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 沙巴人聚集之地

 找回密码
 加入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7|回复: 2

英语教数理 砂全国唯一州属

[复制链接]

302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1210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发表于 2020-2-3 10:47: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诗华日报

敦马:推英授数理是国际化必然现象

2020年1月31日

(吉隆坡30日讯)首相兼代教育部长敦马哈迪直言,他对大马教育改革的观念未必获得大家接受,但教育的目的是提升孩子解决问题的能力,同时也提到,推行英化数理是因国际广泛使用英语来教,也符合职场需求。

马哈迪说,数理本来都是用英语来学习,因此他才决定用英语来教学,因当用国语来教学数理时,到了工作之后,反而需要英语。

他认为,数理用马来语来教学,反而会混淆学生,因为当他们出来工作时,却需要用到英语。

他补充,许多科目,如地理或历史可用各种语言来学习,但数学及科学却是公认用英语广泛研讨出来,因此推行英化数理是国际化的必然现象。

马哈迪今晚在面子书上载他今日与教育部管理层职员召开特别会议时,分享本身对教育改革的观念。他直言他的观念未必获得大家的接受,但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民族、多元文化及多语的国家,教育的目地是为了建设及发展国家,并提升新生代不足之处,以让他们有能力解决问题。



用英语教数理?砂教长:我们是全国唯一州属

2020年2月2日

(吉隆坡2日讯)砂教育、科学与工艺研究部长拿督斯里迈克曼因(Michael Manyin Jawong)说,若中央政府决定推行英语教数理(PPSMI)政策,砂州可配合。

根据《The Borneo Post》报导,迈克曼因说,砂州目前是全国唯一使用英语教数理的州属。

“是的,我们从今年1月起,以英语教导小学一年级学生数理。对我们而言,这没问题。我不懂他(马哈迪)能否像以前那样,说服其他州的家长。”

他说,为了推行这项计划,砂州政府已耗资1100万令吉培训教师、打印教材和供应课本。

他补充,该部与砂州教育局密切监督这项计划在首6个月的执行度,若出现缺点,就会介入处理。

今年1月31日,马哈迪说,掌握英语很重要,特别是数理方面。2003年,马哈迪还是首相时,对小学一年级、初中一和大学先修班第一年实行英语教数理政策。不过这项政策于2013年取消。



诚信党反对英语教数理

2020年2月1日

(吉隆坡1日讯)诚信党通讯主任卡立沙末表明,该党反对英语教数理(PPSMI)政策,除非有确凿的论点说服该党改变立场。

他说,若要改善学生的英语水平,较为正确的作法应该是增加学习英文的时间,而非落实英语教数理的政策。

“就算使用母语教数理,部份学生也无法完全掌握好数理,所以你不能期待学生通过英语就能掌握好数理科。”

卡立沙末也是联邦直辖区部长。他今日在独立广场出席联邦直辖区日庆祝活动后,在记者会上受询及时这么表示。无论如何,卡立沙末强调,英语教数理政策还未经过内阁讨论,并相信首相兼代教育部长敦马哈迪将致力确保内阁在这个课题上取得共识。

“确实有恢复英语教数理政策的建议,不过此事仍未带上内阁讨论。我相信一旦被带上内阁讨论,这将会掀起激烈讨论,而且希盟四党平起平坐,在达致任何决定前,我们能够在内阁会议上畅所欲言。”

卡立沙末也说,就算政府有意落实英语教数理,那也绝非可以马上落实的政策。

“特别是师资方面,因为过去教师受训时都是以国语教数理,倘若推行英语教数理,教师也必须重新去适应及接受训练。我们无法马上就推翻现有政策,告诉教师明天起以英语来教数理。”

首相兼代教育部长敦马哈迪是于日前在教育部会议上重提以英语教数理的课题,引起各界关注。惟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澄清,首相只是希望强化学生及老师的英语,期望学生能以英语来学习数理科。



英语教数理课题应讨论 火箭议员:在希盟里没人是最大的

2020年2月2日

(吉隆坡2日讯)霹雳州行政议员阿都阿兹巴里(Abdul Aziz Bari )认为,希盟应该先与自家领袖和党员讨论英语教数理(PPSMI)政策,再对外做宣布。

根据《星报》报导,阿都阿兹巴里也是宪法专家兼行动党霹雳州副主席,他昨天出席新春团拜后,接受媒体访问时,针对代教育部长敦马哈迪有意在教育体系里推广英文,特别是数理科事宜,作出上述回应。

“最好是首相和其他部长先在内阁(讨论)及其他政党委员会商量,否则会引发混淆或希盟成员党之间,有者不赞同。

“没有人在希盟是最大的,包括首相。因此,我们需要自律,不要作出任何会引起希盟困扰的事。”

今年1月31日,马哈迪说,掌握英语很重要,特别是数理方面。

2003年,马哈迪还是首相时,对小学一年级、初中一和大学先修班第一年实行英语教数理政策。不过这项政策于2013年取消。

对此,阿都阿兹巴里认为,问题不在于英文,而是数理教导方式。

“世界各地的专家都说了,若要教这些科目,最好就使用母语。

“我们关心的是,若学生英文很糟,这也会影响他们学习数理。

“现在,我们鼓励学生修读科学、工艺、工程与数学(STEM)科系和参加技职教育与培训计划(TVET)。执行一些会影响他们的政策,这肯定有阻国家成为先进国。

“作为代教长,他(马哈迪)必须谨遵希盟竞选宣言。在做任何决定前,希盟成员党内部必须先仔细讨论一番。”



赛沙迪受惠英教数理

2020年2月2日

(吉隆坡2日讯)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表示,支持首相敦马哈迪重新推行英文教数理的建议,因为自己就是这个政策的受惠者。

他指出,以前自己的英文不好,由于求学时期,政府当时推行了英文教数理政策,让他在这个政策受益良多,成就了他今天的成功。

“经过这个教育,我才有今天这样的成功。英文教数理帮助了我许多,还有我那个年代的年轻人,去到大学甚至现在出来社会都非常有帮助。”

赛沙迪今日与国家未来领袖学校(MFLS)计划学生进行午餐对话会后,召开记者会,针对马哈迪日前说要强化英文教数理政策一事,如是表示。

他认为,要重新推行这个政策不容易,不过他会支持马哈迪。

“因为首相敦马哈迪的目的是让年轻人,城市或是郊区的学生可以得到更好的教育,让他们未来升上大学或是出来社会来有竞争能力。”

不过,赛沙迪说,上述都是他个人的看法,而内阁上相信会针对此事进行讨论。

另外,询及中国爆发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政府是否会召回目前人在中国受训的2017年跳水世界冠军张俊虹,赛沙迪说,青体部将会针对此事作出谈论,并且会与张俊虹本人商讨,同时该部也会听取卫生部的专业意见后,再做决定。

302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1210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0-2-9 18:53:06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指行动党曾反对英语教数理 魏家祥促重新表明立场

2020年2月3日

(吉隆坡3日讯) 基于民主行动党多年前曾明确表态反对英语教数理和2-4-3方案立场,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促请行动党,如今成为执政党之一,应重新表态其明确立场,并坚定捍卫华社母语教数理原则。

他说,首相敦马哈迪暂代的教育部长职,其任何宣布是有实质效应的,惟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竟以“只是加强,并非恢复”英语教数理政策来回应媒体。

他也提醒,当年国阵政府推出英语教数理政策,落实2-4-3及6-2-3-2双语教学的方案,行动党领袖包括现今出任财政部长的林冠英曾大力反对。

“行动党42名国会议员不要再静静,忽视这么多年来坚持母语教学的原则。”

魏家祥是于周日晚上出席雪州马华联委会暨马华万宜区会“庚子年新春联欢晚会”致开幕辞时,如此表示。他说,本身曾参与推行英语教数理政策、落实2-4-3方案及6-2-3-2双语方案的阶段,因此明白华社对这些政策的担忧。

“由于小学阶段实行多源流教育,我们认为母语教数理仍最有效,若要加强学生的英文水平,可以使用英文本科,这是马华基本原则。”

他也说,由于小学生经由马来文、华文,或泰米尔文各自母语教学,若到了中学改为英文教数理,普遍上反而可接受。

“即使当年存在双语教学版本,所有华小亦不会交由家长们决定,而是由董事部决定,教学考试一律使用中文,彰显了当时华教上下一条心。”

有鉴于此,魏家祥质问,若行动党当初反对2-4-3及6-2-3-2方案,又有何取代方案?他促请行动党部长务必在周三的内阁会议前提出,千万不要回避。

“英语教数理政策非同小可,在大选中获得华裔选民大力支持的行动党必须吸取爪夷文事件的教训,不要重蹈覆辙,乱七八糟。”

出席者包括,马华副总会长拿督斯里姚长禄、总秘书拿督张盛闻、副组织秘书廖国赈、副总财政拿督刘亚强、雪州联委会顾问拿督林祥才、雪州联委会署理主席陈锦传、副主席拿督吕贵添、拿督刘祥义、组织秘书简民发、雪州妇女组主席郑慧玲、雪州青年团长陈运鸿、万宜区会主席黄昛锟、署理主席拿督何启利、执委赵启兴、蒲种区会主席拿督廖润强、乌冷区会主席拿督李万行、士拉央区会主席拿督吴亚岭,及马华班登区会主席拿督梁国伟。



须先通晓英语 首相:研究报告很多都是英文

2020年2月9日

(吉隆坡9日讯)首相敦马哈迪说,英语教数理(PPSMI)政策旨在在学校阶段,掌握科学知识。

马哈迪也是代教育部长,他昨晚接受《Malaya Post》访问时说,为了掌握科学,大马人必须先通晓英语,因为西方国家是通过使用这语言,科学领域才得以发展和进步。

“对我而言,在科学领域精通英语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学问和文化都不是属于我们的。

“我们有一种文化,即当面对问题时,我们责怪超自然力量和鬼神。这是我们的做法。而科学家则尝试以研究来找出问题根源。”

他说,西方国家的科学家一直透过研究,找出最有效的解决方案,之后以英语来分享新发现。

“他们每天都会发布新发现,而报告皆以英语撰写。当然,我们可以翻译,但我们也必须在科学领域方面知识渊博。若我们无法理解,自然无法翻译。”

因此,他认为,若各造期待国家进步,就必须接受英语教数理政策。

目前,政府还未对英语教数理政策做任何决定,而马哈迪曾表明,政府已成立一个专门检讨重推英语教数理政策的委员会,并会在近期内下决定。

此外,马哈迪也提及第一次拜相时,所倡议的宏愿学校计划。

他说,虽然在推介方面面对很多难题,但它能促进各族学生的团结和融合。

“当我们有3所学校集中于一个校园,虽然大家语言不同,但早上周会时,他们聚在一起,一起组团运动,这能让各族小孩互相交流。”



当今大马

数理英化业已失败,董教总促勿停留旧思维

2020-02-03 17:55:12+08:00

董教总批评首相兼代教育部长马哈迪的言论,认为数理英化政策失败确凿,不应该重启。

同时,董教总也呼吁政府尽速物色具有前瞻视野的教长人选,否则不宜仓促推出重大教育政策。

董教总今天发表文告回应马哈迪早前欲恢复英化数理政策的谈话。

董教总认同提升英语和数理水平的迫切性,但是昔日数理英化政策失败的教训,已证明揠苗助长,绝不可行。

董教总指出,教育是影响一整代的事业,若执意重启这项违反教育原理的政策,势必冲击大马教育事发展。教育部任何措施需实事求是,重视调研分析结果,尊重专业决策。

“当局在2003年罔顾民间强烈反对,坚持强推数理英化政策。惟实施六年后,教育部最终承认不仅无法普遍提升学生的英文水平,更导致数理水平低落,不得不废止该政策。”

董教总称,近年来,大马学生的数理水平大幅滑落,国际学生能力评量计划(PISA)、国际数学与科学教育成就趋势调查(TIMSS)等评比成绩远远落后于国际水平,亦有学者指出,这是当年数理英化政策的后遗症。

“随着不当政策废止后, 2018 PISA调查显示,大马学生数理表现平均得分较过往为优,在在证明数理英化政策对学生数理表现的斫害。”

“由此可证明,数理英化政策不仅违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倡议的母语教育之优越性,相关国际权威性调查结果,也证明数理英化政策的弊病,不利于学生的学习。”

咨询相关团体意见

董教总认为,不少有识之士皆指出,公立学校水平日益低落,教育改革刻不容缓。随着人工智能的普及,世界各国教改纷纷改弦易辙,强调以人为本,重视学生的人文素养和拓展个性,从课程内容着手,强调培养创造思维、高思维能力和跨领域学习。

“新马来西亚的教改理念,不应停滞在上世纪末的工业兴国思维,将教改资源投掷在已证明失败的数理英化政策。”

董教总呼吁希盟政府尽快物色一位具有政策视野、掌握当前国际教育趋势的教长人选,否则在这之前,不宜仓促推出任何重大教育政策。

董教总促请教育部任何重大政策出炉前,应广泛召集相关公民团体、学者专家咨询、交流,聆听不同意见,而非透过媒体放话,徒增教师、家长和学生的困扰。

“我们也提醒希盟内阁会议,务必反映民意,尊重教育专业,审慎定夺这项争议政策。”

掌握英文乃是核心

此前,马哈迪召开教育部高层会议时强调,掌握英文是教育的核心,并希望重新推动英文教授数学和科学政策。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随后解释说,马哈迪提及英语教数理的部分只是昨日会议的“开场白”,但会议中并无讨论具体的落实方案,若真要落实也必须先经过教育部研究。

她称,马哈迪的说法不一定意味“彻底恢复”英语教数理政策(PPSMI),也可能是双语课程计划(DLP)的加强版。

马哈迪第一次任相期间,在2002年宣布推行英化数理政策,拟于2003年开始在小学一年级和中学一年级以英文教授科学和数学。不过,该政策遭遇反对,最终在2012年废除。

双语教学计划是教育部在2015年提出的试验项目,主要希望在现有教育政策下维护马来文之余,同时提升学生英语能力。



光华日报

31亿试验 英语教数理

2020年2月03日  文:董恪宁

反反复复的U转,是马来西亚的政策特色,教育亦不例外。偏偏寄身部门的爱迪生们多的是,灵光一闪,独辟蹊径的新见随之立马推出。万一此路不通,没有关系,不妨重头来过,再玩一次。

但是,一来一往,一张张账单,纷沓而至。上一回的英语教学数理,也正是这么一回事。应行动党太平国会议员倪可敏律师2008年5月14日身在国会提问,副教育部长拉查里伊斯公布,国库为此至少支出31亿令吉。

当中,仪器占22亿1千万、津贴6亿3千800万、培训3亿1千700万,以及软件240万。据此推算,这一大笔钱,足以承建半条南北大道,四座武吉加里体育馆,10座吉隆坡塔或双峰塔(KLCC)了。可惜,绩效显然有碍观瞻。

2006年,教总发布〈华小数理英化教学问题调查报告〉揭露,84.4%的华小坦告学生掌握不了英文,影响数理之学习(页71);65.6%的学校坦言备课不及,“学生无法吸收” (页75);72%者直言此事连累华文程度(页76)。

2008年10月28日,时任沙登国会议员张念群发表〈英教数理政策:问题的症结〉援引报告,再次指出2007年的小六评估考试,全国多达29.35%的学生的英文不及格。

小时如此,大了如何?张念群说:2007同年的PMR,英、数、理不及格的人数分别高达51.65%,46.41%和47.12%。“其中,玻璃市、吉打、吉兰丹、沙巴和砂拉越的不及格人数都超过50%。”

教育之所以(被)搞成这样,只剩下我这边OK你那边不懂怎样,关键显然是在误诊:病因虽是出自有待确定的冠状病毒,医生一直将之当作一场普通感冒。磨蹭拉扯,病情自然不见一丝的改善,而是变本加厉,越是沉重。

然则,肇因所在,层层叠叠,环环相扣。林洁心副教授、Fatimah Saleh博士与陈娇雁博士合撰《从小学行政人员、教师和学生的角度探讨英化数理教学》(吉隆坡:华研;2007)发现,师资的素质,恐怕颇有问题。

报告言:443位教师里,仅有12%自认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英文书写之能力可列优等,也仅有区区的11.4%。同时,承认会话与书写“差强人意”者,高达18.1%-20.2%。

再往前看,仅有 23.6%-36.9%的老师心存信心以英语教授数理,大约27%-39.8%认为英语教授数学“很辛苦”;46.3%-57.9%自觉确有必要进修英语课程,以提高本身的英语能力(页14)。

程度既然这样,教学的狼狈,也就可想而知。举例言之,老师掌握的词汇和术语不足(47.9%)、教师甚至无法正确地以英语讲解数理的概念(38.8%),而且,他们当中,有的文法不好,有的拼音欠佳(18.1%)(页12)。

如此这般,将就将就,得过且过,学习如何,思之自明,迨无异议:87.8%的学生,无法跟上课程的进度,75.2%者的英语不灵光,解答数学七成眼高手低,力不从心(页12)。

时光荏苒,倏忽n年,窠臼依旧,桎梏不改,沉痾宿疾,兜兜转转。教育工程的满目疮痍,一目了然。好不容易,当年的软着陆,就要告一个段落。此时此刻,反倒想要回头,可能吗?

虚不受补之理,不仅是在适用调理身体,也是行政的指引。广大师资的体质,如果没有改变,政府仍然一意孤行,想要再投入再一笔31亿令吉以重蹈覆辙,难道大结局将会大逆转,还是因此腹胀屙泻?

302

主题

2万

帖子

11万

积分

积分
111210

拿督准拿督太平局绅甲必丹部长局长良民软件功能探索比赛优胜者沙巴旅游达人旅游大使铜章(累积乐捐RM100以内)

 楼主| 发表于 2020-3-12 17:47:21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华日报

若以马来文教数理 敦马:巫裔将失竞争力

2020年3月12日

(吉隆坡12日讯)前首相敦马哈迪认为,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没兴趣落实英语教数理政策。

他接受《Sinar Harian》访问时说,这是他希望慕尤丁不要撤除的政策之一。

他说,现任首相是较倾向于推行用马来文教数理的政策,然而这将不利于马来西亚学生,只因这会影响他们在全球的竞争力。

“数学和科学不像地理或历史科目,因为后者是一成不变的,而科学和数学领域每日都在进化。”“这两项领域每日都会出现新的应用程式和发现,若以马来文来教导数理,那马来人将无法理解相关应用程式的资讯,包括数码化、人工智能等。”

他也说,即便马来西亚能依靠翻译,那从事翻译工作的人也必须精通英语以及相关科目。

他表示,若马来西亚仍拒绝利用英语教学,那将会远远落后于世界其他国家。

“我不是不爱自己的母语,在许多人还未出生之前,我曾是个语言冠军,我在1946年时,我已能掌握多种语言,但我更注重吸取更多知识,若我们在这方面落后于他人,我们一定会倒退。”

“我们已经在倒退当中。”



光华日报

许子根指出 教育冤枉路

2020年2月10日  文:董恪宁

1985年3月17日那一场主题“为华社开拓新境界”的研讨会,莅临现场演讲的全是华社的精英明星。原在理科大学教育系教书的许子根博士当时发表了〈我国教育制度评析〉,角度深邃,雷动现场。

多年以后,排在这场讲题后面的杨培根律师告诉我,许博士的演说醍醐灌顶,振聋发聩;可惜,时限到了,讲稿还来不及尽述。杨律师因此挺身主动告诉主办单位,希冀大会破格延长时间。“万一还是不够,则我不讲了。”

时隔35年,我们重读许子根博士的论述,确实感受了身为学者,他几乎说中核心的端倪:推到终极,在于教育的问题很少是“纯教育”,而是牵扯到耐人寻味的“其他因素”。
诸如教学之媒介,独立之前,建国之初,乃至此时此刻,仍在磨蹭。但是,追溯历史,显然的是,攸关教育的关键决策,往往多是政客主导,政治决定了一切。许博士举英小的改制,佐证这一点:

“在1969年513事件过后,华裔代表权又进一步的削弱;加上紧急法令下国会悬空,结果便出现了英小在当时教长拉曼耶谷举手之劳下被改制为国小。虽然华印小还继续存在为国民教育的一环,但整个教育制度就更加单元化了。”

此后跌宕起伏的变化,当然还有很多。后来,教育部长试图提出宏愿学校前身的“统合学校”。理论上,洋洋洒洒,头头是道。许子根博士参考教育之学理,立马点出当中的迷思,恐怕只是想当然尔:

“如果我们把孩子送进统合学校,而那间学校是充满不公平,不合理的偏差现象,结果会适得其反。他们以前因为隔离不会打架,现在他们有机会打架了。我们知道有一间改制的英校,曾发生过打斗事件……”

由此可见,教育部的爱迪生们灵光一闪的试验,往往并不管用。许博士一语说出破绽所在:“促进团结的先决条件是各民族必须互相尊重。我们要公平合理,我们要平等相处,不是有一个民族高高在上压制其他民族。”

也许,惊艳全球的芬兰教育体系设计,是一面明镜了。芬兰语和瑞典语的学校,自学前班,而博士后,各置一角,貌似互不相通;但是,族群之间彼此没有因此分崩离析。既然如此,华小和淡小的存在,有什么问题呢?

可惜,这个国家从来不是遵照教学原理处理教育的工程。结果,孩子陷入语言的泥沼,“三种语言都要,三种语言都搞不好,结果连一封信用三种语文写都不像样”;眼下贺年的布条甚至挂出“新年快乐的中国人”的博君一粲。

身为全A状元的许子根博士,对此说得明明白白:“考虑媒介语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有主次之分。主是母语,次是其他语文。一个人要学习三两种语言是可以的,但是要看学生的环境、背景、天资,也要看怎样学及什么时候学。”

间隔35年,窠臼依旧,桎梏不改;沉痾宿疾,兜兜转转。1949年出生的许博士,当年正是青壮的36岁,雄姿英发;时光荏苒,许博士年已71岁,华发早生。人间如梦,先进国的宏愿没来,宏愿的学校倒是似乎魂回大地了。

向前走,向后走?进一步,退两步,人生还有几个35年?2020年了,PISA的成绩,实实在在,不怎么样;大专之排名,每况愈下。这一条冤枉路,怎么走下去?延至2030年,果然万事如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风下之乡」沙巴论坛  

GMT+8, 2020-4-4 07:09 AM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Style by Coxx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