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058|回复: 15

[转载] 民联欠缺印裔天王

[复制链接]

290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930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10-3-12 16:5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由今日大马

民联欠缺印裔天王

Fri, Mar 12, 2010 政海汹涌 邹宇晖



顾名思义,“天王”就是“强人”,拥有过人的魅力和魄力,如果是政坛天王,当然是意指他可以在政坛上呼风唤雨,一呼百应。

细数现今的马来西亚政坛天王,曾经高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前副首相,曾发动烈火莫息运动,更在308大选中领军打破国阵半世纪以来的霸权,获得3大民族支持的安华伊布拉欣敢认第二,没有人敢认第一。安华可说是天王中的天王,从当初他在马大校园领导学潮开始,就注定了他那成为政坛天王的一生。(图:雪州行政议员沙维尔)

如果安华是马来社群的天王级的领袖,那林吉祥和林冠英就是华社的天王领袖。林吉祥纵横政坛40载,很早就奠下了他敢怒敢言的形象,“没有了林吉祥的国会,就不像国会了”,这是华社的心声,再加上林吉祥曾经为人民的权益而深陷囹圄,更增添了他民主斗士的形象,因此举凡在大选或晚宴的讲座,只要有林吉祥出现的地方,就肯定会爆满。

至于林冠英,虽然之前也因为“坐牢”而积累了一定的名气,但向来都是被他父亲的风采盖过。但,林冠英却在2008大选一战成名,带领行动党创下史上最佳战绩,加上出任槟州首席部长,使到人气高涨的他风靡了全马,在华社的形象更是直逼其父。

政治决战需要凝聚分散的支持力量,只有天王级领袖才能号召群众,并整合支持者的力量来推翻霸权,民联在马来社群和华裔社群都有这样的领袖,但是在印裔社群却独缺这样的天王领袖,导致在争取印裔选票方面目前举步维艰。

印裔选票造王者

民联在308大选可以获得印裔选票,很大程度上是仰赖兴权会的印裔领袖的号召,若说天王级领袖,兴权会的顾问乌达亚古玛肯定是其中一位,但他不是属于民联的,如今更自组“人权党”,对巫统和民联左右开炮。
[url=http://t1.gstatic.com/images?q=tbn:bmmBLq2ueeM6CM:[/img]][img=140,145]http://t1.gstatic.com/images?q=tbn:bmmBLq2ueeM6CM:[/img][/url]

看回今天的民联印裔领袖,主要集中在公正党与行动党。公正党摆出来的印裔领袖就只有副主席西华拉沙,但他绝对不是天王,虽然他是一名人权律师,但欠缺领袖的魅力。至于行动党,是拥有最多印裔领袖和人民代议士的在野党,当中最具有名气的印裔社区领袖就是锡克籍行动党主席卡巴星(左图),然而卡巴星并不是一名草根领袖,他鲜少到印裔集中地区跑动,再加上不谙淡米尔语,所以始终跟印裔社会有一定的距离。

除此之外,公正党和行动党的二线印裔领袖,如雪州行政议员沙维尔及怡保西区国会议员古拉,或崛起中的霹雳州议长西华古玛及哥宾星虽然都有一定的名气,但要说到号召印裔社群,始终欠缺那影响力。

在兴权会遭到国阵分裂及天王级印裔领袖缺席的情况下,印裔选票在下届大选是否会流向民联非常不明朗。距离下届大选已经不远,因此民联必须加紧脚步,频频走入印裔社区,在执政的州属为他们提供最好的服务,并进行大量的文宣戳破国阵的改革假象,才能逆转纳吉之前一系列对印裔选民的攻心计谋,并重演308大选,印裔社会一面倒支持反对党的盛况。


http://freemalaysiatoday.com/chinese/?p=1710

290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930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0-3-12 17:01:47 | 显示全部楼层
国阵的所谓印裔天王还是三霉萎奴。

0

主题

687

帖子

3867

积分

积分
3867

良民

发表于 2010-3-12 17:34:01 | 显示全部楼层
印裔人单势薄,在东马两州就犹如隐形的民族。
他们由于宗教问题,族内存在分歧,一派支持巫统,一派支持在野,实力被瓜分。
一个本来就人口少的族群,还被分裂势力利用,权益更难争取。
华裔以后也可能走到他们的困境。

290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930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3-1-28 00:27:08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决战关键少数印裔票

2013年1月27日


马华特别推出以泰米尔文为主的宣传单,传单设计是以马华对垒行动党为主,此创举已可让人嗅出印裔选票对马华的重要性。

(吉隆坡26日讯)国阵选情分析指出,国阵在马来选票虽略占上风、但华裔选票明显处于下风,印裔选票在数个关键选区可左右大局,随时成为决定国阵成败的“造王者”。

因此,国阵在备战大选最后冲刺期,将卯足全力强攻印裔选票,尤其是2个失去州政权的州属,即雪兰莪及霹雳,恰好这两州有不少印裔选民,相信对印裔选民利好的宣布将陆续有来。

距离解散国会及州议会的法定日期不及3个月之际,雪州巫统撰写的雪州国阵选情报告显示,国阵重夺雪州政权机率仅为48%,仍处于下风。

熟悉雪州国阵备战情报的消息指出:“雪州国阵已启动策略,各成员党基层受促深入印裔社群,力争支持,不容有失。”

各方调查显示,华裔选民对国阵的支持率偏低,而国阵在城市,甚至是半城郊的马来票亦没有明显优势,反而印裔选民有回流国阵的迹象,但支持比例多寡则未有定案,这也是国阵急于强攻印裔票,以稳定军心的原因之一。

在308大选时,印裔选民吹反风,使到国大党在雪兰莪及霹雳州选区全军覆没,连带影响国阵成员党在混合选区的成绩,结果国阵以6席之差失去雪州政权,并以3席之差失去霹雳州(最后因民联议员倒戈,在2009年2月重夺霹雳州政权)。

明显“分庭抗礼”

印裔选票在308大选之前,向来都被视为国阵铁票,不过在308大选前因兴权会大集会、不满国大党党魁丹斯里三美威鲁及陆续发生州政府拆印裔庙等课题,最终用选票教训了国阵。

雪州国阵与民联早前针对“黑风洞公寓计划”针锋相对,而作为雪州国阵主席的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也向雪州选民许下了承诺。纳吉明日到黑风洞与印裔族群共庆佳节的演讲内容,备受印裔社群关注。

国阵中央政府在过去4余年来,所推行的政策与策略,隐约可见国阵非常看重印裔选票;无论是公民权、教育、印裔庙宇及扶弱政策上都做了很多努力。

其中,在去年公布的2013年财政预算案中,尽管泰米尔文小学的数量比华小少一倍,但2者同样获得1亿令吉的发展拨款,也引发华团领袖抗议教育拨款比例不公。

值得一提的是,印裔社群亦懂“礼尚往来”,印裔人前进阵线(IPF)在民联声势浩大在1月12日于吉隆坡默迪卡体育场举行人民崛起大集会时,也在士毛月举行“人民集会”,邀请国阵雪州主席兼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集会上发表演讲,明显有“分庭抗礼”的意味。

此外,国阵在2009年重夺霹雳州政权后,对州内印裔选民照顾有加,除了每年定期拨款100万令吉给泰米尔文小学,在“以地养校”方面,也没有忘记泰米尔文小学,特别拨出2000亩土地给州内泰米尔文小学。

26国席印裔选民逾15%

我国约有85万名印裔选民,另有26个印裔选民比例逾15%的国会选区,主要分布在西马半岛,只有2%在东马。

印裔选民在308大选时,受到兴都庙宇被拆、兴权会事件等累积已久的民怨影响,掀起反风,导致国阵在印裔选票达20%的选区惨败。

在308大选,全国有10个印裔占20%或以上的选区,国阵仅仅巫统副主席兼国防部长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在霹雳州峇眼拿督取得胜利,其余9席全军覆没,包括时任国大党主席丹斯里三美维鲁也在老树盘根的和丰国席失利。

在大马,印裔选民没在任何国州议席占超过50%以上的比例,反之印裔选民比例最高的国会选区是雪兰莪州的哥打拉惹,但只达约27%。

马华也靠印裔票救命

在华裔选民回流国阵不明朗的情况下,马华要入阁当官,或需靠印裔选民来当“救命稻草”?

据瞭解,国阵内部选情报告对马华保住15个国会议席,仍不抱持乐观态度,估计真正有胜算的选区只有10至12席,最好的情况能去到16至18席。

有鉴于华裔选民没有明显回流国阵的迹象,马华内部备战大选的策略,悄然起了潜移默化的“改变”。

这些“改变”包括马华在备战大选期间,比往年更重视印裔选民,该党的宣传单除了华文、英文及马来文版本的政绩宣传单之外,也大量印刷纯泰米尔文版的政绩单,准备向印裔选民展示该党政绩,就可见一斑。

此外,各种迹象也显示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在上台初期已开始部署“印裔选票攻略”,包括所推出的计划,如:一个马华医药基金、青年及教育贷款计划中,使到不少印裔从中受惠。

据蔡细历早前公布的资料,一个马华医药基金成立迄今,一共拨出938万令吉予1706位受惠人士,其中印裔占209人,即占总受惠人数的12%。

此外,蔡细历也时常藉马华霹雳州主席的身份走入印裔社区,协助解决问题,据称他在一些霹雳印裔为主的社区蛮受欢迎。

正因如此,党内开始流传这样的说法:“这是马华创党以来,最照顾印裔社区的时刻。”

在马华现有竞选的40个国会议席中,有7个席位是印裔选票占15%或以上的国席,但上届大选却只在霹雳州的丹绒马林取得胜利,其余6席皆败北。

http://www.seehua.com/node/64224

11

主题

3万

帖子

13万

积分

积分
136029

敦丹斯里拿督斯里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星章(累积乐捐RM500以内)

发表于 2013-1-28 20:41:46 | 显示全部楼层
山城客 发表于 2010-3-12 05:34 PM
印裔人单势薄,在东马两州就犹如隐形的民族。
他们由于宗教问题,族内存在分歧,一派支持巫统,一派支持在 ...

在马哈迪成功的分而治之下,华裔被分成几大派系呢!
美女我喜歡看。
性感尤物是我的最愛。
攝影是我的生命。
拍攝性感照是我的夢想!

290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930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5-6-23 23:36:39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国大党马戏团

2015年6月23日 傍晚7点48分

正当华社被董总内讧你死我活的恶斗搞得无眼观之,印裔族群的国阵伙伴国大党,似乎不让董总及民联狗咬狗骨的戏码专美,抖出更惊人的内斗,该党一二号人物因社团注册局谕令必须重选而闹开,互相纠众造势显示支持实力,也互相开除对方而让国人看傻了眼。

自国大党盘踞30年的和丰狮三美威鲁备受大选败选余波不情不愿地迫下台,千挑万选把曾是身边大将的巴拉尼威推上台去接棒,还达致共识巴拉担任阿头至2016年,才交由大会另选贤与能。

然而,据说巴拉登上龙椅后,并没有给足恩师三美面子,反而以自己的风格在党内呼风唤雨左右树敌,其中与曾是三美劲敌的现任卫生部长苏巴马廉闹得貌合神离,于2013年党选时原本决定挑战老总的宝座,后来在首相纳吉斡旋下苏巴才安守本份屈就继任老二。

不过,当年的党选过后,不知何故老三美的爱儿一伙人竟然不获巴拉重用,之前委以策略局主任的要职遭撤,引发不满和呛声不绝,誓言不坐以待毙,向社团注册局投诉改选时被发现的诸多弊端,最后导致注册局谕令必须重选。

随着巴拉上庭挑战社团注册官发布重选谕令失败告终,老大老二随即从台下斗到台面来。苏巴紧急召集会议讨论法庭判决的事项被指越权,遭主席巴拉开除党籍,共有十多名以署理主席为首的高层领袖人头落地,其中不乏是位高权贵的正副部长或高官显要!

如此一来,国大党内讧越演越烈无从收科,老二苏巴等人不承认自己已被开除,反指巴拉实际上因为将党务告上法庭已自动丧失党籍,因此没有资格以主席身份开除他们。

继该党两大巨头互相罢免后,两派人马分别在前后两天于首都相同地点召集千人大集会,展示各自的实力。首日巴拉先声夺人成功召来数千名党员参与造势,让他得意忘形在致词时指责国阵及首相插手施压才导致党争。此言一出引起纳吉的不满,驳斥他停止把矛头指向别人,还要召见他当面解释,无形中刮了身任主席的巴拉一巴掌,灭去了他先声夺人的锐气。

次日老二苏巴的大集会似乎更有看头,媒体画面出席者人数与之前者不相上下,而且据说其中有二千多人是该党支会主席人马,台上的面孔更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而已退位让贤的老三美,也站高高在领袖群中央显示支持,让国人看到实际上苏巴的阵营已未战而胜了一筹咧。

至少,首相纳吉并没有对苏巴的阵营有微言,加上老三美留下的残余势力,看来巴拉操刀砍人的手段,已经缺乏信服力啦!



光华日报

从国大党,到民政党

二零一四年八月十日 晚上八时四分

文:巫伟强

朋友给我捎来一则短讯,他说,看到国大党主席巴拉尼威要在沙巴州争取一个上议员空缺,他笑到肚疼。好笑吗?我不懂,我只是有少许惊讶,原来国大党在沙巴州竟然已经有这么久的历史,而沙巴州的主席,竟然一当就当了18年!

国大党要在“风下之乡”争取轮任上议员,说明了这个党主席的勇气。若非巴拉尼威说出来,我们都不知道在沙巴有1万4000名印裔同胞。既然有这么多的印裔同胞,争取一个上议员空缺,不是什么可笑的事情,这种敢敢争的精神,才是其他国阵成员党应该学习和贯彻的。

因为同一天,我也收到一位民政党朋友的短信。写着:如果民政党也像国大党那样,敢敢去争要轮任吉打州上议员,谁应该先开口?马袖强?谢顺海?陈庆亮?还是妇女组主席?

沙巴州首席部长慕沙阿曼对于国大党这项要求,也没有断然拒绝,仅说会跟国阵主席纳吉讨论。说真的,这个东西也没有什么要讨论的,即使最后必须轮任都好,跟巫统应该没有什么关系。

吉打州有2个上议员空缺,一个归巫统的,另一个是给马华、国大党和巫统轮任。意思是说,2个空缺之中只有一个可以轮任,另外一个不管你怎样轮都好,是老大的,看得、碰不得、想不得、轮不得。

公平吗?如果民政党也可以获得轮任的机会,那肯定会很公正,很有诚信。吉打州有36个州议席,马华4席,民政党和国大党各获2席。其余是大哥的,同样是看得、碰不得、想不得、轮不得。

民政党在吉打州有多少位党员,应该不至于像国大党沙巴州党员14770人这么少。人家才14770就敢敢要求1个上议员空缺,你民政党在吉打州更有理由争取轮任上议员。巫统答不答没关系,至少你争一下,党员士气会为之一振,久久一次给他们爽下,何尝不是件好事。



辣手网

百人聚集要求巴拉尼威下台 两派党员三度爆发肢体冲突

18/12/2014 15:33

在国大党召开紧急会议之际,国大党总部外的“挺改选派”及“反改选派”更三度爆发肢体冲突!

今日中午,大约百名国大党党员聚集在国大党总部外,疾呼要求党主席巴拉尼威下台。

据了解,第一次爆发肢体冲突是在党主席巴拉尼威欲步离总部时,一名“挺改选派”的党员向巴拉尼威高呼下台。

随后,另一名“反改选派”党员怒喝道:“你在说什么!”,之后,两派党员便爆发了第一次的肢体冲突。

警方在爆发冲突后即刻介入调停,而两派党员也遵守指示停止冲突。

尽管备受争议的巴拉尼威已经率先离开现场,惟现场气氛仍然没有缓和的迹象,随后还爆发了两次肢体冲突。

根据本网记者观察,现场人数大约500人。

这批党员怒斥领导层不聆听基层的心声,召开非法的紧急会议讨论重选课题。

同时,这批党员也高举要巴拉尼威下台的布条。

此外,警方也派遣了镇暴警队,驻守在此。

基于党选涉嫌违规,社团註册局于本月5日,指示国大党在90天內举行重选,所以国大党于今午召开紧急会议进行讨论。

不过,国大党前青年团长莫汉日前致函予国大党总秘书巴拉卡斯,要求取消中委会议,並指基於社团註册局已宣布国大党於2013年11月30日选出的中委会不合法,所以党不能让该届中委会成员出席紧急会议;假若有关会议仍照常进行,则必须由前一届于2009年的合法中委会成员出席会议。



下周将前往社团注册局开会 巴拉尼威:不希望党被注销

18/12/2014 18:24

有关注册局要求国大党重选3名3名副主席及23名中委职一事,党主席巴拉尼威表示,下周他将连同该党署理主席苏巴马廉,前往社团注册局商讨重选事宜!

他说,重选事宜事关重大,该党不能草率了事。

“我们必须亲自到社团注册局与该局官员会面后,再做决定。”

“我和苏巴马廉将会见内政部长阿末扎希并讨论此事,这件事情非常重要,我们不希望党被社团注册局注销。”

他也说,该党将会成立一个小组,以应付社团注册局所给予的任何指示。

“社团注册局只宽限我们90天的时间去处理(重选),我们不希望被注销,所以我们会积极地处理所有问题。”

询及是否提出上诉,巴拉尼威则回答,一切有待小组成立后再商议。

国大党今午召开紧急会议,惟巴拉尼威坚称,今日的会议为例行工作会议,并非媒体报导的紧急中委会议。

值得一提的是,正当巴拉尼威召开记者会时,数10名“挺改选派”党员硬闯记者会现场,导致记者会室玻璃大门被冲破,庆幸并无任何伤亡。

前总财政贾斯巴星、前青年团团长莫汉及拿督S.A维尼索兰,今日也现身党部高呼“巴拉尼威下台”。

莫汉在较后则以扩音器向“挺改选派”党员喊话,劝请党员稍安勿躁。

“我相信巴拉尼威和苏巴马廉在和社团注册局官员会面后,将会有一个很好的答复。”

290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930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7-10-8 20:4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纳吉宣布将把印裔穆斯林纳入土著

发表于 2017年7月19日 上午9点35分     更新于 2017年7月19日 上午11点25分

首相纳吉宣布,政府将把印裔穆斯林社群纳入土著。

“我接受印裔穆斯林是土著,问题是(政策)要如何落实,我们需要研究。无论是通过行政或宪报。”

“但事实依旧在,先生女士们,你们是土著。”

纳吉是昨晚在沙登出席印裔穆斯林非政府组织举办的开斋节活动上,如此回应大马印裔穆斯林协会(Permim)主席达祖定(Dhajudeen Shahul Hameed)要求宪报认可印裔穆斯林为土著。

一直是国阵支持者

纳吉说,印裔穆斯林一直是国阵政府的强力支持者,他也呼吁他们继续力挺照顾印裔穆斯林和全马人民的国阵政府。

同时,纳吉也活动上也发布特别折扣卡,为注册于大马印裔穆斯林餐馆东主协会(Presma)的餐馆推出折扣。

这项折扣卡让残障人士拥有20%折扣,而学生则有10%折扣。

纳吉上周在活动上自夸慷慨拨款淡米尔小学,远超过历任首相,包括“拥有印度血统”者。虽然纳吉未点名,但应该在剑指也是团结党总裁的马哈迪,因为后者的父系祖先来自印度喀拉拉邦。



“上届大选被迫跟魔鬼交易” 瓦塔坦承与国阵合作乃错误

发表于 2017年9月13日 中午11点49分     更新于 2017年9月13日 下午12点55分

中午12点55分更新

马来西亚兴权组织在第13届大选前夕接受国阵政府的“招安”,甚至其主席瓦塔慕迪更一度官拜首相署副部长,但两方关系却在大选后不到一年就变质。

瓦塔慕迪昨晚坦然承认,他们2013年大选时,与国阵合作是个错误。

他解释,兴权组织当时别无选择,因为它虽然多次跟民联谈判,却苦无进展,反之,国阵却接受了他们的要求。

“是的,我们在2013年大选支持国阵的决定是错的。很不幸的,我们当时被迫与这个恶魔签署了协定。”

“我们知道国阵不会信守承诺,但因为兴权组织服务的是贫困和底层社群,所以我们别无选择。我们与民联开过至少20次会议,最终还是无法达成共识,我们当时非常痛苦。”

国阵答应所提出条件

瓦塔慕迪昨晚在吉隆坡一场论坛主讲时表示,他们无法跟民联达致协议,以协助印裔社社群,惟国阵却表明,可以把协助印裔方案白纸黑字地写下来,因而他们最终选择跟国阵合作。

他补充,国阵也曾答应兴权组织两项要求,即公布双方协议内容,以及为过去亏待印裔的行为向大马印裔社群道歉。

2013年4月,也是第13届大选竞选期间,纳吉签署一份《国阵与兴权组织5年蓝图》谅解备忘录(MOU)。

这份备忘录主要涵盖四个面向:(一)提升园丘工人的生活水平;(二)解决无国籍的问题;(三)提供教育机会;以及(四)提供商业机会。

签署备忘录的同时,纳吉为国阵过往未能深耕印裔课题,向印裔社群道歉。当时纳吉也声称,跟兴权组织合作“迟到好过没到”。

国阵在第13届大选重新执政后,瓦塔慕迪旋即受委为上议员,并出任首相署副部长,负责落实上述的蓝图。

曾助国阵取十二国席

瓦塔慕迪指出,虽然国阵领袖曾告诉他,兴权组织上届大选帮助国阵赢得额外的8到10个国席,但他自己却以为,兴权组织的贡献更大。

他指出,事实上,兴权会帮助国阵拿下12个国席,毕竟如果他们与民联合作,国阵会输掉更多。

瓦塔慕迪也提到,当时,他实在难以抉择。尽管加入民联他将无法获得官职,但他已向民联领袖表明想要加入。

瓦塔慕迪被委任为首相署副部长8个月后,他最终在2014年2月 “基于原则问题” 辞去上议员和副部长职,并为无法履行承诺而道歉。

瓦塔慕迪曾指责国阵无意实施备忘录的内容,惟当时阿都拉曼达兰和希山慕丁等多名内阁成员皆出面驳斥他。

冀希盟拥有印裔代表

瓦塔慕迪也说明,辞职后,他一直在低收入印裔社群蹲点,从事基层工作。

“我们为各种课题寻访各处。与他们交谈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印裔社群需要一个代表。他们希望在希盟里看到印裔的代表。”

“这就是我为何开始与希盟领导层交涉,希望兴权组织可以成为希盟的第五个成员党。”

近期内申请加入希盟

他说,兴权组织也已招募了选举工人,兴权组织可以协助希盟赢得31个国席以及51个州席,包括霹雳州峇眼拿督以及吉打州傌莫。

瓦塔慕迪公布,兴权组织将在11月25日在傌莫举办集会,以纪念“兴权会吉隆坡集会10周年”。

他也透露,兴权组织已向社团注册局申请注册为政党,但尚未获得批准。

与此同时,他也指出,兴权组织将在近几周内向希盟正式申请加入。



搬出大学绩效制,纳吉踩马哈迪没照顾印裔

发表于 2017年10月8日 晚上8点14分     更新于 2017年10月8日 晚上8点16分

首相纳吉今日声称,若政府允准国立大学全面以绩效制招生,印裔将成为受害者。

纳吉今日在沙登出席第25届印裔前进阵线年度大会时说,某名前首相在15年前推行的绩效制,并未协助印裔社会。

马哈迪如今已经下野成为土著团结党总裁。他在2002年废除国立大学的招生固打制,并以绩效制取而代之,以鼓励马来学生的竞争力。

不过,纳吉并未点名马哈迪。

任内增加印裔学额

纳吉强调,由于印裔大学生比例偏低,政府如今保留1500个大学预科班学位予印裔生。

“我了解到,国立大学的印裔生仍很少。因此我最近指示大学,为印裔增加700个学额。如果我们全面落实绩效制,印裔社会将成为受害者。”

他续称,过去国立大学的印裔生只有3到4%,如今则增加至7%。

“我掌政时没推行绩效制。这是其他人所推行。但这个制度,没有帮助印裔社会。”

批评希盟三头马车

接着,纳吉抨击,希盟迟迟未能制定印裔大蓝图,彰显在野党不关注印裔社会。

他也重申,希盟有三头马车,难以良好运作。

“让我们看看在野党领导结构,他们有3个掌舵人。3把声音如何领导在野党?”

“这完全不合理。事实上,他们没有共识,一心只想推翻国阵。”

“一个不稳定的政治联盟将危害人民及国家。这相当危险。”

纳吉形容,希盟大搞权宜婚姻,无法稳定国家。

信任以及支持纳吉

印裔前进阵线主席善巴丹(M Sambanthan)在大会上则以淡米尔语高呼,“信任”(Nambikei)纳吉,并呼吁大家支持国大党等国阵候选人。

惟他敦促纳吉接受印裔前进阵线,成为国阵成员党。

印裔前进阵线在27年前曾申请加入国阵,但面对国大党的阻扰。

善巴丹也是一名上议员。他呼吁纳吉,允准印裔前进阵线领袖使用国阵旗帜,以在第14届大选上阵。

他也盼望,政府能够增加多一天的屠妖节公假。

不过,纳吉没有回应这些诉求。

针对印裔前进阵线投诉,一些国阵成员党拒绝与之合作时,纳吉说,将会与其他国阵领袖讨论。

“这不是国阵主席的错误。我需要其他人合作,让印裔前进阵线在各阶层获得承认。”



华侨日报

佐迪:印度国大党在沙巴服务20年 / 若无法获分一个州议席 / 至少要有一名上议员

2017年 09月 11日
【亚庇十日讯】沙巴印度国大党在沙巴成立及服务了廿年,该党对国阵忠心耿耿,理应在来届大选在政权分享下至少获分得一个州议席或委 一名上议员!

沙巴印度国大党主席拿督佐迪强调,该党虽然只有两千六百名党员的小党,但是分佈在全州各地的印籍选民有三千六百名,他们人数虽小但足於在许多国阵与反对党势均力敌的,足以扮演微小多数票之重要角色来决定国阵胜负。

他披露,印度选民在亚庇、兵南邦及必打丹国会选区分别约有五百、四百及三百名,其他国会选区也有為数不等的印度选民。

他强调,国阵在全国有许多选区是以之微小多数票取胜,印度人对国阵的支持能產生至关重要的决定性,他们是不容勿视的支持者。

他表示,该党全国主席在去年举行州党表大会时,曾经公开表达要争取至少一个州议席,这将交由党主席向沙巴首长部长及全国国阵主席做出争取。

左迪表示,如果首长认為目前还无法分一个州议席给该党的话,基於国阵的精神,国阵领袖可以在其他方面如委任上议员来犒赏国大党这些年来的贡献。

左迪是今日在沙巴印度国大党举行的第十九届代表大会受访时,如是强调。

在较早时,该党全国秘书长沙迪维呼吁沙巴国大党应多增设支部,以壮大该党的阵容。

他披露,在西马一个支最少要有六十名党员,但基於沙巴地广及印度人稀,该党特别允许让沙巴只需卅名党员即成立一个支部,他希望在明年能使该党的党员由目前的两千六百人增加至五千人。

佐迪表示,该党正努力為本州一百一十五名早年在六十年代,由徙置局从西马招聘来沙巴园坵工作的印度人,以及他们在沙巴出生的子女之沙巴永久居留权。

这些在州与联邦政府合作下,从西马引进的两百零二名印度劳工,他们在合约中有註明可以在工作若干年后可申请永久居留权,目前经有八十二人获得沙巴永久留权,另有一百一十五人的申请中。

另一方面,拿篤的约两百名印度社群也正寻找适合的地建一间印度庙,希望州政府能拨地满印度社会的这一项愿望。

他强调,无论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还是首席部长拿督斯里慕沙阿曼,他们都抱著以民為先的态度服务人民,只要是合理的,首相都不会拒绝首席部长所提出的要求,同样的印度社群的合理的要求,无论是在全国还是州方面,皆获这两名领袖的肯首同意,他呼吁印度选民必须继续做為国阵的后盾。

而该党更是以国阵的这两名领袖马首是瞻。

290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930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4-17 21: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我已等了17年”,卡维斯决意出战金马仑国席

发表于 2017年10月18日上午10点47分  |  更新于 2017年10月26日上午11点05分

人民进步党主席卡维斯宣称,为了上阵彭亨州金马仑国会议席,已经等了17年,因此,不管如何,来届大选都要出战该议席。

卡维斯近日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指出,金马仑国会议席是在2003年选区重划时设立的,而该议席本该保留予其所属的人民进步党,但最终却落入国大党的手中。

“如果你知道金马仑国席的来源,那么你就知道该议席应该交回给人民进步党。”

“那时候的首相马哈迪,要我在金马仑工作,最早可追溯至2000年,所以我从2000年开始就在那里工作。”

“公平地来说,我理应回到金马仑(议席),而不是索求别人的选区。”

“我仍然认为,金马仑原属于人民进步党,它是被国大党操弄所拿走的。”

和巴拉尼威有协议

卡维斯现年63岁,他宣称,2004年大选时原拟以国阵候选人的身份出战金马仑,但临时因为国大党的操弄,而被调换到太平国会议席竞选。

“那不是我该采取的步骤,我应该留在原席,但必须为党而考量,因为我们没有议席。”

卡维斯在2004年出战太平国席时,赢得该席,而国大党也赢得金马仑国席。

2008年大选,卡维斯在太平寻求蝉联,但败予民主行动党候选人倪可敏。而国大党保住金马仑国席。

卡维斯表示,2013年大选时,曾要求时任国大党主席巴拉尼威让出金马仑国席,后者也答应。

“但是最后一刻,巴拉尼威决定在金马仑参选。(国阵)通知我们自己讨论再决定。”

“我说好,如果你要那个席位,我就等到第14届大选。我们之间有协议,我在第13届大选没有参选国席。”

不会独立身份参选

此前,卡维斯公开宣称,有意在来届大选出战金马仑国席,并称即便没有被国阵委派上阵,也会以别的旗帜竞选。

然而,卡维斯受询时,却坚称不管怎样都会以国阵的旗帜出战。

他解释说,巴拉尼威在2015年卸任国大党主席之后,金马仑已经不属于任何政党所有,因此是个“独立”议席。

“这就是我的意思。那个议席是个独立议席,因此所有人都可以竞选。”

“我无意以独立人士身份竞选。如果你是忠诚的,那么就要对党忠诚。”

“我不是说国阵是完美的政党,但是我认为如果你和某个群体坚定地站在一起,那么就应该继续和他们在一起,你不能抛弃他们。”

卡维斯称,已经向国阵主席纳吉表明,有意出战金马仑国席。

他称,为表诚意,近期已重新在金马仑走动,例如2015年就在当地举办南印度丰收节(Pongal)庆典。

他指出,相反的国大党只是几个月前,才委派金马仑的协调员,因此,深信很有可能会派出战金马仑国席。

“我非常乐观国阵主席会秉公决定,我深信纳吉会公正和做正确的决定。”

“我对他有十足的信心,深信他会在这次让我在金马仑参选。”



见纳吉争出战金马仑,进步党放话考虑退出国阵

发表于 2018年4月17日 19:27  |  更新于 2018年4月17日 19:36

国阵又传出争夺议席消息,人民进步党无法上阵金马仑国席后,扬言将与国阵主席纳吉会晤,并“重新考虑”是否留在国阵。

人民进步党(MyPPP)主席卡维斯(M Kayveas)今日在该党的吉隆坡总部召开记者会时透露,人民进步党会在国阵议席分配定案后,重新考虑是否留在国阵联盟之中。

“人民进步党最高理事会已一致同意留在国阵之中。”

“然而,在人民进步党与国阵主席会面商讨最终的议席分配后,这项决议可能需要重新考虑。”

无论如何,卡维斯仅宣称会在不久后会晤纳吉,但并未说明明确时间。

“选民希望我上阵”

据报道,国阵已献议让卡维斯上阵泗岩沫国席,惟卡维斯毅然反对这项安排,坚持上阵金马仑国席。

卡维斯今日指出,人民进步党不会扯国阵的后腿,但金马伦国席的选民可能因为人民进步党未出战该席,而拒绝投票给国阵。

“(我们)没理由(扯国阵的)后腿,我们不会那么做。”

“如果说有任何扯后腿的行为,那将会来自选民。因为他们极度希望人民进步党及‘邦叔叔’(Uncle Bond)参选金马仑。”

“邦叔叔”即是卡维斯在金马仑居民之间的昵称。

卡维斯也指出,虽然不愿上阵泗岩沫,但其他人民进步党候选人若想上阵仍可出战。

此外,卡维斯也宣称希盟曾前来找过他,惟拒绝透露希盟提出什么献议。

“我已拒绝了这项献议。对于献议的内容,我有权保持缄默。”

耕耘多年争取出战

卡维斯去年尾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指出,金马仑国会议席是在2003年选区重划时设立,而他早在2000年应前首相马哈迪的要求在金马仑耕耘,因此该议席理应保留予人民进步党。

不过,苏巴马廉当时重申,金马仑国席属于国大党,且国阵成员党皆同意此事,因此国大党坚持不会把该议席让给友党。

上届大选,前国大党主席巴拉尼威(Palanivel Govindasamy)在金马仑国席仅以462票打败行动党对手玛诺佳南(Manogaran Marimuthu)。

巴拉尼威在党内失势后预计将无法上阵此席,国大党青年团团长西华拉兹(Sivaarraj Chandran)盛传在来届大选代为出战。

目前,社会主义党已确认派出苏列斯(Suresh Kumar Balasubramanian)为金马仑国席候选人,因此本届大选三角战势必在所难免。



找工为由要青少女上床 国大党支部领袖爆性贿丑闻

发表于 2017年11月1日 中午12点19分     更新于 2017年11月1日 下午1点58分

下午1点更新

国大党一名基层领袖涉嫌向青少女索取性贿赂,丑闻在社交媒体传开后,已经退出国大党。

这宗性丑闻的主角现年56岁,乃是国大党雪州一个支部的领袖,也是一名教师。

根据WhatsApp流传的一支8分钟49秒录音视频,此人要求一名女子说服女儿,与之发生性关系,以安排一份工作给其女儿。

夸口许多女孩排队

录音可听到,此人夸口曾帮过许多青少女,在这些青少女完成大马教育文凭(SPM)课程后,跟他发生性关系即获得工作。

“请告诉我时间与地点,可以搞多久。如果她无意,也请告诉我,我就不再问她,因为还有许多女孩在排队。”

录音也可听到,此人声言只需发生一次性关系,之后其女儿取得工作,而双方就会变成陌路人。

“不要坐失良机。”

《当今大马》已看过这支视频。根据了解,此人并非初犯,数年前更曾因为类似的性丑闻,在东窗事发后遭到公众围殴。

会晤沙拉瓦南求助

根据社交媒体流传的另一支视频,涉案男子昨日在妻子陪同下,前往会晤国大党中委沙拉瓦南,希望获得沙拉瓦南(见图)协助。

沙拉瓦南也是青体部副部长。视频显示,沙拉瓦南直指那名男子应该“马上去看医生”。

“你有病,这是病,听我说。你的病越来越严重,你知道会变成怎样吗?你会在自己孩子睡着的时候偷看她们。”

“很多人强暴女儿,不是因为性欲,而是因为这种病。”

沙拉瓦南也是联邦直辖区国大党主席。他向《当今大马》证实,昨日在国大党总部会晤涉案男子。

“我在党总部,刚好见到他。我听闻他骚扰人的事情,所以我问他为何要这么做。”

“他说他有精神病,不知道他做些什么。”

威尔巴里也获录音

另外,根据《自由今日大马》报道,国大党总财政威尔巴里(见图)在文告中说,此人已经退党,但他准备报警,要求警方对付此人。

文告说,威尔巴里也接获这支录音视频。

“让我震惊的是,他在谈话中承认,已跟4名SPM女生发生性关系。”

“从录音听来,他跟下个目标的母亲说话时,显然并没喝醉,还非常清醒。”

威尔巴里表示,作为一名父亲,他无法原谅此人所作所为。

“他甚至胆敢承认,其中一名受害人最近才过18岁生日。”

国大党将报警促查

威尔巴里强调,就算此人已经退党,也无法逃避刑事责任。

“我已经告知冼都警区主任,只要我一从国外返马,就会报警,并向警方提呈所有证据,包括那支他承认干了什么事的录音。”

威尔巴里也呼吁,若有任何人听了那段录音,就向警方举报。



裹头巾的锡克人:认识离散群体

发表于 2018年4月4日 下午3点55分  |  更新于 2018年4月5日 下午3点33分

在马来西亚,偶尔会遇见盘着头巾的锡克教徒,看似熟悉,但对大部分人来说却是陌生的群体。2008年时任霹雳州务大臣莫哈末尼查在祝贺锡克教Vasakhi节庆时误说是“孟加拉社群”节日而导致在场的部分锡克人愤而离席。

“Bengali Sikh”(孟加拉锡克人)是华人与马来人口中常出现的词语,但这两者之间在原乡的地理距离超过一千公里,而语言、文字、宗教、生活习俗与文化上截然不同。却依然常被视为同一社群,可见一般民众对少数异族认识不深。

受邀担任佣兵

19世纪初,西婆罗洲(今西卡里曼丹)客家人所成立的兰芳共和国受到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武装挑战,共和国遂在1828年邀请尚武的锡克教徒到此组成军队,以保护王国。这可能是锡克人进入东南亚的最初足迹。

英国人莱特占领槟榔屿之后,为了开辟荒岛,英国东印度公司运押一批印度囚犯到此从事艰辛的开垦工作,其中有十九世纪中期在旁遮普起义失败后被捕送到马来亚的锡克人。这是马来亚历史上第一波锡克人的南移。

十九世纪末,霹雳州发生多场为了争夺锡矿的帮派械斗,为了让商业活动得以继续,马来酋长雅伊布拉欣(Ngah Ibrahim)请求英殖民政府的帮忙,Captain Tristram Speedy就在1873年引进旁遮普的佣兵以维持和平,霹雳州第一批警察队伍就由锡克教徒以及少数的旁遮普穆斯林所组成。

二十世纪初期,锡克人开始在马来亚定居,开启自由移民时期。一战与二战期间自由移民的锡克教徒人数大大减少,而在二战结束后,由于印度政府不再接受双国籍,导致部分的锡克人选择回归原乡,而另一部分则回到旁遮普结婚,并带领妻小移民他国,这些锡克妇女的到来,使得锡克家庭从此在马来亚生根。

之后迁移的脚步放缓,一直到1984年蓝星行动惨案后,总理甘地夫人被锡克保安暗杀,印度发生大规模针对锡克教徒的暴力行动,导致锡克社群人心惶惶而迁移他国,才再有数百人移民过来马来亚。

在大时代中飘零移动,经过150年从印度西北部旁遮普到世界各地,部分离散的锡克人逐渐在马来亚组建社区聚落,而谒师所则是凝聚人心之地,也成保存和传播锡克人宗教与传统文化的中心。

谒师所凝聚人心

一踏进谒师所(Gurdwara)代表信徒“通往上师的门户”。锡克教信徒先洗净手脚,往圣典(Sri Guru Granth Sahib)前方跪地磕头,站起来后双手合十向格兰迪(granthi,照顾神庙的负责人)问候,静默地坐下冥思或念经。

“Waheguru Ji Ka Khalsa,Waheguru Ji Ki Fateh”是宗教问候语,意思为(为神纯洁,胜利归神)。一般锡克教徒会在周末举行集体祈祷,并在祈祷结束后由庙方赐予信徒圣食甜布丁 (Karah Parshad )。

往后院走去,通常建有公共食堂(Langar),每天固定时间提供素食早餐或午晚餐,而厨师与助手们全是志愿帮忙的锡克男女。偶尔前来用餐的一些异族老人与流浪汉,甚至是游客,只要头部覆盖上丝巾,信徒们都热情地招待一起在公共食堂用餐。

在马来西亚,目前有121间谒师所,由管理委员会负责监管运营。没有神权阶级,而由格兰迪负责协调与举行一日早午晚的三次祈祷仪式。在大城市里,除了公共食堂,规模较大的还建有多功能厅,图书馆,以及课室等。

锡克人的生活礼仪如出生、起名、受洗、订婚、结婚、葬礼等都在谒师所举行,也有旁遮普古木基(Gurmurkhi)语文课程以及演奏传统乐器的培训课程,并常举办慈善与救济活动,是锡克群体社交的最重要场所。

无种姓阶级之分

有别于兴都教,锡克教强调男女平等,无种姓阶级之分,而初到来的锡克人多为成群到来从事佣兵的安保工作,再加上语言不通,让他们与来自南印度低种姓的淡米尔劳工并无多方交集。除了安保工作,锡克人也在政府管辖的铁路交通部受雇为技术人员,并在交通运输业大事发展。

在1880到1920年间为牛车夫专司载送各式货品,在二十世纪中延续运输业的发展轨迹,经营罗里卡车与巴士交通的事业。在专业领域如律师、医生、建筑师等行业也常见包着头巾(Turban)与留储胡须的锡克人。

推展旁遮普语

为了保存语言与文化特征,早期锡克人在定居霹雳之后就成立了The Khalsa Diwan Malaya (简称KDM)以及Guru Kalgidhar Diwan Malaya(简称GKDM),两者主要致力于推动旁遮普语教育的发展。

1924年,在吉隆坡的锡克社群的群策群力推动以及英政府的批准下,The Tatt Khalsa Diwan Selangor建筑群于Perkins Road (今Jalan Raja Alang)建成,其中包括谒师所以及旁遮普语学校。

在数十年间经过多次整修,谒师所后方的空间在1996年重建为六层楼建筑,二楼是东南亚唯一旁遮普语报纸Asia Samachar报社的办公室,而处在二楼与三楼的学校因学生人数不足,于1998年关闭。

无论如何,如今此间谒师所与其他大型的庙宇还继续教导古木基文与宗教课程,而锡克学生也可以在政府考试中选择报考古木基文。

渐流失身份认同

旁遮普人往东南部大迁徙,从南亚到东南亚的区域流动已经趋向平缓,在数个世代的飘洋、扎根、融合与挣扎的过程,锡克人包头、蓄须,魁梧的形象已经深植在马来西亚社会里。对比南印度劳工群体,他们也拥有较高的社会与经济地位。

目前,马来西亚锡克教徒人口逾10万,占总人口不足0.5%,在过去虽曾在怡保与吉隆坡建有旁遮普语学校,也曾发行过许多报纸,但都逐一地被迫关闭,除了一些谒师所的周末课程以及上述所提及的Asia Samachar报纸,这些都是锡克社群目前勉力经营的文化传承事业。

近年来锡克教徒对于积极参与政治的谒师所管理委员发出批评的声音,认为一些委员为难格兰迪,过于靠拢国大党等,以宗教来取得政治影响力。此外,由于人口属极少数,锡克文化特征难以维持,与异教徒通婚而改教事件层出不穷,年轻一辈逐渐流失其身份认同,难以履行宗教习俗生活,都让锡克群体焦虑不已。

曾慧玲,背包十年,以出走当生活。记录旅程的方式,就是听当地人说故事——多段“听见”,编成我的世界人文地图。



星洲日报

卡维斯:拒上阵泗岩沫-‧-“别叫进步党去送死”

290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930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5-29 21: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卡维斯辞去进步党主席职

发表于 2018年4月25日 12:20  |  更新于 2018年4月25日 15:52

下午3点52分更新

极力争取在本届大选上阵金马仑不果后,人民进步党(MyPPP)主席卡维斯(M Kayveas)今天透露,他已在两天前辞去党主席的职位。

领导人民进步党长达25年的卡维斯也在推文表示,他也同时辞去人民进步党联邦直辖区主席,以及霹州顾问的职位。

《马新社》引述匿名消息人士报道,卡维斯辞职的原因或跟他无法上阵金马仑国席有关。

“人民进步党的党员可能不满,在他们过去两年付出众多努力之后,卡维斯依然无法拿到金马仑议席。”

卡维斯去年10月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表明,为了上阵彭亨州金马仑国会议席,他已经等了17年,因此不管如何,必定在大选出战该议席。

尽管如此,国大党却拒绝让出金马仑议席,而该党星期天(22日)公布候选人名单,其中把金马仑列为其出战议席之一,并由国大党青年团长西华拉兹(C Sivarraajh)竞逐。

大选之后才回应指控

针对今天较后,人民进步党反宣布立即开除他的新发展,卡维斯再度推文表示,他只会在第14届大选之后才会回应这些指控,以便能够专注在大选。

“致所有打电话给我寻求回应的媒体,我并非不要回应。我会在第14届大选之后召开记者会。”

“这是为了专注在大选,它才是优先受关注的,而不是那些飞到我手上的苍蝇。”

人民进步党一众领袖今天在另一边厢召开记者会,宣布开除卡维斯,指控卡维斯擅自决定上阵金马仑,徒劳浪费党资源,更不惜擅自放弃5个原有议席,以争取上阵金马仑。



国阵致函要求纪律对付,进步党“开除”卡维斯

发表于 2018年4月25日14:13  |  更新于 2018年4月25日15:43

下午3点43分更新

上阵金马仑课题如今酿成人民进步党的党争。就在卡维斯宣布已辞去党主席职之际,该党总秘书莫汉甘达三美(Mohan Kandasamy)却在另一边厢宣布开除卡维斯。

“纪律委员会昨晚召开会议决定,立即革除卡维斯的人民进步党主席和党员资格。”

另外,他在记者会上也澄清,他们并没有接到卡维斯的辞职信。

随着卡维斯被革除,人民进步党高级副主席玛林(Maglin Dennis D'cruz)受委为代主席。

国阵或要求进步党离开

进步党副总秘书西门沙巴帕迪(Simon Sabapathy)透露,国阵总秘书东姑安南之前发函给人民进步党,要求他们纪律对付卡维斯,因为后者在议席分配事宜上独断专行。

他补充,信函也暗示,国阵可能会要求该党离开。

“根据国阵总秘书志期4月24日发出的信函,明确地要求纪律对付卡维斯,尤其因为后者违反人民进步党党章,单方面决断议席分配的事宜。”

“这份信函暗示,国阵或者要求人民进步党离开。”

擅自放弃原有上阵议席

莫汉也指出,他们之前会晤了国阵主席纳吉,而纳吉透露,他从来没有指示卡维斯到金马仑蹲点,因为那里本来就是国大党的议席。

“我们之前把整个竞选机器安置在金马仑,徒然地浪费了金钱、时间和精力,只因为党主席对金马仑的利益需要。”

他补充,卡维斯甚至为了争取上阵金马仑议席,不惜擅自放弃人民进步党在2013年上阵的议席。

卡维斯所放弃的议席包括吉隆坡甲洞国席、甲州哥打拉沙马那州席,霹州巴硕伯打马州席、雪州哥打阿南沙州席,以及丹州古吉州席。



国大党上阵9国18州,未跟巫统换日叻务

发表于 2018年4月22日 19:24  |  更新于 2018年4月22日 20:17

国大党今日公布全国国州候选人名单,放眼在第14届大选上阵9国18州。

其中,这份名单并不含森州日叻务(Jelebu)国席,而国大党上届候选人摩根(Mogan Velayatham)也会再战波德申国席(旧称直落甘望),间接打破此前巫统与国大党交换议席的传言。

而传言中,将移师日叻务的国大党署理主席本届迪瓦马尼(SK Devamany),则继续上阵霹雳和丰(Sungai Siput),对垒原任社党国会议员再也古玛。

之前盛传巫统将把传统国席日叻务让给国大党,以换取波德申国席给前联邦土地发展局主席依沙沙末上阵。

这传言传开后,除了曾担任三届日叻务国会议员的前新闻部长莱士雅丁大感不满,当地逾200名国阵支持者也坚持反对,造成竞选机器差点停摆。

进步党没得上阵金马仑

而早前人民进步党(MyPPP)主席卡维斯(M Kayveas)极力争取的金马仑国席,则一如所料,继续由国大党掌握,并由国大党青年团长西华拉兹(C Sivarraajh)竞逐。

卡维斯当时扬言,若不获上阵金马仑国席则考虑退出国阵后,西华拉兹警告卡维斯,别趁机敲诈勒索国阵主席纳吉。

另外,今早证实上阵雪兰莪哥打拉惹国席的诚信党主席末沙布,将会碰上国大党中委古纳兰(V. Gunalan)。

国会解散前,国大党有3名国会议员与5名州议员。

三名国会议员分别是党主席兼原任昔加末国会议员苏巴马廉,原任乌鲁雪兰莪国会议员卡玛拉纳登(P. Kamalanathan)和原任打巴国会议员沙拉瓦南(M Saravanan)。他们皆会留守在原来选区。

以下是国大党第14届全国大选的候选人名单:

国大党全国9国席候选人
        州属        国席        国语名称        候选人
1        柔佛        昔加末        Segamat        苏巴马廉 (S. Subramaniam)
2        彭亨        金马仑高原        Cameron Highlands        西华拉兹 (C. Sivarraajh)
3        霹雳        打巴        Tapah        沙拉瓦南 (Saravanan Murugan)
4        霹雳        和丰        Sungai Siput        德瓦马尼 (Devamany S.Krishnasamy)
5        雪兰莪        乌鲁雪兰莪        Hulu Selangor        卡玛拉纳登 (P. Kamalanathan)
6        雪兰莪        加埔        Kapar        莫汉娜 (Mohana Muniandy)
7        雪兰莪        双溪毛糯(旧称:梳邦)        Sungai Buloh (Formerly Subang)        阿帕拉乃多 (Pakas Rao Applanaidoo)
8        雪兰莪        哥打拉惹        Kota Raja        古纳兰威鲁 (V. Gunalan Velu)
9        森美兰        波德申        Port        Dickson        维拉雅坦 (Mogan Velayatham)

国大党全国18州席候选人
        州属        州席        国语名称        候选人
1        吉打        鲁乃        Lunas        徒莱兴甘 (Thuraisingam K.S. Muthu)
2        吉打        武吉士南卯        Bukit Selambau        贾斯巴星 (Jaspal Singh Gurbakhes Singh)
3        槟城        峇眼达南        Bagan        Dalam        迪纳卡兰 (Dhinagaran Jayabalan)
4        槟城        北赖        Perai        苏列斯 (Suresh Muniandy)
5        霹雳        宋溪        Sungkai        莪拉格 (Elango Vadiveloo)
6        霹雳        文冬        Buntong        N/A
7        霹雳        九洞        Jelapang        塔那卡拉惹 (Thankaraj Krishnan)
8        森美兰        遮兰巴当        Jeram Padang        玛尼甘 (Manikam Letchuman)
9        森美兰        斯里丹绒        Sri        Tanjung        添纳兰 (Thinalan Rajagopalu)
10        马六甲        牙力        Gadek        潘尼澈凡 (Panirchelvam Pichamuthu)
11        彭亨        沙拜        Sabai        古纳色卡兰 (Goonasakaren Raman)
12        柔佛        甘蜜        Gambir        阿索赞 (M Asojan Muniyandy)
13        柔佛        丁加洛        Tenggaroh        克里斯纳沙米 (Ravenkumar Krishnasamy)
14        柔佛        加亨        Kahang        威达雅南旦 (Vidyananthan Ramanadhan)
15        柔佛        士姑來        Skudai        卡南  (S.Kanan G. Suppiah)
16        雪兰莪        依约        Ijok        帕地班 (Parthiban Karuppiah)
17        雪兰莪        双溪杜亚(旧称:黑风洞)        Sungai        Tua (Formerly Batu Caves        拉威山德兰(Rawisandran Narayanan)
18        雪兰莪        圣淘沙(旧称:哥打阿南莎)        Sentosa (Formerly Kota Alam Shah)        勒南 (Subramaniam T. Retnam)



兴权会向体改会呈诉求,促照顾底层75%印裔

发表于 2018年5月28日16:56  |  更新于 2018年5月28日16:58

兴权会向体制改革委员会提呈备忘录,要求新政府关注最底层75%印裔社群所面对的困境。

兴权会实权领袖乌达雅古玛(P Uthayakumar)表示,底层75%的印裔是大马最贫穷的人口,尤其是他们没有掌握政治和经济权力,甚至不像其他社群拥有基本的土地、“遮头瓦”或社会安全网。

“不幸的是,除非首相马哈迪通过政府的机制和认真的制度改革扭转局势。否则,我们只是在打一场必败无疑的仗。”

助马哈迪纠正不公

乌达雅古玛认为,巫统或国大党过去只是推行一些被视为“皮影戏”的计划,而雪州和槟城希盟政府政府则只是稍微好一点。

“现在,我们要向前看和协助马哈迪的领导,尤其是认真去纠正这75%人口所面对的种族不公现象。”

他是今天移交备忘录给体改会后,向媒体如此表示。

体改会的秘书处代表查威亚( Zawiah Mohd Yusof )负责接领了该份12页厚的备忘录。

促保留15%的学额

兴权会在备忘录里列出了25个诉求,其中包括建议效仿联邦土地局( Felda)和联邦土地复兴及统一局(Felcra),为印裔最底层75%人口提供类似的土地拥有权或畜牛业计划。

他们也建议,为最底层75%印裔人口颁发特定领域,如水管设施、道路维修、景观美化、小生意和流动餐车等方面的执照、准证和合约。

此外,他们认为,政府需分阶段遣返移工,因为该批劳工如今填补和占有了原本属于75%底层印裔的就业和经商机会。

不仅如此,兴权会也要求,每年强制性保留15%的国立大学、工艺学院和国家学前教育计划幼儿园的入学配额给印裔。

乌达雅古玛说,兴权会将紧密地监督,新政府为印裔社群采取的改革计划。



兴权会促开放玛拉工大掀波,逾11万人联署反对

发表于 2018年5月29日20:48  |  更新于 2018年5月29日20:53

兴权会2.0昨日向希盟政府提出多项诉求,包括开放玛拉工艺大学予印裔社群后,旋即遭来激烈的反对。在短短24小时内,逾10万人在网上联署,反对开放玛拉工艺大学给非土著。

这项联署的发起人是玛拉工艺大学校友会(Pauitm)主席莫哈末再尼(Mohd Zaini Hassan)。他也是《马来前锋报》的助理主编。

截至傍晚8点26分,这份联署已获得11万2543人签署。

“玛拉工艺大学校友会坚定并一致反对,把玛拉工艺大学开放给所有种族的任何意图。”

“前提是玛拉工艺大学,是一所为马来人和土著而设的高等教育机构,而且也受到联邦宪法第153条的马来人特权所保障。”

校友会促保障马来特权

玛拉工艺大学校友会宣称,其代表70万名会员。这份联署也特别指明致给联邦政府和首相马哈迪。

该校友会说,兴权会的要求或许会激怒马来社群。

“尽管玛拉工艺大学校友会意识到,首相马哈迪必须肯认各个社群的吁求,不过,希盟政府各个成员党必须严正以待,确保此事是在保障马来人的特权。”

该校友会也补充,兴权会应该停止发表煽动言论。

团青领袖也反对开放

除此之外,团结党青年教育部主任阿斯拉夫(Mohd Ashraf Mustaqim Badrul Munir)也反对开放玛拉工艺大学。他指出,玛拉工艺大学的设立,是为了打造具有竞争力、全球视野和合乎伦理的土著专业人士。

“到目前为止,目标尚未达成。即便是确保土著专业人士在各个领域达30%人数,也尚未达成。”

他表示,玛拉工艺大学是唯一让贫穷土著就读的高等教育机构,能够促进国家繁荣。

他敦促兴权会2.0承认,马来人的语言、宗教、文化和马来统治者的地位,是国家的支柱,并且不该受到任何干扰。

兴权组织划清界线

昨日,兴权会向体制改革委员会提呈25个诉求的备忘录,要求新政府关注最底层75%印裔社群所面对的困境。

在备忘录的25要点中,其中,兴权会也要求,每年强制性保留15%的国立大学、工艺、技职学院、玛拉工艺大学和国家学前教育计划幼儿园的入学配额给印裔。

兴权会实权领袖是乌达雅古玛(P Uthayakumar),而其胞弟瓦塔慕迪(P Waythamoorthy),则是兴权组织主席(正式名称是马来西亚兴权会组织,Persatuan Hindraf Malaysia,简称PHM)。

兴权组织是希盟的策略伙伴,而兴权会并没有跟希盟有任何官方的联系。

瓦塔慕迪昨日发文否认,兴权组织曾向政府发出任何备忘录,同时敦促其胞兄乌达雅古玛和兴权会,不要采取对立的立场。

290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积分
109308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18-8-27 20:40:55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今大马

希盟印裔代议士集体倡议,保留首相署印裔发展组

发表于 2018年6月25日15:54  |  更新于 2018年6月25日19:29  傍晚7点28分更新

一群来自希盟的印裔人民代议士建议,政府应保留首相署底下的印裔社会经济发展特别组(SEDIC),以继续履行第14届大选对印裔的承诺。

行动党巴生国会议员查尔斯今日与20多名印裔议员在雪州梳邦再也召开记者会时说,这个特别组应先经过稽查程序,再重新包装,以服务印裔。

“对印裔社会经济发展特别组有各种看法,但我们建议保留它为政府机构。不过,它需要重新包装。”

他指出,一众议员今日开会,探讨如何落实希盟对印裔社群的25个承诺,而重组印裔社会经济发展特别组是会议中7个主要课题之一。

对SEDIC展开法务稽查

查尔斯稍后指出,政府应对印裔社会经济发展特别组的财政展开法务稽查,并重新评估其人员配置。

“我们需看支出状况,以及这些钱是否真的交到目标团体手中。”

他说,目前此组拥有80多名职员,而近半的合约将在下月届满。

“经过人力资源稽查,我们会知道是否续聘他们,或是把他们调至其他部门,或是其他选项。”

百日内解决身份证问题

在记者会上,公正党副主席兼瓜拉冷岳国会议员西维尔也说,希盟在第14届大选前承诺在百日内解决印裔社群的身份证课题,政府应有能力兑现此诺言。

“希盟设100天为目标,以更换红色身份证至蓝色身份证。”

“我们整个团队在合作,盼在100天内取得一些成绩。”

问题不只影响印裔社群

随后,查尔斯补充,身份证问题不只影响印裔社群,此问题也困扰其他族群,以致有些人沦为无国籍,抑或无法从永久公民转为普通公民。

“过去3周,我的办公室设立(柜台),接获不只是印裔,还包括巫裔、华裔及其他人(有关身份证的投诉)。”

“对于公民权问题,政府只需放宽一些,遵循法律,接受他们的申请……内政部长慕尤丁是时候放宽程序,而(内政部)不是成为人民眼中的阻碍部门。”

前首相纳吉执政时否认在野党抛出的指控,即去年全马有30万无国籍印裔。他当时说,政府致力于解决印裔公民权问题,还设立特别落实小组,以推动公民登记计划。



涉斯国武装组织?拉玛反指伊党转移扎基焦点

发表于 2018年7月17日08:05  |  更新于 2018年7月17日08:08

伊党宣传主任纳斯鲁丁指控槟州第二副首长拉玛沙米涉及斯里兰卡武装组织“淡米尔之虎”,并要求警方彻查拉玛沙米。不过,拉玛沙米严正否认这项指控。

拉玛沙米周一晚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澄清,纳斯鲁丁出示的照片,乃是他在2004年出席斯国政府与淡米尔之虎和平谈判时所摄。

根据拉玛沙米,有关会面是由挪威政府举办。

“我涉及的是斯里兰卡维和部队。难道那也意味着我支持恐怖组织?”

“他挑起这项课题,乃是为了转移扎基乃克课题的焦点。”

频在扎基事件开声

印度籍的扎基乃克是一名极具争议的伊斯兰传教士,常常发表极端言论,他离开印度后长期居留在大马。而政府是否应该允许他逗留的课题持续延烧。

拉玛沙米最近频频开声,要求政府把扎基乃克遣返回印度。

纳斯鲁丁昨日发文告呼吁警方,调查数项牵扯拉玛沙米的课题,包括与“淡米尔之虎”组织的关系。

首先,纳斯鲁丁指控拉玛沙米涉及斯里兰卡“淡米尔之虎”组织(LTTE),并出现在“淡米尔之虎”组委员会的会议照片中。

“欧盟理事会已重新于2018年3月21日,把淡米尔之虎列为一个恐怖组织。”

纳斯鲁丁接着表示,根据一张网传照片,拉玛沙米与印度复兴达罗毗荼进步联盟(MDMK)创党人及总秘书维科(Vaiko)合照。

“维科是一名遭移民局列入黑名单的印度政治人物。他曾于2017年6月9日在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被扣留,移民局总监慕斯达法已证实此事。”

向AK-47照片致敬?

纳斯鲁丁表示,一张照片显示拉玛沙米向卡拉什尼科夫(Kalashnikov,AK-47突击步枪)照片致敬。

“据说,该照片是于两三年前,在一场非政府组织的活动上拍摄。现在,这张照片由一名人士占里(Zamri Vinoth)通过其面子书上传。”

“该名人士也展开诉求,以便把拉玛沙米从州议员及政府官职革除,因为拉玛沙米涉及泰米尔之虎组织。”

纳斯鲁丁表示,由于这些事件已威胁大马政治安稳及和谐,警方必须全面调查拉玛沙米及涉及人士。

“何况,他(拉玛沙米)也是行动党党员,并在槟城持有高职,其地位可影响其他重要课题。”



马哈迪愿听阁员意见,古拉形容人人畅所欲言

发表于 2018年6月26日16:49  |  更新于 2018年6月26日17:27

马哈迪第一次任相的22年期间,素来行事独断,遭人诟病。不过,在人力资源部长古拉眼中,马哈迪不再奉行一言堂,而是广开言路,善纳意见。

他上周五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认为,马哈迪加入希盟后一改作风,不再是人们过去批评的独夫。

“我觉得,他已完全改用我们的方式。他愿意容纳和讨论各种议题。”

原本反对宣布公假

他再举出几个例子,以佐证马哈迪已经“蜕变”的说法,包括马哈迪主持内阁会议的方式。

“他非常乐意聆听。在内阁里,不只是首相独自做决定。”

“我们所有人都有平等的权利...我不晓得,原来内阁是这样运作的...而最终总是达到一致的决定。”

古拉也披露,马哈迪起初反对希盟胜选后宣布两天公假的承诺,原因是希望即刻工作,努力偿还国阵政府累积的债务。

惟他说,经过众人在3次会议游说后,马哈迪终于让步,而其中一个说服他的论述是,若只有一天时间往返家乡,游子或不愿在周三回来投票。

为使用“吉灵”道歉

古拉还说,马哈迪4月初在柔佛演讲,使用“吉灵”一词,最终主动道歉,令不少人讶异。

“我们的高层领袖去找他,我告诉他,这个言论伤害了印裔社群。如果你可以撤回言论,也许那是最好的。”

“他说,‘不,我将道歉。’他比我们的要求抢先了一步。”

古拉在受访时也谈到,马哈迪的领导方式和前财长达因在新政府中扮演的角色。以下为访谈摘录:

考虑到他过去维护马来人和伊斯兰的立场,你相信马哈迪会支持,类似终止单方改教的改革吗?

自从他加入希盟,我们不仅抱着一丝希望,而是真的可以梦见改变,而他则是这个征途的领头人。

他不断提醒我们,我们必须为人正直,生活要庄重得体,勿奢华铺张,拒绝贪污。

他也主动负起责任,探讨少数群体的问题是否获得妥当的处理。他认知到,印裔社群有照顾不周和疏漏的地方。我们也需要解决原住民、妇女和残疾人群体的课题。

我有绝对的信心。如我先前所言,我是最开心的人。当我第一次踏入国会时,他是首相。他在朝,我在野。如今他再度任相,我已是他的内阁部长,夫复何求啊?

我们在前几次的内阁会议,都很开门见山。你可以针对涉及公众利益和需求的课题,表达和交换意见。一切必要的事项都被提出来,而不成问题。

你当时欢迎他加入希盟吗?

我是当中少数认为他可带来改变的人。我们举行多场不为人所知的私下会谈,他是一名非凡人物。

在一些干训营,他会来喝咖啡。他会坐下来,跟你单独聊天。他从头到尾只是坐着聆听,最终才发表他的看法,而非企图凌驾你的观点。

马哈迪是否让松散的在野党变得更有纪律?

毫无疑问。有很多次,我们解决不了一些事情、无法针对特定的事务达成共识,就算是在自身的党内。但马哈迪总是一名有远见的人,他可以看到大局。

他会说:“我们可以实现这一切,但让我们先赢得政权。我曾经历过了,相信我。”

凭着他的“甜言蜜语”,我们会觉得“是,有可能成真”,而我们也可以看到正在发生中。我认为,前朝政府有很多错得很离谱的地方,如今我预见,这一切终于可以获得解决。

掌政的感觉如何?是否很怀念当律师?

我怀念当律师的日子。在某个意义上,我想念在法庭上陈词的日子。

当我一开始成为律师时,我只能照着法律去诠释和争辩。但之后你会觉得,法律不该是这样的,这很不公平。

然后,你会想,为何不参与立法程序呢?所以,我成了立法议员,建议如何修订法律、向国会提呈动议。一般上,我们(在野党)都不成功,但那不是重点,你的行动已有纪录在案。

5月9日后,另一个机会来了,这一次是成为立法者。你将掌舵整艘船至人民要的方向,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但不曾想到会在有生之年成真。

安华曾指达因是大马最腐败的人,你如何看待他在政府中扮演角色?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达因在很多方面取得成功,比如处理金融危机。他有本身的成绩,他在有关方面都取得成功。

他在这个政府里可以扮演角色。大选前,他挺身而出支持希盟,这些都是我们要考虑的因素。

他为何要挺身而出?他可以很舒服留在巫统,但他选择展望年轻的未来一代。

由他出面领导耆老会,是马哈迪其中一个最棒的想法。那将提供一个让公众提出建议的管道...你现可以去找他们表达你的意见。

否则,所有部长需要去聆听这些问题,而动弹不得。

至少,我们现今可以如常继续运作我们的部门,达因可以发挥缓冲作用。再说,不管怎样,他所提出的东西只是建议而已。



“夸大无国籍印裔人数”,纳吉促希盟领袖道歉

发表于 2018年8月27日19:35  |  更新于 2018年8月27日19:42

内政部副部长阿兹加曼纠正希盟同僚,宣称大马无国籍印裔人只有3853人,并无30万人之多。前首相纳吉随即借力使力,指阿兹加曼的言论证即是希盟污蔑国阵的新证据。

纳吉今日在推特发帖表示,这3853名无国籍印裔之中,事实上有1638名在国阵执政的时代就已获得解决。 惟纳吉没有进一步佐证或解释此事。

他接着指出,掌政时期向来不分种族地照顾全国人民的福祉,但却一同与国大党领袖招致希盟领袖的骂名。

“我向来优先公平对待马来西亚全民,而不管什么种族。如果他们真的有资格成为公民,我们不曾忽视他们的权益。”

“虽然我和国大党领袖已经多次解释,但是我们仍然经常被数名希盟印裔领袖责骂我们欺骗人民,他们宣称这些案例超过30万人。”

此前,内政部副部长阿兹加曼在上议院回复质询时,否认大马有高达30万名无国籍印裔,并指希盟领袖未执政前未掌握实际的数据。

煽动印裔憎恨国阵

纳吉也说,希盟此前经常炒作此课题来煽动印裔社群憎恨国阵,如今应当为自己“小数点放错两位”的计算错误而道歉。

“他们经常把这个课题当作主要的课题,并在政治演讲中妖魔化我们,让印裔族群憎恨国阵政府。现在,许多玩弄这个课题的希盟领袖已经受委成为新政府的内阁成员。”

“现在希盟他们自己揭露了实际的个案数字,希盟领袖们要不要为这种小数点放错两位的‘计算错误’道歉呢?”

促希盟反驳新数据

与此同时,国大党副主席莫汉(T. Mohan)接受《当今大马》访问,也批评希盟领袖是利用假数据欺骗印裔族群的“骗子”,并要求希盟向印裔社群道歉。

“内政部已解释,当局只接获3853宗无国籍印裔申请,而非先前所宣称的30万人,这证明希盟领袖都是骗子。”

“这显示了希盟领袖利用假数据来欺瞒印裔社群,对此我要求希盟向马来西亚的印裔社群道歉。”

莫汉也指出,希盟领袖此前多次反驳国阵的说法,如今他要挑战希盟领袖,尤其是印裔议员,出面反驳内政部今日的所提出数据。

“当国阵在朝时,尽管内政部曾多次反驳大马拥有30万名无证印裔的指控,但这些领袖仍旧不断地批评政府。现在呢?这群人准备好挑战内政部副部长了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19-8-25 07:42 P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