,政坛被邪恶与恶毒的谎言、恐惧、仇恨、种族和宗教政治所污染。

“它非但没有在汇集于马来西亚的不同种族、宗教、语言和文化之间建立容忍、信任和信心,反而暗中企图在各种族、宗教、语言和文化间滋生怀疑、猜忌和仇恨,犹如在马来西亚国家建设的井水中下毒。

“我本身就是马来西亚在过去半个世纪里被妖魔化得最严重的人。

“我被指责为华人、基督教徒和共产党人。我甚至被指为陈平的亲戚;我该为1969年5月13日的骚乱负责,引领吉隆坡的街头示威活动,大喊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教的口号,纵然在1969年5月10日全国大选之后,我不曾在吉隆坡。

“我被描绘为魔鬼、妖精,或是土怪;我反马来人、反伊斯兰教,在不同时期甚至是反印度人、反受中文教育的华人、反受英文教育的华人;是克格勃、中央情报局、军情六处,或是澳大利亚情报机构的间谍。

“是的,我是华人,但最重要的是,我是马来西亚人。 我不是基督徒,我也不是共产党人,否则我们的政治部一定是世界上最无能的,以至于他们在过去的40年中无法认出国会中有个共产党人。然而,实际上马来西亚的政治部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



光华日报

会让创党人痛心疾首的勋衔风波

2019年8月01日 文:魏祥敬

最近敌对党党要因州政府的推荐而获封赐高级勋衔、一些党内人却榜上无名风波,在槟州行动党内掀起一阵不小的涟漪,也有领袖因此被逼吞下了整只死猫。

这个课题不会有一个黑白分明、是非对错的答案,无论你接不接受,这是一个灰色的朦胧世界。

然而,它却使我不禁要再提槟州行动党的创党元老彼德达逊(Peter Paul Dason) 这位党国功臣,如果他还在世,肯定会因党内的勋衔风波感到痛心疾首,用英语骂句“WTH”。

彼德达逊在1965年新加坡脱离大马独立后,被迫放弃人民行动党党籍,在槟城协助筹组民主行动党支部,他拉拢了一些社阵领袖,包括州、市议员和一些不曾参政的专业人士,为槟州行动党奠基。

在他的积极推动下,1969年大选首次上阵槟州、参选1国3州的行动党大获全胜,他也以巨大多数票赢得槟岛北区(现升旗山)国席。

那个时代,槟州行动党候选人,无论是医生、律师或会计师,都是穿拖鞋沿街拜票的,彼德达逊这个会讲流利福建话和客家话的印裔律师也不例外。

1974年大选,由敦拉萨吹起的一股强大“中国风” 令彼德达逊在原有选区落选,但他没因此气馁,而依然为党和选民服务。到了1978年大选,他又获得选民委托,在同样的选区站起来。

后来槟州行动党发生党争,其他的华裔国、州议员纷纷跳槽国阵,只有他和加巴星站稳立场,继续扛起党的大旗。

为了提拔后进,彼德达逊在1982年大选把在上届赢得的国、州议席皆让给魏福星,自己跑去国阵的堡垒区硬碰当时的民政党强人,当了预料中的炮灰。

峇央峇鲁是1986大选新划分的国会选区,受党中央属意去那里开辟疆土的他,却坚持让另一名后进,即张德发去上阵这个胜算高的选区。直到提名日前夕,他还拒绝接受。最后一分钟在秘书长林吉祥的“施压” 及张德发获安排去峇眼国会后,他才在提名表格上签字。

不过,他中选为峇央峇鲁国会议员后不久,就叫加入行动党的前工会领袖阿末诺到他选区活动,以准备在1990年大选接替他上阵。阿未诺也不负他所望,顺利当选为峇央峇鲁国会议员。

除了拥有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精神,彼德达逊也是最愿意与后辈分享政治经验,无私地充当导师的行动党领袖之一,另一位是已故前峇都兰樟州议员陈尔奕。

别以为彼德达逊是已经“上岸” 而生活无虑,并且忙碌的专业律师,才会“谦让” 位子,实际上他的律师楼业务惨淡经营,又时常做一些义务性质法律事务,发薪给职员和付租金后所剩无几。

所以即使当过3届国会议员及2届州议员,他还是两袖清风,到去世时仍住在租来的房子。有一次他家要办喜事,但是阮囊羞涩,有位州议员建议他到银行去办张信用卡,以便宴会后在承办酒店刷卡,先用未来钱。

人家从政后脑满肠肥,彼德达逊却连自己住的房子也买不起,也许还会有党内人说他是政坛大笨蛋。

回想起彼德达逊一生对槟州行动党的贡献,尤其是没有他,也许就没有行动党今天在槟州的政治地位,再看看目前党内的勋衔风波,的确令人感慨万千!


290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9660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9-9-28 22:26:04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刘镇东:火箭不是华人领袖

2019年8月21日

(吉隆坡21日讯)民主行动党政治教育局主任刘镇东表示,该党很多领袖清楚知道本身不是华人领袖,而是马来西亚全民领袖。

刘镇东今日发表《东风破:民主行动党作为全民领袖》的视频中称,因为国内在2008年起吹起反风,行动党有一代领袖在很多不可能胜出的选区赢得选举,而这些选区很多是马来选民占40至45%,或华裔选民占45至50%

“2013年大选、2018年大选也是如此,所以我们有一代领袖,在种族多元的选区中选,所以有很多行动党领袖清楚知道自己不是华人领袖,而是所有人的领袖。’

他说,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被宣布为财政部长的时候,面对中国记者的提问,林冠英称自己是马来西亚人的部长,没有考虑到自己是华人,结果被对手拿来大做文章。

“我们要告诉所有马来西亚人,我们文化上是华人,但是我们的政治单位是马来西亚公民,我们是以马来西亚公民作为我们参与政治,参与公共政策的单位。”

“如果最后我们都是以华人来参与的话,那你点人头,你人头少,就输了嘛,不用讲道理了嘛。”

他说,可是在一个民主社会,每一个人应该要有同等价值,他的票要等值,因此它不是看族群的。

“它是看你是公民,然后你是等值的,不是用族群来做讨论的,这是我们共同要去面对的,怎样让所有马来西亚人,包括所有行动党支持者,以马来西亚公民的身份参与政治。”



光华日报

“红豆兵”指控反揭示国阵网军 林吉祥:每月雇价最高3000

2019年9月28日

民主行动党资深领袖林吉祥说,巫统/国阵宣传人员在2013年的第13届大选后,马上指控行动党资助虚构的计有3000人之多的“红豆兵”,并在之前的6年间耗资1亿至10亿令吉的经费在这批“红豆兵”身上,来攻击巫统/国阵当局,在各种不同的议题上诋毁巫统/国阵领袖。

他说,他们甚至还指控“红豆兵”拥有两个行动中心,一个在吉隆坡的协和酒店,另一个则在槟州的光大。

“我还记得当巫统/国阵宣传人员大肆散播有关行动党所资助的‘红豆兵’的谎言、假新闻和虚假信息时,我带领一队行动党国会议员在记者陪同下,在2014年7月4日晚突击访问协和酒店。”

“我们发现协和酒店——这应该是斥资十亿令吉的‘红豆兵’的两个行动中心的其中一个——充斥着巫统领袖和人员,但却没有‘红豆兵’的踪影。我们甚至发现更令人震惊的事,协和酒店价格不菲的红豆冰完全没有红豆!”

他说,然而,巫统/国阵有关“红豆兵”的指控却揭示了巫统/国阵在雇用网军的操作模式,尤其是在涉及经费的方面,因为没有巫统/国阵网军或选举职工是会免费或以志工的形式效劳的,他们得用钱雇用,且是相当宽厚的待遇!

“巫统/国阵网军的每月雇用价介于500令吉至3000令吉之间,包括免费的电话和手提电脑。”

林吉祥续说,巫统通讯科技局在第14届大选前,为大约3500名的巫统网军主办了一次大会。

“若每名巫统网军每月平均要花费2000令吉,那么这将是700万令吉一年,这还不包括巫统/国阵其他单位或州级单位的网军所涉及的开销。”

“谁会为这笔天文数字的开销买单呢,还有这笔庞大的经费来自哪里?”



林晃昇无缘参选

2019年8月10日  文:菁草

大马华校董事联合总会(简称董总) 主席林晃昇(1925年4月15日生——2002年3月13日病逝)加盟民主行动党的事,屈指数来,距今已接近三十载。

虽然每年都有人公祭林老,却少有重提他参政之举,因此许多人未必知道或记得他曾有此壮举。

与林老有关的组织向来避提此事,是否认为这等事不宜多提?林老辞董总主席职并和一批志同道合者加盟民主行动党时,正是1990年大选前夕,入党仪式在吉隆坡中华大会堂举行那天,被新闻记者问到他将参加不久后举行的大选的事时,他看看在场的民行领导人,然后打哈哈地说既然已入党,此事交党决定。

但是,是人都知道林老选择在那时问政,必然准备好在大选中以火箭候选人身份上阵。

林老加入火箭党时,华社涌现各式看法。今天重温的这刞1990年8月16日见报的报道引述大马华校教师联合会(教总)主席沈慕羽(1913年7月20日生——2009年2月5日殁)的话指“林晃昇因多年来争取华教地位不果,才毅然辞董总主席,加入反对党(民主行动党)出来竞选”。

沈慕羽认为当时“是一个很好机会,让华教人士增加反对党力量来削减国阵,特别是巫统的力量,以达到有力的制衡,加强监督施政来达到公平与合理的对待”。

囯会在该年10月4日解散;10月11日举行提名;可是,提名时,民行候选人名单上却不见林老大名。既是问政参选,何以林老没上阵?在大选中及大选后,居然没人注意或提问为何林老没上阵。

而从那时起,林老就没在市井活跃,也没有以民行党顾问的崇高身份“争取华教地位” 或“加强监督施政“。

今天重温此事及沈老当时的话,令人不禁想问:是什么原因使林老参选梦碎?他有没有觉得走错路进错党?对于自己毅然参政却无缘参选,是否深感悔之莫及?当然,对这些问题,到今天还是找不到权威性的答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19-10-14 07:45 P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